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卑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五十三卷目录

 罽宾部汇考一〈迦湿弥罗 漕国 个失蜜 撒马儿罕〉
  汉〈武帝一则 宣帝一则 元帝一则 成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北魏〈太武帝正平一则 文成帝兴安一则 宣武帝景明一则 永平一则 孝明帝熙平一则〉
  隋〈炀帝大业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太宗贞观五则 高宗永徽三则 显庆一则 咸亨二则 中宗嗣圣一则 神龙一则 睿宗景云一则 元宗开元三则 天宝三则 肃宗乾元一则〉
  明〈太祖洪武六则 成祖永乐五则 宣宗宣德二则 英宗正统四则 景帝景泰一则 英宗天顺二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四则 武宗正德二则 世宗嘉靖四则 神宗万历一则〉
 罽宾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撒马儿罕山川 撒马儿罕土产〉
  图〈一则〉
 罽宾部纪事
 罽宾部外编
 乌贪訾离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卑陆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且弥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后汉〈总一则〉
  三国〈总一则〉
  北魏〈总一则〉
 单桓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尉黎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三国〈总一则〉
 山国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三国〈总一则〉
 渠犁部汇考
  汉〈武帝二则〉
 危须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后汉〈和帝永元一则〉
  三国〈总一则 魏少帝正始一则〉
 劫国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唐〈高祖武德一则〉
 精绝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尉头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后汉〈章帝建初一则〉
  北魏〈总一则〉
 温宿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新莽一则〉
  三国〈总一则〉
  北魏〈总一则〉

边裔典第五十三卷

罽宾部汇考一〈迦湿弥罗 漕国 个失蜜 撒马儿罕〉

武帝   年,始通使于罽宾。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罽宾国,王治循鲜城,去长安万二千二百里。不属都护。户口胜兵多,大国也。东北至都护治所六千八百四十里,东至乌秅国二千二百五十里,东北至难兜国九日行,西北与大月氏、西南与乌弋山离接。昔匈奴破大月氏,大月氏西君大夏,而塞王南君罽宾。塞种分散,往往为数国。自疏勒以西北,休循、捐毒之属,皆故塞种也。罽宾地平,温和,有目宿,杂草奇木,檀、櫰、梓、竹、漆。种五谷、蒲萄诸果,粪治园田。地下湿,生稻,冬食生菜。其民巧,雕文刻镂,治宫室,织罽,刺文绣,好治食。有金银铜锡,以为器。市列。以金银为钱,文为骑马,幕为人面。出封牛、水牛、象、大狗、沐猴、孔爵、珠玑、珊瑚、虎魄、璧流离。他畜与诸国同。自武帝始通罽宾,自以绝远,汉兵不能至,其王乌头劳数剽杀汉使。
宣帝   年,关都尉文忠送罽宾国使,遂攻杀其王,立容屈王子阴末赴为王。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乌头劳死,子代立,遣使奉献。汉使关都尉文忠送其使。王复欲害忠,忠觉之,乃与容屈王子阴末赴共合谋,攻罽宾,杀其王,立阴末赴为罽宾王,授印绶。
元帝   年,罽宾国杀汉使,遣使谢罪,诏绝之。
《汉书·元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军候赵德使罽宾。与阴末赴相失,阴末赴锁琅当德,杀副已下七十馀人,遣使者上书谢。元帝以绝域不录,放其使者于县度,绝而不通。
成帝   年,罽宾复遣使谢罪,诏使者报送之,至皮山而还。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成帝时,罽宾复遣使献谢罪,汉欲遣使者报送其使,杜钦说大将军王凤曰:前罽宾王阴末赴本汉所立,后卒畔逆。夫德莫大于有国子民,罪莫大于执杀使者,所以不报恩,不惧诛者,自知绝远,兵不至也。有求则卑辞,无欲则骄慢,终不可怀服。凡中国所以为通厚蛮夷,惬快其求者,为壤比而为寇也。今县度之阨,非罽宾所能越也。其乡慕,不足以安西域;虽不附,不能危城郭。前亲逆节,恶暴西域,故绝而不通;今悔过来,而无亲属贵人,奉献者皆行贾贱人,欲通货市买,以献为名,故烦使者送至县度,恐失实见欺。凡遣使送客者,欲为防护寇害也。起皮山南,更不属汉之国四五,斥堠士百馀人,五分夜击刁斗自守,尚时为所侵盗。驴畜负粮,须诸国禀食,得以自赡。国或贫小不能食,或桀黠不肯给,拥彊汉之节,馁山谷之间,乞丐无所得,离一二旬则人畜弃捐旷野而不反。又历大头痛、小头痛之山,赤土、身热之阪,令人身热无色,头痛呕吐,驴畜尽然。又有三池、盘石阪,道陕者尺六七寸,长者径三十里。临峥嵘不测之深,行者骑步相持,绳索相引,二千馀里乃到县度。畜队,未半坑谷尽靡碎;人堕,势不得相收视。险阻危害,不可胜言。圣王分九州,制五服,务盛内,不求外。今遣使者承至尊之命,送蛮夷之贾,劳吏士之众,涉危难之路,罢敝所恃以事无用,非久长计也。使者业已受节,可至皮山而还。于是凤白从钦言。罽宾实利赏赐贾市,其使数年而一至云。

三国

罽宾国,三国时属于大月氏。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北魏太武帝正平元年,罽宾国遣使朝献。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罽宾国,都善见城,在波路西南,去代一万四千二百里。居在四山中。其地东西八百里,南北三百里。地平温和。有苜蓿、杂草、奇木、檀、槐、梓、竹。种五谷,粪园田。地下湿,生稻。冬食生菜。其人工巧,雕文、刻镂、织罽。有金银铜锡以为器物。市用钱。他物与诸国同。每使朝献。
文成帝兴安二年十二月,罽宾等十馀国遣使朝贡。按《魏书·文成帝本纪》云云。宣武帝景明三年,罽宾国遣使朝贡。永平元年七月,罽宾国遣使朝献。
按以上《魏书·宣武帝本纪》云云。
孝明帝熙平二年正月,罽宾国遣使朝献。
《魏书·孝明帝本纪》云云。

