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步落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十九卷目录

 契丹部汇考
  北魏〈献文帝皇兴一则 孝文帝延兴三则 承明一则 太和二则 宣武帝永平四则 延昌一则 孝明帝熙平一则 正光一则 出帝太昌一则 永熙一则 孝静帝天平一则〉
  隋〈文帝开皇五则 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显庆一则 中宗嗣圣三则 元宗开元七则 天宝三则 武宗会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僖宗光启一则〉
  图考〈一则〉
 契丹部艺文
  敕契丹都督涅礼书    唐张九龄
  敕契丹知兵马李过析书    前人
 地豆于部汇考
  北魏〈孝文帝延兴一则 太和二则 孝明帝正光一则〉
 步落稽部汇考
  北魏〈孝明帝孝昌一则 文帝大统二则〉
  北周〈明帝武成二则 武帝保定一则 天和二则 建德二则 宣政一则〉
 大汉部汇考
  梁〈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图考〈一则〉
 狗国部汇考
  梁〈武帝天监一则〉
  图考〈一则〉
 失韦部汇考
  北魏〈孝静帝武定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中宗嗣圣一则 景龙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宣宗大中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失韦部纪事

边裔典第一百二十九卷

契丹部汇考

北魏

献文帝皇兴二年,契丹始遣使入贡。
《魏书·献文帝本纪》:皇兴二年四月,契丹遣使朝献。
《契丹传》:契丹国,在厍莫奚东,异种同类,俱窜于

松漠之间。登国中,国军大破之,遂逃迸,与厍莫奚分背。经数十年,稍滋蔓,有部落,于和龙之北数百里,多为寇盗。真君以来,求朝献,岁贡名马。显祖时,使莫弗纥何辰奉献,得班飨于诸国之末。归而相谓,言国家之美,心皆忻慕,于是东北群狄闻之,莫不思服。悉万丹部、何大何部、伏弗郁部、羽陵部、日连部、匹絜部、黎部、吐六于部等,各以其名马文皮入献天府,遂求为常。皆得交市于和龙、密云之间,贡献不绝。
孝文帝延兴三年四月,契丹遣使朝贡。
延兴四年九月,契丹遣使朝献。
延兴五年,契丹遣使献名马。
承明元年九月,契丹遣使朝献。
按以上《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三年,契丹莫弗贺等求内附。
《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三年九月,契丹遣使朝献。
《契丹本传》:太和三年,高句丽窃与蠕蠕谋,欲取

地豆于以分之。契丹惧其侵轶,其莫弗贺勿于率其部落车三千乘、众万馀口,驱徙杂畜,求入内附,止于白狼水东。自此岁常朝贡。后告饥,高祖矜之,听其入关市籴。
太和十九年五月,契丹遣使朝献。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宣武帝永平元年,契丹国遣使朝献。
永平二年七月,契丹国遣使朝献。
永平三年六月,契丹国遣使朝贡。
永平四年七月,契丹国遣使朝献。
延昌三年九月,契丹国遣使朝贡。
按以上《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熙平二年,契丹入贡,诏赐以青毡。
《魏书·孝明帝本纪》:熙平二年二月,契丹国遣使朝献。按《契丹本传》:世宗、肃宗时,恒遣使贡方物。熙平中,契丹使人祖真等三十人还,灵太后以其俗嫁娶之际,以青毡为上服,人给青毡两匹,赏其诚款之心,馀依旧式。朝贡至齐受禅常不绝。
正光五年十二月,契丹国遣使朝贡。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出帝太昌元年六月,契丹国遣使朝贡。永熙三年夏四月,契丹国遣使朝贡。
按以上《魏书·出帝本纪》云云。
孝静帝天平二年三月,契丹国遣使朝贡。
《魏书·孝静帝本纪》云云。

