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牛蹄突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目录

 蒙古部汇考四
  明四〈世宗嘉靖十三则 穆宗隆庆三则〉
 蒙古部纪事
 俞折部汇考
  唐〈总一则〉
 駮马部汇考〈弊刺 遏罗支〉
  唐〈总一则〉
 铁甸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妪厥律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黑车子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牛蹄突厥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袜劫子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颉利乌于邪堰部汇考
  五代〈总一则〉
 八邻部汇考
  元〈成宗大德一则〉
 钦察部汇考
  元〈总一则〉

边裔典第一百三十八卷

蒙古部汇考四

明四

嘉靖三十一年,北兵四犯大同,三犯辽阳,一犯宁夏。按《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一年春,敌二千骑寇大同,指挥王恭禦之于平川墩,战死。夏,东入辽塞,围百
户常禄,指挥姚大谟、刘栋、刘启基等于三道沟,四人皆战殁。备禦指挥王相赴援,大战于寺儿山,杀伤相当,敌舍去。千户叶廷瑞率百人助相。明日,相裹创复邀敌于蜡黎山,殊死斗,矢竭,遂与麾下将士三百人皆死之。廷瑞被创死复苏,敌亦引退。其年,凡四犯大同,三犯辽阳,一犯宁夏。
嘉靖三十二年,北兵犯宣府、延绥、甘肃、大同诸边。按《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二年春,犯宣府及延绥。夏,犯甘肃及大同。守将禦之辄败。秋,俺答复大举入寇,下浑源、灵丘、广昌,急攻插箭、浮图等峪。固原游击陈凤、宁夏游击朱玉率兵赴援,大战却之。敌分兵东犯蔚,西掠代、繁畤。已,驻鄜、延二十日,延庆诸城屠掠几遍,乃移营中部,以瞰泾、原,会久雨乃去。时小王子亦乘隙为寇,犯宣府赤城。未几,俺答复以万骑入大同,纵掠之遂至八角堡。巡抚都御史赵时春禦之,遇敌于大虫岭,总兵李涞战死,军覆,时春仅以身免。按《苍霞草·北虏考》:嘉靖三十二年春,虏入大同口,参将史略死之。又入青边口,副总兵郭都死之。游击孙邦、丁碧力战,却虏。已又入延绥塞,副总兵李梅死之。其秋,俺答把都儿自大同入径趋、紫荆,急攻插箭、浮图等峪,游击陈凤、朱玉率宁夏、固原兵来援,虏却,凤玉追之,过浮图,守者请犒师,凤玉曰:毋缓贼,吾旋军享之。及虏于三家村大战,竟日,虏败走。未几,小王子入宣府塞抵赤城大掠而去。俺答犯山西,巡抚赵时春禦之,谍言:虏有游骑二十,去此两舍,可擒也。时春擐甲欲驰,总兵李涞争不听,遂前伏兵起,涞与子松及参将冯恩等皆战死。时春走免。
嘉靖三十三年,北兵入宣府,犯宁夏、大同。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三年春,入宣府紫沟堡。夏,复犯宁夏,大同总兵岳懋中伏死。其秋,攻蓟镇墙,百道并进。警报日数十至,京师戒严。总督杨博悉力拒守,募死士夜斫其营,敌惊扰乃遁。
《苍霞草·北虏考》:嘉靖三十三年夏,虏犯大同,左卫总兵岳懋战死,逮总督苏祐,黜为民。其秋,数万骑入蓟州塞,总督杨博募死士击之。
