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十一卷目录

 海部汇考七
  海防二
  明二

山川典第三百十一卷

海部汇考七

海防二

明二

《武备志·浙江兵险考》:总督浙直福军务兼巡抚浙江都御史专驻本省,浙江旧无巡抚,嘉靖丁未,因海寇作乱,始设提督军务,兼巡视浙江福兴泉漳地方,佥都御史以朱纨为之。纨去,王忬代。忬去,李天宠代。天宠去,胡宗宪代,时乙卯七月也。先是,宗宪以巡按御史督兵王江泾大获克捷,诏许论功之日,不次擢用,故有是命。其总督之名,则因廷臣建议福浙直事权不一,设自张经始周珫杨宜,相继后命。宗宪庚申,以剿贼首徐海王直等功,累升太子太保兵部尚书仍兼节制。
巡按浙江监察御史兼纪功,
督察直浙军务侍郎,嘉靖三十四年,因倭乱特敕赵文华任事,时宁即归,非常设。
视军情官嘉靖三十七年,因倭寇不靖,兵部奏设,敕命职方司署郎中事主事唐顺之任,历升太仆少卿、右通政,仍在地方行事,未几,升凤阳巡抚。
总督备倭旧以公侯伯领之,洪武三十年,改领于都指挥,今革。
巡视海道副使,旧制以侍郎都御史领之。洪武三十年后,始领于按察副使,统领浙海,驻劄宁波。近因地方多事,各郡俱设兵备,以分巡兼之。其沿海兵粮,则海道督理,如故不分也。
整饬杭嘉湖兵备副使 整饬温处兵备副使整饬宁绍兵备副使  添设台金严兵备佥事镇守浙直地方总兵官 分守杭嘉湖参将
分守温处参将    分守宁绍参将
分守台金严参将   游击将军
定海备倭把总    昌国备倭把总
金乡备倭把总    临观备倭把总
海宁备倭把总    松门备倭把总
以上六把总,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统领游兵把总
沿海卫所
洪武十七年,信国公汤和经略沿海,备倭,凡卫所城池、巡司、关隘、寨堡、屯堠,皆其所定。

金乡卫屯军六百八十四名。
蒲门所       壮士所
沙园所
温州卫屯军二千七百一十七名。
海安所       瑞安所
平阳所
磐石卫
宁村所       蒲岐所
盘石后所
松门卫屯军一百九十七名。
楚门所       隘顽所
海门卫屯军六百八十三名。
新河所       海门前所
健跳所       桃渚所
昌国卫
爵溪所       钱仓所
石蒲前后二所
定海卫
大嵩所       霩所穿山后所      舟山中中所
舟山中左所
观海卫
龙山所
临山卫
三山所       沥海所
绍兴卫
三江所
直隶都司
海宁所
海宁卫屯军一千二百四十名。
澉浦所       乍浦所
沿海巡检司

温州府龟峰弓兵一百名   舥艚弓兵一百名
江口弓兵一百名   仙口弓兵一百名
梅头弓兵一百名   中界弓兵一百名
馆头弓兵一百名   蒲岐弓兵八十名
三山弓兵八十名   小鹿弓兵八十名
沙角弓兵八十名。
台州府
盘马弓兵八十名   长浦弓兵一百名
蛟湖弓兵一百名   蔓岙弓兵一百名
窦岙弓兵一百名   越溪弓兵一百名
铁场弓兵一百名   石浦弓兵三十名
长亭弓兵一百名   陈山弓兵三十五名赵岙弓兵一百名   塔山弓兵一百名
弓兵一百名。宁波府
太平弓兵一百名   霞屿弓兵一百名
穿山弓兵一百名   长山弓兵一百名
角东弓兵一百名   管界弓兵一百名
螺蜂弓兵七十名   岑江弓兵一百名
岱山弓兵一百名   宝陀弓兵一百名
松浦弓兵一百名。
绍兴府
向头弓兵一百名   三山弓兵一百名
眉山弓兵一百名   庙山弓兵一百名
黄家堰弓兵一百名  三江弓兵一百名
白洋弓兵一百名。
杭州府
赭山弓兵七十名   石墩弓兵七十名。
嘉兴府
澉浦弓兵七十名   海口镇弓兵七十名乍浦弓兵七十名   白沙湾弓兵七十名。
沿海关台寨烽堠

