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曲先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八十五卷目录

 阿端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一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三则 英宗正统一则〉
 哈梅里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五则〉
 尼八剌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一则〉
 哈烈部汇考一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十则 宣宗宣德三则 英宗正统二则 天顺二则 世宗嘉靖一则〉
 哈烈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哈烈土产考〉
 曲先卫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一则 成祖永乐一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五则 英宗正统二则 宪宗成化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长河西鱼通宁远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四则 成祖永乐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宪宗成化五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穆宗隆庆一则〉
 西洋古里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九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皇清〈康熙五则〉
 西洋古里部杂录
 速睹嵩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一则〉
 土鲁番部汇考
  明〈成祖永乐三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三则 英宗正统二则 代宗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一则 宪宗成化九则 孝宗弘治二则 武宗正德五则 世宗嘉靖七则 穆宗隆庆一则〉
皇清〈顺治二则 康熙二则〉

边裔典第八十五卷

阿端部汇考

太祖洪武八年,置阿端卫。
《明外史》:阿端卫,在撒里畏兀儿之地,洪武八年置。后为朵儿只巴残破,其卫遂废。
成祖永乐四年,复置阿端卫。
《明外史·阿端卫传》:永乐四年冬,酋长小薛忽鲁扎等来朝贡,请复置卫设官,从之,授小薛等指挥佥事。
仁宗洪熙 年,阿端酋锁鲁丹以劫掠朝使,惧,大兵进讨,率其部人远窜。
《明外史·阿端卫传》:洪熙时,曲先酋散即思邀劫朝使,胁阿端指挥锁鲁丹偕行。已,大军出征,锁鲁丹惧,率部众远窜,失其印。
宣宗宣德元年,诏遣使招阿端逃窜酋长。
《明外史·阿端卫传》:宣德初遣使招抚,锁鲁丹犹不敢归,依曲先杂处。
宣德六年,赦真只罕使还居帖儿谷旧地。
《明外史·阿端卫传》:宣德六年春,西宁都督史昭言:曲先卫真只罕等本别一部,因其父助散即思为逆,窜处毕力朮江。其地当乌斯藏孔道,恐复为乱,宜讨之。帝敕昭曰:残寇穷迫,无地自容,宜遣人宥其罪,令复故业。于是真只罕率所部还居帖儿谷旧地。宣德七年,真只罕入朝,请回阿端故城。许之,赐玺书给印。
《明外史·阿端卫传》:宣德七年正月,真只罕入朝,天子喜,授指挥同知,令掌卫事,以指挥佥事卜答兀副之。真只罕因言:阿端故城在回回之境,去帖儿谷尚一月程,朝贡艰,乞移本土为便。天子从其请,仍给以印,赐玺书抚慰之。
英宗正统 年,阿端入贡。
《明外史·阿端卫传》:正统朝,数入贡,后不知所终。其时西域地面亦有名阿端者,贡道从哈密入,与此为两地云。

哈梅里部汇考

太祖洪武十三年,都督濮英练兵西凉,请开哈梅里之路,其王兀纳失里遣使纳款。
《明外史》:哈梅里,地近甘肃,元诸王兀纳失里居之。洪武十三年,都督濮英练兵西凉,请出师略地,开哈梅里之路,以通商旅。太祖赐玺书曰:略地之请,听玺便宜。然将以谋为本,尔慎毋忽。英遂进兵。兀纳失里惧,使使纳款。洪武十四年,兀纳失里遣使贡马,诏赐文绮。
《明外史·哈梅里传》:洪武十四年五月,遣回回阿老丁来朝贡马。诏赐文绮,遣往畏吾儿之地,招谕诸番。洪武二十三年,诏谕都督宋晟严备兀纳失里。按《明外史·哈梅里传》:洪武二十三年,帝闻兀纳失里与别部相仇杀,谕甘肃都督宋晟等严兵备之。洪武二十四年,兀纳失里请互市,不许。遂邀杀西域贡使,命刘真宋晟等讨之,破其城,兀纳失里遁。按《明外史·哈梅里传》:洪武二十四年,使使请于延安、绥德、平凉、宁夏以马互市。帝曰:番人黠而多诈。互市之求,安知非觇我。中国利其马而不虞其害,所丧必多。宜勿听。自今至者,悉送京师。时西域回纥来贡者,多为哈梅里所遏。有从他道来者,又遣兵邀杀之。帝闻之怒。其年八月命都督佥事刘真偕宋晟督兵讨之。真等由凉州西出,乘夜直抵城下,四面围之。其知院岳山夜缒城降。黎明,兀纳失里驱马三百馀匹,突围而出。官军争取其马,兀纳失里率家属随马后遁去。真等攻破其城,斩幽王别儿怯帖木儿、国公省阿桑尔只等一千四百人,获王子别列怯部属千七百三十人,金银印各一,马六百三十匹。
洪武二十五年,兀纳失里贡马骡请罪,赐之白金、文绮。
《明外史·哈梅里传》:洪武二十五年,遣使贡马骡请罪。帝纳之,赐白金、文绮。

尼八剌部汇考

太祖洪武十七年,遣使招尼八剌国。
《明外史·尼八剌传》:尼八剌国,在诸藏之西,去中国绝远。其王皆僧为之。洪武十七年,太祖已招徕诸番议通使其地命僧智光赍玺书、綵币往,并使其邻境地涌塔国。智光精释典,负才辨,宣扬天子德意。其王马达纳罗摩即遣使随入朝,贡金塔、佛经名马方物。洪武二十年,尼八剌使者入贡。
《明外史·尼八剌传》:洪武二十年,尼八剌使者达京师。赐银印、玉图书、诰敕、符验、幡幢、綵币,又赐其使者。洪武二十三年,尼八剌使者入贡。
《明外史·尼八剌传》:洪武二十三年,尼八剌再贡,加赐玉图书、红罗伞。终太祖时,数岁一贡。
成祖永乐七年,尼八剌遣使朝贡。
《明外史·尼八剌传》:成祖嗣位,复命智光使尼八剌国。永乐七年遣使来朝。
永乐十一年,命杨三保赍玺书、银币赐尼八剌国王沙葛新的及地涌塔王可般。
《明外史·尼八剌传》云云。
永乐十二年,赐尼八剌诰及镀金银印。
《明外史·尼八剌传》:十二年遣使来贡。封沙葛新的为尼八剌国王,赐诰及镀金银印。
永乐十六年,尼八剌遣使来贡。
《明外史·尼八剌传》:永乐十六年,尼八剌遣使来贡,命中官邓诚赍玺书、锦绮、纱罗往报之。所经罕东、灵藏、必力工瓦、乌斯藏及野蓝卜纳,皆有赐。
宣宗宣德二年,遣赐尼八剌王锦綵。
《明外史·尼八剌传》:宣德二年,又遣中官侯显赐尼八剌王绒锦、纻丝,地涌塔王如之。自后,贡使不复至。

