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十卷目录

 海部汇考六
  海防一
  明一

山川典第三百十卷

海部汇考六

海防一

明一

《武备志·广东兵险考》:提督两广军务,兼巡抚都御史,驻劄梧州。
镇守两广总兵官,驻劄梧州。
巡视海道副使,额设,专为备倭,并防捕海盗。
整饬琼州兵备副使  整饬清远兵备副使整饬清远佥事    整饬高肇兵备佥事整饬惠潮兵备佥事  整饬雷廉兵备佥事市舶提举司提举,驻劄广州。
分守琼崖参将    分守高肇韶广参将分守惠潮参将
总督广东备倭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守备惠潮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沿海卫所

广州卫,旗军九百五十二名,
镇州所,旗军二百十七名,
灵山所,旗军二百五十四名,
永安所,旗军三百九十名,
雷州卫,旗军一千三百八十名,
乐民所,旗军三百四十五名,
海康所,旗军三百二十三名,
海安所,旗军一百八十一名,
锦囊所,旗军二百三十五名,
石城后所,旗军二百三十四名,
神电卫,旗军一千五十八名,
宁州所,旗军四百五十七名,
双鱼所,旗军一百七十七名,
阳春所,旗军二百一十名,
广海卫,旗军一千一百六十五名。
海郎所,
新会所,旗军六百六十四名,
香山所,旗军四百二十八名。
肇庆卫,
阳江所,
新兴所,旗军二百五十二名,
南海卫,旗军一千一百十四名,
东莞所,旗军三百二十八名,
大鹏所,旗军二百二十三名,
碣石卫,旗军一千二百八十四名,
平海所,旗军四百四十七名,
海丰所,旗军四百二名,
捷胜所,旗军五百八十二名,
甲子门所,旗军二百八十七名,
潮州卫,旗军一千三百二十八名,
靖海所,旗军二百八十二名,
海门所,旗军二百二十五名,
蓬州所,旗军三百八十八名,
大城所,旗军三百八十三名。
海南卫,
清閒所,旗军五百八十七名,
万州所,旗军四百六十九名,
南山所,旗军二百十五名。
沿海巡检司

廉州府
管界弓兵二十名   长墩弓兵二十名
西乡弓兵二十名   如昔弓兵二十名
沿海弓兵二十名   林墟弓兵二十名
高仰弓兵二十名   珠场弓兵二十名
永平弓兵二十名。
雷州府
东场弓兵三十名   清道弓兵三十五名涠州弓兵三十名   海宁弓兵三十名
湛州弓兵三十名   黑石弓兵三十名。
高州府
凌绿弓兵三十名   宁村弓兵三十名
赤水弓兵二十五名。
肇庆府
立将弓兵五十名   海陵弓兵六十名
恩平弓兵五十名。
广州府
城冈弓兵五十名   牛肚弓兵五十名
沙冈弓兵五十名   乐径弓兵五十名
望高弓兵五十名   沙村弓兵五十名
大瓦弓兵五十名   潮道弓兵五十名
三水弓兵五十名   江浦弓兵五十名
江村弓兵五十名   都宁弓兵五十名
马冈弓兵五十名   马宁弓兵五十名
紫泥弓兵五十名   安神弓兵五十名
黄鼎弓兵五十名   香山弓兵五十名
茭塘弓兵五十名   五斗口弓兵五十名沙湾弓兵五十名   鹿步弓兵五十名
白沙弓兵五十名   小黄浦弓兵五十名福水弓兵五十名   缺口弓兵五十名
官富弓兵五十名   京山弓兵五十名。
惠州府
内外管弓兵五十名  碧田弓兵五十名
长沙弓兵五十名   甲子门弓兵五十名。潮州府
神泉弓兵五十名   吉安弓兵五十名
门辟弓兵五十名   桑田弓兵五十名
招宁弓兵五十名   鮀浦弓兵五十名
枫洋弓兵五十名   辟望弓兵五十名
黄冈弓兵五十名。
琼州府
清澜弓兵三十名   铺前弓兵三十名
澄迈弓兵三十名   青蓝弓兵六十名
调嚣弓兵六十名   藤桥弓兵六十名
牛领弓兵六十名   抱岁弓兵六十名
延德弓兵六十名   镇南弓兵六十名
安海弓兵六十名   田牌弓兵六十名。
沿海烽堠

