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山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目录

 跂踵部汇考
  夏〈帝癸一则〉
  图考〈一则〉
 跂踵部艺文
  跂踵国赞         晋郭璞
 山戎部汇考一〈奚 厍莫奚 兀良哈 朵颜福馀泰宁三卫〉
  周〈成王一则 平王一则 桓王二则 惠王六则 襄王一则 灵王一则〉
  北魏〈道武帝登国一则 孝文帝延兴三则 承明一则 太和五则 宣武帝正始一则 永平二则 延昌二则 孝明帝正光二则 孝昌一则 孝武帝太昌一则 文帝大统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太宗贞观二则 高宗显庆一则 睿宗延和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天宝一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宣宗大中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后唐〈庄宗同光一则〉
  后晋〈高祖天福一则〉
  辽〈太祖一则〉
  金〈太祖天辅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六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四则 代宗景泰一则 宪宗成化五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六则 神宗万历七则〉
 山戎部汇考二
  辽史地理志〈辽燕京至中京道里考〉
  元史地理志〈大宁路所属州县考〉
  明实录〈三卫建置沿革考〉
  郑晓吾学编〈兀良哈考〉
 山戎部艺文
  谕朵颜等卫属夷檄    明叶向高
 山戎部纪事

边裔典第一百二十四卷

跂踵部汇考

帝癸六年,跂踵戎来宾。
《竹书纪年》云云。
跂踵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北经》:跂踵国在拘缨东,其为人大,两足亦大。一曰大踵。
〈注〉其人行,脚跟不著地也。《孝经·钩命诀》曰:焦侥跂踵,重译款塞也。

跂踵部艺文

《跂踵国赞》晋·郭璞

厥形虽大,斯脚则企。跳步雀跃,踵不阂地。应德而臻,款塞归义。

山戎部汇考一〈奚 厍莫奚 兀良哈 朵颜福馀泰宁三衢〉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山戎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山戎菽。
〈注〉山戎,东北夷戎。菽豆,药也。
平王五十年春,鲁侯会戎于潜。秋,鲁侯及戎盟于唐。按《春秋·隐公二年》云云。按《左传》:春,公会戎于潜,修
惠公之好也。戎请盟,公辞。秋,盟于唐,复修戎好也。
桓王六年,北戎侵郑,郑伯大败之。
《春秋》不书。按《左传》:隐公九年,北戎侵郑,郑伯禦之,患戎师曰:彼徒我车,惧其侵轶我也。公子突曰:使勇而无刚者,尝寇,而速去之,君为三覆以待之,戎轻而不整,贪而无亲,胜不相让,败不相救,先者见获,必务进,进而遇覆,必速奔,后者不救,则无继矣。乃可以逞,从之,戎人之前遇覆者,奔,祝聃逐之,衷戎师,前后击之,尽殪,戎师大奔。十一月,甲寅,郑人大败戎师。桓王十年秋,九月,鲁及戎盟于唐。
《春秋·桓公二年》云云。按《左传》:修旧好也。
惠王元年夏,鲁侯追戎于济西。
《春秋·庄公十八年》云云。按《左传》:夏,公追戎于济西,不言其来,讳之也。按《公羊传》:此未有言伐者,其言追何,大其为中国追也。
惠王三年冬,齐人伐戎。
《春秋·庄公二十年》云云。
惠王七年冬,戎侵曹。曹羁出奔陈。
《春秋·庄公二十四年》云云。按《左氏》无传。按《公羊传》:曹羁者何,曹大夫也。曹无大夫,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曹羁,戎将侵曹,曹羁谏曰:戎众以无义,君请勿自敌也。曹伯曰:不可。三谏不从,遂去之。故君子以为得君臣之义也。
惠王九年春,鲁侯伐戎。
《春秋·庄公二十六年》云云。
惠王十三年冬,齐侯、鲁侯遇于鲁济,齐人伐山戎。按《春秋·庄公三十年》云云。按《左传》:冬,遇于鲁济,谋山戎也。以其病燕故也。
惠王十四年夏,六月,齐侯献戎捷于鲁。
《春秋·庄公三十一年》云云。按《左传》:夏,六月,齐侯来献戎捷,非礼也。凡诸侯有四夷之功,则献于王,王以警于夷,中国则否,诸侯不相遗俘。
襄王二年夏,齐侯许男伐北戎。
《春秋·僖公十年》云云。
灵王三年,冬,晋侯使魏绛盟于诸戎。
《春秋》不书。按《左传》:襄公四年,冬,无终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魏庄子纳虎豹之皮,以请和诸戎,晋侯曰:戎狄无亲而贪,不如伐之,魏绛曰:诸侯新服,陈新来和,将观于我,我德则睦,否则携贰,劳师于戎,而楚伐陈,必弗能救,是弃陈也。诸华必叛,获戎失华,无乃不可乎,夏训有之曰:有穷后羿,公曰:后羿何如〈怪其言不次故问之〉,对曰: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锄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淫于原兽,弃武罗,伯因,熊髡,尨圉,而用寒浞,寒浞,伯明氏之谗子弟也。伯明后寒弃之,夷羿收之,信而使之,以为己相,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由是遂亡,失人故也。昔周辛甲之为大史也。命百官,官箴王阙,于虞人之箴曰:芒芒禹迹,画为九州,经启九道,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在帝夷羿,冒于原兽,忘其国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兽臣司原,敢告仆夫,虞箴如是,可不惩乎,于是晋侯好田,故魏绛及之,公曰:然则莫如和戎乎,对曰:和戎有五利焉。戎狄荐居,贵货易土,土可贾焉。一也。边鄙不耸,民狎其野,穑人成功,二也。戎狄事晋,四邻振动,诸侯威怀,三也。以德绥戎,师徒不勤,甲兵不顿,四也。鉴于后羿,而用德度,远至迩安,五也。君其图之,公说,使魏绛盟诸戎,修民事,田以时。〈又〉襄公十一年,郑人赂晋侯以师悝,师触,师蠲,歌钟二肆,及其镈磬,女乐二八,晋侯以乐之半赐魏绛。曰:子教寡人,和诸戎狄,以正诸华,八年之中,九合诸侯,如乐之和,无所不谐,请与子乐之,辞曰:夫和戎狄,国之福也。八年之中,九合诸侯,诸侯无慝,君之灵也。二三子之劳也。臣何力之有焉。抑臣愿君安其乐而思其终也。

