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贯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九十卷目录

 贯胸部汇考一
  上古〈黄帝一则〉
 贯胸部汇考二
  山海经〈海外南经〉
  博物志〈穿胸国〉
  图考〈一则〉
 贯胸部艺文
  贯胸交胫支舌国赞     晋郭璞
 安南部汇考一〈交趾〉
  上古〈颛顼高阳氏一则〉
  陶唐氏〈帝尧一则〉
  有虞氏〈帝舜一则〉
  周〈成王二则〉
  秦〈始皇一则〉
  汉〈高祖二则 武帝元鼎一则 昭帝元始一则 元帝初元一则 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七则 章帝元和一则 和帝永元二则 安帝永初一则 元初一则 延光三则 顺帝永建一则 永和三则 建康一则 桓帝永寿一则 延熹二则 灵帝建宁一则 熹平一则 光和三则 中平一则 献帝建安二则 后主一则〉
  三国〈吴大帝黄武一则 赤乌一则 废帝五凤一则 景帝永安三则 末帝宝鼎一则 建衡二则 凤凰一则 天纪一则〉
  晋〈武帝泰始三则 泰康一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南齐〈高帝建元一则 武帝永明二则〉

边裔典第九十卷

贯胸部汇考一

上古

黄帝五十九年,贯胸氏来宾。
《竹书纪年》云云。

贯胸部汇考二

《山海经》

《海外南经》

贯胸国,其为人胸有窍。

《博物志》穿胸国

昔禹平天下,会诸侯,会稽之野,防风氏后到,杀之。夏德之盛,二龙降庭,禹使范成光御之行域外,既周而还,至南海经防风,防风之神。二臣以涂山之戮,见禹使,怒而射之。迅风、雷雨二龙升去。二臣恐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疗以不死之草,是为穿胸民。

穿胸国


图考


《三才图会》:穿胸国,在盛海东。胸有窍,尊者去衣,令卑者以竹木贯胸抬之。

贯胸部艺文

《贯胸交胫支舌国赞》晋·郭璞

铄金洪垆,洒成万品。造物无私,各任所禀。归于曲成,是见兆朕。

安南部汇考一〈交趾〉

上古

颛顼高阳氏时,交趾始通于中国。
《史记·五帝本纪》:颛顼高阳氏,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小大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注〉王肃曰:砥平也,四远皆平而来服属。

陶唐氏

帝尧申命羲叔,宅南交。
《书经·尧典》云云。
《史记》注:孔安国曰:夏与春交,此治南方之官也。
《索隐》曰:孔注未是。然则冬与秋交,何故下无其
文。且东嵎夷,西昧谷,北幽都,三方皆言地,而夏独不言地,乃云与春交,斯不例之甚也。然南方地有名交趾者,或古文略举一字名地,南交则是交趾不疑也。

有虞氏

帝舜有虞氏,南抚交趾。
《史记·舜本纪》云云。

成王六年,越裳氏来朝。
《通鉴前编》云云。
《后汉书·南蛮传》:交趾之南有越裳国。周公居摄六年,制礼作乐,天下和平,越裳以三象重译而献白雉,曰:道路悠远,山川阻深,音使不通,故重译而朝。成王以归周公。公曰:德不加焉,则君子不飨其质;政不施焉,则君子不臣其人。吾何以获此赐也。其使请曰:吾受命吾国之黄耇曰:久矣,天之无烈风雷雨,意者中国有圣人乎。有则盍往朝之。周公乃归之于王,称先王之神致,以荐于宗庙。周德既衰,于是稍绝。
成王十年,越裳氏来朝。
《竹书纪年》云云。

始皇三十三年,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戍。
《史记·始皇本纪》云云。
〈注〉《桂林韦昭》曰:今郁林是也。《象郡韦昭》曰:今日南。《南海正义》曰:即广州南海县。

