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沙哈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八十六卷目录

 柳城部汇考〈鲁陈 柳陈〉
  明〈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火州部汇考〈哈剌〉
  明〈成祖永乐三则 英宗正统一则〉
 小葛兰部汇考〈附大葛兰〉
  明〈成祖永乐一则〉
 阿鲁部汇考〈哑鲁〉
  明〈成祖永乐六则 宣宗宣德一则〉
 加异勒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三则 宣宗宣德二则〉
 甘巴里部汇考〈阿拨把丹 小阿兰〉
  明〈成祖永乐三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八答黑商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三则 英宗天顺二则〉
 俺都淮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董卜韩胡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四则 代宗景泰三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二则 世宗嘉靖一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急兰丹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二则〉
 沼纳扑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二则〉
 俺的干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哈实哈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失剌思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五则 宣宗宣德二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卜花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亦思弗罕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阿速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沙鹿海牙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达失干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赛蓝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养夷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迭里迷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黎伐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那孤儿部汇考〈花面王〉
  明〈成祖永乐一则〉
 日落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米昔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纳失者罕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阿哇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沙哈鲁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白松虎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答儿密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乞力麻儿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敏真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马哈麻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柔佛部汇考〈乌丁礁林〉
  明〈成祖永乐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默德那部汇考〈回回〉
  明〈宣宗宣德一则〉
  图〈一则〉
 默德那部纪事
 默德那部杂录
 天方部汇考〈筠冲 天堂 默伽〉
  明〈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六则 神宗万历一则〉  图考〈一则〉
 天方部纪事
 坤城部汇考〈附哈三等二十九部〉
  明〈宣宗宣德一则〉
 讨来思部汇考
  明〈宣宗宣德一则〉
 黑娄部汇考
  明〈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二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哈失哈力部汇考
  明〈宣宗宣德一则〉
 朵儿只伯部汇考
  明〈英宗正统一则〉
 打喇儿寨部汇考
  明〈武宗正德一则〉
 鲁迷部汇考
  明〈世宗嘉靖六则〉

边裔典第八十六卷

柳城部汇考〈鲁陈 柳陈〉

成祖永乐五年,柳城万户瓦赤剌遣使来贡。
《明外史·柳城传》:柳城,一名鲁陈,又名柳陈城,即后汉柳中地,西域长史所治。唐置柳中县。西去火州七十里,东去哈密千里。经一大川,道旁多骸骨,相传有鬼魅,行旅早暮失侣,多迷死。出大川,渡渡沙,有山青红如火,山下有城屹然,广二三里,即柳城也。四面皆田园,流水环绕,树木阴翳。土宜穄麦豆麻,有桃李枣瓜胡芦之属。而葡萄最多,小而甘,无核,名锁子葡萄。畜有牛羊马驼。节候常和。土人淳朴,男子椎结,妇人蒙皂布,其语音类畏兀儿。永乐四年,刘帖木儿使别失八里,因命赍綵币赐柳城酋长。五年,其万户瓦赤剌遣使来贡。
永乐七年,柳城入贡。
《明外史·柳城传》:永乐七年,傅安自西域还,其酋复遣使随入贡。帝即命安赍绮帛报之。
永乐十一年,柳城入贡。
《明外史·柳城传》:永乐十一年夏,遣使随白阿儿忻台入贡。其冬,万户观音奴再遣使随傅安入贡。永乐二十年,柳城贡羊。
《明外史·柳城传》:永乐二十年,与哈密共贡羊二千。
宣宗宣德五年,柳城入贡。
《明外史·柳城传》:宣德五年,其头目阿黑把失来贡。
英宗正统五年,柳城入贡。
《明外史·柳城传》:正统五年、十三年并入贡。自后不复至。柳城密迩火州、土鲁番,凡天朝遣使及其酋长入贡,多与之偕。后土鲁番强,二国并为所灭。
《明会典》:柳陈城五日下程一次,每十人羊鹅鸡各一只,酒七瓶,面十五斤,米五斗,果子二斗,饼四十个,蔬菜厨料。
《四译馆考》:鲁陈,一名柳城,古柳中县地。去哈密千里,中经大川,砂碛无水草,马牛过此辄死,大风倏起,人马相失,道旁多骸骨,有鬼魅,行人失侣,白昼迷亡,番人谓之旱海。出川西行至流沙河,河上有小冈,云风捲浮沙所积。道北火焰山,山色如火,城方二三里,四面多田园,流水环绕,树林荫翳,土宜穄麦、麻、豆,有小葡萄,甘甜无核,名琐子葡萄。气候和暖,风俗醇朴,人二种:男子削发戴小罩剌,妇女白布裹头者,回回也;男子椎髻,妇人蒙皂巾,垂髻于额者,畏兀儿也。

火州部汇考〈哈剌〉

成祖永乐五年,火州遣使贡玉璞方物。
《明外史·火州传》:火州,又名哈剌,在柳城西七十里,土鲁番东三十里,即汉车师前王地。隋时为高昌国。唐太宗灭高昌,以其地为西州。宋时回鹘居之,尝入贡。元名火州,与安定、曲先诸卫统号畏兀儿,置达鲁花赤监治之。永乐四年五月,命鸿胪丞刘帖木儿护别失八里使者归,因赍綵币赐其王子哈散。五年,即遣使贡玉璞方物。其使臣言,回回行贾京师者,甘、凉军士多私送出境,泄漏边务。帝命御史往按,且敕总兵官宋晟严束之。
永乐七年,火州入贡。
《明外史·火州传》:永乐七年,遣使偕哈烈来贡。永乐十一年,火州入贡。
《明外史·火州传》:永乐十一年夏,都指挥白阿儿忻台使其国遣使偕俺的干、失剌思等九国来贡。其秋,命陈诚、李暹等以玺书、文绮、纱罗、布帛往劳之。永乐十三年,火州来贡。
《明外史·火州传》:永乐十三年冬,遣使随诚等来贡。自是久不至。
英宗正统十三年,火州入贡。
《明外史·火州传》:正统十三年,复来贡,后遂绝。其地多山,青红若火,故名火州。气候热。五谷、畜产与柳城同。城方十馀里,僧寺多于民居。东有荒城,即高昌国都,汉戊己校尉所治。西北连别失八里。国小,不能自立,后为土鲁番所并。

小葛兰部汇考〈附大葛兰〉

成祖永乐五年,小葛兰遣使入贡。
《明外史·小葛兰传》:小葛兰,其国与柯枝接境。自锡兰山西北行六昼夜可达。东大山,西大海,南北地窄,西洋小国也。永乐五年遣使附古里、苏门答剌入贡,赐其王锦绮、纱罗、鞍马诸物,其使者亦有赐。王及群下皆琐里人,奉释教。敬牛及他婚丧诸礼,多与锡兰同。俗淳。土薄,收穫少,仰给榜葛剌。郑和尝使其国。厥贡止珍珠伞、白绵布、胡椒。又有大葛兰,波涛湍悍,舟不可泊,故商人罕至。土黑坟,本宜谷麦,民懒事耕作,岁赖乌爹之米以足食。风俗、物产,多类小葛兰。按《明会典》:小葛兰国,永乐五年,遣使附苏门答剌等国朝贡,贡物珍珠伞、白绵布、胡椒,差中官给赐头目纻丝、纱罗共十一匹。
《瀛涯胜览》:小葛兰东连大山,馀方皆濒海,王乃锁里人也,尚浮屠,尊重象、牛,婚丧服用与锡兰同,自锡兰国别那里西北海行六昼夜始至,日餐多酥,用以和饭,市用金钱重二分,境土乃小国也。

阿鲁部汇考〈哑鲁〉

成祖永乐五年阿鲁国遣使朝贡。
《明会典》:阿鲁国,在西南海中。永乐五年,其王速鲁唐忽先遣使附古里诸国朝贡,贡物象牙、熟脑,差中官给赐头目纻丝、纱罗共十匹。
永乐九年,阿鲁遣使入贡。
《明外史·阿鲁传》:阿鲁,一名哑鲁,近满剌加。顺风三昼夜可达。风俗、气候大类苏门答剌。田瘠少收,盛艺芭蕉、椰子以为食。男女皆裸体,以布围腰。永乐九年,王速鲁唐忽先遣使附古里诸国入贡。赐其使冠带、綵币、宝钞,其王亦有赐。
永乐十年遣使至阿鲁国。
《明外史·阿鲁传》:永乐十年,郑和使其国。
永乐十七年,阿鲁国王子段阿剌沙遣使入贡。永乐十九年,阿鲁国入贡。
永乐二十一年,阿鲁国再入贡。
按以上《明外史·阿鲁传》云云。
宣宗宣德五年,遣使赐诸蕃亦及阿鲁国。
《明外史·阿鲁传》:宣德五年,郑和使诸蕃,阿鲁亦有赐。其后贡使不至。
《瀛涯胜览》:哑鲁南连大山,北距海,西距苏门答剌,自满剌加水行四昼夜可至。有淡水港,东连旷野,地宜早稻,其俗小,民业耕渔,风俗淳朴,婚丧礼与瓜哇、满剌加同。市易用小绵布曰:栲泥,米谷、牛羊、鸡鸭甚丰,乳酪亦多,国皆回回人也,厥产飞虎如猫犬,长毛,灰色肉翅如蝙蝠,飞亦不远,有黄连、香金、银香之类。

