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蒲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四卷目录

 浡泥部汇考一
  宋〈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神宗元丰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六则 仁宗洪熙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浡泥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浡泥国土产考〉
 浡泥部杂录
 丹眉流部汇考
  宋〈真宗咸平一则〉
  图考〈一则〉
 风琶蛮部汇考
  宋〈真宗咸平一则 景德一则〉
 蒲端部汇考
  宋〈真宗景德二则 大中祥符一则〉
 层檀部汇考
  宋〈神宗熙宁一则 元丰一则〉
 邈黎部汇考
  宋〈哲宗元祐一则〉
 蒲甘部汇考
  宋〈徽宗崇宁一则〉
  图考〈一则〉

边裔典第一百四卷

浡泥部汇考一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秋九月丁未,渤泥国遣使来贡。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神宗元丰五年二月丙子,渤泥来贡。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三年,命福建行省都事沈秩诏谕浡泥国,其王遣使入贡。
《明外史·浡泥传》:浡泥,于古无所考,宋太宗时始通中国。太祖洪武三年八月,命御史张敬之、福建行省都事沈秩往使。自泉州航海,阅半年抵阇婆,又踰月至其国。王马合谟沙傲慢不为礼,秩责之,始下座拜受诏。时其国为苏禄所侵,颇衰耗,王辞以贫,请三年后入贡。秩晓以大义,王既许诺,其国素属阇婆,阇婆人间之,王意中沮。秩折之曰:阇婆久称臣奉贡,尔畏阇婆,反不畏天朝耶。乃遣使奉表笺,贡鹤顶、生玳瑁、孔雀、梅花大片龙脑、米龙脑、西洋布、降真诸香。八月从敬之等入朝。表用金,笺用银,字近回鹘,皆镂之以进。帝喜,宴赉甚厚。
《闽书》:浡泥国,本阇婆属,在西南大海中,统十四州。洪武三年八月,福建行省都事沈秩与监察御史张敬之等,奉诏往谕其国。十月,繇泉南入海。明年三月乙酉朔,达阇婆,又踰月始至。国王马合谟沙僻居海中,倨傲无人臣礼。秩令译人通言曰:皇帝抚有四海,日月所照,霜露所队,无不奉表称臣,浡泥弹丸之地,欲抗天威耶。王大悟,举手加额曰:皇帝为天下主,即吾君父,安敢云抗。秩即折之曰:王既知君父之尊,为臣子者奈何不敬。亟撤王座,更设香案,寘诏其上,命官属列拜于庭。秩奉诏立,宣王俯伏听,成礼退。明日王辞曰:近日苏禄起兵来侵,子女玉帛尽为所掠,必俟三年后国事稍纾,造舟入贡。秩曰:皇帝登大宝有年矣,四夷之国东则日本、高丽,南则交趾、占城、阇婆,西则吐蕃,北则蒙古诸部落,使者接踵于道,王即行已晚,何谓三年。王曰:地瘠民贫愧无奇珍以献,故尔迟之,非有他也。秩曰:皇帝富有四海,岂有所求于王,但欲王之称藩效顺耳。王大会其属共议,遣亦思麻逸等四人以金表报笺及方物入贡,临发,赠秩金佩刀、吉贝布。秩峻辞之,王顾近侍曰:中国使者廉洁如是,阇婆来人诛索每无厌,况强之而不受耶,尔曹宜效之秩,以涉海万里不可以无纪。乃与敬之各赋一诗。王大悦,请书于版中悬之,既与王别,再行至海口。王又惑左右言,令人谓亦思麻逸曰:使者不受刀布,尔等必不还矣。秩恐王不安,复入王所,反覆譬晓王曰:使者言如此,中心释然已。举酒为别,酬地祝曰:愿使者早还,中国愿亦思麻逸,蚤归敝邦。秋八月十五日还京师,十六日,以亦思麻逸等入见,赐宴于会同馆,已而遣归,以金绮赐其王。
