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顿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九十九卷目录

 狼牙修部汇考〈锡兰山〉
  梁〈武帝天监一则 普通一则 中大通一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二则 天顺一则〉
 婆利部汇考
  梁〈武帝天监一则 普通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柯枝部汇考〈盘盘〉
  梁〈武帝大通一则 中大通四则 大同一则 简文帝大宝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明〈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阿丹部汇考〈丹丹〉
  梁〈武帝中大通一则 大同一则〉
  唐〈高宗乾封一则〉
  明〈成祖永乐二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阿丹部纪事
 顿逊部汇考〈典逊〉
  梁〈总一则〉
  图考〈一则〉
 毗骞部汇考〈附诸薄国 马五洲〉
  梁〈总一则〉
 自然洲部汇考
  梁〈总一则〉

边裔典第九十九卷

狼牙修部汇考〈锡兰山〉

武帝天监十四年,狼牙修国遣使入贡。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十四年九月,狼牙修国遣使献方物。按《狼牙修传》:狼牙修国,在南海中。其界东西三十日行,南北二十日行,去广州二万四千里。土气物产与扶南略同,偏多沈婆律香等。其俗男女皆袒而被发,以吉贝为干缦。其王及贵臣乃加云霞布覆胛,以金绳为络带,金环贯耳。女子则被布,以璎珞绕身。其国累塼为城,重门楼阁。王出乘象,有幡毦旗鼓,罩白盖,兵卫甚设。国人说,立国以来四百馀年,后嗣衰弱,王族有贤者,国人归之。王闻知,乃加囚执,其锁无故自断,王以为神,因不敢害,乃斥逐出境,遂奔天竺,妻以长女。俄而狼牙王死,大臣迎还为王。二十馀年死,子婆伽达多立。天监十四年,遣使阿撤多奉表曰:大吉天子足下:离淫怒痴,哀悯众生,慈心无量。端严相好,身光明朗,如水中月,普照十方。眉间白毫,其白如雪,其色照耀,亦如月光。诸天善神之所供养,以垂正法宝,梵行众增,庄严都邑。城阁高峻,如乾陁山。楼观罗列,道途平正。人民炽盛,快乐安稳。著种种衣,犹如天服。于一切国,为极尊胜。天王悯念群生,民人安乐,慈心深广,律仪清净,正法化治,供养三宝,名称宣扬,布满世界,百姓乐见,如月初生。譬如梵王,世界之主,人天一切,莫不归依。敬礼大吉天子足下,犹如现前,忝承先业,庆嘉无量。今遣使问讯大意。欲自往,复畏大海风波不达。今奉薄献,愿大家曲垂领纳。
普通四年十二月,狼牙修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中大通三年九月,狼牙修国奉表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成祖永乐九年,中使郑和至锡兰山,其王劫和舟,和以兵攻,拔其城,擒其王及其妻子,献俘于朝。诏释归,择其族之贤者,册封为王。
