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扶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九十七卷目录

 扶南部汇考
  晋〈武帝泰始一则 穆帝升平一则〉
  宋〈文帝元嘉三则〉
  南齐〈武帝永明一则〉
  梁〈武帝天监五则 普通一则 中大通一则 大同二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瓜哇部汇考一〈阇婆 诃陵 莆家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代宗大历一则 宪宗元和一则 懿宗咸通一则〉
  元〈世祖至元二则 成宗元贞一则〉
  明〈太祖洪武八则 成祖永乐九则 英宗正统四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瓜哇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瓜哇国山川 瓜哇国土产〉
  图考〈四则〉

边裔典第九十七卷

扶南部汇考

武帝泰始四年,扶南国遣使来献。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传》:扶南西去林邑三千馀里,在海大湾中,其境广袤三千里,有城邑宫室。人皆丑黑拳发,裸身跣行。性质直,不为寇盗,以耕种为务,一岁种,二岁穫。又好雕文刻镂,食器多以银为之,贡赋以金银珠香。亦有书记府库,文字有类于胡。丧葬婚姻略同林邑。其王本是女子,字叶柳。时有外国人混溃者,先事神,梦神赐之弓,又教载舶入海。混溃旦诣神祠,得弓,遂随贾人汎海至扶南外邑。叶柳率众禦之,混溃举弓,叶柳惧,遂降之。于是混溃纳以为妻,而据其国。后嗣衰微,子孙不绍,其将范寻复世王扶南矣。武帝泰始初,遣使贡献。
《南齐书·扶南传》:扶南国,在日南之南大海西湾中,广袤三千馀里,有大江水西流入海。其先有女人为王,名柳叶《晋书》叶柳〉。又有激国人混填《晋书》溃〉,梦神赐弓二张,教乘舶入海。混填晨起于神庙树下得弓,即乘舶向扶南。柳叶见舶,率众欲禦之。混填举弓遥射,贯船一面通中人。柳叶怖,遂降。混填遂以为妻。恶其裸露形体,乃叠布贯其首。遂治其国,子孙相传。至王槃况死,国人立其大将范师蔓。蔓病,姊子旃慕立,杀蔓子金生。十馀年,蔓少子长袭杀旃,以刃镵旃腹曰:汝昔杀我兄,今为父兄报汝。旃大将范寻又杀长,国人立以为王,是吴、晋时也。
《梁书·扶南传》:扶南国,在日南郡之南海西大湾中,去日南可七千里,在林邑西南三千馀里。城去海五百里。有大江广十里,西北流,东入于海。其国轮广三千馀里,土地洿下而平博,气候风俗大较与林邑同。出金、银、铜、锡、沉水香、象牙、孔翠、五色鹦鹉。其南界三千馀里有顿逊国,在海崎上,地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并羁属扶南。顿逊之东界通交州,其西界接天竺、安息徼外诸国,往还交市。所以然者,顿逊回入海中千馀里,张海无崖岸,船舶未曾得经过也。其市,东西交会,日有万馀人。珍物宝货,无所不有。又有酒树,似安石榴,采其花汁停瓮中,数日成酒。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又有毗骞国,去扶南八千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头长三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王神圣,国中人善恶及将来事,王皆知之,是以无敢欺者。南方号曰长颈王。国俗,有室屋、衣服,啖粳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有山出金,金露生石上,无所限也。国法刑罪人,并于王前啖其肉。国内不受估客,有往者亦杀而啖之,是以商旅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唯王不死。扶南王数遣使与书相报答,常遗扶南王纯金五十人食器,形如圆盘,又妃瓦塸,名为多罗,受五升,又如碗者,受一升。王亦能作天竺书,可三千言,说其宿命所由,与佛经相似,并论善事。又传扶南东界即大涨海,海中有大洲,洲上有诸薄国,国东有马五洲。复东行涨海千馀里,至自然大洲。其上有树生火中,洲左近人剥取其皮,纺绩作布,极得数尺以为手巾,与焦麻无异而色微青黑;若小垢污,则投火中,复更精洁。或作灯炷,用之不知尽。扶南国俗本裸,文身被发,不制衣裳。以女人为王,号曰柳叶。年少壮健,有似男子。其南有徼国,有事鬼神者字混填,梦神赐之弓,乘贾人舶入海。混填晨起即诣庙,于神树下得弓,便依梦乘船入海,遂入扶南外邑。柳叶人众见舶至,欲取之,混填即张弓射其舶,穿度一面,矢及侍者,柳叶大惧,举众降混填。混填乃教柳叶穿布贯头,形不复露,遂治其国,纳柳叶为妻,生子分王七邑。其后王混盘况以诈力间诸邑,令相疑阻,因举兵攻并之,乃遣子孙中分治诸邑,号曰小王。盘况年九十馀乃死,立中子盘盘,以国事委其大将范蔓。盘盘立三年死,国人共举蔓为王,蔓勇健有权略,复以兵威攻伐旁国,咸服属之,自号扶南大王。乃治作大船,穷涨海,攻屈都昆、九稚、典孙等十馀国,开地五六千里。次当伐金邻国,蔓遇疾,遣太子金生代行。蔓姊子旃,时为二千人将,因篡蔓自立,遣人诈金生而杀之。蔓死时,有乳丁儿名长,在民间,至年二十,乃结国中壮士袭杀旃,旃大将范寻又杀长而自立。更缮治国内,起观阁游戏之,朝旦中晡三四见客。民人以焦蔗龟鸟为礼。国法无牢狱。有罪者,先斋戒三日,乃烧斧极赤,令讼者捧行七步。又以金镮、鸡卵投沸汤中,令探取之,若无实者,手即焦烂,有理者则不。又于城沟中养鳄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喂猛兽及鳄鱼,鱼兽不食为无罪,三日乃放之。鳄大者长二丈馀,状如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边有齿,利如刀剑,常食鱼,遇得獐鹿及人亦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皆有之。吴时,遣中郎康泰、宣化从事朱应使于寻国,国人犹裸,惟妇人著贯头。泰、应谓曰:国中实佳,但人亵露可怪耳。寻始令国内男子著横幅。横幅,今干缦也。大家乃截锦为之,贫者乃用布。晋武帝太康中,寻始遣使贡献。
《水经注》《竺芝扶南记》曰:扶南去林邑四千水步,道通檀和之令军,入邑浦,据船官口,城六里者也。自船官下注大浦之东湖,大水连行湖上,西流潮水日夜,长七八尺,从此以西朔望并潮一上,七日水长丈六,七七日之后,日夜分为再潮,水长一二尺。春夏秋冬厉然一定,高下定度,水无盈缩,是曰海运,亦曰象水也,又兼象浦之名。晋功臣表所谓金遴清径,象渚澄源者也。其川浦渚有水虫弥微,攒木食船数十日,船坏。源潭湛濑有鲜鱼,色黑,身五丈,头如马首,伺人入水,便来为害。
穆帝升平元年正月,扶南献驯象。
《晋书·穆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穆帝升平初,复有竺旃檀称王,遣使贡驯象。帝以殊方异兽,恐为人患,诏还之。
《梁书·扶南传》:穆帝升平元年,王竺旃檀奉表献驯象。诏曰:此物劳费不少,驻令勿送。其后王憍陈如,本天竺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扶南,憍陈如心悦,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戴,迎而立焉。复改制度,用天竺法。

