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朝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边裔典

 第十三卷目录

 朝鲜部汇考一
  周〈武王二则 成王一则〉
  汉〈武帝元封二则 昭帝始元一则 元帝建昭一则 新莽始建国一则〉
  后汉〈世祖建武六则 和帝元兴一则 安帝永初二则 元初一则 建光一则 延光一则 顺帝阳嘉一则 质帝本初一则 灵帝建宁一则 熹平一则 光和一则 献帝建安三则〉
  魏〈明帝太和一则 青龙一则 景初一则 少帝正始五则〉
  晋〈武帝泰始一则 惠帝元康一则 永康一则 成帝咸和一则 咸康二则 康帝建元一则 简文帝咸安一则 孝武帝太元四则 安帝义熙二则〉

边裔典第十三卷

朝鲜部汇考一

武王十有三年,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
《书经·微子篇》:微子若曰:父师,少师,殷其弗或乱正四方,我祖底遂陈于上,我用沉酗于酒,用乱败厥德于下,殷罔不小大,好草窃奸宄,卿士师师非度,凡有辜罪,乃罔恒获,小民方兴。相为敌雠,今殷其沦丧,若涉大水,其无津涯,殷遂丧,越至于今。曰:父师,少师,我其发出狂,吾家耄,逊于荒,今尔无指告予,颠隮若之何其。父师若曰:王子,天毒降灾荒殷邦,方兴沉酗于酒,乃罔畏畏,咈其耇长,旧有位人,今殷民,乃攘窃神祇之牺牷牲用,以容将食无灾,降监殷民用乂,雠敛,召敌雠不怠,罪合于一,多瘠罔诏,商今其有灾,我兴受其败,商其沦丧我罔为臣仆,诏王子出迪,我旧云刻子,王子弗出,我乃颠隮,自靖,人自献于先王,我不顾行遁。按《洪范》:惟十有三祀,王访于箕子,王乃言曰:呜呼。箕子,惟天阴骘下民,相协厥居,我不知其彝伦攸叙。箕子乃言曰:我闻在昔,鲧堙洪水,汨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𢌿洪范九畴,彝伦攸斁,鲧则殛死,禹乃嗣兴。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协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乂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向用五福,威用六极。一,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恭作肃,从作乂,明作哲,聪作谋,睿作圣。三,八政,一曰食,二曰货,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宾,八曰师。四,五纪,一曰岁,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历数。五,皇极,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惟时厥庶民,于汝极,锡汝保极,凡厥庶民,无有淫朋,人无有比德,惟皇作极,凡厥庶民,有猷,有为,有守,汝则念之,不协于极,不罹于咎,皇则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则钖之福。时人斯其惟皇之极,无虐茕独,而畏高明,人之有能有为,使羞其行,而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谷,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时人斯其辜,于其无好德,汝虽锡之福,其作汝用咎,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会其有极,归其有极。曰:皇极之敷言,是彝是训,于帝其训,凡厥庶民,极之敷言,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作民父母,以为天下王。六,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刚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强弗友刚克,燮友柔克,沈潜刚克,高明柔克,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国,人用侧颇僻,民用僭忒。七,稽疑,择建立卜筮人,乃命卜筮,曰雨,曰霁,曰蒙,曰驿,曰克,曰贞,曰悔,凡七。