总目录 当前:皇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宫闱典

 第二十五卷目录

 皇后部汇考一
  汉〈总一则 高帝一则 惠帝二则 文帝一则 景帝三则 武帝一则 元光一则 元朔一则 昭帝始元一则 元平一则 宣帝本始二则 地节一则 元康一则 元帝初元一则 成帝建始一则 鸿嘉一则 永始一则 绥和一则 平帝元始二则〉
  后汉〈总一则 光武帝建武二则 明帝永平一则 章帝建初一则 和帝永元二则 安帝元初一则 顺帝阳嘉一则 桓帝建和一则 延熹二则 灵帝建宁一则 光和二则 献帝兴平一则 建安二则 昭烈帝章武一则 后主建兴二则 延熙一则〉
  魏〈总一则 文帝黄初二则 明帝太和一则 景初二则 齐王芳正始一则 嘉平三则 高贵乡公正元一则 常道乡公景元一则〉
  吴〈大帝赤乌二则 大元一则 废帝建兴一则 景帝永安一则 乌程侯元兴一则〉
  晋〈总一则 武帝泰始二则 咸宁一则 太康二则 惠帝永熙一则 永康一则 永兴二则 光熙一则 元帝大兴一则 明帝太宁一则 成帝咸康二则 穆帝永和二则 升平二则 哀帝兴宁一则 孝武帝宁康二则 安帝隆安一则 义熙一则 恭帝元熙一则〉
  宋〈总一则 武帝永初一则 文帝元嘉二则 废帝景和一则 明帝泰始一则 泰豫一则 顺帝升明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武帝永明一则 明帝永泰一则〉
  梁〈总一则 武帝天监一则 太清一则 敬帝绍泰一则〉
  陈〈武帝永定二则 文帝天康一则 宣帝太建二则〉
  北魏〈总一则 道武帝天兴一则 太武帝延和一则 文成帝太安一则 孝文帝太和二则 宣武帝景明一则 永平一则 孝明帝熙平一则 孝静帝兴和一则〉
  北齐〈总一则 文宣帝天保一则 孝昭帝皇建一则 武成帝河清二则 后主武平二则〉
  北周〈武帝保定一则 天和一则 宣政一则 宣帝大象二则〉
  隋〈总一则 文帝开皇一则 炀帝大业一则〉

宫闱典第二十五卷

皇后部汇考一

汉因秦制,称嫡后为皇后。
《汉书·外戚传》:叙汉兴,因秦之称号,适称皇后。〈注〉师古曰:适读曰嫡。后亦君也。天曰皇天,地曰后土,故天子之妃,以后为称,取象二仪。
高帝五年,立吕后为皇后。
《汉书·高帝本纪》:五年二月甲午,汉王即皇帝位于泛水之阳。尊王后曰皇后。
惠帝纳后,始行聘礼。
《汉书·惠帝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惠帝纳后,纳采雁璧,乘马束帛,聘黄金二万斤,马十二匹。〈注〉吕氏为惠帝娶鲁元公主女,故特优其礼。
四年冬十月壬寅,立皇后张氏。
《汉书·惠帝本纪》云云。
文帝元年,立皇后窦氏。
《史记·文帝本纪》:元年三月,有司请立皇后。薄太后曰:诸侯皆同姓,立太子母为皇后。皇后姓窦氏。上为立后故,赐天下鳏寡孤独穷困及年八十已上孤儿九岁已下布帛米肉各有数。
景帝元年,立薄妃为皇后。
《汉书·景帝本纪》不载。按《孝景薄皇后传》:景帝立,立薄妃为皇后,无子无宠。
六年秋九月,皇后薄氏废。
《汉书·景帝本纪》云云。
七年夏四月乙巳,立皇后王氏。
《汉书·景帝本纪》云云。
武帝元年,立皇后陈氏。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孝武陈皇后传》:后,长公主嫖女也。武帝得立为太子,长主有力,取主女为妃。及帝即位,立为皇后。
元光五年秋七月乙巳,皇后陈氏废,捕为巫蛊者,皆枭首。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元朔元年春三月甲子,立皇后卫氏。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昭帝始元四年春三月甲寅,立皇后上官氏。夏六月,见高庙。
《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元平元年秋七月,宣帝即位。十一月壬子,立皇后许氏。
《汉书·宣帝本纪》云云。
宣帝本始三年春正月癸亥,皇后许氏崩。
《汉书·宣帝本纪》云云。
本始四年,立皇后霍氏。
《汉书·宣帝本纪》:本始四年三月乙卯,立皇后霍氏。赐丞相以下至郎吏从官金钱帛各有差。赦天下。
地节四年,皇后霍氏废。
《汉书·宣帝本纪》:地节四年秋七月,大司马霍禹谋反。诏服其辜。诸为霍氏所诖误未发觉在吏者,皆赦除之。八月己酉,皇后霍氏废。
元康二年,立皇后王氏。
《汉书·宣帝本纪》:元康二年二月乙丑,立皇后王氏。赐丞相以下至郎从官有差。
元帝初元元年春三月丙午,立皇后王氏。
《汉书·元帝本纪》云云。
成帝建始二年春三月丙午,立皇后许氏。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鸿嘉三年冬十一月甲寅,皇后许氏废。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永始元年六月丙寅,立皇后赵氏。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绥和二年四月丙午,哀帝即位。五月丙戌,立皇后傅氏。
《汉书·哀帝本纪》云云。
平帝元始三年春,诏有司为皇帝纳采安汉公莽女。按《汉书·平帝本纪》云云。按《孝平王皇后传》:平帝即
位,莽秉政。莽欲依霍光故事,以女配帝。太后不得已许之,遣长乐少府夏侯藩、宗正刘宏、少府宗伯凤、尚书令平晏纳采,太师孔光、大司徒马宫、大司空甄丰、左将军孙建、执金吾尹赏、行太常寺大中大夫刘歆及太卜、太史令以下四十九人赐皮弁素绩,以礼杂卜筮,太牢祠宗庙,待吉月日。按《王莽传》:有司奏故事,聘皇后黄金二万斤,为钱二万万。莽深辞让,受四千万,而以其三千三百万予十一媵家。群臣复言:今皇后受聘,踰群妾亡几。有诏,复益二千三百万,合为三千万。莽复以其千万分予九族贫者。
元始四年二月丁未,立皇后王氏,大赦天下。夏,皇后见于高庙。
《汉书·平帝本纪》云云。按《孝平王皇后传》:明年春,遣大司徒宫、大司空丰、左将军建、右将军甄邯、光禄大夫歆奉乘舆法驾,迎皇后于安汉公第。丰、歆授皇后玺绂,登车称警跸,便时〈取日时之便〉上林延寿门,入未央宫前殿。群臣就位行礼,大赦天下。益封父安汉公地满百里,赐迎皇后及行礼者,自三公以下至驺宰执事长乐、未央宫、安汉公第者,皆增秩,赐金帛各有差。皇后立三月,以礼见高庙。尊父号曰宰衡,位在诸侯王上。

