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用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二百五十五卷目录

 用人部总论一
  易经〈师卦 泰卦 观卦 解卦 井卦 鼎卦 系辞上 系辞下〉
  书经〈虞书大禹谟 皋陶谟 商书咸有一德 说命中 周书立政 秦誓〉
  诗经〈大雅文王 县〉
  礼记〈礼运 缁衣〉
  管子〈立政 九守 形势解 版法解 明法解〉
  孔子家语〈五仪解〉
  晏子〈问上〉
  子华子〈晏子〉
  尸子〈得贤〉
  韩子〈用人 说疑 人主〉
  吕氏春秋〈知度〉
  贾谊新书〈官人〉
  韩诗外传〈论用人〉
  大戴礼记〈文王官人〉

皇极典第二百五十五卷

用人部总论一

《易经》《师卦》

上六: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
《程传》开国,封之为诸侯也。承家,以为卿大夫也。小人有功,赏之以金帛禄位,可也。不可使有国家而为政也。小人平时易致骄盈,况挟其功乎。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乱邦也。
《程传》大君持恩赏之柄,以正军旅之功。师之终也,虽赏其功,小人则不可以有功而任用之。用之必乱邦。小人恃功而乱邦者,古有之矣。

《泰卦》

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
《程传》初以阳爻居下,是有刚明之才而在下者也。时之否,则君子退而穷处时,既泰则志在上进也。君子之进,必与其朋类相牵援,如茅之根然,拔其一则牵连而起矣。汇类也。贤者以其类进,同志以行其道,是以吉也。自古君子得位,则天下之贤萃于朝廷,同志协力,以成天下之泰。小人在位,则不肖者并进,然后其党胜,而天下否矣。盖各从其类也。

《象》曰:拔茅贞吉,志在外也。
《程传》志在外,上进也。

《观卦》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程传》圣明在上,则怀抱才德之人,皆愿进于朝廷,辅戴之,以康济天下。四既观见人君之德,国家之治,光华盛美,所宜宾于王朝,效其智力,上辅其君以施泽天下。故曰利用宾于王也。《本义》六四最近于五,故有此象。其占为利于朝觐仕进也。

《象》曰:观国之光,尚宾也。

《解卦》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程传》六三,阴柔居下之上,处非其位,犹小人宜在下以负荷,而且乘车,非其据也。必致寇夺之至。

《象》曰: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程传》负者,小人之事。乘者,君子之器。以小人而乘君子之器,非其所能安也。故盗乘衅而夺之。小人而居君子之位,非其所能堪也。故满假而陵慢其上,侵暴其下。盗则乘其过恶而伐之矣。

《井卦》

九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程传》三以阳刚居得其正,是有济用之才,如井之清洁可用,汲而食也。若上有明王,则当用之,而得其效。贤才见用,则己得行其道,君得享其功,下得被其泽,上下并受其福也。《大全》朱子曰:若非王明,则无以收拾人才。

《象》曰: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程传》井渫治而不见食,乃人有才知而不见用,以不得行为忧恻也。既以不得行为恻,则岂免有求也。故求王明而受福,志切于行也。

《鼎卦》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程传》四,大臣之位,任天下之事者也。天下之事,岂一人所能独任。必当求天下之贤智,与之协力,得其人则天下之治,可不劳而致也。用非其人,则败国家之事,贻天下之患。四下应于初,初,阴柔小人,不可用者也。而四用之,其不胜任而败事,犹鼎之折足也。鼎折足则倾覆,公上之餗餗,鼎实也。居大臣之位,当天下之任,而所用非人,至于覆败,乃不胜其任,可羞愧之甚也。其形渥谓赧污也,其凶可知。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本义》言失信也。《大全》中溪张氏曰:言其所信任之人,果
如何也。

《系辞上》

子曰:作易者其知盗乎。易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易曰:负且乘,致寇至。盗之招也。
《大全》柴氏中行曰:六三以不正小人,据非其位,故有此象。人据非其义之所当有,则启谋利者攘夺之心也。

《系辞下》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大全》融堂钱氏曰:古之人君,必量力度德,而后授之官。古之人臣,亦必量力度德,而后居其任。为君不明于所择,为臣不审于自择,以至亡身危主,误国乱天下,皆由不胜任之故。可不戒哉。

《书经》《虞书·大禹谟》

益曰:任贤勿贰,去邪勿疑。
《蔡传》任贤以小人间之,谓之贰。去邪不能果断,谓之疑。

《皋陶谟》

曰:若稽古皋陶,曰:允迪厥德,谟明弼谐。禹曰:俞,如何。皋陶曰:都,慎厥身修,思永,惇叙九族,庶明励翼,迩可远在兹。禹拜昌言曰:俞。皋陶曰:都,在知人,在安民。禹曰:吁,咸若时,惟帝其难之,知人则哲,能官人,安民则惠,黎民怀之,能哲而惠,何忧乎驩兜,何迁乎有苗,何畏乎巧言令色孔壬。
《蔡传》知人智之事,安民仁之事也。