北魏

道武帝登国三年五月,北讨库莫奚。六月,大破之,获其四部杂畜十馀万,渡弱洛水。班赏将士各有差。
《魏书·道武帝本纪》云云。按《厍莫奚本传》:厍莫奚国之先,东部宇文之别种也。初为慕容元真所破,遗落者窜匿松漠之间。其民不絜净,而善射猎,好为寇钞。登国三年,太祖亲自出讨,至弱洛水南,大破之,获其四部落,马牛羊豕十馀万。帝曰:此群狄诸种不识德义,互相侵盗,有犯王略,故往征之。且鼠窃狗盗,何足为患。今中州大乱,吾先平之,然后张其威怀,则无所不服矣。既而车驾南还云中,怀服燕赵。十数年间,诸种与厍莫奚亦皆滋盛。乃开辽海,置戍和龙,诸夷震惧,各献方物。
孝文帝延兴三年,厍莫奚遣使朝献。
延兴四年,厍莫奚遣使朝献。
延兴五年五月,厍莫奚遣使献名马。
承明元年二月,厍莫奚遣使朝贡。太和元年三月,厍莫奚遣使朝贡。
按以上《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四年,厍莫奚辄入塞内钞掠,诏切责之。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厍莫奚本传》:高宗、显祖世,厍莫奚岁致名马文皮。高祖初,遣使朝贡。太和四年,辄入塞内,辞以畏地豆于钞掠,诏切责之。太和十七年五月,厍莫奚遣使朝贡。
《魏书·孝文帝本纪》云云。
太和二十二年,诏许厍莫奚入塞贸易。
《魏书·孝文帝本纪》不载。按《厍莫奚本传》:二十二年,入寇安州,营燕幽三州兵数千人击走之。后复款附,每求入塞,与交易。诏曰:厍莫奚去太和二十一年以前,与安营二州边民参居,交易往来,并无疑贰。至二十二年叛逆以来,遂尔远窜。今虽款附,犹在塞表,每请入塞与民交易。若抑而不许,乖其归向之心。听而不虞,或有万一之警。不容依先任其交易,事宜限节,交市之日,州遣上佐监之。自是已后,岁常朝献,至于武定末不绝。
宣武帝正始四年八月,厍莫奚遣使朝贡。永平二年八月,厍莫奚遣使朝献。
永平三年十月,厍莫奚遣使朝献。
按以上《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延昌元年十月,厍莫奚遣使朝献。
延昌三年十月,厍莫奚遣使朝贡。
按以上《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正光四年,厍莫奚国遣使朝献。
正光五年十二月,厍莫奚遣使朝贡。
孝昌二年四月,厍莫奚国遣使朝贡。
按以上《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出帝太昌元年六月,厍莫奚国遣使朝贡。
《魏书·出帝本纪》云云。
文帝大统五年,厍莫奚遣使贡方物。
《周书本纪》不载。按《厍莫奚传》:厍莫奚,鲜卑之别种也。其先为慕容晃所破,窜于松漠之间。后种类渐多,分为五部:一曰辱纥主,二曰莫贺弗,三曰契个,四曰木昆,五曰室得。每部置俟斤一人。有阿会氏者,最为豪帅,五部皆受其节度。役属于突厥,而数与契丹相攻。虏获财畜,因而行赏。死者则以苇薄裹尸,悬之树上。大统五年,遣使献其方物。

炀帝大业 年,厍莫奚遣使入贡。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奚传》:奚本曰厍莫奚,东国部种也。为慕容氏所破,遗落者窜匿松、漠之间。其俗甚为不洁,而善射猎,好为寇钞。初臣于突厥,后稍强盛。自突厥称藩之后,亦遣使入朝,或通或绝,最为无信。大业时,岁遣使贡方物。

太宗贞观三年,奚人始来朝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奚,亦东国种,为匈奴所破,保乌丸山。汉曹操斩其帅蹋顿,盖其后也。元魏时自号厍莫奚,居鲜卑故地,直京师东北四千里。其地东北接契丹,西突厥,南白狼河,北霫。与突厥同俗,逐水草畜牧,居毡庐,环车为营。其君长常以五百人持兵卫牙中,馀部散山谷间,无赋入,以射猎为赀。稼多穄,已穫,窖山下。断木为臼,瓦鼎为餰,杂寒水而食。喜战斗,兵有五部,部一俟斤主之。其国西抵大洛泊,距回纥牙三千里,多依土护真水。其马善登,其羊黑。盛夏必徙保冷陉山,山直妫州西北。至隋始去厍莫,但曰奚。武德中,高开道借其兵再寇幽州,长史王诜击破之。太宗贞观三年始来朝,阅十七岁,凡四朝贡。
贞观 年,置饶乐都督府,拜奚可度者持节六州诸军事、饶乐都督,封楼烦县公,赐李氏。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帝伐高丽,大酋苏支从战有功。不数年,其长可度者内附,帝为置饶乐都督府,拜可度者使持节六州诸军事、饶乐都督,封楼烦县公,赐李氏。以阿会部为弱水州,处和部为都黎州,奥失部为洛瑰州,度稽部为大鲁州,元俟折部为渴野州,各以酋领辱纥主为刺史,隶饶乐府。复置东夷都护府于营州,兼统松漠、饶乐地,置东夷校尉。
高宗显庆六年,奚人叛,尚书右丞崔馀庆护三都督兵讨之。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显庆间可度者死,奚遂叛。五年,以定襄都督阿史德枢宾、左武候将军延陀梯真、居延州都督李含珠为冷陉道行军总管。明年,诏尚书右丞崔馀庆持节总护定襄等三都督讨之,奚惧乞降,斩其王匹帝。
睿宗延和元年,左羽林卫大将军幽州都督孙佺等讨奚人,败绩,孙佺等皆死之。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万岁通天中,契丹反,奚亦叛,与突厥相表里,号两蕃。延和元年,以左羽林卫大将军幽州都督孙佺、左骁卫将军李楷洛、左威卫将军周以悌帅兵十二万,为三军,袭击其部。次冷陉,前军楷洛与奚酋李大酺战不利。佺惧,敛军,诈大酺曰:我奉诏来慰抚若等,而楷洛违节度辄战,非天子意,方戮以徇。大酺曰:诚慰抚我,有所赐乎。佺出军中缯帛、袍带与之。大酺谢,请佺还师,举军得脱,争先无部伍,大酺兵蹑之,遂大败,杀伤数万。佺、以悌皆为虏禽,送默啜害之。朝廷方多故,不暇讨。
元宗开元二年,奚人降,诏宗室女为固安公主嫁之。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元宗开元二年,
使奥苏悔落丐降,封饶乐郡王,左金吾卫大将军、饶乐都督。诏宗室出女辛为固安公主,妻大酺。明年,身入朝成昏。始复营州都督府,遣右领军将军李济持节护送。大酺后与契丹可突于斗,死。弟鲁苏领其部,袭王。诏兼保塞军经略大使。牙官塞默羯谋叛,公主置酒诱杀之,帝嘉其功,赐主累万。会与其母相告讦得罪,更以盛安公主女韦为东光公主妻之。
开元十八年,奚附突厥,幽州长史发清夷军讨破之。按《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八年五月己酉,奚附于突厥。按《奚本传》:后,封鲁苏奉诚郡王,右羽林卫将军,擢其首领无虑二百人,皆位郎将。久之,契丹可突于反,胁奚众并附突厥。鲁苏不能制,奔榆关,公主奔平卢。幽州长史赵含章发清夷军讨破之,众稍自归。明年,信安王祎降其酋李诗锁高等部落五千帐,以其地为归义州,因以李诗,拜左羽林军大将军、本州都督,赐帛十万,置其部幽州之偏。
天宝四载三月,以杨氏女为宜芳公主,嫁于奚饶乐都督李延宠。九月,奚杀其公主以叛。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按《奚本传》:李诗死,子延宠嗣,与契丹又叛,为幽州张守圭所困。延宠降,复拜饶乐都督、怀信王,以宗室出女杨为宜芳公主妻之。延宠杀公主复叛,诏立它酋婆固为昭信王、饶乐都督,以定其部。安禄山节度范阳,诡边功,数与鏖斗,盛饰俘以献,诛其君李日越,料所俘骁壮戍云南。终帝世,凡八入朝献,至德、大历间十二。
德宗贞元四年七月己未,室韦奚寇振武。
《唐书·德宗本纪》云云。按《奚本传》:贞元四年,与室韦攻振武。后七年,幽州残其众六万。德宗时,两朝献。
宪宗元和元年,奚君梅落入朝。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元和元年,君梅落身入朝,拜检校司空、归诚郡王。以部酋索氏为左威卫将军、檀蓟州游奕兵马使,没辱孤平州游奕兵马使,皆赐李氏。然阴结回鹘、室韦兵屯西城、振武。大抵宪宗世四朝献。
文宗太和四年四月丁未,奚寇边,李载义败之。
《唐书·文宗本纪》云云。按《奚本传》:太和四年,复盗边,卢龙李载义破之,执大将二百馀人,缚其帅茹羯来献,文宗赐冠带,授右骁卫将军。后五年,大首领匿舍朗来朝。
宣宗大中元年五月,张仲武及奚北部落战,败之。
《唐书·宣宗本纪》云云。按《奚本传》:大中元年,北部诸山奚悉叛,卢龙张仲武禽酋渠,烧帐落二十万,取其刺史以下面耳三百,羊牛七万,辎贮五百乘,献京师。
懿宗咸通九年,奚王遣使入朝。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咸通九年,其王突董苏使大都督萨葛入朝。是后契丹方彊,奚不敢亢,而举部役属。虏政苛,奚怨之,其酋去诸引别部内附,保妫州北山,遂为东、西奚。

