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帝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帝纪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

 第七卷目录

 帝纪部汇考一
  上古
  盘古氏      天皇氏
  地皇氏      人皇氏
  钜灵氏      句彊氏
  谯明氏      涿光氏
  钩阵氏      黄神氏
  神氏      犁灵氏
  大騩氏      鬼騩氏
  弇兹氏      泰逢氏
  冉相氏      盖盈氏
  大敦氏      云阳氏
  泰壹氏      空桑氏
  神民氏      倚帝氏
  次民氏      辰放氏
  蜀山氏      豗傀氏
  浑沌氏      东户氏
  皇覃氏      启统氏
  吉夷氏      几蘧氏
  狶韦氏      有巢氏
  燧人氏      容成氏
  史皇氏      柏皇氏
  中皇氏      大庭氏
  栗陆氏      昆连氏
  轩辕氏      赫苏氏
  葛天氏      尊卢氏
  祝诵氏      昊英氏
  有巢氏      朱襄氏
  阴康氏      无怀氏
  太昊伏羲氏    女娲氏
  炎帝神农氏    帝临魁
  帝承       帝明
  帝宜       帝来
  帝里       帝榆罔
  黄帝轩辕氏    少昊金天氏
  帝颛顼高阳氏   帝喾高辛氏

皇极典第七卷

帝纪部汇考一

上古

《盘古氏本纪》
《五运历年记》:元气鸿濛,萌芽滋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
《刘恕外纪》: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而庶类繁矣。相传,首出御世者,曰盘古氏,又曰浑敦氏。
天皇氏本纪
《史记·补三皇本纪》:天地初立,有天皇氏,十二头,澹泊无所施为,而俗自化。木德王岁起摄提,兄弟十二人立各一万八千岁。
〈注〉盖天地初立,神人首出行化,故其年世长久也。然言十二头者,非谓一人之身有十二头,盖古质比之鸟兽头数故也。

《刘恕外纪》:天皇氏一姓十二人,继盘古氏以治,是曰天灵澹泊,无为而俗自化。始制干支之名,以定岁之所在。十干曰:阏逢、旃蒙、柔兆、疆圉、著雍、屠维、上章、重光、元黓、昭阳。十二支曰:困敦、赤奋若、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协洽、涒滩、作噩、阉茂、大渊献。
地皇氏本纪
《史记·补三皇本纪》:地皇十一头,火德王一姓十一人,兴于熊耳龙门等山,亦各万八千岁。
《刘恕外纪》:地皇氏一姓十一人,继天皇氏以治,爰定三辰,是分昼夜,以三十日为一月。
人皇氏本纪
《史记·补三皇本纪》:人皇九头,乘云车,驾六羽,出谷口。兄弟九人,分长九州,各立城邑。凡一百五十世,合四万五千六百年。
《遁甲开山图》:人皇生于刑马山,提地之国。
《春秋命历序》:人皇氏,驾六蜚鹿,政三百岁。
《刘恕外纪》:人皇氏,一姓九人,继地皇氏以治。相厥山川,分为九区,人居一方,故又曰居方氏。当是时也,万物群生,淳风沕穆,主不虚王,臣不虚贵,政教君臣所自起,饮食男女所自始,亦号九皇氏。
循蜚纪

钜灵氏〈〉

《广韵》:钜灵出于汾脽
《路史》:钜灵氏之在天下也,握大象,持化权,唯无恒处。或云治蜀。
句彊氏谯明氏涿光氏
《路史》:谯明氏,涿光氏。
伯益之书,有谯明之山,涿光之山,而俱载于《北经》。谯明、涿光,信其为继治者。乃知邃古之事,非必无传,特恨幽介弗之究尔。

钩阵氏黄神氏

《路史》:黄神氏出天齐政。
〈注〉《春秋命历叙》云:出天齐政,则有官统。故贾公彦云:九头纪时,有臣无官。人皇有辅佐燧人、伏羲,既有官,则其间九皇六十四氏有官,明矣。

神氏

《路史》:人皇氏没,神次之出于长淮,驾六蜚羊,政三百岁五叶千五百岁。
犁灵氏大騩氏
《路史》:大騩氏,见于南密,或曰泰块,一曰大隗。
〈注〉河南密县有泰騩山记,谓大騩氏之居,即具茨也。

