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占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三卷目录

 占城部汇考一
  后周〈世宗显德一则〉
  宋〈太祖建隆二则 乾德二则 开宝六则 太宗太平兴国六则 雍熙三则 端拱一则 淳化二则 至道二则 真宗咸平一则 景德二则 大中祥符三则 天禧一则 仁宗天圣一则 庆历一则 皇祐二则 嘉祐三则 神宗熙宁四则 哲宗元祐二则 徽宗崇宁二则 大观一则 政和一则 宣和一则 高宗建炎一则 绍兴二则 孝宗乾道二则 淳熙三则〉
  元〈世祖至元六则〉
  明〈太祖洪武十一则 成祖永乐八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六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四则 宪宗成化七则 孝宗弘治四则 世宗嘉靖一则〉
 占城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占城国山川考 占城国土产考〉
  图考〈一则〉
 占城部纪事

边裔典第一百三卷

占城部汇考一

后周

世宗显德五年,占城始遣使入贡。
《五代史·周本纪》:显德五年,占城国王释利因德缦使莆诃散来。按《占城本传》:占城,在西南海上。其地方千里,东至海,西至云南,南邻真腊,北抵驩州。其人,俗与大食同。其乘,象、马;其食,稻米、水兕、山羊。鸟兽之奇,犀、孔雀。自前世未尝通中国。显德五年,其国王因德缦遣使者莆诃散来,贡猛火油八十四瓶、蔷薇水十五瓶,其表以贝多叶书之,以香木为函。猛火油以洒物,得水则出火。蔷薇水,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虽敝而香不灭。五代,四夷见中国者,远不过于阗、占城。史之所纪,其西北颇详,而东南尤略,盖其远而罕至,且不为中国利害云。

