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三佛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九十八卷目录

 三佛齐部汇考一〈斤陁利 干陁利〉
  宋〈孝武帝孝建一则〉
  梁〈武帝天监二则〉
  宋〈太祖建隆三则 开宝四则 太宗太平兴国二则 雍熙一则 端拱二则 淳化一则 真宗咸平一则 大中祥符一则 天禧一则 仁宗天圣一则 神宗熙宁一则 元丰四则 哲宗元祐三则 绍圣二则 高宗绍兴二则 孝宗淳熙一则〉
  明〈太祖洪武六则 成祖永乐四则 仁宗洪熙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三佛齐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三佛齐土产考〉
  图考〈一则〉
 三佛齐部纪事
 三佛齐部杂录

边裔典第九十八卷

三佛齐部汇考一〈斤陁利 干陁利〉

孝武帝孝建二年秋八月,斤陁利国遣使献方物。按《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按《天竺传》:世祖孝建二年,斤陁利国王释婆罗那怜陁,遣长史竺留陁及多
献金银宝器。

武帝天监元年,干陁利国遣使献方物。按《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干陁利国,在南海洲上。其俗与林邑、扶南略同。出班布、吉贝、槟榔,槟
榔特精好,为诸国之极。宋孝武世,王释婆罗那怜陁遣长史竺留陁献金银宝器。天监元年,其王瞿昙修跋陁罗以四月八日梦见一僧,谓之曰:中国今有圣主,十年之后,佛法大兴。汝若遣使贡奉敬礼,则土地丰乐,商旅百倍;若不信我,则境土不得自安。修跋陁罗初未能信,既而又梦此僧曰:汝若不信我,当与汝往观之。乃于梦中来至中国,拜觐天子。既觉,心异之。陁罗本工画,乃写梦中所见高祖容质,饰以丹青,仍遣使并画工奉表献玉盘等物。使人既至,模写高祖形以还其国,比本画则符同焉。因盛以宝函,日加礼敬。
天监十七年夏五月,干陁利国遣使献方物。按《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跋陁死,子毗邪跋摩立。十七年,遣长史毗员跋摩奉表曰:常胜天子陛下:诸佛世尊,常乐安乐,六通三达,为世间尊,是名如来。应供正觉,遗形舍利,造诸塔像,庄严国土,如须弥山。邑居聚落,次第罗满,城郭馆宇,如忉利天宫。具足四兵,能伏怨敌。国土安乐,无诸患难,人民和善,受化正法,庆无不通。犹处雪山,流注雪水,八味清净,百川洋溢,周回屈曲,顺趋大海,一切众生,咸得受用。于诸国土,殊胜第一,是名震旦。大梁扬郡天子,仁荫四海,德合天心,虽人是天,降生护世,功德宝藏,救世大悲,为我尊生,威仪具足。是故至诚敬礼天子足下,稽首问讯。奉献金芙蓉、杂香、药等,愿垂纳受。普通元年,复遣使献方物。

