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解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目录

 屠州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般吾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州靡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都郭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楼烦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奇干部汇考
  周〈成王一则〉
 解如部汇考
  北魏〈道武帝登国一则〉
 回纥部汇考一〈高车 回鹘 敕勒 铁勒 薛延陀 契苾羽 都播 多览葛 骨利干 拔野古 白霫 斛薛 奚结 思结 阿跌 仆骨 同罗 浑〉
  北魏〈道武帝登国二则 天兴四则 太武帝始光一则 文成帝太安一则 孝文帝太和二则 宣武帝永平二则 孝明帝神龟一则 正光二则 孝静帝天平一则 兴和一则〉
  隋〈文帝开皇一则 炀帝大业二则〉

边裔典第一百二十五卷

屠州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屠州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屠州黑豹。
〈注〉屠州,狄之别也。

般吾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其西般吾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其西般吾白虎。
〈注〉次西般吾,北狄近西。

州靡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州靡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州靡,费费其形人身,技踵自笑,笑则上唇翕,其目食人。北方谓之吐喽。
〈注〉费费曰:袅羊好行立,行如人。被发,前足稍长者也。

都郭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都郭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都郭生生,若黄狗,人面能言。
〈注〉都郭生生,北狄二名。

楼烦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楼烦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楼烦以星施。星施者,珥旄。
〈注〉楼烦,北戎。珥旄,所以为旄羽耳。

奇干部汇考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奇干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奇干善芳。善芳者,头若雄鸡佩。之令人不昧。
〈注〉奇干,亦北狄。善芳,鸟名。

解如部汇考

北魏

道武帝登国三年,讨解如部,大破之。
《魏书·太祖本纪》:登国三年十有二月辛卯,车驾西征。至女水,讨解如部。大破之,获男女杂畜十数万。按《高车传》:初,太祖时,有吐突邻部,在女水上,常与解如部相为唇齿,不供职事。登国三年,太祖亲西征,度弱洛水,复西行趣其国,至女水上,讨解如部落破之。明年春,尽略徙其部落畜产而还。