后唐

庄宗同光 年,赐奚扫刺姓李,更名绍威。随数遣使朝贡。
《五代史·唐庄宗本纪》不载。按《奚本传》:奚,本匈奴之别种。当唐之末,居阴凉川,在营府之西,幽州之西南,皆数百里。有人马二万骑。分为五部:一曰阿荟部,二曰啜米部,三曰粤质部,四曰奴皆部,五曰黑讫支部。后徙居琵琶川,在幽州东北数百里。地多黑羊,马前蹄坚善走,其登山逐兽,下上如飞。契丹阿保机彊盛,室韦、奚、霫皆服属之。奚人常为契丹守界上,而苦其苛虐,奚王去诸怨叛,以别部西徙妫州,依北山射猎,常采北山麝香、人参赂刘守光以自托。其族至数千帐,始分为东、西奚。去诸之族,颇知耕种,岁借边民荒地种穄,秋熟则来穫,窖之山下,人莫知其处。爨以平底瓦鼎,煮穄为粥,以寒水解之而饮。去诸卒,子扫刺立。庄宗破刘守光,赐扫刺姓李,更其名绍威。绍威卒,子拽刺立。同光以后,绍威父子数遣使朝贡。初,绍威娶契丹女舍利逐不鲁之姊为妻,后逐不鲁叛亡入西奚,绍威纳之。

后晋

高祖天福 年,幽州以北地入契丹,东、西奚皆为契丹所并。
《五代史·晋高祖本纪》不载。按《奚本传》:晋高祖入立,割幽州雁门以北入于契丹,是时绍威与逐不鲁皆已死,耶律德光巳立晋北归,拽刺迎谒马前,德光曰:非尔罪也。负我者,扫刺与逐不鲁尔。乃发其墓,粉其骨而飏之。后德光灭晋,拽刺常以兵从。其后不复见于中国。自去诸徙妫州,自别为西奚,而东奚在琵琶川者,亦为契丹所并,不复能自见云。

太祖五年春正月,亲征西部及东部奚,平之,遂并其地。
《辽史·太祖本纪》:五年春正月丙申,上亲征西部奚。奚阻险,叛服不常,数招谕弗听。是役所向辄下,遂分兵讨东部奚,亦平之。于是尽有奚、霫之地。东际海,南暨白檀,西踰松漠,北抵潢水,凡五部,咸入版籍。