后汉

后汉定皇后行祠先蚕礼。
《后汉书·礼仪志》:仲春之月,皇后帅公卿诸侯夫人蚕。祠先蚕,礼以少牢。〈注〉《汉仪》曰:皇后出,乘鸾辂,青羽盖,驾驷马,龙旂九旒。大将军妻参乘,太仆妻御前鸾旂车,皮轩闟戟。雒阳令奉引,亦千乘万骑,车府令设卤簿驾,公卿、五营校尉、司隶校尉、河南尹妻,皆乘其官车,带夫。本官绶从其官属,导从皇后,置虎贲羽林骑,戎头,黄门鼓吹,五帝车,女骑夹毂,执法御史在前后,亦有金钲黄钺五将,导桑于蚕宫,手三盆于茧馆,毕还宫。 《汉旧仪》曰:春桑生而皇后视桑于苑中,蚕室养蚕千箔以上,祠以中牢羊豕,今蚕神曰:菀窳妇人,寓氏公主,凡二神。群臣妾从桑还,献于茧观,皆赐从桑者乐。皇后自行,凡蚕丝絮织室以作祭服,祭服者,冕服也。天地宗庙,群臣五时之服,其皇帝得以作缕,缝衣,得以作中絮而已。置蚕官令丞,诸天下官,皆诣蚕室,亦妇人从事。故旧有东西织室,作法晋后祠先蚕,先蚕坛高一丈,方二丈,为四出陛,陛广五尺,在采桑坛之东南。
光武帝建武二年六月戊戌,立贵人郭氏为皇后。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云云。
建武十七年冬十月辛巳,废皇后郭氏为中山太后,立贵人阴氏为皇后。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云云。
明帝永平三年,立贵人马氏为皇后。
《后汉书·明帝本纪》:永平三年二月甲子,立贵人马氏为皇后。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流人无名数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章帝建初三年,立贵人窦氏为皇后。
《后汉书·章帝本纪》:建初三年春三月癸巳,立贵人窦氏为皇后。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人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和帝永元八年,立贵人阴氏为皇后。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八年春二月己丑,立贵人阴氏为皇后。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
永元十四年六月辛卯,废皇后阴氏。冬十月辛卯,立贵人邓氏为皇后。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安帝元初二年夏四月丙午,立贵人阎氏为皇后。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
顺帝阳嘉元年,立皇后梁氏。
《后汉书·顺帝本纪》:阳嘉元年春正月乙巳,立皇后梁氏。赐爵,人二级,三老、孝悌、力田三级,爵过公乘,得移与子若同产、同产子,民无名数及流民欲占著者人一级;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自存者粟,人五斛。二月丁巳,皇后谒高庙、光武庙。
桓帝建和元年,立皇后梁氏,悉依惠帝纳后故事。
《后汉书·桓帝本纪》:建和元年秋七月乙未,立皇后梁氏。
《杜佑·通典》:后汉桓帝立。明年,有司奏太后曰:春秋迎皇后于纪,在涂则称后。今大将军冀女弟,应绍圣善。结婚之际,有命既集,宜备礼,进徵币。请下三公、太常按礼仪。奏可。于是悉依孝惠皇帝纳后故事,聘黄金二万斤,纳采雁璧乘马束帛,一如旧典。
延熹二年秋七月丙午,皇后梁氏崩。八月壬午,立皇后邓氏。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延熹八年春正月癸亥,皇后邓氏废。九月辛巳,立贵人窦氏为皇后。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灵帝建宁四年秋七月癸丑,立贵人宋氏为皇后。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杜佑·通典》:灵帝册宋贵人为皇后,天子御章德殿轩,百官陪位。太尉袭使持节奉玺绂,皇后北面,帝南面,太尉立阶下东向,宗正大长秋西向,宗正读册。文曰:惟建宁四年七月乙未,制诏:皇后之尊,与帝同体,供奉天地,祗承宗庙,母临天下。故有莘兴殷,姜任母周,三代之崇,著有内德。长秋宫阙,中宫旷位。宋贵人秉淑媛之懿,体河山之仪,威容昭曜,德冠后庭。群僚所咨,佥曰宜哉;卜之蓍龟,卦得坤乾;有司奏议,宜称绂组,以母兆人。今使太尉袭使持节奉玺绂,宗正为副,立贵人为皇后。后其往践尔位,敬遵礼典,肃慎中馈,无替朕命,永终天禄。册文毕,皇后拜称臣,就位。太尉授玺绂,中常侍、长秋太仆、高乡侯览长跪受玺绂,奏于殿前,女使授,倢伃长跪受以授,昭仪受,长跪以奉皇后。皇后伏,起,拜称臣妾毕,黄门鼓吹三通。鸣鼓毕,群臣以次出。后即位,大赦天下。皇后秩比国王即位威仪,赤绂玉玺也。
光和元年冬十月,皇后宋氏废,后父执金吾酆,下狱死。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光和三年十二月己巳,立贵人何氏为皇后。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献帝兴平二年夏四月甲午,立贵人伏氏为皇后。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建安十九年十一月丁卯,曹操杀皇后伏氏,灭其族及二皇子。
《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建安二十年春正月甲子,立贵人曹氏为皇后。赐天下男子爵,人一级,孝悌、力田二级。赐诸王侯公卿以下谷各有差。按《后汉书·献帝本纪》云云。
昭烈帝章武元年夏五月,立皇后吴氏。
《蜀志·先主传》云云。
后主建兴元年,立皇后张氏。
《蜀志·后主传》云云。
建兴十五年夏六月,皇后张氏薨。
《蜀志·后主传》云云。
延熙元年春正月,立皇后张氏,大赦改元。
《蜀志·后主传》云云。

