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伐剌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七十七卷目录

 掷枳陀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摩醯湿伐罗补罗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信度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茂罗三部卢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钵伐多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阿点婆翅罗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狼揭罗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臂多势罗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阿軬茶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伐剌拿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漕矩吒部汇考〈谢䫻 诃罗达支〉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显庆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弗栗恃萨傥那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安呾罗缚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阔悉多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活国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瞢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阿利尼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曷逻胡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讫栗瑟摩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钵利曷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呬摩呾逻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钵铎创那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淫薄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俱兰部汇考〈俱逻弩 屈浪拿 俱蓝〉
  唐〈太宗贞观二则〉
  元〈世祖至元三则〉
 识匿部汇考〈尸弃尼 瑟匿 附护密北识匿〉
  唐〈太宗贞观二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商弥部汇考〈俱位 附俱烂那 舍摩 威远 苏吉利发屋兰 苏利悉单 建城 新城〉
  唐〈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天宝一则〉
 乌铩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斫句迦部汇考〈沮渠〉
  唐〈太宗贞观一则〉
 多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大羊同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火辞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悉立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章求拔部汇考〈章揭拔〉
  唐〈太宗贞观一则〉
 健达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边裔典第七十七卷

掷枳陀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掷枳陀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掷枳陀国〈南印度境〉,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五六里。土称沃壤,稼穑滋植,宜菽麦,多华果。气序调畅,人性善顺。多信外道,少敬佛法。伽蓝数十,少有僧徒。天祠十馀所,外道千馀人。王婆罗门种也。笃信三宝,尊重有德。诸方博达之士多集此国。从此北行九百馀里,至摩醯湿伐罗补罗国。

摩醯湿伐罗补罗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摩醯湿伐罗补罗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摩醯湿伐罗补罗国〈中印度境〉,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三十馀里。土宜风俗同邬阇衍那国。宗敬外道,不信佛法。天祠数十,多是涂灰之侣,王婆罗门种也,不甚敬信佛法。从此还至瞿折罗国,复北行,荒野险碛,经千九百馀里,渡信度大河,至信度国。

信度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信度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信度国〈西印度境〉,周七千馀里,国大都城,号毗苫婆补罗,周三十馀里。宜谷稼丰粟麦,出金银鍮石,宜牛羊驼骡畜之属。驼卑小,唯有一峰。多出赤盐,色如赤石。白盐、黑盐及白石盐等,异域远方以之为药。人性刚烈而质直,数斗诤多诽讟。学不好博,深信佛法。伽蓝数百所,僧徒万馀人。并学小乘正量部法。大抵懈怠,性行弊秽,其有精勤贤善之徒,独处闲寂,远迹山林,夙夜匪懈,多證圣果。天祠三十馀所,异道杂居,王戍陀罗种也。性淳质,敬佛法。如来在昔颇游此国,故无忧王于圣迹处建窣堵波数十所,乌波鞠多。大阿罗汉屡游此国,演法开导所止之处皆旌遗迹,或建僧伽蓝,或树窣堵波,往往间起,可略而言。
信度河侧千馀里陂泽间有数百千户于此宅居,其性刚烈,惟杀是务。牧牛自活,无所系命。若男若女,无贵无贱。剃须发,服袈裟。像类苾刍而行。俗事专执小见,非斥大乘。闻诸先志曰昔此地民庶安忍,但事凶残。时有罗汉悯其颠坠,为化彼故乘虚而来。现大神通,示希有事。令众信受渐导言,教诸人敬悦愿奉指诲。罗汉知众心顺,为授三归,息其凶暴,悉断杀生。剃发染衣,恭行法教。年代浸远,世易时移,守善既亏,馀风不殄。虽服法衣,尝无戒善。子孙奕世习以成俗。从此东行九百馀里,渡信度河东岸,至茂罗三部卢国。

茂罗三部卢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茂罗三部卢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茂罗三部卢国〈西印度境〉,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三十馀里。居人殷盛,家室富饶。役属磔迦国。土田良沃,气序调顺。风俗质直,好学尚德。多事天神,少信佛法。伽蓝十馀所,多已圮坏。少有僧徒,学无专习。天祠八所,异道杂居。有日天祠,庄严甚丽。其日天像铸以黄金,饰以奇宝。灵鉴幽通,神功潜被。女乐递奏,明炬继日。香花供养,初无废绝。五印度国诸王豪族莫不于此舍施珍宝,建立福舍,以饮食医药给济贫病。诸国之人来此求愿,常有千数。天祠四周,池沼华林甚可游赏。从此东北行七百馀里,至钵伐多国。

