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国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目录

 国号部汇考
  陶唐氏〈帝尧一则〉
  有虞氏〈帝舜一则〉
  夏后氏〈大禹一则〉
  商〈成汤一则 盘庚一则〉
  周〈武王一则〉
  秦〈始皇帝一则〉
  汉〈高帝一则〉
  魏〈文帝一则〉
  晋〈武帝一则〉
  宋〈武帝一则〉
  南齐〈高帝一则〉
  梁〈武帝一则〉
  陈〈武帝一则〉
  北魏〈道武帝天兴一则〉
  北齐〈文宣帝一则〉
  北周〈孝闵帝一则〉
  隋〈文帝一则〉
  唐〈高祖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神龙一则〉
  后梁〈太祖开平一则〉
  后唐〈庄宗同光一则〉
  后晋〈高祖天福一则〉
  后汉〈高祖一则〉
  后周〈太祖广顺一则〉
  辽〈太宗大同一则〉
  宋〈太祖建隆一则〉
  金〈太祖收国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国号部总论
  白虎通〈号〉
 国号部纪事
 国号部杂录

皇极典第一百七十一卷

国号部汇考

陶唐氏

帝尧建国号曰唐。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按《刘恕外纪》:尧年十三,佐挚封植,受封于陶。年十五,改国于唐,故号陶唐氏。

有虞氏

帝舜建国号曰虞。
《史记·五帝本纪》:虞舜者,名曰重华。
〈注〉索隐曰:虞,国名。

《尚书·孔序注》:帝舜,姓姚氏,国号有虞。
《路史》:帝舜有虞氏,其先国于虞,始为虞氏。

夏后氏

大禹建国号曰夏。
《史记·夏本纪》:禹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国号曰夏后。
《路史》:禹封高密处于栎,是为有夏,曰夏伯。
〈注〉王充云:尧以唐侯嗣位,舜以虞地得达,禹繇夏起,汤自商兴,皆本兴昌之地为号,重本不忘始也。
商成汤建国号曰商。
《史记·殷本纪》不载。按《通鉴前编》:商王践天子位,于亳定都,建国号曰商。
盘庚改国号曰殷。
《书经·盘庚上》:盘庚迁于殷。
〈蔡传〉周氏曰:商人称殷,自盘庚始。自此以前,惟称商。自盘庚迁都之后,于是殷商兼称,或只称殷。

《史记·殷本纪》:帝盘庚之时,殷已都河北,盘庚渡河南,复居成汤之故居,乃五迁,无定处。殷民咨胥皆怨,不欲徙。盘庚告谕诸侯大臣,乃遂涉河南,治亳。
〈注〉郑元曰:治于亳之殷地,商家自此徙,改号曰殷。

《竹书纪年》:成汤注:商人后改天下之号曰殷。

武王定天下,仍太王之国号曰周。
《史记·周本纪》不载。按《尚书·孔序注》:周武王,有天下号也。
《通鉴前编》:殷王小乙,二十有六,祀古公亶父,自豳迁于岐,改国号曰周。

始皇帝并天下,仍周封号曰秦。
《史记·秦始皇本纪》不载。按《秦本纪》:秦非子居犬丘。周孝王使主马于汧渭之间,马大蕃息。孝王曰:昔柏医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赐姓嬴。今其后世亦为朕息马,朕其分土为附庸。邑之秦,使复续嬴氏祀,号曰秦嬴。

高帝建国号曰汉。
《史记·汉书·高帝本纪》不载。按《魏书·崔元伯传》:元伯为黄门侍郎,议曰:汉王定三秦,灭强楚,遂以汉为号。

文帝受汉禅,仍汉封号曰魏。
《魏志·武帝本纪》:汉献帝建安十八年五月丙申,天子使御史大夫郗虑持节策命公为魏公。 按《文帝本纪注·献帝传》曰:辛未,魏王登坛受禅,公卿、列侯、陪位,燎祭天地、五岳、四渎,曰:汉历世二十有四,践年四百二十有六,四海困穷,王纲不立,五纬错行,灵祥并见,推术数者,占之古道,咸以为天之历数,运终兹世,凡诸嘉祥民神之意,比昭有汉数终之极,魏家受命之符。汉主以神器宜授于臣,宪章有虞,致位于丕。丕祗承皇象,敢不钦承。谨择元日,登坛受帝玺绶,告类于尔大神:唯尔有神,尚飨永吉,兆民之望,祚于有魏世享。

武帝受魏禅,仍魏封号曰晋。
《晋书·文帝本纪》:魏甘露三年五月,天子封帝为晋公,晋国置官司焉。 按《武帝本纪》:泰始元年冬十二月景寅,设坛于南郊,百僚在位,柴燔告类于上帝曰:魏帝稽协皇运,绍天明命以命炎。魏室多故,几于颠坠,实赖有晋匡拯之德,用获保厥肆祀,弘济于艰难,此则晋之大有造于魏也。诞维四方,罔不祗顺,敬简元辰,升坛受禅,告类上帝,永答众望。