文帝开皇四年,契丹内附。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四年五月癸酉,契丹主莫贺弗遣使请降。九月庚午,契丹内附。按《契丹本传》:契丹之先,与厍莫奚异种而同类,并为慕容氏所破,俱窜于松、漠之间。其后稍大,居黄龙之北数百里。其俗颇与靺鞨同。好为寇盗。父母死而悲哭者,以为不壮。但以其尸置于山树之上,经三年之后,乃收其骨而焚之。因酹而祝曰:冬月时,向阳食。若我射猎时,使我多得猪鹿。其无礼顽嚚,于诸夷最甚。当后魏时,为高丽所侵,部落万馀口求内附,止白貔河。后为突厥所逼,又以万家寄于高丽。开皇四年,率诸莫贺弗来谒。开皇五年,契丹款塞。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五年夏四月甲午,契丹主多弥遣使贡方物。按《契丹本传》:开皇五年,悉其众款塞,高祖纳之,听居其故地。
开皇六年,契丹诸部相攻,击帝使责让之。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开皇六年,其诸部相攻击,久不止,又与突厥相侵,高祖使使责让之。其国遣使诣阙,顿颡谢罪。其后契丹别部出伏等背高丽,率众内附。高祖纳之,安置于渴奚那颉之北。开皇十三年春正月乙巳,契丹遣使贡方物。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
开皇二十年,契丹别部来降。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开皇末,其别部四千馀家背突厥来降。上方与突厥和好,重失远人之心,悉令给粮还本,敕突厥抚纳之。固辞不去。部落渐众,遂北徙逐水草,当辽西正北二百里,依托纥臣水而居。东西亘五百里,南北三百里,分为十部。兵多者三千,少者千馀,逐寒暑,随水草畜牧。有征伐,则酋帅相与议之,兴兵动众合符契。突厥沙钵略可汗遣吐屯潘垤统之。
炀帝大业元年,契丹寇营州,诏韦云起讨之。
《隋书》不载。按《唐书·韦云起传》:大业初,契丹寇营州,诏云起护突厥兵讨之,启民可汗以二万骑受节度。云起使离为二十屯,屯相联络,四道并引,令曰:鼓而行,角而止,非公使,毋走马。三喻五复之。既而纥斤一人犯令,即斩以徇。于是突厥酋长入谒者,皆膝而进,莫敢仰视。始,契丹事突厥无间,且不虞云起至。既入境,使突厥绐云诣柳城与高丽市易,敢言有隋使在者斩。契丹不疑。因引而南,过贼营百里,夜还阵,以迟明掩击之,获契丹男女四万,以女子及畜产半赐突厥,男子悉杀之,以馀众还。帝大喜,会百官于廷,曰:云起将突厥兵平契丹,以奇用师,有文武才,朕自举之。拜治书御史。