金乡卫
寨十一  庙背   屿门   舥艚
大岙   炎亭   大获   小获
石塘   石砰   小鱼野  大鱼野烽堠十五 半塘   尖山   白崎
马迹   凤凰   猫头   上洋毕湾   东冈   岭门   东山
蒙湾   兰头   舥艚门  奠山
蒲门壮土二所
台二   高阳   水竹
烽堠六  雷岙   尖山   时家
四裘   南堡   悬中
沙园所
寨三   陡门   眉石北  仙口
台一   眉头
烽堠四  冷水   宋埠   仙口
烽火
温州卫
海安所
寨二   上坞   东山
平阳所
寨三   风火   江莱   汶路口台二   山顶   蔡家山
烽堠三  福泉   半岭   烽瑞
盘石卫
台二   黄华   白沙湾
烽堠十  岐头   平山   屿山
章岙   沙角   三屿   池岙
洋田   双峰   日团
宁村所
寨三   沙沟   沙宁   长沙
烽堠六  黄石浦  沙沟   沙村
七甲   长沙   九甲
蒲岐所
台二   高嵩   下堡
烽堠八  东山   南浦   海塘
铧锹   娄岙   下山头  前塘
双陡门
松门卫
台一   小高
烽堠九  甘岙   苍峰   鸟沙
车路   沙脚   磊石   荒岙
蛤浦   盘马
松门寨
隘顽所
台一   白岩
烽堠八  长沙   岐门   骊头
后湾   江馆   灵门   雀海坑长山楚门所
寨堡一  楚门
烽堠十五 渔井   洋坑   梅岙
泥湖   楚门   丫髻   石桥
清港   东门   西门   苔山
小青山  大青山  塔山   马鞍山海门卫
台三   眉山   东中   中镇
烽堠五  磊石   轻盈   长沙
外水   中山
新河所
烽堠五  洋岙   泥岙   净应
盘马   新场
桃渚所
台一   桃渚
烽堠十  石柱   停屿   长跳
涸井   苍埠   大荆山  狮子山屿头   舥孛头  下旧城  望火楼中旧城
健跳所
台一   高鸾
烽堠五  茅头   折头   后沙
小渔西  大渔西
昌国卫
烽堠九  仁义   赤坎   黄沙
前山   后山   山头   松岙
何家  乌石爵溪所
烽堠二  公屿   沙岭
钱仓所
烽堠五  杉木   涂次   前山
青雷   东门岭
石浦前后二所
烽堠六  前山   后山   土湾
大金山  下岙   埼头
定海卫
寨二   江北   长山
关一   南关
烽堠十一 高山   竺山   小山
鸬鹚   堠淘山  打鼓山  张师铺大尖冈  大渔湾  长山冈  季屿
大嵩所
烽堠八  大于   昆亭   黄岩
尖崎   港口   横山   慈岙
蛤岙
舟山所
寨三   千   沈家门  西碶台一   青雷头
烽堠〈二十一〉外湖 石墙   包家
石衕   鹿颈   蒲沙   西山
   赤石   接待   奇岙小展   吊屿   程家   石禅
谢浦   舟山   沈家门  即宋碶袁宋碶  螺峰穿山后所
台一   神堂
烽堠九  西山   碶头   所后所锅盖   白峰   嵩子山  屿山
黄崎
霩衢所
台一   三塔山
烽堠五  盛岙   高山   梅山
观山   虾观海卫
关三   文亭   长溪   柱湖
烽堠六  向头   爪誓   西陇山新浦   古窑   西陇尾
龙山所
台一   龙山
烽堠五  龙头   头尾   石塘
青溪   施公山
临山卫
台一   罗家山
烽堠九  赵巷   乌盆   庙山
荷花池  方路   道塘   周家路四门   下盖山
沥海所
台一   西海塘
烽堠三  槎浦   胡家池  梿树
三山所
烽堠七  历山   眉山   徐家路撮屿   蔡山   吴山   浒山
绍兴卫
三江所
台一   蒙池山
烽堠六  杭坞山  马鞍山  乌峰山宋家楼  周家墩  桑盆
直隶都司
海宁所
寨一   黄湾
台六   下馆   松林   丁家村格路   潘家浦  褚家图
烽堠五  尖山   庙前   岩门山赭山   石墩山
海宁卫
寨二   北铺   蓝田
台六   南台   麦家泾  朱公亭九里亭  北台   三间塞
烽堠一  蓝田
澉浦所
寨四   西山嘴  南海口  混水闸葫芦湾
台一   东园
烽堠五  青山   西山   墙山
庙山   秦驻山
乍浦所
寨七   独树林  梁庄大  梁庄旧长沙湾  蒲山外  金家湾  唐家湾台七   独树林  益山   西山嘴蒲西山  圣妃宫  惹山   东山嘴烽堠三  陈山   高公山  观山
浙江事宜

金盘,总金乡、盘石二卫,立把总一员,其分守温处参将,即此总所辖之地也。
海港守备

黄华水寨,东接大海大小门电岙,南枕港口,乃温州之咽喉也。旧制战船四十馀艘,南会飞云,北会白岩塘,交相巡哨,岁久彻备。嘉靖三十七年,倭从此港入温州,抵处州之青田,补造福苍等船三十馀只,比旧反减,似宜添设。
江口水寨东临大海,至五屿等岙,北至平阳县,外接琵琶、长腰、陌城、阳屿等大洋,为平阳门户,旧制战船三十馀艘,岁久彻备。嘉靖三十一年,倭犯平阳、前苍、泾口、麻园等地,从本港入,今造兵船戍守,比旧量加南至舥炎亭、北至瑞安飞云凤凰,往来会探,似为得之。
飞云水寨,温州适中之地也,旧名中军水寨,南临海港,外接凤凰山,内逼县治,实卫护府县之门户也。旧制战船四十馀艘,岁久彻备,今议江口、黄华二处兵船于此往来分哨,此在无警之时则可若风汛之候,倭舶分艐冲突二港,自卫不暇,何暇顾此哉。
镇下门水寨东距大海,倭若登犯径抵瑞安所城,则平阳、赤哨诸处无策捍禦,极为冲要。旧制战船二十艘,南会福建烽火门流江,北会江口港巡哨,岁久彻备。今议将江口兵船于此往来存留旗军,防守限于,财匮不堪,复设舟师也,更宜添置方为慎固。
白岩塘水寨东滨于海,实蒲岐所之外户也。旧设战船二十只,北会松门楚门,南会黄华港巡哨,岁久彻备。今议并入黄华港,兵船存留旗军四十名,防守亦因限于财匮不堪,设舟师也添置慎固方可。
海岸设备

