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东方未详诸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四十二卷目录

 东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诸国图考〈大人 君子 元股 毛民 劳民 小人 盖余 困民 长人 女人〉
 东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诸国考〈始鸠 女和月母 中容 埙民 夏州 白民 司幽 嬴土 国 辄沐 支提 吉云 胥池寒 晡东 数过 泥离 背明 郁夷 含明 移池 浣肠 日林 弥罗 吴明 沧浪洲 大轸 浙东 介氏 安家 纻屿〉

边裔典第四十二卷

东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一

大人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东经》:大人国在䰈丘北,为人大,坐而削船。
〈注〉坐而削船,言其大也。

《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
〈注〉晋永嘉二年,有鹙鸟集于始安县南,甘里之鷔陂中,民周虎张得之木,矢贯之铁镞,其长六尺有半。以箭计之其射者。人身应长一丈五六尺也,又华州别驾高会语云:倭国人常行遭风吹,度大海外,见一国人,皆长丈馀,形状似胡盖,是长翟别种。箭殆将从此国来也。《外传》曰:焦侥人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丈,数之极也。按河图玉版曰:从昆崙以北九万里,得龙伯国人。长三十丈,生万八千岁,而死从昆崙。以东得大秦人,长十丈,皆衣帛。从此以东十万里,得佻人国,长三十丈五尺。从此以东十万里,得中秦国人,长一丈。《谷梁传》曰:长翟身横九亩,断其头,眉见于轼,即长数丈人也。秦时大人见临兆身长五丈,脚迹六尺,准斯以言则此。大人之长短,未可得限度也。

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踆其上,张其两耳。
《博物志》:大人国其人孕三十六年,生白头,其儿则长大,能乘云而不能走盖,龙类去会稽四万六千里。

君子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东经》:君子国,衣冠带剑,食兽,使二大虎在旁,其人好让不争。有薰华草,朝生夕死。一曰在肝榆之尸北。
《大荒东经》:大荒之中,有东口之山。有君子之国,其人衣冠带剑。
〈注〉亦使虎豹好谦让也。

《博物志》:君子国人衣冠带剑,使两虎,民衣野丝,好礼让不争,土千里,多薰华之草,民多疾风气。故人不蕃息,好让。故为君子国。
《琅嬛记》:君子国有凤凰岭,出天狗,一名胎詹。女仙与族雪道君,各以玉膏鍊成上药,以相馈遗。

元股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东经》:元股之国在其北。其为人衣鱼食,鸥使两鸟夹之。一曰在雨师妾北。
〈注〉髀以下尽黑,故云。〈又〉以鱼皮为衣也,〈又〉鸥水鸟。

《大荒东经》:有招摇山,融水出焉。有国曰元股,黍食,使四鸟。
〈注〉自髀以下如漆。

毛民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东经》:毛民之国,为人身生毛。一曰在元股北。
〈注〉今去临海郡东南二千里,有毛人在大海州岛上,为人短小,而体尽有毛如猪,能穴居,无衣服。晋永嘉四年,吴郡司盐都尉冉逢在海边,得一船上有男女四人,状皆如此,言语不通,送诣丞相府未至,道死。惟有一人在上,赐之。妇生子,出入市井,渐晓人语,自说是毛民。《大荒经》云:毛民,黍食者,是矣。
劳民国

图考

《山海经·海外东经》:劳民国在其北,其为人黑。或曰教民。一曰在毛民北,其为人面目手足尽黑。

小人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东经》: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小人国,名靖人。
〈注〉诗含神雾曰:东北极有人长九寸,殆谓此小人也。

《续博物志》:东郡送一,短人长七寸,曰巨灵光武时,颖川张仲师长二寸。东方朔曰:西北荒中,有小人,长七寸,朱衣元冠,鹤国男女皆长七寸,海鹄吞之腹中,不死。〈按东方朔所言,在西北,即僬侥国也,与此不同〉《三才图会》:东方有小人国,名曰:竫长九寸,海鹤遇而吞之,故出则群行。
盖余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东经》:大荒中有盖余之国。有神人,人面虎身,十尾,名曰天吴。