文帝元嘉十一年,扶南国遣使贡献方物。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扶南国,太祖元嘉十一年,国王持黎跋摩遣使奉献。
元嘉十二年秋七月,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元嘉十五年,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按以上《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南齐

武帝永明二年,扶南王遣使入贡。
《南齐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扶南本传》:扶南,晋、宋世通职贡。宋末,扶南王姓侨陈如,名阇邪跋摩,遣商货至广州。天竺道人那伽仙附载欲归国,遭风至林邑,掠其财物皆尽。那伽仙间道得达扶南,具说中国有圣主受命。永明二年,阇邪跋摩遣天竺道人释那伽仙上表称扶南国王臣侨陈如阇邪跋摩叩头启曰:天化抚育,感动灵祇,四气调适。伏愿圣主尊体起居康御,皇太子万福,六宫清休,诸王妃主、内外朝臣普同和睦,邻境士庶万国归心,五谷丰熟,灾害不生,土清民泰,一切安稳。臣及人民,国土丰乐,四气调和,道俗济济,并蒙陛下光化所被,咸荷安泰。又曰:臣前遣使赍杂物行广州货易,天竺道人释那伽仙于广州因附臣舶欲来扶南,海中风漂到林邑,国王夺臣货易,并那伽仙私财。具陈其从中国来此,仰序陛下圣德仁治,详议风化。佛法兴显,众僧殷集,法事日盛,王威严整,朝望国轨,慈悯苍生,八方六合,莫不归伏。如听其所说,则化邻诸天,非可为喻。臣闻之,下情踊悦,若暂奉见尊足,仰慕慈恩,泽流小国,天垂所感,率土之民,并得皆蒙恩祐。是以臣今遣此道人释那伽仙为使,上表问讯奉贡,微献呈臣等赤心,并别陈下情。但所献轻陋,愧惧惟深。伏愿天慈曲照,鉴其丹款,赐不垂责。又曰:臣有奴名鸠酬罗,委臣逸走,别在馀处,构结凶逆,遂破林邑,仍自立为王。永不恭从,违恩负义,叛主之愆,天不容戴。伏寻林邑昔为檀和之所破,久已归化。天威所被,四海弥伏,而今鸠酬罗守执奴凶,自专狼彊。且林邑、扶南邻界相接,亲人是臣奴,犹尚逆去,朝廷遥远,岂复遵举。此国属陛下,故谨具上启。伏闻林邑顷年表献简绝,便欲永隔朝廷。岂有师子坐而安大鼠。伏愿遣军将伐凶逆,臣亦自效微诚,助朝廷剪扑,使边海诸国,一时归伏。陛下若欲别立馀人为彼王者,伏听敕旨。脱未欲灼然兴兵伐林邑者,伏愿特赐敕在所,随宜以少军助臣,乘天之威,殄灭小贼,伐恶从善。平荡之日,上表献金五婆罗。今轻此使送臣丹诚,表所陈启,不尽下情。请附那伽仙并其伴口启闻。伏愿悯所启。并献金缕龙王坐像一躯,白檀像一躯,牙塔二躯,古贝二双,琉璃苏鉝二口,玳瑁槟榔柈一枚。那伽仙诣京师,言其国俗事摩䤈首罗天神,神常降于摩耽山。土气𢘆暖,草木不落。其上书曰:吉祥利世间,感摄于群生。所以其然者,天感化缘明。仙山名摩耽,吉树敷嘉荣,摩䤈首罗天,依此降尊灵。国王悉蒙祐,人民皆安宁。由斯恩被故,是以臣归情。菩萨行忍慈,本迹起凡基。一发菩提心,二乘非所期,历生积功业,六度行大悲。勇猛超劫数,财命舍无遗。生死不为厌,六道化有缘。具修于十地,遗果度人天。功业既已定,行满登正觉。万善智圆备,惠日照尘俗。众生感缘应,随机授法药。佛化遍十方,无不蒙济擢。皇帝圣弘道,兴隆于三宝。垂心览万机,威恩振八表。国土及城邑,仁风化清皎。亦如释提洹,众天中最超。陛下临万民,四海共归心。圣慈流无疆,被臣小国深。诏报曰:具摩䤈降灵,流施彼土,虽殊俗异化,遥深欣赞。知鸠酬罗于彼背叛,窃据林邑,聚凶肆掠,殊宜剪讨。彼虽介遐陬,旧修蕃贡,自宋季多难,海译致壅,皇化维新,习迷未革。朕方以文德来远人,未欲便兴干戈。王既款列忠到,远请军威,今诏交部随宜应接。伐叛柔服,实惟国典,勉立殊效,以副所期。那伽仙屡衔边译,颇悉中土阔狭,令其具宣。上报以绛紫地黄碧绿纹绫各五匹。扶南人黠慧知巧,攻略傍邑不宾之民为奴婢,货易金银綵帛。大家男子截锦为横幅,女为宾头,贫者以布自蔽,锻金镮鏆银食器。伐木起屋,国王居重阁,以木栅为城。海边生大箬叶,长八九尺,编其叶以覆屋。人民亦为阁居。为船八九丈,广裁六七尺,头尾似鱼。国王行乘象,妇人亦能乘象。斗鸡及狶为乐。无牢狱,有讼者,则以金指镮若鸡子投沸汤中,令探之,又烧锁令赤,著手上捧行七步,有罪者手皆燋烂,无罪者不伤。又令没水,直者入即不沉,不直者即沉也。有甘蔗、诸蔗、安石榴及橘,多槟榔,鸟兽如中国。人性善,不便战,常为林邑所侵击,不得与交州通,故其使罕至。