嘉靖三十五年,北兵连年犯宣、蓟,掠大同及陕西环、庆诸边。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四年,数犯宣、蓟,参将赵倾葵、李光启、丁碧先后战死。朝廷再下赏格,购俺答首,赐万金,爵伯;获丘富、周原者三百金,授三品武阶。时富等在敌,招集亡命,居丰州,筑城自卫,构宫殿,垦水田,号曰板升。板升,华言屋也。赵全教敌,益习攻战事。俺答爱之甚,每入寇必置酒全所问计。三十五年夏,敌三万骑犯宣府。游击张纮迎战,败死。冬,掠大同边,继掠陕西环、庆诸处,守将孙朝、袁正等却之。其年,土蛮再犯辽东。
《苍霞草·北虏考》:嘉靖三十四年春,犯马兰峪,参将赵倾葵等战死,总兵周益昌来援,虏退。其夏,入青边口,参将李光启战败,虏执以索赎,光启骂虏,死。其秋,大举犯宣、大,山西参将丁碧力战,死之。参将马芳以家丁夜劫,虏逐出塞。三十五年夏,入宣府塞,游击张纮战死,军尽没。其冬,小王子及打来孙以十万骑入辽东塞,总兵殷尚质战死,亡卒千人,夺总督王忬、巡抚苏志皋俸。是年,诛叛人张邦奇、吕仲佑。邦奇,卫舍人,与丘富、周原、赵全、李自馨等皆以白莲教捕急,先后叛入虏。虏居之丰州,号板升。板升,华言屋也。富最用事,日夜教虏治攻具、垦田、积粟、收知略士,与谋我边民,黠知书者踵归虏。俺答令富试之,能者统众骑,不则给瓯脱地,令事锄耨。御史李凤毛言:虏累入犯谋,由富等乞。令副使杨顺计获诏给顺万金,毋问出入,下令擒斩俺答诸酋,予万金、爵伯擒斩丘富,周原三百金,授三品武阶。副总兵田世威密遣富故人王勋及弟浩入虏招富降。大同人孙廷美亦陷虏,与浩共说富。富问儒生计安国,留与归孰便。安国曰:公,华人也。乃为犬羊用乎。今官家方急,公宜亟归取功名,毋失。邦奇谓富曰:中国购,若归,且遗之禽。富怒,令邦奇与浩质邦奇,骂浩若卖丘公与中国耳。富怒,杀廷美、浩约吕仲祐内应,攻大同,勋逃归。谋复弟雠,适邦奇挟虏骑至边,索所藏倭刀谶书伏甲执之并得吕仲祐奸状,俱伏法,论功升赏督抚诸臣官,计安国为镇抚,厚恤浩、廷美家。
嘉靖三十六年,北兵掠大同,又犯永平及宣府。按《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六年,敌以二万骑分掠大同边,杀守备唐天禄、把总汪渊。顷之,俺答弟老把都复拥众数万入流河口,犯永平及迁安,副总兵蒋承勋力战死。夏,突犯宣府马尾梁,参将祁勉战死。秋,复入大同右卫境,攻毁七十馀堡,所杀卤甚众。其冬,俺答子辛爱有妾曰桃松寨,私部目收令哥,惧诛来降。总督杨顺自诩为奇功,致之阙下。辛爱来索不得,乃纵掠大同诸墩堡,围右卫数匝。顺恐,诡言敌愿易我以赵全、丘富。本兵许论以为便,乃遣桃松寨夜逸出塞,绐之西走,阴告辛爱,辛爱执而戮之。敌狎知顺无能,围右卫益急,更分兵犯宣、蓟镇。西鄙震动,右卫烽火断绝者六阅月。大学士严嵩与许论议,欲弃右卫。帝不听,诏诸臣发兵措饷,而以兵部侍郎江东代顺。时故将尚表以馈饷入围城,悉力捍禦,粟尽食牛马,彻屋为薪,士卒无变志。表时出兵突战,获俺答孙及婿与其部将各一人。会帝所遣侍郎江东及巡抚杨选、总兵张承勋等各严兵进,围乃解。未几,复掠永昌、凉州及宣府赤城,围甘州十四日始退。土蛮亦数寇辽东。