哈烈部汇考一

太祖洪武二十五年,遣使招谕哈烈,赐以绮币,不至。按《明外史·哈烈传》:哈烈,一名黑鲁,在撒马儿罕西南三千里,去嘉峪关万二千馀里,西域大国也。元驸马
帖木儿既君撒马儿罕,又遣其子沙哈鲁据哈烈。洪武时,撒马儿罕及别失八里咸朝贡,哈烈道远不至。洪武二十五年,遣官诏谕其王,赐文绮、綵币,犹不至。按《明·一统志》:哈烈古,无可考,其地居平川,四面皆大山。元驸马帖木儿之子沙哈鲁国人尊之为速鲁檀犹华言君王也,东有俺都淮八剌墨等城,皆隶焉本朝。洪武二十五年,遣使诏谕酋长,赐织金文绮,东北至撒马儿罕一千四百里,东至肃州一万一千里。按陈诚《西域记》:衣服喜鲜洁色,尚白,有丧易以青,国主之居窗壁,以金银瑟瑟为饰,地施毡罽,重席而坐,富家居室服用颇同国主,礼仪简略,君臣相见,但行跪礼,无刑法,有罪罚钱,而坊市不设斗斛,但用权衡,凡宴会环列而坐,酒器用金银,馀用陶瓦,食无匕著,惟以手取。婚室多以姊妹,谓为至亲。死无棺椁,以布囊裹尸瘗之。国有学舍,中为一大室,四面皆房,廊以居游学之士,名曰默得儿塞。俗无正朔,不用甲子,以七日为一周,择日用事,则以第一日名阿啼纳,为上吉,凡拜天聚。会用之酒禁甚,严修行者多不饮酒,恐亵天也。
洪武二十八年,遣给事中傅安以兵往哈烈,为撒马儿罕所留,不得达。
《明外史·哈烈传》:洪武二十八年,遣给事中傅安、郭骥等㩦士卒千五百人往,为撒马儿罕所留,不得达。洪武三十年,遣按察使陈德文等往哈烈,亦不还。按《明外史·哈烈传》:洪武三十年,又遣北平按察使陈德文等往,亦久不还。
成祖永乐元年,遣使以綵币赐哈烈,仍不至。
《明外史·哈烈传》:成祖践祚,遣官赍玺书綵币赐其王,犹不报命。永乐五年,安等还。德文遍历诸国,说其酋长入贡,皆以道远无至者,亦是年始还。德文,保昌人,采诸方风俗作为歌诗以献。帝嘉之,擢佥都御史。永乐六年,复遣傅安赍书币往哈烈,始遣人入贡。按《明外史·哈烈传》:永乐六年,复遣安赍书币往哈烈,其酋沙哈鲁把都儿始遣使随安朝贡。
永乐七年,傅安达京师,复往哈烈,哈烈遣使朝贡。按《明外史·哈烈传》:永乐七年,安达京师,复命赍赐物偕其使往报。
《明·一统志》:永乐七年,哈烈头目么赉等来朝,并贡方物。
永乐十一年,西域诸国皆随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永乐八年,其酋遣使朝贡。撒马儿罕酋哈里者,哈烈酋兄子也,二人不相能,数搆兵。帝因其使还,命都指挥白阿儿忻台赍敕谕之曰:天生民而立之君,俾各遂其生。朕统御天下,一视同仁,无间遐迩,屡书遣使谕尔。尔能虔修职贡,抚辑人民,安于西徼,朕甚嘉之。比闻尔与从子哈里搆兵相仇,朕为恻然。一家之亲,恩爱相厚,足制外侮。亲者尚尔乖戾,疏者安得协和。自今宜休兵息民,保全骨肉,共享太平之福。因赐綵币,并敕谕哈里罢兵,亦赐綵币。白阿儿忻台既奉使,循诣撒马儿罕、失剌思、俺的干、俺都淮、土鲁番、火州、柳城、哈实哈儿诸国,赐之币帛,谕令入朝。诸酋长咸喜,各遣使偕哈烈使臣贡狮子、西马、文豹诸物。十一年,达京师。帝喜,御殿受之,犒赐有加。自是诸国使并至,皆序哈烈于首。及归,命中官李达、吏部员外郎陈诚、户部主事李暹、指挥金哈蓝伯等送之,就赍玺书、文绮、纱罗、布帛诸物分赐其酋。永乐十三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永乐十三年,李达等还,哈烈诸国复遣使偕来,贡文豹、西马及他方物。
永乐十四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十四年,再贡。及还,命陈诚赍书币报之,所过州县皆宴饯。
永乐十五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十五年,遣使随诚等来贡。
永乐十六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十六年,复贡。命李达等报之如初。永乐十八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十八年,偕于阗、八答黑商来贡。永乐二十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二十年,复偕于阗来贡。
宣宗宣德二年,哈烈遣使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宣德二年,其头目打剌罕亦不剌来朝,贡马。自仁宗不勤远略,宣宗承之,久不遣使绝域,故其贡使亦稀至。
宣德七年,复命中官李贵通西域,敕谕哈烈国王。按《明外史·哈烈传》:宣德七年,复命中官李贵通西域,敕谕哈烈酋沙哈鲁曰:昔朕皇祖太宗文皇帝临御之日,尔等尊事朝廷,遣使贡献,始终如一。今朕恭膺天命,即皇帝位,主宰万方,纪元宣德。小大政务,悉体皇祖奉天恤民,一视同仁之心。前遣使臣赍书币往赐,道阻而回。今已开通,特命内臣往谕朕意。其益顺天心,永笃诚好,相与往还,同为一家,俾商旅通行,各遂所愿,不亦美乎。因赐以文绮、罗锦。贵等未至,其贡使法虎儿丁巳抵京师,卒于馆。命官致祭,有司营葬。寻复遣使随贵贡驼马、玉石。
宣德八年,哈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宣德八年春,使者归。复命贵护送,赐其王及头目綵币。秋复来贡。
英宗正统二年,哈烈入贡。
《明会典》:正统二年,哈烈指挥哈只等贡马及玉石。正统三年,哈烈又入贡。
《明外史·哈烈传》:正统三年来贡。英宗幼冲,大臣务休息,不欲敝中国以事外蕃,故远方通贡者甚少。
天顺元年,议通西域。
《明外史·哈烈传》:天顺元年,复议通西域。大臣莫敢言,独忠义卫吏张昭抗疏切谏,事乃止。
天顺七年,复遣使谕哈烈。
《明外史·哈烈传》:天顺七年,帝以中夏乂安,而远蕃朝贡不至,分遣武臣赍玺书、綵币往谕。于是都指挥海荣、指挥马全得往哈烈。然自是来者颇稀,即哈烈亦不以时贡。
世宗嘉靖二十六年,定三年一贡之例,哈烈遂久不至。
《明外史·哈烈传》:嘉靖二十六年,甘肃巡抚杨博言:西域入贡人多,宜为限制。礼官言:祖宗故事,惟哈密每年一贡,贡三百人,送十一赴京,馀留关外,有司供给。他若哈烈、哈三、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诸国,道经哈密者,或三年、五年一贡,止送三五十人,其存留赏赉俱如哈密例。顷来滥放入京,宜敕边臣恪遵此例,滥放者罪之。制可。然是时哈烈已久不至,嗣后朝贡遂绝。其国最强大。王所居城,方十馀里。垒石为屋,平方若高台,不用梁柱瓦甓,中敞,空虚数十间。窗牖门扉,悉彫刻花文,绘以金碧。地铺毡罽,无君臣、上下、男女,相聚皆席地趺坐。国人称其主曰锁鲁檀,犹言君长也。男髡首缠以白布,妇女亦白布蒙首,仅露双目。上下相呼皆以名。相见止稍屈身,初见则屈一足三跪,男女皆然。食无匕著,有瓷器。以葡萄酿酒。交易用银钱,大小三等,不禁私铸。惟输税于酋长,用印记,无印者禁不用。市易皆征税十二。不知斗斛,止设权衡。无宫府,但有管事者,名曰刀完。亦无刑法,即杀人亦止罚钱。以姊妺为妻妾。居丧止百日,不用棺,以布裹尸而葬。常于墓间设祭,不祭祖宗,亦不祭鬼神,惟重拜天之礼。无干支朔望,每七日为一转,周而复始。岁以二月、十月为把斋月,昼不饮食,至夜乃食,周月始茹荤。城中筑大土室,中置一铜器,周围数丈,上刻文字如古鼎状。游学者皆聚此,若中国太学然。有善走者,日可三百里,有急使,传箭走报。俗尚侈靡,用度无节。土沃饶,节候多暖少雨。土产白盐、铜铁、金银、琉璃、珊瑚、琥珀、珠翠之属。多育蚕,善为纨绮。木有桑、榆、柳、槐、松、桧,果有桃、杏、李、梨、葡萄、石榴,谷有粟、麦、麻、菽,兽有狮、豹、马、驼、牛、羊、鸡、犬。狮生于阿朮河芦林中,初生目闭,七日始开。土人于目闭时取之,调习其性,稍长则不可驯矣。其旁近俺都淮、八答黑商,并隶其国。