武帝天监二年,扶南遣使入贡,诏封安南将军扶南王。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二年七月,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按《扶南本传》:憍陈如死,后王持梨陁跋摩,宋文帝世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阇邪跋摩遣使贡献。天监二年,跋摩复遣使送珊瑚佛像,并献方物。诏曰:扶南王憍陈如阇邪跋摩,介居海表,世纂南服,厥诚远著,重译献琛。宜蒙酬纳,班以荣号。可安南将军、扶南王。今其国人丑黑,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神,天神以铜为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儿,或鸟兽,或日月。其王出入乘象,嫔侍亦然。王坐则偏踞翘膝,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垆于其上。国俗,居丧则剃除须发。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为灰烬,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野。人性贪𠫤,无礼义,男女恣其奔随。
天监十年,扶南国遣使贡献。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扶南本传》云云。
天监十三年八月,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十三年,跋摩遣使贡献。其年死,庶子留陁跋摩杀其嫡弟自立。天监十六年八月,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十六年,遣使竺当抱老奉表贡献。
天监十八年秋七月,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十八年,复遣使送天竺旃檀瑞像、婆罗树叶,并献火齐珠、郁金、苏合等香。
普通元年春正月庚子,扶南国遣使献方物。中大通二年六月壬申,扶南国遣使献方物。大同元年秋七月辛卯,扶南国遣使献方物。
按以上《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大同五年八月乙酉,扶南国遣使献生犀及方物。按《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扶南本传》:五年,复遣使献生犀。又言其国有佛发,长一丈二尺,诏遣沙门释云宝随使往迎之。先是,三年八月,高祖改造阿育王寺塔,出旧塔下舍利及佛爪发。发青绀色,众僧以手伸之,随手长短,放之则旋屈为蠡形。案《僧伽经》云:佛发青而细,犹如藕茎丝。《佛三昧经》云:我昔在宫沐头,以尺量发,长一丈二尺,放已右旋,还成蠡文。则与高祖所得同也。阿育王即铁轮王,王阎浮提,一天下,佛灭度后,一日一夜,役鬼神造八万四千塔,此即其一也。吴时有尼居其地,为小精舍,孙綝寻毁除之,塔亦同泯。吴平后,诸道人复于旧处建立焉。晋中宗初渡江,更修饰之。至简文咸安中,使沙门安法师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弟子僧显继而修立。至孝武太元九年,上金相轮及承露。其后西河离石县有胡人刘萨何遇疾暴亡,而心下犹暖,其家未敢便殡,经十日更苏。说曰:有两吏见录,向西北行,不测远近,至十八地狱,随报重轻,受诸楚毒。见观世音语云:汝缘未尽,若得活,可作沙门。洛下、齐城、丹阳、会稽并有阿育王塔,可往礼拜。若寿终,则不堕地狱。语竟,如堕高岩,忽然醒寤。因此出家,名慧达。游行礼塔,次至丹阳,未知塔处,乃登越城四望,见长千里有异气色,因就礼拜,果是育王塔所,屡放光明。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集众就掘之,入一丈,得三石碑,并长六尺。中一碑有铁函,函中有银函,函中又有金函,盛三舍利及爪发各一枚,发长数尺。即迁舍利近北,对简文所造塔西,造一层塔。十六年,又使沙门僧尚伽为三层,即高祖所开者也。初穿土四尺,得龙窟及昔人所舍金银环钏钗镊等诸杂宝物。可深九尺许,方至石磉,磉下有石函,函内有铁壶,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罂,盛三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又有琉璃碗,内得四舍利及发爪,爪有四枚,并为沈香色。至其月二十七日,高祖又到寺礼拜,设无碍大会,大赦天下。是日,以金钵盛水泛舍利,其最小者隐钵不出,高祖礼数十拜,舍利乃于钵内放光,旋回久之,乃当钵中而止。高祖问大僧正慧念:今日见不可思议事不。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动。高祖曰:弟子欲请一舍利还台供养。至九月五日,又于寺设无碍大会,遣皇太子王侯朝贵等奉迎。是日,风景明和,京师倾属,观者百数十万人。所设金银供具等物,并留寺供养,并赐钱一千万为寺基业。至四年九月十五日,高祖又至寺设无碍大会,竖二刹,各以金罂,次玉罂,重盛舍利及爪发,内七宝塔中。又以石函盛宝塔,分入两刹下,及王侯妃主百姓富室所舍金、银、镮、钏等珍宝充积。十一年十一月二日,寺僧又请高祖,于寺发《般若经》,题尔夕二塔,俱放光明,敕镇东将军邵陵王纶制寺《大功德碑》文。先是,二年,改造会稽鄮县塔,开旧塔出舍利,遣光宅寺释敬脱等四僧及舍人孙照暂迎还台,高祖礼拜竟,即送还县,入新塔下,此县塔亦是刘萨何所得也。晋咸和中,丹阳尹高悝行至张侯桥,见浦中五色光长数尺,不知何怪,乃令人于光处掊视之,得金像,未有光趺。悝乃下车,载像还,至长干巷首,牛不肯进,悝乃令驭人任牛所之。牛径牵车至寺,悝因留像付寺僧。每至中夜,常放光明,又闻空中有金石之响。经一岁,捕鱼人张系世,于海口忽见有铜花趺浮出水上,系世取送县,县以送台,乃施像足,宛然合。会简文咸安元年,交州合浦人董宗之采珠没于水,底得佛光艳,交州押送台,以施像,又合焉。自咸和中得像,至咸安初,历三十馀年,光趺始具。初,高悝得像后,西域胡僧五人来诣悝,曰:昔于天竺得阿育王造像,来至邺下,值胡乱,埋像于河边,今寻觅失所。五人尝一夜俱梦见像曰:已出江东,为高悝所得。悝乃送此五僧至寺,见像嘘欷涕泣,像便放光,照烛殿宇。又瓦官寺慧邃欲模写像形,寺主僧尚虑亏损金色,谓邃曰:若能令像放光,回身西向,乃可相许。慧邃便恳到拜请,其夜像即转坐放光,回身西向,明旦便许模之。像趺先有外国书,莫有识者,后有三藏那求跋摩识之,云是阿育王为第四女所造也。及大同中,出旧塔舍利,敕市寺侧数百家宅地,以广寺域,造诸堂殿并瑞像周回阁等,穷于轮奂焉。其图诸经变,并吴人张繇运手。繇,丹青之工,一时冠绝。