《明外史·锡兰山传》:锡兰山,或言即古狼牙修。梁时曾通中国。自苏门荅剌顺风十二昼夜可达。永乐中,郑和使西洋至其地,其王亚烈苦奈儿欲害和,和觉,去之他国。其王又不睦邻境,屡邀劫往来使臣,诸蕃皆苦之。及和归,复经其地,乃诱和至国中,发兵五万劫和舟,且塞归路。和乃率部卒二千,由间道乘虚攻拔其城,生擒亚烈苦奈儿及妻子、头目,献俘于朝。廷臣请行戮,帝悯其无知,并妻子皆释,且给以衣食。命择其族之贤者立之。诸俘囚咸称耶把乃那贤,乃遣使赍印诰,封为王,其旧王亦遣归。自是海外诸蕃益服天子威德,贡使载道,而其王遂屡入贡。
《明会典》:锡兰山国,永乐九年,遣使谕西洋诸国,归经锡兰山,其国王亚烈苦奈儿发兵绝我归路。使者袭其城,生擒国王及家属,献于朝,命释之,择立其属之贤者。十年封耶巴乃那为王。正统十年、天顺三年遣使来贡,贡物宝石、珊瑚、水晶、金戒指、撒哈剌、西洋细布、乳香、木香、树香、土檀香、没药、硫黄、藤竭、芦荟、乌木、胡椒、碗石、象,锡兰山国筵宴二次,使臣回至广东布政司管待一次。
《广东通志》:锡兰山国,古狼牙修也,自苏门荅剌顺风十二昼夜可至,其国,地广人稠,货物多聚,亚于瓜哇。中有高山,上产鸦鹘、宝石,每遇大雨,冲流山下沙中拾取之。隋常骏至林邑极西望见焉。番语谓高山为锡兰,因名。相传释迦从翠蓝屿来屿,在龙涎西北五昼夜程,登此山,犹存足迹,山下有寺,中贮释迦涅槃真身,侧卧及舍利子。狼牙修国,梁时通焉。在南海中,其界东西三十日行,南北二十日行,北去广州二万四千里,恐即此国。永乐七年诏谕其王亚烈苦奈儿,遣太监郑和等赍诏敕金银、供器,綵妆、织金、宝幡、布施于寺,及建石碑,赏赐国王、头目有差。亚烈苦奈儿负固不恭,谋害舟师。和即潜备先发制之,使众衔枚疾走,夜半闻炮则奋击而入,生擒其王。永乐九年,归献阙下,上命择其支属贤者立之。礼部言询其国人,皆谓耶巴乃那贤。十年九月,遂遣使赍诏及诰印封之,诰曰:朕统承先皇帝鸿业,抚驭华彝,嘉与万方同臻至治。锡兰山亚烈苦奈儿近处海岛,素蓄祸心,毒虐下人,结怨邻境。朕常遣使诏谕诸番国,至锡兰山,其亚烈苦奈儿敢违天道,傲慢弗恭,逞其凶逆,谋杀朝使。天厌其恶,遄被擒俘。朕念国中军民皆朕赤子,命简贤能为之统属。尔耶巴乃那修德好善,为众所推,今特封尔为锡兰山国王,于戏惟诚敬可以立身,惟仁厚可以抚众,惟忠可以事上,惟信可以睦邻。尔其钦朕命,永崇天道,无怠、无骄。暨子孙世享无疆之福,钦哉。时群臣皆请诛亚烈苦奈儿,上曰:蛮彝负固不足深诛。遂赦之,亦遣归,时国人立不剌葛麻巴思剌查为王,诏谕使逊位。锡兰山疆域在西洋,与柯枝国对峙,南以别罗里为界,自别罗里南去顺风七昼夜可至溜山洋国,十昼夜可至古里国,二十一昼夜可至卜剌哇国,柯枝,接大小葛兰二国。山连赤土,上自小葛兰顺风二十昼夜可至木骨都束国,自古里顺风十昼夜可至忽鲁谟斯国,二十昼夜可至剌撒国,二十二昼夜可至阿丹国,又自忽鲁谟斯四十昼夜可至天方国,乃西洋之尽处也。贡物象、宝石、珊瑚、水晶、金戒指、撒哈喇、乳香、木香、土檀香、没药、西洋细布、藤竭、芦荟、硫磺、乌木、胡椒、碗石,使回,令于广东布政司管待。
宣宗宣德五年,遣郑和抚谕。
《明外史·锡兰山传》:宣德五年,郑和抚谕其国。宣德八年,锡兰山遣使来贡。
《明外史·锡兰山传》:宣德八年,王不剌葛麻巴忽剌批遣使来贡。
英宗正统元年,锡兰山使者归,赐敕谕之。
《明外史·锡兰山传》:正统元年,命附瓜哇贡舶归,赐敕谕之。