《苍霞草·北虏考》:嘉靖三十六年春,把都儿以六万骑入流河口,副总兵蒋承勋乘塞力战,死之。西虏犯延绥,副总兵陈凤及其子守义俱力战死。其夏,俺答入宣府塞,杀参将祁勉等。冬,大掠大同塞,俺答子辛爱妾桃松寨者以私通部目蛮带,带惧诛来奔。辛爱大恚,纵骑索诸边。总督杨顺惧议追还,或曰:无尔也。我失丘富而彼得蛮带,沮降且辱国。顺竟私与之辛爱。磔以徇,虏自是益轻我。大攻,围右卫,数月不解,右卫地斗入虏南一面通川,虏分骑塞道,卫大困,故将尚表以转饷至遮,虏不得归,极力城守,虏不能克。议者欲弃右卫予虏。上问大学士嵩,嵩意欲弃之而难于言,乃对:尚书许论习塞事。请问论论阿,嵩极言卫难守,摇上意。上益发兵援。三十七年四月,兵大集,虏解去。其冬,土蛮犯界岭口,马芳拒却之。
嘉靖三十八年,老把都、辛爱等谋大举入犯,入蓟镇,犯宣大,久雨乃退。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八年春,老把都、辛爱谋大举入犯,驻会州,而使其谍诡称东下。总督王忬不能察,遽分兵而东,号令数易,敌遂乘间入蓟镇潘家口,忬得罪。夏,犯大同,转掠宣府东西二城,驻内地旬日,会久雨乃退。
《苍霞草·北虏考》:嘉靖三十八年春,兀良哈导虏由潘家口入,大掠近畿。诏逮总兵欧阳安论死切责王忬,忬恐,称疾。为相嵩搆诛,复使杨博督蓟,博经略颇有绪,召归。其年,俺答由镇羌入西海,留老弱。丰州、大同总兵刘汉谋乘间攻板升,拔叛党,乃使部将王孟夏等以三千人先趋,自以重兵继之,斩首百馀,纵火焚其居,而不得丘富等。其后,富以掠边中流矢,死。嘉靖三十九年,北兵犯大同、延绥、蓟、辽诸边。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三十九年,敌聚众喜峰口外,窥犯蓟镇。大同总兵刘汉出捣其帐于灰河,敌稍远徙。秋,汉复与参将王孟夏等捣丰州,擒斩一百五十人,焚板升略尽。是岁,敌寇大同、延绥、蓟、辽边无虚日。嘉靖四十年,北兵自河西入寇,犯宣府、居庸,又掠陕西、宁夏。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年春,敌自河西踏冰入寇,守备王世臣、千户李虎战死。秋,犯宣府及居庸。其冬,掠陕西、宁夏塞。已,复分兵而东,陷盖州。嘉靖四十一年,北兵入抚顺,攻凤凰城,俺答又数犯山西、宁夏诸塞。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一年夏,土蛮入抚顺,为总兵黑春所败。冬,复攻凤凰城,春力战二日夜,死之。海、金杀掠尤甚。冬,俺答复数犯山西、宁夏塞。于是延绥总兵赵岢分部锐卒,令裨将李希靖等东出神木堡,捣敌帐于半坡山,徐执中等西出定边营,击敌骑于荍麦湖,皆胜之,共斩首一百十九级。
嘉靖四十二年,蓟辽总督杨选囚絷三卫长,令其诸子为质,三卫导北兵大掠顺义、三河。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二年春,敌入宣府滴水崖,为事官刘汉却之。敌遂引而东,数犯辽塞。秋,总兵杨照败死。时蓟辽总督杨选囚絷三卫长通罕,令其诸子更迭为质。通罕者,辛爱妻父也,冀以牵制辛爱,三卫皆怨。其冬,导敌入,大掠顺义、三河。诸将赵溱、孙膑战死,京师戒严。已而大同总兵姜应熊禦之于密云,败之,敌退。诏诛选。
《苍霞草·北虏考》:四十一年秋,虏寇辽东塞,总兵杨照率兵袭之,败,死。明年冬,虏大举由墙子岭入,大掠顺义、三河,诸将孙膑、赵溱俱败死。胡镇拔栅走,京师戒严,上怒,逮督臣杨选诛之。虏留旬日,引去。
嘉靖四十三年,土蛮入辽东,海水暴涨,敌骑多没,帝以海若效灵有司祭告。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三年,土蛮入辽东,都御史刘焘上诸将守禦功,因言海水暴涨,敌骑多没者。帝曰:海若效灵。下有司祭告,焘等皆有赏。冬,敌犯陕西,大掠板桥、响闸儿诸处。