舥艚寨,东北皆滨于海,倭贼屡次于此登,犯至前仓腹里,见拨旗军防守。
炎亭寨,在海滨,贼若登犯,突入腹里,从本卫城外可至平阳县、孙湖地方,见拨旗军防守。
大小渔野二寨,联坐海滨,极为冲要,贼易登犯,若突入腹里,从本卫城外可至平阳县、南盐场等处地方,见拨旗军防守。
小濩寨,与龟峰巡司相联,南临海至竿山一潮,北枕山巡司逼临海滨,贼易登犯,额设弓兵、旗军防守,已上四寨,俱金乡卫平阳县所辖,皆系江口港兵船往来巡哨。
程溪寨,南至海,西抵镇下门水寨,颇为蒲门所险要。嘉靖三十四年,贼尝登犯,见拨旗军防守。
菖蒲洋寨,在海滨,先年贼曾登犯,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三寨,俱蒲门所,所辖亦系江口港,兵船往来巡哨眉石、北寨,东至大海,南会陌城寨、西平阳所,北会陡门极为冲要。先年贼尝登犯,若突入腹里,从陌城可至前仓等地方,又可通平阳坡南,见拨旗军防守江口港,兵船于此往来哨守。
眉石南寨,东滨大洋凤凰山岙,一潮可至,西抵仙口,极为险要,贼若突入腹里,从仙口可至平阳县、沙园所,原设飞云港,战船今并入江口港,往来巡哨,见拨旗军防守。
仙口、宋埠二寨,东临大海,近年本处居民建立堡城捍禦,拨军防守,已上俱属沙园所,其外港口兵船往来巡哨。
黄华山寨,西离水寨二里,先年贼尝登犯,极为冲要,见拨旗军瞭守,外有本港兵船巡哨。
沙角寨,东临大海,界于黄华章岙之间。嘉靖三十八年,经贼船登犯,若突入腹里,从芝岙可至三条岭,抵乐清,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俱盘石卫所辖。
章岙寨,在海滨,贼船易登,颇称险要,防禦慎固,则东卫塔头而西卫沿盘,南卫百华,北卫长林,倭舶虽至不敢犯也,见拨旗军防守。
白沙寨,东南滨海,嘉靖三十七年,贼犯乐清县治自此地入,乃水陆要害之道也,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俱乐清所辖。
屿山寨,坐临海口,贼可登泊,若于此突入,西可犯天仙,南可犯双峰,北可犯后所,势难猝禦,见拨旗军防守。
平山寨,西接后所,南接屿山,北接白沙,为乐清唇齿。嘉靖三十七年,贼尝登犯,若突入腹里,南从石马可至本县白石等处,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俱后所所辖。后塘寨,东南大海,地势险要。嘉靖三十一等年,贼屡登犯,其南为李岙,西为清江渡,北为双陡,寇若突入,则诸地悉受焚劫矣。见拨旗军防守。
高嵩寨,为蒲岐门锁钥,东临大海,极为险要。嘉靖壬子等年,贼尝登犯,若突入腹里,从杨婆桥可至长山地方,见拨旗军防守。
下堡寨,为蒲岐之南藩,南临大海,颇为险要,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俱蒲岐所所辖。
龙湾寨,东援宁村,西捍府治,坐临深水,颇为险要。嘉靖戊午等年,贼自黄华港登犯,突入腹里,从新建蒲洲地方直抵府城,见拨旗军防守。
沙沟寨,坐临海滨,贼可登犯,见拨旗军防守。
沙村寨,北至宁村所东至海,见拨旗军防守。
长沙寨,东临海涂,地势颇险,见拨旗军防守,已上俱宁村所所辖。
丁田、前、后冈三寨,俱海安所所属,虽拨旗军协守,然丁田地势稍缓,惟前后冈俱临深水,极为险要。嘉靖癸丑等年,贼尝登犯,若突入腹里,可至温州府城及瑞安县,见有黄华港兵船往来巡哨。
东山、上坞二寨,东西分峙,有犄角之势,坐临海滨,极为险要。贼若自东山而入由九里可至府治,自上坞而入由丁田可至海安,见拨旗军协守。
陌城、陆路二寨,东南滨海,极为险要,贼若自陌城突入从营山可通乐阳坡,自陆路突入从江口港,可至钱仓等处,见拨旗军协守,外港有兵船往来巡哨。汶路口寨东临海洋阳屿门,南以策应江口水寨,北以策应眉石,南北二寨地势险要。先年贼曾登犯平阳、沙园二所,见拨旗军协守。
分水隘岭,系浙福交界,贼自福省突来必由此岭,至平水过牛皮岭,一可至萧家渡本县城外而抵瑞安地方,一可经莒冈至泰顺青田地方,因可通桐岭至温州府城等处,遇有声息必调兵遏截,方可扼其吭而固全浙之南境也,已上俱平阳所所辖。
海外设备

大岩头山,贼船自南麂、凤凰、霓岙、蒲岐、楚门、玉环而来,俱经此山,今拨黄华港兵船,每遇风汛,于此巡哨。海岛玉环山,与蒲岐所相对,此山悬居海中,联络深长,山背即台州府所属太平松门、楚门交界,海洋贼自北来必经乎此处,今拨黄华港兵船于此巡哨。霓岙,贼船南北向往,多泊于此,可至磐石卫,最为险要。今拨黄华港兵船于此巡哨。
南龙山,贼船自北洋来,必经此山。今拨黄华港兵船于此巡哨。
南麂凤凰山,此岙阔大,坐临深海,山外大洋别无山岛,贼自国初以来俱经此栖泊,实巢穴也,风顺一二潮可至飞云港。先年设兵船一枝哨守,废坏未复,今拨江口黄华港兵船巡哨。
松海总松门、海门二卫,立把总一员,其分守台金严参将,即此总所辖之地也。
海港设备