正统十年,锡兰山入贡。
《明外史·锡兰山传》:正统十年,偕满剌加使者来贡。按《明·一统志》:锡兰山国前代无考,相传其国有巨人足迹。本朝永乐十年,诏谕其国王不剌葛麻巴思剌查,正统十年,国王遣其臣耶把剌谟的里哑等来朝,并贡方物。
天顺三年,锡兰山嗣王遣使来贡。
《明外史·锡兰山传》:天顺三年,王葛力生夏剌昔利把交剌惹遣使来贡。嗣后不复至。其国,地广人稠,货物多聚,亚于瓜哇。东南海中有山三四座,总名曰翠蓝屿。大小七门,门皆可通舟。中一山尤高大,番名梭笃蛮山。其人皆巢居穴处,赤身髡发。相传释迦佛昔经此山,浴于水,或窃其架裟,佛誓云:后有穿衣者,必烂其皮肉。自是,寸布挂身辄发疮毒,故男女皆裸体。但纫木叶蔽其前后,故又名裸形国。地不生谷,惟啖鱼虾及山芋、波罗蜜、芭蕉实之属。自此山西行七日,见鹦哥嘴山。又二三日抵佛堂山,即入锡兰国境。海边山石上有一足迹,长三尺许。故老云,佛从翠蓝屿来,践此,故足迹尚存。中有浅水,四时不乾,人皆手蘸拭目洗面,曰佛水清净。山下僧寺有释迦真身,侧卧床上。旁有佛牙及舍利,相传佛涅槃处也。其寝座以沉香为之,饰以诸色宝石,庄严甚。丽王所居侧有大山,高出云汉。其巅有巨人足迹,入石深二尺,长八尺馀,云是盘古遗迹。此山产红雅姑、青雅姑、黄雅姑、昔剌泥、窟没蓝等诸色宝石。每大雨,冲流山下,土人竞拾之。海旁有浮沙,珠蚌聚其内,光彩潋滟。王使人捞取,置之池,蚌烂而取其珠,故其国珠宝特富。王,琐里国人。崇释教,重牛,日取牛粪烧灰涂其体,又调之以水,遍涂地上,乃礼佛。手足直舒,腹贴于地以为敬,王及庶民皆如之。不食牛肉,止食其乳,死则瘗之,有杀牛者,罪至死。气候常热,米粟丰足,民富饶,然不喜啖饭。欲啖,则于暗室,不令人见。男子裸上体,下围以布,遍体皆毫毛,悉薙去,惟发不薙。所贡物有珠、珊瑚、宝石、水晶、撒哈喇、西洋布、乳香、木香、树香、檀香、没药、硫磺、藤竭、芦荟、乌木、胡椒、碗石、驯象之属。按《瀛涯胜览》:锡兰在大海中,有翠蓝山,山有三四高大者,曰梭笃蛮。自帽山东南乘东北风三日方至,人皆穴居。不问男女俱裸,若野兽然。无稻而食芊,芭蕉子、波罗蜜之类、或鱼虾。布略蔽身,必生烂疮。昔佛渡海至此,解衣而浴,土人窃之,佛咒而然,盖附会语也。俗云赤卵坞此地是已。又西海行七八日见莺哥嘴山,又三二日至佛堂山,始为锡兰国。泊舟,曰:副罗里。滨海山麓磐石隐然,足迹尚存,长可二尺。传云佛足至此也,其迹有泉,不涸,人蘸之拭面目,曰佛清净,盖民俗之谬也。寺有卧佛榻,沉香为之,饰以八宝,华丽鲜侔,佛牙、舍利子,俱存于寺,所谓涅槃,其地是已。又西北陆行五十里始至王居,王锁里人也。尚释重象牛,煅牛粪灰遍体涂之,牛则饮其乳而不食其肉,死瘗之。有杀者死刑,或赎以牛头金。王宫民居旦必调牛粪涂地,而礼佛。王都,大山侵云,石有巨迹,深二尺,馀长八尺。传云祖阿聃生人足迹即盘古也。地广人稠,亚于瓜哇,国富饶。民上裸下帨,加以压腰,须毫皆剃,留发首布缠之,遭父丧则须毫不剃。女椎髻于后,下亦萦白布,隐潜饮食不令人见也,膳必酥乳、槟榔不绝口。死者火之而葬,其骨厥。产鸦、忽有青红黄三色青朱蓝,不昔剌泥窟没蓝石二种,出于沙中,山被水冲流下则有之。海洲日映光浮乃蚌珠气也。为池间二三年寘蚌于池,有司守之,珠可淘取。有稻、芝麻、菉豆,无麦,多椰子果,有芭蕉子,波罗蜜、甘蔗、瓜蔬、牛、羊、鸡、鸭亦有,市用金钱,重一分六釐,重中国麝香、绮、縠綵、绢、青磁器、铜钱、樟脑,厥贡珠宝石。