太祖建隆元年九月,三佛齐国遣使贡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三佛齐国,盖南蛮之别种,与占城为邻,居真腊、阇婆之间,所管十五州。土产红藤、紫矿、笺沉香、槟榔、椰子。无缗钱,土俗以金银贸易诸物。四时之气,多热少寒,冬无霜雪。人用香油涂身。其地无麦,有米及青白豆,鸡鱼鹅鸭颇类中土。有花酒、椰子酒、槟榔酒、蜜酒,皆非曲糵所酝,饮之亦醉。乐有小琴、小鼓,昆崙奴踏曲为乐。国中文字用梵书,以其王指环为印,亦有中国文字,上章表即用焉。累甓为城,周数十里,用椰叶覆屋。人民散居城外,不输租赋,有所征伐,随时调发。立酋长率领,皆自备兵器粮糗。汎海使风二十日至广州。其王号詹卑,其国居人多蒲姓。唐天祐元年贡物,授其使都蕃长蒲诃栗立宁远将军。建隆元年九月,其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使李遮帝来朝贡。
按袁褧《枫窗小牍》:艺祖受命元年秋,三佛齐来贡。时尚不知皇宋受禅也。贡物有通天犀,中有形如龙擎一,盖其龙形腾上而尾少左向,其文即宋字也。真主受命岂偶然哉。艺祖即以此犀为带,每郊庙则系之。
《广东通志》:三佛齐国,古干陀利也,在占城之南,相距五日程居,真腊、瓜哇之间,所管十五州,其属国有单马令、凌牙、斯蓬、丰登、牙侬、细兰等国,其王号詹卑,其人多姓蒲。梁天监元年入贡,后绝。唐天祐初始通中国。宋建隆初,其王悉利胡大霞里遣使朝贡。建隆二年五月,三佛齐国来献方物。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二年夏,又遣使蒲蔑贡方物。是冬,其王室利乌耶遣使茶野伽、副使嘉末吒朝贡。其国号生留,王李犀林男迷日来亦遣使同至贡方物。
建隆三年春三月,三佛齐遣使来献。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三年春,室利乌耶又遣使李丽林、副使李鸦末、判官吒吒璧等来贡。回,赐以白犛牛尾、白磁器、银器、锦线鞍辔二副。
开宝四年四月,三佛齐国遣使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开宝四年,遣使李何末以水晶、火油来贡。
开宝五年四月,三佛齐国王释利乌耶遣使来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开宝七年三月,三佛齐国王遣使献方物。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七年,又贡象牙、乳香、蔷薇水、万岁枣、褊桃、白沙糖、水晶指环、琉璃瓶、珊瑚树。
开宝八年十二月,三佛齐国王遣使来献方物。按《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三佛齐传》:八年,又遣使蒲陁汉等贡方物,赐以冠带、器币。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三佛齐国遣使来。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太平兴国五年,其王夏池遣使茶龙眉来。是年,潮州言,三佛齐国蕃商李甫诲乘舶船载香药、犀角、象牙至海口,会风势不便,飘船六十日至潮州,其香药悉送广州。太平兴国八年,三佛齐国遣使入贡。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八年,其国王遐至遣使蒲押陁罗来贡水晶佛、锦布、犀牙、香药。
雍熙二年,三佛齐遣使入贡。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雍熙二年,舶主金花茶以方物来献。
端拱元年,三佛齐遣使入贡。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端拱元年,遣使蒲押陁黎贡方物。端拱二年十二月,三佛齐国遣使来贡。
《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淳化三年,三佛齐使者归国,以风信不利,复回乞诏谕本国,许之。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淳化三年冬,广州上言:蒲押陁黎前年自京回,闻本国为阇婆所侵,住南海凡一年。今春乘舶至占城,偶风信不利,复还。乞降诏谕本国。从之。
真宗咸平六年,三佛齐遣使入奏,以本国建寺祝圣寿,乞赐名及钟,许之。
《宋史·真宗本纪》:咸平六年十二月,三佛齐国来贡。
《三佛齐传》:咸平六年,其王思离味啰无呢佛麻