哈烈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哈烈土产考》

葡萄
巴旦杏 有似枣而甜者名忽鹿麻
萝卜 大者重十斤。
锁伏 又名梭服,以鸟毳为之纹,如纨绮。
花毯 极细,密色,久不变。
金 银 铜 铁
珊瑚 琥珀 珠  翡翠
水晶 金刚 朱砂 名马
狮子 《尔雅》亦谓之狻猊。

曲先卫部汇考

太祖洪武  年,曲先酋长入贡,设曲先卫,置官属。按《明外史·曲先卫传》:曲先卫,东接安定,在肃州西南。古西戎,汉西羌,唐吐蕃,元设曲先答林元帅府。洪武
时,其酋长入贡。命设曲先卫,官其人为指挥。后遭朵儿只巴之乱,部众窜亡,并入安定卫,居阿真之地。
成祖永乐四年,以三郎为曲先指挥使,散即思副之。按《明外史·曲先卫传》:永乐四年,安定指挥哈三、散即思、三郎等奏:安定、曲先本二卫,后合为一。比遭土番
把秃侵扰,不获宁居。乞仍分为二,复先朝旧制。从之。即令三郎为指挥使,掌卫事,散即思副之。又从其请,徙治药王淮之地。自是屡入贡。
《明会典》:曲先,亦西戎部落。永乐四年,设卫,以其酋散即思为指挥同知。
仁宗洪熙元年,曲先散即思与安定酋劫杀朝使,惧讨远遁。
《明外史·曲先卫传》:洪熙时,散即思偕安定部酋劫杀朝使。大军来讨,散即思率众远遁,不敢还故土。
宣宗宣德 年,曲先失剌罕入朝,赦其罪,僚属悉进官,锡以诰命。
《明外史·曲先卫传》:宣德初,天子赦其罪,遣都指挥陈通等往招抚,复业者四万二千馀帐。乃遣都指挥失剌罕等入朝谢罪,贡驼马,待之如初。寻擢散即思都指挥同知,其僚属悉进官,给以诰命。
宣德五年,命都督史昭等讨散即思,擒其党脱脱不花等。
《明外史·曲先卫传》:宣德五年六月,朝使自西域还,言散即思,数率部众,邀劫往来贡使,梗塞道途。天子怒,命都督史昭为大将,率左右参将赵安、王彧及中官王安、王瑾,督西宁诸卫军及安定、罕东之众往征之。昭等兵至其地,散即思先遁,其党脱脱不花等迎敌。诸将纵兵击之,杀伤甚众,生擒脱脱不花及男妇三百四十馀人,获驼马牛羊三十四万有奇。自是西番震惧。散即思素狡悍,天子宥其罪,仍怙恶不悛。至是人畜多损失,乃悔惧。
宣德六年,散即思遣其弟坚都入朝谢罪,赦之,归其俘。
《明外史·曲先卫传》:宣德六年四月,遣其弟副千户坚都等四人贡马请罪。复待之如初,令迁归故地并归其俘。
宣德七年,散即思卒,命其子都立嗣。
《明外史·曲先卫传》:宣德七年,其指挥那那罕言:往者安定之兵从讨曲先,臣二女、四弟及指挥桑哥等家属被掠者五百人。今散即思已蒙赦宥,而臣等亲属犹未还,望圣明垂悯。天子得奏恻然,语大臣曰:朕常以用兵为戒,正恐滥及无辜。彼不自言,何由知之。即赦安定王亦攀丹等悉归所掠。其年,散即思卒,命其子都立嗣职,赐敕勉之。
按叶向高《苍霞草》:曲先在安定西古西戎部落,元置曲先答林元帅府。洪武四年,设曲先卫以土酋散西思为指挥同知,其后为朵儿只巴所攻,并曲先入安定,居阿真地。永乐四年,指挥哈三散即思三郎等表言:西番侵暴,乞仍立卫徙治药王淮,报可。以三郎领卫事,给印章并徙安定治所于昔儿丁。永乐末,散即思及安定酋劫杀中使。洪熙改元,命朱英讨破安定,追踰昆崙西数百里,至雅令阔地,曲先远遁,英还师,都督史昭言:叛酋未获,宜穷追。诏巳之。宣德二年,散即思复掠使者及西域贡使。命史昭率安定罕东兵讨之,散即思惧而逃,遣弟千户坚都等进马赎罪,上以远夷不足较,宥之,还其俘,令居故部,指挥那那罕表言:二女四弟及部落五百馀人,皆为安定所虏,及馀众溃居西番江,不敢归。诏安定王亦攀丹索部下遣还,仍谕居西番江者,使复业。其后屡入贡,然亦苦土鲁番,内徙,失故地。
宣德十年,擢那那罕为都指挥佥事,其僚属皆进秩。按《明外史·曲先卫传》:宣德十年,擢那那罕都指挥佥事,其僚属进秩者八十九人。
《明会典》:曲先卫,宣德间,使臣七人五日下程一次羊鹅各一只、鸡三只、米三斗、酒二十瓶、面十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英宗正统二年,曲先遣使朝贡。
《明会典》云云。
《明·一统志》:正统二年,头目黑麻癿遣指挥火丁等,赴京贡方物。
正统七年,曲先卫遣使贡玉石。
《明外史·曲先卫传》云云。
宪宗成化 年,土鲁番掠曲先。
《明外史·曲先卫传》:成化时,土鲁番强被其侵掠。
孝宗弘治 年,安定王子陕巴居曲先以为哈密忠顺王。
《明外史·曲先卫传》:弘治中,安定王子陕巴居曲先。廷议哈密无主,迎为忠顺王。
武宗正德七年,蒙古酋阿尔秃厮亦不剌窜居青海,曲先为所掠,部族窜徙。
《明外史·曲先卫传》:正德七年,蒙古酋阿尔秃厮亦不剌窜居青海,曲先为所蹂躝,部族窜徙,其卫遂亡。明初设安定、阿端、曲先、罕东、赤斤、沙州诸将,给之金牌,令岁以马易茶,谓之差发。沙州、赤斤隶肃州,馀悉隶西宁。其时甘州西南尽皆番族,受边臣羁络,惟北面防寇而已。后诸卫尽亡,亦不剌据青海,土鲁番复据哈密,逼处关外。而诸卫迁徙之众又环列甘肃肘腋,犷悍难驯。于是河西外防大寇,内防诸番,兵事日亟。
世宗嘉靖 年,曲先卫人牙木兰来归。
《四译馆考》:曲先,古西戎部落。东抵安定卫,北距肃州界。明永乐四年,设曲先卫以土酋散即思为指挥同知。宣德元年,以讨平曲先,功加国师禅师,秩其后常入贡。嘉靖中,卫人牙木兰为土鲁番所劫,牙木兰骁勇,土鲁番令其率众侵哈密,扰甘肃,已而贰于土鲁番,遂拥帐来归。土鲁番请还哈密易牙木兰将甘心焉,兵部尚书胡世宁不可,乃止。嘉峪关西诸卫皆没入土鲁番,曲先亦陷。其地产珠、珊瑚、朱砂、名马,服色尚白,丧事易以青,相见行跪礼。