高祖五年,以岭南三郡及长沙豫章封吴芮。
《汉书·高祖本纪》:五年二月甲午,诏曰:故衡山王吴芮与子二人、兄子一人,从百粤之兵,以佐诸侯,诛暴秦,有大功,诸侯立以为王。项羽侵夺之地,谓之番君。其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为长沙王。按《晋书·地理志》:交州。按禹贡扬州之域,是为南越之土。秦始皇既略定扬越,以谪戍卒五十万人守五岭。自北徂南,八越之道,必由岭峤,时有五处,故曰五岭。后使任嚣、赵佗攻越,略取陆梁地,遂定南越,以为桂林、南海、象等三郡,非三十六郡之限,乃置南海尉以典之,所谓东南一尉也。汉初,以岭南三郡及长沙、豫章封吴芮为长沙王。
高祖十一年,割三郡以封南越王。
《汉书·高祖本纪》:十一年五月,诏曰:粤人之俗,好相攻击,前时秦徙中县之民南方三郡,使与百越杂处。会天下诛秦,南海尉它居南方长治之,甚有文理,中县人以故不耗减,粤人相攻击之俗益止,俱赖其力。今立它为南粤王。使陆贾即授玺绶。它稽首称臣。
〈注〉如淳曰:秦始皇略取疆梁地以为桂林、象郡、南海郡,故曰三郡。

《晋书·地理志》:十一年,以南武侯织为南海王。陆贾使还,拜赵佗为南越王,割长沙之南三郡以封之。
武帝元鼎六年,始置交趾等九郡,以刺史领之。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六年,定越地,以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厓、儋耳郡。按《地理志》:南海郡,秦置。秦败,尉佗王此地。武帝元鼎六年开。属交州。户万九千六百一十三,口九万四千二百五十三。县六:
番禺 尉佗都。有盐官。如淳曰:番音潘。禺音愚。
博罗
中宿 有洭浦官。师古曰:洭音匡。
龙川 师古曰:裴氏广州记云本博罗县之东乡也,有龙穿地而出,即穴流泉,因以为号。
四会
揭阳 莽曰南海亭。韦昭曰:揭音其逝反。师古曰:音竭。

郁林郡,故秦桂林郡,属尉佗。武帝元鼎六年开,更名。有小溪川水七,并行三千一百一十里。莽曰郁平。属交州。户万二千四百一十五,口七万一千一百六十二。县十二:
布山
安广
阿林
广郁 郁水首受夜郎豚水,东至四会入海,过郡四,行四千三十里。
中留 师古曰:留音力救反,水名。
桂林
潭中 莽曰中潭。
临尘 朱涯水入领方。又有斤员水。又有侵离水,行七百里。莽曰监尘。
定周 水首受无敛,东入潭,行七百九十里。增食 驩水首受牂牁东界,入朱涯水,行五百七十里。
领方 斤员水入郁。又有桥水。都尉治。
雍鸡 有关。

苍梧郡,武帝元鼎六年开。莽曰新广。属交州。有离水开。户二万四千三百七十九,口十四万六千一百六十。县十:
广信 莽曰广信亭。
谢沐 有关。
高要 有盐官。
封阳 应卲曰:在封水之阳。
临贺 莽曰大贺。
端溪 冯乘 富川
荔浦 有荔平关。师古曰:荔因隶。
猛陵 龙山,合水所出,南至布山入海。莽曰猛陆。

交趾郡,武帝元鼎六年开,属交州。户九万二千四百四十,口七十四万六千二百三十七。县十:
 有羞官。孟康曰:羸音莲。音受土篓。师古曰:篓二字并音来口反。
安定
荀漏 师古曰:漏与漏同。麋泠 都尉治。应劭曰:麋音弥。孟康曰:音螟蛉。师古曰:音麋零。
曲昜 师古曰:昜,古阳字。
北带  稽徐 西干 龙编 朱䳒

合浦郡,武帝元鼎六年开。莽曰桓合。属交州。户万五千三百九十八,口七万八千八百八十。县五:
徐闻 高凉
合浦 有关。莽曰桓亭。
临允 牢水北入高要入郁,过郡三,行五百三十里。莽曰大允。
朱卢 都尉治。

九真郡,武帝元鼎六年开。有小水五十二,并行八千五百六十里。户三万五千七百四十三,口十六万六千一十三。有界关。县七:
胥浦 莽曰驩成。
居风
都庞 应劭曰:庞音龙。师古曰:音龚。
馀发 咸驩
无功 都尉治。
无编 莽曰九真亭。

日南郡,故秦象郡,武帝元鼎六年开,更名。有小水十六,并行三千一百八十里。属交州。师古曰:言其在日之南,所谓开北户以向日者。户万五千四百六十,口六万九千四百八十五。县五:
朱吾
比景 如淳曰:日中于头上,景在己下,故名之。
卢容
西捲 水入海,有竹,可为杖。莽曰日南亭。师古曰:音权。 象林。