嘉靖四十四年,北兵犯辽东,参将线补衮、游击杨维藩死之。又犯肃州、宣府等处。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四年春,犯辽东宁前小团山,参将线补衮、游击杨维藩死之。夏,犯肃州,总兵刘承业禦之,再战皆捷。秋,俺答子帅轻骑,自宣府洗马林突入,散掠内地。把总江汝栋以锐卒二百暗伏庄堡,猝遇俺答子,搏之。俺答子堕马,为所部致死夺去。俺答子受伤,越日始苏。
《苍霞草·北虏考》:嘉靖四十四年冬,俺答子突入洗马林,把总江汝栋伏锐卒二百搏之,几获,以救至脱去。
嘉靖四十五年,俺答屡犯东西诸塞。
《明外史·鞑靼传》:嘉靖四十五年,俺答屡犯东西诸塞。夏,清河守备郎得功扼敌于张能峪口,胜之。冬,大同参将崔世荣禦敌于樊皮岭,及其子大朝、大宾俱战死。于时丘富死,赵全在敌中益用事,尊俺答为帝,治宫殿。期日上栋,忽大风,栋坠伤数人。俺答惧,不敢复居。而兵部侍郎谭纶在蓟镇善治兵,全乃说俺答无轻犯蓟,镇大同兵弱,亭障稀,可以逞。
《苍霞草·北虏考》:四十五年,帝崩。当帝世,虏诸部独俺答强而其子尤剽悍,尝劝其父母臣土蛮,土蛮伐之,不能克,遂与连和,亦不刺阿尔秃厮始虽逋匿西海为甘凉患,然犹与虏角。其后,亦折而入于虏塞,东西岌岌忧之。帝严明虑轸,边计一不当辄执戮,行间大吏尝一与虏市未浃岁绝之,而边臣顾私贿虏,相与为欺,蔽边大圯。
穆宗隆庆元年,俺答分三道犯山西诸州县,三卫及土蛮大掠畿辅,京师戒严。
《明外史·鞑靼传》:隆庆元年,俺答数犯山西。秋,复率众数万分三道入井坪、朔州、老营、偏头关诸处。边将皆不能禦,遂长驱攻岢岚及汾州,破石州,杀知州事王亮采,屠其民,复大掠孝义、介休、平遥、文水、交城、太谷、隰州间,男女死者数万。事闻,诸边臣罚治有差。而三卫勾土蛮亦同时入寇,蓟镇、昌黎、抚宁、乐亭、卢龙,皆被蹂躏。游骑至滦河,京师震动,三日乃引去。诣将追之,敌出义院口。会大雾,迷失道,堕棒槌崖中,人马枕藉,死者颇众,诸将乃趋割其首。
《苍霞草·北虏考》:隆庆元年秋,赵全说俺答寇山西,曰:晋兵弱,石隰间多肥羊、良铁,可致也。彼藉宣云为救,远来罢,安能抗我。俺答乃分六万骑四道并入,入井坪、入朔州、入老营、入偏头关、卒皆悍勇,边军遇之披靡。副总兵田世威、婴城守游击方振出战败,入壁,创甚。总督王之诰闻变,率六千骑抵雁门,檄大同总兵孙吴入援,吴与山西总兵申维岳俱逗留不进,虏薄石州,攻陷之,杀知州王亮采,屠男妇几尽。进攻汾州,赵全遣间为内应,州人获之,得先为备虏。攻八昼夜不能克,遂分掠文水、交城、平阳、介休间,所杀虏男妇复数万计,邑里为墟。是时,其子以偏师驻宣府塞,下缀我兵,之诰奉诏还怀来护陵寝,巡抚王继洛驻代州不敢出,虏留内池浃三旬无与抗者,值雨潦半亡,其骑乃迁延出塞去。事闻诏逮维岳、世威论死,继洛谪戍边,吴落职,之诰罢去。其月,三卫酋董忽力勾土蛮入蓟州塞,大蹂昌黎、抚宁、乐亭、卢龙间,京师为震,总兵李世忠避虏不敢击,壁李家庄,虏围之,援至乃解。总督刘焘、巡抚耿随卿檄诸将追虏,会大雾,虏迷失道堕棒槌崖中,崖深十馀丈,积尸为满,后骑践之而过。诸将张臣等诇知争趋至割虏首报功,世忠乃滥及平民,为言者所劾,诏谪世忠戍,罢焘放,随卿归里,臣等以卤获有验,晋二级。
隆庆二年,北兵犯柴沟。
《明外史·鞑靼传》:隆庆二年,敌犯柴沟,守备韩尚忠战死。是时兵部侍郎王崇古镇西边,总兵李成梁守辽东,数以兵邀击敌干塞外。敌知有备,入寇稍稀。按《苍霞草·北虏考》:二年,上诣山陵顾瞻塞下,念蓟急以谭纶督蓟,戚继光总兵。纶与继光皆尝用南兵破倭,相与计,蓟兵屡衄。后有朝气而无暮气,不足赖,宜用南兵,益召募至三万,令卒治塞垣,夹垣为台,高数丈,矢石相及环蓟而台者三千垣,周二千馀里。虏自是避,不敢深入蓟。三年冬,西虏吉能率精骑西掠熟番、灵藏等族,留馀众,套中、宁夏总兵雷龙等袭击之,斩首百馀。
