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番僧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八十四卷目录

 番僧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九则 成祖永乐十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三则 英宗正统五则 代宗景泰三则 英宗天顺五则 宪宗成化十一则 孝宗弘治十一则 武宗正德五则 世宗嘉靖十三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清〈顺治六则 康熙八则〉

边裔典第八十四卷

番僧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五年,乌斯藏摄帝师喃加巴藏卜先遣使朝贡。
《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乌斯藏,在云南西徼外,去云南丽江府千馀里,四川马湖府千五百馀里,陕西西宁卫五千馀里。其地多僧,无城郭。群居大土台上,不食肉娶妻,无刑罚,亦无兵革,鲜疾病。佛书甚多,《楞伽经》至万卷。其土台外,僧有食肉娶妻者。元世祖尊八思巴为大宝法王,锡玉印,既没,赐号皇天之下一人之上宣文辅治大圣至德普觉真智佐国如意大宝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师。自是,其徒嗣者咸称帝师。洪武初,太祖惩唐世吐蕃之乱,思所以制御之。者惟因其俗尚,用僧徒化导为善,乃遣使广行招谕。又遣陕西行省员外郎许允德使其地,令举元故官赴京授职。于是乌斯藏摄帝师喃加巴藏卜先遣使朝贡。以五年十二月至京。帝喜,赐红绮禅衣及鞋帽钱物。
洪武六年,喃加巴藏卜先躬自入朝,授为炽盛佛宝国师,锡玉印。又以抚谕朵甘故,封乌斯藏僧章阳沙加为灌顶国师。是年,遣其酋长入贡,而诸僧吉剌思巴巴藏卜等皆表进方物,始设朵甘都指挥使司。按《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洪武六年二月,躬自入朝,上所举故官六十人。帝悉授以职,而改摄帝师为炽盛佛宝国师,仍锡玉印及綵币表里各二十。王人制印成,帝视玉未美,令更制,其崇敬如此。暨辞还,命河州卫遣官赍敕偕行,招谕诸番之未附者。其冬,元帝师之后锁南坚巴藏卜、元国公哥列思监藏巴藏卜并遣使乞玉印。廷臣言已尝给赐,不宜复予,乃以文绮赐之。 按《阐化王传》:阐化王者,乌斯藏僧也。初,洪武五年,河州卫言:乌斯藏怕木竹巴之地,有僧曰章阳沙加监藏,元时封灌顶国师,为番人推服。今朵甘酋赏竹监藏与管兀儿搆兵,若遣此僧抚谕,朵甘必内附。帝如其言,仍封灌顶国师,遣使赐玉印、綵币。六年,僧章阳沙加使酋长锁南藏卜贡佛像、佛书、舍利。是时方命佛宝国师招谕番人,于是怕木竹巴僧、吉剌思巴赏竹监藏巴藏卜等自称辇卜阇,遣使进表及方物。帝厚赐之。辇卜阇者,其地首僧之称也。
《朵甘传》:朵甘,在四川徼外,南与乌斯藏邻,唐吐

