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南方未详诸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南方未详诸国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诸国图考〈羽民 结胸 苗民 欢头 厌火 臷国 交胫 岐舌 不死 三首 凿齿 彫题 枭阳 氐人 卵民 三身 蜮民 张弘 羲和 禺中 列襄 盐长 朱卷 羸民 木直夷 婆罗遮 无腹 缴濮 猴狲 入不 三蛮 近佛 马罗 乌衣 红夷 晏陀蛮 佛啰安 麻离拔 三伏驮 勿斯里 宾童龙 单马令 默伽腊 蜒三蛮 印都丹 沙华公 的剌普剌 昆崙层斯 南尼华罗 方连鲁蛮〉

边裔典第一百七卷

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羽民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羽民国,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有神人二八,连臂,为帝司夜于此野。在羽民东。其为人小颊赤肩。尽十六人。
〈注〉能飞不能远。〈又〉启筮曰:羽民之状,鸟喙、赤目、而白首。〈又〉当脾上正赤也。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羽民之国,其民皆生毛羽。按《博物志》:羽民国民有翼,飞不远,多鸾鸟,民食其卵,去九疑四万三千里。
《珍珠船》:羽民国人有翼,飞不远,有兽绿毛似豹毛,可作笔,名虎仆毛。
结胸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结匈国,其为人结匈。南山在其东南。自此山来,虫为蛇,蛇号为鱼。
〈注〉臆前胅出如人结喉也。

《博物志》:结匈国有灭蒙鸟。

苗民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三苗国在赤水东,其为人相随。一曰三毛国。
《海内经》:南方有人曰苗民。
〈注〉三苗民也。

《博物志》:三苗国,昔唐尧以天下让于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杀,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为三苗国。
欢头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欢头国,其为人人面有翼,鸟喙,方捕鱼。一曰在毕方东。或曰欢朱国。
〈注〉欢兜,尧臣,有罪,自投南海而死。帝怜之,使其子居南海而祠之。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人曰欢头。鲧妻士敬,士敬子曰炎融,生欢头。人面鸟喙,有翼,食海中鱼,杖翼而行。按《博物志》:欢兜国其民尽似仙人,帝尧司徒欢兜民,常捕鱼海岛中,人面、鸟口,去南国万六千里。
厌火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厌火国,兽身黑色。生火出其口中。一曰在驩朱东。
〈注〉言能吐火,似猕猴而黑色也。

《博物志》:厌火国民光出口中,形尽似猿猴,黑色。

臷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臷国,其为人黄,能操弓射蛇。一曰臷国在三毛东。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臷民之国。帝舜生无淫,降臷处,是谓巫臷民。巫臷民朌姓,食谷,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相群爰处。百谷所聚。
交胫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交胫国,其为人交胫。一曰在穿胸东。
〈注〉言脚胫曲戾相交,所谓雕题交趾者也,或作颈,其为人交颈而行也。

《三才图会》:交胫国,国人脚胫曲戾而相交。

岐舌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岐舌国,在不死民东。
〈注〉其人舌皆岐。

不死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不死民,其为人黑色,寿,不死。一曰在穿胸国东。
〈注〉有员丘山,上有不死树,食之乃寿,亦有赤泉,饮之不老。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不死之国,阿姓,甘木是食。
〈注〉甘木即不死树,食之不老。
三首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三首国,其为人一身三首。一曰在凿齿东。
〈注〉一身三首何可常也,阳重以三病累上也。
凿齿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南经》:昆崙墟在其东,墟四方。一曰在岐舌东,为墟四方。羿与凿齿战于寿华之野,羿射杀之。在昆崙墟东。羿持弓矢,凿齿持。一曰戈。
〈注〉凿齿亦人也,齿如凿长,因以名云。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天,海水南入焉。有人曰凿齿,羿杀之。
彫题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南经》:彫题国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一曰相虑。
〈注〉点涅其面,画体为采,即鲛人也。
枭阳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南经》: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注〉《周书》曰:州靡髣髴者,人身反踵自笑,笑则上唇掩其面。《尔雅》云:狒狒。《大传》曰:《周书》成王时,州靡国献之。《海内经》谓之赣巨人,今交州南康郡深山中皆有此物也。长丈许,脚根反向,健走,被发,好笑,雌者能作汁,洒中人即病。土俗呼为山都,南康今有赣水,以有此人因以名水,犹大荒说地有蜮人,人因号其山为蜮山,亦此类也。

《海内经》: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唇蔽其面,因即逃也。又有黑人,虎首鸟足,两手持蛇,方啖之。
〈注〉即枭阳也。
氐人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南经》: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
〈注〉尽胸以上人,胸以下鱼也。
卵民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卵民之国,其民皆生卵。
〈注〉即卵生也。
三身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荥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食黍,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达,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按三身已
《海外西经》,至《大荒南》又载此国,是一是二,姑并存之

《三才图会》:三身国,在凿齿国东,其人一首三身。
蜮民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南经》:有蜮山者,有蜮民之国,桑姓,食黍,射蜮是食。有人方捍弓射黄蛇,名曰蜮人。
〈注〉蜮短狐也,似鳖含沙射人,中之则病死。
张弘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人名曰张弘,在海上捕鱼。海中有张弘之国,食鱼,使四鸟,有人焉,鸟喙,有翼,方捕鱼于海。
羲和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注〉羲和,盖天地始生,主日月者也。故启筮曰:空桑之苍苍,八极之既张,乃有夫羲和,是主日月职出入以为晦明。又曰:瞻彼上天一明一晦,有夫羲和之子出于阳谷。故尧因此而立羲和之官,以主四时,其后世遂为此国,作日月之象,而掌之沐浴运转之于甘水中,以效其出入阳谷虞渊也。所谓世不失职耳,〈又〉言生十子,各以日名,名之故,言生十日数十也。
禺中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南海之内,黑水青水之间,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有禺中之国。有灵山,有赤蛇在木上,名曰蠕蛇,木食。
列襄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南海之内,黑水青水之间,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有列襄之国。有灵山,有赤蛇在木上,名曰蠕蛇,木食。
〈注〉树赤华青〈又〉言不食禽兽也。
盐长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有盐长之国。有人焉鸟首,名曰鸟氏。
〈注〉今佛书中有此人,即鸟夷。
朱卷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西南有朱卷之国。有黑蛇,青首,食象。
羸民国

图考

《山海经·海内经》:南方有羸民,鸟足,有封豕。
〈注〉大猪也,羿射杀之。

木直夷


图考

《酉阳杂俎》:木直夷,旧牢西,以鹿角为器。其死则屈而烧之,埋其骨。耳后小骨类人,黑如漆。小寒则掊沙自处,但出其面。
《三才图会》:木直夷,在獦獠西,以鹿角为器。其死则屈而烧之。耳后小骨黑如漆。寒则掊沙自处,但出其面。
婆罗遮国