加异勒部汇考

成祖永乐六年,遣中官郑和至加异勒国。
《明外史·加异勒传》:加异勒,西洋小国也。永乐六年,遣郑和赍敕招谕,赐以锦绮、纱罗。
永乐九年,加异勒遣使入贡。
《明外史·加异勒传》:永乐九年,其酋长葛卜者麻遣使奉表,贡方物。命赐宴及冠带、綵币、宝钞。
永乐十年,复遣郑和使加异勒国。
《明外史·加异勒传》:永乐十年,和再使其国,后凡三入贡。
《明·一统志》:加异勒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中,国王者麻里奈那,遣其臣别里呆不来等来朝,并贡方物,
宣宗宣德五年,遣郑和使其国。
《明外史·加异勒传》:宣德五年,和复使其国。
宣德八年,加异勒偕阿丹等十一国来贡。
《明外史·加异勒传》:宣德八年,又偕阿丹等十一国来贡。

甘巴里部汇考〈附阿拨把丹 小阿兰〉

成祖永乐六年,遣使赐甘巴里锦绮。
《明外史·甘巴里传》:甘巴里,西洋小国。永乐六年,郑和使其地,赐其王锦绮、纱罗。其邻境有阿拨把丹、小阿兰二国,亦以是年命郑和赍敕招谕,赐仝甘巴里。永乐十三年,甘巴里偕古里诸国来朝贡。
《明外史·甘巴里传》:永乐十三年,遣使偕古里柯枝、南浡利诸国来朝贡方物。
永乐十九年,甘巴里遣使朝贡。
《明外史·甘巴里传》:永乐十九年,又偕加异勒、南浡利等十六国来贡,遣郑和报之。
宣宗宣德五年,甘巴里遣使朝贡。
《明外史·甘巴里传》:宣德五年,和复招谕其国。王兜哇刺扎即遣使来贡,八年抵京师。
英宗正统元年,甘巴里使人还国,赐敕劳之。
《明外史·甘巴里传》:正统元年,附瓜哇舟还国,赐敕劳其王。

八答黑商部汇考

成祖永乐六年,八答黑商遣使朝贡。
《明外史·八答黑商传》:八答黑商,在俺都淮东北。城周十馀里。地广无险阻,山川明秀,人物朴茂。浮屠数区,壮丽如王居。西洋、西域诸贾多贩鬻其地,故民俗富饶。初为哈烈酋沙哈鲁之子所据。永乐六年命内官把太、李达赐其酋敕书綵币,并及哈实哈儿、葛忒郎诸部,谕以往来通商之意,皆即奉命。自是,东西万里行旅无滞。
《明会典》:永乐六年,八答黑商遣使朝贡。
永乐十二年,遣使至八答黑商。
《明外史·八答黑商传》:永乐十二年,陈诚使其国。永乐十八年,八答黑商遣使来贡。
《明外史·八答黑商传》:永乐十八年,遣使来贡,命诚及内官郭敬赍书往报。
《明会典》:八答黑商,永乐间,使臣四十人每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二只,鸡五只,酒二十瓶,米五斗,面二十斤,果子二斗,烧饼四十个,糖饼四十个,蜜二斤,蔬菜厨料,三日一次添送羊一只,鹅一只,鸡二只,米五斗。
英宗天顺五年,八答黑商遣使来贡。
《明外史·八答黑商传》:天顺五年,其王马哈麻遣使来贡。
天顺六年八,答黑商遣使来贡。
《明外史·八答黑商传》:天顺六年,复贡。命使臣阿卜都剌袭父职,为指挥同知。

俺都淮部汇考

成祖永乐八年,俺都淮遣使朝贡。
《明外史·俺都淮传》:俺都淮,在哈烈西北千三百里,东南去撒马儿罕亦如之。城居大村,周十馀里。地平衍无险,田土膏腴,民物繁庶,称乐土。自永乐八年至十四年,偕哈烈通贡。后不复至。
《明会典》:永乐八年,俺都淮遣使朝贡。

董卜韩胡部汇考

成祖永乐九年,董卜韩胡酋长南葛遣使朝贡。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董卜韩胡宣慰司,在四川威州之西,其南与天全六蕃接。永乐九年,酋长南葛遣使奉表入朝,贡方物。因言答隆蒙、碉门二招讨侵掠邻境,阻遏道路,请讨之。帝不欲用兵,降敕慰谕,使比年一贡,赐银印、冠带。
英宗正统三年,董卜韩胡宣慰司乞以子克罗俄坚粲嗣,从之。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正统三年,奏年老,乞以子克罗俄坚粲代,从之。凶狡,不循礼法。
正统七年,董卜韩胡宣慰司乞封王,不许。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正统七年,乞封王,赐金印,帝不许。命进秩镇国将军、都指挥同知,掌宣慰司事,给之诰命。益恃强,数与杂谷安抚及别思寨安抚饶蛒搆怨。
正统十年,克罗俄坚粲擅执安抚司饶蛒,四川守臣上其事,诏责其专擅令,推择饶蛒族人为安抚,仍辖其地。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正统十年八月,移牒四川守臣,谓:别思寨木父南葛故地,分界饶蛒父者。后饶蛒父事,私奏于朝,获设安抚司。迩乃伪为宣慰司印,自称宣慰使,纠合杂谷诸番,将侵噬己地。已拘执饶蛒,追出伪印,用番俗法剜去两目。谨以状闻。守臣上其事。帝遣使赍敕责其专擅,令与使臣推择饶蛒族人为安抚,仍辖其土地,且送还饶蛒,养之终身。正统十三年,董卜请别开贡道,不许。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正统十三年十月,四川巡按张洪等奏:近接董卜宣慰文牒言:杂谷故安抚阿小妻毒杀其夫及子,又贿威州千户唐泰,诬己谋叛。今备物进贡,欲从铜门山西开山通道,乞官军于日驻迓之。臣等窃以为杂谷内联威州、保县,外邻董卜韩胡。杂谷力弱,欲抗董卜,实倚重于威、保。董卜势强,欲通威、保,却受阻于杂谷。以此雠杀,素不相能。铜门及日驻诸寨,乃杂谷、威、保要害地。董卜欺杂谷妻寡子弱,瞰我军远征麓川,假进贡之名,欲别开道路,意在吞灭杂谷,搆陷唐泰。所请不可许。乃下都御史寇深等计度,其议迄不行。时董卜比岁入贡,而所遣僧徒强悍不法,多携私物,强索舟车,骚扰道途,詈辱长吏。天子闻而恶之。
代宗景泰元年,董卜侵杂谷及达思蛮长官司地。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景泰元年赐敕切责。寻侵夺杂谷及达思蛮长官司地,掠其人畜,守臣不能制。景泰三年,以董卜韩胡入贡勤诚,进秩都指挥使,令其还二司侵地。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景泰三年二月,朝议奖其入贡勤诚,进秩都指挥使,令还二司侵地及所掠人民。其酋即奉命,惟旧维州之地尚为所据。俄馈四川巡抚李匡银罂、金珀,求《御制大诰》《周易》《尚书》《毛诗》《小学》《方舆胜览》《成都记》诸书。匡闻之于朝,因言:唐时吐蕃求《毛诗》《春秋》。于休烈谓,予之以书,使知权谋,愈生变诈,非中国之利。裴光庭谓,吐蕃久叛新服,因其所请,赐以《诗》《书》,俾渐陶声教,化流无外。休烈徒知书有权略变诈,不知忠信礼义,皆从书出。明皇从之。今兹所求,臣以为予之便。不然彼因贡使市之书肆,甚不为难。惟《方舆》《成都记》二书,形胜关塞所具,不可概予。帝如其言。寻以其还侵地,赐敕奖励。
景泰六年,克罗俄坚粲死,命其子劄思坚粲藏卜为都指挥同知,掌宣慰司事。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景泰六年,兵部尚书于谦等奏其僭称蛮王,窥伺巴,蜀,所上奏章语多不逊,且招集群番,大治戎器,悖逆日彰,不可不虑,宜敕守臣预为戒备,从之。未几克罗俄坚粲死,其子劄思坚粲藏卜遣使来贡,命为都指挥同知,掌宣慰司事。
英宗天顺元年,劄思坚粲藏卜入贡,进秩都指挥使。按《明外史·董卜韩胡传》:天顺元年遣使入贡,乞封王。命如其父官,进秩都指挥使,仍掌宣慰司事。宪宗成化六年,定董卜韩胡三年或二年一贡,贡使不得过百人。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成化五年,四川三司奏:保县僻处极边,永乐五年特设杂谷安抚司,令抚辑旧维州诸处蛮寨。后与董卜搆兵,维州诸地俱为侵夺,贡道阻绝。今杂谷恢复故疆,将遣使来贡,不知贡期,未敢擅遣。帝从礼官言,许以三年为期。四年,申诸番三年一贡之例,惟董卜许比年一贡。六年,又定三年或二年一贡,贡使不得过百人。
孝宗弘治三年,赐日墨劄思巴旺丹巴藏卜诰袭其父职。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劄思坚粲藏卜卒,子绰吾结言千嗣为都指挥使。弘治三年卒,子日墨劄思巴旺丹巴藏卜遣国师贡珊瑚树、氆氇、甲胄诸物,请嗣父职,许之,赐诰命、敕书、綵币。
弘治九年,日墨劄思巴旺丹巴藏卜卒,子喃呆袭,未几又卒,子容中短竹袭。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弘治九年卒,子喃呆请袭,亦遣国师贡方物,诏授以父官。久之卒,子容中短竹袭。自定贡使之制,其后仍渐增至千馀人。
世宗嘉靖二年,再定令贡使不得过千人。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自定贡使之制后仍渐增至千馀人,嘉靖二年再定令不得过千人,其所隶别思寨及加渴瓦寺别贡。
穆宗隆庆二年,董卜及别思寨贡使至千七百馀人,遣八人赴京,为定制。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隆庆二年,董卜及别思寨贡使多至千七百馀人,命半予全赏,遣八人赴京,为定制。
神宗万历 年,董卜韩胡入贡。
《明外史·董卜韩胡传》:万历后,朝贡不替。
《明会典》:董卜韩胡差来国师、禅师、都纲道官、剌麻、番僧、头目、寨官人等到京,每人綵缎一表里,留边每人折表里,阔生绢四匹俱与折钞,绢二匹靴袜,钞五十锭,番僧每人纻丝绫贴里,僧衣一套,头目人等每人纻丝绫贴里,俗衣一套,氆氇等物例不给价,回赐土官綵缎十表里,妻綵缎四表里。