雷州府
烽堠〈二十一〉 那宋   八灯   包西讨网   对楼   踏磊   清安
调黎   宁海   陈家   南门
通明   调陈   草绿   淡水
南浦   北品   北月   石岁
麻障   北鹅
高州府
烽堠八  调高   尖冈   山南
连头   白山   罗浮   辅弼北辅弼南
广州府
烽堠〈五十五〉 南海   那浮   谭村黄村   赤水   蛤浦   北津
丹章   南洋   那贡   安民
处儒   逭田   丰头   峰前
石门   白蒙   寨南   镇口
放火南  奇黎   双碙   陈村
白石角  企观   北寨   大人岭亭子角  马鞍   黄岐   水南
白沙   稍潭   泗会   石门
青蓝   节尾   烟冈   长洲
员揽   黄浦   青紫   英村
石岐   冈村   南山   鳌湾
冷水   福漏   赤冈   嘴头
叠福   蓝田   秋风角  风门凹惠州府
烽堠〈二十八〉 旧大鹏  水头   沙澳野牛澳  沙江   凹背   长沙
虎白   芳茅   白沙湖  东大麻   河田   古径   石山
新设   平安   新泾   丽江
丽山   吉头   桑洲   前标
后标   竞山   铅锡   安元
银平
潮州府
烽堠〈十九〉  文昌   钩帘   南山石城   前冈   沙尾   夏岭
大场   石牌   浮山   钱塘
环山   新村   鸿山   鸦髻
并洲   白峰   黄冈   外沙
沿海卫所战船

旧制:每岁春末夏初,风汛之期,通行府卫所县巡捕备倭等官军,出海防禦倭寇,番舶动支,布政司军饷银雇募南头等处,骁勇兵夫,与驾船后生,每船分拨五十名,每漕船四艘,一官统之,三路兵船,编立船甲长副字号,使船水手教以接潮迎风之法,长短弓兵弩,时常演习,使之出入往来如神,如无字号者,长副鸣锣追逐,俱待秋尽无事而掣。中路东莞县南、头屯门等澳大战船八,乌艚船十二,广海卫、望峒澳,战船四。
东路潮州府、柘林澳,战船二,乌船十五,哨船一。碣石、靖海、甲子门等澳,战船十,哨船六。
西路高州府、石城、吴川湾澳,各哨船二。
廉州府海面战船二。
琼雷二府海港、东莞、乌艚各六新会横江船四。雷州海港大战船六。
广东事宜
东路

广东列郡者十,分为三路,东路为惠潮二郡,与福建连,壤漳舶通番之所,必经议者谓潮为岭东之巨镇,柘林南澳俱系要区,扼吭抚背之防,不可一日缓,而靖海、海门、蓬洲大城诸所又皆跬步,海涛所赖以近保三阳、远卫、东岭者也。惠州海丰东南滨海,其捷胜平,海甲、子门皆瞬息生变。惠潮守备劄于卫治,诚有以严其防矣,然未知柘林为尤要也。柘林乃南粤海道门户,据三路之上游,番舶自福趋广悉由此入。旧例风汛之期,各澳皆设战舰,秋尽而掣。回泊水寨此在他澳犹可,柘林去水寨一日之远,警报未易达,倘贼视我无备,批吭捣虚,不亦危乎。无柘林是无水寨也,无水寨是无惠潮也,为今之计,东路官军每秋掣班必以柘林为堡,慎固要津,附近大城所戍卒互为声援,不得规避,空所纵贼驰骤。若遇飓雾尘霾,尤宜加之意焉。其外碣石、靖海、甲子门、海澳,虽视柘林稍次而舟师防禦各有信地之责者,又可少懈乎。
中路