鬼騩氏

《路史》:鬼騩氏。
〈注〉嵬及鬼騩,皆古侯国。《和菟史》云:古有大嵬氏、鬼嵬氏二国,宜皆炎黄之代。
弇兹氏泰逢氏冉相氏
《路史》:冉相氏,得其环中以随成,与物无终、无始、无几、无时。

盖盈氏

《路史》:盖盈氏,若水之间,禺中之地,有盖盈之丘,盖盈氏之虚也。
〈注〉若水之间,地当川蜀,在西南方。此禺中之名所为立。

大敦氏云阳氏

《路史》:云阳氏,是为阳帝,盖处于沙,亦著甘泉,以故黄帝以来,大祀于甘泉。

泰壹氏

《路史》:泰壹氏,是为皇人开图挺纪,执大同之制,调大鸿之气,正神明之位者也。

空桑氏

《路史》:空桑氏以地纪。
空桑者,兖卤也。其地广绝,高阳氏所尝居。皇甫谧所谓广桑之野者。或曰穷桑,非也。

神民氏

《路史》:神民氏,天地开辟,爰有神民。民神异业,精气通行,都神民之丘。一曰神皇氏,驾六蜚鹿,政三百岁。

倚帝氏

《路史》:倚帝氏,都倚帝山。

次民氏

《路史》:次民氏,是为次是民。
〈注〉《洛书摘亡辟注》以次是民为皇次屈,非也。

次是民没,六皇出,天地易命以地纪,穴处之世,终矣。
因提纪

辰放氏〈按:辰放氏以下十三氏,所谓因提纪也。因提者,其世咸有制作,俾后人可因以利时也。有 号有世〉

《路史》:辰放氏,是为皇次屈。〈注〉宋均《注春秋命历叙》云:辰放,皇次屈之名也。

古初之人,卉服蔽体。次民氏没,辰放氏作。时多阴风,乃教民木茹皮,以禦风霜。绹发閐首,以去灵雨。而人从之,命之曰衣皮之人。治三百有五十载。

蜀山氏

《路史》:蜀之为国,肇自人皇,号蜀山氏。盖作于蜀。

豗傀氏

《路史》:豗傀氏
豗傀氏之迹,学者必以不著,每以属之皇神农。后世遂谓神农为豗傀氏,失之。

浑沌氏

《路史》:浑沌氏,是为浑敦,若至于所谓盘古氏,异矣。
〈注〉盘古氏,亦曰浑敦氏。罗隐有浑敦氏施化之说,谓盘古也。

东户氏

《子思子》:东户氏之熙载也,绍荒屯遗,美好垂精,拱默而九寰以承流。当是之时,禽兽成群,竹水遂长。道上颜行而不拾遗,耕者馀饩宿之陇首。其歌乐而无谣,其哭哀而不声,皆至德之世也。

