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占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八十三卷目录

 瓜沙部汇考〈瓜州卫 沙州卫 罕东卫 罕东左卫〉
  后周〈世宗显德一则〉
  宋〈太祖建隆一则 太宗太平兴国一则 真宗咸平二则 太中祥符一则 仁宗天圣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成祖永乐七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四则 英宗正统七则 宪宗成化七则 孝宗弘治四则 武宗正德三则 世宗嘉靖二则〉
 注辇部汇考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天禧一则 仁宗明道一则 景祐一则 神宗熙宁一则 元丰一则〉
  图〈一则〉
 渴石部汇考
  元〈世祖至元一则〉
 占八部汇考
  元〈武宗至大一则〉
 西洋琐里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二则〉
  图〈一则〉
 安定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六则 成祖永乐三则 仁宗洪熙一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四则 天顺一则 孝宗弘治二则 武宗正德一则〉
 琐里部汇考
  明〈太祖洪武二则〉

边裔典第八十三卷

瓜沙部汇考〈瓜州卫 沙州卫 罕东卫 罕东左卫〉

后周

世宗显德二年春,瓜沙曹元忠入贡,授本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五代史·周本纪》不载。 按《吐蕃传》:周世宗时,以沙州曹元忠为归义军节度使,元恭为瓜州团练使。其所贡:硇砂、羚羊角、波斯锦、安西白氎、金星矾、胡桐律、大鹏砂、眊褐、玉团。皆因其来者以名见,而其卒立、世次,史皆失其纪。
《宋史·沙州传》:沙州本汉燉煌故地,唐天宝末陷于西戎。大中五年,张义潮以州归顺,诏建沙州为归义军,以义潮为节度使,领河沙甘肃伊西等州观察、营田处置使。义潮入朝,以从子惟深领州事。至朱梁时,张氏之后绝,州人推长史曹义金为帅。义金卒,子元忠嗣。周显德二年来贡,授本军节度、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铸印赐之。

太祖建隆三年春正月,瓜沙归义节度使曹元忠献马。
《宋史·太祖本纪》云云。 按《沙州本传》:建隆三年加兼中书令,子延恭为瓜州防禦使。
太宗太平兴国五年,曹元忠卒,子延禄遣人入贡。
《宋史·本纪》不载。 按《沙州本传》:太平兴国五年元忠卒,子延禄遣人来贡。赠元忠燉煌郡王,授延禄本军节度,弟延晟为瓜州刺史,延瑞为衙内都虞候。
真宗咸平四年,封延禄为谯郡王。
《宋史·本纪》不载。 按《沙州本传》云云。
咸平五年,延禄、延瑞为从子宗寿所害,授宗寿为节度使。
《宋史·真宗本纪》:咸平五年八月丙子,沙州曹宗寿遣使入贡,以宗寿为归义军节度使。 按《沙州本传》:咸平五年,延禄、延瑞为从子宗寿所害,宗寿权知留后,而以其弟宗允权知瓜州。表求旌节,乃授宗寿节度使,宗允检校尚书左仆射、知瓜州,宗寿子贤顺为衙内都指挥使。
大中祥符 年,授宗寿子贤顺本军节度使。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沙州本传》:大中祥符末宗寿卒,授贤顺本军节度,使弟延惠为检校刑部尚书、知瓜州。贤顺表乞金字藏经洎茶药金箔,诏赐之。
仁宗天圣元年,沙州遣使入贡。
《宋史·本纪》不载。 按《沙州本传》:天圣初,遣使来谢,贡乳香、硇砂、玉团。自景祐至皇祐中,凡七贡方物。

