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且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五十二卷目录

 姑墨部汇考〈亟墨 跋禄迦〉
  汉〈武帝一则〉
  后汉〈章帝建初一则〉
  三国〈总一则〉
  北魏〈总一则〉
  唐〈总一则〉
 月氏部汇考一〈月支 赤斤蒙古〉
  汉〈武帝一则〉
  后汉〈章帝章和一则 和帝永元一则 灵帝中平一则〉
  三国〈总一则 魏明帝太和一则〉
  北魏〈太武帝一则〉
  明〈成祖永乐四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六则 景帝景泰二则 英宗天顺二则 宪宗成化七则 孝宗弘治一则 武宗正德一则 世宗嘉靖二则〉
 月氏部汇考二
  山海经〈海内东经〉
 月氏部艺文〈诗〉
  些月氏王头歌和杨铁崖   明顾亮
  月氏王头饮器歌和杨铁崖   李费
 月氏部纪事
 月氏部外编
 鄯善部汇考〈楼兰 故纳缚波〉
  汉〈武帝一则 昭帝元凤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二则 明帝永平一则 顺帝汉安一则〉
  三国〈总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晋〈武帝泰康一则 孝武帝太元一则〉
  北魏〈太武帝太延四则 太平真君二则 文帝大统一则〉
  唐〈总一则〉
 且末部汇考〈末国 故折摩驮那〉
  汉〈武帝一则〉
  梁〈武帝普通一则〉
  北魏〈太武帝太平真君一则〉
  唐〈总一则〉
 依耐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难兜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小宛部汇考
  汉〈武帝一则〉
  三国〈总一则〉

边裔典第五十二卷

姑墨部汇考〈亟墨 跋禄迦〉

武帝   年,始通西域姑墨国。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姑墨国,王治南城,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户三千五百,口二万四千五百,胜兵四千五百人。姑墨侯、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二十一里,南至于阗,马行十五日,北与乌孙接。出铜、铁、雌黄。东通龟兹六百七十里。王莽时,姑墨王丞杀温宿王,并其国。

后汉

章帝建初三年闰四月,西域假司马班超击姑墨,大破之。
《后汉书·明帝本纪》云云。按《班超列传》:永平十六年,以班超为假司马,使西域。十八年,帝崩。焉耆以中国大丧,攻没都护陈睦。超孤立无援,而龟兹、姑墨数发兵攻疏勒。超守槃橐城,与忠为首尾,士吏单少,拒守岁馀。肃宗初即位,以陈睦新没,恐超单危不能自立,下诏徵超。超发还,疏勒举国忧恐。其都尉黎弇曰:汉使弃我,必复为龟兹所灭耳。诚不忍见汉使去。因以刀自刭。超还至于寘,王侯以下皆号泣曰:依汉使如父母,诚不可去。互抱超马脚,不得行。超恐于寘终不听其东,又欲遂本志,乃更还疏勒。疏勒两城自超去后,复降龟兹,而与尉头连兵。超捕斩反者,击破尉头,杀六百馀人,疏勒复安。建初三年,超率疏勒、康居、于寘、拘弥兵一万人攻姑墨石城,破之,斩首七百级。

三国

姑墨国,三国时属于龟兹。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北魏

姑默国,北魏时属于龟兹。
《魏书·西域传》:姑默国,居南城,在龟兹西,去代一万五百里。役属龟兹。

姑墨国,唐时号跋禄迦。按《唐书·龟兹国传》:自龟兹赢六百里,踰小沙碛,有跋禄迦,小国也,一曰亟墨,即汉姑墨国,横六百里,纵三百里。风俗文字与龟兹同,言语少异。出细毡褐。西三百里度石碛至凌山,葱岭北原也,水东流,春夏山谷积雪。西北五百里至素叶水城,比国商胡杂居。素叶以西数十城,皆立君长,役属突厥。
《大唐西域记》:跋禄迦国,旧谓姑墨,又曰亟墨。东西六百馀里,南北三百馀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土宜气序,人性风俗,文字法则,同屈支国。言语少异细毡,细毼,邻国所重。伽蓝数十所,僧徒千馀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国西北行三百馀里,度石碛至凌山。此则葱岭北原,水多东流矣,山谷积雪春夏含冻。虽时消泮,寻复结冰。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陵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赭衣持瓠,大声叫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山行四百馀里,至大清池,或名热海,又谓咸海。周千馀里东西长,南北狭。四面负山,众流交凑。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汗,惊波汨。龙鱼杂处,灵怪间起。所以往来行旅,祷以祈福。水族虽多,莫敢渔捕。清池西北行五百馀里,至素叶水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糜麦蒲萄,林树稀疏。气序风寒,人衣毡毼。素叶已西数十孤城城皆立长,虽不相禀命,然皆役属突厥。自素叶水城至羯霜那国,地名窣利。人亦谓焉文字语言。即随称矣,字源简略,本三十馀言。转而相生,其流浸广,粗有书记。竖读其文,递相传授。师资无替服毡。毼衣皮氎裳服褊急。齐发露顶,或总剪剃。缯綵络额,形容伟大。志性恇怯,风俗浇讹,多行诡诈。大抵贪求,父子计利。财多为贵,良贱无差,虽富巨万,服食粗弊。力田逐利者,杂半矣。素叶城西行四百馀里至千泉。千泉者,地方二百馀里。南面雪山三垂平陆,水土沃润,林树扶疏。暮春之月,杂华若绮。泉池千所,故以名焉。突厥可汗每来避暑,中有群鹿,多饰铃镮驯狎。于人不甚惊走。可汗爱赏,下命群属敢加杀害,有诛无赦。故此群鹿得终其寿。
千泉西行百四五十里,至呾逻私城,城周八九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气序,大同素叶。南行十馀里,有小孤城三百馀户,本中国人也。昔为突厥所掠,后遂鸠集,同国共保此城。于中宅居,衣服去就。遂同突厥言辞。仪范犹存。本国从此西南行二百馀里至白水城,城周六七里,土地所产、风气所宜逾胜呾逻私。西南行二百馀里至恭御城,城周五六里。原隰膏腴,树林蓊郁。从此南行四五十里,至笯赤建国。
按杜氏《通典》:姑墨,汉时通焉。王理南城,去长安八千一百里。户三千五百。东至都护理所千里,南至于阗马行十五日,北界接乌孙。出铜、铁、雌黄。东通龟兹六百里。王莽时,其王承杀温宿王,并其国。至后魏时,役属龟兹。