困民国


图考

《山海经·大荒东经》:大荒之中,有困民国,勾姓而食。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方食其头。王亥托于有易、河伯仆牛〈河伯仆牛皆人姓名〉。有易杀王亥取仆牛。
〈注〉《竹书》曰: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是故殷王甲徵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也。

河念有易,有易潜出,为国于兽,方食之,名曰摇民。
〈注〉言:有易本与河伯友善。王甲徵,殷之贤王,假师以义伐罪。故河伯不得不助灭之。既而,哀念有易。使得潜化而出,化为摇民国。

帝舜生戏,戏生摇民。海内有两人〈此乃有易所化者也〉,名曰女丑〈即女丑之尸,言其变化无常也〉。女丑有大蟹〈广于里也〉
长人国

图考

《三才图会》:长人国,国人长三四丈,昔明州人。泛海值大风,不知舟所稍息,乃在岛下登岸伐薪,忽一长人,其行如飞,明州人急走,至船长。人追之,舟人用弩射之,而退。

女人国


图考

《三才图会》:女人国,在东南海上,水东流,数年一泛。莲开,长尺许,桃核长二尺。昔有舶舟,飘落其国,群女携以归,无不死者。有一智者,夜盗船,得去。遂传其事,女人遇南风,裸形,感风而生。又云:有奚部、小如者部抵界,其国无男,照井而生。

东方未详诸国部汇考二

《山海经》
始鸠国

《海内东经》:始鸠在海中,辕厉之南。〈注〉国名或曰鸟名。

女和月母国

《大荒东经》:东荒之中,有女和月母之国。有人名曰鹓,北方曰鹓,来之风曰,是处东极隅以止日月,使无相间出没,司其短长。

中容国

《大荒东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虚,日月所出。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寔,使四鸟:豹、虎、熊、罴。〈注〉俊,亦舜字借音也。此国有赤木、元木,其华实美。
东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有中容之国。
埙民国
《大荒东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猗天苏门,日月所生。有埙民之国。

夏州国

《大荒东经》:大荒中,有夏州之国。

白民国

《大荒东经》: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司幽国

《大荒东经》:大荒之中,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有大阿之山者。〈注〉言其人直思,感而气通,无配合,而生子,此庄生所谓:白鹄相视,眸子不运,而感风化之类也。

嬴土国

《大荒东经》:大荒中有柔仆民,是维嬴土之国。〈注〉嬴,犹沃衍也。
蔿国
《大荒东经》:有蔿国,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列子》
辄沐国
《汤问篇》:越之东,有辄沐之国,其长子生,则鲜而食之,谓之宜弟。其大父死,负其大母而弃之,曰:鬼妻不可与同居处。
《洞冥记》

支提国

太初四年,东方朔从支提国来,国人长三丈二尺,三手三足,各三指,多力善走。国内小山能移之,有涧泉,饮能尽结。海苔为衣,其戏笑取犀象相投掷为乐。
吉云国
东方朔曰:臣有吉云草十种,种于九景山东,二千岁一花,明年应生,臣走请刈之,得以秣马,马终不饥也。朔曰:臣至东极,过吉云之泽,多生此草,移于九景之山,全不如吉云之地。帝曰:何谓吉云。朔曰:其国俗之云气占吉凶,若乐事,则满室云起,五色照人。著于草树,皆成五色,露珠甚甘。帝曰:吉云露可得乎。朔乃东走,至夕而返,得元露青露,盛青琉璃,各授五合,跪以献帝。遍赐群臣,群臣得尝者,老者皆少,疾者皆愈,凡五官尝露董谒、李充、孟岐、郭琼、黄安也。