高祖武德 年,契丹遣人来朝。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契丹,本东国种,其先为匈奴所破,保鲜卑山。魏青龙中,部酋比能稍桀骜,为幽州刺史王雄所杀,众遂微,逃潢水之南,黄龙之北。至元魏,自号曰契丹。地直京师东北五千里而赢,东距高丽,西奚,南营州,北靺鞨、室韦,阻冷陉山以自固。射猎居处无常。其君大贺氏,有胜兵四万,析八部,臣于突厥,以为俟斤。凡调发攻战,则诸部毕会;猎则部得自行。与奚不平,每斗不利,辄遁保鲜卑山。风俗与突厥大抵略侔。死不墓,以马车载尸入山,置于树颠。子孙死,父母旦夕哭;父母死则否,亦无丧期。武德中,其大酋孙敖曹与靺鞨长突地稽俱遣人来朝,而君长或小入寇边。后二年,君长乃遣使者上名马、丰貂。
太宗贞观二年,契丹摩会来降。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贞观二年,摩会来降。突厥颉利可汗不欲外夷与唐合,乃请以梁师都易契丹。太宗曰:契丹、突厥不同类,今已降我,尚可索耶。师都,唐编户,盗我州部,突厥辄为助,我将禽之,谊不可易降者。明年,摩会复入朝,赐鼓纛,由是有常贡。
贞观十九年,契丹曲据率众归,窟哥举部内属。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帝伐高丽,悉发酋长与奚首领从军。帝还,过营州,尽召其长窟哥及老人,差赐缯綵,以窟哥为左武卫将军。大酋辱纥主曲据又率众归,即其部为元州,拜曲据刺史,隶营州都督府。未几,窟哥举部内属,乃置松漠都督府,以窟哥为使持节十州诸军事、松漠都督,封无极男,赐氏李。以达稽部为峭落州,纥便部为弹汗州,独活部为无逢州,芬问部为羽陵州,突便部为日连州,芮奚部为徒河州,坠斤部为万丹州,伏部为匹黎、赤山二州,俱隶松漠府,即以辱纥主为之刺史。
高宗显庆五年五月,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为沙砖
道行军总管,以伐契丹。十二月,阿史德枢宾及契丹战,败之。
《唐书·高宗本纪》云云。
中宗嗣圣十三年〈即武后万岁通天元年〉夏五月,契丹首领松漠都督李尽忠、归诚州刺史孙万荣陷营州,杀都督赵文翙。乙丑,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右金吾卫大将
军张元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等击之。
《唐书·武后本纪》:万岁通天元年五月壬子,契丹首领松漠都督李尽忠、归诚州刺史孙万荣陷营州,杀都督赵文翙。乙丑,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右金吾卫大将军张元遇、左威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等击之。八月丁酉,张元遇、曹仁师、麻仁节等及契丹战于黄獐谷,败绩,执元遇、仁节。九月庚子,同州刺史武攸宜为清边道行军大总管,以击契丹。十月辛卯,契丹寇冀州,刺史陆宝积死之。按《契丹本传》:窟哥死,与奚连叛,行军总管阿史德枢宾等执松漠都督阿卜固献东都。窟哥有一孙:曰枯莫离,为左卫将军、弹汗州刺史,封归顺郡王;曰尽忠,为武卫大将军、松漠都督。而敖曹有孙曰万荣,为归诚州刺史。于是营州都督赵文翙骄沓,数侵侮其下,尽忠等皆怨望。万荣本以侍子入朝,知中国险易,挟乱不疑,即共举兵,杀文翙,盗营州反。尽忠自号无上可汗,以万荣为将,纵兵四略,所向辄下,不重浃,众数万,妄言十万,攻崇州,执讨击副使许钦寂。武后怒,诏鹰扬将军曹仁师、金吾大将军张元遇、右武卫大将军李多祚、司农少卿麻仁节等二十八将击之;以梁王武三思为榆关道安抚大使,纳言姚璹为之副。更号万荣曰万斩,尽忠曰尽灭。诸将战西硖石黄獐谷,王师败绩,元遇、仁节皆为虏禽。进攻平州,不克。败书闻,后乃以右武卫大将军建安王武攸宜为清边道大总管,击契丹;募天下人奴有勇者,官畀主直,悉发以击虏。万荣衔枚夜袭檀州,清边道副总管张九节募死亡数百薄战,万荣败而走山。俄而尽忠死,突厥默啜袭破其部。万荣收散兵复振,使别将骆务整、何阿小入冀州,杀刺史陆宝积,掠数千人。
嗣圣十四年〈即武后神功元年〉夏四月,右金吾卫大将军武懿宗为神兵道行军大总管,以讨契丹,败之。
《唐书·武后本纪》:神功元年四月癸未,右金吾卫大将军武懿宗为神兵道行军大总管,及右豹韬卫将军何迦密以击契丹。五月癸卯,娄师德为清边道行军副大总管,右武卫将军沙吒忠义为清边中道前军总管,以击契丹。按《契丹本传》:武后闻尽忠死,更诏夏官尚书王孝杰、羽林卫将军苏宏晖,率兵十七万讨契丹,战东硖石,师败,孝杰死之。万荣席已胜,遂屠幽州。攸宜遣将讨捕,不能克。乃命右金吾卫大将军河内郡王武懿宗为神兵道大总管,右肃政台御史大夫娄师德为清边道大总管,右武卫大将军沙吒忠义为清边中道前军总管,兵凡二十万击贼。万荣锐甚,鼓而南,残瀛州属县,恣肆无所惮。于是神兵道总管杨元基率奚军掩其尾,契丹大败,获何阿小,降别将李楷固、骆务整,收仗械如积。万荣委军走,残队复合,与奚搏。奚四面攻,乃大溃,万荣左驰。张九节为三伏伺之,万荣穷,与家奴轻骑走潞河东,惫甚,卧林下,奴斩其首,九节传之东都,馀众溃。攸宜凯而还,后喜,为赦天下,改元为神功。
嗣圣十七年〈即武后久视元年〉,诏左玉钤卫大将军李楷固等讨契丹,破之。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契丹不能立,遂附突厥。久视元年,诏左玉钤卫大将军李楷固、右武威卫将军骆务整讨契丹,破之。此两人皆虏善将,尝犯边,数窘官军者也,及是有功。
元宗开元二年正月,并州节度大使薛讷同紫微黄门三品,以伐契丹。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按《契丹本传》:开元二年,尽忠从父弟都督失活以默啜政衰,率部落与颉利发伊健啜来归,元宗赐丹书铁券。后二年,与奚长李大酺皆来,诏复置松漠府,以失活为都督,封松漠郡王,授左金吾卫大将军。仍其府置静析军,以失活为经略大使,所统八部皆擢其酋为刺史。诏将军薛泰为押蕃落使,督军镇抚。帝以东平王外孙杨元嗣女为永乐公主,妻失活。明年,失活死,赠特进,帝遣使吊祠,以其弟中郎将娑固袭封及所领。明年,娑固与公主来朝,宴赉有加。
开元四年,契丹来降。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四年八月辛未,契丹降。按《契丹本传》:有可突于者,为静析军副使,悍勇得众,娑固欲去之,未决。而突于反攻娑固,娑固奔营州。都督许钦澹以州甲五百,合奚君长李大酺兵共攻可突于。不胜,娑固、大酺皆死。钦澹惧,徙军入榆关。可突于奉娑固从父弟郁于为君,遣使者谢罪。有诏即拜郁于松漠郡王,而赦可突于。郁于来朝,授率更令,以宗室所出女慕容为燕郡公主妻之。可突于亦来朝,擢左羽林卫将军。郁于死,弟吐于嗣,与可突于有隙,不能定其下,携公主来奔,封辽阳郡王,留宿卫。可突于奉尽忠弟邵固统众,诏许袭王。天子封禅,邵固与诸蕃长皆从行在。明年,拜左羽林卫大将军,徙王广化郡,以宗室出女陈为东华公主,妻邵固,诏官其部酋长百馀人,邵固以子入侍。可突于复来,不为宰相李元纮所礼,鞅鞅去。张说曰:彼兽心者,唯利是向。且方持国,下所附也,不假以礼,不来矣。
开元八年九月壬申,契丹寇边,王晙检校幽州都督、节度河北诸军大使,黄门侍郎韦抗为朔方道行军大总管,以伐之。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开元二十年正月,信安郡王祎为河东、河北道行军副元帅,以伐契丹。五月,俘奚、契丹以献。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年正月乙卯,信安郡王祎为河东、河北道行军副元帅,以伐奚、契丹。三月己巳,信安郡王祎及奚、契丹战于蓟州,败之。五月戊申,忠王浚俘奚、契丹以献。按《契丹本传》:可突于杀邵固,立屈烈为王,胁奚众共降突厥。公主走平卢军。诏幽州长史、知范阳节度事赵含章击之。遣中书舍人裴宽、给事中薛侃大募壮士,拜忠王浚河北道行军元帅,以御史大夫李朝隐、京兆尹裴胄先副之,帅程伯献、张文俨、宋之悌、李东蒙、赵万功、郭英杰等八总管兵击契丹。既又以忠王兼河东道诸军元帅,王不行。以礼部尚书信安郡王祎持节河北道行军副元帅,与含章出塞捕虏,大破之。可突于走,奚众降,王以二蕃俘级告诸庙。
开元二十一年闰月,幽州副总管郭英杰及契丹战于都山,英杰死之。
开元二十二年,张守圭及契丹战,败之,杀其王屈烈。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云云。按《契丹本传》:可突于盗边,幽州长史薛楚玉、副总管郭英杰、吴克勤、乌知义、罗守忠率万骑及奚击之,战都山下。可突于以突厥兵来,奚惧,持两端,众走险;知义、守忠败,英杰、克勤死之,杀唐兵万人。帝擢张守圭为幽州长史经略之。守圭既善将,可突于恐,阳请臣而稍趋西北倚突厥。其衙官李过折与可突于内不平,守圭使客王悔阴邀之,以兵围可突于,过折即夜斩可突于、屈烈及支党数十人,自归。守圭使过折统其部,函可突于等首传东都。拜过折北平郡王,为松漠都督。可突于残党击杀过折,屠其家。一子刺乾走安东,拜左骁卫将军。
《张守圭传》:守圭徙幽州长史、河北节度副大使。