《后汉书·南蛮传》:交趾之南有越裳国。周公居摄六年,重译来朝。周德既衰,于是稍绝。及楚子称霸,朝贡百越。秦并天下,威服蛮夷,始开岭外,置南海、桂林、象郡。汉兴,尉佗自立为南越王,传国五世。至武帝元鼎五年,遂灭之,分置九郡,交趾刺史领焉。珠崖、儋耳在海洲上,东西千里,南北五百里。元鼎六年,其渠帅贵长耳,皆穿而缒之,垂肩三寸。
《晋书·地理志》:武帝讨平吕嘉,以其地为
南海、苍梧、郁林、合浦、日南、九真、交趾七郡,盖秦时三郡之地。元封中,又置儋耳、珠崖二郡,置交趾刺史以督之。
《广东通志》:安南国,古交趾也,南方彝人足趾开拆,两足并立,足则相交,故名。白汉武开郡商戍,其人百骸与华无异。〈又〉越裳即九真也,秦以交趾隶象郡,汉初属南越,武帝平之,置交趾、九真、日南三郡,兼置交趾刺史治羸〈按《志》俱作七郡,而置儋耳、珠厓二郡在元封中,与《本纪》不同。〉
昭帝元始五年六月,罢儋耳郡。
《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晋书·地理志》:昭帝元始五年,罢儋耳并珠崖。
元帝初元三年,罢珠崖郡。
《汉书·元帝本纪》:三年春,珠崖郡山南县反,博谋群臣。待诏贾捐之以为宜弃珠崖,救民饥馑。乃罢珠崖。按《后汉书·南蛮传》:武帝末,珠崖太守会稽孙幸调广幅布献之,蛮不堪役,遂攻郡杀幸。幸子豹合率善人还复破之,自领郡事,讨击馀党,连年乃平。豹遣使封还印绶,上书言状,制诏即以豹为珠崖太守。威政大行,献命岁至。中国贪其珍赂,渐相侵侮,故率数岁一反。元帝初元三年,遂罢之。凡立郡六十五岁。
《晋书·地理志》:元帝初元三年,又罢珠崖郡。
平帝元始元年春正月,越裳氏重译献白雉一,黑雉二。
《汉书·平帝本纪》云云。

后汉

世祖建武五年冬十二月,交趾牧邓让率七郡太守遣使奉贡。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注〉交趾,郡,今交州县也。南滨大海。舆地志云:其夷足大指开拆,两足并立,指则相交。阯与趾同,古字通。应劭汉官仪曰:始开北方,遂交于南,为子孙基阯也。七郡谓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并属交州。

《南蛮传》《礼记》称南方曰蛮,雕题交趾。其俗男女同川而浴,故曰交趾。其西有啖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之,谓之宜弟。味旨,则以遗其君,君喜而赏其父。取妻美,则让其兄。今乌浒人是也。
〈注〉万震《南州异物志》曰:乌浒,地名也。在广州之南,交州之北。恒出道间伺候行旅,辄出击之。利得人食之,不贪其财货,并以其肉为肴菹,又取其髑髅破之以饮酒。以人掌趾为珍异,以食长老。

建武 年,复置交趾等郡。
《后汉书·世祖本纪》不载。按《南蛮传》:光武中兴,锡光为交趾,任延守九真,于是教其耕稼,制为冠履,初设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义。
《郡国志》:交州刺史部,郡七,县五十六。
南海郡,武帝置。雒阳南七千一百里。七城,户七万一千四百七十七,口二十五万二百八十二。
番禺 《山海经》注:桂林八树在贲禺东。郭璞云:今番禺。
博罗 有罗浮山,自会稽浮往博罗山,故置博罗县。
中宿 龙川 四会 揭阳
增城 有劳领山。

苍梧郡,武帝置。雒阳南六千四百一十里。十一城,户十一万一千三百九十五,口四十六万六千九百七十五。
广信 《汉官》曰:刺史治,去雒阳九千里。
谢沐 高要 封阳 临贺 端溪 冯乘富川 荔浦
猛陵 《地道记》曰:龙山合水所出。
鄣平 永平十四年置。