急兰丹部汇考

成祖永乐九年,急兰丹遣使入贡。
《明外史·急兰丹传》:急兰丹,永乐九年,王麻哈剌查苦马儿遣使偕古里、柯枝诸国来朝贡。
永乐十年,命内官郑和赍敕奖谕急兰丹王。
《明外史·急兰丹传》:永乐十年,命郑和赍敕奖其王,赉以锦绮、纱罗、綵帛。

沼纳扑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年,遣使抚谕沼纳扑儿,赐之金币。
《明外史·沼纳扑儿传》:沼纳扑儿,其国在榜葛剌之西。或言即中印度,古所称佛国也。永乐十年遣使者赍敕抚谕其国,赐王亦不剌金绒锦、金织文綵、绮帛等物。
永乐十八年,诏遣使敕谕沼纳扑儿。
《明外史·沼纳𢷏儿传》:永乐十八年,榜葛剌使者愬其国王数举兵侵扰,诏中官侯显赍敕谕以睦邻保境之义,因赐之綵币;所过金刚宝座之地,亦有赐。然其王以去中国绝远,朝贡竟不至。
《明会典》:沼纳扑儿国在印度之中,即古佛国。永乐十八年,其国王亦不剌金数侵榜葛剌国,遣使赍敕谕之。

俺的干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一年,俺的干遣使入贡。
《明外史·俺的干传》:俺的干,西域小部落。元太祖尽平西域,封子弟为王镇之,其小者则设官置戍,同之内地。元亡,各自割据,不相统属。洪武、永乐间,数遣人招谕,稍稍来贡。地大者称国,小者止称地面。迄宣德朝,效臣职、奉表笺、稽首阙下者,多至七八十部。而俺的干,则永乐十一年与哈烈并贡者也。迨十四年,鲁安等使哈烈、失剌思诸国,复便道赐其酋长文绮。然地小不能常贡,后竟不至。

哈实哈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一年,哈实哈儿遣使入贡。
《明外史·哈实哈儿传》:哈实哈儿,亦西域小部落。永乐六年,把太、李达等赍敕往赐,即奉命。十一年,遣使随白阿儿忻台入朝,贡方物。
宣宗宣德 年,哈实哈儿入贡。
《明外史·哈实哈儿传》:宣德时亦来朝贡。
英宗天顺七年,遣使往哈实哈儿。
《明外史·哈实哈儿传》:天顺七年,命指挥刘福、普贤使其地。其贡使亦不能常至。

失剌思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一年,失剌思随哈烈诸国入贡。
《明外史·失剌思传》:失剌思,近撒马儿罕。永乐十一年,遣使偕哈烈、俺的干、哈实哈儿等八国,随白阿儿忻台入贡方物,命李达、陈诚等赍敕偕其使往劳。永乐十三年冬,其酋亦不剌金遣使随达等朝贡。按《明外史·失剌思传》云云。
永乐十四年,遣使赐失剌思金币,听还。
《明外史·失剌思传》:天子方北巡。永乐十四年夏,始辞还,复命诚偕中官鲁安赍敕及白金、綵缎、纱罗、布帛赐其酋。
永乐十七年,失剌思贡狮子、文豹、名马,赐之綵币。按《明外史·失剌思传》:永乐十七年,遣使偕亦思弗罕诸部贡狮子、文豹、名马,辞还。复命安等送之,赐其酋绒锦、文绮、纱罗、玉系腰、磁器诸物。时车驾频岁北征,乏马,遣官多赍綵币、磁器,市之失剌思及撒马儿罕诸国。其酋即遣使贡马。永乐二十一年,失剌思贡使谒见于宣府行宫,厚赐之。
《明外史·失剌思传》:永乐二十一年八月,谒帝于宣府之行宫。厚赐之,遣还京师,其人遂久留内地不去。仁宗嗣位,趣之还,乃辞去。
《明会典》:失剌思亦思把罕柳陈城,永乐间筵宴一次使臣回,经过府卫,茶饭管待。
宣宗宣德二年,失剌思贡驼马方物。
《明外史·失剌思传》:宣德二年,贡驼马方物,授其使臣阿力为都指挥佥事,赐诰命、冠带。嗣后久不贡。按《明会典》:失剌思,宣德间,使臣八人五日下程一次,羊鹅鸡各二只,酒二十瓶,米四斗,面二十五斤,烧饼八十个,果子十五斤,蔬菜厨料。
宣德七年,定失剌思使臣廪给之例。
《明会典》:宣德七年,令失剌思等处使臣回到甘州,月送羊、酒。半年之外,止支本等廪给口粮。
宪宗成化十九年,失剌思遣使入贡。
《明外史·失剌思传》:成化十九年,与黑娄、撒马儿罕、把丹沙诸国共贡狮子,诏加优赉。
孝宗弘治五年,失剌思酋念哈密忠顺王陜巴归国,以财物助其成婚,诏嘉奖厚赐之。
《明外史·失剌思传》:弘治五年,哈密忠顺王陕巴袭封归国,与邻境野乜克力酋结婚。失剌思酋念其贫,偕旁国亦不剌因之酋,率其平章锁和卜台、知院满可,各遣人请颁赐财物,助之成婚。朝议义之,厚赐陜巴,并赐二国及其平章、知院綵币。
世宗嘉靖三年,失剌思遣使入贡。
《明外史·失剌思传》:嘉靖三年,与旁近三十二部并遣使贡马及方物。其使者各乞蟒衣、膝襕、磁器、布帛。天子不能却,命量予之,自是贡使亦不至。

卜花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三年,遣中官陈诚诏谕西域至卜花儿国。
《明外史·卜花儿传》:卜花儿,在撒马儿罕西北七百馀里。城居平川,周十馀里,户万计。市里繁华,号为富庶。地卑下,节序常温,宜五谷桑麻,多丝绵布帛,六畜亦饶。永乐十三年,陈诚自西域还,所经哈烈、撒马儿罕、别失八里、俺都淮、八答黑商、迭里迷、沙鹿海牙、赛蓝、渴石、养夷、火州、柳城、土鲁番、盐泽、哈密、达失干、卜花儿凡十七国,悉详其山川、人物、风俗,为《使西域记》以献,故中国得考焉。
宣宗宣德七年,遣使至卜花儿国。
《明外史·卜花儿传》:宣德七年,命李达抚谕西域,卜花儿亦与焉。