回纥部汇考一

北魏

道武帝登国四年春正月,袭高车诸部,大破之。
登国五年春三月,帝西征。次鹿浑海,袭高车袁纥部,大破之。冬十月,讨高车豆陈部于狼山,大破之。按以上《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按《高车本传》:高车,盖古赤狄之馀种也,初号为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其语略与匈奴同而时有小异,或云其先匈奴之甥也。其种有狄氏、袁纥氏、斛律氏、解批氏、护骨氏、异奇斤氏。俗云匈奴单于生二女,姿容甚美,国人皆以为神。单于曰:吾有此女,安可配人,将以与天。乃于国北无人之地,筑高台,置二女其上,曰:请天自迎之。经三年,其母欲迎之,单于曰:不可,未彻之间耳。复一年,乃有一老狼昼夜守台嗥呼,因穿台下为空穴,经时不去。其小女曰:吾父处我于此,欲以与天,而今狼来,或是神物,天使之然。将下就之。其姊大惊曰:此是畜生,无乃辱父母也。妺不从,下为狼妻而产子,后遂滋繁成国,故其人好引声长歌,又似狼嗥。无都统大帅,当种各有君长,为性粗猛,党类同心,至于寇难,翕然相依。斗无行陈,头别冲突,乍出乍入,不能坚战。其俗蹲倨亵黩,无所忌避。婚姻用牛马纳聘以为荣。结言既定,男党营车阑马,令女党恣取,上马袒乘出阑,马主立于阑外,振手惊马,不坠者即取之,坠则更取,数满乃止。俗无谷,不作酒,迎妇之日,男女相将,持马酪熟肉节解,主人延宾亦无行位,穹庐前丛坐,饮宴终日,复留其宿。明日,将妇归,既而将夫党还入其家马群,极取良马。父母兄弟虽惜,终无言者。颇讳娶寡妇而优怜之。其畜产自有记识,虽阑纵在野,终无妄取。俗不清洁。喜致震霆,每震则叫呼射天而弃之移去。至来岁秋,马肥,复相率候于震所,埋羖羊,然火,拔刀,女巫祝说,似如中国祓除,而群队驰马旋绕,百匝乃止。人持一束柳桋,回竖之,以乳酪灌焉。妇人则以皮裹羊骸,戴之首上,萦屈发鬓而缀之,有似轩冕。其死亡葬送,掘地作坎,坐尸于中,张臂引弓,佩刀挟槊,无异于生,而露坎不掩。时有震死及疫疠,则为之祈福。若安全无他,则为报赛。多杀杂畜,烧骨以燎,走马绕旋,多者数百匝,男女无小大皆集会,平吉之人则歌舞作乐,死丧之家则悲吟哭泣。其迁徙随水草,衣皮食肉,牛羊畜产尽与蠕蠕同,唯车轮高大,辐数至多。后徙于鹿浑海西北百馀里,部落强大,常与蠕蠕为敌,亦每侵盗于国家。太祖亲袭之,大破其诸部。后太祖复度弱洛水,西行至鹿浑海,停驾简轻骑,西北行百馀里,袭破之,虏获生口马牛羊二十馀万。复讨其馀种于狼山,大破之。
天兴二年春正月,车驾北巡袭高车,大破之。
《魏书·道武帝本纪》:天兴二年正月庚午,车驾北巡,分命诸将大袭高车。大将军、常山王遵等三军从东道出长川,镇北将军、高凉王乐真等七军从西道出牛川,车驾亲勒六军从中道自駮髯水西北。二月丁亥朔,诸军同会,破高车杂种三十馀部,获七万馀口,马三十馀万匹,牛羊百四十馀万头。骠骑大将军、卫王仪督三万骑别从西北绝漠千馀里,破其遗迸七部,获二万馀口,马五万馀匹,牛羊二十馀万头,高车二十馀万乘,并服玩诸物。还次牛山及薄山,并刻石记功。班赐从臣各有差。庚戌,征虏将军庾岳破张超于勃海。超走平原,为其党所杀。以所获高车众起鹿苑,于南台阴,北距长城,东包白登,属之西山,广轮数十里。凿渠引武川水注之苑中,疏为三沟,分流宫城内外。又穿鸿雁池。三月己未,车驾至自北伐。按《高车本传》:车驾巡幸,分命诸将为东西二道,太祖亲勒六军从中道,自駮髯水西北,徇略其部,诸军同时云合,破其杂种三十馀落。卫王仪别督将从西北绝漠千馀里,复破其遗迸七部。于是高车大惧,诸部震骇。太祖自牛川南引,大校猎,以高车为围,骑徒遮列,周七百馀里,聚杂兽于其中。因驱至平城,即以高车众起鹿苑,南因台阴,北距长城,东包白登,属之西山。天兴三年冬十一月,高车别帅敕力犍,率九百馀落内属。
天兴四年春正月,高车别帅率其部三十馀落内附。按以上《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按《高车本传》:高车侄利曷莫弗敕力犍率其九百馀落内附,拜敕力犍为扬威将军,置司马、参军,赐谷二万斛。后高车解批莫弗幡豆建复率其部三十馀落内附,亦拜为威远将军,置司马、参军,赐衣服,岁给廪食。
天兴六年冬十月,诏将军伊谓率骑二万北袭高车,十有一月,大破之。
《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按《高车本传》:蠕蠕社崙破败之后,收拾部落,转徙广漠之北,侵入高车之地。斛律部部帅倍侯利患之,曰:社崙新集,兵贫马少,易与耳。乃举众掩击,入其国落。高车昧利,不顾后患,分其庐室,妻其妇女,安息寝卧不起。社崙登高望见,乃招集亡散得千人,晨掩杀之,走而脱者十二三。倍侯利遂来奔,赐爵孟都公。倍侯利质直勇健过人,奋戈陷陈,有异于众。北方之人畏婴儿啼者,语曰倍侯利来,便止。处女歌谣云:求良夫,当如倍侯。其服众如此。善用五十蓍筮吉凶,每中,故得亲幸,赏赐丰厚,命其少子曷堂内侍。及倍侯利卒,太祖悼惜,葬以国礼,谥曰忠壮王。后诏将军伊谓率二万骑北袭高车馀种袁纥、乌频,破之。
太武帝始光元年,遣左仆射安原等讨高车,降者数十万,徙置漠南。