月氏部汇考一〈月支 赤斤蒙古〉

武帝   年,始遣张骞使于大月氏。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大月氏国,王治监氏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不属都护。户十万,口四十万,胜兵十万人。东至都护治所四千七百四十里,西至安息四十九日行,南与罽宾接。土地风气,物类所有,民俗钱货,与安息同。出一封橐驼。大月氏本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馀万,故彊轻匈奴。本居燉煌、祁连间,至冒顿单于攻破月氏,而老上单于杀月氏,以其头为饮器,月氏乃远去,过大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都妫水北为王庭。其馀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大夏本无大君长,城邑往往置小长,民弱畏战,故月氏徙来,皆臣畜之,共禀汉使者。有五翕侯:一曰休密翕侯,治和墨城,去都护二千八百四十一里,去阳关七千八百二里;二曰双靡翕侯,治双靡城,去都护三千七百四十一里,去阳关七千七百八十二里;三曰贵霜翕侯,治护澡城,去都护五千九百四十里,去阳关七千九百八十二里;四曰肸顿翕侯,治薄茅城,去都护五千九百六十二里,去阳关八千二百二里;五曰高附翕侯,治高附城,去都护六千四十一里,去阳关九千二百八十三里。凡五翕侯,皆属大月氏。按《张骞传》:张骞,汉中人也,建元中为郎。时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遁而怨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事灭胡,闻此言,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月氏,与堂邑氏奴甘父俱出陇西。径匈奴,匈奴得之,传诣单于。单于曰:月氏在吾北,汉何以得往。吾欲使越,汉肯听我乎。留骞十馀岁,予妻,有子,然骞持汉节不失。居匈奴西,骞因与其属亡乡月氏,西走数十日至大宛。大宛闻汉之饶财,欲通不得,见骞,喜,问欲何之。骞曰:为汉使月氏而为匈奴所闭道,今亡,唯王使人道送我。诚得至,反汉,汉之赂遗王财物不可胜言。大宛以为然,遣骞,为发译道,抵康居。康居传致大月氏。大月氏王已为胡所杀,立其夫人为王。既臣大夏而君之,地肥饶,少寇,志安乐,又自以远远汉,殊无报胡之心。骞从月氏至大夏,竟不能得月氏要领。留岁馀,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得。留岁馀,单于死,国内乱,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拜骞大中大夫,堂邑父为奉使君。骞为人强力,宽大信人,蛮夷爱之。堂邑父胡人,善射,穷急射禽兽给食。初,骞行时百馀人,去十三岁,唯二人得还。骞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具为天子言其地形所有。

后汉

章帝章和元年,月氏国遣使献扶拔、师子。
《后汉书·章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大月氏国居蓝氏城,西接安息,四十九日行,东去长史所居六千五百三十七里,去洛阳万六千三百七十里。户十万,口四十万,胜兵十馀万人。初,月氏为匈奴所灭,遂迁于大夏,分其国为休密、双靡、贵霜、肸顿、都密,凡五部翕侯。后百馀岁,贵霜翕侯丘就郤攻灭四翕侯,自立为王,国号贵霜。侵安息,取高附地。又灭濮达、罽宾,悉有其国。丘就郤年八十馀死,子阎膏珍代为王。复灭天竺,置将一人监领之。月氏自此之后,最为富盛,诸国称之皆曰贵霜王。汉本其故号,言大月氏云。
和帝永元二年夏五月,月氏国遣兵攻西域长史班超,超击降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按《班超传》:肃宗建初八年,拜超为将兵长史,假鼓吹幢麾。初,月氏尝助汉击车师有功,是岁贡奉珍宝、符拔、狮子,因求汉公主。超拒还其使,由是怨恨。永元二年,月氏遣其副王谢将兵七万攻超。超众少,皆大恐。超譬军士曰:月氏兵虽多,然数千里踰葱岭来,非有运输,何足忧邪。但当收谷坚守,彼饥穷自降,不过数十日决矣。谢遂前攻超,不下,又钞掠无所得。超度其粮将尽,必从龟兹求救,乃遣兵数百于东界要之。谢果遣骑赍金银珠玉以赂龟兹。超伏兵遮击,尽杀之,持其使首以示谢。谢大惊,即遣使请罪,愿得生归。超纵遣之。月氏由是大震,岁奉贡献。
灵帝中平元年冬十一月,湟中月氏义从胡北宫伯玉等与先零羌叛。
《后汉书·灵帝本纪》:中平元年冬十一月,湟中义从胡北宫伯玉与先零羌叛,以金城人边章、韩遂为军帅,攻杀护羌校尉伶徵、金城太守陈懿。按《西羌传》:湟中月氏胡,其先大月氏之别也,旧在张掖、酒泉地。月氏王为匈奴冒顿所杀,馀种分散,西踰葱岭。其羸弱者南入山阻,依诸羌居止,遂与共婚姻。及骠骑将军霍去病破匈奴,取西河地,开湟中,于是月氏来降,与汉人错居。虽依附县官,而首施两端。其从汉兵战斗,随势强弱。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亦以父名母姓为种。其大种有七,胜兵合九千馀人,分在湟中及令居。又数百户在张掖,号曰义从胡。中平元年,与北宫伯玉等反,杀护羌校尉伶徵、金城太守陈懿,遂寇乱陇右焉。