太祖天辅七年,奚王回离保寇燕地,奥古哲等杀之。并速古等三部,皆至是讨平之。
《金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奚王回离保传》:奚,与契丹俱起,在元魏时号厍莫奚,历宇文周、隋、唐,皆号兵强。其后契丹破走奚,奚西保泠国,其留者臣服于契丹,号东、西奚。厥后辽太祖称帝,诸部皆内属矣。铁勒者,古部族之号,奚有其地,号称铁勒州,又书作铁骊州。奚有五世族,世与辽人为昏,因附姓述律氏中。奚有十三部、二十八落、一百一帐、三百六十二族。甲午岁,太祖破耶律谢十,诸将连战皆捷,奚铁骊王回离保以所部降,未几,遁归于辽。及辽主使使请和,太祖曰:归我叛人阿疏、降人回离保、迪里等,馀事徐议之。久之,辽主至鸳鸯泺,都统杲袭之,亡走天德。回离保与辽大臣立秦晋国王耶律捏里于燕京。捏里死,萧妃权国事。太祖入居庸关,萧妃自古北口出奔。回离保至卢龙岭,遂留不行,会诸奚吏民于越里部,僭称帝,改元天复,改置官属,籍渤海、奚、汉丁壮为军。太祖诏回离保曰:闻汝胁诱吏民,僭窃位号。辽主越在草莽,大福不再。汝之先世臣服于辽,今来臣属,与昔何异。汝与余睹有隙,故难其来。余睹设有睚眦,朕岂从之。傥能速降,尽释汝罪,仍俾主六部族,总山前奚众,还其官属财产。若尚执迷,遣兵致讨,必不汝赦。回离保不听。天辅七年五月,回离保南寇燕地,败于景、蓟间,其众奔溃。耶律奥古哲及甥八斤、家奴白底哥等杀之。其妻阿古闻之,自刭而死。先是,速古部人据劾山,奚路都统挞懒招之不服,往讨之。铁泥部众扼险拒战,杀之殆尽。至是,速古、啜里、铁泥三部所据十三岩皆讨平之。达鲁古部节度使乙列已降复叛,奚马和尚讨达鲁古并五院司等诸部,诸部皆降,遂执乙列,杖之一百,其父及其家人先被获者皆还之。初,太祖破辽兵于达鲁古城,九百奚营来降。至是,回离保死,奚人以次附属,亦各置猛安谋克领之。按《完颜昌传》:昌,本名挞懒。太祖自将袭辽主于大鱼泺,留辎重于草泺,使挞懒、牙卯守之。奚路兵官浑黜不能安辅其众,遂以挞懒为奚六路军帅镇之。习古乃、婆卢火护送常胜军及燕京豪族工匠自松亭关入内地,上戒之曰:若遇险阨,则分兵以往。习古乃、婆卢火乃合于挞懒。久之,讨劾山速古部奚人。奚人据险战,杀且尽,速古、啜里、铁泥十三岩皆平之。诏曰:朕以奚路险阻,经略为难,命汝往任其事,而克副所托,良用嘉叹。今回离保部族来附,馀众奔溃,无能为已。比命习古乃、婆卢火护送降人,若遇险阻,即分兵以行,馀众悉与汝合。降诏二十,招谕未降,汝当审度其事,从宜处之。其后抚定奚部及分南路边界,表请设官镇守。上曰:依东京渤海列置千户、谋克。