郁林郡,秦桂林郡,武帝更名。雒阳南六千五百里。十一城。
布山 安广 阿林 广郁 中溜 桂林潭中 临尘 定周 增食 领方

合浦郡,武帝置。雒阳南九千一百九十一里。五城,户二万三千一百二十一,口八万六千六百一十七。
合浦
徐闻 《交州记》曰:出大吴公皮以冠鼓。
高凉 建安二十五年,孙权立高梁郡。
临元 朱厓

交趾郡,武帝置,即安阳王国。雒阳南万一千里。十二城。
龙编 《交州记》曰:县西带江,有仙山数百里,有三湖,有注、沅二水。
 《地道记》曰:南越侯织在此。定安 《交州记》曰:越人铸铜为船,在江潮退时见。苟漏 《交州记》曰:有潜水牛上岸共斗,角软,还复出。
麋泠 曲阳 北带 稽徐 西于 朱䳒封溪 建安十九年置,《交州记》:有堤防龙门,水深百寻,大鱼登此门化成龙,不得过,曝鳃点额血流,此水恒如丹池,有秦潜江出呕山,分为九十九流,三百馀里,共会于一口。
望海 建武十九年置。

九真郡,武帝置。雒阳南万一千五百八十里。五城,户四万六千五百一十三,口二十万九千八百九十四。
胥浦
居风 《交州记》曰:有山出金牛,往往夜见光,曜十里山有风门,常有风。
咸欢 无功 无编

日南郡,秦象郡,武帝更名。雒阳南万三千四百里。五城,户万八千二百六十三,口十万六百七十六。
西卷
朱吾 《交州记》曰:其民依海际居,不食米,止资鱼。卢容 《交州记》曰:有采金浦。
象林 今之林邑国。
北景 《博物记》曰:日南出野女,群行不见夫,其状皛且白,裸袒无衣襦。〈按:置郡无年可考,而《志》间载于一二县,不便分析,故缺之。〉