炀帝大业十二年,漕国遣使入贡。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漕国,在葱岭之北,汉时罽宾国也。其王姓昭武,字顺达,康国王之宗族。都城方四里。胜兵者万馀人。国法严整,杀人及贼盗皆死。其俗淫祠。葱岭山有顺天神者,仪制极华,金银鍱为屋,以银为地,祠者日有千馀人。祠前有一鱼脊骨,其孔中通,马骑出入。国王戴金鱼头冠,坐金马座。土多稻、粟、豆、麦;饶象,马,封牛,金,银,镔铁,氍,朱砂,青黛,安息、青木等香,石蜜,半〈此字恐讹〉蜜,黑盐,阿魏,药,白附子。北去帆延七百里,东北去劫国六百里,东北去瓜州六千六百里。大业中,遣使贡方物。
《册府元龟》:大业十二年,漕国遣使朝贡。

高祖武德二年,罽宾遣使入贡。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罽宾传》:罽宾,隋漕国也,居葱岭南,距京师万二千里而赢,南距舍卫三千里。王居修鲜城,常役属大月氏。地暑湿,人乘象,俗治浮屠法。武德二年,遣使贡宝带、金锁、水精盏、颇黎状若酸枣。
太宗贞观二年,罽宾献名马。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贞观中献名马。太宗语大臣曰:朕始即位,或言天子欲耀兵,振伏四夷,惟魏徵劝我修文德,安中夏;中夏安,远人伏矣。今天下大安,四夷君长皆来献,此徵力也。遣果毅何处罗拔等厚赍赐其国,并抚尉天竺。处罗拔至罽宾,王东向稽首再拜,仍遣人导护使者至天竺。
《大唐西域记》:迦湿弥罗国〈旧曰罽宾讹也〉,周七千馀里,四境负山,山极峭峻。虽有门径,而复隘狭。自古邻敌无能攻伐。国大都城,西临大河,南北十二三里。东西四五里,宜稼穑多华果。出龙种马及郁金香火珠药草气序。寒劲多雪少风,服毛褐衣白氎。土俗轻僄,人性怯懦。国为龙护遂雄邻境。容貌妍美,情性诡诈,好学多闻。邪正兼信,伽蓝百馀所,僧徒五千馀人。有四窣堵波并无忧王建也。各有如来舍利,《升馀国志》曰:国地本龙池也,昔佛世尊自乌仗,那国降恶神已欲还。中国乘空当此国、上告阿难曰:我涅槃之后,有末田底迦阿罗汉,当于此地。建国安人,弘扬佛法。如来寂灭之后第五十年,阿难弟子末田底迦罗汉者,得六神通具,八解脱闻。佛悬记心,自庆悦便来至此于大山岭宴坐林中。现大神变龙见深信,请资所欲阿罗汉曰:愿于池内,惠以容膝。龙王于是缩水奉施,罗汉神通广身,龙王纵力缩水,池空水尽。龙翻请地阿罗汉于此。西北为留一池,周百馀里。自馀枝属,别居小池。龙王曰:池地总施,愿恒受供。末田底迦曰:我今不久无馀,涅槃虽欲受请,其可得乎。龙王重请五百罗汉,常受我供,乃至法尽。法尽之后,还取此国以为居池。末田底迦从其所请,时阿罗汉既得其地,运大神通力,立五百伽蓝于诸异国。买鬻贱人以充役使,以供僧众。末田底迦入寂灭后。彼诸贱人自立君长,邻境诸国啚其贱种,莫与交亲,谓之讫利多。〈唐言买得〉今时泉水已多流滥。
摩揭陀国无忧王,以如来涅槃之后第一百年,命世君临威被殊俗深信,三宝爱育四生,时有五百罗汉僧五百,凡夫僧王所敬仰,供养无差。有凡夫僧摩诃提媻,〈唐言大天〉阔达多智。幽求名实覃思。作论理违圣教。凡有闻知群从异议,无忧王不识凡圣因情所好,党援所亲,召集僧徒赴竞,伽河欲沉深流,总从诛戮。时诸罗汉既逼命难,咸运神通,陵虚履空,来至此国,山栖谷隐。时无忧王闻而悔惧,躬来谢过,请还本国。彼诸罗汉确不从命,无忧王为罗汉建五百僧伽蓝总,以此国持施众僧。
健驮逻国迦腻色迦王,以如来涅槃之后第四百年,应期抚运,王风远被,殊俗内附。机务馀暇,每习佛经,日请一僧,入宫说法,而诸异议部执不同,王用深疑,无以去惑。时胁尊者曰:如来去世岁月,逾邈弟子部执师资异论,各据闻见,共为矛盾。时王闻已,甚用感伤,悲叹。良久,谓尊者曰:猥以馀福,聿遵前绪。去圣虽远,犹为有幸敢忘,庸鄙绍隆法教。随其部执具释三藏,胁尊者曰:大王宿殖善,本多资福祐。留情佛法,是所愿也。王乃宣令远近,召集圣哲。于是四方辐凑,万里星驰,英贤毕萃,睿圣咸集。七日之中,四事供养。既欲法议,恐其諠杂。王乃具怀白诸僧曰:證圣果者,住。具结缚者,还。如是尚众。又重宣令,无学人,住。有学人,还。犹复繁多。又更下令,具三明备六通者,住。自馀各还。然尚繁多。又更下令,其有内穷三藏外达五明者住,自馀各还。于是得四百九十九人,王欲于本国苦其暑湿,又欲就王舍城大迦叶波结,集石室,胁尊者等。议曰:不可,彼多外道,异论紏纷。酬对不暇,何功作论,众会之心,属意此国,此国四周山固,药叉守卫,土地膏腴,物产丰盛。贤圣之所集住,灵仙之所游止。众议斯在。令曰,允谐其王。是时与诸罗汉自彼而至,建立伽蓝。结集三藏,欲作𣬉媻沙论。是时,尊者世友,户外纳衣。诸阿罗汉谓世友曰:结使未除,诤议乖谬。尔宜远迹,勿居此也。世友曰:诸贤于法无疑,代佛施化,方集大义,欲制正论。我虽不敏粗达,微言三藏元文,五明至理,颇亦沈研,得其趣矣。诸罗汉曰:言不可以若是,汝宜屏居疾證无学,已而,会此时未晚也。世友曰:我顾无学,其犹洟唾志求佛果。不趋小径,掷此缕丸,未坠于地,必当證得无学圣果。时诸罗汉重诃之曰:增上慢人,斯之谓也。无学果者,诸佛所赞,宜可速證,以决众疑。于是世友即掷缕丸空中,诸天接缕丸而请曰:方證佛果,次补慈氏,三界特尊,四生攸赖。如何于此欲證小果。时诸罗汉见是事,已谢咎推德,请为上座。凡有疑议,咸取决焉。是五百贤圣,先造十万颂邬波第铄论。〈旧曰优波提舍论,讹也〉释素呾缆藏。〈旧曰修多罗藏,讹也〉次造十万颂毗奈耶毗媻沙论,释毗奈耶藏。〈旧曰𣬉那耶藏讹也〉后造十万颂阿毗达磨毗媻沙论,释阿毗达磨藏〈或曰阿𣬉昙藏略也〉凡三十万颂,六百六十万言备释,三藏悬诸千古莫不穷其枝叶,究其浅深。大义重明,微言再显,广宣流布。后进赖焉,迦腻色迦王遂以赤铜为鍱镂,写论文石函缄,封建窣堵波,藏于其中。命药义神周卫其国,不令异学持此论。出欲求习学,就中受业。于是功既成毕,还军本都,出此国西门之外,东西面而跪,复以此国总施僧徒。迦腻色迦王既死之后,讫利多种复自称王,斥逐僧徒,毁坏佛法。睹货逻国呬摩呾罗王〈唐言雪山下〉其先释种也。以如来涅槃之后第六百年,先有疆土嗣膺王业树心佛地,流情法海。闻讫利多毁灭佛法,招集国中敢勇之士,得三千人,诈为商旅,多赍宝货,挟隐军器,来入此国。此国之君特加宾礼。商旅之中,又更选募得五百人。猛烈多谋,各抽利刃,俱持重宝,躬赍所奉,持以献上。时,雪山下王,去其帽,即其座,讫利多王,惊慑无措。遂斩其首,令群下曰:我是睹货逻国雪山下王也,怒此贱种,公行虐政。故于今者,诛其有罪,凡百众庶,非尔之辜。然典国辅宰臣,迁于异域。既平此国,招集僧徒,式建伽蓝安堵如故。复于此国西门之外,东面而跪。持施众僧。其讫利多种屡以僧徒覆宗灭祀,世积其怨疾,恶佛法岁月。既远复自称王,故今此国不甚崇信外道,天祠特留意焉。