亦思弗罕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七年,亦思弗罕遣使朝贡。
《明外史·亦思弗罕传》:亦思弗罕,地近俺的干。永乐十四年使俺都淮、撒马儿罕者道经其地,赐其酋文绮诸物。永乐十七年,偕邻国失剌思共贡狮、豹、西马,赉白金、钞币。使臣辞还,命鲁安等送之。有马哈木者,愿留京师。从其请。
宣宗宣德六年,亦思把罕遣使臣迷儿阿力朝贡〈或云 即亦思弗罕〉
《明外史·亦思弗罕传》云云。
宪宗成化十九年,亦思弗罕入贡。
《明外史·亦思弗罕传》:成化十九年,与撒马儿罕共贡狮子、名马、番刀、兜罗、锁幅诸物,赐赉有加。

阿速部汇考

成祖永乐十七年,阿速遣使入贡。
《明外史·阿速传》:阿速,近天方、撒马儿罕,幅员甚广。城倚山面川。川南流入海,有鱼盐之利。土宜耕牧。敬佛畏神,好施恶斗。物产,寒暄适节,人无饥寒,夜鲜寇盗,雅称乐土。永乐十七年,其酋牙忽沙遣使贡马及方物,宴赉如制。以地远不能常贡。
《明会典》:阿速地面,永乐间,使臣一百二十人三日下程一次,羊八只,鹅四只,鸡八只,酒一百四十瓶,米二石五斗,面一百五十斤,果子四色,烧饼一百二十个,蔬菜厨料。
英宗天顺七年,遣使至阿速国。
《明外史·阿速传》:天顺七年,命都指挥白全等使其国,竟不复再贡。

沙鹿海牙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沙鹿海牙遣使朝贡。
《明外史·沙鹿海牙传》:沙鹿海牙,西去撒马儿罕五百馀里。城居小冈上,西北临河。河名火站,水势冲急,架桴以渡,亦有小舟。南近山,人多依崖谷而居。园林广茂。西有大沙洲,可二百里。无水,间有之,咸不可饮。牛马误饮之,辄死。地生臭草,高尺馀,叶如盖,煮其液成膏,即阿魏。又有小草,高一二尺,丛生,秋深露凝,食之如蜜,煮为糖,番名达郎古宾。永乐间,李达、陈诚使其地,其酋即遣使奉贡。
宣宗宣德七年,敕谕沙鹿海牙国。
《明外史·沙鹿海牙传》:宣德七年,命中官李贵赍敕谕其酋,赐金织文绮、綵币。

达失干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遣使至达失干国。
《明外史·达失干传》:达失干,西去撒马儿罕七百馀里。城居平原,周二里。外多园林,饶果木。土宜五谷。民居稠密。李达、陈诚、李贵之使,与沙鹿海牙同。

赛蓝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遣使至赛蓝国。
《明外史·赛蓝传》:赛蓝,在达失干之东,西去撒马儿罕千馀里。有城郭,周二三里。四面平旷,居人繁庶。五谷茂殖,亦饶果木。夏秋间,草中生黑小蜘蛛。人被螫,遍体痛不可耐,必以薄荷枝痛处,又用羊肝擦之,诵经一昼夜,痛方止,体肤尽蜕。六畜被伤者多死。凡止宿,必择近水地避之。元太祖时,都元帅薛塔剌海从征赛兰诸国,以炮立功,即此地也。永乐间,陈诚、李贵之使,与诸国同。

养夷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遣使至养夷国。
《明外史·养夷传》:养夷,在赛蓝东三百六十里。城居乱山间。东北有大溪,西流入巨川。行百里,多荒城。盖其地介别失八里、蒙古部落之间,数被侵扰。以故人民散亡,止戍卒数百人居孤城,破庐颓垣,萧然榛莽。永乐时,陈诚尝至其地。

迭里迷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遣使至迭里迷国。
《明外史·迭里迷传》:迭里迷,在撒马儿罕西南,去哈烈二千馀里。有新旧二城,相去十馀里,其酋长居新城。城内外居民仅数百家,畜牧蕃息。城在阿木河东,河东地隶撒马儿罕,西多芦林,产狮子。永乐时,陈诚、李达尝使其地。

黎伐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黎伐遣人入贡。
《明外史·黎伐传》:黎伐,在那孤儿之西。南大山,北大海,西接南渤利。居民三千家,推一人为主。隶苏门荅剌,声音风俗多与之同。永乐中,尝随其使臣入贡。按《瀛涯胜览》:黎伐小国也,南连大山,北济海,西距南浡里国,东南连那孤儿国,居民有一二千,家乃推一人为王,隶苏门荅剌国,操舍一听之言,语、服用与荅剌同,山产野犀甚多。

那孤儿部汇考〈花面王〉

成祖永乐 年,遣中官郑和至那孤儿,其酋长入贡方物。
《明外史·那孤儿传》:那孤儿,在苏门荅剌之西,壤相接。地狭,止千馀家。男子皆以墨刺面为花兽之状,故又名花面国。猱头裸体,男女止单布围腰。然俗淳,强不侵弱,富不骄贫,上下悉自耕而食,无寇盗。永乐中,郑和使其国。其酋长常入贡方物。
《瀛涯胜览》:那孤王,一名花面王,在苏门荅剌之西,国小仅比大村,人皆刺面,故号花面,秪千馀家,田少稻稀,有猪、羊、鸡、鸭,服用、风俗、语言与苏门荅剌同。

日落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日落国遣使朝贡。
《明会典》云云。
孝宗弘治元年,日落国贡使奏求纻、丝、夏布、磁器,诏予之。
《明外史·日落传》:弘治元年,日落国王亦思罕荅儿鲁密帖里牙复贡。使臣奏求纻、丝、夏布、磁器,诏悉予之。

米昔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米昔儿遣使入贡。
《明外史·米昔儿传》:米昔儿,一名密思儿。永乐中,遣使朝贡。既宴赉,命五日一给酒馔、果饵,所经地皆置宴。
《明会典》:米昔儿,永乐间,筵宴一次,使臣回至良乡汤饭,甘肃管待一次。
英宗正统六年,米昔儿遣使入贡。
《明外史·米昔儿传》:正统六年,王锁鲁檀阿失剌福复来贡。礼官言:其地极远,未有赐例。昔撒马儿罕初贡时,赐予过优,今宜稍损。赐王綵币十表里,纱、罗各三匹,白纻丝布、白将乐布各五匹,洗白布二十匹,王妻及使臣递减。从之。自后不复至。

纳失者罕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纳失者罕遣使入贡。
《明外史·纳失者罕传》:纳失者罕,东去失剌思数日程,皆舟行。城东平原,饶水草,宜畜牧。马有数种,最小者高不过三尺。俗重僧,所至必供饮食。然好气健斗,斗不胜者,众嗤之。永乐中遣使朝贡。使臣还,历河北,转关中,抵甘肃,有司皆置宴。
《明会典》:纳失者罕王,永乐间,筵宴使臣,回至保定真定彰德卫辉怀庆河南各府、潼关卫陕西布政司、平凉府甘肃茶饭管待。〈又〉永乐间,使人十八人每日下程一次,羊五只,鹅四只,鸡十只,酒三十瓶,米一石,面一百斤,果子五斗,烧饼一百个,糖饼六十个,蔬菜厨料,头目等十六人三日下程一次,羊四只,鹅三只,鸡四只,酒二十瓶,米七斗,面五十斤,果子四斗,烧饼八十个,糖饼三十个,蔬菜厨料。

阿哇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阿哇国遣使入贡。
按明《一统志》:阿哇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中,国王昌吉剌遣其臣来朝,并贡方物。

沙哈鲁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沙哈鲁遣人入贡。
《明外史·沙哈鲁传》:沙哈鲁,在阿速西海岛中。永乐时,遣七十七人来贡,日给酒馔、果饵,异于他国。其地,山川环抱,饶畜产,人性朴直,耻斗好佛。王及臣僚处城中,庶人悉处城外。海产奇物,西域贾人以轻直市之,其国人不能识。
《明会典》:沙哈鲁,永乐时,使臣七十七人每日下程一次,羊十二只,鹅四只,鸡十四只,酒五十瓶,米一石五斗,果子一石,面一百二十斤,烧饼二百个,糖饼一盘,蔬菜厨料。

白松虎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白松虎儿遣使入贡。
《明外史·白松虎儿传》:白松虎儿,旧名速麻里儿。尝有白虎出松林中,不伤人,亦不食他兽,旬日后不复见。国人异之,称为神虎,曰此西方白虎所降精也,因改国名。其地无大山,亦不生树木,无毒虫、猛兽之害,然物产甚薄。永乐中尝入贡。
《明会典》:白松虎儿,永乐间,使臣十六人每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二只,鸡四只,酒十瓶,果子二斗,米四斗,面二十斤,烧饼六十个,糖饼一盘,蔬菜厨料。