钵伐多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钵伐多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钵伐多国,周五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居人殷盛,役属磔迦国。多旱稻,宜菽麦。气序调适,风俗质直。人性躁急,言含鄙辞。学艺深博,邪正杂信。伽蓝十馀所,僧徒千馀人。大小二乘兼功习学。四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天祠二十,异道杂居。城侧有大伽蓝,僧徒百馀人,并学大乘教。即是昔慎那弗呾罗〈唐言最胜子〉论师,于此制瑜伽师地释论,亦是贤爱论师,德光论师,本出家处。此大伽蓝为天火所烧,摧残荒圮。从信度国西南行千五六百里,至阿点婆翅罗国。

阿点婆翅罗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点婆翅罗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阿点婆翅罗国〈西印度境〉,周五千馀里,国大都城,号朅湿伐罗,周三十馀里。僻在西境,临信度河,邻大海滨。屋宇庄严,多有珍宝。近无君长,统属信度国。地下湿土斥卤,秽草荒茂,畴垄少垦。谷稼虽备,菽麦特丰。气序微寒,风飙劲烈。宜牛羊驼骡畜之类。人性暴急,不好习学。语言微异中印度,其俗淳质。敬崇三宝,伽蓝八十馀所,僧徒五千馀人,多学小乘正量部法。天祠十所,多是涂灰外道之所居。止城中有大自在天祠,祠宇雕饰天像灵鉴,涂灰外道游舍其中。在昔如来颇游此国,说法度人,导凡利俗,故无忧王于圣迹处建六窣堵波焉。从此西行减二千里,至狼揭罗国。

狼揭罗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狼揭罗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迦摩缕波南历三十二种有狼揭罗者,地大数千里,其君治窣菟黎湿伐罗城。
《大唐西域记》:狼揭罗国〈西印度境〉,东西南北各数千里,国大都城,周三十馀里,号窣菟黎湿伐罗。土地沃润,稼穑滋盛。气序风俗,同阿点婆翅罗国。居人殷盛,多诸珍宝。临大海滨,入西女国之路也。无大君长据川,自立不相承命,役属波剌斯国。文字大同印度,语言少异。邪正兼信。伽蓝百馀所,僧徒六千馀人,大小二乘兼功习学。天祠数百所,涂灰外道其徒极众城中。有大自在天祠,庄严壮丽,涂灰外道之所宗事。自此西北,至波剌斯国〈波剌斯国已见晋时。由波剌斯至臂多势罗〉

臂多势罗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臂多势罗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拂菻西南际海岛,又有臂、多、势、罗四种,西北踰大山广川,历小城聚,行二千里即谢䫻也。按《大唐西域记》:臂多势罗国〈西印度境〉,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居人殷盛。无大君长,役属信度国。土地沙卤,寒风凄劲。多菽麦,少花果。而风俗犷暴,语异中印度。不好学艺,然知淳信。伽蓝五十馀所,僧徒三千馀人,并学小乘正量部。法天祠二十馀所,并涂灰外道也。城北十五六里大林中,有窣堵波,高数百尺,无忧王所建也。中有舍利,时放光明,是如来昔作仙人为国王所害之处。此东不远有故伽蓝,是昔大迦多延那大阿罗汉之所建立。其傍则有过去四佛座及经行。遗迹之处,建窣堵波以为旌表。从此东北行三百馀里,至阿軬荼国。

