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圣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二百二十三卷目录

 圣寿部汇考九
皇清七〈康熙二则〉

皇极典第二百二十三卷

圣寿部汇考九

皇清七

康熙五十二年
《万寿盛典初集》:康熙五十二年三月二十日丁酉,和
硕显亲王〈臣〉衍演等,谨
奏为

圣寿无疆大庆,普天颂祷难名。恭请宣付史馆,记载
碑文,以慰舆情,以垂永久事:钦惟

皇帝陛下,
惇大裕民,视中外为一体。
忧勤饬治,垂法则于万年。
大孝格天,
至仁匝地。惟

圣德日茂,合撰乾元。斯
福寿兼隆,同符大造。
允文允武,教化浃于遐方。
克宽克仁,恩泽及于庶类。自

御极五十二年以来,内安外靖,皆出
庙算之周详。肆赦频蠲,总赖
宸衷之独断。
忧劳节俭,以为万姓,而非图一己之安。
敬止缉熙,以孚万年,而不仅一时之计。有感必通,
至微毕照。仁民爱物,始自亲亲。尊位重禄,同其好恶。外自公卿,以至匹夫匹妇,无不沾被

厚恩。内自亲王,以至九族九宗,无不感蒙
圣泽。恭遇
皇上六旬大庆,天下臣民,踊跃欢呼,齐集
京师。经营不爱其财,子来不惜其力。自
畅春园以至京城,绣幕悬灯,锦楼结綵,不分昼夜,
巷舞涂歌。十七、十八两日,

皇太后、
皇上进宫,銮舆出入,以天下之乐为乐,不加警跸,使
得共仰

天颜。文武官员,老幼妇子,万万百姓,道左焚香,颂祷
之声不绝。实系古今未有,史册未闻之事也。〈臣〉等蒙

恩最重,仰见
洪福齐天,欢声动地,不胜抃舞。伏祈
敕下内阁大臣,以今日盛事,命史臣编次,勒石立碑。
其应在何处立碑,请

敕下该部确议奏
闻。倘蒙
俞允,则四海之舆情大慰,万年之盛事永垂矣。为此

题请

旨。本日,奉
旨:此事伊等自然记著,不必立碑。
二十一日戊戌,

命给原任吏部尚书徐潮等,封荫。
二十二日己亥,

上召入觐大臣,
赐宴于
畅春园内苑。

上御楼临观,
命诸王传觞,并
赐克食果品衣帽靴袜石砚等物有差。随
谕,各回本任。
二十三日庚子,吏部尚书管仓场事富宁安,等摺
奏,发出仓米一万石,自本月初一日起至二十一
日,已经粜完。今请再发仓米五千石,卖至月终。奉

旨:发米粜卖,于民大有裨益。著再发一万石,照前粜
卖。
是月也,百官出入朝服,自初一日至于二十一日,不理刑名。讫于三十日,冠裳肃雍,曹司清暇,万国人民,忘所疾苦。坦坦熙熙,惟以酺乐为事。是月也,直省将军、督抚大僚,各率其属,就所近名山祝釐。其省会府州县治,耆庶毕会,张设宴乐。以及十室之邑,一鬨之市,邮亭墟落,无不含哺鼓腹,讴歌
圣德。至于朝贡诸国,边徼诸部,亦皆内向欢呼,各从其俗,相聚为酺乐。
是月也,自初一日至于二十一日,风和日丽,晴云卷舒,酺乐浃旬,人心愉畅。二十二日,澍雨应时。

上随命宴赏来京耆老。
谕令归农。讫于是月,万国人民,各还本业。
圣朝恩赉之典,次第举行矣。
二十四日辛丑,

命:二十五日,赐直省老人宴于
畅春园正门前。复

谕户部等衙门,会议来京耆老,恩恤从优。具奏户部
等衙门,遵

旨,为
皇上六旬大庆,各省来朝六十五岁以上,官员百姓
数目,查明缮摺,具奏。奉

旨:将伊等明日齐集正门外,赐宴。遣皇子领侍卫内
大臣、侍卫、部院衙门官员、内廷翰林公同赐宴。令得均食。百姓俱系生于村野之人,即有失礼者,亦听其便。此内在诏款,应得恩恤者,吏、户、礼、兵四部,会同查明,比彼处略为加厚。今日即行。议奏,
二十五日壬寅,

上宴廷臣,及直省来京庆祝
万寿臣民,年六十五岁以上者于
畅春园。宴毕,

特降敕旨,颁赐耆民令归。传谕乡里,敦孝弟,厚风俗。上谕各直省老人云:《书》称:文王善养老者。《孟子》云:七
十者,非帛不煖,非肉不饱。帝王之治天下,发政施仁,未尝不以养老尊贤为首务。近来士大夫只论做官之贤否,移风易俗之效验,所以不暇讲究孝弟之本心。朕因今日之会,特宣此意。若孝弟之念少轻,而求移风易俗,其所厚者薄而其薄者厚矣。尔等皆是老者,比回乡井之间,各晓谕邻里,须先孝弟。倘天下皆知孝弟为重,此诚移风易俗之本,礼乐辞让之根,非浅鲜也。昨日甘霖大沛,四野沾足,朕心大悦。尔等毋误农时,速回本地。特谕:本日,户部即将

上谕刊刻,分给直省老人。
二十五日壬寅,礼部等衙门引六十五岁以上老人,大学士以下,民以上,至
畅春园正门前,东西向列坐,敷席设几,自北而南,
东西前后,各十馀行。东坐西向:大学士〈臣〉李光地、〈臣〉王掞、吏部尚书〈臣〉吴一蜚、户部尚书〈臣〉张鹏翮、礼部尚书〈臣〉陈铣、刑部尚书〈臣〉胡会恩、都察院左都御史〈臣〉赵申乔、吏部左侍郎〈臣〉李旭升、右侍郎〈臣〉王顼龄、户部左侍郎〈臣〉王原祁、右侍郎〈臣〉廖腾煃、工部右侍郎〈臣〉阮尔询、右侍郎〈臣〉刘谦、内阁学士〈臣〉彭始抟、〈臣〉邹士璁、左副都御史〈臣〉崔徵璧、通政使〈臣〉郝惟谔、翰林院检讨〈臣〉严思位、兵部郎中〈臣〉许康锡、工部员外郎〈臣〉夏畴、钦天监右监副〈臣〉臧积、德春官正〈臣〉何君锡、灵台郎〈臣〉刘一葵等二十馀人次列,直省耆民二千馀人。西坐东向:致仕吏部尚书〈臣〉宋荦、诰封户部尚书〈臣〉张烺、致仕吏部尚书〈臣〉徐潮、原任户部尚书〈臣〉王鸿绪、致仕礼部尚书〈臣〉许汝霖、原任工部尚书〈臣〉徐元正、原任吏部左侍郎〈臣〉李录予、致仕吏部右侍郎〈臣〉仇兆鳌、原任礼部右侍郎〈臣〉田种玉、原任工部左侍郎〈臣〉李元振、右侍郎〈臣〉彭会淇、原任左副都御史〈臣〉劳之辨、原任福建巡抚〈臣〉宫梦仁、原任右通政〈臣〉杨笃生、原任大理寺少卿〈臣〉朱廷鋐、〈臣〉陈嘉绩、原任翰林院侍讲〈臣〉彭定求、原任左谕德〈臣〉秦松龄、〈臣〉郑开极、〈臣〉杨大鹤、原任右赞善〈臣〉田成玉、〈臣〉尤珍、原任御史〈臣〉鹿宾、原任广西苍梧道〈臣〉彭演、原任四川什邡知县〈臣〉俞曰都等二十馀人次列,直省耆民二千馀人。坐定,领侍卫内大臣公阿灵阿等,传

谕曰:今日之宴,朕遣子孙与尔等分颁食物,执爵授
饮,当颁食授饮时,勿得起立,以示朕养老尊贤之至意。于是执事人员,次第陈设殽馈、八簋品列、庶羞百果之槃,六谷之饭。领侍卫内大臣、侍卫、部院官员、内廷翰林,往来劝侑,前后以遍,无不充饫。食毕,南书房翰林等,捧出