新城东南十馀里,故城北大山阳有僧伽蓝僧徒三百馀人,其窣堵波中,有佛牙长可寸半,其色黄白。或至斋日时放光明。昔讫利多种之灭佛法也,僧徒解散各随利居。有一沙门游诸印度,观礼圣迹,伸其至诚。后闻本国平定,即事归途,遇诸群象,横行草泽,奔驰震吼。沙门见已升树以避。是时群象相趋奔赴,竞吸池水。浸渍树根,互共排掘,树遂颠仆。既得沙门,负载而行,至大林中,有病象疮痛而卧,引此僧手至所苦处,乃枯竹所刺也。沙门于是拔竹傅药,裂其裳,裹其足。别有大象,持金函授与病象。象既得已,转授沙门,沙门开函,乃佛牙也。诸象围绕僧出。无由,明日斋,时,各持异果,以为中馔。食已,载僧去林数百里外,方乃下之,各跪拜而去。沙门至国西界渡,一驶河,济乎中流,船将覆没。同舟之人,互相谓曰:今此船覆,祸是沙门,沙门必有如来舍利,诸龙利之。船主检验,果得佛牙。时沙门举佛牙,俯谓龙曰:吾今寄汝,不久来取。遂不渡河,回船而去,顾河叹曰:吾无禁术,龙畜所欺。重往印度,学禁龙法。三岁之后,复还本国,至河之滨,方设坛场,其龙于是捧佛牙函以授沙门。沙门持归,于此伽蓝而脩供养。
伽蓝南十四五里有小伽蓝,中有观自在菩萨,立像其有断食誓死。为期愿见菩萨者,即从像中出妙色身。
小伽蓝东南三十馀里,至大山有故伽蓝,形制宏壮。芜漫良甚,今惟一隅起小重阁。僧徒三十馀人,并学大乘法。教音僧伽跋陀罗〈唐言众贤〉论。师于此制,顺正理论。伽蓝左右诸窣堵波。大阿罗汉舍利并在,野兽山猿采华供养,岁时无替,如承指命。然此山中多诸灵迹,或石壁横分峰,留马迹凡厥此类,其状谲诡,皆是罗汉沙弥群从游戏手指。摩画乘马往来遗迹,若斯难以详述。
佛牙伽蓝东十馀里,北山崖间有小伽蓝。是昔索建地罗大论,师于此作众事。分𣬉媻沙论小伽蓝。中有石窣堵波。高五十馀尺。是阿罗汉遗身舍利也。先有罗汉形量伟大,凡所饮食与象同等。时人讥曰,徒知饱食,安识是非。罗汉将入寂灭也,告诸人曰:吾今不久当取无馀。欲说自身所證,妙法众人闻之,更相讥笑。咸来集会共观得失。时阿罗汉告诸人曰:吾今为汝说,本因缘此身之前,报受象身,在东印度居王内。厩是时,此国有一沙门,远游印度寻访圣教,诸经典论。时王持我施,与沙门。载负佛经,而至于此。是后不久,寻即命终。乘其载经福力所致。遂得为人复终,馀庆早服,染衣。勤求出离,不遑宁居。得六神通断三界。欲然其所,食馀习尚。然每自节身三分食一,虽有此说,人犹未信。即升虚空入火光,定身出烟焰而入寂灭。馀骸坠下,起窣堵波。王城西北行二百馀里,至𧶜林伽蓝布剌拿〈唐言圆满〉论,师于此作释𣬉媻沙论。城西行百四五十里,大河北接山南,至大众部伽蓝,僧徒百馀人,昔佛地罗〈唐言觉取〉论,师于此作大众部集真论。从此西南踰山涉险行七百馀里,至半笯〈奴故反〉蹉国。〈北印度境〉
贞观十一年,罽宾遣使贡献。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杜氏《通典》:罽宾,隋时谓之漕国。贞观十一年,其国遣使,又号罽宾,献俱物头花,丹紫相间,其香远闻。
《册府元龟》:贞观十一年六月,罽宾遣使献舍利、名马。
贞观十四年五月,罽宾国遣使贡方物。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贞观十六年,罽宾献褥特鼠。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贞观十六年,献褥特鼠,喙尖尾赤,能食蛇,螫者嗅且尿,疮即愈。国人共传王始祖曰馨孽,至曷撷支传十二世。
贞观二十二年三月,罽宾国遣使朝贡。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高宗永徽二年十二月,罽宾国遣使献褥池鼠。
永徽三年十月,罽宾国遣使朝贡。永徽五年四月,罽宾遣使朝贡。
按以上《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显庆三年,以罽宾地为修鲜都督府。
《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云云。
咸亨元年三月,罽宾国献方物。
咸亨二年五月,罽宾国遣使来朝,贡其方物。
按以上《唐书·高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中宗嗣圣九年〈即太后长寿元年〉九月,罽宾国遣使朝贡。按《唐书·武后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神龙元年,拜罽宾王修鲜等十一州诸军事修鲜都督。
《唐书·中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睿宗景云元年十月,罽宾国遣使来朝。
《唐书·睿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元宗开元 年,个失蜜遣使来朝。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个失蜜传》:个失蜜,或曰迦湿弥逻。北距勃律五百里,环地四千里,山回缭之,他国无能攻伐。王治拨逻勿逻布逻城,西濒弥那悉多大河。地宜稼。多雪不风。出火珠、郁金、龙种马。俗毛褐。世传地本龙池,龙徙水竭,故往居之。开元初,遣使者朝。〈按:罽宾,《唐书》已自有传,而《西域记》谓迦湿弥罗,即旧曰罽宾,则此个失蜜或一罽宾,而唐元宗
时分为二也。

