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淡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五卷目录

 缅国部汇考
  元〈世祖至元九则 成宗大德四则〉
 马八儿部汇考
  元〈世祖至元四则〉
 三屿部汇考
  元〈世祖至元一则〉
 苏禄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五则 神宗万历一则〉
 吕宋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二则 神宗万历六则〉
 览邦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一则〉
 淡巴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彭亨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四则〉
 百花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剌泥部汇考〈附夏剌比 奇剌泥 窟察泥 舍剌齐 彭加那 八可意 乌沙剌 踢 坎巴 阿哇 打回〉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苏吉丹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碟里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日罗夏治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合猫里部汇考〈猫里务〉
  明〈成祖永乐一则〉
 古里班卒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南巫里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四则〉
 麻叶瓮部汇考〈附葛卜 速儿米囊〉
  明〈成祖永乐一则〉
 冯嘉施兰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三则〉

边裔典第一百五卷

缅国部汇考

世祖至元十年,遣使宣谕缅国。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年二月,诏勘马剌失里、乞带脱因、刘源使缅国,谕遣子弟近臣来朝。按《缅国本传》:缅国为西南夷,不知何种。其地有接大理及去城都不远者,又不知其方几里也。其人有城郭屋庐以居,有象马以乘,舟筏以济。其文字进上者,用金叶写之,次用纸,又次用槟榔叶,盖誊译而后通也。至元八年,大理、鄯阐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遣乞䚟脱因等使缅国,招谕其王内附。四月,乞䚟脱因等导其使价博来,以闻。十年二月,遣勘马剌失里、乞䚟脱因等使其国,持诏谕之曰:间者大理、鄯阐等路宣慰司都元帅府差乞䚟脱因导王国使价博诣京师,且言向至王国,但见其臣下,未尝见王,又欲观吾大国舍利。朕矜悯远来,即使来使觐见,又令纵观舍利。益询其所来,乃知王有内附意。国虽云远,一视同仁。今再遣勘马剌失里及礼部郎中国信使乞䚟脱因、工部郎中国信副使卜云失往谕王国。诚能谨事大之礼,遣其子弟若贵近臣僚一来,以彰我国家无外之义,用敦永好,时乃之休。至若用兵,夫谁所好,王其思之。至元十二年,云南行省请征缅,不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缅国本传》:至元十二年四月,建宁路安抚使贺天爵言得金齿头目阿郭之言曰:乞䚟脱因之使缅,乃故父阿必所指也。至元九年三月,缅王恨父阿必,故领兵数万来侵,执父阿必而去。不得已厚献其国,乃得释之。因知缅中部落之人犹群狗耳。比者缅遣阿的八等九人至,乃候视国家动静也。今白衣头目是阿郭亲戚,与缅为邻。尝谓入缅有三道,一由天部马,一由骠甸,一由阿郭地界,俱会缅之江头城。又阿郭亲戚阿提犯在缅掌五甸,户各万馀,欲内附。阿郭愿先招阿提犯及金齿之未降者,以为引道。云南省因言缅王无降心,去使不返,必须征讨。六月,枢密院以闻。帝曰:姑缓之。十一月,云南省始报:差人探伺国使消息,而蒲贼阻道。今蒲人多降,道已通,遣金齿干额总管阿禾探得国使达缅俱安。