蕃地。元置宣慰司、招讨司、元帅府、万户府,分统其众。洪武二年,太祖定陕西,即遣官赍诏招抚。又遣员外郎许允德谕其酋长,举元故官赴京。于是摄帝师喃加巴藏卜及故国公南哥思丹八亦监藏等于六年春入朝,上所举六十人名。帝喜,置指挥使司二,曰朵甘,曰乌斯藏,宣慰司二,元帅府一,招讨司四,万户府十三,千户所四,即以所举官任之。大臣言来朝者授职,不来者宜弗予。帝曰:吾以诚心待人。彼不诚,曲在彼矣。万里来朝,俟其再请,岂不负远人归向之心。遂皆授之。降诏曰:我国家受天明命,统御万方,恩抚善良,武威不服。凡在幅员之内,咸推一视之仁。乃者摄帝师喃加巴藏卜率所举故国公、司徒、宣慰、招讨、元帅、万户诸人,自远入朝。朕嘉其职天命,不劳师旅,共效职方之贡。已授国师及故国公等为指挥同知等官,皆给诰印。自今为官者务遵朝廷法,抚安一方。僧务敦化导之诚,率民为善,共享太平,永绥福祉,岂不休哉。并宴赉遣还。初,元尊番僧为帝师,授其徒国公等秩,故降者袭旧号。锁南兀即尔者归朝,授朵甘卫指挥佥事。以元司徒银印来上,命进指挥同知。已而朵甘宣慰赏竹监藏举首领可为指挥、宣慰、万户、千户者二十二人。诏从其请,铸分司印予之。乃改朵甘、乌斯藏二卫为行都指挥使司,以锁南兀即尔为朵甘都指挥同知,管招兀即尔为乌斯藏都指挥同知,并赐银印。又设西安行都指挥使司于河州,兼辖二都司。已,佛宝国师锁南兀即尔等,遣使来朝,奏举故官赏竹监藏等五十六人。命增置朵甘思宣慰司及招讨等司。招讨司六:曰朵甘思,曰朵甘陇答,曰朵甘丹,曰朵甘仓溏,曰朵甘川,曰磨儿勘。万户府四:曰沙儿可,曰乃竹,曰罗思端,曰列思麻。千户所十七。以赏竹监藏为朵甘都指挥同知,馀授职有差。自是,诸番修贡惟谨。
《明会典》:西番即古土番种类。洪武初,遣人招谕,又令各族举旧有官职者至京,授以国师及都指挥宣慰使、元帅招讨等官俾,因俗以治。自是番僧有封灌顶国师及赞善阐化等王,大乘大宝法王者,俱给以印诰,传以为信,其所设有都指挥使司、指挥司等处。都指挥使司二乌斯藏、都指挥使司朵甘卫、都指挥使司指挥使司一陇答、卫指挥使司、宣慰使司三,朵甘宣慰使司、董卜韩胡、宣慰使司长河西鱼通宁远、宣慰使司招讨司六,朵甘思招讨司、朵甘陇答招讨司、朵甘丹招讨司、朵甘仓溏招讨司、朵甘川招讨司、磨儿勘招讨司,万户府四,沙儿可万户府、乃竹万户府、罗思端万户、府别思麻万户府,千户所十七,朵甘思千户所、剌宗千户所、孛里加千户所、长河西千户所、多八三孙千户所、加八千户所、兆日千户所、纳竹千户所、伦答千户所、果由千户所、沙里可哈忽的千户所、孛里加思千户所、撒里土儿千户所、参卜郎千户所、剌错牙千户所、泄里坝千户所、阔则鲁孙千户所。
洪武七年,西天阿难功德国遣使朝贡,授八思巴后人公哥监藏巴藏卜为圆智妙觉弘教大国师,乌斯藏僧答力麻八剌为灌顶国师。
《明外史·西天阿难功德国传》:西天阿难功德国,西方番国也。洪武七年,王卜哈鲁遣其讲主必尼西来朝,贡方物及解毒药石。诏赐文绮、禅衣及布帛诸物。后不复至。又有和林国师朵儿只怯烈失思巴藏卜,亦遣其讲主汝奴汪叔来朝,献铜佛、舍利、白哈丹布及元所授玉印一、玉图书一、银印四、铜印五、金字牌三,命宴赉遣还。 按《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洪武七年夏,佛宝国师遣其徒来贡。其秋,元帝师八思巴之后公哥监藏巴藏卜及乌斯藏僧答力麻八剌遣使来朝,请封号。诏授帝师后人为圆智妙觉弘教大国师,乌斯藏僧为灌顶国师,并赐玉印。佛宝国师复遣其徒来贡,上所举土官五十八人,亦皆授职。
洪武八年,西天阿难功德献佛像、舍利及马,朵甘置军民元帅府及陇答卫指挥系。 怕木竹巴设万户府。
《明外史·西天阿难功德国传》:洪武八年,西天阿难功德国国师又献佛像、舍利及马二匹,命送佛像、舍利干钟山寺,赐文绮、禅衣。和林,即元太祖故都,在极北,非西番,其国师则番僧。与功德国同时来贡,后亦不复至。 按《朵甘传》:洪武八年,置俄力思军民元帅府。寻置陇答卫指挥使司。 按《阐化王传》:洪武八年正月,设怕木竹巴万户府,以番酋为之。已而章阳沙加卒,授其徒锁南扎思巴噫监藏卜为灌顶国师。洪武九年,乌斯藏僧答力麻八剌遣使入贡。
《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云云。
洪武十一年,乌斯藏奏举故官十六人为宣慰招讨等官,许之。
《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洪武十一年复贡,奏举故官十六人为宣慰、招讨等官,亦皆报允。
洪武十八年,以班竹儿藏卜为乌斯藏都指挥使,更定其品秩,皆许世袭。
《明外史·朵甘传》:洪武十八年,以班竹儿藏卜为乌斯藏都指挥使。乃更定品秩,自都指挥以下皆令世袭。未几,又改乌斯藏俺不罗卫为行都指挥使司。洪武二十一年,授巴藏为灌顶国师。
《明外史·阐化王传》:洪武二十一年,锁南扎思巴噫上表称病,举弟吉剌思巴监藏巴藏卜自代,遂授灌顶国师。自是三年一贡。
洪武二十六年,思曩日等遣使贡马,赐金铜信符、文绮,许其朝贡。
《明外史·朵甘传》:洪武二十六年,西番思曩日等族遣使贡马,命赐金铜信符、文绮、袭衣,许之朝贡。
成祖永乐元年,遣僧智光赐灌顶国师巴藏卜。巴藏卜即遣使入贡,置乌斯藏牛儿宋寨行都指挥使司,阐化王遣使朝贡。
《明外史·阐化王传》:成祖嗣位,遣僧智光往赐。永乐元年即遣使入贡。 按《朵甘传》:永乐元年,改必里千户所为卫,后置乌斯藏牛儿宋寨行都指挥使司,又置上邛部卫,皆以番人官之。 按《阐教王传》:阐教王者,必力工瓦僧也。成祖初,僧智光赍敕入番,其国师端竹监藏即遣使入贡。永乐元年至京,帝喜,宴赉遣还。
永乐四年,阐教王入贡,封灌顶国师巴藏卜为阐化王,又封灵藏僧著思巴儿为赞善王。
《明外史·阐教王传》:永乐四年,阐教王又贡,帝既优赐,并赐其国师大板的达、律师锁南藏卜衣币。 按《阐化王传》:永乐四年,封巴藏卜为灌顶国师阐化王,赐螭纽玉印,白金五百两,绮衣三袭,锦绮五十匹,巴茶二百斤。
