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十二卷目录

 海部汇考八
  海防三
  明三

山川典第三百十二卷

海部汇考八

海防三

明三

《武备志·南直隶兵险考》:分江南、江北二路,江南苏松,江北淮扬。
苏松

总督直浙福军务,兼巡抚浙江都御史,驻劄浙江。提督应天军务巡抚都御史。
操江都御史。
督察侍郎〈详见浙江〉
视军情官〈详见浙江〉
巡按苏松监察御史。〈嘉靖乙卯四月,兵部题准敕兼监军纪功〉巡江监察御史    整饬苏松兵备副使。整饬常镇兵备副使。
添设海防佥事驻劄上海。
镇守浙直地方总兵官驻劄浙江。
协守浙直地方副总兵官驻劄金山。
苏松参将      常镇参将。
游系将军驻劄金山。
南洋游兵都司。
刘家河把总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吴淞江把总     南汇把总
青村把总      柘林把总
川沙把总      福山港把总
镇江把总      京口圌山把总。
沿海卫所

金山卫,
左右前三所,俱在卫城后所,今调守林镇堡。
中所今调守松江府城。
中前所今调守青村城。
中后所今调守南汇城。
太仓卫
左右中前后五所   吴淞所
镇海卫
左右中前后五所   崇明守禦千户所
镇江卫
沿海巡检司

松江府
金山   戚木泾  三林庄  南跄
苏州府
江湾   顾泾   刘家港  茜泾
唐茜泾  甘草   白茆港  唐浦
福山
沿海营堡台铺烽堠

松江府
营五   独树   金山   江门
小盘   大盘
堡四   柘林   胡家港  川沙
蔡庙港
塘铺二十三     前所二瞭,守军四人左所二瞭,守军四人  右所二瞭,守军四人中所一十七瞭,守军三十四人。
烽堠四十一,每堠瞭,守军五人。
后所三  新庙   江门   葛逄
前所四  横沥   蓧管   戚家
金山
左所三  漴缺   周公   陆鹤右所三  西新   东新   胡家
中前所〈十二〉戚漴 宋家   新袁浦旧袁浦  大门   焦树   头墩
二墩   三墩   五墩   旧四墩新四墩
中后所〈十六〉南汇头墩 二墩 三墩
四墩   五墩   六墩   七墩
八墩   九墩   十墩   十一墩十二墩  十三墩  十四墩  十五墩十六墩
苏州府
营堡三  福山   九折村  双滨村敌台三  黄窑港  七丫港  白茆港烽堠〈四十七〉依有 西潜   周家马沙   东潜   宝山   月浦
顾泾   练祁   五岳   张浦
黄窑   新塘   浪港   鹿鸣
双鸣   金泾   许浦   高浦
崔浦   黄滨   福山   瓦浦
卢浦   奚浦   西洋   海洋
耿泾   新庄   唐浦   生宇圩吕家圩  掬港  七丫港  唐茜泾大钱泾  白茆港  千步泾  三丈浦黄泗浦  大陈浦  徐陆泾  小东浦泗马泾  乌沙港  野港   漕港
淮扬〈除总督督察视军情官,操江巡江,与苏松同不重列〉

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巡抚都御史。
提督淮扬军务巡抚都御史。
巡按淮扬监察御史,嘉靖乙卯四月,兵部题准敕兼监军纪功。
整饬淮扬兵备副使,
总督漕运总兵官,
提督狼山等处地方副总兵,
扬州参将      盐城参将。
统领兵勇游击将军驻劄仪真。
北洋游兵都司    仪真守备
掘港守备      大河口把总
周家桥把总     狼山水兵把总
东海把总      管领曹濮民兵把总管领沂州民兵把总。
沿海卫所

扬州卫,旗军八千九百六十名,屯军四千四百四十名。
通州千户所,旗军二百三名,屯军八百八十二名。盐城千户所,屯军八百八十二名。
泰州千户所,旗军二百三名,屯军八百八十二名。高邮卫,旗军六千七百二十名,屯军四千四百四十名。
兴化千户所
仪真卫,旗军四千四百八十名。
大河卫,旗军一千五百二十一名。
左右中前后中左中右中前八所。
淮安卫,旗军八百五十名。
左右前后中左中右六所。
东海中千户所,旗军五百五十名。
东海中前千户所,旗军四百七十五名。
沿海巡检司

扬州府
狼山弓兵六十名   吴陵弓兵五十名
张港弓兵五十名   石港弓兵四十名
掘港弓兵四十名   西场弓兵三十名
海安弓兵三十名   西溪弓兵三十名
安丰弓兵一百名   黄桥弓兵三百名
印庄弓兵三十名   口岸弓兵三十名
归仁弓兵五十名   瓜洲弓兵一百名
淮安府
喻口镇  马逻   庙湾   羊寨
坝上   长乐   惠深   东海
临洪   荻水镇
沿海营寨烽堠