卜五,占用二,衍忒,立时人作卜筮,三人占,则从二人之言,汝则有大疑,谋及乃心,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从,庶民从,是之谓大同,身其康强,子孙其逢吉,汝则从,龟从,筮从,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庶民逆,吉,庶民从,龟从,筮从,汝则逆,卿士逆,吉,汝则从,龟从,筮逆,卿士逆,庶民逆,作内,吉,作外,凶,龟筮共违于人,用静,吉,用作,凶。八,庶徵,曰雨,曰旸,曰燠,曰寒,曰风,曰时,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一极备凶,一极无凶,曰休徵,曰肃,时雨若,曰乂,时旸若,曰哲,时燠若,曰谋,时寒若,曰圣,时风若,曰咎徵,曰狂,恒雨若,曰僭,恒旸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风若,曰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岁月日时无易,百榖用成,乂用明,俊民用章,家用平康,日月岁时既易,百榖用不成,乂用昏不明,俊民用微,家用不宁,庶民惟星,星有好风,星有好雨,日月之行,则有冬有夏,月之从星,则以风雨。九,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六极,一曰凶短折,二曰疾,三曰忧,四曰贫,五曰恶,六曰弱。
《史记·宋世家》:箕子者,纣亲戚也。纣始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矣。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纣为淫泆,箕子谏,不听。人或曰:可以去矣。箕子曰:为人臣,谏不听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说于民,吾不忍为也。乃被发佯狂而为奴。遂隐而鼓琴以自悲,故传之曰《箕子操》。武王既克殷,访问箕子。于是武王乃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其后箕子朝周,过故殷墟,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欲哭则不可,欲泣为其近妇人,乃作麦秀之诗,以歌咏之。其诗曰: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佼僮兮,不与我好兮。所谓佼僮者,纣也。殷民闻之,皆为涕泣。
《尚书大传》:武王胜殷,继公子禄父,释箕子之囚,箕子不忍,周释走朝鲜,武王闻之,自以朝鲜封之,箕子既受周之封,不得无臣礼,故于十二祀来朝。
《朝鲜史略》:东方初无君长,有神人降于太白山,〈今在宁远府,即妙香山。〉檀木下国人立为君,唐尧二十五年戊辰,国号朝鲜,在东表日出之地,故曰:朝鲜。《索隐》曰:以有山水,故名都平壤,徙白岳后入阿斯达山,今九月山为神,是为檀君名。王俭《古纪》云:檀君,与尧并立,至商武丁八年,为神,寿四千十八。然权近应制诗曰:传世不知几历,年会过千,盖传世历年,非檀君寿也。及至周武王克商,箕子率中国人五千入朝鲜,武王因封之都平壤,是为后朝鲜。教民礼义,田蚕,织作,设八条之教,相杀以当时偿,杀相伤以谷偿,相盗者男没入为其家奴,女为婢,欲自赎者,人五十万,虽免为民,俗犹羞之。嫁娶无所售,其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门,妇人贞信不淫,辟饮食以笾豆,有仁贤之化。武王十六年,箕子来朝。
《竹书纪年》:云云。
成王 年,大会诸侯于成周高夷入贡。
《汲冢周书·王会解》:北方台正东,高夷嗛羊。嗛羊者,羊而四角。按注:高夷东北夷,高句丽〈按此所谓高夷,未必箕子
之后。然高丽之名,始见于此。故附之
〉汉武帝元封二年夏四月,朝鲜王攻杀辽东都尉,乃募天下死罪击朝鲜。秋,遣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将应募罪人击朝鲜。