御书谕旨,宣读于众曰:谕各直省老人,《书》称:文王善
养老者。《孟子》云:七十者,非帛不煖,非肉不饱。帝王之治天下,发政施仁,未尝不以养老尊贤为首务。近来士大夫,只论做官之贤否,移风易俗之效验。所以不暇讲究孝弟之本心。朕因今日之会,特宣此意。若孝弟之念少轻,而求移风易俗,其所厚者,薄而其薄者厚矣。尔等皆是老者,
比回乡井之间,各晓谕邻里,须先孝弟。倘天下皆知孝弟为重,此诚移风易俗之本,礼乐辞让之根,非浅鲜也。昨日甘霖大沛,四野沾足,朕心大悦。尔等无误农时,速回本地。特谕。宣读毕,众耆老欢忭稽首。
诸皇子乃出,率诸皇孙及宗室子弟五十馀人,亲
执爵觞授老人饮,佐以名茶。自大学士以下,民以上,往来劝侑,前后以遍,无不酣适。顷之,

上出御幄,升座。众老人皆翘首仰瞻
圣颜,嵩呼之声,浩若山海。
上命扶掖八十岁以上官员、致仕吏部尚书宋荦、诰
封户部尚书张烺等数人,至
御座前,

亲赐酒一。卮又命扶掖九十岁以上耆民庄国兴等数人,至
御座前,

亲赐酒一。卮于时风日清和,礼仪详整。皇情霁畅,众志欢腾。万国一家,熙熙皞皞。近在阶陛
大学士〈臣〉李光地、〈臣〉王掞等,跪奏曰:

圣寿前,逾月晴和,
圣寿后,应时雨泽。皆由
皇上大德,上格天心,百祥协应。〈臣〉等不胜忻跃。今蒙恩赐宴,遍及臣民,天潢执爵,宠踰非分。诚旷古未有
之隆施也。致仕吏部尚书〈臣〉宋荦、〈臣〉徐潮等,跪奏曰:〈臣〉等违觐

天颜,近者数年,远者十数年。今见
皇上精神倍于从前,真是法天行健。蒙
恩赐宴,恩礼隆重,万国臣民,人人感激。惟愿自今以
后,十载以来,庆祝

圣寿无疆也。
驾起还
宫。随传

旨:赐大学士李光地等、致仕吏部尚书宋荦等四十
八人,袍、帽、砚有差。又

赐直省来朝耆老四千二百六十八人,银两有差。诸
臣及耆老各谢

恩而退。 是日,
赐七十岁以上:大学士李光地、王掞、尚书吴一蜚、陈
诜、左都御史赵申乔、侍郎王顼龄、王原祁、廖腾煃、致仕尚书宋荦、许汝霖、原任尚书徐元正、致仕侍郎仇兆鳌,暖帽各一顶、团龙缎袍挂各二件、松花石砚各一方。诰封尚书张烺、原任侍郎田种玉、李元振、彭会淇、原任巡抚宫梦仁凉帽各一顶,团龙缎袍挂各二件,松花石砚各一方。灵台郎刘一葵、原任谕德秦松龄暖帽各一顶,团龙纱袍挂各二件,松花石砚各一方。副都御史崔徵璧、通政使郝惟谔、检讨严思位、春官正何君锡、原任少卿陈嘉绩、原任谕德郑开极、原任苍梧道彭演、原任知县俞曰都团龙纱袍挂各二件,松花石砚各一方。

赐六十五岁以上:尚书张鹏翮、胡会恩、侍郎李旭升、
阮尔询、刘谦、内阁学士彭始抟、邹士璁、郎中许康锡、员外郎夏畴、监副臧积德、致仕尚书徐潮、原任尚书王鸿绪、原任侍郎李录予、原任副都御史劳之辨、原任通政杨笃生、原任少卿朱廷鋐、原任侍讲彭定求、原任谕德杨大鹤、原任赞善田成玉、尤珍、原任御史鹿宾松花石砚各一方。
是日宴,赉九十岁以上老人,直隶曹凤全等二十三人、江南省庄国兴等八人、山东省刘名科一人、湖广省吕永年一人、浙江省沈玉扬等三人,银各十两。
八十岁以上老人,直隶张聘潜等四百三十三人、江南省丘体华等八十人、山东省闫见等十九人、山西省田畯等二人、河南省萧冲斗等三人、陕西省张席珍等二人、湖广省刘元志等四人、浙江省钟国浩等三十五人、江西省吴嵩龄等五人、福建省张献福等三人、广东省罗科等二人,银各八两。
七十岁以上老人,直隶张奇荫等一千四百四十九人、江南省应元等一百十四人、山东省王铨等七十八人、山西省李锦等三十六人、河南省董朝辅等七人、陕西省张鸿等十一人、湖广省辛国忠等十五人、浙江省鲍守一等二百二十五人、江西省甘象龙等十一人、福建省吴弘祖等十人、广东省刘遐龄等十人、广西省李桢等三人、云南省吴学文一人,银各六两。
六十五岁以上老人,直隶李三省等一千四百九人、江南省梅奇等九十一人、山东省于定邦等六十三人、山西省商丕祚等七十一人、河南省徐元亮等十三人、陕西省王丕猷等五人、湖
广省沈岐注等二十六人、浙江省徐圣功等一百六十二人、江西省曾誉等十七人、福建省林洪京等十三人、广东省鲍亦辅等十二人、广西省宋珍玉一人、贵州省秦毓华一人、云南省汤执中一人,银各一两、
二十五日,

诏复给多罗平郡王讷尔苏、及辅国公门度等所停
止禄米。
二五十日,

赐直省老人宴于
畅春园。致仕大臣及复职官员年六十五以上,并
预宴赉有差。终宴,特宣

谕旨,加授原任吏部尚书宋荦、原任礼部侍郎田种
玉宫保。 是日,

命给原任护军统领洪海等封荫。
二十六日癸卯,

命:二十七日,赐八旗老人宴于
畅春园正门前。复

谕户部等衙门,会议恩赏从优,具奏。领侍卫内大臣、
内务府总管、户部等衙门,遵

旨会议:八旗六十五岁以上、未及七十岁,及不能来
者,俱不议。外其能来,七十岁以上老人、妇人各赏布四匹。八十岁以上老人、妇人各赏布五匹。九十岁以上老人、妇人各赏布六匹。缮摺具奏。奉

旨:这所议,老人、年老妇人恩赏,殊为太轻。其革职官
员兵丁,俱系年幼时,行间效命,中伤得功牌,出力最久之人。今皆年老矣。伊等子孙,亦有为官者。年至九十者,亦不多。带至朕前,筵宴赏赐,如何以布赏之。九十岁以上者,人各赏银二十两。八十岁以上者,各赏银十五两。七十岁以上者,各赏银十两。六十五岁以上者,不在赏内,亦著各赏银一两。其不能来者,俱赏给一半。九十岁以上者,各赏银十两。八十岁以上者,各赏银七两。七十岁以上者,各赏银五两。著将银两数目,算明再奏。
二十六日,提督湖广全省军务总辖汉土官兵兼军卫土司控制苗彝节制各镇左都督加三级〈臣〉额伦忒,谨
题为恭报:微〈臣〉敬同全楚官兵,赴岳虔祝

圣寿无疆事:窃照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恭逢我皇上六旬大庆。〈臣〉疏请赴
阙躬祝,未蒙

俞允。用是诹吉斋心,敬诣南岳,建坛恭祝
圣寿。而全楚之镇协标营,以及士卒,俱有同心,齐愿
赴岳叩祝。〈臣〉谕令各在本汛,率众建坛,望
阙呼嵩。〈臣〉仍挈全楚官兵姓名册籍,赴岳恭祝