太祖洪武二十四年,沙州蒙古阿鲁哥失里遣使朝贡。
《明外史》:沙州卫。自赤斤蒙古西行二百里,曰苦峪。自苦峪南折而西百九十里,曰瓜州。自瓜州而西四百四十里,始达沙州。汉燉煌郡西域之境,玉门、阳关并相距不远。后魏始置沙州,唐因之,后没于吐蕃。宣宗时,张义潮以州内附,置归义军,授节度使。宋入于西夏,元为沙州路。洪武二十四年,蒙古王子阿鲁哥失里,遣国公抹台阿巴赤、司徒苦儿兰等来朝,贡马及璞玉。洪武二十五年,罕东部率众来归。
《明外史·罕东卫传》:罕东卫,在赤斤蒙古南,嘉峪关西南,汉燉煌郡地也。洪武二十五年,凉国公蓝玉追逃寇祁者孙至罕东地,其部众多窜徙。西宁僧三剌为书招之,遂相继来归。
洪武三十年,即沙州地,置罕东卫,以其酋长为指挥佥事。
《明外史·罕东卫传》:洪武三十年,酋锁南吉剌思遣使入贡,诏置罕东卫,授指挥佥事。
《明会典》:罕东,罕东左二卫皆在沙州,本西戎部落。洪武三十年,设以其酋长锁南吉剌思为指挥佥事。按叶向高《苍霞草》:罕东在赤斤蒙古南,亦西戎部落。洪武二十五年,侵塞凉,国公蓝玉讨之,将佐谏勿深入,不听,师至阿真川,土酋哈昝等皆遁去,不见虏而还。三十年,酋长锁南吉剌思遣使入贡,立罕东卫以锁南吉剌思,为指挥佥事。
成祖永乐二年,沙州酋长困即来、买住率众来归。始置沙州卫,二人皆授指挥使。罕东锁南吉剌思与其兄答力袭等贡马,皆授指挥同知佥事。
《明外史·沙州卫传》:永乐二年,酋长困即来、买住率众来归。命置沙州卫,授二人指挥使,赐印诰、冠带、袭衣。已而其部下赤纳来附,授都指挥佥事。
《明会典》:永乐二年,赏赐差来都指挥綵段三表里、织、金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千百户镇托綵段二表里、舍人一表里,俱与素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存留甘州男妇有进贡者,綵段一表里、生绢一匹,亡者生绢一匹、布一匹、回赐带进驼每只綵段四表里、中等马每匹,二表里、下等马每匹、纻丝一匹、生绢四匹,自进中等马每匹,纻丝一匹、生绢八匹,下等马每匹,纻丝一匹、生绢四匹。
《明·一统志》:永乐二年,锁南吉剌思同兄答力袭等十六人贡马,又令答力袭为指挥头目,奴奴为指挥佥事,各赐冠带钞币。自是岁贡不绝。
永乐五年,擢买住为都指挥同知。
《明外史·沙州卫传》:五年,敕甘肃总兵宋晟曰:闻赤纳本买住部曲,今官居其上,高下失伦,已擢买住为都指挥同知。自今宜详为审定,毋或失序。
永乐八年,擢困即来都指挥佥事。
《明外史·沙州卫传》:永乐八年,擢困即来都指挥佥事,其僚属进秩者二十人。久之,买往卒,困即来掌卫事,朝贡不绝。
永乐九年,锁南吉剌思偕其兄答力袭入朝,进指挥使,授答力袭指挥同知。
《明外史·罕东卫传》:永乐九年,偕其兄答力袭入朝,进指挥使。授答力袭指挥同知,并赐冠带、钞币。永乐十年,安定卫奏罕东盗掠,诏切责令还所掠。按《明外史·罕东卫传》:永乐十年,安定卫奏罕东盗,掠民户三百,纠西番阻截关隘。帝降敕切责,令还所掠。永乐十二年,命中官邓诚使罕东地。
《明外史·罕东卫传》云云。
永乐二十二年,瓦剌部下来贡,阻贼,困即来遣人护送来京,进秩都督佥事。
《明外史·沙州卫传》:永乐二十二年,瓦剌贤义王太平部下来贡,为贼所梗,困即来遣人卫送至京。帝赉以綵币,寻进秩都督佥事。
仁宗洪熙元年,赐罕东白金、文绮。从官军征曲先有功,擢都指挥佥事。又沙州贼阻各国贡道,命将剿之。按《明外史·罕东卫传》:洪熙元年,遣使以即位谕绰儿
加,赐白金、文绮。时官军征曲先部,罕东指挥使却里加从征有功,擢都指挥佥事,赐诰世袭。其指挥那那奏所属番民千五百,例纳差发马二百五十匹,其人多逃居赤斤,乞招抚复业。帝即命招之,并免所负之马。 按《沙州卫传》:是年,亦力把里及撒马儿罕先后入贡,道经哈密川,并为沙州贼邀劫。宣宗怒,命肃州守将费瓛剿之。
按叶向高《苍霞草》:洪熙元年,指挥那那奏:所部夷人以负内供马,逃赤斤。复坐官兵,讨曲先,相惊,欲为乱。上令守臣招抚之,使复业曲先之役,罕东头目班麻思结率所部从擒斩首,虏获驼马牛羊以献。
宣宗宣德元年,困即来以岁荒贷谷种,敕即予之,并赉綵币。又招回罕东人二千四百馀帐。
《明外史·沙州卫传》:宣德元年,岁荒人困,遣使贷谷种百石,秋成还官。帝曰:番人即吾人,何贷为。命即予之。寻遣中官张福使其地,赉綵币。 按《罕东卫传》:宣德元年,论从征曲先功,擢绰儿加都指挥同知。初,大军之讨曲先也,安定部内及罕东部密罗族人悉惊窜。事定,诏指挥陈通等往招。于是罕东复业者二千四百馀帐,男妇万七千三百馀人,安定部人亦还本卫。