高祖武德 年,扶南遣使入贡。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按《扶南本传》:扶南,在日南之南七十里,地卑洼,与环王同俗,有城郭宫室。王姓古龙。居重观,栅城,楉叶以覆屋。王出乘象。其人黑身、鬈发,裸行,俗不为寇盗。田一岁种,三岁穫。国出刚金,状类紫石英,生水底石上,人没水取之,可以刻玉,扣以羖角,乃泮。人喜斗鸡及猪。以金、珠、香为税。治特牧城,俄为真腊所并,益南徙那弗那城。武德、贞观时,再入朝,又献白头人二。白头者,直扶南西,人皆素首,肤理如脂。居山穴,四面峭绝,人莫得至。与参半国接。

瓜哇部汇考一〈阇婆 诃陵 莆家龙〉

文帝元嘉十年六月,阇婆国遣使献方物。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十二年秋七月,阇婆国遣使献方物。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太宗贞观 年,诃陵国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诃陵本传》:诃陵,亦曰杜婆,曰阇婆,在南海中。东距婆利,西堕婆登,南濒海,北真腊。木为城,虽大屋亦覆以栟榈。象牙为床若席。出玳瑁、黄白金、犀、象,国最富。有穴自涌盐。以柳花、椰子为酒,饮之辄醉,宿昔坏。有文字,知星历。食无匕著。有毒女,与接辄苦疮,人死尸不腐。王居阇婆城。其祖吉延东迁于婆露伽斯城,旁小国二十八,莫不臣服。其官有三十二大夫,而大坐敢兄为最贵。山上有郎卑野州,王常登以望海。夏至立八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贞观中,与堕和罗、堕婆登皆遣使者入贡,太宗以玺诏优答。堕和罗丐良马,帝与之。
代宗大历 年,诃陵遣使入贡。
《唐书·代宗本纪》不载。 按《诃陵传》:上元间,国人推女子为王,号悉莫,威令整肃,道不举遗。大食君闻之,赍金一囊置其郊,行者辄避,如是三年。太子过,以足躏金,悉莫怒,将靳之,群臣固请。悉莫曰:而罪实本于足,可断趾。群臣复为请,乃斩指以徇。大食闻而畏之,不敢加兵。大历中,诃陵使者三至。
宪宗元和八年,诃陵遣使入贡。
《唐书·宪宗本纪》不载。 按《诃陵传》:元和八年,献僧祗奴四、五色鹦鹉、频伽鸟。宪宗拜内四门府左果毅。使者让其弟,帝嘉美,并官之。讫太和,再朝贡。
懿宗咸通  年,诃陵遣使献女乐。
《唐书·懿宗本纪》不载。 按《诃陵本传》云云。