扬州府
营十四   徐稍    大河
壮捷    壮武    斜角嘴
镇远    轻忠    济武
登庸    平定    忠节
兴义    掘港东营  掘港西营
寨九    白驹    刘庄
拼茶    角料    掘港场
李家堡   大河口〈军二百人〉斜角嘴〈军五十人〉徐稍寨〈军五十人〉烽堠六十九,
通州八,
海门县二十八,
泰州十一,
拼茶寨四,
斜角寨二,
白驹寨一,
掘港寨九,
刘家寨一,
李家堡五,
南直隶事宜
南直隶东滨巨海,北亘长淮,中贯大江,江南则为苏松、常镇诸郡,江北则为淮扬诸郡,其势不能以相援也,故各有巡抚之设,在苏松四府有防海、防江二者之责,在淮扬二府有防海、防江、防淮三者之责,以其均之为直隶也。
江南诸郡

方廉曰:松江自金山卫至南汇所,官军各分信地,各有定额。
按金山卫以西守禦,独树、江门二营,旧制各设官军四十名,又贴守兵,共一百名。金山卫以东,守禦金山营、胡家港堡、蔡庙港堡,旧制各设官军四十名,又贴守军,共三百五十二名。以上正守军人系金山卫查拨,贴守军系太仓、镇海二卫嘉兴千户所调发。

每岁二月上班,十月掣班,青村以东各洪港旧制系青村官军把守,南汇以北,各洪港,旧制系南汇官军把守。今查修复海塘须照旧分派,但太仓、镇海、嘉兴同有倭患,贴守官军似难调发,相应于金山青村适中,如柘林地方,南汇吴淞江适中,如七八团地方。添设陆路把总二员,各领精兵一千,如募到狼兵、邳兵之类,若兵数不敷,就于沿海招募义勇,照依客兵支给口粮。各官兵即于柘林七八团暂借民居劄营,随路有警,相机策应,不许潜住。卫所城中各设守禦官军,悉听钤辖,此松江、海塘设备之大略也。若沿海港口金山以东,有翁家港、蔡庙港、柘林、漴缺等处,南汇以北有四五六七八九团、洪口川、沙洼、清水洼等处,皆宜设船防守。按旧制,金山卫所造船各有定额,左右前后所,每百户所造出海哨船四只,共计八十只,青南二所,每百户所造出海哨船四只,共计八十只,俱就各卫所派拨巡军,在海巡罗。正统间因海患宁谧,或以船为虚费,题准以江船易马,而哨船之制遂废矣。今议设船只一马之资,不足以备一船之用,官军穷苦又难陪贴,合令每马二疋造船一只,再于卫所查有地租、公费银两,与松江府库军前银内相兼辏数,每船量贴银十两。金山卫总委官一员,督造其各船应用器械火器合于原议。太仓置造军器,内给发听用就,点各卫所知水军人操习水战,布列港口,各分汛地。如倭贼突至而纵容其停泊者,服以上刑,则自无规避之患矣。此松江海港设备之大略也。夫沿海设备固为上策,万一外守不固则黄浦一带又为苏松险要,守浦乃所以守门户,犹有愈于守城也。今吴淞江口即为黄浦口子,既经设备而吴淞江所亦设兵一枝,以防深入矣,而至于上海之高仓渡、沈庄塘、周浦闸港、闵行华亭之叶谢、曹泾、张堰等处。贼一登岸抢船渡浦甚易,除松江府先后打造双塔船鹰船,各发上海华亭,各召募水兵分布沿浦各港,巡逻把截,又华上二县各募乡兵护守城池,有警调至浦边协守,但前项兵夫官无专职,则事难责成。而沿浦二百里之远,本府巡捕官一人势难管摄,合令清军同知一员带管华亭乡兵、水兵,自丰泾以至闵行皆其信地。再设巡捕同知一员,住劄上海,专管该县乡兵、水兵,自闵行以至嘉定界首皆其信地,无事率兵操演,有事统兵防守,盖同知名位稍尊,威令可行。又甲科之左迁外补与举行之才望升迁者,皆得为之庶济实用,若止设通判,则为官非乐就而下亦玩视,恐不能振作而有为也。此松江内地设备之大略也。然倭舶之来,乘风渡海势难联络,每至海外大山必停泊候齐,然后深入。照得羊山为本府所属,为定海、吴淞江二总兵兵船会哨之处,以地里适均故也。本府所造之船数本不多,仅可以支把港之用,此但可以言守而不可以言战,须得福船苍山各数十只,沙耆民船二三百只,每至风汛时月,分泊港口,各住信地,更番出至羊山往来游击,昼夜不绝。外则为定海、吴淞江会哨兵船之羽翼,内则为海港把守兵船之捍卫,遇有海贼,齐力奋击,将见贼船艐散而少,我兵船艐合而众,盛衰之气势既分,则胜负之分数自判,得海防之上策矣。抑犹未也,查得沿海民灶原有采捕鱼虾小船,并不过海通番,且人船惯习,不畏风涛,合行示谕沿海有船之家赴府报名,给与照身牌面,无事听其在海生理,遇警随同兵船追剿,此则官兵无造船募兵之费而民灶有得鱼捕盗之益,此松江海洋设备之大略也。