开元七年,册封罽宾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开元七年,遣使献天文及秘方奇药,天子册其王为葛逻达支特勒。后乌散特勒洒年老,请以子拂菻罽婆嗣,听之。开元八年,诏册个失蜜真陀罗秘利为王。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个失蜜本传》:开元八年,诏册其王真陀罗秘利为王;间献胡药。天木死,弟木多笔立,遣使者物理多来朝,且言:有国以来,并臣天可汗,受调发。国有象、马、步三种兵,臣身与中天竺王阨吐蕃五大道,禁出入,战辄胜。有如天可汗兵至勃律者,虽众二十万,能输粮以助。又国有摩诃波多磨龙池,愿为天可汗营祠。因丐王册,鸿胪译以闻。诏内物理多宴中殿,赐赉优备,册木多笔为王,自是职贡有常。其役属五种,亦名国。所谓呾叉始罗者,地二千里,有都城。东南七百馀里得僧诃补罗,地三千馀里,亦治都城。东南山行五百里得乌剌尸,地二千里,有都城。宜稼穑。东南限山千里即个失蜜。西南行险七百里得半笯蹉,地二千里。又得曷逻阇补罗者,其大四千里,有都城,多山阜,人骁勇。五种皆无君长云。
天宝四载,册封罽宾王。是年,罽宾入贡。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天宝四载,册其子勃匐准为袭罽宾及乌苌国王。
《册府元龟》:天宝四载三月,罽宾国遣使献波斯锦舞筵。
天宝五载闰十月,罽宾遣使来朝献。
天宝十二载三月,罽宾国遣使献方物。
按以上《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肃宗乾元元年,罽宾遣使者朝贡。
《唐书·肃宗本纪》不载。按《罽宾本传》云云。