太祖建隆二年春正月,占城国王遣使来朝。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按《占城本传》:占城国在中国之西南,东至海,西至云南,南至真腊国,北至驩州界。汎海南去三佛齐五日程。陆行至宾陀罗国一月程,其国隶占城焉。东去麻逸国二日程,蒲端国七日程。北至广州,便风半月程。东北至两浙一月程。西北至交州两日程,陆行半月程。其地东西七百里,南北三千里。南曰施备州,西曰上源州,北曰乌里州。所统大小州三十八,不盈三万家。其国无城郭,有百馀村,村落户三五百,或至七百,亦有县镇之名。土地所出:笺沉香、槟榔、乌樠木、苏木、白藤、黄蜡、吉贝花布、丝绞布、白粳布、藤簟、贝多叶簟、金银铁锭等物。五谷无麦,有粳米、粟、豆、麻子。官给种一斛,计租百斛。果实有莲、甘蔗、蕉子、椰子。鸟兽多孔雀、犀牛。畜产多黄牛、水牛而无驴;亦有山牛,不任耕耨,但杀以祭鬼,将杀,令巫祝之曰阿罗和及拔,译云早教他托生。民获犀、象皆输于王。国人多乘象或软布兜,或于交州市马,颇食山羊、水兕之肉。其风俗衣服与大食国相类。无丝蚕,以白氎布缠其胸,垂至于足,衣衫窄袖。撮发为髻,散垂馀髾于其后。互市无缗钱,止用金银较量锱铢,或吉贝锦定博易之直。乐器有胡琴、笛、鼓、大豉,乐部亦列舞人。其王脑后髽髻,散披吉贝衣,戴金花冠,七宝装缨络为饰,胫股皆露,蹑革履,无袜。妇人亦脑后撮髻,无笄,其服及拜揖与男子同。王每日午坐惮。官属谒见膜拜一而止,白事毕复膜拜一而退。或出游,看象、采猎、观渔,皆数日方还。近则乘软布兜,远则乘象,或乘一木杠,四人舁之,先令一人持槟榔盘前导,从者十馀辈,各执弓箭刀枪手牌等,其民望之膜拜一而止。日或一再出。每岁稻熟,王自刈一把,从者及群妇女竞割之。其王或以兄为副王,或以弟为次王。设高官凡八员,东西南北各二,分治其事,无奉禄,令其所管土俗资给之。别置文吏五十馀员,有郎中、员外、秀才之称,分掌资储宝货等事,亦无资奉,但给龟鱼充食及免调役而已。又有司帑廪者十二员,主军卒者二百馀员,皆无月奉。胜兵万馀人,月给粳米二斛,冬夏衣布各三匹至五匹。每夕,唯王升床而卧,诸臣皆寝于地蓐。亲近之臣见王即胡跪作礼,稍疏远者但拱手而已。其风俗,正月一日牵象周行所居之地,然后驱逐出郭,谓之逐邪。四月有游船之戏。定十一月十五日为冬至,人皆相贺,州县以土产物帛献其王。每岁十二月十五日,城外縳木为塔,王及人民以衣物香药置塔上焚之以祭天。人有疾病,旋采生药服食。地不产茶,亦不知酝酿之法,止饮椰子酒,兼食槟榔。刑禁亦设枷锁,小过以四人拽伏于地,藤杖鞭之,二人左右更互捶扑,量其或五六十至一百。当死者以绳系于树,用梭枪舂喉而殊其首。若故杀、劫杀,令象踏之,或以鼻卷扑于地。象皆素习,将刑人,即令豢养之以数谕之悉能晓焉犯奸者男女共入牛以赎罪负国王物者,以绳拘于荒塘,物充而后出之。其国前代罕与中国通。周显德中,其王释利因德漫遣其臣莆诃散贡方物,有云龙形通犀带、菩萨石。又有蔷薇水洒衣经岁香不歇,猛火油得水愈炽,皆贮以琉璃瓶。建隆二年,其王释利因陁盘遣使莆诃散来朝。表章书于贝多叶,以香木函盛之。贡犀角、象牙、龙脑、香药、孔雀四、大食瓶二十。使回,锡赉有差,以器币优赐其王。
建隆三年,占城入贡。
《宋史·太祖本纪》:建隆三年九月,占城国来献。按《占城本传》:三年,又贡象牙二十二株、乳香千斤。
乾德四年,占城入贡。
《宋史·太祖本纪》:乾德四年三月,占城遣使来献。按《占城本传》:乾德四年,其王悉利因陁盘遣使因陁玢李帝婆罗贡驯象、牯犀、象牙、白氎、哥缦、越诺,王妻波良仆瑁、男占谋律秀琼等各贡香药。
乾德五年,占城入贡。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五年,又遣使李、李被瑳相继来贡献。
开宝三年,占城入贡。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开宝三年,遣使贡方物雌象。
开宝四年,悉利多盘、副国王李耨、王妻郭氏、子蒲路鸡波罗等并遣使来贡。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云云。
开宝五年三月,占城国王波美税遣使来献方物。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六年夏四月,占城国王悉利陀盘印茶遣使来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七年春正月,占城国王波美税遣使献方物。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按《占城本传》:七年,又贡孔雀伞二、西天烽铁四十斤。
开宝九年,占城国遣使朱陀利、陈陀野等来贡。按《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云云。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二月,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三年五月,占城国遣使献方物。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四年十二月,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太平兴国六年,交州黎桓上言,欲以占城俘九十三人献于京师。太宗令广州止其俘,存抚之,给衣服资粮,遣还占城,诏谕其王。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云云。
太平兴国七年十二月,占城国献驯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按《占城本传》:七年,遣使乘象入贡,诏留象广州畜养之。
太平兴国八年九月,占城国献驯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按《占城本传》:八年,献驯象,能拜伏,诏畜于京畿宁陵县。
雍熙二年,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雍熙二年二月,占城遣使来贡。按《占城本传》:雍熙二年,其王施利陀盘吴日欢遣婆罗门金歌麻献方物,且诉为交州所侵,诏答令保国睦邻。
雍熙三年,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雍熙三年三月,占城国遣使来贡。按《占城本传》:三年,其王刘继宗遣使李朝仙来贡。儋州上言,占城人蒲罗遏为交州所逼,率其族百口来附。
雍熙四年,占城夷人来归。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雍熙四年秋,广州上言,雷、恩州关送占城夷人斯当李娘并其族一百五十人来归,分隶南海、清远县。
端拱元年,占城夷人求附。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端拱元年,广州又言,占城夷人忽宣等族三百一人求附。
淳化元年,占城国遣使贡方物。
《宋史·太宗本纪》:淳化元年十二月,占城遣使来贡。按《占城本传》:淳化元年,新王杨陁排自称新坐佛逝国。杨陁排遣使李臻贡驯犀方物,表诉为交州所攻,国中人民财宝皆为所略。上赐黎桓诏,令各守境。淳化三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三年十二月,占城国王杨陁排遣使来贡。按《占城本传》:三年,遣使李良莆贡方物。赐其王白马二、兵器等。本国僧净戒献龙脑、金铃、铜香炉、如意等,各优赐之。
至道元年,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至道元年正月,占城国王杨陁排遣使来贡。按《占城本传》:至道元年正月,其王遣使来贡,奉表言:前进奉使李良莆回,伏蒙圣慈赐臣白马二匹、旗五面、银装剑五口、银缠枪五条、弓弩各五张及箭等,戴恩感惧,稽首,稽首。臣生长外国,夐远天都。窃承皇帝圣明,威德广大,臣不惮介居海裔,遣使入朝。皇帝不弃蛮夷山国,曲加优赐。然臣自为土长,声势尚卑,常时外国颇相侵挠,况以前民庶如芥,随风星散,流离各不自保。近蒙皇帝赐臣内闲驵骏及旗帜兵器等,邻国闻之,知臣荷大国之宠,而各惧天威,不敢谋害。今臣一国安宁,流民来复,若非皇帝天德加护,何以至此。臣之一国仰望仁圣,覆之如天,载之如地。臣自思惟,鸿恩不浅。且自天子之都至臣所居之国,涉海绵邈,不啻数万里,而所赐之马及器械等并安全而至,皆圣德之所及也。自前本国进奉,未尝有旌旗弓矢之赐,臣今何幸,独受异恩。此盖天威广被,壮臣土疆。臣虽殒身无以上报。兼臣贡使往复,资给备至,恩重山岳,不可具陈。今特遣专使李波珠、副使诃散、判官李磨勿等进奉犀角十株,象牙三十株,玳瑁十斤,龙脑二斤,沈香百斤,夹笺黄熟香九十斤,檀香百六十斤,山得鸡二万四千三百只,胡椒二百斤,簟席五。前件物固非珍奇,惟表诚恳。臣生居异域,幸遇明时,不贵殊珍,惟重良马。傥皇帝念及外国,不罪恳求,若使介南归,愿垂颁赐,臣之幸矣。兼臣本国元有流民三百,散居南海,曾蒙圣旨许令放还,今有犹在广州者。本国旧有进奉夷人罗常占见驻广州,乞诏本州尽数点集,兵籍以付常占,令造舶船,乘便风部领归国,冀得安其生聚,以实旧疆。至于万里感恩,一心事上,臣之志也。上览表,遣使诣广州询问,愿还者悉付波珠。使还,复赐白马二,遂为常制。至道三年三月,占城国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真宗咸平二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咸平二年十二月,占城国来贡。按《占城本传》:咸平二年,其王杨普俱毗茶逸施离遣使朱陈尧、副使蒲萨陀婆、判官黎姑伦以犀象、玳瑁、香药来贡,赐尧等冠带衣褥有差。