武帝受晋禅,仍晋封号曰宋。
《宋书·武帝本纪》:晋义熙十二年十月,天子诏:高祖进位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宋公。永初元年夏六月丁卯,设坛于南郊,即皇帝位,柴燔告天。策曰:晋帝以卜世告终,历数有归,钦若景运,以命于裕。敬简元辰,升坛受禅,告类上帝,用酬万国之情。克隆天保,永祚于有宋。惟明灵是飨。
《玉堂鉴纲》:武帝仕晋为太尉,封宋王,受恭帝禅,国号宋。

南齐

高帝受宋禅,仍宋封号曰齐。
《南齐书·高帝本纪》:宋升明三年三月甲辰,宋帝诏太祖进位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齐公。四月癸酉,诏进齐公爵为王。辛卯,宋帝禅位,诏曰:相国齐王,天诞𠮏圣,河岳炳灵,拯倾扶危,澄氛靖乱,狱讼去宋,讴歌适齐。天之历数,皎焉攸徵。朕逊位别宫,敬禅于齐。建元元年夏,四月,甲午,上即皇帝位于南郊。
《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三年,萧道成废其主刘准而僣立,自号曰齐。

武帝受齐禅,仍齐封号曰梁。
《梁书·武帝本纪》:齐中兴元年十二月,齐帝诏高祖进位。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梁公。天监元年夏四月丙寅,高祖即皇帝位于南郊。设坛柴燔,告类于天曰:齐氏以历运斯既,否终则亨,钦若天应,以命于衍。敬简元辰,恭兹大礼,升坛受禅,告类上帝,克播休祉,以弘盛烈,式传厥后,用永保于我有梁。惟明灵是飨。按《魏书·宣武帝本纪》:景明三年夏四月,萧衍废其主宝融而僣立,自称曰梁。

武帝受梁禅,仍梁封号曰陈。
《陈书·武帝本纪》:梁太平二年九月,梁帝诏进高祖位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陈公。永定元年冬十月乙亥,高祖即皇帝位于南郊,柴燎告天曰:梁氏以圮剥荐臻,历运有极,钦若天应,以命于霸先。敬简元辰,升坛受禅,告类上帝,用答民心,永保于我有陈。惟明灵是飨。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天保八年,陈霸先弑其主方智自立,是为陈。

北魏

道武帝天兴元年,诏建国号曰魏。
《魏书·道武帝本纪》:天兴元年六月丙子,诏有司议定国号。群臣曰:昔周秦以前,世居所生之土,有国有家,及王天下,即承为号。自汉以来,罢侯置守,时无世继,其应运而起者,皆不由尺土之资。今国家万世相承,启基云代。臣等以为若取长远,应以代为号。诏曰:昔朕远祖,揔御幽都,控制遐国,虽践王位,未定九州。逮于朕躬,处百代之季,天下分裂,诸华之主。民俗虽殊,抚之在德,故躬率六军,扫平中土,凶逆荡除,遐迩率服。宜仍先号,以为魏焉。布告天下,咸知朕意。按《北史·崔宏传》:宏为黄门侍郎,与张衮对总机要,草创制度。时诏有司议国号。宏议曰:三皇、五帝之立号也,或因所生之土,或以封国之名。故虞、夏、商、周始皆诸侯,及圣德既隆,万国宗戴,称号随本,不复更立。唯商人屡徙,改号曰殷。然犹兼行,不废始基之号。故《诗》云殷商之旅,此其义也。国家虽统北方广漠之土,逮于陛下,应运龙飞。虽曰旧邦,受命维新。以是登国之初改代曰魏。慕容永亦奉进魏土。夫魏者大名州之上国,斯乃革命之徵验,利见之元符也。臣愚以为宜号为魏。道武从之,于是称魏。

北齐

文宣帝受魏禅仍魏封号曰齐。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魏武定八年三月辛酉,进封齐王。夏五月戊午,即皇帝位于南郊,柴燎告天曰:魏帝以卜世告终,上灵厌德,钦若昊天,允归大命,以禅于臣洋。敬简元辰,升坛受禅,肆类上帝,以答万国之心,永隆嘉祚,保祐有齐,以被于无穷之祚。

北周

孝闵帝受魏禅,仍魏封,号曰周。
《周书·孝闵帝本纪》:魏恭帝三年十二月丁亥,魏帝诏以岐阳之地封帝为周公。庚子,禅位于帝。元年春正月辛丑,即天王位。戊申,诏曰:上天有命,革魏于周,致予一人,受兹大号。