长河西鱼通宁远部汇考

太祖洪武 年,打煎炉、长河西土官元右丞刺瓦蒙遣其理问高惟善来朝贡。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长河西鱼通宁远宣慰司,在四川徼外,地通乌斯藏,唐为外蕃。元时置碉门、鱼通、黎、雅、长河西、宁远六安抚司,隶吐蕃宣慰司。洪武时,其地打煎炉、长河西土官元右丞剌瓦蒙遣其理问高惟善来朝,贡方物,宴赉遣还。
洪武十六年,长河西土官复遣其从子入贡,始置长河西等处军民安抚司。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洪武十六年,复遣惟善及从子万户若剌来贡。命置长河西等处军民安抚司,以剌瓦蒙为安抚使,赐文绮四十八匹,钞二百锭,授惟善礼部主事。
洪武二十年,遣高惟善抚长河西、鱼通、宁远等处,还朝,上安边六策,从之。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洪武二十年,遣惟善招抚长河西、鱼通、宁远诸处,二十一年还朝,言:安边之道,在治屯守,而兼恩威。屯守既坚,虽远而有功;恩威未备,虽近而无益。今鱼通、九枝疆土及岩州、杂道二长官司,东邻碉门、黎、雅,西接长河西。自唐时吐蕃强盛,宁远、安靖、岩州汉民,往往为彼驱入九枝、鱼通,防守汉边。元初设二万户府,仍与盘陀、仁阳置立寨栅,边民戍守。其后各枝率众攻仁阳等栅。及川蜀兵起,乘势侵陵雅、邛、嘉等州。洪武十年始随碉门土酋归附。岩州、杂道二长官司自国朝设,迨今十有馀年,官民仍旧不相统摄。盖无统制之司,恣其猖獗,因袭旧弊故也。其近而已附者如此,远而未附者何由而臣服之。且岩州、宁远等处,乃古之州治。苟拨兵戍守,就筑城堡,开垦山田,使近者向化而先附,远者畏威而来归,西域无事则供我徭役,有事则使之先驱。抚之既久,则皆为我用。矣如臣之说,其便有六。通乌思藏、朵甘,镇抚长河西,可拓地四百馀里,得番民二千馀户。非惟黎、雅保障,蜀亦永无西顾忧。一也。番民所处老思冈之地,土瘠人繁,专务贸贩碉门乌茶、蜀之细布,博易羌货,以赡其生。若于岩州立市,则此辈衣食皆仰给于我,焉敢为非。二也。以长河西、伯思东、巴猎等八千户为外蕃犄角,其势必固。然后招来远者,如其不来,使八千户近为内应,远为乡导,此所谓以蛮夷攻蛮夷,诚制边之善道。三也。天全六番招讨司八乡之民,宜悉蠲其徭役,专令蒸造乌茶,运至岩州,置仓收贮,以易番马。比之雅州易马,其利倍之。且于打煎炉原易马处相去甚近,而价增于彼,则番民如蚁之慕膻,归而必众。四也。岩州既立仓易马,则番民运茶出境,倍收其税,其馀物货至者必多。又鱼通、九枝蛮民所种水陆之田,递年无征。若岁输租米,并令军士开垦大渡河两岸荒田,亦可供给戍守官军。五也。碉门至岩州道路,宜令缮修开拓,以便往来人马。仍量地里远近,均立邮传,与黎、雅烽火相应。庶可以防遏乱略,边境无虞。六也。帝从之。
洪武三十年,始置长河西鱼通宁远宣慰司。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洪武中,建昌酋月鲁帖木儿叛,长河西诸酋阴附之,失朝贡,太祖怒。三十年春谓礼部臣曰:今天下一统,四方万国皆以时奉贡。如乌斯藏、尼八剌国其地极远,犹三岁一朝。惟打煎炉长河西土酋外附月鲁帖木儿、贾哈剌,不臣中国。兴师讨之,锋刃之下,死者必众。宜遣人谕其酋。若听命来觐,一以恩待,不悛则发兵三十万,声罪徂征。礼官以帝意为文驰谕之。其酋惧,即遣使入贡谢罪。天子赦之,为置长河西鱼通宁远宣慰司,以其酋为宣慰使,自是修贡不绝。初,鱼通及宁远、长河西,本各为部,至是始合为一焉。
成祖永乐十三年,长河西贡使请开以马易茶之禁,从之。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永乐十三年,贡使言:西番无他土产,惟以马易茶。近年禁约,生理实难,乞仍许开市。从之。
永乐二十一年,长河西宣慰使喃哩等贡马。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永乐二十一年,宣慰使喃哩等二十四人来朝贡马。
英宗正统二年,以加八僧袭宣慰使。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正统二年,喃哩卒,子加八僧嗣。
宪宗成化四年,定例长河西仍岁一贡。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成化四年,申诸番三岁一贡之令,惟长河西仍比岁一贡。
成化六年,定长河西贡使不得过百人。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成化六年,定二年或三年一贡,贡使不得过百人。
成化十七年,礼官言诸蕃僧诈为诸王文牒入贡,请给诸蕃及长河西、董卜韩胡敕书勘合,以免诈伪,从之。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成化十七年,礼官言:乌斯藏在长河西之西,长河西在松潘、越巂之南,壤地相接,易于混淆。乌斯藏诸番王例三岁一贡,彼以道险来少,而长河西番僧往往诈为诸王文牒,入贡冒赏。请给诸番王及长河西、董卜韩胡敕书勘合,边臣审验,方许进入,庶免诈伪之弊。或道阻,不许补贡。从之。
成化十九年,长河西部内灌顶国师千八百人入贡,诏纳五百人,馀悉遣还。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成化十九年,其部内灌顶国师遣僧徒来贡,至千八百人,守臣劾其违制。帝止纳五百人,馀悉遣还。
成化二十二年,长河西以寇阻失贡,补进三贡。诏以后道梗不得再补,已至者纳之。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成化二十二年,礼官言:长河西以黎州大渡河寇发,连岁失贡,至是补进三贡。定制,道梗者不得再补。但今贡物已至,宜顺其情纳之,而量减赐赉。报可。
孝宗弘治十二年,礼官言长河西及乌斯藏诸番贡使太多,谕守臣不得滥送。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弘治十二年,礼官言:长河西及乌斯藏诸番,一时并贡,使者至二千八百馀人。乞谕守臣无滥送。亦报可。然其后来者愈多,率不能却。
世宗嘉靖三年,定令长河西贡使不得过千人。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嘉靖三年,定令不得过一千人。
穆宗隆庆三年,定贡使五百人全赏、遣八人赴京之制。
《明外史·长河西鱼通宁远传》:隆庆三年,定五百人全赏、遣八人赴京之制,如阐教诸王。所贡物有珊瑚、氆氇、犀角、左髻毛缕足力麻、铁力麻、明盔、明甲、刀剑之属,诸番所贡皆如之。