景德元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景德元年十二月,占城国来贡。按《占城本传》:景德元年,又遣使来贡。诏以良马、介胄、戎器等赐之。
景德四年,占城遣布禄爹地加奉表来朝。
《宋史·真宗本纪》:四年十二月,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四年,遣使布禄爹地加等奉表来朝,表函籍以文锦,词曰:占城国王杨普俱毗茶室离顿首言:臣闻二帝封疆,南止届于湘、楚;三王境界,北不及于幽燕。仰瞩昌时,实迈往迹。伏惟皇帝陛下乾坤授气,日月储英,出震居尊,承基御极。慈悲敷于天下,声教被于域中。业茂前王,功芳徂后,苍生是念,黄屋非心。无方不是生灵,有土并为臣妾。惠风遍布,霈泽周行,凡沐照临,共增耸抃。臣生于边鄙,幸袭华风。蚁垤蜂房,聊为遂性;龙楼凤阁,尚阻观光。再念自假天威,获全封部,邻无侵夺,俗有舒苏。每岁拜遣下臣,问宁上国,蒙陛下恩沾行苇,福及豚鱼,特因回人,颁赐戎器。臣本土惟望阙焚香,欢呼拜受,心知多幸,曷答洪恩。圣君既念于宾王,微恳肯忘于述职。今遣专信臣布禄爹地加、副使臣除逋麻瑕珈耶、判官臣皮霸抵一行人力等,部署土毛,远充岁贡。虽表楚茅之礼,实怀鲁酒之忧。虔望睿明,甫宽谴戮。专信臣等回日,军容器仗耀武之物,伏愿重加赐赉。盖念忝为臣子,合告君亲,服饰车舆,威仪斧钺,不敢私制,惟望恩颁。干冒冕旒,不任死罪。布禄爹地加言本国旧隶交州,后奔于佛游,北去旧所七百里。使还,赐物甚厚。
大中祥符三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三年八月,赐占城国马及器甲。是岁,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三年,国王施离霞离鼻麻底遣使朱浡礼来贡。
大中祥符四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十一月,占城国贡狮子。按《占城本传》:四年,遣使贡狮子,诏畜于苑中。使者留二蛮人以给豢养,上怜其怀土,厚给资粮遣还。
大中祥符八年,占城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八年十二月,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八年,遣使波轮诃罗帝来贡。诃罗帝因上言有弟陶珠顷自交州押驯象赴阙,今幸得见,欲㩦以还。许之,仍赐陶珠衣币装钱。
天禧二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天禧二年十二月,占城国来贡。按《占城本传》:天禧二年,其王尸嘿排摩惵遣使罗皮帝加以象牙七十二株、犀角八十六株、玳瑁千片、乳香五十斤、丁香花八十斤、豆蔻六十五斤、沈香百斤、笺香二百斤、别笺一剂六十八斤、茴香百斤、槟榔千五百斤来贡。罗皮帝加言国人诣广州,或风漂船至石塘,即累岁不达矣。三年,使还,诏赐尸嘿排摩惵银四千七百两并戎器鞍马。
仁宗天圣八年,占城国遣使来贡。
《宋史·仁宗本纪》:天圣八年,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天圣八年十月,占城王阳补孤施离皮兰德加拔麻叠遣使李菩萨麻瑕陁琶来贡木香、玳瑁、乳香、犀角、象牙。
庆历二年,占城献象。
《宋史·仁宗本纪》:庆历二年十一月,占城国献象三。按《占城本传》:庆历元年九月,广东商人邵保见军贼鄂邻百馀人在占城,转运司选使臣二人赍诏书器币赐占城,购邻致阙下,馀党令就戮之。明年十一月,其王刑卜施离值星霞弗遣使献驯象三。
皇祐二年,占城来贡。
《宋史·仁宗本纪》:皇祐二年十二月,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皇祐二年正月,又使俱舍哩波微收罗婆麻提杨卜贡象牙二百一、犀角七十九。表二通,一以本国书,一以中国书。
皇祐五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按《占城本传》:五年四月,其使蒲思马应来贡方物。
嘉祐元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仁宗本纪》:嘉祐元年十二月,占城国来贡。按《占城本传》:嘉祐元年闰三月,其使蒲息陁琶贡方物,还至太平州,江岸崩,沉失行橐。明年正月,诏广州赐银千两。
嘉祐六年,占城国献驯象。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嘉祐七年,占城国来贡。
《宋史·仁宗本纪》:嘉祐七年,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七年正月,广西安抚经略司言:占城素不习兵,与交趾邻,常苦侵轶;而占城复近修武备,以抗交趾,将繇广东路入贡京师,望抚以恩信。五月,其使顿琶尼来贡方物。六月,赐其王施里律茶盘麻常杨溥白马一,从其求也。
神宗熙宁元年,占城来贡。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元年六月,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熙宁元年,其王杨卜尸利律陀般摩提婆遣使贡方物,乞市驿马。诏赐白马一,令于广州买骡以归。
熙宁五年,占城国贡方物。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熙宁五年,贡琉璃珊瑚酒器、龙脑、乳香、丁香、荜登茄、紫矿。
熙宁七年,占城来降。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七年,交州李乾德言其王领兵三千人并妻子来降,以正月至本道。
熙宁九年,占城来贡。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九年八月庚子,占城来贡。按《占城本传》:九年,复遣使来言:其国自海道抵真腊一月程,西北抵交州四十日,皆山路。所治聚落一百五,大略如州县。王年三十六岁,著大食锦或川法锦大衫、七条金缨珞,戴七宝装成金冠,蹑红皮屦。出则从者五百人,十妇人执金柈合贮槟榔,导以乐。王师讨交趾,以其素仇,诏使乘机协力除荡。行营战棹都监杨从先遣小校樊实谕旨。实还,言其国选兵七千扼贼要路,其王以木叶书回牒,诏使上之。然亦不能成功。后两国同入贡,占城使者乞避交人。诏遇朔日朝文德殿,分东西立;望日则交人入垂拱殿,而占城趍紫宸;大宴则东西坐。
哲宗元祐元年八月甲午,占城国遣使入贡。
《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元祐七年,占城来贡。
《宋史·哲宗本纪》:元祐七年,占城国入贡。按《占城本传》:元祐七年,又表言如天朝讨交趾,愿率兵掩袭。朝廷以交趾数入贡,不绝臣节,难以兴师,答敕书报之,而以其使良保故伦轧丹、副使傍木知突为保顺郎将。
徽宗崇宁三年六月,占城入贡。
崇宁四年六月,占城入贡。
按以上《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大观三年十二月,占城入贡。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政和六年,占城入贡。
《宋史·徽宗本纪》:政和六年十二月,占城入贡。按《占城本传》:政和中,授其王杨卜麻叠金紫光禄大夫,领廉、白州刺史。杨卜麻叠言身縻化外,不沾禄食,愿得薄授奉给,壮观小国,许之。
宣和元年,封杨卜麻叠为占城国王。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宣和元年,进检校司空兼御史大夫、怀远军节度、琳州管内观察处置使,封占城国王。自是,每遇恩辄降制加封邑。
高宗建炎三年,占城国入贡。
《宋史·高宗本纪》:建炎三年春正月,占城国入贡。按《占城本传》:建炎三年,杨卜麻叠遣使入贡,遇郊恩,制授检校太傅,加食邑。
绍兴二年,占城国贡方物。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绍兴二年,占城国王遣使贡沉香、犀、象、玳瑁等,答以绫锦银绢。
绍兴二十五年,占城国王子邹时阑巴遣使贡方物,求封爵,以其父初封之爵授之。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绍兴二十五年,其子邹时阑巴嗣立,遣使进方物,求封爵,锡宴于怀远驿,以其父初封之爵授之,报赐甚厚。
孝宗乾道三年,占城入贡。
《宋史·孝宗本纪》:乾道三年十月乙未,占城入贡。按《占城本传》:乾道三年,子邹亚娜嗣,掠大食国方物遣人来贡,求封,为其国人所诉。诏却之,遂不议其封。乾道七年,占城与真腊战,闽人教占城王习骑射以胜之。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七年,闽人有浮海之吉阳军者,风泊其舟抵占城。其国方与真腊战,皆乘大象,胜负不能决。闽人教其王当习骑射以胜之,王大说,具舟送之吉阳,市得马数十匹归,战大捷。明年复来,琼州拒之,愤怒大掠而归。
淳熙元年十月戊寅,占城入贡。
《宋史·孝宗本纪》云云。
淳熙三年,占城求通商,诏不许。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淳熙二年,严马禁,不得售外蕃。三年,占城归所掠生口八十三人,求通商,诏不许。
淳熙四年,占城为真腊所破,国遂亡,其地悉归真腊。按《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淳熙四年,占城以舟师袭真腊,传其国都。庆元以来,真腊大举伐占城以复雠,杀戮殆尽,俘其主以归,国遂亡,其地悉归真腊。

