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御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御制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二百三十八卷目录

 御制部纪事三
 御制部杂录

皇极典第二百三十八卷

御制部纪事三

《玉海》:仁宗于乾兴元年八月辛亥,以清景殿书事诗二卷,赐辅臣。
《宋史·丁度传》:度在经筵岁久,仁宗每以学士呼之而不名。尝问蓍龟占应之事,乃对:卜筮虽圣人所为,要之一技而已,不若以古之治乱为监。又尝示以欹器曰:朕欲临天下以中正之道。度对曰:臣等亦愿无倾满以事陛下。因奏太宗尝作此器,真宗亦尝著论,于是帝制《后述》以赐之。
《玉海》:天圣九年十一月十日癸未,翰林侍讲学士孙奭知兖州,帝作七言诗以宠其行。诏近臣皆赋。先是,闰十月戊辰,奭辞,曲宴太清楼,命从臣皆赋诗。明道二年二月十六日辛亥,赐百官福酒,帝作籍田礼毕七言诗一首,赐宰相吕夷简等,次韵和进。《庚溪诗话》:仁宗皇帝当持盈守成之世,尤以斯文为急。每进士闻喜宴,必以诗赐之。景祐元年,所赐诗末句曰:寒儒逢景运,报国合如何。言宏大而有激励,真诏旨也。山东李廷臣尝言,一人有持锦臂韝鬻于市者,其上织成诗一联:恩袍草色动,仙籍桂香浮。乃景祐五年赐进士诗也。圣制固宜远播,而仁风所覃,虽獠人亦知敬爱。廷臣远以千金易之,作小屏几研间,见之者,莫不改容瞻敬。嘉祐初,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梅摰公仪,出守杭州,上御制诗以宠赐之。其首章曰:地有吴山美,东南第一州。梅既到杭州,欲侈上之赐,遂建堂山上,曰有美。欧阳修为记以述之,亦人臣之荣遇也。
《玉海》:景祐三年三月六日乙酉,曲宴后苑,赏花,钓鱼。帝赋诗,群臣席上和进。移宴太清楼。
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丙寅,御化成殿,以芝草生于殿楹,乃召辅臣两制等观。帝作瑞芝五言诗,赐宰臣王公以下。翌日,各为诗赋颂以献。
宝元二年十一月六日癸巳,以皇太子生,宴辅臣宗室于太清楼,读《三朝宝训》,赐御诗。
庆历元年七月戊申朔,上命图画前代帝王美恶之事,可为监戒者,号观文监古图。上自为记,召辅臣至迎阳门观之。
《宋史·仁宗本纪》:庆历四年三月己卯,出御书治道三十五事赐讲读官。
《玉海》:庆历四年三月己卯,帝御迩英阁,出《危竿论》一篇,述居高谨危之意。顾侍读学士丁度等曰:朕观书之暇,取臣僚上言及进封事,有可施于政治者,书,以分赐卿等。度暨侍讲曾公亮、杨安国、王洙等,既拜赐,因请释其义,从之。
七年春旱三月癸巳,上下责躬之诏,避殿减膳。宰相贾昌朝、陈执中等乞罢。不许。及昌朝罢,执中再请,第降一官。辛丑,幸西太一宫祈雨,彻盖不御。及还而雨,群臣请复膳,御殿。上乃复执中等官下诏,以交修庶职,不忘罪己引过之义。四月丁未,幸西太一宫谢雨。壬子,御殿,复膳,赐喜雨诗一章以勉之。
《懒真子》:仁宗皇帝,道德如古帝王,然禅学亦自高远。仆游阿育王山,见皇祐中所赐大觉禅师怀琏御书五十三卷,而偈颂极多。内有一颂留怀琏住京师云:虚空本无碍,智解来作祟。山即如如体,不落偏中位。又有一颂后作一圆相,下注两行云:道著丧身失命,道不著满肝佛性。仰窥见解,寔历代祖师之上,宜乎身居九重,道超万物,外则不为奸邪所蔽,内则不为声色所惑,而享永年。推其绪馀,燕及天下,昆虫草木,咸受上赐。故宸奎阁记云:古今通佛法者,一人而已。至哉言乎。
《玉海》:嘉祐二年九月十一日,翰林侍讲学士李淑出守河中,制五言六韵诗赐之。是年九月丁丑,龙图直学士梅摰出守杭,亦赐诗,宠其行。
六年三月戊申,幸后苑,赏花,钓鱼,宴太清楼。出御制诗一首,命从臣属和。四月丁丑,赐新进士闻喜宴于琼林苑,遣中使赐御诗,及《大学》篇各一轴。
《闻见后录》:嘉祐六年三月,仁宗皇帝幸后苑,召宰执侍从台谏馆阁以下,赏花,钓鱼,中觞。上赋诗云:晴旭晖晖花尽开,氤氲花气好风来。游丝𦊰絮萦行仗,堕蕊飘香入酒杯。鱼跃绞波时泼剌,莺流深树久徘徊。青春朝野方无事,故许欢游近侍陪。宰相韩琦、枢密曾公亮、参政张升、孙抃、副枢欧阳修、陈旭以下皆和。帝独称赏韩琦轻阴阁雨迎天步,寒色留春送寿杯之句。时翰林学士承旨宋祁,久疾在告。明日和诗来上,帝览之已,怅然。不数日,祁薨,益加震悼云。
《宋史·仁宗本纪》:嘉祐七年十二月丙申,幸龙图、天章阁,召群臣宗室观祖宗御书。又幸宝文阁。作《观书诗》,命韩琦等属和,遂宴群玉殿。
《中山诗话》:太宗好文,每进士及第,赐闻喜宴,常作诗赐之,累朝以为故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赐诗尤多。然不必尽上所自作。
