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德若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六十卷目录

 子合部汇考〈朱俱波 朱俱槃〉
  后汉〈总一则〉
  晋〈安帝一则〉
  北魏〈宣武帝景明一则 永平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子合部纪事
 车离部汇考〈礼惟特 沛隶〉
  后汉〈总一则〉
  三国〈总一则〉
 德若部汇考
  后汉〈总一则〉
 高附部汇考〈阎浮谒〉
  后汉〈总一则〉
  三国〈总一则〉
  北魏〈总一则〉
 蒙奇部汇考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兜勒部汇考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大秦部汇考〈犁鞬 犁轩 犁靬 达嚫 拂菻〉
  后汉〈桓帝延熹一则〉
  三国〈总一则〉
  晋〈武帝太康一则〉
  北魏〈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天宝一则〉
  宋〈神宗元丰一则 哲宗元祐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图〈一则〉
 大秦部纪事
 大秦部杂录

边裔典第六十卷

子合部汇考〈朱俱波 朱俱槃〉

后汉

子合国,后汉时通于中国。
《后汉书·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前书中误云西夜、子合是一国,今各自有王。子合国居呼鞬谷。去疏勒千里。领户三百五十,口四千,胜兵千人。

安帝   年,释法显求戒律至于子合。
《晋书》不载。按晋释法显《佛国记》:自于关进。向子合国在道二十五日,便到其国。国王精进,有千馀僧,多大乘学。住此十五日已,于是南行四日,入葱岭山。到于麾国。
北魏宣武帝景明三年十二月,朱居槃国遣使朝贡。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朱居槃国,在于阗西。其人山居。有麦,多林果。咸事佛。语与于阗相类。役属嚈哒。
永平四年九月,朱居槃国遣使朝献。
《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高祖武德 年,朱俱波国遣使朝贡。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朱俱波,亦名朱俱槃,汉子合国也。并有西夜、蒲犁、依耐、德若四种地,直于阗西千里,葱岭北三百里,西距渴盘陀,北九百里属疏勒,南三千里女国也。胜兵二千人。尚浮屠法,文字同婆罗门。
按杜氏《通典》:朱俱波,后魏时通焉。亦名朱居槃国,汉子合国也。今并有汉西夜,蒲犁、依耐、德若四国之地。在于阗国西千馀里,其西至渴槃国,南至女国三千里,北至疏勒九百里,东至葱岭二百里。其王本疏勒国人。宣帝永平中,朱居槃国遣使朝贡。其人言语与于阗相似,其间小异。人貌多同华夏,亦类疏勒。大唐武德以后,亦频遣使朝贡。

子合部纪事

《洛阳伽蓝记》:朱驹波国人民山居,五果甚丰,食则麦麸,不立屠杀。食肉者以自死肉,风俗言音,与于阗相似,文字与婆罗门同。其国疆界,可五日行遍。

车离部汇考〈礼惟特 沛隶〉

后汉


车离国,后汉时臣服大月氏。
《后汉书·西域传》:车离国居沙奇城,在天竺东南三千馀里,大国也。其土气、物类与天竺同。列城数十,皆称王。大月氏伐之,遂臣服焉。男女皆长八尺,而怯弱。乘象、骆驼,往来邻国。有寇,乘象以战。

三国

车离国,三国时犹臣服于大月氏。
《魏志注·西戎传》:车离国,一名礼惟特,一名沛隶王,在天竺东南三千馀里,其地卑湿暑热。其王治沙奇城,有别城数十,人民怯弱,月氏、天竺击服之。其地东西南北数千里,人民男女皆长一丈八尺,乘象、橐驼以战,今月氏役税之。

德若部汇考

后汉


德若国,后汉时通于中国。
《后汉书·西域传》:德若国领户百馀,口六百七十,胜兵三百五十人。东去长史居三千五百三十里,去洛阳万二千一百五十里,与子合相接。其俗皆同。自皮山西南经乌秅,涉悬度,历罽宾,六十馀日,行至乌弋山离国,地方数千里,时改名排持。复西南马行百馀日,至条支。