永乐五年,封西僧哈立麻,为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慧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大宝法王西天自在佛,又封著思巴儿为赞善王,又封宗巴干为护教王。命阐化王与护教、赞善二王皆置驿站,以通往来。按《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洪武十四年,乌斯藏喃加巴藏卜已卒,有僧哈立麻者,国人以其有道术,称之为尚师。成祖为燕王时,知其名。永乐元年命司礼少监侯显、僧智光赍书币往徵。其僧先遣人来贡,而躬随使者人朝。四年冬将至,命驸马都尉沐昕往迎之。既至,帝延见于奉天殿,明日宴华盖殿,赐黄金百,白金千,钞二万,綵币四十五表里,法器、裀褥、鞍马、香果、茶米诸物毕备。其从者亦有赐。五年春,赐仪仗、银瓜、牙仗、骨朵、魫灯、纱灯、香合、拂子各二,手炉六,伞盖一,银交椅、银足踏、银杌、银盆、银罐、青圆扇、红圆扇、拜褥、帐幄各一,幡幢四十有八,鞍马二,散马四。帝将荐福于高帝后,命建普度大斋于灵谷寺七日。帝躬自行香。于是卿云、甘露、青鸟、白象之属,连日毕见。帝大悦,侍臣多献赋颂。事竣,复赐黄金百,白金千,宝钞二千,綵币表里百二十,马九。其徒灌顶圆通善慧大国师哈思巴啰葛罗思等,亦加优赐。遂封哈立麻为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慧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大宝法王西天大善自在佛,领天下释教,赐印诰及金、银、钞、綵币、织金珠袈裟、金银器、鞍马。命其徒孛隆逋瓦桑儿加领真为灌顶圆修净慧大国师,高日瓦禅伯为灌顶通悟弘济大国师,果栾啰葛罗监藏巴里藏卜为灌顶弘智净戒大国师,并赐印诰、银钞、綵币。已,命哈立麻赴五台山建大斋,再为高帝后荐福,赐予优厚。六年四月辞归,复赐金币、佛像,命中官护行。 按《赞善王传》:赞善王者,灵藏僧也。其地在四川徼外,视乌斯藏为近。成祖践阼,命僧智光往使。永乐四年,其僧著思巴儿监藏遣使入贡,命为灌顶国师。五年封赞善王,国师如故,赐金印、诰命。 按《护教王传》:护教王者,名宗巴干即南哥巴藏卜,馆觉僧也。成祖初,僧智光使其地。永乐四年遣使入贡,诏授灌顶国师,赐之诰。五年遣使入谢,封为护教王,赐金印、诰命,国师如故。遂频岁入贡。 按《阐化王传》:永乐五年,命阐化王与护教、赞善二王,必力工瓦国师及必里、朵甘、陇答诸卫,川藏诸族,复置驿站,通道往来。永乐十一年,番僧混泽思巴入朝,封为万行圆融妙法最胜真如慧智弘慈广济护国演教正觉大乘法王西天上善金刚普应大光明佛,赐印诰亚于大宝法王。是年,阐化王遣人入贡,封思达藏僧南渴烈思巴为辅教王,封领真巴儿吉竖藏为阐教王。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大乘法王者,乌斯藏僧昆泽思巴也,其徒亦称为尚师。永乐时,成祖既封哈立麻,又闻昆泽思巴有道术,命中官赍玺书银币徵之。其僧先遣人贡舍利、佛像,遂偕使者入朝。十一年二月至京,帝即延见,赐藏经、银钞、綵币、鞍马、茶果诸物,封为万行圆融妙法最胜真如慧智弘慈广济护国演教正觉大乘法王西天上善金刚普应大光明佛,领天下释教,赐印诰、袈裟、幡幢、鞍马、伞器诸物,礼之亚于大宝法王。 按《阐化王传》:永乐十一年,中官杨三保使乌斯藏还,阐化王遣从子劄结等遂入贡。 按《辅教王传》:辅教王者,思达藏僧也。其地视乌斯藏尤远。成祖即位,命僧智光持诏招谕,赐以银币。永乐十一年封其僧南渴烈思巴为辅教王,锡诰印、綵币,数通贡使。杨三保、侯显皆往赐其国,与诸法王等。 按《阐教王传》:永乐十一年,阐教王国师端竹监藏已数贡,乃加号灌顶慈慧净戒大国师,又封其僧领真巴儿吉监藏为阐教王,赐印诰、綵币。后比年一贡。杨三保、戴兴、侯显之使,皆赍金币、佛像、法器赐焉。
《明会典》:尚师法王,永乐间,尚师法王来朝,经过府分茶饭管待回,还,亦如之。
永乐十二年,护教王宗巴干卒,命其从子干些儿吉剌思巴藏卜嗣,王命中官杨三保至阐化王地修驿站。其年,乌斯藏尚师释迦也失入朝。
《明外史·阐化王传》:永乐十二年复命三保使其地,令与阐教、护教、赞善三王及川卜、川藏陇答朵甘上下邛部陇卜共修驿站,诸未复者尽复之。自是道路毕通,使臣往还数万里,无虞寇盗矣。其后贡益频数。帝嘉其诚,复命三保赍佛像、法器、袈裟、禅衣及绒锦、綵币往劳之。已,又命中官戴兴往赐綵币。 按《大慈法王传》:大慈法王,名释迦也失,亦乌斯藏僧称为尚师者也。永乐中,既封二法王,其徒争欲见天子邀恩宠,于是来者趾相接。释迦也失亦以十二年入朝,礼亚大乘法王。 按《大乘法王传》:永乐十二年,大乘法王辞归,赐加于前,命中官护行。后数入贡,帝亦先后命中官乔来喜、杨三保赍赐佛像、法器、袈裟、禅衣、绒锦、綵币诸物。洪熙、宣德间并来贡。久之卒。 按《护教法王传》:永乐十二年,护教王宗巴干卒,命其从子干些儿吉剌思巴藏卜嗣王。洪熙、宣德中并入贡。已而卒,无嗣,其爵遂绝。
永乐十三年,番僧释迦也失入朝,命为妙觉圆通慈慧普应辅国显教灌顶弘善西天佛子大国师,赐之印诰。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永乐十三年,命大慈法王释迦也失为妙觉圆通慈慧普应辅国显教灌顶弘善西天佛子大国师,赐之印诰。十四年,释迦也失辞归,赐佛经、佛像、法仗、僧衣、绮帛、金银器,且制赞词赐之,其徒益以为荣。
永乐十五年,释迦也失来贡。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永乐十五年,大国师释迦也失遣使来贡。
永乐十七年,命中官往赐释迦也失。是年,亦往使赞善王。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永乐十七年,命中官杨三保赍佛像、衣币往赐释迦也失。 按《赞善王传》:永乐十七年,中官杨三保亦往使赞善王。
永乐十八年,遣使往招西番、白勒等寨。
《明外史·朵甘传》:帝以西番悉入职方,其最远白勒等百馀寨犹未归附,遣使往招,亦多入贡。帝以番俗惟僧言是听,乃宠以国师诸美号,赐诰印,令岁朝。由是诸番僧来者日多。
永乐二十一年,大国师复来贡。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云云。