至元十四年,蒙古千户忽都征缅,大败之。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缅国本传》:至元十四年三月,缅人以阿禾内附,怨之,攻其地,欲立砦腾越、永昌之间。时大理路蒙古千户忽都、大理路总管信苴日、总把千户脱罗脱孩奉命伐永昌之西腾越、蒲、骠、阿昌、金齿未降部族,驻劄南甸。阿禾告急,忽都等昼夜行,与缅军遇一河边,其众约四五万,象八百,马万匹。忽都等军仅七百人。缅人前乘马,次象,次步卒;象披甲,背负战楼,两旁挟大竹筒,置短枪数十于其中,乘象者取以击刺。忽都下令:贼众我寡,当先冲河北军。亲率二百八十一骑为一队,信苴日以二百三十三骑傍河为一队,脱罗脱孩以一百八十七人依山为一队。交战良久,贼败走。信苴日退之三里,抵寨门,旋泞而退。忽南面贼兵万馀,绕出官军后。信苴日驰报,忽都复列为三阵,进至河岸,击之,又败走。追破其十七砦,逐北至窄山口,转战三十馀里,贼及象马自相蹂死者盈三巨沟。日暮,忽都中伤,遂收兵。明日,追之,至干额,不及而还。捕虏甚众,军中以一帽或一两靴一毡衣易一生口。其脱者又为阿禾、阿昌邀杀,归者无几。官军负伤者虽多,惟蒙古军获一象不得其性被击而毙,馀无死者。十月,云南省遣云南诸路宣慰使都元帅纳速剌丁率蒙古、爨、僰、摩些军三千八百四十馀人征缅,至江头,深蹂酋首细安立砦之所,招降其磨欲等三百馀砦,土官曲蜡蒲折户四千、孟磨爱吕户一千、磨奈蒙匡里荅八剌户二万、蒙忙甸土官甫禄堡户一万、水都弹秃户二百,凡三万五千二百户,以天热还师。
至元十七年,诏云南行省征缅。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七年二月,诏纳速剌丁将精兵万人征缅国。五月,诏云南行省发四川军万人,命药剌海领之,与前所遣将同征缅国。按《缅国本传》:至元十七年二月,纳速剌丁等上言:缅国舆地形势皆在臣目中矣。先奉旨,若重庆诸郡平,然后有事缅国。今四川已底宁,请益兵征之。旁以问丞相脱里夺海,脱里夺海曰:陛下初命发合剌章及四川与阿里海牙麾下士卒六万人征缅,今纳速剌丁止欲得万人。帝曰:是矣。即命枢密缮甲兵,修武备,议选将出师。五月,诏云南行省发四川军万人,命药剌海领之,与前所遣将同征缅。
至元十九年,诏思、播、叙诸郡皆发兵征缅。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九年二月,诏佥亦奚不薛及播、思、叙三州军征缅国。按《缅国本传》:至元十九年二月,诏思、播、叙诸郡及亦奚不薛诸蛮夷等处发士卒征缅。
至元二十年,官军伐缅,克之。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年春正月,敕药剌海领军征缅国。五月,丞相伯颜、诸王相吾荅儿等言:征缅国军宜参用蒙古、新附军。从之。按《缅国本传》:至元二十年十一月,官军伐缅,克之。先是,诏宗王相吾荅儿、右丞太卜、参知政事也罕的斤将兵征缅。是年九月,大军发中庆。十月,至南甸,太卜由罗必甸进军。十一月,相吾荅儿命也罕的斤取道于阿昔江,达镇西阿禾江,造舟二百,下流至江头城,断缅人水路;自将一军从骠甸径抵其国,与太卜军会。令诸将分地攻取,破其江头城,击杀万馀人。别令都元帅元世安以兵守其地,积粮饷以给军士,遣使持舆地图奏上。至元二十二年,遣使人缅国宣谕。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二年七月乙未,云南行省言:今年未暇征缅,请收穫秋禾,先伐罗北甸等部。从之。按《缅国本传》:至元二十二年十一月,缅王遣其盐井大官阿必立相至太公城,欲来纳款,为孟乃甸白衣头目䚟塞阻道,不得行,遣誊马宅者持信搭一片来告,骠甸土官匿俗乞报上司免军马入境,匿俗给榜遣誊马宅回江头城招阿必立相赴省,且报西、平缅、丽川等路宣慰司、宣抚司,差三掺持榜至江头城付阿必立相、忙直卜算二人,期以两月领军来江头城,宣抚司率蒙古军至骠甸相见议事。阿必立相乞言于朝廷,降旨许其悔过,然后差大官赴阙。朝廷寻遣镇西平缅宣抚司达鲁花赤兼招讨使怯烈使其国。