图考

《酉阳杂俎》:婆罗遮,并服狗头猴面,男女无昼夜歌舞。八月十五日,行像及透索为戏。
《三才图会》:婆罗遮国,并服狗头猿面,男女无昼夜歌舞。八月五日,行象及透索为戏。
无腹国

图考

《三才图会》:无腹国在海东南,男皆无腹肚。
缴濮国

图考

《三才图会》:缴濮国,在永昌郡南千五百里,国人有尾,坐则先穿地作穴,以安其尾,如误折其尾,卒然而死。
猴狲国

图考

《三才图会》:猴狲国,一名抹刊剌国,若有别国兵来,众猴防直有法,即不敢来侵犯。至应天府,马行三年。
入不国

图考

《三才图会》:入不国,有城池,种田,出胡椒,至应天府行三年。
三蛮国

图考

《三才图会》:三蛮国,民食土,死者埋之,心肺肝皆不朽,百年复化为人。一说与无䏿国民相类。
近佛国

图考

《三才图会》:近佛国,在东南海上,多野岛,蛮贼居之,号麻啰奴。商舶至其国,群起擒之,以巨竹夹而烧食,人头为食器。父母死,则召亲戚挝鼓,共食其尸肉,非人类比也。
马罗国

图考

《三才图会》:马罗国出异宝,生脑香。
乌衣国

图考

《三才图会》:乌衣国,其人衣黑衣、大巾披至膝腕,见汉人则背行,不令见,见之即杀。谓既见吾面,不令其生。以草为棚,悬物于上,与人交易,不相授受,彼亦以物悬而易之。如价不及,则追而杀之。
红夷国

图考

《三才图会》:红夷国,在安南西北,其人不制衣,以绵布浑身缠裹,以红绢缠头,其形类回回,无盐,安南多以盐贸其珍宝。
晏陀蛮国

图考

《三才图会》:晏陀蛮国,自兰无里国顺风而去,其国周围七千里,人身如黑漆,号山蛮。能食生人,船人不敢近岸。地无铁,唯磨蚌壳为刃。其国有一圣迹,用浑金作床,承一死人,经代不朽。常有巨蛇卫护,其蛇毛长二尺,人不敢近,有一井,一年两次水溢,流入海,过沙石,经浸,尽成金。
佛啰安国

图考

《三才图会》:佛啰安国,自三佛齐国,风帆四昼夜,可到其国,亦可遵陆至其国。国有飞来铜神二个,一个六臂,一个四臂。六月十五日生日,如有外国欲来劫夺神庙珠玉,至港口,则遇大风浪作,舶不可进。
麻离拔国

图考

《三才图会》:麻离拔国,自广州发舶,乘北风四十日至,地名蓝里博,买苏木、白锡、长白滕住至次年冬,再乘北风六十日,方至其国。产异香、龙涎、珍珠、玻璃、犀角、象牙、珊瑚、木香、没药、血竭、阿魏、苏合香、没石子等,货皆大食国至此博易,官豪以金线桃花帛缠头,以金银为钱交易。
三伏驮国

图考

《三才图会》:三伏驮国,交趾之南,有山曰插流,环数百里,若大铁围,不可跻攀。中皆良田,唯一窍可入,交趾屡欲侵之,然其种类守险,不可入也。
勿斯里国

图考

《三才图会》:勿斯里国,国属白达节制,人有七八十岁不见雨者,止有天江,不知其源,水极甘。溢则四十日,浸田。水退而耕,二年必有一白发老人从江水出,坐于石上。国人拜问吉凶,其人不语,若笑则年丰,悲则饥疫。良久,复入水。古有狙葛尼建庙,顶上有镜,如他国盗兵来者,先照见之。
宾童龙国

图考

《三才图会》:宾童龙国,隶占城,占城选人作地。主出则骑象或马,打红伞。从者百人执盾,赞唱曰:亚或仆,以叶盛食,饮椰子酒与米酒,岁贡方物于占城。佛书言王舍城即此地也,今有目连舍基存焉。
《明外史·宾童龙传》:宾童龙国,与占城接壤。或言如来入舍卫国乞食,即其地也。气候、草木、人物、风土,大类占城,惟遭丧能持服,葬以僻地,设斋礼佛,婚姻偶合。酋出入乘象或马,从者百馀人,前后赞唱。民编茅覆屋。货用金、银、花布。有昆崙山,节然大海中,与占城及东、西竺鼎峙相望。其山方广而高,其海即曰昆崙洋。诸往西洋者,必待顺风,七昼夜始得过,故舟人为之谚曰:上怕七州,下怕昆崙,针迷舵失,人船莫存。此山无异产。人皆穴居巢处,食果实鱼虾,无室庐井灶。
单马令国

图考

《三才图会》:单马令国,广州发舶自真腊国起,风帆十昼夜可到。其国有地主,无王。宋庆元二年,进金三坛、金伞一柄。
默伽腊国

图考

《三才图会》:默伽腊国有国主,出珊瑚树,人用绳缚十字木,以石沉水中,棹船柁索而取,谓铁网取珊瑚即此。

蜒三蛮


图考

《三才图会》:蜒三蛮,以舟为室,蜒有三:一为鱼蜒,善举竿垂纶。二为蚝蜒,善没海取蚝。三为木蜒,善伐木取果。蜒极贫,皆鹑衣,得物米妻子共之。冬夏身无一缕,然而各有统焉。
印都丹国

图考

《三才图会》:印都丹国人身黑色,地热无云,至应天府马行一年二个月。
沙华公国

图考

《三才图会》:沙华公国,其国在东南海中,其人常出大海劫夺人,卖之怜阇沙国。
的剌普剌国

图考

《三才图会》:的剌普剌国,有城池,民种田,出明珠异宝。至应天府,行二年二个月。
昆崙层斯国

图考

《三才图会》:昆崙层斯国,在西南海上,有大鹏飞则蔽日,能食骆驼,拾其翥,截管,可作水桶。有野人,身如黑漆,国人布食诱之,卖与蕃商作奴。
南尼华罗国

图考

《三才图会》:南尼华罗国,有三重城,人好佛教,尊牛。屋壁皆涂牛粪,以为洁。各家置坛,以牛粪涂。置花木爇香供佛路,通西域常,有轻骑来劫,闭门拒之,数日绝粮而退。蕃商到彼,不得入屋,只在门外坐。

方连鲁蛮


图考

《三才图会》:方连鲁蛮,语话难晓,人种田,出驴马,至应天府,马行一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八卷目录

