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九卷目录

 海部汇考三
  考
 海部汇考四
  周〈总一则〉
  汉〈武帝元封一则 太初一则 宣帝神爵一则〉
  晋〈元帝建武一则〉
  隋〈文帝开皇二则〉
  唐〈元宗开元二则 天宝二则 德宗贞元一则〉
  宋〈太祖乾德一则 开宝二则 太宗淳化一则 真宗大中祥符三则 仁宗康定一则 皇祐一则 神宗熙宁一则 元丰一则 徽宗大观一则 高宗绍兴一则 孝宗乾道一则 理宗淳祐一则〉
  金〈世宗大定一则〉
  元〈世祖中统一则 至元九则 仁宗皇庆一则 英宗至治二则 泰定帝泰定三则 致和一则 文宗天历一则 至顺二则 顺帝至正一则〉
  明〈太祖洪武三则 穆宗隆庆一则〉
 海部汇考五皇清〈总一则 顺治一则 康熙一则〉

山川典第三百九卷

海部汇考三

《福建通志》:福州府闽县东,南距海,海潮南则由粗芦门北涌海潮,东则由闽安镇西涌,皆会于马头江,复分为二,一入西峡,一入南台,复合于马渎竹崎,与水口下诸溪相接,仍回流而汐焉。是潮也,在永北合北里犹兼咸卤,至马头江则皆淡矣。潮至郡城下分为三派,一由水部门入城,一绕城南,一绕城东,皆与南台江通者也。浸淫及于阳岐、古灵、浯江、瓜山诸处,旁入港浦,几遍候官县界,其濒海,可耕之地。唐太和中闽邑令李茸筑石堤,跨闽与长乐东界以障咸卤,垦田无数。又有一等洲田,潮至则没禾,退仍无害于禾,不假人牛而收穫自若,有力之家随便占据,但东流西复迁徙不常,利害亦相当云。今将潮信具列于后:每月初一、十六,寅正三,申正三;初二、十七,卯初三,酉初三;初三、十八,卯正三,酉正三;初四、十九,辰初三,戌初三;初五、二十,辰正三,戌正三;初六、二十一,巳初三,亥初三;初七、二十二,巳正二,亥正二;初八、二十三午初初,子初初;初九、二十四,午初三,子初三;初十二、十五,午正一,子正一;十一、二十六,午正四,子正四;十二、二十七,未初三,丑初三;十三、二十八,未正二,丑正二;十四、二十九,申初一,寅初一;十五、三十,申初四,寅初四。此潮信之候也。江潮常缓,海潮三刻及入府城内外诸河则愈缓矣。犹当视其远近为先后,各以意推其他,海舶贸易往来、淮浙交通之间,各以十五潮为率,盖水路视潮次停泊,犹驿铺也。潮随月长昼夜至,如符契商舶估载趋避不爽。五代闽时纳贡吴越,宋有盐仓,岁运福清、长乐、糯粒、舳舻相衔,明无海运而泛海之航所在多有。
长乐县海,在县东南。
连江县海,在县东南。
罗源县海,距县治三十馀里。
福清县海,在县东南,潮汐凡二派,一派入海口镇,一派入迎仙港。有澳有网门,西洋半潮五里抵钟门屿,五十里抵大小练;一潮八十里抵盐屿;一潮五十里抵海口镇。东洋一潮一百五十里抵东墙外,属东洋数百里外淡水界。南洋由海下寨五里抵石湖,一潮一百里抵水马门;一潮一百一十里抵夯头;一潮八十里历塘屿;一潮一百五十里抵东乐西乐洋;一潮一百五十里抵磁澳透迤,前抵南交属长乐界。兴化府莆田县海,在县治东南八十里。
漳州府海澄县海,于邑最近,人以为生。
福宁州海,出州城东三里,即通潮,东西皆滨海,潮入十都为潋港,入八都为怯门港,入七都为乌崎港,入二三都为金台港,入一都为松山港。
董江海潮,入州东十七都是为董江,相传董奉炼丹于此。
福安县海,在县南,自黄崎镇出为大海。
宁德县海,在县东南,至白匏山通大海。
青山洋在三都,俗呼铁墩门,过三江入洋出大海。台湾府台湾县,地属东海,地既东而月常早上,十七八夜,月临卯辰,仅在初昏,故潮水长退视同厦亦较早焉。同厦初一十六潮满子午而尽竭于卯酉,初八二十三潮满卯酉而尽竭于子午,台湾则初一十六潮满,已亥而尽,竭于寅申,初八、二十三潮满,寅申而尽,竭于己亥。然西北亦有不同处,从半线以下潮水过北汐流,过南与澎湖,同半线以上,则潮流过南汐流,过北矣。惟惯海者能狎知潮候,据其上流方无虞也。
七昆身,外系西南大海,内系台湾内港,在水中央,采捕之人多居之。
海翁堀线,在府治西北海洋中,浮有沙线一条,线南有一港,港口有一大澳甚深,名为海翁堀,凡过洋之船多泊此候潮汛,或避台焉。
《福州府志》:府城外之水大,海在其东,有江,其中曰马头在城东南五十里,纳西北众流入于海,风涛汹涌,中有巨石焉,如马首状,随潮隐见,舟行必戒避之,故名。
闽县浮峰山,在光俗里,海潮盈则山浮。
琅琦山、青洋山,俱在海澳中。
福斗山、双龟屿、五虎门,俱在海中。
罗星山,在马江之中,登之百里,诸山皆在其左右,盖省会之砥柱,以障奔流渟,汇潆洄以入于海者也。王埔山中有海雷石,石为海涛穿蚀成窍,风至则激荡有声如雷。
壶江山,一曰文笔山,为动石、为五虎山、为福斗山、与琅崎、青洋皆列于海中。
海堤,在县城东,唐太和三年县令李茸筑。
长乐县海滨之山,曰御国山、曰钟门山、曰壶井山,迤东曰圣娘山、曰冠峰山、曰仙山、曰五云山、曰蓝田山、曰斜头山、曰牛山、曰鼓角山、曰鸿山,其峰曰冠屿、曰龙翔、曰鳌顶、曰双髻、曰魁岭、曰文笔、曰龙角、曰鹳岭、曰榕岭、曰登贤岭、曰卓岭、曰半岭、曰孝义岭,海中有峙石曰王母礁。
县东之山,东北际海,曰广石,有越王禁石。小练山,在县东海中,旁有大练门、小练门,五代时卢林二姓居之。又东大海中有山,曰大姨山,滨于小琉球,舟楫罕至,每风定,日未出之先,东望一山如空青,微浮海面,即小琉球也。
连江县海,在县城东南。
云居山,在县城北,巅有石塔,东北为蟠龙山,一曰荻芦,山下有蟠龙江,其旁曰龟鱼山,又有马鼻山、定岐山、福斗山、玉楼山,有岭曰透岭,有屿曰鹤屿,后屿有石曰髻美石,又有马鞍山、鹅鼻山,相次东际于海又有三德山峙于海门,又东北大海中曰上竿塘山,有竹扈、湖尾等六澳,下竿塘山有白沙镜港等七澳,居民皆以渔为业。
永福县海,在县城东南,江曰鳌江,注于海,溪曰周、曰利,坑曰行,入于鳌,江曰财,注于海。
罗源县海,距县治三十馀里。
帘山,在县东之濂澳,其石如帘,又有禹步石,又东滨于海、峙海中者曰金炉嶂。
福清县黄檗山,在县城西南,其山多檗木,东为闻读山,唐水部陈灿读书地也。又东有金山、大让山,皆滨于海。
海坛山,为海中诸山之最大者,周七百里,一曰东岚山,有民居。
《泉州府志》:晋江县宝盖山西北,曰金钗山,曰石湖山,越海港复为三峰,曰岱屿、曰白屿,东出海门,舟行二日程曰彭湖屿、曰鸬鹚礁,则又郡东南水口诸山也。
南安县囷山,山势秀锐峭拔,其状如囷,航海者率以此山为标准。
同安县文圃山,去城西六十里,南滨海,上有花圃。金鞍宝盖之外为大海,海中有屿十数曰丙洲屿在县南,民安里十一都曰白屿在县东南,十三都周围四里,由县治东南二溪夹流入海曰宝珠屿在县东南,高浦所前曰离浦屿在县,禾里二十四都曰小担屿在县东,南翔风里二十都曰槟榔屿与小担屿相连,曰大担屿在县东南,翔风里二十都曰嘉禾屿在县南,嘉禾里二十一、二、三、四都,同里有浮沉石,潮涨其石不没,潮退则石沉海底,曰古浪屿,在嘉禾里二十四都,洪武二十年,以此屿与大登小登俱在海中,徙其居民入附各里居住,曰大登屿在县东南,翔风里十五都曰小登屿在县东南,翔风里十六都曰浯洲屿在大海中,去县治凡十里曰夹屿在浯洲、小嶝二屿之间,曰烈屿在翔风里二十都。