《明会典》:洪武永乐以来,番僧给赐不等,复定剌麻番僧人等从四川起,送来者到京,每人綵段一表里、纻丝衣一套、俱本色留边赏同其綵段一表里、折阔生绢四疋、纻丝衣一套、内二件,给本色衣一件、折生绢三疋,俱赏钞五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食茶六十斤。从洮河州起,送来者到京,每人折衣綵段一表里,后加一表里,纻丝并绫贴里衣二件,留边赏同其綵段一表里,折生绢四疋,俱食茶五十斤,靴袜钞五十锭,进过给军中等马每匹,纻丝一疋,钞三百,锭氆氇等物例不给价带,进方物回赐綵段四表里。
仁宗洪熙元年,赞善王卒,从子喃葛监藏袭。
《明外史·赞善王传》云云。
宣宗宣德二年,遣中官往赐阐化王綵币。
《明外史·阐化王传》:宣德二年,命中官侯显往赐阐化王绒锦、綵币。其贡使尝殴杀驿官子,帝以其无知,遣还,敕王戒饬而已。 按《赞善王传》:宣德二年,中官侯显亦往使赞善王。
宣德五年,阐教王卒,命其子袭职。
《明外史·阐教王传》:宣德五年,阐教王卒,命其子绰儿加监巴领占嗣。久之卒,命其子领占叭儿结坚参嗣。
宣德九年,命使赍玺书赐朵甘诸僧。是年,释迦也失入朝,封为大慈法王。
《明外史·朵甘传》:宣德九年,命中官宋成等赍玺书、赐物使其地,敕都督赵安率兵送之毕力木江。 按《大慈法王传》:宣德九年,释迦也失入朝,帝留之京师,命成国公朱勇、礼部尚书胡濙持节,册封为万行妙明真如上胜清净般若弘照普慧辅国显教至善大慈法王西天正觉如来自在大圆通佛。 按《阐化王传》:宣德九年,阐化王贡使归,以赐物易茶。至临洮,有司没入之,羁其使,请命。有诏释之,还其茶。
英宗正统元年,汰番僧六百馀人。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宣宗崩,英宗嗣位,礼官先奏汰僧六百九十人,正统元年复以为请。命大慈法王及西天佛子如故,馀遣还,不愿者减酒馔廪饩,自是辇下稍清。西天佛子者,能仁寺僧智光也,本山东庆云人。洪武、永乐中,数奉使西国。成祖赐号国师,仁宗加号圆融妙慧净觉弘济辅国光范演教灌顶广善大国师,赐金印、冠服、金银器。至是复加西天佛子。未几卒,已释迦也失亦卒。初,太祖招徕番僧,本藉以化愚俗,弭边患,授国师、大国师者不过四五人。至成祖兼崇其教,自阐化等五王及二法王外,授西天佛子者二,灌顶大国师者九,灌顶国师者十有八,其他禅师、僧官不可悉数。其徒交错于道,外扰邮传,内耗大官,公私骚然,而帝不恤也。然至者犹即遣还。及宣宗时则久留京师,耗费益甚。英宗初年,虽多遣斥,其后加封号者亦不少。
正统 年,诸番朝贡者八百二十九寨,皆赐赉遣归。按《明外史·朵甘传》:正统初,以供费不赀,稍为裁损。时有番长移书松潘守将赵得,言欲入朝,为生番阻遏,乞遣兵开道。诏令得遣使招生番,相率朝贡者八百二十九寨,悉赐赉遣归。
《明会典》:长河西,正统初,赏赐宣慰司自来进贡者,宣慰使钞一百五十锭、綵段四表里,指挥佥事钞一百锭、綵段二表里、俱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袭职,进贡赏同国师,并国师侄男进贡到京者,照宣慰使例。都纲剌麻番僧人等进贡到京者,每人钞五十锭、綵段一表里、纻丝番僧衣一套、靴袜各一双、食茶六十斤、留边赏同。五年,剌麻番僧进骏马到京,每人钞五十锭,綵段一表里、折衣綵段二表里、靴袜各一双,进过马不分等第,每匹钞一百锭。
正统五年,阐化王卒,封其从子巴藏卜为阐化王。赞善王以年老,请以子代。不许,授其子为指挥使。按《明外史·阐化王传》:正统五年,阐化王卒。遣禅师二人为正副使,封其从子吉剌思巴永耐监藏巴藏卜为阐化王。使臣私市茶綵数万,令有司运致。礼官请禁之,帝念其远人,但令自僦舟车。久之,王卒,以桑儿结坚昝巴藏卜嗣。 按《赞善王传》:正统五年,赞善王奏称年老,请以长子班丹监剉代。帝不从其请,而授其子为都指挥使。初,入贡无定期,自永乐迄正统,或间岁一来,或一岁再至。而历朝遣使往赐者,金币、宝钞、佛像、法器、袈裟、禅服,不一而足。
《明会典》:达思蛮长官司,正统间,进贡到京,并留边番僧人等每人钞四十锭、綵段一表里、折衣二表里、靴袜各一双。
正统十年,长河西招抚生番,照本处番僧例给赏。按《明会典》:十年,长河西招抚生番照本处进贡,番僧例每人赏钞五十锭、綵段一表里、折衣綵段二表里、靴袜各一双,仍加赏折衣綵段一表里。
正统十四年,大宝法王卒。
《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大宝法王,迄正统末,入贡者八。已而,法王卒,久不奉贡。
代宗景泰 年,封番僧沙加为弘慈大善法王,班卓儿藏卜为灌顶大国师。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云云。
景泰四年,给赏番僧每人钞五十锭,綵段一表里、不与衣服靴袜。
《明会典》云云。
景泰七年,辅教王南渴剌思巴遣使来贡,以年老,乞以其子嗣封。乃封其子喃葛坚粲巴藏卜为辅教王,赐诰敕。
《明外史·辅教王传》:景泰七年,辅教王南渴剌思巴遣使来贡,自陈年老,乞令其子喃葛坚粲巴藏卜代。帝从之,封为辅教王,赐诰敕、金印、綵币、袈裟、法器。以灌顶国师葛藏、右觉义桑加巴充正、副使往封。至四川,多雇牛马,任载私物。礼官请治其罪,英宗方复辟,命收其敕书,减供应之半。
英宗天顺元年,诸番僧照旧给赏。
《明会典》:天顺元年,照旧给赏。
天顺三年,尊胜寺国师护印入贡,照乌斯藏都指挥例给赐。
《明会典》:三年,尊胜寺国师护印带进舍利等物,照先年乌斯藏地方都指挥等事例,量给綵段二表里。天顺 年,降景帝所封大善法王为大国师,降灌顶大国师为国师。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景泰中,封番僧沙加为弘慈大善法王,班卓儿藏卜为灌顶大国师。英宗复辟,务反景帝之政,降法王为大国师,大国师为国师。天顺四年,四川三司以贡使留境,上宴待遣还。按《明外史·朵甘传》:天顺四年,四川三司言:比奉敕书,番僧朝贡入京者不得过十人,馀留境上候赏。今蜀地灾伤,若悉留之,动经数月,有司困于供亿。宜如正统间制,宴待遣还。报可。
天顺七年,定朵甘思贡使及番僧人等赏给。
《明会典》:朵甘思,天顺七年,宣慰使进贡到京,赏钞一百五十锭、綵段四表里、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其贡使赏例禅师,番僧人等到京、每人赏钞五十锭、綵段一表里、纻丝衣一套,留边每人钞五十锭,折表里阔生绢四匹、纻丝衣一套、内二件,给本色衣一件,折阔生绢三匹,俱与折靴袜钞五十锭、食茶六十斤、氆氇等物,例不给价,指挥佥事例加绢四匹,国师比禅师加绢二匹,新招抚来贡者到京每人钞五十锭、绢二匹、折衣綵段二表里,留边每人钞五十锭、绢二匹,折布綵段一表里,阔生绢四匹、各折靴袜钞五十锭,方物俱不给价。