阿軬茶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軬荼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阿軬荼国〈西印度境〉,周二千四五百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无大君长,役属信度国。土宜稼穑,菽麦特丰,花果少,草木疏。气序风寒。人性犷烈,言辞朴质。不尚学业,然于三宝守心淳信。伽蓝二十馀所,僧徒二千馀人,多学小乘正量部。法天祠五所,并涂灰外道也。城东北不远大竹林中伽蓝馀址,是如来昔于此处听诸苾刍、著亟缚履〈唐言靴〉。傍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也。基虽倾陷,尚高百馀尺。其傍精舍有青石,立佛像。每至斋日,或放神光。次南八百馀步,林中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如来昔日止此,夜寒乃以三衣重覆。至明旦,开诸苾刍,著复衲衣。此林之中有佛经行之处,又有诸窣堵波鳞次相望,并过去四佛坐处也。其窣堵波中有如来发爪,每至斋日,多放光明。从此东北行九百馀里,至伐剌拿国。

伐剌拿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伐剌拿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伐剌拿国〈西印度境〉,周四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居人殷盛。役属迦毕试国。地多山林,稼穑时播。气序微寒,风俗犷烈。性忍暴,志鄙弊。语言少同中印度。邪正兼崇,不好学艺。伽蓝数十,荒圮已多。僧徒三百馀人,并学大乘法教。天祠五所,多涂灰外道也。城南不远有故伽蓝,如来在昔于此说法示教、利喜开悟、含生。其侧有过去四佛座及经行遗迹之处,闻诸土俗曰从。此国西接稽姜那国,居大山川间。别立主,无大君长。多羊马,有善马者,其形殊大,诸国稀种,邻境所宝。复此西北踰大山,涉广川,历小城邑,行二千馀里,出印度境,至漕矩吒国。

漕矩吒部汇考〈谢䫻 诃罗达支〉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漕矩吒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漕矩吒国,周七千馀里,国大都城,号鹤悉那,周三十馀里,或都鹤萨罗城,周三十馀里,并坚峻险固也。山川嶾嶙,畴垄塽垲。谷稼时播,宿麦滋丰。草木扶疏,华果茂盛。宜郁金香,出兴瞿草,草生罗摩印度川。鹤萨罗城中涌泉流派,国人利之,以溉田也。气序寒烈,霜雪繁多。人性轻躁,情多诡诈。好学艺,多技术。聪敏未善,日诵数万言。文字言词异于诸国。多饰虚谈,少成事实。虽祀百神,敬崇三宝。伽蓝数百所,僧徒万馀人,并皆学大乘法教。今王淳信累叶承统,务兴胜福,敏而好学。无忧王所建窣堵波十馀所,天祠数十。异道杂居,但多外道,其徒极盛,宗事那天。其天神昔自迦毕试国阿路猱山徙居此国。南界那呬罗山中,作威作福,为凶为暴。信求者遂愿,轻懱者招殃。故远近宗仰,上下祗惧,邻国异俗。君臣僚庶,每岁嘉辰,不期而会,或赍金银奇宝,或以羊马驯畜,竞兴贡奉,俱申诚素。所以金银布地,羊马满谷,无敢觊觎。唯修施奉宗事外道,克心苦行。天神授其咒术外道,遵行多效。治疗疾病,颇蒙痊愈。从此北行五百馀里,至弗栗恃萨傥那国。
高宗显庆 年,漕矩吒始改国名谢䫻。按《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谢䫻居吐火罗西南,本曰漕矩吒,或曰漕矩,显庆时谓诃罗达支,武
后改今号。东距罽宾,东北帆延,皆四百里。南娑罗门,西波斯,北护时健。其王居鹤悉那城,地七千里,亦治阿娑你城。多郁金、瞿草。瀵泉灌田。国中有突厥、罽宾、吐火罗种人杂居,罽宾取其子弟持兵以禦大食。
睿宗景云 年,谢䫻遣使朝贡。按《唐书·睿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景云初,遣使朝贡,后遂臣罽宾。元宗开元八年,册谢䫻为王。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开元八年,天子册葛达罗支颉利发誓屈尔为王。至天宝中数朝献。弗栗恃萨傥那部汇考唐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弗栗恃萨傥那国。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臂、多、势、罗,北五
百里有弗栗恃萨傥那,地横二千里,纵千里。其君突厥种,治护苾那城。东北大雪山,盛夏常冻,凿冰乃可度。
《大唐西域记》:弗栗恃萨傥那国,东西二千馀里,南北千馀里。国大都城,号护苾那,周二十馀里。土宜风俗同漕矩吒国,语言有异。气序寒劲,人性犷烈。王突厥种,深信三宝,尚学遵德。从此国东北踰山涉川越迦毕试国,边城小邑凡数十所。至大雪山婆罗犀那大岭,岭极崇峻,危磴㩻倾,蹊径盘迂,岩岫回互。或入深谷,或上高崖。盛夏合冻,凿冰而度,行经三日方至岭上。寒风凄烈,积雪弥谷。行旅经涉莫能伫足,飞隼翱翔不能越度。足趾步履,然后翻飞。下望诸山,若观培塿,赡部洲中。斯岭特高,其巅无树,唯多石峰,攒立丛倚,森然若林。又三日行方得下岭,至安呾罗缚国。