惠安县城山,在县西南二十八都,东连大海,西接长江,延袤如城故名。
岱屿,在县南大海中。
大岝山,在大海中。
獭窟在县南海中。
小岝山,在净山东十里邑诸山,东趋于海,至此山而止,又东则为东溟巨浸,通海外诸夷矣。黄崎山,在香山北十里,环三面皆海。
圭峰,在县东北海滨,与黄崎山相对于海门。
大圣岩,在圭峰北,亦滨海。
乐屿,在大圣岩东北海中。
《兴化府志》:莆田县持久山,发脉自双髻山,嵂崒蜿蜒数里许,入海,海中突起二屿,一色郁葱名青屿,一色如璊名赤屿,皆垒石状类覆釜。
大蚶山,在府城外东七十里大海上。
柯山,由壶山东南行,至海而止,旧名松山。
大孤屿、小孤屿,俱在县东七十里海上。
嵩山,在海滨,其山峭拔,上有嵩山院。
小屿,在海中,潮退有石桥可渡,居民千家。
砺山,在海中,山石如砺,旧作蛎山。
箨,《龙山通志》载:有龙空井在山下,林蒙亨《螺江风物赋》:大海迎其潮兮,支分于箨龙岳秀。
湄洲屿,一名希江,有黑白搏石,可为棋子,在大海中,与琉球相望,天后庙在焉。洪武永乐中两加封号,香火甚盛,庙其故居地也。林艾轩《与林晋仲书》海中一山名湄洲,隔岸视之约五七里许,一水可到此洲,乃合两山蜿蜒之状,有田数十顷可耕,可食鱼米极易办,可以卜室读书,隔绝人世,无宾客书尺之扰,岛居之乐,惟某为知之。
赤崎山,在海中,土色赤。
南日山,旧名南匿,在平海卫东大海中,与琉球相望,南洋海堤,自兴福里东山陡门东边楼下埭起,至今澳翁石阜埭止,堤长九百九十五丈一尺,基广六丈或五丈,面广一丈五尺或三尺,高或一丈三尺二尺,因地势损益于其间也。
东山陡门西畔落仔埭起,至鹅脰庵连江里接界止,堤长七百三十丈。
连江里鹅脰庵以北起,至东角止,约长二里,堤长五百四丈。
东角至遮浪约长一里,堤长二百丈。
遮浪新庄埭、十三分埭、曲湾埭、厝后埭,堤长七百六十一丈二尺。
海边村自遮浪头新庄埭沟起,至港东垕江西塔埭止,堤长八百九十六丈四尺六寸。
垕江自海边叶厝埭起,至陈埭尾船澳止,堤长三百七十三丈八尺。
港东西边至林墩陡门约长一里,堤长二百馀丈。林墩陡门至港西约长一里,堤长二百六十丈。港西周遭曲折至宁海桥南岸止,约长一里半,堤长四百二十丈。
宁海桥南岸之西历下江头至下埭止,约长二里,堤长五百四十丈。
莆田里下埭以西历游埭至西江约长四里,堤长九百六十丈。
西江至清浦西沟,约长一里馀,堤长二百八十丈。西沟尾至国清里洋城地方,约长一里半,堤长四百四十丈。
国清里洋城陡门起,至落仔埭陡门止,周遭曲折约长一里,堤长二百六十丈。
南力里章鱼港起,至白埕止,周遭曲折约长四里,堤长九百二十丈。
胡公里古山陈使埭起,至熙宁桥头止,约长二里,堤长五百六十丈。
熙宁桥上历何厝至三涵止,约长一里半,堤长四百八十丈。
维新里后廖至郑坂止,约长一里半,堤长四百九丈。右海堤惟东角遮浪二处在东北方,潮水冲激,古有石砌海堤。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将石堤拆,砌平海、莆禧二城堤,仅泥筑,三十年崩,耆民朱存仁赴京建言,上差林汝楫同通判董彬起工协筑。永乐三年又崩,耆民林孟达赴京建言,得积字八百二十号勘合照旧,协筑四年又崩,有耆干黄元礼起工督筑,基址不平。成化六年又崩,知府申文抚按起通县民夫七千馀人移高更筑,功最钜,自是郡县时加修治。十六年八月飓风激浪,堤大崩,知府刘澄踏看起民夫协筑。二十三年又崩,知府申文、御史董复委同知桂籍督筑。弘治三年又崩,同知朱梅为给筑堤工食,人稻一石五六。两年飓风重作,堤大崩,耆干谢养呈请计工助筑。嘉靖十三年又崩,知府黄一道于沿海潮汐冲激去处筑天地元黄四石矶,用巨木杂竹为楗,内寔乱石,潮势稍杀乃叠石成之,极为有功,未几解官去,同知谭铠为终其役,东角人建崇勋祠,遮浪人建功德祠,各塑黄谭二公祀之。二十九年东角土石二堤俱坏,推官张渊委勘砌筑,功既成,发仓赈济,蠲免秋粮。四十三年,时城陷民窜,海堤失守,重以风雨冲决,水溢薄城,邑人御史林润疏请帑金修治陂塘陡门海堤,巡按李邦珍,檄知县莫天赋,周览相度,约省工费可四五千金,且以东角遮浪为要害,支帑金千有馀两,用石緃横交砌,极为有力。万历六年,遮浪堤坏,邑人尚书郭应聘请于巡抚庞尚鹏,得郡羡邮金四百两,醵堤田银六百两,委通判许培之督筑,计四百二十丈,添设石矶一,所以杀水势。邑人给事可郑茂记。十六年,东角堤坏,里人知县谢应典等呈御史邓鍊动,支帑金五百七十五两,行知县孙继有重修,计四百八十二丈二尺。十九年,知县孙继有申请,支帑金一百六十馀两,加筑石堤,耆民因塑孙像祀于东角崇勋祠中。三十年,遮浪堤坏,知府李茂功申巡抚金学曾,请给备赈银四百八十两,重修,又添设石矶一所。
连江里吴水港堤,万历三十七年坏,邑人检讨周如磐捐金,募众砌筑石码,并砌石道,自吴水港至清江头止,共三百馀丈。
北洋海堤,自待贤里江口桥南岸起,至新丰埭止,约长一里许,堤长三百八十丈。
新墩,起至南隐庄陡门止,约长一里半,堤长四百八十丈。
南隐庄陡门,西起,至永丰里下蔡东止,长不及里,堤长二百丈。
永丰下蔡起,至下刘止,约长一里,堤长二百八十丈。望江里金墩陡门,南起,历洋中半路亭至桐糗止,约长五里许,堤长一千三百八十丈。
延寿里端明陡门,东起,至柴板桥止,约长一里,堤长三百二十丈。
新港陡门,东岸历至港头止,约长一里,堤长三百二十丈。
仁德里新港陡门,西岸起,至利墩止,约长半里,堤长一百七十丈。
利墩,起至港尾止,约长半里,堤长一百八十丈。孝义里新桥南岸,东历大西埕后宫下蔡南埕,至宁海桥北岸东止,约长五里。
宁海桥北岸西起,历鲎扈镇前三步吴塘止,约长六里。
新桥南岸西起,历西湖陈坝陡门止,约长二里,以上孝义地界,共计堤长二千八百一十二丈四尺。延兴里自孝义里吴塘起,至东洋,不及里许,堤长二百单三丈。
东洋起至港边止,约一里,堤长二百四十五丈。港边起至南箕止,约二里,堤长四百八十六丈。南箕起至芦浦陡门止,约二里许,堤长五百四十丈。芦浦陡门兜起,至月峰庄止,约二里,堤长四百九十丈。
月峰庄,起至楼前社东厢地界止,约一里,堤长二百五十丈。
《漳州府志》:郡治附郭龙溪县,去海尚百里而遥潮汐应焉。按海,固八维之浸而百川之宗也。《山海经》独称闽在海中为岐海云。而漳海则天之东南隅也。郡所领十县,惟海澄、漳浦、诏安三县近海,龙溪亦稍近焉,以澄为龙溪之分界,故其在海澄。潮由濠门海沧之二夹港入,分为三派也,一派入柳营江至北溪止;一泒入浮宫至南溪止;一派自泥仔乌礁入福河,绕郡城过郡南门至西溪止。谚云:初三、十八流水长。至渡头,复分小派于浦头,抵于东湖小港。则龙溪一县实兼有之。其在漳浦有四派,一派由太武山外斗米澳入,至石埠头江止;一派由井尾白石夹港而入佛潭桥,至东坂港头止;一派由陆鳌所虎头山入,由旧镇经鹿溪绕县治至西庙湾止,复分派由竹屿入浯江桥数里止;一派由古雷之南铜山所之北,经大磉荷步至云霄西林止,其分派小港尚夥而不胜纪。其在诏安有三派,一由铜山之大京门入于五都百浦走马溪止;一由悬钟之北港门入经渐山汇于梅洲上湖止;一由悬钟之南港入经赤石湾绕县治至甲洲止,其从南澳入者,则潮之黄冈广之南海矣。漳浦县良山在县东南十五里,其山高数百丈,东峰距海。