万寿。于康熙五十二年二月二十六日起程,理合恭

题报。伏乞

皇上睿鉴施行。谨具题
知。四月初一日,奉

旨:该部知道。
二十七日甲辰,礼部等衙门引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六十五岁以上老人,大学士以下,閒散人等以上,至
畅春园正门前,东西向列坐。东坐西向:内大臣和
硕额驸〈臣〉尚之隆、内大臣公舅舅〈臣〉佟国维、领侍卫内大臣公〈臣〉海金、领侍卫内大臣侯〈臣〉巴浑特、大学士〈臣〉温达、〈臣〉萧永藻、户部尚书〈臣〉穆和伦、礼部尚书〈臣〉赫硕色、刑部尚书〈臣〉哈山、吏部侍郎〈臣〉傅绅、户部侍郎〈臣〉塔进泰、兵部侍郎〈臣〉巴颜柱、理藩院侍郎〈臣〉诺木齐、代副都御史〈臣〉舒兰、大理寺卿〈臣〉孟世泰、仪度额真〈臣〉佛保、〈臣〉赛音敞、都统〈臣〉善丹、〈臣〉马尔赛、〈臣〉朱玛喇、〈臣〉敖三、宁古塔将军〈臣〉孟俄洛、护军统领〈臣〉腾额忒、副都统〈臣〉毛奇他特、〈臣〉石如璧、〈臣〉偏图、〈臣〉萨尔禅、〈臣〉道服色、閒散大臣伯〈臣〉四格、〈臣〉图拉等一百馀人次列。耆老二千馀人。西坐东向:原任领侍卫内大臣公〈臣〉阿尔泰、原任尚书〈臣〉马尔汉、〈臣〉凯音布、〈臣〉安布禄、〈臣〉范承勋、〈臣〉阿山、〈臣〉郭世隆、原任总督〈臣〉石文晟、〈臣〉喻成龙、原任侍郎〈臣〉常书、〈臣〉敦多礼、〈臣〉巴锡、〈臣〉戴都里、〈臣〉多奇、〈臣〉牛黑纳、〈臣〉奴黑、〈臣〉鄂奇、〈臣〉杨舒、原任总漕〈臣〉马世济、原任巡抚〈臣〉王国昌、〈臣〉刘光美、〈臣〉许嗣兴、原任学士〈臣〉瓦尔达、〈臣〉黄茂、原任都统〈臣〉图世希、〈臣〉鲁白合、〈臣〉车纳福、〈臣〉查拉克兔、〈臣〉齐式、〈臣〉班第、原任护军统领〈臣〉洪海、〈臣〉苏黑、原任副都统〈臣〉禅布、〈臣〉安图、〈臣〉艾有仕、〈臣〉黄象坤等三百馀人次列。耆老二千馀人。有司陈设几席簠簋之仪,膳羞燔炙之品,如二十五日礼,饬毖有加。
诸皇子,率诸皇孙及宗室子弟,执爵授饮,东西前
后,各十馀行,次第以遍。顷之

上出御幄,升座。众耆老进前,跪献
万寿觞。
上命扶掖八十岁以上者,至
御座前,

亲赐酒一。卮于时,瑞霭絪缊,惠风披拂,太和翕聚,欢
若家人。内大臣〈臣〉尚之隆等,跪奏曰:〈臣〉等生逢

圣世,身受
殊恩,如天之福,惧不能胜。未知何以仰答高厚于万
一也。

驾起还
宫。随传

旨:赐内大臣尚之隆等、大学士温达等、致仕尚书马
尔汉等,袍帽有差。又

赐八旗耆老人等银两有差。诸臣及耆老,各谢恩而退。
是日宴,赉八旗官员八十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三品官邓光乾一人、汉军原任知县蒲敏政等五人、
正黄旗满洲六品官达巴纳等三人、汉军五品章京孙应麟等五人、
正白旗满洲原任护军统领苏黑等十九人、汉军原任知县员养纯等二人、
正红旗满洲原任侍郎敦多礼等八人、蒙古佐领古穆一人、
镶白旗满洲先锋校赛龙阿等五人、蒙古骁骑校毛什喇一人、
镶红旗满洲章京三泰等三人、汉军原任员外郎陈怀德等二人、
正蓝旗满洲原任拖沙喇哈番苏黑等八人、蒙古原任护军校厄楞特等二人、汉军雅鼐一人、镶蓝旗满洲原任礼部侍郎戴都里等九人、蒙古原任拖沙喇哈番厄尔色等三人。
七十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内大臣公舅舅佟国维等六人、蒙古都统未玛喇等六人、汉军原任尚书范承勋等十七人、
正黄旗满洲原任尚书凯音布等四十二人、蒙古护军统领腾额忒等八人、汉军原任副都统黄象坤等二十人、
正白旗满洲原任尚书马尔汉等六十一人、蒙古佐领梯第等三人、汉军原任总督石文晟等十六人、
正红旗满洲原任都统查拉克兔等四十二人、蒙古原任拖沙喇哈番满达希等三人、汉军步军校钟世孝等七人、
镶白旗满洲都统图世希等五十二人、蒙古护军校马巴朗等二人、汉军大学士萧永藻等四人、
镶红旗满洲大学士温达等四十一人、蒙古原任拖沙喇哈番葛穆德等三人、汉军大理寺卿孟世泰等十人、
正蓝旗满洲原任学士瓦尔达等五十人、蒙古步军校特古思等二人、汉军拜他拉布勒哈番郭函臣等十人、
镶蓝旗满洲户部尚书穆和伦等五十五人、蒙古原任护军参领查木素等六人、汉军原任巡抚许嗣兴等五人。
六十五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宁古塔将军孟俄洛等六人、蒙古原任佐领波第等七人、汉军内大臣尚之隆等十人、
正黄旗满洲内大臣侯巴浑特等三十人、蒙古原任副都统艾有仕等五人、汉军原任府丞李法祖等九人、
正白旗满洲都统敖三等三十九人、汉军佐领张国柱等十二人、
正红旗满洲原任副都统安图等三十人、蒙古拖沙喇哈番花色等二人、汉军步军校王双全等六人、
镶白旗满洲原任侍郎鄂奇等三十四人、蒙古原任拖沙喇哈番莽鼐等二人、汉军原任守备魏士英一人、
镶红旗满洲头等侍卫朱常凤等六十九人、蒙古步军校托泰等四人、汉军原任总漕马世济等十人、
正蓝旗满洲原任副都统禅布等六人、蒙古拜他拉布勒哈番耨楞等四人、汉军骁骑校朱国玺等六人、
镶蓝旗满洲原任二等侍卫色克巴等二十六
人、蒙古理藩院侍郎诺木齐代等二人、汉军步军校徐全周等七人。
右各员内:

赐内大臣和硕额驸尚之隆、舅舅佟国维、侯巴浑特、
大学士温达、萧永藻、尚书穆和伦、哈山、宁古塔将军孟俄洛、原任尚书马尔汉、凯音布、范承勋、原任都统查拉克兔煖帽各一顶,团龙缎袍挂各二件,靴袜各二双。副都御史岳兰、原任尚书安布禄、原任侍郎敦多礼凉帽各一顶,团龙缎袍挂各二件,韡袜各二双。原任护军统领洪海、原任都统班第、原任副都统黄象坤、六品官达巴纳于地都袍挂各二件。其馀八十以上,银各十五两。七十以上,银各十两。六十五以上,银各一两。凡现任大臣官员,与宴不与赏。原任官员,未与宴者,领半赏。
是日,宴赉八旗披甲閒散人等,九十岁以上:镶黄旗满洲硕吉辉等二人、
正黄旗满洲孙朝福等二人、
正白旗满洲花凤彩等二人、
正红旗满洲哈世泰一人、
镶白旗满洲灵印等二人、汉军王国敬一人、镶红旗满洲王达等二人。
以上各赏银二十两。未与宴者,领半赏。
八十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乌纳布等二十六人、蒙古托克托和等二人、汉军何豹等十二人、
正黄旗满洲张进忠等三十一人、汉军张起云等二十九人、
正白旗满洲富哈纳等三十四人、蒙古四儿等三人汉军张汝秀等三十二人、
正红旗满洲赵之英等四十二人、蒙古巴颜等三人汉军刘光表等七人、
镶白旗满洲根泰等二十二人、蒙古博恃罗等二人汉军李云元等十人、
镶红旗满洲甘楚喀等二十八人、蒙古桃色等五人汉军张福等十六人、
正蓝旗满洲勒色礼等三十人、蒙古里格等四人汉军张百禄等十二人、
镶蓝旗满洲叶库纳等五十七人、蒙古萨尔图等八人汉军孟猷粲等五人。
以上各赏银十五两。未与宴者,领半赏。
七十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党大等二百十一人、蒙古巴拜等四十一人、汉军王成等六十二人、
正黄旗满洲黑色等二百十九人、蒙古党色等十六人、汉军张义振等二百零一人、
正白旗满洲光柱等一百八十五人、蒙古造经等二十七人、汉军董奇等一百七十八人、正红旗满洲张治宇等二百零七人、蒙古保柱等八人、汉军陆登朝等二十四人、
镶白旗满洲长寿等一百九十六人、蒙古巴木布什等十八人、汉军顾邦怀等五十五人、镶红旗满洲吴大禅等一百七十五人、蒙古柯士德等十二人、汉军辛喜等七十三人、
正蓝旗满洲沈阳等一百六十一人、蒙古六儿等三十人、汉军陈秉治等三十六人、
镶蓝旗满洲费雅达等三百五十三人、蒙古哈希泰等三十人、汉军金寿等三十七人。
以上各赏银十两。未与宴者,领半赏。
六十五岁以上:
镶黄旗满洲二黑等四十人、蒙古南超等二十八人、汉军张魁等四十人、
正黄旗满洲三奇等一百四十二人、蒙古阿玉玺等七人、汉军朱治国等一百五十四人、正白旗满洲舒尔黑等一百四十九人、蒙古歪拉海等九人、汉军周文方等十三人、
正红旗满洲多尔济等四十二人、蒙古二哥等十一人、汉军张进忠等二十四人、
镶白旗满洲朝什喜等八十二人、蒙古赶年儿等十三人、汉军郭有功等四十八人、
镶红旗满洲色勒等一百八十三人、蒙古三兔等八人、汉军罗奇生等二十六人、
正蓝旗满洲哈赖等四十九人、蒙古艾都等十五人、汉军李大韩等四十二人、
镶蓝旗满洲姑图气等八十七人、蒙古阿穆呼朗等二人、汉军周有寿等六十八人。
以上各赏银一两。
二十八日乙巳,