调华遣使李加排、副使无陁李南悲来贡,且言本国建佛寺以祝圣寿,愿赐名及钟。上嘉其意,诏以承天万寿为寺额,并铸钟以赐,授加排归德将军,无陁李南悲怀化将军。
大中祥符元年,三佛齐遣使入贡,许赴泰山陪位。
《宋史·真宗本纪》:元年,三佛齐国来贺。 按《三佛齐传》:大中祥符元年,其王思离麻啰皮遣使李眉地、副使蒲婆蓝、判官麻河勿来贡,许赴泰山陪位于朝觐坛,遣赐甚厚。
天禧元年,三佛齐遣使入贡,赐游太清寺、金明池,其王赐礼物奖之。
《宋史·真宗本纪》:天禧元年,三佛齐国来贡。 按《三佛齐传》:天禧元年,其王霞迟苏勿吒蒲迷遣使蒲谋西等奉金字表,贡真珠、象牙、梵夹经、昆崙奴,诏许谒会灵观,游太清寺、金明池。及还,赐其国诏书、礼物以慰奖之。
仁宗天圣六年,三佛齐遣使入贡,赐金带。
《宋史·仁宗本纪》:天圣元年,三佛齐国来贡。 按《三佛齐传》:天圣六年八月,其王室离叠华遣使蒲押陁罗歇及副使、判官亚加卢等来贡方物。旧制远国使人贡,赐以间金涂银带,时特以浑金带赐之。
神宗熙宁十年,三佛齐遣使入贡,诏加保顺慕化大将军。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熙宁十年,使大首领地华伽啰来,以为保顺慕化大将军,赐诏宠之,曰:吾以声教敷露方域,不限远迩,苟知夫忠义而来者,莫不锡之华爵,耀以美名,以宠异其国。尔悦慕皇化,浮海贡琛,吾用汝嘉,并超等秩,以昭忠义之劝。按《广东通志》:三佛齐国,熙宁十年,使大首领地华伽啰来以为保顺慕化大将军入见,以金莲花、贮珍珠、龙脑撒殿。
元丰三年,三佛齐遣使入贡,优赐遣归。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元丰中,使至者再,率以白金、真珠、婆律薰陆香备方物。广州受表入言,俟报,乃护至阙下。天子念其道里遥远,每优赐遣归。二年,赐钱六万四千缗、银一万五百两,官其使群陀毕罗为宁远将军,官陀旁亚里为保顺郎将。毕罗乞买金带、白金器物,及僧紫衣、师、牒,皆如所请给之。三年,广州南蕃纲首以其主管国事国王之女唐字书,寄龙脑及布与提举市舶孙迥,迥不敢受,言于朝。诏令估值输之官,悉市帛以报。
元丰五年,三佛齐遣使入贡,加将军郎将遣归。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五年,遣使皮袜、副使胡仙、判官地华加罗来,入见,以金莲花贮真珠、龙脑撒殿。官皮袜为怀远将军、胡仙加罗为郎将。加罗还至雍丘病死,赙以绢五十匹。
元丰六年,三佛齐遣使入贡,加将军郎将遣归。按《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三佛齐传》:六年,又以其使萨打华满为将军,副使罗悉沙文、判官悉理沙文为郎将。
元丰七年九月,三佛齐来贡。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哲宗元祐三年,三佛齐入贡。
《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元祐五年十二月,三佛齐入贡。
元祐六年十二月,三佛齐入贡。
按以上《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绍圣元年十月,三佛齐遣使入贡。
绍圣二年十二月,三佛齐入贡。
按以上《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高宗绍兴七年,三佛齐国入贡,诏加保顺慕化大将军。
《宋史·高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绍兴七年,三佛齐国乞进章奏赴阙朝见,诏许之。令广东经略司斟量,只许四十人到阙,进贡南珠、象齿、龙涎、珊瑚、琉璃、香药。诏补保顺慕化大将军、三佛齐国王,给赐鞍马、衣带、银器。赐使人宴于怀远驿。
绍兴二十六年,三佛齐遣使入贡,复以珠献,诏偿其直而收之。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二十六年二月,三佛齐国入贡。 按《三佛齐传》:绍兴二十六年,其王悉利麻霞啰陀遣使入贡。帝曰:远人向化,嘉其诚耳,非利乎方物也。其王复以珠献宰臣秦桧,时桧已死,诏偿其直而收之。
孝宗淳熙五年,三佛齐再入贡,赐之银币。
《宋史·孝宗本纪》:淳熙五年十二月,三佛齐国入贡。
《礼志》:淳熙五年,再入贡。计其直二万五千缗,回