《汉书本纪》云云。按《朝鲜传》:朝鲜王满,燕人。自始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障。秦灭燕,属辽东外徼。汉兴,为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属燕。燕王卢绾反,入匈奴,满亡命,聚党千馀人,椎结蛮夷服而东走出塞,度浿水,居秦故空地上下障,稍役属真番、朝鲜蛮夷及故燕、齐亡命者王之,都王险。会孝惠、高后天下初定,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保塞外蛮夷,毋使盗边;蛮夷君长欲入见天子,勿得禁止。以闻,上许之,以故满得以兵威财物,侵降其旁小邑,真番、临屯皆来服属,方数千里。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又未尝入见;真番、旁众国欲上书见天子,又拥阏弗通。元封二年,汉使涉何谯谕右渠,终不肯奉诏。何去至界,临浿水,使御刺杀送何者朝鲜裨王长,即渡,驰入塞,遂归报天子曰杀朝鲜将。上为其名美,弗诘,拜何为辽东东部都尉。朝鲜怨何,发兵攻袭,杀何。天子募罪人击朝鲜。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讨右渠。右渠发兵距险。左将军卒多率辽东士兵先纵,败散。多还走,坐法斩。楼船将齐兵七千人先至王险。右渠城守,窥知楼船军少,即出击楼船,楼船军败走。将军仆失其众,遁山中十馀日,稍求收散卒,复聚。左将军击朝鲜浿水西军,未能破。天子为两将未有利,乃使卫山因兵威往谕右渠。右渠见使者,顿首谢:愿降,恐将诈杀臣;今见信节,请服降。遣太子入谢,献马五千匹,及馈军粮。人众万馀持兵,方度浿水,使者及左将军疑其为变,谓太子已服降,宜令人毋持兵。太子亦疑使者左将军诈之,遂不度浿水,复引归。山报,天子诛山。左将军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楼船亦往会,居城南。右渠遂坚城守,数月未能下。左将军素侍中,幸,将燕代卒,悍,乘胜,军多骄。楼船将齐卒,入海已多败亡,其先与右渠战,困辱亡卒,卒皆恐,将心惭,其围右渠,常持和节。左将军急击之,朝鲜大臣乃阴间使人私约降楼船,往来言,尚未肯决。左将军数与楼船期战,楼船欲就其约,不会左将军亦使人求间隙降下朝鲜,不肯,心附楼船。以故两将不相得。左将军心意楼船前有失军罪,今与朝鲜私善而又不降,疑其有反计,未敢发。天子曰:将率不能前,乃使卫山谕降右渠,不能颛决,与左将军相误,卒沮约。今两将围城又乖异,以故久不决。使故济南太守公孙遂往正之,有便宜得以从事。遂至,左将军曰:朝鲜当下久矣,不下者,楼船数期不会。具以素所意告遂曰:今如此不取,恐为大害,非独楼船,又且与朝鲜共灭吾军。遂亦以为然,而以节召楼船将军入左将军军计事,即令左将军戏下执缚楼船将军,并其军。以报,天子诛遂。左将军已并两军,即急击朝鲜。朝鲜相路人、相韩陶、尼溪相参、将军王唊相与谋曰:始欲降楼船,楼船今执,独左将军并将,战益急,恐不能与,王又不肯降。陶、唊路人皆亡降汉。路人道死。〈唊音颊〉
《朝鲜史略》:箕子都平壤,其后子孙稍骄虐,燕乃攻其西满,潘汗为界,朝鲜遂弱。至四十代孙否,属于秦,子准,立为卫满,诱逼浮海南奔,又曰:燕人卫满因卢绾乱〈汉高祖时燕王绾乱〉亡命来渡浿水,〈即今大同江〉诱逐箕准据王险城〈即今平壤〉仍号朝鲜,至孙右渠不奉汉,诏武帝遣公孙遂灭之。
元封三年夏,朝鲜斩其王右渠降,以其地为乐浪、临屯、元菟、真番郡。楼船将军杨仆,坐失亡多,免为庶民,左将军荀彘坐争功,弃市。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按《朝鲜传》:元封三年夏,尼溪相参,乃使人杀朝鲜王右渠来降。王险城未下,故右渠之大臣成己又反,复攻吏。左将军使右渠子长、降相路人子最,告谕其民,诛成己。故遂定朝鲜为真番、临屯、乐浪、元菟四郡。封参为浕清侯,陶为秋苴侯,唊为平州侯,长为几侯。最以父死颇有功,为涅阳侯。左将军徵至,坐争功相嫉乖计,弃市。楼船将军亦坐兵至列口当待左将军,擅先纵,失亡多,当诛,赎为庶人。
《朝鲜史略》:四郡汉武帝讨右渠,分其地为乐浪〈平壤〉临屯〈东暆县今注陵〉元菟〈东沃沮城今咸镜地〉真番〈雷县〉
昭帝始元五年夏六月,罢真番郡。
《汉书本纪》云云。
《朝鲜史略》:二府汉昭帝以平壤元菟郡为平州都督府,临屯乐浪郡为东府都督府。
元帝建昭二年,高句丽始祖朱蒙立。
《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始祖朱蒙立〈汉元帝建昭二年,新罗始祖二十一年〉先是东扶馀王金蛙、扶馀王解夫娄老无子,求嗣祭山川,所御马至鲲渊,见大石,相对而泪,转石,有小儿金色蛙,形喜而养之,名曰:金蛙。及长,立为太子,得河伯女柳花于太白山南优渤水,〈在今宁边府〉幽于室中,为日影所照,而娠,生一卵蛙,欲剖之,不能。母裹置暖处,有男子破壳而出,骨表英伟。七岁,自作弓矢,发无不中,名为朱蒙。〈扶馀俗,谓善射者为朱蒙〉蛙七子忌欲杀之,朱蒙乃与乌夷陕,父摩离等行,至淹淲水,无梁。祝曰:我天帝子,河伯外甥,今日逃乱追者,将及奈何于是。鱼鳖成桥,得渡。桥解,追兵不及。至毛屯谷,遇三贤。〈麻衣衲衣水澡衣〉共至,卒至扶馀〈今成州府〉其王无子妻,以女生沸流及温祚王薨,朱蒙嗣自称高辛之,后国号高句丽,因姓高。时沸流水上松壤国王,以国来降,封为多勿侯。〈丽语复旧王为多勿〉又灭荇人国〈在太白山东南即今三陟府〉及北沃沮一名,置沟娄,北接挹娄,在不咸山北,东滨大海,多山险,人多力,土气寒,常居穴,弓长四尺,矢用楛青石为镞,古之肃慎氏国也。高句丽王母柳花,卒于东扶馀,其王金蛙,以太后礼葬之。立神庙。高句丽王朱蒙薨,〈号东明王〉太子类利立,移都国内,〈即今义州〉又筑尉那岩城。朱蒙在扶馀,娶李氏,有娠,朱蒙去后,乃生。有奇节,善弹丸。误中汲妇盆,以无父被骂,问于母,知父所在。搜柱下,得父所遗剑,持往见王。王以所藏断剑合之,果验,乃立为太子。〈按朝鲜之地,至此朱蒙与新罗