《魏书·太武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太祖时,分散诸部,唯高车以类粗犷,不任使役,故得别为部落。后世祖征蠕蠕,破之而还,至漠南〈按《本纪》在始光元年〉,闻高车东部在已尼陂,人畜甚众,去官军千馀里,将遣左仆射安原等讨之。司徒长孙翰、尚书令刘洁等谏,世祖不听,乃遣原等并发新附高车合万骑,至于已尼陂,高车诸部望军而降者数十万落,获马牛羊亦百馀万,皆徙置漠南千里之地。乘高车,逐水草,畜牧蕃息,数年之后,渐知粒食,岁致献贡,由是国家马及牛羊遂至于贱,毡皮委积。
文成帝太安 年,高车大会祭天,驾幸其地。
《魏书·文成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高宗时,五部高车合聚祭天,众至数万。大会,走马杀牲,游绕歌吟忻忻,其俗称自前世以来,无盛于此。会车驾临幸,莫不忻悦。
孝文帝太和十四年,高车阿伏至罗遣使入贡。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高车之族,又有十二姓:一曰泣伏利氏,二曰吐卢氏,三曰乙旃氏,四曰大连氏,五曰窟贺氏,六曰达簿干氏,七曰阿崙氏,八曰莫允氏,九曰俟分氏,十曰副伏罗氏,十一曰乞袁氏,十二曰右叔沛氏。先是副伏罗部为蠕蠕所役属,豆崙之世,蠕蠕乱离,国部分散,副伏罗阿伏至罗,与从弟穷奇,俱统领高车之众十馀万落。太和十一年,豆崙犯塞,阿伏至罗等固谏不从,怒,率所部之众西叛,至前部西北,自立为王,国人号之曰候娄匐勒,犹魏言大天子也。穷奇号候倍,犹魏言储主也。二人和穆,分部而立,阿伏至罗居北,穷奇在南。豆崙追讨之,频为阿伏至罗所败,乃引众东徙。十四年,阿伏至罗遣商胡越者至京师,以二箭奉贡,云:蠕蠕为天子之贼,臣谏之不从,遂叛来至此而自竖立。当为天子讨除蠕蠕。高祖未之信也,遣使者于提往观虚实。阿伏至罗与穷奇遣使者簿颉随于提来朝,贡其方物。诏员外散骑侍郎可足浑长生复与于提使高车,各赐绣裤褶一具,杂綵百匹。
太和  年,车驾南行,高车馀众推纥树者为主,叛北归。诏江阳王继都督北讨诸军,高车降。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高祖召高车之众随车驾南讨,高车不愿南行,遂推表纥树者为主,相率北叛,游践金陵,都督宇文福追讨,大败而还。又诏平北将军、江阳王继为都督讨之,继先遣人慰劳树者。树者入蠕蠕,寻悔,相率而降。按《江阳王继传》:继,除平北将军,镇摄旧都。高车酋帅树者拥部民反叛,诏继都督北讨诸军事,自怀朔以东悉禀继节度。继表:高车顽党,不识威宪,轻相合集,背役逃归。计其凶戾,事合穷极,若悉追戮,恐遂扰乱。请遣使镇别推检,斩愆首一人,自馀加以慰喻,若悔悟从役者,即令赴军。诏从之。于是叛徒往往归顺。高祖善之,顾谓侍臣曰:江阳良足大任也。车驾北巡,至邺而高车悉降,恒朔清定。继以高车扰叛,频表请罪。高祖优诏喻之。
宣武帝永平元年七月,高车遣使朝贡。
永平三年冬十月,高车遣使朝献。
按以上《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按《高车本传》:穷奇后为嚈哒所杀,虏其子弥俄突等,其众分散,或来奔附,或投蠕蠕。诏遣宣威将军、羽林监孟威抚纳降人,置之高平镇。阿伏至罗长子蒸阿伏至罗馀妻,谋害阿伏至罗,阿伏至罗杀之。阿伏至罗又残暴,大失众心,众共杀之,立其宗人跋利延为主。岁馀,嚈哒伐高车,将纳弥俄突,国人杀跋利延,迎弥俄突而立之。弥俄突既立,复遣朝贡,又奉表献金方一、银方一、金杖二、马七匹、驼十头。诏使者慕容坦赐弥俄突杂綵六十匹。世宗诏之曰:卿远据沙外,频申诚款,览揖忠志,特所钦嘉。蠕蠕、嚈哒、吐谷浑所以交通者,皆路由高昌,掎角相接。今高昌内附,遣使迎引,蠕蠕往来路绝,奸势。不得妄令群小敢有陵犯,拥塞王人,罪在不赦。弥俄突寻与蠕蠕主伏图战于蒲类海北,为伏图所败,西走三百馀里。伏图次于伊吾北山。先是,高昌王曲嘉表求内徙,世宗遣孟威迎之,至伊吾,蠕蠕见威军,怖而遁走。弥俄突闻其离骇,追击大破之,杀伏图于蒲类海北,割其发,送于孟威。又遣使献龙马五匹、金银貂皮及诸方物,诏东城子于亮报之,赐乐器一部,乐工八十人,赤紬十疋,杂綵六十匹。弥俄突遣其莫何去汾屋引叱贺真贡其方物。
孝明帝神龟元年夏四月,高车国遣使朝贡。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正光三年,高车弥俄突败于蠕蠕,蠕蠕杀之。国人立其弟伊匐,大破蠕蠕。
《魏书·孝明帝本纪》:正光三年夏四月,以高车国主覆罗伊匐为镇西将军、西海郡开国公、高车王。按《高车本传》:肃宗初,弥俄突与蠕蠕主丑奴战败被禽,丑奴系其两脚于驽马之上,顿曳杀之,漆其头为饮器。其部众悉入嚈哒。经数年,嚈哒听弥俄突弟伊匐还国。伊匐既复国,遣使奉表,于是诏遣使者谷楷等拜为镇西将军、西海郡开国公、高车王。伊匐复大破蠕蠕,蠕蠕王婆罗门走投凉州。
正光 年,伊匐与蠕蠕战,败归,其弟越居杀伊匐自立。
《魏书·孝明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正光中,伊匐遣使朝贡,因乞朱画步挽一乘并幔褥,鞦辔一副,伞扇各一枚,青曲盖五枚,赤漆扇五枚,鼓角十枚。诏给之。伊匐后与蠕蠕战,败归,其弟越居杀伊匐自立。
孝静帝天平 年,高车越居复为蠕蠕所破,伊匐子比适复杀越居而自立。
《魏书·孝静帝本纪》不载。按《高车本传》云云。
兴和三年,立高车越居子去宾为高车王。
《魏书·孝静帝本纪》:兴和三年夏四月戊申,阿至罗国主副伏罗越居子去宾来降,封为高车王。按《高车本传》:兴和中,比适又为蠕蠕所破。越居子去宾自蠕蠕来奔,齐献武王欲招纳远人,上言封去宾为高车王,拜安北将军、肆州刺史。既而病死。