三国

罽宾、大夏、高附、天竺等国,三国时并属大月氏。按《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魏明帝太和四年冬十二月,大月氏王波调遣使奉献,以调为亲魏大月氏王。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北魏

太武帝 年,诏月氏国人为行殿。
《魏书·太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大月氏国,都卢监氏城,在弗敌沙西,去代一万四千五百里。北与蠕蠕接,数为所侵,遂西徙都薄罗城,去弗敌沙二千一百里。其王寄多罗勇武,遂兴师越大山,南侵北天竺,自乾陁罗以北五国尽役属之。世祖时,其国人商贩京师,自云能铸石为五色琉璃,于是采矿山中,于京师铸之。既成,光泽乃美于西方来者。乃诏为行殿,容百馀人,光色映彻,观者见之,莫不惊骇,以为神明所作。自此中国琉璃遂贱,人不复珍之。又大月氏西徙令其子守富楼沙城,号小月氏。又按《西域传》:小月氏国,都富楼沙城。其王本大月氏王寄多罗子也。寄多罗为匈奴所逐,西徙后令其子守此城,因号小月氏焉。在波路西南,去代一万六千六百里。先居西平、张掖之间,被服颇与羌同。其俗以金银钱为货。随畜牧移徙,亦类匈奴。其城东十里有佛塔,周三百五十步,高八十丈。自佛塔初建,计至武定八年,八百四十二年,所谓百丈佛图也。

