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北方未详诸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三十九卷目录

 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诸国图考〈聂耳 无䏿 一目 柔利 深目 无肠 博父 拘缨 欧丝 鬼国 毛民 苗民 元丘 钉灵 铁东 大罗 波利 野人 后眼 深烈大 吉慈厄 灭吉里 阿黑骄 女慕乐 摆里荒 无连蒙古 吾凉爱达 木思奚德〉
 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诸国考〈林氏 姑射 胡不与 叔歜 北齐 始州 儋耳 中 赖丘 牛黎 赤胫 大幽 终北 勃鞮 丹丘 孝养 因墀 西北诸蛮方 莫斯哥未亚 鸡未腊 附新亚泥俺 加里伏尔泥亚〉
 北方未详诸国部艺文
  聂耳国赞         晋郭璞
  无䏿国赞          前人
  一目国赞          前人
  柔利国赞          前人
  深目国赞          前人
  无肠国赞          前人
  欧丝国赞          前人
  毛民国赞          前人

边裔典第一百三十九卷

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聂耳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聂耳之国,使两文虎,为人两手聂其耳。县居海水中,及水所出入奇物。两虎在其东。
〈注〉言耳长,行则以两手聂持之也。

《三才图会》:聂耳国,在无肠国东,其人虎文,耳长过腰,手捧耳而行。

无䏿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无䏿之国,为人无䏿。
〈注〉䏿,肥肠也。其人穴居,食土无男女,死即埋之。其心不朽,死百廿岁乃复更生。

《三才图会》:无䏿国,在北海,人无肚肠,食土穴居。男女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为人。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为人。肝不朽,埋之八年化为人。

一目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一目国,一目中其面而居。一曰有手足。
《大荒北经》:有山名曰齐州之山、君山、鬵山、鲜野山、鱼山。有人一目,当面中生。一曰是威姓,少昊之子,食黍。有继无民,继无民任姓,无骨子,食气、鱼。
《三才图会》:一目国,在北海外,其人一目当其面,而手足皆具也。

柔利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柔利国,为人一手一足,反膝,曲足居上。一云留利之国,人足反折。
〈注〉一脚一手,反卷曲也。

《三才图会》:柔利国,国人曲膝向前,一手一足。

深目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深目国,为人举一手一目。在共工台东。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人方食鱼,名曰深目民之国,昐姓,食鱼。
〈注〉亦胡类,但眼绝深,黄帝时姓也。
无肠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无肠之国,其为人长而无肠。
〈注〉为人长,大腹内无肠。所食之物直通过,有形无肠元气庞也。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又有无肠之国,是任姓。无继子,食鱼。
〈注〉为人长也,继亦当作䏿,谓膊啜也。

博父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博父国,其为人大,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黄蛇。邓林在其东,二树木。一曰博父。禹所积石之山在其东,河水所入。
〈注〉河出昆崙,而潜行地下,至葱岭复出,注盐泽,复行南出于此山,而为中国河,遂注海也。
拘缨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拘缨之国,一手把缨。一曰利缨之国。寻木长千里,在拘缨南,生河上。
〈注〉言其人常以一手持冠缨也。
欧丝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欧丝之野,一女子跪据树欧丝。三桑无枝,在欧丝东,其木长百仞,无枝。
〈注〉言啖桑而吐丝,盖蚕类也。

鬼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北经》: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面蛇身。
〈注〉国以鬼名将无妄,与故载鬼一车者,妄也。虽然鬼之为辞二,以其为阴之灵,与则彼固显然物也。谓其反而归与,则人面蛇身,固在也。故鬼国之称,妄也。或曰《易》称伐鬼方,即此。〈按:此乃北方之国,指为鬼方,恐讹〉

毛民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北经》:有大泽方千里,群鸟所解。有毛民之国,依姓,食黍,使四鸟。禹生均国,均国生役采,役采生修鞈,修鞈杀绰人。帝念之,潜为之国,是此毛民。
〈注〉《穆天子传》曰:北至广原之野,飞鸟所解其羽,乃于此猎,鸟兽绝群载羽百车。《竹书》亦曰:穆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积羽千里。皆谓此泽也。

苗民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北经》:西北海外,黑水之北,有人有翼,名曰苗民。颛顼生驩头,驩头生苗民,苗民釐姓,食肉。
〈按:苗民巳载《海外南经》,又载入《大荒北经》,是一是二,姑并存之。〉

元丘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元丘之民。
〈注〉言丘土人物尽黑也。
钉灵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北海之内,有钉灵之国,其民从膝已下有毛,马蹄善走。
〈注〉《诗·含神雾》曰:马蹄自鞭其蹄,日行三百里。