太祖洪武二十年,撒马儿罕遣使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撒马儿罕,即汉罽宾地,隋曰漕国,唐复名罽宾,皆通中国。元太祖荡平西域,尽以诸王、驸马为之君长,易前代国名以蒙古语,始有撒马儿罕之名。去嘉峪关九千六百里。元末为之王者,驸马帖木儿也。洪武中,太祖欲通西域,屡遣使招谕,而遐方君长未有至者。二十年四月,帖木儿首遣回回满剌哈非思等来朝,贡马十五,驼二。诏宴其使,赐白金十有八锭。自是频岁贡马驼。
《明·一统志》:撒马儿罕东抵亦力把力,西连哈烈。东至肃州九千里。其地不知古何国,或云汉罽宾国地。东西相距三千馀里,地势宽衍,土田膏腴。为诸国胜。元驸马帖木儿主其国,东有养夷城,沙鹿海牙塞蓝城达失午。西有渴石迭里迷。诸城皆隶焉本朝。洪武二十年,帖木儿遣回回满剌哈非思等贡驼马。按陈诚《西域记》:人多工巧艺,善治宫室。门楹皆雕文刻镂。窗牖缀以瑟瑟,主戴白圆帽,妻以白缯缠首。饮食喜甘酸,羹杂米肉,器用金银,不设匕箸,以手取食。山川景物颇类中原。贾用银钱,屠埋血腥。商贾交易用中国所造银钱,坊市有酒,禁屠牛羊者,埋其血腥。俗重拜天,建屋祀之。以青石为柱,雕镂甚精,经文皆书以泥金裹以羊皮。
洪武二十二年,撒马儿罕进马。
《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四年,撒马儿罕进海青。
《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五年,撒马儿罕纳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十五年兼贡绒六匹,青梭幅九匹,红绿撒哈剌各二匹及镔铁刀剑、甲胄诸物。而其国中回回又自驱马抵凉州互市。帝不许,令赴京鬻之。元时回回遍天下,及是居甘肃者尚多,诏守臣悉遣之,于是归撒马儿罕者千二百馀人。
洪武二十七年,撒马儿罕遣使贡马。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十七年八月,帖木儿贡马二百。其表曰:恭唯大明大皇帝受天明命,统一四海,仁德洪布,恩养庶类,万国欣仰。咸知上天欲平治天下,特命皇帝出膺运数,为亿兆之主。光明广大,昭若天镜,无有远近,咸照临之。臣帖木儿僻在万里之外,恭闻圣德宽大,超越万古。自古所无之福,皇帝皆有之。所未服之国,皇帝皆服之。远方绝域,昏暗之地,皆清明之。老者无不安乐,少者无不长遂,善者无不蒙福,恶者无不知惧。今又特蒙施恩远国,凡商贾之来中国者,使观览都邑、城池,富贵雄壮,如出昏暗之中,忽睹天日,何幸如之。又承敕书恩抚劳问,使站驿相通,道路无壅,远国之人咸得其济。钦仰圣心,如照世之杯,使臣心中豁然光明。臣国中部落,闻兹德音,欢舞感戴。臣无以报恩,惟仰天祝颂圣寿福禄,如天地永永无极。照世杯者,其国旧传有杯光明洞彻,照之可知世事,故云。帝得表,嘉其有文。
洪武二十八年,撒马儿罕贡马,一岁再至。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十八年命给事中傅安等赍玺书、币帛报之。其贡马,一岁再至,以千计。
成祖永乐三年,闻撒马儿罕率兵而东,敕甘肃总兵官宋晟儆备之。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成祖践阼,遣使敕谕其国。永乐三年,傅安等尚未还,而朝廷闻帖木儿假道别失八里率兵而东,敕甘肃总兵官宋晟儆备。
永乐五年,撒马儿罕王帖木儿死,孙哈里嗣,王送朝使傅安等归,遣人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五年六月,傅安等还。初,安至其国被留,朝贡亦绝。寻令人导安遍历诸国数万里,以誇其国广大。至是帖木儿死,其孙哈里嗣,乃遣使臣虎歹达等送安还,贡方物。帝厚赉其使,遣指挥白阿儿忻台等往祭故王,而赐新王及部落银币。其头目沙里奴儿丁等遂亦贡驼马。命安等赐其王綵币,与贡使偕行。
永乐七年,撒马儿罕遣使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七年,安等还,王遣使随入贡。自后,或比年,或间一岁,或三岁,辄入贡。
永乐十三年,遣中官赐撒马儿罕头目兀鲁伯等金、币。其国王遣人随诏使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三年,遣使随李达、陈诚等入贡。暨辞归,命诚及中官鲁安偕往,赐其头目兀鲁伯等白金、綵币。其国复遣使随诚等入贡。
《明会典》:撒马儿罕筵宴二次,永乐间,使臣回还,至甘肃管待一次。
按明《一统志》:永乐间,其孙兀鲁伯遣使贡马。
永乐十八年,诏遣陈诚等赐兀鲁伯等綵币。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八年,复命诚及中官郭敬赍敕及綵币报之。
宣宗宣德五年秋,其头目兀鲁伯米儿咱等遣使再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云云。
宣德七年,遣中官李贵等赍文绮、罗锦赐其国。
英宗正统二年,撒马儿罕贡马及玉石。
按以上《明会典》云云。
正统四年,撒马儿罕贡良马。是年,定贡物赏赐之数。按《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四年贡良马,色元,蹄额皆白。帝爱之,命图其像,赐名瑞鸨,赏赉有加。
《明会典》:正统四年,回赐撒马儿罕金线豹一只綵段八表里西马,每匹五表里。折钞绢十匹狮子皮,一张二表里,金线豹皮,每张一表里。
正统十年,赐书奖谕其王兀鲁伯,别敕赐金币,官其使臣为指挥佥事。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年十月书谕其王兀鲁伯曲烈干曰:王远处西陲,恪修职贡,良足嘉尚。使回,特赐王及王妻王子綵币表里,示朕优待之意。别敕赐金玉器、龙首杖、细马鞍及诸色织金文绮,官其使臣为指挥佥事。
正统十二年,定撒马儿罕入贡管待之数。
《明会典》:十二年,使臣数少,甘肃管待多。则陕西布政司管待甘肃止送下程,今例至良乡汤饭陕西布政司管待一次。
景帝景泰七年,撒马儿罕贡马驼、玉石,赐之綵币。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七年贡马驼、玉石。礼官言:旧制给赐太重。今正、副使应给一等、二等赏物者,如旧时。三等人给綵缎四表里,绢三匹,织金纻丝衣一袭。其随行镇抚、舍人以下,递减有差。所进阿鲁骨马每匹綵缎四表里、绢八匹,驼三表里、绢十匹,达达马不分等第,每匹纻丝一匹、绢八匹、折钞绢一匹,中等马如之,下等者亦递减有差。制可。又言:所贡玉石,堪用者止二十四块,六十八斤,馀五千九百馀斤,不适于用,宜令自鬻。而彼坚欲进献,请每五斤赐绢一匹。亦可之。已而使臣还,赐王卜撒因文绮、器物。