至元二十三年,以招讨使张万为副都元帅征缅。按《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十月,以招讨使张万为征缅副都元帅,也先铁木儿征缅招讨司达鲁花赤,千户张成征缅招讨使,并虎符。敕造战船,将兵六千人以征缅,俾秃满带为都元帅总之。按《缅国本传》:至元二十三年十月,以招讨使张万为征缅副都元帅,也先铁木儿征缅招讨司达鲁花赤,千户张成征缅招讨使,并虎符。敕造战船,将兵六千人征缅,俾秃满带为都元帅总之。云南王以行省右丞爱鲁奉旨征收金齿、察罕迭吉连地,拨军一千人。是月,发中庆府,继至永昌府,与征缅省官会,经阿昔甸,差军五百人护送招缅使怯烈至太公城。
至元二十四年,缅平,定岁贡方物。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四年七月,合撒儿海牙言,比至缅国,谕其王赴阙,彼言邻番数叛,未易即行,拟遣阿难荅剌奉表赍土贡入觐。按《缅国本传》:至元二十四年正月,至忙乃甸。缅王为其庶子不速速古里所执,囚于昔里怯荅剌之地,又害其嫡子三人,与大官木浪周等四人为逆,云南王所命官阿难荅等亦受害。二月,怯烈自忙乃甸登舟,留元送军五百人于彼。云南省请今秋进讨,不听。既而云南王与诸王进征,至蒲甘,丧师七千馀,缅始平,乃定岁贡方物。
成宗大德元年,封缅王及其世子。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元年二月,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国王,且诏之曰:我国家自祖宗肇造以来,万邦黎献,莫不畏威怀德。向先朝临御之日,尔国使人禀命入觐,诏允其请。尔乃遽食前言,是以我帅阃之臣加兵于彼。比者尔遣子信合八的奉表来朝,宜示含弘,特加恩渥,今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国王,赐之银印;子信合八的为缅国世子,锡以虎符。仍戒饬云南等处边将,毋擅兴兵甲。尔国官民,各宜安业。又赐缅王弟撒邦巴一珠虎符,酋领阿散三珠虎符,从者金符及金币,遣之。按《缅国本传》:大德元年二月,以缅王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尝遣其子信合八的奉表入朝,请岁输银二千五百两、帛千匹、驯象二十、粮万石,诏封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缅王,赐银印,子信合八的为缅国世子,赐以虎符。大德三年,缅国遣其世子入谢,命间岁贡象,赐衣遣还。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三年三月癸巳,缅国世子信合八的奉表来谢赐衣,遣还。按《缅国本传》:大德三年三月,缅复遣其世子奉表入谢,自陈部民为金齿杀掠,率皆贫乏,以致上供金币不能如期输纳。帝悯之,止命间岁贡象,仍赐衣遣还。
大德四年,缅酋为其下所杀,立其子窟麻剌哥撒八为王。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四年四月,缅国遣使进白象。七月,阿散哥也弟者苏等九十一人各奉方物来朝,诏命馀人留安庆,遣者苏来上都。八月,阿散吉牙等昆弟赴阙,自言杀主之罪,罢征缅兵。按《缅国本传》:大德四年四月,遣使进白象。五月,的立普哇拿阿迪提牙为其弟阿散哥也等所杀,其子窟麻剌哥撒八逃诣京师。令忙完秃鲁迷失率师往问其罪。蛮贼与八百媳妇国通,其势张甚。忙完秃鲁迷失请益兵,又命薛超兀而等将兵万二千人征之,仍令诸王阔阔节制其军。六月,诏立窟麻剌哥撒八为王,赐以银印。秋七月,缅贼阿撒哥也弟者苏等九十一人各奉方物入朝,命馀人置中庆,遣者苏等来上都。八月,缅国阿散吉牙等昆弟赴阙,自言杀主之罪,罢征缅兵。大德五年,云南参知政事高庆等,以受缅人赂班师,伏诛。是年,缅遣人入贡。
《元史·成宗本纪》:大德五年六月,缅王遣使献驯象九。十月,缅王遣使入贡。按《缅国本传》:大德五年九月,云南参知政事高庆、宣抚使察罕不花伏诛。初,庆等从薛超兀而围缅两月,城中薪食俱尽,势将出降,庆等受其重赂,以炎暑瘴疫为辞,辄引兵还。故诛之。十月,缅遣使入贡。