皇覃氏

《路史》:皇覃氏,一曰离光氏,兑头日角,官天地,府万物,审乎无假。是故死生同兆,而不可相陵。治二百五十载。

启统氏

《路史》:启统氏
别无考,见独起居舍人章衡《运绍记》。若通载有之,而乃序之,尊卢氏之后。观衡自言,历观四部古人图箓,其亦有所取矣。

吉夷氏几蘧氏

《亢仓子》:几蘧氏之御天下也,不治而不乱,天下之人,惟知母,不知父。鹑居𪃟饮而不求名誉,昼则旅行,夜则类处。及其死也,槁舁风化而已。命之曰知生之民。

狶韦氏

《路史》:狶韦氏
昔庄周吁道之大,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而首言狶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袭气母,此所谓神帝也。传者谓是文字之前,帝者之号,得道以驭群品,提挈两仪者也。仲尼曰:狶韦氏之囿,黄帝之圃,有虞氏之宫,汤武之室,曰囿,曰圃,曰宫,曰室,谪世薄也。是则黄帝氏之前矣。而或者疑即商之豕韦。夫所谓挈天地者,岂区区伯据之雄,所能克哉。且昔夫子尝问于太史大韬柏,常褰若狶韦矣。岂亦商之豕韦哉。今丹壶书继诸几蘧氏之后四世,则古固有同名而同氏,岂得谓其有一而废一哉。
有巢氏本纪
《古三坟书》:有巢氏,生俾人,居巢穴,积鸟兽之肉,聚草木之实,天下九头,咸归有巢。
《韩子·五蠹篇》: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兽众,人民不胜禽兽虫蛇。有圣人作,搆水为巢以避群害,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
《路史》:太古之民,穴居而野处,搏生而咀华。与物相友,人无妎物之心,而物亦无伤人之意。逮乎后世,人氓机智,而物始为敌,爪牙角毒,概不足以胜禽兽。有圣者,作楼木而巢,教之巢居以避之,号大巢氏。其为民也,登巢椓,惰食,鸟兽之肉,若不能者,饮其血,嘬其臑,茹其皮毛,未有火化,捆橡栗以为食,刻木结绳以为政。民之葬者,犹未详焉。过者颡泚,于是厚衣之薪而瘗之,不封不植也,掩覆而已。丧期无数也,哀除而已。其政好生而恶杀,节上而羡下,天下之人归其义。治三百馀载。
燧人氏本纪
《古三坟书》:燧人氏,有巢子也。生而神灵,教人炮食,钻木取火,天下生灵尊事之。始有日中之市,交易其物,有传教之台,有结绳之政。
《韩子·五蠹篇》:上古之世。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说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
《刘恕外纪》:自有巢氏教民巢居,然犹未知熟食也。有燧人氏作观星辰而察五行,知空有火,丽木则明。于是钻木取火,教民以烹饪,而民利之,故号燧人氏。以为燧者,火之所生也。乃别五木以改火,顺四时而遂天之意。由是火之功用,洽矣。有四佐,曰:明由、必育、成博、陨丘。

容成氏〈一作庸成氏〉

《淮南子·本经训》:容成氏之时,道路雁行列处,托婴儿于巢上,置馀粮于亩首,虎豹可尾,虺蛇可蹍,而不知其所由然。
《路史》:庸成氏,庸成者,垣墉城郭也。群玉之山,平阿无隘,四彻中绳,庸成氏之所守,先王之册府也。册府所在,庸成是立,故号曰庸成氏。方是时,人结绳而用之,其民僮蒙,莫知西东,摩蜃蓐食,而莫知其止息。有季子昼淫于市,帝怒,放之于西南。
禅通纪

史皇氏〈按:史皇氏以下十九世,所谓禅通纪也。禅通者,言禅让之德,通乎天道也〉

《春秋·元命苞》:仓帝史皇氏,名颉,姓侯冈,龙颜侈哆,四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及受河图绿字,于是
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治百有一十载,都于阳武。终,葬衙之利乡亭。
《淮南子·修务训》:史皇产而能书。
《水经注》《河图玉版》曰:仓颉为帝,南巡,登阳虚之山,临于元扈洛汭之水,灵龟负书丹甲青文以授之。

柏皇氏

《路史》:柏皇氏,姓柏,名芝,是为皇柏。
〈注〉《三坟书》云:伏羲上相共工,下相皇柏,妄也。其失源于班固。应劭叙于伏羲之后。故尔后世以为袭伏羲之号。或云其佐,皆失之。

出抟日之阳,驾六龙,以木纪德,为而不有,应而不求,立于正阳之南,是为皇人山。

中皇氏

《路史》:中皇氏,封禅之帝也。当是时,人结绳而用之。
〈注〉庄子云:昔庸成氏、大庭氏、柏皇氏、中皇氏。当是时,人结绳而用之。

居皇人山之西,是为㟼鄗山。一曰中央氏。

大庭氏

《路史》:大庭氏之膺箓也,适有嘉瑞三辰,增辉五凤,异色都于曲阜。治九十载,以火为纪,号曰炎帝。

栗陆氏

《路史》:栗陆氏,是为栗睦。敖昏勤民,愎谏自用。于是乎民始㩦。东里子者,贤臣也。谏不行,而醳之,栗陆氏杀之。天下叛之,栗陆氏以亡。

昆连氏

《路史》:昆连氏,一曰釐连氏,一曰釐蓄氏。昆连者,昏晦之谓也。
〈注〉昆釐皆有昏意,连蓄皆有积意。

轩辕氏

《路史》:轩辕氏,作于空桑之北,绍物开智,见转风之蓬不已者。于是作制乘车,横木为轩,直木为辕,故号曰轩辕氏。权畸羡,审通塞,于是擅四方,伐山取铜,以为刀货,以衡域之轻重,而天下治。

赫苏氏

《路史》:赫苏氏,是为赫胥。
〈注〉胥苏也,传谓赫然之德,为人胥附,而号之

赫胥氏之治也。尊民而重事。方是之时,人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之,鼓腹而游,含哺而嬉,昼而动,夕而息,渴则求饮,饥则求食,莫知作善而作慝,光曜赫奕而隆名。有不居九洛,泰定爰脱,洒于潜山,葬朝阳。