温景葵曰:苏州沿海一带,险隘甚多,举其大者,则常熟有福山港、白茆塘,太仓有刘家河、七丫港,嘉定有吴淞江、黄窑港,皆贼之通衢而东吴之门户,此则所谓一府之险要。长洲则泖湖浩荡,吴江则莺湖相属,吴县则太湖交通,皆贼之径道而腹里之关隘,此则所谓一县之险要。以言其次则福山以西有三丈浦斜桥,以东有许浦金泾、刘家河,以北有新塘浪港、茜泾、吴淞江,以南有宝山,以东有老鹳嘴,均之所谓险要。而少次焉者,况海滨数百里一望平坦,非有山岚险阻为之扼塞,皆可以泊船登岸,要害无边,兵力有限。而防禦之计当先其大者,以海边惟福山为最,以腹里惟胜墩为最,故刘家河、吴淞江、福山港,舟师防守不可单弱,白泖口、七丫港、黄窑港,俱当预设战舰,庶与各港相为犄角。又如贼自东南而来必由宝山吴淞江,宜发船一艐泊于吴家沙以堵截之。贼自东北而来必由三沙刘家河,宜发船一艐泊于营前沙以堵截之。把总游兵船只,往来策应,而三丈浦新塘老鹳嘴等处亦得以联络而并制,则苏之外防或可无忧矣。至于风汛时月,吴淞水兵统发胜墩平望以防嘉兴突犯之寇,吴县水兵,统发太湖,以防蠡里突犯之寇,长洲团结水兵,统发周庄,以防泖湖突犯之寇,本府相度缓急,发遣水陆之兵,以为应援,则苏之内防或可无忧矣。然福山港、刘家河、吴淞江,各该把总之官,统领兵船,在洋堵截,似为有备,但贼船之来,联艐接舰,乘风驾潮,万一不能尽行邀击,或有一二泊浅阁岸,则水兵束手旁观,任其焚劫,无可奈何,而把总官亦且以为非所事事矣。合于常熟县,分拨兵勇一千名,屯驻福山港,五百名屯驻白茆塘、太仓州,分拨勇兵一千名屯驻刘家河、太镇二卫,原练杆子军兵五百名屯驻七丫港、嘉定县,分拨勇兵一千名屯驻吴淞江,五百名屯驻黄窑港,俱听各该把总选官分领,相几调度。贼在外洋则水兵击之,贼若登岸则陆兵堵之,彼此夹攻,远迩互应,各该州县量为声援,如此则贼亦疑畏而不敢犯矣。至于腹里,如昆山县分拨兵夫三百名屯驻清洋江,三百名屯驻干墩吴江县,分拨兵夫五百名屯驻胜墩,各张声势以助军威,各该领兵官听其调遣,不许退避,万一贼势重大,未易为功,则各枝之兵又宜听府州县掌印官调回守城,庶事体专一,可以责成兵势联络不致孤悬矣。
唐枢曰:松江有海防道佥事,驻劄上海,苏州有兵备道副使,驻劄太仓,则常熟、江阴地方,自福山、白茅奚浦诸港,进泊头山,可直趋无锡、武进,此处颇为空缺,应援不及,故更设一兵备辖,至镇江一带驻劄江阴,贼入海口,即为游击。若深入大江,即从腹里抵京口截禦。
翁大立疏曰:今海防之要,惟有三策,出海会哨,毋使入港者,得上策。循塘距守,毋使登岸者,得中策。出水列阵,毋使近城者,得下策。不得已而至守城,则无策矣。臣周行海壖分布信地,视吴淞所乃水陆之要冲、苏松之喉咽也。提兵南向可以援金山之急,扬帆北哨可以扼长江之险,以副总兵统兵镇之,自吴淞而北为刘家河、为七丫港,又东为崇明县七丫,而西为白泖港、为福山,又折而西北为杨舍、为江阴、为靖江,又西为孟河、为圌山,此皆舟师可居利于水战。臣皆设有兵船,非统以把总,即统以指挥,而又以圌山游兵把总驻劄营前,沙会哨于江北,吴淞游兵把总驻劄竹箔,沙会哨于洋山,常镇参将统水陆兵,据总海之交,镇守于杨舍所,以备水战者亦既密矣。但吴淞而南虽有港汊,每多砂碛,贼可登岸兵难泊舟,非选练步兵循塘拒守以出中策不可也。今自吴淞所而南为川沙堡,以把总练兵一枝守之;川沙而南为南汇所,以把总练兵一枝守之;南汇而西为青村所,以把总练兵一枝守之;青村而西为柘林堡,以都司练兵一枝守之,此皆不远六十里,声援易及,首尾相应,宛然常山之蛇之势也。柘林而西为金山卫,西连乍浦,东接柘林,频年皆贼所巢窟,添设游击将军一员,统领马步游兵往来游徼,则北可以护松江,而西可以援乍浦。
江北诸郡