答儿密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荅儿密遣使入贡。
《明外史·荅儿密传》:荅儿密,服属撒马儿罕。居海中,地不百里,人不满千家。无城郭,上下皆居板屋。知耕植,有毛褐、布缕、马驼、牛羊。刑止箠扑。交易兼用银钱。永乐中遣使朝贡,赐《大统历》及文绮、药、茶诸物。按《明会典》:荅儿密,永乐间,使臣十八人五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二只,鸡四只,酒十瓶,面三十斤,米一石,果子二斗,烧饼六十个,蔬菜厨料。

乞力麻儿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乞力麻儿入贡。
《明外史·乞力麻儿传》:乞力麻儿,永乐中,遣使朝贡,惟兽皮、鸟羽、罽褐。其俗喜射猎,不事耕农。西南傍海,东北林莽深密,多猛兽、毒虫。有逵巷,无市肆,交易用铁钱。
《明会典》:乞力麻儿,永乐间,使臣十一人五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二只,鸡四只,酒十瓶,面三十斤,米一石,烧饼六十个,果子二斗,蔬菜厨料。

敏真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敏真遣使入贡。
《明外史·敏真传》:敏真城,永乐中来贡。其国地广,多高山。日中为市,诸货骈集,贵中国磁、漆器。产异香、驼、马。
《明会典》:敏真城等处,永乐间,使臣四十人下程一次,羊三只,鹅一只,鸡二只,酒四十瓶,米一石五斗,面四十斤,果子二斗,烧饼五十个,糖饼四十个,蔬菜厨料。

马哈麻部汇考

成祖永乐 年,马哈麻国遣使朝贡。
《明会典》:马哈麻王,永乐间,使臣十三人五日下程一次,羊六只,鸡十只,酒二十五瓶,面一百斤,米一石,饼一百六十个,果子七斗,蔬菜厨料,头目六人羊四只,鹅三只,鸡四只,酒二十瓶,面八十斤,米一石,饼一百五十个,果子六斗,蔬菜厨料,筵宴一次,使臣进贡经过有司茶饭管待。
英宗天顺四年,马哈麻国遣使朝贡。
《明会典》:天顺四年,陜西布政司茶饭管待一次。

柔佛部汇考〈乌丁礁林〉

成祖永乐 年,太监郑和使西洋,觅柔佛国不可得。按《明外史·柔佛传》:柔佛,近彭亨,一名乌丁礁林。永乐中,郑和遍历西洋,无柔佛名。或言和曾经东西竺山,
今此山正在其地,疑即东西竺。〈礁按字典无此字〉
神宗万历 年,海舶商人多有至柔佛国者。
《明外史·柔佛传》:万历间,其酋好搆兵,邻国丁机宜、彭亨屡被其患。华人贩他国者其人多就之贸易,时或邀至其国。国中覆茅为屋,列木为城,环以池。无事通商于外,有警则召募为兵,称强国焉。地不产谷,常易米于邻壤。男子薙发徒跣佩刀,女子蓄发椎结,其酋则佩双刀。字用茭叶,以刀刺之。婚姻亦论门阀。王用金银为食器,群下则用磁。无匕著。俗好持斋,见星方食。节序以四月为岁首。居丧,妇人薙发,男子则重薙,死者皆火葬。所产有犀、象、玳瑁、片脑、没药、血竭、锡、蜡、嘉文簟、木棉花、槟榔、海菜、燕窝、西国米、蛬吉柿之属。始其国吉宁仁为大库,忠于王,为王所倚信。王弟以兄疏己,潜杀之。后出行堕马死,左右咸见吉宁仁为祟,自是家家祀之。 又按传:万历时,有柔佛国副王子娶彭亨王女,将婚,副王送子至彭亨,彭亨王置酒,亲戚毕会。婆罗国王子为彭亨王妹婿,举觞献副王,而手指有巨珠甚美,副王欲之,许以重贿。王子靳不予,副王怒,即归国发兵来攻。彭亨人出不意,不战自溃。王与婆罗王子奔金山。浡泥国王,王妃兄也,闻之,率众来援。副王乃大肆焚掠而去。当是时,国中鬼哭三日,人民半死。浡泥王迎其妹归,彭亨王随之,而命其长子摄国。久之,王复位,其次子素凶悍,遂毒杀其父,并杀其兄而自立。

默德那部汇考〈回回〉

宣宗宣德 年,默德那国遣使来贡。
《明外史·默德那传》:默德那,回回祖国也,地近天方。宣德时,其酋长遣使偕天方使臣来贡,后不复至。相传,其初国王谟罕蓦德,生而神灵,尽臣服西域诸国,诸国尊为别谙拔尔,犹言天使也。国中有经三十本,凡三千六百馀段。其书旁行,兼篆、草、楷三体,西洋诸国皆用之。其教以事天为主,而无像设。每日西向虔拜。每岁斋戒一月,沐浴更衣,居必易常处。隋开皇中,其国撒哈八撒阿的干葛思始传其教入中国。迄元世,其人遍于四方,皆守教不替。国中城池、宫室、市肆、田园,大类中土。有阴阳、星历、医药、音乐诸技。其织文、制器尤巧。寒暑应候,民殷物繁,五谷六畜咸备。俗重杀,不食猪肉。常以白布蒙头,虽适他邦,亦不易其俗。按《明会典》:默德那国,即回回祖国,地接天方。宣德中,遣使随天方国使臣朝贡。
《明·一统志》:默德那国,即回回祖国也,初国王谟罕蓦德生而神灵,有大德,臣服西域诸国,诸国尊号为别谙拔尔,犹华言天使云。其教专以事天为本,而无像设,其经有三十本,凡六千六百馀段,其书体旁行有篆、草、楷三法,今西洋诸国皆用之,又有阴阳、星历、医药、音乐之类。隋开皇中,国人撒哈八撒阿的斡葛思始传其教入中国,其地接天方国。本朝宣德中,其国使臣随天方国使臣来朝,并贡方物。风俗有城池、宫室、田、畜、市列与江淮风土不异,寒暑应候,民物繁庶,种五谷、葡萄诸果,俗重杀,非同类杀者不食,不食豕肉,斋戒拜天,每岁斋戒一月,更衣沐浴,居必易常处,每日西向拜天,国人尊信,其教虽适殊域传子孙累世不敢易,制造织文、雕镂、器皿尤巧。
《四译馆考》:回回与天方国邻,其先即默德那国。明宣德中,国王遣人随天方来朝贡,由肃州入其国,有城池、宫室、田园、市肆大类江淮间,寒暑应候,民物繁庶,亦有阴阳、星历、医药、音乐诸技艺,俗重杀,非同类杀者不食,不食豕肉,每岁斋戒一月,更衣沐浴,居必易常处,每日西向拜天,国人尊信,其教虽适殊域传子孙累世不敢易,土产玉石、珊瑚、猫睛、祖母绿、羚羊角、大马、骆驼、狮子、犀牛、梭甫、撒哈剌西洋布、绒褐,其织文、雕镂诸器物最为精巧。
回回国

默德那部纪事

《癸辛杂识》:回回国所经道中有沙碛,数千里不生草木,亦无水泉,尘沙眯目,凡一月方能过此。每以盐和面作大脔,置橐驼口中,仍系其口,勿令噬嗑,使盐面之气沾濡,庶不致饿死。人则以面作饼,各贮水一榼于腰间,每日略食饵饼,濡之以水。或迷路、水竭、太渴,则饮马溺或压马粪汁饮之。其国人亦以为如登天之难。今回回皆以中原为家,江南尤多,宜乎不复回首故国也,回回之俗凡死者专有浴尸之人,以大铜瓶自口灌水荡涤肠胃秽气,令尽又自顶至踵净洗,洗讫然后以帛拭乾,用纻丝或绢或布作囊裸而贮之始入棺敛,棺用薄松板,仅能容身,他不置一物也,其洗尸秽水则聚之屋下大坎中以石覆之谓之招魂,置东子坎上,四日一祀以饭,四十日而止,其棺即日便出瘗之聚景园,园亦回回主之凡赁地,有常价,所用砖灰匠者,园主皆有之,特以钞市之直方殂之,际眷属皆剺面,捽披其发,毁其衣襟,躄踊号泣,震动远近,棺出之时富者则丐人持烛、撒果于道,贫者无之。既而各随少长拜跪如俗礼,成服者,然后呫靴尖以乐相慰劳之意,止令群回诵经。后三日,再至瘗所,富者多杀牛马,以飨其类,并及邻里与贫丐者。或闻有至瘗所脱其棺,赤身葬于穴,以死面朝西云。辛卯春,于瞰碧目击其事。
《谱双》:回回双陆布局行马大抵与平双陆相类,但出局时不问点色多少任意出两马。
《元史·世祖本纪》:八里灰贡海青。回回等所过供食,羊非自杀者不食,百姓苦之。帝曰:彼吾奴也,饮食敢不随我朝乎。诏禁之。
《坤舆图说》:西北有回回国,人多习武,亦有好学好礼者。初宗马哈默之教,诸国多同,后各立门户,互相排击。地产牛羊马畜极多,因不啖豕,诸国无豕。