鼓雷山在县南海滨。
灯火山在县东,距海里许,海舟夜行者或见山上光焰如灯故名。
台山在县东六十里,高数十仞,平坦如台,近观与诸山齐,峙海上。
太武山在县东北一百里,二十三都境山高千仞,周回亘百馀里,屹立海上,端重耸峭,其南五里镇海卫在焉,东望大海,汪洋无际,一陟其巅则漳泉风景尽在目中,山石多奇迹,有浴仙盆,仙人迹宛然,旁大石刻象径云根洞五大字,有石塔工致,即延寿塔,中可坐数十人,高数仞,海中归航望以为标。
鱼肠屿在海外。
竹屿居民数百家,岁获鱼盐之利,上二屿俱在七都海门中。
石城屿菜屿
将军屿盘石叠耸,舟舶不通,滨海者多乘筏以取海蛇。相传陈元光尝驻兵于其上,故名。以上三屿俱在县东南十五都大海中。
漳浦之东界海澄者,为原镇海卫,拥列三所遵海而东为原陆鳌,所首漳浦县之丹灶山,自铁灶坑南行迢递三十馀里平沙漠,漠三面皆海,唯正北可以陆行,所城如巨鳌戴山,旧名青山,亦曰鳌山,山腰人家鳞次相叠,虽雨夜,海中常见灯火,最为奇观。
横屿、菜屿、双石、双洲,俱在海中,又巨海之滨是多潜龙焉,曰龙潭。
苍陵去城南十里,屹峙海中。
乌石平山、大甘山、小甘山,俱在海中,晴明望见,遇风涛则隐,一潮水乃可至。
诏安县大帽山在五都东,负大海,山势高耸。宋陆秀夫陈宜中扶帝炳泊龙舟于此,又高出海滨、半入于海者,为川陵山。时帝炳南渡将都南澳筑此,为东京地,遂陷为海,其城堞犹存。
渐山屹立于东南海上,有石榴遗洞存焉。
川陵山,在五都东海滨,半入海,俗传帝炳南渡将都南澳筑此,为东京地,遂缺陷为海,今城堞尚存。自山巅下向海,莫穷其际,海中尚有木头竹丛,潮退风静,都人驾舟取焉。
羊角山在五都张塘堡东南海上。
虎仔屿、南村屿、崎屿、犬眠屿四屿,在川陵南大海中。甘山,在五都南面海中,远视若有小髻,天起飓风骤雨,其状变幻若屏若屋若狮象之形,四面皆海。南澳山,在海门西砥柱海中,周二百馀里。
海澄县南岐铺头山,在南溪之阳,海水逆潮,江水倒流。
浯屿,在同安界海上,潮汐环转其下。
胡史二屿,在一二三都海门,上下延袤数里。
嵩屿,
长屿二屿,俱三面临海。
丹霞屿,一名赤屿,晏殊《类要》云海上有石,朝色如丹,晚色如霞。故名。
圭屿,一名鸡屿,在海口中央。
月港,在八九都,外通海潮。
鸿江埭、许林头埭、西埭、后林埭、石囷埭、北市埭、埕边埭、海仓埭、澳头埭、石甲埭、林尾埭、观音后埭、陵坑埭、赤石埭、钟林尾埭、暂尾埭、长屿埭、庄水头埭、山头埭、东坑埭、马厝前埭、后泾埭、后浦埭、刘厝前埭、排头埭、吴贯埭、郑墩埭、陈观埭、石龟埭、东头埭、苏埭、坑口埭、南外埭,以上堤防共长三千九百九十七丈,各高一丈五尺,厚一丈八尺,盖东南濒海恐潮汐浸淫,故筑堤以防禦之。
姚公浦,在祖山铺开,接太保州,旧有普贤港斗门蓄泄,去海稍近,易杂盐潮。万历三十四年,知县姚之兰即祖山头开圳,内接普贤,外接世臣港,通卢沈港,引石码溪,淡水倒流而入,仍引达于学宫之泮池,砌斗门于世臣港,以便蓄泄云。
泥上海岸,在东门外,知县韩钟捐金修筑。
《福宁州志》:火焰山,在州城东南海中。嘉靖己未,参将黎鹏举,迎敌倭寇于中流,大破之。
松山在州东南十里许海中。
嵛山,海中屿也,在州东南七十里,山高而中拗如盂,原名盂山,中有三十六澳。明洪武初江夏侯周德兴以其孤悬海中徙为废地,旁有小山,曰艮山,有屿曰日屿,有七星山浮出海面,如七星然。
慧日山,在州城西北二里,右刻慧山泉通仙台六字,山下曰温麻里,近接崎岭,有二岩,故老相传海潮通此。
黄崎山,在州城东沿海百一十里十一都,贯入海中,崎头、崎岭俱在州西二里,故老相传海潮通于此处,二崎皆海滨,旧有名号也,州之阳盖为巨浸矣,沧海桑田如此。
洪山,在州城南三十里四十一都,山有石洞,洞口石窍、石罩,石泓泉通海眼,深不可测。
罗浮山,去州城南五十五里大海滨,相传浮海而来,舟泊此山可避北风,有石笋山,上有清泉一穴,冬夏不竭,旁有文崎山、与武崎山相对,广袤五里,周围皆海水,上有玉井峰、钟冠峰、罗汉岩、金牛迹、桃花村、梅花坡,凝烟积霭,宛如海上青螺。
泷山去闾峡东南海中六七十里,凡东西南北四泷,惟东北二泷可以泊舟,明季时倭人泊舟,必取汲于此。
四城山,在泷山旁,危峭壁立,隔溪有小麻马山、松峤岭。
犀山中石洞,深不可测,缘崖而上,洞有蛎,燐火夜光。
狮子岩,在少林峰顶,二岩相顾,俗呼为雌雄狮子。小洪山,在州城南七十里,高耸亚于洪山,上有天池阔二三亩,四时不涸,天欲雨则吐雾,西有仙崎三石浮于江中,相传葛洪燕群仙于此。
渔洋垾山,在州城南四十五里,第四十二都大海之滨,其山势如同蜂腰,积石磊磊,大凡浮海者往来皆由于此。
屿,在州城之西南五十五里第四十五都,其屿突出海中,形势奇特,潮退沙径可行泥泞中,长可一里许。
白瓢山,在州城南七十里第四十八都,石白如瓢,卧大海中,山脊与宁德界。
笔架山,在州城南七十五里第五十二都,三峰如笔架浮海上。
南北港,在州城南百里第五十三都,三面皆海,惟一隅地接大金山。
莱台龙潭,在五十二都闾峡前海中,为龙所居,味独淡,舟过多危,岁早祷雨辄应。
曲井,在西新城中,相传此井窍通于海。
阜崎双井,在四十都,其地滨海,赖以汲。福安县海,在县南,自黄崎镇南出为大海。
六印江,在三十二都海中,小屿凡六故名。
宁德县出北门东北行十里海上,有瑞峰秀拔万仞,与白鹤相对。
二都海中有二山,曰真龟、曰秦澳。
《台湾府志》:本郡四面环海,惟鸡笼东南一带,舟行约三更水程,则不可前,过此下溜,乃众水朝东之处,一下溜则不可复返,故宜慎之。
浪峤南屿,去沙马溪头一潮水,远视微茫,舟人罕至。昔有红毛合惯熟,长年驾舟至彼,见有番人赤体牧羔羊,将羊一群缚至海岸,与红毛换布,红毛出艇亦掷布于岸示之,如番来收布,红毛方敢取羊,否则赶回。今湾地之羔羊是其种也。
凤山县沙马矶头山,在郎娇山西北,其山西临于海。小琉球山,在凤山西南海洋中,周围约有三十馀里。诸罗县鸡笼屿在海洋中。
《广东通志》:分水在占城之外罗海中,沙屿隐隐如门限,延绵横亘不知其几百里,巨浪拍天,异于常。海由马鞍山抵旧港东,西注为诸番之路,天地设险域华夷者也,由外罗历大佛灵以至昆山。自朔至望,潮东旋而西,既望至晦即西旋而东,此又海中潮汐之变也。惟老于操舟者乃能察而慎之。
铁板沙,成化二十一年乙巳,宪庙遣给事中林荣行人黄乾亨备册封之礼,如占城。是役也,军民之在行者千人,物货太重,而火长又昧于径路,次交趾之占璧,啰误触铁板,沙舶坏二,使溺焉,军民死者一十九人。
《广州府志》:南海县南海在府城南一百里,浩淼无际,东流闽浙,南通岛夷,潮源于东南大洋,入于虎头甲子二门以达于斜西海,其南则入于厓山,其支分旁流则会于府城南,其中多珠玑、玳瑁、紫贝、大鼋、鳣鲔、鲟鳇,有海人焉见之则风,有鱼焉长二丈,腹有两洞皮可以饰刀剑,其名曰䱜。其中有轩辕之丘鸾,自歌凤自舞是为天乐。其外有炎洲,洲上有兽焉如狸,以青铁椎击之辄死,张口向风而活,其名曰风生,可以疗暴疾,洲之下多鲛人。
浮丘山,在郡城西一里,相传为浮丘丈人得道之地,即浮罗朱明之门户。昔在水中,四面篙痕宛然。宋初有陈崇艺者,年百十二岁,自言儿时见山根舣船数千,今去海已四里,惟馀山顶高仅数尺。《番禺杂记》:东有投龙井,后为人所浊一旦。自塞下有珊瑚井,海神献珊瑚于此。