命八旗满洲蒙古汉军,以及包衣佐领,年七十以上
老妇人,俱赴
畅春园
皇太后宫门外,赐宴。先是,十七日,
上谕部臣,将满汉六十五岁以上臣民,查奏,赐宴。八
旗、满洲、蒙古、汉军以及包衣佐领,无论官员閒散人等,七旬以上老妇人,查明具奏。于老人赐宴后,再拟定一日,赴

皇太后宫赐宴。部臣遵
旨,拟于二十八日,年老妇人赴
畅春园

皇太后宫,赐宴。又奉
特谕:伊等皆系妇人,而又人多,似乎不便。于是分别
年齿,凡九十岁以上,及大臣之妻,召进
殿内。八十岁以上,分列
丹墀下。七十岁以上,俱于
宫门外赐宴。是日也,时雨新晴,惠风和煦。副笄褕
翟,望

仁寿而抠衣。鹤发皓颜,向
慈宁而敛衽。凡宫门内外,尽瞻
帝母之尊,共识
慈颜有喜。而
皇太后于
上赐之外,复加
恩赉,以昭盛典。于是,诸老妇人及大臣之妻,无不欢欣
拜舞,齐祝

皇太后、
皇上圣寿无疆。谢
恩而出。
是月也,百官出入朝服,自初一日至于二十一日,不理刑名,讫于三十日。冠裳肃雍,曹司清暇,万国人民,忘所疾苦。坦坦熙熙,惟以酺乐为事。是月也,直省将军督抚大僚,各率其属,就所近名山祝釐。其省会府州县治,耆庶毕会,张设宴乐。以及十室之邑,一鬨之市,邮亭墟落,无不含哺鼓腹,讴歌

圣德。至于朝贡诸国,边徼诸部,亦可内向欢呼,各从
其俗,相聚为酺乐。
是月也,自初一日至于二十一日,风和日丽,晴云卷舒。酺乐浃旬,人心愉畅。二十二日,澍雨应时。

上随命宴赏来京耆老,
谕令归讫农于是月。万国人民,各还本业。
圣朝恩赉之典,次第举行矣。
是月,亲王以下,閒散宗室觉罗以上,醵金铸佛,庆祝

万寿。
诏送栴檀寺。
是月,内阁及部院衙门诸臣,先后进献古玩书画诗册等物,庆祝

万寿。
上收受书画诗册有差,馀皆却之。
三月,天下臣民亿万,云集
阙下,结綵棚数十里,庆祝

万寿。自初一日至二十一日,风日晴和,天宇澄霁。至
二十二日,
大庆礼成,甘霖即沛。时麦苗方秀,田畴沾足,庆有
秋焉。先是,二月初旬,臣民经营规度,结綵张灯,锦天绣地,弥望无际。画阁飞梁,川原相属。绮疏网户,衢陌交通。而典礼重大,距

圣寿时日尚远,咸虑风雨载途,淋浸沾渍,无以光万
年之盛典。又四方臣民,环集无算,耆老扶杖,妇孺携持,溢巷填闉,肩摩毂击。而公卿以下,各以蟒袍补服,奔走执事。倘冲泥沾雨,何以尽万国之欢心。乃霁旭暄妍,连旬浃日。比送

驾迎
銮,诸礼既集,呼嵩祝华,大典告成。然后甘露徐沛二
十二、二十三两日。兴雨祁祁,既沾既足,麦苗怀新,郊原绿遍焉。初,

皇上闻臣民建坛祈福,以祝
万寿,特传
谕旨,令所在祝釐者,当祈雨旸时若,民和年丰。毋遗
万姓,以私

一人。至是甘澍应时,而至臣民惊叹。谓
圣心与
天心感应相通,若合符节云。《易》称:大人与天地合其德,
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书陈庶徵,配于五事,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圣时风若,人事修于下,天道应于上。非偶然也。夫民为邦本,食为民天。年谷顺成,岁登大有。使百室盈,妇子宁,国家之瑞,孰有大于此者哉。敢书时雨,为瑞应之首。
四月

万寿科顺天武乡试,上遣官较射主考,其各省武乡试,照例以巡抚监临
主考。
四月初一日戊申,

诏察宗室觉罗,以事革去宗系者,及宗室觉罗所弃
之子,酌量给与带子,分别注记,附入
玉牒。
初一日,

上召集诸王、贝勒、管侍卫内大臣、部院大臣、都统、先
锋、统领、护军统领、副都统等,

命查五大臣、十六扎尔固齐世袭子孙内,有诖误削
职者,悉复其爵。
初二日己酉,分遣满汉官赍

诏,颁行天下。
命赏给八旗年老妇人银两有差。
礼部仪制清吏司为知会事:本年三月二十八日,奉

旨,今日年老妇人,若照老人一体给赏,伊等皆系妇
人,必致烦剧。今召进殿内九十以上妇人,及大臣之妻,并朕识认者,朕赏之。其七十、八十以上者,筵宴毕,令各回本旗,该旗都统等,会同曾经会议大臣,将来者与未来者,逐一查明,赏给。务令均沾实惠。赏过银两数目,据实奏闻。钦此。相应知会八旗都统、副都统等,将二十八日筵宴过老妇人,并不能赴宴老妇人,逐一查明,各具木牌,填写岁数,何项人妻,伊子伊何项人,带往
畅春园,可也。
是日,赏八旗八十岁以上官员之妻:
镶黄旗蒙古一人、汉军四人、
正黄旗满洲二十人、蒙古八人、汉军十五人、正白旗满洲三十一人、蒙古一人、汉军十人、正红旗满洲二十五人、蒙古三人、汉军三人、镶白旗满洲十九人、蒙古一人、汉军四人、镶红旗满洲十九人、汉军七人、
正蓝旗满洲十四人、蒙古一人、汉军三人、镶蓝旗满洲十六人、蒙古三人;
披甲閒散之妻:
镶黄旗满洲一百十三人、蒙古十人、汉军十一人、
正黄旗满洲七十六人、蒙古六人、汉军六十一人、
正白旗满洲八十人、蒙古八人、汉军六十五人、正红旗满洲六十七人、蒙古七人、汉军十人、镶白旗满洲二十一人、蒙古六人、汉军十七人、镶红旗满洲九十人、蒙古十一人、汉军二十九人、
正蓝旗满洲四十人、蒙古九人、汉军十八人、镶蓝旗满洲一百二十二人、蒙古三人、汉军十四人。
以上各赏银十五两。未与宴者,领半赏。
七十岁以上官员之妻:
镶黄旗满洲二人、蒙古二十一人、汉军三十九人、
正黄旗满洲一百二十三人、蒙古六人、汉军四十三人、
正白旗满洲一百二人、蒙古十二人、汉军四十九人、
正红旗满洲一百十八人、蒙古十九人、汉军十七人、
镶白旗满洲一百五十三人、蒙古八人、汉军十八人、
镶红旗满洲十七人、蒙古十五人、汉军三十一人、
正蓝旗满洲一百三人、蒙古十七人、汉军三十三人、
镶蓝旗满洲一百九人、蒙古九人、汉军二人;披甲閒散之妻:
镶黄旗满洲四百九十三人、蒙古八十二人、汉军一百四十七人、
正黄旗满洲三百五十五人、蒙古四十一人、汉军三百五十八人、
正白旗满洲三百九十八人、蒙古六十五人、汉军二百八十五人、
正红旗满洲二百九十七人、蒙古二十六人、汉军五十五人、
镶白旗满洲一百二十人、蒙古三十九人、汉军九十一人、
镶红旗满洲二百九十三人、蒙古三十八人、汉军一百四人、
正蓝旗满洲二百七十六人、蒙古六十六人、汉军五十七人、
镶蓝旗满洲五百八十二人、蒙古六十人、汉军
六十一人。
以上各赏银十两。未与宴者,领半赏。
初四日