默德那部杂录

《癸辛杂识》:回回俗,每岁无闰月,亦无大小,尽相承,以每月岁首,数三百六十日,则为一年。乙酉岁以正月十二日为岁首,大庆贺。 回回之历岁月,但以见新月为一月之首,每岁则以把斋满日为庆贺,谓之开斋节。如把正月,则一并三年皆把正月。次月则退把十二月,又三年周而复始,凡三十六年,则一周也。皆例退凡把斋月,但见新月则把起,次月见新月则开斋。此非用古之礼也,何足尚哉。《辍耕录》:杭州荐桥侧首,有高楼八间,俗谓八间楼,皆富,寔回回所居。一日娶妇,其昏礼绝与中国殊,虽伯叔姊妹,有所不顾。街巷之人,肩摩踵接,咸来窥视,至有攀缘檐阑窗牖者,踏翻楼屋,宾主婿妇咸死,此亦一大怪事也。郡人王梅谷戏作《下火文》云:宾主满堂欢,闾里盈门看。洞房忽崩摧,喜乐成祸患。压落瓦碎兮倒落沙泥,彆都钉析兮木屑飞扬。玉山摧坦腹之郎,金谷坠落花之相。难以乘龙兮魄散魂消,不能跨凤兮著断骨折。氁丝脱兮尘土昏,头袖碎兮珠翠黯。压倒象鼻塌,不见猫睛亮。呜呼守白头,未及一朝赏。黄花却在半饷,移厨聚景园中,歇马飞来峰上。阿喇一声绝无闻,哀哉树倒胡孙散。阿老瓦、倒剌、沙别、都丁木、契非,皆回回小名,故借音及之象鼻猫睛其貌,氁丝头袖其服色也,阿剌其语也。聚景园,回回丛冢在焉,飞来峰,猿猴来往之处。
《零陵总说》:回鹘常与摩尼议政,故京师为之立寺,其法日晚乃食敬水而茹荤不饮乳酪,其大摩尼数年一易,往来中国小者年转江岭西市。
《广东通志》:日南徼外占城以至西域默德那国,其教专以事天为本而无像设,其经有十三藏凡三千六百馀卷,其书体旁行有篆、草、楷三法,今西洋诸国皆用之,又有阴阳星历之类其地,虽接天竺而与佛异,俗重杀,非同类杀者不食,不食豕肉,谓之回回,色目教门,今怀圣寺有番塔创自唐时,轮囷直上凡十六丈五尺,每日礼拜者是也,然亦有占城诸国人杂其间,多蒲及海姓,渐与华人结姻或取科第,宋余靖尝言越台之下胡贾杂居。岳珂《桯史》则谓为番禺海獠云。《桯史》:番禺有海獠杂居,其最豪者蒲姓,号曰:番人,本占城之贵人也。既浮海而遇风涛,惮于反复乃请于其主,愿留中国以通往来,之货主许焉,舶事实赖给其家,岁益久定居城中,屋室少,侈靡踰禁,使者方务招徕以阜国计,且以其非吾人不之问,故其宏丽奇伟益张而大,富盛甲一时。绍熙壬子先君帅广余年甫十岁尝游焉,今尚识其故处,层楼杰观晃荡,绵亘不能悉举矣,然稍异而可纪者亦不一,因录之以示传奇。獠性尚鬼而好洁,平居终日相与膜拜祈福,有堂焉以记名如中国之佛,而实无像设,称谓聱牙,亦莫能晓,竟不知何神也,堂中有碑高袤数丈,上皆刻异书如篆籀是为像,主拜者皆跪向之。旦辄会食,不置匕箸,用金银为巨槽,合鲑炙粱米为一洒,以蔷露散以冰脑,坐者皆置右手于褥下不用,曰此为触手,惟以溷而已群,以左手攫取,饱而涤之,复入于堂。以谢居无溲。匽有楼高百馀尺,下瞰通流,谒者登之。以中金为版,施机蔽其下,奏厕铿然有声,楼上雕镂金碧莫可名状,有池亭,池方广数丈,亦以中金通甃制为,甲叶而鳞次,全类今州郡公宴燎箱之为,而大之凡用铿数万,中堂有四柱皆沉水香,高贯于栋,曲房便榭不论常,有四柱欲羾于朝,舶司以其非尝,有恐后莫致,不之许,亦卧庑下后有窣,堵波高云表式度不比宅,塔环以甓,为大址累而增之,外圜而加灰饰,望之如银笔。下有一门,拾级以上,由其中而圜转焉如旋螺,外不复见,其梯磴每数拾级启一窦,岁四五月舶将来群,獠入于塔出于窦,啁哳号呼以祈南风,亦辄有验,绝顶有金鸡甚钜,以代相轮,今亡其一足。闻诸广人,其始前一足,雷朝宗还时,为盗所取,迹捕无有。会市有窭人鬻精金,执而讯之,良是。问其所以,致曰:獠家素严人莫闯,其藩予栖梁上三宿而至塔,裹麨粮隐于颠,昼伏夜缘,以钢铁为错,断而怀之。重,不可多致,故止得其一足。又问其所以下曰:予之登也,挟二雨盖,去其柄。既得之,因天风鼓以为翼,乃坠平地,无伤也。盗虽得,而其足卒不能补。以至今,他日郡以岁事劳宴之,迎导甚设,家人帷观,今亦在,见其挥金如粪土,舆皂无遗珠玑、香贝狼籍坐上,以示侈,帷人曰:此其常也。后三日,以合荐酒馔烧羊以谢大獠,曰:如例龙麝扑鼻,奇味不知名皆可食,迥无同槽,故态羊亦珍,皮色如黄金,酒醇而甘,几与厓蜜无辨独好作河鱼疾,以脑多而性寒,故也余。后北归见藤守王君兴翁,诸郎言其富已不如曩月池匽皆废云。
《日知录》:大抵外国之音,皆无正字。唐之吐蕃,即今之土鲁番是也。唐之回纥,即今之回回是也。《唐书》:回纥,一名回鹘。《元史》有畏兀儿部,畏即回,兀即鹘也,其曰回回者亦回鹘之转声也。《辽史·天祚纪》有回回国王, 《元史·太祖纪》以回鹘回回为二国,恐非。〉其曰畏吾儿者又畏兀儿之转声也,《册府元龟》按国史叙铁勒种类云,伊吾以西焉耆,以北有契弊、乌护、纥骨等部,契弊则契苾也,乌护则乌纥也,后为回鹘,纥骨则纥扢斯也,转为黠戛斯盖夷音有缓急,即传译语不同。〉《大明会典》:哈密古伊吾庐地也,在燉煌北大碛外,为西域诸番往来要路,其国部落与回回、畏兀儿三种杂居,则回回与畏兀儿又为二种矣。《郑所南心史》:畏吾儿乃鞑靼为父,回回为毋者也。〉自唐会昌中回纥衰弱,降幽州者,前后三万馀人皆散隶诸道,始杂居于中华而不变其本俗。杜子美留《花门诗》:连云屯左辅百里,见积雪;李卫公上尊号玉,册文种类盘互,缟衣如荼,挟邪作蛊,浸淫宇内。今之遗风亦未衰于昔日也。
《旧唐书·宪宗纪》:元和二年正月庚子,回纥请于河南府、太原府置摩尼寺,许之。此即今礼拜寺之所从立也。
《唐书·常衮传》言:始回纥有战功者,得留京师,戎性易骄,后乃创邸第、佛祠,或伏甲其间,数出中渭桥,与军人格斗,夺含光门鱼契走城外。然则自肃代以来,回纥固已有居京师者矣。
《寔录》:正统元年六月乙卯,徙甘州、凉州,居回回于江南各卫,凡四百三十六户一千七百四十九口,其时西陲有警,不得已为徙,戎之策然,其种类遂蕃于江左矣。〈正统三年八月,有归附回回二百二人,自凉州徙至浙江。〉明初于其来降者待之虽优,而防之未尝不至。福建漳州卫指挥佥事杨荣因进表至京,为回回之编置漳州者,寄书于其同类,奉旨坐以交通外裔,黜为为事官,于大同立功,其后文教涵濡,戎心渐革,而蛮貊之裔,遂有登科第袭冠裳者。惟回回自守其国俗不肯变,结成党夥,为暴闾阎,以累朝之德化而不能驯其顽犷之习,所谓食桑葚而怀好音,固难言之矣。天子无故不杀牛,而今之回子,终日杀牛为膳,宜先禁此,则裔风可以渐革。唐时赦文每曰:十恶五逆,火光行劫,持刃杀人,官典犯赃,屠牛铸钱,合造毒药,不在原赦之限。可见古法以屠牛为重也。若韩滉之治江东以贼,非牛酒不啸结,乃禁屠牛以绝其谋,此又明识之士,所宜豫防者矣。
《王忠文杂集》:有阿都剌除回回司天少监诰曰:天文之学,其出于西域者,约而能精,虽其术不与中国古法同,然以其多验,故近代多用之。别设官署,以掌其职。