海目山,在郡城西南一百四十里,山在九江海中,两峰并列如目。
番禺县尧山,一名凌山,在府城东北十五里海中。弹子岭在府城南十八里,特生海傍,其形圆。
山门冈在府城东北三十八里,旁曰飞雁岭、曰鸡笼冈,其山峻崄,中藏群峰,下枕茭塘,接洋海。
戙旗冈,在府城东二十里南海神庙前海中,莫测其高,周十馀丈。
珠石,在府城南海中,以形名,屹峙洪涛中。
琵琶洲,在府城东三十里海中,上有三阜,东路之舟泊焉。又东十里海中,曰浮练洲,多白沙。城南四十里沙湾海中曰澳洲,四时多郁蒸之气,其傍多螺蚌。顺德县仰船海在城西南七十里,出三沥沙,西通香山,皆自北而南注南海。
东莞县三门海,在城西南六十里白沙巡检司之南,海上有三洲,潮自东南来,至此分而为三,过此而复合。
武山,在县城南五十里,突起海中,有武勇状故名。潮汐消长高低可辨,宋余靖尝候潮于此。
桂角山,在县城南二百五十里,滨于海。虎头山,一名秀山,在县城西南五十五里大海中,潮汐出入其中甚洪。
大奚山,在县城南四百里海中。
梅蔚山,在县城西南二百八十里,其上有宋帝石殿存焉。又西南二百八十里,曰官富山,有民居之,又山曰凹背、曰陶娘、曰福建、曰洛隔、曰七娘、曰东姜、曰龙鼓、曰丫洲、曰南亭、曰泊潦、曰稍舟、曰翁鞋、曰竹没、曰深澳、曰桑洲、曰宁洲、曰龙穴、曰枯洲、曰大小磨刀、曰零丁、曰校杯、曰南洲、曰蛇西、曰瑚珊,凡二十六山,俱在大海中。
青紫峰,在县南十里,其山朝暮异色,朝霞则青,夕照则紫,又南十六里曰笔架峰,二峰屹立大海中。海月岩,在县西五里海滨。
佛堂海门,在县南二百五十八里,源于牂牁,经官富山,西南入于海。
合兰洲,在县南二百里海中,与龙穴洲相比,其上多兰旁,有二石,海潮合焉。蜃气凝焉,又有马鞍洲、急水旗角洲、大王洲、上下横当洲,并在大海中。
圆沙,在县城西二里海中。
新会县天河海,在城东四十六里,中有草鞋洲,高水面尺许,巨浸不没与波上下云。
江门海,其水有二:左径石觜至虎头门入于海;右径县滘入于熊海,随潮消长达于厓门,其东径香山为小梁海,其西径蚬冈,自北而东,至厓门入于牁牂,是为南海。
圭峰山,在县北二里,东南有东熊子山,周十里,西南有西熊子山,周五里,并峙海中。
厓山,在县城南八十里大海中,与奇山石对峙如门。宋祥兴中,帝炳舟师次焉,为元将张弘范所迫,丞相陆秀夫负帝赴海,与礼部尚书徐宗仁、兵部侍郎茅湘、枢密使高桂等同死之。
汤瓶觜山,在县南八十里,又东南五十里曰鹗洲山,在海中。
小梁海,在新会县东三十二里,流接香山,其中多鳣鲔,多鰋鲤。
天台山,在城西南三十里,脉发将军山突起数峰,东尽于海。
熊子山,在城南二十一里,山凡四,在海中曰鼠熊、曰马鞍,熊曰东熊、曰长熊。熊音那三足鳖也。
香山县第一角海,在叠石海之南,海门浅隘,南抵大洋,乃南鄙之咽喉也。
石岐海,海中多洲潭、种芦、积坭,可以成田。
九星洋,在城东南海中,有九岛如星。
东洲门海,在县东海滨,二山若门,潮汐悍急。
零丁洋,在县东海中,其上有山,其下潮汐迅急。金星洋,在县东海中。
牂牁大洋,在大洋中,山最多,皆岛夷所居,唐郑愚有泛海诗。
三水县金洲山,突起江中,周二百丈,高五十馀丈,其下郁水西来,会陶洭翁,诸水经此南流,入于南海。香山县笏山,在城北一里,山濒于海。
长洲山,在城西北二里海中。
相合山,在城东南四十里。
长江山,在城东南四十里。
三洲山,在城东南五十里,三山并立海中。
浮虚山,在城北七十里海中,与波上下,南海有浮石之山,疑即此。
石岐山,在县西北一里,多石,南入于海,原设有烽堠,遥与莲峰相对,土燥多石,直扺于海。
老安山,在县西南半里,为县水口冲要,西临于海。香炉山,在县南六十里,峰崖幽峻,东界白银水,西赴海。
鸿鹤岭山,一名鸿鹤尖秀峰插天,三面临海。
象角山,在县西十里,西北临海。
乌岩山,在县东南六十里,东抵云梯,诸山赴海。四岩山,在县东六十里,高耸,北临海,其东曰日角山,三面临海。
东洲山,在县东七十里海中,潮汐湍激,舟不可渡。平田山,在县东八十里,临海。
南蓢山,在县东八十里,东北临海。大芒山,在县南九十里,雍陌村势如奔龙,昂首睨于巨海。
凤凰山,在县城东南一百五十里,东介南坑,北接官塘冈,西为金竹园、白蜮石、古壑诸峰,南赴海。其上多产山兰、鹤顶、杜鹃诸花,与南山对峙迤𨓦,东驰于海瀑布之水出焉。
永泰山,在县东北海中一百里,大海之东曰三角,大海之西曰坡头,皆护浮虚。
黄杨山,在县西南四十二里,又东北八十里曰马鞍山,乌洲山、古镇山,俱海中。
金星山,在县东一百五十里大海中。大小横琴山,俱在县城南二百里大海中。
锡坑山,在县城南二百八十里大海中。
知洲屿,在县城南大海中。
增城县东洲,在县城南八十里海中,民环居之。新安县三门海,在县城西北五十里大茅山之西,中有虎头山、龙穴洲、合兰洲诸岛,东南之海连惠州,西南之海连香山,皆接大洋,浩淼无际。
桂角山,在县城南一百七十里,山滨于海。
大奚山,在县城南二百里大海之中。
梅蔚山,在县城西南二百里大海中。
合兰洲,在三门海中,与龙穴洲相对,上多兰草,有二石并峙,潮至此则合。
孖洲山,在海中。
大小磨刀山,俱在海中。
梭杯山,在海中。
叠福径,在第七都叠福村,近海。
后海,距县城五里,通于海。
大伞小伞二洲,俱在县城西南海中。
大王洲,在县西南海中。
孖洲,在县西南海中。
马鞍洲,在县西西乡村前海中。
平洲,在七都下沙村前洋海中,长二三里,横亘海面。旧乡人放牛于此,自生自养,数年成群,今遵海禁无矣。
勒马洲,在五都,一山横出海边,形如勒马。
白鹤洲,在海中,潮长群鹤俱集,望如堆雪。
新宁县上川山,在县城南二百三十里海晏都大海中。
下川山,在县城南三百里,亦在大海中,与上川山对峙。
铜鼓山,在县城东南二百馀里,下瞰巨海,群水共趋于此。
海潮自东南大洋到佛堂门,经甲子门至虎头门,凡顺德新会香山诸处,皆通潮,其潮候初一、初二、十六、十七日,俱已亥时至;初三、初四、初五、十八、十九、二十日,俱子午时至;初六、二十一日,俱丑未时至;初七、初八、初九、初十、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日,俱寅申时至;十一、十二、二十六、二十七日,俱卯酉时至;十三、十四、十五、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日,俱辰戌时至。按《惠州府志》:海丰县甲子门水,在县城北二百五十里海口,有大石壁立,刻六十甲子字故名,其津有奇石十八,彷佛人形,人呼为十八学士石。宋景炎丁亥,端宗自闽航海,尝驻于此。
旗峰山,在县城东一百九十里,其山状如旗,半枕海上。
博罗县小石楼,与大石楼相去五里,有石门可容几席俯瞰沧海。
佛迹石,在海滨上山十里,有大小石楼,二楼相去五里,其状如楼,有石门俯视沧海,夜半见日出。有山岸周回五里,水消长应海潮盈缩之候。
龙川县龙穴山,在县城北一里,《郡国志》云:舜时有五色龙出入此穴,其穴潜通海,傍于洞庭。