《挥麈后录》:神宗遵太祖遗意,聚积金帛成帑,自制四言诗一章云:五季失图,猃狁孔炽。艺祖造邦,思有惩艾。爰设内府,基以募士。曾孙保之,敢忘厥志。每库以一字目之。又别置诗二十字分揭其上曰:每虔夕惕心,妄意遵遗业。顾予不武资,何以成戎捷。后来所谓御前封桩库者是也。上意用此以为开拓西北境土之资。始命王韶克青唐,然后欲经理银、夏,复取燕、云。元丰五年徐禧永洛衄师之后,帝心弛矣。
《冷斋夜话》:秦国大长公主薨,神考赐挽词三首,曰:海阔三山路,香轮定不归。帐深空翡翠,佩冷失珠玑。明月留歌扇,残霞散舞衣。都门送车返,宿草自春菲。又曰:晓发城西道,灵车望更遥。春风空鲁馆,明月断秦箫。尘入罗衣暗,香随玉篆销。芳魂飞北渚,那复可为招。又曰:庆自天源发,恩从国爱深。歌钟虽在馆,桃李不成春。水折空还沁,楼高已隔秦。区区会稽市,无复献珠人。元丰初,臣魏泰载之于诗话中,虽穆王黄竹汉高大风之词,莫可拟其髣佛。
《湘山野录》:韩忠献公神道碑,皇帝御制也。中云:薨前一夕,有大星殒于园中,枥马皆鸣。又云:公奉诏立皇子,立皇太子,被顾命立英宗为皇帝,立朕以承祖宗之序,可谓定策元勋之臣。后铭其碑曰:公行不归,申文是悼。尚想公仪,泪落苑草。后御篆十字填金,以冠其额曰:两朝顾命定策元勋之碑。大哉,天子之文章也,广大明白,日星之照江海,不过此辞也。
《玉海》:元丰三年闰九月壬子,赐文彦博御筵,上自为诗赐之,命章惇为序。诏曰:来觐外廷,相成宗祀,崇进公品,往莅洛师,锡燕,赐诗,昭示殊礼。仍敕近辅序而识之。
《宋史·神宗本纪》:元丰七年三月辛丑,赐文彦博宴于琼林苑,帝制诗以赐之。
哲宗元祐二年春正月辛巳,诏苏彻、刘攽编次神宗御制。
《见闻搜玉》:吕原明侍哲庙讲,大雪不罢,因讲《孟子》有感。上为一笑,乃赋诗曰:水晶宫殿玉花零,点缀宫槐卧素屏。特敕下帘延墨客,不因风雪不谈经。
《话腴》:徽庙一日幸来夫人閤,就洒翰于小白团扇,书七言十四字,而天思稍倦,顾在侧珰云:汝有能吟之客,可令续之。乃荐邻里太学生。既宣入,内侍省恭读宸制,不知指意,乞为取旨,或续句呈,或就书扇左。上曰:朝来不喜餐,必恶阻也。当以此为词,以续于扇。续进,上大喜。会将策士,生于未奏名,径使造庭,赐以第焉。上御诗曰:选饭朝来不喜餐,御厨空费八珍盘。生续曰:人间有味俱尝遍,只许江梅一点酸。
《名臣言行录》:徽宗亲制君臣庆会阁诗,群臣进和。喜事者,集为一录。汪藻适见之,拟和一章,属词用韵句法,清新出众,作之右。
《老学庵笔记》:宣和中,保和殿下种荔枝成,寔徽庙手摘,以赐燕帅王安中,且赐以诗曰:保和殿下荔枝丹,文武衣冠被百蛮。思与朝廷同此味,红尘飞鞚过燕山。
《宣政杂录》:徽宗逊位前一年,中秋后,在苑中,赋晚间景物一联,云:日射晚霞金世界,月临天宇玉乾坤。写示宰臣,甚为得意,皆称赞取对精切,格韵高胜,圣学非从臣可及。然次年戎马犯顺,后国号金,亦先兆金世界也。
《玉海》:建炎三年四月壬戌,上登中和堂,瞩稽山,思夏后之功。瞰涛江,怀子胥之烈。制诗。五月辛丑,张浚至行在,复为知枢密院。上亲书御制中和堂诗,赐浚曰:愿同越句践,焦思先吾身。卒章曰:高风动君子,属意种蠡臣。
绍兴十九年,太史令胡平言:十一月十二日,行礼景灵宫,登辇出内,天气开朗。见帝座及三台星体明耀。十三日,车驾至青城,阴雾收敛。登坛至礼毕,天气澄肃,星月明莹。回銮肆赦,有彩云之瑞。乞宣付史馆。从之。上因是亲制喜霁诗,宰辅从臣皆和以进。
二十八年十月庚寅,上谓宰执曰:朕宫中尝辟一室,名为损斋。屏去声色玩好,置古书经史其中。朝夕燕坐,亦尝作记以自警。沈该等请降御札,以启迪在位。于是内外碑刻,赐百官,皆表谢。
《庚溪诗话》:光尧寿圣太上皇帝,当内修外攘之际,尤以天德服远。至于宸章睿藻,日星昭垂者,非一至。绍兴二十八年,将郊祀,有司以太常乐章为失序次,文义弗协,请遵真宗仁宗朝故事,亲制祭享乐章。诏从之。自郊社宗庙原庙等,共有十四章,肆笔而成,睿思雅正,宸文典赡,所谓大哉王言也。至于一时閒适遇景而作,则有渔父辞十五章,清新简远,备骚雅之体。其辞有曰:薄晚烟林淡翠微,江边秋月已明辉,纵远柁,适天机,水底闲云片段飞。又曰:青草开时已过船,锦鳞跃处浪痕圆。竹叶酒,柳花毡,有意沙鸥伴我眠。又曰:水涵微雨湛虚明,小笠轻蓑未要晴。明鉴里,縠纹生,白鹭飞来空外声。辞多不能尽载。观此数篇,虽古之骚人词客,老于江湖,擅名一时者,不能跂及。又一章曰:春入朝阳苑,晓雾弄沧波,载与俱归又若何。此又有进用贤才之意,关治体也。
《宋史·萧燧传》:燧字照临。绍兴三十二年,授靖州教授。孝宗初,除诸王宫大小学教授。轮对,论官当择人,不当为人择官。上喜,制《用人论》赐大臣。
《玉海》:隆兴二年三月二十四日,作七言四韵诗,有永将四海奉双亲之句。太上皇御制赞曰:律身以道,既济则亨。煌煌竞秀,结液蟠英。