宪宗成化元年,谕阐化王三年一贡。封劄巴坚参、劄实巴领、占竹等,并为法王。
《明外史·阐化王传》:成化元年,礼部言:宣德、正统间,诸番入贡不过三四十人,景泰时十倍,天顺间百倍。今贡使方至,乞敕谕阐化王,令如洪武旧制,三年一贡。从之。 按《大慈法王传》:成化初,宪宗复好番僧,至者日众。劄巴坚参、劄实巴、领占竹等,以秘密教得幸,并封法王。其次为西天佛子,他授大国师、国师、禅师者不可胜纪。四方奸民投为弟子,辄得食大官,每岁耗费钜万。廷臣屡以为言,悉拒不听。
成化三年,进禅师远丹藏卜为国师,命塔儿把坚粲袭封赞善王。
《明外史·朵甘传》:成化三年,阿昔洞诸族土官言:西番大小二姓为恶,杀之不惧。惟国师、剌麻劝化,则革心信服。乃进禅师远丹藏卜为国师,都纲子珰为禅师,以化导之。 按《赞善王传》:成化三年,命塔儿把坚粲袭封。故事,封番王诰敕及币帛遣官赍赐,至是西邮多事,礼官乞付使者赍回,从之。
成化四年,大乘法王遣使来贡。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成化四年,其王完卜遣使来贡。礼官言无法王印文,且从洮州入,非制,宜减其赐物。使者言,所居去乌斯藏犹二十馀程,涉五年外方达京师,且所进马多,乞给全赐,乃命量增。 按《阐教王传》:成化四年从礼官言,申三岁一贡之制。
成化五年,阐化王卒,阐教王卒,辅教王卒,各命其子袭职。是岁,定番僧贡期及诰封赏赐之例。
《明外史·阐化王传》:成化五年,阐化王卒,命其子公葛列思巴中奈领占坚参巴儿藏卜嗣。未几遣僧进贡,还至西宁,留寺中不去,又冒名入贡,隐匿所赐玺书、币物。王使其下三人来趣,其僧闭之室中,剜二人目。一人逸,诉于都指挥孙鉴。鉴捕寘之狱,受其徒贿,而复以闻。下四川巡按鞫治,坐僧四人死,鉴将逮治,会赦悉免。 按《阐教王传》:成化五年,阐教王卒,命其子领占坚参叭儿藏卜袭。 按《辅教王传》:成化五年,辅教王卒,命其子喃葛劄失坚参叭藏卜嗣。 按《赞善王传》:成化五年,四川都司言,赞善诸王不遵定制,遣使率各寺番僧百三十二种入贡,且无番王印文,今止留十馀人守贡物,馀已遣还。礼官言:番地广远,番王亦多,若遵例并时入贡,则内郡疲供役。莫若令诸王于应贡之岁,各具印文,取次而来。今贡使已至,难拂其情。乞许作明年应贡之数。报可。
《明会典》:赐封礼部行吏部请给诰命内府各衙门,关造锦二段、纻丝十表里、袈裟僧衣一套、高顶僧帽一顶、水晶数珠一串、响钹二副、铃杵二副、白瓷茶钟二个、满答剌一个、连带鸾带一条、靴袜各一双、食茶一百斤、檀香一炷,请敕令大慈恩寺推剌麻二人为正副使,带领剌麻十名同原来请封剌麻赍奉前去番地授封,差通事一员伴送至四川。布政司交割从黎州,或天全出境,差去正副使每人赏钞八十锭、剌麻六十锭俱与番僧衣一套、靴袜各一双,赞善王授封,从陕西洮州出境,阐化辅教等三王从四川出境。成化五年,授封阐化辅教二王差去正使人等自带买路物件,食茶二万五千斤、纻丝三百匹、罗一百匹、绢一千匹、青红布三千五百匹、金箔一万贴、胡椒一百斤。
成化六年,申诸番三岁一贡之例,国师以下不许贡。按《明外史·朵甘传》:成化六年,申诸番三岁一贡之例,国师以下不许贡,于是贡使渐希。初,太祖以西番地广,人犷悍,欲分其势而杀其力,使不为边患,故来者辄授官。又以其地食肉,倚中国茶为命,故设茶课司于天全六番,令以马市,而入贡者又优以茶布。诸番恋贡布之利,且欲保世官,不敢为变。迨成祖,益封法王及大国师、西天佛子等,俾转相化导,以共尊中国,以故西邮晏然,终明世无番寇之患。 按《辅教王传》:成化六年,申辅教王旧制,三年一贡,多不过百五十人,由四川雅州入。国师以下不许贡。
成化 年,定番僧赏赐之例。
《明会典》:成化初,番僧人等到京,每人阔生绢二匹,钞五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折衣綵段二表里,留边赏同其折衣綵段内一表里,折阔生绢四匹,氆氇等,物例不给价,带进国师方物给赐綵段二表里。成化十二年,番僧番人无勘合留边者,减其赏绢。按《明会典》:十二年,番人番僧九百名来贡,以无勘合到京,并留边者每人俱减绢二匹。
成化十七年,给阐北、赞善、阐教、辅教四王敕书勘合,以防真伪。
《明外史·阐化王传》:成化十七年,以长河西诸番多假番王名朝贡,命给阐化、赞善、阐教、辅教四王敕书勘合,以防奸伪。 按《大乘法王传》:成化十七年,大乘法王来贡。
《明会典》:成化十七年,题准每三年一贡,各番王差人填写,原降勘合阐化、阐教、辅教三王差来人从,四川布政司比号赞善王差来人从,陕西布政司比号有印信番本咨文,方许入贡。每贡各一百人,多不过一百五十人,大乘大宝二法王原系游僧,无定所,不管束番民,不给勘合亦无进贡,止听其欲来,许差僧徒十人赍印信番本随四王贡使,赴京护教王。弘治以后,来贡例与辅教王同其后入贡,人数益多。成化十八年,封喃葛坚粲巴藏卜为赞善王。
《明外史·赞善王传》:成化十八年,礼官言:番王三岁一贡,贡使百五十人,定制也。近赞善王连贡者再,已遣四百十三人。今因请封请袭,又遣千五百五十人,违制宜却。乞许其请封袭者,而以三百人为后来两贡之数,馀悉遣还。亦报可。遂封喃葛坚粲巴藏卜为赞善王。
成化二十年,遣番僧赍玺书勘合往赐阐教王。按《明外史·阐教王传》:成化二十年,帝遣番僧班著儿赍玺书勘合往赐阐教王。其僧惮行,至半道,伪为王印信、番文复命,有诏逮治。
成化二十一年,以番使人数过多,纳之为后日两贡之数。
《明外史·阐化王传》:成化二十一年,阐化王遣使四百六十人来贡,守臣遵新例,但纳其一百五十人。礼官以使者已入境,难固拒,请顺其情概纳之,为后日两贡之数,从之。
孝宗弘治元年,大乘法王桑加瓦遣使来贡。是年,清汰番僧,法王以下,皆递降,夺其印诰,令还本土。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弘治元年,大乘法王桑加瓦遣使来贡。故事,法王卒,其徒自相继承,不由朝命。按《大慈法王传》:孝宗践阼,清汰番僧,法王、佛子以下,皆递降,驱还本土,夺其印诰,由是辇下复清。
弘治二年,减番僧赏给之例。
