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名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一百二卷目录

 参半部汇考〈附道明国并图〉
  唐〈高祖武德一则〉
 殊禁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甘棠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僧高部汇考〈附武令国 迦乍国 鸠密国〉
  唐〈太宗贞观一则〉
 堕和罗部汇考〈附昙陵国 陀洹国〉
  唐〈太宗贞观一则〉
 墯婆登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图考〈一则〉
 投和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瞻博部汇考〈瞻婆〉
  唐〈高宗显庆一则〉
 哥罗舍分部汇考
  唐〈高宗显庆一则〉
 修罗分部汇考
  唐〈高宗显庆一则〉
 甘毕部汇考
  唐〈高宗显庆一则〉
 多摩苌部汇考
  唐〈高宗显庆一则〉
 千支弗部汇考〈附婆岸国 舍跋若国 磨腊国〉
  唐〈高宗显庆一则 龙朔一则〉
 名蔑部汇考
  唐〈高宗龙朔一则〉
 婆罗部汇考〈附婆罗公〉
  唐〈高宗总章一则〉
  元〈仁宗延祐一则〉
  明〈成祖永乐二则〉
  图考〈一则〉
 室利佛逝部汇考〈尸利佛誓〉
  唐〈高宗咸亨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骠国部汇考〈朱波 突罗朱阇婆〉
  唐〈德宗贞元一则〉
 马留人部汇考
  唐〈总一则〉

边裔典第一百二卷

参半部汇考〈附道明国并图〉

高祖武德八年,参半国入贡。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真腊传》:文单西北属国曰参半,武德八年使者来。道明者,亦属国,无衣服,见衣服者共笑之。无盐铁,以竹弩射鸟兽自给。
道明国

殊禁部汇考

太宗贞观二年,殊禁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环王南有殊禁者,汎交趾海三月乃至,与婆罗同俗。贞观二年,使者上方物。

甘棠部汇考

太宗贞观九年,甘棠使者入朝。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贞观九年,甘棠使者入朝,国居海南。

僧高部汇考〈附武令国 迦乍国 鸠密国〉

太宗贞观十二年,僧高等国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贞观十二年,僧高、武令、迦乍、鸠密四国使者朝贡。僧高直水真腊西北,与环王同俗。其后鸠密王尸利鸠摩,又与富那王尸利提婆跋摩等遣使来贡。僧高等国,永徽后为真腊所并。

堕和罗部汇考〈附昙陵国 陀洹国〉

太宗贞观 年,堕和罗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堕和罗本传》:堕和罗,亦曰独和罗,南距盘盘,北迦逻舍弗,西属海,东真腊。自广州行五月乃至。国多美犀,世谓堕和罗犀。有二属国,曰昙陵、陀洹。昙陵在海洲中。陀洹,一曰耨陀洹,在环王西南海中,与堕和罗接,自交州行九十日乃至。王姓察失利,名婆那,字婆末。无蚕桑,有稻、麦、麻、豆。畜有白象、牛、羊、猪。俗喜楼居,谓为干栏。以白氎、朝霞布为衣。亲丧,在室不食,燔尸已,则剔发浴于池,然后食。贞观时,并遣使者再入朝,又献婆律膏、白鹦鹉,首有十红毛,齐于翅。因丏马、铜钟,帝与之。

墯婆登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墯婆登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贞观中,堕和罗、墯婆登皆遣使者入贡,太宗以玺诏优答。墯婆登在环王南,行二月乃至。东诃陵,西迷黎车,北属海。俗与诃陵同。种稻,月一熟。有文字,以贝多叶写之。死者实金于口,以钏贯其体,加婆律膏、龙脑众香,积薪燔之。
婆登国