英宗天顺元年,敕奖其锁鲁檀毋撒。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元年,命都指挥马云等使西域,敕奖其锁鲁檀毋撒,赐綵币,令护朝使往还。锁鲁檀者,君长之称,犹蒙古可汗也。
天顺七年,命指挥詹升招撒马儿罕。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七年,复命指挥詹升等使其国。
宪宗成化 年,锁鲁檀阿黑麻入贡,因定给赏之例。按《明外史·撒马儿罕传》:成化中,其锁鲁檀阿黑麻三入贡。
《明会典》:撒马儿罕,洪武间进贡。各赏银并纻丝表里衣服等物。正统以前,赏例优厚。成化间,定王纻丝十五匹、罗三匹、纱三十匹、熟绢十五匹、白氁丝十匹、白将乐布十匹、洗白布五十匹、纻丝帽一顶、朱红漆戗金碗八个。王妻纻丝八匹、罗二匹、纱二匹、熟绢八匹、白氁丝五匹、白将乐布五匹、洗白布二十匹、到京使臣并存留甘州男妇俱分别等第照哈密赏例。成化十九年,撒马儿罕贡狮子。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九年,偕亦思罕酋长贡二狮,至肃州,其使者奏请大臣往迎。职方郎中陆容言:此无用之物,在郊庙不可为牺牲,在乘已不可备骖服,宜勿受。礼官周洪谟等,亦言往迎非体,帝卒遣中使迎之。狮日啖生羊二,醋、酣、蜜酪各二瓶。养狮者,光禄日给酒馔。帝既厚加赐赉,而其使者怕六湾以为轻,援永乐间例为请。礼官议从正统四年例,加綵缎五表里。使者复以为轻,乃加正、副使各二表里,从者半之,命中官韦洛、鸿胪署丞海滨送之还。其使者不由故道赴广东,又多买良家女为妻妾,洛等不为禁止。久之,洛上疏委罪于滨,滨坐下吏。其使者请泛海至满剌加市狻猊以进,市舶中官韦眷主之,布政司陈选力陈不可,乃已。
《明会典》:撒马儿罕,成化十九年,进狮子二只。每只比金线豹例加綵段五表里。
孝宗弘治二年,撒马儿罕贡狮子。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年,其使由满剌加至广东,贡狮子、鹦鹉诸物,守臣以闻。礼官耿裕等言:南海非西域贡道,请却之。礼科给事中韩鼎等亦言:狰狞之兽,狎玩非宜,且骚扰道路,供费不赀,不可受。帝曰:珍禽奇兽,朕不受献,况来非正道,其即却还。守臣违制宜罪,姑贷之。礼官又言:海道固不可开,然不宜绝之已甚,请薄犒其使,量以绮帛赐其王。制可。
弘治三年,撒马儿罕贡狮子及哈剌、虎剌兽。是年,节进狮子加赏之数。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三年,又偕土鲁番贡狮子及哈剌、虎剌兽,由甘肃入。镇守中官傅德、总兵官周玉等先图形奏闻,即遣人驰驿起送。独巡按御史陈瑶论其糜费烦扰,请勿纳。礼官议如其言,量给犒赏,且言:圣明在御,屡却贡献,德等不能奉行德意,请罪之。帝曰:贡使既至,不必却回,可但遣一二人诣京。狮子诸物,每兽日给一羊,不得妄费。德等贷勿治。
《明会典》:弘治三年,狮子一只綵缎八表里,正副使并送养人。止正赏无加赏。王止与回赐无特赐。弘治十六年,撒马儿罕入贡。
弘治十七年,撒马儿罕入贡。
按以上《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云云。
武宗正德 年,撒马儿罕数至。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云云。
正德三年,定贡水晶碗赏给之例。
《明会典》:正德三年,贡水晶碗一个估值银八两,令给绢与之,每绢一匹作银一两四钱。
世宗嘉靖二年,始定撒马儿罕五年一贡,并定贡物给绢之例。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年,贡使又至。礼官言:诸国使臣在途者迁延隔岁,在京者伺候同赏,光禄、邮传供费不赀,宜示以期约。因列上禁制数事,从之。按《明会典》:嘉靖二年后,定五年一贡,议定上等玉石每斤绢三匹,中等每斤绢二匹,下等每斤绢一匹。嘉靖十二年,撒马儿罕入贡,称王者至百馀人。按《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二年,偕天方、土鲁番入贡,称王者至百馀人。礼官夏言等论其非,请敕阁臣议所答。张孚敬等言:西域诸王,疑出本国封授,或部落自相尊称。先年亦有至三四十人者,即据所称答之。若骤议裁革,恐人情觖望,乞更敕礼、兵二部详议。于是言及枢臣王宪等谓:西域称王者,止土鲁番、天方、撒马儿罕。如日落诸国,称名虽多,朝贡绝少。弘、正间,土鲁番十三入贡,正德间,天方四入贡,称王者率一人,多不过三人,馀但称头目而已。至嘉靖二年、八年,天方多至六七人,土鲁番至十一二人,撒马儿罕至二十七人。孚敬等言三四十人者,并数三国尔。今土鲁番十五王,天方二十七王,撒马儿罕五十三王,实前此所未有。弘治时回赐敕书,止称一王。若循撒马儿罕往岁故事,类答王号,人与一敕,非所以尊中国制外蕃也。盖帝王之驭外蕃,固不拒其来,亦必限以制,其或名号僭差,言词侮慢,则必正以大义,责其无礼。今谓本国所封,何以不见故牍。谓部落自号,何以达之天朝。我概给以敕,而彼即据敕恣意往来,恐益扰邮传,费供亿,殚府库以实溪壑,非计之得也。帝纳其言,国止给一敕,且加诘让,示以国无二王之义。然诸蕃迄不从。
嘉靖十五年,撒马儿罕入贡,称王者至一百五十馀人,议令改正,并定贡使之数。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十五年,入贡复如故。甘肃巡抚赵载奏:诸国称王者至一百五十馀人,皆非本朝封爵,宜令改正,且定贡使名数。通事宜用汉人,毋专用色目人,致交通生衅。部议从之。
嘉靖二十六年,撒马儿罕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二十六年,入贡,甘肃巡抚杨博请重定朝贡事宜,礼官复列数事行之。
神宗万历 年,撒马儿罕入贡。
《明外史·撒马儿罕传》:万历中,入贡不绝。盖番人善贾,贪中华互市,既入境,则一切饮食、道途之资,皆取之有司,虽定五年一贡,迄不肯遵,天朝亦莫能难也。其国东西三千馀里,地宽平,土壤膏腴。王所居城,广十馀里,民居稠密。西南诸蕃之货多聚于此,号为富饶。城东北有土屋,为拜天之所,规制精巧,柱皆青石,雕为花文,中设讲经之堂。用泥金书经,裹以羊皮。俗禁酒。人物秀美,工巧过于哈烈,而风俗、土产多与之同。其旁近东有沙鹿海牙、达失干、赛蓝、养夷,西有渴石、迭里迷诸部落,皆役属焉。
《明会典》:贡物马驼玉石,阿思马亦花珠、赛兰珠、玛瑙珠,水晶碗、番碗珊瑚、树枝梧桐、碱锁、服矮纳、镔铁刀、镔铁锉、硇砂黑楼石眼镜、羚羊角、银鼠皮、铁角皮。

