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骨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七十三卷目录

 笯赤建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㤄悍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窣堵利瑟那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火寻部汇考〈货利习弥伽 过利〉
  唐〈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天宝一则 肃宗宝应一则〉
 呾蜜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赤鄂衍那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忽露摩部汇考〈忽鲁谟斯 忽鲁母思〉
  唐〈太宗贞观一则〉
  明〈成祖永乐二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一则〉
 愉漫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鞠和衍那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镬沙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骨咄部汇考〈珂咄罗〉
  唐〈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开元二则 天宝二则〉
 拘谜陀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缚伽浪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纥露悉泯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忽懔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缚喝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锐秣陀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胡寔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呾剌健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揭职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帆延部汇考〈望衍 梵衍那〉
  唐〈太宗贞观一则 高宗显庆一则〉
 迦毕试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滥波部汇考
  唐〈太宗贞观一则〉

边裔典第七十三卷

笯赤建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笯赤建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笯赤建国,周千馀里,地沃壤备,稼穑草木郁茂,华果繁盛,多蒲萄,亦所贵也。城邑百数,各别君长,进止往来,不相禀命,虽则画野区分,总称笯赤建国。从此西行二百馀里,至赭时国〈赭时即石国,已见前,由赭时至㤄悍国。〉

㤄悍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㤄悍国。按《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有㤄悍者,山四环之,地膏腴,多马羊。西千里距堵利瑟那,东临叶水,
叶水出葱岭北原,色浊,西北流入大碛。无水草,望大山,寻遗胔,知所指,五百馀里,即康也。
《大唐西域记》:㤄悍国,周四千馀里,山周四境,土地膏腴,稼穑滋盛,多华果,宜羊马,气序风寒,人性刚勇,语异诸国,形貌丑弊。自数十年无大君长,酋豪力竞,不相宾伏。依川据险,画野分都。从此西行千馀里,至窣堵利瑟那国。

窣堵利瑟那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窣堵利瑟那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窣堵利瑟那国,周千四五百里,东临叶河,叶河出葱岭北,原西北而流,浩汗浑浊,汨濦漂急。土宜风俗,同赭时国,自有王附突厥。从此西北入大沙碛,绝无水草,途路弥漫,疆境难测,望大山,寻遗骨,以知所指以记,经途行五百馀里,至飒秣建国。〈飒秣建即康居已见前,由康居至米国曹国何国东、安国中、安国西安国遂至
火寻国

〉火寻部汇考〈货利习弥伽 过利〉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货利习弥伽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货利习弥伽国顺缚刍河,两岸东西二三十里,南北五百馀里。土宜风俗,同伐地国,语言少异。从飒秣建国西南行三百馀里,至羯霜那国。〈羯霜那即史国,已见前,由史国至睹货逻国,睹货逻即吐
火罗,已见前,遂由吐火罗至怛密国
〉元宗天宝十载,火寻国遣使朝献。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火寻,或曰货利习弥,曰过利,居乌浒水之阳。东南六百里距戍地,西南与波斯接,西北抵突厥曷萨,乃康居小王奥鞬城故地。其君治急多飓遮城。诸胡惟其国有车牛,商贾乘以行诸国。天宝十载,君稍施芬,遣使者朝,献黑盐。
肃宗宝应 年,火寻国遣使入朝。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云云。

呾蜜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呾蜜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康国传》:偲刍水北有呾蜜种,亦自国,东西六百里所。
《大唐西域记》:呾蜜国东西六百馀里,南北四百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东西长,南北狭,伽蓝十馀所僧徒千馀人,诸窣堵波〈所谓浮图也,又曰鍮婆,又曰塔婆,又曰私鍮簸,又曰薮斗波,皆讹也。〉及佛尊像,多神异,有灵鉴。东至赤鄂衍那国。

赤鄂衍那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赤鄂衍那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赤鄂衍那国东西四百馀里,南北五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伽蓝五所僧徒鲜少。东至忽露摩国。

忽露摩部汇考〈忽鲁谟斯 忽鲁母思〉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忽露摩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忽露摩国,东西百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其王奚素突厥也。伽蓝二所僧徒百馀人,东至愉漫国。