世祖至元十五年,占城王有内附意,诏降虎符,授荣禄大夫,封占城郡王。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占城本传》:占城近琼州,顺风舟行一日可抵其国。世祖至元间,广南西道宣慰使马成旺尝请兵三千人、马三百匹征之。十五年,右丞唆都以宋平遣人至占城,还言其王失里咱牙信合八剌哈迭瓦有内附意,诏降虎符,授荣禄大夫,封占城郡王。
至元十六年,占城来献。
《元史·世祖本纪》:十六年六月,占城以珍物及象犀各一来献。赐银钞、衣服、币帛、鞍勒、弓矢及羊马价钞等。十二月,诏谕占城国主,使亲自来朝。按《占城本传》:十六年十二月,遣兵部侍郎教化的、总管孟庆元、万户孙胜夫与唆都等使占城,谕其王入朝。
至元十七年,占城奉表称臣入贡。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七年八月,占城遣使奉表称臣,贡宝物犀象。十一月,复遣宣慰教化、孟庆元等持诏谕占城国主,令其子弟或大臣入朝。按《占城本传》:十七年二月,占城国王保宝旦拿啰耶邛南詙占把地啰耶遣使贡方物,奉表降。
至元十九年,占城国纳款。
《元史·世祖本纪》:十九年冬十月甲辰,占城国纳款使回,赐以衣服。按《占城本传》:十九年十月,朝廷以占城国主孛由补剌者吾曩岁遣使来朝,称臣内属,遂命左丞唆都等即其地立省以抚安之。既而其子补的专国,负固弗服,万户何子志、千户皇甫杰使暹国,宣慰使尤求贤、亚阑等使马八儿国,舟经占城,皆被执,故遣兵征之。帝曰:老王无罪,逆命者乃其子与一蛮人耳。苟获此两人,当依曹彬故事,百姓不戮一人。十一月,占城行省官率兵自广州航海至占城港。港口北连海,海旁有小港五,通其国大州,东南止山,西旁木城。官军依海岸屯驻。占城兵治木城,四面约二十馀里,起楼棚,立回回三梢炮百馀座。又木城西十里建行宫,孛由补剌者吾亲率重兵屯守应援。行省遣都镇抚李天祐、总把贾甫招之,七往,终不服。十二月,招真腊国使速鲁蛮请往招谕,复与天祐、甫偕行,得其回书云:已修木城,备甲兵,刻期请战。
至元二十年,破占城,降玺书招徕之。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年二月,令隆兴行省遣军护送占城粮船。五月,行省已破占城,其国主补底遁去,降玺书招徕之。按《占城本传》:二十年正月,行省传令军中,以十五日夜半发船攻城。至期,分遣琼州安抚使陈仲达、总管刘金、总把栗全以兵千六百人由水路攻木城北面;总把张斌、百户赵达以三百人攻东面沙觜;省官三千人分三道攻南面。舟行至天明泊岸,为风涛所碎者十七八。贼开木城南门,建旗鼓,出万馀人,乘象者数十,亦分三队迎敌,矢石交下。自卯至午,贼败北,官军入木城,复与东北二军合击之,杀溺死者数千人。守城供饷馈者数万人悉溃散。国主弃行宫,烧仓廪,杀永贤、亚阑等,与其臣逃入山。十七日,整兵攻大州。十九日,国主使报答者来求降。二十日,兵至大州东南,遣报答者回,许其降,免罪。二十一日,入大州。又遣博思兀鲁班者来言:奉王命,国主、太子后当自来。行省传檄召之,官军复驻城外。二十二日,遣其舅宝脱秃花等三十馀人,奉国王信物杂布二百匹、大银三锭、小银五十七锭、碎银一瓮为质,来归款。又献金叶九节标枪曰:国主欲来,病未能进,先使持其枪来,以见诚意。长子补的期三日请见。省官却其物。宝脱秃花曰:不受,是薄之也。行省度不可却,姑令收置,乃以上闻。宝脱秃花复令其主第四子利世麻八都八德剌、第五子世利印德剌来见,且言:先有兵十万,故求战。今皆败散。闻败兵言,补的被伤已死。国主颊中箭,今小愈,愧惧未能见也,故先遣二子来议赴阙进见事。省官疑其非真子,听其还。谕国主早降,且以问疾为辞,遣千户林子全、总把栗全、李德坚偕往觇之。二子在途先归。子全等入山两程,国主遣人来拒,不果见。宝脱秃花谓子全曰:国主迁延不肯出降,今反扬言欲杀我,可归告省官,来则来,不来,我当执以往。子全等回营。是日,又杀何子志、皇甫杰等百馀人。二月八日,宝脱秃花又至,自言:吾祖父、伯、叔,前皆为国主,至吾兄,今孛由补剌者吾杀而夺其位,斩我左右二大指。我实怨之。愿禽孛由补剌者吾、补的父子,及大拔撒机儿以献。请给大元服色。行省赐衣冠,抚谕以行。十三日,居占城唐人曾延等来言:国主逃于大州西北鸦候山,聚兵三千馀,并招集他郡兵未至,不日将与官军交战。惧唐人泄其事,将尽杀之。延等觉而逃来。十五日,宝脱秃花偕宰相报孙达儿及撮及大师等五人来降。行省官引曾延等见,宝脱秃花诘之,曰:延等奸细人也,请系缧之。国主军皆溃散,安敢复战。又言:今未附州郡凡十二处,每州遣一人招之。旧州水路,乞行省与陈安抚及宝脱秃花各遣一人乘舟招谕攻取。陆路则乞行省官陈安抚与己往禽国主、补的及攻其城。行省犹信其言,调兵一千屯半山塔,遣子全、德坚等领军百人,与宝脱秃花同赴大州进讨,约有急则报半山军。子全等比至城西,宝脱秃花背约间行,自北门乘象遁入山。官军获谍者曰:国主实在鸦候山立砦,聚兵约二万馀,遣使交趾、真腊、阇婆等国借兵,及徵宾多龙、旧州等军未至。十六日,遣万户张颙等领兵赴国主所栖之境。十九日,颙兵近木城二十里。贼浚濠堑,拒以大木,官军斩刈超距奋击,破其二千馀众。转战至木城下,山林阻隘不能进,贼旁出截归路,军皆殊死战,遂得解还营。行省遂整军聚粮,刱木城,遣总管刘金,千户刘涓、岳荣守禦。
至元二十一年,占城奉表来献。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一年五月,荆湖占城行省言:忽都虎、忽马儿等将兵征占城,前锋舟师至舒眉莲港不知所向,令万户刘君庆进军次新州,获占蛮,始知我军已还矣。就遣占蛮向导至占城境,其国主遣阿不兰以书降,且言其国经唆都军马虏掠,国计已空,俟来岁遣嫡子以方物进。继遣其孙路司理勒蛰等奉表诣阙。秋七月,诏镇南王脱欢征占城。八月,占城国王乞回唆都军,愿以土产岁修职贡,使大盘亚罗日加翳、大巴南等十一人奉表诣阙,献三象。十一月,占城国王遣使大罗盘亚罗日加翳等奉表来贺圣诞节,献礼币及象二。按《占城本传》:二十一年三月六日,唆都领军回。十五日,江淮省所遣助唆都军万户忽都虎等至占城唆都旧制行省舒眉莲港,见营舍烧尽,始知官军已回。二十日,忽都虎令百户陈奎招其国主来降。二十七日,占城主遣王通事者来称纳降。忽都虎等谕令其父子奉表进献。国主遣文劳邛大巴南等来称,唆都除荡其国,贫无以献,来年当备礼物,令嫡子入朝。四月十二日,国主令其孙济目理勒蛰、文劳邛大巴南等奉表归款。是年,命平章政事阿里海牙奉镇南王脱欢发兵,假道交阯伐占城,不果行。