唐顺之曰:庙湾剿贼之路原有两条:一条从宝应拖船过坝水路,自清沟喻口进攻则兵势既便而馈饷亦易;一路从淮安至马逻陆路,进攻则兵势既迂而馈饷亦难。通州屯下重兵,若有寇,则又有客兵屯聚,计算通州所出粮彀,得兵吃否,恐临期不免腾贵,则通州该何路籴买。或是先将军饷银上江籴米,从江路运至通州积下,若米价腾贵,则银米兼支与军家为便,柴薪亦须预处。江北局面,与江南浙福不同,靠不得水战,止靠陆战也。
仇俊卿曰:海寇之来,每自南而北度南麂山,则自广入闽矣,过流江寨则出闽入浙东矣,越海门则又浙之西矣,踰宝山至吴淞沙上等处则又自浙入江南直隶矣。沙上以南不暇泛及,兹以海道之要害,切于江北者言之,狼山当江海之吭,而廖角掘港,皆扬之东南界也。胊山据淮海之首,郁洲嘤游山皆淮之东北境也,中包泰兴之周家桥、盐城之射阳湖、山阳之云梯关庙湾等处,此皆沿海冲要之区,寇盗可以停舶出没之处,乃据守所当先者也。近奉钦依东西二海所、云梯关、麻洋、掘港俱设把总,惟周家桥、庙湾场二处亦须添设把总,其狼山、朐山为首尾之势,责令参将分布驻劄,堵截海寇,中间旧新添设官军兵快悉听参将提调,凡遇声息百里之内同日应援,不许互相推避致误军机,各照律例重拟,庶心力可一,盗寇可禦。又照临清向为北虏,添筑外城,维扬近为倭寇亦议筑外城。淮郡西湖嘴正人烟稠密处所,一遇寇至搬移流离,况二城所容有限。欲将西湖嘴另筑一城,又虑财力地势俱有未便,聊将夹城中间联筑,为道一自新城东南角楼起,抵旧城桃花营;一自新城西南角楼起,抵旧城北水关,共计四百馀丈,比之扬外城之工不及十之一二,如此则两城相通,粮草兼济,攻守有备矣。金鱼曰倭寇之患起于吴浙而沿及淮扬,盖扬州富甲天下,人所素闻。嘉靖三十五年之夏,贼以二百馀人或曰止一百三十馀人突至扬州城下,城中谨闭自守,任其游逸无如之何,大掠而去。自是益生歆艳,而扬州为贼所必窥之地矣。以江北之大势言之,东起瞭角嘴、大河口以及吕四卢家等场,沿于杨树港、海门里河、通州与如皋、泰州,稍折而北则为扬州矣。过扬州而西稍北则天长滁州,抵中都、踰海门而北则为徐步营,又北则为掘港,又东北则为新插港,转而西北则金沙盐城庙湾、刘庄、姚家荡,再西北则蛤蜊麻线等港,而至大海口矣。刘庄东北则安东,安东之北则为海州、赣榆、泰州,西北则为高邮、宝应,宝应之北为淮安,淮安转西则泗州,以达凤阳,此江北形势之大略也。贼入海之道有二。其一新港为一道,新港即所谓三江口,盖由南江、狼山越仪真瓜洲而入,登岸则卞家坟、周家坟,稍折而东则扬州矣。此可入以登岸亦可从以出海者也,此最为便道。其二则蛤蜊、麻线等港,沿北大海口为二道,大海口有水陆路,南通庙湾与刘庄、姚家荡俱为大镇,贼若据此则我兵屯于汤潮岸等处,贼南寻新港路,出不得则必北寻大海口而出,势所必然也。若安东海州之东北有大北海,不惟道里迂远且砂碛甚多,此不可通舟者也。掘港、新插港之东亦有北海,砂碛亦多,不堪重载,此但可从以入而不可出者也。是贼出海之路,止有二途。若其登岸之处则不一,东则瞭角嘴、吕四场,西则杨树港、徐步营,又西则狼山、杨树港,北则新插港、掘港,皆其所从以登岸而入寇之路也。夫贼所歆慕惟在扬州,一执居民便问其道,若登狼山必窥通州,而扬州在西,使于榆东、榆西等处,率民以尾其后,则贼不敢直前以寇扬州。若于瞭角嘴、吕四场,或新插港、掘港以进,使于榆东、榆西等处,屯兵以遏之则扬州可无危,故今榆东榆西等处甚为要地,而当事者欲屯宿重兵以控扼贼锋者有以也。按江北之地,细港委荡,固亦有之,而平原旷野则视吴淞为多。夫西北骑兵倭寇未易以撄其锋也,既得平地则骑兵可施。嘉靖三十八年之捷以西北骑兵三千为之先冲,可见也。他有汤潮岸者,范文公所筑以捍海溢者也,故亦名范公堤,东南起吕四场,西北抵姚家场,绵亘几三四百里,高冈平衍,可用骑兵为之长驱。今东关瓜洲俱已建堡,贼若于瞭角嘴、吕四场及新插港、掘港以进,或不能竟取扬州,必转之东北而窥淮安、安东,以据刘庄庙湾,我军苟能彼此夹攻,逼之使至汤潮岸,以西北骑兵冲其锋而以火器继之,各路兵随后击之,贼可以战成擒矣。故我军惟利贼之至此者,有以也。新插港东临北海,素有盐徒数百艘聚泊崇明,比来之寇欲劫盐协徒而不果,当事者欲置官于此,以提督盐徒使不为贼用而为我用,亦一见也。夫寇兴以来,烧劫屠戮之惨,吴浙淮扬所同,若获利之多则未有如淮扬者,而贼所必不能舍者在是矣,况其地运道陵寝在焉,所系尤重乎。夫江北之地,除安丰等三十六场俱在海内不为要害,其要害之处乃通州也、狼山也、杨树港里河镇也、榆东榆西等场也、瞭角嘴吕四场也、掘港新插港也、庙湾刘庄金沙场姚家荡也,今皆已建城堡,设戍守,非若往日之无备矣。其要害之尤者,曰新河,出入最便逼近扬州也;曰北海,所从以通新插港且有盐徒聚艘于此者也;曰庙湾,以其为巨镇而可通大海口也,故当事者欲以把总三人,一住新插港,一住北海,一住于庙湾,一为陆路游击住劄海安镇,海安在泰州之间,东可以控扼狼山、通州、海门,而西可以捍卫扬州也。
《山东兵险考》:提督军务巡抚都御史,驻劄济南府。巡察海道副使,管领民兵参将。
总督登莱沿海兵马备倭都指挥。
登州营把总     文登营把总
即墨营把总
沿海卫所