马八儿部汇考

世祖至元 年,马八儿遣使朝贡。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马八儿本传》:海外诸蕃国,惟马八儿与俱蓝足以纲领诸国,而俱蓝又为马八儿后障,自泉州至其国约十万里。其国至阿不合大王城,水路得便风,约十五日可到,比馀国最大。至元间,行中书省左丞唆都等奉玺书十通,招谕诸蕃。未几,占城、马八儿俱奉表称藩。
至元二十年,马八儿遣使入朝。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马八儿本传》:至元二十年,马八儿国遣僧撮及班入朝;五月,将至上京,帝即遣使迓诸途。
至元二十一年正月己卯,马八儿国遣使贡珍珠、异宝、缣段。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三年,马八儿遣使来贡。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春正月,马八儿国遣使进铜盾。按《马八儿本传》:至元二十三年,海外诸蕃国以杨庭璧奉诏招谕,至是皆来降。诸国凡十:曰马八儿,曰须门那,曰僧急里,曰南无力,曰马兰丹,曰那旺,曰丁呵儿,曰来来,曰急兰亦䚟,曰苏木都剌,皆遣使贡方物。

三屿部汇考

世祖至元三十年,将遣人招谕三屿国,不果。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三屿本传》:三屿国,近琉球。至元三十年,命选人招诱之。平章政事伯颜等言:臣等与识者议,此国之民不及二百户,时有至泉州为商贾者。去年入琉球,军船过其国,国人饷以粮食,馆我将校,无他志也。乞不遣使。帝从之。

苏禄部汇考

太祖洪武 年,苏禄发兵征浡泥,大获,以阇婆援兵至,乃还。
《明外史·苏禄传》:苏禄,地近浡泥、阇婆。洪武初,发兵侵浡泥,大获,以阇婆援兵至,乃还。
成祖永乐十五年,苏禄国东王、西王俱率其家属数百人朝贡,皆封国王,赐印诰。
《明外史·苏禄传》:永乐十五年,其国东王巴都葛叭哈剌、西王麻哈剌叱葛剌麻丁、峒王妻叭都葛巴剌卜并率其家属头目凡三百四十馀人,浮海朝贡,进金镂表文,献珍珠、宝石、玳瑁诸物。礼之若满剌加,寻并封为国王。赐印诰、袭衣、冠带及鞍马、仪仗器物,其从者赐冠带有差。居二十七日,二王辞归。各赐玉带一,黄金百,白金二千,罗锦文绮二百,帛三百,钞万锭,钱二千缗,金绣蟒龙、麒麟衣各一。东王次德州,卒于馆。帝遣官赐祭,命有司营葬,勒碑墓道,谥曰恭定,留妻妾傔从十人守墓,俟毕三年丧遣归。乃使使赍敕谕其长子都马含曰:尔父知尊中国,躬率家属陪臣,远涉海道,万里来朝。朕眷其诚悃,已锡王封,优加赐赉,遣官护归。舟次德州,遭疾陨没。朕闻之,深为哀悼,已葬祭如礼。尔以嫡长,为国人所属,宜即继承,用绥藩服。今特封尔为苏禄国东王。尔尚益笃忠贞,敬承天道,以副眷怀,以继尔父之志。钦哉。
《明会典》:苏禄国永乐间赐国王纱帽、金镶、玉带、钑花金带、金蟒龙等衣服,金银、钱钞、珍珠、锦纻、丝罗、器铺陈等物,王妃冠服、银钱、钞纻丝等物,王男女亲戚、头目、使女冠带衣服诸物各有差。货物例给价,免抽分。国王来朝,筵宴一次,经过府卫,茶饭管待。回还,亦如之。
《明·一统志》:苏禄国,山涂田瘠,间植粟麦,民食沙糊、鱼虾、螺、蛤。气候半热,俗鄙薄,男女短发,缠皂缦,系小印布,煮海为盐,酿蔗为酒,织竹布为业。石崎山国以此山为保障,土产竹布、蔗、玳瑁,真珠、色青白而圆,有至径寸者。
永乐十八年,苏禄西王入贡。
《明外史·苏禄传》:永乐十八年,西王遣使入贡。永乐十九年,苏禄东王母遣王叔入贡。
《明外史·苏禄传》:永乐十九年,东王母遣王叔叭都加苏哩来朝,所贡大珠一,其重七两有奇。
永乐二十一年,苏禄东王妃还国。
《明外史·苏禄传》:永乐二十一年,东王妃还国,厚赐遣之。
永乐二十二年,苏禄入贡。
《明外史·苏禄传》:永乐二十二年入贡,自后不复至。
神宗万历 年,佛郎机攻苏禄,不能下。
《明外史·苏禄传》:万历时,佛郎机屡攻之,城据山险,迄不能下。其国,于古无所考。地瘠寡粟麦,民率食鱼虾,煮海为盐,酿蔗为酒,织竹为布。气候常热。有珠池,夜望之,光浮水面。土人以珠与华人市易,大者利数十倍。商舶将返,辄留数人为质,冀其再来。其旁近国名高药,出玳瑁。