皋陶曰:都,亦行有九德,亦言其人有德。乃言曰:载采采。禹曰:何。皋陶曰: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彊而义,彰厥有常,吉哉。
《蔡传》载行采事也。总言其人有德,必言其行某事某事,为可信验也。彰,著也。成德著之于身,而又始终有常,其吉士矣哉。

日宣三德,夙夜浚明有家,日严祇敬六德,亮采有邦,翕受敷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百僚师师,百工惟时,抚于五辰,庶绩其凝。
《蔡传》浚明亮采,皆言家邦政事明治之义也。九德有其三,必日宣而充广之,而使之益以著。九德有其六,尤必日严而祇敬之,而使之益以谨翕合也。德之多寡虽不同,人君惟能合而受之,布而用之。如此,则九德之人,咸事其事,大而千人之浚,小而百人之乂,皆在官使师师,相师法也。言百僚皆相师法,而百工皆及时以趋事也。抚,顺也。五辰,四时也。言百工趋时,而众工皆成也。《大全》朱子曰:九德之目,盖言取人不可求备,官人当以等耳。

无教逸欲有邦,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
《蔡传》旷,废也。言不可用非才,而使庶官旷废厥职也。天工,天之工也。人君代天理物,庶官所治,无非天事。苟一职之或旷,则天工废矣。可不深戒哉。

《商书·咸有一德》

任官惟贤才,左右惟其人,臣为上为德,为下为民,其难其慎,惟和惟一。
《蔡传》难者,难于任用。慎者,慎于听察。所以防小人也。和者,可否相济。一者,终始如一。所以任君子也。

说命中

惟治乱在庶官,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恶德,惟其贤。
《蔡传》庶官,治乱之原也。庶官得其人,则治。不得其人,则乱。六卿百执事,所谓官也。公卿大夫士,所谓爵也。官以任事,故曰能。爵以命德,故曰贤。惟贤惟能,所以治也。私昵恶德,所以乱也。

《周书·立政》《蔡传》

吴氏曰:此书戒成王以任用贤才之道,而其旨意,则又上戒成王,专择百官有司之长,如所谓常伯常任准人等云者。

周公若曰:拜手稽首,告嗣天子王矣。用咸戒于王曰:王左右常伯,常任,准人,缀衣,虎贲,周公曰:呜呼。休兹,知恤鲜哉。
《蔡传》王左右之臣,有牧民之长,曰常伯。有任事之公卿,曰常任。有守法之有司,曰准人。三事之外,掌服器者曰缀衣,执射御者曰虎贲。皆任用之所当谨者。于是周公叹息言曰:美矣,此官。然知忧恤者,鲜矣。

古之人迪惟有夏,乃有室大竞,吁俊尊上帝,迪知忱恂于九德之行,乃敢告教厥后曰:拜手稽首,后矣。曰:宅乃事,宅乃牧,宅乃准,兹惟后矣。谋面,用丕训德,则乃宅人,兹乃三宅无义民。
《蔡传》古之人,有行此道者,惟有夏之君,当王室大强
之时,而求贤以为事天之实也。迪知者,蹈知而非苟知也。忱恂者,诚信而非轻信也。言夏之臣,蹈知诚信于九德之行,乃敢告教其君,曰拜手稽首。后矣云者,致敬以尊其为君之名也。曰宅乃事,宅乃牧,宅乃准,兹惟后矣云者,致告以叙其为君之实也。兹者,此也,言如此而后可以为君也。即皋陶与禹言九德之事。谋面者,谋人之面貌也。言非迪知忱恂于九德之行,而徒谋之面貌,用以为大顺于德,乃宅而任之。如此,则三宅之人,岂复有贤者乎。

桀德惟乃弗作往任,是惟暴德罔后。
《蔡传》夏桀恶德弗作,往昔先王任用三宅,而所任者乃惟暴德之人。故桀以丧亡无后。

亦越成汤陟,丕釐上帝之耿命,乃用三有宅,克即宅,曰三有俊,克即俊,严惟不式,克用三宅三俊,其在商邑,用协于厥邑,其在四方,用丕式见德。
〈蔡传〉汤自七十里升为天子,典礼命讨,昭著于天下。所谓陟丕釐上帝之光命也。三宅,谓居常伯、常任、准人之位者。三俊,谓有常伯、常任、准人之才者。克即者,言汤所用三宅,实能就是位,而不旷其职,所称三俊实能,就是德而不浮其名也。汤于三宅三俊,严思而丕法之,故能尽其宅俊之用,而宅者得以效其职,俊者得以著其才,贤智奋庸,登于至治。其在商邑,用协于厥邑。近者察之详,其情未易齐畿甸之协,则纯之至也。其在四方,用丕式见德,远者及之,难其德未易遍观法之,同则大之至也。