天方部汇考〈筠冲 天堂 默伽〉

宣宗宣德五年,天方国遣使入贡。
《明外史·天方传》:天方,古筠冲地,一名天堂,又曰默伽。水道自忽鲁谟斯,四十日始至,自古里西南行,三月始至。其贡使多从陆道入嘉峪关。宣德五年,郑和使西洋,分遣其侪诣古里。闻古里遣人往天方,因使人赍货物附其舟偕行。往返经岁,市奇珍异宝及麒麟、狮子、驼鸡以归。其国王亦遣陪臣随朝使来贡。宣宗喜,赐赉有加。正统元年,始命附瓜哇贡舟还,赐币及敕奖其王。
《明会典》:天方古筠冲地又名西域,宣德中,遣使朝贡,使臣各二人三日下程一次,羊鸡各一只,米二斗,面十斤,酒三瓶,果子四色,饼二十个,蔬菜厨料。按《明·一统志》:古筠冲之地旧名天堂,又名西域,本朝宣德中国王遣其臣沙瓛等来朝并贡方物。风景融和,四时皆春,田沃稻饶,居民乐业,男女辫发,俗好善,衣细布衫系细布,有回回历与中国历前后差三日。牛乳拌饭,人皆以牛乳拌饭,故其人肥美,土产马高八尺许,金珀、珊瑚、犀角。
英宗正统六年,天方国使臣入贡,至哈剌遇盗劫贡物,命守臣察治之。
《明外史·天方传》:正统六年,王遣子赛亦得阿力与使臣赛亦得哈三以珍宝来贡。陆行至哈剌,遇贼,杀使臣,伤其子右手,尽劫贡物以去,命守臣察治之。
孝宗弘治三年,天方国遣使朝贡。
《明外史·天方传》:弘治三年,其王速檀阿黑麻遣使偕撒马儿罕、土鲁番贡马、驼、玉石。
武宗正德 年,择使者晓谕天方国,人欲求善马。
《明外史·天方传》:正德初,帝从御马太监谷大用言,令甘肃守臣访求诸番骒马、骟马,番使云善马出天方。守臣因请谕诸番贡使,传达其王,俾以入贡。兵部尚书刘宇希中官指,议令守臣善择使者与通事,亲诣诸番晓谕,从之。
正德十三年,天方国入贡。
《明外史·天方传》:正德十三年,王写亦把剌克遣使贡马、驼、梭幅、珊瑚、宝石、鱼牙刀诸物,诏赐蟒龙金织衣及麝香、金银器。
世宗嘉靖四年,天方国遣使来贡。
《明外史·天方传》:嘉靖四年,其王亦麻都儿等遣使贡马、驼、方物。礼官言:西人来贡,陕西行都司稽留半年以上始为具奏。所进玉石悉粗恶,而使臣所私货皆良。乞下按臣廉问,自今毋得多携玉石,烦扰道途。其贡物不堪者,治都司官罪。从之。
嘉靖五年,天方国八王皆遣使入贡。按《明外史·天方传》:嘉靖五年,其国额麻都抗等八王各遣使贡玉石,主客郎中陈九川简退其粗恶者,使臣怨。通事胡士绅亦憾九川因诈为使臣奏,词诬九川,盗玉,坐下诏狱拷讯。尚书席书、给事中解一贯等论救,不听,竟戍边。
嘉靖十一年,天方国入贡。
《明外史·天方传》:嘉靖十一年,遣使偕土鲁番、撒马儿罕、哈密诸国来贡,称王者至二十七人。礼官言:旧制,惟哈密与朵颜三卫比岁一贡,贡不过三百人。三卫地近,尽许入都。哈密则十遣其二,馀留待于边。若西域则越在万里,素非属国,难视三卫贡期,而所遣使人倍踰恒数。番文至二百馀通,皆以索取叛人牙木兰为词。窃恐托词窥伺,以觇朝廷处分。边臣不遵明例,概行起送,有乖法体。乞下督抚诸臣,遇诸番人入贡,分别存留起送,不得概遣入京。且严饬边吏,毋避祸目前,贻患异日,贪纳款之虚名,忘禦边之实策。帝可其奏。故事,诸番贡物至,边臣验上其籍,礼官为按籍给赐。籍所不载,许自行贸易。贡事既竣,即有馀货,责令携归。愿入官者,礼官奏闻,给钞。正德末,黠番猾胥交关罔利,始有贸易馀货令市侩评直、官给绢钞之例。至是,天方及土鲁番使臣,以其籍馀玉石、锉刀诸货,固求准贡物给赏。礼官不得已,以正德间例为请,许之。番使多贾人,来辄挟重赀与中国市。边吏嗜贿,侵剋多端,类取偿于公家。或不当其直,则炰炰不止。是岁,贡使皆黠悍,既习知中国情,且憾边吏之侵剋也,屡诉之,礼官却不问。镇守甘肃中官陈浩者,当番使入贡时,令家奴王洪多索名马、玉石诸物,使臣憾之。一日,遇洪于衢,即执诣官以请实其事。礼官言事关国体,须大有处分,以服远人之心。乃命三法司、锦衣卫及给事中各遣使一人赴甘肃按治,洪迄获罪。
嘉靖十七年复贡,其使臣请览游中土。礼官疑有狡心,以非故事格之。
嘉靖二十二年偕撒马儿罕、土鲁番、哈密、鲁迷诸国贡马及方物。后五六年一贡。
按以上《明外史·天方传》云云。
嘉靖 年,定天方国五年一贡。
《明会典》:嘉靖中,定五年一贡,贡物驼、马、玉石、玛瑙、镔铁刀、镔铁锉、花、铜钟、赛兰石、硇砂、金刚钻、馥班儿香、眼镜、锁服、羚羊角、铁角皮。
神宗万历 年,天方国人朝贡。
《明外史·天方传》:万历中,贡使不绝。天方于西域为大国,四时常似夏,无雨雹霜雪,惟露最浓,草木皆资之长养。土沃,饶粟、麦、黑黍。人皆颀硕。男子削发,以布缠之。妇女则编发盖头,不露其面。相传回回设教之祖曰马哈麻者,首于此地行教,死即葬焉。墓顶常有光,日夜不熄。后人遵其教,久而不衰,故人皆向善。国无苛扰,亦无刑罚,上下安和,寇贼不作,西土称为乐国。俗禁酒。有礼拜寺,月初生,其王及臣民咸拜天,号呼称扬以为礼。寺分四方,每方九十间,共三百六十间,皆白玉为柱,黄甘玉为地。其堂以五色石砌成,四方平顶。内用沈香大木为梁凡五,又以黄金为阁。堂中垣墉,悉以蔷薇露、龙涎香和土为之。守门以二黑狮。堂左有司马仪墓,其国称为圣人冢。土悉宝石,围墙则黄甘玉。旁列有诸祖师传法之堂,亦以石筑城,俱极壮丽。其崇奉回回教如此。瓜果、诸畜,咸如中国。西瓜、甘瓜有一人不能举者,桃有重四五斤者,鸡、鸭有重十馀斤者,皆诸番所无也。马哈麻墓后有一井,水清而甘。泛海者必汲以行,遇飓风,取水洒之即息。当郑和使西洋时,传其风物如此。其后称王者至二三十人,其俗亦渐不如初矣。

默伽国


图考


《三才图会》:默伽国古系荒郊,无人烟,因大食国祖师蒲罗吽自幼有异状,长,娶妻,在荒野生一男子,无水可洗,弃之地下,母走寻水,不见,及回其子以脚擦地涌出一泉,甚清彻,此子立名司麻烟,砌成大井,逢旱不乾,泛海遇风波,以此水洒之无不止者。

天方部纪事

《明外史·天方传》:成化二十三年,其国中回回阿立以兄纳的游中土四十馀载,欲往云南访求。乃携宝玉钜万,至满剌加,附行人左辅舟,将入京进贡。抵广东,为市舶中官韦眷侵剋。阿立怨,赴京自诉。礼官请估其贡物,酬以直,许访兄于云南。时眷惧罪,先已夤缘于内。帝乃责阿立为间谍,假贡行奸,令广东守臣逐还,阿立乃号哭而去。