 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诸国考〈伯虑 北朐 鼬姓 季禺 盈民 季釐 炎人 吠勒 蒲罗中 优钹 横趺 比攎 薄叹 耽兰 巨延 滨那专 乌文 斯调 林阳 孟舒 南浔 旃涂 燃丘 扶娄 涂修 盘古 南昌 女蛮 飞头蛮 马头 犺人 莫猺 乌蛮 畬蛮 鬼奴 文郎马神 买哇柔 大刚 则意兰 马儿地袜 木路各 阿尔母斯 哥阿岛 罗得岛 祭波里岛 意大里亚 勿搦祭亚 纳波里 西齐里亚 哥而西加 热奴亚 法兰哥地 罗得林日亚 拂兰地亚 厄勒祭亚 罗马泥亚 莫讷木大彼亚 西尔得 工鄂 井巴 福岛 圣多默岛 意勒纳岛 圣老楞佐岛 白露 伯西尔 智加 金加西蜡 北亚墨利加 墨是可 墨古亚刚 古里亚加纳 寡斯大 花地 新拂郎察 瓦革丁〉
 南方未详诸国部艺文
  羽民国赞         晋郭璞
  欢头国赞          前人
  厌火国赞          前人
  臷国赞           前人
  贯胸交胫攴舌国赞      前人
  不死国赞          前人
  凿齿国赞          前人
  三首国赞          前人
  枭阳国赞          前人
  氐人国赞          前人
  三身一臂国赞        前人

边裔典第一百八卷

南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山海经》伯虑国
《海内南经》:伯虑国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

北朐国

《海内南经》:北朐国在郁水南,郁水出湘陵南海。

鼬姓国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国曰颛顼,生伯服,食黍。有鼬姓之国。

季禺国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又有成山,甘水穷焉。有季禺之国,颛顼之子,食黍。
〈注〉言此国人颛顼之裔子也。

盈民国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盈民之国,于姓,黍食。又有人方食木叶。

季釐国

《大荒南经》:南海渚中,又有重阴之山。有人食兽,曰季釐。帝俊生季釐,故曰季釐之国。
《列子》

炎人国

《汤问篇》:楚之南有炎人国,其亲死,朽其肉而弃之,然后埋其骨,乃成为孝子。
《洞冥记》

吠勒国

吠勒国,贡文犀,四头,状如水兕,角表有光,因名明犀。置暗中,有光影,亦曰影犀。织以为簟,如锦绮之文,此国去长安九千里,在日南。人长七尺,被发至踵,乘犀象之车,乘象入海底取宝,宿于鲛人之舍,得泪珠则鲛所泣之珠也,亦曰泣珠。甜水,去虞渊八十里,有甜溪水味如蜜,东方朔游此水,得数斛以献帝,投水于井,井水常甜而寒,洗沐则肌理柔滑。
《扶南土俗》
蒲罗中国
扶南土俗日利止,东行极崎头海边,有居人,人皆有尾五六寸,名蒲罗中国,其俗食人。
优钹国
优钹国在天竺之东南可五千里,国土炽盛,城郭珍坑猺俗与国同。
横趺国
横趺国,在优钹之东南,城郭饶乐不及优钹也。

比攎国

诸薄之东南,有比攎洲,出锡,转卖与外徼。
薄叹洲
诸薄之西北,有薄叹洲,土地出金,常以采金为业,转卖与诸贾人,易粮米,杂物。
耽兰洲
诸薄之西北,有耽兰之洲,出铁。
巨延洲
诸薄之东北,有巨延洲,人民无田,种芋,浮船海中截大蚶螺杯往扶南。
滨那专国
滨那专国出马及金,俗民皆有衣被,结发也。
乌文国
乌文国,昔混滇初载贾人大泊所成比国。
斯调国
斯调洲湾中有自然监,累如细石子,国人取之,一车输王,馀自入。
林阳国
扶南之西南,有林阳国,去扶南七千里,土地奉佛,有数千沙门,持戒六斋日,鱼肉不得入国,一日再市朝市诸杂米、甘果、石蜜,暮中但香花。
《博物志》

孟舒国

孟舒国民人首鸟身,其先主为霅氏训百禽,夏后之世始食卵,孟舒去之,凤凰随焉。
《拾遗记》
南浔国
南浔之国,有洞穴阴源,其下通地脉,中有毛龙毛鱼。时蜕骨于旷泽之中。鱼龙同穴而处。其国献毛龙。一雌一雄,放置豢龙之宫。至夏代养龙不绝。因以命族。至禹导川,乘此龙及四海会同,乃放河内。
旃涂国
成王四年,旃涂国献凤雏,载以瑶华之车,饰以五色之玉,驾以赤象。至于京师,育于灵禽之苑,饮以琼浆,饴以云实。二物皆出《上元仙方》。凤初至之时,毛色未彪发。及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之后,文彩炳耀,中国飞走之类,不复喧鸣,咸服神禽之远至也。及成王崩,冲飞而去。孔子相鲁之时,有神凤游集至,哀公之末不复来翔,故曰凤鸟不至,可为悲矣。

燃丘国

成王六年,燃丘之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以玉为樊。其国使者,皆拳头尖鼻,衣云霞之布,如今朝霞也。经历百有馀国,方至京师。其中路山川不可记。越铁岘,泛沸海,有蛇洲蜂岑。铁岘峭砺,车轮刚金为辋,比至京师,轮皆铫锐几尽。又沸海汹涌,如煎鱼鳖皮骨,坚强如石,可以为铠。泛沸海之时,以铜薄舟底,蛟龙不能近也。又经蛇洲,则以豹皮为屋,于屋内推车。又经蜂岑,燃胡苏之木,此木烟能杀百虫。经涂五十馀年,乃至洛邑。成王封泰山,禅社首。使发其国之时,人并童稚,至京师,须发皆白。及还至燃丘,容貌还复少壮。比翼鸟多力,状如鹊,衔南海之丹泥,巢昆岑之元木,遇圣则来翔集,以表周公辅圣之祥异也。
扶娄国
成王七年,南陲之南有扶娄之国。其人善能机巧变化,易形改服,大则兴云起雾,小则入于纤毫之里。缀金玉羽毛为衣裳。吐云喷火,鼓腹则如雷霆之声。或化为犀象、狮子、龙、蛇、犬、马之状。或变为虎兕,或口吐人于掌中备百戏之乐,宛转屈曲于指间。见人形或长数分,或复数寸,神怪欻忽,衒丽于时。乐府皆传此伎,至末代犹学焉,得粗亡精,代代不绝,故俗谓之婆侯伎,则扶娄之音讹替至今。
涂修国
昭王二十四年,涂修国献青凤、丹鹊,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时凤鹊皆脱易毛羽,聚鹊翅以为扇,缉凤羽以饰车盖也,扇一名游飘,二名条翮,三名亏光,四名仄影。时东瓯献二女,一名延娟,二名延娱,使二人更摇此扇侍于王侧,轻风四散,泠然自凉。
《述异记》
盘古国
南海中盘古国,今人皆以盘古为姓,昉按盘古氏天地万物之祖也,然则生物始于盘古。
《杜阳杂编》