呜呼。其在受德暋,惟羞刑暴德之人,同于厥邦,乃惟庶习逸德之人,同于厥政。帝钦罚之,乃伻我有夏,式商受命,奄甸万姓。
《蔡传》羞刑,进任刑戮者也。庶习,备诸众丑者也。言纣德强暴,又所与共国者,惟羞刑暴德之诸侯,所与共政者,惟庶习逸德之臣下。上帝敬致其罚,乃使我周有此,诸夏用商所受之命,而奄甸万姓焉。

亦越文王武王,克知三有宅心,灼见三有俊心,以敬事上帝,立民长伯。
《蔡传》三宅,已授之位,故曰克知。三俊,未任以事,故曰灼见。以是敬事上帝,则天职修,而上有所承,以是立民长伯,则体统立而下有所寄也。

立政,任人,准夫,牧,作三事。
《蔡传》言文武立政之官也。

虎贲,缀衣,趣马,小尹,左右携仆,百司庶府。
《蔡传》此侍御之官也。

大都小伯,艺人表臣,百司,太史,尹伯,庶常吉士。
《蔡传》此都邑之官也。

司徒,司马,司空,亚旅。
《蔡传》此诸侯之官也。

夷,微,卢烝,三亳,阪尹。
《蔡传》此王官之监于诸侯四裔者也。

文王惟克厥宅心,乃克立兹常事,司牧人,以克俊有德。
《蔡传》文王惟能其三宅之心,知之至信之笃,故能立此常任、常伯,用能俊有德也。

文王罔攸兼于庶言,庶狱,庶慎,惟有司之牧夫,是训用违。
《蔡传》文王不敢下侵庶职,惟于有司牧夫,训迪用命,及违命者而已。

庶狱庶慎,文王罔敢知于兹。
《蔡传》上言罔攸兼,则犹知之至。罔敢知,则信任之益专也。

亦越武王,率惟敉功,不敢替厥义德,率惟谋从容德,以并受此丕丕基。
《蔡传》义德者,有拨乱反正之才。容德者,有休休乐善之量。皆成德之人也。言武王率循文王之功,而不敢替其所用义德之人。率循文王之谋,而不敢违其容德之士。以并受此丕丕基也。

呜呼。孺子王矣。继自今我其立政,立事,准人,牧夫,我其克灼知厥若,丕乃俾乱,相我受民,和我庶狱庶慎,时则勿有间之。
《蔡传》我者,指王而言。王其于立政立事,准人牧夫之任,当能明知其所顺。顺者,其心之安也。孔子曰:察其所安,知人之要也。夫既明知其所顺果正,而不他,然后推心而大委任之,使展布四体以为治,相助左右所受之民,和调均齐狱慎之事。而又戒其勿以小人间之,使得终始其治,此任人之要也。

自一话一言,我则末惟成德之彦,以乂我受民。
《蔡传》自一话一言之间,我则终思成德之美。士以治我所受之民,而不敢斯须忘也。

呜呼。予旦已受人之徽言,咸告孺子王矣。继自今文子文孙,其勿误于庶狱庶慎,惟正是乂之。
《蔡传》不以己误庶狱,庶慎惟当职之人,是治之也。

自古商人,亦越我周文王,立政,立事,牧夫,准人,则克宅之,克由绎之,兹乃俾乂。
《蔡传》则克宅之者,能得贤者,以居其职也。克由绎之者,能紬绎用之而尽其才也。既能宅其才以安其职,又能绎其才以尽其用,兹其所以能俾乂也欤。

国则罔有立政用憸人,不训于德,是罔显在厥世,继自今立政,其勿以憸人,其惟吉士,用劢相我国家。
《蔡传》自古为国无有立政,用憸利小人者。小人而谓之憸者,形容其沾沾便捷之状也。憸利小人,不顺于德,是无能光显以大厥世。王当继今以往,立政勿用憸利小人,其惟用有常吉士,使勉力以辅相我国家也。

今文子文孙,孺子王矣。其勿误于庶狱,惟有司之牧夫。
《蔡传》刑者,天下之重事。挈其重而独举之,使成王尤知刑狱之可畏。必专有司牧夫之任,而不可以己误之也。

其克诘尔戎兵,以陟禹之迹,方行天下,至于海表,罔有不服,以觐文王之耿光,以扬武王之大烈。
《蔡传》吕氏曰:兵,刑之大也。故既言庶狱,而继以治兵之戒焉。

呜呼。继自今后王立政,其惟克用常人。
《蔡传》并周家后王而戒之也。常人,常德之人也。

周公若曰:太史,司寇苏公,式敬尔由狱,以长我王国,兹式有慎,以列用中罚。
《蔡传》此周公因言慎罚,而以苏公敬狱之事告之太史,使其并书,以为后世司狱之式也。《大全》董氏鼎曰:周公复政成王,而作立政。以王政莫大于用人,用人莫先于三宅。三宅得人,则百官皆得人,而王政立矣。一篇之中,宅事牧准其纲领也。休兹,知恤其血脉也。夏先后知恤,乃室大竞。桀不知恤,成汤陟焉。商先王知恤,用协见德。纣不知恤,周受命焉。文武亦犹夏商先王之知恤,并受丕基。自孺子王矣,以下拳拳,以去憸人,用常吉,诘戎兵,谨刑狱,为王告。盖欲王以先王之知恤为法,以夏商后王之不知恤为鉴。忠爱之至也。