太祖洪武二年,占城遣使朝贡,诏封为占城国王,赐綵币历日。
《明外史·占城传》:占城居南海中,自琼州航海顺风一昼夜可至,自福州西南行十昼夜可至,即周越裳地。秦为林邑,汉为象林县。后汉末,区连据其地,始称林邑王。自晋至隋仍之。唐时,或称占不劳,或称占婆,其王所居曰占城。至德后,改国号曰环。迄周、宋,遂以占城为号,朝贡不替。元世祖恶其阻命,大举兵击破之,亦不能定。洪武二年,太祖遣官以即位诏谕其国。其王阿答阿者先已遣使奉表来朝,贡象虎方物。帝喜,即遣官赍玺书、《大统历》、文绮、纱罗,偕其使者往赐,其王复遣使来贡。自后或比岁贡,或间岁,或一岁再贡。以为常未几,命中书省管勾甘桓、会同馆副使路景贤赍诏,封阿答阿者为占城国王,赐綵币四十、《大统历》三千。
《明会典》:洪武二年,赐占城国王《大统历》,使臣文绮、纱罗各一匹,仍给冠带。
洪武三年,遣使往占城祀其山川,颁科举诏于其国。又以其与安南相攻,赐诏慰谕。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三年,遣使往祀其山川,寻颁科举诏于其国。初,安南与占城搆兵,天子为遣使谕解,而安南复相侵。四年,其王奉金叶表来朝,长尺馀,广五寸,刻本国字。馆人译之,其意曰:大明皇帝登大宝位,抚有四海,如天地覆载,日月照临。阿答阿者譬一草木尔,钦蒙遣使,以金印封为国王,感戴忻悦,倍万恒情。惟是安南用兵,侵扰疆域,杀掠吏民。伏愿皇帝垂慈,赐以兵器及乐器、乐人,俾安南知我占城乃声教所被,输贡之地,庶不敢欺陵。帝即命礼部谕之曰:占城、安南并事朝廷,同奉正朔,乃擅自搆兵,毒害生灵,既失事上之礼,又乖交邻之道。已咨安南国王,令即日罢兵。本国亦宜讲信修睦,各保疆土。所请兵器,于王何吝,但两国互搆而赐占城,是助尔相攻,甚非抚安之义。乐器、乐人,语音殊异,难以遣发。尔国有晓华言者,其选择以来,当令肄习。因命福建省臣勿徵其税,示怀柔之意。
洪武六年,占城以海寇劫掠击破之,献捷于朝,赐诏嘉奖,又献安南之捷诏解谕之。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六年,贡使言:海寇张汝厚、林福等自称元帅,剽劫海上。国主击破之,贼魁溺死,获其舟二十艘、苏木七万斤,谨奉献。帝嘉之,命给赐加等。其冬,遣使献安南之捷。帝谓省臣曰:去年,安南言占城犯境;今年,占城谓安南扰边,未审曲直。可遣人往谕,各罢兵息民,毋相侵扰。
洪武十年,占城大败安南兵,安南王煓死。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十年正月,与安南王陈煓大战,煓败死。
洪武十二年,占城贡使至,中书不以时奏,切责丞相,又谕占城王与安南修好。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十二年九月,贡使至都,中书不以时奏。帝切责丞相胡惟庸、汪广洋,二人遂获罪。十月,遣官赐王《大统历》及衣币,令与安南修好罢兵。洪武十三年,占城入贡,以与安南搆兵赐敕谕其王。按《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十三年遣使贺万寿节。帝闻其与安南水战不利,赐敕谕之曰:曩者安南兵出,败于占城之下。占城乘胜入安南之国,安南之辱已甚矣。王能保境息民,则福可长享;如必驱兵苦战,胜负不可知,而鹬蚌相持,渔人得利,他日悔之,不亦晚乎。洪武十六年,占城入贡,赐之金币。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十六年,贡象牙二百枝及他方物。遣官赐以勘合、文册又赐织金文绮三十二、磁器万九千。
洪武十九年,占城遣子入朝贺万寿圣节,皇太子亦有献,厚赐赉之,命中官送还。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十九年,遣其子宝部领诗那日忽来朝,贺万寿节,献象五十四匹,皇太子亦有献。帝嘉其诚,赐赉优渥,命中官送还。
洪武二十年,占城复贡方物。
《明外史·占城传》:洪武二十年,复贡象五十一匹及伽南、犀角诸物,帝既加宴赉。还至广东,复命中官宴饯,给道里费。
洪武二十一年,以占城夺真腊贡象,命行人董绍敕责之,占城遣使谢罪,仍宴赉如制。
《明外史·占城传》:真腊贡象,占城夺其四之一,其他失德事甚多。帝闻之,怒。二十一年夏,命行人董绍敕责之。绍未至,而其贡使抵京。寻复遣使谢罪,乃命宴赐如制。
洪武二十四年,占城大臣阁胜弑王自立,遣人来贡,诏却之。
《明外史·占城传》:时阿答阿者失道,大臣阁胜怀不轨谋,二十三年,弑王自立。明年,遣太师奉表来贡,帝恶其悖逆,却之。至三十年后,连入贡。
成祖永乐元年,占城入贡,告安南侵掠,降敕戒谕安南。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元年,以即位,诏谕其国。其王占巴的赖奉金叶表朝贡,且告安南侵掠,请降敕戒谕。帝可之,遣行人蒋宾兴、王枢使其国,赐以绒、锦、织金文绮、纱罗。
《明会典》:永乐元年,赐占城国王锦三匹,纻丝六匹,纱罗各四匹,王妃纻丝四匹,纱罗各三匹,后照此例。差来王弟、王孙初到,赏织金罗衣并纻丝衣各一套,正赏纻丝六匹,纱罗各四匹,纻丝衣一套,折钞绢二匹,正副使初到每人织金罗衣一套,正赏綵段四表里,绢二匹,折衣綵段二表里,正副通事象奴等初到每人赏素罗衣一套,正赏綵段二表里,折钞绢一匹,折衣綵段一表里。从人初到每人绢衣一套,正赏折钞绵帛一匹,折衣绢四匹,俱与靴袜各一双。其正副使,通事人等给赐冠带及给换,例与暹罗国同。正将士、大头目及舍人办事、火长、总管、干事各项正者每名各乌纱帽一顶,角带一条。
永乐二年,以安南王奏谕占城王,占城王仍告安南侵掠,帝怒敕责之。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二年,以安南王胡𡗨奏,诏戢兵,遣官谕占城王。而王遣使奏:安南不遵诏旨,以舟师来侵,朝贡人回,赐物悉遭掠夺。又畀臣冠服、印章,俾为臣属。且已据臣沙离牙诸地,更侵掠未已,臣恐不能自存。乞隶版图,遣官往治。帝怒,敕责胡𡗨,而赐占城王钞币。
永乐四年,占城入贡,告安南之难。诏大发兵讨安南,敕占城获越轶者送京师。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四年,贡白象方物,复告安南之难。帝方大发兵往讨,乃敕占城严兵境上,遏其越轶,获者即执送京师。
永乐五年,占城攻取安南侵地,献俘阙下,因贡方物谢恩。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五年四月,攻取安南所侵地,获贼党胡烈、潘麻休等献俘阙下,因贡方物谢恩。帝嘉其助兵讨逆,遣中官王贵通赍敕及银币赐之。永乐六年,占城入贡。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六年,郑和使其国。王遣其孙舍杨该贡象及方物谢恩。
永乐十年,占城贡使乞冠带,予之。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十年,其贡使乞冠带,予之。复命郑和使其国。