南昌国

敬宗皇帝,宝历元年,南昌国献玳瑁盆、浮光裘、夜明犀。其国有酒山紫海。盖山有泉,其味如酒,饮之甚美醉则经月不醒。紫海水,色如烂葚,可以染衣。其龙鱼龟鳖、砂石草木,无不紫焉。玳瑁盆,可容十斛,外以金玉饰之。及盛夏,上置于殿内,贮水令满,遣嫔御持金银杓,酌水相沃,以为嬉戏。终不竭焉。浮光裘,即海水染其色也。以五彩蹙成龙凤,各一千三百,络以九色真珠。上衣之,以猎北苑,为朝日所照,而光彩动摇。观者皆眩其目,上亦不为之贵。一日,驰马从禽,忽值暴雨,而浮光裘略无沾润。上方叹为异物也。夜明犀,其状类通天,夜则光明,可照百步。覆缯千重,终不能掩其辉焕。上令解为腰带。每游猎,夜则不施蜡炬,有如昼日。
女蛮国
大中初,女蛮国贡双龙犀,有二龙,鳞鬣爪角悉备。明霞锦,云鍊水香麻以为之也,光耀,芬馥著人,五色相间,而美丽于中国之锦。其国人危髻金冠,璎珞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更有女王国贡龙油绫鱼油锦,纹彩尤异,皆入水不濡湿,云有龙油鱼油故也。优者亦作《女王国》曲,音调宛畅,传于乐部。
《续博物志》

飞头蛮

岭南溪洞中,往往有飞头者,故有飞头老子之号。头将飞一日前,颈有痕,匝项如红缕,妻子共守之。及夜,生翼飞去,晓却还。梵僧菩萨胜言,阇婆国中有飞头,其俗所祠,名曰虫落,因号落氏。
《广东通志》
马头国
马头国,潮人有贩外国,被风飘出大洋,莫知其处,至一国,有人浣器水滨,皆马头。舟人以篙刺之,奔回招类群至,商乃移舟远避。十数日,始抵浙江。

犺人

犺,海语,犺人属,出于暹罗之崛巃,短小精悍,圆目而黄睛,性绝专悫,不识金帛,木食如猿猱,古樾蒙密者率数十巢,语咿嘤不可辨,山居夷獠,每谙其性,常驯扰以备驱使,蒙以敝絮,食以,饮以漓酒,即跃然喜,似谓得所主者,举族受役至死,不避虽历世不更他姓,稍近烟火泪目即死。

莫猺

莫猺者,自荆南五溪而来,居岭海间,号曰山民。盖槃瓠之遗种,本猺獞之类,而无酋长。随溪谷群处,斫山为业,有采捕而无赋役,自为生理,不属于官亦不属于峒首,故名莫猺也。岭西海北人呼为白衣山子钦廉。迩来亦有垦田输税于官,愿入编户者,盖教化之渐被也。

乌蛮

乌蛮,乌浒之蛮,能啖人者也。在南海郡之西南、安南都统司之北,裴渊《广州记》在晋兴,今南宁镇南关,古损子产国生首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味旨则以遗其君,君憙而赏其妇,娶妻美则让其兄。其国有乌蛮滩焉,其后国废于汉。
建武中,民各为族,常取翠羽采珠为产,又能织班布,可以为帷幔,以鼻饮水,口中进啖如故。当交广之界恒出道间伺候,二州行旅有单行辈者,辄出击,利得人食之,不贪其财货也。地有棘厚十馀寸,破以作弓,长四尺,馀名孤弩,削竹为矢,以铜为镞,长八寸,以射急疾不凡用也。地有毒药,以傅矢金入,则挞皮,视未见疮,顾盼之间,肌肉便皆坏烂,须臾而死。寻问此药云取诸虫有毒螫者,合著管中,爆之,既烂,因取其汁自煎之,如射肉在其内地则裂,外则不复裂也。乌浒人便以人肉为殽俎,又取其髑髅头,破之,以饮酒也。其伺候行人,小有失辈出射之,若人无救者,便扯以火燔燎食之,若人有伴相救不容得食,力不能尽担去者便鏦取手足以去,尤以人手足掌蹠为珍异,以贻长老,出得人归家,合聚邻里,悬死人中当四面向,坐击铜敼、歌舞饮酒,稍就割食之。春月方田,尤好出索人贪得之以祭田神,其后稍变族类同姓,有为人所杀则居处伺杀,主不问是与非,遇人便杀,以为肉食也。《杨孚纪》之为南裔异物云。

畬蛮

畬蛮,岭海随在皆有之,以刀耕火种为名者也。衣服、言语渐同齐民,然性甚狡黠。每田熟报税与里胥为奸,里胥亦凭依之。近海则通蕃,入峒则通猺,凡田墠矿场有利者皆纠合为慝,以欺官府。其害憯于甲兵,广惠雷廉罹其毒螫,而事不发者,里胥庇之也。按周官土训掌道地图以诏地事,道地慝以辨地物而原其生,以诏地求诵训,掌道方志以诏观事。掌道方慝以诏辟,忌以知地俗,谓毒虫之类皆为方慝。庶氏掌除毒虫以攻说禬〈音溃〉之嘉草,攻之其祸之来久矣。粤地山林川泽之阻,虎狼虺蝮虽或害人,然毒莫如胡蔓蛊,莫如药鬼者,胡蔓草也,叶如荼,其花黄而小,一叶入口,百窍溃血,人无复生。迩来品汇盆盛,花叶异常,不独郊外虽邑内在在有之,凶民将取以毒人,则招摇若喜舞状,真妖物也。或有私怨者,茹之呷水一口,则肠立断,或与人鬨置毒于食,以毙其亲,诬以人命者有之。知县邹验严加禁约,乃少悛焉。药鬼者愚民造蛊图利,取百虫器置经年,视独存者能隐形与人为祸。《隋志》载其法,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虱,合置器中,令自相啖,馀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毒,虱则曰虱毒,行以杀人,因食入人腹内,食其五脏死,则其产移入蛊主之家,三年不杀人,则畜者自中其弊,累世子孙相传不绝,亦有随女子嫁焉。凡屋宇净无尘蝄者即其鬼所为也,又名挑生于饮食中,鱼肉、果菜皆可挑。人中其害者胸腹搅痛十日,其毒能动,蛊胀如瓮,九孔流血而死,初中毒嚼黑豆不腥,易以白矾,其甘如饴,治之以归魂散,雄朱丸。在胸膈急,宜饮麻油及食蜜冬瓜生或田鼠,差验岭南卫生方治胡蔓草毒,急取抱卵未出鸡仔,细研和以清油斡口灌之,乃吐而苏其蛊,毒挑生在上膈者,胆矾五分投在热荼内,候溶化服之,以鸡翎搅喉令吐,其下膈者郁金末二钱饭汤调下,即泻出。至于麻药,富室诱小民置酒中,饮后昏不知人事,货财皆被夺去,然醒后不死亦恶物也。凡此患始畬蛮而齐民效之,是在有司加意禁治而已。