《秦誓》

公曰:嗟,我士,听无哗,予誓告汝群言之首,古人有言曰:民讫自若是多盘,责人斯无难,惟受责俾如流,是惟艰哉。我心之忧,日月逾迈,若弗云来,惟古之谋人,则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谋人,姑将以为亲,虽则云然,尚猷询兹黄发,则罔所愆,番番良士,旅力既愆,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违,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谝言,俾君子易辞,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如有一介臣,断断猗,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孙黎民,亦职有利哉。人之有技,冒疾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达,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孙黎民,亦曰殆哉。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荣怀,亦尚一人之庆。
《大全》董氏鼎曰:秦王轻信杞子、逢孙、杨孙之谋,固违蹇叔之谏,至于丧师辱国,而悔过之,誓作焉。使有天下国家者,皆如其知过,而能悔,又必自知悔而能改,则虽以挽回三代之治,亦何难哉。惜乎穆公徒悔而不能改也。然夫子之微意,读书者,可以深长思矣。

《诗经》《大雅文王》

世之不显,厥猷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国,王国克生,维周之桢,济济多士,文王以宁。
《朱注》言文王之国,能生此众多之贤士,则足以为国之干,而文王亦赖以为安矣。盖言文王得人之盛而宜,其传世之显也。
《绵》
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禦侮。
《朱注》率下亲上曰疏附,相导前后曰先后,喻德宣誉曰奔奏,武臣折冲曰禦侮。言虞芮来质其讼之成,于是诸侯归周者众,而文王由此动其兴起之势。是虽其德之盛,然亦由有此四臣之助,而然深著其得人之盛也。

《礼记》《礼运》

用人之知去其诈,用人之勇去其怒,用人之仁去其贪。
《陈注》言人君用人,当取其所长,舍其所短。盖中人之才,有所长,必有所短也。有知谋者,易流于欺诈。故用人之知,当弃其诈而不责也。有刚勇者,易至于猛暴。故用人之勇,当弃其猛暴之过也。朱子曰:仁止是爱,爱而无义以制之,便事事都爱,所以贪也。故用人之仁,当弃其贪之失也。

《缁衣》

子曰:好贤如缁衣,恶恶如巷伯,则爵不渎而民作愿,刑不试而民咸服,《大雅》曰:仪刑文王,万邦作孚。


子曰:有国家者章善瘅恶,以示民厚,则民情不贰,诗云,靖共尔位,好是正直。


子曰:大臣不亲,百姓不宁,则忠敬不足,而富贵已过也。大臣不治,而迩臣比矣。故大臣不可不敬也。是民之表也。迩臣不可不慎也。是民之道也。君毋以小谋大,毋以远言近,毋以内图外,则大臣不怨,迩臣不疾,而远臣不蔽矣。叶公之顾命曰:毋以小谋败大作,毋以嬖御人疾庄后,毋以嬖御士疾庄士,大夫,卿士。
《大全》蓝田吕氏曰:此章言大臣不信,而小臣之比,国之大患也。《传》曰:不使大臣怨乎不以以大臣之任,国之休戚系焉。用之斯,信之矣。不信斯,黜之矣。未有居其位而不信之者也。

《管子》《立政》

君之所审者三:一曰德不当其位;二曰功不当其禄;三曰能不当其官;此三本者,治乱之原也;故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者,则不可加于尊位;功力未见于国者,则不可授以重禄;临事不信于民者,则不可使任大官;故德厚而位卑者谓之过;德薄而位尊者谓之失;宁过于君子,而毋失于小人;过于君子,其为怨浅;失于小人,其为祸深;是故国有德义未明于朝而处尊位者,则良臣不进;有功力未见于国而有重禄者,则劳臣不劝;有临事不信于民而任大官者,则材臣不用;三本者审,则下不敢求;三本者不审,则邪臣上通,而便辟制威;如此,则明塞于上,而治壅于下,正道弃捐,而邪事日长。三本者审,则便辟无威于国,道涂无行禽,疏远无蔽狱,孤寡无隐治,故曰:刑省治寡,朝不合众。

《九守》

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则无不见也。以天下之耳听,则无不闻也。以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也。辐辏并进,则明不塞矣。