图考


《三才图会》:婆登国在林邑东,西接迷离国,南接诃陵。种稻每月一熟,有文字即书于贝叶,死者以金铅贯于四肢,后加婆律膏及沉檀龙脑,积薪以焚之。

投和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投和遣使献方物。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投和,在真腊南,自广州西南海行百日乃至。王姓投和罗,名脯邪迄遥。官有朝请将军、功曹、主簿、赞理、赞府,分领国事。分州、郡、县三等。州有参军,郡有金威将军,县有城、有局,长官得选僚属自助。民居率楼阁,画壁。王宿卫百人,衣朝霞,耳金环,金綖被颈,宝饰革履。频盗者死,次穿耳及颊而剪其发,盗铸者截手。无赋税,民以地多少自输。王以农商自业。银作钱,类榆荚。民乘象及马,无鞍靮,绳穿颊御之。亲丧,断发为孝,焚尸敛灰于罂,沉之水。贞观中,遣使以黄金函内表,并献方物。
按杜氏《通典》:投和国,隋时闻焉,在南海大洲中,真腊之南。自广州西南水行百日,至其国。王姓投和罗,名脯邪迄遥,理数城。覆屋以瓦,并为阁而居。屋壁皆以彩画之。城内皆王宫室,城外人居可万馀家。王宿卫之士百馀人。每临朝,则衣朝霞,冠金冠,耳挂金环,颈挂金涎衣,足履宝装皮履。官属有朝请将军,总知国政。又有参军、功曹、主簿、城局、金威将军、赞理、赞府等官,分理文武。又有州及郡、县。州有参军,郡有金威将军,县有城局,其为长官,初至,各选官僚助理政事。刑法:盗贼重者死,轻者穿耳及鼻并钻鬓,私铸银钱者截腕。国无赋税,俱随意供奉,无多少之限。多以农商为业。国人乘象及马。一国之中,马不过千匹,又无鞍辔,唯以绳穿颊为之节制。音乐则吹蠡、击鼓。死丧则祠祀哭泣,又焚尸以罂盛之,沉于水中。若父母之丧,则截发为孝。其国市六所,贸易皆用钱银,钱小如榆荚。有佛道,有学校,文字与中夏不同。讯其耆老,云:王无姓,名齐杖摩。其屋以草覆之。王所坐塔,圆似佛塔,以金饰之,门皆东开,坐亦东向。大唐贞观中,遣使奉表,以金函盛之。又献金榼、金锁、宝带、犀、象、海物等数十品。

瞻博部汇考〈瞻婆〉

高宗显庆 年,瞻博国遣使献方物。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瞻博,或曰瞻婆。北距兢伽河。多野象群行。显庆中,遣使者入朝。

哥罗舍分部汇考

高宗显庆五年,哥罗舍分国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哥罗舍分者,在南海南,东堕和罗。修罗分者,在海北,东距真腊。其风俗大略相类,有君长,皆栅郛。二国胜兵二万。
按杜氏《通典》:哥罗舍分,在南海之南。其国地接堕和罗国。胜兵二万人。其王满越伽摩,大唐显庆五年,遣使朝贡。

修罗分部汇考

高宗显庆 年,修罗分国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修罗分者,在海北,东距真腊。其风俗大略相类,有君长,皆栅郛。二国胜兵二万。

甘毕部汇考

高宗显庆 年,甘毕国贡方物。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甘毕在南海上,东距环王,王名旃陀越摩,有胜兵五千。显庆中贡方物。

多摩苌部汇考

高宗显庆 年,多摩苌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多摩苌,东距婆凤,西多隆,南千支弗,北诃陵。地东西一月行,南北二十五日行。其王名骨利,诡云得大卵,剖之,获女子,美色,以为妻。俗无姓,婚姻不别同姓。王坐常东向。胜兵二万,有弓刀甲槊,无马。果有波那婆、宅护遮庵摩、石榴。其国经萨卢、都诃卢、君那卢、林邑诸国,乃得交州。显庆中贡方物。
按杜氏《通典》:多摩苌国居于海岛,东与婆凤,西与多隆,南与半攴跋《唐书》作千支弗〉,华言五山也,北与诃陵等国接。其国界东西可一月行,南北可二十五日行。其王之先,龙子也,名骨利。骨利得大鸟卵,剖之得一女子,容色殊妙,即以为妻。其王尸罗劬佣伊说,即其后也。大唐显庆中,遣使贡献。其俗无姓。王居以栅为城,以板为屋,坐狮子座,东向。衣物与林邑同。胜兵二万馀人。无马,有弓、刀、甲、槊。婚姻无同姓之别。其食器有铜、铁、金、银。所食尚酥、乳酪、沙糖、石蜜。其家畜有羖羊、水牛,野兽有獐、鹿等。死亡无丧服之制,以火焚其尸。其音乐略同天竺。有波那婆、宅护遮、庵磨、石榴等果,多甘蔗。从其国经萨卢都、思诃卢、君那卢、林邑等国,达于交州。