魏制,天子册后,以皮马庭实加谷圭。按《杜佑·通典》云云。
文帝黄初三年,立皇后郭氏。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三年九月庚子,立皇后郭氏。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鳏寡笃癃及贫不能自存者赐谷。黄初七年正月,命中宫蚕于北郊依周典也。
《魏志·文帝本纪》不载。按《晋书·礼仪志》云云。
明帝太和元年,立皇后毛氏。
《魏志·明帝本纪》:太和元年十一月,立皇后毛氏。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赐谷。
景初元年秋九月庚辰,皇后毛氏卒。冬十月癸丑,葬悼毛后于悯陵。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景初二年,立皇后郭氏。
《魏志·明帝本纪》:景初二年十二月辛巳,立皇后。赐天下男子爵人二级,鳏寡孤独谷。
齐王芳正始四年夏四月乙卯,立皇后甄氏,大赦。
《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嘉平三年秋七月壬戌,皇后甄氏薨。
《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嘉平四年春二月,立皇后张氏,大赦。按《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嘉平六年春三月,废皇后张氏。夏四月,立皇后王氏。按《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高贵乡公正元二年春三月,立皇后卞氏,大赦。
《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常道乡公景元四年秋九月癸卯,立皇后卞氏。
《魏志·三少帝本纪》云云。

大帝赤乌元年秋八月,步夫人卒,追赠皇后。
《吴志·吴主传》云云。
赤乌五年,百官奏立皇后,诏不许。
《吴志·吴主传》:赤乌五年春正月,百官奏立皇后,诏曰:今天下未定,民物劳瘁,且有功者或未录,饥寒者尚未恤,猥崇爵位以宠妃妾,孤甚不取。其释此议。
大元元年,立皇后潘氏。
《吴志·吴主传》:赤乌十三年,是岁,神人授书,告以改年、立后。大元元年夏五月,立皇后潘氏,大赦,改年。
废帝建兴二年春正月丙寅,立皇后全氏,大赦。
《吴志·三嗣主传》云云。
景帝永安五年秋八月乙酉,立皇后朱氏。
《吴志·三嗣主传》云云。
乌程侯元兴元年十月,立皇后滕氏。
《吴志·三嗣主传》云云。