鬼奴〈黑小厮昆崙奴〉

鬼奴者,番国黑小厮也。广中富人多畜鬼奴,绝有力,可负数百斤,言语嗜欲不通,性淳,不逃徙,亦谓之野人。其色黑如墨,唇红齿白,发卷而黄,有牝牡生海外诸山,食生物。采得时与火食,饲之累日洞泄,谓之换肠,此或病死,若不死即可久畜,能晓人言而自不能言。有一种近海,入水眼不眩,谓之昆崙奴。唐时贵家大族多畜之,甘泽谣陶岘者,彭泽令孙也。开元末家于昆山,富有田业,自制三舟以自载,致宾及贮饮馔。有进士孟彦升云卿,布衣焦遂各携仆妾共载,而岘自携女乐,常奏清商曲,尽兴穷赏,吴越之士号为水仙。常有亲戚为南海守,因访韶石,遂往省焉。郡守嘉其肯来,赠钱百万,遗古剑长二尺许,玉环径四寸。海舶昆崙奴名摩歌,善泅,入水而勇健,遂悉以所得归。曰:吾家之三宝也。及回棹白芒入湘江,每遇水色可爱,则遗环剑,令摩歌下取以为戏笑,如此数岁,往襄阳山行次西塞山,泊舟吉祥佛舍,见水黑而不流,曰此下必有怪物,乃投环剑令摩歌下取,见汨没波际,久而不出,气力危绝殆不任持曰:环剑不可取,有龙高二丈许,而环剑置前。某引手将取,龙辄怒目。岘曰:汝与环剑,吾之三宝。今者既失环剑,汝将何用,必往为吾力争也。摩歌不得已,被发大呼,目眦血流,穷泉一入不复出矣,久之见摩歌支体磔裂,浮于水上,如有所视也。岘流涕水滨,乃命回棹,因赋诗自叙不复议游江湖矣。诗曰:匡庐旧业是谁主,吴越新居安此生,白发数茎归未得,青山一望计还成。鸦翻枫叶夕阳动,鹭立芦根秋水明,从此舍舟何所诣,酒旗歌扇正相迎。
《明外史》

文郎马神

文郎马神,以木为城,其半倚山。酋蓄绣女数百人。出乘象,则绣女执衣履、刀剑及槟榔盘以从。或泛舟,则酋趺坐床上,绣女列坐其下,与相向,或用以刺舟,威仪甚都。民多缚木水上,筑室以居,如三佛齐。男女用五色布缠头,腹背多袒,或著小袖衣,蒙头而入,下体围以缦。初用蕉叶为食器,后与华人市,渐用磁器。尤好磁瓮,画龙其外,死则贮瓮中以葬。其俗恶淫,奸者论死。华人与女通,辄削其发,以女配之,永不听归。女苦发短,问华人何以致长,绐之曰:我用华水沐之,故长耳。其女信之,竞市船中水以沐。华人故靳之,以为笑端。女或悦华人,持香蕉、甘蔗、茉莉相赠遗,多与之调笑。然惮其法严,无敢私通者。其深山中有村名乌笼里惮,其人尽生尾,见人辄掩面走避。然地饶沙金,商人持货往市者,击小铜鼓为号,置货地上,即引退丈许。其人乃前视,当意者,置金于傍。主者遥语欲售,则持货去,否则怀金以归,不交言也。所产有犀牛、孔雀、鹦鹉、沙金、鹤顶、降香、蜡、藤席、藤、荜拨、血竭、肉豆蔻、獐皮诸物。

买哇柔

文郎马神邻境,有买哇柔者,性凶狠,每夜半盗斩人头以去,装之以金。故商人畏之,夜必严更以待。始,文郎马神酋有贤德,待商人以恩信。子三十一人,恐扰商舶,不令外出。其妻乃买哇柔酋长之妹,生子袭父位,听其母族之言,务为欺诈,多负商人价直,自是赴者亦稀。
《坤舆图说》
大刚国
大刚国,惟屑树皮为钱,印王号其上,当币其俗,国王死,往葬逢人辄杀,谬谓死者可事其主。

则意兰〈附马儿地袜〉

印第亚之南,有则意兰岛,人自幼以环系耳,渐垂至肩而止。海中多珍珠,江河生猫睛、昔泥红、金刚石等。山林多桂皮、香木,亦产水晶,尝琢成棺敛死者,相传为中国人所居。今房屋殿宇亦颇相类,西有小岛总名马儿,地袜不下数千,悉为人所居,海中生一椰树,其实甚小可疗诸病。

木路各

吕宋之南,有木路各,无五谷,出沙谷米,是一木磨粉而成。产丁香、胡椒二树,天下所无,惟本处折枝插地即活,性最热,祛湿气,与水酒同贮即吸乾。树傍不生草,土人欲除草,折其枝插地,草即立槁,又产异羊,牝牡皆有乳,有大龟,一壳可容一人,或用为盾,以禦敌。

阿尔母斯

阿尔母斯其地悉是盐及硫磺,草木不生,鸟兽绝迹。人著皮履,遇雨过履底,一日辄败。多地震,气候极热,须坐卧水中,没至口,方解,绝无淡水,勺水皆从海外载至,因居三大州之中,富商大贾多聚此地。百货骈集,人烟辐辏,凡海内珍奇难致之物辄往取之。

哥阿岛

亚细亚之地中海,有岛百千,其大者曰哥阿岛,昔国人尽患疫,有名医依卜加得不用药疗,令城内外遍举大火,烧一昼夜,火息病愈,盖疫为邪气所侵,火气猛烈荡涤诸邪,邪尽,疾愈乃至理。

罗得岛

罗得岛,天气尝清明,终岁见日。尝铸一钜铜人,高三十丈,海中筑两台盛其足,风帆直过跨下,一指可容一人,直立掌托铜盘,夜燃火以照行海,铸十二年乃成,后地震而颓,运其铜以九百骆驼往载。

