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乌秅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五十四卷目录

 扜弥部汇考〈拘弥 拘睒弥 俱蜜 憍赏弥〉
  汉〈武帝一则〉
  后汉〈顺帝永建一则 阳嘉一则 灵帝熹平一则〉
  三国〈总一则〉
  晋〈安帝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扜弥部纪事
 乌秅部汇考〈权于摩 乌笃 乌荼〉
  汉〈武帝一则〉
  北魏〈总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边裔典第五十四卷

扜弥部汇考〈拘弥 拘睒弥 俱蜜 憍赏弥〉

武帝   年,始通使于扜弥。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扜弥国,王治扜弥城,去长安九千二百八十里。户三千三百四十,口二万四千,胜兵三千五百四十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五百五十三里,南与渠勒、东北与龟兹、西北与姑墨接,西通于阗三百九十里。今名宁弥。

后汉

顺帝永建四年冬十二月,拘弥国遣使贡献。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拘弥国居宁弥城,去长史所居柳中四千九百里,去洛阳万二千八百里。领户二千一百七十三,口七千二百五十一,胜兵千七百六十人。顺帝永建四年,于寘王放前杀拘弥王兴,自立其子为拘弥王,而遣使者贡献于汉。燉煌太守徐由上求讨之,帝赦于寘罪,令归拘弥国,放前不肯。
阳嘉元年,燉煌太守徐由击于寘,破之,立拘弥王兴宗人成国为王。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阳嘉元年,徐由遣疏勒王臣槃发二万人击于寘,破之,斩首数百级,放兵大掠,更立兴宗人成国为拘弥王而还。
灵帝熹平四年,于寘攻拘弥,破之,戊己校尉发兵立拘弥侍子定兴为王。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熹平四年,于寘王安国攻拘弥,大破之,杀其王,死者甚众,戊己校尉、西域长史,各发兵辅立拘弥侍子定兴为王。时人众裁有千口。其国西接于寘三百九十里。

三国

扜弥国,三国时属于于寘。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安帝   年,释法显求戒律经拘弥国。
《晋书》不载。按晋释法显《佛国记》:自鹿野苑精舍西北行十三由延,有国,名拘睒弥,其精舍名瞿师罗园,佛昔住处。今故有众僧,多小乘学从。东行八由延佛本于此,度恶鬼处亦尝在此。住经行坐处皆起塔,亦有僧伽蓝。可百馀僧。从此南行二百由延,有国名达嚫。

太宗贞观十六年,俱蜜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似没者,北接石。土俗与康同。役槃,亦与康邻。出良马。俱蜜者,治山中。在吐火罗东北,南临黑河。其王突厥延陀种。贞观十六年,遣使者入朝。
《大唐西域记》:憍赏弥国〈旧曰拘睒弥国〉,周六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三十馀里,土称沃壤地,利丰植粳稻。多甘蔗,茂气序暑热。风俗刚猛好学。典艺崇树。福善伽蓝十馀所,倾顿荒芜,僧徒三百馀人,学小乘教。天祠五十馀所,外道实多城内。故宫中有大精舍,高六十馀尺,有刻檀佛像,上悬石盖邬陁衍那王〈唐言出爱旧云优填王讹也〉之所作也。灵相间,起神光,时照诸国。君王恃力欲举,虽多人众,莫能转移。遂图供养,俱言得真语。其源迹即此像也。初如来成正,觉已上升,天宫为母说法三月不还。其王思慕愿图形像,乃请尊者,没特伽罗子,以神通力接工人上天。宫亲观妙相,彫刻栴檀。如来自天宫还也,刻檀之像,起迎世尊。世尊慰曰:教化劳耶,开导末世,实此为冀精舍。东百馀步,有过去四佛座及经行遗迹之所。其侧不远有如来井,及浴室井。犹充汲室已颓毁。
城内东南隅有故宅。馀址是具史罗〈旧云瞿师罗讹也〉长者故宅也。中有佛精舍及发爪窣堵波,复有故基如来浴室也。
城东南不远,有故伽蓝具史罗长者旧园也。中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立,高二百馀尺,如来于此数年说法,其侧则有过去四佛座,及经行遗迹之所。复有如来发爪窣堵波。
伽蓝东南重阁上,有故砖室,世亲菩萨尝住此中。作惟识论破斥小乘难诸外道。
伽蓝东庵没罗林中,有故基,是无著菩萨于此作。显扬圣教论。
城西南八九里,毒龙石窟,昔者如来伏此毒龙于中留影。虽则传记今无,所见其侧有窣堵波,无忧王之所建也。高二百馀尺,傍有如来经行遗迹及发爪窣堵波。病苦之徒,求愿多愈释迦法尽此国。最后故上自君王,下及众庶,入此国境,自然感伤莫不饮泣悲叹而归。龙窟东北大林中,行七百馀里,渡伽河,北至迦奢布罗城。周十馀里,居人富乐。城傍有故伽蓝。唯馀基址,是昔护法菩萨伏外道处,此国先王扶于邪说,欲毁佛法崇敬外道。外道众中,召一论师聪敏高才明达幽微者,作邪书千颂。凡三万二千言,非毁佛法,扶正本宗,于是召集僧众令相摧论,外道有胜当毁佛法。众僧无负断舌以谢。是时,僧徒惧有退负集而议曰:慧日已沉,法桥将毁。王党外道,其可敌乎。事势若斯,计将安出。众咸默然,无竖议者。护法菩萨年在幼稚,辩慧多闻风范弘远。在大众中扬言赞曰:愚虽不敏,请陈其略。诚宜以我疾应王命,高论得胜,斯灵祐也。微议堕负乃稚齿也,然则进退有辞,法僧无咎。佥曰:允谐如其筹策,寻应王命,即升论席外道。乃提顿纲网,抑扬辞义,诵其所执,待彼异论。护法菩萨纳其言,而笑曰:吾得胜矣,将覆逆而诵耶,为乱辞而诵耶。外道怃然而谓曰:子无自高也,能领语尽此,则为胜。顺受其文。后释其义,护法乃随其声调,述其文义辞理不谬,气韵无差。于是外道闻已,欲自断舌,护法曰:断舌非谢,改轨是悔。即为说法,心信意悟。王舍邪道,遵崇正法。护法伏外道,侧则有窣堵波,无忧王所建也。基虽倾陷,尚高二百馀尺。是如来昔于此处。六月说法,傍有经行之迹及发爪窣堵波。自此北行百七八十里至鞞索迦国。〈中印度境〉
元宗开元 年,俱蜜献胡旋舞女。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开元中,俱蜜献胡旋舞女,其王那罗延颇言为大食暴赋,天子但尉遣而已。天宝时,王伊悉烂侯斤又献马。