千支弗部汇考〈附婆岸国 舍跋若国 磨腊国〉

高宗显庆 年,千支弗等国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显庆中,婆岸、千支弗、舍跋若、磨腊四国并遣使入朝。千支在西南海中,本南天竺属国,亦曰半攴跋,若唐言五山也,北距多摩苌。
龙朔 年,千支弗遣使朝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云云。

名蔑部汇考

高宗龙朔 年,名蔑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名蔑,东接真陀桓,西俱游,南属海,北波剌。其地一月行,有州三十。以十二月为岁首。王衣朝霞、氎。赋二十取一。交易皆用金准直。其人短小,兄弟共娶一妻,妇总发为角,辨夫之多少。王号斯多题。龙朔初,使者来贡。
按杜氏《通典》:名蔑国,大唐贞观中通焉,在南海边,界周回可一月行。南阻大海,西俱游国,北波剌国,东陁洹国。户口极多。置三十州,不役属他国。有城郭、宫殿、楼橹,并用瓦木。以十二月为岁首。其物产有金、银、铜、铁、象牙、犀角,朝霞、朝云。其俗交易用金、银、朝霞等衣服。百姓二十而税一。五谷、蔬菜与中国不殊。

婆罗部汇考〈附婆罗公〉

高宗总章二年,婆罗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赤土西南入海,得婆罗。总章二年,其王旃达钵遣使者与环王使者偕朝。

仁宗延祐四年,婆罗公之民遇风飘至温州〈疑即婆罗〉。按《元史·仁宗本纪》:延祐四年十月戊午,海外婆罗公之民往贾海番,遇风涛,存者十四人漂至温州永嘉
县,敕江浙省资遣还乡。

成祖永乐三年,遣使至婆罗抚谕其王。
《明外史·婆罗传》:婆罗,又名文菜,东洋尽处,西洋所自起也。唐时有婆罗国,高宗时常入贡。永乐三年十月,遣使者赍玺书、綵币抚谕其王。
永乐四年,婆罗国东、西二王皆遣使入贡。
《明外史·婆罗传》:永乐四年十二月,其国东、西二王并使使奉表朝贡。明年又贡。其地负山海,而崇释教,恶杀喜施。禁食豕肉,犯者罪死。王薙发,裹金绣巾,佩双剑,出入徒步,从者二百馀人。有礼拜寺,每祭用牺。厥贡玳瑁、玛瑙、车渠、珠、白焦布、花焦布、降真香、黄蜡、黑小厮。万历时,为王者闽人也。或言郑和使婆罗,有闽人从之,因留居其地,其后人竟据其国而王之。邸旁有中国碑。王有金印一,篆文,上作兽形,言永乐朝所赐。民间嫁娶,必请此印印背上,以为荣。后佛郎机横,举兵来击。王率国人走入山谷中,放药水,流出,毒杀其人无算,王得返国。佛郎机遂犯吕宋。
《明会典》:婆罗国永乐四年,东王、西王各遣使朝贡,赐国王纻丝、纱罗共十六匹,织金大红锦手巾一副,王妃纻丝、纱罗共八匹,正副使并从人纻丝、纱罗并衣服、靴袜,贡物珍珠、玳瑁壳、白焦布、花焦布、降真香、黄蜡、黑小厮。
《明·一统志》:婆罗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四年国王遣其臣勿黎哥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珍珠、玳瑁、玛瑙、车渠。
《广东通志》:永乐四年,婆罗国东王、西王,各遣使来朝,以黑小厮充贡物,海语、圆目黄睛,性急专悫木食,如猿猱,近烟火泪目死,出暹罗。
婆罗国

图考


《三才图会》:婆罗国,其国男女皆佩刃而行,与人不睦即刺杀之,奔走他所。一月之内得获,则偿命。一月之外出者,不论。

室利佛逝部汇考〈尸利佛誓〉

高宗咸亨 年,室利佛逝遣使朝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室利佛逝,一曰尸利佛誓。过军徒弄山二千里,地东西千里,南北四千里而远。有城十四,以二国分总。西曰郎婆露斯。多金、汞砂、龙脑。夏至立八尺表,影在表南二尺五寸。国多男子。有橐它,豹文而犀角,以乘且耕,名曰它牛豹。又有兽类野豕,角如山羊,名曰雩,肉味美,以馈膳。其王号曷蜜多。咸亨至开元间,数遣使者朝。
元宗开元 年,室利佛逝入贡,册封为宾义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室利佛逝,开元间,表为边吏侵掠,有诏广州抚慰。又献侏儒、僧秪女各二及歌舞。官使者为折冲,以其王为左威卫大将军,赐紫袍、金钿带。后遣子入献,诏宴于曲江,宰相会,册封宾义王,授右金吾卫大将军,还之。