《潮州府志》:海有潮汐,《说文》云:朝至曰潮,夕至曰汐。窦叔蒙云:海鰌出入之度。《浮屠书》云:神龙变化。《海峤志》以为水随月之盈亏。王充《论衡》以为水者,地之血脉,随气进退。《临安志》以为海水盈而为潮,缩而为汐,昼夜消长不失其期,故谓之潮信。《高丽图经》云:天包水,水承地,而一元之气升降于太虚之中,气升地沉,则水溢而为潮,气降地浮则水缩而为汐。抱朴子云天河从北极分为二条,至于南极,其一经南斗中过,其一经东斗中过,两河随天转入地下,遇两水相得,又与海水合,三水相荡而天转之,故激涌而成潮水。卢肇《海潮赋》云:日附于天,天右旋入海,而日随之水,因其灼激而退,退于彼必盈于此,日激水而潮生,月离水而潮大,地浮于水,天在水外,日入则晚潮激于左,日出则早潮激于右。邵子曰:海潮者,地之喘息乎。所以应月者,从其类也。《海潮图序》云:潮之进退,海非增减,盖月之所在则水往从之,故月临卯酉则潮涨乎东西,月临子午则潮平乎南北,彼竭此盈,往来不绝,皆系于月琼。南则以长短星值日为消长,凡此数说其指不同,然远者无徵,近者谬陋,惟邵子之言最约而中。盖天地之气升沉摩荡无须臾之停也,水乃其气之流,行而可见者,然江河津液之水也大海,则胸腹之水也,故潮之有消有长犹人之有呼有吸,乃其自然之理。至于潮之必应月者,则又以为太阴之精,不得不然者也。余襄公图序之言实与邵相表里,盖邵言其理而余则直指其事耳。所谓月临卯酉则水涨乎东西者,言月在卯酉之方则水缩极而复生也,谚曰:月上水长,又曰:月落海转,正此说也。所谓月临子午则潮平乎南北者,言月在子午之位则潮长极而将退也,谚云月尽水缁是也。潮之消长,三辰而盈,三辰而缩,一昼夜而消长,凡再然积二日而必差一辰,则应月之验耳,何也。日行一昼夜运旋三百六十五度,而天一周月之行也,一昼夜不及日十二度有奇,以昼夜百刻计之一刻,该得三度六分,半潮惟应月故一消一长,得六时二刻有奇,一昼夜再消长共得十二时四刻,强恰好凑及十二度有奇之数,积二日共差八刻强,而迟一时积十四日半得刻,凡五十而潮复,值其初。此所以二日必迟一辰而朔望之潮所以相同也。初一、初二之月,则夕隐于西而晨出于东,十五、十六之月,则夕生于东而晨没于西,故水皆以此时涨乎东西。至其日夜之中,则月或在天上,或在地中,皆临子午之位,故潮皆以此时平乎南北。潮视月升沉以为消长,自古及今未之能易也。《新会志》则以潮汐分为五节:初一、初二、初三、十六、十七、十八,则谓之平;初四、初五、初六、十九、二十、二十一,则谓之落,言水势微劣也;初七、初八、初九、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则谓之败,鱼虾退散,网罟不施;初十、十一、十二、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则谓之起,种植酝酿,医灸忌行;十三、十四、十五、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则谓之旺。余襄公云晦望前三日潮势长,后三日潮极大。即此起旺之期也。月弦之际,潮之去来,合沓不尽,即此败落之期也。潮海滨大则以十三日为起,水至十八十九为大水,时二十日为落,至二十七日为小水,时二十八日为起,水至初三初四为大水,时初五为落,至十二为小水,时至于朔望之晨,我处已消而惠州所属之潮方长,则海门有远近,地势或南或北有不能尽一者耳。今居民以指掌布十二时,复以长平满落半竭六字推之,亦甚准云。
潮阳县治,外皆海也,溟波拍天,独大湖有汇泽,号龙潭,神龙居之,云雨以兴。
白牛岩又东十里,为钱澳山,前有莲花峰,其北为钟山,南临大海,有石曰镇海将军。又东五里为太湖山,南临大海,下有龙潭,东十里曰广澳山,北有招收山,三面距海。又北十里则磊口山也,马耳山在其外,是为洋海之门矣。
揭阳县滨海,有桑浦山,在县东百里,跨于海阳界。饶平县南澳山,在县城二百里海中,山也周三百馀里。
惠来县金刚髻山,在县城东北七十里海上。
赤沙澳,在县城南四十里,可蔽海涛。
澄海县大海,在县城东,又有鸣洋在外,沙海中声起若雷,东风西雨,海人候之。
浔洄山,在县城西南五十里,亦名巡梅,突起海中,接潮阳界。
小莱芜山,在县城东十里海中,亦名留子山。
牛田洋,在县城西北四十五里,东南通海,内沙汕九条曰沙马,横在洋中,激流湍急,能覆舟,产诸海错。鸣洋在南湾海中,时或震动如雷鸣,东则风鸣,西则雨,海人以为验。
《肇庆府志》:新兴县金台冈,在县东南九十里,废信安县海中。
阳江县大海,在县南三十里北津港之外,西南自电白县界连接阳江境,历双鱼城又历海陵山,过北津港至海朗城,皆设兵防,盖阳江之门户也。大澳东北即新宁县界,中有柳渡,三洲、大金门、上下川,俱倭夷停泊之处,春汛秋防,海船常哨守。
双鱼角,在县西南一百五十里,双鱼所左侧临大海,颇险。
筊杯石,在双鱼角西南五里,双屹大海中,中通一门,双鱼所,舟航所从出入也。
马鞍山,在筊杯石稍东,屹立大海中。
粪箕山,在马鞍山东,屹立大海中。
海陵山,在县城西南七十里,大海环之。
北津山,在县城南三十里,高二十馀丈,自东沿海迤𨓦而来,外捍奔潮,内卫村陌,亦邑之外藩也,上有望海亭。
南津山,与北津同夹海口,其山亦堤海而西数里方止。
独石界,在南北津二山之间,高十馀丈,周四十馀丈,出海口二里许,下深不测。
银坑山,在南津山侧,稍西五十里为马母山,在大海中。
麻龙渡山,在海陵之西北,四面皆大海。
三汲山,在县东南屹立海中,此外皆大洋矣。
小镬山、中镬山、大镬山三镬皆在大海中,相去数十里。大镬高二百馀丈,望之俱如覆釜故名,已非阳江境,以海防所及,故存之。
白石港,在县西一百里,一名石门港,在郎官山下,通大海。
三丫港,在县东南六十里海滨,源出紫萝山,西流七十里入海。北津港,在县南三十里北津山之阳,受阳春、阳江众水以达于海,每潮起汹涌而入,遇风则其声砰击如雷,舟楫往来重防阴碛,盖东南大海港口皆乱石,舟可行者仅仅丈馀,必候大潮始进,故海寇不敢睥视。恩平县金婆山在县东南三十里,自此连山赴海,南至湾雷。
《高州府志》:电白县东南,二面皆环大海。
安乐山,在县城西南六十里,脉接瑚山,自北而来蜿蜒四十里而南,至海滨雄峙一方,右有象头环抱。莲头山,在县城南十里,二峰并峙海中,若并头莲然。邑之案山也,下有砂碛自东迤𨓦而西,控扼海门如带。
放鸡山,在县南三十里,缥缈涛中,上有神庙,航海者过山下皆祀以鸡。
晏镜山,在县南四十里,与沿海诸山联络,邑临大海,空阔无际。
吴川县马鞍山,近碙洲二十里海中。
文翁岭,在县城东三里,自电白县浮山分脉而来,峙于海之东。
碙洲,在县城南一百四十里,屹立海中,当南北道乃雷化犬牙处。宋末端宗尝驻此,海中黄龙见,名洲为翔龙,县改元祥兴。
《廉州府志》:合浦县珠母海,在县东南八十里,巨海中有平江、杨梅、青婴三池,中出大蚌,珠吐寒晶,辉光明媚。中有涠洲,当冠头岭之南,昔有野马渡此,又名马渡,去海壖大约二百里,每天将阴雨辄望见之,晴霁则否。洲之东南数十里,有斜阳岭纯石峙海中,然不若涠洲,有澳可以泊舟。
冠头岭,在县南七十里,脉自大廉来起,于青山南行,为斗鸡、屏心、东山、草花、牛尾渐伏而西跃出大海三十里,当郡城之坤,维若郡之外郛其形隆起如冠,南北皆有澳海舶舣焉,海潮生,撼石若雷。