婆利部汇考

武帝天监十六年,婆利遣使入贡。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十六年八月,婆利国遣使献方物。按《婆利本传》:婆利国,在广州东南海中洲上,去广州二月日行。国界东西五十日行,南北二十日行。有一百三十六聚。土气暑热,如中国之盛夏。谷一岁再熟,草木尝荣。海出文螺、紫贝。有石名蚶贝罗,初采之柔软,及刻削为物乾之,遂大坚彊。其国人披吉贝如帕,及为都缦。王乃用班丝布,以璎珞绕身,头著金冠高尺馀,形如弁,缀以七宝之饰,带金装剑,偏坐金高坐,以银蹬支足。侍女皆为金花杂宝之饰,或持白毦拂及孔雀扇。王出,以象驾舆,舆以杂香为之,上施羽盖珠帘,其导从吹螺击鼓。王姓憍陈如,自古未通中国。问其先及年数,不能记焉,而言白净王夫人即其国女也。天监十六年,遣使奉表曰:伏承圣王信重三宝,兴立塔寺,校饰庄严,周遍国土。四衢平坦,清净无秽;台殿罗列,状若天宫;壮丽微妙,世无与等。圣主出时,四兵具足,羽仪导从,布满左右。都人士女,丽服光饰。市廛丰富,充积珍宝。王法清整,无相侵夺。学徒皆至,三乘竞集。敷说正法,云布雨润。四海流通,交会万国。长江眇漫,清冷深广。有生咸资,莫能消秽。阴阳和畅,灾厉不作。大梁扬都圣王无等,临覆上国,有大慈悲,子育万民。平等忍辱,怨亲无二。加以周穷,无所藏积。靡不照烛,如日之明;无不受乐,犹如净月。宰辅贤良,群臣贞信,尽忠奉上,心无异想。伏惟皇帝是我真佛,臣是婆利国主,今敬稽首礼圣王足下,惟愿大王知我此心。此心久矣,非适今也。山海阻远,无缘自达,今故遣使献金席等,表此丹诚。
普通三年,婆利遣使入贡。
《梁书·武帝本纪》:普通三年五月,婆利国遣使献方物。按《婆利本传》:普通三年,其王频伽复遣使珠贝智贡白鹦鹉、青虫、兜鍪、琉璃器、吉贝、螺杯、杂香、药等数十种。

炀帝大业十二年,婆利遣使入贡。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婆利本传》:婆利国,自交阯浮海,南过赤土、丹丹,乃至其国。国界东西四月行,南北四十五日行。王姓刹利邪伽,名护滥那婆。官曰独诃邪挐,次曰独诃氏挐。国人善投轮刀,其大如镜,中有窍,外锋如锯,远以投人,无不中。其馀兵器,与中国略同。俗类真腊,物产同于林邑。其杀人及盗,截其手,奸者锁其足,期年而止。祭祀必以月晦,盘贮酒肴,浮之流水。每十一月,必设大祭。海出珊瑚。有鸟名舍利,解人语。大业十二年,遣使朝贡,后遂绝。于时南荒有丹丹、盘盘二国,亦来贡方物,其风俗物产,大抵相类云。
《唐书·南蛮传》:婆利者,直环王东南,自交州汎海,历赤土、丹丹诸国乃至。地大洲,多马,亦号马礼。袤长数千里。多火珠,大者如鸡卵,圆白,照数尺,日中以艾藉珠,辄火出。产玳瑁、文螺;石蚶,初取柔可治,既镂刻即坚。有舍利鸟,通人言。俗黑身,朱发而拳,鹰爪兽牙,穿耳傅珰,以古具横一幅缭于腰。古贝,草也,缉其花为布,粗曰贝,精曰氎。俗以夜为市,自掩其面。王姓刹利邪伽,名护路那婆,世居位。缭班丝贝,缀珠为饰。坐金榻,左右持白拂、孔雀翣。出以象驾车,羽盖珠箔,鸣金、击鼓、吹蠡为乐。其东即罗刹也,与婆利同俗。隋炀帝遣常骏使赤土,遂通中国。