中州港,南往海中茅堰山,与蒲岐港接境,北往海中坯山,与灵门港接境,此处见有兵船巡哨,更设八桨小船以搜玉环诸山之穴,则善矣。
灵门港,东接海中鸡脐山,与松门港接境,南接楚门洋坑,下接硐礁山,原无兵船之设。嘉靖壬子等岁,倭犯江绾,犯后湾始议立战舰。己未,贼犯灵门,跳头从腹内流突沿岭江窃舟遁海,将前船掣守东门,又以单弱,不足防禦,并入松门港,大艐哨守革之,诚便也。窃谓松门寨港大艐兵船,去此密迩,可以径顾其地,彼港舟师,每每潜遁,哨报不时。为今之计,当重责于松门港之水兵,而专严以哨船之号令。
松门港,其东为岛,米门外为积谷山,及下洋大陈岙等处,外即大海,直抵日本,北往化屿、龙王堂、鲤港、横门、大潭、深门等处,与新河水、三汊港接境,南往鸡脐吊、崩硐礁、鹿头片屿、骊洋邳山等处,与灵门接境,隘顽居其南,如隘顽有贼,此港之船直捣其艐,隘顽缓急此港之责守也。海内碎山极多,若贼自温州而来,此为汇嘴捷径,竟抵城下。若自外国而来,止过大陈邳山大鹿登岸,皆为贼巢,甚难防守。今虽稍增战舰,仅堪小敌之禦,而港内迂回屈曲,难以捍贼,必出大陈而迎战于海中,乃为得之。
新河港,港口浅狭,大船未易出入,不必舟师防守,止陆备旧设桩关动,称门户之固,司事者未皆亲履,遂相驾重以为险阻,实惟小松木二三十株于半港中耳。既无险可恃无据,可守左右,南岸其平如掌,岂能为坦港之重轻哉。
海门港,一名椒江渡港,水流入二十里之中,一分台州城下,一分黄岩城下,此我朝开国以来之重镇,台黄府县之咽喉也。视宁波、定海关不同,其定海关水港既狭,港外舟山、长涂、马岙、金塘,远近皆堪泊船,分哨海中复有舟山二所,且设重镇于定海,战舰数百,是以海外之功屡有成绩,而港口之守永无内患。今海门港一潮之远,止有三山一座,形小直削并无港次,四望汪洋,我之兵船欲泊于港内则不可禦敌,欲出于外洋则更无山屿可抱,风浪汹涌,自国初迄今,倭之犯台,悉由于此。国初,全浙设备倭都司一员,而独驻守海门,其所系之重可知。迩来诸港皆设备,独此一港,与海门卫,未尝经理,虽有兵船,率为故事。旧有二百馀艘,尚不能沮其黄岩之入。今所造船只,分其半于松门卫港,不知此港之兵,必当倍于松门,庶克有济,何也。松门港之船,可以尽出外洋截贼,此港口必须多留船只防守,若不严禦港口,使贼一入,则其舟西去台州、随、潮,仅九十里,我之陆路隔渡阻山,无由追蹑,必由黄岩远抄,势不相及,故全赖水兵阻截,港外有台境之寄者,其慎图之。
桃渚港,议者谓桃渚离海门甚近,可以策应,战舰不必设,不知海门所由里路至桃渚,止四十里,形似弓弦。若由海中转达圣塘而下,必出大洋,其程两日,不似桃渚至长沙巡司一带,乱山丛砌,群峰散走,或出或入萦纡纷峙,海边浅潮之中,直探出大海,极为绵远,而桃渚所北往健跳一带,如盐塘除下仙岩处,处海湾突进,其健跳之舟北禦昌国海邮一带,力已足矣。桃渚港之外接大海,总港亦当设船一艐,如健跳之数,但额舟有限,松海二关已为不足,若量抽数舟弃之万山之外、孤海之中,势分力弱,亦竟何益哉。健跳港原设长洛一渡,逼近东所,城侧渡阔四百馀丈,出海直往茅头大洋,上接海中查盘山与练陀等处,下接海中青屿黄毛,与牛头桃渚地方接境。此处宜设兵船一艐,必得福苍、海沧二十馀艘,方可守禦,松海二关已称疏薄,无力分应,若又量抽数只分守此港,则港大船寡,无益于事,此城孤悬以船为命,今虽有守,似为单弱不足恃也。按台州海门不出此数港,分守合备似不可缓,若春汛之期,当以松海二港合为一大艐,在大陈洋岙伏截,以为南艐桃渚似当添船,与健跳相等,亦令会合外洋以为北艐,其在南艐也则海门港必当留大小兵船十馀艘守港,而松门可尽发。其在北艐也,则健跳港必当留大小兵船数艘守港,而桃渚可尽发。
陆路设备