钦州牙山,在龙门外海之东,广十里,海中特起三山,形如排牙。
乌雷岭,在城南一百六十里,海边突起。
望海岭,在城北十五里,其巅可仰大海。
龙门江,在县南六十里,按钦州之山自东行者,经佛子,面黄坡头,至海转西向。自西行者,经天板口大小头口,至海转东向,两山对峙若门,中有石若砥柱,内有巨浸曰小海钦江,渔洪二水会流于猫尾,出注大海,故曰龙门。
七十二径,在龙门外,群山错列海中。
牙山,在七十二径之东,去龙门六十里海中。
淡水湾,在牙山东,南通大海。
香炉墩在海中。
《雷州府志》:海在郡城东十里,昔寇莱公少尝有梦,到海只十里之作,及抵郡,按图始叹曰人生得丧,岂偶然耶。越东海岛一望,浩无际涯,海舟南通琼崖而西通对乐、杨梅、珠池,东北通闽广,有思灵岛在其中,潮汐与广州略同,其壮盛,悉视月之朔望为候,一月之再盈、再虚如前,二十五、六潮长,至朔而盛,初三而大盛,后又渐杀,十一、二又长,至望而盛,十八而大盛,后又渐杀,新旧相乘,日迟一日,每岁八九月,潮势独大。夏至潮大于昼,冬至潮大于夜,此其大较也。海康县麻囊山,在郡城东北八十里,枕海。
虎头山,在郡城东七十里,枕大海。
徒会山,在郡南一百三十里,西枕海中,高三十馀丈。思灵岛,在郡城东十里海中。
漉洲,在城东南一百八十里,崛起海中。
调洲,在郡城东二十五里,崛起海中。
邵洲,在郡城西南一百一十里海中。
卵洲,在郡城西南一百二十里海中。
洪排港,在郡城西一百六十里,薄于海岸。
遂溪县调楼山,在城东北一百五十里,枕海。
涠洲山,在城西南二百里,突起西海中。
乌蛇岭,在城东北一十一里,高十五仞,周围十里蜿蜒雄峻,其山东西距海。
嵂岭,在城东一百里,尽海处屹起十馀仞,为东方巨镇舟舶自广回至汾洲洋中,先见此岭,以为指归。徐闻县小遂山,在县城南二十里,突起海中。
三塾,在县城南二十里,突起海中。
乾窖港,在县城西四十里,自海口入观昌村。
东场港,在县城西五十里,自海岸入东山。
《琼州府志》:琼州海之潮候,与江浙钦廉之潮不同,其地势异也。郡与徐闻对境两岸相夹,故潮长则西流,消则东流,日有消长,常也。八月九月其势独大,每日两有消长者,其变也。故旧潮渐减渐小谓之老潮,新潮渐退渐大谓之稚潮。十一月朔或时不测而长,谓之偷潮,其大小之候随长短星,不系月之盛衰。旧志云琼海东南诸港,朔望前后潮大,上下弦前后潮小,二至前后潮大,二分前后潮小。夏至潮大于昼,冬至潮大于夜。又云晴则望南而吼,阴则望北而吼,人以为阴精,验之果然。又云交广潮候与闽越,相去亦少差,而琼崖儋万之候,大小俱各差殊,其半月东流,半月西流,则同不系月大小之盛衰。按余襄公谓阳燧取火于日,阴鉴取水于月,从其类也。故月之所临则水往从之,月临卯酉则水涨乎东西,月临子午则潮平乎南北。朔望前后,月行差疾,故潮势大。月弦之际,月行差迟,故潮之去来亦合沓不尽。又自谓尝候潮于东南海,见月临卯东海潮平而南海未长,月临午,南海潮平而东海已消,皆不同时。天台史氏伯璿则以为谓潮水与月相应,则可谓水往从月,则不可盖,谓水与月皆物也而无相从之理,此于襄公说中,或有意外之见云。
海溢俗呼海翻,飓风起,西北挟雨,海水须臾溢高十馀丈,漫屋渰田,即无大雨,江水涨溢则田畴积咸,连年失耕,沿海苦之。
琼山县海口渡,在县北十里,北达徐闻踏磊驿,顺风半日可至,舟候潮而开,有海南道副使程有守潮信碑竖海口天妃庙前,凡渡舟达徐闻者三处,海口官渡、白沙古渡、烈楼渡,自烈楼嘴达车轮浦,较近。西石山,在县西四十里,一名马鞍山,山上有井,与海通。
烈楼港,在县西二十里,自徐闻那黄渡开船小午可到,乃汉军渡海之处。海边有大石一所,生出海北三墩,名曰烈楼嘴。海南地接徐闻,此最近,舟一朝可到。澄迈县泉凿港,在县西五十里,海潮进入成港。文昌县七星山,在县城北一百五十里大海中,峰连有七,一名七洲洋山,下出淡泉,航海者必于此取水采薪,其东七星泉,昼夜混混不涸。
浮山,在城东一百里,山立海中,分潮水东西流,俗呼分洲洋。
焚艛岭,在城北一百三十里迈犊都海傍,世传汉楼船将军杨朴初渡海,至此即焚其船,激励士卒。清澜港,在城东南三十里,源自下场溪西二处合流,至此与海潮相会成港。
石栏港,在城北一百二十里,乱石栏障,海洋水上开三门户。
会同县佛子岭,在海边,崚嶒数丈。
乐会县博敖港,在城南十馀里,受万泉温泉,流马诸水中有圣石峰,镇于海口。
儋州狮子石,在城西五十里海中。
昌化县马岭,在城南三十里,山势起伏至海滨。陵水县大小牛头岭,在城东三十里,临海,两山对峙如牛。
加摄屿,在城东四十里大海中。
崖州澄岛山,在州城西南十五里,孤高近海。
鹦𪃿嘴山,在州城东一百八十里海滨。大小玳瑁洲,大洲在州城东南临川场海中,小洲在州城西南黎㐲乡海中。乌石塘,在州南四里海滨。
石排港,在州城西南四十里,海边有巨石排列,横海一里,中可泊舟。
感恩县鱼鳞洲峒,在县城北七十里海滨。
《边海外国志》:西洋安南都统使司,在琼海正西南,其地东至海三百二十里,与儋昌相值,南接占城界一千九百里,东南泛洋可一日程,西至云南,北至广西。
占城国,在琼州西南,其地东至海一百二十里,西至瓜哇,南接真腊,北连安南,东西亘五百里,南北袤一千里。
真腊国,在占城西南,顺风三昼夜可抵其国,其地东至海,西接蒲廿,南连罗希,北抵占城。
瓜哇国,在真腊南海中,洲上东至海一日,泛海半月至昆崙国,南至海三日,泛海五月至苏门答剌,西至海四十五日,北至海四日,西北泛海十五日至渤泥国,又十五日至三佛齐国,又十日至柴历亭。
三佛齐宣慰使司,在占城南,相距五日程,居真腊瓜哇间,管十五州,前琼人常被掠其地,逃回。
暹罗国,古赤土也在占城极南,本暹与罗斛二国,后为一。东接波罗剌,西波罗婆,南词罗旦,北距大海,地方数千里。
渤泥国,在西南大海中,瓜哇属国也。南去瓜哇十五日程,北至三佛齐十四日程,东至占城三十日程,前琼人被掠常鬻于此,多有盗船逃回者。
满剌加国,在占城南,自三佛齐,顺风八昼夜可达。苏门答剌国,在占城之西,洋中古大食国也。南接宾童国,东北接雪葱岭,西北与大秦相连,自满剌加顺风八昼夜可达。
锡兰山国,在西洋,与柯枝国对峙,自苏门答剌国,顺风十二昼夜可抵其国。
佛朗机国,在瓜哇南,其人好食小儿,以火铳自卫。嘉靖初,赴广东入贡,潜掠小儿煮食,海南汪鋐以兵擒之。
柯枝国,在锡兰山南,以别罗里为界,其地接连大小葛兰二国。
溜山洋国,在别罗里南,顺风七昼夜可达。
大小葛兰国,在锡兰山国西,地连暹罗。
木骨都束国,在大小葛兰国西,顺风二十昼夜可达。古里国,在溜山洋国南,顺风十日可达。
小剌哇国,在古里国南,顺风二十一昼夜可达。忽鲁谟斯国,在古里国西,顺风十昼夜可达。
剌撒国,在忽鲁谟斯国西,顺风二十日可达。
阿丹国,在剌撒国西,顺风二十二昼夜可达。
天方国,即西洋尽处也,自忽鲁谟斯国西四十昼夜可达。
东洋琉球国,在东洋大海中,当福建泉州东,顺风舟行五日而止,有大小琉球。
日本国,古倭奴也,后自耻其名而改之,在东海中当朝鲜下流,与闽浙相值,东有小日本国。
黄支国,民俗略与珠崖相类,其州甚大,户口甚繁,多异物。
韩国,有七千馀里,其地大约在会稽之东,与朱崖儋耳相近。