吕宋部汇考

太祖洪武五年,吕宋国遣使入贡。
《明外史·吕宋传》:吕宋居南海中,去漳州甚近。洪武五年正月,使使偕琐里诸国来贡。
《明会典》:洪武五年,赐国王织金、彩段、纱罗,使臣并从人俱与琐里国同。
成祖永乐三年十月,遣官抚谕吕宋,吕宋随遣使入贡。
《明外史·吕宋传》:永乐三年十月,遣官赍诏,抚谕其国。
《明会典》:永乐三年,吕宋遣使入贡。
《明·一统志》:吕宋,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三年,王遣其臣隔察老来朝,并贡方物、土产、黄金。
永乐八年,吕宋与冯嘉施兰入贡,自后久不至。按《明外史·吕宋传》云云。
神宗万历四年,吕宋助讨逆贼有功,来贡,贡道由福建。
《明外史·吕宋传》:万历四年,官军追海寇林道乾至其国,国人助讨有功,复朝贡。
《明会典》:吕宋贡道由福建,万历四年,以助讨逆贼,正赏外加赐如朝鲜国,送回人口例。
万历 年,佛郎机贾人袭吕宋,杀其王而据其国。按《明外史·吕宋传》:时佛郎机强,与吕宋互市,久之见其国弱可取,乃奉厚贿遗王,乞地如牛皮大,建屋以居。王不虞其诈而许之,其人乃裂牛皮,联属至数百丈,围吕宋地,乞如约。王大骇,然业已许诺,无可奈何,遂听之,而稍徵其税如国法。其人既得地,即营室筑城,列火器,设守禦具,为窥伺计。已,竟乘其无备,袭杀其王,逐其人民,而据其国,名仍吕宋,实佛郎机也。先是,闽人以其地近且饶富,商贩者至数万人,往往久居不返,至长子孙。佛郎机既夺其国,其王遣一酋来镇,虑华人为变,多逐之归,留者悉被其侵辱。
万历二十一年,华人潘和五刺吕宋酋长,收金宝而归。失路之安南,后以酋子闻于朝,和五留安南,终不返。
《明外史·吕宋传》:万历二十一年八月,酋郎雷敝里系侵美洛居,役华人二百五十助战。有潘和五者为其哨官。蛮人日酣卧,而令华人操舟,稍怠,辄鞭打,有至死者。和五曰:叛死,箠死,等死耳,否亦且战死,曷若刺杀此酋以救死。胜则扬帆归,不胜而见缚,死未晚也。众然之,乃夜刺杀其酋,持酋首大呼。诸蛮惊起,不知所为,悉被刃,或落水死。和五等尽取其金宝、甲仗,驾舟以归。失路之安南,为其国人所掠,惟郭惟太等三十二人附他舟获返。时酋子郎雷猫吝驻朔雾,闻之,率众驰至,遣僧陈父冕,乞还其战舰、金宝,戮仇人以偿父命。巡抚许孚远闻于朝,檄两广督抚以礼遣僧,置惟太于理,和五竟留安南不敢返。初,酋之被戮也,其部下居吕宋者,尽逐华人于城外,毁其庐。及猫吝归,即令城外筑室以居。会有传日本来寇者,猫吝惧交通为患,复议驱逐。而孚远适遣人招还,蛮乃给行粮遣之。然华商嗜利,趋死不顾,久之复成聚。其时矿税使者四出,奸宄蜂起言利,有阎应龙、张嶷者,言吕宋机易山素产金银,采之,岁可得金十万两、银三十万两。
万历二十六年,吕宋国径抵濠镜澳,台司官议逐之。按《广东通志》:吕宋国例由福建贡市,万历二十六年八月初五日,径抵濠镜澳,住舶索请开贡,两台司道咸谓其越境违例,议逐之。诸澳彝亦谨守澳门,不得入。九月移泊虎跳门,言候丈量,越十月又使人言,已至甲子门,舟破趋还,遂就虎跳门,径结屋群居,不去海道,副使章邦翰饬兵,严谕焚其聚次。九月始还东洋,或曰此闽广商诱之使来也。
万历三十年,以张嶷言吕宋机易山金银矿可开,命海澄丞王时和偕嶷往勘之。