世祖至元二十九年,命福建、江西、湖广三行省会兵征瓜哇。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九年二月,以泉府大卿亦黑迷失、邓州旧军万户史弼、福建行省右丞高兴并为福建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将兵征瓜哇。七月,诏以史弼代亦黑迷失、高兴,将万人征瓜哇。 按《瓜哇传》:瓜哇在海外,视占城益远。自泉南登舟海行者,先至占城而后至其国。其风俗土产不可考,大率海外诸蕃国多出奇宝,取贵于中国,而其人则丑怪,情性语言与中国不能相通。世祖抚有四夷,其出师海外诸蕃者,惟瓜哇之役为大。至元二十九年二月,诏福建行省除史弼、亦黑迷失、高兴平章政事,征瓜哇;会福建、江西、湖广三行省兵凡二万,设左右军都元帅府二、征行上万户四,发舟千艘,给粮一年、钞四万锭,降虎符十、金符四十、银符百、金衣段百端,用备功赏。亦黑迷失等陛辞。帝曰:卿等至瓜哇,明告其国君民,朝廷初与瓜哇通使往来交好,后刺诏使孟右丞之面,以此进讨。九月,军会庆元。弼、亦黑迷失领省事,赴泉州;兴率辎重自庆元登舟涉海。十一月,福建、江西、湖广三省军会泉州。十二月,自后渚启行。
至元三十年,史弼等征瓜哇,大破之。其国王出降,还其地,具入贡礼。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三十年八月,敕福建行省放瓜哇出征军归其家。 按《瓜哇传》:三十年正月,至勾栏山议方略。二月,亦黑迷失、孙参政先领本省幕官并招谕瓜哇等处宣慰司官曲出海牙、杨梓、全忠祖,万户张塔剌赤等五百馀人,船十艘,先往招谕之。大军继进于吉利门。弼、兴进至瓜哇之杜并足,与亦黑迷失等议,分军下岸,水陆并进。弼兴孙参政帅都元帅那海、万户宁居仁等水军,自杜并足由戎牙路港口至八节涧。兴与亦黑迷失帅都元帅郑镇国、万户脱欢等马步军,自杜并足陆行。以万户申元为前锋。遣副元帅土虎登哥,万户褚怀远、李忠等乘钻锋船,由戎牙路,于麻喏巴歇浮梁前进,赴八节涧期会。招谕瓜哇宣抚司官言:瓜哇主婿土罕必阇耶举国纳降,土罕必阇耶不能离军,先令杨梓、甘州不花、全忠祖引其宰相昔剌难答吒耶等五十馀人来迎。三月一日,会军八节涧。涧上接杜马班王府,下通莆奔大海,乃瓜哇咽喉必争之地。又其谋臣希宁官沿河泊舟,观望成败,再三招谕不降。行省于涧边设偃月营,留万户王天祥守河津,土虎登哥、李忠等领水军,郑镇国、省都镇抚伦信等领马步军水陆并进。希宁官惧,弃船宵遁,获鬼头大船百馀艘。令都元帅那海、万户宁居仁、郑圭、高德诚、张受等镇八节涧海口。大军方进,土罕必阇邪遣使来告,葛郎王追杀至麻喏巴歇,请官军救之。亦黑迷失、张参政先往安慰土罕必阇邪,郑镇国引军赴章孤接援。兴进至麻喏巴歇,却称葛郎兵未知远近,兴回八节涧。亦黑迷失寻报贼兵今夜当至,召兴赴麻喏巴歇。七日,葛郎兵三路攻土罕必阇邪。八日黎明,亦黑迷失、孙参政率万户李明迎贼于西南,不遇。兴与脱欢由东南路与贼战,杀数百人,馀奔溃山谷。日中,西南路贼又至,兴再战至晡,又败之。十五日,分军为三道伐葛郎,期十九日会答哈,听炮声接战。土虎登哥等水军溯流而上,亦黑迷失等由西道,兴等由东道进,土罕必阇邪军继其后。十九日,至答哈。葛郎国主以兵十馀万交战,自卯至未,连三战,贼败奔溃,拥入河死者数万人,杀五千馀人。国主入内城拒守,官军围之,且招其降。是夕,国主哈只葛当出降,抚谕令还。四月二日,遣土罕必阇邪还其地,具入贡礼,以万户捏只不丁、甘州不花率兵二百护送。十九日,土罕必阇邪背叛逃去,留军拒战。捏只不丁、甘州不花、省掾冯祥皆遇害。二十四日,军还。得哈只葛当妻子官属百馀人,及地图户籍、所上金字表以还。 按《史弼传》:世祖欲征瓜哇,谓弼曰:诸臣为吾腹心者少,欲以瓜哇事付汝。对曰:陛下命臣,臣何敢自爱。二十七年,遥授尚书省左丞,行浙东宣慰使,平处州盗。二十九年,拜荣禄大夫、福建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往征瓜哇,以亦黑迷失、高兴副之,付金符百五十、币帛各二百,以待有功。十二月,弼以五千人合诸军,发泉州。风急涛涌,舟掀簸,士卒皆数日不能食。过七洲洋、万里石塘,历交趾、占城界,明年正月,至东董西董山、牛崎屿,入混沌大洋橄榄屿,假里马答、勾栏等山,驻兵伐木,造小舟以入。时瓜哇与邻国葛郎搆怨,瓜哇主哈只葛达那加剌已为葛郎主哈只葛当所杀,其婿土罕必阇邪攻哈只葛当,不胜,退保麻喏巴歇。闻弼等至,遣使以其国山川、户口及葛郎国地图迎降,求救。弼与诸将进击葛郎兵,大破之,哈只葛当走归国。高兴言:瓜哇虽降,倘中变,与葛郎合,则孤军悬绝,事不可测。弼遂分兵三道,与兴及亦黑迷失各将一道,攻葛郎。至答哈城,葛郎兵十馀万迎敌,自旦至午,葛郎兵败,入城自守,遂围之。哈只葛当出降,并取其妻子官属以归。土罕必阇邪乞归易降表,及所藏珍宝入朝,弼与亦黑迷失许之,遣万户捏只不丁、甘州不花以兵二百人护之还国。土罕必阇邪于道杀二人以叛,乘军还,夹路攘夺。弼自断后,且战且行,行三百里,得登舟。行六十八日夜,达泉州,士卒死者三千馀人。有司数其俘获金宝香布等,直五十馀万,又以没理国所上金字表及金银犀象等物进。于是朝廷以其亡失多,杖十七,没家赀三之一。元贞元年,起同知枢密院事,月儿鲁奏:弼等以五千人,渡海二十五万里,入近代未尝至之国,俘其王及谕降傍近小国,宜加矜怜。遂诏以所籍还之,拜荣禄大夫、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右丞。
成宗元贞元年九月丁亥,瓜哇遣使来献方物。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太祖洪武三年,瓜哇遣使朝贡。
《明外史·瓜哇传》:瓜哇国在占城西南。太祖洪武二年正月,乃遣使以即位诏谕其国。其使臣先奉贡于元,还至福建而元亡,因入居京师。是年二月,太祖复遣使送之还,且赐以《大统历》。三年六月以平定沙漠颁诏曰:自古为天下主者,视天地所覆载,日月所照临,若远若近,生人之类,莫不欲其安土而乐生。然必中国安,而后四方万国顺附。迩元君妥欢帖木儿,荒淫昏弱,志不在民。天下英雄,分裂疆宇。朕悯生民之涂炭,兴举义兵,攘除乱略。天下军民共尊朕居帝位,国号大明,建元洪武。前年克取元都,四方以次底定。占城、安南、高丽诸国,俱来朝贡。今年遣将北征,始知元君已没,获其孙买的里八剌,封为崇礼侯。朕仿前代帝王,治理天下,惟欲中外人民,各安其所。又虑诸蕃僻在远方,未悉朕意,故遣使者往谕,咸使闻知。九月,其王昔里八达剌蒲遣使奉金叶表来朝,贡方物,宴赉如礼。
《明·一统志》:瓜哇国,东抵古女人国,西抵三佛齐国,南抵古大食国,北抵占城国。本古阇婆国,又名莆家龙,其属国有苏吉、丹打、板打、纲底勿等国。宋元嘉中始通中国,后绝。至宋淳化中其王穆罗茶遣使来朝贡。大观中复遣使入贡。元时称瓜哇国,至元末遣兵征之,不克。本朝洪武初,其王昔里八达剌蒲遣其臣八的占必等朝贡,纳元宣敕二道,自是朝贡不绝。按《诸蕃志》:瓜哇尚气好斗,不设刑禁,杂犯罪者随轻重出黄金以赎,惟寇盗则寘诸死。
《岛夷志》:瓜哇田膏腴,地平衍,谷米富饶,倍于他国,民不为盗,道不拾遗,谚云太平阇婆者此也。男女缠头,被服长衫。
《广东通志》:明洪武二年三月,遣行人吴用赐瓜哇国王玺书曰:中国大统,元人受命百有馀年,纲常既隳,冠屦倒置。朕是以起兵讨之,垂二十年,海内悉定。朕奉天命已主中国,恐遐迩未闻,故专报王知之,使者已行,闻王国人睨只某丁,前奉使于元,还至福建而元亡,因来居京师。朕念其久离瓜哇,必深怀念。今复遣人送还,颁去大统历一本,王其知正朔所在,必能奉若天道,俾瓜哇之民安于生理,王亦永保禄位,福及子孙,其勉图之,勿怠。三十年诸蕃阻绝,无商旅,以三佛齐为瓜哇属国,命礼部移文暹罗,转达瓜哇,后为东西二国。
洪武五年,瓜哇以元所授敕三道来上。
《明外史·瓜哇传》:洪武五年,又遣使随朝使常克敬来贡,上元所授宣敕三道。
洪武八年,令三佛齐瓜哇山川之神,附祭于广东山川之次。
《广东通志》:洪武八年二月,令三佛齐瓜哇山川之神,附祭于广东山川之次。先是礼部尚书牛谅言:京都既罢祭天下山川,其四彝山川亦非天子所当躬祀,乃命别议其礼以闻,至是中书及礼部奏以外彝山川附祭,于各省如广西、则宜附祭安南、占城、真腊、暹罗、锁里,广东则宜附祭三佛齐、瓜哇,福建则宜附祭日本、琉球、渤泥,辽东则宜附祭高丽,陜西则宜附祭甘肃朵甘乌思藏,京城更不须祭。又言各省山川与风云雷雨既居中南,向其外彝山川神位,宜分东西同坛,共祀。上可其奏,命中书颁行之,将祭则遣官一人往监其祀。
洪武十年,瓜哇分为三,王皆遣使朝贡。
《明外史·瓜哇传》:洪武十年,王八达那巴那务遣使朝贡。其国又有东、西二王,东蕃王勿院劳网结,西蕃王勿劳波务,各遣使朝贡。天子以其礼意不诚,诏留其使,已而释还之。
洪武十一年,阇婆王遣使朝贡。〈按他书皆言瓜哇即古阇婆。独《明外史》
哇之外别有阇婆入贡,姑附于此,以待参考。