文帝受周禅,仍周封,号曰隋。
《隋书·文帝本纪》:周大象二年五月,静帝即位。九月,封高祖为隋国公。大定元年二月,周帝禅位于隋。

高祖受隋禅,仍周封,号曰唐。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玉堂鉴纲》:帝祖虎仕西魏有功,封陇西公。父炳,于周世封唐公。渊袭爵。隋末,起兵,受恭帝禅,国号唐。
中宗嗣圣七年,太后临朝称制,改国号曰周。〈即武后天授元年〉
《唐书·武后本纪》:后专宠与政,高宗崩,皇太子即位。尊后为皇太后,临朝称制。光宅元年二月戊午,废皇帝为庐陵王,幽之。天授元年九月壬午,改国号周。按《通鉴纲目》:嗣圣七年,侍御史傅游艺上表,请改国号曰周,赐皇帝姓武氏。太后不许。擢游艺为给事中。于是百官宗戚,百姓,合六万馀人,俱上表如游艺所请。太后可之。御则天楼,赦天下,以唐为周。
神龙元年,中宗复即帝位,复国号曰唐。
《唐书·中宗本纪》:中宗即皇帝位,皇太后临朝称制。嗣圣元年正月,废居于均州,又迁于房州。圣历二年,复为皇太子。太后老且病。神龙元年正月,张柬之等以羽林兵讨乱。甲辰,皇太子监国。丙午,复于位。二月甲寅,复国号唐。

后梁

太祖开平元年,建国号曰梁。
《五代史·梁太祖本纪》:开平元年夏四月甲子,皇帝即位。国号梁。

后唐

庄宗同光元年,即皇帝位。仍国号曰唐。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同光元年夏四月己巳,皇帝即位,国号唐。
《通鉴纲目》:唐庄宗同光四年夏四月,有司议即位礼。李绍真、孔循以为,唐运已尽,宜自建国号。监国问左右,何谓国号。对曰:先帝赐姓于唐,为唐复雠,故称唐。今梁朝之人,不欲殿下称唐耳。监国曰:吾年十三,事献祖,献祖以吾宗属,视吾犹子。又事武皇先帝,垂五十年。经纶攻战,未尝不预。武皇之基业,则吾之基业也。先帝之天下,则吾之天下也。安有同家而异国乎。李琪曰:若改国号,则先帝遂为路人,梓宫安所托乎。不惟殿下不忘三世旧君,吾曹为人臣者,能自安乎。前代以旁支入继,多矣。宜用嗣子柩前即位之礼。众从之。监国服斩衰于柩前,即位。百官缟素。既而御衮冕,受册。百官吉服称贺。

后晋

高祖天福元年,建国号曰晋。
《五代史·晋高祖本纪》:天福元年十一月丁酉,皇帝即位,国号晋。
《辽史·太宗本纪》:天显十一年冬十月甲子,封敬瑭为晋王。丁卯,召至,赐坐,上从容语之曰:吾三千里举兵而来,一战而胜,殆天意也,观汝雄伟弘大,宜受兹南土,世为我旧辅。遂命有司设坛晋阳,备礼册命。十一月丁酉,册敬瑭为大晋。

后汉

高祖建国号曰汉。
《五代史·汉高祖本纪》不载。按《辽史·太宗本纪》:大同元年二月辛未,河东节度使北平王刘知远自立为帝,国号汉。
《通鉴纲目》:汉高祖天福十二年,晋主知远入大梁,诸镇多降。始改国号曰汉。仍称天福年。曰:余未忘晋也。

后周

太祖广顺元年,建国号曰周。
《五代史·周太祖本纪》:广顺元年春正月丁卯,皇帝即位,国号周。

太宗大同元年,建国号曰辽。
《辽史·太宗本纪》:大同元年二月丁巳,建国号大辽。

太祖建隆元年,建国号曰宋。
《宋史·太祖本纪》:建隆元年春正月乙巳,定有天下之号曰宋。

太祖收国元年,建国号曰金。
《金史·太祖本纪》:收国元年正月壬申朔,即皇帝位。上曰:辽以宾铁为号,取其坚也。宾铁虽坚,终亦变坏,惟金不变不坏。金之色白,完颜部色尚白。于是国号大金。按《礼志》:收国元年春正月壬申朔,诸路官民耆老毕会,议创新仪,奉上即皇帝位。阿离合懑、宗翰乃陈耕具九,祝以辟土养民之意。复以良马九队,队九匹,别为色,并介胄弓矢矛剑奉上。国号大金,建元收国。