骠国部汇考〈朱波 突罗朱阇婆〉

德宗贞元 年,骠国遣使贡其国乐。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骠,古朱波也,自号突罗朱,阇婆国人曰徒里拙。在永昌南二千里,去京师万四千里。东陆真腊,西接东天竺,西南堕和罗,南属海,北南诏。地长三千里,广五千里,东北袤长,属羊苴咩城。属国十八:曰迦罗婆提,曰摩礼乌特,曰迦梨迦,曰半地,曰弥臣,曰坤郎,曰偈奴,曰罗聿,曰佛代,曰渠论,曰婆梨,曰偈陀,曰多归,曰摩曳,馀即舍卫、瞻婆、阇婆也。凡镇城九:曰道林王,曰悉利移,曰三陀,曰弥诺道立,曰突旻,曰帝偈,曰达梨谋,曰乾唐,曰末浦。凡部落二百九十八,以名见者三十二:曰万公,曰充惹,曰罗君潜,曰弥绰,曰道双,曰道瓮,曰道勿,曰夜半,曰不恶夺,曰莫音,曰伽龙睒,曰阿梨吉,曰阿梨阇,曰阿梨忙,曰达磨,曰求潘,曰僧塔,曰提梨郎,曰望腾,曰担泊,曰禄乌,曰乏毛,曰僧伽,曰提追,曰阿末逻,曰逝越,曰腾陵,曰欧咩,曰砖罗婆提,曰禄羽,曰陋蛮,曰磨地勃。繇弥臣至坤朗,又有小昆崙部,王名茫悉越,俗与弥臣同。繇坤朗至禄羽,有大昆崙王国,王名思利泊婆难多珊那。川原大于弥臣。繇昆崙小王所居,半日行至磨地勃栅,海行五月至佛代国。有江,支流三百六十。其王名思利些弥他。有川名思利毗离芮。土多异香。北有市,诸国估舶所凑,越海即阇婆也。十五日行,踰二大山,一曰正迷,一曰射鞮,有国,其王名思利摩诃罗阇,俗与佛代同。经多茸补逻川至阇婆,八日行至婆贿伽卢,国土热,衢路植椰子、槟榔,仰不见日。王居以金为甓,厨覆银瓦,爨香木,堂饰明珠。有二池,以金为堤,舟楫皆饰金宝。骠王姓困没长,名摩罗惹。其相名曰摩诃思那。王出,舆以金绳床,远则乘象。嫔史数百人。青甓为圆城,周百六十里,有十二门,四隅作浮图,民皆居中,铅锡为瓦,荔支为材。俗恶杀。拜以手抱臂稽颡为恭。明天文,喜佛法。有百寺,琉璃为甓,错以金银,丹彩紫矿涂地,覆以锦罽,王居亦如之。民七岁祝发止寺,至二十有不达其法,复为民。衣用白氎、朝霞,以蚕帛伤生不敢衣。戴金花冠、翠冒,络以杂珠。王宫设金银二钟,寇至,焚香击之,以占吉凶。有巨白象,高百尺,讼者焚香跪象前,自思是非而退。有灾疫,王亦焚香对象跪,自咎。无桎梏,有罪者束五竹捶背,重者五、轻者三,杀人则死。土宜菽、粟、稻、粱,蔗大若胫,以金银为钱,形如半月,号登伽佗,亦曰足弹陀。无膏油,以蜡杂香代炷。与诸蛮市,以江猪、白氎、琉璃罂缶相易。妇人当顶作高髻,饰银珠琲,衣青裟裙,披罗段;行持扇,贵家者傍至五六。近城有沙山不毛,地亦与波斯、婆罗门接,距西舍利城二十日行。西舍利者,中天竺也。南诏以兵彊地接,常羁制之。贞元中,王雍羌闻南诏归唐,有内附心,异牟寻遣使杨加明诣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请献夷中歌曲,且令骠国进乐人。于是皋作《南诏奉圣乐》,用正律黄钟之均。宫、徵一变,象西南顺也;角、羽终变,象戎夷革心也。舞六成,工六十四人,赞引二人,序曲二十八叠,舞南诏奉圣乐字。