永乐十三年,王师征安南,敕占城助兵。愆期不进,反资贼战象侵四州十一县地,赐敕切责之。
《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十三年,王师方征陈季扩,命占城助兵。尚书陈洽言:其王阴怀二心,愆期不进,反以金帛、战象资季扩,季扩以黎苍女遗之。复约季扩舅陈翁挺,侵升华府所辖四州十一县地。厥罪维均,宜遣兵致讨。帝以交阯初平,不欲劳师,但赐敕切责,俾还侵地,王即遣使谢罪。
永乐十六年,占城遣其孙舍那挫入朝,贡方物。按《明外史·占城传》:永乐十六年,遣其孙舍那挫来朝。命中官林贵、行人倪俊送归,有赐。
宣宗宣德元年,遣使往占城。
《明外史·占城传》:宣德元年,行人黄原昌往颁正朔,绳其王不恪,郤所酬金币以归,擢户部员外郎。
英宗正统元年,议定占城三年一贡之例。
《明外史·占城传》:正统元年,琼州知府程莹言:占城比年一贡,劳费实多。乞如暹罗诸国例,三年一贡。帝是之,敕其使如莹言,赐王及妃綵币。然蕃人利中国市易,虽有此令,迄不遵。
正统六年,占城王孙遣使入贡,且乞嗣位,诏封为王。按《明外史·占城传》:正统六年,王占巴的赖卒,其孙摩诃贲该以遗命遣王孙述提昆来朝贡,且乞嗣位。乃遣给事中管瞳、行人吴惠赍诏,封为王,新王及妃并有赐。
《明会典》:正统六年,占城王孙等二十三人下程牛二只,羊四只,鹅四只,鸡十只,酒四十瓶,米二石,蔬菜厨料。
正统七年,占城贡使卒于途,遣官赐祭。
《明外史·占城传》:正统七年春,述提昆卒于途,帝悯之,遣官赐祭。
正统八年,占城来贡。
《明外史·占城传》:正统八年遣从子且扬乐催贡舞牌旗黑象。
正统十一年,敕占城王遵三年一贡之制。
《明外史·占城传》:正统十一年,敕谕摩诃贲该:迩,安南王黎浚遣使奏王欺其孤幼,曩已侵升、华、思、义四州,今又屡攻化州,掠其人畜财物。二国俱受朝命,各有分疆,岂可兴兵搆怨,乖睦邻保境之义。王宜秖循礼分,严饬边臣,毋恣肆侵轶,贻祸生灵。并谕安南严行备禦,毋挟私报复。初,定三年一贡之例,而其国不遵。及诘其使者,则云:先王已逝,前敕无存,今王不知此令。是岁,贡使复至,再敕王遵制,赐王及妃綵币。其冬复遣使来贡。
正统十二年,封故王占巴的赖侄摩诃贵来为王。按《明外史·占城传》:正统十二年,其王与安南战,大败被执。故王占巴的赖侄摩诃贵来遣使奏:先王抱疾,曾以臣为世子,欲令嗣位。臣时年幼,逊位于舅氏摩诃贲该。后屡兴兵伐安南,致敌兵入旧州古垒等处,杀掠人畜殆尽,王亦被擒。国人以臣先王之侄,且有遗命,请臣代位。辞之再三,不得已始于府前治事。臣不敢自专,伏候朝命。乃遣给事中陈谊、行人薛干持节封为王,谕以保国交邻,并谕国中臣民共相辅翼。十三年敕安南送摩诃贲该还国,不奉命。
代宗景泰三年,占城国来贡,且告丧,封王弟摩诃贵由为王。
《明外史·占城传》:景泰三年,遣使来贡,且告王讣。命给事中潘本愚、行人边永封其弟摩诃贵由为王。
英宗天顺元年,占城入贡,赐其正副使钑花金带。
天顺二年,占城王摩诃槃罗悦新立,遣使奉表朝贡。按以上《明外史·占城传》云云。
天顺四年,占城入贡,诉安南见侵,又遣使告丧,封王弟槃罗茶全为王。
《明外史·占城传》:天顺四年,复贡,自正使以下赐纱帽及金银角带有差。使者诉安南见侵,因为敕谕安南王。九月,使来,告王丧。命给事中黄汝霖、行人刘恕封王弟槃罗茶全为王。
《明会典》:天顺四年,占城王族下程与王孙同,但减牛一只。
天顺八年占城入贡,仍诉安南见侵,乞立界牌碑石。按《明外史·占城传》:天顺八年,入贡。宪宗已嗣位,应颁赐蕃国锦币,礼官请付使臣赍回,从之。其使者复诉安南见侵,求索白象。乞如永乐时,遣官安抚,建立界牌碑石,以杜侵陵。兵部以两国方争,不便遣使,乞令使臣归谕国王,务循礼法,固封疆,捍外侮,毋轻搆祸,从之。
宪宗成化七年,安南破占城,执其王及家属,王弟遣使告难。兵部奏应遣官宣谕,帝虑安南逆命,俟安南贡使至日,赐敕责之。
《明外史·占城传》:成化五年,入贡。时安南索占城犀象、宝货,令以事天朝之礼事之。占城不从,则大举征伐。以七年二月破其国,执王槃罗茶全及家属五十馀人,劫印符,大肆焚掠,遂据其地。王弟槃罗茶悦逃之山中,遣使告难。兵部言:安南吞并与国,若不为处分,非惟失占城归附之心,抑恐启安南跋扈之志。宜遣官赍敕宣谕,还其国王及眷属。帝虑安南逆命,令俟贡使至日,赐敕责之。
成化八年,安南破占城,改为交南州,册封占城,使阻于新州港还。
《明外史·占城传》:成化八年,以槃罗茶悦请封,命给事中陈峻、行人李珊持节往。峻等至新州港,守者拒之,知其国已为安南所据,改为交南州,乃不敢入。十年冬还。
成化十年,安南破占城,遣兵立前王孙斋亚麻弗庵为王。
《明外史·占城传》:成化十年冬,李珊陈峻还朝。安南既破占城,复遣兵执槃罗茶悦,立前王孙斋亚麻弗庵为王,以国南边地予之。
成化十四年,占城前王孙斋亚麻弗庵请封,适册封未至而死,弟又遣使来请,安南已以伪敕立提婆苔为王。
《明外史·占城传》:成化十四年,遣使朝贡请封,命给事中冯义、行人张瑾往封之。义等多携私物,既至广东,闻斋亚麻弗庵已死,其弟古来遣使乞封。义等虑空还失利,亟至占城。而占城人言,王孙请封之后,即为古来所杀,安南已以伪敕立其国人提婆苔为王。义等不俟奏报,辄以印币授提婆苔封之,得所赂黄金百馀两,又往满剌加国尽货其私物以归。义至海洋病死。瑾具其事,并上伪敕于朝。朝廷不知也。成化十七年,占城前王孙古来遣使朝贡,请封。按《明外史·占城传》:成化十七年九月,古来遣使朝贡,言:安南破臣国时,故王弟槃罗茶悦逃居佛灵山。比天使赍封诰至,已为贼人执去,臣与兄斋亚麻弗庵潜窜山谷。后贼人畏惧天威,遣人访觅臣兄,还以故地。然自邦都郎至占腊止五处,尔臣兄权国未几,遽尔陨殁。臣当嗣立,不敢自专,仰望天恩,赐之册印。臣国所有土地本二十七处,四府、一州、二十二县。东至海,南至占腊,西至黎人山,北至阿本喇补,凡三千五百馀里。更乞特谕交人,尽还本国。章下廷议,英国公张懋等请特遣近臣有威望者二人往使。时安南贡使方归,即赐敕诘责黎灏,令速还地,毋抗朝命。礼官乃劾瑾擅封,执下诏狱,具得其情,论死。时古来所遣使臣在馆,召问之,云:古来实王弟,其王乃病死,非弑。提婆苔不知何人。乃命使臣暂归广东,俟提婆苔使至,审诚伪处之。使臣候命经年,而提婆苔使者不至,乃令还国。
成化二十年,以占城伪王提婆苔为头目,封占城王孙古来为国王。按《明外史·占城传》:成化二十年,敕古来抚谕提婆苔,使纳原降国王印,宥其受伪封之罪,仍为头目。提婆苔不受命,乃遣给事中李孟旸、行人叶应册封古来为国王。孟旸等言:占城险远,安南搆兵未已,而提婆苔又窃据其地,稍或不慎,反损国威。宜令其来使传谕古来,诣广东受封,并敕安南悔祸。从之。古来乃自老挝挈家赴崖州,孟旸竣封事而返。
成化二十三年,遣官传檄安南护占城王古来还国。按《明外史·占城传》:古来欲躬诣阙廷,奏安南之罪。成化二十三年正月,总督宋旻以闻。廷议遣大臣一人往劳,檄安南存亡继绝,迎古来返占城。帝报可,乃命南京右都御史屠滽往。至广东,即传檄安南,宣示祸福。而募健卒二千人,驾海舟二十艘,护古来还国。安南以滽大臣奉特遣,不敢与抗,古来乃得入。