命给原任礼部尚书许汝霖等封典。
正蓝旗蒙古都统〈臣〉穆赛等,谨
奏,为钦奉

恩诏事:我
皇上功德夐隆,恩威遐畅,爱养军民,泽周利溥。昨岁
恭逢

万寿六旬正诞,大沛
恩纶,普天同庆。更加意军士,
特命〈臣〉等颁赏直省绿旗官兵,诚千古旷典也。〈臣〉
恪遵

谕旨,按名给散,均沾实惠。更校阅骑射,试演火器,大
概颇优。而直隶、陕西、山东、山西、河南兵丁,骑射尤加熟练,人材亦多壮健。众兵丁仰承

大赉,自天共祝,
长生不老。且各处士民,携老扶幼,踊跃欢呼,以为从
来帝王所未有,史册所未闻。至于秦蜀边外,及闽粤滇黔,远近番彝,苗蛮猺獞,𥟖岐闻

恩命到时,皆跪迎道左,聚观教场。群北面稽颡,备奏


恩之语,咸申祝华之词。〈臣〉等躬逢盛事,难罄名言。谨
将颁赏过直省兵丁数目,开列于后,为此具摺奏

闻。
直隶赏兵官正红旗汉军副都统王臣,
直隶共兵三万三千四百九十六名,内除各官亲丁三千一百三十六名,新兵未补兵三百七十七名不赏外,应赏马步兵二万九千九百八十三名,实赏银二万九千九百八十三两。陕西赏兵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蔡升元,陕西省共兵八万五千六百二十三名,除各官一定亲丁六千三百三十一名,又各提镇分外随丁六百二十一名,不赏外,应赏兵丁共七万八千六百七十一名,实赏银七万八千六百七十一两。
四川赏兵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加一级查弼纳,
四川省共兵三万六百二十名,内除各官随兵二千六百九十四名,公费空粮一百六十名,革退等兵二百一名,因冕山营游击余禄虚兵参审案内兵丁一百九十二名共三千二百四十七名不赏外,应赏兵二万七千三百七十三名,实赏银二万七千三百七十三两。
浙江赏兵官理藩院侍郎拉都浑,
浙江省共兵四万六百零八名,内除亲丁二千一百九十五名,年貌不符一千二百二十五名,三月十八日以后新补兵丁二千一百零四名,逃亡未补兵丁二百十二名,共五千七百三十六名不赏外,应赏兵丁三万四千八百七十二名,实赏银三万四千八百七十二两。
江南赏兵官詹事府詹事周起渭,
江南省共兵五万七千三百二十六名,内除缺额随丁二千九百七十六名不赏外,应赏兵丁五万四千三百五十名,实赏银五万四千三百五十两。
山东赏兵官吏部左侍郎孙柱、户部右侍郎廖腾煃,
山东省共兵一万八千四百名,内除各官随丁并未补兵丁一千三百七十四名不赏外,应赏兵一万七千二十六名,实赏银一万七千二十六两。
河南赏兵官兵部左侍郎加三级李先复、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加一级明安,
河南省共兵九千六百五十三名,内除随丁等兵九百六十一名不赏外,应赏兵八千六百九十二名,实赏银八千六百九十二两。
湖广赏兵官通政使司左通政罗占、大理寺少卿陈汝咸,
湖广省共兵三万八千五百七十七名,内除亲随等兵二千九百八十九名不赏外,应赏兵三万五千五百八十八名,实赏银三万五千五百八十八两。
山西赏兵官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邹士璁、太常寺卿加五级李敏启,
山西省共兵二万五千九百九十四名,内除随丁等并未补兵丁二千八百一十三名不赏外,应赏兵丁二万三千一百八十一名,实赏银二万三千一百八十一两。
江西赏兵官兵部郎中兼管佐领加一级鄂尔
奇,
江西省共兵一万四千十三名,内除亲随及未补兵丁七百九十九名不赏外,应赏兵一万三千二百十四名,实赏银一万三千二百十四两。福建赏兵官正蓝旗蒙古都统穆赛,
福建省共兵六万三千一百四十六名,内除亲随等兵五千八百八十七名不赏外,应赏兵五万七千二百五十九名,实赏银五万七千二百五十九两。
广东赏兵官都察院左都御史今升户部尚书赵申乔、吏部右侍郎傅伸,
广东省共兵七万七百六十名,除各官随丁字识京塘兵,并不应领赏兵,共未赏兵丁四千三百九十三名,实赏过兵丁六万六千三百六十七名,赏过银六万六千三百六十七两。
广西赏兵官镶白旗汉军副都统许廷臣,广西省共兵一万九千三百三十一名,内除亲随兵丁一千三百四十三名不赏外,应赏兵丁一万七千九百八十八名,实赏银一万七千九百八十八两。
云南赏兵官礼部郎中兼佐领加一级瓦哈立,云南省共兵四万一千五百八十名,内除亲随兵丁三千四百五十二名不赏外,应赏兵三万八千一百二十八名,实赏银三万八千一百二十八两。
贵州赏兵官正白旗汉军副都统朱廷柱,贵州省共兵二万三百六十名,内除亲随未补兵丁二千三百二十三名不赏外,应赏兵一万八千三十七名,实赏银一万八千三十七两。直隶等十五省,共兵五十六万九千四百八十七名,除亲随兵丁等四万八千七百五十八名不赏外,应赏兵丁五十二万零七百二十九名,实赏银五十二万零七百二十九两。
初六日,礼部尚书〈臣〉赫硕色等,谨
题为钦奉

恩诏事:本月十三日,奉
旨,恩诏内有各直省绿旗兵丁,俱应加赏赉一款。今
各省镇庙等处,遣官致祭,其赏赉绿旗兵丁之事,即著致祭官员,带同监赏,一次即可完毕,不必再差,且不致重复骚扰驿站。若无祭祀省分,另派官员前往这所差。著查八旗副都统以下,参领以上,并各部院衙门堂官,开列具奏。初十日丁巳,加授原任吏部尚书宋荦为太子少师,原任礼部侍郎田种玉为工部尚书太子少傅。
十一日

诏宗室八分,公以下,奉恩将军閒散宗室以上,现任
大臣侍卫官员者,各依现任品级,照民文武官员封赠例,给与封典诰敕。
十三日

命给原任闽浙总督梁鼐恩荫。
十六日,礼部等部尚书〈臣〉赫硕色等,谨
题,为钦奉

恩诏事:该〈臣〉等会议,得礼部具题,应差镇庙等处致
祭官员,列名具奏。奉

旨,恩诏内有各直省绿旗兵丁,俱应加赏赉一款。今
各省镇庙等处,遣官致祭,其赏赉绿旗兵丁之事,即著致祭官员,带同监赏,一次即可完毕,不必再差,且不致重复骚扰驿站。若无祭祀省分,另派官员,前往这所差。著查八旗副都统以下,参领以上,并各部院衙门堂官,开列具奏。钦此。又查户部等部,先经议奏疏内,赏赉直隶各省绿旗兵丁,应将内大臣侍卫部院衙门堂官,各派一员差往等因,具题。奉

旨,依议。钦遵在案。查盛京无绿旗兵丁,赏赉广东绿
旗兵丁之事,已交与左都御史赵申乔等监赏,不议外。直隶、陕西、四川、江南、浙江、山东、河南、湖广、山西,应令致祭官带给。其江西、福建、广西、云南、贵州等五省,无致祭之处,每省各遣官一员,前往监赏。将应差官员职名,另行开列摺子,具奏。俟

命下之日,赏赉银两。令其动支各省布政司库内钱
粮,给与勘合,由兵部给发可也。〈臣〉等未敢擅便,谨
题请

旨。本月二十二日,奉
旨:长白山、医巫闾山等处,遣觉罗歪三致祭。辽太祖
陵,遣殷济纳致祭。南海,遣马云霄致祭。颛顼高阳氏等陵,遣王臣致祭。黄帝轩辕氏等陵,遣蔡升元致祭。西岳华山及江渎处等,遣查弼纳致祭。南镇会稽山,遣拉都浑致祭。夏禹王陵及明
太祖陵,遣周起渭致祭。东岳泰山等处,遣孙柱致祭。少昊金天氏等陵、孔子阙里,遣廖腾煃致祭。中岳嵩山等处,遣李先复致祭。太昊伏羲氏等陵,遣明安致祭。南岳衡山,遣罗占致祭。炎帝神农氏等陵,遣陈汝咸致祭。女娲氏等陵,遣邹士璁致祭。北岳恒山等处,遣李敏启致祭。江西赏赉绿旗兵丁,著额尔气去。福建赏赉绿旗兵丁,著穆赛去。广西赏赉绿旗兵丁,著许廷臣去。云南赏赉绿旗兵丁,著瓦哈立去。贵州赏赉绿旗兵丁,著朱廷柱去。馀依议。
二十一日