《形势解》

明主之官物也,任其所长,不任其所短,故事无不成,而功无不立。乱主不知物之各有所长所短也,而责必备。夫虑事定物,辩明礼义,人之所长,而蝚猿之所短也,缘高出险,蝚猿之所长,而人之所短也,以蝚猿之所长责人,故其令废而责不塞,故曰:坠岸三仞,人之所大难也,而蝚猿饮焉。明主之举事也,任圣人之虑,用众人之力,而不自与焉;故事成而福生。乱主自智也,而不因圣人之虑,矜奋自功,而不因众人之力,专用己,而不听正谏。故事败而祸生;故曰:伐矜好专,举事之祸也。
明主不用其智,而任众人之智;不用其力,而任众人之力;故以圣人之智思虑者,无不知也。以众人之力起事者,无不成也。能自去而因天下之智力起,则身逸而福多。乱主独用其智,而不任众人之智;独用其力,而不任众人之力,故其身劳而祸多;故曰:独任之国,劳而多祸。

《版法解》

凡人君所以尊安者,贤佐也;佐贤,则君尊国安民治;无佐,则君卑国危民乱;故曰:备长存乎任贤。

《明法解》

明主之择贤人也,言勇者试之以军,言智者试之以官,试于军而有功者则举之,试于官而事治者则用之;故以战功之事定勇怯,以官职之治定愚智,故勇怯愚智之见也,如黑白之分。乱主则不然,听言而不试,故妄言者得用,任人而不官,故不肖者不困;故明主以法案其言而求其实,以官任其身而课其功,专任法不自举焉;故明法曰:先王之治国也,使法择人,不自举也。

《孔子家语》《五仪解》

哀公问于孔子曰:寡人欲论鲁国之士,与之为治,敢问如何取之。孔子对曰: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为非者,不亦鲜乎。曰:然则章甫絇履,绅带搢笏者,皆贤人也。孔子曰:不必然也。丘之所言,非此之谓也。夫端衣元裳,冕而乘轩者,则志不在于食焄;斩衰菅菲,杖而歠粥者,则志不在于酒肉。生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谓此类也。公曰:善哉。尽此而已乎。孔子曰: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人、有君子、有贤人、有圣人,审此五者,则治道毕矣。公曰:敢问如何斯可谓之庸人。孔子曰:所谓庸人者,心不存慎终之规,口不吐训格之言,不择贤以托其身,不力行以自定;见小闇大,而不知所务,从物如流,不知其所执;此则庸人也。公曰:何谓士人。孔子曰:所谓士人者,心有所定,计有所守,虽不能尽道术之本,必有率也;虽不能备百善之美,必有处也。是故知不务多,必审其所知;言不务多,必审其所谓;行不务多,必审其所由。智既知之,言既道之,行既由之,则若性命之形骸之不可易也。富贵不足以益,贫贱不足以损。此则士人也。公曰:何谓君子。孔子曰:所谓君子者,言必忠信而心不怨,仁义在身而色无伐,思虑通明而辞不专;笃行信道,自强不息,油然若将可越而终不可及者。此则君子也。公曰:何谓贤人。孔子曰:所谓贤人者,德不踰闲,行中规绳,言足以法于天下,而不伤于身,道足以化于百姓,而不伤于本;富则天下无宛财,施则天下不病贫。此则贤者也。公曰:何谓圣人。孔子曰:所谓圣人者,德合于天地,变通无方,穷万事之终始,协庶品之自然,敷其大道而遂成情性;明并日月,化行若神,下民不知其德,睹者不识其邻。此谓圣人也。公曰:善哉。非子之贤,寡人不得闻此言也。

《晏子》《问上》

晏公问晏子曰:请问求贤。对曰:观之以其游,说之以其行。君无以靡曼辩辞定其行,无以毁誉非议定其身。如此,则不为行以扬声,不掩欲以荣君,故通则视其所举,穷则视其所不为,富则视其所不取。夫上士难进而易退也,其次易进易退也,其下易进难退也。以此数物者取人,其可乎。

《子华子》《晏子》

子华子谓晏子曰:天地之生才也实难,其有以生也,必有所用也。如之何其将壅之蔽之,而使之不得以植立也。天地之所大忌也。日月之所烛燎也。阴阳之所杌移也。鬼神之所伺察也。是以帝王之典,进贤者,受上赏。不荐士者,罚及其身。善善而恶恶,其实皆衍于后。尝试观之,夫物之有材者,其精华之蕴,神明之所固护而秘惜,不可以知力窥也。蒙金以沙,固玉以璞。珠之所生,漩桓之渊,而隈澳之下也豫章。楩楠之可以大斲者,必在夫大山穷谷,孱颜岖峿之区,抉剔之,掎摭之,剥削之,苟不中于程度,则有虎狼蛟噩虺蜴之变,雷霆崩坠覆压之虞。何以故。天地之生才也实难,其有以生也,必有所用也。如之何其将拥之蔽之,而使之不得以植立,是之谓违天而黩明。违天而黩明,神则殛之,虽大必折,虽炎必扑,荒落而类,圯败而族。夫是之谓隐戮。隐戮也者,阴隙之反也。如以匙勘钥也,如以玺印涂也。必以其类,其应如响。

《尸子》《得贤》

人知用贤之利也,不能得贤,其何故也。夫买马不论足力,以白黑为仪,必无走马矣;买玉不论美恶,以大小为仪,必无良宝矣;举士不论才,而以贵势为仪,则伊尹、管仲不为臣矣。