安呾罗缚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安呾罗缚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大雪山下有安呾罗缚者,地三千里。居吐火罗故地,臣于突厥,君亦突厥种,主铁门南诸戎,迁徙不常。
《大唐西域记》:安呾罗缚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无大君长,役属突厥。山阜连属,川田隘狭。气序寒烈,风雪凄劲。丰稼穑,宜华果。人性犷暴,俗无纲纪。不知罪福,不尚习学。唯修神祠,少信佛法。伽蓝三所,僧徒数十,然皆遵习大众部法。有一窣堵波,无忧王建也。从此西北入谷踰岭,度诸小城,行四百馀里,至阔悉多国。

阔悉多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阔悉多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安呾罗缚,西北踰岭四百里有阔悉多。
《大唐西域记》:阔悉多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无大君长,役属突厥。山多川狭,而且风寒。谷稼丰,华果盛。人性犷暴,俗无法度。伽蓝三所,僧徒鲜少。从自西北踰山越谷,度诸城邑,行三百馀里,至活国。

活国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活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安呾罗缚,西北三百里有活种,大二千里。
《大唐西域记》:活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三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无别君长,役属突厥。土地平坦,谷稼时播,草木荣茂,华果异繁。气序和畅,风俗淳质。人性躁烈,衣服毡毼。多信三宝,少事诸神。伽蓝十馀所,僧徒数百人,大小二乘兼功综习。其王突厥也,管铁门已南诸小国,迁徙鸟居不常。其邑从此东入葱岭。葱岭者,据赡部洲中,南接大雪山,北至热海千泉,西至活国,东至乌国。东西南北各数千里,崖岭数百重。幽谷险峻,恒积冰雪,寒风劲烈。地多出葱,故谓葱岭。又以山崖葱翠,遂以名焉。东行百馀里,至瞢健国。

瞢健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瞢健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瞢健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四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五六里。土宜风俗,大同活国。无大君长,役属突厥。北至阿利尼国。

阿利尼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阿利尼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阿利尼,睹货逻国故地也。带缚刍河两岸,周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土宜风俗大同活国。东至曷逻胡国。

曷逻胡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曷逻胡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曷逻胡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北临缚刍河,周二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土宜风俗大同活国。从瞢健国东踰峻岭,越洞谷,历数州城,行三百馀里,至讫栗瑟摩国。

讫栗瑟摩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讫栗瑟摩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讫栗瑟摩国,睹货逻国故地也。东西千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五六里。土宜风俗大同瞢健国,但其人性暴恶有异。东北至钵利曷国。

钵利曷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钵利曷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钵利曷国,睹货逻国故地也。东西百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土宜风俗,大同讫栗瑟摩国。从讫栗瑟摩国东踰山越川,行三百馀里,至呬摩呾逻国。

呬摩呾逻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呬摩呾逻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呬摩呾逻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三千馀里。山川逦迤,土地沃壤。宜谷稼,多宿麦。百卉滋茂,众果具繁。气序寒烈,人性暴急。不识罪福,形貌鄙陋。举措威仪,衣毡皮褐,颇同突厥。其妇人首冠木角,高三尺馀。前有两岐,表夫父母。上岐表父,下岐表母。随先丧亡,除去一岐。舅姑俱殁,角冠全弃。其先强国,王释种也。葱岭之西,多见臣伏。境邻突厥,遂染其俗。又见侵掠,自守其境。故此国人流离异域,数十坚城,各别立主。穹庐毳帐,迁徙往来。西接讫栗瑟摩国,东行二百馀里,至钵铎创那国。