乾道三年三月癸卯,赐宰执御制春赋。上曰:人主不可不知民事。七月之诗,陈王业艰难。近尝作春赋,仿苏轼赤壁赋为之。大意言农事方兴,要使无失其时。宰臣魏杞请窥圣作,故赐之。
五年十一月五日丁巳,御书御制用人论,赐宰相陈俊卿等。
八年九月,虞允文以少保节度宣抚四川,上以诗送之。曰:不辞论道虚台席,暂假宣威筑将坛。归来尚想终霖雨,未许乡人衣锦看。用李纲故事。御正衙,亲酌卮酒赐之。俾即殿门,乘马持节而出。都人以为宠。淳熙元年九月十八日,幸玉津,宴射,赋七言诗,赐曾怀以下,与宴者皆和。
五年九月十二日壬申,幸秘书省,观图书,宴右文殿。翌日癸酉,内出御制近体诗,赐宰臣史浩以下,群臣咸和。又有赏春喜晴因想中原诗,苑中即事诗,冷泉堂古风。
六年十一月乙卯,御制论数百言,欲革取士用人之弊,及信赏必罚之法。俾辅臣宣示侍从。上曰:此惟欲戒饬臣下,趋事赴功而已。
十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车驾宿戒幸玉津园,命下,大雨,将晓,有晴意,已而天宇豁然。洪迈进诗歌咏。四月四日,扈从景灵宫,赐圣制云:比幸玉津园,纵观春事,适霁色可喜,卿有诗来上,因俯同其韵:春郊柔绿遍桑麻,小驻芳园览物华。应信吾心非暇逸,顿回晴意绝咨嗟。每思富庶将同乐,敢务游畋漫自誇。不似华清当日事,五家车骑烂如花。
《贵耳集》:寿皇未尝忘中兴之图,有新秋雨霁诗云:平生雄武心,览镜朱颜在。岂惜尝忧勤,规恢须广大。曾作春赋,示徐本中,命其校订。曾觌因谮徐云:上春赋,本中在外言,曾为润色。寿皇颇不悦。本中自知阁换集英殿修撰,江东漕。后许国用此典故,换文阶。端平间,试词科出寿皇春赋,颂试者皆不知之。此无五十年间事,士大夫罔闻之矣。
《庚溪诗话》:上皇帝以英睿之资,宸文圣作,焕然超卓。方居王邸时,从太上皇帝视师江左,经由京口,题诗金山曰:屹然山立枕中流,弹压南东二百州。狂寇来临须破胆,何劳平地战貔貅。辞庄而旨深,已包不战而屈人兵之意也。今上皇帝躬受内禅践祚以来,未尝一日暂忘中兴之兆。每形于诗辞。如春晴有感曰:春风归草木,晓日丽山河。物滞欣逢泰,时丰自此多。神州应未远,当继沛中歌。观此,则规恢之志大矣。如幸秘阁,宴群臣,赐诗曰:稽古右文惭菲德,礼贤下士法前王。欲臻至治观熙洽,更罄谟猷为赞襄。俯和丞相史浩诗,有曰:谁欲元首明,自得股肱喜。又曰:虚心欲受人,忠言资逆耳。朕瘠天下肥,至乐无易此。观此,则任贤听谏,虚己爱民之心切矣。至如咏德寿宫冷泉亭古风,有曰:孰云人力非自然,千岩万壑藏云烟。上有峥嵘依空之翠壁,下有潺湲漱玉之飞泉。一堂虚敞临佳沼,密荫交加森翠葆。山头草木四时芳,阅尽岁寒长不老。又曰:日长雅趣超尘俗,散步逍遥快心目。山光水色无尽时,都将挹向杯中醁。观此,则笃于奉亲,尽天下之养者,无不至矣。如春赋曰:碧寔朱英,秾苞艳葩。荣于春者,冬必悴。糵于夏者,秋必花。擢乔松于岁寒,出奇卉于天涯,知深仁之被物,曾何间四时与幽遐。吾将观登台之熙熙,包八荒而为家。穆然若东风之振槁,洒然若膏雨之萌芽。则生生之德,无时不在,又何美乎眩目之芳华。观此,则所以赞天地化育,一视而同仁者,深矣。真帝王之用心也。当今皇太子,夙禀岐嶷之资,笃日就月将之道,方其处恭邸时,阅经史,习艺业为最多。每为诗篇,辞语妙高。岩肖时备员讲官,每请退,则与同僚咏叹,敬服不已。今育德春官之久,谅制作深造灏灵之体,但以在远,不可得而闻。窃观赓主上新秋雨过述怀诗,有曰:中原日月异,王气山河在。万物饰昭回,稽首王言大。其辞如是,其意宏远矣。
《玉海》:绍熙三年十二月四日,进孝宗圣政。先二日,亲制序仍书,赐宰臣留正。
庆元六年二月二十二日,进光宗圣政。翼日,制序赐参政臣深甫,并刻石秘府。
《宋史·刑法志》:理宗起自民间,具知刑狱之弊。初即位,即诏天下恤刑,又亲制《审刑铭》以警有位。
《理宗本纪》:绍定六年九月辛酉,经筵官请以御制敬天、法祖、事亲、齐家四十八条及缉熙殿榜、《殿记》宣付史馆。
《玉海》:淳祐四年正月一日,御制谨刑铭、训廉铭。六年十月,讲《礼记》毕,锡宴秘书省。御制七言唐律一首。
《宋史·度宗本纪》:咸淳六年春正月丁卯,上制《字民》《牧民》二训,以戒百官。