西洋古里部汇考

成祖永乐元年,命中官尹庆抚谕西洋古里。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古里,西洋大国。西滨大海,南距柯枝国,北距狼奴儿国,东七百里距坎巴国。自柯枝舟行三日可至,自锡兰山十日可至,诸番要会也。永乐元年,命中官尹庆奉诏抚谕其国,赉以綵币。其酋沙米的喜,即遣使从庆入朝,贡方物。
《广东通志》:西洋国地最大,与僧伽密迩诸番之会也。去中国十万里,西濒大海,南距柯枝,北接狼奴儿国。其产沉香木香、西洋布、五色布、白雁、胡椒、马、五色鸦鹘、石明。永乐元年,国王马那必剌满遣马戎朝贡。永乐三年,西洋古里国遣使朝贡,封其国王,赐印诰及文绮。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三年,达南京,封为国王,赐印诰及文绮诸物,遂比年入贡。郑和亦数使其国。按《明会典》:古里大国,西洋诸番之会。永乐三年,其酋长沙米的遣使朝贡,敕封为古里国王,给印诰。贡物宝石、珊瑚珠、琉璃瓶、琉璃碗、宝铁刀、拂郎双刃刀、金系、腰锡、阿思摸达涂儿气龙涎、苏合油、乳香、檀香木、香栀子花、胡椒花、毡单伯兰布、苾布、红丝花手巾、番花、人马象物、手巾、线结花、靠枕〈又〉。永乐间,使臣十八人,三日下程一次,羊二只、鹅四只、鸡八只、酒二十瓶、米一石、面三十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按《岛夷志》:海滨为市以通贸易,行者让路,道不拾遗,山横而田瘠宜种麦,好畜马,俗稍近古。土产沉香木香、西洋布、幅广至四五尺、五色巾、白鸠、胡椒、马国多骏马,来自西域五色鸦鹘石。
永乐五年,古里国遣使朝贡,命太监郑和等赐西洋国诰命。
《明会典》:永乐五年,古里国遣使朝贡。
《瀛涯胜览》:西洋古里,大国也。西濒海,南距柯枝国,北距狼奴儿国,海近山远,东七百里许,距坎巴夷,自柯枝海行可三日至,距中国十万馀里。永乐五年,上命太监郑和等,赐王以诰命,升赏其将领有差,皆冠带、勒石、美之,王尚浮屠,敬象牛。人有五等,一回回、一南毗、一哲地、一革全、一木瓜,王南毗,人不食牛肉,将领回回不食猪肉,昔王与回回誓互相禁食,铜范佛像曰纳儿佛殿,以铜瓦座傍,穿井汲泉,浴佛而礼之。取牛粪调水涂地,及壁臣民大家晨起,亦用牛粪涂地,煆牛粪灰囊于身,每旦水调灰抹额及股,谓敬佛也。传云:昔有圣人曰某些,行教化,人人俱服从。某些远适遣弟曰撒没,黎主之弟,乃纵诞铸金犊以谕国人,曰此乃圣主,敬之。有验人罔不从,命牛日粪金人获其利,遂信之不疑。某些归恚其弟,诬惑遂毁,牛弟恐,于是跨象而遁,国人犹望其还,故敬象牛者以此。国事皆决于二将领,乃回回人也。国人半崇回回教礼拜寺,有二三十,馀七日一礼,至日斋沐谢事,午时男女拜天于寺,未刻乃散,始治他事。俗尚信义,中国舶货至,皆二将领主之遣驵,侩议直言定再不易,其算法,秪凭手指屈伸,分毫不谬,市用六成金钱曰吧南重,二分文二面,小银钱曰搭儿重三釐秤,曰法利。二十两为斤,当中国一斤九两六钱,升曰党戛黎,当中国一升六。合乐则葫芦为乐器,红铜丝为弦,歌乐自和协,铿锵可听。婚丧礼各以类,王老则不传子,而传外甥,无姊妹,子则传弟,无弟则传于有德者,古今皆然。刑无鞭笞,轻则断手足,重则罚金诛戮,甚则没家夷族,有罪系之,辄承服,不承服,则寘其手指于沸油中半晌,三日后,验之,烂者伏辜,全者免罪。免罪者,将领导以鼓乐还家,亲戚致贺饮酒。西洋布曰扯黎,出于邻邦、坎巴夷之属,每匹阔四尺五寸,长二丈五尺,直金钱八文,有色丝间花帨,阔五尺,长一丈二三尺,直金钱百文。厥产胡椒,亦以圃种十月熟,富家则多植椰子树千株,至二三千者有之,嫩者有浆可酿酒,老者可作油、糖或饭,壳可作杯,锻枝灰可厢金枝,干可构室,叶可盖屋。蔬有姜芥、萝卜、胡荽、葱蒜、胡芦、茄、瓜东,瓜四时有,小瓜如指,长一寸许,味美,果有芭蕉子、波罗蜜、木鳖子,树高十馀丈,绿囊如柿,三四十。有米无麦,有鸡鸭,无鹅羊,高如骡灰色,水牛不大,黄牛则大有至三四百斤者,不食其肉,取其乳酥,啖饮不绝口。牛死则埋之,禽有孔雀、乌鸦、鹰鹭,无馀鸟厥。贡金丝宝带、金丝如发结花,缀八宝珍珠。
永乐七年,古里国遣使朝贡。
《明会典》云云。
永乐十三年,古里偕柯枝等诸国入贡。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十三年,偕柯枝、南浡利、甘巴里、满剌加诸国入贡。
永乐十四年,古里又偕瓜哇等诸国入贡,以古里大国,序其使者于首。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十四年,又偕瓜哇、满剌加、占城、锡兰山、木骨都束、溜山、南浡利、不剌哇、阿丹、苏门答剌、麻林、剌撒、忽鲁谟斯、柯枝、南巫里、沙里湾泥、彭亨诸国入贡。是时,诸蕃使臣充斥于廷,以古里大国,序其使者于首。
永乐十七年,西洋古里入贡。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十七年,偕满剌加十七国来贡。
永乐十九年,西洋古里入贡。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十九年,又偕忽鲁谟斯、阿丹、祖法儿、剌撒、不剌哇、木骨都束、柯枝、加异勒、锡兰山、溜山、南浡利、苏门答剌、阿鲁、满剌加、甘巴里诸国入贡。
永乐二十一年,西洋古里入贡。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永乐二十一年,复偕忽鲁谟斯、锡兰山、阿丹、祖法儿、剌撒、不剌哇、木骨都束、柯枝、加异勒、溜山、南浡利、苏门答剌、阿鲁、满剌加诸国,遣使千二百人入贡。时帝方出塞,敕皇太子曰:天时向寒,贡使即令礼官宴劳,给赐遣还。其以土物来市者,官酬其直。自成祖崩,中朝不遣使诸国,诸国贡使亦不来。
宣宗宣德五年,复遣使往西洋古里。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宣德五年,复遣郑和使其国。宣德八年,西洋古里入贡。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宣德八年,其王比里麻遣使偕苏门答剌、柯枝、锡兰山、祖法儿、阿丹、甘巴里、忽鲁谟斯、加异勒天方使臣入贡。其使久留都下。
英宗正统元年,西洋古里使附瓜哇舟西还。
《明外史·西洋古里传》:正统元年乃命附瓜哇贡舟西还。自是不复至。其国,山多地瘠,有谷无麦。俗甚淳,行者让道,道不拾遗。人分五等,如柯枝,王敬浮屠、凿井灌佛亦如之。每旦,王及臣民取牛粪调水涂壁及地,又煆为灰抹额及股,谓为敬佛。国中半崇回回教,建礼拜寺数十处。七日一礼,男女斋沐谢事。午时拜天于寺,未时乃散。王老不传子而传甥,无甥则传弟,无弟则传于国之有德者。国事皆决于二将领,以回回人为之。刑无鞭笞,轻者断手足,重者罚金珠,尤重者夷族没产。鞫狱不承,则置其手指沸汤中,三日不烂即免罪。免罪者,将领导以鼓乐,送还家,亲戚致贺。富家多植椰子树至数千。其嫩者浆可饮,亦可酿酒,老者可作油、糖,亦可作饭。干可搆屋,叶可代瓦,壳可制杯,穰可索绹,锻为灰可镶金。其他蔬果、畜产,多类中国。所贡物有宝石、珊瑚珠、琉璃瓶、琉璃枕、宝铁刀、拂郎双刃刀、金系腰、阿思模达涂儿气、龙涎香、苏合油、花毡单、伯兰布、苾布之属。

皇清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六年,广东巡抚奏称西洋国遣官入
贡,其正贡船一只,护贡船三只。西洋国在西南海中。康熙六年进贡,因其地远,贡期未定,贡道由广东,今其人有留居岙门者。
《广东通志》:康熙六年十月,内遣使朝,贡方物,进金叶表文一函,国王像一幅,全金金刚石饰,金剑一持,金琥珀书箱一座,瑚珊树一枝,珊瑚珠一串,琥珀珠六串,伽楠香二段,哆啰绒二匹,象牙十枝、犀角四只、乳香六桶、苏合油一桶、丁香一笼、金银乳香二笼、花露一箱、花幔四端、花毡一铺。进献

皇后方物大玻璃镜一面、珊瑚珠一串、琥珀珠四串、
花露一笼、丁香一笼、金银乳香一笼、花幔四端、花毡一铺,续据该贡使开报。

皇恩赏赐缎匹、银两、国王杂色锦缎八十匹、银三百
两、正贡官杂色花缎三十六匹、银一百两护、贡官杂色花绢缎一十八匹、随役一十九名,每名杂色缎十匹、每名银二十两,使回令广东布政司照例管待遣还。
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七年,题准西洋进贡,以后船不许过
三只,每船不许过百人。
康熙八年

《大清会典》:康熙八年,题准令正副使及从人二十二
名来京,其留边人役,该地方官给与食物,仍加防守。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康熙九年,西洋国贡使吗吻萨喇哒
到京,具
表进贡,赏赐筵宴毕,差司宾序班一员,伴送至广
东,该督差官护送出境。西洋国贡使玛讷撒尔达聂行至江南山阳地方病故,礼部题准内院撰祭文,所在布政司备祭品,遣本司堂官致祭一次,仍置地营葬,立石封识。若同来使臣愿带回骸骨,听从其便。
康熙十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七,年西洋国王阿丰肃遣使具
表,进狮子来京,兵部给沿途口粮驿站夫船,礼部
仍差官伴送至广东,交该督抚差,官护送出境,贡物恭进