宣德七年,沙州奏旱灾,敕赐粮五百石。赤斤人在沙州剽掠贡,使命困即来驱还之。按《明外史·沙州卫传》:宣德七年,奏旱灾,敕于肃州受粮五百石。已而哈烈贡使言道经沙州,为赤斤指挥革古者等剽掠。部议赤斤人远至沙州为盗,罪不可贷。帝令困即来察之,赐以敕曰:彼既为盗,不可复容,宜驱还本土,再犯不宥。 按《罕东左卫传》:洪熙时,奄章子班麻思结从讨曲先有功。宣德七年,自陈于朝,即命为罕东卫指挥使,赐敕奖赉。然犹居沙州,不还。按叶向高《苍霞草》:宣德七年,沙州来告饥上,语户部臣曰:救灾恤患,朕固不吝,然劳内以事外非计其命。肃州具粮五百石,使困即来自取之。
宣德九年,沙州以罕东、西番数侵暴,乞徙察罕旧城。敕谕守职保境,不必迁徙。谕罕东、西番还其俘掠。按《明外史·沙州卫传》:宣德九年,遣使奏罕东及西番数肆侵侮,虐取人畜,不获安居,乞徙察罕旧城耕牧。帝遣使敕止之曰:沙州三十馀年,户口滋息,畜牧富饶,皆朝廷之力。往年哈密尝奏尔侵扰,今外侮亦自取。但当循分守职,保境睦邻,自无外患。何必东迁西徙,徒取劳瘁。又敕罕东、西番,果侵夺人畜,则还之。按叶向高《苍霞草》:宣德九年,罕东别部劄儿加邀劫使者,命都督刘广史昭讨之。广昭相与计,寇负罪重,必深匿,我以讨叛名而逋逃之,弗诛兵,且无震。乃先使指挥祁贤以百骑往觇敌,行月馀,渡毕力朮江,劄儿加诣贤自归,请还所掠贡马,谢广等以闻,命宥之。宣德十年,沙州以瓦剌见逼,率部众走寨下,诏赈之。请移苦峪,从之。是年,进班麻思结都指挥佥事。按《明外史·沙州卫传》:宣德十年,沙州又为哈密所侵,且惧瓦剌见逼,不能自立。乃率部众走附塞下,具陈饥窘之状。诏边臣发粟济之,且令议所处置。边臣请移之苦峪,从之。自是不复还沙州,遥领其众而己。按《罕东左卫传》:是年,班麻思结进都指挥佥事。
英宗正统元年,阿端贡使为罕东剽掠,困即来奉诏追还其贡物,擢都督同知。
《明外史·沙州卫传》:正统元年,西域阿端遣使来贡,为罕东头目可儿即及西番野人剽。困即来奉命往追还其贡物,帝嘉之,擢都督同知。
正统四年,沙州部下亡入哈密。困即来奉诏索之,不予。罕东、安定侵掠西番,僧人诉之,诏责令还所掠。困即来以班麻思结侵其地来告,亦赐敕戒谕之。按《明外史·沙州卫传》:正统四年,部下都指挥阿赤不花等一百三十馀家,亡入哈密。困即来奉诏索之,不予。朝命忠顺王还之,又不予。会遣使册封其新王,即令使人索还所逃之户。而哈密仅还都指挥桑哥失力等八十四家,馀仍不遣。时罕东都指挥班麻思结久驻牧沙洲不去,赤斤都指挥革古者亦纳其叛亡。困即来屡诉于朝,朝廷亦数遣敕诘责,多不奉命。按《罕东卫传》:是年,罕东、安定合众侵西番申藏簇,掠其马牛杂畜以万计。其僧诉于边将,言产产一空,岁办差发马无从出。帝切责二卫,数其残忍暴横、违国法、毒邻境之罪,令悉归所掠。又谕僧不限旧制,随所有入贡。 按《罕东左卫传》:是年,沙州卫都督困即来以班麻思结侵居其地,乞遣还。天子如其言,赐敕宣谕,班麻思结不奉命。时赤斤卫指挥锁合者因杀人遁入沙州地,班麻思结纳之。锁合者又令其子往乌斯藏取毒药,将还攻赤斤。赤斤都督且旺失加以为言,天子即敕谕班麻思结睦邻保境,无启衅端。久之,沙州全部悉内徙,思结遂尽有其地。
按叶向高《苍霞草》:正统四年,沙州部都指挥阿出不花等逋入哈密,及罕东酋班麻思结等窜居其地,困即来以闻,上命哈密罕东还其逋并,归侵地,仍谕困即来善抚部落,毋盗邻启,衅其后屡,侦瓦剌哈密事情,遣使来告。上嘉劳之,赐绮币晋,其子都指挥佥事,喃哥及指挥佥事、薛令等各一秩。
正统五年,困即来侦瓦剌、哈密事以闻,诏奖励之。绰儿加侵掠哈密人畜,诏戒敕之。
《明外史·沙州卫传》:正统五年,困即来令人侦瓦剌、哈密事以闻。帝降敕奖励,厚赐之。 按《罕东卫传》:是年冬,绰儿加偕班麻思结共侵哈密,获老稚百人、马百匹,牛羊无算。忠顺王遣使索之,不予。帝闻,复赐敕戒谕。然番人剽掠为性,天子即有言,亦不能尽从也。按叶向高《苍霞草》:正统五年,赤斤蒙古言指挥锁合者杀人,逃罕东,且诱其部落,哈密亦言罕东擅相攻,虏掠人畜,诏两戒谕之。
正统六年,绰儿加贡马,困即来以苦峪城成,入贡。按《明外史·罕东卫传》:正统六年夏,绰儿加来贡马,宴赉遣还。 按《沙州卫传》:是年,困即来来入贡,又报迤北边事,进其使臣二人官。初,困即来之去沙州也,朝廷命边将缮治苦峪城,率戍卒助之。六年冬,城成,入朝谢恩,贡马,宴赐遣还。
正统七年,沙州率众侵哈密,获其人畜以归。
《明外史·沙州卫传》云云。
正统九年,绰儿加卒,子赏卜儿加嗣。困即来卒,长子喃哥授都督佥事,以兄弟乖争,愿迁塞下,而沙州卫废。