柯枝部汇考〈盘盘〉

武帝大通元年,盘盘国遣使入贡。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盘盘本传》:盘盘国,宋文帝元嘉,孝武孝建、大明中,并遣使贡献。大通元年,其王使使奉表曰:扬州阎浮提震旦天子:万善庄严,一切恭敬,犹如天净无云,明耀满目;天子身心清净,亦复如是。道俗济济,并蒙圣王光化,济度一切,永作舟航,臣闻之庆善。我等至诚敬礼常胜天子足下,稽首问讯。今奉薄献,愿垂哀受。
中大通元年十二月,盘盘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按《盘盘本传》:中大通元年五月,累遣使贡牙像及塔,并献沉檀等香数十种。中大通四年夏四月,盘盘国遣使献方物。
中大通五年九月,盘盘国遣使献方物。
按以上《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中大通六年,盘盘国复遣使入献。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盘盘本传》:六年八月,复使送菩提国真舍利及画塔,并献菩提树叶、詹糖等香。
大同六年八月,盘盘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简文帝大宝二年九月,盘盘国献驯象。
《梁书·简文帝本纪》不载。按《元帝本纪》云云。

太宗贞观 年,盘盘国遣使来献。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盘盘,在南海曲,北距环王,限少海,与狼牙修接,自交州海行四十日乃至。王曰杨粟翨。其民濒水居,比木为栅,石为矢镞。王坐金龙大榻,诸大人见王,交手抱肩以跽。其臣曰㪍郎索滥,曰昆崙帝也,曰昆崙勃和,曰昆崙㪍谛索甘,亦曰古龙。古龙者,昆崙声近耳。在外曰那延,犹中国刺史也。有佛、道士祠,僧食肉,不饮酒,道士谓为贪,不食酒肉。贞观中,再遣使朝。其东南有哥罗,一曰个罗,亦曰哥罗富沙罗。王姓矢利波罗,名米失钵罗。累石为城,楼阙宫室茨以草。州二十四。其兵有弓矢槊殳,以孔雀羽饰纛。每战,以百象为一队,一象百人,鞍若槛,四人执弓槊在中。赋率输银二铢。无丝纻,惟古贝。畜多牛少马。非有官不束发。凡嫁娶,纳槟榔为礼,多至二百盘。妇已嫁,从夫姓。乐有琵琶、横笛、铜钹、铁鼓、蠡。死者焚之,取烬贮金罂沉之海。东南有拘蒌密,海行一月至。南距婆利,行十日至。东距不述,行五日至。西北距文单,行六日至。与赤土、堕和罗同俗。永徽中,献五色鹦鹉。