罽宾部汇考二

《明·一统志》

撒马儿罕山川

铁门峡 在渴石城西,悬崖绝壁高数十仞,径路崎岖深二三里。夷人守此,名铁门关。《唐书》云:自焉耆西五十里过铁门关,疑即此。
哈剌卜兰河 在撒马儿罕城东河浅阔而北流。火站河 在沙鹿海牙城西。
哈卜连河 在沙鹿海牙城东。
阿术河 在迭里迷城东,水西流多鱼。

撒马儿罕土产

金    银    玉    铜
铁    珊瑚   琥珀   琉璃
罽苾思檀 树叶类山茶实类银杏而小。
水晶盐 坚明如水晶。琢为盘,以水湿之,可和肉食。瓦矢实 类野蒿实甚香,可辟蠹。
阿魏
甘露 小草丛生叶细,如蓝秋露。凝其上,味如蜜可熬为饧,夷呼为达郎古宾盖甘露也。
花蕊布  名马   独峰驼  大尾羊狻猊 产阿术河边,苇丛中七日内未开目,取之则易调习,稍长则难驯伏。

撒马儿罕


罽宾部纪事

《异苑》: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羞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
《偃曝谈馀》:撒马儿罕,古汉罽宾地。人多巧艺,善治宫室,门楹皆雕文刻镂。窗牖缀以瑟瑟。俗重拜天,建屋祀之以青石为柱,雕镂甚精。经文皆书以泥金,裹以羊皮。按唐语,林卢昂有瑟瑟枕。宪宗估其值,曰:至宝无价。

罽宾部外编

《杜阳杂编》:上宽厚之德,出于天然。为儿时,常为元宗器之。每坐于玉案前,熟视上貌,谓武惠妃曰:此儿甚有异相,他日亦是吾家一有福天子也。因命取上清珠,以绛纱裹之,系于颈上。上清珠,即开元初,罽宾国所贡。其珠光明洁白,可照一室。视之则出仙人玉女,云鹤绛节之象,摇动于其中。及上即位,宝库中往往有神光异气。掌库者具以事告。上曰:岂非上清珠耶。遂令出之。绛纱犹在。乃泫然流涕。遍示近臣曰:此我为儿时,明皇所赐也。遂令贮之于翠玉函,置之于卧内。忽有水旱兵革之灾,上每虔祝之,无不应验。

乌贪訾离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乌贪訾离。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乌贪訾离国王治于娄谷,去长安万三百三十里。户四十一,口二百三十一,胜兵五十七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东与单桓、南与且弥、西与乌孙接。

三国

乌贪国,三国时属车师后部王。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卑陆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卑陆。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卑陆国,王治天山东乾当国,去长安八千六百八十里。户二百二十七,口千三百八十七,胜兵四百二十二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译长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二百八十七里。卑陆后国,王治番渠类谷,去长安八千七百一十里。户四百六十二,口千一百三十七,胜兵三百五十人。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将二人。东与郁立师、北与匈奴、西与劫国、南与车师接。

三国

卑陆国,三国时属车师后部王。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且弥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且弥。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西且弥国,王治天山东于大谷,去长安八千六百七十里。户三百三十二,口千九百二十六,胜兵七百三十八人。西且弥侯、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四百八十七里。东且弥国,王治天山东兑虚谷,去长安八千二百五十里。户百九十一,口千九百四十八,胜兵五百七十二人。东且弥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五百八十七里。

后汉

东且弥国,后汉时居无常所。
《后汉书·西域传》:东且弥国,东去长史所居八百里,去洛阳九千二百五十里。户三千馀,口五千馀,胜兵二千馀人。庐帐居,逐水草,颇田作。其所出有亦与蒲类同。所居无常。