《桯史》:金海陵未篡伪,封岐王为平章政事,颇知书,好为诗词,语出辄崛彊整整,有不为人下之意。境内多传之。且骤施于国,东昏疑焉,未及诛而有霄仪之祸。宗族大臣,以亮有素誉,因共推戴。既立,遂肆暴无忌,佳兵苛役,以迄于亡。然其居位时,好文辞,犹不辍。余尝得其数篇。初,王岐以事出使,道驿,有竹,辄咏之曰:孤驿潇潇竹一丛,不同凡卉媚春风。我心正与君相似,只待云梢拂碧空。又书壁述怀曰:蛟龙潜匿隐沧波,且与虾蟆作混和。等待一朝头角就,撼摇霹雳震山河。既而过汝阴,复作诗曰:门掩黄昏染绿苔,那回踪迹半尘埃。空亭日暮乌争噪,幽径草深人未来。数仞假山当户牖,一池春水绕楼台。繁花不识兴亡地,犹倚阑干次第开。又尝作雪词昭君怨曰:昨日樵村渔浦,今日琼川小渚。山色捲帘看,老峰峦锦帐。美人贪睡不觉,天花剪水惊问。是杨花,是芦花。一日至卧内,见其妻几间,有岩桂植瓶中,索笔赋曰:绿叶枝头金缕装,秋深自有别般香。一朝扬汝名天下,也学君王著赭黄。味其词旨,已多圭角,盖其蓄已不小矣。及得志,将图南牧,遣我叛臣施宜生,来贺天申节,隐画工于中,使图临安之城邑,及吴山西湖之胜以归。既进绘事,大喜,瞷然有垂涎杭越之想。亟命撤坐间软屏,更设所献而于吴山绝顶,貌己之状,策马而立,题其上曰:万里车书盍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又二日,而中秋,待月不至,赋鹊桥仙曰:传杯不举,停歌不发,等候银蟾出海。不知何处片云,来做许大,通天障碍,虬髯撚断,星眸睁裂,惟恨剑锋不快,一挥截断紫云腰,子细看嫦娥体态。明年,竟遂前谋,使御前都统骠骑卫大将军韩夷耶,将射雕军二万三千,围子细,军一万先下两淮,临发,赐所制喜迁莺以为宠,曰:旌麾初举,正駃騠,力健嘶风江渚。射虎将军,落雕都尉,绣帽锦袍翘楚。怒磔戟髯争奋,捲地一声鼙鼓。笑谈顷,指长江齐楚,六师飞渡。此去,无自堕。金印如斗,独在功名取。断锁机谋,垂鞭方略,人事本无今古。试展卧龙韬韫,果见成功旦,莫问江左,想云霓,望切元黄迎路。余又尝问开禧降者,能诵忆,尚多,不能尽识。观其所存,寓一二于十百,其桀骜之气,已溢于辞表。他盖可知也。
《元诗选》:文宗自集庆路入正大统,途中有作。
《元史本纪》:泰定三年三月丙寅,翰林承旨阿怜帖木儿、许师敬译《帝训》成,更名曰《皇图大训》,敕授皇太子。考试国子生。
《龙兴慈记》:圣祖始诞,屋上红光烛天。皇觉寺僧望见之,惊疑,回禄也。明发扣,问,告以诞,请长从游。后睿知天纵,主僧禁缚之阶下,口占一诗曰:天为罗帐地为毡,日月星辰伴我眠。夜间不敢长伸脚,恐踏山河社稷穿。
圣祖渡江,至太平府,不惹庵僧问诘不已。题诗壁上曰:腰间宝剑血星星,杀尽南蛮百万兵。老僧不识英雄汉,只管叨叨问姓名。僧洗去之,题诗旁曰:壁上新诗不可留,欲留在此鬼神愁。慢将法水轻轻洗,洗出毫光射斗牛。后差人密访,录诗进呈,遂不问。
《遵闻录》:太平府不惹庵,太祖既渡江,尝题诗于壁后。庵僧洗之。及有天下,僧乃献诗云:御笔题诗不敢留,留时只恐鬼神愁。曾将法水轻轻洗,犹有馀光射斗牛。
《在田录》:高祖游食四方时,尝咏日一首云:东头日出光始出,逐尽残星并残月。骞然一转丽中天,万国山河皆照著。
《遵闻录》:太祖征陈友谅,王师至潇湘,赋诗云:马渡沙头苜蓿香,片云片雨渡潇湘。东风吹醒英雄梦,不是咸阳是洛阳。天葩睿,豪宕英迈,有如此。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悬秋水吕虔刀。雷鸣甲胄乾坤静,风动旌旗日月高。世上麒麟终有种,穴中蝼蚁竟何逃。大标铜柱归来日,庭院春深听百劳。此圣祖命都督佥事杨文广征南,而赐之之诗也。气象豪雄而音律和畅,酷似盛唐诗人格局。
《名山藏·典谟记》:洪武元年十一月辛丑,上宴东宫官僚,置酒欢甚。命诸臣作龙蟠钟山赋,自作时雪赋。六年五月,御制《祖训》成,凡十二篇。
《明宝训》:洪武七年十二月甲辰,《御注道德经》成,太祖对儒臣举《老子》所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与圣人去甚、去奢、去泰之类,曰:《老子》此语,岂徒托之空言,于养生治国之道,亦有助也。但诸家之注,各有异见,朕因为注,以发其义。
《遵闻录》:陶安知饶州,圣祖赐以诗曰:匡庐岩穴甚幽深,水怪无端盈彭蠡。鳄鱼因韩去远岸,陶安鄱阳即一理。未几,以为翰林学士,赐以门,对曰:国朝谋略无双士,翰苑文章第一家。后又以安为江西参政,而卒。圣祖亲制文,遣使祭之。其蒙被宠眷,终始不衰。罗复仁,吉水人。国初时,为编修。后乞休致。太祖赐以布衣,而题其裾曰:性虽粗率,忠直可喜。赐此布衣,放归田里。
《泳化类编》:洪武八年秋八月七日,太祖御东黄阁,饮大学士宋濂酒。上为劝饮,濂不敢辞,遂醉之。乃命二奉御,捧黄绫案以进。太祖曰:朕为卿赋醉歌。须臾,成楚辞一章,命编修朱右重以遗。濂五拜叩首以谢,而退。
《话腴》:明之象山,士子史本有木樨,忽变红色,异香,因接本献阙下,高庙雅爱之,画为扇面,仍制诗以赐从臣云:月宫移就日宫栽,引得轻红入面来。好向烟霄承雨露,丹心一点为君开。又云:秋入幽岩桂影团,香深粟粟照林丹。应随王母瑶池宴,染得朝霞下广寒。自是四方争传其本,岁接数百。史氏由此昌焉。一卉之微,香色稍异,能动至尊入品题,且昌其主,可以人而不如木乎。