俄加采访处置等使。契丹、奚连年梗边,牙官可突于,胡有谋者,前长史赵含章、薛楚玉等不能制,守圭至,每战辄胜,虏遂大败。帝喜,诏有司告九庙。契丹酋屈刺及突于恐惧,乃遣使诈降。守圭得其情,遣右卫骑曹王悔诣部计事,屈刺无降意,徙帐稍西北,密引突厥众将杀悔以叛。契丹别帅李过折与突于争权不叶,悔因间诱之,夜斩屈刺及突于,尽灭其党,以众降。守圭次紫蒙州,大阅军实,赏将士,传屈刺、突于首于东都。
开元二十五年,张守圭讨契丹,败之。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五年三月乙酉,张守圭及契丹战于捺禄山,败之。按《契丹本传》:开元二十五年,守圭讨契丹,再破之,有诏自今战有功必告庙。
天宝四载,契丹大酋降,以静乐公主妻之。
《唐书·元宗本纪》:天宝四载三月,以外孙独孤氏女为静乐公主,嫁于契丹松漠都督李怀节;杨氏女为宜芳公主,嫁于奚饶乐都督李延宠。按《契丹本传》:天宝四载,契丹大酋李怀秀降,拜松漠都督,封崇顺王,以宗室出女独孤为静乐公主妻之。是岁,杀公主叛去,范阳节度使安禄山讨破之。更封其酋楷洛为恭仁王,代松漠都督。
天宝十载八月,范阳节度副大使安禄山及契丹战于吐护真河,败绩。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按《契丹本传》:禄山方幸,表讨契丹以向帝意。发幽州、云中、平卢、河东兵十馀万,以奚为乡导,大战潢水南。禄山败,死者数千。自是禄山与相侵掠未尝解,至其反乃已。
天宝十四载三月壬午,安禄山及契丹战于潢水,败之。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武宗会昌二年,契丹内附。
《唐书·武宗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契丹在开元、天宝间,使朝献者无虑二十。故事,以范阳节度为押奚、契丹使,自至德后,藩镇擅地务自安,障戍斥候益谨,不生事于边;奚、契丹亦鲜入寇,岁选酋豪数十入长安朝会,每引见,赐与有秩,其下率数百皆驻馆幽州。至德、宝应时再朝献,大历中十三,贞元间三,元和中七,太和、开成间凡四。然天子恶其外附回鹘,不复官爵渠长。会昌二年,回鹘破,契丹酋屈戍始复内附,拜云麾将军、守右武卫将军。于是幽州节度使张仲武为易回鹘所与旧印,赐唐新印,曰奉国契丹之印。
懿宗咸通 年,契丹遣使入朝。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咸通中,其王习尔之再遣使者入朝,部落寖彊。习尔之死,族人钦德嗣。
僖宗光启 年,契丹败约入寇,刘守光伪与和,帐饮具于野,伏发,禽其大将。
《唐书·僖宗本纪》不载。按《契丹本传》:光启时,方天下盗兴,北疆多故,乃钞奚、室韦,小小部种皆役服之,因入寇幽、蓟。刘仁恭穷师踰摘星山讨之,岁燎塞下草,使不得留牧,马多死。契丹乃乞盟,献良马求牧地,仁恭许之。复败约入寇,刘守光戍平州,契丹以万骑入,守光伪与和,帐饮具于野,伏发,禽其大将。群胡恸,愿纳马五千以赎,不许。钦德输重赂求之,乃与盟,十年不敢近边。钦德晚节政不竞,其八部大人法常三岁代,时耶律阿保机建鼓旗为一部,不肯代,自号为王而有国,大贺氏遂亡。
黑契丹