舞人十六,执羽翟,以四为列。舞南字,歌《圣主无为化》;舞诏字,歌《南诏朝天乐》;舞奉字,歌《海宇修文化》;舞圣字,歌《雨露覃无外》;舞乐字,歌《辟土丁零塞》。皆一章三叠而成。舞者初定,执羽,箫、鼓等奏散序一叠,次奏第二叠,四行,赞引以序入。将终,雷鼓作于四隅,舞者皆拜,金声作而起,执羽稽首,以象朝觐。每拜跪,节以钲鼓。次奏拍序一叠,舞者分左右舞,每四拍,揖羽稽首,拍终,舞者拜,复奏一叠,蹈舞抃揖,以合南字。字成伦终,舞者北面跪歌,导以丝竹。歌已,俯伏,钲作,复揖舞。馀字皆如之,唯圣字词末皆恭揖,以明奉圣。每一字,曲三叠,名为五成。次急奏一叠,四十八人分行罄折,象将臣禦边也。字舞毕,舞者十六人为四列,又舞《辟四门》之舞。遽舞入遍两叠,与鼓吹合节,进舞三,退舞三,以象三才、三统。舞终,皆稽首逡巡。又一人舞《亿万寿》之舞,歌《天南滇越俗》四章,歌舞七叠六成而终。七者,火之成数,象天子南面生成之恩。六者,坤数,象西南向化。凡乐三十,工百九十六人,分四部:一、龟兹部,二、大鼓部,三、胡部,四、军乐部。龟兹部,有羯鼓、揩鼓、腰鼓、鸡娄鼓、短笛、大小觱篥、拍板,皆八;长短箫、横笛、方响、大铜钹、贝,皆四。凡工八十八人,分四列,属舞筵四隅,以合节鼓。大鼓部,以四为列,凡二十四,居龟玆部前。胡部,有筝、大小箜篌、五弦琵琶、笙、横笛、短笛、拍板,皆八;大小觱篥,皆四。工七十二人,分四列,属舞筵之隅,以导歌咏。军乐部,金铙、金铎,皆二;挏鼓、金钲,皆四。钲、鼓,金饰盖,垂流苏。工十二人,服南诏服,立《辟四门》舞筵四隅,节拜合乐。又十六人,画半臂,执挏鼓,四人为列。舞人服南诏衣、绛裙襦、黑头囊、金祛苴、画皮靴,首饰袾额,冠金宝花鬘,襦上复加画半臂。执羽翟舞,俯仰,以象朝拜;裙襦画鸟兽草木,文以八綵杂华,以象庶物咸遂;羽葆四垂,以象天无不覆;正方布位,以象地无不载;分四列,以象四气;舞为五字,以象五行;秉羽翟,以象文德;节鼓,以象号令远布;振以铎,明采诗之义;用龟兹等乐,以象远夷悦服。钲鼓则古者振旅献捷之乐也。黄钟,君声,配运为土,明土德常盛。黄钟得《乾》初九,自为其宫,则林钟四律以正声应之,象大君南面提天统于上,乾道明也。林钟得《坤》初六,其位西南,西南感至化于下,坤体顺也。太簇得《乾》九二,是为人统,天地正而三才通,故次应以太簇。三才既通,南吕复以羽声应之。南吕,西方金也;羽,北方水也。金、水悦而应乎时,以象西戎、北狄悦服。然后姑洗以角音终之。姑,故也;洗,濯也。以象南诏背吐蕃归化,洗过日新。皋以五宫异用,独唱殊音,复述《五均谱》,分金石之节奏:一曰黄钟,宫之宫,军士歌《奉圣乐》者用之。舞人服南诏衣,秉翟俯伏拜抃,合南诏奉圣乐五字,唱词五,舞人乃易南方朝天之服,绛色,七节襦袖,节有青褾排衿,以象鸟翼。乐用龟兹、胡部,金钲、挏鼓、铙、贝、大鼓。二曰太簇,商之宫,女子歌《奉圣乐》者用之。合以管弦。若奏庭下,则独舞一曲。乐用龟兹、鼓、笛各四部,与胡部等合作。琵琶、笙、箜篌,皆八;大小觱篥、筝、五弦琵琶、长笛、短笛、方响,各四。