《大政记》:洪武八年二月庚子,御制《资世通训》成,上谓侍臣曰:人君为臣民之主,任治教之责。上古帝王,道与天同。今朕统一寰宇,昼夜弗遑,思以化民成俗,复古治道。乃著是书,以示训戒耳。侍臣皆曰:此臣民万世之宝也。书凡十四章,其一君道章,凡十有八事。其次臣道章,十有七事。其次曰民用士用工用商用等十二章,皆申戒士庶之意。诏刊行之。
《泳化类编》:洪武十一年戊午夏四月,新造皇堂成。太祖亲为文以纪之,盖述艰难,明昌运,故不爱儒臣饰辞也。先是,至正四年甲申,天流疫疾。皇考仁祖淳、皇帝皇母陈太后,同月遘疾而作。太祖方年十有七,贫不能起窀穸,田伯刘大秀以地归之,即今凤阳之皇陵也。至是,造皇堂于所,以江阴侯吴良督理之。堂成,立碑,太祖手摛其词。
《明昭代典则》:洪武十一年夏四月,御制敕文,谕祭安东、沐阳二县野鬼。时永嘉侯朱亮祖奏:安东、沐阳二县之野,暮夜多鬼,民命皆惊。御制敕文遣使谕祭之。十二年春正月己卯,合祀天地于南郊。大祀殿礼成,上大喜,作大祀文,并歌九章。
十八年冬十月己丑,御制大诰成,颁示天下。
十九年三月辛未,御制大诰续编成,颁示天下。十二月癸巳,御制大诰三编成,颁示天下。
《大政纪》:洪武二十年二月甲辰,御注书洪范成,上召赞善刘三吾曰:朕观《洪范》一篇,帝王为治之道也。所以叙彝伦,立皇极,保万民,叙四时,成百谷。本于天道,而验于人事。箕子为武王陈之,武王犹自谦曰:五帝之道,我未能焉。朕每为惕然。遂疏其旨,为朝夕省观。三吾对曰:陛下留心是书,上明圣道,下福生民,为万世开太平者也。
《夷白斋诗话》:高庙咏菊诗云:百花发,我不发。我若发,都骇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一统鸿基兆见于此矣。
《列朝诗集》:太祖高皇帝御制文集,共五卷,翰林学士乐韶凤、宋濂编录。濂之言曰:臣侍帝前者,十有五年。帝为文,或不喜书,诏臣濂坐榻下,操觚受辞,终日之间,入经出史,衮衮千馀言。尝为濂赋醉学士歌,二奉御捧黄绫以进,挥翰如飞,须臾成楚辞一章。上圣神天纵,形诸篇翰,不待凝思而成自然,度越今古,诚所谓天之文哉。解缙曰:臣缙少侍高皇帝,早暮载笔墨楮,以俟圣情,尤喜为诗歌,睿思英发,雷轰电烛,玉音沛然,数千百言,一息无滞。臣辄草书连幅,笔不及成点画。上进,才点定数韵而已。或不更一字。故常喜诵古人铿鍧炳朗之作,尤恶寒酸咿嘤龌龊鄙陋,以为衰世之为,不足观诗。僧宗泐进所精思刻苦,以为得意之作百馀篇。高皇一览,不竟日,尽和其韵,雄深阔伟,下视泐诗。大明之于爝火也,臣谦益所撰集,谨恭录内府所藏弆御制文集,冠诸篇首,以著昭代人文化成之始。其他稗官小说,委巷流传,及掇拾乱真者,削而弗取载焉。
《蜀都杂抄》:贵州金竺长官司,有僧寺曰罗永庵。有一僧,题二诗于壁间,曰:风尘一夕忽南侵,天命潜移四海心。凤返丹山红日远,龙归沧海碧云深。紫微有象星还拱,山漏无声水自沉。遥想禁城今夜月,六宫犹望翠华临。阅罢楞严声懒敲,笑看黄屋寄团瓢。南来瘴岭千层迥,北望天门万里遥。款段久忘飞凤辇,袈裟新换衮龙袍。百官此日知何处,惟有群乌早晚朝。人知为建文君僧,遂避去。其诗至今留庵中。卫方伯正夫传其事,漫记之,以备一说。
《列朝诗集》:惠宗幼颖敏能诗,太祖命赋新月,应声云:谁将玉指甲,抓破碧天痕。影落江湖上,蛟龙不敢吞。太祖悽然,久之,曰:必免于难。按叶子奇《草木子馀录》载皇太子新月诗云云。所谓皇太子者,庚申君之子也。野史以为懿文太子作,为不及享国之谶。而晓则以为建文作。考杨维桢东维子诗集,此诗为维桢作,则诸书皆傅会也。晓又载帝金陵诗云:礼乐再兴龙虎地,衣冠重整凤凰城。亦见维桢集中。今并削之。逊国后赋诗:牢落西南四十秋,萧萧华发已盈头。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汉无情水自流。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愁。新蒲细柳年年绿,野老吞声哭未休。
《大政纪》:永乐三年九月,关陕奏献嘉禾数穗同一茎。翰林儒臣撰诗以进。上以太祖高皇帝御制嘉禾诗石本,分赐诸王及京师三品以上翰林、近侍、国子祭酒、司业。洪武二十八年九月庚戌,北平禾有异茎同穗之祥,上为燕王时,进上。太祖亲御翰墨为诗一章以赐。上佩诵追维,乃用摹勒于石,拓本成轴。至是复有嘉禾之瑞,颁赐之。
《明昭代典则》:永乐五年十一月,《永乐大典》书成,上亲制序文。
《大政纪》:永乐七年二月,《圣学心法》书成,命司礼监刊行。上采辑圣贤格言,若执中建极之类,切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要者,为书四卷,曰君道,臣道,父道,子道。出示胡广等。广等览毕,奏曰:帝王道德之要,备载此书。遂为《圣学心法》,亲为之序。
《名山藏·典谟记》:永乐十三年九月,《五经四书大全》《性理大全》书成,上亲序之。