文帝开皇二十年,晋王广大破铁勒部。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铁勒本传》:铁勒之先,匈奴之苖裔也,种类最多。自西海之东,依据山谷,往往不绝。独洛河北有仆骨、同罗、韦纥、拔也古、覆罗并号俟斤,蒙陈、吐如纥、斯结、浑、斛薛等诸姓,胜兵可二万。伊吾以西,焉耆之北,傍白山,则有契弊、薄落职、乙咥、苏婆、那曷、鸟欢、纥骨、也咥、于尼欢等,胜兵可二万。金山西南,有薛延陀、咥勒儿、十槃、达契等,一万馀兵。康国北,傍阿得水,则有诃咥、曷、拨忽、比千、具海、曷比悉、何养苏、拔也未渴达等,有三万许兵。得嶷海东西,有苏路羯、三索咽、蔑促、隆忽等诸姓,八千馀。拂菻东则有恩屈、阿兰、北褥九离、伏嗢昏等,近二万人。北海南则都波等。虽姓氏各别,总谓为铁勒。并无君长,分属东、西两突厥。居无恒所,随水草流移。人性凶忍,善于骑射,贪婪尤甚,以寇抄为生。近西边者,颇为艺植,多牛羊而少马。自突厥有国,东西征讨,皆资其用,以制北荒。开皇末,晋王讳北征,纳民,大破步迦可汗,铁勒于是分散。
炀帝大业元年,突厥处罗可汗击铁勒。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铁勒本传》:大业元年,突厥处罗可汗击铁勒诸部,厚税敛其物,又猜忌薛延陀等,恐为变,遂集其魁帅数百人尽诛之。由是一时反叛,拒处罗,遂立俟利发俟斤契弊歌楞为易勿真莫何可汗,居贪污山。复立薛延陀内俟斤字也咥为小可汗。处罗可汗既败,莫何可汗始大。莫何勇毅绝伦,甚得众心,为邻国所惮,伊吾、高昌、焉耆诸国悉附之。其俗大抵与突厥同,唯丈夫婚毕,便就妻家,待产乳男女,然后归舍,死者埋殡之,此其异也。
大业三年,铁勒遣使贡方物。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铁勒本传》:大业三年,遣使贡方物,自是不绝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