岭南滨海诸郡,左为惠潮,右为高雷廉,而广州中处,故于此置省,其责亦重矣。环郡大洋风涛千里皆盗贼渊薮,帆樯上下乌合突来,楼船屯哨可容缓乎。尝考之三四月东南风汛,日本诸岛入寇多自闽趋广,柘林为东路第一关锁,使先会兵守此则可以遏其冲而不得泊矣,其势必越于中路之屯门、鸡栖、佛堂门、冷水角、老万山、虎头门等澳,而南头为尤甚,或泊以寄潮,或据为巢穴,乃其所必由者。附海有东莞,大鹏戍守之兵使添置往来,预为巡哨遇警辄敌则必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历峡门、望门、大小横琴山、零丁洋、仙女澳、九灶山、九星洋等处而西,而浪白澳为尤甚,乃番舶等候接济之所也。附海有香山,所戍守之兵使添置往来,预为巡哨遇警辄敌则亦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历厓门、寨门、海万斛山、纲洲等处而西,而望峒澳为尤甚,乃番舶停留避风之门户也。附海有广海卫新宁海朗,所戍守之兵使添置往来,预为巡哨遇警辄敌则又不敢以泊此矣,夫其来不得停泊,去不得接济,则虽滨海居民且安枕而卧矣,况会城乎。按今设禦之法,浪白、望峒二所各置战舰,慎固封守,而南头宜特设海道驻劄居中调度,似有以扼岭南之咽喉矣,应援联哨。其中路今日之急务乎。
西路

议者曰:广东三路虽并称险阨,今日倭奴冲突莫甚于东路,而中路次之,西路高雷廉又次之,西路防守之责可缓也。是对日本倭岛则然耳,三郡逼近占城、暹逻、满剌诸番岛屿,森列游心注盻,防守少懈则变生肘腋,滋蔓难图矣,可弗讲乎。故高州东连肇广,南凭溟渤神电,所辖一带海澳若连,头港、汾州山、两家滩、广州湾,为本府之南翰兵符重寄,不当托之匪人,以贻保障之羞也。雷州突出海中,三面受敌,其遂溪、湛川、涠洲、乐民等四十馀隘固为合,卫三道门户,而海安、海康、黑石、清道并、徐闻、锦囊诸隘所以合防海澳以操纵反侧,俾不敢梗化焉者,尤可龌龊玩愒已哉。若廉州则尤为全,广重轻海北扼塞,两有攸寄,故兵符特劄于灵山,达堡增屯于卫北,海寇峒獠外夷之忧,视三岭独劳焉。西南雄郡如琼,为廉之外户,五指腹心尽为黎据郡邑,封疆无不滨海,备倭之制,若白沙、石琼馆、头文昌海、安海康对峙,番岛飘风突来,防禦甚艰,近虽驻参将于厓州,责有攸寄而守禦营戍,旧额岁久寖弛,凡此皆西路,今日所当汲汲经画焉者,深念预防,俾幕南稽颡重译来庭,非长民若兵者之责乎。