钵铎创那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钵铎创那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钵铎创那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二千馀里,国大都城,据山崖上,周六七里。山川逦迤,沙石弥漫。土宜菽麦,多蒲萄、胡桃、梨柰等果。气序寒烈,人性刚猛。俗无礼法,不知学艺。其貌鄙陋,多衣毡毼。伽蓝三四所,僧徒寡少。王性淳质,深信三宝。从此东南山谷中行二百馀里,至淫薄健国。

淫薄健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淫薄健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淫薄健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山岭连属,川田隘狭。土地所产,气序所宜,人性之差,同钵铎创那,但言语少异。王性苛暴,不明善恶。从此东南踰岭越谷,峡路危险,行三百馀里,至屈浪拿国。

俱兰部汇考〈俱罗弩 屈浪拿 俱蓝〉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屈浪拿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屈浪拿国,睹货逻国故地也。周二千馀里。土地山川、气序时候同淫薄健国。俗无法则,人性鄙暴。多不营福,少信佛法。其貌丑弊,多服毡毼。有山岩中多出金精,琢析其石,然后得之。伽蓝既少,僧徒亦寡。其王淳质,敬崇三宝。从此东北登山入谷,途路艰险,行五百馀里,至达摩悉铁帝国〈按:由达摩悉铁帝至尸弃尼达摩悉铁帝已见前〉。贞观二十年,俱兰国遣使来献。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俱兰,或曰俱罗弩,曰屈浪拿,与吐火罗接,环地三千里,南大雪山,北俱鲁河。出金精,琢石取之。贞观二十年,其王忽提婆遣使者来献,书辞类浮屠语。〈又〉《西域传》:安呾罗缚东南峡道险甚,无虑三百里,得俱兰。

世祖至元十七年,俱蓝国遣使入贡。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七年十一月,俱蓝国遣使进表乞答,诏从之。按《俱蓝本传》:海外诸蕃国,惟马八儿与俱蓝足以纲领诸国,而俱蓝又为马八儿后障,自泉州至其国约十万里。其国至阿不合大王城,水路得便风,约十五日可到,比馀国最大。世祖至元间,行中书省左丞唆都等奉玺书十通,招谕诸蕃。未几,占城、马八儿国俱奉表称藩,馀俱蓝诸国未下。行省议遣使十五人往谕之。帝曰:非唆都等所可专也,若无朕命,不得擅遣使。十六年十二月,遣广东招讨司达鲁花赤杨庭璧招俱蓝。十七年三月,至其国。国主必纳的令其弟肯那却不剌木省书回回字降表,附庭璧以进,言来岁遣使入贡。十月,授哈撒儿海牙俱蓝国宣慰使,偕庭璧再往招谕。
至元十八年,遣使往俱蓝,阻风不至。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俱蓝本传》:十八年正月,自泉州入海,行三月,抵僧伽耶山,舟人郑震等以阻风乏粮,劝往马八儿国,或可假陆路以达俱蓝国,从之。四月,至马八儿国新村马头,登岸。其国宰相马因的谓:官人此来甚善,本国船到泉州时,官司亦尝慰劳,无以为报。今以何事至此。庭璧等告其故,因及假道之事,马因的乃托以不通为辞。与其宰相不阿里相见,又言假道。不阿里亦以它事辞。五月,二人蚤至馆,屏人,令其官者为通情实:乞为达朝廷,我一心愿为皇帝奴。我使札马里丁入朝,我大必阇赤赴算弹告变,算弹籍我金银田产妻孥,又欲杀我,我诡辞得免。今算弹兄弟五人皆聚加一之地,议与俱蓝交兵;及闻天使来,对众称本国贫陋。此是妄言。凡回回国金珠宝贝尽出本国,其馀回回尽来商贾。此间诸国皆有降心,若马八儿既下,我使人持书招之,可使尽降。时哈撒儿海牙与庭璧以阻风不至俱蓝,遂还。哈撒儿海牙入朝计事,期以十一月俟北风再举。至期,朝廷遣使令庭璧独往。
至元十九年,俱蓝遣使入贡。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九年九月,俱蓝国主遣使奉表,进宝货、黑猿。按《俱蓝本传》:十九年二月,抵俱蓝国。国主及其相马合麻等迎拜玺书。三月,遣其臣祝阿里沙忙里八的入贡。时也,里可温兀咱儿撒里马及木速蛮主马合麻等亦在其国,闻诏使至,皆相率来告愿纳岁币,遣使入觐。会苏木达国亦遣人因俱蓝主乞降,庭璧皆从其请。四月,还至那旺国。庭璧复说下其主忙昂比。至苏木都剌国,国主土汉八的迎使者。庭璧因喻以大意,即日纳款称藩,遣其臣哈散、速里蛮二人入朝。