胥池寒国

帝常夕望东边有青云起。俄而,见双白鹄集台之上,倏忽,变为二神女舞于台,握凤管之箫,抚落霞之琴,歌青吴春波之曲。帝舒闇海元落之,席散,明天,发日之香,香出胥池寒国地,有发日树,言日从云出云来,掩日,风吹树枝,拂云开日光也。亦名开日树。树有汁,滴如松脂也。
晡东国
帝于望鹄台西起俯月台,台下穿池,广千尺,登台以眺,月影入池中,使仙人乘舟弄月影,因名影娥池影娥池中有游月船,触月船,鸿毛船。远见船载数百人,或以青桂之枝为棹,或以木兰之心为楫,练实之,竹为篙,纫石脉之为绳缆也。石脉出晡东国,细如丝,可缒万斤,生石里,破石而得此脉。萦绪如麻纻也。名曰石麻亦可为布也。
数过国
元封三年,数过国献能言龟一头,长一尺二寸,盛以青玉匣,广一尺九寸。匣上豁一孔,以通气。东方朔曰:惟承桂露以饮之,置于通风之台上,欲往卜命。朔问焉而言无不中。
《拾遗记》
泥离国
成王即政三年,有泥离之国来朝,其人称自发其国常从云里而行闻,雷霆之声在下,或入潜穴,又闻波澜之声在上,或泛巨水。视日月以知方国所向,计寒暑以知年月考国之正。朔则序历与中国相符,王接以外宾之礼也。孝惠帝二年,四方咸称车书同文轨,天下太平,干戈偃息,远国殊乡,重译来贡。时有道士,姓韩,名稚,则韩终之裔也。越海而来,云是东海神君之使,闻圣德洽乎区宇,故悦服而来庭。时有东极出扶桑之外,有泥离之国,亦来朝。其人长四尺,两角如茧,牙出于唇,自乳以下有垂毛自蔽,居于深穴,其寿不可测也,帝云:方士韩稚,解绝国人言,令问人寿几何,经见几代之事。答曰:五运相承,迭生迭死,如飞尘细雨,存没不可论算。问女娲以前可闻乎,对曰:蛇身以上,八风均,四时序。不以威悦,揽乎精运。又问燧人以前,答曰:自钻火变腥以来,父老而慈,子寿而孝。羲轩以往,屑屑焉以相诛灭,浮靡嚣薄,淫于礼,乱于乐,世德浇讹,淳风坠矣。稚具以闻,帝曰:悠哉杳昧,非通神达理者难可语乎斯道矣。稚于斯而退,莫知其所之。帝使诸方士立仙坛于长安城北,名曰祠韩馆,俗云司寒之神祀于城阴。按《春秋传》曰:以享司寒。其音相乱也,定是祠韩馆。至二年诏宫女百人,文锦万匹,楼船十艘,以送泥离之使大赦天下。

背明国

宣帝地节元年,乐浪之东,有背明之国来贡其方物。言其乡在扶桑之东,见日出于西方,其国昏昏常闇,宜种百谷,名曰融泽。方三千里五谷皆良食之。后天而死,有浃日之稻种。之十旬,而熟有翻形稻,言食者死,而更生夭,而有寿,有明清稻,食者延年也。清肠稻食一粒,历年不饥。有瑶枝粟,其枝长而弱,无风常摇,食之,益髓有凤冠,粟似凤鸟之食。食者多力,有游龙粟,枝叶屈曲似游龙也。有琼膏粟,白如银,食此二粟,令人骨轻。有绕明豆,其茎弱,自相萦缠。有挟剑豆,其荚形似人,挟剑横斜而生有倾离。豆言其豆见日则叶垂覆地。食者不老、不疾、有延精麦延寿益气。有昆和麦调畅,六腑有轻心。麦食者体轻有醇,和麦为曲,以酿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袒。有含露麦穟中有露,味甘如饴。有紫沉麻,其实不浮。有云冰麻,实冷而有光,宜为油泽。有通明麻,食者夜行不持烛,是苣蕂也。食之,延寿。后天而老其北有草名虹草,枝长一丈,叶如车轮,根大如毂,花似朝红之色,昔齐桓公伐山戎国人献其种,乃植于庭,云霸者之瑞也。有宵明草,夜视如列烛,昼则无光,自消灭也。有紫菊,谓之日精,一茎一蔓延及数亩,味甘。食者至死不饥渴,有焦茅,高五丈,燃之,成灰,以水灌之,复成茅也。谓之灵茅。有黄渠草,映日如火,其坚韧若金,食者焚身不热。有梦草叶,如蒲茎,如蓍,采之以占吉凶,万不遗一。又有闻遐莫,服者耳聪,香如桂,茎如兰,其国献之,多不生实,叶多,萎黄,诏并除焉。
郁夷国
蓬莱山东有郁夷国,时有金雾诸仙说:此上常浮转,低昂有如山,上架楼室,常向明以开户牖,及雾灭歇,户皆向北。
吴主赵夫人能于指间,以采丝织锦宫中,谓之机绝权居昭阳宫倦暑,乃褰紫绡之帷,夫人曰:此不足贵也。权使夫人,指其意思焉。答曰:妾欲穷虑尽思能使下绡帷,而清风自入视外,无有蔽碍列,侍者飘然。自凉,若驭风而行也,权称善夫人乃扸发以神胶续之,神胶出郁夷国,接弓,弩之断,弦百断,百续也。乃织为罗縠。累月而成,裁之为幔。内外视之,飘飘如烟气,轻动而房内自凉。时权常在军旅,每以此幔自随以为征幕,舒之则广纵数丈,卷之则可内于枕中,时人谓之丝绝。