孝宗弘治二年,占城王乞遣将督兵守护其国,不许。按《明外史·占城传》:弘治二年,遣弟卜古良赴广东,言:安南仍肆侵陵,乞如永乐时遣将督兵守护。总督秦
纮等以闻。兵部言:安南、占城皆《祖训》所载不征之国。永乐间命将出师,乃正黎贼弑逆之罪,非以邻境交恶之故。今黎灏修贡惟谨,古来肤受之愬,容有过情,不可信其单词,劳师不征之国。宜令守臣回咨,言近交人杀害王子古苏麻,王即率众败之,仇耻已雪。王宜自强修政,抚恤国人,保固疆圉,仍与安南敦睦修好。其馀嫌细故,悉宜捐除。倘不能自强,专藉朝廷发兵渡海,代王守国,古无是理。帝如其言。
弘治三年,占城遣使谢恩。
《明外史·占城传》:弘治三年七月,遣使谢恩。其国自残破后,民物萧条,贡使渐稀。
弘治十二年,立占城王长子沙古卜落为世子。按《明外史·占城传》:弘治十二年,遣使奏:本国新州港之地,仍为安南侵夺,患方未息。臣年已老,请及臣未死,命长子沙古卜落袭封,庶他日可保国土。廷议:安南为占城患,已非一日。朝廷尝因占城之愬,累降玺书,曲垂谕诲。安南前后奏报,皆言祗承朝命,土地人民,悉已退还。然安南辨释之语方至,而占城控诉之词又闻,恐真有不获己之情。宜仍令守臣切谕安南,毋贪人土地,自贻祸殃,否则议遣偏师往问其罪。若占城王长子,无父在袭封之理。请令先立为世子摄国事,俟他日当袭位时,如例请封。帝报允。寻遣王孙沙不登古鲁来贡。
弘治十八年,占城王世子沙古卜落遣其叔父入贡,因请封,册封使惮行,请如往年领封故事。
《明外史·占城传》:弘治十八年,古来卒。其子沙古卜落遣使来贡,而不告父丧,但乞命大臣往其国,仍以新洲港诸地封之。别有占夺方舆之奏,微及父卒事。给事中任良弼等言:占城前因国土削弱,假贡乞封,仰仗天威,詟伏邻国。其实国王之立不立,不系朝廷之封不封也。今称古来已殁,虚实难知。万一我使至彼,古来尚存,将遂封其子乎。抑义不可而已乎。迫胁之间,事极难处。如往时科臣林霄之使满剌加,不肯北面屈膝,幽饿而死,迄不能问其罪。君命国威,不可不慎。大都海外诸蕃,无事则废朝贡而自立,有事则假朝贡而请封。今者贡使之来,岂急于求封,不过欲得安南之侵地,还粤东之逃人耳。夫安南侵地,玺书屡谕归还,而占据如故。今若再谕,彼将玩视之,而天威亵矣。倘我使往封占城,羁留不遣,求为处分,朝廷将何以应之。又或拘我使者,令索逃人,是以天朝之贵臣,质于海外之蛮邦。也宜如往年古来就封广东事,令其领敕归国,于计为便。礼部亦以古来存亡未明,请令广东守臣移文占城勘报,从之,既而封事久不行。后五年七月,沙古卜落遣其叔父沙系把麻入贡,因请封。令给事中李贯、行人刘廷瑞往。贯抵广东惮行,请如往年古来故事,令其使臣领封。廷议:遣官已二年,今若中止,非兴灭继绝之义。倘其使不愿领封,或领归而受非其人,重起事端,益伤国体,宜令贯等亟往。贯终惮行,以乏通事、火长为词。廷议令广东守臣采访其人,如终不得,则如旧例行。贯复设词言:臣奉命已五载,孰不谓惮风波之险,殊不知占城自古来被逐之后,窜居赤坎邦都郎,国非旧彊,势不可往。况古来乃前王斋亚麻弗庵之头目,实杀王而夺其位。王有三子,其一尚存,则义又有所不可。律以《春秋》之法,虽不兴问罪之师,亦必绝朝贡之使。奈何又为采访之议,苟延岁月,而无益于事哉。会广东巡按丁楷亦附会具奏,廷臣乃议从之。以十年七月令其使臣赍敕往,自是遂为故事,而其国贡使亦不常至。
世宗嘉靖二十二年,占城国来贡。
《明外史·占城传》:嘉靖二十二年,遣王叔沙不登古鲁来贡,诉数为安南侵扰,道阻难归。乞遣官护送还国,报可。其国无霜雪,四时皆似夏,草木常青。民以渔为业,无二麦,力穑者少,故收穫薄。国人皆食槟榔,终日不离口。不解朔望,但以月生为初,月晦为尽,不置闰。分昼夜为十更,非日中不起,非夜分不卧,见月则饮酒、歌舞为乐。无纸笔,用羊皮槌薄熏黑,削细竹蘸白灰为字,状若蚯蚓。有城郭甲兵,人性狠而狡,贸易多不平。户皆北向,民居悉覆茅檐,高不得过三尺。部领分差等,门高卑亦有限。饮食秽污,鱼非腐烂不食,酿不生蛆不为美。人体黑,男蓬头,女椎结,俱跣足。王,琐里人,崇释教。岁时采生人胆入酒中,与家人同饮,且以浴身,曰通身是胆。其国人采以献王,又以洗象目。每伺人于道,出不意急杀之,取胆以去。若其人惊觉,则胆已先裂,不足用矣。置众胆于器,华人胆辄居上,故尤贵之。五六月间,商人出,必戒备。王在位三十年,则避位入深山,以兄弟子侄代,而已持斋受戒,告于天曰:我为君无道,愿狼虎食我,或病死。居一年无恙,则复位如初。国中呼为芳马哈剌,乃至尊至圣之称也。国不甚富,惟犀象最多。乌木、降香,樵以为薪。伽南香独产其地一山,酋长遣人守之,民不得采,犯者至断手。有鳄鱼潭,狱疑不决者,令两造骑牛过其旁,曲者,鱼辄跃而食之,直者,即数往返,不食也。有尸头蛮者,一名尸致鱼,本妇人,惟无瞳神为异。夜中与人同寝,忽飞头食人秽物,来即复活。若人知而封其颈,或移之他所,其妇即死。国设厉禁,有而不告者,罪及一家。
《瀛涯胜览》:占城国,在大海南,南距真腊,西距交趾,东北际海,自闽之长乐县五虎门发舟,西南行,顺风约十日可抵其国,国东北百里许,有海口曰:新洲港者,港岸立石塔为标,舶至是系焉。有寨曰:没比奈主,以二酋领卒五六十辈,专戍守焉。西南百里至王城曰占城名也,城方有四门,门有守者,王乃锁里人也。尚释教、顶三山金花玲珑冠,上衣花蕃布,若绵紬状,下萦綵丝帨巾,数匝跣足,跨象或乘小车,驾以二黄犊。其臣顶茭叶冠,亦类王冠,饰以金綵,其冠有品秩,上衣不过膝,下亦萦綵帨。王宫宏壮,墉塈整洁,门竖雕木兽以为威仪。民居茅茨,高不踰三尺,曲身出入,违制者有罪衣服紫,惟王白服,禁服元黄,违者死。男蓬头,女椎结于后,肌肤俱黑,上秃袖短衫,下亦萦綵布,皆女装也,男女俱跣行。四时温热并无霜雪,草木恒青,啖槟榔不绝口,如闽越。俗议婚男先诣女成偶或旬日,或旬有五日,然后父母亲党导以鼓乐迎归,设酒筵酒则酿瓮饭待熟,用筒咂之。宾主绕瓮以次而咂,咂必注水至味尽乃止。文字无纸,以椎羊皮及黑木皮书之。刑轻则絷以藤,重则劓之,盗必断其肱,奸不问男女俱燎其颊,极刑则锐木于舟,坐以罪人,顺流而下至木贯出口而毙,严示众也。年无闰月,昼夜各分五十刻,以鼓记之。王当贺日,以人胆汁沐浴,将领献人胆为礼,王即位三十年,则入山茹素受戒,命子侄摄国,居一载,则吁天自矢曰:我不道当充虎狼食,否则病死。期年无恙,则复辟,于是国人呼为芳马哈剌札,极其尊称也。有号尸致鱼者,乃妇人也,其目无瞳,夜寝则头飞入人家,食小儿,秽气侵儿腹,必死,头返合体如故,移其体则不合而死矣。其夫匿不以闻者,罪及家属。境有鳄鱼潭,讼难明者,遣诣潭,直者虽往返十数而不遭害。傍海山野牛甚狠,逢青衣人,辄触之至死,盖亦耕牛奔入山,积久而成群然也。人则重首犯之,不杀不已,市交易以金,间亦用银,极宝爱中国青磁器、暨缎、疋、绫、绢见,则以金易之,厥产伽南香、观音竹、降真香、乌木尤胜他国,伽南香唯此地有之,价亦高,观音竹如藤,长丈八尺许,色如黑铁,每寸约二三节。犀角、象牙甚多,犀如水牛,大者八百斤,体无毛,黑色、鳞甲皮厚,蹄有三跲,独角在鼻端,长者可尺五寸,唯啖剌树叶、条乾木。马小于驴,水牛、黄牛、猪羊亦产,鹅、鸭、则罕,鸡大者不踰三斤,果有梅、橘、西瓜、蔗、椰子、蕉子,其波罗蜜形如东瓜,荔枝大如鸡子,肤黄、味胜蜜核,亦可炒食之。蔬有东瓜、黄瓜、胡芦、芥、葱、姜,民务渔,不务耕种,米粒细颗长而杂红,厥贡犀角、象牙、伽南香。