《明外史·罕东卫传》:正统九年,绰儿加卒,子赏卜儿加嗣职,奏乞粮、茶布,命悉予之。 按《沙州卫传》:是年,困即来卒,长子喃哥率其弟克俄罗领占来朝。授喃哥都督佥事,其弟都指挥使,赐敕戒谕。既还,其兄弟乖争,部众携贰。甘肃镇将任礼等,欲乘其窘乏,迁之塞内。而喃哥亦来言,欲入居肃州之小钵和寺。礼等遂以十一年秋,令都指挥毛哈剌等,偕喃哥先赴沙州,抚谕其众,而亲率兵随其后。比至,喃哥意中变,阴持两端,其部下多欲奔瓦剌。礼等进兵迫之,遂收其全部入塞,居之甘州,几二百馀户,千二百三十馀人,沙州遂空。帝以其迫之而来,情不可测,令礼熟计其便。然自是安居内地,迄无后患。而沙州为罕东酋班麻思结所有。独喃哥弟锁南奔不从徙,窜入瓦剌,也先封之为祁王。礼侦知其在罕东,掩袭获之。廷臣请正法,帝念其父兄恭顺,免死,徙东昌。先是,太宗置哈密、沙州、赤斤、罕东四卫于嘉峪关外,屏蔽西邮。至是,沙州先废,而诸卫亦渐不能自立,肃州遂多事。按叶向高《苍霞草》:困即来以修城入谢,赐绮币袭衣,归言瓦剌,也先欲为弟娶其女,诏听自便。九年,困即来卒。困即来受职四十馀年,朝贡颇恭,官为祭赙,以喃哥嗣,为都指挥都督佥事,弟克罗俄领古为都指挥使,佐喃哥领卫事。明年,沙州卫都指挥兀鲁思不花贻书边将,言指挥朵儿不花等欲诱瓦剌掠沙州,守臣以闻,上曰:是书无喃哥名,何也。其令总兵任礼使人往覈之。其明年,任礼疏言喃哥弟锁南奔为瓦剌,伪封今喃哥复言其就婚,罕东虞有他变,敕礼招抚之。十三年,礼擒锁南奔以献,兵部请正法,上以其父兄恭顺,释弗诛。是时,喃哥以困于瓦剌率部属二百馀户,一千二百三十馀人来归,命居之山东平山、东昌二卫,自都督而下给粮及耕地有差,沙州遂废。未几,喃哥卒。克罗俄领古嗣,后赐姓名罗秉忠。按《明会典》:沙州卫。正统间,筵宴,一次使臣回,还至良乡汤饭甘肃,管待,一次沙州卫。正统间使臣四人五日下程一次羊鹅各一只、鸡二只、酒十瓶、米二斗、面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正统十四年,甘肃镇臣奏班麻思结与瓦剌也先潜通,赐敕谕之,不奉命。罕东班麻思结以哈密相侵来告,诏戒谕之。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正统十四年,甘肃镇臣任礼等奏,班麻思结潜与瓦剌也先通好,近又与哈密搆兵,宜令还居本卫。天子再赐敕宣谕,亦不奉命。按叶向高《苍霞草》:正统十四年,班麻思结言哈密来侵,上念诸夷数相告言,搆怨无已,时而哈密又累诱瓦剌盗塞下,诏都御史马昂约勒、忠顺王毋与罕东雠,且令侦虏情报我。
宪宗成化元年,罕东部人奄章率众居沙州。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罕东左卫,在沙州卫故城,宪宗时始建。初,罕东部人奄章与种族不相能,数雠杀,乃率其众逃居沙州境。朝廷即许其耕牧,岁纳马于肃州。后部落日蕃,益不受罕东统属。
成化九年,土鲁番攻哈密,都督李文调罕东兵往讨,各自散归,犹赐敕奖赉之。
《明外史·罕东卫传》:成化九年,土鲁番陷哈密。都督李文西征,罕东以兵来助。后都督罕慎复哈密,亦藉其兵,赐敕奖赉。
按叶向高《苍霞草》:成化九年,土鲁番攻夺哈密,都督李文右通政刘文奉命调罕东兵往讨,逡巡解归。是时,罕东诸夷皆困土鲁,番而夷酋奄章,先因与诸族雠杀,逃居沙州,朝廷许其耕牧,输贡部落。日蕃,班麻思结即奄章子也,至是其孙只克以沙州卫,既废,请立罕东左卫,治其地,下兵部议,从之,以只克嗣其祖官,领卫事晋都督佥事。
成化 年,班麻思结卒,孙只克嗣。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成化中,罕东左卫班麻思结卒,孙只克嗣职,部众益盛。其时,土鲁番强,侵据哈密。只克与之接境,患其逼已,欲自为一卫,与相抗。成化十五年,置罕东左卫,令只克以都指挥使统治之。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成化十五年九月,只克奏于朝请如罕东、赤斤例,立卫赐印,捍禦西邮。兵部言:土鲁番吞噬哈密,罕东诸卫各不自保,西鄙为之不宁。而赤斤、罕东、苦峪又各怀嫌隙,不相救援。倘沙州更无人统理,势必为强敌所并,边方逾多事。宜如所请,即于沙州故城置罕东左卫,令只克仍以都指挥使统治。从之。
成化十八年,罕东掠番族侵入河清堡,有司请讨其罪,诏谕令改过。
《明外史·罕东卫传》:成化十八年,罕东卫其部下掠番族,有侵入河清堡者。都指挥梅琛勒兵追之,夺还男妇五十馀人,马牛杂畜四千五百有奇。边臣因请讨其罪,部臣难之。帝曰:罕东方听调协取哈密,未有㩦贰之形,奈何因小故遽加以兵。宜谕令悔过,不服,则耀兵威之。