图考


《三才图会》:黑契丹,有城池人烟,金人马曾至此。至应天府,马行一年。

契丹部艺文

《敕契丹都督涅礼书》唐·张九龄

敕契丹都督涅礼:往者屈突于凶恶,无心忧矜,百姓背叛于我,将日自防,丁壮不得耕耘,牛马不得生养,及依附突厥,而课税又多,部落吁嗟,卿所见也。李过折因众人之忿,诛顽凶之徒,诸部落酋豪相率归我。已令人随事赏赐,亦云且得安宁。过折封王,岂直赏功而已,亦为百姓众意,赖其抚存,不知近日以来若为非理,亦闻杀害无罪,捧打又多,众情不安,遂致非命。然卿彼之蕃法多无义于君长,自昔如此,朕亦知之。然是卿蕃王有恶轻杀为此,王者不亦难乎。但恐卿今为王后,人亦常不自保,谁愿作王。卿虽蕃人,是当土豪杰亦须防虑后事,岂取快志目前。过折既亡,卿初知都督百姓,诸处复又安宁以否。守圭先拟往,彼亦即令便就处置。卿应有官赏,即有处分。夏中甚热,卿及首领百姓并平安好,今赐卿锦衣一副、并钿带七事,至宜领取,遣书指不多及。
《敕契丹知兵马李过折书》前人
敕契丹知兵马中郎李过折等:卿比在蕃中,已知才略,一此行事,十倍所闻,既立殊勋,又成大节,何其壮也。可突于狡算翻覆,人面兽心,事其君长不忠不义,处其种落无信无恩,专持两端,随事向背。而屈烈愚蔽与之同恶。卿此观变,寔为远图,诛元凶而存一蕃,行权宜而合正道,所全者大,所虑寔深。今诸部帖然,皆卿之力也。且顷者㩦叛,闻甚崎岖,羊马不保于孳生,田畴不安于耕种,寄命山谷,并力干戈,总由顽凶致此劳苦。向若无卿此举,信彼所行,以疲弊之残人当骁雄之巨众,彼则朝夕奔命,此方岁月,攻守而众寡不敌,歼灭有期,赖卿先见之明。乃用转祸之计,以救万人之命,以成万代之名,岂独大功。真为上智,今将畴其井赋异姓封王,以旌厥庸,且有后命在彼,初有变故,乍应惊扰,百姓既知所当安帖,卿可与张守圭量事处置,务逐便宜,今既一家,爱同赤子,惟其所欲,随事抚存。春初尚寒,及衙官刺史县令并百姓以下并平安好,遣书指不多及。

地豆于部汇考

北魏

孝文帝延兴二年,地豆于始遣使朝贡。
《魏书·孝文帝本纪》:延兴二年八月,地豆于国遣使朝贡。按《地豆于本传》:地豆于国,在失韦西千馀里。多牛羊,出名马,皮为衣服,无五谷,惟食肉酪。延兴二年八月,遣使朝贡,至于太和六年,贡使不绝。
太和六年,地豆于国遣使朝贡。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十四年四月,地豆于频犯塞,甲戌,征西大将军、阳平王熙击走之。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正光五年十二月,地豆于国遣使朝贡。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步落稽部汇考