含明国

蓬莱山东有郁夷国,其西有含明之国,缀鸟毛,以为衣,承露而饮。终天登高取水,亦以金银仓环水精火藻为阶。有冰水沸水饮者,千岁。有大螺名裸步负其壳,露行,冷则复入其壳。生卵,著石,则软取之则坚明。王出世,则浮于海际焉。有葭红色可编为席,温柔如罽毛焉。有鸟名:鸿鹅,色似鸿,形如秃鹙,腹内无肠,羽翮附骨而生无皮肉也。雌雄相盻则生产。南有鸟名:鸳鸯,形似雁,徘徊云间,栖息高岫足不践地,生于石穴中,万岁一交则生雏千岁,衔毛学飞以千万为群,推其毛长者高翥。万里圣人之世来入国,郊有浮筠之干,叶青茎紫,子大如珠,有青鸾集其上,下有沙礰,细如粉。柔风至,叶条翻起,拂细沙如云雾。仙者来观而戏焉,吹风竹叶声如钟磬之音。

移池国

员峤山南有移池国,人长三尺,寿万岁,以茅为衣服,皆长裾大袖。因风以升烟,霞若鸟,用羽毛也。人皆双瞳修眉,长耳飧。九天之正气,死而复生,于亿劫之内,见五岳再成尘扶桑,万岁一枯。其人视之如旦暮也。
浣肠国
员峤山北有浣肠之国,甜水绕之,味甘如蜜,而水强流,迅急千钧。投之久久乃没,其国人常行于水上,逍遥于绝岳之岭,度天下广狭绕八柱为一息,经四轴而暂寝,拾尘吐雾以算历劫之数而成丘阜,亦不尽也。
《述异记》