扜弥部纪事

《杜阳杂编》:顺宗皇帝即位,岁拘弥国贡却火雀,一雄一雌,履水珠,常坚冰,变昼草。其却火雀,纯黑,大小似燕,其声清殆,不类寻常禽鸟,置于火中,火自散去。上嘉其异,遂盛于水精笼,悬于寝殿,夜则宫人持蜡炬以烧之,终不能损其毛羽。屦水珠,色黑类铁,大于鸡卵。其上鳞皴,其中有窍。云持入江海内,可行于洪波之上下。上始不谓之实,遂命善浮者,以五色丝贯之,系于左臂。遣入龙池,其人则步骤于波上,若在平地,亦潜于水中,良久复出,而遍体略无沾湿。上奇之,因以御馔赐使人。至长庆中,嫔御试弄于海池上,遂化为黑龙,入于池内。俄而云烟暴起,不复追讨矣。常坚冰,云其国有大凝山,中有冰,千年不释。及赍至京师,洁冷如故,虽盛暑赭日,终不消。嚼之,即与中国者无异。变昼草,有类芭蕉,可长三尺,而一茎千叶,树之则百步内昏黑如夜。始藏于百宝匣中,其上缄以胡书。上见而怒曰:背明向暗之物,是何贵也。遂命并匣焚之于使前。使初不为乐,及退,谓鸿胪曰:本国以变画为异,今皇帝以向暗为非,可谓明德也。

乌秅部汇考〈权于摩 乌笃 乌荼〉

武帝   年,始通使于乌秅。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乌秅国,王治乌秅城,去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户四百九十,口二千七百三十三,胜兵七百四十人。东北至都护治所四千八百九十二里,北与子合、蒲犁,西与难兜接。山居,田石间。有白草。累石为室。民接手饮。出小步马,有驴无牛。其西则有县度,去阳关五千八百八十八里,去都护治所五千二十里。县度者,石山也,溪谷不通,以绳索相引而度云。

北魏

乌秅国,北魏时为权于摩国。
《魏书·西域传》:权于摩国,故乌秅国也。其王居乌秅城,在悉居半西南,去代一万二千九百七十里。

太宗贞观 年,乌笃遣使入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杜氏《通典》:乌笃国在中天竺南,一名乌伏那。地方五千馀里。百姓殷实,人性懦弱,颇诡诈,尤工禁术,笃信佛法。文字礼仪略同天竺。自古不通中国。大唐贞观中,其王达摩因陀诃斯遣使献龙脑香。〈按:乌伏那非乌笃乃乌喜也,《通典》讹。〉《大唐西域记》:乌荼国,〈东印度境〉周七千馀里,国大都城周二十馀里。土地膏腴,榖稼茂盛。凡诸果实颇大。诸国异草名花难以称述,气序温暑,风俗犷烈。人貌魁梧,容色黧黮。言辞风调异中印度,好学不倦,多信佛法。伽蓝百馀所,僧徒万馀人。并皆习学大乘法教。天祠五十所,异道杂居诸窣堵波。凡十馀所,并是如来说法之处,无忧王之所建也。
国西南境大山中,有补涩波袛釐僧伽蓝。其石窣堵波,极多灵异,或至斋日。时放光明。故诸净信远近咸会持妙华盖竞修供养。承露槃下覆钵势,上以华盖。笴置之便住若磁石之吸针也。此西北山伽蓝中,有窣堵波,所异同前,此二窣堵波者。神鬼所建灵奇若斯。
国东南境临大海滨,有折利呾罗城,〈唐言发行〉周二十馀里。入海商人远方旅客往来中止之路也。其城坚峻多诸奇宝,城外鳞次有五伽蓝台阁。崇高尊像工丽。南去僧伽罗国二万馀里。静夜遥望见彼国,佛牙窣堵波上,宝珠光明离离然,如明炬之悬烛也。自此西南大林中,行千二百馀里,至恭御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