成祖永乐元年,遣中官抚谕柯枝国,赐之丝币。
《明外史·柯枝传》:柯枝,或言即古盘盘国。宋、梁、隋、唐皆入贡。自小葛兰西北行,顺风一日夜可至。永乐元年,遣中官尹庆赍诏抚谕其国,赐以销金帐幔、织金文绮、綵帛及华盖。
永乐二年,柯枝国来贡方物。
《明·一统志》:柯枝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二年,国王可亦里遣其臣完者答儿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胡椒、苏木。
永乐九年,柯枝遣使入贡。
《明外史·柯枝传》:永乐六年,复命郑和使其国。九年,王亦可里遣使入贡。
永乐十年,赐柯枝王印诰,封其国中之山,勒碑山上。按《明外史·柯枝传》:永乐十年,郑和再使其国,连二岁入贡。其使者请赐印诰,封其国中之山。帝遣郑和赍印赐其王,因撰碑文,命勒石山上。其词曰:王化与天地流通,凡覆载之内、举纳于甄陶者,体造化之仁也。盖天下无二理,生民无二心,忧戚喜乐之同情,安逸饱煖之同欲,奚有间于遐迩哉。任君民之寄者,当尽子民之道。《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肇域彼四海。《书》云: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朕君临天下,抚治华夷,一视同仁,无间彼此。盖推古圣帝明王之道,以合乎天地之心。远邦异域,咸欲使之各得其所,此闻风而慕化者,非一所也。柯枝国远在西南,钜海之滨,出诸蕃国之外,慕中华而欣王化久矣。命令之至,拳跽鼓舞,顺附如归,咸仰天而拜曰:何幸中国圣人之教,沾及于我。及数岁以来,国内丰穰,居有室庐,食饱鱼鳖,衣足布帛,老者慈幼,少者敬长,熙熙然而乐,陵厉争竞之习无有也。山无猛兽,溪绝恶鱼,海出奇珍,林产嘉禾,诸物繁盛,倍越寻常。暴风不兴,疾雨不作,札沴殄息,靡有害菑。诚王化之使然也。朕揆德薄,何能若是,非其长民者之所致欤。乃封可亦里为国王,锡以印章,俾抚治其民。并封其国中之山为镇国之山,勒碑其上,垂示无穷。而系以铭曰:截彼高山,作镇海邦,吐烟出云,为下国洪庞。时其雨旸,肃其烦歊,作彼丰穰。祛彼氛妖,庇于斯民,靡菑靡沴,室家胥庆。优游卒岁,山之崭兮,海之深矣,勒此铭诗,相为终始。自后,间岁入贡。
《明会典》:柯枝国,永乐间,使臣各六人,三日下程一次,羊一只、鹅二只、鸡四只、酒十瓶、面二十斤、米五斗、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宣宗宣德五年,复遣郑和抚谕其国。
《明外史·柯枝传》:宣德五年,复遣郑和抚谕其国。宣德八年,柯枝遣使来贡。
《明外史·柯枝传》:宣德八年,王可亦里遣使偕锡兰山诸国来贡。
英宗正统元年,遣柯枝使归,赐敕劳其王。
《明外史·柯枝传》:正统元年,遣其使者附瓜哇贡舶还国,赐敕劳王。其国与锡兰山对峙,中通古里国,界东大山,西南北皆大海。气候常热,田瘠少收,俗颇淳。筑室,用椰子树,即取其叶为苫覆屋上,雨不能漏。王,琐里人,尊释教。佛座四旁皆水沟,复穿一井。每旦鸣钟鼓,汲水灌佛,再三,始罗拜而退。人分五等:第一南昆,王族类;二回回,三哲地,皆富民;四革全,皆牙侩;最贱者曰木瓜。屋高不得过三尺。衣上不得过脐,下不得过膝。途遇南昆、哲地人,辄伏于地,俟其过乃起。盖极贫民,为人执贱役者。一岁中,二三月时有少雨,国人皆治舍储食物以俟。五六月间大雨不止,街市成河,七月始晴,八月后不复雨,岁岁皆然。地产诸谷,独无麦。诸畜亦皆有,惟无鹅与驴。
《嬴涯胜览》:柯枝东连大山,馀方皆濒海。自葛兰国海行船山西北一昼夜乃至其国。王亦琐里人首缠黄白布,上无衣,下萦綵帨,加以綵缎一匹系之,曰压腰。臣民服用稍与王同。屋用椰木及叶缉缀当瓦,如苫盖然。家造库藏,皆以避火盗。人有五等:南毗辈与王同类,祝发悬胫以线乃贵族一等也。回回人二等也,富有财者曰哲地,三等也,牙侩曰革全,四等也。卑贱者曰木瓜,五等也。木瓜业渔樵、习服荷,禁不许服长衣,滨海居屋高仅三尺,违者罪之。上衣不过脐,途遇南毗、哲地即伏而候过乃起。王尚浮屠,尊敬象牛。建寺范金为佛,青石结座,环以沟水,旁穿井,每旦鸣钟鼓汲泉,灌佛顶数回已,乃礼之有曰浊肌者,盖优婆夷之类,亦娶妻自胎发不剃、不栉,以酥挼辫,或十缕,或七八缕,垂于后。牛粪灰涂体,不衣而藤刺腰白缘,四手持大螺,常吹而行。其妻秪以小布蔽羞,随夫历人家,觅钱粟。气候热如夏,无霜雪,春雨即葺舍、储具。逮夏连雨,市陌成河,比屋不能出入。至七月始霁,八月望后始晴。至冬犹然,三月又雨。谚云:半年有雨,半年晴者是已。市用金银钱,金钱九成色,曰法南。计一分一釐,银钱仅如螺靥,曰荅儿,计四釐,每十五当金钱之一。婚丧各以类不等。厥产胡椒,往往种于圃,四百斤直金钱百文,银直五两。珠以分论,有米、粟、麻、豆、黍、稷、无麦,有象、马、牛、羊、犬、猫、鸡,无骡马暨鹅。

阿丹部汇考〈丹丹〉

武帝中大通二年,丹丹遣使入朝。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丹丹本传》:丹丹国,中大通二年,其王遣使奉表曰:伏承圣主至德仁治,信重三宝,佛法兴显,众僧殷集,法事日盛,威严整肃。朝望国执,慈悯苍生,八方六合,莫不归服。化邻诸天,非可言喻。不任庆善,若暂奉见尊足。谨奉送牙像及塔各二躯,并献火齐珠、吉贝、杂香药等。
大同元年二月,丹丹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按《丹丹本传》:大同元年,复遣使献金、银、琉璃、杂宝、香、药等物。