太祖洪武二十一年,辽王、惠宁王、朵颜元帅等各遣使来朝。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朵颜、福馀、泰宁,高皇帝所置三卫也。其地为兀良哈,在黑龙江南,渔阳塞北。汉鲜卑、唐吐谷浑、宋契丹,皆其种类。元为大宁路北境。高皇帝有天下,东蕃辽王、惠宁王、朵颜元帅府相率乞内附。于是即古会州地,置大宁都司营州诸卫,封子权为宁王使镇焉。已,数为鞑靼所抄。
《明会典》:朵颜卫、福馀卫、泰宁卫、兀良哈即古山戎。后称厍莫。奚在乌龙、江南、渔阳、塞北。元时,大宁路北境国。初设北平行都司。洪武十四年,以大宁地封子权为宁王。二十一年,辽王、惠宁王、朵颜元帅、府元帅等各遣使来朝。
洪武二十二年,始置泰宁、朵颜、福馀三卫。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洪武二十二年,乃置泰宁、朵颜、福馀三卫指挥使司,俾其头目各自领其众,以为声援。自大宁前抵喜峰口,近宣府,曰朵颜;自锦、义历广宁至辽河,曰泰宁;自黄泥洼逾沈阳、铁岭至开原,曰福馀。独朵颜地险而强。久之皆叛去。
《明会典》:二十二年,乃分兀良、哈为三卫于横水之北,曰朵颜曰福馀曰泰宁以处降胡,授指挥使等官,各赐冠带,俾领所部。朵颜、福馀、泰宁三卫差来并自来。都督赏綵段四表里,绢二匹。都指挥綵段三表里,绢二匹,指挥千百户。所镇抚头目每人綵段二表里,绢一匹,各织金纻丝衣一套,又各加綵段一表里。舍人每人綵段二表里,绢一匹,织金衣一套。达子每人綵段一表里,绢一匹,素纻丝衣一套。妇女有进贡者,每人一表里,绢一匹,纻丝女衣一套。随来妇女一表里,绢一匹,女衣一套。以上靴袜各一双,奏事进贡。都指挥绢一匹,綵段三表里,织金衣一套。指挥每人绢一匹,绵布一匹,綵段二表里,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舍人因事进贡者,每人綵段一表里,织金衣一套,绢一匹,靴袜各一双。
《明·一统志》:兀良哈东接海,西连开平界,北抵北海,本春秋时山戎地,秦为辽西郡北境,汉为奚酋所据,东汉征败之,走匿松漠间。后,魏之先复居于此,号厍莫奚,后服属契丹。元为大宁路北境。本朝洪武二十二年,征败,北胡来降者众。诏以兀良哈之地,置泰宁、朵颜、福馀三卫以处之。为东北外藩,命其长为指挥使,指挥、同知各领所部,自是每岁朝贡。
成祖永乐元年,徙宁王于南昌,尽以大宁地界三卫。按《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成祖从燕起靖难,患宁王蹑其后,自永平攻大宁,入之。谋胁宁王,因厚赂三
卫说之来。成祖行,宁王饯诸郊,三卫从,一呼皆起,遂拥宁王西入关。成祖复选其三千人为奇兵,从战。天下既定,徙宁王南昌,徙行都司于保定,遂尽割大宁地畀三卫,以偿其前劳。帝践阼之初,遣百户裴牙失里等往告。复使指挥萧尚都赍敕谕之。
《明会典》:永乐元年,三卫来朝,益求内附。因改封宁王于南昌,移行都司于保定,而以大宁全地与之。授都督、都指挥、指挥、千百户、镇抚等官,各赐敕书,每袭则更敕,有功则加升,入贡者以敕为验。自是,袭升朝贡不绝。岁以圣节及正旦。后,改冬至两贡,每贡各卫百人,由喜峰口入。
永乐二年,三卫脱儿火察等入朝,各授都指挥等官掌卫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永乐二年夏,其头目脱儿火察等二百九十四人随尚都来朝贡马。于是命脱儿火察为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哈儿兀歹为都指挥同知,掌朵颜卫事;安出及土不申俱为都指挥佥事,掌福馀卫事;忽剌班胡为都指挥佥事,掌泰宁卫事;馀未至者三百五十七人,各授指挥、千百户等官。赐诰印、冠带及白金、钞币、袭衣。自是,三卫朝贡不绝。
永乐三年,以阿散为泰宁卫都指挥佥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永乐三年冬,命来朝头目阿散为泰宁卫掌卫事、都指挥佥事,其朵儿朵卧等亦各升赏有差。
永乐四年,三卫请以马易米,许之。后附鞑靼,假市马来窥伺,诏责之,令以马赎罪。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永乐四年冬,三卫饥,请以马易米。帝命有司第其马之高下,各倍价给之。久之,阴附鞑靼数掠劫边城,复假市马来窥伺。帝下诏切责,令其以马赎罪。
永乐十二年,三卫叛附于阿鲁台。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永乐十二年春,遂纳马三千于辽东,帝敕守将王真,仍一马各予布四匹。亡,何复叛附阿鲁台。
永乐二十年,帝亲征三卫于屈烈河,大败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永乐二十年,帝亲征阿鲁台还,击之,大败其众于屈烈河,斩馘无算,来降者释勿杀。
仁宗洪熙元年,诏三卫许自新。福馀卫奏印为贼所夺,请印,许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仁宗嗣位,诏三卫许自新。洪熙元年,安出奏其印为寇所夺,请更给,许之。冬,三卫头目阿者秃来归,授千户,赐钞币、袭衣、鞍马,仍命有司给供具。自后来归者,悉如例。
宣宗宣德元年,三卫掠永平、山海,帝将亲讨之,三卫谢罪,抚之如初。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宣宗初,三卫掠永平、山海间,帝将亲讨之,三卫头目皆谢罪入贡,朝廷抚纳之如初。
《明会典》:兀良哈,宣德间使臣朝贡,沿途茶饭接待。宣德七年,以三卫头目恭事日久,加赐金币有差。按《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宣德七年更给泰宁卫印。其秋,以朵颜头目哈剌哈孙、福馀头目安出、泰宁头目脱火赤等恭事朝廷久,加赐织金綵币表里有差。
英宗正统 年,三卫入寇,潜附瓦剌也先。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统间,屡寇辽东、大同、延安境。独石守备杨洪击败之,擒其头目朵栾帖木儿。未几,复附瓦剌也先,泰宁拙赤妻也先以女,皆阴为之耳目。入贡辄易名,且互用其印,又入广宁前屯。帝恶其反覆。
正统九年,命成国公朱勇等征三卫,败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统九年春,命成国公朱勇偕恭顺侯吴克忠出喜峰,兴安伯徐亨出界岭,都督马亮出刘家口,都督陈怀出古北,各将精兵万人,分剿之。勇等捕其扰边者致阙下,并夺回所掠人畜。未几拙赤等拘肥河卫使人杀之,肥河卫头目别里格与战于格鲁坤迭连,拙赤大败。瓦剌复分道截杀,出兵攻之,三卫大困。
正统十二年,总兵曹义等击败三卫,瓦剌复大掠之,乞降于也先。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统十二年春,总兵曹义、参将胡源、都督焦礼等分巡东边,值三卫入寇,掠击之,共斩首三十二级,擒七十馀人。其年,瓦剌赛刊王复击杀朵颜乃儿不花,大掠以去。也先继至,朵颜、泰宁皆不支,乞降,而福馀独走避脑温江,于是三卫益衰。畏瓦剌强,不敢背,仍岁来致贡,止以利中国赐赉而已;又心衔边将剿杀,故常潜图报复。
正统十四年,石亨等击败三卫,三卫导瓦剌大举入寇,上以是役北狩。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统十四年夏,大同参将石亨等复击其盗边者于箭溪山,擒斩五十人,三卫益怨。其秋,导瓦剌大入,英宗遂以是役北狩。
代宗景泰 年,遣使抚谕三卫。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景泰初,朝廷仍遣使抚谕。三卫受也先旨,数以非时入贡,多遣使往来伺察中国。既而也先虐使之,复逼徙朵颜所部于黄河母纳地,三卫皆不堪,遂阴输瓦剌情于中国,而请得近边屯驻。旧制,三卫每岁三贡,其贡使俱从喜峰口验入,有急报则许进永平。时三卫使有自独石及万全右卫来者。边臣以为言,敕止之。
宪宗成化元年,三卫朵罗干入寇。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天顺中,尝乘间掠诸边,复窃通鞑靼孛来,每为之乡导。所遣使与孛来使臣偕见。中国待鞑靼厚,请加赏不得,大忿,遂益与孛来相结。成化元年,其头目朵罗干等以兵从孛来,大入辽河。已,复西附毛里孩,东合海西兵,数入塞。又时独出没广宁、义州间。
成化九年,三卫入寇辽东,总兵欧信败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成化九年,辽东总兵欧信以偏将韩斌等败之于兴中,追及麦舟,斩首六十二,获马畜器械几数千。其年,喜峰守将吴广以贪贿失三卫心,三卫入犯,广下狱死。
成化十年,三卫入寇开原,庆云参将周俊却之。按《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成化十年,复掠开原,庆云参将周俊击退之。
成化十四年,诏复三卫马市。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成化十四年,诏复三卫马市。初,国家设辽东马市三,一城东,一广宁,皆以待三卫。正统间,以其部众屡叛,罢之。会鞑靼满都鲁暴强,侵掠三卫,三卫头目皆走避塞下。数饥困,请复马市再四,不许。至是巡抚陈钺为上言,始许之。满都鲁死,亦思马因主兵柄,三卫复数为所窘。
成化二十二年,鞑靼别部那孩大掠三卫,三卫逃匿近边,诏优恤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成化二十二年,鞑靼别部那孩复拥三万众入大宁、金山,涉老河,攻杀三卫头目伯颜等,掠去人畜以万计。三卫乃相率携老弱,走匿边圉。边臣刘潺以闻,诏予刍粮优恤之。
孝宗弘治  年,三卫数盗入古北、开原境。未几为小王子所掠,因叩关输罪宥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弘治初,三卫常盗掠古北、开原境,既悔罪而守臣张玉、总兵李杲等以计诱斩其来市者三百人,遂北结脱罗干,请为复仇,数寇广宁、宁远诸处。时海西尚古者,以不得通贡叛中国,数以兵阻诸蕃入贡,诸蕃并衔之。朝廷旋许尚古纳款,于是抚宁猛克帖木儿等皆以尚古为辞,入寇辽阳,杀掠甚众。未几鞑靼小王子屡掠三卫,三卫因各叩关输罪,朝廷许之,然阳为恭顺而已。朵颜都督花当者,恃险而骄,数请增贡加赏,不许。
武宗正德十年,朵颜都督遣其子把儿孙入寇,命副总兵杜勇禦之。乃匿把儿孙使其子打哈等入朝请罪,诏释之。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德十年,花当遣其子把儿孙以千骑毁鲇鱼关,入大掠马兰谷,参将陈乾战死;复以五百骑入板场谷,千骑入神山岭,又千馀骑入水开洞。事闻,命副总兵杜勇禦之。花当旋退去,屯驻红罗山,匿把儿孙,而使其子打哈等入朝请罪,诏释不问。
正德十三年,把儿孙死,其子伯革入贡。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正德十三年,帝巡幸至大喜峰口,将徵三卫头目,使悉诣关下宴劳,都御史臧凤等疏止之,不报。寻亦不果。当把儿孙犯边时,朝廷诏削其职。把儿孙死,其子伯革入贡。
世宗嘉靖九年,诏予伯革父爵,而打哈自以不得职,先后入寇,边将失防禦,皆逮治。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嘉靖九年,诏予伯革父爵,而打哈自以花当子不得职,怒,遂先后掠冷口、擦崖、喜峰间。参将袁继勋等失于防禦,皆逮治。
嘉靖十七年,泰宁部把当亥入寇,总兵马永击斩之。其属把孙入寇,少监王永与战,败绩。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嘉靖十七年春,指挥徐颢诱杀泰宁部九人,其头目把当亥率众寇大清堡,总兵马永击斩之。其属把孙以朵颜部众复入,镇守少监王永与战,败绩。
嘉靖二十二年,诏罢马市及木市。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嘉靖二十二年冬,攻围墓田谷,杀守备陈舜,副总兵王继祖等赴援,击斩三十馀级。其年,诏罢旧设三卫马市,并新设木市亦罢之。秋,三卫复导鞑靼寇辽州,入沙河堡,守将张景福战死。三卫之迭犯也,实朵颜部哈舟儿、陈通事为之。二人者,俱中国人,被卤遂为三卫用。
嘉靖二十四年,赐朵颜都督金带、金顶、大帽。
《明会典》:嘉靖二十四年,以朵颜都督能钤束人不扰边境,准与金带及金顶、大帽。回赐自进,并带进马匹。不分等第,每匹綵段二表里,绢一匹,驼每只三表里,绢十匹,在卫都督、都指挥每员加赐綵段一表里,求讨请旨量与物件到京者,照名给散。在卫者讨敕开付,差来人领去。领赏毕日,许于会同馆开市三日,铺行人等照例将货入馆,两平交易。顺天府仍行蓟州遵化等处,如三卫人回还到彼听令两平交易,每人许收买牛一只,犁铧一副,锅一口,不许将违禁之物私自夹卖。违者巡按御史究治。
嘉靖三十年,哈舟儿伏诛。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嘉靖二十九年,鞑靼俺答谋犯畿东,哈舟儿为指潮河川路。俺答移兵白庙,近古北,舟儿诈言敌已退,边备缓,俺答遂由鸽子洞、曹榆沟入,直犯畿甸。已,俺答请开马市,舟儿复往来诱阻之。三十年,蓟辽总督何栋购捕至京,伏诛。嘉靖四十二年,朵颜通罕导俺答入掠顺义、三河。按《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朵颜通罕者,俺答子辛爱妻父也。嘉靖四十二年,古北哨卒出关,为朵颜所扑杀。俄通罕叩关索赏,副总兵胡镇伏兵执之。总督杨选将为牵制辛爱计,乃拘絷通罕,令其诸子更迭为质。三卫恨甚,遂导俺答入掠顺义及三河,选得罪。
神宗万历十二年,朵颜长昂入寇。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初,朵颜长昂益强,挟赏不遂,数与其属董孤狸等纠众入掠,截诸蕃贡道。十二年秋,复导土蛮以四千骑分掠三山、三道沟、锦州诸处。守臣李松请急剿长昂等,朝议不从,仅革其月赏。未几,复以千骑犯刘家口,官军禦之,杀伤相当。于是长昂益跋扈自恣,东勾土蛮,西结婚白洪大,以扰诸边。
万历十七年,长昂寇辽东,总兵李成梁禦之,官军败绩。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十七年,朵颜长昂合鞑靼东西二部寇辽东,总兵李成梁逐之,官军大败,歼者八百人。
万历十九年,长昂大掠独石路。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云云。
万历二十二年,长昂寇中后所。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二十二年,长昂复拥众犯中后所,攻入小屯台,副总兵赵梦麟、秦得倚等力战却之。
万历二十三年,长昂潜入喜峰口。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二十三年,长昂潜入喜峰口,官军擒其头目小郎儿。
万历二十九年,长昂与董孤狸等皆纳款。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二十九年,长昂董孤狸等皆纳款,请复宁前木市,许之。
万历三十四年,长昂以三千骑窥义院界,边将有备,乃引去。顷之,长昂死,三卫皆靖。
《明外史·朵颜福馀泰宁传》:万历三十四年冬,复纠鞑靼班不什、白言台吉等,以万骑迫山海关,总兵姜显谟击走之。长昂复以三千骑窥义院界,边将有备,乃引去。旋诣喜峰,自言班、白入寇,已不预知。守臣具以闻,诏长昂复通贡市,颁给抚赏如例。顷之长昂死,诸子稍衰,三卫皆靖。