《明·一统志》:浡泥国,去阇婆四十五日程,去三佛齐四十日程,去占城三十日程,朝贡自广东达于京师。本阇婆属国,在西南大海中,所统十四州,前代不通中国。宋太平兴国中其国王向打始遣使入贡,元丰中国王锡理麻喏复遣使入贡,本朝洪武四年国王马谟沙遣其臣亦思麻逸进表笺、贡方物。其国以板为城,王所居屋覆以贝多叶,民舍覆以草。王坐绳床,出即大布单坐其上,众舁之,名曰:阮囊。战斗者则持刀、披甲,甲以铜铸,状若大筒,穿之于身,护其腹背。其国邻底门国,有药树取其根煎为膏,服之及涂其体,兵刃所伤皆不死。丧葬亦有棺,敛以竹为舆车载弃山中。二月始耕,则祀之,踰七年则不复祀。婚娉之礼先以椰子酒、槟榔次之,指环又次之,然后以吉贝布,或量出金银成其礼。国人以十二月七日为岁节,凡宴会鸣鼓、吹笛、击钹、歌舞为乐,无器皿,以竹编贝多叶为器,盛食,食讫,弃之。
《明会典》:洪武四年,赐国王织金綵段、纱罗及使者绮帛有差。
洪武八年,命浡泥国山川之祀附福建之次。
《明外史·浡泥传》:洪武八年,命其国山川附祀福建山川之次。
成祖永乐三年,封浡泥国麻那惹加那为王,赐印诰,王率妃及子女入朝。
《明外史·浡泥传》:永乐三年冬,其王麻那惹加那乃使使入贡,遣官封为国王,赐印诰、敕符、勘合、锦绮、綵币。王大悦,率妃及弟妹子女陪臣泛海来朝。次福建,守臣以闻。遣中官往宴劳,所过州县皆宴。
永乐六年,浡泥国王入朝。
《明外史·浡泥传》:永乐六年八月,入都朝见,帝奖劳之。王跪致词曰:陛下膺天宝命,统一万方。臣远在海岛,荷蒙天恩,赐以封爵。自是国中雨旸时顺,岁屡丰登,民无灾厉,山川之间,珍奇毕露,草木鸟兽,亦悉蕃育。国中耆老咸谓此圣天子覆冒所致。臣愿睹天日之表,少输悃诚,故不惮险远,躬率家属陪臣,诣阙献谢。帝慰劳再三,命王妃所进中宫笺及方物,陈之文华殿。王诣殿进献毕,自王及妃以下悉赐冠带、袭衣。帝乃飨王于奉天门,妃以下飨于他所,礼讫送归会同馆。礼官请王见亲王仪,帝令准公侯礼。寻赐王仪仗、交椅、银器、伞扇、销金鞍马、金织文绮、纱罗、绫绢衣十袭,馀赐赉有差。十月,王卒于馆。帝哀悼,辍朝三日,遣官致祭,赙以缯帛。东宫亲王皆遣祭,有司具棺椁、冥器,葬之安德门外石子冈,树碑神道。又建祠墓侧,有司春秋祀以少牢,谥曰恭顺。赐敕慰其子遐旺,命袭封国王。遐旺与其叔父上言:臣国岁供瓜哇片脑四十斤,乞敕瓜哇罢供,岁进天朝。臣今归国,乞命官护送,就留镇一年,慰国人之望。并乞定朝贡期及傔从人数。帝悉从之,命三年一贡,傔从惟王所遣,遂敕瓜哇国免其岁供。王辞归,赐玉带一、金百两、银三千两及钱钞、锦绮、纱罗、衾褥、帐幔、器物,馀皆有赐。以中官张谦、行人周航护行。初,故王言:臣蒙恩赐爵,臣境土悉属职方,乞封国之后山为一方镇。新王复以为言,乃封为长宁镇国之山。御制碑文,令谦等勒碑其上。其文曰:上天佑启我国家万世无疆之基,肆命朕太祖高皇帝全抚天下,休养生息,以治以教,仁声义问,薄极照临,四方万国,奔走臣服,充凑于庭。神化感动之机,其妙如此。朕嗣守鸿图,率由典式。严恭祗畏,协和所统。无间内外,均视一体。遐迩绥宁,亦克承予意。乃者浡泥国致,诚敬之至,知所尊崇,慕尚声教,益谨益虔,率其眷属、陪臣,不远万里,浮海来朝,达其志,通其欲,稽颡陈辞曰:远方臣妾,丕冒天子之恩,以养以息,既庶且安。思见日月之光,故不惮险远,辄敢造庭。又曰:覆我者天,载我者地。使我有土地人民之奉,田畴邑井之聚,宫室之居,妻妾之乐,和味宜服,利用备器,以资其生,强罔敢侵,众罔敢暴,实惟天子之赐。是天子功德所加,与天地并。