世祖至元八年,建国号曰元。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八年十一月壬戌,建国号曰大元,诏曰:诞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绍百王而纪统。肇从隆古,匪独我家。且唐之为言荡也,尧以之而著称;虞之为言乐也,舜因之而作号。驯至禹兴而汤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还,事殊非古。虽乘时而有国,不以利而制称。为秦为汉者,著从初起之地名;曰隋曰唐者,因即所封之爵邑。是皆徇百姓见闻之狃习,要一时经制之权宜,概以至公,不无少贬。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顷者耆宿诣庭,奏章申请,谓既成于大业,宜早定于鸿名。在古制以当然,于朕心乎何有。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兹大冶流形于庶品,孰名资始之功;予一人底宁于万邦,尤切体仁之要。事从因革,道协天人。于戏。称义而名,固匪为之溢美;孚休惟永,尚不负于投艰。嘉与敷天,共隆大号。

太祖洪武元年,建国号曰明。
《明昭代典则》:洪武元年春正月乙亥,太祖即皇帝位。诏曰:朕惟中国之君,自宋运既终,天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传及子孙,百有馀年。今运既终,海内疆土,豪杰分争。朕本淮右庶民,荷上天眷顾,祖宗之灵,遂乘逐鹿之秋,致英贤于左右。凡两淮两浙,江东江西,湖湘汉沔,闽广山东,及西南诸郡,各处寇攘,屡命大将军与诸将校,奋扬威武,已皆戡定,民安田里。今文武大臣,百司众庶,合辞劝进,尊朕为皇帝。以主黔黎,勉徇馀情。于吴二年正月初四日,告祭天地于钟山之阳,即皇帝位于南郊。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以吴二年为洪武元年。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国号部总论

《白虎通》

《号》

夏殷周者,有天下之大号也。百王同天下,无以相别,改制,天下之大礼,号以自别于前,所以表著己之功业也。必改号者,所以明天命已著,欲显扬己于天下也。己复袭先王之号,与继体守文之君,无以异也。不显不明,非天意也。故受命王者,必择天下美号,表著己之功业,明当致施是也。所以预自表克于前也。不以姓为号,何。姓者,一字之称也,尊卑所同也。诸侯各称一国之号,而有百姓矣。天子至尊,即备有天下之号,而兼万国矣。夏者,大也,明当守持大道殷者中也。明当为中和之道也。闻也,见也,谓当道著见中和之为也。周者,至也,密也,道德周密,无所不至也。何以知,即政立号也。《诗》云:命此文王,于周于京。此改号为周,易邑为京也。《春秋传》曰:王者受命,而王必择天下之美号,以自号也。五帝无有天下之号,何。五帝德大能禅,以民为子,成于天下,无为立号也。或曰:唐、虞者,号也。唐,荡荡也。荡荡者,道德至大之貌也。虞者,乐也,言天下有道,人皆乐也。故《论语》曰:唐虞之际,帝喾有天下,号曰高辛。颛顼有天下,号曰高阳。黄帝有天下,号曰有熊者,独宏大道德也。高阳者,阳犹明也,道德高明也。高辛者,道德大信也。