《明外史·吕宋传》:有阎应龙、张嶷者,言吕宋机易山素产金银,采之,岁可得金十万两、银三十万两,万历三十年七月诣阙奏闻,帝即纳之。命下,举朝骇异。都御史温纯疏言:近中外诸臣争言矿税之害,天听弥高。今云南李凤至污辱妇女六十六人,私运财贿至三十巨舟、三百大扛,势必见戮于积怒之众。何如及今撤之,犹不失威福操纵之柄。缅酋以宝井故,提兵十万将犯内地,西南之蛮,岌岌可忧。而闽中奸徒又以机易山事见告矣。此其妄言,真如戏剧,不意皇上之聪明而误听之。臣等惊魂摇曳,寝食不宁。异时变兴祸起,费国家之财不知几百万,倘或剪灭不早,其患又不止费财矣。臣闻海澄市舶高寀已岁徵三万金,决不遗馀力而让利。即机易越在海外,亦决无遍地金银,任人采取之理,安所得金十万、银三十万,以实其言。不过假借朝命,阑出禁物,勾引诸番,以逞其不轨之谋,岂止烦扰公私,贻害海澄一邑而已哉。昔年倭患,正缘奸民下海,私通大姓,设计勒价,致倭贼愤恨,称兵犯顺。今以朝命行之,害当弥大。及乎兵连祸结,诸奸且效汪直、曾一本辈故智,负海称王,拥兵列寨,近可以规重利,远不失为尉佗。于诸亡命之计得矣,如国家大患何。乞急寘于理,用消祸本。言官金忠士、曹于汴、朱吾弼等亦连章力争,皆不听。事下福建守臣,持不欲行,而迫于朝命,乃遣海澄丞王时和、百户于一成偕嶷往勘。吕宋人闻之大骇。华人流寓者谓之曰:天朝无他意,特奸徒横生事端。今遣使者按验,俾奸徒自穷,便于还报耳。其酋意稍解,命诸僧散花道旁,若敬朝使,而盛陈兵卫迓之。时和等入,酋为置宴,问曰:天朝欲遣人开山。山各有主,安得开。譬中华有山,可容我国开耶。且言:树生金豆,是何树所生。时和不能对,数视嶷,嶷曰:此地皆金,何必问豆所自。其上下皆大笑,留嶷,欲杀之。诸华人共解,乃获释归。时和还任,即病悸死。守臣以闻,请治嶷妄言罪。事已止矣,而吕宋人终自疑,谓天朝将袭取其国,诸流寓者为内应,潜谋杀之。明年,声言发兵侵旁国,厚价市铁器。华人贪利尽出而鬻之,于是家无寸铁。酋乃下令录华人姓名,分三百人为一院,入即歼之。事稍露,华人乃群走菜园。酋发兵攻,众无兵仗,死无算,奔大崙山。蛮人复来攻,众殊死斗,蛮兵少挫。酋旋悔,遣使议和。众疑其伪,扑杀之。酋大怒,敛众入城,设伏城旁。众饥甚,悉下山攻城。伏发,众大败,先后死者二万五千人。酋寻出令,诸所掠华人赀,悉封识贮库。移书闽中守臣,言华人将谋乱,不得已先之,请令死者家属往取其孥与帑。巡抚徐学聚等亟告变于朝,帝惊悼,下法司议奸徒罪。
万历三十二年,枭张嶷首示海上,移檄吕宋,数以擅杀商民之罪,令送死者妻子以归。
《明外史·吕宋传》:万历三十二年十二月议上,帝曰:嶷等欺诳朝廷,生衅海外,致二万商民尽膏锋刃,损威辱国,死有馀辜,即枭首传示海上。吕宋酋擅杀商民,抚按官议罪以闻。学聚等乃移檄吕宋,数以擅杀罪,令送死者妻子归,竟不能讨也。其后,华人复稍稍往,而蛮人利中国互易,亦不拒,久之复成聚。时佛郎机已并满剌加,益以吕宋,势愈强,横行海外,遂据广东香山澳,筑城以居,与民互市,而患复中于粤矣。按《坤舆图说》:广州之东南为吕宋,其地产鹰,鹰王飞则众鹰从之,或得禽兽俟,鹰王先取其睛,然后群鹰方啖其肉。又有一树,百兽不得近,一过其下即毙矣。