葛天氏

《吕氏春秋·古乐篇》:葛天氏之乐,三人掺牛尾投足以歌八阕:一曰载民,二曰元鸟,三曰遂草木,四曰奋五谷,五曰敬天常,六曰达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总万物之极。
《路史》:葛天者,权天也。爰儗旅穹作权象,故以葛天为号。其为治也,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无能名之封泰山,兴货币以制数会。故沈滞通而天下泰。

尊卢氏

《路史》:尊卢氏,是为宗卢。其立政也,官天地,府万物,革天下之故,惟以币行,无所甚亲,无所甚疏,抱德扬和,以顺天下,而世用宁焉。治九十馀载,位嵹台之阳,葬浮肺山之阴。

祝诵氏

《路史》:祝诵氏,一曰祝和,是为祝融氏。未有嗜欲,无所造作。师于广寿,以毓其德。刑罚未施而民劝化,三纲正,九畴序,是以天下洽和,万物咸若。于是听弇州之鸣鸟以为乐,歌作乐属,续以通伦,类谐神明,而和人声。是以耳目聪明,血气和平,而寿命长。移风易俗,天下大治,以火施化,号赤帝。都于会,其治百年。葬衡山之阳。

昊英氏

《商子·画策篇》:昔者昊英之世,以伐木杀兽,人民少而木兽多。

有巢氏

《路史》:昔在上世,人固多难。有圣人者,教之巢居,冬则营窟,夏则居曾巢。未有火化,搏兽而食,凿井而饮,秸以为蓐,以辟其难,而人说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木处颠风生燥,圣人教之编槿而庐,缉而扉,塓涂茨翳,以违其高卑之患,而违风雨,以其革有巢之化。故亦号有巢氏。
〈注〉《外纪》云:非人皇后有巢氏也。

龟龙效图,书𢌿文成,而天下治。其为政也,授而弗恶,予而弗取,故天下之民归仁焉。其末也,有礼臣而贵任之,专而不享。欲削之权,惧而生变。有巢氏遂亡。

朱襄氏

《吕氏春秋·古乐篇》:朱襄氏之治天下也,多风而阳气畜积,万物散解,果实不成,故士达作为五弦瑟,以采阴气,以定群生。

阴康氏

《吕氏春秋·古乐篇》:昔阴康氏之始,阴多滞伏而湛积,水道壅塞,不行其原,民气郁阏而滞著,筋骨瑟缩不达,故作为舞以宣导之。
《帝王统录》:阴康之王,次于葛天,有襄陵之变,始制舞。