然天仰则见之矣,地蹐则履之矣,惟天子远而难见,诚有所不通。是以远方臣妾,不敢自外,踰历山海,躬诣阙廷,以伸其悃。朕曰:惟天,惟皇考,付予以天下,子养庶民。天与皇考,视民同仁,予其承天与皇考之德,惟恐弗堪,弗若汝言。乃又拜手稽首曰:自天子建元之载,臣国时和岁丰,山川之藏,珍宝者皆流溢焉,草木之无葩蘤者皆华而实,焉异禽和鸣,而走兽跄舞。焉国之黄叟曰,中国圣人德化渐暨,斯多嘉应。臣土虽远京师然,实天子之氓,故奋然而来觐也。朕观其言文貌恭,动不踰则,悦喜礼教,脱略故习,非超然卓异者不能若此也。稽之载籍,自古逖远之国,奉若天道,仰望声教,身致帝庭盖有之矣。至于举妻子、兄弟、亲戚、陪臣顿首称臣妾于阶陛之下者,惟浡泥国王一人而已;西南诸蕃国长,未有如王之贤者也。王之至诚贯于金石,达于神明,而令名传于悠久,可谓有光显矣。兹特赐封王国中之山为长宁镇国之山,赐文刻石,以著王休,于昭万年,其永无斁。系之诗曰:炎海之墟,浡泥所处。煦仁渐义,有顺无迕。慺慺贤王,惟化之慕。导以象胥,遹来奔赴。同其妇子、兄弟、陪臣,稽颡阙下,有言以陈。谓君犹天,遗其休乐,一视同仁,匪偏厚薄。顾兹鲜德,弗称所云。浪舶风樯,实劳恳勤。稽古远臣,顺来怒趌。以躬或难,矧曰家室。王心亶诚,金石其坚。西南蕃长,畴与王贤。矗矗高山,以镇王国。镵文于石,懋昭王德。王德克昭,王国攸宁。于万斯年,仰我大明。
永乐八年,浡泥国遣使入贡谢恩。
《明外史·浡泥传》:永乐八年九月,遣使从谦等入贡谢恩。
永乐九年,复命中官张谦以綵绢等物赐浡泥国。按《明外史·浡泥传》:永乐九年,复命谦赐其王锦绮、纱罗、綵绢凡百二十匹,其下皆有赐。
永乐十年,浡泥国王遐旺及其母来朝。
《明外史·浡泥传》:永乐十年九月,遐旺偕其母来朝。命礼官宴之会同馆,光禄寺旦暮给酒馔。明日,帝飨之奉天门,王母亦有宴。越二日,再宴,赐王冠带、袭衣,王母、王叔父以下,分赐有差。
永乐十一年,浡泥国王辞归,赐金、银等物。
《明外史·浡泥传》:永乐十一年二月,辞归。赐金百,银五百,钞三千锭,钱千五百缗,锦四,绮帛纱罗八十,金织文绣、文绮衣各一,衾褥、帏幔、器物咸具。自十三年至洪熙元年四入贡,后贡使渐稀。
《明会典》:浡泥国,永乐间,使臣二十一人,三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四只,鸡八只,酒二十瓶,米一石,面二十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仁宗洪熙 年,定浡泥使臣下程之制。
《明会典》:洪熙间,使臣三十六人,三日下程一次,羊五只,鹅十只,鸡二十只,酒十瓶,米二石,面七十斤,果子五盘,每盘十斤,盐五斤,酱三斤,花椒一斤,香油四斤,醋四瓶,茶二斤,蔬菜厨料。
武宗正德 年,以佛郎机阑入为寇,诸番通贡概行屏绝。
《明外史·浡泥传》:正德间,佛郎机阑入流毒,概行屏绝。曾未几年,遽尔议复,损威已甚。章下都察院,请悉遵旧制,毋许混冒。
世宗嘉靖九年,浡泥国来贡。
《明外史·浡泥传》:嘉靖九年,给事中王希文言:暹罗、占城、琉球、瓜哇、浡泥五国来贡,并道东莞。后因私㩦贾客,多绝其贡。
神宗万历 年,浡泥王卒,无嗣,族人争立,国中大乱。按《明外史·浡泥传》:万历中,其王卒,无嗣,族人争立。国中杀戮几尽,乃立其女为王。漳州人张姓者,初为其
国那督,华言尊官也,因乱出奔。女主立,迎还之。其女出入王宫,得心疾,妄言父有反谋。女主惧,遣人按问其家,那督自杀。国人为讼冤,女主悔,绞杀其女,授其子官。后虽不复朝贡,而商人往来不绝。国统十四洲,在旧港之西,自占城四十日可至。初属瓜哇,后属暹罗,改名大泥。华人多流寓其地。时红毛番强商其境,筑土库以居。其入彭湖互市者,所㩦乃大泥国文也。