北魏

孝明帝孝昌 年,稽胡刘蠡升,自称天子,立年号。时魏政乱,不能讨。
《魏书》不载。按《周书·稽胡传》: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匈奴别种,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落繁炽。其俗土著,亦知种田。地少桑蚕,多麻布。其丈夫衣服及死亡殡葬,与中夏略同。妇人则多贯蜃贝以为耳及颈饰。又与华民错居。其渠帅颇识文字。然语类夷狄,因译乃通。蹲踞无礼,贪而忍害。俗好淫秽,处女尤甚。将嫁之夕,方与淫者叙离,夫氏闻之,以多为贵。既嫁之后,颇亦防闲,有犯奸者,随事惩罚。又兄弟死,皆纳其妻。虽分统郡县,列于编户,然轻其徭赋,有异齐民。山谷阻深者,又未尽役属。而凶悍恃险,数为寇乱。魏孝昌中,有刘蠡升者,居云阳谷,自称天子,立年号,署百官。属魏氏政乱,力不能讨。蠡升遂分遣部众,抄掠居民,汾、晋之间,略无宁岁。
文帝大统元年,潜师袭稽胡,灭之,遣使安抚其河西馀众。
《周书·本纪》不载。 按《稽胡本传》:齐神武迁邺后,始密图之,伪许以女妻蠡升太子。蠡升信之,遂遣其子诣邺。齐神武厚为之礼,缓以婚期。蠡升既恃和亲,不为之备。大统元年三月,齐神武潜师袭之。蠡升率轻骑出外徵兵,为其北部王所杀,斩首送于齐神武。其众复立蠡升第三子南海王为主,率兵拒战。齐神武击灭之,获其伪主,及其弟西海王,并皇后夫人王公以下四百馀人,归于邺。居河西者,多恃险不宾。时方与齐神武争衡,未遑经略。太祖乃遣黄门郎杨忠就安抚之。
大统五年,稽胡叛,遣李弼等讨平之。
《周书·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五年,黑水部众先叛。七年,别帅夏州刺史刘平伏又据上郡反。自是北山诸部,连岁寇暴。太祖前后遣李远、于谨、侯莫陈崇、李弼等相继讨平之。

北周

明帝武成元年,步落稽郝阿何等附于齐,击破之。
《周书·明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武成初,延州稽胡郝阿保、郝狼皮率其种人附于齐氏。阿保自署丞相,狼皮自署柱国,并与其别部刘桑德共为影响。柱国豆卢宁督诸军,与延州刺史高琳击破之。武成二年,步落稽叛,大将军韩杲讨之。
《周书·明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二年,狼皮等馀党复叛。诏大将军韩杲讨之,俘斩甚众。
武帝保定 年,步落稽数入寇,达奚震讨之。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保定中,离石生胡数寇汾北,勋州刺史韦孝宽于险要筑城,置兵粮,以遏其路。及杨忠与突厥伐齐,稽胡等复怀旅拒,不供粮饩。忠乃诈其酋帅,云与突厥欲回兵讨之。酋帅等惧,乃相率供馈焉。其后丹州、绥州、银州等部内诸胡,与蒲川别帅郝三郎等又频年逆命。复诏达奚震、辛威、于寔等前后穷讨,散其种落。
天和二年,延州总管宇文盛城银州,步落稽等欲邀袭盛兵,盛讨斩之。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天和二年,延州总管宇文盛率众城银州,稽胡白郁久同、乔是罗等欲邀袭盛军,盛并讨斩之。又破其别帅乔三勿同等。
天和五年,稽胡等入寇开府刘雄,败之。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五年,开府刘雄出绥州,巡检北边川路,稽胡帅乔白郎、乔素勿同等度河逆战,雄复破之。
建德五年,高祖败齐师于晋州,步落稽盗其所弃甲
仗,没铎自立,称圣武皇帝。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建德五年,高祖败齐师于晋州,乘胜逐北,齐人所弃甲仗,未暇收剑,稽胡乘间窃出,并盗而有之。乃立蠡升孙没铎为主,号圣武皇帝,年曰石平。
建德六年,命齐王宪等讨没铎,大败擒之,馀众降。按《周书·武帝本纪》:建德六年十一月,稽胡反,遣齐王宪率军讨平之。按《稽胡本传》:建德六年,高祖定东夏,将讨之,议欲穷其巢穴。齐王宪以为种类既多,又山谷阻绝,王师一举,未可尽除。且当剪其魁首,馀加慰抚。高祖然之,乃以宪为行军元帅,督行军总管赵王招、谯王俭、滕王逌等讨之。宪军次马邑,乃分道俱进。没铎遣其党天柱守河东,又遣其大帅穆支据河西,规欲分守险要,掎角宪军。宪命谯王俭攻天柱,滕王逌击穆支,并破之,斩首万馀级。赵王招又擒没铎。馀众尽降。
宣政元年,稽胡帅刘受罗千复叛,越王盛讨擒之。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稽胡本传》:宣政元年,汾州稽胡帅刘受罗千复反,越王盛督诸军讨擒之。自是寇盗颇息。