建武十二年,九真徼外蛮夷张游率种人内属。按《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建武十二年,九真徼外蛮里张游率种人内属,封为归汉里君。建武十三年九月,日南徼外蛮夷献白雉、白兔。按《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建武十六年春二月,交趾女子徵侧反,略有城邑。按《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十六年,交趾女子徵侧及其妹徵贰反,攻郡。徵侧者,麋泠县雒将之女也。嫁为朱䳒人诗索妻,甚雄勇。交趾太守苏定以法绳之,侧忿,故反。于是九真、日南、合浦蛮里皆应之,凡略六十五城,自立为王。交趾刺史及诸太守仅得自守。光武乃诏长沙、合浦、交趾具车船,修道桥,通障溪,储粮谷。
建武十八年夏四月,遣伏波将军马援率楼船将军段志等击交趾贼徵侧等。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十八年,遣伏波将军马援、楼船将军段志,发长沙、桂阳、零陵、苍梧兵万馀人讨之。按《马援本传》:交趾女子徵侧及女弟徵贰反,攻没其郡,九真、日南、合浦蛮夷皆应之,寇略岭外六十馀城,侧自立为王。于是玺书拜援伏波将军,以扶乐侯刘隆为副,督楼船将军段志等南击交趾。军至合浦而志病卒,诏援并将其兵。遂缘海而进,随山刊道千馀里。十八年春,军至浪泊上,与贼战,破之,斩首数千级,降者万馀人。援追徵侧等至禁溪,数败之,贼遂散走。
建武十九年夏四月,马援破交趾,斩徵侧等。因击破九真贼都阳等,降之。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按《南蛮传》:十九年夏四月,援破交趾,斩徵侧、徵贰等,馀皆降散。进击九真贼都阳等,破降之。徙其渠帅三百馀口于零陵。于是岭表悉平。按《马援本传》:十九年正月,斩徵侧、徵贰,传首洛阳。封援为新息侯,食邑三千户。援将楼船大小二千馀艘,战士二万馀人,击九真贼徵侧馀党都阳等,自无功至居风,斩获五千馀人,峤南悉平。援奏言西于县户有三万二千,远界去庭千馀里,请分为封溪、望海二县,许之。援所过辄为郡县治城郭,穿渠灌溉,以利其民。条奏越律与汉律駮者十馀事,与越人申明旧制以约束之,自后骆越奉行马将军故事。按《晋书·地理志》:马援平定交部,始调立城郭置井邑。按《广东通志》:建武十六年,女子徵侧反,马援讨平之,立铜柱为界。〈按:反在十六年,讨在十八年,平在十九年。《通志》统言之耳。〉
章帝元和元年春正月,日南徼外蛮夷献生犀、白雉。按《后汉书·章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章帝元和元
年,日南徼外蛮夷究不事人邑豪献生犀、白雉。
和帝永元十二年夏四月,日南象林蛮夷反,郡兵讨平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和帝永元十二年夏四月,日南、象林蛮夷二千馀人寇掠百姓,燔烧官寺,郡县发兵讨击,斩其渠帅,馀众乃降。于是置象林将兵长史,以防其患。
永元十四年五月丁未,初置象林将兵长史官。按《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注〉阚骃《十三州志》曰:将兵长史居在日南郡,又有将兵司马,去雒阳九千六百三十里。
安帝永初元年五月,九真徼外夜郎蛮夷举土内属。按《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永初元年,九
真徼外夜郎蛮夷举土内属,开境千八百四十里。
元初三年春正月,苍梧、郁林、合浦蛮夷反叛,二月,遣侍御史任逴督州郡兵讨之。三月,赦苍梧、郁林、合浦、南海吏人为贼所迫者。冬十一月,苍梧、郁林、合浦蛮
夷降。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元初二年,苍梧蛮夷反叛,明年,遂招诱郁林、合浦蛮汉数千人攻苍梧郡。邓太后遣侍御史任逴奉诏赦之,贼皆降散。
延光元年秋八月辛卯,九真言黄龙见无功。冬十二月,九真徼外蛮夷贡献内属。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延光元年,九真徼外蛮贡献内属。
延光二年夏六月,九真言嘉禾生。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
延光三年夏五月,日南徼外蛮夷内属。秋七月,日南徼外蛮豪帅诣阙贡献。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日南徼外蛮复来内属。
顺帝永建六年冬十二月,日南徼外叶调国、掸国遣使贡献。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顺帝永建六年,日南徼外叶调王便遣使贡献,帝赐调便金印紫绶。
《东观记》:叶调国王遣使师会诣阙贡献,以师会为汉归义叶调邑君,赐其君紫绶,及掸国王雍田亦赐金印紫绶。
永和元年冬十二月,象林蛮夷叛。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