一、广东兵饷旧制:于潮州府民壮数内抽追工食、选募打手、驾船后生,分守三路。后又因山贼窃发,念城池为重,寄留民壮守护而前项兵食每年于盐利内除补,后议以兵贵精而不贵多,食宜预而不宜匮,于东路兵夫止选三百名防守,遇有警报则增雇三百以足六百原数,其中西路一千五百名,内量减七百名,止募八百名,通计见该一千一百名,约计东路三百名,西路二百名,中路六百名,各路将三之一哨巡,三之二营守,每兵夫五十名艚船一只,兵夫一名每月工食六钱、口粮三斗,船一只脚价一两五钱或一两二钱,兵船每四只则以一官统之,日逐守巡或阅月半月更番相代。又于朔望量加鱼盐之犒,永为定额,所费俱于军饷内取办。遇有警报,又许径自动支添募,应选不必直俟文移动经。旬月以致噬脐无及,凡所应办逐一登记,每月造报迨掣兵之时,截日住支于以釐革浸渔冗滥之弊,此岭南防海之大略也。一、广东滨海诸邑当禁船只,若增城东莞则茶窖十字滘,番禺则三漕波罗海,南海则仰船冈茅滘,顺德则黄涌头香山,新会则白水分水红等处,皆盗贼渊薮也。每驾峻头小艇,藏集凶徒肆行劫掠,勾引倭奴残戮甚惨,为今之计莫若通行各县令、沿海居民各于其乡编直船甲,长副不拘人数,惟视船之多寡,依十家牌法循序,应当如船二十只总统于船甲长,内以十只分统于甲副,仍于船尾外大书某县某船甲,下其人十字翻刻墨填为记,其甲长副各置簿一扇,备载乡中船数,并某样船只、某项生理一一直书,每岁具呈于县以凭查考,如遇劫掠则被害者能识其船速投首于甲长副,鸣锣追究,俾远近皆知,无字号者即系为非许人,人俱得拿送旧。时沿海居民明知贼盗,惧其反攻而不救,今后坐视者罪以通同,则船有统纪而行劫之徒忌畏,况操舟之时,可以按簿呼召,给价差用而不致卖放之弊乎。议者谓:欲令每县取无碍官银千馀两,造船百艘分给军民生理,令河泊等官岁课入息,五年当抵造船之银,如朽烂更以岁课银更造,此法固善终,不若无事处,事如前法之为善也。
一、南澳当闽广交界之处,周围皆山中,有田百顷,乃国初起遣民居遗弃之地也。四面蔽风,大潭居中,可以聚舟,其大似金塘二倍,五六年来因浙直攻捕之严倭,舶无所容,俱于此互市。福建捕急则奔广东,广东捕急则奔福建,定期于四月终至五月,终去不论货之尽与不尽也。其交易乃搭棚于地,铺板而陈,所置之货甚为精雅,刀鎗之类悉在舟中,若能密令人于海滨沉灭其舟,则在岸上之倭生擒也,何有。《福建兵险考》:总督军门驻浙江。
提督军务兼巡抚都御史,福建原无巡抚,因倭乱而设驻劄福州。
巡按福建监察御史近奉敕兼纪功:
巡视海道副使。
福州兵备副使。
兴泉兵备副使。
汀漳兵备副使。
北路参将自福宁州起,直至宁德县廉澳地方止,皆其信地。
中路参将自廉澳起,直至泉州府祥芝地方止,皆其信地。
南路参将自祥芝起,直至广东交界止,皆其信地。
游击将军      汀漳守备
行都指挥司     铜山水寨把总
浯屿水寨把总    南日水寨把总
小埕水寨把总    烽火门水寨把总
以上五把总以都指挥体统行事。
沿海卫所