高附部汇考〈阎浮谒〉

后汉


高附国,后汉时始通于中国。
《后汉书·西域传》:高附国在大月氏西南,亦大国也。其俗似天竺,而弱,易服。善贾贩,内富于财。所属无常,天竺、罽宾、安息三国强则得之,弱则失之,而未尝属月氏。汉书以为五翎侯数,非其实也。后属安息。及月氏破安息,始得高附。

三国

高附国,三国时属于大月氏。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北魏

高附国,北魏时改名阎浮谒。
《魏书·西域传》:阎浮谒国,故高附翕侯。都高附城,在弗敌沙南,去代一万三千七百六十里。居山谷间。

蒙奇部汇考

后汉

和帝永元十二年冬十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国遣
使内附,赐其王金印紫绶。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兜勒部汇考

后汉

和帝永元十二年冬十一月,西域蒙奇、兜勒二国遣使内附,赐其王金印紫绶。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

大秦部汇考〈犁鞬 犁轩 犁靬 达嚫 拂菻〉

后汉

桓帝延熹九年秋九月,大秦国王始遣使奉献。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大秦国一名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国。地方数千里,有四百馀城。小国役属者数十。以石为城郭。列置邮亭,皆垩塈之。有松柏诸木百草。人俗力田作,多种树蚕桑。皆髡头而衣文绣,乘辎軿白盖小车,出入击鼓,建旌旗幡帜。所居城邑,周圜百馀里。城中有五宫,相去各十里。宫室皆以水精为柱,食器亦然。其王日游一宫,听事五日而后遍。常使一人持囊随王车,人有言事者,即以书投囊中,王至宫发省,理其枉直。各有官曹文书。置三十六将,皆会议国事。其王无有常人,皆简立贤者。国中灾异及风雨不时,辄废而更立,受放者甘斥不怨。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土多金银奇宝,有夜光璧、明月珠、骇鸡犀、珊瑚、琥珀、琉璃、琅玕、朱丹、青碧。刺金缕绣,织成金缕罽、杂色绫。作黄金涂、火浣布。又有细布,或言水羊毳,野蚕茧所作也。合会诸香,煎其汁以为苏合。凡外国诸珍异皆出焉。以金银为钱,银钱十当金钱一。与安息、天竺交市于海中,利有十倍。其人质直,市无二价。谷食常贱,国用富饶。邻国使到其界首者,乘驿诣王都,至则给以金钱。其王常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綵与之交市,故遮阂不得自达。至桓帝延熹九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献象牙、犀角、玳瑁,始乃一通焉。其所表贡,并无珍异,疑传者过焉。或云其国西有弱水、流沙,近西王母所居处,几与日所入也。汉书云从条支西行二百馀日,近日所入,则与今书异矣。前世汉使皆自乌弋以还,莫有至条支者。又云从安息陆道绕海北行出海西至大秦,人庶连属,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终无盗贼寇警。而道多猛虎、师子,遮害行旅,不百馀人,赍兵器,辄为所食。又言有飞桥数百里可度海北。诸国所生奇异玉石诸物,谲怪多不经,故不记云。