《明会典》:弘治二年,照前赏例各减折衣一表里,留边折衣与生绢四匹,靴袜俱折钞十锭,长宁及韩胡碉,由松潘起送番僧赏例,与达思蛮同其松潘茂州等处,进贡到京,马每匹赏钞一百,锭铁甲、氆氇等物不给价。
弘治三年,辅教王遣使来贡,奉大乘法王袭职。诏纳其贡,赐赉遣还,不命袭职。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弘治三年,辅教王遣使奉贡,奏举大乘法王袭职。帝但纳其贡,赐赉遣还,不命袭职。
弘治六年,取番僧占竹等入京,以言官交章论之,不果。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弘治六年,帝惑近习言,命取领占竹等诣京。言官交章力谏,事乃寝。
弘治八年,阐化王卒,命番僧二人诰封。新王又死,其子强欲受封,诏违使者论斩,减死戍边。
《明外史·阐化王传》:弘治八年,阐化王遣僧来贡,还至扬州广陵驿,遇大乘法王贡使,相与杀牲纵酒,三日不去。见他使舟至,则以石投之,不容近陆。知府唐恺诣驿呼其舟子戒之,诸僧持兵仗呼噪拥而入。恺走避,隶卒力格斗乃免,为所伤者甚众。事闻,命治通事及伴送者罪,遣人谕王令自治其使者。其时王卒,子班阿吉江束劄巴请袭,命番僧二人为正副使往封。比至,新王亦死,其子阿汪劄失劄巴坚参即欲受封,二人不得已授之,遂具谢恩仪物,并献其父所领勘合印章为左验。至四川,守臣劾其擅封,逮治论斩,减死戍边,副使以下悉宥。 按《乌斯藏大宝法王传》:弘治八年,乌斯藏王葛哩麻巴遣使来贡。
弘治十二年,葛哩麻巴一年两贡非制,裁之。辅教等王及河西宣慰司皆入贡,以从者人数太多,却之。按《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弘治十二年,大宝法王葛哩麻巴一年两贡,礼官以一岁再贡非制,请裁其赐赉,从之。 按《辅教王传》:弘治十二年,辅教等四王及长河西宣慰司并时入贡,使者至二千八百馀人。礼官以贡费不赀,请敕四川守臣遵制遣送,违者却还,从之。历正德、嘉靖世,奉贡不绝。
弘治十三年,命那卜坚参等为灌顶大国师。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弘治十三年,命为故西天佛子著癿领占建塔。工部尚书徐贯等言,此僧无益于国,营墓足矣,不当建塔,不从。寻命那卜坚参三人为灌顶大国师。及帝崩,礼官请黜异教,三人并降禅师。弘治十四年,定番僧市茶之例。
《明会典》:弘治十四年,题准剌思冈尊胜等寺寨到京,番僧每人许买食茶二百斤。
弘治十六年,赞善王卒,命其弟端竹坚昝嗣。
《明外史·赞善王传》云云。
弘治十七年,定金川寺番僧赏赐之例。
《明会典》:金川寺进贡剌麻番僧到京每人赏綵段一表里,折衣綵段二表里,留边每人綵段一表里,其折衣綵段二表里,内一表里,折生绢四匹一表里,折食茶一百斤,俱与钞六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氆氇等物不给价。
弘治十七年,以进贡人数过多,分别给赐杂谷,安抚司与金川寺同例。
《明会典》:弘治十七年,以人数过多,唯进贡及已赏,未袭职,再来到京者,全赏其留,边者每人减绢二匹,杂谷安抚司与、金川寺例同弘治十七年,留边每人减折衣绢二匹。
武宗正德三年,礼官以阐化王贡使踰额,令为后年应贡之数。
《明外史·阐化王传》云云。
正德五年,封领占班丹为大庆法王,绰吉我些儿为大德法王。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正德五年,大乘法王遣其徒绰吉我些儿等,从河州卫入贡。礼官以非贡道,请减其赏,并治指挥徐经罪,从之。已,绰吉我些儿有宠于帝,亦封大德法王。 按《大慈法王传》:武宗蛊惑佞倖,复取领占竹至京师,为灌顶大国师,以先所降禅师三人为国师。帝好习番语,引入豹房,由是番僧复盛。封那卜坚参及劄巴藏卜为法王,那卜领占及绰即罗竹为西天佛子。已,封领占班丹为大庆法王,给番僧度牒三千,听其自度。或言,大庆法王,即帝自号也。绰吉我些儿者,乌斯藏使臣,留豹房有宠,封大德法王。乞令其徒二人为正副使,还居本土,如大乘法王例入贡,且为二人请国师诰命,入番设茶。礼官刘春等执不可,帝不听。春等复言:乌斯藏远在西方,性极顽犷。虽设四王抚化,而其来贡必为节制。若令赍茶以往,赐之诰命,彼或假上旨以诱诸番,妄有所干请。从之则非法,不从则生衅,害不可胜言。帝乃罢设茶敕,而予之诰命。帝时益好异教,常服其服,诵习其经,演法内厂。绰吉我些儿辈出入豹房,与权倖杂处,气燄灼然。及二人乘传归,所过驿骚,公私咸被其患。正德十年,番僧完卜锁南坚参巴尔藏卜遣使入贡,请袭大乘法王,许之。乌斯藏王葛哩麻巴来贡。按《明外史·大乘法王传》:正德十年,僧完卜锁南坚参巴尔藏卜遣使来贡,乞袭大乘法王。礼官失于稽考,竟许之。 按《乌斯藏大宝法王传》:正德十年,大宝法王葛哩麻巴复来贡。时帝惑近习言,谓乌斯藏僧有能知三生者,国人称之为活佛,欣然欲见之。考永、宣间邓诚、侯显入番故事,命中官刘允乘传往迎。阁臣梁储等言:西番之教,邪妄不经。我祖宗朝虽尝遣使,盖因天下初定,藉以化导愚顽,镇抚荒服,非信其教而崇奉之也。承平之后,累朝列圣止因其来朝而赏赉之,未尝轻辱命使,远涉其地。今忽遣近侍往送幡幢,朝野闻之,莫不骇愕。而允奏乞盐引至数万,动拨马船至百艘,又许其便宜处置钱物,势必㩦带私盐,骚扰邮传,为官民患。今蜀中大盗初平,疮痍未起。在官已无馀积,必至苛敛军民,挺而走险,盗将复发。况自天全六番出境,涉数万之程,历数岁之久,道途绝无邮置,人马安从供顿。脱中途遇寇,何以禦之。亏中国之体,纳外番之侮,无一可者。所赍敕书,臣等不敢撰拟。帝不听。礼部尚书毛纪、六科给事中叶相、十三道御史周伦等并切谏,亦不听。允行,以珠琲为幡幢,黄金为供具,赐其僧金印,犒赏以钜万计,内库黄金为之罄尽。敕允往返以十年为期,所㩦茶盐以数十万计。允至临清,漕艘为之阻滞。入峡江,舟大难进,易以,相连二百馀里。及抵成都,日支官廪百石,蔬菜银百两,锦官驿不足,取傍近数十驿供之。治入番器物,估直二十万。守臣力争,减至十三万。工人杂造,夜以继日。居岁馀,始率将校十人、士千人以行,越两月入其地。所谓活佛者,恐中国诱害之,匿不出见。将士怒,欲胁以威。番人夜袭之,夺宝货、器械以去。将校死者二人,卒数百人,伤者半之。允乘善马疾走,仅免。返成都,戒部下弗言,而以空函驰奏,至则武宗已崩。世宗召允还,下吏治罪。