祭波里岛

祭波里岛,物产极丰,每岁国赋至百万,葡萄酒极美,可度八十年,出火浣布炼石而成非他物也。

意大里亚

拂郎察东南,为意大里亚,周围一万五千里,三面环地中海,一面临高山,地产丰厚,物力十全,四远之人辐辏于此。旧有一千一百六十六郡,最大者曰罗玛,古为总王之都,欧罗巴诸国皆臣服焉。城周一百五十里,地有大渠,穿出城外百里,以入于海。四方商舶悉输珍宝,骈集是渠。教王居于此,以代天主在世。主教皆不婚娶,永无世及,但凭盛德辅弼,大臣公推其一而立焉。列国之王虽非其臣,咸致敬尽礼,称为圣父神师,认为代天主教之君也。凡有大事莫决,必请命焉,其左右简列国才全德备,或即王侯至戚五六十人,分领教事。罗玛城奇观甚多,宰辅家有一名苑,中造流觞曲水,机巧异常,有铜铸各类群鸟,遇机一发,自能鼓翼而鸣,各具本类之声。有一编箫,但置水中,机动则鸣,其音甚妙。又有高大浑金石柱,外周镂古王形像故事,烂然可观,内则空虚可容数人登隮,上下如塔然。圣伯多禄殿用精石制造,花素奇巧,可容五六万人,殿高处视在下人如孩童。城中有大山曰玛山,人烟稠密,苦无泉,造一高梁长六十里,梁上立沟,接远山之水如通流河,有水泉其味与乳无异。

勿搦祭亚

勿搦祭亚无国王,世家共推一有功德者为主。城建海中,有一种木为桩,入水千年不朽,其上铺石造屋,备极精美。城内街衢俱是海,两傍可通,陆行城中有艘二万。又有桥梁极阔,上列三街,俱有民居,不异城市,其高可下度风帆。国中精于造舟,预庀物料一舟指顾可成。造玻璃极佳,甲于天下。有勿里诺湖,在山巅,从石峡泻下,声如迅雷,闻五十里。日光耀之,恍惚皆虹霓状,又有沸泉温泉,沸泉常沸高丈馀,不可染指,投畜物于内,顷刻便糜烂。温泉女子或浴或饮,不生育者,生育育者多乳,所产铁矿掘尽踰二十五年复生,在本土任加火力,终不镕之,他所则镕。

纳波里

纳波里,地极丰厚,有火山昼夜出火,爆石弹射他方至百里外。后移一圣人遗蜕至本国,其害遂息,又地名哥生济亚,有两河,一河濯发则黄,濯丝则白,一河濯丝发皆黑外。有博乐业城,昔二大家争为奇事,一家造一方塔高出云表以为无可踰,一家亦建一塔与前塔齐第,彼塔直耸,此则斜倚若倾,今历数百年未坏,直耸者反将颓。又有城名把都亚,中有公堂纵二百步,横六十步,上为楼铅瓦,中间无一柱,又把儿玛一堂,广可驰马,亦无一柱,惟以梁如人字相倚,寻丈至盈尺皆然,上压愈重,下挺持愈坚。从纳波里至左里城,石山相隔,国人穴山,通道长四五里,广容两车,对视如明星。又有地出火,四周皆小山,山洞甚多入,内可疗病。各主一疾如欲汗者入某洞则汗至,欲除湿者入某洞则湿去。

西齐里亚

意大里亚名岛有三,一西齐里亚,地极富庶,亦有大山喷火,山四周多草木,积雪不消,常成晶石,沸泉如醋,物入便黑,国人最慧,善谈论,最精天文,造日晷法自此地始。有巧工德大禄者,造百鸟能飞,即微如蝇虫,亦能飞。更有天文师名亚而几墨得者,有三绝昔敌国驾数百艘临其岛,彼则铸一巨镜,映日注射敌艘,光照火发,数百艘一时烧尽。又其王命造一极大舶舶,成将下海,虽倾一国之力,用牛马、骆驼千万莫能运,几墨得营运巧法第一,举手舟如山岳转动,须臾下海。又造一自动浑天仪,十二重层层相间,七政各有本动,凡日月五星列宿运行,迟疾与天无二,以玻璃为之,重重可透视,傍近有玛儿岛,不生毒物,蛇蝎等皆不螫人,毒物自外至辄死。

哥而西加

哥而西加,有三十三城,产犬,能战,一犬可当一骑,其国布阵,一骑间一犬,反有骑不如犬者。

热奴亚

热奴亚一鸡岛满岛皆鸡,自生自育绝非野雉之属。

法兰哥地

法兰哥地,人最质直易信,行旅过者,辄詈之,客或不答,则大喜,延入具酒食,谓此人已经尝试,可信托也。多葡萄,善造酒,但沽与他方过客,土人滴酒不入口,即他国载酒至,不容入境,其属国名波夜米亚者,地生金,掘井恒得金块,有重十馀斤,河底常有金如豆粒。

罗得林日亚

罗得林日亚国最侈汰,其王一延客,堂四周皆列珊瑚,琅玕交错,俨一屏障,有一大铳制作极巧,二刻间连发四十次。

拂兰地亚

亚勒玛尼亚西南,为拂兰地亚,地不甚广,人居稠密,有大城二百八十,小城六千三百六十八,共学三所,一学分二十馀院,人乐易温良好谈论,妇人贸易无异男子,其性贞洁,能手作错金绒,不烦机杼,布最轻细皆出此地。

厄勒祭亚

厄勒祭亚,在欧逻巴极南,地分四道,凡礼乐、法度、文字、典籍皆为西土之宗,至今古经尚循其文字所出,圣贤及博物穷理者后先接踵,今为回回扰乱,渐不如前,其人喜啖水族,不尝肉味,亦嗜美酒。

罗马泥亚

罗马泥亚国,都城周裹三层,生齿极众,城外居民,绵亘二百五十里,一圣女殿,门开三百六十,以象周天,附近有高山,名阿零薄,山顶终岁清明无风雨。有河水一名亚施亚,白羊饮之变黑,一名亚马诺,黑羊饮之变白。有二岛,一为厄欧白亚,海潮一日七次,一为哥而府,围六百里,出酒与油蜜极美,遍岛皆橘柚、香橼之属,更无别树,天气清和,野鸟不至。