三国

泽散、驴分、且兰、贤督、汜复、于罗等国,三国时俱属大秦。
《三国·魏志注·西戎传》曰:大秦国,一号犁靬,在安息、条支西大海之西,从安息界安谷城乘船,直截海西,遇风利则二月到,风迟或一岁,无风或三岁。其国在海西,故俗谓之海西。有河出其国,西又有大海。海西有迟散城,从国下直北至乌丹城,西南又渡一河,乘船一日乃过。西南又渡一河,一日乃过。凡有大都三,却从安谷城陆道直北行之海北。复直西行之海西,复直南行经之乌迟散城,渡一河,乘船一日乃过。周回绕海,凡当渡大海六日乃到其国。国有小城邑合四百馀,东西南北数千里。其王治滨侧河海,以石为城郭。其土地有松、柏、槐、梓、竹、苇、杨柳、梧桐,百草。民俗,田种五谷,畜乘有马、骡、驴、骆驼。桑蚕。俗多奇幻,口中出火,自缚自解,跳十二丸巧妙。其国无常主,国中有灾异,辄更立贤人以为王,而生放其故王,王亦不敢怨。其俗,人长大平正,似中国人而胡服。自云本中国一别也,常欲通使于中国,而安息图其利,不能得过。其俗能胡书。其制度,公私宫室为重屋,旌旗击鼓,白盖小车,邮驿亭置如中国。从安息绕海北到其国,人民相属,十里一亭,三十里一置,终无盗贼。但有猛虎、狮子为害,行道不群则不得过。其国置小王数十,其王所治城周回百馀里,有官曹文书。王有五宫,一宫间相去十里,其王平旦之一宫听事,至日暮一宿,明日复至一宫,五日一周。置三十六将,每议事,一将不至则不议也。王出行,常使从人持一韦囊自随,有白言者,受其辞投囊中,还宫乃省为决理。以水晶作宫柱及器物。作弓矢。其别枝封小国,曰泽散王,曰驴分王,曰且兰王,曰贤督王,曰汜复王,曰子罗王,其馀小王国甚多,不能一一详之也。国出细絺,作金银钱,金钱一当银钱十。有织成细布,言用水羊毳,名曰海西布。此国六畜皆出水,或云非独用羊毛也,亦用木皮或野茧丝作,织成氍毹、毾㲪、罽帐之属皆好,其色又鲜于海东诸国所作也。又常利得中国丝,解以为胡绫,故数与安息诸国交市于海中。海水苦不可食,故往来者希到其国中。山出九色次玉石,一曰青,二曰赤,三曰黄,四曰白,五曰黑,六曰绿,七曰紫,八曰红,九曰绀。今伊吾山中有九色石,即其类。阳嘉三年时,疏勒王臣槃献海西青石、金带各一。又今《西域旧图》云罽宾、条支诸国出奇石,即次玉石也。大秦多金、银、铜、铁、铅、锡、神龟、白马、朱髦、骇鸡犀、玳瑁、元熊、赤螭、辟毒鼠、大贝、车渠、玛脑、南金、翠爵、羽翮、象可、符采玉、明月珠,夜光珠、真白珠、琥珀、珊瑚、赤白黑绿黄青绀缥红紫十种流离。璆琳、琅玕、水精、玫瑰、雄黄、雌黄、碧、五色玉、黄白黑绿紫红绛绀金黄骠留黄十种氍毹、五色毾㲪、五色九色首下毾㲪、金缕绣、杂色绫、金涂布、绯持布、发陆布、绯持渠布、火浣布、阿罗得布、巴则布、度伐布、温宿布、五色桃布、绛地金织帐、五色斗帐、一微木、二苏合、狄提、迷迷、兜纳、白附子、薰陆、郁金、芸胶、薰草木十二种香。大秦道既从海北陆通,又循海而南,与交趾七郡外夷北,又有水道通益州、永昌,故永昌出异物。前世但论有水道,不知有陆道,今其略如此,其民人户数不能备详也。自葱岭西,此国最大,置诸小王甚多,故录其属大者矣。泽散王属大秦,其治在海中央,北至驴分,水行半岁,风疾时一月到,最与安息安谷城相近,西南诣大秦都不知里数。驴分王属大秦,其治去大秦都二千里。从驴分城西之大秦渡海,飞桥长一百三十里,渡海道西南行,绕海直西行。且兰王属大秦。从思陶国直南渡河,乃直西行之且兰三千里。道出河南,乃西行,从且兰复直西行之汜复国六百里。南道会汜复,乃西南之贤督国。且兰、汜复直南,乃有积石,积石南乃有大海,出珊瑚、真珠。且兰、汜复、斯宾阿蛮北有一山,东西行。大秦、海东东各有一山,皆南北行。贤督王属大秦,其治东北去汜复六百里。汜复王属大秦,其治东北去于罗三百四十里渡海也。于罗属大秦,其治在汜复东北,渡河,从于罗东北又渡河,斯罗东北又渡河。斯罗国属安息,与大秦接也。大秦西有海水,海水西有河水,河水西南北行有大山,西有赤水,赤水西有白玉山,白玉山有西王母,西王母西有修流沙,流沙西有大夏国、坚沙国、属由国、月氏国,四国西有黑水,所传闻西之极矣。