十五年正月,上集《神僧传》成,御制序。九月修孔子庙成,上制文刻碑焉。
十七年三月,《为善阴骘》书成,盖上辑古之积善,而庆显有明效者,得百六十五人。人为论断,系诗于后,以劝世焉。
《明昭代典则》:永乐十七年秋九月,《神仙传》成,上尝览《列仙传》,因命侍臣博采重加纂辑。至是成,赐名《神仙传》。上亲制序冠之。
《名山藏·典谟记》:永乐十八年正月上元节,上观灯午门,赐群臣宴,赐御制诗,群臣属和以进。六月,《孝顺事寔》书成,盖上命侍臣,考古孝行卓然者,得二百七人,复为论断,并系之诗,以教民。
二十二年五月,宴文武大臣,命内侍歌高皇帝御制词五章,上爵之曰:此先帝垂谕创业守成之难,而示淫荒酣酗之戒也。朕虽军旅,君臣杯酒,敢忘先训。皆稽首谢。上亦制词五章,述奉天法祖勤政恤民之意焉。
《列朝诗集》:上靖难犁庭,神武丕烈,戎马之馀,铺张文治,敕修《经书大全》《永乐大典》,昭代文章,度越唐宋,御制集藏弆天府,不传人间。恭录御赐荣公二诗,以见神龙之片甲云:寿介逃虚子,耆年尚未央。功名跻辅弼,声誉籍文章。画静槐阴合,秋清桂子香。国恩期必报,化日正舒长。玉露滋芳席,奎魁照碧空。斯文逢盛世,学古振儒风。未可还山隐,当存报国忠。百龄有馀庆,写此寿仙翁。御书用紫粉金龙笺,后题云:八月十三日,旁有为善最乐图,书少师携至常熟,入馀庆书院,谒文靖公祠,其守僧净心,少同衣钵,谓之曰:御诗有馀庆二字,留此,永镇山门。今在院中。
《明昭代典则》:永乐二十二年八月丁巳,皇太子即皇帝位,改明年元曰洪熙。九月,上御西角门,阅京官,诰词,顾大学士杨士奇、杨荣、金幼孜曰:卿三人及蹇义、夏原吉,皆先帝旧臣,朕方倚以自辅。凡朕所行,有未尽善,皆当尽言。遂取五人诰词,亲制宸翰,增二语云:勿谓崇高而难入,勿以有所从违而或怠。此朕寔心,卿等勉之。士奇等稽首曰:此陛下圣德,臣等其敢不勉。
洪熙元年二月,赐三公及兵部尚书《天元玉历祥异赋》。上初得此书,以示侍臣曰:天道之事,未尝有二,有感必应。朕少事太祖,每教以慎修敬天。朕未尝敢怠。此书言简理当,左右辅臣亦宜知之。遂命刊布,上亲制序。
《列朝诗集》:仁宗在东宫久,圣学最为渊博,酷好宋欧阳修之文。乙夜翻阅,每至达旦。杨士奇、欧之乡人,熟于欧文。帝以此深契之。尝命赞善徐善述改窜其诗,致书称谢。又云:令旨说与好古,将选诗内,取易入手解意的诗,分类赋比兴,尔为选择。王燧真明日早进来看,其虚怀好学如此。御制集上下二卷。尹直《琐缀录》载:上观象戏,与曾棨赓和诗,御制集及棨集并不载,故削之。
《明昭代典则》:宣德元年夏四月,御制《外戚事鉴》《历代臣鉴》二书成,颁赐群臣及外戚。
三年二月御制帝训及官箴二书成
《名山藏·典谟记》:宣德四年四月,荐鲥鱼奉先殿,分尝大学士士奇、荣、幼孜,赐酒,御制诗,士奇等和。上曰:今日君臣,当以卷阿相勖。
《大政纪》:宣德四年五月,上御文华殿,读《典谟》,有感,成诗,示廷臣。诗内云:盛治已如此,端拱已无为。犹闻谨天戒,兢业恒自持。又云:惟尔卿大夫,国家所倚毗。进贤献忠谠,竭力殚猷为。又云:斯言出诚悃,勉旃尔勿违。当续明良歌,毋取伐檀讥。盖示交修之义云。十月丁亥,驾幸文渊阁,命增直宇,设饮馔器用。翌日,大学士杨士奇等上表谢恩,降敕赐诗褒答。敕曰:朕念卿等弼亮之勤,朝夕弗置。间因暇日,至文渊阁,微有赐赉,以庶几乎君臣相与之义而已。而卿等乃以表来谢,览之,备悉衷诚,深用尔嘉。因赋一诗,以识予怀。诗曰:天命予躬抚万方,丹心切切慕虞唐。退朝馆阁咨询处,回看文星烂有光。
《名山藏·典谟记》:宣德四年十月,幸文渊阁,顾问少傅士奇、学士溥等,赐酒馔,制诗。上作猗兰操以示大臣,曰:孔子自卫反鲁,而操猗兰,伤不遇也。朕虞谷中之贤,有不仕者,辄拟斯篇。夫以人事君,卿等所谓大臣也。幸文渊阁,赐儒臣钞,及御书制诗一章。
五年正月丁未,雪,作喜雪歌。
《大政纪》:宣德五年三月庚戌,上御左顺门,召少师等官蹇义、杨士奇、杨荣等,以御制耕夫记示之。上曰:朕昨谒陵还,道昌平东郊,见耕夫在田。召而问之,知人事艰难,吏治得失。因录其语成篇。今以示卿,卿亦当体念不忘也。
《名山藏·典谟记》:宣德五年六月,遣捕蝗畿内,命行在户部尚书郭敦曰:往岁捕蝗之使,闻不减蝗。卿尚饬而后遣之。因制捕蝗诗示敦。九月,岁登,赐群臣诗,命诸学士和。十二月己卯,雪尺,作喜雪诗,赐群臣,宴群臣,进和,语有警戒者,上录而为之序。
六年六月,制悯农诗,示吏部尚书郭琎曰:为朕慎择贤守令。
《大政纪》:宣德六年七月,赐辅臣蹇义、杨士奇、杨荣等御制豳风图诗。上阅内库书画,得元赵孟頫所绘豳风图,因赋长诗一章,召辅臣示之曰:《豳风》,周公陈后稷公刘致王业之由,与民事早晚之宜,以告成王,使知稼穑艰难。万世人君,皆当知此。朕览斯图,为赋诗,欲揭于便殿之壁,朝夕在目,有所儆励。尔其书于图之右。十一月,作祖德诗九章。