楚门所,贼犯楚门,必屯鸡脐山下,其心恋船,不过二三日即还,而走如往隘顽,则历所城,藤岭漫游,料我阻之,不得已方弃船陆行也。其往舟山大荆以由温州,不如径由水中对过蒲岐港为便。南隔一小港为玉环山,周围百里,旧有民居。国初,遣入内地台、温二境,乃贼去来泊船之渊薮。其对岸则温州府蒲岐所近,被势豪据以耕种。夫耕田则起屋,起屋则招贼。衅端虽不宜开,然当事者,谁肯任怨哉。又山西北至太平城江下地方,谓之东门港,沿山滨海而行山林密。茂水港出入又十五里,乃南湾地方,高山环海,旧战场也。旧贼据万仞山腰,进兵之路皆鸟道鱼贯,我兵分为四枝,松林如织相战,犯兵家之大忌,仍成全捷,以收奇功。信乎地利不如人和也。
隘顽所,北为太平县藩篱,南可以阻楚门之寇,城外东北山下长沙面水,民居一村,番舶至此可以屯泊,若弃舶登突决,出藤岭内外,皆可至温州地方。夫贼屯聚于藤岭则太平之路,既阻于藤岭松门之路,又阻于漫游,设贼屯据面水背山,可以高枕久住,可以从容困城。楚门所在其南,非驻兵之地,决不能北援,太松二路又绝,将何以为计也。所赖只有松门港,兵船抵城下,贼若有船在水定可逐之,贼若在陆水兵无所用力,但哨船远瞭松门港兵船急出,过隘顽之南大海中截之,庶可保全。万一疏虞而致贼舟登犯,城四面皆山高插天表,既不能守而城身攲矮又不足固。其若灵门关有贼,虽属险难我兵统入城内,从容南出攀接,而进亦可应援,过大岭皆夹山,而行进退路径皆艰,两鼠斗于穴中勇者胜耳,可不深长思乎。若贼流走,我兵当星夜先驰江下,预处战地,设伏以待,若尾而追之则无及矣。
松门卫若止驻兵城内,而贼由西来,则我兵匏系诸处难顾,若城内未尝驻兵而贼据松门寨为巢,以一枝劲兵守北门山麓下,则我兵无路可援,故城内城外皆当防守,有警则将人由泥涂用马报约城内之兵,刻期以一枝由新河、一枝由隘顽海边,进战城内,兵鼓噪应之,庶为一策。其由隘顽而来,多水窟难行,必由北里山会合新河一带而往,遇雨则潦不可涉,旱则可进大兵,沿涂皆硬沙实土,有潮不可行,无潮可列堂,堂之阵,今有大艐兵船,谅多无虞。
新河所论形势之急在海门港论适中之地,在新河所该所去松门、隘顽、海门、黄岩,皆五十里,去太平县三十里,三面俱有大路可以进兵应援,但北至海门皆由塍雨久潦溢水,皆没人,其藤岭、横山、头敌所必由我可设备以阻贼冲者也。盖此带沿海陆地四散,贼出温岭少有阻,则即由路桥绕出,黄岩以往温州,黄岩之贼决不复由海门、新河,盖知椒江有舟师,新河有陆兵故也。
海门卫卫城,当置于高岭,乃为据险。每岁贼攻垂破而卒不陷者,乃保障之力,非形胜之据也。此为浙东三台门户、水陆重镇,三面阻水,贼舟可泊,实为险要。惟恃兵船以为命禦番舶于未登,此守海门之上策也,失此则为中策矣。如贼在栅浦则水兵截于大港,陆兵进剿,一由海门进攻,一由泉井,一由路桥,一由三山远截,合力并攻亦捍禦之一术也,又失此则无策矣。
前所与海门卫对垒,中隔大港,即椒江也,其形势利害与海门相同。剿前所之贼多过江,或由府治,或下城门岭往仙居出温州,贼若在长沙连盘一带屯住,连盘港深而长背山面水,健跳、桃渚二港会于此处,可为巢穴,分投出掠饱载而归我兵,由里路至隘口转南出其巢,后自山上攻下,仍以一枝截住山头,庶我不为贼抄。兵勇者胜耳。
桃渚所其城可守,但濠狭而城卑。今议浚濠即以土增城,庶为海门卫及府治之藩翰也。所城东北有昌埠港,与本所港相类,皆委蛇细曲,贼之大船必不能入。若泛小舟而我之兵船不能进追,则其去海门甚近也,外海诸山皆可以截贼,须预设伏俟贼出而击之,乃可以成功也。其他若安圣寺可伏截以阻贼,昌埠之冲白莲岭可伏截以阻贼,后岭之冲肯埠岭尽头可伏截以阻贼,肯埠之冲若贼至东所弃城而不之顾,则必往府治自仙居走温州,我兵即当驰赴府城以截之也。
健跳所健跳城三面阻山,皆峻岭而东面山前距海,若非兵船预伏探哨,寇舶卒至,何以禦之。故健跳战舰之设,不可一时而不戒严也。其去桃渚一百里,或攀峻岭则鸟道鱼贯,或涉羊旸则海滨梗陷,或行山地则溪石坎坷,马不能驰,人不能列,非二日不能至。设贼泊舟城下江中,桃渚一路决不可以进援。东去昌国卫,隔大洋彼处,有贼所,当时时防禦。去宁海、去台州,俱一百四十里,路径皆如桃渚缓急之际,松江大兵必不能猝达,若过台州府,从宁海而入,必由黄岩、台州、相岩、桑洲、宁海、窦岙,计一日馀方到东所,援兵至此,贼必已遁海而别犯矣,岂能望以成功耶。若报至即调海门关兵船,抵所城东海山,内设伏以邀击之,万无一误也。
昌国总
沿海设备

昌国卫,坐冲大海,极为险要。石浦关切近坛头韭山,乃倭夷出没进贡等船,咽喉必由之路。悬海南北等山,可设舟师,往来巡哨,以为东路声援。其西象山县石浦巡司,则恃之以为羽翼者也。悬海金齿、八排、朱门等处,可设舟师,往来巡哨,以为南路声援。其北牛栏基旦门、青门、茅海竿门,则恃之以为门户者也。见拨福苍兵船于此关哨守。
金井头相对旦门,直冲大海。嘉靖己未,夷船由此港登岸,本港原设兵船,近因船少力弱掣并石浦关,见拨本卫北哨兵船往来巡哨。
前后二所南临关口,近三门要冲之路,本所附城设,有东西南北中哨,伏兵厂五处,每处拨军瞭望,遇警走报。
钱仓所东临大海,至大嵩港水程一潮,南为涂次烽堠,外接竿门、蒲门地方,西北至湖头,渡海为大嵩所界,乃昌国之藩篱,与大嵩相为犄角者也。爵溪所城悬海口,直冲韭山,东逼大海,西并钱仓,南以游仙寨为外户,北以象山县为喉舌,见拨军防守。
海中设备