三国

且弥、西且弥,三国时并属车师后部王。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北魏

且弥国,北魏时犹役属于车师。
《魏书·西域传》:且弥国,都天山东于大谷,在车师北,去代一万五百七十里。本役属车师。

单桓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单桓。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单桓国,王治单桓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七十里。户二十七,口百九十四,胜兵四十五人。辅国侯、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

三国

单桓国,三国时属车师后部王。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尉黎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尉黎。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尉黎国,王治尉黎城,去长安六千七百五十里。户千二百,口九千六百,胜兵二千人。尉黎侯、安世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击胡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至都护治所三百里,南与鄯善、且末接。

后汉

和帝永元六年,都护班超发诸国兵讨焉耆、尉黎,斩其王,更立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六年秋七月,西域都护班超大破焉耆、尉黎,斩其王。自是西域降服,纳质者五十馀国。按《西域传》:都护班超发诸国兵讨焉耆、危须、尉黎、山国,遂斩焉耆、尉黎二王首,传送京师,县蛮夷邸。超乃立焉耆左侯元孟为王,尉黎、危须、山国皆更立其王。

三国

尉黎国,三国时属于焉耆。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山国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山国。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山国王去长安七千一百七十里。户四百五十,口五千,胜兵千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西至尉黎二百四十里,西北至焉耆百六十里,西至危须二百六十里,东南与鄯善、且末接。山出铁,民山居,寄田籴谷于焉耆、危须。

后汉

和帝永元六年,都护班超以兵讨焉耆及山国,更立其王。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六年七月,大破焉耆、尉黎。山国事不载。按《西域传》:永元六年,都护班超发诸国兵讨焉耆、危须、尉黎、山国,遂斩焉耆、尉黎二王首,传送京师,县蛮夷邸。超乃立焉耆左侯元孟为王,尉黎、危须、山国皆更立其王。

三国

山王国,三国时属于焉耆。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渠犁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渠犁。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渠犁,城都尉一人,户百三十,口千四百八十,胜兵百五十人。东北与尉黎、东南与且末、南与精绝接。西有河,至龟兹五百八十里。
天汉二年秋,渠犁六国遣使来献。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危须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危须。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危须国,王治危须城,去长安七千二百九十里。户七百,口四千九百,胜兵二千人。击胡侯、击胡都尉、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击胡君、译长各一人。西至都护治所五百里,至焉耆百里。

后汉

和帝永元六年,都护班超兵讨焉耆、尉黎,斩其王。危须不至,更立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六年七月,都护班超大破焉耆、尉黎,斩其王。危须事不载。按《西域传》:永元六年,都护班超发诸国兵讨焉耆、危须、尉黎、山国,遂斩焉耆、尉黎二王首,传送京师,县蛮夷邸。超乃立焉耆左侯元孟为王,尉黎、危须、三国皆更立其王。

三国

危须国,三国时属于焉耆。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魏少帝正始元年春,危须国遣使来献。
《魏志》不载。按《晋书·宣帝本纪》云云。

劫国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劫国。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劫国,王治天山东丹渠谷,去长安八千五百七十里。户九十九,口五百,胜兵百一十五人。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四百八十七里。

高祖武德二年,劫国遣使入献。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劫者,居葱岭中,西及南距赊弥,西北挹担也。去京师万二千里。气常热,有稻、麦、粟、豆。畜羊马。俗死弃于山。武德二年,遣使者献宝带、玻璃、水精杯。
按杜氏《通典》:劫国,隋时闻焉。在葱岭中,西与南俱与赊弥国界接,西北至挹担国,去长安万二千里。有户数万。气候热,有稻、麦、粟、豆、羊、马。出落沙、青黛。婚姻同突厥。死云弃于山。大唐武德二年,遣使贡宝带、金锁、玻璃、水精杯各一,玻璃四百九十枚,大者如枣,小者如酸枣。

精绝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精绝。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译长各一人。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戎卢国四日行,地阸陕,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

三国

精绝国,三国时属于鄯善。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尉头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尉头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尉头国,王治尉头谷,去长安八千六百五十里。户三百,口二千三百,胜兵八百人。左右都尉各一人,左右骑君各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千四百一十一里,南与疏勒接,山道不通,西至捐毒千三百一十四里,径道马行二日。田畜随水草,衣服类乌孙。

后汉

章帝建初元年,尉头叛军,司马班超击斩之。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按《班超列传》:永平十六年,以班超为假司马,使西域。十八年,帝崩。焉耆以中国大丧,遂攻没都护陈睦。超孤立无援,而龟兹、姑墨数发兵攻疏勒。超守槃橐城,拒守岁馀。肃宗初即位,以陈睦新没,恐超单危不能自立,下诏徵超。超发还,疏勒举国忧恐。至于寘,王侯以下皆号泣,互抱超马脚,不得行。乃更还疏勒。疏勒两城自超去后,复降龟兹,而与尉头连兵。超捕斩反者,击破尉头,杀六百馀人,疏勒复安。

北魏

尉头国,北魏时属于龟兹。
《魏书·西域传》:尉头国,居尉头城,在温宿北,去代一万六百五十里。役属龟兹。

温宿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温宿。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温宿国,王治温宿城,去长安八千三百五十里。户二千二百,口八千四百,胜兵千五百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译长各二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三百八十里,西至尉头三百里,北至乌孙赤谷六百一十里。土地物类所有与鄯善诸国同。东通姑墨二百七十里。
王莽时,姑墨王丞杀温宿王,并其国。
《西域列传》云云。

三国

温宿国,三国时属于龟兹。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北魏

温宿国,北魏时犹役属于龟兹。
《魏书·西域传》:温宿国,居温宿城,在姑墨西北,去代一万五百五十里。役属龟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