镇海卫旗军一千五百名,
六鳌所旗军一千名屯军四十二名,
福州左卫屯军一千六百九十七名。
中左所
永宁卫内所五,共旗军五千名,屯军七百八十四名,金门所,旗军一千名,屯军一百三十名。
福全所,旗军一千名,屯军二百二十四名。
崇武所,旗军一千名,屯军二百二十四名。
平海卫
莆禧所
镇东卫,屯军一千四百三十二名。
万安所       梅花所
福宁卫,屯军七百一十七名。
定海所       大金所
沿海巡检司

漳州府
洪淡   后葛   金石   古雷
盘陀   九龙   青山   漳浦
小景   井尾   岛尾   海门
柳营   濠门
泉州府
苧溪   高浦   塔头   烈屿
官澳   峰尾   田浦   陈坑
围头   鸟浔   深沪   祥芝
獭窟   黄崎   小岝
兴化府
小屿   吉了   嵌头   青山
冲心   迎山
福州府
壁头   牛头   泽朗   松下小祉   石梁   闽安镇  官母屿比茭
福宁州
延廷   焦山   青湾   大筼筜水澳   芦门
沿海关寨台烽堠

漳州府
水寨二
铜山西门澳,每岁分镇海卫、元钟陆鳌二所,官军一千八百六十员,名更番备倭,领于把总,以都指挥行事。
元钟每岁分镇海卫并铜山陆鳌二所,官军一千一百员,名更番备倭,领于卫总,受铜山把总节制。瞭台二  陆鳌   元钟
烽堠十二 南山   东湾   渐山
黄崎   洋林   盐仓   流会
安集   洪丘   峰山   白塘
小澳
泉州府
水寨一
浯屿原在海外,今移入夏门澳,每岁分永宁、漳州二卫,官军二千八百九十八员,名更番备倭,领于把总,指挥以控泉州郡之南境。
烽堠〈四十四〉 高浦   刘山   径山井上   东渡   龙渊   厦门
流礁   溪东   下吴   街内
白石头  石井   萧下   石头
溢浦   藩径   石悃   陈坑
安平   叶了   洋下   坑山
古云   白沙   埕埭   青山
白崎   古楼   赤山   柯山
獭窟   后任   大山   大砟
下头   尖山   高山   峰尾
后黄   海头   东门外
兴化府
水寨一
南日山原在泉州府海外,景泰中移于莆田之吉了澳,官府文移仍以南日山水寨称,管寨事有把总,分管寨事有卫总,每岁分兴化、平海、泉州三卫,官军一千五百十人,更番备倭。
烽堠四十 崎头   大洪   塔林
吉了   渡边   塔山   文甲
西山   庵前   砺山   吴山
碍山   林边   上欧   大崙
石狮   下徐   小澳   东山梅谷成山  石城   湖边   登港
埋头山  岐头   后埔   东林
蚝山   后浦山  茶浦   鲫鱼
东蔡山  岩沁山  支头   峰岭
迎仙   基山   尖头山  山西山三江口
福州府
水寨一
小埕每岁分附近卫所,军士更番备倭,方岳重臣会推指挥之有才略者总督之。
瞭台一  茶林
烽堠〈三十九〉 洪坑   壁头   前村蟹屿   车盘   塔山   前溪
仙岩   白鹤   马头   后营
枫屿   龙下   大丘   大壤
陈场   峰前   山崎   石门
潮井   松下   屿头   焦山
山前   下屿   骑山   斗湖
陆石   潭西   程角   桃源
黄崎   裹头   官坞   官海
东岸澳  长崎   大埕   北茭
福宁州
水寨一
烽火门今移入丰山地方。
烽堠〈三十七〉 下簟   下浒   石湖关崎   车安   罗浮   间峡
塔尾   界石   南山   留金
小南   青山   积石   长沙
沙松   后崎   离智   东壁
台湾   赖离   烽火   三山
北山顶  梅花   大峰   古县
金家   南金   大青画  黄崎
白岩   水澳   白鹭   南岭
沙埕   小青画
福建事宜
浯屿水寨
福建五寨,俱江夏侯所设,浯屿水寨原设于海边旧
浯屿山外,有以控大小岨屿之险,内可以绝海门月港之奸,诚要区也。不知何年建议迁入夏门地方,旧浯屿弃而不守,遂使番舶南来据为巢穴,是自失一险也。今欲复旧制则孤悬海中,既鲜村落又无生理,一时倭寇攻劫,内地哨援不及,兵船之设何益哉。故与其议复旧规,孰若慎密夏门之守,于以控泉郡之南境,自岱坠以南接于漳州哨援联络,岂非计之得者哉。
南日水寨

原设于海中南日山下,北可以遏南茭湖井之冲,南可以阻湄洲岱坠之阨,亦要区也。景泰以来乃奏移莆田县吉了地方,仍以南日为名,旧南日弃而不守,遂使番舶北向泊以寄潮,是又失一险也。今之事体与浯屿相仿,有兵寄者,其思为哨守,应援之规,以扑寇燄于未炽哉。
烽火门水寨

原设于福宁州三沙海中,永乐间倭寇犯境,议拨福宁卫大金所官军防守,秦屿、罗浮官、井洋皆辖焉。正统九年,侍郎焦宏以其地风涛汹涌,不便栖舶,徙今松山寨地方,其后官井洋虽添设水寨而沙埕、罗江、古镇、罗浮、九澳等险孤悬,无援势不能复旧矣。须官井、罗浮、沙埕南北中三哨,罗江、古镇、西哨联络策应,庶可恃为福州之藩户也。
铜山水寨

漳州府所辖地方漳浦一县,最近海屿设水寨者,二铜山、西门澳为把总水寨而元钟则受其节制者也,故今止以五寨为名。初水寨在井尾澳、景泰间,移今西门地方,岁拨镇海、漳州、永宁卫及元钟铜山所军分番巡哨,而北自金石以接浯屿,南自梅岭以达广东,险阨所系匪浅,浅也须以铜山、元钟巡哨之兵分守,南澳、云盖寺、走马溪、金石等处,俾倭舶之自浙趋闽及奸徒之勾引接济者,严遏其冲,则有以控八闽上游之势矣。
小埕水寨