武帝太康五年,大秦国遣使贡献。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按《大秦传》:大秦国,一名犁鞬,在西海之西,其地东西南北各数千里。有城邑,其城周回百馀里。屋宇皆以珊瑚为棁栭,琉璃为墙壁,水精为柱础。其王有五宫,其宫相去各十里,每旦于一宫听事,终而复始。若国有灾异,辄更立贤人,放其旧王,被放者亦不敢怨。有官曹簿领,而文字习胡,亦有白盖小车、旌旗之属,及邮驿制置,一如中州。其人长大,貌类中国人而胡服。其土多出金玉宝物、明珠、大贝,有夜光璧、骇鸡犀及火浣布,又能剌金缕绣及织锦缕罽。以金银为钱,银钱十当金钱之一。安息、天竺人与之交市于海中,其利百倍。邻国使到者,辄廪以金钱。途经大海,海水咸苦不可食,商客往来皆赍三岁粮,是以至者稀少。汉时都护班超遣掾甘英使其国,入海,船人曰:海中有思慕之物,往者莫不悲怀。若汉使不恋父母妻子者,可入。英不能渡。武帝太康中,其王遣使贡献。
按晋释法显《佛国记》:从拘睒弥国南行二百由延,有国名达嚫,是过去迦叶佛僧伽蓝穿大石山作之。凡有五重,最下重作象形。有五百间石室,第二层作师子形,有四百间,第三层作马形,有三百间,第四层作牛形,有二百间,第五层作鸽形,有百间。最上有泉水,循石室前,绕房而流,周围回曲如是。乃至下重,顺房流从户而出,诸层室中,处处穿石作窗牖通明,室中朗然,都无幽暗。其室四角头穿石作梯磴上处,今人形小,缘梯上正得至。昔人一脚所蹑处,因名此寺为波罗。越波罗越者,天竺名鸽也。其寺中常有罗汉住此,土丘荒无人民居,去山极远方,有村皆是邪,见不识佛法,沙间婆罗门及诸异学彼国人民,常见人飞来,入此寺。于时诸国道人欲来礼此寺者,彼村人则言:汝何以不飞耶。我见此间道人皆飞。道人方便答言:翅未成耳,达嚫国崄道路艰难,而知处欲往者,要当赍钱货施。彼国王王,然后遣人送,展转相付示其径路,法显竟不得往,承彼土人言故说之耳。

北魏

大秦国,北魏时改名犁轩。
《魏书·西域传》:大秦国,一名黎轩,都安都城。从条支西渡海曲一万里,去代三万九千四百里。其海傍出,犹渤海也,而东西与渤海相望,盖自然之理。地方六千里,居两海之间。其地平正,人居星布。其王都城分为五城,各方五里,周六十里。王居中城。城置八臣以主四方,而王城亦置八臣,分主四城。若谋国事及四方有不决者,则四城之臣集议王所,王自听之,然后施行。王三年一出观风化,人言冤枉诣王诉讼者,当方之臣小则让责,大则斥退,令其举贤人以代之。其人端正长大,衣服车旗拟仪中国,故外域谓之大秦。其土宜五谷桑麻,人务蚕田,多璆琳、琅玕、神龟、白马朱鬣、明珠、夜光璧。东南通交趾,又水道通益州永昌郡多出异物。大秦西海水之西有河,河西南流。河西有南、北山,山西有赤水,西有白玉山。玉山西有西王母山,玉为堂云。从安息西界循海曲,亦至大秦,四万馀里。于彼国观日月星辰,无异中国云。