成祖永乐二年,始设赤斤蒙古所,以塔力尼为千户。按《明外史·赤斤蒙古传》:赤斤蒙古卫。出嘉峪关西行二十里曰大草滩,又三十里曰黑山儿,又七十里曰
回回墓,墓西四十里曰骟马城,并设墩台,置瞭卒。城西八十里即赤斤蒙古。汉燉煌郡地,晋属晋昌郡,唐属瓜州,元属沙州路。洪武十三年,都督濮英西讨,次白城,获蒙古平章忽都帖木儿。进至赤斤站,获豳王亦怜真及其部曲千四百人,金印一。师还,复为蒙古部人所据。永乐二年九月,有塔力尼者,自称丞相苦术子。率所部男妇五百馀人,自哈剌脱之地来归。诏设赤斤蒙古所,以塔力尼为千户,赐诰印、綵币、袭衣。按《明·一统志》:赤斤蒙古卫古西戎地,战国时,月氏居之。秦末汉初,属匈奴。武帝时,为酒泉燉煌二郡。晋属晋昌郡。西凉置会稽广夏二郡。后魏增置常乐郡。后周废会稽郡,隋又废常乐等郡,以其地属瓜州。后属燉煌郡,唐初属瓜州。广德后,没于吐蕃。宋时为西夏所据。元时为瓜州,地属沙州路。本朝永乐二年,故鞑靼丞相苦术子塔力尼等率所部男妇五百人来归。诏建赤斤蒙古千户所,以塔力尼为千户,赐诏印。〈又〉东至肃州界四百三十里,西至沙州界一百八十里。至京师七千里。
永乐八年,改赤斤蒙古千户所为卫,擢塔力尼为指挥佥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八年,回回哈喇马牙叛于肃州,约塔力尼为援。拒不应,而率部下擒贼六人以献。天子闻之喜,诏改千户所为卫,擢塔力尼指挥佥事,其部下授官者三人。
永乐九年,赤斤蒙古卫遣使贡马。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云云。
永乐十年,赤斤蒙古擒叛贼老的罕来献,进秩指挥同知。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十年,以匿叛贼老的罕,将讨之。用侍讲杨荣言,止兵勿进,而赐敕诰责,塔力尼即擒老的罕来献。天子嘉之,进秩指挥同知,赐赉甚厚。按叶向高《西域考》:永乐十年,叛寇老的罕走匿,赤斤命右庶子杨荣同丰城侯李彬议讨之。彬荣计道险转饷难,且隆冬,兴师非司马法。请止兵,上从之。以敕谕塔力尼遂擒老的罕来献,赐绮币晋指挥同知。
宣宗宣德二年,赤斤蒙古且旺失加袭职,加都指挥同知。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塔力尼卒,子且旺失加袭,修贡如制,进秩指挥。宣德二年再进都指挥同知,其僚属亦多进秩。
按叶向高《西域考》:塔力尼卒,子且旺失加嗣。晋都指挥同所部鞑人祖失加卜等来归命居平凉。
英宗正统元年,赤斤所部掠阿端贡物,杀使臣。诏切责之,令还所掠。既与蒙古脱欢等,献捷,进秩都指挥使。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元年,其部下指挥可儿即掠西域阿端贡物,杀使臣二十一人。赐敕切责,令还所掠。寻与蒙古脱欢帖木儿、猛哥不花战,胜之,使来献捷,进都指挥使。
正统五年,赤斤以护往来朝使,擢都督佥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五年,朝使往来哈密者,且旺失加具糇粮、骡马护送,擢都督佥事。
正统六年,赤斤部人邀西域贡使,敕切责之。赤斤蒙古惧瓦剌,欲徙居肃州,诏谕止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六年,天子闻其部下时往沙州寇掠,或冒沙州名,邀劫西域贡使,遣敕切责。是时瓦剌兵强,数侵掠邻境。且旺失加惧,欲徙居肃州。天子闻而谕止之,令有警驰报边将。
按叶向高《西域考》:正统五年,晋都督佥事。明年,敕谕且旺失加及都指挥革古者,可儿即等曰:近使者至哈密,命尔与沙州卫护行。尔独弃朕命不遵,革古者又时率其属往来沙州为盗,暴苦行旅,甚负朝廷所以建卫设官封殖尔等之意,其改图毋忽。其年,赤斤蒙古以瓦剌寇掠乞内迁肃州白城山,诏止之,已请建寺其地,守臣谓寺而不已且予之巢。勿许,便从之。正统八年,瓦剌酋也先欲娶且旺失加女为子妇,娶沙州困即来女为弟妇。二人请于朝,诏各从其愿。按《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八年,瓦剌酋也先,遣使送马及酒,欲娶且旺失加女为子妇,娶沙州困即来女为弟妇。二人不欲,并奏遵奉朝命,不敢擅婚。天子以瓦剌方强,其礼意不可却,谕令各从其愿,并以此意谕也先,而二人终不欲。
正统九年,且旺失加年老,诏授其子阿速都督佥事,代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九年,且旺失加称老不治事。诏授其子阿速都督佥事,代之。也先复遣使求婚,且请亲人往受其币物。阿速虞其诈,拒不从,而遣人乞徙善地。天子谕以土地不可弃,令奖率头目图自强。又以其饥困,令边臣给之粟,所以抚恤者甚至。先是,苦术娶西蕃女,生塔力尼;又娶蒙古女,生都指挥锁合者、革古者二人。乃分所部为三,凡西蕃人居左帐,属塔力尼,蒙古人居右帐,属锁合者,而自领中帐。后苦术卒,诸子来归,并授官。至是阿速势盛,欲兼并右帐,屡相仇杀。锁合者不能支,愬于边将,欲以所部内属。边将任礼遣赴京,请发兵收其部落。帝虑其部人不愿内徙,仍遣锁合者还甘肃,而令礼往取其孥。按叶向高《西域考》:且旺失加卒,子阿速嗣为都督佥事指挥同知。锁合者乞晋秩且言肃州都指挥胡麟,阻其市易。敕戒胡麟而以锁合者为都指挥佥事。先是且旺失加尝言。瓦剌也先来求婚未即听至是也。先遣人要阿速往受聘,阿速以闻复请内迁避瓦剌报诏也先求婚。朕向许尔。父自择便,宜不中阻顾。受聘非宜。往而见诈悔,将何及赤斤,尔世守地,奈何弃之。尔第保险,绥众善自备。朕且命边将缓急尔矣。是时,瓦剌强赤斤蒙古与沙州罕东名内属,然阴与虏市。至受平章等官沙州酋薛令以为言,诏诘责之。正统十三年,边军护哈密使臣至苦峪。赤斤总儿加陆率众围城,官军出击,逃去,诏责令阿速缚献犯者。按《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十三年,边军护哈密使臣至苦峪。赤斤都指挥总儿加陆等率众围其城,声言报怨。官军出击之,获总儿加陆,已而逃去。事闻,敕责阿速,令缚献犯者。
景帝景泰元年,以擒叛寇功,晋阿速都督同知,诸部下升赏有差。后复晋左都督。
按叶向高《西域考》云云。
景泰二年,也先复遣使求婚于赤斤,敕阿速捍禦。按《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二年,也先复遣使持书求婚。会阿速他往,其僚属以其书来上。兵部尚书于谦言:赤斤诸卫久为我藩篱,也先无故招降结亲,意在撤我屏蔽。宜令边臣整兵慎防,并敕阿速悉力捍禦,有警驰报,发兵应援。从之。
景泰五年,也先益图兼并,遣使赍印授阿速,胁令臣服。阿速不从,报之边臣。会也先被杀,获已。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云云。
英宗天顺元年,赐阿速綵币,进秩左都督。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元年,都指挥马云使西域,命赐阿速綵币,俾护送往还。寻进秩左都督。
天顺 年,定赤斤蒙古筵宴及下程之制。
《明会典》:赤斤蒙古卫天顺间,筵宴一次。〈又〉赤斤蒙古卫。天顺间使臣四人五日下程一次,鹅二只鸡四只、酒八瓶、米八斗、面八斤、果子四色蔬菜厨料。
宪宗成化二年,阿速卒,子瓦撒塔儿嗣。其下数侵盗,边将诱瓦撒塔儿,送之京师。数其罪,遣还。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二年,阿速卒,子瓦撒塔儿请袭,即以父官授之。其部下指挥敢班数侵盗边境,边将诱致之,送京师。天子数其罪,肠赉遣还。
成化六年,赤斤部人以瓦撒塔儿幼弱,乞给其叔父乞巴等都督卫事,乃授指挥佥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六年,其部人以瓦撒塔儿幼弱,其叔父乞巴等二人为部族信服,乞命为都督,理卫事。瓦撒塔儿亦上书,乞予一职,协守边方。帝从其请,并授指挥佥事。
成化七年,瓦撒塔儿卒,子赏卜塔儿嗣。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七年,瓦撒塔儿卒,子赏卜塔儿嗣为左都督。
成化九年,土鲁番陷哈密,遣使招赤斤都督佥事昆藏同叛。昆藏以书来献,诏嘉赉之。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九年,土鲁番陷哈密,遣使三人,以书招都督佥事昆藏同叛。昆藏不从,杀其使,以其书来献。天子嘉之,遣使赐赉,且令发兵攻讨。昆藏以力不足,请发官军数千为助。朝议委都督李文等计度。已而,文等进征,昆藏果以兵来会。会文等顿军不进,其兵亦还。
成化十年,赏卜塔儿以千骑入肃州,将与阿年蔟番人雠杀。边臣谕却之,事闻,敕以后不得擅相侵伐。按《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十年,赏卜塔儿以千骑入肃州境,将与阿年蔟番人雠杀。边臣既谕却之,兵部请遣人责以大义,有雠则赴愬边吏,不得擅相侵掠,从之。
成化十四年,赤斤部人以赏卜塔儿幼不更事,请以其指挥佥事加定总卫事。诏擢加定都指挥佥事,暂掌印务。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十四年,其部人言赏卜塔儿幼不更事,指挥佥事加定得众心,乞迁一秩,俾总卫事。赏卜塔儿亦署名推让。而罕东酋长复合词奏举,且云两卫番人,待此以靖。帝纳其言,擢加定都指挥佥事,暂掌印务。时土鲁番犹据哈密。哈密都督罕慎结赤斤为援,复其城,有诏褒赏。
成化十九年,邻番野乜克力侵赤斤,大肆杀掠。诏边臣赈之,修其城,招其流移者。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十九年,邻番野乜克力来侵,大肆杀掠,赤斤遂残破。其酋长诉于边臣,给之粟。又命缮治其城,令流移者复业,赤斤自是不振。
孝宗弘治 年,许进西征,赤斤以兵来助。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弘治中,阿木郎破哈密,犹用其兵。后许进西征,亦以兵来助。
武宗正德八年,土鲁番大掠赤斤,夺其印。乃请内徙肃州之南山,其城遂空。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八年,土鲁番遣将据哈密,遂大掠赤斤,夺其印而去。及彭泽经略,始以印来归。已而,番贼犯肃州与中国为难。赤斤当其冲,益遭蹂躏。部众不能自存,尽内徙肃州之南山,其城遂空。
世宗嘉靖七年,总督王琼抚安诸番,仍授赏卜塔儿子锁南束为都督,治其部帐。
《明外史·赤斤蒙古传》:七年,总督王琼抚安诸郡,核赤斤之众仅千馀人。仍授赏卜塔儿子锁南束为都督,统治其部帐。
嘉靖四十二年,定赤斤蒙古进贡,十三人赴京。按《明会典》:四十二年,定赤斤蒙古卫五年一贡,每贡三十人起。送十三人赴京,馀留边听,赏贡物马驼梧桐碱。