赐绫锦罗绢等物、银二千五百两。 按《三佛齐传》:淳熙五年,复遣使贡方物,诏免赴阙,馆于泉州。

太祖洪武四年,三佛齐遣使朝贡。
《明外史·三佛齐传》:三佛齐,古名干陀利。宋孝武帝时,尝遣使奉贡。梁武帝时数至。宋名三佛齐,修贡不绝。洪武三年,太祖遣行人赵述诏谕其国。明年,其王马哈剌札八剌卜遣使奉金叶表,随入朝贡黑熊、火鸡、孔雀、五色鹦鹉、诸香、苾布、兜罗被诸物。诏赐《大统历》及锦绮有差。户部言其货舶至泉州,宜徵税,命勿徵。
《明会典》:洪武四年,赐国王大统历及綵缎、纱罗,使臣纱罗、綵缎有差。六年赐国王綵缎、纱罗二十四匹,正使三人各二匹,衣一套,副使二人各一匹,通使以下布帛有差。
《明·一统志》:三佛齐国,在占城国南,五日程,其朝贡自广东以达于京师。本南蛮别种,与占城为邻居,真腊、瓜哇之间,所管十五州,其属国有单马令、凌牙、斯蓬、丰登、牙侬、细兰等国。其王号詹卑,其人多姓蒲。唐天祐初始通中国。宋建隆初,其王悉利胡大霞里檀遣使朝贡,其后遣使入贡。明洪武四年,国王哈剌札八剌卜,遣其臣玉的力马罕亦里麻思,奉金字表来朝,并贡方物,遂朝贡不绝。
《文献通考》:三佛齐习水陆战,临敌敢死,伯于诸国。其国在海中,扼诸番舟车往来之喉咽,若商舶过不入辄出船合战,故诸国之舟辐辏。
《岛夷志》:男女椎髻,穿青绵布,系东冲布,喜洁净,故于水上架屋。
《广东通志》:南渡后,入贡不绝。明洪武二年二月,遣行人赵述使其国。四年,赵述还,国王马哈剌札八剌卜遣使随述奉金字表文来朝贡,赐大统历及织金纱罗、文绮。
洪武六年,三佛齐遣使朝贡。
《明外史·三佛齐传》:洪武六年,王怛麻沙那阿者遣使朝贡,又一表贺明年正旦。时其国有三王。
洪武七年,三佛齐遣使朝贡。
《明外史·三佛齐传》:洪武七年,王麻那哈宝林邦遣使来贡。洪武八年,三佛齐入贡,并招谕拂菻国同入贡。按《明外史·三佛齐传》:八年正月复入贡。九月,僧伽烈宇兰遣使,随招谕拂菻国朝使入贡。
《广东通志》:八年,复遣使从招谕拂菻国朝使来贡。洪武十年,三佛齐遣使入贡,诏封为国王,瓜哇邀杀朝使。
《明外史·三佛齐传》:洪武九年,怛麻沙那阿者卒,子麻那者巫里嗣。明年遣使贡犀牛、黑熊、火鸡、白猿、红绿鹦鹉、龟筒及丁香、米脑诸物。其使者言:嗣子不敢擅立,请命于朝。天子嘉其义,命使臣赍印,敕封为三佛齐国王。是时瓜哇强,已威服三佛齐而役属之,闻天朝封为国王与已埒,大怒,遣人诱朝使邀杀之。天子亦不能问罪,自是其国益衰,贡使遂绝。
《明会典》:洪武十年,给三佛齐王及使臣织金、綵缎、纱罗、靴袜等物有差。
《广东通志》:九年,其王卒,遣使奉表乞绍封,请印绶,命铸驼钮镀金银印赐之。十月,诏封其嗣子麻那者巫里为三佛齐国王,诏略曰:朕自混一区宇,尝遣使诏谕诸蕃,尔三佛齐国王怛麻沙那阿者即称臣入贡有年。今秋使者赍表至,知怛麻沙那阿者薨逝,尔麻那者巫里,以嫡子,当嗣王位,不敢擅立,请命于朝,可谓贤矣。朕嘉尔诚,是用遣使,赐以三佛齐国王之印,尔当善抚邦民,求为多福。