《明外史·瓜哇传》:阇婆,古曰阇婆达。宋元嘉时,始朝中国。唐曰诃陵,又曰杜婆,其王居阇婆城,宋曰阇婆,皆入贡。洪武十一年,其王摩那驼喃遣使奉表,贡方物,其后不复至。或曰瓜哇即阇婆。然《元史瓜哇传》不言,且曰:其风俗、物产无可考。而太祖时,两国并时入贡,其王之名不同。或本为二国,其后为瓜哇所灭,然不可考。
洪武十三年,瓜哇遣使朝贡。时遣使赐三佛齐印绶,瓜哇诱杀使者,赐敕切责之。
《明外史·瓜哇传》:洪武十二年,王八达那巴那务遣使朝贡。明年又贡。时遣使赐三佛齐王印绶,瓜哇诱而杀之。天子怒,留其使月馀,将加罪,已,遣还,赐敕责之。
《广东通志》:十三年,其王八达那巴那务,遣其使阿烈彝烈时,奉金叶表入贡,使者留月馀,遣还。因诏谕其国主曰:圣人之治天下,四海内外皆为赤子,所以广一视同仁之心。朕君主华夷抚御之道,远迩无间,尔邦僻居海岛,顷尝遣使中国。虽云修贡,其实慕利。朕皆推诚以礼待焉。前者,三佛齐国王遣使奉表来请印绶,朕嘉其慕义遣使赐之,所以怀柔远人尔,奈何设为奸计,诱使者而杀害之。岂尔恃险远,故敢肆侮如是,与今使者来,本欲拘留,以其父母妻子之恋夷夏皆一。朕推此心,特命归国,尔国王当省己自修,端谦诚敬,毋蹈前非,干怒中国,则可以守富贵,其或不然,自致殃咎,悔将无及。
洪武十四年,瓜哇遣使朝贡。
《明外史·瓜哇传》:洪武十四年,遣使贡黑奴三百人及方物。明年又贡黑奴男女百人、大珠八颗、胡椒七万五千斤。
洪武二十六年,瓜哇入贡。
《明外史·瓜哇传》:洪武二十六年,再贡。明年又贡。
成祖永乐二年,遣使赐瓜哇金币,东、西二王皆入贡。按《明外史·瓜哇传》:永乐元年,又遣副使闻良辅、行人宁善,赐其王绒、锦、织金文绮、纱罗。使者既行,其西王
都马板遣使入贺,复命中官马彬等赐以镀金银印。西王遣使谢赐印,贡方物。而东王孛令达哈亦遣使朝贡,请印,命遣官赐之。自后,二王并贡。
《明会典》:瓜哇国永乐初赐东西王纻丝、纱罗、帐幔、手巾、羊酒、器皿、王妃纻丝、纱罗、手巾等物。
《广东通志》:永乐二年十月,东王孛令达哈遣使来朝,贡方物,具奏请印章,命铸镀金银印赐之,并赐钞币。
永乐三年,西王都马板遣使入贡。
《明外史·瓜哇传》:永乐三年,遣中官郑和使其国。按《广东通志》:三年,西王都马板遣使奉表贡献方物。时其傍近牒里日罗夏治合描里三国,各遣使以方物同来朝贡,俱赐文绮袭衣。
永乐四年,中官郑和至瓜哇。时东西二王搆兵,朝使部卒经东王地,西王国人杀之。西王惧,遣使谢罪,诏切责之。
《明外史·瓜哇传》:永乐四年,西王与东王搆兵,东王战败,国被灭。适朝使经东王地,部卒入市,西王国人杀之,凡百七十人。西王惧,遣使谢罪。帝赐敕切责之,命输黄金六万两以赎。
《广东通志》:四年三月,西王复来贡珍珠、珊瑚、空青等物,三月,东王遣使贡马,俱赐钱钞及币有差。闰七月,西王遣使朝贡,且言东王不当立,已击灭之,降诏切责。
永乐五年,瓜哇遣使请罪,愿偿黄金六万两以赎罪,许之。按《广东通志》:五年,瓜哇上表请罪,愿偿黄金六万两,复立孛令达哈之子。从之。
永乐六年,礼官劾瓜哇输金不足,命捐其金。时满剌加矫诏索旧港地,赐敕慰之。
《明外史·瓜哇传》:永乐六年,再遣郑和使其国。西王献黄金万两,礼官以输数不足,请下其使于狱。帝曰:朕于远人,欲其畏罪而已,宁利其金耶。悉捐之。自后,比年入贡,或间岁一贡,或一岁数贡。中官吴宾、郑和复先后使其国。时旧港地有为瓜哇侵据者,满剌加国王矫诏命索之。帝乃赐敕曰:前中官吴庆还,言王恭待敕使,有加无替。比闻满剌加国索旧港之地,王甚疑惧。朕推诚待人,若果许之,必有敕谕,王何疑焉。小人浮词,慎勿轻听。
永乐八年,瓜哇遣使入贡。
《广东通志》:八年十二月,都马板遣使上表,贡马及方物。
永乐十一年,瓜哇遣使来贡。
《广东通志》云云。
永乐十三年,瓜哇王以更名遣使谢恩,贡方物。按《明外史·瓜哇传》:永乐十三年,其王改名扬惟西沙,遣使谢恩,贡方物。时朝使所㩦卒有遭风飘至班卒儿国者,瓜哇人珍班闻之,用金赎还,归之王所。按《广东通志》:十三年,更名扬惟西沙,遣使谢恩。永乐十六年,朝使卒,有遭风飘入班卒儿国者,瓜哇人赎归之,朝诏旨奖谕。
《明外史·瓜哇传》:永乐十六年,王遣使朝贡,因送还朝使遭风诸卒。帝嘉之,赐敕奖王,并优赐珍班。自是,朝贡使臣大率每岁一至。
英宗正统元年,赐瓜哇使臣金带,又令偕古里等国使臣同往瓜哇,敕其王抚恤分遣之。
《明外史·瓜哇传》:正统元年,使臣马用良言:先任八谛来朝,蒙恩赐银带。今为亚烈,秩四品,乞赐金带。从之。闰六月遣古里、苏门答剌、锡兰山、柯枝、天方、加异勒、阿丹、忽鲁谟斯、祖法儿、甘巴里、真腊使臣偕瓜哇使臣郭信等同往。赐瓜哇敕曰:王自我先朝,修职勿怠。朕今嗣服,复遣使来朝,诚意具悉。宣德时,有古里等十一国来贡,今因王使者归,令诸使同往。王其加意抚恤,分遣还国,副朕怀远之忱。
正统三年,赐瓜哇王及妃纻币。
《明会典》:正统三年,赐瓜哇国王纻丝十匹,纱、罗各三匹;妃纻丝六匹,纱、罗各二匹。
正统八年,定瓜哇三年一贡。
《明外史·瓜哇传》:正统五年八月,使臣回,遭风溺死五十六人,存者八十三人,仍返广东。命所司廪给,俟便舟附归。八年,广东参政张琰言:瓜哇朝贡频数,供亿烦费,敝中国以事远人,非计。帝纳之。使还,赐敕曰:海外诸邦,并三年一贡。王亦宜体恤军民,一遵此制。正统十一年,瓜哇入贡。
《明外史·瓜哇传》:正统十一年,复三贡,后乃渐稀。
代宗景泰三年,瓜哇入贡。
《明外史·瓜哇传》:景泰三年,王巴剌武遣使朝贡。按《明会典》:瓜哇国景泰三年因国王求讨,给伞盖一把,蟒龙衣服一领,使臣、通事、头目人等初到赏织金素罗衣、服靴袜、正赏纻丝、纱罗、绢布,女使并女头目俱同贡物给价。
英宗天顺四年,瓜哇贡使斗杀蕃僧,礼官劾伴送行人罪,其使者请敕其王自治之。
《明外史·瓜哇传》:天顺四年,王都马班遣使入贡。使者还至安庆,酗酒,与长河西入贡蕃僧斗,僧死者六人。礼官请治伴送行人罪,使者敕国王自治,从之。按《广东通志》:永乐十六年、十九年,西王皆贡,而东王久不至,盖已为所并矣。天顺四年八月,其王都马班遣使奉表朝贡方物,赐宴赏赉之,仍命其使赍敕并綵币表里,归赐其王及妃。
