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回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回纥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十七卷

回纥部汇考三元〈宪宗一则 成宗元贞一则〉
图考〈三则〉
回纥部总论大学衍义补〈修攘制御之策 四方夷落之情〉
回纥部艺文赐回鹘嗢斯特勒等诏  唐李德裕
回纥部纪事纥突邻部汇考北魏〈道武帝登国一则 皇始一则〉

边裔典第一百二十七卷

回纥部汇考三元

宪宗七年,却回鹘贡献。
《元史·宪宗本纪》:七年,回鹘献水精盆、珍珠伞等物,可直银三万馀锭。帝曰:方今百姓疲弊,所急者钱尔,朕独有此何为。却之。赛典赤以为言,帝稍偿其直,且禁其勿复有所献。
成宗元贞二年,回纥不剌罕献狮、豹、药物,赐钞千三百馀锭。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回鹘

图考


《三才图会》:回鹘国,其先匈奴,或曰敕勒。部落多散处碛北。其为人骁彊,逐水草转徙,善骑射。本名回纥,易曰回鹘,言捷鸷犹鹘然。
都播国

图考


《三才图会》:都播国,铁勒别种,分为三部。自相统摄,结草为庐,不知耕稼,以百合为粮,衣貂鹿皮鸟羽为服,国无刑罚,盗者倍徵赃。
骨利干国

图考


《三才图会》:骨利干国,居回鹘北之瀚海、海池。出名马,昼长夜短。日没后,天色正曛,煮羊方熟,天已曙。
回纥部总论
《大学衍义补》

《修攘制御之策》

贞观二十一年,回纥诸部皆来朝请吏。诏以为六府七州,各以其酋长为都督刺史,各赐金缯遣之。诸酋长奏请以回纥以南,突厥以北,开一道,谓之参天可罕道,置六十八驲,上许之。于是,北荒悉平。
范祖禹曰:中国之有夷狄,如昼之有夜,阳之有阴,君子之有小人也。中国失政,则四夷交侵。先王所以禦之者,亦可得而略闻矣。舜曰:而难任人,蛮夷率服。又曰:无怠无荒,四夷来王。盖柔远能迩,治内安外,而殊俗之民向风慕义,不以利诱,不以威胁,而自至矣。故不劳民,不费财。至于后世之君,或雠疾,而欲殄灭之,或爱悦而欲招来之,是二者皆非也。何则。彼虽夷狄,亦人类也。王者于天地间无所不养,况人类。而欲残之乎。残之固不可。况不能胜而自残其民乎。仁人之所不为也。为之者,秦始皇是也。山川之所限,风气之所移,得其地不可居,得其民不可使,列为州县,是崇虚名而受实弊也。且得之既以为功,则失之必以为耻。不在于己,则在子孙。故有征伐之劳、馈饷之烦,民不堪命,而继之以亡,隋炀帝是也。且国家地非不广也,民非不众也,曷若修德行政以惠养之。使男有馀粟,女有馀布,兵甲不试,以致太平,不亦帝王之盛美乎。夫有求于外,如彼其难也。无求于外,如此其易也。然而人君常舍所易而行所难,何哉。忽近而喜远,厌故而谋新,虽或未至于亡,而常与之,同事其累德岂细哉。太宗好大无穷,兼蓄夷夏,非所以遗后嗣,安中国之道,此当以为戒,而不可慕也。

《四方夷落之情》

回纥,其先匈奴也,元魏时号高车部,或曰敕勒,讹为铁勒。其部落曰袁纥、薛延陀等,凡十有五种,皆散处碛北。至隋曰韦纥。其人骁彊,初无酋长,逐水草转徙,善骑射,喜盗钞,臣于突厥,突厥资其财力雄北荒。后韦纥叛突厥,自为俟斤,称回纥。姓药罗葛氏,居薛延陀北娑陵水上,距京师七千里。众十万,胜兵半之。突厥已亡,唯回纥与薛延陀为最雄彊。其后攻薛延陀,残之,并有其地,遂南踰贺兰山,境诸河。天宝中,有裴罗者,自称骨咄禄毗伽阙可汗,南居突厥故地,悉有九姓之地。斥地愈广,东极室韦,西金山,南控大漠,尽得古匈奴地。其后易回纥曰回鹘,言捷鸷犹鹘然。
臣按:有唐一代,北狄最彊者,前曰突厥,后曰回鹘。突厥控弦多几百万,回纥悉有九姓之众。然皆居其境内而不得中国地。故其为害止于边地。宋之契丹、拓跋其地与众,未必过此二虏。然契丹得幽燕十八州,地拓跋尽有兴夏之境,据中国地,用中国人,为中国害。此宋边患所以比唐为甚。今当以之为戒,而防之于微切,不可使之得用吾逸出之人,据吾尺寸之地。