国号部纪事

《魏志·文帝本纪注》:太史丞许芝条魏代汉见谶纬于魏王曰:《春秋佐助期》曰:汉以许昌失天下。故白马令李云上事曰:许昌气见于当涂高,当涂高者当昌于许。当涂高者,魏也;象魏者,两观阙是也;当道而高大者魏。魏当代汉。今魏基昌于许,汉徵绝于许,乃今效见,如李云之言,许昌相应。
《晋书·惠帝本纪》:永兴二年六月,李雄僣即皇帝位,国号蜀。
《通鉴纲目》:晋惠帝光熙元年六月,成都王雄称成皇帝,国号大成。〈按:《华阳国志》作国号太武,《蜀录》亦作大成〉《前赵录》:刘渊为大单于,有众五万,都于离石。曰:帝王岂有常哉,惟德所授耳。今见众十万,皆一当晋十,鼓行而摧乱,晋如拉枯耳。上可成汉高之业,下不失为魏武。虽然,晋人未必同我汉有天下,世长恩德,结于人心。是以昭烈崎岖于一州之地,而能抗衡于天下。吾又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今且可称汉,尊后主,以怀民望。乃为坛于南郊,僣即汉王位,国号汉,追尊安乐公禅为孝怀皇帝,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
光初二年六月,刘曜缮宗庙社稷南北郊于长安,下令曰:盖闻王者之兴,必禘始祖。我皇家之先,出自夏后,居于北方,世跨燕朔。光文以汉有天下岁久,恩德结于庶民,故立汉祖宗之庙,以怀民望。昭武因循,遂未悛革。今欲除宗庙,改国号,御以大单于为太祖,亟议以闻。于是,太保领司空呼延晏等,议曰:今宜承晋母子传号,以光文本封卢奴中之属城。陛下勋功茂于平洛,终于中山。中山分野属大梁赵也,宜革称大赵,以水行承晋金行,国号曰赵。曜从之。
《通鉴纲目》:晋元帝太兴二年冬十一月,石勒即赵王位,称元年,是为后赵。
《前燕录》:咸康三年春正月,慕容皝徙昌黎郡。九月,镇军左长史封奕等,以皝任重位轻,宜称燕王。皝从群议。
《晋书·成帝本纪》:咸康四年夏四月,李寿弑李期,僣即伪位,国号汉。
《通鉴纲目》:晋咸康四年,成主李期骄虐日甚,所诛杀,大臣多不自安。尤忌汉王寿威名,使出屯涪。寿惧不免,每当入朝,常诈为边书,辞以警急。初,巴西处士龚壮,父叔皆为李特所杀。壮欲报仇,积年不除丧。寿数以礼辟之,壮不应,而往见寿。寿问自安之策。壮曰:蜀民本皆晋臣节下,若能发兵西取成都,称藩于晋,则福流子孙,名垂不朽,岂徒脱今日之祸而已。寿然之。遂袭成都。寿世子势,为翊军校尉,开门纳之。遂克成都,屯兵宫门,奏杀大臣数人,纵兵大掠,数日乃定。矫太后任氏,令废期为县公,幽之。期缢而卒。罗恒、解思明等,劝寿如壮策。寿用任调等言,遂自称帝,改国号曰汉。
《后赵录》:石闵,虎之养孙。晋永和六年,闵既杀鉴,司徒申钟、司空郎闿等四十八人,共上尊号,闵于是僣即皇帝位于南郊。闵欲灭去二石之号,下令曰:孔子曰:死姓而王七月者,七十有三国。继赵李谶书炳然,且德星镇卫,宜改国号曰魏。〈一作卫〉
《前秦录》:皇始元年春正月,苻健军师将军左长史贾元硕等,请依刘备称汉中王故事,表健为侍中大都督、关中诸军事大将军、大单于、秦王。健怒曰:吾岂堪为秦王邪。且晋使未返,我官位轻重,非汝曹所知也。既而密使梁安讽、元硕等,上尊号,健伪让再三,然后许之。丙辰,僣即天王位于南郊,国号大秦。
《后秦录》:建初元年五月,姚苌僣即皇帝位于长安,国号大秦。
《通鉴纲目》:晋太元十年春正月,燕慕容冲称帝于阿房,是为西燕。九月,乞伏国仁,自称单于,置将相,分其地置十二郡,筑勇士城而都之。秦封以为宛川王,是为西秦。
晋太元二十一年六月,三河王光,自称凉天王,国号大凉。
《潜确类书》:慕容垂,皝子,苻坚以为将军。叛秦,称王。寻称帝,国号后燕。
《晋书·安帝本纪》:隆安元年二月,吕光将秃发乌孤自称大都督、大单于,国号南凉。
《夏录》:龙升元年夏六月,赫连勃勃僣号大夏天王大单于,大赦境内殊死已下。自以匈奴夏后氏之苗裔,国号大夏。时晋义熙二年也。
《晋书·安帝本纪》:义熙三年六月,姚兴将赫连勃勃僣称天王于朔方,国号夏。
义熙五年秋七月,姚兴将乞伏乾归僣称西秦王于苑川。九月戊辰,离班弑高云,云将冯跋攻班,杀之。跋僣即王位,仍号燕。