占城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占城国山川考》

金山 在林邑故国,山石皆赤色,其中产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
不劳山 在林邑浦,外国人犯罪则送入此山,令自死。
鸦候山 在占城国大州西北,其国主为元兵所败,尝逃于此山。

《占城国土产考》

金    银    锡    铁
狮    象 民获狮象皆输于王。
犀牛 周显德中尝贡云龙,形通犀角。
玳瑁   伽南木香。朝霞大火珠 大如鸡卵,状类水晶,当午置日中,以艾藉之,辄火出。
菩萨石  蔷薇水 洒衣经岁香不歇
猛火油 得水愈炽国人用以水战。
乳香   沉香   檀香   丁香
槟榔   茴香   乌樠木  苏木
胡椒   荜澄茄  白藤
吉贝 吉贝树名其革,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亦染成五色,织为斑布。
丝绞布  白氎布  贝多叶  龙脑香甘蔗   蕉子   椰子   孔雀
山鸡
占城国

图考


《三才图会》:占城国汉林邑也,其属郡有宾童、龙宾、陀陵、化州、安南、三舍城,其国中岁用钱粮私役,奴仆皆安南所贡,故呼安南为奴国。北抵安南,南抵真腊,自广川发舶顺风八日可达,国人多姓翁地,产名香、犀、象,地皆白沙,可耕之地。若民为虎鳄所噬,以状诣王,王命国师持咒书符投民死所,虎鳄自赴,若有欺公之讼,官不能决者,即令过鳄潭,负理者鱼食之,理直者鱼避而勿敢食也。

占城部纪事

《濯缨亭笔记》:宋末沈敬之逃占城,乞兵兴复,占城以国小辞,敬之效秦庭之哭,而不得归。占城宾之而不臣,敬之竟忧愤发病卒。其王作诗挽之曰:恸哭江南老钜卿,春风揾泪为伤情,无端天下编年月,致使人间有死生。万叠白云遮故国,一抔黄土盖香名,英魂好逐东风去,莫向边隅怨不平。夫占城以岛夷知重义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