月氏部汇考二

《山海经》

《海内东经》

国在流沙外者,大夏、竖沙、居繇、月支之国。
〈注〉月支国多好马美果,有大尾羊如驴尾即羬羊也。

月氏部艺文〈诗〉

《些月氏王头歌和杨铁崖》明·顾亮

月氏肉,碎如雪。月氏颅,劲如铁。快剑一斫天柱折,留取胡卢饮生血。冒顿老魅呼月精,夜酌葡萄陇月明。鬼妻蹋地,号我天可汗,天灵哮唬声嘶酸。于乎颅兮颅兮,汝勿悲我,今酌汝金留犁。黔州都督有血顶,精魂夜夜溺中啼。

《月氏王头饮器歌和杨铁崖》李费

太白入月月欲颓,胡风吹度白龙堆。血函模糊截仇首,半刳作玻璃杯。目眦生红酒微缬,戎王胸堂沃焦热。青毡帐下唱胡歌,三十六国皆胆裂。金篦搅红红欲凝,脑中犹作铜龙声。千年古恨恨未平,怨魄飞作精卫精。君不见,漆身复仇仇未复,地下义人吞炭哭。

月氏部纪事

《拾遗记》:太初二年,大月氏国贡双头鸡,四足一尾,鸣则俱鸣。武帝置于甘泉故馆,更以馀鸡混之,得其种类,而不能鸣。谏者曰:《诗》云:牝鸡无晨,一云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今雄鸡不鸣,非吉祥也。帝乃送还西域。至西关,鸡乃顾望汉宫而哀鸣。故谣言曰:三七末世,鸡不鸣,犬不吠。宫中荆棘乱相系,当有九虎争为帝。至王莽篡位,将军有九虎之号。其后丧乱弘多,宫掖中生蒿棘,家无鸡鸣犬吠。此鸡未至月支国,乃飞于天,汉声似鶤鸡,翱翔云里。一名暄鸡鶤暄之音相类。《元中记》:玛瑙出大月氏,又有牛名为日。及今日取其肉,明日疮愈。宋膺《异物志》云:大月氏国有牛尾,重十斤,割之供食,寻生如故。
杜氏《通典》:大月氏,国人乘四轮车,或四牛、六牛、八牛挽之,在车大小而已。