韭山形势巍峨,岛岙深远,对冲日本,此山之外俱辽远大洋,故夷船东来必望此山为准,此昌国总第一险要,今拨北哨兵船于此巡哨。
三岳山系外海悬岛,乃昌国卫前后二所喉襟。如贼船从韭山来,每经此过。嘉靖三十四年,倭船于此盘据,最为险要,今拨中军哨船往来巡哨。
旦门系悬海,大洋外有东旦山,与韭山相对。如贼船由韭山来必望本门,突入以往南路,内近何家仁义、南盘一带老岸,今拨北哨兵船往来巡哨。
三门乃石浦巡司土湾,番头一带沿海居民喉舌。如贼从闽广遁归,由台温来必经于此,最为险要,今拨南哨兵船往来巡哨。
金齿门岛岙甚多,便于栖泊,贼船往来必经此,假息诚南路冲要之处,与石浦关相隔二潮,今拨游兵及南哨兵船往来巡哨。
大佛头山内有斗底、虾岙、乌头、青后城、壶底等澳,系贼船往来栖泊之所,极为险要,与石浦关相隔一潮,今拨南哨兵船往来巡哨。
朱门山相对大佛头,系外海险要之处。如贼由南来必至此收泊,与石浦关相隔二潮,今拨南哨兵船往来巡哨。
八排门相连南田,内多膏腴田地,下便栖泊。若倭船停栖甚难剿灭,与石浦关相隔二潮,今拨南哨兵船巡哨。
林门乃金齿、朱门等山喉舌,岛岙亦多。先年夷船从坛头海洋突入,结巢于此,系起遣之地,极为险要。石浦关至此相隔一潮,今拨南哨兵船巡哨。
牛栏基系石浦关后门外洋必由之路,有山环抱,可避东北飓风,如分哨南北,兵船往来必于此为适中。哨守之处与石浦关相隔半潮,今该中军游兵船南北往来巡哨。
坛头山有南北、壳菜篮等岙,可以避风泊船,贼由日本而来,每望此山收泊,与石浦关相隔一潮,今该中军哨兵船于此巡哨。
鸡笼屿在坛头口外,此外一望大洋别无岛屿。如贼从韭山来必由此过,与石浦关相隔一潮,今该中军哨兵船巡哨。
茅湾切近钱仓所,与韭山相对。先年番船尝栖泊于此,原设兵船一枝,因船少兵弱,掣聚石浦关,今派北哨兵船巡哨,与石浦关相隔二潮。
竿门贴附钱仓所,夷船每栖泊,原设兵船一枝,因船少不敷,掣收石浦关并艐,今派北哨兵船巡哨,与石浦关相隔二潮。
青门贴附爵溪所有山回抱,可以避风泊船,内按公屿居民地方,外冲四礁,与韭山相对,极为冲要,原设兵船一枝,因船少力弱,掣聚石浦关,今拨北哨兵船巡哨,与石浦关相隔二潮。
定海总
沿海设备

定海卫南临港口,定海关有靖海营团兵操守,招宝高耸海口,极为要害。山巅筑威远城,屯劄军兵,使有犄角之势,其隔江南岸,自甬东、巡司、竺山等堠,接连后所碶头烽火相望,遇警驰报。小浃港内通东江,出穿山宁波,极为险要,昔为海贼孙恩所据,迩倭贼亦曾登此,近设桩数层,汛期拨船防守,似亦未为慎固,宜更密之。
后千户所东南为霩衢所,南为大嵩所,北为碶头烽堠,坐临黄崎港。先年贼船由崎头海洋突入本港,最为险要,每堠拨军瞭望。
黄崎港东至舟山,中左、中中二所水程计一潮,北至金塘山水程半潮,最为险要,见有兵船往来巡哨,舟师单弱似未足以遏贼之冲也。
大谢山离后所城二里,南临黄崎港,北由大猫海洋至金塘鹿山,最居险要,乃先年起遣地方也,内设黄崎、西山等七堠,拨军瞭报,又该中军哨兵船往来巡逻。
霩衢所滨海,对双屿港,极为孤险,添拨官兵协守,又该大嵩港兵船往来巡哨。
梅山港东至崎头大洋,南至双屿港,俱约半潮。双屿港先年为贼巢,今填塞矣。西至大嵩港,计一潮。北五里至三塔烽堠,最为险要,今拨大嵩港兵船及本所军船哨守。
大嵩所东连霩衢,南接钱仓,以大嵩港舟师为命。大嵩港对峙韭山,直冲外海,先年贼由此犯所城,突入慈岙地方,极为险要,今拨战船巡哨。
海外设备

舟山螺峰巡司虽有官署之设,而巡检弓兵俱散处,民居螺头岙,与螺峰烽堠,离城十五里,贼易登犯,须迁居民入城则可。
鹿头烽堠,近海、民少、势孤,常被贼登犯,须迁入而后可。
岑江巡司,乃冲要海口也,贼累登劫,见今居民虽筑墙自卫,亦被贼坏。近又自葺理,终难备禦,须为慎固之计可遏贼冲。
天同岙,居民百馀家,气势颇壮,但力不支。内有紫皮岙居民千数,若协力出守,彼此可以无事。内又有鹿夫善射,曾胜倭寇,宜令悉力防禦。
碇齿隘,与外港相对,居民势孤,累被登劫,其原守军馀又已取回,必迁居民入内地则可。
奇岙烽堠,即大沙地方,贼常于此登舶,原有隘,已废。二岙居民大户约有千数,合力出守方可恃也。郎家碶、西碶寨相连,又小沙,居民殷庶,有隘军共守,但地势散阔,难以设备,贼尝登劫,以碶头海塘筑堡,协守则可。
袁家碶,即沙岙地方,原有马岙千户所,军民并逃民约计三千,若迁入城以合其势,庶可杜接济也。山江烽堠,与沙岙相连,有隘军防守,贼尝登犯,军已取回,须迁居民入沙岙则可。
岱山巡司,与干碶堠寨相连,居民筑垣防守。贼尝登犯,该司居隆教寺内亦为虚应,须并力捍禦则可。吊屿因近海口,每被登劫,须与小展,居民协守则可。沈家门寨原系水操之地,有军防守,近皆取回,番船去来皆泊于此,内有赵岙、南岙、芦花岙、大岙,去寨三五里,向者居民筑墙大岭阻截总路,近贼径由水路或间道而入,累被劫掠,更须慎禦,庶克有济。
临观总临山,观海二卫,设一把总分守宁绍参将,即此总所辖之地也。
海岸设备