太宗贞观十七年,拂菻遣使入献。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拂菻,古大秦也,居西海上,一曰海西国。去京师四万里,在苫西,北直突厥可萨部,西濒海,有迟散城,东南接波斯。地方万里,城四百,胜兵百万。十里一亭,三亭一置。臣役小国数十,以名通者曰泽散,曰驴分。泽散直东北,不得其道里。东渡海二千里至驴分国。重石为都城,广八十里,东门高二十丈,扣以黄金。王宫有三袭门,皆饰异宝。中门中有金巨称一,作金人立,其端属十二丸,率时改一丸落。以瑟瑟为殿柱,水精、琉璃为棁,香木梁,黄金为地,象牙阖。有贵臣十二共治国。王出,一人挈囊以从,有讼书投囊中,还省枉直。国有大灾异,辄废王更立贤者。王冠如鸟翼,缀珠。衣锦绣,前无襟。坐金蘤榻,侧有鸟如鹅,绿毛,上食有毒辄鸣。无陶瓦,屋白石塈屋,坚润如玉。盛暑引水上,流气为风。男子剪发、衣绣,右袒而帔,乘辎軿白盖小车,出入建旌旗,击鼓。妇人锦巾。家赀亿万者为上官。俗喜酒,嗜乾饼。多幻人,能发火于颜,手为江湖,口幡眊举,足堕珠玉。有善医能开脑出虫以愈目眚。土多金、银、夜光璧、明月珠、大贝、车磲、码碯、木难、孔翠、虎魄。织水羊毛为布,曰海西布。海中有珊瑚洲,海人乘大舶,堕铁纲水底。珊瑚初生磐石上,白如菌,一岁而黄,三岁赤,枝格交错,高三四尺。铁发其根,系网舶上,绞而出之,失时不取即腐。西海有市,贸易不相见,置直物旁,名鬼市。有兽名窦,大如狗,犷恶而力。北邑有羊,生土中,脐属地,割必死,俗介马而走,击鼓以惊之,羔脐绝,即逐水草,不能群。贞观十七年,王波多力遣使献赤玻璃、绿金精,下诏答赉。大食稍彊,遣大将军摩拽伐之,拂菻约和,遂臣属。乾封至大足,再朝献。
按杜氏《通典》《外国图》云:从隅巨北,有国名曰大秦。其种长大,身长五六尺。杜环经行记云:拂菻国德若国西,隔山数千里,亦曰大秦。其人颜色红白,男子悉著素衣,妇人皆服珠锦。好饮酒,尚乾饼,多淫巧,善织络。或有俘在诸国,守死不改乡风。琉璃妙者,天下莫比。王城方八十里,四面境土各数千里。胜兵约有百万,常与大食相禦。西枕西海,南枕南海,北接可萨、突厥。西海中有市,客主同和,我往则彼去,彼来则我归。卖者陈之于前,买者酬之于后,皆以其直置之物傍,待领直然后收物,名曰鬼市。又闻西有女国,感水而生。又云:摩邻国,在秋萨罗国西南,渡大碛行二千里至其国。其人黑,其俗犷,少米麦,无草木,马食乾鱼,人飧鹘莽。即波斯枣也。瘴疠特甚。诸国陆行之所经山,胡则一种,法有数般。有大食法,有大秦法,有寻寻法。其寻寻蒸报,于诸夷狄中最甚,当食不语。其大食法者,以子弟亲戚而作判典,纵有微过,不至相累。不食猪、狗、驴、马等肉,不拜国王、父母之尊,不信鬼神,祀天而已。其俗每七日一假,不买卖,不出纳,唯饮酒谑浪终日。其大秦善医眼及痢,或未病先见,或开脑出虫。
睿宗景云二年十二月,拂菻国献方物。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元宗开元七年,拂菻遣使入献。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开元七年,因吐火罗大酋献狮子、羚羊。
天宝元年五月,拂菻国遣大德僧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神宗元丰四年冬十月己未,拂菻国遣使入贡。
《宋史·神宗本纪》云云。按《拂菻传》:拂菻国东南至灭力沙,北至海,皆四十程。西至海三十程。东自西大食及于阗、回纥、青唐,乃抵中国。历代未尝朝贡。元丰四年十月,其王灭力伊灵改撒始遣大首领你厮都令厮孟判来献鞍马、刀剑、真珠,言其国地甚寒,土屋无瓦。产金、银、珠、西锦、牛、羊、马、独峰驼、梨、杏、千年枣、巴榄、粟、麦,以蒲萄酿酒。乐有箜篌、壶琴、小筚篥、偏鼓。王服红黄衣,以金线织丝布𦆑头,岁三月则诣佛寺,坐红床,使人舁之。贵臣如王之服,或青绿、绯白、粉红、褐紫,并𦆑头跨马。城市田野,皆有首领主之,每岁惟夏秋两得奉,给金、钱、锦、谷、帛,以治事大小为差。刑罚罪轻者杖数十,重者至二百,大罪则盛以毛囊投诸海。不尚斗战,邻国小有争,但以文字来往相诘问,事大亦出兵。铸金银为钱,无穿孔,面凿弥勒佛,背为王名,禁民私造。
哲宗元祐六年二月庚子,拂菻国入贡。
《宋史·哲宗本纪》云云。按《拂菻传》:元祐六年,其使两至。赐其王帛诏别赐其王帛二百匹、白金瓶、袭衣、金帛带。