月氏部外编

《续博物志》:返魂香,东方朔曰:月氏国使者献香,曰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意中国将有好道之君,故搜奇蕴异,而贡神香。乘沈牛以济弱渊,策骥足以渡流沙,今十三年矣。香,能起夭残之死疾,下生之神药也。疾疫夭死者,将能起之以薰牙。及闻气者,即活。明日,失使者所在。后元元年,长安疫,死者大半。帝分香烧之,死未三日,皆活。芳气三月不歇。馀香一旦失亡。

鄯善部汇考〈楼兰 故纳缚波〉

武帝   年,遣从票侯赵破奴等击楼兰,虏其王。按《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鄯善国,本名楼
兰,王治扜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万四千一百,胜兵二千九百十二人。辅国侯、郤胡侯、鄯善都尉、击车师都尉、左右且渠、击车师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北去都护治所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山国千三百六十五里〈此国山居故曰山国〉,西北至车师千八百九十里。地沙卤,少田,寄田仰榖旁国。国出玉,多葭苇、柽柳、胡桐、白草。民随畜牧逐水草,有驴马,多橐它。能作兵,与婼羌同。初,武帝感张骞之言,甘心欲通大宛诸国,使者相望于道,一岁中多至十馀辈。楼兰、姑师当道,苦之,攻劫汉使王恢等,又数为匈奴耳目,令其兵遮汉使。汉使多言其国有城邑,兵弱易击。于是武帝遣从票侯赵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击姑师。王恢数为楼兰所苦,上令恢佐破奴将兵。破奴与轻骑七百人先至,虏楼兰王,遂破姑师,因暴兵威以动乌孙、大宛之属。还,封破奴为浞野侯,恢为浩侯。于是汉列亭障至玉门矣。楼兰既降服贡献,匈奴闻,发兵击之。于是楼兰遣一子质匈奴,一子质汉。后贰师军击大宛,匈奴欲遮之,贰师兵盛不敢当,即遣骑因楼兰候汉使后过者,欲绝勿通。时汉军正任文将兵屯玉门关,为贰师后距,捕得生口,知状以闻。上诏文便道引兵捕楼兰王。将诣阙,簿责王,对曰: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愿徙国入居汉地。上直其言,遣归国,亦因使候伺匈奴。匈奴自是不甚亲信楼兰。
昭帝元凤四年,遣平乐傅介子使楼兰刺杀其王,悬首阙下。更立其弟尉屠耆为王,改其国曰鄯善。
《汉书·昭帝本纪》:元凤四年夏四月,平乐监傅介子持节使,诛斩楼兰王安,归首县北阙,封义阳侯。按《西域传》:征和元年,楼兰王死,国人来请质子在汉者,欲立之。质子常坐汉法,下蚕室宫刑,故不遣。报曰:侍子,天子爱之,不能遣。其更立其次当立者。楼兰更立王,汉复责其质子,亦遣一子质匈奴。后王又死,匈奴先闻之,遣质子归,得立为王。汉遣使诏新王,令入朝,天子将加厚赏。楼兰王后妻,故继母也,谓王曰:先王遣两子质汉皆不还,奈何欲往朝乎。王用其计,谢使曰:新立,国未定,愿待后年入见天子。然楼兰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担粮,送迎汉使,又数为吏卒所寇,惩艾不便与汉通。后复为匈奴反间,数遮杀汉使。其弟尉屠耆降汉,具言状。元凤四年,大将军霍光白遣平乐傅介子往刺其王。介子轻将勇敢士,赍金币,扬言以赐外国为名。既至楼兰,诈其王欲赐之,王喜,与介子饮,醉,将其王屏语,壮士二人从后刺杀之,贵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谕以王负汉罪,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自令灭国矣。介子遂斩王安归首,驰传诣阙,县首北阙下。封介子为义阳侯。乃立尉屠耆为王,更名其国曰鄯善,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骑辎重,丞相将军率百官送至横门外,祖而遣之。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今归,单弱,而前王有子在,恐为所杀。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愿汉遣一将屯田积谷,令臣得依其威重。于是汉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镇抚之。其后更置都尉。伊循官置始此矣。鄯善当汉道冲,西通且末七百二十里。
《水经注》:楼兰王不恭于汉。元凤四年,霍光遣平乐监傅介子刺杀之,更立后王。汉又立其前王质子尉屠耆为王。更名其国为鄯善。百官祖道横门,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恐为前王子所害。国有伊循城,土地肥美。愿遣将屯田积粟,令得依威重。遂置田以镇抚之,敦煌索劢字彦义有才略。刺史毛奕表行贰师将军。将酒泉敦煌兵千人至楼兰,屯田自起屋。召鄯善焉耆龟兹三国兵各千,横断注滨河,河断之日,水奋势激波凌。冒堤劢厉声曰:王遵建节,河堤不溢。王霸精诚,滹沱不流水德神明,古今一也。劢躬祷祀,水犹未减。乃列阵被杖鼓噪欢叫,且刺且射,大战三日,水乃回减,灌浸沃衍。胡人称神大田。三年积粟百万。威服外国,其水东注泽,泽在楼兰国北。扜泥城其俗,谓之东故城。去阳关千六百里,西北去乌垒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墨山国千三百六十五里。西北去车师千八百九十里。土地沙卤少田,仰谷傍国。国出玉,多葭苇柽柳胡桐白草。国在东垂,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担粮迎送汉使,故彼俗谓是海为牢兰海也。释氏《西域记》曰:南河自于阗东,于北三千里。至鄯善入牢兰海者也。北河自岐沙东分南河,即释氏《西域记》所谓二支,北流径屈茨、乌夷、鄯善,入牢兰海者也。