大汉部汇考


大汉国,以梁时闻于中国。
《梁书·本纪》不载。按《东夷传》:大汉国,在文身国东五千馀里。无兵戈,不攻战。风俗并与文身国同而言语异。

太宗贞观 年,大汉国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汉本传》:大汉者,处鞠之北,饶羊马,人物颀大,故以自名。与鞠俱邻于黠戛斯剑海之濒。此皆古所未宾者,当贞观逮永徽,奉貂马入朝,或一再至。
《册府元龟》:大汉国在鞠国北,地饶羊马,其人极长大,长者至一丈三四尺。
大汉国

图考


《三才图会》:大汉国无兵戈,不攻战,与文身国,同而言语异。

狗国部汇考

武帝天监六年,有人渡海,风飘至于狗国。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扶桑传》:天监六年,有晋安人渡海,为风所飘至一岛,登岸,有人居止。女则如中国,而言语不可晓;男则人身而狗头,其声如吠。其食有小豆,其衣如布。筑土为墙,其形圆,其户如窦云。按《五代史·四夷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道其所见。室韦北,狗国,人身狗首,长毛不衣,手搏猛兽,语为犬嗥,其妻皆人,能汉语,生男为狗,女为人,自相婚嫁,穴居食生,而妻女人食。云尝有中国人至其国,其妻怜之使逃归,与其著十馀只,教其每走十馀里遗一著,狗夫追之,见其家物,必衔而归,则不能追矣。其说如此。
狗国

图考


《三才图会》:狗国,人身狗首,长毛不衣,语若犬嗥,其妻皆人,能汉语,衣貂鼠皮。穴居,食生。妻女食熟。自相嫁娶,昔有中国人至其国,妻使逃归,与著十馀只,教其每走十馀里遗一著,狗见其家物,必衔归。其人乃脱,则追不及矣。至应天府,行二年二个月。

失韦部汇考

北魏

孝静帝武定二年夏四月,失韦始遣使入贡。
《魏书·孝静帝本纪》:武定二年夏四月,失韦国遣使朝贡。
《失韦本传》:失韦国,在勿吉北千里,去洛六千里。路出和龙北千馀里,入契丹国,又北行十日至啜水,又北行三日有盖水,又北行三日有犊了山,其山高大,周回三百馀里,又北行三日有大水名屈利,又北行三日至刃水,又北行五日到其国。有大水从北而来,广四里馀,名㮏水。国土下湿。语与厍莫奚、契丹、豆莫娄国同。颇有粟麦及穄,唯食猪鱼,养牛马,俗又无羊。夏则城居,冬逐水草。亦多貂皮。丈夫索发。用角弓,其箭尤长。女妇束发,作叉手髻。其国少窃盗,盗一徵三,杀人者责马三百匹。男女悉衣白鹿皮襦裤。有曲酿酒。俗爱赤珠,为妇人饰,穿挂于颈,以多为贵,女不得此,乃至不嫁。父母死,男女聚哭三年,尸则置于林树之上。武定二年四月,始遣使张乌豆伐等献其方物。按《北齐书·王峻传》:峻为世宗相府外兵参军。随诸军平淮阴,赐爵北平县男。除营州刺史。营州地接边城,贼数为民患。峻至州,远设斥候,广置疑兵,每有贼发,常出其不意要击之,贼不敢发,合境获安。先是刺史陆士茂诈杀室韦八百馀人,因此朝贡遂绝。至是,峻分命将士,要其行路,室韦果至,大破之,虏其首帅而还。因厚加恩礼,放遣之。室韦遂献诚款,朝贡不绝,峻有力焉。