三江所,东滨于海,地势稍缓,然海上有警,则去省城八十里,烽火之通于此攸寄。
沥海所,东卫临山,西捍黄家堰,有蛏浦等堠,拨军瞭望。
临山卫,坐当冲要,东接三山,西抵沥海,设烽堠者十,拨军瞭望。
三山所,界于临观之间,西以声援临山东,以策应观海者也,拨军瞭望。
观海卫西有三山为右翼,东有龙山为左翼,居中调度联络应援,烽堠七处,每堠拨军瞭望。
龙山所,北对金山、苏州、大洋,东对烈港,况伏龙山独临海际,去所仅十里,乃贼船往来必由之路,临观一总之咽喉也,封守慎固,省城安枕而卧矣。
金家岙,与丘家洋连界,东对烈港海洋,北望洋山二姑大洋。嘉靖丁巳,倭舶盘据本岙及丘家洋,月馀为我兵所捷,若突入腹里,由雁门岭凤浦湖一带,至慈溪县,直抵宁波内地,极为险要,今拨烈港兵船哨守。
海港设备

三江港,港口深阔,外通大洋,甚为险要。贼船若舶宋家溇,突入腹里,从陡门一带海塘可至绍兴地方,越港而北为浙西赭山,乃省城第一关锁也。
蛏浦港北对浙西石墩,南至绍兴府城,通连大海,极为险要。嘉靖三十二年,贼船舶西汇嘴登犯,若穾入腹里,由沿江塘路至百官梁湖,直抵上虞县,兵船哨守不可一日少缓。
临山港,切近卫城,直冲大海,倭船屡犯,见设舟师屯守,西哨浙西澉乍二浦,东哨观海龙山,如遇临观海洋有警,驰报烈港,兵船合艐截剿。
泗门港,为馀姚县东北之喉襟,越港而北为浙西、澉浦,最为险要。嘉靖丙辰,倭舶由东北烈表突犯本境,今拨本卫兵船巡哨。
胜山港,港深而广,倭舶可乘潮以入。嘉靖丙辰,由此登犯三山,所官兵敌退之,近议筑塞港口,又建墩台于山上。
古窑港为慈溪之咽喉,北对乍浦,东接伏龙,西连平石,极险之处。嘉靖三十五年,贼船盘据突犯慈溪地方,今拨兵船巡哨。
金墩浦,为定海慈溪相界之地,北连大海,西连伏龙山,此处坐临海涂,贼船自东北而来必由此系泊。嘉靖己未,贼曾登犯,见拨军船往来巡哨。
烈港所系甚大,盖贼船之入临观也,非由澉乍则由烈港诚临观之门户,甚为险要。先年议设三江、蛏浦、临山、胜山、古窑五港以卫临观,后因各港沙硬水浅难泊而止,今议派临观把总兵船,改调烈港,出哨临观一带地方。
海宁总海宁卫,立把总一员,其分守嘉湖参将,即此总所辖之地也。
海岸设备

海宁演武场,枕海,曾经倭泊,实为险要。旧设陆路厂,倭据为巢厂,毁,今拨旗军哨守。
澉浦镇巡司,外与秦驻山大步门相连,山湾潮浚,贼船曾泊此,可通内地宋停村、紫云等处,接近屿城。此卫,南之冲也,今派龙王塘兵船巡守。
海口巡司,此处海滩沙污,船只难泊,迤北、乍浦相连,内有白马庙、八团圩,民居丛集。递年倭寇突犯,将向南北,必先住此观望虚实,其地内通嘉兴、平湖、嘉善等处,乃卫北之冲要也,今拨龙王塘兵船巡哨。南海口操备厂,离海半里,与东海口陆路厂,俱为冲要。
金家湾,此处潮深山僻,递年,贼船登泊,若犯腹里,直抵平湖,沿海则侵乍浦,直抵海盐,实为险要,今拨西海口兵船巡哨。
梁庄寨,倭寇屡登为巢,实为险要。
赭山寨,东南逼大海,面对萧山,与钱塘江口相连,先年倭尝突犯,实为险要。
石墩山寨,东南倚海,山下有一小港,外通大洋,递年倭寇登据为巢,船泊港内,极为险要,原设寨军防守,后掣回所城,止于石墩烽堠拨军瞭望。
凤凰山寨,南临大海,坐对膺冲门,倭尝犯此,实为险要。
黄湾寨,东与澉浦接界,南对大洋,北通腹里硖石地方。昔年倭寇屯据为巢,实为险要。
海港设备