览邦部汇考

太祖洪武九年,览邦遣使入贡。
《明外史·览邦传》:览邦,在西南海中。洪武九年,其王昔里马哈剌札的剌札遣使奉表来贡。诏赐其王织金文绮、纱罗,使者宴赐如制。
成祖永乐 年,览邦附邻国朝贡。
《明外史·览邦传》:永乐、宣德中,尝附邻国朝贡。其地多砂砾,麻麦之外无他种。商贾鲜至。山坦迤无峰峦,水亦浅浊。俗好佛,勤赛祀。厥贡,孔雀、马、檀香、降香、胡椒、苏木。交易用钱。

淡巴部汇考

太祖洪武十年,淡巴国王佛喝思罗遣使入贡。
《明外史·淡巴传》:淡巴,亦西南海中国。洪武十年,其王佛喝思罗使使上表,贡方物,赐赉有差。其国,石城瓦屋。土乘舆,官跨马,有中国威仪。土衍水清,草木畅茂,畜产甚夥。男女勤于耕织,市有贸易,野无寇盗,称乐土焉。厥贡,苾布、兜罗绵被、沉香、速香、檀香、胡椒。按《明会典》:淡巴国,洪武十年,赐国王织金、綵缎、纱罗,使臣綵缎袭衣等物有差。

彭亨部汇考

太祖洪武十一年,彭亨遣使入贡。
《明外史·彭亨传》:彭亨,在暹罗之西。洪武十一年,其王麻哈剌惹荅饶使使赍金叶表,贡番奴六人及方物,宴赉如礼。
《明会典》:洪武十一年,赐彭亨王王妃纻丝、纱罗共四十八匹,使臣织金、綵缎、衣服有差。
成祖永乐九年,彭亨遣使入贡。
《明外史·彭亨传》:永乐九年,王巴剌密琐剌达罗息泥遣使入贡。
《明·一统志》:彭亨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中国王遣其臣苏麻固门的里等来朝,并贡方物。田沃谷稍登,男女椎髻,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其国石崖周匝,崎岖如栅寨,土产片脑、沉香、花锡、椰子。
永乐十年,遣中官郑和使于彭亨。
《明外史·彭亨传》云云。
永乐十二年,彭亨入贡。
《明外史·彭亨传》云云。
永乐十四年,彭亨与古里、瓜哇同入贡。
《明外史·彭亨传》:永乐十四年,与古里、瓜哇诸国偕贡,复令郑和报之。其国,土田沃,气候常温,米粟饶足,煮海为盐,酿椰浆为酒。上下亲狎,无寇贼。然惑于鬼神,刻香木为像,杀人祭赛,以禳灾祈福。所贡有象牙、片脑、乳香、速香、檀香、胡椒、苏木之属。

百花部汇考

太祖洪武十一年,百花国遣使入贡。
《明外史·百花传》:百花,居西南海中。洪武十一年,其王剌丁剌者望沙遣使奉金叶表,贡白鹿、红猴、龟筒、玳瑁、孔雀、鹦鹉、哇哇倒挂鸟及胡椒、香、蜡诸物。诏赐王及使者绮、币、袭衣有差。国中气候恒燠,无霜雪,多奇花异卉,故名百花。民富饶,尚释教。
《明会典》:百花国,洪武十一年,赐王及使者织金、綵缎、纱罗、衣服有差。
《明·一统志》:百花国,前代无考。本朝洪武十一年,国王剌丁剌者望沙亦遣其臣八智亚坛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红猴、龟筒、玳瑁、孔雀、倒挂、胡椒。

剌泥部汇考〈附夏剌比 奇剌泥 窟察泥 舍剌齐 彭加那 八可意 乌沙剌踢 坎巴 阿哇 打回〉

成祖永乐元年,剌泥遣使朝贡。
《明外史·剌泥传》:剌泥,永乐元年,其国中回回哈只马哈没奇剌泥等来朝贡方物,因㩦胡椒与民市。有司请徵其税,帝曰:徵税以抑逐末之民,岂以为利。今远人慕义来,乃取其货,所得几何,而亏损国体多矣。其已之。剌泥而外,有数国:曰夏剌比,曰奇剌泥,曰窟察泥,曰舍剌齐,曰彭加那,曰八可意,曰乌沙剌踢,曰坎巴,曰呵哇,曰打回。永乐中,尝遣使朝贡。而其国之风土、物产,无可稽云。

苏吉丹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苏吉丹国入贡。
《明外史·苏吉丹传》:苏吉丹,瓜哇属国,后讹为思吉港。国在山中,止数聚落。酋居吉力石。其水潏,舟不可泊。商船但往饶洞,其地平衍,国人皆就此贸易。其与国有思鲁瓦及猪蛮。猪蛮多盗,华人鲜至。