安东卫,京操军一千五百七十八名,屯军三百九十一名,城守军馀三百五十八名,捕倭军二百六十九名。
石旧所,守城军馀四十八名。
灵山卫,京操军一千一百十三名,城守军馀一百十六名,屯军二百八十七名,捕倭军一百九十一名。夏河所守城军馀六十七名。
鳌山卫,京操军一千六百三十一名,屯军二百九十名,城守军馀一百七名,捕倭军三百八十五名。浮山所,守城军馀五十六名。
雄崖所,京操军五百七十一名,屯军七十七名,城守军馀九十七名,捕倭军一百十名。
大嵩卫,京操军一千四百九十一名,屯军四百二十六名,城守军馀三百五十八名,捕倭军二百四十六名。
大山所,守城军馀二十六名。
靖海卫,京操军一千五百九十三名,屯军三百一十一名,守城军馀一百五十名,捕倭军三百一十三名。海阳所,京操军四百九十六名,屯军六十六名,城守军馀一百二十六名,捕倭军一百二名。
宁津所,京操军五百二十九名,屯军六十八名,城守军馀一百六名,捕倭军六十八名。
成山卫,京操军一千一百五十六名,屯军二百二十名,城守军馀二百六十一名,捕倭军二百三十四名。寻山所,守城军馀九十四名。
宁海卫,京操军一千六百六十五名,屯军三百九十一名,城守军馀一千一百一十名,备倭军三百五十四名。
奇山所,京操军四百九十八名,屯军六十名,城守军馀一百十三名,捕倭军七十五名。
威海卫,京操军一千三百六十八名,屯军二百二十四名,城守军馀七十五名,捕倭军二百八十五名。百尺所,守城军馀三十五名。
金山所,守城军馀一百一十四名。
登州卫,京操军二千九名,屯军一百一十四名,城守军馀二百五十名,捕倭军八百二十八名。
福山所,守城军馀一百一十四名。
莱州卫,京操军一千七百二十八名,屯军四百四十七名,城守军馀三百二名,捕倭军四百一十三名。王徐寨所,守城军馀四十八名。
胶州所,京操军四百六名,屯军七十七名,守城军馀九十四名,捕倭军四十四名。
青州左卫,京操军三千六百二名,屯军四百五十三名,城守军馀七百二十名。
沿海巡检司