山戎部汇考二

《辽史·地理志》

《辽燕京至中京道里考》

宋·王曾《上契丹事》曰:出燕京北门,至望京馆。五十里至顺州。七十里至檀州,渐入山。五十里至金沟馆,将至馆,川原平旷,谓之金沟淀。自此入山,诘曲登陟,无复里堠,但以马行记日,约其里数。九十里至古北口,两傍峻崖,仅容车轨。又度德胜岭,盘道数层,俗名思乡岭,八十里至新馆。过雕窠岭、偏枪岭,四十里至如来馆。过乌泺河,东有滦州,又过黑斗岭,度云岭,芹菜岭,七十里至柳河馆。松亭岭甚险峻,七十里打造部落。东南行五十里至牛山馆。八十里至鹿儿峡馆。过虾蟆岭,九十里至铁浆馆。过石子岭,自此渐出山,七十里至富谷馆。八十里至通天馆,二十里至中京大定府。城垣卑小,方圆才四里许。门但重屋,无筑阇之制。南门曰朱夏,门内通步廊,多坊门。又有市楼四:曰天方、大衢、通阛、望阙。次至大同馆。其门正北曰阳德、阊阖。城西内西南隅冈上有寺。城南有园圃,宴射之所。自过北口,居人草庵板屋,耕种,但无桑柘;所种皆从垄上,虞吹沙所壅。山中长松郁然,深谷中时见畜牧牛马橐驼,多青盐黄豕。