成化二十一年,擢罕东左卫只克都督佥事。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成化二十一年,甘肃守臣言:北寇屡犯沙州,杀掠人畜。又值岁饥,人思流窜。已发粟五百石,令布种,仍乞人给月粮赈之。其酋只克有斩级功,亦乞并叙。乃擢只克都督佥事,馀报可。成化二十二年,边臣言罕东剽掠,诏使请讨之,诏谕还所掠,违则进兵。
《明外史·罕东卫传》:成化二十二年,边臣言:比遣官往哈密,与土鲁番使臣家属四百人偕行。道经罕东,为都督把麻奔等掠去,朝使仅免,乞讨之。帝命遣人往谕,如番人例议和,还所掠物,不从则进兵。
孝宗弘治七年,指挥王永请旌只克及野乜克力部人并力土鲁番以复,哈密不报。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弘治七年,指挥王永言:先朝建哈密卫,当西域要冲。诸番入贡至此,必令少憩以馆谷之,或遭他寇剽掠,则人马可以接护,柔远之道可云至矣。今土鲁番窃据其地,久而不退。闻罕东左卫居哈密之南,仅三日程,野乜克力居哈密东北,仅二日程,是皆唇齿之地,利害共之。去岁秋,土鲁番遣人至只克所,胁令归附,而只克不从。又杀野乜克力头目,其部人咸思报怨。宜旌劳二部,令并力合攻,永除厥患,亦以寇攻寇一策也。章下兵部,不能用。弘治八年,诏征土鲁番巡抚许进,令罕东以兵前行,罕东失期不至。
《明外史·罕东卫传》:弘治中,土鲁番复据哈密。兵部马文升议直捣其城,召指挥杨翥计之。翥言罕东有间道,下旬日可达哈密,宜出贼不意,从此进兵。文升曰:如若言,发罕东兵三千前行,我师三千后继,各持数日乾糒,兼程袭之,若何。翥称善。文升以属巡抚许进,进遣人谕罕东如前策。会罕东失期不至,官军仍由大路进,贼得遁去。
按叶向高《苍霞草》:弘治八年,土鲁番掠沙州,迫诸夷自附,只克请救,用兵部尚书马文升议,发罕东兵袭之,我师出。罕东失期,不能有大功,自是土鲁番入寇,每假道罕东,令给食而亦不剌安定,数掠其资,罕东愈微。至弘治时,往往款肃州塞,求恤矣,只克卒孙日羔剌嗣为都督。
弘治十二年,罕东部人侵西宁隆奔族,掠去印诰,敕都督谕还所掠,违则讨之。
《明外史·罕东卫传》:弘治十二年,部人侵西宁隆奔族,掠印诰人畜。兵部请敕都督,谕其下,毋匿所掠物,尽归其主,违命则都督自讨,从之。当是时土鲁番日强,数侵邻境,诸部皆不能支。
弘治十七年,瓦剌及安定部大掠沙州人畜,只克叩关求济,诏赈谕二部,不得搆兵。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弘治十七年,瓦剌及安定部人大掠沙州人畜。只克不能自存,叩嘉峪关求济。天子既赈给之,复谕二部解雠息争,不得搆兵召衅。
武宗正德四年,只克部内劫掠邻境,敕令悔过。只克卒,子乞台嗣。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正德四年,只克部内番族有劫掠邻境者,守臣将剿之。兵部言:西戎强悍,汉、唐以来不能制。我朝建哈密、赤斤、罕东诸卫,授官赐敕,犬牙相制,不惟断匈奴右臂,亦以壮西土籓篱。今番人相攻,于我何预,而遽欲兵之。宜敕都督只克,晓谕诸族,悔过息兵。报可。只克卒,子乞台嗣。
正德十六年,左卫地为土鲁番所有。
《明外史·罕东左卫传》:十六年入朝,乞赏。礼官劾其越例,且投疏不由通政司,请治馆伴罪,从之。乞台既内徙,其部下帖木哥、土巴二人仍居沙州,服属土鲁番,岁输妇女、牛马。会番酋徵求苛急,二人怨。十七年夏,率部族五千四百人来归,沙州遂为土鲁番所有。正德  年,蒙古大酋入青海,遂残罕东求内徙,许之。
《明外史·罕东卫传》:正德中,蒙古大酋入青海,罕东亦遭蹂躏,其众益衰。后土鲁番复陷哈密,直犯肃州。罕东复残破,相率求内徙,其城遂弃不守。
世宗嘉靖 年,移罕东于甘州。
《明外史·罕东卫传》:嘉靖时,总督王琼安辑诸部,移罕东都督指挥枝丹部落于甘州。
嘉靖八年,诸叛酋附土鲁番皆来归,分其众居肃州及威虏练习之。
按叶向高《苍霞草》:嘉靖初,与别酋帖大哥、土巴先叛附土鲁番者,皆来归,边臣请分其众半居肃州白城山,半居威虏,仍择其壮勇练习之,番休迭。上皆听日:羔剌约束部落浸蕃,而我边以饷夷糜仓粟坐困。按《四译馆考》:罕东本西戎部落,在沙州古燉煌地也。洪武二十五年,侵塞凉,国公蓝玉讨之,土酋哈昝遁去。三十年,入贡,立罕东。罕东左二卫官其酋长,锁南吉剌思为指挥佥事,永乐以后常入贡。成化间,土鲁番迭入哈密、嘉峪关外诸卫,二罕东最弱,力不能支,流散各城。正德中,陈九畴击退土鲁番,稍得生聚。比牙木兰再入沙州,益残破,其酋土巴叛土鲁番。至嘉靖八年,王琼抚住白城山,肃州月饷粟,岁万石,而边储坐困矣。