成祖永乐十年,忽鲁谟斯国遣使入贡。
《明外史·忽鲁谟斯传》:忽鲁谟斯,西洋大国也。自古里西北行,二十五日可至。永乐十年,天子以西洋近国巳航海贡琛,稽颡阙下,而远者犹未宾服,乃命郑和赍玺书往抚忽鲁谟斯、比剌溜、山孙剌诸国,赐其王锦绮、綵帛、纱罗,妃及大臣皆有赐。至忽鲁谟斯,王即遣部臣已即丁奉金叶表,贡马及方物。
《明会典》:忽鲁谟斯,永乐间,使臣十四人,三日下程一次,羊三只、鹅二只、鸡四只、酒十五瓶、面四十斤、米一石、饼八十个、果子四斗、蔬菜厨料。
《明·一统志》:忽鲁谟斯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中,国王遣其臣马刺足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大马、西洋布、师子、驼鸡,昂首高可七尺,福禄似驴而花文可爱,灵羊尾大者重二十馀斤,行则以车载尾,长角马哈兽角长过身。又按《明·一统志》:忽鲁母思国,前代无考。本朝永乐三年,国王遣其臣已即丁等来朝,并贡方物、土产、檀香、速香、胡椒。
永乐十二年,忽鲁谟斯使还国,赐王妃以下有差。按《明外史·忽鲁谟斯传》:永乐十二年,至京师。命礼官宴赐,酬以马直。比还,赐王及妃以下有差。自是凡四贡。和亦再使。后朝使不去,其使者亦久不来。
宣宗宣德五年,忽鲁谟斯国入贡。
《明外史·忽鲁谟斯传》:宣德五年,复遣和宣诏其国。其王赛弗丁乃遣使来贡。
宣德八年,忽鲁谟斯使人至都,宴赐有加。
《明外史·忽鲁谟斯传》:宣德八年至京师,宴赐有加。
英宗正统元年,忽鲁谟斯使人还国。
《明外史·忽鲁谟斯传》:正统元年,附瓜哇州还国,嗣后遂绝。其国居西海之极。自东南诸蛮邦及大西洋商舶、西域贾人,皆来此贸易,故宝货填溢。气候有寒暑,春发葩,秋陨叶,有霜无雪,多露少雨。土瘠谷麦寡,然他方转输多,价极贱。民富俗厚,或遭祸致贫,众皆遗以钱帛,共振业之。王及臣下俱回回人,婚丧悉用其礼。人多白晰丰伟,妇女出则以纱蔽面,市列廛肆,百物具备。惟禁酒,犯者罪至死。医卜、技艺,皆类中华。交易用银钱。书用回回字。王遵其教,日斋戒沐浴,虔拜者五。地方咸,不产草木,牛羊马驼皆啖鱼腊。垒石为屋,有三四层者,寝处庖厕及待客之所,咸在其上。饯蔬果,有核桃、把聃、松子、石榴、葡萄、花红、万年枣之属。有大山,四面异色。一红盐石,凿以为器,盛食物不加盐,而味自和;一白土,可涂垣壁;一赤土、一黄土,皆适于用。所贡有师子、麒麟、驼鸡、福禄、灵羊;常贡则大珠、宝石之类。
《瀛涯胜览》:忽鲁谟斯国,滨海倚山,通诸国货,故国人多殷富,无甚窘者,有则众济之。自古俚国西北海行,可二十五日,至其国。国崇回回教,曰五回,礼拜必斋沐诚敬。风俗淳厚,人肌肤白晰丰伟,衣冠严肃。

愉漫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愉漫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愉漫国,东西四百馀里,南北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六七里。其王奚素突厥也。伽蓝二所僧徒寡少,西南临缚刍河,至鞠和衍那国。

鞠和衍那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鞠和衍那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鞠和衍那国,东西二百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伽蓝三所僧徒百馀人,东至镬沙国。

镬沙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镬沙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呾密又东踰四种,有镬沙者,广三百里,长五百里,东界骨咄,接葱岭有十八种。
《大唐西域记》:镬沙国,东西三百馀里,南北五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六七里,东至珂咄罗国。

骨咄部汇考〈珂咄罗〉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骨咄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珂咄罗国,东西千馀里,南北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东接葱岭,至拘谜陀国。
元宗开元十七年,骨咄国遣使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骨咄,或曰珂咄罗。广长皆千里。王治思助建城。多良马、赤豹。有四大盐山,山出乌盐。开元十七年,王俟斤遣子骨都施来朝。
开元二十一年,骨咄国遣使朝献。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二十一年,王颉利发献女乐,又遣大首领多博勒达于朝贡。
天宝十一载,册骨咄国王为叶护。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天宝十一载,册其王罗金节为叶护。苏毗,本西羌族,为吐蕃所并,号孙波,在诸部最大。东与多弥接,西距鹘莽硖,户三万。天宝 载,骨咄国王子奔陇右,节度使护送阙下。按《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天宝中,王没陵赞欲举国内附,为吐蕃所杀。子悉诺率首领奔陇右,节度使哥舒翰护送阙下,元宗厚礼之。