《韩子》《用人》

闻古之善用人者,必循天顺人而明赏罚。循天,则用力寡而功立;顺人,则刑罚省而令行;明赏罚,则伯夷、盗蹠不乱。如此,则白黑分矣。治国之臣,效功于国以履位,见能于官以受职,尽力于权衡以任事。人臣皆宜其能,胜其官,轻其任,而莫怀馀力于心,莫负兼官之责于君。故内无伏怨之乱,外无马服之患。明君使事不相干,故莫讼;使士不兼官,故技长;使人不同功,故莫争讼。争讼止,技长立,则彊弱不觳力,冰炭不合形,天下莫得相伤,治之至也。

《说疑》

往世之主,有得人而身安国存者,有得人而身危国亡者。得人之名一也,而利害相千万也,故左右不可不慎也。圣主明王,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雠。是在焉,从而举之;非在焉,从而罚之。是以贤良遂进而奸邪并退,故一举而能服诸侯。观其所举,或在山林薮泽岩穴之间,或在囹圄缧绁缠索之中,或在割烹刍牧饭牛之事。然后明主不羞其卑贱也,以其能,可以明法,便国利民,从而举之,身安名尊。乱主则不能,不知其臣之意行,而任之以国,故小之名卑地削,大之国亡身死。不明于用臣也。

《人主》

明王者,推功而爵禄,称能而官事,所举者必有贤,所用者必有能,贤能之士进,则私门之请止矣。夫有功者受重禄,有能者处大官,则私剑之士安得无离于私勇而疾距敌,游宦之士焉得无挠于私门而务于清洁矣。此所以聚贤能之士,而散私门之属也。

《吕氏春秋》《知度》

人主之患,必在任人而不能用之,用之而与不知者议之也。绝江者托于船,致远者托于骥,霸王者托于贤。伊尹、吕尚、管夷吾、百里奚,此霸王者之船骥也。释父兄与子弟,非疏之也;任庖人钓者与仇人仆虏,非阿之也;持社稷立功名之道,不得不然也。犹大匠之为宫室也,量小大而知材木矣,訾功丈而知人数矣。故小臣、吕尚听,而天下知殷、周之王也;管夷吾、百里奚听,而天下知齐、秦之霸也;岂特骥远哉。夫成王霸者固有人,亡国者亦有人。桀用羊辛,纣用恶来,宋用駚唐,齐用苏秦,而天下其亡。非其人而欲有功,譬之若夏至之日而欲夜之长也,射鱼指天而欲发之当也,舜、禹犹若困,而况俗主乎。

《贾谊·新书》《官人》

王者官人有六等:一曰师,二曰友,三曰大臣,四曰左右,五曰侍御,六曰厮役。知足以为源泉,行足以为表仪。问焉则应,求焉则得。入人之家,足以重人之家,入人之国,足以重人之国者,谓之师。知足以为砻砺,行足以为辅助,仁足以访议,明于进贤,敢于退不肖,内相匡正,外相扬美,谓之友。知足以谋国事,行足以为民率,仁足以合上下之驩,国有法则退而守之,君有难则进而死之,职之所守,君不得以阿私托者,大臣也。修身正行,不𠍴于乡曲,道语谈说,不于朝廷。知能不困于事业,服一介之使,能合两君之驩,执戟于前,能举君之失过,不难以死持之者,左右也。不贪于财,不淫于色,事君不敢有二心。居君旁,不敢泄君之谋。君有失过,虽不能正谏,以其死持之,憔悴有忧色,不劝听从者,侍御也。柔色伛偻,唯谀之行,唯言之听,以睚眦之间事君者,厮役也。故与师为国者,帝;与友为国者,王;与大臣为国者,伯;与左右为国者,彊;与侍御为国者,若存若亡;与厮役为国者,亡可立待也。取师之礼,黜位而朝之;取友之礼,以身先焉;取大臣之礼,皮币先焉;取左右之礼,使使者先焉;取侍御之礼,以令至焉;取厮役之礼,以令召焉。师至,则清朝而侍,小事不进。友至,则清殿而侍,声乐技艺之人不并见。大臣奏事,则俳优侏儒逃隐,声乐技艺之人不并奏。左右在侧,声乐不见。侍御者在侧,子女不杂处。故君乐雅乐,则友大臣可以侍;君乐燕乐,则左右侍御者可以侍;君开北房,从薰服之乐,则厮役从。清门治德,罢朝而论议,从容泽燕。夕时开北房,从薰服之乐,是以听治论议,从容泽燕,矜庄皆殊序,然后帝王之业可得而行也。