《元史·地理志》《大宁路所属州县考》

大宁路,〈上。〉本奚部,唐初其地属营州,贞观中奚酋可度内附,乃置骁乐郡。辽为中京大定府。金因之。元初为北京路总管府,领兴中府及义、瑞、兴、高、锦、利、惠、川、建、和十州。中统三年,割兴州及松山县属上都路。至元五年,并和州入利州为永和乡。七年,兴中府降为州,仍隶北京,改北京为大宁。二十五年,改为武平路,后复为大宁。领司一、县七、州九。 录事司。初置警巡院,至元二年,改置录事司。
县七
大定,下。中统二年,省长兴入焉。
龙山,下。初属大定府。至元四年,属利州,后复来属。
富庶,下。至元三年,省入兴中州,后复置。
和众,下。 金源,下。 惠和,下。 武平。下。
州九
义州。下。
兴中州,下。元初因旧为兴中府,后省。至元七年,又降府为州。
瑞州。下。至元二十三年,伯颜奏准以唆都、哈䚟等拘收户计,种田立屯于瑞州之西,拨频海荒间地及时开耕,设打捕屯田总管府,仍以唆都、哈䚟等为屯田官。
高州。下。 锦州。下。 利州。下。 惠州。下。 川州。下。建州。下。

《明实录》《三卫建置沿革考》

洪武二十年秋九月,置北平行都指挥使司于大宁。二十二年春正月壬午,会宁侯张温及周兴奏修拓大宁等城,成井。上其规制大宁城门五,城周三千六十丈,濠长三千一百六十丈,深一丈九尺,会州城门四,城周一千一百二十八丈,濠长一千一百八十九丈二尺,深一丈八尺。富峪城门四,城周九百丈,濠长九百八丈二尺,深一丈三尺,宽河城门四,城周八百一十二丈,濠长八百五十九丈,深一丈五尺。夏五月辛卯,置泰宁、福馀、朵颜三卫于兀良哈地,在乌龙江南,卢龙塞北,以处降部。东自全宁抵喜峰外,近宣府曰朵颜。自锦义,历广宁,至辽山,曰泰宁。自黄泥、洼踰沈阳、铁岭曰福馀。在潢水北,大宁外边,由冷口入贡置驿于迁安县,接达京师。二十七年六月乙酉,命兵部官至北平,布政司议置驿传。自大宁至广宁东路四百八十五里,置十驿。中路北平至开平七百六十五里,置十四驿。西路至开平六百三十里,置十三驿。北路土木至宣府一百里置二驿。三十年春正月,置马驿八。东曰凉亭、沈阿、赛峰、黄崖四驿,接大宁、古北口。西曰桓州、威胡、明安、隰宁四驿,接独石。
建文元年秋七月庚寅,大宁总兵刘贞、都督陈亨、都指挥卜万引大宁兵号十万出松亭关,驻沙河,进攻遵化贞等。退保松亭关。冬十月,燕王袭破大宁,以宁王及大宁官军归北平。永乐元年春三月,改北平行都指挥使司为大宁都指挥使司隶,后府徙于直隶、保定府,迁各卫于内地营州左,右于蓟州中于平谷县,前于香河县,后于三河县。兴州,前于丰润县,后于三河县,中于良乡县,左于玉田县,右于迁安县。大宁中前及会州于京师,左右于万全都司。因兀良哈三卫来朝,益求内附以大宁故卫地,使为外藩。自古北口至山海关为朵颜,自辽东广宁前屯卫,至广宁白云山为泰宁,自白云山至开原为福馀。岁许百人,干圣节及正旦两贡驼马,并由喜峰口,置把总提督之即松亭关也。达于三屯滦阳驿出,迁安东北境,朝京师而迁安驿徙于山海关,以隆平侯张信为总兵备禦桃林口。是年,东胜左卫自山西行都司,调至领五千户所,其右徙遵化开平中屯卫原,设大宁沙岭。洪武中,调真定府移置滦州义丰里石城,废县,领五千户所。