识匿部汇考〈尸弃尼 瑟匿 附护密北识匿〉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尸弃尼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尸弃尼国,昏驮多城国之都也,中有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立。疏崖奠谷式建堂宇。此国之先,未被佛教,但事邪神。数百年前,肇弘法化。初此,国王爱子婴疾,徒究医术,有加无瘳。王乃躬往天祠,礼请求救。时彼祠主为神下语:必当痊复,良无他虑。王闻喜慰,回驾而归。路逢沙门,容止可观,骇其形服,问所从至。此沙门者,已證圣果,欲弘佛法,故此仪形而报王曰:我如来弟子,所谓苾刍也。王既忧心,即先问曰:我子婴疾,生死未分。沙门曰:王先灵可起,爱子难济。王曰:天神详其不死。沙门言:其当终,诡俗之人言,何可信。迟至宫中,爱子已死。匿不发丧,更问神主。犹曰:不死,疹疾当瘳。王便发怒,缚神主而数曰:汝曹群居长恶,妄行威福。我子已死,尚云当瘳。此而瘳惑,孰不可忍,宜戮神主,殄灭灵庙。于是杀神主,除神像,投缚刍河。回驾而还,又遇沙门,见而敬悦,稽首谢曰:曩无明导,伫足邪途。浇弊虽久,沿革在兹。愿能垂顾降临居室。沙门受请随至中宫。葬子既已,谓沙门曰:人世纠纷,生死流转。我子婴疾,问其去留。神而妄言当必痊。差先承指告,果无虚说。斯则其法可奉,唯垂哀悯,导此迷徒。遂请沙门揆度伽蓝,依其规矩而便建立。自尔之后,佛教方隆。故伽蓝中精舍为罗汉建也。伽蓝大精舍中有石佛像,像上悬金铜圆盖,众宝庄严。人有旋绕,盖亦随转,人止盖止,莫测灵鉴。闻诸耆旧曰:圣人愿力所持。或谓机关秘术所致。观其堂宇,石壁坚峻。考厥众议,莫知实录踰此国。大山北至尸弃尼国。尸弃尼国,周二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山川连属,沙石遍野。多菽麦,少谷稼。林树稀疏,华果寡少。气序寒烈,风俗犷勇。忍于杀戮,务于盗窃。不知礼义,不识善恶。迷未来祸福,惧现世灾殃。形貌鄙陋,皮褐为服。文字同睹货逻国,语言有异越达摩悉铁帝国。大山南至商弥国。贞观二十年,识匿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识匿,或曰尸弃尼,曰瑟匿。东南直京师九千里,东五百里距葱岭守捉所,南三百里属护密,西北五百里抵俱密。初治苦汗城,后散居山谷。有大谷五,酋长自为治,谓之五识匿。地二千里,无五谷。人喜攻剽,劫商贾。播密川四谷稍不用王号令。俗窟室。贞观二十年,与似没、役槃二国使者偕来朝。
元宗开元十二年,授识匿王大将军。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开元十二年,授王布遮波资金吾卫大将军。
六载,识匿王从讨勃律战死,擢其子左武卫将
军。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天宝六载,王跌失伽延从讨勃律战死,擢其子都督、左武卫将军,给禄居蕃。