文帝开皇十三年,室韦遣使贡方物。
《隋书·文帝本纪》云云。按《契丹传》:契丹之类也。其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室韦,分为五部,不相总一,所谓南室韦、北室韦、钵室韦、深末怛室韦、大室韦。并无君长,人民贫弱,突厥常以三吐屯总领之。南室韦在契丹北三千里,土地卑湿,至夏则移向西北贷勃、欠对二山,多草木,饶禽兽,又多蚊蚋,人皆巢居,以避其患。渐分为二十五部,每部有馀莫弗瞒咄,犹酋长也。死则子弟代立,嗣绝则择贤豪而立之。其俗丈夫皆被发,妇人槃发,衣服与契丹同。乘牛车,籧篨为屋,如突厥毡车之状。渡水则束薪为筏,或以皮为舟者。马则织草为鞯,结绳为辔。寝则屈为屋,以籧篨覆上,移则载行。以猪皮为席,编木为藉。妇女皆抱膝而坐。气候多寒,田收甚薄,无羊,少马,多猪牛。造酒食啖,与靺鞨同俗。婚嫁之法,二家相许,婿辄盗妇将去,然后送牛马为聘,更将归家。待有娠,乃相随还舍。妇人不再嫁,以为死人之妻难以共居。部落共为大棚,人死则置尸其上。居丧三年,年唯四哭。其国无铁,取给于高丽。多貂。南室韦北行十一日至北室韦,分为九部落,绕吐纥山而居。其部落渠帅号乞引莫贺咄,每部有莫何弗三人以贰之。气候最寒,雪深没马。冬则入山,居土穴中,牛畜多冻死。饶獐鹿,射猎为务,食肉衣皮。凿冰,没水中而网射鱼鳖。地多积雪,惧陷坑阱,骑木而行。俗皆捕貂为业,冠以狐貉,衣以鱼皮。又北行千里,至钵室韦,依胡布山而住,人众多北室韦,不知为几部落。用桦皮盖屋,其馀同北室韦。从钵室韦西南四日行,至深末怛室韦,因水为号也。冬月穴居,以避太阴之气。又西北数千里,至大室韦,径路险阻,语言不通。尤多貂及青鼠。北室韦时遣使贡献,馀无至者。

太宗贞观五年,室韦始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室韦,契丹别种,东胡之北边,盖丁零苗裔也。地据黄龙北,傍狃越河,直京师东北七千里,东黑水靺鞨,西突厥,南契丹,北濒海。其国无君长,惟大酋,皆号莫贺咄,摄筦其部而附于突厥。小或千户,大数千户,滨散川谷,逐水草而处,不税敛。每弋猎即相啸聚,事毕去,不相臣制,故虽猛悍喜战,而卒不能为彊国。剡木为犁,人挽以耕,田穫甚褊。其气候多寒,夏雾雨,冬霜霰。其俗,富人以五色珠垂领,婚嫁则男先佣女家三岁,而后分以产,与妇共载,鼓舞而还。夫死,不再嫁。每部共构大棚,死者寘尸其上,丧期三年。土少金铁,率资于高丽。器有角弓、楛矢,人尤善射。每溽夏,西保贷勃、次对二山。山多草木鸟兽,然苦飞蚊,则巢居以避。酋帅死,以子弟继,无则推豪杰立之。率乘牛车,蘧蒢为室,度水则束薪为桴,或以皮为舟。马皆草鞯、绳羁靮。所居或皮蒙室,或屈木以蘧蒢覆,徙则载而行。其畜无羊少马,有牛不用,有巨豕食之,韦其皮为服若席。其语言,靺鞨也。分部凡二十馀:曰岭西部、山北部、黄头部,彊部也;大如者部、小如者部、婆莴部、讷北部、骆丹部,悉处柳城东北,近者三千,远六千里而赢;最西有乌素固部,与回纥接,当俱伦泊之西南;自泊而东有移塞没部;稍东有塞曷支部,最彊部也,居啜河之阴,亦曰燕支河;益东有和解部、乌罗护部、那礼部、岭西部;直北曰纳北支部,北有大山,山外曰大室韦,濒于室建河,河出俱伦,迤而东;河南有蒙瓦部,其北落坦部;水东合那河、忽汗河,又东贯黑水靺鞨,故靺鞨跨水有南北部,而东注于海。狃越河东南亦与那河合,其北有东室韦,盖乌丸东南鄙馀人也。贞观五年,始来贡丰貂,后再入朝。
中宗嗣圣十年〈即武后长寿二年〉,室韦叛,将军李多祚击定之。
《唐书·武后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云云。
景龙元年,室韦朝贡。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景龙初,复朝献,请助讨突厥。
元宗开元 年,室韦朝献。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开元、天宝间,凡十朝献。
代宗大历 年,室韦朝献。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大历中十一朝献。
德宗贞元四年,室韦入寇。
《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四年七月己未,奚室韦寇振武。按《室韦本传》:贞元四年,与奚共寇振武,节度使唐朝臣方郊劳天子使者,惊而走军,室韦执诏使,大杀掠而去。明年,使者来谢。
文宗太和 年,室韦朝献。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太和中三朝献。
宣宗大中 年,室韦朝献。
《唐书·宣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大中中一来。
懿宗咸通 年,室韦遣使入贡。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按《室韦本传》:咸通时,大酋怛烈与奚皆遣使至京师,然非显夷后,史官失传。

失韦部纪事

《五代史·契丹附录》:胡峤入契丹,亡归,道其所见。袜劫子,其国三面皆室韦,一曰室韦,二曰黄头室韦,三曰兽室韦。其地多铜、铁、金、银,其人工巧,铜铁诸器皆精好,善织毛锦。地尤寒,马溺至地成冰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