分据之。新罗别立国名,故别见
〉新莽始建国四年,严尤诱高句丽侯驺斩之。更高句丽为下句丽。
《汉书·王莽传》:莽发高句丽兵,当伐胡,不欲行,郡强迫之,皆亡出塞,因犯法为寇。辽西大尹田谭追击之,为所杀。州郡归咎于高句丽侯驺。严尤奏言:貉人犯法,不从驺起,正有他心。宜令州郡且尉安之。今猥被以大罪,恐其遂畔,夫馀之属必有和者。匈奴未克,夫馀、秽貉复起,此大忧也。莽不尉安,秽貉遂反,诏尤击之。尤诱高句丽侯驺至而斩焉,传首长安。莽大悦,下书曰:乃者,命遣猛将,共行天罚,诛灭虏知,分为十二部,或断其右臂,或斩其左腋,或溃其胸腹,或紬其两胁。今年刑在东方,诛貉之部先纵焉。捕斩虏驺,平定东域,虏知殄灭,在于漏刻。此乃天地群神社稷宗庙佑助之福,公卿大夫士民同心将率虓虎之力也。予甚嘉之。其更名高句丽为下句丽,布告天下,令咸知焉。于是貉人愈犯边。
《朝鲜史略》:高句丽王迁都尉那岩城,太子解明不随,恃强力,结怨邻国。〈解明留都黄龙国王,赠强弓,解明对其使弯折之〉太子曰:父命不可逃。乃往砺津原,以鎗插地,走马,触鎗死。〈年二十一〉王莽发高句丽兵,伐胡王,不欲从。莽遣严尤击之,降封王为下句丽侯。高句丽王类利薨,〈天凤五年〉号琉璃明王。太子无恤立,以乙豆智为左辅,高句丽王北伐扶馀,北溟人怪由道,请从征,拔剑,大号,直进,斩扶馀王带素,其季弟〈皆金蛙之子〉自立为王,移都曷思水滨,从弟率国人来降,赐姓络氏〈皆有络文故也〉

后汉

世祖建武八年冬十二月,高句丽王遣使奉贡。
《后汉书·本纪》云云。按《东夷传》: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南与朝鲜、濊貊,东与沃沮,北与扶馀接。地方二千里,多大山深谷,人随而为居。少田业,力作不足以自资,故其俗节于饮食,而好修宫室。东夷相传以为扶馀别种,故言语法则多同,而跪拜曳一脚,行步皆走。凡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顺奴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消奴部为王,稍微弱,后桂娄部代之。其置官,有相加、对卢、沛者、古邹大加〈古邹大加掌宾客官〉、主簿、优台、使者、帛衣先人。武帝灭朝鲜,以高句丽为县,使属元菟,赐鼓吹伎人。其俗淫,皆洁净自喜,暮夜辄男女群聚为倡乐。好祠鬼神、社稷、零星,以十月祭天大会,名曰东盟。其国东有大穴,号隧神,亦以十月迎而祭之。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以自饰。大加、主簿皆著帻,如冠帻而无后;其小加著折风,形如弁。无牢狱,有罪,诸加评议便杀之,没入妻子为奴婢。其婚姻皆就妇家,生子长大,然后将还,便稍营送终之具。金银财币尽于厚葬,积石为封,亦种松柏。其人性凶急,有气力,习战斗,好寇钞,沃沮、东濊皆属焉。句丽一名貊耳。有别种,依小水为居,因名曰小水貊。出好弓,所谓貊弓是也。王莽初,发句丽兵以伐匈奴,其人不欲行,彊迫遣之,皆亡出塞为寇盗。辽西大尹田谭追击,战死。莽令其将严尤击之,诱句丽侯驺入塞,斩之,传首长安。莽大说,更名高句丽王为下句丽侯,于是貊人寇边愈甚。建武八年,高句丽遣使朝贡,光武复其王号。按《三国志》: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南与朝鲜、濊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都于丸都之下,方可二千里,户三万。多大山深谷,无原泽。随山谷以为居,食涧水。无良田,虽力佃作,不足以实口腹。其俗节食,好治宫室,于所居之左右立大屋,祭鬼神,又祀灵星、社稷。其人性凶急,喜寇钞。其国有王,其官有相加、对卢、沛者、古雏加、主簿、优台丞、使者、皂衣先人,尊卑各有等级。东夷旧语以为夫馀别种,言语诸事,多与夫馀同,其性气、衣服有异。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顺奴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消奴部为王,稍微弱,今桂娄部代之。