青州府
夹仓镇,在日照县,弓兵一十八名。
信阳镇,在日照县,弓兵一十八名。
南龙湾,在日照县,弓兵二十一名。
高家港,在乐安县,弓兵二十四名。
登州府
赤山寨,在文登县,弓兵二十七名。
辛汪寨,在文登县,弓兵二十七名。
温泉镇,在文登县,弓兵二十四名。
东良海口,在招远县,弓兵二十四名。
乳山,在宁海州,弓兵三十三名。
高山,在蓬莱县,弓兵二十四名。
杨家店,在蓬莱县,弓兵二十一名。
马停镇,在黄县,弓兵二十五名。
孙夰镇,在福山县,弓兵二十一名。行村寨,在莱阳县,弓兵二十二名。
莱州府
鱼儿铺,在昌邑县,弓兵一十五名。
古镇,在胶州,弓兵二十一名。
逄猛,在胶州,弓兵二十一名。
栲栳岛,在即墨县,弓兵二十一名。
海仓,在披县,弓兵一十五名。
柴葫,在披县,弓兵一十二名。
沿海墩堡

安东卫,守墩堡军馀三十九名。
墩九   兰头山  鸭高山  大河口黑漆子  泊峰   张落   滔洛
小皂儿  昧蹄沟
堡八   三桥铺  虎山   烽火山关山   昧沟   木寨   孤嘴
董家
石旧寨所,守墩堡军馀四十名。
墩十   温桑沟  南石旧  北石旧清泥   董家口  钓鱼   湘子泊金线   石河   湖水
堡三   古城   滕家岭  滔洛
夹仓镇巡检司,守墩弓兵一十二名。
墩四   蔡家   焦家   三乂口相家
信阳镇巡检司,守墩弓兵一十二名。
墩四   西大岭  南黄   东沙岭黄石槛
南龙湾海口巡检司,守墩弓兵九名。
墩三   陈家台  胡家   琅琊台高家港巡检司,守墩弓兵六名。墩二   石碑   司西
灵山卫,守墩堡军馀八十名。
墩二十  帽子峰  将军台  沙沟
黄埠   李家岛  唐岛   安岭
风火山  黄山   野山埠  长城岭臧家疃  捉马山  张家庄  刘家沟孙家港  胡蓝嘴  敲尧山  酉子埠沙嘴
堡十三  青石山  崇石山  东石山交差涧  焦家村  石嗽差  鹿角河大河口  花山   本寨东门 丁家庄白塔夰  沙岭夏河寨所,守墩堡军馀三十九名。
墩七   徐家埠  紫良庄  海王庄车叠山  沙岭   黄埠   大盘
堡六   赵家营  走马岭  封家岭北显沟  小滩   王家庄
古镇巡检司,守墩弓兵九名。
墩三   西庄   古积   比青
逢猛巡检司,守墩弓兵九名。
墩三   互埠   彭家港  岛儿河胶州所,守墩堡军馀八十一名。
墩九   汪家庄  杜家港  沙埠
洋河   石河   塔埠   孤埠
沙岭   大埠
堡七   辛庄   鹿村   石河
八里庄  陈村   栾村   柘沟河鳌山卫,守墩堡军馀六十九名。
墩十七  分水岭  小劳山  石岭
横担   栲栳岛  羊山   龙口
石老人  峰山   走马岭  黄谷
俞家岭  高山   萧旺庄  郎家嘴劈石山  捉马嘴
堡十八  桑园   营前   马山
大村   监望   中村   那城
桃林   双山   错破岭  孙全
塔儿   东城   转头山  狗塔埠瓮窑头  万口炉  石张口
浮山寨所,守墩堡军馀四十五名。
墩九   麦岛   程阳   女姑
程家庄  楼山   姑山   红石
张家庄  斩山
栲栳岛巡检司,守墩堡军馀九名。
墩三   丈二山  金钱山  望梅
雄崖所,守墩堡军馀三十名。
墩八   王家山  公平   望山
米粟山  北堑   朱皋   陷牛山白马岛
堡三   段村   王骞   青山
大嵩卫,守墩堡军馀四十一名。
墩七   杨家嘴  刘家岭  辛安寨草岛嘴  擒虎山  望石山  麦岛
堡五   青山   管村   界河
小山   黄山
行村寨巡检司,守墩弓兵九名。
墩三   高山   田村   灵山
大山所,守墩堡军馀十名。
墩二   大山   虎巢山
堡二   双山   黄阳
乳山寨巡检司,守墩堡弓兵七名。
墩三   里口   长角岭  高家庄靖海卫,守墩堡军馀七十二名。
墩二十  大湾口  头姚山  青岛嘴长会口  石冈山  浪浪   瓜蒌寨标杵顶  唐浪顶  铎木山  郭家口赤石   红土崖  黑夫厂  石脚山拓岛   峰窠   明光山  狗脚山路家马头
堡七   店山   憨山   望将山起雨顶  蒸饼山  孤西山  坟台顶赤山寨巡检司,守墩弓兵三名。
墩一   田家岭
宁津所,守墩堡军馀四十二名。
墩八   孟家山  青埠山  柴家山芝麻滩  慢埠   龙川   万口
羊家岛
堡九   帽子山  大顶山  高楼山拖地冈  王家铺  上现口  龙虎山冈山寨  固山
海阳所,守墩堡军馀四十一名。
墩七   帽子山  乳山   驴山城子港  白沙   峰子山  小龙山堡十   窄山   孤山   猪港
黄河利  汤山   扒山   桃村
孔家庄  老埠巷  撇雪山
成山卫,守墩堡军四十二名。
墩十   狼家顶  里岛   马山
高窟山  仲山   北峰头  崓嘴太平顶  俞镇   大姑山
堡九   神前   堆前   祭天岭报信口  石窟   洛口   歇马神北留村  张家
寻山所,守墩堡军馀三十八名。
墩八   长家嘴  古老石  黄连嘴小劳山  杨家岭  马山   青鱼岛葛楼山
堡七   曲家埠  青山   大水泊胜佛口  老翅   纪子埠  蒸饼山温泉镇巡检司,守墩弓兵六名。
墩二   可山   半月山
威海卫,守墩堡军馀三十八名。
墩八   陈家庄  斜山   焦子埠绕绕   麻子   磨儿山  古陌顶庙后峰
堡四   曹家庄  豹虎   峰山
天都
百尺崖所,守墩堡军馀二十四名。
墩六   曹家岛  百尺崖  老姑顶蒲台顶  嵩里   望天岭
堡二   转山   窦家崖
辛汪寨所,守墩弓兵三名。
墩一   辛汪
宁海卫,守墩堡军馀四十二名。
墩六   后至山  戏山   小峰山貉子巢  马山   草埠
堡十二  宋家   曲水   菅山
汤西   修福   石子现  辛安
杏村   芜蒌   板桥   修福
栲栳观
金山所,守墩堡军馀一十七名。
墩五   庙山   凤凰   金山
骆驼   小峰山
堡四   邹山   清泉   石沟
朱家
清泉所,守城军馀一十五名,守墩军馀八名。
墩二   清泉   石沟
奇山所,守墩堡军馀一十八名。
墩四   现顶   埠东   熨斗
木柞
堡二   黄务   西牟
孙夰镇巡检司,守墩弓兵九名。墩三   冈崙   塔山   旗掌
登州卫,守墩军馀一十八名。
墩六   抹直口  教场   林家庄丑横寨  西庄   蓬莱阁
福山所,守墩军馀二十五名。
墩三   单山   三山   皂河
柴葫寨巡检司,守墩弓兵一十八名。
墩六   小皂儿  武庄   上司
大原   诸黄   诸高
马埠寨所,守城军馀四十名,守墩军馀九名。
墩二   海庙   马埠
海仓巡检司,守墩弓兵一十五名。
墩五   海郑   白堂   上山
后灶   东关鱼儿巡检司,守墩弓兵十五名。
墩四   黑山   河口   韩城
烟火
塘头寨所,守城军馀七十六名,守墩军馀三十名。
墩九   宁家坟  荆埠   宅科
官台   田水河  八面   公母堂黄种河  上司
山东事宜
登州营