回纥部艺文《赐回鹘嗢斯特勒等诏》唐·李德裕

敕回鹘嗢斯特勒、哪劼啜特勒、曳于伽思于解,亦阿思于解,亦何耽于思、莫贺达干,宰相,伊难未密伽谛略咄,将军,谛略等天德军递多览所奉表至,再三省览,忧属良深。彼蕃自忠义,毗伽可汗已来,代为亲邻,连降爱主,恩礼特异,古今莫及。朕临驭万国,抚育殊方,苟有未安则宜上告。况特勒等乃祖乃父归诚累朝,昨遣嗣泽王溶吊册先可汗,回如,闻卿国中丧乱,诸部乖离,救患恤邻,敢忘令典,方图镇抚,已命使臣。今又知坚昆等五族深入,凌雪可汗被害,公主及新回鹘播越他所,未归城邑。特勒等力不能,制思存远图,相率遁逃,万里归命。又知欲奉公主朝觐,忠谋不从已道沙漠之南,同款五原之塞发此单,使布其赤心,言念艰危,恻然轸叹。料卿等皆英酋贵族,羁寓沙场,怀土之情,如何可处。岂非欲讨除外寇,匡复本蕃,抱此至忠,托于大援,但缘未知止的难便听从。又虑,边境守臣见卿忽至,或怀疑阻不副朕心,故遣鸿胪卿张贾驰往安慰。朕既奖卿忠款,报以信诚,虽隔塞垣,已如相见。卿须深明朕意,尽吐所怀,一一言于使臣。令其速且还奏,伫闻诚愿,续有指挥心当副。彼急难固不惜于事力,勉于谋度,用保忠勋。秋热,卿及部下诸官并右相阿彼元等部落黑车子达怛等平安,好遣书指不多及。
回纥部纪事
《唐书·李载义传》:载义,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徙河东。始,回鹘使者岁入朝,所过暴慢,吏不敢呵禁,但严兵自守。虏忸习,益謷悍,至鞭候人,剽突市区。时大酋李畅者,晓华人语,尤凶黠。既就馆,横须索,抶疻邮人。载义召畅语曰:可汗以舅甥故,使将军朝贡,谊不容将军暴也。天子厚饔饩以礼客,有不谨,吏皆论死。若将军所部不戢,而敚攘自如,我必杀所犯者,将军其少戒。因悉罢所防兵,以两卒护阖。畅严惮之,讫无犯者。《张廷圭传》:王琚持节巡天兵诸军,方还,复诏行塞下,议者皆谓将袭回纥,廷圭陈五不可,且言:中国步多骑少,人赍一石粮,负甲百觔,盛夏长驱,昼夜不休,劳逸相绝,其势不敌,一也。出军掩敌,兵不数万,不可以行,废农广馈,饥岁不支,二也。千里远袭,其谁不知。贼有斥候,必能预防,三也。狄人兽居碛漠,譬之石田,克而无补,四也。天下无年,当养人息兵,五也。
《李正己传》:正己,高丽人。为营州副将,从侯希逸入青州,希逸母即其姑,故荐为折冲都尉。宝应中,以军候从讨史朝义。时回纥恃功横,诸军莫敢抗。正己欲以气折之,与大酋角逐,众士皆墙立观,约曰:后者批之。既逐而先,正己批其颊,回纥矢液流离,众军哄然笑。酋大惭,自是沮惮不敢暴。
纥突邻部汇考北魏
道武帝登国五年,纥突邻部、纥奚部举部降。
《魏书·道武帝本纪》:登国五年夏四月丙寅,行幸意辛山,与贺驎讨贺兰、纥突邻、纥奚诸部落,大破之。十有一月,纥奚部大人库寒举部内属。十有二月,纥突邻大人屈地鞬举部内属。按《高车传》:又有纥突邻,与纥奚世同部落,而各有大人长帅,拥集种类,常为寇于意辛山。登国五年,太祖勒众亲讨焉,慕容驎率师来会,大破之。纥突邻大人屈地鞬、纥奚大人库寒等皆举部归降。
皇始二年,纥突邻部反,遣安远将军庾岳讨平之。
《魏书·道武帝本纪》:皇始二年,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率军讨之,不克,死者数千。诏安远将军庾岳总万骑,还讨叱奴根等,灭之。按《高车传》:皇始二年,车驾伐中山,军于柏肆,慕容宝夜来攻营,军人惊走还于国,路由并州,遂反,将攻晋阳,并州刺史元延讨平之。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等复聚党反于阴馆,南安公元顺讨之不克,死者数千人。太祖闻之,遣安远将军庾岳还讨匿物足等,皆殄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回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