宪宗成化元年,瓜哇入贡。
《明外史·瓜哇传》云云。
孝宗弘治十二年,瓜哇贡使遭风舟坏,止通事一舟达广东。诏贡物进京师,所司量加赏赉遣还。
《明外史·瓜哇传》:弘治十二年,贡使遭风舟坏,止通事一舟达广东。礼官请敕所司,量予赐赉遣还,其贡物仍进京师,制可。自是贡使鲜有至者。其国近占城,二十昼夜可至。元师西征,以至元二十九年十二月发泉州,明年正月即抵其国,相去止月馀。宣德七年入贡,表书一千三百七十六年,盖汉宣帝元康元年,乃其建国之始也。地广人稠。性凶悍,男子无少长贵贱皆佩刀,稍忤辄相贼,故其甲兵为诸蕃之最。字类琐里,无纸笔,刻于茭叶。气候常似夏,稻岁二稔。无几榻匕箸。人有三种:华人流寓者,服食鲜华;他国贾人居久者,亦尚雅洁;其本国人最污秽,好啖蛇蚁虫蚓,与犬同寝食,状黝黑,猱头赤脚。崇信鬼道。杀人者避之三日即免罪。父母死,舁至野,纵犬食之;不尽,则大戚,燔其馀。妻妾多燔以殉。其国一名莆家龙,又曰下港,曰顺塔。万历时,红毛蕃筑土库于大涧东,佛郎机筑于大涧西,岁岁互市。中国商旅亦往来不绝。其国有新村,最号饶富。中华及诸蕃商舶,辐辏其地,宝货填溢。其村主即广东人,永乐九年,自遣使表贡方物。
《瀛涯胜览》:瓜哇古者阇婆,其国有四,皆无城郭。初入杜板,再入厮村,次入苏鲁马益,次入满者。伯夷,王都也,王宫四面塼墉,墉高三丈馀,方三百馀里,门馆深严,屋高四丈,覆地以板,蒙以藤花席,跏趺而坐。瓦以坚木,民居茅茨、类皆砖库,坐卧于内。王蓬头顶金叶冠,胸萦嵌丝帨,腰束锦绮,曰压腰。腰佩短刀,曰不剌头。跣行,或跨象,或乘牛。民间男蓬头,女椎结,上衣下帨,男必腰刀,无老弱、贵贱、贫富皆然。刀必雪花色,镔铁铸之,柄饰以金,或犀象饰。往往蒙鬼面,备极精巧,会聚间有犯其首及争斗,必以佩刀刃之,伤死则遁踰三日则免,罪当即捕获,则仍受刃。官无鞭朴,罪不问重轻,以藤系之,必刃以死,杀戮为常,不足怪也。市易用中国铜钱,杜板者曰睹班地名也。约以千馀家主以二酋间有流寓,多广东漳州人也。海渚小池水甘冽可饮,号圣水。传云:元将史弼、高兴征阇婆,经月不克,登崖三军乏水,渴甚。二将默祷,卓枪于渚泉遂涌出,军赖以济,又东行半日,至厮村,曰革儿。昔者故沽滩地,中国人客此而成聚落,遂名新村,约千馀家,村主广东人也。诸蕃舶至此,互市金宝、蕃玲充溢,居人多富,又南水行可半日至苏鲁马益港口。淡水浅涩,仅通小艇二十馀里,始至苏鲁马益曰苏儿把牙,约千馀家,亦有首领,间有中国人。港口大州,林木蔚茂,长尾猱万数,聚于中一里。猱俗云猢孙也。老猱为主曾掠老番,妇与俱国人求嗣者,必具酒殽祈于老猱,猱食之,馀纵群竞食,食尽少选。猱雌雄交,以此为徵,求嗣人回,即有妊,不然无应也。又水行八十里至埠头,曰漳沽。登岸西南陆行半日,至满者伯夷,乃王都也。无虑二三百家,总领七八人,皆王佐也。气候常热如夏,稻岁两熟。坐卧无榻椅,饮食无匙匕,啖槟榔不离口,寘饭于盘酥浇之,餐则嗽去槟屑,向盘掬而食,食既水饮,待宾以槟榔。人有三等,西蕃贾胡流落而久居者,服食皆雅洁,一等也。唐人如广东漳泉人流寓者,食用鲜华,率尚回回教,持斋受戒,一等也。颜色黝黑,猱头赤脚,崇信鬼道,释云鬼国,即此土人。也饮食粗恶、啖蛇、蚁、虫、蚓,稍燎以火而已,与犬同寝食,不以为秽也。传云:昔有鬼子、魔王青颊红肤,赤鬓发与罔象交而生子百馀,以人为粮,忽雷震石裂,乃出一人,众异之,推为主。遂领兵驱罔象、鬼子、而去,由是人得安焉。俗尚武勇,岁设竹枪会,始于冬十月王偕妻出观,夫妻各坐一塔车,妻前夫后,车高丈馀,四疏轩窗驾马以行至会。开场,列阵相向,各操竹枪劲实若铁,登场者亦偕妻至,妻亦操三尺棒相格。曰那剌格。已被伤毙者,王遣胜者出金钞一筒偿之。以孀妇胜者即已凡婚姻男造女家合卺,后五日迎妇归,鸣金鼓,吹椰筒,拥以刀盾,前后甚都,妇则裸而被发、跣足、萦嵌丝帨,戴被金珠綵饰,宝妆无不周备,姻邻亦以槟榔、花草、寘綵舟助之,燕乐数日始散。丧事于病革子弟请遗命,或水火葬,或犬腹葬,舁尸至海滨纵犬飧之。尽不尽,拾其遗。投水。而后已,尤惨于水火也,有宠妾者,誓与主同往,盛妆。悲号,俟焚骸,火炽亦投火死之。民间殷富,贸易用中国古钱,字书无纸,刻于茭叶,类锁俚字以二十两为觔,十六钱为两,四姑邦为钱,每邦二分一釐八毫七丝五忽,截竹为升,升为一姑,剌盖中国一升八合也,斗为捺黎盖八升,中国一斗四升四合也,月望蕃妇或二十馀,或三十馀,为辈成队。月下缚臂联行,俚歌唱和,遍历宦戚、豪门,必投赏以钱,又有展书指画,以谕众环听而坐者,有笑、有哭、殊能动人。最重中国花磁,暨麝花、绢绮、罗厥,产白芝麻、绿豆、苏木、金刚、子白檀、肉豆蔻、龟、筒、玳瑁、鹦鹉,有绿红五綵者鹩哥,皆能言,又有珍珠鸡,倒挂鸟、綵鸠、孔雀、珍珠雀,绿鸠之类。白鹿、白猿、猴羊、猪牛、马、鸡、鸭亦有之,果有芭蕉子、椰子、甘蔗粗大长可二三丈,石榴、莲房、蜜柿、郎扱若枇杷稍尖,中有白肉。按《广东通志》:瓜哇国,古诃陵也,一曰阇婆,又名莆家龙,在真腊之南海中洲上,东与婆利,西与惰婆登北接真腊国,南临大海。宋史东至海一月,汎海半月,至昆崙国,西至海四十五日,南至海三日,汎海五日至大食国,北至海四日,西北汎海十五日,至渤泥国,又十五日至三佛齐国,又七日至暹逻国,又十日至柴历亭,抵交阯,达广州,其国木为城,有文字,知星历。夏至立八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按瓜哇疆域东抵古女人国,西抵三佛齐国,南抵古大食国,北界占城国,自占城起程,顺风二十昼夜,可至其国。地广人稠,甲兵药铳为东洋诸蕃之雄,佛书所云鬼国即此地也。其港口入去马头曰新村,屋店连行为市,买卖商旅最众三佛齐国,为其所并名旧港,以别于新村,其进贡使回,令于广东布政司管待。
《坤舆图说》:瓜哇大小有二,俱在苏门荅喇东南,海岛各有主,多象无马骡,产香料、苏木、象牙,不用钱以胡椒及布为货币,人奸宄凶急,好作魇魅妖术,诸国每治兵争白象,白象所在即为盟主。