小埕北连界于烽火,南接壤于南日,连江为福郡之门户,而小埕为连江之藩翰也。海坛连盘雄踞耸峙,若南屏然,为贼船之所必泊,其所辖闽安镇、北茭、焦山诸巡司,为南北中三哨,无事往来探视,有警协力出战,则此寨之设为不虚矣。三四月东南风汛,番舶多自粤趋闽而入于,海南粤、云盖寺、走马溪乃番船始发之处,惯徒交接之所也。附海有铜山、元钟等哨,守之兵若先分兵守此,则有以遏其冲而不得泊矣,其势必抛于外浯屿,外浯屿乃五澳地方,番人之窠窟。附海有浯屿安边等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仍拨小哨守把紧要港门,则必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料罗、乌沙料罗、乌沙乃番船等候接济之所也。附近有官澳、金门等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围头、峻上,围头、峻上乃番船停留避风之门户也。附海有深扈福金哨守之兵,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以泊此矣。其势必趋于福兴,若越于福兴,计其所经之地,南日则有岱坠、湄洲等处,在小埕则有海坛、连盘等处,在烽火门则有官井、流江、九澳等处,此贼船之所必泊者也。若先会兵守此,则又不敢泊此矣。来不得停泊、去不得接济,船中水米有限,人力易疲,将有不攻而自遁者,况乘其疲而夹力攻之,岂有不胜者哉。倭寇拥众而来,动以千万计,非能自至也,由福建内地奸人接济之也,济以米水然后敢久延,济以货物然后敢贸易,济以向导然后敢深入海洋,之有接济犹北陲之有奸细也,奸细除而后边衅可息,接济严而后倭夷可靖,所以稽察之者,其在沿海寨司之官乎。稽察之说有二:其一曰:稽其船式,盖国朝明禁,寸板不许下海,法固严矣。然滨海之民以海为生,采捕鱼虾有不得禁者,则易以混焉。要之双桅尖底始可通番,各官司于采捕之船定以平底单桅别以记号,违者燬之,照例问拟则船有定式而接济无所施矣。其二曰:稽其装载,盖有船虽小亦分载出海,合之以通番者,各官司严加盘诘,如果是采捕之船则计其合带米水之外,有无违禁器物乎,其回也鱼虾之外有无贩载番货乎。有之即照例问拟,则载有定限而接济无所容矣。此须海道官严行设法,如某寨责成某官,某地责成某哨,某处定以某号,某澳束以某甲,如此而谓通番之,不可禁,吾未之信也。
一、倭人至福建,乃福人买舟至海外贴造重底往而载之,舟师皆犯重罪之人也。若至沙板、双屿等处访之,则某家船将至未至及至某澳,自有人说而知之,一处货到,各处无不知者。
一、漳潮乃滨海之地,广福人以四方客货预藏于民家,倭至售之,倭人但有银置买,不似西洋人载货而来,换货而去也。故中国欲知倭寇消息,但令人往南澳饰为商人与之交易,即廉得其来与不来,与来数之多寡,而一年之内,事情无不知矣。
一、区处福建之法,若用福船捕之万万不可,须用福船而不用福人驾使。若用苍山人驾使候倭于福建外海,而截杀之倭船必非齐来,乃一艘二艘以渐而至也,至即擒之,则后至者将闻风而回矣。