海部汇考四


《周制》:以仲冬之月祭四海,将祭则饰黄驹。
《礼记》:王制仲冬之月,命有司祈祀四海、大川、名源、渊泽、井泉。
《周礼·夏官·校人》:凡将有事于四海、山川,则饰黄驹。

武帝元封元年,两巡海上。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元年春正月,东巡海上。夏四月,行自泰山复东巡海上,至碣石,自辽西,历九边九原,归于甘泉。
太初三年春正月,行东巡海上。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宣帝神爵元年,诏祀四海。
《汉书·宣帝本纪》不载。按《郊祀志》:神爵元年,制诏太常:夫江海百川之大者也,今阙焉无祠,其令祠官以礼为岁事,以四时祀江海雒水,祈为天下丰年焉。

元帝建武元年,令以孟春仲冬祀海渎。
《晋书·元帝本纪》不载。按《隋书·礼仪志》:建武元年,令郡国有五岳者,置宰祝二人及有四渎,若海应,祀者皆以孟春仲冬祠之。

文帝开皇十四年,诏东海南海并近海立祠。
《隋书·文帝本纪》不载。按《礼仪志》:开皇十四年闰七月,诏东海于会稽县界,南海于南海镇南,并近海立祠,取侧近巫一人主知洒扫,并命多莳松柏。开皇十五年,东巡望祭海渎。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十五年三月己未,至自东巡狩望,祭五岳海渎。

元宗开元十四年,定开元礼立,每岁祭海常规。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礼乐志》:五岳四镇岁一祭,各以五郊迎气日祭之,东海于莱州,南海于广州,西海及河于同州,北海及济于河南,凡岳镇海渎祭于其庙,无庙则为之坛,海渎之坛于坎广一丈,四向为陛。又岳镇海渎以山尊,实醍齐皆二以两圭有邸币,如其方色笾豆十簋二簠,二俎三牲皆太牢。按《通典》:开元礼,岳镇海渎每年一祭,祭前一日岳令渎令清扫内外,又为瘗坎于坛,壬地方深取足容物,海渎则坎内为坛,高丈四尺,皆为陛。又祭海渎无望瘗位。又祭海渎,献官拜讫渎令及斋郎,以币血沉于渎,渎令退就位,馀皆与岳镇同。
开元二十二年,定祭海渎,用牲牢。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旧唐书·元宗本纪》:开元二十二年春正月癸亥朔,制岳镇海渎,用牲牢,馀并以酒酺充奠。
天宝八载,遣使祭北海。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八载九月,命太仆少卿兼单于安北副大都护张齐丘祭北海。
天宝十载,封四海为王,遣使分祭。
《唐书·元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天宝十载正月丁未,封东海为广德王,南海为广利王,西海为广润王,北海为广泽王。二月己亥申命太子中允李随祭东海,仪王府长史张九章祭南海,太子中允柳奕祭西海,太子洗马李随荣祭北海,加王位且行册礼也。
德宗贞元二年四月,诏太常少卿裴郁等十人各就方镇祭岳镇海渎。
《唐书·德宗本纪》不载。按《册府元龟》云云。

太祖乾德六年,有司请祭四海。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图书编》:宋初缘旧制,祭止四岳。乾德六年,有司请祭东海于莱州,南海于广州,西海于河中府,北海于孟州。
开宝四年,广南平,遣使祭南海。
《宋史·太祖本纪》:开宝四年二月,广南平,六月遣使祀南海。按《礼志》:太祖平广南,遣司农少卿李继芳祭南海,除去刘鋹所封伪号,以一品服。又命李昉、卢多逊、王祐、扈蒙等分撰岳、渎祀及历代帝王碑,遣翰林待诏孙崇望等分诣诸庙书于石。
开宝五年,诏东南海各以本县令尉主祀事。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按《礼志》:太祖诏岳渎并东海庙,各以本县令兼庙令尉兼庙丞,专管祀事。按《玉海》:开宝五年六月五日,诏岳渎及东南海,以令尉兼庙令丞,主祀事。
太宗淳化二年,定四海常祭,日与祭所。
《宋史·太宗本纪》不载。按《礼志》:淳化二年,秘书监李至言:按五郊迎气之日,皆祭逐方岳镇、海渎。自兵乱后,有不在封域者,遂阙其祭。国家克复四方,閒虽奉诏特祭,未著常祀。望遵旧礼,就迎气日各祭于所隶之州,长吏以次为献官。其后,立春日祀东海于莱州,立夏日祀南海于广州,立秋日祀西海河渎并于河中府,西海就河渎庙望祭,立冬日祀北海济渎并于孟州,北海就济渎庙望祭。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命祭西海,又亲谒西海望祭坛。按《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真宗封禅毕,车驾
次澶州,命陈尧叟祭西海,至潼关还至河中,亲谒河渎庙及西海望祭坛。五月丁未,诏岳渎四海诸庙,遇设醮除青词外,增正神位祝文。
大中祥符四年,定西海望祭坛制。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大中祥符四年二月甲子,亲谒河渎庙西海望祭坛,诏礼官定坛制,高四尺,四面为陛。
大中祥符六年九月辛卯,修南海庙。
《宋史·真宗本纪》不载。按《玉海》云云。
仁宗康定元年,诏封四海神为王。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康定元年,诏加东海为渊圣广德王,南海为洪圣广利王,西海为通圣广润王,北海为冲圣广泽王。
皇祐五年,加封南海王号。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礼志》:皇祐五年,以侬智高遁益封南海洪圣广利,招顺王。
神宗熙宁九年,遣使祭南海。
《宋史·神宗本纪》:熙宁九年春正月庚辰,遣使祭南岳南海,告以南伐。
元丰二年,诏立四海坛。
《宋史·神宗本纪》不载。按《玉海》:元丰二年,知湖州陈侗请依周礼建四望坛于四郊。八月详定礼文兆四望于四郊,每方岳镇海渎共为一坛望祭,以四时迎气日祭之,用血祭瘗狸。
徽宗大观四年,加封东海王号。
《宋史·徽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东海大观四年,加号助顺广德王。
高宗绍兴七年,命举祭海渎礼。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七年五月壬申,命礼官举岳镇海渎之祀。按《礼志》:绍兴七年,太常博士黄积厚言:岳镇海渎,请以每岁四立日分祭东西南北,如祭五方帝礼。诏从之。
孝宗乾道五年,加封东海神八字,如南海礼。
《宋史·孝宗本纪》不载。按《礼志》:乾道五年,太常少卿林栗言:国家驻跸东南,东海、南海,实在封域之内。自渡江以后,惟南海王庙,岁时降御书祝文,加封至八字王爵。如东海之词,但以莱州隔绝,未尝致祭,殊不知通、泰、明、越、温、台、泉、福,皆东海分界也。绍兴中金人入寇,李宝以舟师大捷于胶西,神之助祐,为有功矣。且元丰间尝建庙于明州定海县,请依南海特封八字上爵,遣官诣明州行礼。诏可。
理宗淳祐十二年,诏海神为大祀。
《宋史·理宗本纪》:淳祐十二年癸亥,诏海神为大祀,春秋遣从臣奉命往祠,太常其条具典礼来上。