洪武三十年,瓜哇灭三佛齐,改名旧港,广东人梁道明据之。
《明外史·三佛齐传》:洪武三十年八月,礼官以诸蕃久缺贡,奏闻。帝曰:洪武初,诸蕃贡使不绝。迩者安南、占城、真腊、暹罗、瓜哇、大琉球、三佛齐、浡泥、彭亨、百花、苏门答剌、西洋等三十国,以胡惟庸作乱,三佛齐乃生间谍,绐我使臣至彼。瓜哇王闻知,遣人戒饬,礼送还朝。由是商旅阻遏,诸国之意不通。惟安南、占城、真腊、暹罗、大琉球朝贡如故,大琉球且遣子弟入学。凡诸番国使臣来者,皆以礼待之。我视诸国不薄,未知诸国心若何。今欲遣使瓜哇,恐三佛齐中途沮之。闻三佛齐本瓜哇属国,可述朕意,移咨暹罗,俾转达瓜哇。于是部臣移牒曰:自有天地以来,即有君臣上下之分,中国四裔之防。我朝混一之初,海外诸蕃,莫不来享。岂意胡惟庸谋乱,三佛齐遂生异心,绐我信使,肆行巧诈。我圣天子一以仁义待诸蕃,何诸蕃敢背大恩,失君臣之礼。倘天子震怒,遣偏将将十万之师,恭行天罚,易如反手,尔诸蕃何不思之甚。我圣天子尝曰:安南、占城、真腊、暹罗、大琉球皆修臣职,惟三佛齐梗我声教。彼以蕞尔之国,敢倔强不服,自取灭亡。尔暹罗恪守臣节,天朝眷礼有加,可转达瓜哇,合以大义告谕三佛齐,诚能省愆从善,则礼待如初。然是时瓜哇已破三佛齐,据其国,改其名曰旧港,三佛齐遂亡。国中大乱,瓜哇亦不能尽有其地,华人流寓者往往起而据之。有梁道明者,广州南海县人,久居其国,闽、粤军民泛海从之者数千家,遂推道明为首,雄视一方。会指挥孙铉使海外,遇其子,挟与俱来。
成祖永乐三年,梁道明等入朝贡方物。
《明外史·三佛齐传》:永乐三年,成祖以行人谭胜受与道明仝邑,命偕千户杨信等赍敕招之。道明及其党郑伯可随人朝,贡方物,受赐而还。
《广东通志》:永乐三年正月,遣行人谭胜受、千户杨信等,往旧港招抚广东逃民梁道明,胜受南海人,洪武癸酉乡贡进士,为临桂县丞。永乐元年二月壬子,以政最召为监察御史,后以事降行人,至是遣胜受及千户杨信等,往旧港招抚南海逃民梁道明等,以胜受乃其同乡故也。时道明挈家居于彼者累年,广东、福建军民从之者至数千人,惟道明为首。指挥孙铉尝使海南诸蕃,遇道明子及二奴挟与俱来奏闻,遂遣胜受等偕二奴赍敕往招谕之。十一月,胜受等还,以道明及郑伯可等来贡方物,赐道明袭衣及钞五十锭,文绮十二表,里绢七十二匹,其副头目施进卿遂代领其众,上以胜受奏事称旨擢浙江按察使,永乐四年,陈祖义等朝贡。
《明外史·三佛齐传》:永乐四年,旧港头目陈祖义遣其子士良,道明遣其从子观政并来朝。祖义,亦广东人,虽朝贡,而为盗海上,贡使往来者苦之。