一、八闽多山少田又无水港,民本艰食,自非肩挑步担踰山度岭则虽斗石之储亦不可得。福兴漳泉四郡皆滨于海,海船运米可以仰给,在南则资于广而惠潮之米为多,在北则资于浙而温州之米为多,元钟所专造运船贩米至福,行粜利常三倍,每至辄几十艘,或百艘二三百艘,福民便之,广浙之人亦大利焉。兵兴山岭戒严,担负既难,而募调之费又众,大户所积,莫肯轻粜,海运又厉禁焉,民食兵饷如之何而不匮也。故经略福建之策莫先于处糗粮,糗粮若缺则五澳之兵虽设譬之衣冠之人外貌,可观而五内腐裂四肢痿痹,未有不丧亡者,盖不侍倭攻之而后地方为难保也。今日足食之计有二:其一,须申明祖宗之意,止禁双桅船只私通番货以启边衅,所谓寸板不许下海者乃下大洋入倭境也,非绝民采捕于内海、贩籴于邻省也,严其保甲令民沿海运粜,则广浙有无相通而福民不患于无食矣;其二,官府提编银两输解督府,春夏给为兵粮时,价方贵,有银无米兵甚苦之,不如令有司以银秋籴贱米,则米数多于春而随兵所至,就以为饷官,与兵不两利乎。兵饷既备,民食亦充,军门以别省善战之师三五千人调至于福,大振威克,岂惟倭夷不能为福建患,将使福民之勾引接济,与倭为党者,永永其不敢矣。
赵文华曰:禦贼之道曰守曰攻曰抚,治直以守,治浙以攻,皆因地度势而为之也。若治福之法贵于抚而已矣。福地素通番舶,其贼多谙水道,操舟善斗,皆漳泉、福宁人。漳之诏安有梅岭、龙溪、海沧、月港、泉之,晋江有安梅、福宁,有桐山各海澳,僻远,贼之窠向。船主喇哈火头舵公皆出焉,若调福苍船捕倭寇,内多贼党又其界潮州南岙,番舶货萃猝难尽诛。惟官府处置得宜,严为稽察,所调用海船实货编号,以次挨放,助装充饷,惟无号者禁捕之,贼必消其勾逆,转为我用矣。
唐顺之曰:贼之根本实在闽中海上,经略此第一义,况一海相通喘息,闽贼亦浙直贼也。
载冲霄曰:福建边海贫民倚海为生,捕鱼贩盐乃其业也,然其利甚微,愚弱之人方恃乎此,其间奸巧强梁自上番舶以取外国之利,利重十倍,故自今既不许通番复并鱼盐之生理,而欲绝之,此谁肯坐而待毙乎。故愈禁愈乱,不设法而利导之,使海滨贫民得所乱源,何能塞也。福建、五澳水寨俱江夏侯所设在海外,今迁三寨于海边曰浯屿、烽火门、南日是已,其旧寨一一可考,孤悬海中既鲜村落又无生理,一时倭寇攻劫,内地不知,哨援不及,兵船之设无益也。故后人建议移入内地,移之诚是也,信国公不设险于下八山等处而设于舟山之沈家门,可见江夏侯之识见不逮信国远矣。欲复祖宗之制,须知斟酌乃善。仇俊卿曰:闽之一省北接浙江之界,为烽火门水寨,原设官军把守,为因势孤援寡军,门朱公添设流江寨为犄角之势,此诚随时立法之权,但官军之数不及各寨之半,难以助本乡防护。议者欲将流江并入烽火门,不若增添流江官军形胜,并据声援相及,此最近是仍令福宁州相近巡司官兵,同心哨捕,不许设占买閒等弊,又浯屿水寨旧址向在海洋之冲,可以据险,寇不敢近。今乃移近数十里,在于中左所地方与高浦所止隔一潮,至月港、松屿无复门关之限,任其交通,其旧浯屿基,乃为寇之窠穴。漳州海沧之人悍谲尤甚,素号难驯。嘉靖年间始置安边馆,轮委通判一员治之半年,一更上下皆无固心,无益于地方。海防之助,况在前之议犹有纷纭者似为可革。又走马溪番船直舶,近年官军柯海道等截杀寇盗皆在彼处,议者欲令诏安漳浦近县巡捕官十员,更番住守,且与铜山寨、元钟澳军民官兵协力,相机以便剿捕。至于泉之安海向虽通番犹有避忌,迩年番舶连翩径至近地,装卸货物皆有所倚也。议者欲令府佐贰一员,时巡常住或可潜消,沿海地方人趋重利,接济之人在处,皆有但漳泉为甚馀多,小民勾诱番徒窠匿异货,其事易露而法亦可加,漳泉多倚著姓宦族主之方,其番船之泊近郊也,张挂旗号人亦不可谁,何其异货之行于他境也。甚至有藉其关文明贴封条,役官夫以送出境至京者,及其海船回番而劫掠于远近地方则又佯为辞,曰此非此夥也。