御前,
国王像一幅、金刚石饰金剑一柄、金珀书箱一座、珊瑚树一枝、珊瑚珠一串、琥珀珠六串、伽楠二段、哆啰绒二匹、象牙十枝、犀角四只、乳香六桶、苏合油一桶、丁香一笼、金银乳香二笼、花露一箱、花幔四端、花毡一铺。

皇后前,
大玻璃镜一面、珊瑚珠一串、琥珀珠十串、花露一笼、丁香一笼、金银乳香一笼、花幔四端、花毡一铺。

西洋古里部杂录

《日知录》:西域人善天文,自古已然。《唐书》:泥婆罗国颇解推测盈虚,兼通历术事。天竺国善天文历算之术。罽宾国遣使进《天文经》。拂菻国其王城门楼中悬一大金秤,以金丸十二枚属于衡端,以候日之十二时,为一金人其大如人立于侧,每至一时其金丸辄落,铿然发声,引唱以纪日,时毫釐无失,盖不始于回回西洋也。
《春明梦馀录》:蒋德璟《破邪集序》:向与西士游第知,其历法与天地球日圭星圭诸器,以为工,不知其有天主之教也。比读其书,第知其窃吾儒事天之旨,以为天主,即吾中国所奉上帝,不知其以汉哀帝时耶苏为天主也。其书可百馀种,颛与佛抗而迹,其人不婚不宦,颇胜于火居,诸衲子以是不与之绝,比吾筑家庙奉先,而西士见过谓予:此君家主,当更有大主公,知之乎。予笑谓:大主则上帝也,吾中国惟天子得祀上帝,馀无敢干者。若吾儒性命之学,则畏天敬天无之,非天安有画像,即有之,恐不是深目高鼻,一浓胡子耳。西士亦语塞,或曰:佛自西来,作佛像,利氏自大西来,亦作耶苏像,以大西抑西,以耶苏抑佛,非敢抗吾孔子,然佛之徒非之,而孔子之徒顾或从之者,何也。未几,当道檄所司,逐之燬拆其居,而株擒其党,事急乃控于予,予适晤观察曾。公曰:其教可斥远人,则可矜也。曾公以为然,稍宽其禁而吾漳黄君天香以破邪,集见示则若以其教为必乱世,而亟为建鼓之攻,又若以予之斥其教而缓其人,为异于孟子距杨墨之为者。予谓:孟夫子距邪说甚峻然,至于杨墨逃而归斯受之而以招放豚为过,今亦西士逃而归之,候矣,愚自以为善,学孟子特不敢似退之所称功,不在禹下耳,且以中国之尊圣贤之众,圣天子一统之盛,何所不容四夷八馆,现有译字之官,西僧七王亦赐阐教之号,即近议脩历,亦令西士与钦天分曹测定,聊以之备重译一种示,无外而已,原不足驱也,驱则何难之有。李文节曰:退之原道,其功甚伟,第未闻明先王之道以道之,而辄庐其居亦不必。予因此意广黄君而复叹邪说之行,能使愚民为所惑,皆吾未能明先王之道之咎,而非邪说与愚民之咎也。白莲闻香教入其党者,骈首受戮,意窃哀之。然则黄君破邪之书,其亦哀西士而思以全之欤。即谓有功于西士可矣。