世宗大定四年,定以四立日祭四海。
《金史·世宗本纪》不载。按《礼志》:大定四年,礼官言岳镇海渎当以五郊迎气日祭之,诏依典礼以四立土王,日就本庙致祭,其在他界者遥祀,立春祭东海于莱州,立夏望祭南海于莱州,立秋望祭西海于河中府,立冬望祭北海于孟州,其封爵并仍唐宋之旧。

世祖中统二年,遣使祭东海庙,又定祭四海所遣官。按《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二年冬十月,遣道士訾洞春代祀东海广德王庙。按《祭祀志》:岳镇海渎代祀,自
中统二年始。凡十有九处,分五道。后乃以东海为东道,北海、南海为南道,西悔为西道。既而又以驿骑迂远,复为五道,道遣使二人,集贤院奏遣汉官,翰林院奏遣蒙古官,出玺书给驿以行。中统初,遣道士,或副以汉官。
至元三年,定四海祭日及祭所。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按《祭祀志》:至元三年夏四月,定岁祀岳镇海渎之制。正月立春日祀东海于莱州界,三月立夏日遥祭南海于莱州界。七月立秋日遥祭西海于河中府界。十月立冬日遥祭北海于登州界,祀官,以所在守土官为之。既有江南,乃罢遥祭。至元十五年,封南海神女为天妃。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五年秋八月,制封泉州神女,号护国明著灵惠协正善庆显济天妃。按《祭祀志》:凡名山大川、忠臣义士在祀典者,所在有司主之。惟南海神女灵惠夫人,至元中,以护海运有奇应,加封天妃神号,积至十字,庙曰灵慈。直沽、平江、周泾、泉、福、兴化等处,皆有庙。
至元二十二年春正月甲申,遣使代祀东海。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二十三年,遣使祀东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三年春正月壬午,太阴犯轩辕太民,遣使代祀岳渎东海。
至元二十六年,遣使祀东南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六年春正月辛丑,遣使代祀岳渎东南海。
至元二十七年,遣使祀海渎,又修东海神庙。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七年春正月丁巳,遣使代祀岳镇海渎。九月辛亥,修东海广德王庙。
至元二十八年,遣祭南海,诏加四海封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八年饥二月己卯,遣官持香诣中岳南海淮渎致祷,丁酉诏加岳渎四海封号,各遣官诣祠祭告。按《祭祀志》:二十八年正月,帝谓中书省臣言曰:五岳四渎祀事,朕宜亲往,道远不可。大臣如卿等又有国务,宜遣重臣代朕祀之,汉人选名儒及道士习祀事者。其礼物,则每处岁祀银香合一重二十五两,五岳组金幡二、钞五百贯,四渎织金幡二、钞二百五十贯,四海、四镇销金幡二、钞二百五十贯,至则守臣奉诏使行礼。皇帝登宝位,遣官致祭,降香幡合如前礼,惟各加银五十两,五岳各中统钞五百贯,四渎、四海、四镇各中统钞二百五十贯。或他有祷,礼亦如之。其封号,至元二十八年春二月,加封东海广德灵会王,南海广利灵孚王,西海广润灵通王,北海广泽灵祐王。
至元二十九年,遣使祀四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九年二月,遣使代祀岳渎四海。
至元三十年,遣使祀东海。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三十年春正月丁亥,遣使代祀岳渎东海。
仁宗皇庆 年,定岁祀南海女神灵惠夫人。
《元史·仁宗本纪》不载。按《祭祀志》:南海女神灵惠夫人,皇庆以来,岁遣使赍香遍祭,金幡一合,银一锭,付平江官漕司及本府官,用柔毛酒醴,便服行事。祝文云:惟年月日,皇帝特遣某官等,致祭于护国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
英宗至治元年,遣使祀海神天妃。
《元史·英宗本纪》:至治元年五月辛卯,海漕粮至直沽,遣使祀海神天妃。
至治三年,复祀海神天妃。
《元史·英宗本纪》:至治三年二月,海漕至直沽,遣使祀海神天妃。
泰定帝泰定元年,遣使祀海神。
《元史·泰定帝本纪》不载。按《续文献通考》:泰定元年,以盐官州海水溢,遣使祀海神。
泰定三年,两祭海神。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三年秋七月,遣使祀海神天妃。八月,作天妃宫于海津镇盐官州,大风海溢,遣使祀海神。
泰定四年,遣使祀海神。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四年秋七月,遣使祀海神天妃。
致和元年正月,遣使祭海神,加封号。三月再祭海神。
《元史·泰定帝本纪》:致和元年春正月甲申,遣使祀海神天妃,加封幸渊龙神福应昭惠公。三月甲申,遣户部尚书李家奴往盐官祀海神,仍集议修海岸。
文宗天历二年十月,加封海神天妃,赐庙额。十一月,遣使再祀天妃。
《元史·文宗本纪》:天历二年冬十月己亥,加封天妃为护国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赐庙额曰灵慈,遣使致祭。十一月戊午,遣使代祀天妃。
至顺二年,遣使祀海渎。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二年冬十月甲辰,遣秘书太监王圭等代祀岳镇海渎土后。
至顺三年,遣使祀海渎。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三年六月癸丑,遣使分祀岳镇海渎。
顺帝至正十四年,诏加海神封号。
《元史·顺帝本纪》:至正十四年冬十月甲辰,诏加号海神为辅国护圣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

太祖洪武三年,始正四海神称号。
《春明梦馀录》:洪武三年夏六月,始正岳镇海渎及各城隍等称号,四海称东海之神、南海之神、西海之神、北海之神。
洪武七年,定四海神祭所。
《明会典》:洪武七年,定岳镇海渎祭所,东海山东莱州府祭,西海山西蒲州祭,南海广东广州府祭,北海河南怀庆府祭。
洪武二十六年,命四海以所在官司择日祭之,定祭四海祝文。
《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命凡岳镇海渎已有,取勘定拟致祭去处,所在官司以春秋仲月上旬择日致祭。近布政司者,布政司官致祭,近府州县者,府州县官致祭,各用帛一,五岳五镇四海各随方色,四海祝帛俱沈水中,祭四海。祝文云:惟神灵钟坎德,万水所宗,功利深广,溥济斯民,时惟仲,〈春秋〉谨具牲醴庶品用申常祭尚享。
穆宗隆庆三年,遣使祭东海。
《续文献通考》:隆庆三年八月,以洪水为灾,命巡抚都御史谷中虚祭东海之神。

海部汇考五皇清

国朝定四海祭所。

《大清会典》:凡各处岳镇海渎,及历代帝王陵寝,恭遇登极亲政,尊加
徽号,册立
东宫,一应庆贺大典,颁布

恩诏,必遣官分行祭告,每年仍令有司以时致祭,现
在举行者,东海于山东莱州府祭,西海山西蒲州祭,南海广东广州府祭,北海河南济源县祭,其祭文等项与岳渎同。
顺治八年
《大清会典》:顺治八年,以亲政遣祭告海渎,是年恭上昭圣慈寿皇太后尊号,遣官祭告历代陵寝、先师,阙里
等七处,凡七员,一差山东祭东海,一差河南祭北海,一差浙江祭南海,一差山西祭西海。
康熙六年
《大清会典》:康熙六年,
皇上亲政,七月遣官祭告岳镇海渎等八处,凡八员,
南海、南镇分为二差,馀如旧,其祭文、祭品、香帛等项俱照顺治八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