拘谜陀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拘谜陀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拘谜陀国,东西二千馀里,南北二百馀里,据大葱岭中,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西南邻缚刍河,南接尸弃尼国,南渡缚刍河,至达摩悉铁帝国、钵铎创那国、淫薄健国、屈浪拿国、呬摩呾罗国、钵利曷国、讫栗瑟摩国、曷逻胡国、阿利尼国、瞢健国、自活国,东南至阔悉多国、安呾逻缚国、事在回记活国,西南至缚伽浪国。

缚伽浪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缚伽浪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缚伽浪国,东西五十馀里,南北二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南至纥露悉泯健国。

纥露悉泯健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纥露悉泯健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纥露悉泯健国,周千馀里,国大都城,周十四五里,西北至忽懔国。

忽懔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忽懔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忽懔国,周八百馀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伽蓝十馀所,僧徒五百馀人,西至缚喝国。

缚喝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缚喝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缚喝国,东西八百馀里,南北四百馀里,北临缚刍河,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人皆谓之小王舍城也。其城虽固,居人甚少,土地所产物类尤多,水陆诸华,难以备举。伽蓝百有馀所,僧徒三千馀人,普皆习学小乘法教。城外西南有纳缚〈唐言新〉僧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大雪山北作论诸师,唯此伽蓝美业不替其佛像,则营以名珍,堂宇乃饰之奇宝。故诸国君长利之,以攻劫此伽蓝,素有毗沙门天像,灵鉴可恃,冥加守卫,近突厥叶护可汗子肆叶护可汗倾其部落,率其戎旅奄袭伽蓝,欲图珍宝,去此不远屯军野,次其夜梦见毗沙门天曰:汝有何力敢坏伽蓝。因以长戟贯彻胸背,可汗惊寤,便苦心痛,遂告群属所梦咎徵,驰请众僧方伸忏,谢未及返,命已从殒没。伽蓝内南佛堂中,有佛澡罐,量可斗馀杂,色炫曜,金石难名;又有佛牙,其长寸馀,广八九分,色黄白质光净;又有佛扫帚迦奢草作也,长馀二尺,围可七寸,其把以杂宝饰之。凡此三物每至六斋,法俗咸会,陈设供养,至诚所感或放光明。
伽蓝北有窣堵波,高二百馀尺,金刚泥涂,众宝厕饰,中有舍利,时烛灵光。伽蓝西南有一精庐,建立已来多历年所,远方辐凑,高才类聚,證四果者,难以详举。故诸罗汉将入涅槃示现神通,众所知识乃有建立。诸窣堵波基址相邻数百馀矣,虽證圣果终无神变,盖亦千计不树封记。今僧徒百馀人,夙夜匪懈,凡圣难测。大城西北五十馀里至提谓城,城北四十馀里有波利城,城中各有一窣堵波,高馀三丈。昔者如来初證佛果,趣菩提树,方诣鹿园。时二长者遇彼,威光随其行路之资,遂献麨蜜,世尊为说人天之福,最初得闻五戒十善也,既闻法诲请所供养,如来遂授其发爪焉。二长者将还本国,请礼敬之仪式如来以僧伽胝〈旧曰僧伽梨讹〉方氎布下。次下郁多罗僧,次僧却崎〈旧曰僧祇支讹〉又覆钵竖锡杖如是,次第为窣堵波。二人承命,各还其城,拟仪圣旨式修崇建斯,则释迦法中,最初窣堵波也。城西七十馀里,有窣堵波,高馀二丈,昔迦叶波佛时之所建也。从大城西南入雪山阿至锐秣陀国。

锐秣陀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锐秣陀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锐秣陀国,东西五六十里,南北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西南至胡寔健国。

胡寔健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胡寔健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胡寔健国,东西五百馀里,南北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多山川,出善马,西北至呾剌健国。

呾剌健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呾剌健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呾剌健国,东西五百馀里,南北五六十里,国大都城,周十馀里,西接波剌斯国界,从缚喝国南行百馀里,至揭职国。