居龟兹部前。次贝一人,大鼓十二分左右,馀皆坐奏。三曰姑洗,角之宫,应古律林钟为徵宫,女子歌《奉圣乐》者用之。舞者六十四人,饰罗綵襦袖,间以八采,曳云花履,首饰双凤、八卦、綵云、花鬘,执羽为拜抃之节。以林钟当地统,象岁功备、万物成也。双凤,明律吕之和也。八卦,明还相为用也。綵云,象气也。花鬘,象冠也。合奉圣乐三字,唱词三,表天下怀圣也。小女子字舞,则碧色襦袖,象角音主木;首饰巽卦,应姑洗之气;以六人略后,象六合一心也。乐用龟兹、胡部,其钲、挏、铙、铎,覆以綵盖,饰以花趺,上陈锦绮,垂流苏。按《瑞图》曰:王者有道,则仪凤在鼓。故羽葆鼓栖以凤凰,钲栖孔雀,铙、铎集以翔鹭,钲、挏顶足又饰南方鸟兽,明泽及飞走翔伏。钲、挏、铙、铎,皆二人执击之。贝及大鼓工伎之数,与军士《奉圣乐》同,而加鼓、笛四部。四曰林钟,徵之宫,敛拍单声,奏《奉圣乐》,丈夫一人独舞。乐用龟兹,鼓、笛每色四人。方响二,置龟兹部前。二隅有金钲,中植金铎二、贝二、铃钹二、大鼓十二分左右。五曰南吕,羽之宫,应古律黄钟为君之宫。乐用古黄钟方响一,大琵琶、五弦琵琶、大箜篌倍,黄钟觱篥、小觱篥、竽、笙、埙、篪、搊筝、轧筝、黄钟箫,笛倍。笛、节鼓、拍板等工皆一人,坐奏之。丝竹缓作,一人独唱,歌工复通唱军士《奉圣乐》词。雍羌亦遣弟悉利移城主舒难陀献其国乐,至成都,韦皋复谱次其声。以其舞容、乐器异常,乃图画以献。工器二十有二,其音八:金、贝、丝、竹、匏、革、牙、角。金二、贝一、丝七、竹二、匏二、革二、牙一、角二。铃钹四,制如龟兹部,周圆三寸,贯以韦,击磕应节。铁板二,长三寸五分,博二寸五分,面平,背有柄,系以韦,与铃钹皆饰绦纷,以花氎缕为蕊。螺贝四,大者可受一升,饰绦纷。有凤首箜篌二:其一长二尺,腹广七寸,凤首及项长二尺五寸,面饰虺皮,弦一十有四,项有轸,凤首外向;其一顶有绦,轸有鼍首。筝二:其一形如鼍,长四尺,有四足,虚腹,以鼍皮饰背,面及仰肩如琴,广七寸,腹阔八寸,尾长尺馀,卷上虚中,施关以张九弦,左右一十八柱;其一面饰彩花,傅以虺皮为别。有龙首琵琶一,如龟兹制,而项长二尺六寸馀,腹广六寸,二龙相向为首;有轸柱各三,弦随其数,两轸在项,一在颈,其覆形如师子。有云头琵琶一,形如前,面饰虺皮,四面有牙钉,以云为首,轸上有花象品字,三弦,覆手皆饰虺皮,刻捍拨为舞昆崙状而彩饰之。有大匏琴二,覆以半匏,皆彩画之,上加铜瓯。以竹为琴,作虺文横其上,长三尺馀,头曲如拱,长二寸,以绦系腹,穿瓯及匏本,可受二升。大弦应太簇,次弦应姑洗。有独弦匏琴,以斑竹为之,不加饰,刻木为虺首;张弦无轸,以弦系顶,有四柱如龟兹琵琶,弦应太簇。有小匏琴二,形如大匏琴,长二尺;大弦应南吕,次应应钟。有横笛二:一长尺馀,取其合律,去节无爪,以蜡实首,上加师子头,以牙为之,穴六以应黄钟商,备五音七声;又一,管唯加象首,律度与荀勖《笛谱》同,又与清商部钟声合。有两头笛二,长二尺八寸,中隔一节,节左右开冲气穴,两端皆分洞体为笛量。左端应太簇,管末三穴:一姑洗,二蕤宾,三夷则。右端应林钟,管末三穴:一南吕,二应钟,三大吕。