速睹嵩部汇考

成祖永乐三年,遣行人连迪等招谕速睹嵩国。
《明外史·速睹嵩传》:速睹嵩者,亦西方之国。永乐三年,遣行人连迪等赍敕往招,赐银钞、綵币。其酋以道远,竟不至。

土鲁番部汇考

成祖永乐四年,土鲁番来贡玉璞。
《明外史·土鲁番传》:土鲁番,在火州西百里,去哈密千馀里,嘉峪关二千六百里。即汉车师前王。隋高昌国。唐灭高昌,置西州及交河县,此则交河县安乐城也。宋复名高昌,为回鹘所据,尝入贡。元设万户府。永乐四年遣官使别失八里,道其地,以綵币赐之。其万户赛因帖木儿遣使来朝贡玉璞。
永乐六年,土鲁番国番僧率其徒来朝贡,授为国师僧纲司官。
《明外史·土鲁番传》:永乐六年,其国番僧清来率徒法泉等朝贡。天子欲令化导番俗,即授为灌顶慈慧圆智普通国师,师徒七人并为土鲁番僧纲司官,赐赉甚厚。由是其徒来者不绝,贡名马、海青及他物。天子亦数遣官奖劳之。
永乐二十年,土鲁番与哈密共贡马。
《明外史·土鲁番传》:永乐二十年,其酋尹吉儿察与哈密共贡马千三百匹,赐赉有加。已而尹吉儿察为别失八里酋歪思所逐,走归京师。天子悯之,命为都督佥事,遣还故土。
仁宗洪熙元年,土鲁番躬率部落来朝。
《明外史·土鲁番传》:尹吉儿察德中国,洪熙元年躬率部落来朝。
宣宗宣德元年,土鲁番又率部落来朝。
《明外史·土鲁番传》:宣德元年,躬率部落来朝。天子待之甚厚,渥还国病卒。
宣德三年,土鲁番遣其子满哥帖木儿来朝。
《明外史·土鲁番传》:宣德三年,其子满哥帖木儿来朝。已而都督锁恪弟猛哥帖木儿来朝,命为指挥佥事。
宣德五年,土鲁番遣人入朝。
《明外史·土鲁番传》:宣德五年,都指挥佥事也先帖木儿来朝。
按《四译馆考》:土鲁番在火州西百里古交河县安乐城也,城方一二里,地平,四面皆山,气候多暖少雨雪。土宜麻麦,有瓜果、羊马之利,人皆屋居,信佛法,多僧寺。城西二十里有崖儿城,城仅二里,民居百馀家,相传故交河县治,又云古车师国,明永乐十二年,行在验封员外郎,陈诚至其国,诚言城西北百里有灵山,最大国,人云此十万罗汉涅槃处也。近山有高台,台旁有僧寺,寺下皆石泉林木,从此入山行二百里至一峡,峡南有小屋,屋南登山坡,坡有石屋,屋有小佛像五,前有池,池中有山,山石青黑,远望纷如毛发,国人云此十万罗汉洗头削发处也。循峡东南行六七里,登高崖,崖下小山累,累峰峦秀丽,罗列成行,峰下白石成堆,似玉轻脆不可握,堆中若人骨状者,坚如白缕文明,析色甚润,国人云此十万罗汉灵骨也。又东下石崖,崖下石笋,如人手足,稍南至山坡,坡石莹洁如玉,国人云此辟支佛涅槃处也。周行群山,约二十馀里,悉五色沙石,光焰灼人,四面峻壑,穷崖天巧奇绝,草木不生,鸟兽鲜少,西极诸国,唯土鲁番最为奸猾。宣德五年,始遣使来贡。正统以后,间一至焉。〈按《明
外史》:宣德以前,土鲁番之来,非止一二次,此乃云始遣使来贡,姑并存之。
〉英宗正统六年,土鲁番久失贡,令赍钞币赐其酋巴剌麻儿。
《明外史·土鲁番传》:正统六年,朝议土鲁番久失贡,因米昔儿使臣还,令赍钞币赐其酋巴剌麻儿。正统七年,土鲁番遣使入贡,遂僭称王。
《明外史·土鲁番传》:正统七年,遣使入贡。初,其地介于阗、别失八里诸大国间,势甚微弱。后侵掠邻境火州、柳城,皆为所并,国日强,其酋也密力火者遂僭称王。
代宗景泰三年,土鲁番遣使入贡。
《明外史·土鲁番传》:景泰三年,偕其妻及部下头目各遣使入贡。
英宗天顺三年,土鲁番遣使入贡,其使臣进秩有差。按《明外史·土鲁番传》:天顺三年,复贡,其使臣进秩者二十有四人。先后命指挥白全、都指挥桑斌等使其
国。
宪宗成化元年,土鲁番伪与哈密罕慎盟,杀之,仍遣使来贡。诏薄其赏,拘其使臣。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元年,与罕慎盟,执杀之,复据其城,而遣使入贡;称与罕慎缔姻,乞赐蟒服及九龙浑金膝襕诸物。使至甘州,而罕慎之变已闻,朝廷但令还谕其主,归我侵地。番贼知中国易与,不奉命,而复遣使来贡。礼官议薄其赏,拘使臣,番贼稍惧。成化三年,土鲁番贡狮子。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三年春,偕撒马儿罕贡狮子,愿献还城印,朝廷亦还其使臣。礼官请却勿纳,帝不从。及使还,命内官张芾护行,谕内阁草敕。阁臣刘吉等言:阿黑麻背负天恩,杀我所立罕慎,宜立遣大将直捣巢穴,灭其种类,始足雪中国之愤。或不即讨,亦当如古帝王封玉门关,绝其贡使,犹不失大体。今皆不然宠其使臣,厚加优待,又遣中使伴送,此何理哉。陛下事遵成宪,今秋乃无故召番人入大内看戏狮子,大赉御品,誇耀而出。都下闻之,咸为骇叹,谓祖宗以来,从无此事。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奈何屈万乘之尊,为奇兽之玩,俾异言异服之人,杂遝清严之地哉。况使臣满剌土儿即罕慎外舅,忘主事雠,逆天无道。而阿黑麻聚集人马,谋犯肃州,名难奉贡,意实叵测。兵部议羁其使臣,正合事宜。若不停张芾之行,彼使臣还国,阿黑麻必谓中土帝王亦可通情希宠,大臣谋国,君不听信,其奈我何。长番贼之志,损天朝之威,莫甚于此。疏入,帝止芾行,而问阁臣兴师、绝贡二事。吉等以时势未能,但请薄其赐赉。因言饲狮日用二羊,十岁则七千二百羊矣,守狮日役校尉五十人,一岁则一万八千人矣。若绝其喂养,听其自毙,传之千载,实为美谈。帝不能用。其秋,又遣使从海道贡狮子,朝命却之,其使乃潜诣京师。礼官请治沿途有司罪,仍却其使,从之。当是时,中外乂安,大臣马文升、耿裕辈,咸知国体,于贡使多所裁损,阿黑麻稍知中国有人。
成化四年,土鲁番以哈密城印来归。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四年秋,遣使再贡狮子,愿还金印,及所据十一城。边臣以闻,许之,果以城印来归。
成化五年,以哈密城既归,厚赐阿黑麻使臣。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五年,封陕巴为忠顺王,纳之哈密,厚赐阿黑麻使臣,先所拘者尽释还。
成化六年,阿黑麻复陷哈密,执陜巴。诏却其贡物,闭关绝贡,巡抚许进兵,败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六年春,其前使二十七人还,未出境,后使三十九人犹在京师,而阿黑麻复袭陷哈密,执陜巴以去。帝命侍郎张海等经略,而优待其使,俾得进见。礼官耿裕等谏曰:朝廷驭外番,宜惜大体。番使自去年入都,久不宣召,乃今春三月以来,宣召至再,且赐币帛羊酒,正当谩书投入之时,小人何知,将谓朝廷恩礼视昔有加,乃畏我而然。事干国体,不可不慎。况此贼崛强无礼,久蓄不庭之心。所遣使臣,必其亲信腹心,乃令出入禁掖,略无防闲。万一奸宄窥伺,潜逞逆谋,虽悔何及。今其使写亦满速儿等宴赉已竣,犹不肯行,曰恐朝廷复宣召。夫不宝远物,则远人格。狮本野兽,不足为奇,何至上烦銮舆,屡加临视,致荒徼小丑,得觐圣颜,藉为口实。疏入,帝即遣还。张海等抵甘肃,遵朝议,却其贡物,羁前后使臣一百七十二人于边,闭嘉峪关,永绝贡道。而巡抚许进等,又潜兵直捣哈密,走牙兰,阿黑麻渐惧。其邻邦不获贡,胥怨阿黑麻。
成化九年,番酋阿力等侵陷哈密。
《明会典》:成化九年,番酋阿力侵陷哈密,虏王母夺金印。
成化十年冬,阿黑麻送还陕巴,款关求贡,廷议许之。按《明外史·土鲁番传》云云。
成化十二年,阿黑麻复遣使来,命前使安置广东者还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十二年,其使再来,命前使安置广东者悉释还。
成化十七年,阿黑麻死,子满速儿嗣,仍遣人入贡。按《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十七年,阿黑麻死,诸子争立,相仇杀。已而长子满速儿嗣为速檀,修贡如故。成化十八年,哈密王陜巴卒,子拜牙即袭,而满速儿仍窥图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成化十八年,忠顺王陜巴卒,子拜牙即袭,昏愚失道,国内益乱。而满速儿桀黠变诈踰于父,复有吞哈密之志。
孝宗弘治六年,遣使绝土鲁番之贡。
《明会典》:弘治初,其子阿力麻复诱杀罕慎。六年,又虏陕巴以金印去。朝廷遣官经略绝其贡。
弘治十年,土鲁番复入贡。
《明会典》:弘治十年,效顺复许通贡,自后叛服不常。
武宗正德四年,归满速儿之弟真帖木儿,是年入贡。按《明外史·土鲁番传》:正德四年,以其弟真帖木儿在甘州,因贡使乞放还。朝议不许,久之以甘肃守臣奏
始送之还。还即以边情告其兄,共谋为逆。
《明会典》:正德四年入贡。
正德五年,土鲁番入贡。
《明会典》云云。
正德九年,他只丁据哈密,又犯肃州。
《明外史·土鲁番传》:正德九年,遂诱拜牙即叛,复据哈密。朝廷遣彭泽经略,赎还城印。其部下他只丁复据之,且导满速儿犯肃州。自是,哈密不可复得,而患且中于甘肃。会中朝大臣自相倾陷,番酋觇知之,益肆谗搆,贼腹心得侍天子,中国体大亏,贼气焰益盛。正德十五年,复许土鲁番通贡。
《明外史·土鲁番传》:正德十五年,遂复许通贡。甘肃巡按潘仿言:番贼犯顺,杀戮剽掠,惨不可胜言。今虽悔罪,果足赎前日万一乎。数年以来,虽尝闭关,未能问罪。今彼以困惫求通,且将窥我意向,探我虚实,缓我后图,诱我重利。不于此时稍正其罪,将益起轻慢之心,招反覆之衅,非所以尊中国驭外蕃也。况彼番文执难从之词,示敢拒之状,当悔罪求通之日,为侮慢不恭之语,其变诈已见。若曰来者不拒,驭戎之常,尽略彼事之非,纳求和之使,必将叨冒恩礼,饱餍赏饩,和市私贩,满载而归。所欲既足,骄志复萌,少不慊心,动即藉口,反覆之衅,且在目前。何则彼叛则未有罪,而反获钞掠之利,来则未必见拒,而更有赐赉之荣,又何惮而不为。臣谓宜乘窘迫之时,聊为慑㐲之计,虽纳其悔过之词,姑阻其来贡之使,降敕责其犯顺,仍索归还未尽之人。其番文可疑者,详加诘问,使彼知中国尊严,天威难犯,庶几反侧不萌,归服可久。时王琼力主款议,不纳其言。
正德十六年,土鲁番入寇甘肃。
《明外史·土鲁番传》:正德十六年,世宗立,贼腹心写亦虎仙伏诛,失所恃,再谋犯边。
世宗嘉靖二年,土鲁番寇肃州,掠甘州,定土鲁番五年一贡。
《明外史·土鲁番传》:二年,土鲁番寇肃州,掠甘州。按《明会典》:土鲁番使臣到京,并存留赏赐,自进并带进驼马等物,回赐及卖买俱照哈密例。嘉靖二年,玛瑙数珠一串、与绢四匹、红绢道布一匹、绢六匹、鞍子一面、绢四匹、撒袋一副、绢二匹、其镔铁锉多不真正,每贡不过百把,每二把与绢一匹。
嘉靖四年,土鲁番入寇失利,复卑词求通贡。
《明外史·土鲁番传》:嘉靖四年,复寇肃州,皆失利去,于是卑词求贡。会张、桂等起封疆之狱,遂阴庇满速儿再许之。
嘉靖七年,土鲁番入寇失利,又求通贡,许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贼党牙兰者,本曲先人,幼为番掠,长而黠健,阿力以妹妻之,握兵用事,久为西陲患,嘉靖七年夏,率所部二千人来降。有帖木儿哥、土巴者,俱沙州番族,土鲁番役属之,岁徵妇女牛马,不胜侵暴,亦率其族属数千帐来归。边臣悉处之内地。满速儿怒,使其部下虎力纳咱儿引瓦剌寇肃州,不胜,则复遣使求贡。总督王琼请许之,詹事霍韬言:番人攻陷哈密以来,议者或请通贡,或请绝贡,圣谕必有悔罪番文然后许。今王琼译进之文,皆其部下小丑之语,无印信足凭。我遽许之,恐戎心益骄,后难驾驭。可虞者一。哈密城池虽称献还,然无实据,何以兴复。或者遂有弃置不问之议,彼愈得志,必且劫我罕东,诱我赤斤,掠我瓜、沙,外连瓦剌,内扰河西,而边警无时息矣。可虞者二。牙兰为番酋腹心,拥众来奔,而彼云不知所向,安知非诈降以诱我。他日犯边,曰纳我叛臣也。我不归彼叛臣,彼不归我哈密。自是西陲益多事,而哈密终无兴复之期。可虞者三。牙兰之来,日给廪饩,所费实多,犹曰羁縻之策不获已也。倘番酋拥众叩关,索彼叛人,将予之耶,抑拒之耶。又或牙兰包藏祸心,搆变于内,内外协应,何以禦之。可虞者四。或曰今陕西饥困,甘肃孤危,哈密可弃也。臣则曰,保哈密所以保甘肃也,保甘肃所以保陜西也。若以哈密难守即弃哈密,然则甘肃难守亦弃甘肃乎。昔文皇之立哈密也,因元遗孽,力能自立,因而立之。彼假其名,我享其利。今忠顺之嗣三绝矣,天之所废,孰能兴之。今于诸夷中,求其雄杰能守哈密者,即𢌿金印,俾和辑诸番,为我藩蔽,斯可矣,必求忠顺之裔而立焉,多见其固也。疏入,帝嘉其留心边计,下兵部确议。尚书胡世宁等力言牙兰不可弃,哈密不必兴复,请专图自治之策,帝深纳其言。自是番酋许通贡,而哈密城印及忠顺王存亡置不复问,河西获休息焉,然满速儿桀傲益甚矣。
嘉靖十二年,牙兰遣人奏三事,诏诘责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嘉靖十二年,遣人奏三事。一,请追治巡抚陈九畴罪。一,请遣官议和。一,请还叛人牙兰。词多悖慢,朝廷不能罪,但戒以修职贡无妄言。然自写亦虎仙诛,他只丁阵殁,牙兰又降,失其所倚赖,势亦渐孤,部下各自雄长,称王入贡者多至十五人,政权亦不一。十五年,甘肃巡抚赵载陈边事,言:番酋屡服屡叛,我抚之太厚,信之太深,愈长其奸狡。今后入犯,宜戮其使臣,徙其从人于两粤,闭关拒绝。即彼悔罪,亦但许奉贡,不得辄还从人。彼内有所牵,外有所畏,自不敢轻犯。帝颇采其言。
嘉靖二十四年,满速儿死,子沙嗣,其弟马黑麻亦自立。求入贡,许之。
《明外史·土鲁番传》:嘉靖二十四年,满速儿死,长子沙嗣为速檀,其弟马黑麻亦称速檀,分据哈密。已而兄弟雠杀,马黑麻乃结婚瓦剌以抗其兄,且垦田沙州,谋入犯。其部下来告,马黑麻乃叩关求贡,复求内地安置。边臣谕止之,乃还故土,与兄同处。总督张珩以闻,诏许其入贡。
嘉靖二十六年,定土鲁番五年一贡。
《明外史·土鲁番传》:嘉靖二十六年,定令五岁一贡。其后贡期如令,而来使益多。逮世宗末年,番文至一百四十八道。朝廷重违其情,咸为给赐。
嘉靖四十三年,土鲁番进狮子。
《明会典》:四十三年,土鲁番进狮子,每只綵缎八表里。
穆宗隆庆四年,马黑麻嗣兄职,遣使谢恩。其弟琐非等各称速檀,入贡,诏令附马黑麻。
《明外史·土鲁番传》:隆庆四年,马黑麻嗣兄职,遣使谢恩。其弟琐非等三人,亦各称速檀,遣使来贡。礼官请裁其犒赐,许附马黑麻随从之数,可之。迄万历朝,奉贡不绝。