揭职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揭职国。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镬沙南有揭职,稍大,幅员准千里,陵阜连属,多菽麦,气寒烈。东南抵雪山六百里,道吐火罗,又踰五种至婆罗睹逻。按《大唐西域记》:揭职国,东西五百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四五里,土地硗确,陵阜连属,少花果,多菽麦,气序寒烈,风俗刚猛。伽蓝十馀所,僧徒三百馀人并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东南入大雪山,山谷高深,峰岩危险,风雪相继,盛夏含冻,积雪弥,谷蹊径难涉,山神、鬼魅、暴纵、妖祟群盗横行,杀害为务。行六百馀里,出睹货逻国境,至梵衍那国。

帆延部汇考〈望衍 梵衍那〉

太宗贞观 年,帆延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帆延者,或曰望衍,曰梵衍那。居斯毕莫运山之旁,西北与护时健接,东南距罽宾,西南诃达罗支,与吐火罗连境。地寒,人穴处。王治罗烂城,有大城四五。水北流入乌浒河。贞观初,遣使者入朝。
《大唐西域记》:梵衍那国,东西二千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在雪山中也。人依山谷,逐势邑居,国大都城,据崖跨谷,长六七里,北背高岩。有宿麦,少华果,宜畜牧,多羊马。气序寒烈,风俗刚犷,多衣皮毼,亦其所宜。文字、风教、货币之用同睹货逻国。语言少异,仪貌大同。淳信之心特甚,邻国上自三宝,下至百神,莫不输诚竭心宗敬。商贾往来者,天神现徵祥示祟变,求福德。伽蓝数十所,僧徒数千人,宗学小乘,说出世部。王城东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耀,宝饰焕烂。东有伽蓝,此国先王之所建也。伽蓝东有鍮石释迦佛立像,高百馀尺,分身别铸,总合成立。城东十二三里,伽蓝中有佛入涅槃,卧像长千馀尺。其王每此设无遮大会,上自妻子,下至国珍,府库既倾,复以身施。群官僚佐,就僧酬赎,若此者,以为所务矣。卧像伽蓝东南行二百馀里,度大雪山,东至小川泽,泉池澄镜,林树青葱,有僧伽蓝,中有佛齿及劫。初时独觉齿长五寸馀,广减四寸,复有金轮王齿长三寸,广二寸。商诺迦缚娑〈旧曰商那和修讹也〉大阿罗汉所持铁钵,量可八九升,凡三贤圣遗物,并以黄金缄封,又有商诺迦缚娑九条,僧伽胝衣绛赤色,设诺迦草皮之所绩成也。商诺迦缚娑者,阿难弟子也,在先身中以设诺迦草衣,于解安居日持施,众僧承兹福力于五百身中阴,生阴恒服此衣,以最后身从胎俱出,身既渐长,衣亦随广,及阿难之度出家也,其衣变为法服,及受具戒更变为九条,僧伽胝将證寂灭,入边际定发智,愿力留此袈裟,尽释迦遗法,法尽之后方乃变坏。今已少损,信有徵矣。从此东行入雪山,踰越黑岭至迦毕试国。
高宗显庆三年,以帆延国置府州,授其王为都督,管军事。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显庆三年,以罗烂城为写凤都督府,缚时城为悉万州,授王卜写凤州都督,管内五州诸军事,自是朝贡不绝。石汗那,或曰斫汗那。自缚底野南入雪山,行四百里得帆延,东临乌浒河。多赤豹。开元、天宝中,一再朝献。