无怀氏

《汉书·郊祀志》:昔无怀氏封泰山,禅云云。
〈注〉郑氏曰:无怀氏,古之王者,在伏羲前。

《路史》:无怀氏,帝太昊之先。其抚世也,以道存生,以德安刑,过而不悔,当而不愉。当世之人,甘其食,乐其俗,安其居,而重其生。形有动作,心无好恶,鸡犬之音相闻,而民至老死不相往来。令之曰无怀氏之民,世用太平,凤凰降,龟龙格,风雨节,而寒暑时。于是天下益趋于文矣。
太昊伏羲氏本纪
《易经·系辞》: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
《史记·补三皇本纪》:太皞庖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牺氏。养牺牲以充庖厨,故曰庖牺。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作二十五弦之琴,木德王注春令,故《易》称:帝出乎震。月令孟春,其帝太皞是也。都于陈东,封泰山。立一十一年,崩。其后裔,当春秋时,有任宿、须句、颛臾,皆风姓之裔也。
《古三坟书》:伏羲氏,燧人子也。因风而生,故风姓。命臣飞龙氏造六书,命臣潜龙氏作甲历,伏制牺牛冶金成器,教民炮食,易九头为九牧,因尊事为礼仪,因龙出而纪官,因凤来而作乐,命降龙氏倡率万民,命水龙氏平治水土,命火龙氏炮治器用,因居方而置城郭,天下之民,号曰天皇太昊伏牺。
《礼·含文嘉》:伏羲德洽上下,天应以鸟兽文章,地应以《河图》《洛书》,乃则象而作《易》
《白虎通》:古之时,未有三纲六纪,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能覆前而不能覆后,卧之,起之吁吁,饥即求食,饱即弃馀。茹毛饮血,而衣皮苇。于是伏羲因夫妇,正五行,始定人道,以治天下。天下伏而化之,故谓之伏羲。
《女娲氏本纪》
《史记·补三皇本纪》:女娲氏,亦风姓,蛇身人首,有神圣之德。代宓牺立,号曰女希氏。无革造,惟作笙簧,故《易》不载,不承五运。一曰女娲,亦木德王,盖宓牺之后已。经数世,金木轮环,周而复始,特举女娲,以其功高,而充三皇,故频木王也。当其末年也,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彊,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女娲乃鍊五色石以补天,断鳌足以立四极,聚芦灰以止滔水,以济冀州。于是地平天成,不改旧物。女娲氏没,神农氏作。
《淮南子·览冥训》: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鍊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和春阳夏,杀秋约冬,枕方寝绳,阴阳之所壅沈不通者,窍理之;逆气戾物,伤民厚积者,绝止之。当此之时,卧倨倨,兴眄眄,一自以为马,一自以为牛,其行蹎蹎,其视瞑瞑,侗然皆得其和,莫智所由生,浮游不知所来,魍魉不知所往。当此之时,禽兽蝮蛇,无不匿其爪牙,藏其螫毒,无有攫噬之心。考其功烈,上际九天,下契黄垆,名声被后世,光辉重万物。乘雷车,服驾应龙,骖青虬,援绝瑞,席萝图,黄云络,前白螭,后奔蛇,浮游消摇,道鬼神,登九天,朝帝于灵门,宓穆休于太祖之下。然而不彰其功,不扬其声,隐真人之道,以从天地之固然。何则。道德上通,而智故消灭也。伏戏、女娲不设法度,而以至德遗于后世。何则。至虚无纯一,而不喋苛事也。按《风俗通》:女娲祷祠神祗而为女媒,因置昏姻。按《帝系谱》:女娲命娥陵氏,制都良管,以一天下之音。命圣氏为班管,合日月星辰,名曰充乐。
《路史》:女皇氏娲,太昊氏之女弟。出于承匡,生而神灵。太昊氏衰,共工惟始作乱,振滔洪水,以祸天下,隳天纲,绝地纪,覆中冀,人不堪命。于是女皇氏役其神力,以与共工氏较,灭共工氏而迁之。然后四极正,冀州宁,地平天成,万民复生。娲乃立,号曰女皇氏。治于中皇山之原,继兴于丽,承庖制度,袭木胜主于东方,用五弦之瑟于泽丘,动阴声,极其数,而为五十弦,以交天侑。神听之,悲不能克,乃破为二十五弦,以抑其情。具二均声。乐成,而天下幽微,无不得其理。治百有三十载而落。
炎帝神农氏本纪
《易经·系辞》: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韨,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按《史记·补三皇本纪》: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娲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姓。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官,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作五弦之瑟,遂重八卦为六十四爻。初都陈,后居曲阜。立一百二十年,崩,葬长沙。神农本起烈山,故左氏称烈山氏之子曰柱,亦曰厉山氏。《礼》曰:厉山氏之有天下是也。神农纳奔水氏之女,曰听,为妃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凡八代,五百三十年,而轩辕氏兴焉。
《春秋·元命苞》:神农生三辰而能言,五日而能行,七朝而齿具,三岁而知稼穑般戏之事。
《春秋·命历序》: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远近,山川休薮,所至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二万里。
《礼·含文嘉》:神农就田作耒耜,天应以嘉谷,地应以醴泉。
《尸子》:神农理天下,欲雨则雨。五日为行雨,旬为谷雨,旬五日为时雨。正四时之制,万物咸利,故谓之神。按《淮南子·主术训》:神农之治天下也,神不驰于胸中,智不出于四域,怀其仁诚之心。甘雨时降,五谷蕃植,春生更长,秋收冬藏。月省时考,岁终献功,以时尝谷,祀于明堂。明堂之制,有盖而无四方,风雨不能袭,寒暑不能伤,迁延而入之,养民以公。其民朴重端悫,不忿争而财足,不劳形而功成。因天地之资而与之和同,是故威厉而不杀,刑错而不用,法省而不烦。故其化如神。其地南至交趾,北至幽都,东至旸谷,西至三危,莫不听从。当此之时,法宽刑缓,囹圄空虚,而天下一俗,莫怀奸心。
《齐俗训》:神农之法曰:丈夫丁壮而不耕,天下有受其饥者;妇人当年而不织,天下有受其寒者。故身自耕,妻亲织,以为天下先。其导民也,不贵难得之货,不器无用之物。是故其耕不强者,无以养生;其织不强者,无以掩形。有馀不足,各归其身。衣食饶溢,奸邪不生,安乐无事,而天下均平。
《修务训》: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裸蠪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硗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按《白虎通》: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耒耜,教民农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
《刘恕外纪》:炎帝之世,诸侯夙沙氏叛,不用帝命。其臣箕文谏而被杀。炎帝益修厥德。夙沙氏之民,自攻其君,而来归其地。
《郑樵通志·三皇纪》:炎帝神农氏,起于烈山,亦曰烈山氏,亦曰连山氏,亦曰伊耆氏,亦曰大庭氏,亦曰魁隗氏,亦曰人皇。少典之元子,其母曰女登,有蟜氏之女也。以火德王天下,故为炎帝。作都于陈,后徙鲁。以火纪官,春官为大火,夏官为鹑火,秋官为西火,冬官为北火,中官为中火。乐曰下谋,或曰扶持。
帝临魁本纪
《通鉴前编》:炎帝神农氏子帝临魁,在位八十年。崩,子承践位。
帝承本纪
《通鉴前编》:帝承在位六十年,崩。子明践位。
帝明本纪
《通鉴前编》:帝明在位四十九年,崩。子宜践位。
帝宜本纪
《通鉴前编》:帝宜在位四十五年,崩。子来践位。
帝来本纪
《通鉴前编》:帝来在位四十八年,崩。子里践位。
帝里本纪
《通鉴前编》:帝里在位四十二年,崩。曾孙榆罔践位。按《刘恕外纪》:帝里生节茎,节茎生克及戏,节茎及克戏皆不得承帝位。克生子榆罔。帝里崩,榆罔嗣位。
帝榆罔本纪
《通鉴前编》:帝榆罔在位五十五年,废。姜氏遂亡,有熊氏继世而立。
《刘恕外纪》:榆罔,帝里之曾孙也。居于空桑,为政束急,务乘人而斗其捷。于是诸侯㩦贰。其臣蚩尤作乱,帝逊居于涿鹿。有熊国君曰公孙轩辕,实懋圣德,诸侯归之。帝立五十五年,诸侯尊轩辕为天子,降封帝于潞,神农氏遂亡。〈按《外纪》又云:炎帝别子曰柱,有圣德,佐帝播种百谷,后世德之,祀以
为稷。有子庆甲,或云尝嗣炎帝。事无确据,附此备考
〉疏仡纪