瓜哇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瓜哇国山川考》
保老岸山 在苏吉丹国,凡番舶未到,先见此山顶耸五峰时,有云覆其上。
鹦鹉山 出鹦鹉故名。
八节涧 涧上接杜马班主府,下通莆奔大海,乃瓜哇咽喉必争地。元史弼、高兴尝会兵于此。
《瓜哇国土产考》
金    银   真珠 番名:没爹虾罗。犀角 番名:低密。   象牙 番名:家啰。
玳瑁   沉香   茴香
青盐 不假煎煮,日晒而成。
檀香 树与叶似荔支。 龙脑香  丁香
荜澄茄 其藤蔓衍,春花夏实,花白而实黑。
木瓜   椰子   蕉子   甘蔗
芋     槟榔
胡椒 树如蒲桃,以竹木为棚架。正月花,四月实,五月收采晒乾。
硫黄   红花   苏木   桄榔木吉贝   绞布 有绣丝绞 杂色丝绞。
装剑   藤簟   白鹦鹉
猴, 国中山多猴,不畏人呼,以霄霄之声即出,或投以果实,则其大猴二先至,土人谓之猴王,猴夫人,食果,群猴食其馀。
大阇婆国

图考


《三才图会》:大阇婆国,又名莆家龙,风帆八日可到。旧传其国雷震石裂,有一人出,后立为王。其子孙尚存。产青盐、绵羊、鹦鹉、瑜珠、宝贝等又言其国中有飞头者,其人目无瞳子,其头能飞,其俗所祠名曰虫落,因号落氏。汉武帝时,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头飞南海,左手飞东海,右手飞西泽,至暮头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水外。
诃陵国

图考


《三才图会》:诃陵国,在真腊国南,竖木为城,造大屋重閤,以棕皮盖象牙为床,椰花为酒,以手撮食,有毒,常人同宿即生疮,与女人交合,则必死,涎液著草木即枯。

莆家龙


图考


《三才图会》:莆家龙在海东南,广州发舶顺风一月可到。国王撮髻脑后,人民剃头。以椰子酿酒,其色红白,而味佳。出胡椒、檀香、沉香、丁香、白豆蔻。
瓜哇国

图考


《三才图会》:瓜哇国,在东南海岛中,即古阇婆也。自泉州路发驿一月可到。天无霜雪,四时之气常燠,地产胡椒。无城池、兵甲、仓廪、府库。每遇时节,国王与其属驰马执枪,校武胜者受赏,亲朋踊跃以为喜。伤死者,其妻亦不顾而去。饮食以木叶盛手撮而食。宴会则男女列坐,笑喧尽醉。凡草虫之类,尽皆烹食。市贾皆妇女,婚娶多论财。夫丧不旬日而适人。〈按:《明·一统志》瓜哇国
前后有四名,而《三才图会》作四国,国各有图,姑并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