《三国志·蛮夷传注》:丁令国在康居北,胜兵六万人,随畜牧,出名鼠皮,白昆子、青昆子皮。此国去,匈奴单于庭安习水七千里,南去车师六国五千里,西南去康居界三千里,西去康居王治八千里。或以为此丁令即匈奴北丁令也,而北丁令在乌孙西,似其种别也。又匈奴北有浑窳国,有屈射国,有丁令国,有隔昆国,有新梨国,明北海之南自复有丁令,非此乌孙之西丁令也。乌孙长老言北丁令有马胫国,其人音声似雁鹜,从膝以上身头,人也,膝以下生毛,马胫马蹄,不骑马而走疾马,其为人勇健敢战也。
《三才图会》:丁灵国在海内,人从膝下生毛马蹄,善走,自鞭其脚,一日可行三百里,至应天府,马行二年。
铁东国

图考

《三才图会》:铁东出驼马,至应天府,马行二个月。
大罗国

图考

《三才图会》:大罗国如鞑靼,结束至应天府,马行四个月。

波利国


图考

《三才图会》:波利多林木人种田,无城池,有房舍,鞑靼曾到,至应天府,马行一年。

野人国


图考

《三才图会》:野人国。此国有山林,多野人,男子妳长如瓠,曾被鞑靼追赶,将妳搭在手上奔走,会人言,食叶。
后眼国

图考

《三才图会》:后眼国,其人后项有一目,结束与鞑靼同。

深烈大国


图考

《三才图会》:深烈大,似鞑靼国一般,至应天府,马行六个月。

吉慈厄国


图考

《三才图会》:吉慈厄国,皆大山围绕,盘山为城,礼拜堂百馀,所出金银、金丝锦,富民居住皆层楼,多畜牧驼马,地近西北,极寒。
灭吉里国

图考

《三才图会》:灭吉里,多人烟,似鞑靼言语。至应天府,马行四个月。
阿黑骄国

图考

《三才图会》:阿黑骄,多人烟,尽系林木,无羊马,射生打鱼为活,至应天府,行七个月。
女慕乐国

图考

《三才图会》:女慕乐有城池,人烟著。串皮衣、畜牛羊鞑靼曾到。
摆里荒国

图考

《三才图会》:摆里荒北边,似鞑靼。至应天府,行三个月。

无连蒙古


图考

《三才图会》:无连蒙古在海岛住,坐有城池,人烟每与,忒没战著貂鼠皮。至应天府,马行五个月。

吾凉爱达


图考

《三才图会》:吾凉爱达在鞑靼东北,上分界山林,内住坐有野马,无牛羊,打鱼食马乳过日。

木思奚德


图考

《三才图会》:木思奚德似鞑靼。至应天府,马行七个月。

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山海经》

林氏国


《海内北经》:林氏国有珍兽,大若虎,五彩毕具,尾长于身,名曰驺吾,乘之日行千里。
〈注〉《六韬》云:纣囚文王,闳夭之徒诣林氏国,求得此兽,献之。纣大悦,乃释之。《周书》曰:夹林酋耳,酋耳,若虎尾参于身,食虎豹。《大传》谓之:侄兽,吾亦作虞也。

姑射国

《海内北经》:姑射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大蟹在海中。
〈注〉盖千里之蟹也。
胡不与国
《大荒北经》: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胡不与国,烈姓,黍食。

叔歜国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一大山,名之曰衡天。有先民之山。又有槃木千里。有叔歜国,颛顼之子,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猪猪。
北齐国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北齐之国,姜姓,使虎、豹、熊、罴。

始州国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始州之国,有丹山。
〈注〉此山纯出丹朱也。

儋耳国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儋耳之国,任姓禺号子,食谷。
〈注〉其人耳大,下儋垂在肩上。朱崖儋耳,镂画其耳,亦以仿之也。

《大荒北经》: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曰中,颛顼之子,食黍。
赖丘国
《大荒北经》:西北海外,流沙之东,有国名曰赖丘。

牛黎国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
〈注〉儋耳,人生无骨子也。
赤胫国
《海内经》:北海之内,有赤胫民。
〈注〉膝已下正赤色。