碟里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碟里入贡。
《明外史·碟里传》:碟里,近瓜哇。永乐三年,遣使附其使臣来贡。其地尚释教,俗淳少讼,物产甚薄。
按明《一统志》:本朝永乐三年,碟里国王遣其臣马黑木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苏木、乌木。

日罗夏治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日罗夏治国入贡。
《明外史·日罗夏治传》:日罗夏治,近瓜哇。永乐三年,遣使附其使臣入贡。国小,知种艺,无盗贼。亦尚释教,所产止苏木、胡椒。
《明·一统志》:日罗夏治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三年,国王遣其臣文那打时镇等来朝,并贡方物。

合猫里部汇考〈猫里务〉

成祖永乐三年,合猫里遣使入贡。
《明外史·合猫里传》:合猫里,海中小国也。土瘠多山,山外大海,饶鱼虫,人知耕稼。永乐三年九月遣使附瓜哇使臣朝贡。其国又名猫里务,近吕宋,商舶往来,渐成富壤。华人入其国,不敢欺陵,市法最平,故华人为之语曰:若要富,须往猫里务。有网巾礁老者,最凶悍,海上行劫,舟若飘风,遇之无免者。然恃恶商舶不至其地,偶有至者,待之甚善。猫里务后遭盗掠,人多死伤,地亦贫困。商人虑为礁老所劫,鲜有赴者。

古里班卒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古里班卒,遣使朝贡。
《明外史·古里班卒传》:古里班卒,永乐中,尝入贡。其国土瘠谷少,物产亦薄。气候不齐,夏多雨,雨即寒。按《明·一统志》:古里班卒,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三年,国王遣其臣马的等来朝并贡方物,田瘠谷不登,气候不齐,夏则多雨多寒,风俗质,男女被短发,假锦缠头,红油布系身。

南巫里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遣使至南巫里。
《明外史·南巫里传》:南巫里,在西南海中。永乐三年,使使赍玺书、綵币抚谕其国。
永乐六年,复遣中官郑和使南巫里。
《明外史·南巫里传》:永乐六年,郑和复往使其国。永乐九年,南巫里遣使入贡。
《明外史·南巫里传》:永乐九年,其王遣使贡方物,与急兰丹、加异勒诸国偕来。命礼官宴赐辞还,赐其王金织文绮、金绣龙衣、销金帏幔及伞盖诸物,使者复宴赐遣之。
永乐十四年,南巫里遣使入贡。
《明外史·南巫里传》:永乐十四年,再贡。命郑和与其使偕行,后不复至。

麻叶瓮部汇考〈附葛卜 速儿米囊〉

成祖永乐三年,遣使招谕麻叶瓮。
《明外史·麻叶瓮传》:麻叶瓮,在西南海中。永乐三年十月,遣使赍玺书赐物,招谕其国,其酋长迄不朝贡。自占城灵山放舟,顺风十昼夜至交栏山,其西南即麻叶瓮。山峻地平,田膏腴,收穫倍他国。煮海为盐,酿蔗为酒。男女椎结,衣长衫,围之以布。俗尚节义,妇丧夫,剺面剃发,绝粒七日,与尸同寝,多致死。七日不死,亲戚劝以饮食,终身不再嫁。或于焚尸日,亦赴火自焚。产玳瑁、木绵、黄蜡、槟榔、花布之属。交栏山甚高广,饶竹木。元史弼、高兴伐瓜哇,遭风至此山下,舟多坏,乃登山伐木重造,遂破瓜哇。其病卒百馀,留养不归,后益蕃衍,故其地多华人。又有葛卜又速儿米囊二国,亦永乐三年,遣使持玺书赐物招谕,竟不至。

冯嘉施兰部汇考

成祖永乐四年,冯嘉施兰遣使朝贡。
《明外史·冯嘉施兰传》:冯嘉施兰,亦东洋中小国。永乐四年八月,其酋嘉马银等来朝,贡方物,赐钞币有差。
永乐六年,冯嘉施兰酋率其属来朝。
《明外史·冯嘉施兰传》:永乐六年四月,其酋玳瑁、里欲二人,各率其属朝贡,赐二人钞各百锭、文绮六表里,其从者亦有赐。
永乐八年,冯嘉施兰复来贡。
《明外史·冯嘉施兰传》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