《梁书·陶弘景传》:义师平建康,闻议禅代,弘景援引图谶,数处皆成梁字,令弟子进之。《通鉴纲目》:魏太武帝延和元年,方士祁谶奏,改代为万年。崔浩曰:昔太祖应天受命,兼称代魏,以法殷商。国家积德,当享年万亿,不待假名以为益也。纤之所闻,皆非正义,宜复旧号。魏主从之。
《魏书·孝明帝本纪》:孝昌二年九月辛亥,葛荣败都督广阳王渊、章武王融于博野白牛逻,融殁于阵。荣自称天王,号曰齐国。
《隋书·炀帝本纪》:大业十一年二月,土谷人王须拔反,自称漫天王,国号燕。
《通鉴纲目》:隋炀帝大业十二年十二月,鄱阳贼帅操师乞,自称元兴王,攻陷豫章郡,以其乡人林士弘为大将军,诏治书。侍御史刘子翊,将兵讨杀之。士弘代统其众,与子翊战,杀子翊,兵遂大振,至十馀万人。自称皇帝,国号楚。
《创业起居注》:大业十三年二月己丑,马邑军人刘武周杀太守王仁恭,据其郡自称天子,国号定杨。《唐书·窦建德传》:隋大业十四年,建德始都乐寿,号金城宫。宗城人献元圭一,景城丞孔德绍曰:昔天以是授禹,今瑞与之侔,国宜称夏。建德然之。
《通鉴纲目》:恭帝皇泰二年八月,沈法兴称凉王,都毗陵。性残忍,专尚威刑,其下离怨。时杜伏威据历阳,陈棱据江都,李子通据海陵,俱有窥江表之心。子通攻江都,克之。棱奔伏威。子通入江都即帝位,国号吴。《旧唐书·高祖本纪》:武德元年九月,宇文化及至魏州,鸩杀秦王浩,僣称天子,国号许。
武德二年夏四月乙巳,王世充篡越王侗位,僣称天子,国号郑。
《云仙杂记》:则天初,称周方,具告天册文,有吏人见大周字,上有两仙童,长二三寸,执刀划削斯须。视之,失去周字。人知唐必复兴。
《唐书·董昌传》昌,杭州人,僖宗还京师。累拜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爵陇西郡王。寖自侈大。客倪德儒曰:《越中秘记》言:罗平鸟,主越祸福。中和时,鸟见吴、越,四目而三足,其鸣曰罗平天册,民祀以禳难。今大王署名,文与鸟类。即图以示昌,昌大喜。乾宁二年,即伪位,国号大越罗平。
《册府元龟》:天祐四年,潞州行营使李思安奏,壶关县庶穰乡乡人伐树,树倒,自分两片,内有六字如左,书云:天十四载石进。及晋高祖即位,议者曰:天字取四字中两画,加之于旁,则丙字也。四字去中之两画,加十字,则申字也。帝即位之年,乃丙申也。又《易》云:晋者,进也。国号大晋,皆符契焉。
《五代史》:前蜀世家王建,许州舞阳人。天复三年八月,唐封建蜀王。四年,唐迁都洛阳,改元天祐,建与唐隔绝而不知,故仍称天复。天复七年九月己亥,建即皇帝位。通正元年十二月,改明年元曰天汉,国号汉。天汉元年十二月,复国号蜀。
《吴越世家》:钱镠善射与槊,稍通图纬诸书。唐乾符三年,浙西裨将王郢作乱,石鉴镇将董昌募乡兵讨贼,表镠偏将,击郢破之。景福二年,拜镠镇海军节度使、润州刺史。乾宁二年,董昌反。自称皇帝,国号罗平。昌乃以书告镠,镠以昌反状闻。于昭宗下诏削昌官爵,封镠彭城郡王。梁太祖即位,封镠吴越王。龙德元年,赐镠诏书不名。唐庄宗入洛,赐镠玉册金印。镠因自称吴越国王,更名所居曰宫殿、府曰朝,官属称臣。南汉世家刘隐弟龑梁。末帝即位,封南海王。贞明三年,龑即皇帝位,国号大越,改元乾亨。二年,祀天地南郊,大赦境内,改国号汉。
《闽世家》:王审知,唐封琅邪王。唐亡,梁太祖加拜审知中书令,封闽王。审知卒。子延翰立。同光四年,中国多故,延翰乃取司马迁《史记》闽越王无诸传示其将吏曰:闽,自古王国也,吾今不王,何待之有。于是军府将吏上书劝进。十月,延翰建国称王,而犹禀唐正朔。审知养子建州刺史延禀,本姓周氏,自审知时与延翰不叶。延翰立,以其弟延钧为泉州刺史,延钧怒。二人因谋作乱。十二月,延禀、延钧皆以兵入,执延翰杀之。而延钧立,更名璘。唐即拜璘节度使,封闽王。长兴三年,璘上书言:楚王马殷、吴越王钱镠皆为尚书令,今皆已薨,请授臣尚书令。唐不报,璘遂绝朝贡。即皇帝位,国号闽。
王延政,审知子也。曦立,为淫虐,延政数贻书谏之。曦怒,遣杜建崇监其军,延政逐之,曦乃举兵攻延政,为延政所败。乃以建州建国称殷。