隆庆四年,以王崇古言,封俺答为顺义王。
《明外史·鞑靼传》:隆庆四年秋,俺答子寇锦州,总兵王治道、参将郎得功以十馀骑入敌死之。冬,俺答有孙曰把汉那吉者,俺答第三子铁背台吉子也,幼孤,育于俺答妻所。既长,娶妇比吉。把汉复聘袄儿都司女,即俺答外孙女,貌美,俺答夺之。把汉恚,遂率其属阿力哥等十人来降。大同巡抚方逢时受之,以告总督王崇古。崇古上言:把汉来归,非拥众内附者比,宜给官爵,丰馆饩,饬舆马,以示俺答。俺答急之,则因与媾使缚送板升诸叛人;不听,即胁诛把汉牵沮之;又不然,因而抚纳,如汉置属国居乌桓故事,使招其故部,徙近塞。俺答老且死,其长子立,则令把汉还,以其众与其长子抗,我按兵助之。诏可,授把汉指挥使,阿力哥正千户。俺答方西掠土蕃,闻之亟引还,约诸部入犯,崇古檄诸道严兵禦之。敌未得利使来请命,崇古遣译者鲍崇德往,言朝廷待把汉甚厚,第能缚板升诸叛人赵全等,旦送至,把汉即夕返矣。俺答大喜,屏人语曰:我不为乱,乱由全等。若天子幸封我为王,长北方诸部,孰敢为患。即死,吾孙当袭封,彼衣食中国,忍倍德乎。乃益发使与崇德来乞封,且请输马,与中国铁锅、布帛互市,遂执赵全、李自馨等数人来献。崇古乃以帝命遣把汉归,把汉犹恋恋,感泣再拜去。俺答得孙大喜,上表谢。崇古因上言:朝廷若允俺答封贡,诸边有数年之安,可乘时修备。设敌背盟,吾以数年蓄养之财力,从事战守,愈于终岁奔命,自救不暇者矣。复条八事以请。一,议封号官职。诸部行辈,俺答为尊,宜锡以王号,给印信。其大枝如老把都、俺答子及吉囊长子吉能等,俱宜授以都督。弟侄子孙如兀慎打儿汉等四十六枝,授以指挥。其俺答婿十馀枝,授以千户。一,定贡额。每岁一入贡,俺答马十匹,使十人。老把都、吉能、俺答子八匹,使四人。诸部长各以部落大小为差,大者四匹,小者二匹,使各二人。通计岁贡马不得过五百匹,使不得过百五十人。马分三等,上驷三十进御,馀给价有差,老瘠者不入。其使,岁许六十人进京,馀待境上。使还,听以马价市缯布诸物。给酬,其赏额视三卫及西蕃诸国。一,议贡期、贡道。其期以春月及万寿圣节四方来同之会,使人,马匹及表文自大同左卫验入,给犒赏。驻边者,分送各城抚镇验赏。入京者,押送自居庸关人。一,立互市。其规如弘治初,北部三贡例。蕃以金、银、牛马、皮张、马尾等物,商贩以缎紬、布匹、釜锅等物。开市日,来者以三百人驻边外,我兵五百驻市场,期尽一月。市场陕西三边有原立场堡、大同应于左卫北威、远堡边外,宣府应于万全右卫、张家口边外,山西应于水泉营边外。一,议抚赏。守市兵人布二匹,部长缎二匹、紬二匹。以好至边者,酌来使大小,量加赏犒。一,议归降。通贡后,降者不分有罪无罪,免收纳。其华人被卤归正者,查别无窃盗,乃许入。一,审经权。一,戒狡饰。疏入,帝下廷臣议。议有异同,覆勘再三,帝终从崇古言,遂诏封俺答为顺义王,其属昆都力哈等各授都督同知,宾兔台吉等十人,授指挥同知;那木儿台吉等十九人,授指挥佥事;打儿汉台吉等十八人,授正千户;阿拜台吉等十二人,授副千户;恰台吉等二人,授百户。昆都力哈,即老把都也。顷之,兵部采崇古议,定市令。其秋市成,凡得马五百匹,赐俺答等綵币有差。于是西部吉能及其侄切尽等亦请市,诏市于红山墩暨清水管。市成,亦封吉能为都督同知。巳而俺答请金字经及剌麻僧,诏给之。崇古复请玉印,诏予镀金银印。俺答老佞佛,复请于海南建寺,诏赐寺额仰华。俺答常远处青山,其二子,曰宾兔,居松山,直兰州之北,曰丙兔,居西海,直河州之西,并求互市,多桀骜。俺答谕之,亦渐驯。自是约束诸部无入犯,岁来贡市,西塞以宁。