汉时赐鼓吹伎人,常从元菟郡受朝服、衣帻,高句丽令主其名籍。后稍骄恣,不复诣郡,于东界筑小城,置朝服衣帻其中,岁时来取之,今胡犹名此城为帻沟溇。沟溇者,句丽名城也。其置官,有对卢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王之宗族,其大加皆称古雏加。消奴部本国主,今虽不为王,适统大人,得称古雏加,亦得立宗庙,祠灵星、社稷。绝奴部世与王婚,加古雏之号。诸大加亦自置使者。皂衣先人,名皆达于王,如卿大夫之家臣,会同坐起,不得与王家使者、皂衣先人同列。其国中大家不佃作,坐食者万馀口,下户远担米粮鱼盐供给之。其民喜歌舞,国中邑落,暮夜男女群聚,相就歌戏。无大仓库,家家自有小仓,名之为桴京。其人洁清自喜,善藏酿。跪拜申一脚,与夫馀异,行步皆走。以十月祭天,国中大会,名曰东盟。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以自饰。大加、主簿头著帻,如帻而无后,其小加著折风,形如弁。其国东有大穴,名隧穴,十月国中大会,迎隧神还于国东上祭之,置木隧于神坐。无牢狱,有罪诸加评议,便杀之,没入妻子为奴婢。其俗作婚姻,言语已定,女家作小屋于大屋后,名婿屋,婿暮至女家户外,自名跪拜,乞得就女宿,如是者再三,女父母乃听使就小屋中宿,傍顿钱帛,至生子已长大,乃将妇归家。其俗淫。男女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厚葬,金银财币,尽于送死,积石为封,列种松柏。其马皆小,便登山。国人有气力,习战斗,沃沮、东濊皆属焉。又有小水貊。句丽作国,依大水而居,西安平县北有小水,南流入海,句丽别种依小水作国,因名之为小水貊,出好弓,所谓貊弓是也。王莽初发高句丽兵以伐胡,不欲行,彊迫遣之,皆亡出塞为寇盗。辽西大尹田谭追击之,为所杀。州郡县归咎于句丽侯騊,严尤奏言:貊人犯法,罪不起于騊,且宜安慰,今猥被之大罪,恐其遂反。莽不听,诏尤击之。尤诱期句丽侯騊至而斩之,传送其首诣长安。莽大说,布告天下,更名高句丽为下句丽。当此时为侯国,汉光武帝八年,高句丽王遣使朝贡,始见称王。
《朝鲜史略》:高句丽王以贪暴废沸流,部长仇都逸苟焚永为庶人,举邹勃素代之三人,诣堂下谢罪,勃素曰: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则善莫大焉。仇都等感愧,不复为恶。高句丽王元妃,恐王子好童以爱夺嫡,谮无礼王疑之,或劝自释曰:我若释之,是显母之恶,贻父之忧。遂伏剑死。
建武二十年,高句丽王无恤薨,王弟解邑朱立。按《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无恤薨,号大武神王,王拔怪由举豆智以贪鄙,斥仇都以知能,褒勃素征盖马灭乐浪,扶馀奔窜而自避,勾茶畏威而来降,然信内谗杀贤子好童,惜也。太子解忧幼,王弟解邑朱立。〈建武二十年〉
建武二十三年冬十月丙申,高句丽率种人诣乐浪内属。
《后汉书·光武本纪》云云。按《东夷传》:二十三年冬,句丽蚕支落大加戴升等万馀口,诣乐浪内属。建武二十四年,王解邑朱薨,前王子解忧立。
《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解邑朱薨,号闵中王前王,太子解忧立。〈建武二十四年〉建武二十五年,句丽款塞。
《后汉书·光武本纪》不载。按《东夷传》:二十五年春,句丽寇右北平、渔阳、上谷、太原,而辽东太守祭彤以恩信招之,皆复款塞。
建武二十九年,高丽臣杜鲁弑其君解忧,前琉璃王子再思之子宫立。
《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解忧暴戾不仁,不恤国事,坐必藉人,卧则枕之人。或动摇,辄杀之。有谏者射之,百姓多怨,杜鲁弑之,号慕本王。〈在位六年〉国人迎琉璃,王子再思之子宫立之〈建武二十九年〉是为太祖王。
和帝元兴元年春正月,高句丽寇郡县。秋九月,辽东太守耿夔击貊人,破之。
《后汉书·和帝本纪》云云。按《东夷列传》:句丽王宫生而开目能视,国人怀之,及长勇壮,数犯边境。和帝元兴元年春,复入辽东,寇略六县,太守耿夔击破之,斩其渠帅。
安帝永初三年春正月,高句丽遣使贡献。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
永初五年,高句丽王宫遣使贡献,求属元菟。
《后汉书·安帝本纪》不载。按《东夷列传》云云。