永和二年夏五月,日南蛮叛攻郡府。秋九月,交趾二郡兵反。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永和二年,日南、象林徼外蛮夷区怜等数千人攻象林县,烧城寺,杀长吏。交趾刺史樊演发交趾、九真二郡兵万馀人救之。兵士惮远役,遂反,攻其府。二郡虽击破反者,而贼势转盛。会侍御史贾昌使在日南,即与州郡并力讨之,不利,遂为所攻。围岁馀而兵谷不继,帝以为忧。永和三年夏六月,九真太守祝良、交趾刺史张乔慰诱日南叛蛮,降之。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贾昌为叛蛮所,围岁馀兵谷不继,帝以为忧。三年,召公卿百官及四府掾属,问其方略,皆议遣大将,发荆、扬、兖、豫四万人赴之。大将军从事中郎李固驳曰:若荆、扬无事,发之可也。今二州盗贼盘结不散,武陵、南郡蛮夷未辑,长沙、桂阳数被徵发,如复扰动,必更生患。其不可一也。又兖、豫之人卒被徵发,远赴万里,无有还期,诏书迫促,必致叛亡。其不可二也。南州水土温暑,加有瘴气,致死亡者十必四五。其不可三也。远涉万里,士卒疲劳,比至岭南,不复堪斗。其不可四也。军行三十里为程,而去日南九千馀里,三百日乃到,计人禀五升,用米六十万斛,不计将吏驴马之食,但负甲自致,费便若此。其不可五也。设军到所在,死亡必众,既不足禦敌,当复更发,此为刻割心腹以补四支。其不可六也。九真、日南相去千里,发其吏民,犹尚不堪,何况乃苦四州之卒,以赴万里之艰哉。其不可七也。前中郎将尹就讨益州叛羌,益州谚曰:虏来尚可,尹来杀我。后就徵还,以兵付刺史张乔。乔因其将吏,旬月之间,破殄寇虏。此发将无益之效,州郡可任之验也。宜更选有勇略仁惠任将帅者,以为刺史、太守,悉使共住交趾。今日南兵单无谷,守既不足,战又不能。可一切徙其吏民北依交趾,事静之后,乃令归本。还募蛮夷,使自相攻,转输金帛,以为其资。有能反间致头首者,许以封侯列土之赏。故并州刺史长沙祝良,性多勇决,又南阳张乔,前在益州有破虏之功,皆可任用。昔太宗就加魏尚为云中守,哀帝即拜龚舍为太山太守。宜即拜良等,便道之官。四府悉从固议,即拜祝良为九真太守,张乔为交趾刺史。乔至,开示慰诱,并皆降散。良到九真,单车入贼中,设方略,昭以威信,降者数万人,皆为良筑起府寺。由是岭外复平。
建康元年冬十月,日南蛮夷攻烧城邑,交趾刺史夏方招诱降之。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按《冲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建康元年,日南蛮夷千馀人复攻烧县邑,遂扇动九真,与相连结。交趾刺史九江夏方开恩招诱,贼皆降服。时梁太后临朝,美方之功,迁为桂阳太守。
桓帝永寿三年夏四月,九真蛮夷叛,太守儿式讨之,战殁;遣九真都尉魏朗击破之。后屯据日南。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桓帝永寿三年,居风令贪暴无度,县人朱达等及蛮夷相聚,攻杀县令,众至四五千人,进攻九真,九真太守儿式战死。诏赐钱六十万,拜子二人为郎。遣九真都尉魏朗讨破之,斩首二千级,渠帅犹屯据日南,众转彊盛。
延熹三年冬十一月,日南蛮贼率众诣郡降。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延熹三年,诏复拜夏方为交趾刺史。方威惠素著,日南宿贼闻之,二万馀人相率诣方降。
延熹五年夏四月,长沙贼起,寇桂阳、苍梧。五月,长沙、零陵贼起,攻桂阳、苍梧、南海、交趾,遣御史中丞盛修督州郡讨之,不剋。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灵帝建宁三年秋九月,郁林乌浒民相率内属。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灵帝建宁三年,郁林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乌浒人十馀万内属,皆受冠带,开置七县。
熹平二年冬十二月,日南徼外国重译贡献。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同。
光和元年春正月,合浦、交趾乌浒蛮叛,招引九真、日南民攻没郡县。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同。
光和四年夏四月,交趾刺史朱㒞讨交趾、合浦、乌浒蛮,破之。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同。光和六年春正月,日南徼外国重译贡献。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按《南蛮传》同。
中平元年六月,交趾屯兵执刺史及合浦太守来达,自称柱天将军,遣交趾刺史贾琮讨平之。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献帝建安八年,张津为刺史,士燮为交趾太守,共表立为州,乃拜津为交州牧。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按《晋书·地理志》云云。建安十五年,交州移居番禺。诏以边州使持节,郡给鼓吹,以重城镇,加以九锡六佾之舞。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按《晋书·地理志》云云。
后主  年,以李恢遥领交州。
《蜀志·后主传》不载。按《晋书·地理志》:蜀以李恢为建宁太守,遥领交州刺史。