高宗乾封 年,单单遣使入贡。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单单,在振州东南,多罗磨之西,亦有州县。木多白檀。王姓刹利,名尸陵伽,日视事。有八大臣,号八坐。王以香涂身,冠杂宝璎,近行乘车,远乘象。战必吹蠡、击鼓。盗无轻重皆死。乾封、总章时,献方物。罗越者,北距海五千里,西南哥谷罗。商贾往来所凑集,俗与墯罗钵底同。岁乘船至广州,州必以闻。
按杜氏《通典》:丹丹国,隋时闻焉,在多罗磨国西北,振州东南。王姓刹利,名尸陵伽,理所可二万馀家,亦置州县以相统领。王每晨夕二时临朝。其大臣八人,号曰八座,并以婆罗门为之。王每以香粉涂身,冠通天冠,挂杂宝璎珞,身衣朝霞,足履皮屦,近则乘舆,远则驭象。其攻伐则吹蠡击鼓,兼有幡旗。其刑法,盗贼无多少皆杀之。土出金银、白檀、苏方木、槟榔。其谷唯稻。畜有羖羊、猪、鸡、鹅、鸭、獐、鹿,鸟有越鸟、孔雀,果蓏有蒲桃、石榴、瓜、瓠、菱、莲,菜有葱、蒜、蔓青。

成祖永乐九年,诏中使赐命阿丹国。
《瀛涯胜览》:阿丹国濒海,富饶,崇回回教,阿剌壁言语,情性强梗悍戾,有胜兵七八千,马步俱精,邻邦畏之,自古里国舟西行一月可至。永乐九年,诏中使赐命,其国王远迎谨甚,即谕其国人就互市。王顶金冠、衣黄袍、腰宝妆金带、礼拜则易白缠头,以金锦为顶,衣白袍,乘车列象而行。将领等冠服有差。民间男则缠头,衣撒哈剌锦,绣纻丝、细布,有靴鞋。妇人则长衣,顶珠冠、缨络耳,金厢宝环手,金宝镯钏足,亦有环丝帨金银器皿。绝胜赤金钱曰哺噜黎,重一钱。面有文红,铜钱曰哺噜厮,市易用之。气候温和,历无闰,以月出定月之大小。夜见月明日又为一月也。有善推步者,定某日春则花木开荣,某日秋则花木彫落,日月交蚀,风雨、潮汐无不验者,民居累石为壁,上覆以砖、或土,高至于四五尺。市肆熟食及绮帛书籍俱如中国,粒食多用酥糖蜜制,味极精美。厥产有米、麦、麻、豆、蔬菜果有万年枣、松子、杷担乾、葡萄、核桃、花红、石榴、桃、杏、之类,兽有象、驼牛、羊、鸡、鸭、犬、猫无猪鹅。羊则无角,颔垂短毛,有紫檀、蔷薇露、檐葡花,白葡萄、福鹿、青花白驼鸡。福鹿如骡,白首白眉,满体细间道青花如画。青花白驼鸡,如福鹿。麒麟,前足高九尺,馀后足六尺馀,项长头昂至一丈六尺,傍耳生二短肉角,牛尾,鹿身,食粟、豆饼,饵狮子形,类虎,黄黑毛钜,首阔口尾稍黑,其长如缨,声吼如雷,百兽见之皆伏厥。贡金厢宝带、珍珠、八宝金冠、鸦忽等各种宝石,地角、金叶表文。
永乐十四年,阿丹遣使入贡。
《明外史·阿丹传》:阿丹,在古里之西,顺风二十二昼夜可至。永乐十四年,遣使奉表贡方物。辞还,命郑和赍敕及綵币偕往赐之。自是,凡四入贡,天子亦厚加赐赉。
宣宗宣德五年,阿丹国遣使来贡。
《明外史·阿丹传》:宣德五年,海外诸蕃久缺贡,复命和赍敕宣谕。其王抹立克那思儿即遣使来贡。八年至京师。
宣德 年,定款待阿丹国使臣之数。
《明会典》:阿丹国,宣德间,使臣四人,三日下程一次,羊鹅鸡各一只,米三斗,面十斤,酒五瓶,果子四色饼二十个,疏菜厨料。
英宗正统元年,阿丹国贡使还国,后不复通贡。
《明外史·阿丹传》:正统元年,贡使始还。自后,天朝不复通使,远番贡使亦不至。前世梁、隋、唐时,并有丹丹国,或言即其地。地膏腴,饶粟麦。人性强悍,有马步锐卒七八千人,邻邦畏之。王及国人悉奉回回教。气候常和,岁不置闰。其定时之法,以月为准,如今夜见新月,明日即为月朔。四季不定,自有阴阳家推算。其日为春首,即有花开;其日为秋初,即有叶落;及日月交食、风雨潮汐,皆能预测。其王甚尊中国。闻宝船至,躬率部领来迎。入国宣诏讫,遍谕其下,尽出珍宝交易。永乐十九年,中官周姓者往,市得猫睛,重二钱许,珊瑚树高二尺者数株,及大珠、金珀、诸色雅姑异宝、麒麟、狮子、花猫、鹿、金钱豹、驼鸡、白鸠以归,他国所不及也。蔬果、畜产咸备,止无鹅与豕。市肆有书籍。工人所制金首饰,绝胜诸番。所少惟草木,国人皆垒石为居室。麒麟前足高九尺,后六尺,颈长丈六尺有二,短角,牛尾,鹿身,食粟豆饼饵。狮子形似虎,黑黄色无斑,首大、口广、尾尖,声吼若雷,百兽见之皆伏地。