注辇部汇考

真宗大中祥符八年,注辇国遣使入贡。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八年九月,注辇国贡土物、珍珠衫帽。赐注辇使袍服、牲酒。 按《注辇传》:注辇国东距海五里,西至天竺千五百里,南至罗兰二千五百里,北至顿田三千里,自古不通中国,水行至广州约四十一万一千四百里。其国有城七重,高七尺,南北十二里,东西七里。每城相去百步,凡四城用塼,二城用土,最中城以木为之,皆植花果杂木。其第一至第三皆民居,环以小河;第四城四侍郎居之;第五城主之四子居之;第六城为佛寺,百僧居之;第七城即王之所居,室四百馀区。所统有三十一部落,其西十二,曰只都尼、施亚卢尼、罗琶离鳖琶移、布林琶布尼、古檀布林蒲登、故里、娑轮岑、本蹄揭蹄、阎黎池离、那部尼、遮古林、亚里者林;其南八,曰无雅加黎麻蓝、眉古黎苦低、舍里尼、密多罗摩、伽蓝蒲登、蒙伽林伽蓝、琶里琶离游、亚林池蒙伽蓝;其北十二,曰拨啰耶、无没离、江林、加里蒙伽蓝、漆结麻蓝、幄折蒙伽蓝、皮林伽蓝、浦棱和蓝、堡琶来、田注离、卢婆啰、迷蒙伽蓝。今国主相传三世矣。民有罪,即命侍郎一员处治之,轻者絷于木格,笞五十至一百;重者即斩,或以象践杀之。其宴,则国主与四侍郎膜拜于阶,遂共坐作乐歌舞,不饮酒,而食肉。俗衣布。亦有饼饵。掌馔执事用妇人。其嫁娶,先用金银指环使媒妇至女家,后二日,会男家亲族,约以土田、生畜、槟榔酒等,称其有无为礼;女家复以金银指环、越诺布及女所服锦衣遗婿。若男欲离女则不取聘财,女却男则倍偿之。其兵阵,用象居前,小牌次之,梭枪次之,长刀又次之,弓矢在后,四侍郎分领其众。国东南约二千五百里有悉兰池国,或相侵伐。地产真珠、象牙、珊瑚、颇黎、槟榔、豆蔻、吉贝布。兽有山羊、黄牛。禽有山鸡、鹦鹉。果有馀甘、藤罗、千年枣、椰子、甘罗、昆崙梅、娑罗密等。花有白末利、散丝、蛇脐、佛桑、丽秋、青黄碧娑罗、瑶莲、蝉紫、水蕉之类。五谷有绿豆、黑豆、麦、稻。地宜竹。自昔未尝朝贡。大中祥符八年九月,其主罗茶罗乍遣进奉使侍郎娑里三文、副使蒲恕、判官翁勿、防援官亚勒加等奉表来贡。三文等以盘奉真珠、碧玻璃升殿,布于御坐前,降殿再拜,译者导其言曰:愿以表远人慕化之诚。其国主表曰:臣罗茶罗乍言,昨遇舶船商人到本国告称:钜宋之有天下也,二帝开基,圣人继统,登封太岳,礼祀汾阴,至德升闻,上穹眷命。臣昌期斯遇,吉语幸闻,辄倾就日之诚,仰露朝天之款。臣伏闻人君之御统也,无远不臻;臣子之推诚也,有道则服。伏惟皇帝陛下功超邃古,道建大中。衣裳垂而德合乾坤,剑戟铸而范围区宇。神武不杀,人文化成。廓明明之德以临御下民,怀翼翼之心以昭事上帝。至仁不伤于行苇,大信爰及于渊鱼。故得天鉴孔彰,帝文有赫,显今古未闻之事,保家邦大定之基。窃念臣微类醯鸡、贱如刍狗,世居夷落,地远华风虚荷烛幽曾无执贽今者窃听歌颂普及遐陬恨年属于桑榆,阻躬陈于玉帛。矧沧溟之旷绝,在跋涉以稍艰。是故倾倒赤心,遥瞻丹阙。任土作贡,同蝼蚁之慕膻;委质事君,比葵藿之向日。谨遣专使等五十二人,奉土物来贡,凡真珠衫帽各一、真珠二万一千一百两、象牙六十株、乳香六十斤。三文等又献珠六千六百两、香药三千三百斤。初,罗茶罗乍既闻商船言,且曰十年来海无风涛,古老传云如此则中国有圣人,故遣三文等入贡。三文离本国,舟行七十七昼夜,历那勿舟山、娑里西兰山至占宾国。又行六十一昼夜、历伊麻罗里山至古罗国。国有古罗山,因名焉。又行七十一昼夜,历加八山、占不牢山、舟宝龙山至三佛齐国。又行十八昼夜,度蛮山水口,历天竺山,至宾头狼山,望东西王母冢,距舟所将百里。又行二十昼夜,度羊山、九星山至广州之琵琶洲。离本国凡千一百五十日至广州焉。诏閤门祇候史祐之馆伴,凡宴赐恩例同龟兹使。其年承天节,三文等请于启圣禅院会僧以祝圣寿。明年使回,降诏罗茶罗乍,赐物甚厚。
天禧四年,注辇又遣使入贡,至广州病死,厚赐其从者遣之。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 按《注辇本传》:天禧四年,又遣使琶栏得麻烈诋奉方物入贡,至广州病死。守臣以其表闻。诏广州宴犒从者,厚赐以遣之。
仁宗明道二年,注辇又遣使入贡。
《宋史·仁宗本纪》:明道二年,注辇国来贡。 按《注辇本传》:明道二年十月,其王尸离啰茶印佗啰注啰遣使蒲押陁离等以泥金表进真珠衫帽及真珠一百五两、象牙百株,西染院副使、閤门通使舍人符惟忠假鸿胪少卿押伴。蒲押陁离自言数朝贡,而海风破船不达,愿将上等珠就龙床脚撒殿,顶戴瞻礼,以申向慕之心。乃奉银盘升殿,跪撒珠于御榻下而退。
景祐元年,以注辇使为金紫光禄大夫遣还。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注辇本传》:景祐元年二月,以蒲押陁离为金紫光禄大夫、怀化将军,还本国。
神宗熙宁十年六月壬午,注辇国遣使朝贡。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 按《注辇本传》:熙宁十年,国王地华加罗遣使奇啰啰、副使南卑琶打、判官麻图华罗等二十七人来献踠豆珠、麻、琉璃大洗盘、白梅花脑、锦花、犀牙、乳香、瓶香、蔷薇水、金莲花、木香、阿魏、鹏砂、丁香。使副以真珠、龙脑登陛,跪而散之,谓之撒殿。既降,诏遣御药室劳之,以为怀化将军、保顺郎将,各赐衣服器币有差;答赐其王钱八万一千八百缗、银五万二千两。
《梦溪笔谈》:熙宁中,注辇国使人入贡,乞依本国俗撒殿,诏从之。使人以金盘贮珠,跪捧于殿槛之中间,以金莲花酌珠,向御座撒之,谓之撒殿,乃其国至敬之礼也。朝退,有司扫撒得珠十馀两,分赐是日侍殿閤门使副内臣。
元丰 年,注辇入贡。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 按《石林燕语》:元丰间,三佛齐注辇国入贡,请以所贡金莲花真珠、龙脑依其国中法亲撒于御座,谓之撒殿诏特许之,御延和殿引见使跪撒于殿柱外,前未有也。注辇在广州南水行约四千里至广州,三佛齐南蛮别种与占城国为邻。
注辇国