莫讷木大彼亚

利未亚南,名莫讷木大彼亚国,土广人最多,皆极愚蠢,不识理义。气候甚热,沿海皆沙,人践之即成疮痏。黑人坐卧其中,安然无恙。所居极秽,喜食象肉,亦食人,皆生龁之,齿皆锉锐,若犬牙然。奔走疾于驰马,不衣衣,反笑人衣衣。或涂油于身以为美,乐无文字。初欧逻巴人传教至此,黑人见其看诵经书大相惊讶,以为书中有言语可传达,其愚如此。地无兵刃,以木为标鎗,火炙其锐处,用之极铦利。身有膻气,永不可除,性不知忧虑,闻箫管琴瑟诸乐音,便起舞不止。其性朴实耐久,教为善事,即尽力为之,为人奴极忠于主,为主用力,视死如归。遇敌无避,亦知天地有主,但视其王若神灵。凡阴晴、旱涝皆往祈之,王若偶一喷涕,举朝举国皆高声应诺,大可笑也。近亦多有奉天主教者,但性喜饮酒易醉,产鸡皆黑,豕肉为天下第一美味,病者食之无害。产象极大,一牙有重二百斤者,有兽如猫,名亚尔加里亚,尾有汗极香,阱于木笼,汗沾于木乾之,以刀削下,便为奇香。乌木、黄金最多,地无寸铁特贵重之,布帛喜红色班色,及玻璃器,善浮水,他国名为海鬼。

西尔得

利未亚西有海滨国,名西尔得,地有两大沙,一在海中,随水游移不定,一在地,随风飘泊所至,积如丘山,城郭田亩,皆被压没,国人苦之。

工鄂

利未亚西,有工鄂国,地亦丰饶,颇解义理,自与西客往来,国中崇奉天主,其王遣子往欧逻巴习学文字,讲格物穷理之学。

井巴

利未亚南,有一种,名曰井巴,聚众十馀万,极勇猛又善用兵,无定居。以马骆驼乘载迁徙。所至即食其人及鸟兽虫蛇,必生命尽绝,乃转他国。为南方诸小国大害。

福岛

利未亚西北有七岛,福岛其总名。其地甚饶,凡生人所需,无不有,绝无雨风,气滋润,易长草木,百谷不烦耕种,布种自生。葡萄酒及白糖至多,西舶往来必到此岛市物为舟中之用。有一铁岛,无泉水,生一种大树,每日没有云气抱之酿成甘水滴下,至明旦日出方云散水歇。树下作数池,一夜辄满,人畜皆沾足,终古如此。木岛去路西大泥亚半月水程,树木茂翳,地肥美,路西大泥亚人至此焚之,八年始尽,今种葡萄,酿酒绝佳。

圣多默岛

圣多默岛,在利未亚西,围千里,径三百里,浓阴多雨,愈近日处云愈重雨愈多,此岛之果俱无核。

意勒纳岛

利未亚西,又有意勒纳岛,鸟兽果实甚繁,绝无人居。海舶从小西洋至大西洋者,恒泊此十馀日,樵采渔猎备二三万里之用而去。

圣老楞佐岛

赤道南有圣老楞佐岛,围二万馀里,人多黑色,散处林麓,无定居,出琥珀、象牙极广。

白露

南亚墨利加西,曰白露,大小数十国,广邪一万馀里,中间平壤沃野,亦一万馀里。地肥硗不一,肥者不烦耕治,布子自能生长五谷、百果、草木悉皆上品,本土人目为大地苑圃,其鸟兽之多,羽毛、丽声、音美亦天下第一。地出金矿,取时金土互溷,别之金多于土,故金银最多。国王宫殿皆黄金为板饰之,独不产铁,兵器用烧木、铦石。今贸易相通,渐知用铁,然至贵,馀器物皆金、银、铜三种为之,有数国从来无雨,地有湿性,或资水泽,有树生脂膏极香烈,名拔尔撒摩,傅诸伤损一昼夜肌肉复合如故。涂痘不瘢,涂尸千馀年不朽。一种异羊,可当骡马,性甚倔强,有时倒卧,虽鞭策至死不起,以好言慰之即起,而走惟所使矣。食物最少,可绝食三四日,肝生一物如卵,能疗诸病,海商贵之。天鹅、鹦鹉尤多,一鸟名厄马,最大,长颈、高足、翼翎美丽,不能飞,足若牛蹄,善奔走,马不能及,卵可作杯器,今蕃舶所市龙卵即此物产。绵花甚多,亦织为布,不甚用专易西洋布及利诺布,或剪马毛织为服。江河极大,有泉如脂膏,常出不竭,取燃灯或涂舟、砌墙当油漆用。有一种泉,水出于石罅,离数十步即变为石。有土能燃火,平地山冈皆有之。地震极多一郡一邑常有,沉垫无遗,或平地突起山阜,或移山别地,皆地震所为。不敢为大宫室,上盖薄板以备震压。其俗无文字、书籍,结绳为识,或以五色状物形以当字,即史书亦然。算数用小石子,亦精敏,其文饰以珍宝嵌面,以金为环,穿唇、鼻、臂、腿,或系金铃,复饰重宝。夜中光照一室,其国都达万馀里,凿山、平谷为坦途,更布石以便驿使传命,数里一更,三日夜可达二千里。人性良善,不傲、不饰诈颇似淳古风。因其地多金银,任意可取,故无窃盗、贪吝,但陋俗最多。自欧逻巴天主教士人往彼劝化,教经典书文,与谈道德、理义,往时恶俗如杀人、祭魔、驱人、殉葬等事俱不复,然为善反力于诸国,有捐躯不辞者,其间有极丑恶地,土产极薄,人拾虫蚁为粮,以网四角挂树而卧,因地气最湿,又有毒蛇,人犯必死,不敢下卧恐,寐时触之。土音各种不同,有一正音可通万里之外。近一大国名亚老哥人强毅果敢,善用弓矢及铁杵,不立文字,一切政教号令皆口传说,辨论极精,闻者最易感动,凡出兵时大将戒谕兵士不过数言,无不感激流涕,愿效死者他谈论皆如此。