诏:开复文臣,因公挂误革职留任者。
二十二日

皇上分遣祭告大臣,
命即兼往各直省监赏绿旗兵丁,务令均沾实惠。其
无祭告省分,另遣专官。先是,四月初五日,户部等部尚书〈臣〉穆和伦等,谨
题,为钦奉

恩诏事: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
恩诏内开一款,各直省绿旗兵丁,俱应加赏赉,著
议奏,钦此。遵查,在京巡捕三营马步兵丁三千五
百名,直隶马步兵丁三万四千八百一十二名,江南省马步水师兵丁五万四千七百七十二名,山东省马步水师兵丁一万八千四百名,山西省马步兵丁二万五千九百九十四名,陕西省马步兵丁八万五千六百二十三名,河南省马步兵丁九千六百五十三名,浙江省马步水师兵丁四万六百八名,江西省马步兵丁一万四千一十三名,湖广省马步水师兵丁三万八千五百七十七名,四川省马步兵丁三万六百二十名,福建省马步水师兵丁六万三千一百四十六名,广西省马步兵丁一万九千五百八十名,贵州省马步兵丁二万三百六十名。以上绿旗兵丁,共五十万九百八十九名。该臣等会议,得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钦奉

恩诏,内开一各直省绿旗兵丁,应加赏赉,著议
奏等语。现今赵申乔等,前往广东,顺便将该省绿
旗兵丁,动支司库银两,亲行监看,各赏银一两等因。九卿会议具题行文,应将广东省绿旗兵丁不议外。其京城巡捕三营绿旗兵丁,动支户部库银,照赏给广东绿旗兵丁各赏银一两,交与提督隆科铎,亲行监看赏给。至各直省绿旗兵丁赏给之处,若交与督抚提镇赏给,恐兵丁不能得沾实惠,亦未可定。应将各直省,派内大臣侍卫,部院堂官,俟

皇上拣选每省,各遣一员,动支各该布政司存库银
两,亦照广东绿旗兵丁,各赏银一两,令伊等亲行监看真正兵丁,按名逐一查点散给。务令均沾实惠俟。

命下之日,将应遣大臣官员,开列具奏,可也。本月初
七日,奉

旨,依议,
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隆科铎,奉

旨监赏京城巡捕三营绿旗兵丁。五月十六日,赏马
兵。十八日,赏步兵。
三营马步兵丁共三千八百九十二名,
共赏银三千八百九十二两。
二十四日,和硕显亲王〈臣〉衍潢等,谨
题为

圣德贯乎上下,
大庆洽夫神人,请纪盛典,永垂万年事:钦惟我皇上,睿质天亶,至仁至圣。君临天下,抚绥万国。诚越
百王而迈千古。恭逢

皇上六旬大庆,众心感戴,不能自已。具疏请上尊号。奉
旨未允。〈臣〉等从前疏内,所称
圣德神功,俱系实事,并非虚语。我
皇上御极以来,五十二年间,敬
天法
祖,励政勤民,不遑日昃。亲祀

庙,殚竭精诚,承欢
慈闱,备隆尊养。笃念本支,则广推亲爱。加厚宗室,则大


恩荣。宵衣旰食,日亲览夫万几。劝织省耕,时殷怀于
兆姓。水旱灾伤,天行偶沴,蠲除赈粜,

惠泽频颁。历年蠲免之数,已逾万万。而三岁一周之
令,复涣

德音。盛京、朝鲜,年谷稍歉。
特遣官员,航海运赈。又以水利河道,所关甚要。躬临相度,指示修防。南北各河,皆得奠定。生民漕运,
永获安澜。尤重祥刑,以安民命。爰书必慎,决狱惟宽。屡

颁肆赦之文,
特下矜全之令。且优恤禁旅之劳,时
沛非常之泽。设盖营房,俾获宁宇。立官库以济缓急,赉帑金以清私逋。一应远近差役,给与驼马行粮。至于用人,时

命保举,以简才能。务
亲引见,以试贤否。整严兵备,时加训练。追眷世勋,则
延懋赏,以及于累叶。特编史册,则录副本,以

赐其后人。追念旧勋,均
锡爵位。朝列旧臣,务全终始。行间宿将,倍
锡恩荣。察访高年,时
颁优赉。功则超越三谟,德则包涵二典。笃敬纯孝,厚
泽深仁。洵千古所未有也。至于三孽拒命,

特指授方略,用张六师,量地方之远近,山川之险要,
水陆并征,舟骑兼行。奋雷霆而进虎臣,殄鲸鲵而为京观。收察哈尔于边隅,辑俄罗斯于荒服。东溟逋寇,悉就歼除。塞北穷番,咸归版籍。唯厄鲁特、噶尔丹,恃其边远,敢肆陆梁,荐噬邻藩,至干

天怒。当众议之迟疑,赖
圣心之独断。大张
天讨,
亲整王师。六飞踰瀚海之津,三驾极狼胥之域。跋扈
之寇,终获剪除。依附之奸,咸皆革面。呼呼脑儿、厄鲁特及西域之土白特等,遂及输诚款服。其馀茅龙山寇,东齐俞七,打箭炉红苗,徭人黎人等,剿抚兼行,

恩威并用。武功既震于边陲,文教聿光乎时夏。崇儒
重道,

亲诣阙里,千官陪祀,九拜致虔。而
御藻宸章,光昭云汉,弘阐经学之精微,褒录诸贤之
后裔。

特命表扬朱子,祀大成殿,列十哲之班。又复优礼前
王,倍崇仪典。

驾幸浙省,则拜祀禹陵。幸秦中,则
命书
御名,致祭周文武陵寝。幸江宁,则于明洪武陵,屡经
拜礼。且

圣心逊敏,经史融贯,文艺书射,超类绝群。象数历律,
探赜入奥。帝王之圣哲,诚数千年来,未有如我

皇上者也。今综考舆图,东至朝鲜、琉球、暹罗,南至交
趾,西至呼呼脑儿、土白特诸域,北至喀尔喀、厄鲁特、俄罗斯诸部,以及哈密番彝之族,逐鹿使犬之区,皆岁时朝贡,输诚恐后。幅员之辽阔,诚数千年来,未有如我
朝者也。愬自

皇上莅政以来,凡大小几务,咸仰
睿裁施行。征剿叛逆,悉赖
宸谟指授。且
皇上亲擐甲冑,跋履山川,寒不加裘,饥不再膳。与士
卒同甘苦,削平寇盗,诛戮止属元憝,胁从尽皆宽宥。即噶尔丹之子,宜蒙显戮,尚荷矜全。纳厄鲁特之款服,则优给其爵禄。准喀尔喀之回籍,则咸遂其生成。扎萨克属我内旗,分遣教训,而捕其寇盗。念朝鲜国享贡惟殷,屡免金币,而厚其来使。广柔远之恩,无分于内外。劳一身以绥万国,诚数千年来,未有如我

皇上者也。是以运际昌期,
一人有庆,天锡纯嘏,
万寿无疆。率土咸宁,兆民永赖。似此
寿福之兼隆,平成之极至,诚数千年以来,未有如我皇上者也。此皆普天率土,所共睹闻。巍巍
圣德,荡荡
神功。
恩泽广布,沦肌浃髓。是以今岁三月,恭逢
万寿。王以下大臣官员军民人等,自初一日起,恭祝万寿。外省耆老,云集
京师,各献维祺,无分贫富,均效葵忱。我

皇上于老幼黎庶,俱
赐恩馔。离任老臣,倍加荣赐。又六十五岁以上年老
男妇,齐赴筵宴,各赏衣服缎匹银两等物。

皇上手书谕旨,给与来京耆老,著各训子弟,敦行孝
弟,劝治农桑。又因

大庆,广沛
恩纶,颁
诏天下。越
圣寿之日期,而天降时雨,大沛甘霖。如此
德福兼隆,神人共庆,诚自古所未有也。〈臣〉等合词恭
疏,恳将
圣朝盛事,永垂勒石。奉
旨未允。〈臣〉等仰望之心,万不能已。〈臣〉等躬逢
盛世,幸遇
大圣人在上。若不彰明
圣德,阐扬神功,后世将谓有此臣何。〈臣〉等更何以自
安。再四思维,寔不容己。〈臣〉等至愚至昧,未能尽述我