晋定皇后法驾、安车及谒庙、服饰之制。
《晋书·舆服志》:皇后法驾,乘重翟羽盖金根车,驾青辂,青帷裳,云𣝛画辕,黄金涂五采,盖爪施金华,驾三,左右騑。其庙见小驾,则乘紫罽軿车,云𣝛画辀,黄金涂五采,驾三。非法驾则乘画轮车。先蚕,乘油画云母安车,驾六騩马;〈騩浅黑色〉油画两辕安车,驾五騩马,为副。又,金薄石山骈、紫绛罽骈车,皆驾三騩马,为副。女旄头十二人,持棨戟二人,共载安车,俪驾。女尚辇十二人,乘辎车,俪驾。女长御八人,乘安车,俪驾。中宫初建及祀先蚕,皆用法驾,太仆妻御,大将军妻参乘,侍中妻陪乘,丹阳尹建康令及公卿之妻奉引,各乘其夫车服,多以宫人权领其职。皇后谒庙,其服皂上皂下,亲蚕则青上缥下,皆深衣制,隐领袖缘以绦。首饰则假髻,步摇,俗谓之珠松是也,簪珥。步摇以黄金为山题,贯白珠为支相缪。八爵九华,熊、兽、赤罴、天鹿、辟邪、南山丰大特六兽,诸爵兽皆以翡翠为毛羽,金题白珠珰,绕以翡翠为华。元康六年,诏曰:魏以来蚕服皆以文绣,非古义也。今宜纯服青,以为永制。
武帝泰始二年春正月丙午,立皇后杨氏。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泰始十年,皇后杨氏崩。诏妾媵不得正位中宫。按《晋书·武帝本纪》:泰始十年闰正月丁亥,诏曰:嫡庶之别,所以辨上下,明贵贱。而近世以来,多皆内宠,登妃后之职,乱尊卑之序。自今以后,皆不得登用妾媵以为嫡正。秋七月丙寅,皇后杨氏崩。
咸宁二年冬十月丁卯,立皇后杨氏,大赦,赐王公以下及于鳏寡各有差。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按《礼志》:咸宁二年,临轩,遣太尉贾充策立皇后杨氏,纳悼后也。因大赦,赐王公以下各有差,百僚上礼。
太康六年,诏皇后行躬蚕礼,令所司定其仪。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康六年,散骑常侍华峤奏:先王之制,天子诸侯亲耕籍田千亩,后夫人躬蚕桑宫。今陛下以圣明至仁,修先王之绪,皇后体资生之德,合配乾之义,而坤道未光,蚕礼尚缺。以为宜依古式,备斯盛典。诏曰:昔天子亲籍,以供粢盛,后夫人躬蚕,以备祭服,所以聿遵孝敬,明教示训也。今籍田有制,而蚕礼不修,由中间务多,未暇崇备。今天下无事,宜修礼以示四海。其详依古典,及近代故事,以参今宜,明年施行。于是蚕于西郊,盖与籍田对其方也。乃使侍中成粲草定其仪。先蚕坛高一丈,方二丈,为四出陛,陛广五尺,在皇后采桑坛东南帷宫外门之外,而东南去帷宫十丈,在蚕室西南,桑林在其东。取列侯妻六人为蚕母。蚕将生,择吉日,皇后著十二笄步摇,依汉魏故事,衣青衣,乘油画云母安车,驾六騩马。女尚书著貂蝉佩玺陪乘,载筐钩。公主、三夫人、九嫔、世妇、诸太妃、太夫人及乡县君、郡公侯特进夫人、外世妇、命妇皆步摇,衣青,各载筐钩从蚕。先桑二日,蚕宫生蚕著箔上。桑日,皇后未到,太祝令质明以一太牢告祠,谒者一人监祠。祠毕撤馔,班馀胙于从桑及奉祠者。皇后至西郊升坛,公主以下陪列坛东。皇后东面躬桑,采三条,诸妃公主各采五条,乡县君以下各采九条,悉以桑授蚕母,还蚕室。事讫,皇后还便坐,公主以下乃就位,设飨宴,赐绢各有差。太康八年,有司奏大婚纳徵故事。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礼志》:太康八年,有司奏:婚纳徵,大婚用元纁束帛,加圭,马二驷。古者以皮马为庭实,天子加以谷圭,其羊雁酒米元纁如故。尚书朱整议:天子以皮马为庭实,加以谷圭。
惠帝永熙元年,立妃贾氏为皇后。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永康元年三月,废贾后为庶人。十一月,立皇后羊氏。按《晋书·惠帝本纪》:永康元年三月癸未,贾后矫诏害庶人遹于许昌。四月癸巳,梁王彤、赵王伦矫诏废贾
后为庶人,司空张华、尚书仆射裴頠皆遇害,侍中贾谧及党与数十人皆伏诛。己亥,赵王伦矫诏害贾庶人于金墉城。冬十一月甲子,立皇后羊氏,大赦,大酺三日。
永兴元年二月乙酉,废皇后羊氏,幽于金墉城。秋七月戊戌,复皇后羊氏。八月戊辰,张方复入洛阳,废皇后羊氏。冬十一月辛丑,复皇后羊氏。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永兴二年夏四月丙子,张方废皇后羊氏。十一月,立节将军周权诈被檄,自称平西将军,复皇后羊氏。洛阳令何乔攻权,杀之,复废皇后。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
光熙元年六月,复皇后羊氏。十一月癸酉,怀帝即位,立妃梁氏为皇后。
《晋书·惠帝本纪》云云。又《怀帝本纪》云云。
元帝大兴三年八月戊午,尊敬王后虞氏为敬皇后。按《晋书·元帝本纪》云云。明帝太宁元年六月壬子,立皇后庾氏。
《晋书·明帝本纪》云云。
成帝咸康二年春二月辛亥,立皇后杜氏,大赦,增文武位一等。
《晋书·成帝本纪》云云。按《礼志》:咸康二年,临轩,遣使持节、兼太保、领军将军诸葛恢,兼太尉、护军将军孔愉,六礼备物,拜皇后杜氏。即日入宫,帝御太极殿,群臣毕贺。贺,非礼也。王者婚礼,礼无其例。春秋祭公逆王后于纪,谷梁、左氏传说与公羊又不同。而自汉魏遗事,并皆阙略。武、惠纳后,江左又无复仪注。故成帝将纳杜后,太常华恒始与博士参定其仪。据杜预左氏传说,主婚是供其婚礼之币而已。又,周灵王求婚于齐,齐侯问于晏桓子,桓子对曰:夫妇所生若如人,姑姊妹则称先守某公之遗女若如人。此则天子之命自得下达,臣下之答径自上通。先儒以为丘明详录其事,盖为王者婚娶之礼也。故成帝临轩,遣使称制拜后,然共仪注又不具存。
咸康八年六月,康帝即位。十二月壬子,立皇后褚氏。按《晋书·康帝本纪》云云。按《礼志》:建元元年,纳皇后褚氏,而仪注陛者不设旄头。殿中御史奏:今迎皇后,依成恭皇后入宫御物,而仪注至尊衮冕升殿,旄头不设,求量处。又按,昔迎恭皇后,惟作青龙旂,其馀皆即御物。今当临轩遣使,而五牛旂旗,旄头罼罕并出即用,故致今阙。诏曰:所以正法服、升太极者,以敬其始,故备其礼也。今云何更阙所重而撤法物。又恭后神主入庙,先帝诏后礼宜降,不宜建五牛旗,而今犹复设之邪。既不设五牛旂,则旄头罼罕之物易具也。又诏曰:旧制既难准,且于今而备,亦非宜。府库之储,惟当以供军国之费耳。法服仪饰粗令举,其馀兼副杂器停之。
穆帝永和三年,议纳后行贺礼。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按《礼志》:永和二年,台符问:纳后,议贺不。王述云:婚是嘉礼。春秋传曰:娶者大吉,非常吉。又传曰:郑子罕如晋,贺夫人。邻国犹贺,况臣下邪。如此,便应贺,但不在三日内耳。今因庙见成礼而贺,亦是一节也。王彪之议云:婚礼不乐不贺,礼之明文。传称子罕如晋贺夫人,既无经文,又传不云礼也。礼,娶妇三日不举乐,明三日之后自当乐。至于不贺,无三日之断,恐三日之后故无应贺之礼。又云:礼记所以言贺娶妻者,是因就酒食而有庆语也。愚谓无直相贺之体,而有礼贶共庆会之义,今世所共行。于时竟不贺。