皇清

世祖章皇帝顺治三年
《大清会典》:顺治三年,土鲁番奉番文进贡。
《四译馆考》:西域有土鲁番者,顺治三年,遣使朝贡,因赐
敕曰:土鲁番速鲁坛阿伯轮母罕默得阿郎哈思
等,尔遣都督马沙浪虎伯峰进上贺表,贡献方物,诚可嘉悦。朕荷皇天眷佑,抚有大明天下,期于四海,宁谧遐域向顺,长享太平,直与山河,永久之愿也。念尔土鲁番国,原系元朝成吉思罕次子察合台授封此地。大明立国,隔绝二百八十馀年。今得幸而复合,岂非天乎。尔等诚能恪修进献,时来朝贺,大贡小贡,悉如旧例,则恩自相加,岂有忽忘之理。令发马沙浪虎伯峰并都督职事阿巴火者等,回国,特赐綵缎表里,用示褒答尔国,有所受大明敕印,可遣使送来以便裁酌,授尔封爵故谕。
顺治十三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三年,川陜总督奏称土鲁番,向化入贡礼部,覆准贡期五年一次入贡,人役不得过百名,内留边七十名,起送赴京头目并从人三十名,有多带者该督抚令守边道将禁止,发回贡使,领赏后许军民人等入馆交易,违禁之物不许买卖,至甘镇交易,令总兵官严禁其经过地方,不许停留骚扰,赴京头目每日给行粮银一钱,从役每名日支银五分,留住甘肃者每名支银二分,贡使归国差司宾序班一员伴送,勒限送至该督处,该督差官将留住甘肃𤞑彝一并速令出边。
《四译馆考》:顺治十三年,土鲁番复朝贡,因

敕谕土鲁番阿卜钝剌汗,朕膺景命,抚有万方,凡所
属国,罔不输志、称臣,毕献方物,尔土鲁番尤能早识,历数恪脩进献之仪,今复遣使臣而入贡,信笃棐之可嘉,念尔国山川阻长,跋涉匪易,应有赠答,以奖忠诚。今遣使回国特赐尔綵缎三百三十八匹、绢七百二十三匹、以昭赏赉。自今以后其五年一贡,每贡入边毋过百人,毋携妇女进京,人数止许三十名,馀皆留住甘肃,候来京贡使回,日同护出境,不得淹留,内地带来货物,许令来京会同馆照例交易,不许沿途借名停留,以滋骚扰,所贡马匹除应用贡马四匹,达马十匹外,不必多贡,马匹以负朕轸恤遐方之意,尔其祗承休命,慎终如始,益励朝宗之谊,永沐覆载之恩,钦哉故敕。
康熙十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二年,土鲁番遣使到京具,
表进贡奉。

谕该国路途遥远,进贡殊难,以后止著进贡马匹、玉
石,其馀各物免进,以示轸念远人之意。
康熙二十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年,哈密、土鲁番并五地彝目进
小贡,先进番本西马照例赴京。
又题准土鲁番地处遐荒,进贡马匹,沿途劳苦,嗣后停其进贡,止进玉石、金刚钻,其带来货物,仍在会同馆照例贸易。
贡物旧有西马、达马、一峰驼、鸦虎、黑鹰、布、葡萄、羚羊角、硇砂、西弓、西毡、小刀、鞍后俱免进,玉石一千斤、金刚钻二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