迦毕试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迦毕试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迦毕试国,周四千馀里,北背雪山,三垂黑岭。国大都城,周十馀里,宜谷麦,多果木,出善马,郁金香,异方奇货多聚此国。气序风寒,人性暴犷,言辞鄙媟,婚姻杂乱,文字大同睹货逻国。习俗语言,风教颇异,服用毛氎,衣兼皮褐,货用金钱、银钱及小铜钱,规矩模样异于诸国。王刹利种也,有智略,性勇烈,威慑邻境,统十馀国,爱育百姓,敬崇三宝。岁造丈八尺银佛像,兼设无遮大会,周给贫窭,惠施鳏寡,伽蓝百馀所,僧徒六千馀人,并多习学大乘法教。窣堵波僧伽蓝崇高弘敞,广博严净,天祠数十所,异道千馀人,或露形,或涂灰,连络髑髅以为冠鬘。
大城东三四里,北山下有大伽蓝,僧徒三百馀人,并学小乘法教。闻诸先志曰:昔健驮逻国迦腻色迦王,威被邻国,化洽远方,治兵广地,至葱岭东,河西蕃维,畏威送质。迦腻色迦王既得质子,特加礼命。寒暑改馆,冬居印度诸国,夏还迦毕试国,春秋止健驮逻国,故质子三时住处,各建伽蓝。今此伽蓝即夏居之所建也。故诸屋壁图画,质子容貌服饰,颇同东夏。其后得还本国,心存故居,虽阻山川,不替供养,故今僧众每至入安居解。安居大兴法会,为诸质子祈福树善,相继不绝,以至于今伽蓝佛院东门南大神王像,右足下坎地藏宝,质子之所藏也。故其铭曰:伽蓝朽坏,取以修治。近有边王,贪婪凶暴,闻此伽蓝多藏珍宝,驱逐僧徒方事发掘神王冠中,鹦鹉、鸟像、奋羽、惊鸣。地为震动,王及军人辟易僵仆久而得起,谢咎以归。伽蓝北岭上有数石室,质子习定之处也,其中多藏杂宝,其侧有铭,药叉守卫,有欲开发取中宝者,此药叉神变,现异形或作师子,或作蟒蛇、猛兽、毒虫,殊形震怒,以故无人敢得攻发。石室西二三里大山岭上有观,自在菩萨像,有人至诚愿见者,菩萨从其像中出,妙色身安慰行者。大城东南三十馀里至曷逻怙罗僧,伽蓝旁有窣堵波,高百馀尺,或至斋,日时烛光明覆钵势上,石隙间流出黑香油,静夜中时闻音乐之声。闻诸先志曰:昔此国大臣曷逻怙罗之所建也。功既成已,于夜梦中有人告曰:汝所建立窣堵波未有舍利,明旦有献上者,宜从王请。旦入朝进请曰:不量庸昧,敢有愿求。王曰:夫何所欲。对曰:今日有先献者,愿垂恩赐。王曰:然。曷逻怙罗伫立宫门,瞻望所至。俄有一人持舍利瓶,大臣问曰:欲何献上。曰:佛舍利。大臣曰:吾为尔守,宜先白王。曷逻怙罗恐王珍贵舍利,追悔前恩,疾往伽蓝登窣堵波,至诚所感,其石覆钵自开,安置舍利。已而疾出,尚拘衣襟,王使逐之,石已掩矣,故其隙间流黑香油。
城南四十馀里至霫蔽多伐刺祠城,凡地大震,山崖崩坠,周此城界无所动摇。
霫蔽多伐剌祠城,南三十馀里至阿路猱〈奴高切〉,山崖岭峭峻,岩谷杳冥,其峰每岁增高数百尺,与漕矩吒国〈士句切下同〉那呬罗山髣髴相望,便即崩坠闻诸土。俗曰:初那天神自远而至,欲止此山,山神震恐,摇荡溪谷。天神曰:不欲相舍,故此倾动,少垂宾主,当盈财宝,吾今往漕矩吒国那呬罗山,每岁至我受国王大臣祀献之时,宜相属望。故阿路猱山增高既已寻即崩坠。