伯西尔

南亚墨利加东,有大国,名伯西尔,天气融和,人寿长,无疾病,他方病不能疗者,至此即瘳。地甚肥饶,江河为天下最大,有大山界白露者甚高,飞鸟莫能过。产白糖最多,嘉木种种不一,苏木更多,亦称苏木国。一兽名懒,面甚猛,爪如人指,鬃如马,腹垂著地,不能行,尽一月不踰百步,喜食树叶,缘树取之,亦须两日,下树亦然,无法可使速。有兽前半类狸,后半类狐,人足枭耳,腹下有房,可张可合,恒纳其子于中,欲乳方出。其地之虎饿时百夫莫当,值饱,一人制之有馀,即犬亦可以毙之。国人善射,前矢中的,后矢即破前筈,连发数矢,相接如贯,无一失者。俗多裸体,独妇人以发蔽前后,幼时凿颐及下唇作孔,以猫睛、夜光诸宝石嵌入为美。妇人生子即起作务如常,其夫坐蓐数十日,服摄调养,亲戚俱来问候,馈遗弓矢、食物,通国皆然。地不产米麦,不酿酒,用草根晒乾磨面作饼,以当饭。凡物皆公用,不自私,土人能居水中,一二时刻张目明视,亦有浮水最捷者,恒追执大鱼,名都白狼,而骑之以铁钩,钩鱼目,曳之东西走转,捕他鱼。素无君长,书籍,亦无衣冠,散居聚落,喜啖人肉,近欧逻巴士人传天主教到彼,今已稍稍归化,颇成人理。其南有银河,水味甘美,涌溢平地,水退布地皆银沙、银粒,河身最大,入海处阔数百里,海中五百里一派尚为银泉,不入卤味。其北有大河名阿勒恋,亦名马良温,河身曲折三万里,未得其源,两河俱为天下第一。

智加

南亚墨利加之南,为智加,即长人国。地方颇冷,人长一丈许,遍体皆毛。昔时人更长大,曾掘地得人,齿阔三指,长四指,馀则全身可知。其人好持弓矢,矢长六尺,每握一矢,插入口中至没羽,以示勇。男女以五色画面为文饰。

金加西蜡

南亚墨利加之北,曰金加西蜡,其地出金银,天下称首。矿有四坑,深者二百丈,土人以牛皮造软梯下之,役者常三万人,所得金银国王什取其一,七日约得课银三万两。其山麓有城名银城,百物俱贵,独银至贱,贸易用银钱五等,大者八钱,小至五分,金钱四等,大者十两,小者一两。欧逻巴自通道以来岁岁交易,所获金银甚多,故西土之金银渐贱,其南北地相连处名字加单,近赤道北十八度之下,南北亚墨利加从此而通,东西二大海从此而隔,周围五千馀里,天主教未至其国,国俗以文身为饰。

北亚墨利加

北亚墨利加国,土多富饶,鸟兽鱼鳖极众,畜类更繁,富家牧羊尝至五六万,有屠牛万馀,仅取皮革,馀悉弃不用。百年前无马,今得西国马种,野中生马甚多,最良。有鸡大于鹅,羽毛华彩,味最佳,吻上有鼻,可伸缩如象,缩仅寸馀,伸可五寸许。诸国未通,时地少五谷,今亦渐饶,斗种可收十石,产良药甚多。

墨是可

北亚墨利加南,总名新以西把尼亚,内有大国墨是可,属国三十。境内两大湖,甘咸各一,俱不通海,咸者水消长若海潮,土人取以熬盐,甘者中多鳞介,湖四面环山,山多积雪,人烟辐辏集于山下,旧都城容三十万家,大率富饶安乐。每用兵与他国相争,邻国助兵十馀万,守都城恒用三十万,但囿于封域,闻人言他方有大国土辄笑而不信。今所建都城周四十八里,不在地面,直从大湖中创起,坚木为桩,密植湖中上,加板以承城郭、宫室。其坚木名则独鹿,入水千年不朽,城内街衢室屋皆宏敞精绝,国王宝藏极多,所重金银、鸟羽。工人辑鸟毛为画,光彩生动,国内初不知文字,今能读书,肆中有鬻书,其业大抵务农工,以尊贵为长。人面目美秀。彼自言有四绝:一马,二屋,三街衢,四相貌。昔年土俗事魔,杀人以祭,或遭灾乱每岁辄加,祭法以绿石为山,寘人背于上,持石刀剖取人心以掷魔面,肢体则分食之,所杀人皆取于邻国,故频年战斗不休。今欧逻巴传教士人感以天主爱人之心,知事魔谬不复祭魔食人。中有一大山,山谷野人最勇猛,一可当百,善走如飞,马不能及。又善射,人发一矢,彼发三矢,百发百中,亦喜啖人肉,凿人脑骨以为饰,今渐习于善,最喜得衣,如商客与衣一袭,则一岁尽力为之防守。

墨古亚刚

墨古亚刚,不过千里,地极丰饶,人强力多寿,生一种嘉谷,一岁可三熟,牛羊、骆驼、糖蜜、丝布尤多。

古里亚加纳

古里亚加纳地苦贫,人皆露卧,渔猎为生。

寡斯大

寡斯大,人性良善,亦以渔为业,其地有山,出二泉,稠腻如脂膏,一红,一墨色。

花地

北亚墨利加西南,有花地,富饶,好战不休,不尚文事,男女皆裸体,仅以木叶或兽皮蔽前后,间饰以金银、缨络。人皆牧鹿,若牧羊然,亦饮其乳。

新拂郎察

新拂郎察因西土拂郎察人所通故名。地旷野多险峻,稍生五谷,土瘠民贫,亦嗜人肉。
瓦革了
瓦革了,本鱼名,因海中产此鱼甚多,商贩往他国恒数千艘,故以鱼名。其地土瘠人愚,纯沙不生五谷,土人造鱼腊时,取鱼头数万密布沙中,每头种谷二三粒,后鱼腐地肥,谷生畅茂,收穫倍于常土。

南方未详诸国部艺文

《羽民国赞》晋·郭璞

鸟喙长颊,羽生则卵。矫翼而翔,龙飞不远。人维裸属,何状之反。

《欢头国赞》前人

欢国鸟喙,行则杖羽。潜于海滨,维食秬。实维嘉谷,所谓濡黍。

《厌火国赞》前人

有人兽体,厥状怪谲。吐纳炎精,火随气烈。推之无奇,理有不热。

《臷国赞》前人

不蚕不丝,不稼不穑。百兽率舞,群鸟拊翼。是号臷民,自然衣食。

《贯胸交胫攴舌国赞》前人

铄金洪炉,洒成万品。造物无私,各任所禀。归于曲成,是见兆朕。

《不死国赞》前人

有人爰处,圜丘之土。赤泉驻年,神木养命。禀此遐龄,悠悠无竟。

《凿齿国赞》前人

凿齿人类,实有杰牙。猛越九婴,害过长蛇。尧乃命羿,毙之寿华。

《三首国赞》前人

虽云一气,呼吸异道。观则俱见,食则皆饱。物形自周,造化非巧。

《枭阳国赞》前人

髴髴怪兽,被发操竹。获人则笑,唇蔽其目。终亦号咷,反为我戮。
《氏人国赞》前人
炎帝之裔,实生氐人。死则复苏,厥身为鳞。云南是托,浮游天津。
《三身国一臂国赞》前人
品物流行,以散混沌。增不为多,减不为损。厥变难原,请寻其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