坤城部汇考〈附哈三等二十九部〉

宣宗宣德五年,坤城遣使入贡。
《明外史·坤城传》:坤城,西域回回种。宣德五年,其使臣者马力丁等来朝,贡驼马。时有开中之令,使者即输米一万六千七百石于京仓中。及辞还,又愿以所纳米献官。帝曰:回人善营利,虽名朝贡,实图贸易,可酬以直。于是予帛四十匹、布倍之。其后亦尝贡。自成祖以武定天下,欲威制万方,遣使四出招徕。由是西域大小诸国莫不稽颡称臣,献琛恐后。又北穷沙漠,南极溟海,东西抵日出没之处,凡舟车可至者,无所不届。自是,殊方异域鸟言侏𠌯之使,辐辏阙廷。岁时颁赐,库藏为虚。而四方奇珍异宝、名禽殊兽进献上方者,亦日增月益。盖兼汉、唐之盛而有之,百王所莫并也。馀威及于后嗣,宣德、正统朝犹多重译而至。然仁宗不务远略,践祚之初,即撤西洋取宝之船,停松花江造舟之役,召西域使臣还京,敕之归国,不欲疲中土以奉远人。宣德继之,虽间一遣使,寻亦停止,以故边隅获休息焉。今采故牍尝奉贡通名天朝者,曰哈三,曰哈烈儿,曰沙的蛮,曰哈的兰,曰扫兰,曰乜克力,曰把力黑,曰俺力麻,曰脱忽麻,曰察力失,曰干失,曰卜哈剌,曰怕剌,曰你沙兀儿,曰克失迷儿,曰帖必力思,曰火坛,曰火占,曰苦先,曰牙昔,曰牙儿干,曰戎,曰白,曰兀伦,曰阿端,曰邪思城,曰舍黑,曰摆音,曰克癿,计二十九部。以疆域褊小,止称地面。与哈烈、哈实哈儿、赛蓝、亦力把力、失剌思、沙鹿海牙、阿速、把丹皆由哈密入嘉峪关,或三年、或五年一贡,入京者不得过三十五人。其不由哈密者,更有乞儿、麻米儿、哈兰可脱、癿蜡烛、也的干、剌竹、亦不剌、因格失、迷乞儿、吉思羽奴、思哈辛十一地面,亦尝通贡。

讨来思部汇考

宣宗宣德六年,讨来思遣人入贡。
《明外史·讨来思传》:讨来思,地小,周径不百里。城近山。山下有泉,赤色,望之如火。俗佞佛。妇人主家柄。产牛羊马驼,有布缕毛褐。土宜穄麦,无稻。交易用钱。宣德六年入贡。七年,命中官李贵赍玺书奖劳,赐文绮、綵帛。地小不能常贡。
《明会典》:讨来思,宣德六年,使臣回,至真定府陜西布政司,甘肃茶饭管待。

黑娄部汇考

宣宗宣德七年,黑娄遣使来贡。
《明外史·黑娄传》:黑娄,近撒马儿罕,世为婚姻。其地山川、草木、禽兽皆黑,男女亦然。宣德七年,遣使来朝,贡方物。
英宗正统二年,黑娄遣使来贡。
《明外史·黑娄传》:正统二年,其王沙哈鲁锁鲁檀遣指挥哈只马黑麻奉贡。命赍敕及金织纻丝、綵绢归赐其王。
正统六年,黑娄遣使来贡。
《明外史·黑娄传》云云。
代宗景泰四年,黑娄遣使来贡。
《明外史·黑娄传》:景泰四年,偕邻境三十一部男妇百馀人,贡马二百四十有七,骡十二,驴十,驼七,及玉石、硇砂、镔铁刀诸物。
英宗天顺七年,黑娄国王之母亦遣人入贡,擢其使臣为指挥同知。
《明外史·黑娄传》:天顺七年,王母塞亦遣指挥佥事马黑麻拾儿班等奉贡。赐綵币表里、纻、丝袭衣,擢其使臣为指挥同知,从者七人俱为所镇抚。
宪宗成化十九年,黑娄遣人入贡。
《明外史·黑娄传》:成化十九年,与失剌思、撒马儿罕、把丹沙共贡狮子。把丹沙之长亦称锁鲁檀马黑麻。景泰七年尝入贡,至是复偕至。
孝宗弘治三年,黑娄贡驼、马、玉石。
《明外史·黑娄传》:弘治三年,又与天方诸国贡驼、马、玉石。
《明会典》:黑娄筵宴二次,宣德七年,使人朝贡至潼关,陜西、甘肃管待。
《四译馆考》:黑娄在嘉峪关西,近土鲁番,世相结好。明宣德七年始来贡,由土鲁番入其地,山水、草木、禽兽皆黑,男女皆然。

哈失哈力部汇考

宣宗宣德 年,哈失哈力遣使朝贡。
《明会典》:哈失哈力,宣德间,使臣十四人三日下程一次,羊鹅各二只,鸡二只,酒二十一瓶,米四斗二升,面二十一斤,果子一斗四升,蜜一斤,饼四十五个,蔬菜厨料。

朵儿只伯部汇考

英宗正统 年,朵儿只伯国遣使入贡。
《明会典》:朵儿只伯,正统间,使臣四人十日下程一次,羊一只,鹅鸡各二只,米四斗,面十斤,果子一升,烧饼二十个,蔬菜厨料。

打喇儿寨部汇考

武宗正德四年,始招打喇儿寨为冠带头目,定三年一贡。
《明会典》:四川威州地方,正德四年,招抚奉敕为冠带头目,议准三年一贡,每贡许三百五十人,打喇儿寨番僧到京,每人綵段一表里,内一匹给价,银三两折衣,綵段二表里,与本色留边,每人綵段一表里,内一匹如前给价折衣,綵段二表里,每一表里折给阔生绢四匹,共八匹,俱赏钞六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方物例不给价。
穆宗隆庆三年,定打喇儿寨入贡人数。
《明会典》:隆庆三年,定一百二十五人全赏,一百二十五人减赏,于全赏内,起送四人赴京,馀留边听赏,贡物珊瑚、氆氇。

鲁迷部汇考

世宗嘉靖三年,鲁迷遣使入贡。
《明外史·鲁迷传》:鲁迷,去中国绝远。嘉靖三年,遣使贡狮子、犀牛。给事中郑一鹏言:鲁迷非常贡之邦,狮子非可育之兽,请却之,以光圣德。礼官席书等言:鲁迷不列《王会》,其真伪不可知。近土鲁番数侵甘肃,而边吏于鲁迷册内,察有土鲁番之人,其狡诈明甚。请遣之出关,治所获间谍罪。帝竟纳之,而令边臣察治。按《明会典》:嘉靖三年,鲁迷自甘肃入贡,后定五年一贡,每贡起送十馀人,贡物狮子、犀牛、玉石、金钢钻、珊瑚、珠花、瓷珠花、瓷汤壶、锉锁服、撒哈剌、花、帐子、羚羊、角猞猁狲皮、西狗皮、铁角皮。
嘉靖五年,鲁迷遣使入贡。
《明外史·鲁迷传》:嘉靖五年冬,复以二物来贡。既颁赐,其使臣言,长途跋涉,费至二万三千馀金,请加赐。御史张禄言:华夷异方,人物异性,留人养畜,不惟违物,抑且拂人。况养狮日用二羊,养犀牛日用果饵。兽相食与食人食,圣贤皆恶之。又调御人役,日需供亿。以光禄有限之财,充人兽无益之费,殊为拂经。乞返其人,却其物,薄其赏,明中国圣人不贵异物之意。不纳。乃从礼官言,如弘治撒马儿罕例益之。
《明会典》:鲁迷,嘉靖五年,奏准筵宴二次。
嘉靖二十二年,鲁迷入贡。
《明外史·鲁迷传》:嘉靖二十二年,偕天方诸国贡马及方物。
嘉靖二十三年,鲁迷贡使还,遇迤北入寇,总兵杨信以贡使同与贼战,多死,棺敛归其丧。
《明外史·鲁迷传》:嘉靖二十三年,还至甘州。会迤北贼入寇,总兵官杨信令贡使九十馀人往禦,死者九人。帝闻,褫信职,命有司棺敛归其丧。
嘉靖二十七年,鲁迷入贡。
《明外史·鲁迷传》云云。
嘉靖三十三年,鲁迷入贡。
《明外史·鲁迷传》:嘉靖三十三年,入贡。其贡物有珊瑚、琥珀、金钢钻、花瓷器、锁服、撒哈剌帐、羚羊角、西狗皮、猞猁狲皮、铁角皮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