《韩诗外传》《论用人》

人主欲强固安乐,莫若反己;欲附下一民,则莫若及之政;欲修政美俗,则莫若求其人。彼其人者,生今之世,而志乎古之世,以天下之王公莫之好也,而是子独好之;以民莫之为也,而是子独为之也。抑为之者穷,而是子犹为之,而无是须臾怠焉差焉。独明夫先王所以遇之者,所以失之者,知国之安危臧否,若别白黑,则是其人也。人主欲强固安乐,则莫若与其人用之,巨用之,则天下为一,诸侯为臣;小用之,则威行邻国,莫之能御。若殷之用伊尹,周之遇太公,可谓巨用之矣;齐之用管仲,楚用孙叔敖,可谓小用之矣。巨用之者如彼,小用之者故如此也。曰:粹而王,駮而霸,无一而亡。诗曰:四国无政,不用其良。不用其良臣而不亡者,未之有也。
智如泉源,行可以为表仪者、人师也。智可以砥,行可以为辅弼者、人友也。据法守职,而不敢为非者、人吏也。当前决意,一呼再诺者、人隶也。故上主以师为佐,中主以友为佐,下主以吏为佐,危亡之主以隶为佐。语曰:渊广者、其鱼大,主明者,其臣惠,眼观而志合,必由其中。故同明相见,同音相闻,同志相从,非贤者莫能用贤。故辅弼左右所任使者、有存亡之机,得失之要也,可无慎乎。诗曰:不明尔德,时无背无侧;尔德不明,以无陪无卿。