永乐五年,中使郑和自西洋还,陈祖义谋劫之。有施进卿以告擒,陈祖义戮之,以施进卿为宣慰司使。按《明外史·三佛齐传》:永乐五年,郑和自西洋还,遣人招谕之。祖义诈降,而潜谋邀劫。有施进卿者,告于和。祖义来袭被擒,献于朝,伏诛。时进卿适遣其婿丘彦诚朝贡,命设旧港宣慰司,以进卿为使,钖诰印及冠带。自是,屡入贡。然进卿虽受朝命,犹服属瓜哇,其地狭小,非故时三佛齐比也。
《广东通志》:永乐五年九月,太监郑和使西洋诸国还,至旧港,遇海贼陈祖义等,遣人招谕之,祖义等诈降,潜谋要劫。和觉之,整兵堤备,祖义兵至,与战,大败之,杀其党五千馀人,擒祖义等械送京师,悉斩于市。诸番闻之,莫不詟服。是年,旧港头目施进卿遣婿丘彦诚朝贡,诏设旧港宣慰使司,命进卿为宣慰使,赐印诘、冠带、文绮、纱罗、后卒。二十一年子济孙遣彦诚请袭,且言印为火所燬,遂命济孙袭宣慰使,赐纱帽、镀金花带、织金、文绮袭衣,银印,令中官郑和赍往赐之,自是朝贡不绝。 按旧港不复为国,辖于瓜哇,顺风八日夜可至,由港口入其地,佳沃倍于他壤,民故富饶,俗嚣奸媱水战甚惯,其朝贡自广东以达京师,三佛齐贡献方物黑能、火鸡、五邑鹦鹉、诸香兜、罗锦、被苾布、白獭、龟筒、胡椒、肉豆蔻、番油子、米脑。洪武中使回广东布政司管待,永乐后改宣慰使司,罕至广州。
永乐二十二年,以施进卿子济孙袭父职。
《明外史·三佛齐传》:永乐二十二年,进卿子济孙告父讣,乞嗣职,许之。
仁宗洪熙元年,施济孙告其父讣,诏许袭职,遂使人入贡给诰印。
《明外史·三佛齐传》:洪熙元年遣使入贡,诉旧印为火燬,帝命重给。其后,朝贡渐稀。
神宗万历五年,广东大盗张琏复据旧港。
《明外史》:嘉靖末,广东大盗张琏作乱,官军已报克获。万历五年,商人诣旧港者,见琏列肆为蕃舶长,漳、泉人多附之,犹中国市舶官云。其地为诸蕃要会,在瓜哇之西,顺风八昼夜可至。辖十五洲,土沃宜稼。语云:一年种谷,三年生金。言收穫盛而贸金多也。俗富好淫。习于水战,邻国畏之。地多水,惟部领陆居,庶民皆水居。编筏筑室,系之于椿。水涨则筏浮,无沈溺患。欲徙则拔桩去之,不费财力。下称其上曰詹卑,犹国君也。后大酋所居,即号詹卑国,而故都则改为旧港。初本富饶,自瓜哇破灭,后渐致萧索,商舶亦鲜至。其他风俗、物产,俱详《宋史》
《瀛涯胜览》:旧港古号三佛齐,曰浡淋邦,隶瓜哇,东距瓜哇,西距满剌加,南距大山卜,西北滨海,舶入淡港、入彭家里、舍易,小舟入港,达其国,国人多广东漳泉人流寓此境。土沃人稠,地宜稼穑,俗好赌博,如把龟、奕棋、斗鸡皆索钱具也。市亦用中国铜钱,布帛之类、厥产鹤顶、黄连、降真、沉水香、黄蜡、金银、如钑花银器,黑色间有白色,成色高者,白多黑少,低者黑多白少,爇之气触鼻莫禁。西番锁里人重之,鹤顶鸟大于鸭,毛黑,胫长,脑骨厚寸馀,内黄外红,俱鲜丽可爱。火鸡大于鹤颈,亦过长软,红冠、锐觜、毛如青羊色,脚长,黑色,爪甚利,解伤人腹致死。食炭虽系之,不死。神鹿大如钜猪,高可三尺,短毛猪喙、蹄亦如之,三跲秪啖草木不近腥物。牛、羊、猪、犬、鸡、鸭、蔬果之类与瓜哇同。