永和十年,以太后临朝,详定六礼版文、称谓之制。按《晋书·穆帝本纪》不载。按《杜佑·通典》:永和十年,台符问:六礼板文,旧称皇帝,今太后临朝,当何称。博士曹耽云:公羊传,婚礼不称主人,母命诸父为主。太常王彪之云:三传异议,不可全据。今皇后临朝称制,文告所达,国之大典,皆仰禀成命,非无外事也。岂婚聘独不通乎。六礼板文,应称皇太后诏。彪之又曰:天子嫁女使同姓之国为主者,以受体于皇极,则有亏婚姻之敌体。至于迎后之制,必礼成而后入,虽复戚属之尊,亦臣妾也。天王之后,宁可先之蕃国,然后入临六宫乎。是以祭公来迎王后于纪,使我为媒,不云为主。符又问:今后还政,不复临朝,当何称。彪之云当称皇帝诏。
升平元年,立皇后何氏。纳后仪制,一依咸宁故事。又迎后鼓吹应备,而不作纳后,无称贺,忌月之文。
《晋书·穆帝本纪》:升平元年八月丁未,立皇后何氏,大赦,赐孝悌鳏寡米,人五斛,逋租宿债皆勿收,大酺三日。按《礼志》:升平元年,将纳皇后何氏太常王彪之大引经传及诸故事以定其礼,深非公羊婚礼不称主人之义。又曰:王者之于四海,无非臣妾,虽复父兄之亲,师友之贤,皆纯臣也。夫崇三纲之始,以定乾坤之仪,安有天父之尊,而称臣下之命以纳伉俪。安有臣下之卑,而称天父之名以行大礼。远寻古礼,无王者此制;近求史籍,无王者此制比。于情不安,于义不通。按咸宁二年,纳悼皇后时,弘训太后母临天下,而无命戚属之臣为武皇父兄主婚之文。又考大晋已行之事,咸宁故事不称父兄师友,则咸宁华恒所上礼合于旧。臣愚谓纳后仪制,宜一依咸宁故事。于是从之。华恒所定之礼,依汉旧及晋已行之制,故彪之多从咸宁,由此也。惟以娶妇之家三日不举乐,而咸康群臣贺,为失礼。故但依咸宁上礼,不复贺。其告庙六礼版文等仪,皆彪之定也。其纳采版文玺书曰:皇帝咨前太尉参军何琦。浑元资始,肇经人伦,爰及夫妇,以奉天地宗庙社稷。谋于公卿,咸以宜率由旧典。今使使持节太常彪之、宗正综以礼纳采。主人曰:皇帝嘉命,访婚陋族,备数采择。臣从祖弟故散骑侍郎准之遗女,未闲教训,衣履若如人。钦承旧章,肃奉典制。前太尉参军、都乡侯粪土臣何琦稽首顿首,再拜承诏。次问名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两仪配合,承天统物,正位于内,必俟令族,重章旧典。今使使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问名。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到,重宣中诏,问臣名族。臣族女父母所生,先臣故光禄大夫、雩娄侯祯之遗元孙,先臣故豫州刺史、关内侯恽之曾孙,先臣安丰太守、关中侯睿之孙,先臣故散骑侍郎准之遗女。外出自先臣故尚书左丞冑之外曾孙,先臣故侍中、关内侯夷之外孙女,年十七。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纳吉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人谋龟从,佥曰贞吉,敬从典礼。今使使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纳吉。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诏,太卜元吉。臣陋族卑鄙,忧惧不堪。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纳徵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之女,有母仪之德,窈窕之姿,如山如河,宜奉宗庙,永承天祚。以元纁皮帛,马羊钱璧,以彰典礼。今使使持节、司徒某,太常某,以礼纳徵。主人曰:皇帝嘉命,降婚卑陋,崇以上公,宠以典礼,备物典策。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请期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谋于公卿,泰筮元龟,罔有不臧,率遵典礼。今使使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请期。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诏,吉日惟某可迎。臣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亲迎版文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岁吉月令,吉日惟某,率礼以迎。今使使持节、太保某,太尉某,以礼迎。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诏,令月吉辰,备礼以迎。上公宗卿兼至,副介近臣百两。蝼蚁之族,猥成大礼,忧惧战悸。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某稽首承诏,皆如初答。其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皆用白雁、白羊各一头,酒米各十二斛。惟纳徵羊一头,元纁用帛三匹,绛二匹,绢二百匹,兽皮二枚,钱二百万,玉璧一枚,马六匹,酒米各十二斛。郑元所谓五雁六礼也。其马之制,备物之数,较太康所奏又有不同云。台符问迎皇后大驾应作鼓吹否。博士胡讷议:临轩仪注阙,无施安鼓吹处所,又无举麾鸣钟之条。太常王彪之以为:婚礼不乐。鼓吹亦乐之总名。仪注所以无者,依婚礼。今宜备设而不作。时用此议。纳后,议贺否。王述云:婚是嘉礼。春秋传曰:娶者大吉,非常吉。又传曰:郑子罕如晋,贺夫人。邻国犹相贺,况臣下邪。如此,便应贺,但不在三日内耳。今因庙见成礼而贺,亦是一节也。王彪之议云:婚礼不乐不贺,礼之明文。传称子罕如晋贺夫人,既无经文,又传不云礼也。礼,取妇三日不举乐,明三日后自当乐。至于不贺,无三日之断,恐三日后故无应贺之礼。又云:礼记所以言贺取妻者,是因就酒食而有庆语也。愚谓无直相贺之体,而有礼贶共庆会之义,今世所共行。于时竟不贺。穆帝纳后欲用九月,九月是忌月。范汪问王彪之,答云:礼无忌月,不敢以所不见,便谓无之。博士曹耽、荀讷等并谓无忌月之文,不应有妨。王洽曰:若有忌月,当复有忌岁。升平五年五月,琅琊王丕即皇帝位。九月戊申,立皇后王氏。
《晋书·哀帝本纪》云云。
哀帝兴宁三年二月,东海王即位。秋七月壬子,立皇后庾氏。
《晋书·废帝本纪》云云。
孝武帝宁康二年八月,以长秋将建,权停婚姻。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宁康三年秋八月,立皇后王氏,大赦,加文武位一等。按《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安帝隆安元年二月戊子,立皇后王氏。
《晋书·安帝本纪》云云。
义熙九年夏四月壬戌,罢临沂、湖熟皇后脂泽田四十顷,以赐贫人。
《晋书·安帝本纪》云云。
恭帝元熙元年春正月壬辰,立皇后褚氏。
《晋书·恭帝本纪》云云。