七年三月,上出御制猗兰操及四言招隐诗,赐诸大臣。上既下诏求贤,复出御制示大臣。上以御制织妇词一篇,示群臣。上曰:朕非好为词章,昔真西山有言,农桑,衣食之本。为君者,当诏儒臣,以农夫织妇耕蚕勤劳之状,作为诗歌,使人诵于前。又绘以图,揭于宫掖,布于戚里,使皆知民事之艰,衣食之所自。朕所以赋此也。六月,上亲制翰林院箴,今揭于院之后堂,朱红漆榜,字用金涂之。
《名山藏·典谟记》:八年三月,选庶吉士尹昌等三十人,读书翰林。制养士诗。四月,修广寒、清暑二殿,藏书其中。奉皇太后游宴焉。制广寒殿记。六月,旱,蠲两畿、山东西、河南属县租税。作悯旱诗。
九年二月,制思贤诗。十二月,制洪范序。
《泳化类编》:宣宗皇帝善诗,尤喜六言。题史馆云:荡荡尧天四表,巍巍舜日重华。祖考万年垂统,乾坤六合为家。又题上林春色云:山际云间晓色,林间鸟弄春音。物意皆含生意,天心允合吾心。又题撤扇云:湘浦烟霞交翠,剡溪花袅生香。扫却人间炎暑,招回天上清凉。
《列朝诗集》:宣宗天纵神敏,逊志经史,长篇短歌,援笔立就。每试进士,辄自撰程文。曰:我不当会元及第耶。万机之暇,游戏翰墨,点染写生,遂与宣和争胜,而运际雍熙,治隆文景,君臣同游,赓歌继作,则尤千古帝王所希遘。
《泳化类编》:岘山、汉水二赋,英宗皇帝御制,以赐襄宪王也。宪王初被有召代之疑,上复辟,宫中疏见其有请奉迎之章,上嘉而贤之,召入朝,赋诗以赐之。《名山藏·典谟记》:正统五年九月,造浑天仪、璇玑玉衡简仪成。御制观天器铭。
天顺五年四月,修《大明一统志》成,御制序。十月,致书襄王瞻墡曰:朕制诗赋数首,用写名藩山川风景之胜,以寓嘉美,至可目入。
《大政纪》:成化二年二月,重修阙里孔子庙成,上制文立碑纪之。
十二年十一月,《续资治通鉴纲目》成,上自为制序。十四年五月,翰林院编辑御制诗集成,凡四卷,五百八十九首。
《名山藏·典谟记》:成化十八年十二月,《文华大训》成,以授皇太子。其书四纲二十四目,四纲曰进学,曰养德,曰厚伦,曰明治。上亲序之,复题其后。
《列朝诗集》:孝宗皇帝,本朝之周成王、汉孝文也。圣学缉熙,光明纯粹。学士张元祯进讲性理,索太极图观之,曰:天生斯人以开朕也。静中吟一绝,见于李东阳麓台集。粹然二帝三皇典谟、训诰,不当以诗章求之也。诗云:习静调元养此身,此身无恙即天真。周家八百延光祚,社稷安危在得人。
正德十五年,上自称威武大将军,南巡至镇江,幸大学士杨一清私第,御制诗十二首,以赐一清。命一清即席恭和,欢宴沾醉,夜阑而罢。相传上将临,大学士靳贵丧命,词臣撰祭文,皆不称旨。乃御制一首云:朕居东宫,先生为傅。朕登大宝,先生为辅。朕今南游,先生已矣。呜呼哀哉。代言之臣,老于文学者,皆叹息敛手。野史载:上幸宣府,制小词,有野花偏有色,村酒醉人多。盖天纵圣神,言语文字之妙,信不关学问也。《名山藏·典谟记》:嘉靖五年十月,御制敬一箴,颁示翰林诸臣。
六年五月,制大学衍义序,听讲诗二篇,示群臣。《泳化类编》:嘉靖六年十二月,除夕之日,世宗因赋五言诗一律:三冬寒已去,九阳春又来。辞残省往过,迓岁善增培。伊傅真耆硕,辅弼信英才。专赖交修道,承之尚钦哉。是日,上为手书,命司礼监赍谕大学士杨一清、谢迁、翟銮等曰:今三始更新,万物复亭,正可革宿愆,兴新德之时。朕虽有过,不能自知。卿可以正代非,以善易恶,交修不逮,斯寔朕望焉。遂以其诗章赐之。及一清各赓和以进,遂命录为一集。世宗亲序诸首:去年除夕,朕以残冬已尽,阳和回春,遂赋五言律一首,以其述示杨少师一清,寓以望其辅导交修之意。以辞残比省过迓,岁比进善之意。一清遂与廷璁、銮等恭和以闻。但其中颂朕太过,愧受之。呜呼,虞周之道,君臣惟一。故舜歌,皋陶赓之。卷阿之作,周臣颂之。非虞周之圣,但喜得忠良。遂取为集,以见同道之义。诗之所关,大矣,非吟咏者比,寔以求道望治,不觉形诸言也欤。嘉靖七年戊子春正月四日序。杨一清跋其后。
《名山藏·典谟记》:嘉靖七年闰十月,御制十六字箴曰:卓尔之见,一贯之唯,学圣君子,勖哉勿伪。
十年三月,上以皇后出蚕北郊,未便欲移内西苑,并定土谷坛省耕焉。乃幸西苑,趣召大学士孚敬、尚书时相度、中官渡过太液池,入见旧仁寿宫。还报,命昭和殿手授御制西苑赋,使共和。因手书,赐赋三臣汇曰咏和录。
《永陵编年史》:嘉靖十年三月,御制先蚕坛位赋,手授张孚敬曰:朕偶有作,卿等删润和之,以寓儆戒之意。孚敬请上手书,赐为世宝。许之。
《名山藏典谟记》:嘉靖十二年五月,召孚敬、时献夫、銮见西苑宝月亭,驾过清馥殿,示御制诗四章,命立和之。分篸以芍药花,退。览四臣和诗于翠芬亭,使中官遍领观花树,赐茗,饮酒馔,退。
《大政纪》:嘉靖十三年十一月,日长至,肇祀皇天上帝于园丘,驾御斋宫,上亲制大报歌。因谕夏言、顾鼎臣等曰:朕肃怀大报,作此数字,以见意耳。卿等各尽所以赞佐戒进文词和来。