王城西北二百馀里至大雪山,山顶有池,请雨祈晴随求果愿。闻诸先志曰:昔健驮逻国有阿罗汉,常受此池龙王供养,每至中食,以神通力,并坐绳床陵虚而往,侍者沙弥密于绳床之下,攀援潜隐,而阿罗汉时至,便往至龙宫,乃见沙弥龙王,因请留食,龙王以天甘露饭阿罗汉,以人间味而馔沙弥,阿罗汉饭食巳讫,便为龙王说诸法,要沙弥如常为师涤器,器有馀粒,骇其香味即起恶愿,恨师忿龙,愿诸福力于今,悉现断此龙命,我自为王。沙弥发是愿时,龙王已觉头痛矣。罗汉说法诲谕龙王,谢咎责躬,沙弥怀忿未从诲,谢既还伽蓝,至诚发愿,福力所致,是夜命终,为大龙王威猛奋发,遂来入池杀龙王,居龙宫,有其部属,总其统命以宿愿,故兴暴风雨摧拔树木,欲坏伽蓝。时迦腻色迦王怪而发问,其阿罗汉具以白王,王即为龙于雪山下立僧,伽蓝建窣堵波,高百馀尺,龙怀宿忿,遂发风雨,王以弘济为心,龙乘瞋毒作暴僧。伽蓝窣堵波六坏七成,迦腻色迦王耻功不成,欲填龙池,毁其居室,即兴兵众至雪山下,时彼龙王深怀震惧,变作老婆罗门,叩王象而谏曰:大王宿植善本多种胜,因得为人,王无思不服,今日何故与龙交争夫龙者畜也,卑下恶类,然有大威不可力竞,乘云驭风、蹈虚、履水非人力所制,岂王心所怒哉。王今举国兴兵与一龙斗,胜则王无伏远之威,败则王有非敌之耻,为王计者宜可归兵。迦腻色迦王未之从也,龙即还池,声震雷动,暴风拔木,沙石如雨,云雾晦冥,军马惊骇,王乃归,命三宝请求加护曰:宿殖多福得为人,王威慑强敌,统赡部洲,今为龙畜所屈,诚乃我之薄福也,愿诸福力于今现前。即于两肩起大烟焰,龙退、风静、雾卷、云开,王令军众人,担一石用填龙池,龙王还作婆罗门,重请王曰:我是彼池龙王,惧威归命,唯王悲悯,赦其前过,王以含育覆焘生灵,如何于我独加恶害。王若杀我,我之与王俱堕,恶道王有断命之罪,我怀怨雠之心,业报皎然善恶明矣。王遂与龙明设要契,后更有犯必不相赦。龙曰:我以恶业受身为龙,龙性猛恶不能自持,瞋心或起当忘所制,王今更立伽蓝,不敢摧毁,每遣一人候望山岭,黑云若起急击犍椎,我闻其声,恶心当息。其王于是更修伽蓝,建窣堵波候望云气,于今不绝。闻诸先志曰:窣堵波中有如来骨肉舍利可一升,馀神变之,事难以详述。一时中窣堵波内忽有烟起,少时间便出猛焰,时人谓窣堵波已从火烬,瞻仰良久,火灭烟消乃见舍利如白珠,璠循环表,柱宛转而上升高云际,萦旋而下。王城西北大河,南岸旧王伽蓝,内有释迦菩萨,弱龄龀齿,长馀一寸。其伽蓝东南有一伽蓝,亦名旧王,有如来顶骨一片,面广寸馀,其色黄白,发孔分明,又有如来发发,色青绀,螺旋右萦,引长尺馀,卷可半寸,凡此三事。每至六斋,王及大臣散华供养顶骨,伽蓝西南有旧王妃,伽蓝中有金铜窣堵波,高百馀尺,闻诸土俗曰:其窣堵波中有佛舍利升馀,每月十五日,其夜便放圆光,烛耀露盘联辉达,曙其光渐敛入窣堵波。
城西南有比罗娑洛山〈唐言象坚〉,山神作象形,故曰象坚也。昔如来在世,象坚神奉,请世尊及千二百大阿罗汉。山巅有大磐石,如来即之,受神供养,其后无,忧王即磐石上起窣堵波,高百馀尺,今人谓之象坚窣堵波也。亦云中有如来舍利可一升馀。
象坚窣堵波北山岩下有一龙泉,是如来受神饭,已及阿罗汉于中漱口嚼杨枝,因即植根,今为茂林,后人于此建立伽蓝,名鞞铎祛〈唐言嚼杨枝也〉,自此东行六百馀里,山谷接连,峰岩峭峻,越黑岭,入北印度境至滥波国〈北印度境〉

滥波部汇考

太宗贞观 年,僧元奘往西域至滥波国。
《唐书》不载。按《大唐西域记》:滥波国,周千馀里,北背雪山,三垂黑岭。国大都城,周十馀里,自数百年,王族绝嗣,豪杰力竞无,大君长,近始附属迦毕试国。宜粳稻,多甘蔗,林树虽众,果实乃少,气序渐温,微霜无雪。国俗丰乐,人尚歌咏,志性怯弱,情怀诡诈,更相欺。诮未有推先体,貌卑小,动止轻躁,多衣白氎,所服鲜饰,伽蓝十馀所,僧徒寡少,并多习学大乘法教。天祠数十,异道甚少。从此东南行百馀里,踰大岭,济大河,至那揭罗曷国〈由那揭罗曷至健驮逻国,又进至乌仗那国。由乌仗那至钵露罗国、那揭
罗曷及健驮逻、乌仗那,皆见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