宋定皇后谒庙服及玺绶之制。
《宋书·礼志》:皇后谒庙服褂䙱大衣,谓之袆衣。皇后金玺,黄赤绶,四采,黄、赤、缥、绀。
武帝永初元年八月辛未,追谥妃臧氏为敬皇后。
《宋书·武帝本纪》云云。
文帝元嘉元年九月丙子,立妃袁氏为皇后。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三十年四月,孝武帝即位。五月乙酉,立妃王氏为皇后。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废帝景和元年冬十一月壬寅,立皇后路氏。
《宋书·废帝本纪》云云。
明帝泰始元年冬十二月戊寅,立皇后王氏。
《宋书·明帝本纪》云云。
泰豫元年四月,后废帝即位。六月乙巳,立皇后江氏。按《宋书·后废帝本纪》云云。顺帝升明二年冬十月壬寅,立皇后谢氏,减死罪一等,五岁刑以下悉原。
《宋书·顺帝本纪》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四年三月,武帝即位。夏四月辛卯,追尊穆妃裴氏为皇后。
《南齐书·武帝本纪》云云。
武帝永明十一年七月,郁林王即位。冬十月,立皇后何氏。
《南齐书·郁林王本纪》云云。
明帝永泰元年七月,东昏侯即位。十一月戊子,立皇后褚氏,赐王公以下钱各有差。
《南齐书·东昏侯本纪》云云。