三佛齐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三佛齐土产考》

金    银    水晶珠  琉璃
犀角   象牙
安息香 树脂,其形色类核桃瓤,不宜于烧,然能发众香,故人取以和香。
檀香   龙脑香
乌樠木 单马令国出,树似棕榈,可为器用。猫睛石 细兰国出莹洁明透如猫眼睛。
沉香
乳香 树类榕,以斧斫之,脂溢于外,凝结而成,其品多数种,有滴乳缶、袋香、黑榻、缠末之别。
蔷薇水 即蔷薇花上露,花与中国蔷薇不同,土人多取其花浸水,以代露。故多伪者,以琉璃瓶试之,翻摇数四,其泡周上下者为真。
万岁枣
木香 树类丝瓜,冬取根晒乾。
褊桃   婆律香  薰陆香
芦荟 草属,状如鲎尾,采以玉器捣成膏,名曰芦荟。栀子花 色浅紫,香清越,其花稀,土人采之曝乾,存于琉璃瓶中。
没石子 树如樟,开花结实如中国茅栗。
苏合油 以浓而无泽者为上。
腽肭脐 兽,形如狐,脚高如犬,走如飞,取其肾以渍油名腽肭脐。
阿魏 树不甚高,土人纳竹筒于树梢,脂满其中。冬月破筒取脂,即阿魏也。或曰其脂最毒,人不敢近。每采时系羊树下,自远射之,脂毒著于羊,羊毙,即为魏。珊瑚 生海中最深处,初生色白,渐长变黄,以丝绳系五爪铁猫儿用黑铅为坠,掷海中,取之初得肌理软腻,见风则乾硬,变红色者贵。若失时不取,则蠹败。没药 树高大如松,皮厚一二寸,采时掘树下为坎,用斧伐其皮,脂流于坎,旬馀方取之。
血竭 树同没药,采亦如之,乳香以下诸物多大食诸蕃出,而萃于三佛齐。
三佛齐国

图考


《三才图会》:三佛齐国,在南海之中,自广州发舶取正南半月可到。诸番水道之要冲,以木作栅为城,国人多姓蒲,縳蒲浮水而居。其人刀箭不能伤,以此霸于诸国,旧传其国地面忽然穴出,生牛数万,人取食之,后用竹木空其穴,乃绝。产犀、象、珠玑、异宝、香药之类。

三佛齐部纪事

《广东通志》:英宗治平中,地华伽啰遣使至啰啰入贡。遇大风,船几覆。至啰啰祷于天,有老翁现云端,风浪息。时值侬寇燬广州,天庆观老君像在瓦砾中,至啰啰睹之,即向所见者也。及还,以告,地华伽啰即遣思离沙文,请广购材鸠工重建。落成,请道士罗盈之为住持,何德顺为监临,施钱十万,置山田于番禺黾塘,以充常住,铸大钟,覆以楼,费钱四十万,又施田四十万,增置田于清远莲塘庄。明年,地华伽啰殁,剪其爪发,送道士葬之。黾塘至今祭焉。

三佛齐部杂录

《日知录》:韩文公《广州记》有干陀利,注家皆阙,按《梁书·海南诸夷传》:干陀利国在南海洲上,其俗与林邑、扶南略同。出班布吉贝、槟榔、槟榔特精好,为诸国之最。《周弘正传》:有罪应流徙,敕以赐干陀利国。《陈书·世祖纪》:天嘉四年,干陀利国遣使献方物,惟《宋书·孝武帝纪》:孝建二年八月,斤陀利国遣使献方物,以干为斤,疑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