浡泥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浡泥国土产考》

片脑 树如杉桧,取之者必斋沐而往,其成片似梅花者为上,其次有金脚脑、速脑、米脑、苍脑、札聚脑、又一种如油,名:脑油。
檀香   象牙   吉贝布  玳瑁
鹤顶   巴尾树  贝多叶  椰子
槟榔   加蒙树  二树心可为酒
纸 纸类木皮而薄,莹滑,色微绿,宋时入贡,以此纸书表。

浡泥部杂录

《坤舆图说》:渤泥岛在赤道下,出片脑极隹,燃火沈水中,火不灭,直燃至尽。有兽名把杂尔,似羊鹿,其腹内生一石,能疗百病,极贵重,至百换,国王藉以为利。

丹眉流部汇考

真宗咸平四年,丹眉流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咸平四年闰月,丹眉流国来贡。按《丹眉流本传》:丹眉流国,东至真腊五十程,南至罗越水路十五程,西至西天三十五程,北至程良六十程,东北至罗斛二十五程,东南至阇婆四十五程,西南至程若十五程,西北至洛华二十五程,东北至广州一百三十五程。其俗以板为屋;跣足,衣布,无绅带,以白纻缠其首;贸易以金银。其主所居,广袤五里,无城郭;出则乘象车,亦有小驷。地出犀、象、鍮石、紫草、苏木诸药。四时炎热,无雪霜。未尝至中国。咸平四年,国主多须机遣使打吉马、副使打腊、判官皮泥等九人来贡木香千斤、鍮各百斤、胡黄连三十五斤、紫草百斤、红毡一合、花布四段、苏木万斤、象牙六十一株。召见崇德,殿赐以冠带服物。及还,又赐多须机诏书以敦奖之。
登流眉

,,

图考图考

《三才图会》:登流眉国,选人作地,主椎髻、缠帛,蔽身。番王出座名曰登场,众番拜罢,同坐,交手,抱两膊,为礼。

风琶蛮部汇考

真宗咸平 年,风琶蛮遣使入贡。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蛮夷传》:风琶蛮,咸平初,其王曩遣使乌柏等贡马五十七匹,素地红花娑罗毯二,来贺即位。诏授曩及进奉使等官,优赐遣之。
景德三年十二月,风琶蛮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按《蛮夷传》:景德三年,又遣乌柏来贡,诏授曩归德将军,乌柏等四十六人第迁郎将,司阶、司戈。

蒲端部汇考

真宗景德元年五月,蒲端国遣使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景德四年,蒲端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按《占城传》:咸平、景德中,蒲端国主其陵数遣使来贡方物及献红鹦鹉。
大中祥符四年,蒲端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二月壬戌,蒲端来贡。按《占城传》:大中祥符四年,蒲端国主悉离琶大遐至亦以金版镌表来上,其使已絮汉上言:伏见诏旨给赐占城使鞍勒马、大神旗各二,乞如恩例。有司以蒲端在占城下,请赐杂綵小旗五,从之。

层檀部汇考

神宗熙宁四年七月戊子,层檀国来贡。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按《层檀本传》:层檀国在南海傍,城距海二十里。熙宁四年始入贡。海道便风行百六十日,经勿巡、古林、三佛齐国乃至广州。其王名亚美罗亚眉兰,传国五百年,十世矣。人语音如大食。地春冬暖。贵人以越布缠头,服花锦白氎布,出入乘象、马。有奉禄。其法轻罪杖,重罪死。谷有稻、粟、麦。食有鱼。畜有绵羊、山羊、沙牛、水牛、橐驼、马、犀、象。药有木香、血竭、没药、硼砂、阿魏、薰陆。产真珠、玻璃、密沙华三酒。交易用钱,官自铸,三分其齐,金铜相半,而银居一分,禁民私铸。
元丰六年,层檀国遣使再至,颁赉如故事。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层檀本传》:元丰六年,使保顺郎将层伽尼再至,神宗念其绝远,诏颁赉如故事,仍加赐白金二千两。

邈黎部汇考

哲宗元祐四年,邈黎国遣使入贡。
《宋史·哲宗本纪》:元祐四年六月,邈黎国般次冷移、四抹栗迷等赍于阗国黑汗玉及其国蕃王表章来贡。按《邈黎本传》:邈黎国,元祐四年,般次冷移、四抹栗迷等赍于阗国黑汗玉并本国王表章来。有司以其国未尝入贡,请视于阗条式。从之。

蒲甘部汇考

徽宗崇宁五年二月,蒲甘国入贡。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按《蒲甘本传》:蒲甘国,崇宁五年,遣使入贡,诏礼秩视注辇。尚书省言:注辇役属三佛齐,国熙宁中敕书以大背纸,缄以匣襆,今蒲甘乃大国王,不可下视附庸小国。欲如大食、交趾诸国礼,凡制诏并书以白背金花绫纸,贮以间金镀管籥,用锦绢夹襆缄封以往。从之。
蒲甘国

图考


《三才图会》:蒲甘国,自大理五程至其国,国王戴金冠,金银饰屋壁,以锡为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