皇上崇功峻德,深仁伟烈。谨据众所共睹闻者,勒之
贞珉,用昭万年,垂之无极。为此谨具奏

闻等因。本月二十九日,奉
旨:建碑等事,屡旨甚明。这所奏无益,该部知道。
二十八日,都统马云霄等,恭请

圣训,面奉
上谕:祭告有一定之例,赏兵是要紧事。督抚提镇,至
千把总,有一定的空粮,朕都知道的。是赏不得的。各省多寡不等,也有没有的,也有顶名食粮的,年貌不对。你们查一查,督抚的兵,你们自赏。提镇以下兵,会同督抚去赏,不用提镇。各营头,都要到去你们赏了兵后,马步箭也要看一看,直隶、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的兵都好,陕西有一名兵粮缺出,就有二三十人争食此粮。湖广的兵,近来也罢了。江南、浙江的兵,都看不得。若有一名缺出,还有雇人顶名的。凡应操演,大家还要凑银子与他们,求免操演,他们就不操了。朕南巡时,系大典,不便细查。近来武场开科,兵丁也都念些书,晓些事。你们去,不可苛索。你们的声名,朕里面就晓得,若有此等事,你们还是人么。怎么回来见朕呢。
五月初二日

诏:镇国将军、辅国将军、宗室一品、二品大臣、章京及
未入八分公,各送一子入监读书。奉国将军、奉恩将军,及宗室章京、侍卫等,各加一级。
初四日

诏:宗室荫生,各照应得品级,随旗上朝。
初十日丙戌昧爽

钦差致祭官员,齐赴礼部,领香帛祭文
御仗,分诣直省。
诏:开复因公挂误革职留任武臣佛保等四员住俸,
武臣吴保住等二十二员,

车驾幸热河,原任尚书宋荦、徐潮、王鸿绪、许汝霖、徐
元正等,跪送道左,辞归田里。

上止辇,慰谕,
特赐宋荦
御制诗一章,以宠其行。是日,原任吏部尚书加授太
子少师宋荦、吏部尚书徐潮、户部尚书王鸿绪、礼部尚书许汝霖、工部尚书徐元正、礼部侍郎加授工部尚书太子少傅田种玉、吏部侍郎李录予、仇兆鳌、工部侍郎李元振、彭会淇、内阁学士王之枢、顾悦履、副都御史劳之辨、浙闽总督梁鼐、福建巡抚宫梦仁等,于清河送

驾,跪列道左。
上命停辇,诸臣启奏:臣民恭祝
万寿。集辇下者,数万人。
天恩普被,而〈臣〉等蒙恩最渥,宠赐逾涯。今臣等恭送圣驾后,即各归田里,歌咏太平。惟有晨夕颂祝,万寿无疆。托
圣主恩庇,十年之后,复来叩
万寿七旬。〈臣〉等亦皆八十、九十,复来仰瞻
天颜。此〈臣〉等之至愿也。
上笑,云:尔等必来。复
命宋荦至辇旁,
赐御书御制七言律诗一首:受祉林泉颐养年,世家
耆德自天全。少时佩剑登三殿,久任苏台抚九阡。行俭铨衡有令誉,拔才吁俊入清篇。修龄善得人间寿,雪作须眉兴欲仙。跋云:吏部尚书引年致仕宋荦,因朕六旬寿庆祝来京。事毕,五月内回本乡。朕念旧臣,特书七言律一首,以纪其盛云尔。宋荦跪领,奏云:〈臣〉

赐宴
赐衣冠宝砚,已属殊荣。而
手赐御觞,秩晋宫师,并给
诰命,尤为前史所无。至请
安之日,幼子邀
恩授职,且
赐秘书上药,及鱼乾、鹿乾、哈密瓜、榛子、松子、口外蜜
饯果品等物。今复蒙

赐御制诗章,
天恩稠叠,莫与伦比。铭刻心版,口不能言。随九叩谢恩而退。诸臣亦无不感颂
皇上眷旧隆恩,如同身受焉。
二十二日戊戌

命副都统佛济保、赫达、户部侍郎塔进泰、礼部侍郎
冯忠、通政使刘相,分赏内扎萨克、喀尔喀等五路蒙古老人银两有差。先是,康熙五十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行在理藩院奉

旨,查内扎萨克、喀尔喀、厄鲁特、归化城、察哈尔老人。
先有查民人老人之例,这次亦照此例查,不必急速。或伊等有己来者,或有探信来者,即将印文交与带去,著各固山照此岁以上,查明保来。将此文交与札萨克。元旦,来朝之人,亲身带来。其不来之扎萨克,即著协理台吉带来。康熙五十二年五月初四日,户部等衙门,谨
题,为钦奉

恩诏事: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八日,奉
恩诏,内开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兵丁,及内扎萨克、喀
尔喀等,蒙古年七十、八十、九十以上者,分别赏赉。至百岁者,题明,给与建坊银两。钦此。钦遵该〈臣〉等会议,得八旗满洲蒙古汉军内,七十、八十、九十以上者,

皇上洪恩,俱各已经赏赐银两,毋庸议外。至百岁者,
各该旗确查,移咨礼部,题明,在户部支给建坊银两。至扎萨克、喀尔喀等蒙古七十以上者,五千九百二十二名。八十以上者,六百二十五名。九十以上者,三十名。共六千五百七十七名。酌量七十以上者,各给银四两。八十以上者,各给银六两。九十以上者,各给银八两。赏给一百零四岁,格龙一名。行文礼部,题明,将建坊银两,亦在户部支给。此赏扎萨克作为两路,喀尔喀所住遥远,作为三路。此赏系

皇上万寿大庆洪恩,每路或派副都统,或派侍郎一
员,户部章京一员,理藩院章京一员,将所赏银二万七千六百七十八两,户部库内支取,带去,会同该属扎萨克等,逐一查明赏给。伊等本身,此放赏去,大人官员,周行各旗给与驿马,俟

命下之日,将应差八旗满洲蒙古副都统,部院衙门
侍郎,开列职名,具题,可也。本月初六日,奉

旨依议。五月十九日,户部谨
题,为钦奉

恩诏事:先经〈臣〉部等部会议,得将内扎萨克、喀尔喀
等蒙古七十、八十、九十以上者,共六千五百七十七名,酌量赏给伊等银两。此遣往赏给将内扎萨克等,作为二路。喀尔喀等所住遥远,作为三路。每路或派副都统,或派侍郎一员,户部章京一员,理藩院章京一员,将所赏给银,共二万七千六百七十八两,在户部库内支取,带去,会同该属扎萨克等,逐一查明赏给。伊等本身,