十四年三月,颁御诗于群臣。初,帝幸南内,召张孚敬、李时、汪鋐、夏言、郭勋同游。翌日,孚敬、时、鋐、言各作奉制记乐赋以献,帝亦作诗一章,命曰御制记乐同游。又为作序曰:御制诗赋集序。内阁缮写成帙,附诸臣奏赋其后。命曰御作诗,发工部刊摹成书,颁示两京群臣。
《名山藏·典谟记》:嘉靖十八年二月,幸承天门。乙卯,发京师,制述怀诗。三月辛巳,谒显陵,制谒陵山诗。甲申,享上帝,上亲制乐章,遂祭告于显陵。上悲思瞻顾,制再谒显陵诗。壬辰,驾还,制思亲赋。
二十二年七月,旱,上躬祷雩坛雨,制感雨吟。
二十四年七月,万寿圣节,命百官上香,叩元奉先殿丹陛下,出朝奉天门。永和王知燠献白鹿,上寿,遂告鹿瑞于太庙。
三十年十二月,以雪应祈,群臣疏贺,上嘉答之。制贺雪吟。
《臣林记》:世宗御无逸殿东室,召费宏与大学士李时曰:今日閒暇,庶几君臣同游之雅。命出观殿宇殿东壁书《无逸篇》,北壁则皇考所作农家忙诗,上跋其后。转观豳风亭东壁书七月诗,北壁则上所题豳风图长句。东西小亭二壁,上制文自儆,兼述创造之故。宏顿首称颂。
《列朝诗集》:世宗生五龄,颖敏绝人。献皇帝口授,辄成诵。万几之暇,喜为诗文。大学士杨一清进呈元宵诗,有看冰轮,清似镜之句。世宗以为类中秋诗,改云:爱看金莲明似月。一清疏谢,以为曲尽情景,不问可知为元宵作矣。尝与阁臣费宏等赓唱,张桂忌而阻之,以为雕虫小技,不足劳圣虑。然是时,馆阁大臣皆乏黼黻之才,不能有光圣学,诚可叹也。
神宗天藻飞翔,留心翰墨,每携大令鸭头九帖,虞世南临乐毅论,米芾文赋以自随。劝学诗一章,御书赐太监孙隆,刻石吴中者也。帝奉两宫纯孝,内府藏颜鲁公书《孝经》,得之如珙璧,命江陵相装演,题识珠囊绨几,未尝一日去左右。

御制部杂录

《书经·咸有一德》:俾万姓咸曰:大哉王言。《孔传》一德之言,故曰大。
《扬子》:圣人之言,炳若丹青。
圣人矢口而成言,肆笔而成书。
《中说》:子曰:大风安不忘危,其霸心之存乎。秋风乐极哀来,其悔志之萌乎。
《陈江令君集》:皇太子太学讲碑云:含毫落纸,动八阕之歌谣。只句片言,谐五声之节奏。云飞风起,追压汉帝之辞。高观华池,远跨魏王之什。
《庚溪诗话》:汉高帝大风歌,不事华藻,而气概远大,真英主也。武帝秋风辞,言固雄伟,而终有感慨之语。故其末年,几至于变。魏文父子,横槊赋诗,虽遒壮抑扬,而乏帝王之度。六朝以后,人主言非不工,而纤丽不逞,无足言也。
唐文皇既以武功平隋乱,又以文德致太平。于篇咏尤其所好。如曰:昔乘匹马去,今驱万乘来。词气壮伟,固人所脍炙。又尝观其过旧宅,诗曰:新丰停翠辇,谯邑驻鸣笳。一朝辞此去,四海遂成家。盖其诗语与功烈,真相副也。
《石林燕语》:祥符中,始建龙图阁,以藏太宗御集。天禧初,因建天章、寿昌两阁于后,而以天章藏御集,虚寿昌阁未用。庆历初,改寿昌为宝文。仁宗亦以藏御集二阁,皆二帝时所自命也。神宗显谟阁,哲宗徽猷阁,皆后追建之。惟太祖英宗,无集,不为阁。
《东莱博议》:圣人之文,与天地并。综以元气之机轴,斲以阴阳之斧斤,濯以江汉之波澜,掞以云汉之黼黻。日月雷霆,嵩衡岱华,郊墟毓管,来往笔端。
《容斋随笔》:古今作者多矣,惟广大高明,开辟造化,然后足以为帝王之文章。
《问奇类林考》:伏羲、神农、黄帝,皆作《易》,伏羲重封,六十四卦之名已具,又命子襄为飞龙氏,造为六书。黄帝时,仓颉第从而衍之耳。干宝《周礼》:太卜掌三《易》之法,注云:伏羲之《易》,小成,为先天。神农之《易》,中成,为中天。黄帝之《易》,大成,为后天。则神农、黄帝皆作《易》矣。然未知何据。或曰:神农曰连山氏,故《连山》为炎帝之《易》,所谓中成也。黄帝曰归藏氏,故《归藏》为轩辕之《易》,所谓大成也。《丹铅》云:连山藏于兰台,归藏藏于大卜,此语见于《桓谭新论》。则后汉时,连山、归藏犹存,不可以《艺文志》不列其目而疑之。至隋世之连山、归藏,则伪作上官求赏者耳。
《缃素杂记》《晋书·刘邈传》云:时孝武帝觞乐之后,多赐侍臣文辞,诏义有不雅者,邈辄焚毁之。其他侍臣被诏,或宣扬之。故诵者以此多邈。又《徐邈传》云:帝宴集酣乐之后,好为手诏诗章,以赐侍臣。或文辞率尔所言秽杂,邈辄应时收敛,还省刊削,皆使可观。经帝重览,然后出之。是时侍臣被诏者,或宣扬之故,时议以此多邈。
《玉海》:仁宗御集百卷,诗二卷为之冠。乐章二卷次之。洪迈跋孝宗御诗,谓制作之懿,播之诗章,与天为徒,辟阖造化,盖与舜元首之歌,汤之盘铭,汉祖沛中所作,相为表里。自横汾瓠子以下,不足议也。
《妮古录》:宋多右文之主,自真宗而下,皆有御集,多至数百卷。
《遵闻录》:圣祖尝有佳句云:鸟啼红树里,人在翠微中。天下诵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御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