蒙古部纪事

《天顺日录》:天顺初,北虏孛来近边求食,传闻宝玺在其处,石亨欲领兵巡边,乘机取之。上曰:何如。李贤曰:景泰以来,连年水旱灾伤,府库空虚,军民疲困已极。陛下初复位,正宜与之休息,况孛来虽近边,不曾侵犯。今无故举兵伐之,恐不可。若宝玺,乃秦皇所造,李斯所篆,亡国之物,不足为贵。上曰:卿所见极是。莫若只遣通事,赍赏赐以与之。贤曰:圣虑如此,庶几允当。明日召亨曰:且未可举兵,先遣通事探其逆顺,俟其回报处置。亨意方止。于是,遣都督马政往见孛来,厚与赏赐,深知感恩。但其馀部落为梗,得孛来保送使臣而回。
《菽园杂记》:大同猫儿庄本远人,入贡正路。成化初,来使有从他路入者。上因守臣之奏,许之。时,姚文敏夔为礼部,奏请筵宴,赏赐一切杀减使有后言者。姚令通事谕旨,云。故迤北使臣进贡,俱从正路入境,朝廷有大筵宴相待,今尔从小路,疑非迤北头目,只照他处使臣相待耳。使不复有言,人以为得驭夷之体。《病逸漫记》:迤北进贡者,待之加于四裔,顺天供床褥,礼部置酒筵,光禄人日供米一升,肉一斤,酒半瓶,又钦赐下程每五日五人供羊一只,米五升,酒若干,赏赐头目十六表里,加赐织金,其馀各两表里,又各衣一套靴袜全,马价高者三表里,次者二表里,其羁留大同者,取万亿库钱粮供给,万亿库钱粮,颇为大官侵欺,以马草为名军士所得者少,而官入己者多。《坤舆图说》:中国之北,迤西一带,直抵欧逻巴东界,俱名鞑而靼,江河绝少,平土多沙,大半皆山,大者曰意貌,中分亚细亚之南北,其北皆鞑而靼种,气候极寒,春月无雨,入夏微寒仅湿,土人性好勇,以病殁为辱。少城郭,居室驾屋于车以便迁徙,产牛羊、骆驼,嗜马肉,以马头为绝品,贵者方得啖之。道行饥渴即刺所乘马,沥血而饮嗜,酒以一醉为荣,国俗大都如此。更有殊异不伦,夜行昼伏,身蒙鹿皮,喜食蛇蚁、蜘蛛者。有人身羊足,气候极寒,夏月层冰二尺,有长人善跃,一跃三丈,履冰如行陆。