郑晓《吾学编》《兀良哈考》

兀良哈在乌龙江南,渔阳塞北。春秋时,山戎地。元为大宁路,户四万六千口,四十四万八千。国初,割锦义、建利诸州隶辽东,设都司于惠州,领营兴等二十馀卫所。所谓北平行都司也。
洪武十四年,封子权于大宁,为宁王。二十二年,分兀良哈为三卫于潢水之北,曰朵颜曰福馀曰大宁处降部。以脱鲁忽察儿、海撒男、奚阿札失里为三卫指挥使同知并边,为我藩篱。靖难初,首劫大宁兵及召兀良哈诸酋率部落从行,有功,遂以大宁畀三卫。宁王移封南昌,徙行都司于保定,为大宁都司。令三卫岁二贡。卫百人。东起广宁前屯历喜峰,近宣府为朵颜,自黄泥洼,逾沈阳铁岭,至开原为福馀,由锦义度辽河至白云山为大宁。皆逐水草,无恒居。三卫朵颜最强,分地又最险。永乐中,最亲附。宣德时,尝入渔阳塞。上率诸将出喜峰关,败诸卤于宽河,诛其大酋。自后稍驯顺。
正统中,又叛,侵盗东北关诸寨。索盐米,赏赐而已。以故喜峰、密云间,有都指挥或都督镇守,验贡夷。己巳,福馀大宁结也先,为也先乡道。朵颜独扼险不肯从,也先至,不能入塞,不得利,大掠福馀、大宁人畜去。始敕都御史邹来学经略,已而设太监参将,又设总兵。景泰四年,守臣言兀良哈贡,使往来不绝,为瓦剌间谍。诏自后使至许二三人入京,馀不得辄入关。成化四年,与北虏毛里孩通侵天城。遣都督李铎诘之。十二年,通癿加思兰谋寇辽东,敕边臣备之,然亦未敢大为寇盗。弘治中,守臣杨友、张琼烧荒出塞,掩杀边衅遂起。
正德初,部落既蕃阳顺阴逆,累肆侵盗。朵颜督花当求添贡,其子把儿孙深入掳掠,动称结亲迤北,恐中国革兰台者花当孙也。兀良哈朵颜为大部朵颜花,当为贵种花,当长子革列孛罗早死,其弟把儿孙骁勇十年,把儿孙入马兰峪塞,杀参将陈乾。遣都督桂勇讨之,把儿孙遣扯秃等来言请入贡,且献马赎杀乾罪,又谩言射林孛罗干儿路阿剌忽,旦夕且纠诸部,大举入寇。令小失台呼扯秃等去,我亦幸无事奏敌退班师,未几,入寇。参将魏祥全军覆没。时把儿孙狡劣,屡谋劫夺,诸部不相附寻亦死。花当种人皆附革兰台。革兰台贡马,迟之,未请嗣番官也。边臣上言兵部,令译部落。后许贡,革兰台遂入寇渔阳诸小关堡,皆残破。
嘉靖十一年九月,巡抚王大用欲通朵颜,与厚赂,城其雾灵山,不果。是时,酋阿堆哈利赤数入建昌喜峰太平诸寨,杀掠人畜。革兰台又乞升官,兵部言大用喜事,请以毛伯温代大用,出渔阳巡抚。伯温至镇,虏益盗边,边人不得耕牧。二十年,革兰台挟北虏求添贡,贡卫三百人。不许,请卫二百人,又不许。时时出没塞下,辄云结小王子旦夕大举入塞。会俺答吉囊自大同深入太原,不得已,许其补前贡失期者,卫二百人。二十一年,内批胡守中侍郎兼宪职提督军务抚剿守中。憸险嗜利乾没内帑金多,又擅出塞,尽伐辽金以来松木百万。自撤藩篱,遍索富人,旧将金钱言官劾守中论死,西市巡抚徐嵩阿事守中削籍。已而,有发嵩乾没库金者,逮谪戍。二十二年,叛人白通事道虏数侵我塞,巡抚许论伏兵斩白通事。论进官副都御史请告去。朱方代论以请撤防。秋,兵太早为虏所掠逮至京杖,死阙下。职方郎中韩勖亦杖死。二十五年,虏大入塞。明年,北虏道兀良哈入寇辽东,《吾学编·地理述》曰:国初,即古会州大宁地。设北平行都司,兴营诸屯卫,封建宁藩与辽东宣府联络东西为外边。已而,魏国公经略,自古北口至山海关增修关隘为内边,以故蓟州西接居庸,北折而东南抵海上,尽渔阳。卢龙皆其管内。泛登莱,陆走赵魏,肩肘奚达,襟带原泽,冯翊京师,号称雄镇。又地壤深厚树畜、鱼盐、黍稷之利,甲于圻内。文皇靖难,兀良哈内附,乃徙北平行都司于保定,为大宁都司,而散布兴营诸卫于京府之境。大宁地尽畀兀良哈通贡互市,为我藩篱。朵颜、大宁、福馀,三卫是也。自是,红螺、白云之北弃与戎寇,辽东宣府声援,隔绝诸夷,裂我险阻,闯我门庭,要我官赏,残我吏民,喜峰、三屯、密云、白羊、仅仅收缩,譬之左臂痈肿,则上谷孤子;后背伛偻,则卢龙单薄;哽其喉吭,则辽海坐隔;扼其胸腹,则陵寝警,逼失计甚矣。正统以前,夷心畏服方隅,宁谧土木之变,三卫为也。先乡道始命都御史邹来学经略。已而,总兵参将内臣增设日多,三卫亦矫诈、反覆。然尚未敢显言为寇也。弘治中,守臣杨友、张琼烧荒掩杀无辜,边衅遂起。正德以来,部落既蕃,朵颜独盛,阳顺阴逆,累肆侵噬,花当胁求添贡,把儿孙深入掳掠,动称结亲迤北,恫疑中国,而参将陈乾、魏祥先后陷没,以故三卫日骄。嘉靖中,革兰台辄要官赏请益贡,祸机所伏,不待智者而知也。天寿山,七陵在焉,余尝从祠官至长陵北望,烽堞不数里,己已之变,祠官不能至昌平。昌平陵卫吏卒如侨寓,增兵缮障于斯为急古北口、潮河川俱要害,而河川本故元避暑故道,尤为虏冲。作桥则浮沙难立为堑,则涨水易淤都史洪钟。虽尝设有关城,势孤难守。议者欲塞川流建石墩数十,令其错综宛转,下通流水,上传烽火,亦一策也。喜峰口三卫,贡道稍深峻,燕河、太平寨、马兰峪、密云四营声势相援,虏即至中两营,当其冲,燕河、密云相掎角,遵化三屯,建昌固其内防。虏当大挫。永平,梁城间无虏患,亦无海寇,若乃山麓林莽樊树阻固,以供薪炭伐条枚日就疏薄。嘉靖中,胡守中又出塞,尽斩辽金以来松林百万。自撤藩蔽矣。

山戎部艺文

《谕朵颜等卫属夷檄》明·叶向高

告谕朵颜等卫,服属中国之日久矣。往高皇帝时,建卫置戍,比于内臣。文皇帝经营天下,尔与有劳,遂俾尔大宁,冠带其酋,令世世勿绝尔。诸夷介在戎狄获有宁宇。至于今,无害则谁之赐也。惟尔先世感国家恩,慕义服从。洪、永之际,贡币岁通事我中国甚谨,其后悼心失图,稍稍轶我边陲,焚我郊保,犯我渔阳,谍间瓦刺、通毛里孩以滋我蟊贼,我祖宗惧尔之有戎心也,第裁其贡使犹不忍尔绝。是我国家有德于诸夷甚厚尔。乃益肆狼心,联结土蛮诸虏,窥我两河,盖至今日而边境之间骚然靡宁,则职汝之由。议者咸谓尔名为蓟镇之藩篱,实为辽左之大患。不大芟薙以威其心,祸且未厌。陛下圣德,兼覆远近,谓尔先世曾效顺于国家,毋是剪除,尔亦或者悔祸之。延而欲邀福于我二祖之宠灵也。以幡然易念长为外臣。陛下实与嘉之,其奚以兴戎为疆圉之臣,奉宣此旨不敢妄自启衅。日夜俟尔之改图也。而尔未有悛心,阴谋益甚。意者尚未谕陛下赦过兼容之盛心乎。尔独不念我中国全盛,士马精强,谋臣猛将云集雾蒸,材官蹶张之技百倍于控弦。尔宁不闻之,今军吏欲加威于尔,而陛下不忍,果何爱尔诸夷也。固谓国家素于尔有恩,不与他夷诸虏同耳。且尔每岁贡献皆驽蹇疲羸不充于天厩,而国家时出金帛、牛酒以犒尔众,较其赀费远不相当。我中国岂有赖焉。亦惟是累世之故不与尔争。尔忘如天之德而与虏为媾利其卤获从而瓜分之委德于身,而委怨于诸虏于计狡矣。万一陛下震怒,憪然忿尔之有非,正告天下,以夷德无厌,蔑恩蓄祸,责行间诸臣灭此,而后朝食尔,其何辞。或者有狂谋之人,为尔画计,以尔结连青把都土蛮诸虏,足为声援。不知青把都土蛮,所以结婚姻纳厚交于尔者,以尔犹臣事中国,能为彼中诇耳。一旦国家绝尔欢,师渡横水之北,彼安敢奋螳螂之臂,助尔抗我天朝哉。夫弃积世之恩,捐万全之策,而托于不可知之,虏以自固,计孰舛焉。尔诚悔于厥,心与国家并谋协虑,毋通别种,毋启难端,使我边圉之民无逢其灾害,是尔之成也。当有休嘉,以答尔劳,长享中国之赐。令名厚利尔实兼之,何如徇小利而忘大害,弃前勋而以身为戎首也。尔其熟图之,毋贻伊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