《通鉴纲目》:梁主贞明三年秋八月,清海建武节度使刘岩称皇帝,国号越。以赵光裔、杨潜、李殷衡同平章事。冬十一月,越改国号汉。
贞明五年,吴徐温自以权重而位卑,说吴王隆演曰:今大王与诸将,皆为节度使,不相临制。请建吴国,称帝而治。王不许。严可求屡劝温,以徐知询代徐知诰。知诰与骆知祥谋出可求为楚州刺史,可求至金陵,见温,说之曰:吾奉唐正朔,常以兴复为辞。令朱李方争,一旦李氏有天下,吾能北面为之臣乎。不若,先建吴国,以系民望。温大悦,复留可求参总庶政。至是,温帅将吏藩镇,请吴王称帝。不许。四月朔,即吴国王位,大赦,改元,建宗庙社稷,置百官,宫殿文物,皆用天子礼。
《五代史》:后蜀世家孟知祥镇蜀,唐长兴四年,册封为蜀王。明年闰正月,知祥即皇帝位,国号蜀。
《南唐世家》:李昪,世本微贱,父荣,遇唐末之乱,不知所终。昪少孤,流寓濠、泗间,杨行密攻濠州,得之,奇其状貌,养以为子。而杨氏诸子不能容,行密以乞徐温,乃冒姓徐氏,名知诰。杨溥僣号,拜昪太尉、中书舍人。太和五年,昪封齐王。已而闽、越诸国皆遣使劝进,昪谓人望已归。天祚三年,建齐国,置宗庙社稷。十月,溥遣摄太尉杨璘传位于昪,国号齐,改元升元。二年四月,徐氏诸王请昪复姓,昪谦抑不敢忘徐氏恩,下其议百官,百官皆请,然后复姓李氏,改名昪。昪自言唐宪宗子建王恪生超,超生志,为徐州判司;志生荣。乃自以为建王四世孙,改其国号曰唐。立唐高祖、太宗庙。《北梦琐言》:庄宗晏驾,明宗皇帝为将相推举。霍彦威、孔循上言:唐运已衰,请改国号。明宗谓藩邸近侍曰:何为改正朔。左右奏曰:先帝以锡氏宗属,为唐雪冤,继昭宗皇帝后,国号唐。今朝之旧人,不欲殿下称唐,请更明号耳。明宗泣下,曰:吾十三事献祖,洎太祖至先帝,冒刃血战,为唐室雪冤,身编宗属。武皇功业,即吾功业也。先帝天下,即吾天下也。兄亡弟绍,于义何嫌。运之衰隆,吾当自受。于是不改正朔。人服帝之独见也。
《通鉴纲目》:晋高祖天福二年春正月,吴徐知诰建齐国于金陵。秋七月,称帝,国号唐。奉吴主为让王。天福八年春二月,闽富沙王延政称帝于建州,国号殷。晋主开运二年春正月,闽之故臣共迎殷主延政,请归福州,改国号曰闽。延政以方有唐兵,未暇徙都,以从子继昌镇福州,以指挥使王仁讽,将兵卫之。《宋史·北汉世家》:刘继元,并州太原人。崇,汉祖之弟,汉初为太原尹、北京留守。隐帝嗣位,周祖为枢密使,崇谓判官郑珙曰:吾与郭枢密素不协,朝廷幼弱,郭得志,吾无类矣。因泣下。珙遂劝缮完甲兵,招集亡命,为自全计。及闻隐帝遇害,崇欲率兵南向,会汉太后下令遣冯道诣徐州迎崇子赟为汉嗣,崇信之,谓宾佐曰:吾儿为帝矣,复何虑哉。少尹李骧曰:知几其神,时不可失。揣郭公之心,必不以天下与人,不如领精骑疾度太行,控孟津,以观其变,徐州位定,然后归晋阳,即郭公不敢动矣。崇大怒,骂曰:腐儒敢离间我父子。遽令左右曳出斩之。骧曰:仆负王佐才,今日为愚人画计,死固甘心,但家有病妻,愿同戮于韨。崇并杀之,表其事于太后,明无他志。俄周祖为众所推,降封赟湘阴公。崇遣使奉书周祖,乞赟归藩。使还,知赟已死,崇恸哭,为骧立祠。遂即皇帝位,国仍号汉,仍称乾祐年,改名旻。
《辽史·圣宗本纪》:太平九年八月,东京舍利军详稳大延琳僣位,号其国为兴辽。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四年十一月,南唐主煜表乞去国号呼名,从之。
《大学衍义补》:仁宗时,宋郊以名儒进用。有谗之者曰:姓符国号,名应郊天,郊不自安,易名曰庠。
《宋史·明镐传》:王则,涿州人。岁饥,流至恩州,自卖为人牧羊,后隶宣毅军为小校。恩、冀俗妖幼,相与习《五龙》《滴泪》等经及图谶诸书,言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初,则去涿,母与之诀别,刺福字于其背以为记。妖人因妄传字隐起,争信事之,而州吏张峦、卜吉主其谋,党连德、齐诸州,约以庆历八年正旦,断澶州浮梁,乱河北。会其党潘方净以书谒北京留守贾昌朝,事觉被执,故不待期,亟以七年冬至叛。则僣号东平郡王,以张峦为宰相,卜吉为枢密使,建国曰安阳。《宣政杂录》:徽宗逊位前一年,中秋后,在苑中,赋晚间景物,一联云:日射晚霞金世界,月临天宇玉乾坤。写示宰臣,甚谓得意。皆称赞取对精切,格韵高胜,圣学非从臣可及。然次年,戎马犯,顺后国号金,亦先兆金世界也。