乃彼一艐也,讹言以惑人听,比及上司比责水寨巡司人等,间有一二官军捕获寇盗人船,解送到官,彼为巨盗大驵屯住外洋者,反役智用倖致,使著姓宦族之人,又出官明认之,曰:是某月日,某使家人某往某处粜稻也,或买杉也,或治装买疋帛也。家人有银若干在身,捕者利之,今虽送官报赃,尚有不尽,法合追给或者有司惧祸而误行追惩,但据赃證与所言之相对。不料所言与原情实不同,其官军之毙于狱而破其家者,不知其几也。彼巧于谗而计行,此屈于威而难辩,奈之何哉。以致出海官军不敢捕获,不若得货纵贼无后患也。概以下海之律彼独无可罪。乎调停之法亦必有道,或欲仿广东市舶司及各边开市之例,使番徒报货抽税,岁可得银数万两以充军国之用,亦且通商惠民,上下咸利,但恐海边之人贪利无厌,强暴弱智吞愚不免,群聚为奸势所必至似招之为寇也,何以禁其后。况城狐社鼠之相倚,有难以尽诘者,则税之所入将不在公家而咸归巨室矣。又暹罗、朝鲜、日本、瓜哇等国通事照会,典各有定数,其不通夷语,及误事者法禁甚明,今漳泉之人冒滥名色,假为通事实多,通谋而误事之孽,有不可逭者亦当察而更革之可也。
戴冲宵曰:闽中事体与浙直不同,惟在抚之得宜而已。盖寸板不许下海之禁若行于浙直,则海滨之民有鱼盐之利可以聊生,而海洋即为之肃清。若福建、漳泉等处多山少田,平日仰给全赖广东、惠潮之米,海禁严急,惠潮商舶不通,米价即贵矣,民何以存活乎。愚闻漳泉人运货至省城海行者,每百斤脚价银不过三分,陆行者价增二十倍,觅利甚难,其地所产鱼盐比浙又贱,盖肩挑度岭无从发卖故也。故漳泉强梁狡猾之徒贷赀通番愈遏愈炽,不可胜防,不可胜杀。为倭导向者,官府系其家属不敢生还,岁岁入寇,是外寇之来皆由内寇纠引之也。福建之乱,何时已乎。福乱不已,浙直之患何时而靖乎。唐荆川云:倭患始于福建,福建者乱之根也。诚哉言乎。如愚见莫若因其势而利导之。督抚海道衙门令漳泉巨室有船只者,官为编号,富者与之保结,许其出洋,南则哨至广东,北则哨至浙江,装载货物纳税自卖,督之以将官限之以信地交牌报验;其回也,南则许贩惠潮之米,北则许贩福宁温台之米,但不许至外国及载番货。今也海禁太严,见船在海,有兵器火器者,不问是否番货,即捕治之米谷鱼盐之类,一切厉禁据其迹。虽似犯法论其情,海船往来非带兵器火器无以防海寇之劫,夺不有可原者乎。明乎此则,民情得伸而乱源可塞矣。虽然亦未也,将欲抚之必先威之,练兵足食使在我之威足以制贼,则民有所惮而听吾抚治,抚治而不从者,然后兵以剿之,是故能攻而后能抚知,抚而不知攻者,吾未见其能抚也。
郑若曾曰:按福建经略之术,有百年之长策,有一时之权宜。何谓长策。修复海防旧规,处置沿海贫民得所使不为贼内应是也。何谓权宜。今日福建之患有二,曰山寇,曰海寇,海寇乃本地之民纠之而来,苦无兵以殄灭之耳。然欲练兵须先料理养兵之费,费无从出,必加赋于民,夫福民不受官府约束,其来渐矣。常赋之额且不可徵,况额外加增乎。吾知兵未练而变先激矣,若非早为之,所万一福建失守则广东将隔绝而不通,而浙江与福建连,壤其祸亦烈矣。与其至此时而动各省之兵马钱粮,孰若早闻于朝请银十万两、募兵一万人,到彼操练,不假福建之兵、不费福建之财,先将沿海通番之人与贼尽行剿灭,兵威大振则破竹之势山寇不攻自平矣。由是而选练乡兵,由是而加赋充饷,由是而修复海防旧规以为百年经久之计,岂有不可行者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