登、莱二郡,凸出于海,如人吐舌。东南北三面受敌,故设三营联络,每营当一面之寄,登州营所以控北海之险也,登莱二卫并青州左卫俱隶焉,其策应地方语所则有奇山、福山,中前王徐前诸所语寨则有黄河口、刘家汪、解宋芦、徐马停皂河、马埠诸寨,语巡司则有杨家店、高山孙夰镇、马停镇、东良海口、柴胡海仓、鱼儿铺、高家港诸司,三营各立把总二员以总辖之。其在海外则岛屿环抱,自东北崆峒半洋西抵长山、蓬莱、田横、沙门、鼍矹、三山、芙蓉、桑岛,错落盘据,以为登州北门之护,过此而北则辽阳矣,此天造地设之险也。然诸岛虽近登州而居岛中,以取鱼盐之利者,乃辽阳之编伍,非山东之戍卒也,叫号跳梁可畏而不可恃,故北海之滨既有府治而设险者,复建备倭城于新河、海口,以为屏翰且有本营之建焉。沿海兵防特重,其责非若他省,但建水寨于岛屿,良有以也。夫岛屿既不设险,则海口所系匪轻,自营城以东若抹直石、落湾子、刘家汪、平畅、芦洋诸处,自营城以西若西王庄、西山栾家、孙家、海洋山后八角城、后之罘莒岛诸处,皆可通番舶,登突严外户,以绥堂阃其本营典守之责乎。
文登营

登莱乃泰山馀络,突入海中,文登县尤其东之尽处也。成山以东若旱门滩、九峰、赤山、白蓬头诸岛纵横,沙碛联络,潮势至此冲击腾沸。议者谓倭船未敢猝达,然考之国初,倭寇成山掳白峰寨罗山寨,延大嵩草岛嘴等处,海侧居民重罹其殃,倭果畏海又奚有是哉。故文登县东北有文登营之设,所以控东海之险也,宁海、威海、成山、靖海四卫皆隶焉,其策应地方语所则有宁峰、海阳、金山、百尺崖、寻山诸所,语寨则有清泉、赤山等寨,语巡司则有辛汪、温泉镇、赤山寨诸司,逶而北则应援乎,登州迤而南则应援乎。即墨三营鼎建相为犄角形,胜调度雄且密矣。有干城之寄者,其思国初成山之变而儆戒无虞也哉。
即墨营

山东与直隶连壤,即墨县南望淮安,东海所城左右相错,如咽喉关锁。迩年登莱海警告宁,然淮扬屡被登劫。自淮达莱片帆可至,犯淮者犯莱之渐也,故即墨所系较二营似尤为要。自大嵩、鳌山、灵山、安东一带南海之险,皆本营控禦之责。其策应地方语所则有雄崖、胶州、大山、浮山、夏河、石洞诸所,语巡司则有乳山、行村、栲栳、岛逄、猛南、龙湾、古镇、信阳、夹仓诸司。其海口若唐家湾、大任、陈家湾、鹅儿、栲栳、天井湾、颜武、周睡松林、全家湾、青岛徐家庄诸处,俱为冲要,堤防尤难。国初倭寇鳌山毒痛甚惨,既本营所辖之地也,殷鉴不远封守者,其可以弗慎乎。
一、倭患之作岭峤以北,达于淮扬,靡不受害,而山东独不之及,岂其无意于此哉。亦以山东之民便于鞍马而不便于舟楫,无通番下海之人为之向导接济焉耳。然迩年青济之兵多为所掳,安知其中无识海道而勾引者乎。曾观山东诸郡民性强悍,乐于战斗,倭之短兵不足以当其长鎗劲弩,倭之步战不足以当其方轨列骑,万一至此是自丧其元也,所虞者登莱突出海中,腹背受敌,难于堤备。国朝专设备倭都指挥一员、巡海副使一员,分驻二郡卫所森严墩堡,周备承平,日久不无废弛,申明振厉,庶几其无患乎。曾闻宋以前,日本入贡自新罗以趋山东,今若入寇必由此路,但登莱之海危礁暗沙不可胜测,非谙练之至则舟且不保,何以迎敌而追击乎。故安东以北若劳山、赤山、竹篙、旱门、刘公芝界、八角沙门、三山诸岛,乃贼之所必泊而我之所当伺焉者也。若白蓬头、槐子口桥、鸡鸣屿、金嘴石仓、庙浅滩、乱矶,乃贼之所必避而我之所当远焉者也。严出洋之令,勤会哨之期,交牌信验,习熟有素,则他日庙堂或修海运,亦大有赖焉。独禦倭云乎哉。山东今日之患有二:其一曰班兵怀跋扈之志久矣;其一曰登莱岛民原系辽阳所徙,不受法制,地方痈毒,宜早治而亟平之,不然溃决之虞不能免也。
一、山东关系大要尤在海运,曾考元时海运故道,南自福建梅花所起,北自太仓刘家河起,迄于直沽,迢迢五千馀里。永乐以来会通河、成海运,遂废。运者皆由漕河所以避开洋之险也,然海险莫甚于成山以东白蓬头等处,危礁乱矶、湍流伏沙,不可胜纪,非熟识水洪则不敢行。宗伯席书云海运一失,人不复生。河运有失,尚幸不死。以生易死,轻重昭然。是海运之罢端为山东之海险也。以余观之,漕河自王家闸以北至于德州,千有馀里,乃国家咽喉命脉,其通其塞所系匪轻,况黄河渐徙,而南或冲,而北易为漕患。及今承平修复海运以备不虞,岂非国家之大计哉。嘉靖初年,庙堂尝议及此,或建议欲于胶州、凿山、浚土以达海仓,以避洋险,山东巡抚病其烦难而止,惜小害大可慨也。夫会通河也、胶莱新河也、登莱海险也,皆山东所辖之处也。今之论山东海患者,但知备倭而不知备运愚故,及之其法,详见《大学衍义补》《海道经》等书。
《辽东兵险考》:辽东兵险之设,始于永乐己亥,广宁伯刘江至为精密,自望海埚之捷,而倭不敢犯者,盖有六十年矣。墩堡关隘日就废弛,一旦有变,宁不张皇矣乎,安不忘危。诚今日之急务也。愚故详录之,以俟当道者修复焉,亦爱礼存羊之意云尔。提督军务巡抚都御史,
镇守总兵官,
分巡辽海东宁道佥事,
分守辽海东宁道参议,
广宁参将      游击将军,
叆阳守备      金复备禦都指挥,
义州备禦都指挥,
海盖备禦都指挥,
广宁前屯备禦都指挥,
广宁右屯备禦都指挥,
广宁城备禦都指挥,
沿海卫所