《大戴礼记》《文王官人》

王曰:太师,慎维深思,内观民务,察度情伪,变官民能,历其才艺,女维敬哉。女何慎乎非伦,伦有七属,属有九用,用有六徵:一曰观诚,二曰考志,三曰视中,四曰观色,五曰观隐,六曰揆德。王曰:于乎,女因方以观之。富贵者观其礼施也,贫穷者观其有德守也,嬖宠者观其不骄奢也,隐约者观其不慑惧也。其少观其恭敬好学而能弟也,其壮观其洁廉务行而胜其私也,其老观其意宪慎强其所不足而不踰也。父子之间观其孝慈也,兄弟之间观其和友也,君臣之间观其忠惠也,乡党之间观其信惮也。省其居处,观其义方;省其丧哀,观其贞良;省其出入,观其交友;省其交友,观其任廉。考之以观其信,挈之以观其知,示之难以观其勇,烦之以观其治,淹之以利以观其不贪,蓝之以乐以观其不宁,喜之以物以观其不轻,怒之以观其重,醉之以观其不失也,纵之以观其常,远使之以观其不贰,迩之以观其不倦,探取其志以观其情,考其阴阳以观其诚,覆其微言以观其信,曲省其行以观其备成,此之谓观诚也。二曰,方与之言,以观其志。志殷如深,其气宽以柔,其色俭而不谄,其礼先人,其言后人,见其所不足,曰日益者也。如临人以色,高人以气,贤人以言,防其不足,伐其所能,曰日损者也。其貌直而不伤,其言正而不私,不饰其美,不隐其恶,不防其过,曰有质者也。其貌固呕,其言工巧,饰其见物,务其小微,以故自说,曰无质者也。喜怒以物,而色不作;烦乱之,而志不营;深道以利,而心不移;临慑以威,而气不卑,曰平心而固守者也。喜怒以物而变易知,烦乱之而志不裕,示之以利而易移,临摄以威而易慑,曰鄙心而势气者也。执之以物而遫惊,决之以卒而度料,不学而性辨,曰有虑者也。难投以物,难说以言,知一如不可以解也,困而不知其止,无辨而自慎,曰愚怒者也。营之以物而不虞,犯人以卒而不惧,置义而不可迁,临之以货色而不可营,曰洁廉而果敢者也。易移以言,存志不能守锢,已诺无断,曰弱志者也。顺与之弗为喜,非夺之不为怒,沉静而寡言,多稽而俭貌,曰质静者也。辩言而不固行,有道而先困,自慎而不让,当如强之,曰始妒诬者也。徵清而能发,度察而能尽,曰治志者也。华如诬,巧言、令色、足恭一也,皆以无为有者也。此之为考志也。三曰诚在其中,此见于外;以其见占其隐,以其细占其大,以其声处其气。初气主物,物生有声;声有刚有柔,有浊有清,有好有恶。咸发于声也。心气华诞者,其声流散;心气顺信者,其声顺节;心气鄙戾者,其声嘶丑;心气宽柔者,其声温好。信气中易,义气时舒,智气简备,勇气壮直。听其声,处其气,考其所为,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以其前占其后,以其见占其隐,以其小占其大。此之谓视中也。四曰民有五性:喜、怒、欲、惧、忧也。喜气内畜,虽欲隐之,阳喜必见。怒气内畜,虽欲隐之,阳怒必见。欲气内畜,虽欲隐之,阳欲必见。惧气内畜,虽欲隐之,阳惧必见。忧悲之气内畜,虽欲隐之,阳忧必见。五气诚于中,发形于外,民情不隐也。喜色由然以生,怒色拂然以侮,欲色呕然以偷,惧色薄然以下,忧悲之色累然而静。诚智必有难尽之色,诚仁必有可尊之色,诚勇必有难慑之色,诚忠必有可亲之色,诚洁必有难污之色,诚静必有可信之色。质色皓然固以安,伪色缦然乱以烦;虽欲故之中,色不听也,虽变可知;此之谓观色也。五曰生民有灵阳,人有多隐其情,饰其伪,以赖于物,以攻其名也。有隐于仁质者,有隐于知理者,有隐于文艺者,有隐于廉勇者,有隐于忠孝者,有隐于交友者。如此者不可不察也。小施而好大得,小让而好大事,言愿以为质,伪爱以为忠,面宽而貌慈,假节以示之,故其行以攻其名。如此者隐于仁质也。推前恶,忠府知物焉;首成功,少其所不足;虑诚不及,佯为不言;内诚不足,色示有馀;故知以动人,自顺而不让;错辞而不遂,莫知其情。如是者隐于知理者也。素动人以言,涉物而不终;问则不对,详为不穷;色示有馀;有道而自顺用之,物穷则为深。如此者隐于文艺者也。廉言以为气,矫厉以为勇,内恐外悴,无所不至,敬再其说以诈临人。如此者隐于廉勇者也。自事其亲,好以告人,乞言劳醉,而面于敬爱,饰其见物,故得其名,名扬于外不诚于内,代名以事其亲戚,以故取利,分白其名,以私其身。如此者隐于忠孝者也。阴行以取名,比周以相誉,明知贤可以徵,与左右不同而交,交必重己。心说之而身不近之,身近之而实不至,而欢忠不尽,欢忠尽见于众而貌克。如此者隐于交友者也。此之谓观隐也。六曰言行不类,终始相悖,阴阳克易,外内不合,虽有隐节见行,曰非诚质者也。其言甚忠,其行甚平,其志无私,施不在多,静而寡类,而安人,曰有行心者也。事变而能治,物善而能说,浚穷而能达,错身立方而能遂,曰广知者也。少言如行,恭俭以让,有知而不伐,有施而不置,曰慎谦良者也。微忽之言久而可复,幽閒之行独而不克,行其亡如其存。曰顺信者也。富贵虽尊,恭俭而能施;众强严威,有礼而不骄,曰有德者也。隐约而不慑,安乐而不奢,勤劳之不变,喜怒之如度哲,日守也。置方而不毁,廉洁而不戾,立强而无私,曰经正者也。正静以待命,不召不至,不问不言,言不过行,行不过道,曰沉静者也。忠爱以事其亲,欢欣以敬之,尽力而不面敬以安人,以名故不生焉,曰忠孝者也。合志如同方,共其忧而任其难,行忠信而不相疑,迷隐远而不相舍。曰至友者也。心色辞气,其入人甚俞,进退工,故其与人甚巧,其就人甚速,其叛人甚易。曰位志者也。饮食以亲,货贿以交,接利以合,故得望誉征利,而依隐于物,曰贪鄙者也。质不断,辞不至;少其所不足,谋而不已,曰伪诈者也。言行亟变,从容谬易,好恶无常,行身不类。曰无诚志者也。小知而不大决,小能而不大成,顾小物而不知大论,亟变而多私,曰华诞者也。观谏而不类,道行而不平。曰巧名者也。故事阻者不夷,畸鬼者不仁,面誉者不忠,饰貌者不情,隐节者不平,多私者不义,扬言者寡信。此之谓揆德也。王曰:太师。女推其往言,以揆其来行;听其来言,以省往行;观其阳,以考其阴;察其内,以揆其外。是故隐节者可知,伪饰无情者可辩,质诚居善者可得,忠惠守义者可见也。王曰:于乎敬哉。女何慎乎非心。何慎乎非人。人有六徵,六徵既成,以观九用,九用既立。一曰取平仁而有虑者,二曰取慈惠而有理者,三曰取直悯而忠正者,四曰取顺直而察听者,五曰取临事而絜正者,六曰取慎察而絜廉者,七曰取好谋而知务者,八曰取接给而广中者,九曰取猛毅而度断者,此之谓九用也。平仁而有虑者,使是治国家而长百姓;慈惠而有理者,使是长乡邑而治父子;直悯而忠正者,使是莅百官而察善言;顺直而察听者,使是长民之狱讼,出纳辞令;临事而絜正者,使是守内藏而治出入;慎察而契廉者,使是分财临货主赏赐;好谋而知务者,使治壤地而长百工;接给而广中者,使是治诸侯而待宾客;猛毅而度断者,使是治军事为边境。因方而用之,此之谓官能也。九用有徵,乃任七属:一曰国则任贵,二曰乡则任贞,三曰官则任长,四曰学则任师,五曰族则任宗,六曰家则任主,七曰先则任贤。正月王亲命七属之人曰:于乎。慎维深,内观民务,本慎在人。女平心去私,慎用六證,论辩九用,以交一人,予亦不私。女废朕命,乱我法,罪致不赦。三戒然后及论,王亲受而考之,然后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