正德十三年,遣番僧领占劄巴等封其阐教新王。按《明外史·阐教王传》:正德十三年,遣番僧领占劄巴等封阐教新王。劄巴等乞马快船三十艘载食盐,为入番买路之费。户科、户部并疏争,帝不听。劄巴等在途科索无厌,至吕梁,殴管洪主事李瑜几毙,其恣横如此。
正德十六年,敕各地夷奏乞织金段,不由镇巡官转奏者不行。
《明会典》:各地面夷使求讨织金段子等物。正德十六年,题准该边镇巡等官转奏题,请于每名下量点一二给与,若夷人到京,自行奏讨,不由镇巡官转奏者不行。
世宗嘉靖元年,汰番僧,法王以下皆被斥。
《明外史·大慈法王传》:世宗立,复汰番僧,法王以下悉被斥。后世宗崇道教,益黜浮屠,自是番僧鲜至中国者。
嘉靖二年,定番僧给赏之例。
《明会典》:嘉靖二年,以差来人数过多,惟正额到京者全赏,其留边应给折钞绢二匹,令与绢一匹,钞十锭。三年,减原给折表里绢三匹。
嘉靖三年,辅教王及大小三十六番请入贡,令守臣覆实以闻。
《明外史·阐化王传》:嘉靖三年,阐化王辅教王及大小三十六番请入贡。礼官以诸番不具地名、族氏,令守臣覆实以闻。
嘉靖六年,定诸番僧入贡赏给。
《明会典》:嘉靖六年,题准乌斯藏长河西朵甘思董卜韩胡金川杂谷、达思蛮加渴瓦寺、松潘洮岷等处番人、番僧正赏折衣綵段俱与一匹,折给有进马者,计马数,与折洮岷等处,番族到京并存留番人,每人赏綵段二表里,绢二匹,钞二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进马每匹,纻丝一匹,钞三百锭,盔甲、腰刀例不给赏。嘉靖六年,奏准折衣綵段并马价綵段每匹,折银三两以上俱许开市三日。
嘉靖八年,定番僧贡回市茶之例。
《明会典》:贡回市茶,嘉靖八年,题准到京,并留边番僧每人许自买食茶一百斤,行移右府出给勘合填写人数,茶斤数,仍行湖广布政司,著落该府许令照数收买,自雇船只载回沿途关隘验放出境,如有夹带就彼盘验入官。
嘉靖十五年,辅教阐教诸王来贡,以人数太多,治四川三司官滥送之罪。
《明外史·大乘法王传》:嘉靖十五年,大乘法王偕辅教、阐教诸王来贡,使者至四千馀人。帝以人数踰额,减其赏,并治四川三司官滥送之罪。初,成祖封阐化等五王,各有分地,惟二法王以游僧不常厥居,故其贡期不在三年之例。然终明世,奉贡不绝云。
嘉靖十六年,定西番入贡赏给之例。
《明会典》:各地面夷使除正进方物、给赏外,其随身带有刀锉等物,边官不能阻回要行复进者。嘉靖十六年,题准礼部验拣堪用者,量与进收裁减赏,例每小刀一把止与绢一匹、锉十把内,五把赏绢二匹,五把折钞八十贯,各色浆水玉每一斤八两,与绢一匹,其或所进方物原无赏例者,本部行取宛大二县铺行验估价值,斟酌给赏。
嘉靖十七年,定番僧进贡给赏之例。
《明会典》:嘉靖十七年,慧济扯巴寺番僧进贡,到京八名,每名綵段一表里,折衣綵段一表里;留边七名,每名折衣綵段一表里,折与阔生绢四匹,俱各与绫贴里衣二件,靴袜钞五十锭、食茶五十斤,进过马每匹纻丝一匹、钞三百锭、方物例不给价。 陕西洮岷等处番僧到京,并存留每人赏折衣綵段一表里,折靴袜钞五十锭,马每匹纻丝一匹,钞三百锭,上等马加绢一匹,驼每只綵段三表里,绢四匹、内瞿昙寺到京,禅师加番僧衣一套,不由所在官司给文起送,私自来京谢恩等项进贡者,止给马、驼价,不赏。 加渴瓦等寺剌麻番僧头目寨守到京,每人綵段一表里,折衣二表里,留边赏同折衣每一表里,与绢四匹,俱赏钞六十锭,折靴袜钞五十锭,氆氇等物不给价。凡各番违例多差人数,每人减绢二匹,或一匹,或三匹,或减绫贴里衣。正德以后,二法王违例进贡,多至千人,并从减赏到京者,綵段一表里,留边者绢三匹。嘉靖二十二年,定长河西市茶之例。
《明会典》:长河西市茶,嘉靖二十二年,题准如董卜韩胡例。
嘉靖二十七年,以番使人数太多,裁其赏给。
《明会典》:二十七年到京,并留边加至一百八十七名,以人数过多议,将到京十五名照例给赏,留边六十七名,照洮州番僧例,每人赏折衣綵段一表里,折靴袜钞五十锭,食茶五十斤,其新增一百五名每名给与阔生绢二匹,食茶四十斤,进过马匹照前给赏。经该起送官员以违例参治。
嘉靖三十三年,定贡回回青价值。
《明会典》:三十三年,进贡回回青三百三十一斤八两,会估每斤与银二两。
嘉靖三十八年,定诸番进马给绢綵之例。
《明会典》:三十八年,题准五地面自进并带进过各番王头目马匹,阿剌骨上等每匹綵段六表里,中等每匹綵段三表里,下等每匹綵段一表里;达马中等每匹纻丝一匹、绢八匹,折钞绢二匹;下等每匹纻丝一匹,绢七匹,折钞绢一匹。上等达马原无赏例,比照中等达马赏例外,每匹量加生绢一匹。
嘉靖四十二年,阐化诸王遣使入贡请封,令序班朱廷对监正副使番僧前往。
《明外史·阐化王传》:嘉靖四十二年,阐化诸王遣使入贡请封。礼官循故事,遣番僧二十二人为正副使,序班朱廷对监之。至中途大骚扰,不受廷对约束,廷对还,白其状。礼官请自后封番王,即以诰敕付使者赍还,或下守臣,择近边僧人赍赐。封诸藏之不遣京寺番僧,自此始也。番人素以入贡为利,虽屡申约束,而来者日增。 按《乌斯藏大宝法王传》:嘉靖中,大宝法王犹数入贡。 按《阐教王传》:嘉靖世,阐教王修贡不辍。 按《赞善王传》:赞善王,嘉靖后犹入贡如制。
穆宗隆庆三年,定阐化、阐教、辅教三王,俱三岁一贡。按《明外史·阐化王传》:隆庆三年再定令阐化、阐教、辅教三王,俱三岁一贡,贡使各千人,半全赏,半减赏。全
赏者遣八人赴京,馀留边上。遂为定制。
神宗万历七年,西僧锁南坚错求通贡,许之。是年,阐化王长子扎释藏卜乞袭封。又卒,封其子为乌斯藏怕木竹巴灌顶国师阐化王。
《明外史·乌斯藏大宝法王传》:神宗时,大宝法王朝贡不绝。时有僧锁南坚错者,能知已往未来事,称活佛,顺义王俺答亦崇信之。万历七年,以迎活佛为名,西侵瓦剌,为所败。此僧戒以好杀,劝之东还。俺答亦劝此僧通中国,乃自甘州遗书张居正,自称释迦摩尼比丘,求通贡,馈以仪物。居正不敢受,闻之于帝。帝命受之,而许其贡。由是,中国亦知有活佛。此僧有异术能服人,诸番莫不从其教,即大宝法王及阐化诸王,亦皆俯首称弟子。自是西方止知奉此僧,诸番王徒拥虚位,不复能施其号令矣。 按《阐化王传》:万历七年,贡使言阐化王长子扎释藏卜乞嗣职,如其请。久之卒,其子请袭。神宗许之,而制书但称阐化王。用阁臣沈一贯言,加称乌斯藏怕木竹巴灌顶国师阐化王。其后奉贡不替。所贡物有画佛、铜佛、铜塔、珊瑚、犀角、氆氇、左髻毛缨、足力麻、铁力麻、刀剑、明甲胄之属,诸王所贡亦如之。