阿丹部纪事

《明外史·阿丹传》:嘉靖时,制方丘朝日坛玉爵,购红黄玉于天方、哈密诸蕃,不可得。有通事言此玉产于阿丹,去土鲁番西南二千里,其地两山对峙,自为雌雄,或自鸣,请如永乐、宣德故事,赍重贿往购。帝从部议,已之。

顿逊部汇考〈典逊〉


顿逊国,梁时闻于中国。
《梁书·本纪》不载。按《海南诸国传》:顿逊国,在海崎上,地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并羁属扶南。按杜氏《通典》:顿逊国,梁时闻焉,〈一曰典逊〉。在海崎山上,地方千里。王并羁属扶南,北去扶南可三千里。其国之东界通交州,其西界接天竺及安息徼外诸国,贾人多至其国而互市焉。顿逊回入海中千馀里,涨海无涯岸,舶未曾得径过也。其市东西交会,日有万馀人,珍宝物货无种不有。又有酒树,似安石榴,采其花汁,停酒瓮中,数日成酒。出藿香,插枝便生,叶如都梁,以裛衣。国有区拨等花十馀种,冬夏不衰,日载数十车货之。其花,燥更芬馥,亦末为粉,以傅身焉。其俗又多鸟葬。将死,亲宾歌舞于郭外,有鸟如鹅,口鹦鹉而红色,飞来万许,家人避之,鸟食肉将尽乃去,烧其骨沉海中,以为上行人也,必生天。鸟若回翔不食,其人乃自悲,复以为己有秽,乃更就火葬,以为次行也。若不能生入火,又不被鸟食,以为下行也。
顿逊国

图考


《三才图会》:顿逊国,在海岛上。人将死,亲戚歌舞送于郭外,有鸟如鹅,飞来万数,家人避之,其鸟食肉尽乃去,即烧骨,沉水,谓之鸟葬。

毗骞部汇考〈附诸薄国 马五洲〉


毗骞,梁时闻于中国。
《梁书·本纪》不载。按《海南诸国传》: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又有毗骞国。
按杜氏《通典》:毗骞,梁时闻焉,在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去扶南八千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尺,头长三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王神圣,国中人善恶及将来事,王皆知之,是以无敢欺者,南方号曰长头王。国俗,有室屋衣服,啖粳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国。不受估客,有往来者亦杀而啖之,是以商旅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惟王不死。又传扶南东界即大涨,海中有大洲,洲上有诸薄国,国东有马五洲。

自然洲部汇考


自然洲,梁时闻于中国。
《梁书·本纪》不载。按《海南诸国传》:马五洲复东行涨海千馀里,至自然洲。其上有树生火中,洲左近人剥取其皮,纺绩作布,极得数尺以为手巾,与焦麻无异而色微青黑;若小有垢污,则投火中,复更精洁。或作灯炷,用之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