梁自高祖及太宗、世祖皆不立后。
《梁书·后妃传序》:高祖拨乱反正,深鉴奢逸,恶衣非食,务先节俭。配德早终,长秋旷位,嫔嫱之数,无所改作。太宗、世祖出自储藩,而妃并先殂,又不建椒阃。
武帝天监元年夏四月景寅,追尊皇妣为献皇后,追谥妃郗氏为德皇后。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太清三年五月辛巳,简文帝即位。癸未,追谥妃王氏为简皇后。
《梁书·简文帝本纪》云云。
敬帝绍泰元年冬十月戊午,立妃王氏为皇后。
《梁书·敬帝本纪》云云。

武帝永定元年十月,追尊皇妣董太夫人曰安皇后,追谥前夫人钱氏号为昭皇后,立夫人章氏为皇后。按《陈书·武帝本纪》云云。
永定三年六月,文帝即位。九月乙亥,立妃沈氏为皇后。
《陈书·文帝本纪》云云。
文帝天康元年四月,废帝即位。秋八月丁酉,立妃王氏为皇后。
《陈书·废帝本纪》云云。
宣帝太建元年春正月甲午,立妃柳氏为皇后。
《陈书·宣帝本纪》云云。
太建十四年正月丁巳,后主即位。己巳,立妃沈氏为皇后。
《陈书·后主本纪》云云。

北魏

魏始立中宫及立后,必铸金人以卜吉凶,而立之。按《魏书·后妃传》:叙魏章、平、思、昭、穆、惠、炀、烈八帝,妃后无闻。太祖追尊祖妣,皆从帝谥为皇后,始立中宫。又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不成则不得立也。
道武帝天兴三年三月戊午,立皇后慕容氏。
《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
太武帝延和元年春正月丙午,立皇后赫连氏。三月丁未,追赠夫人贺氏为皇后。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文成帝太安二年春正月乙卯,立皇后冯氏。
《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
孝文帝太和十七年夏四月戊戌,立皇后冯氏。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二十一年秋七月甲午,立昭仪冯氏为皇后。按《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宣武帝景明二年九月己亥,立皇后于氏。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永平元年秋七月甲午,以夫人高氏为皇后。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熙平二年,诏侍中定皇后车辂之制。
《魏书·孝明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熙平二年,孝明帝诏侍中崔光与安丰王延明、博士崔瓒采其议,大造车服。定制,五辂皇后之车亦十二等:一曰重翟,以从皇帝,〈重翟羽为车蕃〉祀郊禖,享先皇,朝皇太后。二曰厌翟,以祭阴社。〈次其羽也〉三曰翟辂,以采桑。〈翟羽饰之〉四曰翠辂,以从皇帝,见宾客。〈翠羽饰之〉五曰雕辂,以归宁。〈刻诸末也〉六曰篆辂,以临诸道法门。〈篆诸饰也〉六辂皆钖面,朱总〈总以朱丝为之,置马勒,直两耳与两镳也。〉金钩。七曰苍辂,以适命妇家。八曰青辂,九曰朱辂,十曰黄辂,十一曰白辂,十二曰元辂。五时常出入则供之。六辂皆疏面,缋总。〈以画绘为之〉
孝静帝兴和元年夏五月甲戌,立皇后高氏。乙亥,大赦天下。
《魏书·孝静帝本纪》云云。