元初五年夏六月,高句丽与秽貊寇元菟。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东夷传》:元初五年,复与秽貊寇元菟,攻华丽城。〈注:华丽县属乐浪郡。〉《朝鲜史略》:高句丽王与秽貊袭汉,元菟秽貊本朝鲜之地,南与辰韩,北与高句丽沃沮接,东穷大海,西至乐浪。汉武帝元朔五年,秽君南闾叛,降于汉,以其地为沧海郡。秽即今江陵府貊,即今春川府。高句丽王,以其弟遂成统军国事,丸都地震,王梦一豹齧虎尾。占者曰:虎,百兽之长。豹者,同类而小者也。意王之族类,有谋绝王后者乎。王不悦,问高福章,福章对以作善则灾,反为福。高句丽以穆度娄为左辅,高福章为右辅,与参遂成政,度娄知遂成有异心,称疾不仕。
建光元年春正月,幽州刺史冯,率二郡太守讨高句丽、秽貊,不克。夏四月,秽貊复与鲜卑寇辽东,辽东太守蔡讽追击,战殁。冬十二月,高句丽、马韩、秽貊围
元菟城,夫馀王遣子与州郡并力讨破之。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东夷列传》:建光元年春,幽州刺史冯、元菟太守姚光、辽东太守蔡讽等将兵出塞击之,捕斩秽貊渠帅,获兵马财物。宫乃遣嗣子遂成将二千馀人逆光等,遣使诈降;光等信之,遂成因据险阸以遮大军,而潜遣三千人攻元菟、辽东,焚城郭,杀伤二千馀人。于是发广阳、渔阳、右北平、涿郡属国三千馀骑同救之,而貊人已去。夏,复与辽东鲜卑八千馀人攻辽队,杀掠吏人。蔡讽等追击于新昌,战殁,功曹耿耗、兵曹掾龙端、兵马掾公孙酺以身捍讽,俱殁于陈,死者百馀人。秋,宫遂率马韩、秽貊数千骑围元菟。夫馀王遣子尉仇台将二万馀人,与州郡井力讨破之,斩首五百馀级。是岁宫死,子遂成立。姚光上言欲因其丧发兵击之,议者皆以为可许。尚书陈忠曰:宫前桀黠,光不能讨,死而击之,非义也。宜遣吊问,因责让前罪,赦不加诛,取其后善。安帝从之。
《三国志·东方列传》:殇、安之间,句丽王宫数寇辽东,更属元菟。辽东太守蔡讽、元菟太守姚光以宫为二郡害,兴师伐之。宫诈降请和,二郡不进。宫密遣军攻元菟,焚烧候城,入辽隧,杀吏民。后宫复犯辽东,蔡讽轻将吏士追讨之,军败没。宫死,子伯固立。
延光元年秋七月,高句丽降。
《后汉书·安帝本纪》云云。按《东夷传》:建光元年,宫死,子遂成立。遣使吊问,因责让前罪,赦不加诛,取其后善。明年,遂成还汉生口,诣元菟降。诏曰:遂成等桀逆无状,当斩断菹醢,以示百姓,幸会赦今,乞罪请降。鲜卑、濊貊连年寇钞,驱略小民,动以千数,而裁送数十百人,非向化之心也。自今以后,不与县官战斗而自以亲附送生口者,皆与赎直,缣人四十匹,小口半之。遂成死,子伯固立。其后濊貊率服,东垂少事。
顺帝阳嘉元年十二月庚戌,复置元菟郡屯田六郡。按《后汉书·顺帝本纪》云云。按《传》同,六郡作六部。质帝本初元年,高句丽王传位于弟,遂成王立杀其臣高福章。
《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传位于弟遂成。高福章谏曰:遂成忍而不仁,今日受禅,明日害大王之子孙。王不听,遂成立,年七十六。汉质帝本初元年,高句丽王遂成杀右辅高福章。临刑,叹曰:今君以不义,杀一忠臣,吾与其生于无道之时,不如死之速也。乃即刑。高句丽王遂成杀太祖。王元子莫根,其弟莫德,恐祸及,自缢死。
灵帝建宁二年,元菟太守讨高句丽王,伯固降,属辽东。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按《三国志·高句丽传》:顺、桓之间,复犯辽东。寇新安、居乡,又攻西安平,于道上杀带方令,略得乐浪太守妻子。灵帝建宁二年,元菟太守耿临讨之,斩首虏数百级,伯固降,属辽东。按《朝鲜史略》:高句丽前王宫薨〈寿百十九岁〉,临明答夫弑其君遂成,号次大王,立其弟伯固。伯固乃以临明答夫为国相,以前王太子邹安为让国君。初,答夫之难,邹安逃窜。至是,诣阙谢罪。王赐狗山赖娄头谷二所,封为君。汉元菟郡太守耿临以大兵攻高句丽,答夫因其士卒饥窘,引还,追战,于坐原大败之。
熹平 年,高句丽王属元菟。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按《三国志·高句丽传》:熹平中,伯固乞属元菟。
光和二年,高句丽王伯固薨,子男武立。
《后汉书·本纪》《列传》俱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伯固薨,号新大王。太子男武立,姿表雄伟,莅事听断,宽猛得中,立于氏为后。
献帝建安元年,高句丽左可虑等叛,王讨平之,立赈贷法。
《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左可虑等叛,伏诛。初,中畏大夫沛者,于畀留评者,左可虑,皆以外戚执国柄,多行不义,国人怨愤。王怒,欲诛之。左可虑等叛,聚群攻王都,王徵兵讨平。高句丽聘处士乙巴素为国相。巴素隐鸭绿谷,性质刚毅,智虑渊深,东都晏留荐之,除国相,明政教,信赏罚,人民乂安,内外无事。立赈贷法,每岁自三月至七月出,官谷以赈贷,至冬月还输,以为定例。