东关外,龙王塘外,即大洋,直对浙东、临观等处。迤南半洋中有白塔山,贼船可泊。贼若登岸,向南则侵澉浦,往西则侵腹里。天宁寺,水陆通衢,直抵嘉兴,实本卫之咽喉,沿海之首冲也。近议立为关隘,今委关兵出哨西海口、九王门、澉浦等处。
黄道庙港,南滨海,与临观相峙。倭寇登犯,极为冲要。西海口南通大洋,北近平湖,系浙西之咽喉、平湖之门户也。本港海涂高硬,潮水长涸不一,船难系泊。恐倭船乘潮突进,则我之兵船高阁关系,匪轻,当踏勘开浚,建立水闸,将各兵船浮泊活水,遇警出剿,此第一预防之计也,今拨兵船出哨滩许、金山、青村一带海洋,与吴淞江兵船相会。
一、国初定,海之外秀岱兰,剑金塘五山争利。内相雠杀,外连倭寇,岁为边患。信为国公经略海上,起遣其民尽入内地,不容得业,乃清野之策也。赵工侍近奏令民开种以给幕租,若兴此利,金塘一山即可恳田数万亩。岁入米几万石,合玉环诸山计之,每岁可得米几十万石,大为海防之助,但其患有二,故当道屡议屡止。其一是倭人藉以为粮,结巢于此,兵费反多;其一是大家争佃,秋粮难徵,亦无益于小民。以愚计之,须丈量为屯田,召民耕种,输赋军门耕者搭棚厂而居,不挈妻孥,不得买卖,逐岁更始,如大家放租之法,则官民两利而争夺之患免矣。官差石工伐山造堡,海洋有警,小民避入,贼知堡中无子女、财帛,自无结巢之念矣。
一、台州沿海近涨滩涂,长数十里,阔十里,若仿范蠡围田之法,令民耕种,外设海塘一条,以捍咸潮俾不得伤稻,每岁起科以给幕租,可得若干万石。
一、浙江寺田甚多,势豪吞占,动以千万亩计,若每千亩抽其二百亩以给幕租,每岁可得米几万石。唐枢曰:杭州居腹里之地而以钱塘港海门为分户,南岸为宁绍,北为松嘉,极西尽底为杭,末临大海。若战舰严守,闻警即出,把截贼难直捣。
茅坤曰:浙江所募客兵当量缓急以为声援,策应则可耳,恐不得为常,而沿海郡县所自部署勒习以为岁戍之兵,必于土著之兵择其膂力猛悍之士,若杭嘉湖盐贩、处州矿徒并一切亡命者为之,大约杭州三千,嘉兴三千而湖温台宁绍亦各一二千,量多寡以差其费,当括十一郡县民壮弓兵之属而通计之。腹里郡县则减去其半或三分之二,特量留什之二三以给城库刑狱之役而已。其馀并籍其费以归于官,令各兵备道亲为,按历州县或择诸州县长吏破长格而募之,且各州县民壮弓兵之所食,故额人七两二钱。然其民间所私相转雇募一倍再倍者,有之追呼,道涂之费尤不可算约者,请量为每名额徵一十五两,藉二人之所食而募一人,其数可三十金。蔡汝兰曰:东南自倭变以来,议者不少,然于台州独无说焉,何也。夫台州辽处海滨,诚四塞之国,南有桃岙、金竹,北有桑洲、桐岩,西有关山卫、墅垒嶂、层冈、重关、鸟道,真一大可禦之险,而且南去盘石楚门仅百五十里,东南去松门仅百里,东去海门仅八十里,设或倭奴弃舟登陆,皆可猝至城下,自海门而上者则一潮直达,实一时难禦之变也。三面阻山,一面阻海,孤悬于数百里之外,救援接济所难卒至者,惟此耳曩者戚参将,驻兵桃渚而倭奴屯聚桑洲,遣输粮银,经月不至,孤危之势诚可畏也。今宜于台州专立督饷方面,积聚粮饷,训练兵士,以为重镇而且西控温处、金衢、北卫、宁绍,权非遥制而威可近饬也。如是粮饷无临时输运之难,而士卒有先时设备之逸,以至出海兵船、卫所官军悉知警备而防禦益固矣。夫督饷既立则粮饷聚,粮饷聚则兵士充,兵士充则训练精,如是则先声足以破其胆,而防禦足以杜其衅,冲突足以挫其锋,行之三年而海不扬波矣。此督饷所当议也,近虽添设兵备参将,然于粮饷无裨,虽增兵亦何益哉。
俞大猷曰:自潭岸山以北以西之海,水浅沙硬,大船误阁则破坏且无避风,安岙兵船至彼如遇夜必须当洋下碇,碇不能坚,每被急流飘去,或夜半发风,则尤危,然多赖天幸非安计,然则宜如何曰钱塘江乌嘴头浦内,兵船一枝不可无馀,则练陆兵精卒一枝以待而严龛赭哨探远谍焉。庶救仓猝,或曰贼舟何能至此。曰贼用单桅小舟径抵山边阁乾登劫,故必用陆兵追捕,方不走脱,若以兵船,必高大方能胜贼,如与贼舟等则胜负未可必也。今言禦贼于海也易要非通论,海本辽阔,舟行全藉天风与潮,人力能几。风顺而重则不问潮候逆顺皆可行,若风轻而潮逆甚难。夏秋之间西北风起,不日必有极大西北风也,操舟者见此风候须急收。安岙兵船在海,海舟遇晚俱要酌量收舶,安岙以防夜半发风,至追贼亦要预计今晚收舶何岙,若一意前追,遇夜风起,悔无及矣。沿海之中,上等安岙可避四面飓风者,凡二十三处,曰马迹、曰两头洞、曰长涂、曰高丁港、曰沈家门、曰舟山前港、曰浔江、曰烈港、曰定海港、曰黄岐港、曰梅港、曰湖头渡、曰石浦港、曰猪头岙、曰海门港、曰松门港、曰苍山岙、曰玉环山染岙等处,曰楚门港、曰黄华水寨、曰江口水寨、曰大岙、曰女儿岙中等安岙。可避两面飓风者,凡一十八处,曰马木港、曰长白港、曰浦门、曰观门、曰竹齐港、曰石牛港、曰乌沙门、曰桃花门、曰海闸门、曰九山、曰爵溪岙、曰牛栏矶、曰旦门、曰大陈山、曰大床头、曰凤凰山、曰南麂山、曰霓岙。其馀下等安岙只可避一面飓风,如三孤山、衢山之类不可胜数,必不得已寄泊一宵,若停久恐风反别汛不能支矣,又潭岸山、滩山、许山之类,皆团上无岙,一面之风亦所难避,不可不慎。
唐顺之曰:往时浙直军需多倚各省协济,自例罢协济之后而窘急甚矣。胡总督近有乞留运米借盐银之奏,盖以军需无处,甚不得已全仰此一著救急。江南控扼在崇明,浙东控扼在舟山,天生此两块土于大海中,以障蔽浙直门户,诸哨船皆自此分而南北总会于洋山。若会哨严紧,遇船即打贼,何从入信国公,废昌国。故县而内徙之,恐是千虑之一失,未可谓昔人尽是,而今人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