渴石部汇考

世祖至元 年,兵过东印度至渴石国地,遇一角兽。按《明外史·渴石传》:渴石,在撒马儿罕西南三百六十里。城据大村,周十馀里。宫室壮丽,堂以玉石为柱,墙
壁窗牖尽饰金碧,缀琉璃。其先,撒马儿罕酋长驸马帖木儿居之。城外皆水田。东南近山,多园林。西行十馀里,饶奇木。又西三百里,大山屹立,中有石峡,两崖如斧劈。行二三里出峡口,有石门,色似铁,路通东西,番人号为铁门关,设兵守之。或言元太祖至东印度铁门关,遇一角兽,能人言,即此地也。

占八部汇考

武宗至大二年,占八国遣其弟入贡。
《元史·武宗本纪》:至大二年九月,占八国王遣其弟扎剌奴等来贡白面象、伽蓝木。合鲁纳答思、秃坚铁木儿、桑加失里等奏请遣人使海外诸国。以秃坚、张也先、伯颜使不怜八孙,薛彻兀、李唐、徐伯颜使八昔,察罕、亦不剌金、杨忽答儿、阿里使占八。

西洋琐里部汇考

太祖洪武二年,遣使谕西洋琐里国。
《明外史·西洋琐里传》:洪武二年,命使臣刘叔勉以即位诏谕其国。
洪武三年,西洋琐里遣使入贡。
《明外史·西洋琐里传》:洪武三年平定沙漠,复遣使臣颁诏。其王别里提遣使奉金叶表,从叔勉献方物。赐文绮、纱罗诸物甚厚,并赐《大统历》。按《明会典》:西洋琐里国,洪武五年,以其国来朝,涉海道,远赐赉甚厚,赐国王大统历及织金綵段、纱罗各四匹,使臣綵段纱罗各二匹,傔从高丽布各二匹。
成祖永乐元年,遣使至西洋琐里,其王遣使入贡。
《明外史·西洋琐里传》:永乐元年,颁即位诏于海外诸国,命副使闻良辅、行人宁善使西洋琐里国,赐绒锦、文绮、纱罗。已,复命中官马彬往使,赐如前。其王即遣使来贡,附载胡椒与民市。有司请徵税,命勿徵。永乐二十一年,西洋琐里偕古里、阿丹等十五国来贡。
《明外史·西洋琐里传》云云。
西洋国