俞折部汇考


俞折国,唐时闻于中国。
《唐书·本纪》不载。 按《回鹘传》:有俞折者,地差大,俗与拔野古相埒。少羊马,多貂鼠。

駮马部汇考〈弊剌 遏罗支〉


駮马国,唐时闻于中国。
《唐书·本纪》不载。 按《回鹘传》:有駮马者,或曰弊剌,曰遏罗支,直突厥之北,距京师万四千里。随水草,然喜居山,胜兵三万。地常积雪,木不凋。以马耕田,马色皆駮,因以名国云。北极于海,虽畜马而不乘,资湩酪以食。好与结骨战,人貌多似结骨,而语不相通。皆剪发,桦皮帽。构木类井干,覆桦为室。各有小君长,不能相臣也。

铁甸部汇考

五代


铁甸国,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得其诸国种类远近。云:拒契丹国东至于海,有铁甸,其族野居皮帐,而人刚勇。其地少草木,水咸浊,色如血,澄之久而后可饮。

妪厥律部汇考

五代


妪厥律,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述其所见:西北至妪厥律,其人长大,髦头,酋长全其发,盛以紫囊。地苦寒,水出大鱼,契丹仰食。又多黑、白、黄貂鼠皮,北方诸国皆仰足。其人最勇,邻国不敢侵。又其西,辖戛,又其北,单于突厥,皆与妪厥律略同。

黑车子部汇考

五代


黑车子,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述其所见:黑车子,善作车帐,其人知孝义,地贫无所产。云契丹之先,常役回纥,后背之走黑车子,始学作车帐。

牛蹄突厥部汇考

五代


牛蹄突厥,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述其所见:牛蹄突厥,人身牛足,其地尤寒,水曰葫芦河,夏秋冰厚二尺,春冬冰彻底,常烧器销冰乃得饮。

袜劫子部汇考

五代


袜劫子,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述其所见:东北,至袜劫子,其人髦首,披布为衣,不鞍而骑,大弓长箭,尤善射,遇人辄杀而生食其肉,契丹等国皆畏之。契丹五骑遇一袜劫子,则皆散走。

颉利乌于邪堰部汇考

五代


颉利乌于邪堰,五代时闻于中国。
《五代史·本纪》不载。 按《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述其所见:契丹尝选百里马二十匹,遣十人赍乾北行,穷其所见。其人自黑车子,历牛蹄国以北,行一年,经四十三城,居人多以木皮为屋,其语言无译者,不知其国地、山川、部族、名号。其地气,遇平地则温和,山林则寒冽。至三十三城,得一人,能铁甸语,其言颇可解,云地名颉利乌于邪堰。云自此以北,龙蛇猛兽、魑魅群行,不可往矣。其人乃还。此北荒之极也。

八邻部汇考

成宗大德元年,大将军床兀儿攻八邻,大败之。
《元史·本纪》不载。 按《床兀儿传》:床兀儿初以大臣子奉诏从太师月儿鲁行军,战于百搭山,有功,拜昭勇大将军、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大德元年,袭父职,领征北诸军帅师踰金山,攻八邻之地。八邻之南有答鲁忽河,其将帖良台阻水而军,伐木栅岸以自庇,士皆下马跪坐,持弓矢以待我军,矢不能及,马不能进。床兀儿命吹铜角,举军大呼,声震林野。其众不知所为,争起就马。于是麾师毕渡,涌水拍岸,木栅漂散,因奋师驰击,追奔五十里,尽得其人马庐帐。还次阿雷河,与海都所遣援八邻之将孛伯军遇。河之上有高山,孛伯阵于山上,马不利下驰。床兀儿麾军渡河蹙之,其马多颠踬,急击败之,追奔三十馀里,孛伯仅以身免。

钦察部汇考


钦察国,元时闻于中国。
《元史·本纪》不载。 按《土土蛤传》:土土蛤,其先本武平北折连川按答罕山部族,自曲出徙居西北玉里伯里山,因以为氏,号其国曰钦察。其地去中国三万馀里,夏夜极短,日暂没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