大幽国

《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大幽之国。
〈注〉即幽民也,穴居无衣。

《列子》
终北国
《汤问篇》:禹之治水土也,迷而失涂,谬之一国。滨北海之北,不知距齐州几千万里。其国名曰终北,不知际畔之所齐限,无风雨霜露,不生鸟兽、虫鱼、草木之类。四方悉平,周以乔陟。当国之中有山,山名壶领,状若甔甀。顶有口,状若员环,名曰滋穴。有水涌出,名曰神瀵,臭过兰椒,味过醪醴。一源分为四埒,注于山下。经营一国,亡不悉遍。土气和,亡札厉。人性婉而从物,不竞不争。柔心而弱骨,不骄不忌;长幼侪居。不君不臣;男女杂游,不媒不聘;缘木而居,不耕不稼。土气温适,不织不衣;百年而死,不夭不病。其民孳阜无数,有喜乐,亡衰老哀苦。其俗好声,相携而迭谣,终日不辍音。饥惓则饮神瀵,力志和平。过则醉,经旬乃醒。沐浴神瀵,肤色脂泽,香气经旬乃歇。周穆王北游过其国,三年忘归。既反周室,慕其国,然自失。不进酒肉,不召嫔御者,数月乃复。管仲勉齐桓公因游辽口,俱之其国,几剋举。隰朋谏曰:君舍齐国之广,人民之众,山川之观,殖物之阜,礼义之盛,章服之美;妖靡盈庭,忠良满朝。肆咤则徒卒百万,视撝则诸侯从命,亦奚羡于彼而弃齐国之社稷,从戎夷之国乎。此仲父之耄,奈何从之。桓公乃止,以隰朋之言告管仲。仲曰:此固非朋之所及也。臣恐彼国之不可升之也。齐国之富奚恋。隰朋之言奚顾。
《拾遗记》

勃鞮国

颛帝时,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国,人皆衣羽毛,无翼而飞,日中无影,寿千岁。食以黑河水藻,饮以阴山桂脂,凭风而翔,乘波而至,中国气暄羽毛之衣稍稍自落。帝乃更以文豹为饰,献黑玉之环,色如淳漆,贡元驹千匹,帝以驾铁轮,骋劳殊乡,绝域其人,依风泛黑河,以旋其国也。

丹丘国

丹丘国,献玛瑙瓮,以盛甘露。帝德所洽,被于殊方,以露充于厨也。玛瑙石类也。丹丘之地有夜叉、驹跋之鬼,能以赤玛瑙为瓶盂及乐器,皆精妙轻丽。中国人有用者,则魑魅不能逢之。
孝养国
冀州之西二万里,有孝养之国,其俗人年三百岁而织茅为衣。即《尚书》岛夷、卉服之类也。死葬之中野,百鸟衔土为坟,群兽为之掘穴,不封不树,有亲死者剋木为影,事之如生。其俗骁勇,能齧金石,其舌杪方而本小,手搏千钧,以爪画地则洪泉涌流。善养禽兽,入海取虬龙,育于圜室以充祭祀。昔黄帝伐蚩尤,除诸凶害,独表此处为孝养之乡,万国莫不钦仰。故舜封为孝让之国。舜受尧禅,其国执玉帛来朝,特加宾礼,异于馀戎狄也。爰及鸟兽昆虫,以应阴阳,至亿万之年。山一轮,海一竭,鱼蛟陆居,有赤鸟如鹏以翼覆蛟鱼之上,蛟以尾叩天求雨,鱼吸日之光,冥然则暗,如薄蚀矣。众星与雨偕坠,舜乃祷海岳之灵,万国称圣,德之所洽,群祥咸至矣。

因墀国

因墀国献五足兽,状如狮子。玉钱千缗,其形如环。环重十两,上有天寿永吉之字。问其使者,五足兽是何变化。对曰:东方有解形之民,使头飞于南海,左手飞于东山,右手飞于西泽,自脐已下两足孤立,至暮头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外,落元洲之上,化为五足兽。则一指为一足也。其人既失两手,使傍人割里肉以为两臂,宛然如旧也。因墀国在西域之北,送使者以铁为车轮,十年方至晋。及还,轮皆绝锐,莫知其远近也。
《坤舆图说》