下托指一穴,应清太簇。两洞体七穴,共备黄钟、林钟两均。有大匏笙二,皆十六管,左右各八,形如凤翼,大管长四尺八寸五分,馀管参差相次,制如笙管,形亦类凤翼,竹为簧,穿匏达本。上古八音,皆以木漆代之,用金为簧,无匏音,唯骠国得古制。又有小匏笙二,制如大笙,律应林钟商。有三面鼓二,形如酒缸,高二尺,首广下锐,上博七寸,底博四寸,腹广不过首,冒以虺皮,束三为一,碧绦约之,下当地则不冒,四面画骠国工伎执笙鼓以为饰。有小鼓四,制如腰鼓,长五寸,首广三寸五分,冒以虺皮,牙钉彩饰,无柄,摇之为乐节,引赞者皆执之。有牙笙,穿匏达本,漆之,上植二象牙代管,双簧皆应姑洗。有三角笙,亦穿匏达本,漆之,上植三牛角,一簧应姑洗,馀应南吕,角锐在下,穿匏达本,柄觜皆直。有两角笙,亦穿匏达本,上植二牛角,簧应姑洗,匏以彩饰。凡曲名十有二:一曰《佛印》,骠云《没驮弥》,国人及天竺歌以事王也。二曰《赞娑罗花》,骠云《陇莽第》,国人以花为衣服,能净其身也。三曰《白鸽》,骠云《答都》,美其飞止遂情也。四曰《白鹤游》,骠云《苏谩底哩》,谓翔则摩空,行则徐步也。五曰《斗羊胜》,骠云《来乃》。昔有人见二羊斗海岸,彊者则见,弱者入山,时人谓之来乃。来乃者,胜势也。六曰《龙首独琴》,骠云《弥思弥》,此一弦而五音备,象王一德以畜万邦也。七曰《禅定》,骠云《掣览诗》,谓离俗寂静也。七曲唱舞,皆律应黄钟商。八曰《甘蔗王》,骠云《遏思略》,谓佛教民如蔗之甘,皆悦其味也。九曰《孔雀王》,骠云《桃台》,谓毛采光华也。十曰《野鹅》,谓飞止必双,徒侣毕会也。十一曰《宴乐》,骠云聪纲摩》,谓时康宴会嘉也。十二曰《涤烦》,亦曰《笙舞》,骠云《扈那》,谓时涤烦暋,以此适情也。五曲律应黄钟两均:一黄钟商伊越调,一林钟商小植调。乐工皆昆崙,衣绛氎,朝霞为蔽膝,谓之裓。两肩加朝霞,络腋。足臂有金宝镮钏。冠金冠,左右珥珰,绦贯花鬘,珥双簪,散以毳。初奏乐,有赞者一人先导乐意,其舞容随曲。用人或二、或六、或四、或八、至十,皆珠冒,拜手稽首以终节。其乐五译而至,德宗授舒难陀太仆卿,遣还。开州刺史唐次述《骠国献乐颂》以献。太和六年,南诏掠其民三千,徙之柘东。
《续博物志》:骠国诸蛮并不养蚕,收娑罗木子,破其壳,中如柳絮,细织为幅,服之谓之娑罗笼段。

马留人部汇考


马留人,以唐时闻于中国。
《唐书·本纪》不载。按《南蛮传》:环王,本林邑也,其南大浦,有五铜柱,汉马援所植也。又有西屠夷,盖马援还,留不去者,才十户。隋末孳衍至三百,皆姓马,俗以其寓,故号马留人,与林邑分唐南境。
《闻见后录》《新唐史》:南诏语中,海岛溪峒间蛮人,马援南征留之不诛者,谓马留人。今世谓猴为马留,与其人形同耳。
《广东通志》:马人,本林邑蛮,随汉马援流寓铜柱,后随众来附者也。始十户,后孳衍至三百,皆姓马。其人深目猳喙散居峒落中,献岁时至军府听令,猺獞不与同群,自为一种。今亦不可复辩矣。唐韩愈诗:衙时龙户集上日,马人来谓元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