日林国

日林国有神药数千种,其西南有石镜,方数百里,光明莹彻,可鉴五脏六腑,亦名仙人镜。国中人若有疾,辄照其形,遂知病起何脏腑,即采神药饵之,无不愈。其国人寿三千岁,亦有长生者。
《杜阳杂编》:大历中,日林国献灵光豆龙角钗。其国在海东北四万里。国西南有怪石,方数百里。光明澄澈,可鉴人五脏六腑。亦谓之仙人镜。其国人有疾,辄照其形,遂知起于某脏腑,即自采神草饵之,无不愈焉。灵光豆,大小类中国之菉豆,其色殷红,而光芒长数尺。本国人亦呼为诘多珠。和石上菖蒲叶煮之,即大如鹅卵。其中纯紫秤之,可重一觔。上啖一丸,香美无比,而数日不复言饥渴。龙角钗类玉,而绀色,上刻蛟龙之形,精巧奇丽,非人所制。上因赐独孤妃。与上同游龙舟池,有紫云自钗上而生,俄顷满于舟楫。上命置之掌内,以水喷之,遂化为二龙,腾空东去。《杜阳杂编》
弥罗国
上尝幸兴庆宫,于复壁间得宝匣,匣中获玉鞭。鞭末有文,曰软玉鞭。即天宝中异国所献。光可鉴物,节文端妍,虽蓝田之美,不能过也。屈之则头尾相就,舒之则劲直如绳。虽以斧锧锻斫,终不伤缺。上叹为异物,遂命联蝉绣为囊,碧玉丝为鞘。碧玉蚕丝,即永泰元年东海弥罗国所贡。云其国有桑,枝干盘屈,覆地而生。大者连延十数顷,小者荫百亩。其上有蚕,可长四寸。其色金,其丝碧,亦谓之金蚕丝。纵之一尺,引之一丈。撚而为鞘,表里通莹如贯瑟,瑟虽并十夫之力,挽之不断。为琴瑟弦,则鬼神悲愁,忭舞为弩弦,则箭出一千步,为弓弦,则箭出五百步。上令藏之于内府。至朱泚犯禁闱,其鞭不知所在。
吴明国
贞元八年,吴明国贡常燃鼎鸾蜂蜜。云,其国去东海数万里,经挹娄沃沮等国。其土宜五谷,珍玉尤多,礼乐仁义,无剽劫,人寿二百岁。俗尚神仙术,而一岁之内,乘云控鹤者,往往有之。常望有黄气如车盖,知中国有土德王,遂愿入贡焉。常燃鼎,量容三斗,光洁类玉,其色纯紫,每修饮馔,不炽火而俄顷自熟,香洁异于常等。久食之,令人反老为少,百疾不生。鸾蜂蜜,云其蜂之声,有如鸾凤,而身被五彩。大者可重十馀斤,为窠于深岩峻岭间,大者占地二三亩。国人采其蜜,不过三二合,如过度,则有风雷之异。若误螫人则生疮,以石上菖蒲根敷之,即愈。其蜜色碧,常贮之于白玉碗,表里莹彻,如碧琉璃。久食之令人长寿,颜如童子,发白者应时而黑。及沉痾眇跛诸僻恶之病,无不疗焉。