后汉


世祖建武十四年,鄯善国遣使奉献。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建武二十一年冬,鄯善王等皆遣子入侍奉献,愿请都护。帝还其侍子,厚加赏赐。
《后汉书·世祖本纪》云云。
明帝永平十六年,假司马班超使西域,鄯善王纳子为质。
《后汉书·明帝本纪》不载。按《班超传》:永平十六年,奉车都尉窦固出击匈奴,以超为假司马,将兵别击伊吾,战于蒲类海,多斩首虏而还。固以为能,遣与从事郭恂俱使西域。超到鄯善,鄯善王广奉超礼敬甚备,后忽更疏懈。超谓其官属曰:宁觉广礼意薄乎。此必有北虏使来,狐疑未知所从故也。明者睹未萌,况已著邪。乃召侍胡诈之曰:匈奴使来数日,今安在乎。侍胡惶恐,具服其状。超乃闭侍胡,悉会其吏士三十六人,与共饮,酒酣,因激怒之曰:卿曹与我俱在绝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贵。今虏使到才数日,而王广礼敬即废;如令鄯善收吾属送匈奴,骸骨长为豺狼食矣。为之奈何。官属皆曰:今在危亡之地,死生从司马。超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今之计,独有因夜以火攻虏,使彼不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尽也。灭此虏,则鄯善破胆,功成事立矣。众曰:当与从事议之。超怒曰:吉凶决于今日。从事文俗吏,闻此必恐而谋泄,死无所名,非壮士也。众曰:善。初夜,遂将吏士往奔虏营。会天大风,超令十人持鼓藏虏舍后,约曰:见火然,皆当鸣鼓大呼。馀人悉持弓弩夹门而伏。超乃顺风纵火,前后鼓噪。虏众惊乱,超手格杀三人,吏兵斩其使及从士三十馀级,馀众百许人悉烧死。明日乃还告郭恂,恂大惊,既而色动。超知其意,举手曰:掾虽不行,班超何心独擅之乎。恂乃悦。超于是召鄯善王广,以虏使首示之,一国震怖。超晓告抚慰,遂纳子为质。还奏于窦固,固大喜,具上超功效,并求更选使使西域。帝壮超节,诏固曰: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更选乎。今以超为军司马,令遂前功。按注:《东观记》曰斩得匈奴节使屋赖带、副使比离支首及节也。
顺帝汉安二年二月,鄯善国遣使贡献。
《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

三国

小宛、精绝等国,三国时属于鄯善。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魏文帝黄初三年春二月,鄯善遣使奉献。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三年春二月,鄯善、龟兹、于阗王各遣使奉献,诏曰:西戎即叙,氐、羌来王,《诗》《书》美之。顷者西域外夷并款塞内附,其遣使者抚劳之。是后西域遂通,置戊己校尉。

武帝泰康四年八月,鄯善国遣子入侍,假其归义侯。按《晋书·武帝本纪》云云。孝武帝太元七年,车师鄯善朝于苻坚。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按《苻坚载记》:车师前部王弥寘、鄯善王休密驮朝于坚,坚赐以朝服,引见西堂。寘等观其宫宇壮丽,仪卫严肃,甚惧,因请年年贡献。坚以西域路遥,不许,令三年一贡,九年一朝,以为永制。寘等请曰:大宛诸国虽通贡献,然诚节未纯,请乞依汉置都护故事。若王师出关,请为乡导。坚于是以骁骑吕光为持节、都督西讨诸军事,与陵江将军姜飞、轻骑将军彭晃等配兵七万,以讨定西域。苻融以虚耗中国,投兵万里之外,得其人不可役,得其地不可耕,固谏以为不可。坚曰:二汉力不能制匈奴,犹出师西域。今匈奴既平,易若摧朽,虽劳师远役,可传檄而定,化被昆山,垂芳千载,不亦美哉。朝臣又屡谏,皆不纳。
按晋释法显《佛国记》:法显昔在长安,慨律藏残缺。于是遂以弘始二年岁在己亥,与慧景道整。慧应慧嵬等同契至天竺寻求戒律,初发迹长安,度陇至乾归国夏。坐夏坐讫前行至耨檀国,度养楼山至张掖镇。张掖大乱,道路不通。张掖王慇勤遂留为作檀越。于是与智严慧简僧绍宝云僧景等相遇,欣于同志,便共夏坐夏坐讫复进到燉煌。有塞东西可八十里,南北四十里。停一月馀,法显等五人随使先发,复与宝云等别。燉煌太守李浩供给度沙河。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帜耳。行十七日,许可千五百里。得至鄯善国,其地崎岖薄瘠。俗人衣服粗与汉地同。但以毡褐为异。其国王奉法,可有四千馀僧,悉小乘学诸国俗人。及沙门尽行天竺。法但有精,粗从此西行。所经诸国类皆如是,唯国国胡语不同。然出家人皆习天竺书,天竺语。住此一月,日复西北行,十五日到𠌥夷国。〈按此所记弘始二年,
乃秦姚兴年号,晋安帝隆安四年也,兹附载于此。