建安二年,高句丽王男武薨,弟延优立。
《后汉书·灵帝本纪》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故国川王男武薨〈在位十九年〉,于后矫遗命立王弟,延优王薨,后秘丧,夜往王弟发岐第,曰:王无后,子宜嗣之。发岐不从,责曰:妇人夜行,礼乎。后惭。又往延优第。延优迎入饮之,遂执延优手入宫。翌日,矫命立之。男武弟发岐,请师于辽东太守公孙度,讨延优,其弟𦋺须以王命率兵禦之。发岐自杀王,立前王妃于氏为后。建安 年,高句丽王,立子郊彘为太子。
《后汉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立子郊彘为太子。初,郊豕逸至酒桶村,有一女,执之,王闻而异之,微行,幸其女,生子,因以郊豕而得,名曰郊彘。后改名优位居。

魏明帝太和元年,高句丽王延优薨,是为山上王,〈在位三十一年〉太子优位居立。
《魏志》不载,按《朝鲜史略》云云。
青龙四年秋七月,高句丽王宫斩送吴使胡卫等首,诣幽州。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景初二年,高句丽助军讨辽东。
《魏志·明帝本纪》:景初二年春正月,诏太尉司马宣王帅众讨辽东。《句丽助军纪》不载。按《高句丽传》:公孙度之雄海东也,伯固遣大加优居主簿然人等,助度击富山贼,破之。伯固死,有二子,长子拔奇,小子伊夷模。拔奇不肖,国人便共立伊夷模为王。自伯固时,数寇辽东,又受亡胡五百馀家。建安中,公孙康出军击之,破其国,焚烧邑落。拔奇怨为兄而不得立,与消奴加各将下户三万馀口诣康降,还住沸流水。降胡亦叛伊夷模,伊夷模更作新国,今日所在是也。拔奇遂往辽东,有子留句丽国,今古雏加駮位居是也。其后复击元菟,元菟与辽东合击,大破之。伊夷模无子,淫灌奴部,生子名位宫。伊夷模死,立以为王,今句丽王宫是也。其曾祖名宫,生能开目视,其国人恶之,及长大,果凶虐,数寇钞,国见残破。今王生堕地,亦能开目视人,句丽呼相似为位,似其祖,故名之为位宫。位宫有力勇,便鞍马,善猎射。景初二年,太尉司马宣王率众讨公孙渊,宫遣主簿大加,将数千人助军。
少帝正始三年,高句丽寇西安平。
《魏志·少帝本纪》不载。《五高句丽传》云云。
正始五年,毋丘俭破高句丽。
《魏志·少帝本纪》不载。按《高句丽传》:其五年,为幽州刺史毋丘俭所破。语在《俭传》。按《毋丘俭传》:正始中,俭以高句丽数侵叛,督诸军步骑万人出元菟,从诸道讨之。句丽王宫将步骑二万人,进军沸流水上,大战梁口,宫连破走。俭遂束马县车,以登丸都,屠句丽所都,斩获首虏以千数。句丽沛者名得来,数谏宫,宫不从其言。得来叹曰:立见此地将生蓬蒿。遂不食而死,举国贤之。俭令诸军不坏其墓,不伐其树,得其妻子,皆放遣之。宫单将妻子逃窜。俭引军还。
正始六年,复征高句丽。
《魏志·少帝本纪》不载。按《毋丘俭传》:六年,复征之,宫奔买沟。俭遣元菟太守王颀追之,过沃沮千馀里,至肃慎氏南界,刻石纪功,刋丸都之山,铭不耐之城。诸所诛纳八千馀口,论功受赏,侯者百馀人。穿山溉灌,民赖其利。
正始七年春二月,幽州刺史毋丘俭讨高句丽。按《魏志·少帝本纪》云云。〈按七年似与五年重,则《本纪》《传纪》年疑有误,存参〉《朝鲜史略》:魏遣幽州刺史,毋丘俭屠,高句丽丸都城王奔南沃沮魏,兵退王还国移都平壤。初王至竹岭,军士尽散,东部人密友者,募死士与之赴敌,力战,王间行得脱,魏军追不止,东部人纽由诈降,入魏军,藏刀食器,刺杀魏将,与之俱死。魏军退,王还国,论二人功为第一。
正始九年,高句丽东川王优位居薨,子然弗立。按《魏志》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东川王优位居薨〈在位二十二年〉太子然弗立〈魏正始九年〉东川之薨,国人怀德,莫不哀伤。近臣至欲自杀以殉。及葬,至墓自死者,甚多。高句丽王杀其夫人贯那,王后椽氏,恐贯那专宠,谮于王,贯那惧,反,谮后于王。王怒,以革囊盛之,投西海。

武帝泰始六年,高句丽中川王然弗薨,子药卢立杀其弟,逸支勃素。是年,肃慎侵高丽。
《晋书·武帝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中川王然弗薨,子药卢立,其弟逸支、勃素二人,诈称病,往温阳戏乐无节,出言悖逆。王乃令力士执而杀之。肃慎侵高句丽,屠边,氓王遣弟达贾伐之,拔檀卢城,杀酋长,封达贾为安国君。
惠帝元康二年,高句丽西川王药卢薨,子相夫立慕容廆以兵侵高丽。
《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西川王药卢薨〈在位二十三年〉太子相夫立〈晋元康二年〉以其叔父安国君达贾,有大功国人所倚望,又谓其弟咄固蓄异心皆杀之,国人知其无罪惜之,燕慕容廆屡侵,高句丽国相仓助利,乃荐北部大兄高奴子为新城太守,善政有威声,廆不复来侵。