〈附〉护密北识匿


护密北识匿,唐时闻于中国。
《唐书·西域传》:铁门南诸戎,东又有七种,峡道险甚,三百里,得俱兰。东北山行五百里,即护密,北识匿也。

商弥部汇考〈俱位 附俱烂那 舍摩 威远 苏吉利发屋兰 苏利悉单 建城 新城〉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商弥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俱兰南有商弥,地大二千里而赢,多蒲萄。生雌黄,凿石乃得。东北踰山七百里,至波罗川,东西千里,南北百里,春夏雨雪。
《大唐西域记》:商弥国,周二千五六百里。山川相间,堆阜高下。谷稼备植,菽麦弥丰。多蒲萄,出雌黄,凿崖析石,然后得之。山神暴恶,屡为灾害,祀祭后入平吉。往来若不祈祷,风雹奋发。气序寒,风俗急。人性淳质,俗无礼义。智谋寡狭,技能浅薄。文字同睹货逻国,语言别异。多衣毡毼。其王释种也,崇重佛法。国人从化,莫不淳信。伽蓝二所,僧徒寡少。
国境东北踰山越谷,经危履险,行七百馀里,至波谜罗川。东西千馀里,南北百馀里。狭隘之处不踰十里,据两雪山间。故寒风凄劲,春夏飞雪,昼夜飘风。地咸卤,多砾石。播植不滋,草木稀少。遂致空荒,绝无人止。波谜罗川中有大龙池,东西三百馀里,南北五十馀里。据大葱岭内,当赡部洲中,其地最高。池水乃澄清皎镜,莫测其深。色带青黑,味甚甘美。潜居则蛟螭鱼龙鼋鼍龟鳖,浮游乃鸳鸯鸿雁鴐鹅鹔鸨诸鸟。大卵遗荒野,或草泽间,或沙渚上。池西派一大流,西至达摩悉铁帝国,东界与缚刍河合。而西流故此已,右水皆西流。池东派一大流,东北至祛沙国,西界与徙多河合。而东流故此已,左水皆东流。波谜罗川南越山有钵露罗国,多金银,金色如火。自此川中东南路无人里,登山履险,惟多冰雪。行五百馀里,至朅盘陀国〈朅盘陀已见前过,此为乌铩国〉
元宗天宝 载,商弥等国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天宝时,来朝者,曰俱烂那,曰舍摩,曰威远,曰苏吉利发屋兰,曰苏利悉单,曰建城,曰新城,曰俱位,凡八国。俱位,或曰商弥。治阿赊飓师多城,在大雪山、勃律河北。地寒,有五谷、蒲萄、石榴,冬窟室。国人常助小勃律为中国候。新城之国,在石东北赢百里。有弩室羯城,亦曰新城,曰小石国城,后为葛逻禄所并。