《元史·太祖本纪》:太祖十年冬十月,金宣抚蒲鲜万奴据辽东,僣号天王,国号大真。
《宋史·刘豫传》:豫,景州阜城人。建炎四年,金人遣大同尹高庆裔、知制诰韩昉册豫为皇帝,国号大齐。《元史·太祖本纪》:太祖十年冬十月,金宣抚蒲鲜万奴据辽东,僣号天王,国号大真。
《名山藏·天驱记》:陈友谅与弟友仁、友贵,聚众为群盗。元顺帝十一年辛卯,袁州慈化寺有僧莹玉,以弥勒佛教,鼓动湖湘麻城人邹普胜,大唱其术,罗田布贾。徐寿辉浴盐塘,有毫光,普胜惊怪之,共推为主,举号红巾。攻陷蕲黄。寿辉开蕲水为莲台省,建国号天完,以普胜为相。戊戌春,友谅陷元安庆,使其将赵普胜守焉。友谅陷元龙兴,寿辉欲都之,友谅不与,寿辉不听。来自江州,友谅佯出迎,覆城西门,尽杀其下,即居寿辉江州,而自称汉王。率师寇池。徐达、常遇春败之九华山,斩首万馀。友谅不自得,大率舟师十万,挟寿辉,寇我太平,杀守将花云,乃大快。即遣人白事寿辉前,从后椎杀之。因自立为帝,国号汉。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十三年五月乙未,泰州白驹场亭民张士诚及其弟士德、士信为乱,陷泰州及兴化县,遂陷高邮,据之,僣国号大周。
《名山藏·天因记》:小明王韩林儿者,徐人群盗韩山童子,自其祖父为白莲会,惑众,众多从之。元末,山童倡言:天下乱,弥勒佛下,生明王出。江淮之人,骚然皆动。黄河南徙,元用贾鲁,凿求禹故道。山童阴作石人,一眼,当道埋之,镌其背曰:石人一眼,天下四反。河丁掘得,相惊诧。于是颍人刘福通,与其党杜遵道、盛文郁、罗文素等,告众曰:山童,宋徽宗八世孙也。当帝天下。我,刘光世后,合辅之。聚众三千人于白鹿庄,杀黑牛白马,誓告天地,约起兵。兵用红巾为志。元得山童,捕杀之。林儿逃之武安山中。福通据朱皋,攻破罗山、真阳、确山、杞、舞阳、叶诸县,及于汝宁、光息,众至十万。元顺帝十五年,福通自砀山夹河,求得林儿,复立之,号小明王。都亳,国号宋。
《天驱记》:明玉珍初攻完者,都时道出泸,暮宿泸河下。部将刘泽民曰:此间有隐进士刘祯公,盍见焉。玉珍往见,喜曰:吾孔明也。即舟中拜为理问官。先一夕,祯梦冕旒者,造庐,则玉珍云。久之,陈友谅杀寿辉自立,玉珍怒曰:友谅与我比肩事汉阳,今如此。使其将守夔,不与通。祀寿辉庙。之众推玉珍为陇蜀王,玉珍不从。祯屏人说曰:西蜀,形势之地,东有瞿塘,北有剑门,沃野千里。自青巾苦蜀,明公抚养而安全之,民心之归,天命可知。且明公既绝友谅,必不能臣之。若不称大号,以系人心,是军士皆四方之人,或思其乡土而去,孰守取哉。弗听。明日,又言。玉珍乃以元顺帝二十二年春三月戊辰,即位于重庆,国号大夏。

国号部杂录

《井观琐言》:元魏石刻,有大代修华岳庙碑,欧公集古录跋。尾云:魏自道武天兴元年,议定国号,群臣欲称代,道武不许,乃仍称魏。是后无改国称代之事。今魏碑数数有之,碑石当时所刻,不应妄。但史失其事尔。由是言之,史家阙缪多矣。予于史学非长,故书之,以待博学君子。愚按崔浩曰:昔太祖应天受命,兼称代魏,以法殷商。则当时,虽未尝改国称代,然二号固尝并称矣。
《洛中纪异录》:帝喾有四妃,一生帝挚,一生帝尧,一生殷之先,一生周之先。殷之后封于宋,都商丘。今上于前朝作镇睢阳,洎自开国,乃号大宋。先生皇考讳弘殷,是始验弘者大之端也。殷者,宋之始也。是庆钟于皇运。今建都在于大火之下,宋为火正,又国家承周火德王。按天使心星,是帝王实宋分野。今高莘氏陵庙,在宋城三十里,即天地阴阳,人事际会,亦自古罕有。
《西濛野话》:元建国号曰大元,取大哉乾元之义也。建元曰至元,取至哉坤元之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