太祖洪武四年,命拂菻国人捏古伦赍诏书还谕其国王,其王遣使入贡。
《明外史·拂菻传》:拂菻,即汉大秦,桓帝时始通中国。晋及魏皆曰大秦,尝入贡。唐曰拂菻,宋仍之,亦数入贡。而《宋史》谓历代未尝朝贡,疑其非大秦也。元末,其国人捏古伦入市中国,元亡不能归。太祖闻之,以洪武四年八月召见,命赍诏书还谕其王曰:自有宋失驭,天绝其纪。元兴沙漠,入主中国百有馀年,天厌其昏淫,亦用陨绝其命。中原扰乱十有八年,当群雄初起时,朕为淮右布衣,起义救民。荷天之灵,授以文武诸臣,东渡江左,练兵养士,十有四年。西平汉王陈友谅,东缚吴王张士诚,南平闽、粤,戡定巴、蜀,北定幽、燕,奠安方夏,复我中国之旧疆。朕为臣民推戴即皇帝位,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于今四年矣。凡四裔诸邦,皆遣官告谕,惟尔拂菻隔越西海,未及报知。今遣尔国之民,捏古伦赍诏往谕。朕虽未及古先哲王,俾万方怀德,然不可不使天下知朕平定四海之意,故兹诏告。已而复命使臣普剌等,赍敕书、綵币招谕,其国乃遣使入贡。后不复至。
《明会典》:拂菻国,在嘉峪关外万馀里,洪武四年,遣其国故民捏古伦赍诏谕之,寻遣使朝贡。
《明·一统志》:拂菻国,东南至灭力沙,北至海,皆四十程,西至海三十程。东自大食及于阗回纥,乃抵中国。宋元丰四年,其王灭力伊灵改撒,始遣使来贡方物。元祐中,其使两至本朝。洪武四年,诏遣其国故民捏古伦赍诏谕之,寻遣使来朝,井贡方物。
《坤舆图说》:最西有名邦,曰如德亚,其国史书载,上古事迹,极详。自初生人类至今,六千馀年。世代相传,及分散时,候万事万物造作原始,悉记无讹。因造物主降生,是邦,故人称为圣土。春秋时,有二圣王,父达味德,子撒喇满,造一天主堂,皆金玉砌成,饰以珍宝,穷极美丽,费以三十万万。王德盛智高,声闻最远。中国谓西方有圣人,疑即指此,古名大秦,唐贞观中,曾以经像来宾,有景教流行碑刻可考。
大秦国