皇清

世祖章皇帝顺治五年
《大清会典》:顺治五年,陕西巡抚奏称乌斯藏阐化王,
遣索讷木剌希喇嘛率一千人进贡,缴送明季,所给诰命三道,敕四道,镀金银印一颗,奉

旨换给礼部题定三年进贡一次,每次以百人进贡,
准十五人到京,其馀留边著为定例,其回时,马匹车辆及沿途食用火牌,兵部给发,仍行。陕西布政司给与勘合送部存案,俟再来时对,照礼部差通事序班送至河州卫,交该抚护送出境。乌斯藏即吐蕃地,顺治五年,阐化王入贡,定贡期三年一次,贡道由陕西十七年大宝法王灌顶国师圆通妙济国师从云南进贡,贡物镀金铜佛三尊、画佛十轴、铜塔十座、舍利子三颗、珊瑚七株、犀角四只、黄左髻帽十六顶,各色氆氇二百一十八匹、各色花氆氇五十匹、各色氎鬣锦二十四匹、阿魏五斤、黑香十四斤八两、白海螺二十个、白缨子五个、黑缨子十三个。
顺治七年

《大清会典》:顺治七年,陕西总督咨称河州总理国师。
韩禅巴遣徒缴明所给敕书一道、铜印一颗、礼部题准换给。
阐化王差喷错坚剉等喇嘛进贡,至京缴明季所给诰命六道、敕书五道、敕谕二道、镀金银印一颗,礼部题准换给喷错坚剉等八人
诰命八道,镀金银印一颗。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陕西巡抚奏称河州卫镇祥堡
显庆寺灌顶大国师丹巴坚错缴明所给镀金银印一颗、都总铜印一颗、敕谕一道、诰命一道;弘化寺普应禅师诺尔布坚错缴明所给银印一颗、都纲司铜印一颗、敕谕一道;庄浪感恩寺番僧卢老藏灵真缴明所给劄付一张,礼部题准俱行换给。
河州番寺,顺治八年,显庆寺、弘化寺、庄浪感恩寺进贡。贡道俱由陕西贡物马、氆氇、舍利子、酥油、骆驼豹皮,旧有佛像、铜塔、番犬,后俱免进。顺治十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年,阐化王遣索讷木毕拉西等进
贡。
陕西总督奏称西宁卫瞿昙等九寺国师禅师喇嘛进贡,缴明所给诰敕、印劄恳请换给,礼部题准,瞿昙寺国师公葛丹净封为灌顶净觉弘济大国师,给镀金银印一颗,渣思欢卓尔封为观定广济弘善国师,给慈光普照象牙图书一方,各给
诰命敕谕一道,其都总拉思俄卓尔给都总敕谕一道、铜印一颗,西宁番寺,顺治十年,瞿昙等
九寺进贡,又西纳演教寺进贡,贡道俱由陕西贡物舍利子七颗、藏菩提数珠二串、琥珀八颗、各色氆氇二十四匹、猞猁狲皮二张、狼皮二张、狐皮四张、酥油二坛、马十二匹、净宁菩提寺国师沙拉索南封为妙圣惠济观定大国师,给镀金银印一颗,
诰命、敕谕各一道,劄付一张。
贡物舍利子七颗、佛眼数珠二串、琥珀八颗、各色氆氇十二匹、阿魏一封、黑香一封、酥油二坛、马六匹、骆驼一只。
净觉寺国师班珠儿坚错封为净慈优善国师,给银印一颗,
诰命敕谕各一道,国师喇嘛渣西坚错给弘修善
道,象牙图书一方,灵真坚参给心性了无象牙图书一方,旦巴舍拉给坚修梵性象牙图书一
方,各给
敕谕一道,
贡物舍利子七颗、佛眼数珠二串、琥珀十颗、白海螺二个、各色氆氇十二匹、酥油二坛、马六匹,慈利寺国师扎思巴统诸封为弘善演教国师,给银印一颗,
敕谕一道、劄付一张,慈利寺禅师毛错南宫哈封
为妙胜禅师,给银印一颗
敕谕一道、劄付一张。
国师贡物舍利子三颗、佛眼数珠一串、琥珀二颗、各色氆氇十二匹、酥油二包、马四匹。
禅师贡物舍利子三颗、佛眼数珠一串、琥珀二颗、各色氆氇六匹、阿魏一封、黑香一封、酥油一坛、马四匹。延寿寺国师张舍拉朋错封为广济弘修国师,给银印一颗,
诰命敕谕各一道。
贡物舍利子三颗、佛眼数珠一串、琥珀二颗、各色氆氇八匹、酥油二坛、马四匹。普法寺国师丹进坚错封为妙善通惠国师,给银印一颗,
诰命敕谕各一道,国师下喇嘛索南巴尔丹给妙
静弘修象牙图书一方,
敕谕一道。
贡物舍利子三颗、佛眼数珠一串、琥珀二颗、各色氆氇八匹、酥油二坛、马四匹。吉祥寺禅师洛藏剌旦封为福教禅师,给银印一颗,
诰命敕谕各一道。
贡物舍利子二颗、阿魏一封、黑香一封、各色氆氇四匹、马二匹。
伊儿结寺喇嘛格拉坚错给弘演宗尚象牙图书一方,
敕谕一道。
贡物佛眼数珠二串、琥珀二颗、阿魏一封、黑香一封、各色氆氇四匹、酥油二坛、马二匹。陕西总督咨称西纳演教寺喇嘛班珠儿盆错,进贡缴明所给敕印,执照礼部题准换给,
敕书诰命各一道、通会静觉银印一颗、移文陕西
总督,取茶一千二百斤给发。
贡物舍利子二十颗、琥珀数珠二串、珊瑚数珠二串、蓝石数珠二串、花毯二条、各色氆氇五十匹、菩提数珠二串、西城毯二条、腰刀二把、猞猁狲皮四张、艾叶豹皮四张、金钱豹皮四张、狼皮四张、狐皮四张、马三十匹、骆驼二只、牛十二只、酥油四包。
陕西巡抚奏称庄浪弘山报恩寺番僧闫左巴灵真进贡,缴明所给都纲敕印,礼部题准换给。河州番寺,顺治十年,庄浪报恩寺、端严寺进贡,贡道俱由陕西贡物马、氆氇、舍利子、酥油、骆驼、豹皮,旧有佛像、铜塔、番犬,后俱免进,又给车辆并口粮、马草送至陕西。
陕西总督咨称:河州端严寺喇嘛山丹屯柱进贡,缴明所给敕书一道,劄付一张,象牙图书一方,礼部题准换给。
敕书一道、劄付一张、并给靖敕法戒四字、象牙图
书一方、宴赏毕给驿马沿途口粮,令回陕西。顺治十三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三年,阐化王遣喷错坚剉入贡,缴

敕书三道,玉印一颗、礼部题准换给
诰命。
顺治十七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七年,云南督抚题称番僧进贡。
如来大宝法王哈里麻巴差僧赍捧汉字印表一封、番字印表一封,并进贡方物。
贡物释迦佛舍利子一颗,番像铜佛一尊、金轮一面、珊瑚一朵、犀角一只、珍珠一串、计一百五十一颗、宝石数珠一串、计一百四颗、琥珀珠一串、计十八颗,慈兽皮一张、虎皮一张、豹皮一张、猞猁狲皮一张、梵红一件、各色氎四端、各色氎四端、白缨一束、青缨一束、花褐一端、花氆氇二端。
灌顶国师掌赤帽差僧赍捧番字印表一封、并进贡方物。
贡物铜佛一尊、金轮一面、犀角一只、珊瑚二朵、珍珠一串、计一百五颗,琥珀一串、计一百四颗,花布一匹、花线毡一条、各色氆氇五端、花褐一端。
灌顶圆通妙济国师大悉都差僧赍捧番字印表一封、并进贡方物。
贡物番像铜佛一尊、金轮一面、珍珠一串、计八
十九颗、珊瑚五颗、花布一端、花氆氇一端、蓝氆氇一端、猞猁狲皮一张。
陕西巡抚奏称圆觉寺番僧后只即丹子缴明所给诰命一道、敕书二十一道、肃谨戒行图书一方、恳请换给并请进贡承袭,礼部题准,应授后只即丹子为护印番僧纲司僧官,给与
敕书一道、铜印一颗、令铃束各寺番僧其缴送敕
书二十一道、俱应换给。至成化间,所封弘济光教大国师不便换给。
洮州岷州有番僧、有番族,顺治十七年,圆觉寺进贡,定贡期三年一次,贡道由甘肃。
贡物马六匹、青木香十二桶、旧有画佛、珊瑚枣、酥油、杵力麻、延寿果、雕膀、舍利子,后俱免进,附载二十六寺,圆觉寺、大崇教寺、讲堂寺、刹藏寺、弘教寺、洪福寺、法藏寺、朝定寺、石崖寺、鲁班寺、羊圈寺、永安寺、广善寺、昭慈寺、洪济寺、崇隆寺、宝净寺、写儿朵寺、赞林寺、永宁寺、广德寺、三竹寺、裕龙寺、藏经寺、荔川寺、工布寺。
康熙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年,圆觉寺护印番僧纲司,僧官后
只即丹子进贡来京。
题准洮岷番僧二十一寺缴送旧敕换给,
敕书其番僧分为四族,定三年一次进贡。
议准番僧进贡,每日共给羊一只、僧官每日给茶一包、牛乳一旋、酥油二两、其馀僧人每日肉二斤、每二日肉一盘、茶一包、面一斤、酥油二两、俱各给灯油一钟、盐一两、番僧僧官、僧人俱给米移咨户部支发。
康熙四年

《大清会典》:康熙四年,题准金川寺僧坚藏利卜赍缴
旧敕、旧印三年一次进贡,每贡许一百人起送,八人赴京,馀皆留边。
金川寺在四川威州保县,康熙四年定贡期三年一次,贡道由四川。
康熙五年

《大清会典》:康熙五年,岷州卫法藏等寺番僧进贡,礼
部题准《三竹裕龙藏经》《三寺既经》,修理给发,
敕书荔川工布二寺,俟修完日再行请给。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康熙九年,鲁班等七寺番僧进贡。
康熙十二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二年,岷州卫崇善等五寺番僧进
贡。
康熙十四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四年,甘肃提督奏称后只即丹子
恪守。
敕印纠兵攻贼,礼部题准承袭弘济光教大国师,

赐以镀金银印,仍给
诰命,其所颁护印番僧、纲司
敕印掣缴送部。
康熙十五年

《大清会典》:康熙十五年,礼部议准法藏寺僧丁桑节
落旦应为法藏寺番僧纲司给与
敕书,洮州著落寺番僧杨都纲应为僧正司僧正,
给与
敕书。
贡物马五匹、青木香十桶、旧有珊瑚枣、杵力麻延、寿果、酥油,后俱免进。
康熙二十一年

《大清会典》:康熙二十一年,圆觉等六寺番僧后只即
丹子等进年贡及谢

恩进贡,并请给国师顶帽及番僧俸禄,礼部题准,给
高顶僧帽一顶、拨赐岷州卫属官地五顷,免其纳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