黄帝轩辕氏

本纪〈按:自黄帝以迄于周,所谓疏仡纪也。疏以知远,仡以审断,仁义道德 之所用也〉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策。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元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按《文子·精诚篇》:黄帝治天下,调日月之行,治阴阳之气,节四时之度,正律历之数。别男女,明上下,使强不掩弱,众不暴寡,民保命而不夭,岁时熟而不凶。百官正而无私,上下调而无尤。法令明而不闇,辅佐公而不阿。田者让畔,道不拾遗,韨不预贾。故于此时,日月星辰,不失其行,风雨时节,五谷丰昌。凤皇翔于庭,麒麟游于郊。
《吕氏春秋·古乐篇》:黄帝令伶伦作为律。伶伦自大夏之西,乃之阮隃之阴,取竹于嶰溪之谷,以生空窍厚钧者、断两节间、其长三寸九分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次日舍少。次制十二筒,以之阮隃之下,听凤皇之鸣,以别十二律。其雄鸣为六,雌鸣亦六,以此黄钟之宫,适合。黄钟之宫,皆可以生之,故曰黄钟之宫,律吕之本。黄帝又命伶伦与荣将铸十二钟,以和五音,以施英韶,以仲春之月,乙卯之日,日在奎,始奏之,命之曰咸池。
《竹书纪年》:黄帝轩辕氏。
〈注〉母曰附宝,见大电绕北斗枢星,光照郊野,感而孕。二十五月而生帝于寿丘。弱而能言,龙颜,有圣德,劾百神朝而使之。应龙攻蚩尤,战虎豹熊罴四兽之力。以女魃止淫雨。天下既定,圣德光被,群瑞毕臻。有屈轶之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则草指之,是以佞人不敢进。