广宁前屯卫,
中右所  中前所  中后所,
广宁中屯卫,
中左所,
广宁左屯卫,
广宁右屯卫,
中左所,
金州卫,
复州卫,
盖州卫,
义州卫,
沿海城墩台堡

广宁前屯卫
关一   山海
墩九   觉华岛  龙宫岛  连海山秦洋岛  桃花岛  望天岛  欢喜岭大旺庄  庆春山
堡二十  广积   树林   海山
永丰   海滨   兴安   古城
泰新   老军   海泉   杏林
三山   锡安   新安   长安
城南   积粮   庆春   永安
安家
广宁中、左二屯卫
墩三   望海   孤山   黄家
堡十六  嘉和   乐安   富有
顺阳   长丰   顺宁   时和
仁和   得安   永丰   兴穑
广盈   丰稔   西杏   福宁
南阳
广宁右屯卫
关一   三岔
堡五   东海   枯菱河  常丰
枯树   女直
金州卫,守墩堡官军一千七百二十六员名。
城四   望海埚  伯母山  旅顺南城旅顺北城
墩三十六 石门   萧家岛  老鹳嘴大黑山  海青岛  孛兰店  双庙
雁岛   石洞山  铁山   马雄岛小沙河岛 黄谷岛  长沙嘴  青山岛莲花岛  大沙河岛 雁练岛  卢家岛花里岛  杏园岛  七兰山  野鸡岛沙河岛  雀儿岛  磨盘山岛 团山岛和尚岛  红崖岛  鞍山   罗家岛黄家岛  太平岛  南关岛  兔儿岛盐场岛
台一   三王山
堡五   三淮   新寨   刘官寨红嘴   黄骨岛
复州卫,守墩堡官军六百四十七员名。
城二   魏霸山城 得利羸城
墩九   龙王山  万滩岛  中岛
长生岛  松山   北青海  塔山
石家岛  骆驼山
堡四   富川   临溪   杨官寨奕古驿
盖州卫,守墩堡官军二千四百六十四员名。
墩九   韦子岛  归州   兔儿岛象井   白狼山  观家山  神仙山梁房口  辽针山
堡五   梁房口  中山   熊岳驿五十寨驿 八角湖
义州卫
城一   叆阳
墩四   塔儿山  三山   擦牙
城西
堡三   石家   八塔山  青榆林
辽东宜事
辽地负山阻海,屹然为东北雄镇,北邻沙漠,而辽海
三万,沈阳、铁岭之统于开原者,足遏其冲,南枕沧溟而金复宁,盖旅顺诸军,联属海滨者,足严守望,京师翰屏,可谓固矣。然观今日备外边防,颇为有赖,而备倭海防,视为虚文。盖自刘江金线岛之捷,而海氛久熄,自山东海运之废,而墩寨益废。于是旅顺诸堡,亦无复用识者,谓辽东沿边五路得分守,应援之规,沿海卫所,亦当如其制,如旅顺而西以金州辖之,总兵抚按之统其责者,秋汛以防边为重、防海为次,春汛以防海为重、防边为次,则虽岛夷窥伺,岂能遽犯哉。曾按辽东倭患较诸省,似可缓所虞者,地千馀里,卫所军旅将十万员名,止藉山海关一线馈饷,我朝北都燕,而远漕江,南粟又自京师达于辽阳,飞挽不继,边卒辄叫呶待哺。万一岁歉,密迩畿辅,敌骑乘閒,何以禦之。此其患不在兵之不强,而在食之不足。食足则兵强,兵强则守固矣。迩者登莱运米,达辽甚便,惜其不多。愚谓国初,军屯商中之制,至为精当,而大坏极弊,司国计者,深念而亟图之,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