命下之日,将应差八旗满洲蒙古副都统,部院衙门
侍郎等品级堂官,开列职名具题,等因。于康熙五十二年五月初四日,题。本月初六日,奉

旨依议,钦此。钦遵,应将内扎萨克、喀尔喀等五路,应
差副都统、侍郎等品级堂官职名开列,谨题,伏乞

钦点大臣五员。此派出大人官员等赏赉事竣,各将
赏给钱粮人数,奏

闻可也。本月二十二日,奉
旨:赏给内扎萨克、喀尔喀等五路蒙古老人,著佛济
保、赫达、塔进泰、冯忠、刘相去,馀依议。
直隶巡抚赵弘燮题报:所属顺天等九府,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一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九百三十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三万五千八百五两有奇。又宣化府属给过本色米一千三十二石。
江南江苏巡抚张伯行题报:所属江宁等七府一州,七十以上老人五万六千四百八十八名,八十以上老人一万四千七百八十八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六百四十五名,共给过绵米肉价银二万七百八十九两七钱,又本色绢一万八千七十八匹。
江南安徽巡抚梁世勋题报:所属安庆等七府三州,七十以上老人三万七千七百五名,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九千二百二十五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三百五十五名,共给过绵米肉价银二万四千九百三十三两有奇,又本色绢二万一千九百三十五匹。
山东巡抚蒋陈锡题报:所属济南等六府,七十以上老人七万三百五十三名,八十以上老人二万六千七百三十四名,九十以上老人八百二十三名,共给过绢绵米肉坊价银六万三百七十六两有奇。又,永利等各场灶,七十以上老人二百六十四名,八十以上老人七十一名,九十以上老人十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一百
五十三两有奇。
山西巡抚苏克济题报:所属太原等五府三州,八十以上老人一万八千一百四十二名,九十以上老人二千一百七十一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三万七千五百四十八两有奇。
河南巡抚鹿祐题报:所属开封等八府一州,七十以上老人二万一百九十一名,八十以上老人六千四百八十九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六百五十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一万四千八百二十三两有奇。
陕西巡抚永泰题报:所属西安等四府一州,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三百八十一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五百九十八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二万七千二百八十九两有奇。
甘肃巡抚岳拜题报:所属平凉等四府,七十以上老人一万五千一百五名,八十以上老人三千九百九十四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三百八十八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一万三千八十八两有奇。
湖广巡抚刘殿衡题报:所属武昌等八府,七十以上老人二万一百六十八名,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三百三名,九十以上老人一千九百六十二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二万七百七十一两有奇。
偏沅巡抚潘宗洛题报:所属长沙等七府二州,七十以上老人一千五百八十名,八十以上老人一千二百四名,九十以上老人九百六十四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四千二百五十九两有奇。
浙江巡抚王度昭题报:所属杭州等十一府,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二千三百十九名,九十以上老人八百七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二万六千二百四十一两有奇。
江西巡抚佟国勷题报:所属南昌等十三府,七十以上老人一万五百四十二名,八十以上老人三千七百五十名,九十以上老人二千三百八十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一万三千四百四十五两有奇。
福建巡抚觉罗满保题报:所属福州等九府一州,七十以上老人三万四千九百六十一名,八十以上老人三千八百五十四名,九十以上老人八百九十二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一万一千一百四十四两有奇。又,台湾府属给过本色米一百八十一石。
广东巡抚满丕题报:所属广州等十府一州,八十以上老人一万一千六百一十二名,九十以上老人八百五十一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二万五千七百一十三两有奇。
广西巡抚陈元龙题报:所属桂林等十二府,七十以上老人五百五十名,八十以上老人二百九名,九十以上老人七十一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五百五十九两有奇。又本色米二百十三石。
四川巡抚年羹尧题报:所属成都等十府六州,七十以上老人四百九名,八十以上老人一百八十四名,九十以上老人五十四名,共给过绢绵米肉价银六百三十两有奇。
贵州巡抚刘荫枢题报:所属贵阳等十二府,七十以上老人一千三百四十八名,八十以上老人三百七十一名,九十以上老人一百二十三名,共给过绢绵肉价银八百二两有奇。又本色米六百十七石。
云南巡抚吴存礼题报:所属云南等二十府,七十以上老人六千三百七十九名,八十以上老人四千五十九名,九十以上老人四百四十六名,共给过绢绵肉价银五千六百四十四两有奇。又本色米四千九百五十一石。
奉天府府尹董弘毅题报:所属奉天等二府,七十以上老人二百十五名,八十以上老人六十五名,九十以上老人八名,共给过绢绵肉价银九十五两有奇。又本色米八十一石。
二十五日辛丑,追叙功牌荆州将军达尔占等,加授世职有差。
二十七日,大学士温达、松柱、学士舒兰、马良、绰奇启奏折本:奉

旨,赏给直隶各省绿旗兵丁,若令督抚每营到去,恐
致有误。地方事务督抚,停其前往,会同各该提镇等,阅看赏给,著速行文直隶各省。
二十九日乙巳,

上谕:停止本年内外秋审。是时,
恩赦既颁,系囚解释,各邀浩荡。其监候者,皆与
赦款不符,已无更生之望。而
皇仁特沛,又传
谕旨停止秋审,岁终刑措不用。太和元气,洋溢宇宙
焉。
闰五月十三日

上赐山东巡抚蒋陈锡、山西巡抚苏克济、河南巡抚
鹿祐,

御书袍帽等物有差。先是,山东巡抚蒋陈锡、山西巡
抚苏克济、河南巡抚鹿祐,于元旦前,次第来京,庆祝

万寿。
上念封疆重任,且二月间,
特科举行乡试,诸臣俱有监临之责。
谕令先归本任。至是,
上驻跸热河,三臣各差家人赍摺,恭请
圣安。
上复有是赐云。
二十七日癸酉,以

万寿覃恩,颁诏朝鲜,
特宣别旨,存问国王李焞,以昭异数。
六月二十九日己亥,

诏:中外未入流官,及无品笔帖式、乌林人,一体加级。
七月十七日壬戌,直隶巡抚赵弘燮奏:秋成大熟,并进一茎三穗五穗瑞谷。

上命颁示内大臣、大学士、九卿等传览。
七月二十三日乙亥,

诏:以颁发老人
上谕,载入
上谕十六条内,通行直省府州县,及凡有土司之处。
于月朔并行宣讲,以广教化。
八月

万寿科会试天下举人于礼部。
十月

万寿科会试天下武举。
十一月初八日

上以朝鲜国王李焞,先后所进谢
恩礼物,存准年贡。仍
诏:嗣后谢
恩,照常进表,不必别有贡献。
十月初九日癸未,

上策试天下贡士孙见龙等于
太和殿。
十二日丙戌

上御太和殿,王以下文武百官,各朝服齐集。鸿胪寺
官传

制,赐王敬铭等,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十一月初七日辛亥

上策试天下武举金昆等于
太和殿。阅日,复较射于西厂。
初八初九日

上御畅春园之西厂,
亲试马步箭。
初十日甲申

赐宋如柏等,武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礼部尚书赫硕色等,先后题明,钦奉

恩诏,请给百岁以上老人建坊银两。八旗直省及喀
尔喀所属,共三十有三人。
康熙五十二年五月,理藩院尚书阿灵阿,咨送喀尔喀多罗郡王、和硕额驸端多布多、尔济所属格龙册临年一百四岁。
本年八月,福建巡抚觉罗满保题报:德化县老人张岳荣、南安县老人李华天,俱年一百一岁。本年九月,河南巡抚鹿祐题报:鹿邑县老民王国,年一百岁。虞城县老民种天章,年一百二岁。汝阳县老民夏旻,年一百二岁。西平县老民焦伦长,年一百一岁。
本年十一月,宁古塔将军孟俄洛,咨送管理驿站官岳赣,本佐领下鄂默和索洛驿驿夫李三,年一百三岁。
康熙五十三年正月,贵州巡抚刘荫枢题报:思州府老人张鹤云,年一百一岁。印江县老人陈绍泰,年一百二岁。馀庆县老人张三祥,年一百岁。
本年二月,浙江巡抚王度昭题报:馀姚县民谢兼才之妻傅氏,年一百岁。
本月,护理偏沅巡抚印务布政司阿琳题报:桃源县老人龚文楚,年一百一岁。
本年三月,山西巡抚苏克济题报:屯留县老人萧自富,年一百三岁。临晋县老人陈之璠,年一百二岁。
本月,福建巡抚觉罗满保题报:龙溪县老人林敬、李邦龙,俱年一百岁。诏安县老人钟志高,年一百岁。
本年四月,云南巡抚吴存礼题报:寻甸州老人李辉祖,年一百一岁。
本月,陕西巡抚永泰题报:盩厔县老人毛奇,年一百二岁。蒲城县老人宋永熙、王日中、曹允龙,俱年一百一岁。吴朝银,年一百三岁。澄城县老人王天祐,年一百二岁。
本年五月,陕西巡抚永泰题报:醴泉县民刘芳节之妻丘氏,年一百二岁。
本年六月,直隶巡抚赵弘燮题报:文安县副将马自新之妻徐氏,年一百岁。
本年七月,江宁巡抚张伯行题报:山阳县民任邦经之妻张氏,年一百岁。
本年八月,湖广巡抚刘殿衡题报:江夏县民黄太位之妻欧阳氏,年一百岁。
本年十一月,广东巡抚满丕题报:南海县老人生员黄犹显,年一百一岁。三水县老人罗万祥,年一百一岁。高要县老人梁楚环,年一百三岁。开平县老人张子标,年一百岁。
十二月初九日壬午,追叙功牌八旗将校,加授世职有差。
是岁,恭遇

万寿昌期,年丰人寿。所在官司,钦奉
恩诏,先后题报百岁以上老人。
诏各给银建坊旌表,以昭人瑞。
康熙五十三年

《万寿盛典初集》:康熙五十三年四月初一日,西路喀
尔喀地方放赏副都统佛济保、东路喀尔喀地方放赏副都统赫达、中路喀尔喀地方放赏侍郎塔进泰、科尔沁等旗放赏侍郎冯忠、乌朱穆秦等旗放赏通政使刘相等奏:为钦奉

恩诏赏给五路蒙古老人银两事:〈臣〉等到喀尔喀、科
尔沁、乌朱穆秦等处,所赏众扎萨克中,有一百四岁格龙一人,九十以上男女三十五人,八十以上男女六百三十二人,七十以上男女五千八百五十一人。共赏银二万七千五百零六两。所赏之处,扎萨克王等,各率领老少,俛伏叩头,奏称

圣主,因万寿大庆,蒙特遣大臣,至此赏赐,自古所未
有也。〈臣民〉年老无用,均沾

圣恩,不能图报,惟愿
皇上万寿无疆,共祝于天。将年老臣民之寿,上增圣寿,求为转奏谢
恩。谨此奏
闻。本日,奉
旨: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