三国

吴大帝黄武五年,分交州置广州,俄复旧。
《三国·吴志·吴王权传》云云。
《晋书·地理志》:吴黄武五年,割南海、苍梧、郁林三郡立广州,交趾、日南、九真、合浦四郡为交州。戴良为刺史,值乱不得入,吕岱击平之,复还并交部。
《广东通志》:献帝建安中,改为交州,吴孙权分交州为广州,而徙交州治龙编。
赤乌五年,复置朱崖郡。
《三国·吴志·吴王权传》不载。按《晋书·地理志》云云。
废帝五凤元年,交趾稗草化为稻。
《三国·吴志·孙亮传》不载。按注《江表传》云云。
景帝永安五年,使察战到交趾调孔爵、大猪。
《三国·吴志·孙休传》云云。
〈魏少帝景元四年,吴主永安六年〉魏以霍弋遥领交州,吴交州郡吏吕兴杀太守孙谞,降魏,魏以为使持节,都督交州军事。命未至,兴为下人所杀。
《魏志·少帝本纪》:咸熙元年九月,孙休遣使邓句,敕交趾太守锁送其民,发以为兵。吴将吕兴因民心愤怒,又承王师平定巴蜀,即纠合豪杰,诛除句等,驱逐太守长吏,抚和吏民,以待国命。九真、日南郡闻兴去逆即顺,亦齐心响应,与兴协同。兴移书日南州郡,开示大计,兵临合浦,告以祸福;遣都尉唐谱等诣进乘县,因南中都督护军霍弋上表自陈。又交趾将吏各上表,言兴创造事业,大小承命。郡有山寇,入连诸郡,惧其计异,各有携贰。权时之宜,以兴为督交趾诸军事、上大将军、定安县侯,乞赐褒奖,以慰边荒。乃心款诚,形于词旨。昔仪父朝鲁,《春秋》所美;窦融归汉,待以殊礼。今国威远震,抚怀六合,方包举殊裔,混一四表。兴首向王化,举众稽服,万里驰义,请吏帅职,宜加宠遇,崇其爵位。既使兴等怀忠感悦,远人闻之,必皆竞劝。其以兴为使持节、都督交州诸军事、南中大将军,封定安县侯,得以便宜从事。命未至,兴为其下所杀。按《吴志·孙休传》:永安六年,交趾郡吏吕兴等反,杀太守孙谞。
《晋书·地理志》:晋平蜀,以蜀建宁太守霍弋遥领交州,得以便宜选用长史。
永安七年秋七月,复分交州置广州。
《吴志·孙休传》云云。
末帝宝鼎二年九月,遣交州刺史刘俊、前部督修则等入击交趾,为晋将毛炅等所破,皆死,兵散还合浦。按《三国·吴志·孙皓传》云云。建衡元年十一月,遣监军虞汜、威南将军薛珝、苍梧太守陶璜由荆州,监军李勖、督军徐存从建安海道,皆就合浦击交趾。
《三国·吴志·孙皓传》云云。
建衡三年,汜、璜破交趾,禽杀晋所置守将,九真、日南皆还属。分交趾为新昌郡。诸将破扶严,置武平郡。按《吴志·孙皓传》云云。按《晋书·地理志》:孙皓又立新昌、武平、九德三郡。
凤皇三年,分郁林为桂林郡。
《三国·吴志·孙皓传》云云。
天纪三年,郭马反,自号安南将军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
《三国·吴志·孙皓传》:三年夏,郭马反。马本合浦太守修允部曲督。允转桂林太守,疾病,住广州,先遣马将五百兵至郡。允死,兵当分给,马等累世旧军,不乐离别。皓时又科实广州户口,马与部曲将何典、王族、吴述、殷兴等因此恐动兵民,合聚人众,攻杀广州督虞授。马自号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安南将军,兴广州刺史,述南海太守。典攻苍梧,族攻始兴。八月,以军师张悌为丞相,牛渚都督何植为司徒。执金吾滕循为司空,未拜,转镇南将军,假节领广州牧,率万人从东道讨马,兴族遇于始兴,未得前。马杀南海太守刘略,逐广州刺史徐旗。皓又遣徐陵督陶浚将七千人从西道,命交州牧陶璜部伍所领及合浦、郁林诸郡兵,当与东西军共击马。
〈注〉《汉晋春秋》曰:先是,吴有说谶者曰:吴之败,兵起南裔,亡吴者,公孙也。皓闻之,文武职位至于卒伍有姓公孙者,皆徙广州,不令停江边。及闻马反,大惧曰:此天亡也。

武帝泰始四年冬十月,吴将顾容寇郁林,太守毛炅大破之,斩其交州刺史刘俊、将军修则。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泰始五年五月,曲赦交趾、九真、日南五岁刑。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泰始七年秋七月,吴将陶璜等围交趾,太守杨稷与郁林太守毛炅及日南等三郡降于吴。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泰康 年,省珠崖入合浦。置交州郡属,又置广州郡属。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按《地理志》:平吴后,省珠崖入合浦。交州统郡七,县五十三,户二万五千六百。合浦郡汉置。统县六,户二千。
合浦 南平 荡昌 徐闻 毒质 珠官