乌铩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乌铩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葱岭又八百里至乌铩,环千里,出白、黳、青三种玉。君长世臣朅盘陀。按《大唐西域记》:乌铩国,周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南临徙多河,地土沃壤。稼穑殷盛,林树郁茂,华果具繁。多出杂玉,则有白玉、黳玉、青玉。气序和风雨顺,节俗寡礼义。人性刚犷,多诡诈,少廉耻。文字语言少同祛沙国。容貌丑弊,衣服皮毼。然能崇信,敬奉佛法。伽蓝十馀所,僧徒减千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自数百年,王族绝嗣,无别君长,役属朅盘陀国。城西二百馀里至大山,山气巃嵷,触石兴云。崖隒峥嵘,将崩未坠。其巅窣堵波,郁然奇制也。闻诸土俗曰:数百年前,山崖崩圮,中有苾刍瞑目而坐。躯量伟大,形容枯槁。须发下垂,被肩蒙面。有畋猎者见已白王。王躬观礼,都人士子不召而至。焚香散华,竞修供养。王曰:斯何人哉,若此伟也。有苾刍对曰:此须发垂长而被服袈裟,乃入灭心定阿罗汉也。夫入灭心定者,先有期限。或言闻楗椎声,或云待日光照。有兹警察,便从定起。若无警察,寂然不动。定力持身,遂无坏灭;段食之体,出定便谢。宜以酥油灌注,令得滋润。然后鼓击,警悟定心。王曰:俞乎。乃击楗椎,其声才振。而此罗汉豁然高视,久之乃曰:尔辈何人,形容卑劣,被服袈裟。对曰:我苾刍也。曰:然我师迦叶波如来今何所在。对曰:入大涅槃,其来已久。闻而闭目,怅若有怀。寻重问曰:释迦如来出兴世耶。对曰:诞灵导世,已从寂灭。闻复俯首,久之乃起。升虚空,现神变。化火焚身,遗骸坠地。王收其骨,起窣堵波。从此北行山碛旷野五百馀里,至祛沙国〈旧谓疏勒者,乃称其城号也,正音宜云室利讫栗多底。疏勒之言,犹讹也。按:
疏勒已见于前,由疏勒至斫句迦
。〉斫句迦部汇考〈沮渠〉唐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斫句迦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乌铩北径碛,旷野五百里,得疏勒。东南五百里济徒多水,踰大沙岭,有斫句迦种,或曰沮渠,地千里。东踰岭八百里,即于阗也。按《大唐西域记》:斫句迦国周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坚峻险固,编户殷盛。山阜连属,砾石弥漫。临带两河,颇以耕植。蒲萄梨柰,其果实繁。时风寒人躁暴。俗唯诡诈,公行劫盗。文字同瞿萨旦那国,言语有异。礼义轻薄,学艺浅近。淳信三宝,好乐福利。伽蓝数十,毁坏已多。僧徒百馀人,习学大乘教。国南境有大山,崖岭嵯峨,峰峦重叠。草木凌寒,春秋一贯。溪涧浚濑,飞流四注。崖龛石室,棋布岩林。印度果人,多运神通。轻举远游,栖止于此。诸阿罗汉寂灭者众,以故多有窣堵波也。今犹现有三阿罗汉居岩。穴中入灭心定,形若羸人。须发恒长,故诸沙门时往为剃。而此国中大乘经典部数尤多,佛法至处,莫斯为盛也。十万颂为部者,凡有十数。自兹已降,其流实广。从此而东踰岭越谷,行八百馀里,至瞿萨旦那国〈唐言地乳,即其
俗之雅言也,俗语谓之涣那国,匈奴谓之于遁,诸胡谓之溪旦,印度谓之屈丹,旧曰于阗讹
。〉多弥部汇考唐
太宗贞观六年,多弥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多弥,亦西羌族,役属吐蕃,号难磨。滨犁牛河,土多黄金。贞观六年,遣使者朝贡,赐遣之。

大羊同部汇考

太宗贞观十五年,大羊同国遣使来朝。
《唐书》不载。按杜氏《通典》:大羊同,东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阗,东西千馀里,胜兵八九万人。其人辫发毡裘,畜牧为业。地多风雪,冰厚丈馀。所出物产,颇同番俗。无文字,但刻木结绳而已。刑法严峻。其酋豪死,抉去其脑,实以珠玉,剖其五脏,易以黄金,假造金鼻银齿,以人为殉,卜以吉辰,藏尸岩穴,他人莫知其所,多杀㹀牛羊马,以充祭祀,葬毕服除。其王姓姜葛,有四大臣分掌国事。自古未通,大唐贞观十五年,遣使来朝。

火辞弥部汇考

太宗贞观十八年,火辞弥国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贞观后,远小国君遣使者来朝献,有司未尝参考本末者,今附之左方。曰火辞弥,与波斯接。贞观十八年,与摩罗游使者偕朝。

悉立部汇考

太宗贞观二十年,悉立国遣使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悉立当吐蕃西南,户五万,城邑多旁涧溪。男子缯束头,衣毡褐。妇人辫发,短裙。婚姻不以财聘。其谷宜粳稻、麦、豆。死者葬于野,不封树,丧制为黑衣,满年而除。刑有刖、劓。常羁属吐蕃。
按杜氏《通典》:悉立以蒸报为俗。畜多水牛、羖羊、鸡、豕。谷宜粳稻、麦、豆,饶甘蔗诸果。羁事吐蕃,自古未通中国。大唐贞观二十年,遣使贡方物。

章求拔部汇考〈章揭拔〉

太宗贞观二十年,章求拔国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章求拔国,或曰章揭拔,本西羌种。居悉立西南四山中,后徙山西,与东天竺接。衣服略相类,因附之。地袤八九百里,胜兵二千人。无城郭,好钞暴,商旅患之。贞观二十年,其王罗利多菩伽因悉立国遣使者入朝。元策之讨中天竺,发兵来赴,有功,由是职贡不绝。

健达部汇考

太宗贞观二十一年,健达王遣使来献。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二十一年,有健达王献佛土菜,茎五叶,赤华紫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