北齐

北齐定皇帝纳后及元日中宫朝会之礼。
《隋书·礼仪志》:后齐皇帝纳后之礼,纳采、问名、纳徵讫,告圆丘方泽及庙,如加元服,是日,皇帝临轩,命太尉为使,司徒副之。持节诣皇后行宫,东向,奉玺绶册,以授中常侍。皇后受册于行殿。使者出,与公卿己下皆拜。有司备迎礼。太保太尉,受诏而行。主人公服,迎拜于门。使者入,升自宾阶,东面。主人升自阼阶,西面。礼物陈于庭。设席于两楹间,童子以玺书版升,主人跪受。送使者,拜于大门之外。有司先于昭阳殿两楹间供帐,为同牢之具。皇后服大严绣衣,带绶佩,加幜。女长御引出,升画轮四望车。女侍中负玺陪乘。卤簿如大驾。皇帝服衮冕出,升御座。皇后入门,大卤簿住门外,小卤簿入。到东上閤,施步障,降车,席道以入昭阳殿。前至席位,姆去幜,皇后先拜后起,皇帝后拜先起。帝升自西阶,诣同牢坐,与皇后俱坐。各三饭讫,又各酳二爵一卺。奏礼毕,皇后兴,南面立。皇帝御太极殿,王公以下拜,皇帝兴,入。明日,后展衣,于昭阳殿拜表谢。又明日,以榛栗枣修,见皇太后于昭阳殿。择日,群官上礼。又择日谒庙。皇帝使太尉先以太牢告,而后遍见群庙。又元日,中宫朝会,陈乐,皇后袆衣乘舆,以出于昭阳殿。坐定,内外命妇拜,皇后兴,妃主皆跪。皇后坐,妃主皆起,长公主一人,前跪拜贺。礼毕,皇后入室,乃移幄坐于西厢。皇后改服褕狄以出。坐定,公主一人上寿讫,就坐。御酒食,赐爵,并如外朝会。
文宣帝天保元年夏六月丁亥,诏立王后李氏为皇后。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云云。
孝昭帝皇建元年冬十一月丁亥,立妃元氏为皇后。按《北齐书·孝昭帝本纪》云云。武成帝河清元年春正月景戌,立妃胡氏为皇后。
《北齐书·武成帝本纪》云云。
河清四年夏四月景子,传位于皇太子,诏皇太子妃斛律氏为皇后。
《北齐书·武成帝本纪》云云。
后主武平三年八月庚寅,废皇后斛律氏为庶人。戊子,拜右昭仪胡氏为皇后。十二月辛丑,废皇后胡氏为庶人。
《北齐书·后主本纪》云云。
武平四年二月乙巳,拜左皇后穆氏为皇后。
《北齐书·后主本纪》云云。

北周

武帝保定五年,诏遣百官迎皇后于突厥。
《周书·武帝本纪》:保定五年二月辛酉,诏陈国公纯、柱国许国公宇文贵、神武公窦毅、南安公杨荐等,如突厥逆女。
天和三年,皇后至自突厥,诏赦罪加恩。
《周书·武帝本纪》:天和三年三月癸卯,皇后阿史那氏至自突厥。甲辰,大赦天下。亡官失爵,并听复旧。
宣政元年六月,宣帝即位。闰月乙亥,立妃杨氏为皇后。
《周书·宣帝本纪》云云。
宣帝大象元年,临轩,立天元帝后,又立正阳宫皇后,寻立四皇后。
《周书·宣帝本纪》:大象元年夏四月壬戌朔,临轩。立妃朱氏为天元帝后。秋七月丙申,纳大后丞司马消难女为正阳宫皇后,尊天元帝太后李氏为天皇太后。壬子,改天元帝后朱氏为天皇后。立妃元氏为天右皇后,妃陈氏为天左皇后。
大象二年二月,加四皇后,概以天大为号。三月,又置天中大皇后。
《周书·宣帝本纪》:大象二年二月壬午,尊天元皇太后为天元上皇太后,天皇太后李氏曰天元圣皇太后。癸未,立天元皇后杨氏为天元太皇后,天皇后朱氏为天大皇后,天右皇后元氏为天右大皇后,天左皇后陈氏为天左大皇后。正阳宫皇后直称皇后。三月甲辰,初置天中大皇后。立天左大皇后陈氏为天中大皇后,立妃尉迟氏为天左大皇后。

隋制:皇后受群臣贺,又定谒庙之服。
《隋书·礼仪志》:隋中宫朝会。仪如后齐,而又有皇后受群臣贺礼。则皇后御坐,而内侍受群臣拜以入,承令而出,群臣拜而罢。又按《志》:皇后谒庙,服褂䙱大衣,盖嫁服也。谓之袆衣,皂上皂下。
文帝开皇元年,立皇后独孤氏。制五辂,凡从祭、亲桑、归宁、临幸、吊问则乘之。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元年二月景寅,立王后独孤氏为皇后。按《礼仪志》:开皇元年,内史令李德林奏,周、魏舆辇乖制,请皆废毁。高祖从之。唯留魏太和时仪曹令李韶所制五辂,齐天保所遵用者。又留魏熙平中,太常卿穆绍议皇后之辂,其从祭则御金根车,亲桑则御云母车,并驾四马。归宁则御紫罽车,游行则御安车,吊问则御绀罽軿车,并驾三马。于后著令,制五辂。皇后重翟,青质,金饰诸末。朱轮,金根朱牙。其箱饰以重翟羽。青油纁朱里,通幰,绣紫帷,朱丝络,网绣紫络带。八銮在衡,钖鞶缨十二就,金㚇方釳,插翟尾,朱总。〈总以朱为之如马缨而小著马勒在两耳两镳也〉驾苍龙。受册从郊禖享庙则供之。厌翟,赤质,金饰诸末。轮,画朱牙。其箱饰以次翟羽,紫油纁朱里,通幰,红锦帷,朱丝络网,红锦络带。其馀如重翟。驾赤骝。亲桑则供之。翟车,黄质,金饰诸末。轮画朱牙。其车侧饰以翟羽,黄油纁黄里,通幰,白红锦帷,朱丝络网,白红锦络带。其馀如重翟。驾黄骝。归宁则供之。诸鞶缨之色,皆从车质。安车,赤质,金饰,紫通幰,朱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炀帝大业元年春正月壬辰,立妃萧氏为皇后。
《隋书·炀帝本纪》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