交趾郡汉置。统县十四,户一万二千。
龙编 苟漏 望海 羸 西于 武宁朱鸢 曲昜 交兴 北带 稽徐 安定南定 海平

新昌郡吴置。统县六,户三千。
麋泠 妇人徵侧为主处,马援平之。
嘉宁 吴定 封山 临西 西道

武平郡吴置。统县七,户五千。
武宁 武兴 进山 根宁 安武 扶安封溪

九真郡汉置。统县七,户三千。
胥浦 移风 湛梧 建初 常乐 扶乐松原

九德郡吴置,周时越裳氏地。统县八,无户。
九德 咸驩 南陵 阳遂 扶苓 曲胥浦阳 都洨

日南郡秦置象郡,汉武帝改名焉。统县五,户六百。
象林 自此南有四国,其人皆云汉人子孙。今有桐柱,亦是汉置此为界。贡金供税也。
卢容 象郡所居。
朱吾 西卷 北景

〈又〉广州。汉武帝以其地为交趾郡。及太康中,吴平,遂以荆州、始安、始兴、临贺三部来属。合统郡十,县六十八,户四万三千一百二十。
南海郡秦置。统县六,户九千五百。
番禺 四会 增城 博罗 龙川 平夷

临贺郡吴置。统县六,户二千五百。
临贺 谢沐 冯乘 封阳 兴安 富川

始安郡吴置。统县七,户六千。
始安 始阳 平乐 荔浦 常安 熙平永丰

始兴郡吴置。统县七,户五千。
曲江 桂阳 始兴 含洭 浈阳 中宿阳山

苍梧郡汉置。统县十二,户七千七百。
广信 端溪 高要 建陵 新宁 猛陵鄣平 农城 元溪 临允 都罗 武城

郁林郡秦置桂郡,汉武帝更名。统县九,户六千。
布山 柯林 新邑 晋平 始建 郁平领方 武熙 安广

桂林郡吴置。统县八,户二千。
潭中 武丰 粟平 羊平 龙刚 夹阳武城 军腾

高凉郡吴置。统县三,户二千。
安宁 高凉 思平

高兴郡吴置。统县五,户一千二百二十。
广化 海安 化平 黄阳 西平

宁浦郡吴置。统县五,户一千三百二十。
宁浦 连道 吴安 昌平 平山

文帝元嘉八年春正月,于交州复立珠崖郡。
元嘉十一年二月,以交趾太守李耽之为交州刺史。按以上《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南齐

高帝建元元年,仍以李叔献为交州刺史。
《南齐书·高帝本纪》:建元元年秋,七月,丁未,诏曰:交趾北景,独隔书朔,斯乃前运方季,负海不朝,因迷遂往,归款莫由。曲赦交州部内李叔献一人即抚南土,文武详才选用。并遣大使宣扬朝恩。以试守武平太守行交州府事李叔献为交州刺史。按《扶南传》:交州斗绝海岛,控带外国,故恃险数不宾。宋泰始初,刺史张牧卒,交趾人李长仁杀牧北来部曲,据交州叛。数年病死。从弟叔献嗣事,号令未行,遣使求刺史。宋朝以南海太守沈焕为交州刺史,以叔献为焕宁远司马、武平新昌二郡太守。叔献得朝命,人情服从,遂发兵守险不纳焕,焕停郁林病卒。太祖建元元年,仍以叔献为交州刺史,就安慰之。
武帝永明三年春,正月,丙辰,以大司农刘楷为交州刺史。
《南齐书·武帝本纪》云云。按《扶南传》:叔献受命,既而断割外国,贡献寡少。世祖欲讨之,永明元年,以司农刘楷为交州刺史,发南康、庐陵、始兴郡兵征交州。叔献闻之,遣使愿更申数年,献十二队纯银兜鍪及孔雀眊,世祖不许。叔献惧为楷所袭,间道自湘川还朝。
永明六年六月丙子,以始兴太守房法乘为交州刺史。
《南齐书·武帝本纪》云云。按《扶南国传》:六年,以始兴太守房法乘代楷。法乘至镇,属疾不理事,专好读书。长史伏登之因此擅权,改易将吏,不令法乘知。录事房季文白之,法乘大怒,系登之于狱。十馀日,登之厚赂法乘妹夫崔景叔得出,将部曲袭州执法乘,谓之曰:使君既有疾,不宜劳。囚之别室。法乘无事,复就登之求书读,登之曰:使君静处独恐动疾,岂可看书。遂不与。乃启法乘心疾动,不任视事,世祖仍以登之为交州刺史。法乘还至岭而卒。法乘,清河人。升明中为太祖骠骑中兵,至左中郎将。性方简,身长八尺三寸,行出人上,常自俯屈。青州刺史明庆符亦长与法乘等,朝廷唯此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