安定部汇考

太祖洪武三年,遣使谕安定诸酋。
《明外史·安定传》:安定卫,距甘州西南一千五百里。汉为婼羌,唐为吐蕃地,元封宗室卜烟帖木儿为宁王镇之。其地本名撒里畏兀儿,广袤千里,东近罕东,北迩沙州,南接西番。居无城郭,以毡帐为庐舍。产多驼马牛羊。洪武三年遣使持诏招谕。
洪武七年,安定遣使入贡,赐安定王印。
《明外史·安定传》:洪武七年六月,卜烟帖木儿使其府尉麻答儿等来朝,贡铠甲刀剑诸物。太祖喜,宴赉其使者,遣官厚赉其王,而分其地为阿端、阿真、苦先、帖里四部,各赐以印。
《明会典》:安定鞑靼别部,洪武七年,西域安定王卜烟帖木儿遣使来朝,贡铠甲刀剑等物,因立其酋长为四部,各赐印曰:阿端,曰阿员,曰苦先,曰帖里而赐卜烟帖木儿银印,仍称安定王。来朝贡赐织金文绮四匹,其贡赐赏例到京,国师綵段四表里,绢二匹,纻丝僧衣一套,舍人并使臣每人二表里,纻丝衣一套,僧人每人一表里,纻丝番僧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回赐自进并带进驼,每只綵段三表里,绢四匹,马每匹二表里。
洪武八年,始设安定、阿端二卫。
《明外史·安定传》:洪武八年正月,其王遣傅卜颜不花来贡,上元所授金、银字牌,请置安定、阿端二卫,从之。乃封卜烟帖木儿为安定王,以其部人沙剌等为指挥。
《明会典》:洪武八年,设安定、阿端二卫,指挥使司分统四部,赐嗣王敕书诰命各一道、织金纻丝衣一套、綵段六表里,谕祭已故,王祭文一道,降香一炷,新钞一千贯。礼部差通事一员送,请封人至西宁卫交割,本卫差头目一员,赍封物同原来人前去本地授封,别差头目一员,赍祭物另办斋粮五十石、麻布五十匹、食茶二百斤、量带军士同去行祭。
洪武九年,赐安定王及其部人衣币。
《明外史·安定传》:洪武九年命前广东参政郑九成等使其地,赉王及其部人衣币。
洪武十年,安定王为其下沙剌所弑,国中大乱。按《明外史·安定传》:洪武十年,王为沙剌所弑,王子板咱失里复雠,诛沙剌。沙剌部将复杀王子,部内大乱。而番将朵儿只巴叛走沙漠,经安定,大肆杀掠,夺其印去,其众益衰。
洪武二十九年,复立安定卫,设指挥千百户等官。按《明外史·安定传》:洪武二十五年,蓝玉西征,徇阿真川。土酋司徒哈昝等惧,逃匿山谷不敢出。及肃王之国甘州,遣僧谒王,乞授官以安部众。王为奏请,帝许之。二十九年命行人陈诚至其地,复立安定卫。其酋长哈孩虎都鲁等五十八人悉授指挥、千百户等官。诚还,酋长随之入朝,贡马谢恩。帝厚赉之,复命中官赍银币往赐。
成祖永乐九年,遣官抚谕撒里诸部。
《明外史·安定传》:永乐九年,遣官赍敕抚谕撒里诸部。
永乐十年,安定卫诸酋长皆来朝。按《明外史·安定传》:永乐十年,安定头目多来朝,擢千户三郎等三人为指挥佥事,馀授官有差,并赐本卫指挥同知哈三等银币。未几,指挥朵儿只束来朝,愿纳差发马五百匹,命河州卫指挥康寿往受之。寿言:罕东、必里诸卫纳马,其直皆河州军民运茶与之。今安定辽远,运茶甚难,乞结以布帛。帝曰:诸番市马用茶,已著为例。今姑从所请,后仍给茶。于是定制,上马给布帛各二匹,以下递减。三年,哈三等遣使来贡,奏举头目撒力如藏卜等为指挥等官,且请岁纳孳畜什一,并从之。
永乐十一年,封旧安定王子撒儿只失加之子亦攀丹为安定王,赐之印诰。
《明外史·安定传》:初,安定王之被杀也,其子撒儿只失加为其兄所杀,部众溃散,子亦攀丹流寓灵藏。永乐十一年五月率众入朝,自家陈难,乞授职。帝念其祖率先归附,令袭封安定王,赐印诰。还治其地自是朝贡不辍。
仁宗洪熙元年,以安定指挥哈三曲先指挥散即思等劫掠,诏使命都指挥李英等讨之。
《明外史·安定传》:永乐二十二年,中官乔来喜、邓诚使乌斯藏,次毕力木江黄羊川。安定指挥哈三孙散哥及曲先指挥散即思等率众邀劫之,杀朝使,尽夺驼马币物而去。仁宗大怒,敕都指挥李英偕康寿等讨之。英等率西宁诸卫军及隆奔国师贾失儿监藏等十二番族之众,深入追贼,贼远遁。英等逾昆崙山西行数百里,抵雅令阔之地,遇安定贼,击败之,斩首四百八十馀级,生擒七十馀人,获驼马牛十四万有奇。曲先贼闻风远窜,追之不及而还。英以此封会昌伯,寿等皆进秩。大军既旋,指挥哈三等惧罪,不敢还故地。
宣宗宣德元年,遣官招谕安定诸酋。
《明外史·安定传》:安定诸酋远窜,宣德元年,帝遣官招谕之,复业者七百馀人。帝并赐綵币表里,以安其反侧。
宣德三年,赐安定及曲先西卫官诰命。
《明外史·安定传》:宣德三年春,赐安定及曲先卫指挥等官五十三人诰命。初,大军之讨贼也,安定指挥桑哥与罕东卫军同奉调从征。罕东违令不至,其所辖板纳簇瞰桑哥军远出,尽掠其部内庐帐畜产。事闻,降敕切责,令速归所掠,违命则发兵进讨。已,进桑哥都指挥佥事。
英宗正统元年,遣官奖谕安定王及指挥桑哥等。
《明外史·安定传》:正统元年,遣官赍敕谕安定王及桑哥曰:我祖宗时,尔等顺天命,尊朝廷,输诚劾力,始终不替,朝廷恩赉亦久而弗渝。肆朕嗣位,尔等复遵朝命,约束部下,良用尔嘉。兹特遣官往谕朕意,赐以币帛。宜益顺天心,笃忠诚,保境睦邻,永享太平之福。正统三年,桑哥卒,以其子那南奔嗣。
《明外史·安定传》:正统三年,桑哥卒,其子那南奔嗣职。
正统九年,安定那南奔掠曲先人畜,诏戒谕还之。按《明外史·安定传》:正统九年,那南奔率众掠曲先人畜。朝廷遣官谕还之,不奉命,反劫其行李。帝怒,敕责安定王追理。王既奉命,又陈词乞怜。帝乃宥之,而谕以保国睦邻之义。
正统十一年,安定王亦攀丹卒,子领占干些儿袭。按《明外史·安定传》:正统十一年冬,亦攀丹卒,子领占干些儿袭。时王年幼,叔父指挥同知辍思泰巴佐理国事,其同侪多不相下。王遣之入朝,奏请量加一秩,乃擢都指挥佥事。
天顺三年,安定遣使来贡。
《明会典》:天顺三年,安定遣使贡驼马,安定王十日下程一次,每十人羊一只、鹅四只、鸡八只、酒五十瓶、米一石、面二十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孝宗弘治三年,安定王卒,子千奔嗣。
《明外史·安定传》:弘治三年,领占干些儿卒,子千奔袭。赐赍粮、麻布,谕祭其父。先是,哈密忠顺王卒,无子。廷议安定王与之同祖,遣官择一人为其后,安定王不许。至是,访求陕巴于安定,册为忠顺王,命千奔遣送其家属。千奔怒曰:陕巴不应嗣王爵,爵应归绰儿加。绰儿加者,千奔弟也。且邀厚赏。兵部言:陕巴实忠顺王之孙,素为国人所服。前哈密无主,遣使取应立者,绰儿加自知力弱不肯往。今事定之后,乃尔反覆,所言不可从。陕巴迄得立。然千奔以立非己意,后哈密数被寇,竟不应援。
弘治十年,安定遣使来贡驼马。
《明会典》云云。
武宗正德 年,蒙古亦不剌、阿尔秃厮大掠青海,安定遂残。
《明外史·安定传》:正德时,蒙古大酋亦不剌、阿尔秃厮侵青海,纵掠邻境。安定遂残破,部众散亡。

琐里部汇考

太祖洪武三年,命使臣赍诏抚谕琐里。
《明外史·琐里传》:琐里,近西洋琐里而差小。洪武三年,命使臣塔海帖木儿赍诏抚谕其国。
洪武五年,琐里国王使使奉表入贡。
《明外史·琐里传》:洪武五年,其王卜纳的使使奉表朝贡,并献其国土地山川图。帝顾中书省臣曰:西洋诸国素称远番,涉海而来,难计岁月。其朝贡无论疏数,厚往而薄来可也。乃赐《大统历》及金织文绮、纱罗各四匹,使者亦赐币帛有差。
《明·一统志》:琐里国,前代无考。本朝洪武五年,国王卜纳的,遣其臣撒马牙茶嘉儿干的亦剌丹八儿,奉金字表朝贡,并图其土地山川,以献土产,撒哈剌以毛织之蒙茸,如毡毼有红绿二色、红八者蓝布觊木里布、白苾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