大秦部纪事

《洞冥记》:元封三年,大秦国贡花蹄牛,其色駮,高六尺,尾环绕其身,角端有肉蹄,如莲花。善走,多力,帝使辇铜石以起望仙宫,迹在石上,皆如花形。故阳关之外,花牛津时得异石,长十丈,高三丈,立于望仙宫,因名龙钟石。武帝末,此石自陷入地,惟尾出土,上今人谓龙尾墩也。
《续博物志》:元封三年,大秦献花蹄牛,高六尺,尾环绕,角生四耳阿萨部。
《酉阳杂俎》:阿勃参,出拂菻国。长一丈馀。皮色青白。叶细,两两相对。花似蔓菁,正黄。子似胡椒,赤色。斫其枝,汁如油,以涂疥癣,无不瘥者。其油极贵,价重于金。柰祇,出拂菻国。苗长三四尺。根大如鸭卵。叶似蒜,叶中心抽条甚长。茎端有花六出,红白色,花心黄赤。不结子。其草冬生夏死,与荠麦相类。取其花,压以为油,涂身,除风气。拂菻国王及国内贵人皆用之。
野悉蜜出拂菻国,亦出波斯国。苗长七八尺,叶似梅叶。四时敷荣。其花五出,白色,不结子。花若开时,遍野皆香。与岭南詹糖相类。西域人常采其花,压以为油,甚香滑。
《偃曝谈馀》《朱泽民集》载:异域说甚奇,至正丁亥冬,寓京口乾元宫之宝,俭斋适昆陵监郡岳忽难平阳,同知散竺台偕来访,自言,在延祐间忝宿卫近侍时,有拂菻国使来朝,备言其域当日没之处,土地甚广,有七十二酋长。地有水银海,周回可四五十里。国人取之之法:先于近海十里,掘坑井数十,然后使健夫骏马驰骤可逐飞鹰者,人马皆贴以金薄迤逦,行近海日,照金光晃耀,则水银滚沸,如潮而来,势若粘裹。其人即回马疾驰,水银随后赶至,行稍迟,缓则人马俱为水银拦没。人马既速回,于是水银之势渐远,力渐微,却复奔回,遇坑井,则水银溜积其中。然后其国人旋取之,用香草同煎,皆花银也。其地又能撚毛为布,谓之梭福。用密〈缺〉丹染成沉绿,浣之不淡,其馀氍毹锦叠皆常产也。至正壬午间,献黑马高九尺馀,𩯣尾垂地,七尺,即其地所产。来使四年至乞失密,又四年至中州,过七度海方抵京师。焉岳监郡竺同知,既别去仆书而记,其说是岁十一月十九日也。
拂菻国孤寡无依,一村人家轮流养,不容别村求食。《明外史》:万历时,大西洋人至京师,言天主耶苏生于如德亚,即古大秦国也。其国自开辟以来六千年,史书所载,世代相嬗,及万事万物原始,无不详悉。谓为天主肇生人类之邦,言颇诞谩不可信。其物产、珍宝之盛,具见前史。〈又〉意大里亚,居大西洋中,自古不通中国。万历时,其国人利玛窦至京师,为《万国全图》,言天下有五大洲。第一曰亚细亚洲,中凡百馀国,而中国居其一。第二曰欧罗巴洲,中凡七十馀国,而意大里亚居其一。第三曰利未亚洲,亦百馀国。第四曰亚墨利加洲,地更大,以境土相连,分为南北二洲。最后得墨瓦腊尼加洲为第五。而域中大地尽矣。其说荒渺莫考,然其国人充斥中土,则其地固有之,不可诬也。大都欧罗巴诸国,悉奉天主耶苏教,而耶苏生于如德亚,其国在亚细亚洲之中,西行教于欧罗巴洲。其始生在汉哀帝元寿二年庚申,阅一千五百八十一年至万历九年卒,利玛窦始汎海九万里,抵广州之香山澳,其教遂沾染中土。至二十九年入京师,中官马堂以其方物进献,自称大西洋人。礼部言:《会典》止有西洋,琐里国无大西洋,其真伪不可知。又寄居二十年方行进贡,则与远方慕义特来献琛者不同。且其所贡《天主》《大主母图》,既属不经,而所携又有神仙骨诸物。夫既称神仙,自能飞升,安得有骨。则唐韩愈所谓凶秽之馀,不宜入宫禁者也。况此等方物,未经臣部译验,径行进献,则内臣混进之非,与臣等溺职之罪,俱有不容辞者。