沧浪洲

处士元藏几,自言是后魏清河孝王之孙也。隋炀帝时,官奉信郎。大业元年,为过海使判官。遇风浪坏船,黑雾四合,同济者皆不救,而藏几独为破水所载,殆经半月,忽达于洲岛间。洲人问其从来,藏几具以事对。洲人曰:此乃沧浪洲,去中国已数万里。乃出菖蒲酒桃花酒饮之,而神气清爽焉。其洲方千里,花木常如二三月,地土宜五谷,人多不死。亦出凤凰、孔雀、灵牛、神马之属;又产分蒂瓜,瓜长二尺,其色如椹,一颗二蒂;有碧枣丹栗,皆大如梨。其洲人多衣缝掖衣,戴远游冠,与之语中华事,则历历如在目前。所居或金阙银台,玉楼紫阁,奏箫韶之乐,饮香雾之醑。洲上有久视山,山下出澄绿水,其泉阔一百步,亦谓之流绿渠,虽投之金石,终不沉没,故洲人以瓦铁为舟舫。又有良金池,可方数十里,水石沙泥,皆如金色。其中有四足鱼,又有金莲花,洲人研之如泥,以间彩绘,光影焕烁,与真金无异,但不能入火而已。更有金茎花,其花如蝶,每微风至,则摇荡如飞,妇人竞采之以为首饰,且有语曰:不戴金茎花,不得在仙家。又有强木造舟楫,其上多饰珠玉,以为游戏。强木,不沉木也。方一寸,重百斤,巨石缒之,终不能没。藏几淹驻既久,忽思中国,洲人遂制凌风舸以送之。激水如箭,不旬日即达于东莱。问其国,乃皇唐也;询年号,则贞元也。访乡里,则榛芜也;追子孙,皆疏属也。自隋大业元年至贞元末,殆二百年矣。有二鸟,大小类黄鹂,每翔翥空中,藏几呼之则至,或令衔珠,或令授人语。乃谓之传信鸟,本出沧浪洲也。藏几工诗好酒,混俗无拘捡,数十年间,遍游无定,人莫知之。惟赵归真常与藏几弟子九华道士叶通微相遇,遂得其实,归真往往以藏几之异备奏于上。上令谒者赍手诏急徵。及至中路,忽然亡去。谒者惶怖,即上疏具言其故,上览疏咨嗟曰:朕不能如明皇帝,以降异人。后有人见藏几泛小舟于海上者。至今江表道流,大传其事焉。
大轸国
元和八年,大轸国贡重明枕、神锦衾、碧麦、紫米,云其国在海东南三万里,当轸宿之位,故曰大轸国,经合丘禺槁之山,重明枕长一尺二寸,高六寸。洁白逾于水精。中有楼台之状,四方有十道士持香执简,循环无已,谓之行道真人。其楼台瓦木丹青,真人衣服簪帔,无不悉具,通莹如水睹物。神锦衾水蚕丝所织也,方二丈,厚一寸。其上龙文凤彩,殆非人工。其国以五色彩石甃池塘,采大柘叶。饲蚕于池中。始生如蚊睫,游泳其间。及老可五六寸。池中有挺荷,虽惊风疾吹不能倾动,大者可阔三四尺。而蚕经十五月即跳入荷中,以成其茧。形如斗,自然五色。国人缲之,以织神锦。亦谓之灵泉丝。上始览锦衾,与嫔御大笑曰:此不足以为婴儿绷褯,曷能为我被耶。使者曰:此锦之丝,水蚕也,得水则舒。水火相反,遇火则缩。遂于上前,令四官张之,以水一喷,即方二丈,五色焕烂,逾于向时。上乃叹曰: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不亦然哉。顷即令以火逼之,须臾如故。上益异之,翌日,出示术士田元佐、李元戢焉。碧麦大于中华之麦粒,表里皆碧,香气如粳米。食之体轻,久则可以御风。紫米有类苣蕂,炊一升,得饭一斗。食之令人髭发缜黑,颜色不老。久则后天不死。上因中元日荐于元元皇帝,故当时道士有得食者。
浙东国
宝历二年,浙东国贡舞女二人:一曰飞鸾,二曰轻凤。修眉夥首,兰气融冶。冬不纩衣,夏不汗体。所食多荔枝榧实,金屑龙脑之类。衣軿罗之衣,戴轻金之冠,表异国所贡也,軿罗衣无缝而成。其纹巧织,人未之识焉。轻金冠以金丝结之,为鸾鹤状,仍饰以五彩细珠,玲珑相续,可高一尺,秤之无二三分,上更琢玉芙蓉以为。二女歌舞台,每歌声一发,如鸾凤之音,百鸟莫不翔集其上,及观于庭际。舞态艳逸,更非人间所有。每歌罢,上令内人藏之金屋宝帐,盖恐风日所侵故也。由是宫中语曰:宝帐香重重,一双红芙蓉。
《续博物志》

介氏国

东方介氏之国,其国人数数解音声之语者,盖偏知之所得。太古神圣之人,备知万物情态异,解异类音声会,而训之言:血气不相殊也。
《临海水土志》

安家国

安家之民,悉依深山,架立屋舍于栈格上,似楼状,居处饮食衣服被饰,与夷州民相似。父母死亡,杀犬以祭之,作四方函以葬,饮酒歌舞毕,乃悬著高山岩石之间,不埋土中,作冢椁也。男女悉无礼,今安阳罗江县是其子孙也。皆好猴头羹,以菜和中以醒酒,杂五肉臛不及之。其俗言:宁自负人千石之粟,不愿负人猴头羹臛。
《太平御览》

纻屿

纻屿上多纻有三千馀家,云是徐福后,风俗似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