元年,帝即位,居有熊。初制冕服。
二十年,景云见。以云纪官。
有景云之瑞,赤方气与青方气相连,赤方中有两星,青方中有一星,凡三星,皆黄色,以天清明时见于摄提,名曰景星。帝黄服斋于中宫,坐于元扈、洛水之上,有凤凰集,不食生虫,不履生草,或止帝之东园,或巢于阿阁,或鸣于庭,其雄自歌,其雌自舞。麒麟在囿,神鸟来仪,有大蝼如羊,大螾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王。

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凤鸟至,帝祭于洛水。
庚申,天雾三日三夜,昼昏。帝问天老、力牧、容成曰:于公何如。天老曰:臣闻之,国安,其主好文,则凤凰居之。国乱,其主好武,则凤凰去之。今凤凰翔于东郊而乐之,其鸣音中夷则,与天相副。以是观之,天有严教以赐帝,帝勿犯也。召史卜之,龟燋。史曰:臣不能占也,其问之圣人。帝曰:已问天老、力牧、容成矣。史北面再拜曰:龟不违圣智,故燋。雾既降,游于洛水之上,见大鱼,杀五牲以醮之,天乃甚雨,七日七夜,鱼流于海,得图书焉。《龙图》出河,《龟书》出洛,赤文篆字,以授轩辕,接万神于明庭,今塞门谷口是也。

五十九年,贯胸氏来宾,长股氏来宾。
七十七年,昌意降居若水,产帝乾荒。
一百年,地裂。帝陟。
帝以土德王,应地裂而陟。葬,群臣有左彻者,感思帝德,取衣冠几杖而庙飨之,诸侯大夫岁时朝焉。

《古今注》: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兵士皆迷。于是作指南车,以示四方,遂擒蚩尤,而即帝位。故后常建焉。
《刘恕外纪·三皇纪》:黄帝立,占天官,始受河图,得其五要。乃设灵台,立五官,以叙五事。命鬼臾蓲占星,斗苞授规,正日月星辰之象。于是乎有星官之书。命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车区占风。命大挠探五行之情,占斗纲所建,于是始作甲子,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谓之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谓之枝。枝干相配以名日,而定之以纳音,命容成作盖天,以象周天之形,综六术,以定气运。因问于鬼臾蓲曰:上下周纪,其可数乎。对曰:天以六节,地以五制。用天气者,六期为备。终地纪者,五岁为周。五六合者,岁三千七百二十气为一纪,六十岁千四百四十气为一周。太过不及,斯以见矣。乃因五量,治五气,起消息,察发敛,以作调历,岁纪甲寅,日纪甲子,而时节定。是岁,己酉朔旦日,南至而获神策,得宝鼎,冕服问于鬼臾蓲。对曰:是谓得天之纪,终而复始。乃迎日推策,造十六神历,积馀分以置闰,配甲子而设蔀。于是时惠而辰从矣。命隶首作算数,以率其羡。要其会而律度量衡,由是而成焉。作冕垂旒,充纩为元衣黄裳,以象天地之正色。旁观翚翟草木之华,乃染五采为文章,以表贵贱。于是衮冕衣裳之制兴。命宁封为陶正,赤将为木正,以利器用作杵臼,而谷粟始凿。作釜灶,而民始粥。作甑,而民始饭。以烹以炰,以为醴酪,泽有桥梁,行有屦履,死有棺椁,而天下利矣。挥作弓,夷牟作矢,以威天下。岐伯作鼓吹铙角,灵鞞神钲,以扬德建武。命共鼓化狐,刳木为舟,剡木为楫,以济不通邑夷。法斗之周旋,魁方杓直,以携龙角。作大辂以行四方,由是车制备,服牛乘马,引重致远,而天下利矣。帝广宫室之制,遂作合宫,祀上帝,接万灵,布政教焉。范金为货,制金刀,立五币,设九棘之利,为轻重之法,以制国用而货币行矣。作《内经》,帝以人之生也,负阴而抱阳,食味而被色,寒暑荡之于外,喜怒攻之于内,夭昏凶札,君民代有,乃上穷下际,察五气,立五运,洞性命,纪阴阳,咨于岐伯,而作《内经》。复命俞跗、岐伯、雷公,察明堂,究息脉,巫彭桐君,处方饵,而人得以尽年。命元妃西陵氏,教民蚕,西陵氏之女嫘祖,为帝元妃,始教民育蚕,治丝茧,以共衣服,而天下无皴瘃之患。后世祀为先蚕。帝采首山之铜,铸三鼎于荆山之阳。八月既望,鼎成,帝崩,在位百年百十有一岁。葬桥山,子元嚣立,是为少昊金天氏。
《郑樵通志·三皇纪》:黄帝旁行海内,方制万里,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以分星次。经土设井,以塞争端。立步制亩,以均不足。使八家为井,井开四道,而分
八宅,同井而饮,存亡更守。男女交姻,有无相贷,疾病相扶,风俗可同。生产可一,性情可亲,井一为邻,邻三为朋,朋三为里,里五为邑,邑十为都,都十为师,师十为州。分于井而计于州,则地著而数详,民不习伪,官不怀私,城郭不闭,见利不争,风雨时若,五谷丰登,人无夭枉,物无疵厉,鸷鸟不妄搏,兽不妄噬,远方之人,罔不来享。
少昊金天氏本纪
《刘恕外纪·五帝纪》:少昊金天氏,名挚,姓己,黄帝之子元嚣也。母曰嫘祖,感大星如虹,下临华渚之祥,而生帝。黄帝之世,降居江水,邑于穷桑,故号穷桑氏。国于青阳,因号青阳氏。以金德王天下,遂号金天氏。能修太昊之法,故曰少昊。都曲阜。少昊之立也,凤鸟适至,因以鸟纪官。凤鸟氏,历正也。元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雎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帝之御世也,诸福之物毕至,爰书鸾凤,立建鼓,制浮磬,以通山川之气。作大渊之乐,以谐人神和上下,是曰大渊。少昊氏衰,九黎乱德,天下之人相惧,以神相感,以怪家为巫史,民渎于祀,灾祸荐至。帝崩,在位八十四年,寿一百岁。葬于云阳。故后世又曰云阳氏。兄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颛顼。
帝颛顼高阳氏本纪
《史记·五帝本纪》: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洁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小大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元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按《汉书·郊祀志》:少昊之衰,九黎乱德,民神杂扰,不可放物。家为巫史,享祀无度,黩齐明而神弗蠲。嘉生不降,祸灾荐臻,莫尽其气。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㠯属神,命火正黎司地目属民,使复旧常,亡相侵黩。按《吕氏春秋·古乐篇》:帝颛顼生自若水,实处空桑,乃登为帝。惟天之合,正风乃行,其音若熙熙凄凄锵锵。帝颛顼好其音,乃令飞龙作效八风之音,命之曰承云,以祭上帝。乃令鳝先为乐倡,鳝乃偃浸,以其尾鼓其腹,其音英。
《竹书纪年》:帝颛顼高阳氏。
〈注〉母曰女枢,见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己于幽房之宫,生颛顼于若水。首戴干戈,有圣德。生十年而佐少昊氏,二十而登帝位。