及奉旨送部,乃不赴部审译,而私寓僧舍,臣等不知其何意。但诸番朝贡,例有回赐,其使臣必有宴赏,乞给赐冠带还国,勿令潜居两京,与中人交往,别生事端。不报。八月又言:臣等议令利玛窦远国,候命五月,未赐纶音,毋怪乎远人之郁病而思归也。察其情词恳切,真有不愿上方锡予,惟欲山栖野宿之意。譬诸禽鹿久羁,愈思长林丰草,人情固然。乞速为颁赐,遣赴江西诸处,听其深山邃谷,寄迹怡老。亦不报。已而帝嘉其远来,假馆授粲,给赐优厚。公卿以下重其人,咸与晋接。玛窦安之,遂留居不去,以三十八年四月卒于京。赐葬西郭外。其年十一月朔,日食。历官推算多谬,朝议将修改。明年,五官正周子愚言:大西洋归化人庞迪我、能三拔等深明历法。其所携历书,有中国载籍所未及者。当令译上,以资采择。礼部侍郎翁正春等因请仿洪武初设回回历科之例,令迪我等同测验。从之。自玛窦入中国后,其徒来益众。有王丰肃者,居南京,专以天主教惑众,士大夫暨里巷小民,间为所诱。礼部郎中徐如珂恶之。其徒又自誇风土人物远胜中华,如珂乃召两人,授以笔札,令各书所记忆。悉舛谬不相合,乃倡议驱斥。四十四年,与侍郎沈㴶、给事中晏文辉等合疏斥其邪说惑众,且疑其为佛郎机假托,乞急行驱逐。礼科给事中余懋孳亦言:自利玛窦东来,而中国复有天主之教。乃留都王丰、肃阳玛诺等,煽惑群众不下万人,朔望朝拜动以千计。夫通番、左道并有禁。今公然夜聚晓散,一如白莲、无为诸教。且往来壕境,与汉中诸番通谋,而所司不为遣斥,国家禁令安在。帝纳其言,至十二月令丰肃及迪我等俱遣赴广东,听还本国。命下久之,迁延不行,所司亦不为督发。四十六年四月,迪我等奏:臣与先臣利玛窦等十馀人,涉海九万里,观光上国,叨食大官十有七年。近南北参劾,议行屏斥。窃念臣等焚修学道,尊奉天主,岂有邪谋敢堕恶业。惟圣明垂怜,候风便还国。若寄居海屿,愈滋猜疑,乞并南都诸处陪臣,一体宽假。不报,乃怏怏而去。丰肃等变姓名,复入南京,行教如故,朝士莫能察也。其国善制炮,视西洋更巨。既传入内地,华人多效之,而不能用。天启、崇祯间,东北用兵,数召汉中人入都,令将士学习,其人亦为尽力。崇祯时,历法益疏舛,礼部尚书徐光启请令其徒罗雅谷、汤若望等,以其国新法相参较,开局纂修。报可。久之书成,即以崇祯元年戊辰为历元,名之曰《崇祯历》。书虽未颁行,其法视《大统历》为密,识者有取焉。其国人东来者,大都聪明特达之士,意专行教,不求禄利。其所著书多华人所未道,故一时好异者咸尚之。而士大夫如徐光启、李之藻辈,首好其说,且为润色其文词,故其教骤兴。时著声中土者,更有龙华民、毕方济、艾如略、邓玉函诸人。华民、方济、如略及熊三拔,皆意大里亚国人,玉函,热而玛尼国人,庞迪我,依西把尼亚国人,阳玛诺,波而都瓦尔国人,皆欧逻巴洲之国也。其所言风俗、物产多夸,且有《职方外记》诸书在,不具述。

大秦部杂录

《日知录》:今之佛经皆题云:大秦鸠摩罗什译,谓是姚兴国号非也。大秦乃西域国名。《后汉书·西域传》言:大秦国在海西,地方数千里,有四百馀城。小国役属者数十。又云天竺国,西与大秦通,此其国名之偶同而传,以为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固未必然,而《晋书》载记:石季龙时,有安定人侯子光,自称佛太子,谓大秦国来,当王小秦国。以中国为小秦,则益为夸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