西北诸蛮方

北亚墨利加地愈北人愈野。无城郭、君长、文字。数家成一聚落,四周以木栅为城。其俗好饮酒,日以仇杀为事,即平居亦以斗为戏。以牛羊相赌。凡壮男出战,一家老弱妇女咸持斋祈胜。战胜,家人迎贺,断敌人头筑墙。若再战,临行,其老人指墙上髑髅相劝勉,其女人则砍其指骨连为身首之饰,人肉三分,之一祭所事魔神,一赏战功,一给持斋助祷者。若获大仇,削其骨二寸,许凿颐作孔,以骨栽入,露寸许于外,用表其功。颐有树三骨者,人咸敬畏。战时,家中宝物皆携去,誓不反顾,以期必胜。其尚勇好杀如此。盖由地本富饶,人家星列,无君长、官府以理法断其曲直,故小小争竞便相攻杀,此地人多力,女人亦然。每迁徙,什物、器皿、粮糗、子女共作一驼负之而行,上下峻山如履平地,坐则以右足为席,男女皆饰发为事,首饰甚多,亦带螺贝等物。男女皆垂耳环,若伤触其耳及环,为大辱,必反报之。居屋卑隘,门户低,皆以备敌。昔年信魔持斋极虔。斋时,绝不言语。日仅食菽一握,饮水一杯。凡将与人攻战,或将渔猎耕穫,或将喜乐宴饮,或忽遇仇家者,辄持斋各有日数。耕者祀兔鹿求不伤稼;猎者祭大鹿角以求多获。鹿角大者,长五六尺,径五六寸。有大鸷鸟,所谓鸟王,巫藏其乾腊一具,亦以为神猎者祭之。巫觋甚多,凡祈晴雨,于众石中寻取一石,彷佛似物形者以为神而祭之,一日不验,即弃去,别求一石。偶值晴雨辄归功焉。近欧逻巴行教士人劝令敬事造物真主,戒勿相杀勿食人,遂翕然一变,又强毅有恒心,既改永不犯俗。富足好施,每作熟食置门首,任往来者取之。

莫斯哥未亚

亚细亚西北尽境有大国,曰莫斯哥未亚,东西万五千里,南北八千里,中分十六道,有窝儿加河最大,支河八十皆为尾闾。以七十馀口入北高海,兵力甚强,日事吞并其地。夜长昼短,冬至日止二时。气候极寒,雪下坚凝,行旅驾车度雪中,马疾如飞。室宇多用火温,行旅为严寒所侵,血脉皆冻,如蓦入温室,耳、鼻辄堕。每自外来者,先以水浸其躯,俟僵体渐苏,方可入温室。八月至四月,皆衣皮裘,多兽皮,如狐貉貂鼠之属,一裘或至千金者。熊皮为卧褥,永绝虮虱。产皮处用以充赋税,国多盗畜猛犬噬之昼置阱中,夜闻钟声始放人亟匿影闭户矣。今亦稍信天主真教,其王常手持十字俗最浇。凡贸易须假托外邦商贾,方取信国人。若言本土则逆其诈,有大钟摇,非三十人不能。惟国王即位及诞日鸣之。所造大铳长三丈七尺,用药二石,内容二人扫除。又有蜜林,其树悉为蜂房,国人各界其树为恒产。

鸡未腊〈附新亚泥俺 加里伏尔泥亚〉

北亚墨利加西,为鸡未腊,为新亚泥俺,为加里伏尔尼亚。地势相连,国俗略同。男妇皆衣羽毛及虎豹熊罴等。裘间以金银饰之。其地多大山,一最大者高六七十里,广八百里,长三四千里,山下终岁极热,山半温和,山巅极冷,频年多雪,盛时深六七尺。雪消一望平涛数百里,山出泉极大,汇为大江数处,皆广数百里。树木茂盛,参天蔽日,松木腐烂者蜂就作房,蜜莹白,味美,采蜜者预次水边,候蜂来随之去,获蜜甚多。独少盐,得之如宝。相传餂之不忍,食狮象虎豹等兽成群,皮甚贱。雉大者重十五六斤多雷电,树木恒被震坏。有小鸟如雀,于枯树啄小孔千数,每孔藏一粟,为冬月之储。

北方未详诸国部艺文

《聂耳国赞》晋·郭璞

聂耳之国,海渚是县。雕虎斯使,奇物毕见。形有相须,手不离面。

《无䏿国赞》前人

万物相传,非子则根。无䏿因心,构肉生魂。所以能然,尊形者存。

《一目国赞》前人

苍四不多,此一不少。于野冥瞽,洞见无表。形游逆旅,所贵维眇。

《柔利国赞》前人

柔利之人,曲脚反肘。子求之容,方此无丑。所贵者神,形于何有。

《深目国赞》前人

深目类胡,但〈阙〉绝缩。轩辕道降,款塞归服。穿胸长脚,同会异族。

《无肠国赞》前人

无肠之人,厥体维洞。心实灵府,馀则外用。得一自全,理无不共。

《欧丝国赞》前人

女子鲛人,体近蚕蚌。出珠匪甲,吐丝匪蛹。化出无方,物岂有种。

《毛民国赞》前人

牢悲海鸟,西子骇麋。或贵穴裸,或尊裳衣。物我相倾,孰了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