北魏


太武帝太延元年六月,鄯善国遣使朝献。
太延三年三月,鄯善国遣使朝献。
按以上《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太延四年,鄯善国遣其弟素延耆入侍。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延四年,鄯善王弟素延耆来朝。按《西域传》:鄯善国,都扜泥城,古楼兰国也。去代七千六百里,所都城方一里。地多沙卤,少水草,北即白龙堆路。至太延初,始遣使来献。四年,遣其弟素延耆入侍。
《伽蓝记》:从吐谷浑西行三千五百里,鄯善城,其城立王,为吐谷浑所居。今城内主是吐谷浑第二息宁西将军,总部落三千以禦西胡。
太延五年四月,鄯善国遣使朝献。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太平真君六年四月,常侍、成周公万度归乘传发凉州兵袭鄯善。八月,度归以轻骑至鄯善,执其王真达诣京师。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按《西域传》:世祖平凉州,沮渠牧犍弟无讳走保燉煌。无讳后谋渡流沙,遣其弟安周击鄯善,王比龙恐惧欲降。会魏使者自天竺、罽宾还,俱会鄯善,劝比龙拒之,遂与连战,安周不能剋,退保东城。后比龙惧,率众西奔且末,其世子乃应安周。鄯善人颇剽劫之,令不得通。世祖诏散骑常侍、成周公万度归乘传发凉州兵讨之,度归到燉煌,留辎重,以轻骑五千渡流沙,至其境。时鄯善人众布野,度归敕吏卒不得有所侵掠,边守感之,皆望旗稽服。其王真达面缚出降,度归释其缚,留军屯守,与真达诣京都。世祖大悦,厚待。
太平真君七年,鄯善国遣子朝献。
《魏书·太武帝本纪》云云。
太平真君九年,以韩拔领鄯善王,赋役其民,比之郡县。
《魏书·太武帝本纪》:太平真君九年五月,以交趾公韩拔《传》作牧〉为假节、征西将军、领护西戎校尉、鄯善王,镇鄯善,赋役其民,比之郡县。
西魏文帝大统八年,鄯善率众内附。
《周书·本纪》不载。按《周书·鄯善本传》:鄯善,古楼兰国也。东去长安五千里。所治城方一里。地多沙卤,少水草。北即白龙堆路。魏太武时,为沮渠安周所攻,其王西奔且末。西北有流沙数百里,夏日有热风,为行旅之患。风之欲至,唯老驼知之,即鸣而聚立,埋其口鼻于沙中。人每以为候,亦即将毡拥蔽鼻口。其风迅驶,斯须过尽。若不防者,必至危毙。大统八年,其兄鄯米率众内附。

鄯善,唐时号故纳缚波。
《西域传》:古且末东行又千里,至故纳缚波,古楼兰也。

且末部汇考〈末国 故折摩驮那〉

武帝   年,且末始通于中国。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列传》:且末国,王治且末城,去长安六千八百二十里。户二百三十,口千六百一十,胜兵三百二十人。辅国侯、左右将、译长各一人。西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二百五十八里,北接尉犁,南至小宛可三日行。有蒲萄诸果。西通精绝二千里。自且末以往皆种五谷,土地草木,畜产作兵,略与汉同,有异乃记云。

武帝普通五年,且末入贡。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北诸戎传》:末国,汉世且末国也。胜兵万馀户。北与丁零,东与白题,西与波斯接。土人剪发,著毡帽、小袖衣,为衫则开颈而缝前。多牛羊骡驴。其王安末深盘,普通五年,遣使来贡献。

北魏

太武帝太平真君三年,鄯善奔于且末。
《魏书·太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且末国,都且末城,在鄯善西,去代八千三百二十里。真君三年,鄯善王比龙避沮渠安周之难,率国人之半奔且末,后役属鄯善。且末西北有流沙数百里,夏日有热风为行旅之患。风之所至,唯老驼豫知之,即鸣而聚立,埋其口鼻于沙中,人每以为候,亦即将毡拥蔽鼻口。其风迅驶,斯须过尽,若不防者,必至危毙。
《伽蓝记》:从鄯善西行一千六百四十里,至左末城,城中居民可有百家,土地无雨决水,种麦不知,用牛耒耜而田。城中图佛与菩萨乃无胡貌。访古老云是吕光伐胡所作。从左末城西行一千二百七十五里,至末城,末城傍花果似洛阳,唯土屋平头为异也。

且末,唐时号故折摩驮那。
《唐书·西域传》:于阗东行入大流沙,人行无迹,故往返辄迷,聚遗骸以识道。无水草,多热风,触人及六畜皆迷仆。行四百里至故都逻。又六百里至故折摩驮那,古且末也。

依耐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依耐。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依耐国,王治去长安万一百五十里。户一百二十五,口六百七十,胜兵三百五十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三十里,至莎车五百四十里,至无雷五百四十里,北至疏勒六百五十里,南与子合接,俗相与同。少谷,寄田疏勒、莎车。

三国

依耐国,三国时属于疏勒。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

难兜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难兜。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难兜国,王治去长安万一百五十里。户五千,口三万一千,胜兵八千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八百五十里,西至无雷三百四十里,西南至罽宾三百三十里,南与婼羌、北与休循、西与大月氏接。种五谷、蒲萄诸果。有银铜铁,作兵与诸国同,属罽宾。
〈注〉刘奉世曰:按婼羌小国,最近阳关去长安六千里,耳在都护之东,而此难兜去长安且万里,东北行数千里乃至都护,安得与婼羌相接。必误。

小宛部汇考

武帝   年,始通使于小宛。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按《西域传》:小宛国,王治扜零城,去长安七千二百一十里。户百五十,口千五十,胜兵二百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五百五十八里,东与婼羌接,辟南不当道。

三国

小宛国,三国时属于鄯善。
《魏志注·西戎传》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