元年,帝即位,居濮。
十三年,初作历象。二十一年,作承云之乐。
三十年,帝产伯鲧,居天穆之阳。
七十八年,帝陟。术器作乱,辛侯灭之。
《刘恕外纪·五帝纪》:帝颛顼作历,以孟春之月为元。是岁正月朔旦立春,五星会于天历营室,冰冻始泮,蛰虫始发,鸡始三号。天曰作时,地曰作昌,人曰作乐。鸟兽万物,莫不应和。故颛帝为历宗也。作承云之乐,帝命飞龙氏,会八风之音,为圭水之曲,以召气而生物,浮金效珍,于是铸为之钟,作五基六英之乐,以调阴阳,享上帝,朝群侯。名曰承云。
帝喾高辛氏本纪
《史记·五帝本纪》: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元嚣,元嚣父曰黄帝。自元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于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财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动也时,其服也士。帝喾溉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吕氏春秋·古乐篇》:帝喾命咸黑作为声歌,九招、六列、六英。有倕作为鼙鼓钟磬吹苓管埙篪鼗椎钟。帝喾乃令人抃或鼓鼙,击钟磬,吹苓展管篪。因令凤鸟、天翟舞之。帝喾大喜,乃以康帝德。
《竹书纪年》:帝喾高辛氏。
〈注〉生而骈齿,有圣德,初封辛侯,代高阳氏王天下。使鼓人拊鞞鼓,击钟磬,凤凰鼓翼而舞。

元年,帝即位,居亳。
十六年,帝使重帅师灭有郐。
四十五年,帝锡唐侯命。
六十三年,帝陟。
帝子挚立,九年而废。
《帝王世纪》:帝喾以人事纪官,故以勾芒为木正,祝融为火正,蓐收为金正,元冥为水正,后土为土正。是五行之官,分职而治诸侯。于是化被天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皇极典.帝纪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