永康元年,高句丽国相废其王相夫,立其弟乙弗为王。
《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国相仓卒,利废其王相夫,立乙弗为王。晋永康元年,乙弗相夫弟咄固之子出遁。水室村人阴牟家佣作。
成帝咸和六年,高句丽美川王乙弗薨,子斯由立。
《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美川王乙弗薨〈在位三十三年〉太子斯由立改名钊〈晋咸和六年〉
咸康二年二月庚申,高句丽遣使贡方物。
《晋书·成帝本纪》云云:
咸康八年冬十月,燕慕容皝击高句丽。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按《慕容皝载记》:皝迁都龙城,率劲卒四万,入自南陕,以伐宇文、高句丽。又使翰及子垂为前锋,遣长史王宇等,勒众万五千,从北置而进。高句丽王钊谓:皝军之从北路也,乃遣其弟武统精锐五万距北置,躬率弱卒以防南陕。翰与钊战于水底,大败之,乘胜遂入丸都,钊单马而遁。皝发钊父利墓,载其尸并其母妻珍宝,掠男女五万馀口,焚其宫室,毁丸都而归。
《通鉴》:咸康八年冬十月,燕王皝迁都龙城,赦其境内,建威将军翰言于皝曰:宇文强盛日久,屡为国患。今逸豆归篡窃得国,群情不附,加之性识庸闇,将帅非才,国无防卫,军无部伍,臣久在其国,悉其地形,虽远附强,羯声势不接,无益救援。今若击之,百举百克。然高句丽去国密迩,常有窥𨵦之志。彼知宇文既亡,祸将及己,必乘虚深入掩吾不备。若少留兵,则不足以守。多留兵,则不足以行。此心腹之患也。宜先除之,观其势力,一举可克。宇文自守之虏,必不能远来争利。既取高句丽,还取宇文,如反手耳。按《梁书·高句丽传》:晋永嘉乱,鲜卑慕容廆据昌黎大棘城,元帝授平州刺史。句丽王乙弗利频寇辽东,廆不能制。弗利死,子钊代立。康帝建元元年,慕容廆子晃率兵伐之,钊与战,大败,单马奔走。晃乘胜追至丸都,焚其宫室,掠男女五万馀口以归。
《朝鲜史略》:燕王慕,容皝攻陷丸都城,发美川王墓,载其尸,虏王母、王妃以归。后王称臣纳贡,还母及父之尸。〈按此一事,《晋书》作咸康八年,《梁书》作建元元年、八年,晋成帝崩,次年康帝改元也〉
康帝建元元年,高句丽来朝献。
《晋书·康帝本纪》:建元元年十二月,高句丽遣使朝献。
简文帝咸安元年,百济侵,高丽王拒战,中流矢薨,子丘夫立。
《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百济王大举侵句丽,王拒战,中流矢,薨,在位四十有一年。是为故国原王太子丘夫立。晋文帝咸安元年,移都汉山,秦王苻坚,遣使送浮屠,顺道及佛像、佛经于高句丽。高句丽佛法,始此。
孝武帝太元二年,高句丽遣使朝贡于秦。
《晋书·本纪》不载。按《通鉴纲目》云云。
太元九年,高句丽小兽林王薨,弟伊连立。
按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云云。
太元十一年,燕伐高句丽。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按《慕容垂载记》:太元十一年,高句丽寇辽东,垂平北慕容佐遣司马郝景率众救之,为高句丽所败,辽东、元菟遂没。建节将军徐岩叛干武邑,驱掠四千馀人,走幽州。垂驰敕其将平规曰:但固守勿战,比破丁零,吾当自讨之。规违命拒战,为岩所败。岩乘胜入蓟,掠千馀口而去,所过寇暴,遂据令支。翟成长史鲜于得斩成而降,垂入行唐,悉坑其众。苻丕弃邺城,奔于并州。慕容农攻剋令支,斩徐岩兄弟。进伐高句丽,复辽东、元菟二郡,还屯龙城。太元十七年,高句丽故国壤王伊连薨,在位九年,太子谈德立,是为广开土王。
《晋书·本纪》《列传》皆不载。按《朝鲜史略》云云。
安帝义熙元年,燕慕容熙伐高句丽,不剋而还。〈按《通鉴纲 目》作元年。〉
《晋书·本纪》不载。按《慕容熙载记》:高句丽寇燕郡,杀略百馀人。熙伐高句丽,以苻氏从,为冲车地道以攻辽东。熙曰:待划平寇城,朕当与后乘辇而入,不听将士先登。于是城内严备,攻之不能下。会大雨雪,士卒多死,乃引归。拟邺之凤阳门,作弘光门,累级三层。熙与苻氏袭契丹,惮其众盛,将还,苻氏弗听,遂弃其辎重,轻袭高句丽,周行三千馀里,士马疲冻,死者属路。攻木底城,不剋而还。
义熙九年,高句丽献方物。
《晋书·安帝本纪》云云。
《文献通考》:高丽王高琏,晋安帝义熙中,遣长史高翼献赭白马,以琏为营州诸军事高丽王乐浪郡公。按《朝鲜史略》:高句丽王谈德薨,王尝下令,崇佛求福,立国社,修宗庙。〈在位二十二年〉子巨琏立,是为长寿王。〈义熙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