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八卷目录

 海部汇考二
  考

山川典第三百八卷

海部汇考二

《江南通志》:苏州府大海,潮汐所通,渺无涯际。其沙港不可胜载,崇明居海中,太仓、嘉定常熟,亦各滨海,俗谓苏州海。
松江府大海,环府之东南二境,其东接诸湖,混茫无际。
淮安府海,在海州城东二十八里,南接朐山,北接赣榆,西趋州,往来所渡广二十馀里,渡此者必择日致祭,非七日内不得渡,若有公务急追亦豫先祭请。扬州府大海在府城东北,自盐城而南经兴化、泰州、如皋,折而东,通州、海门诸盐场皆其滨也。
《苏州府志》:寿山北滨大海。
《松江府志》:大海环府之东南二境,松江与黄浦会而入焉,其会处曰跄口,其南与绍兴、宁波相望。耆老云深夜籁寂时,越中鸡犬之声相闻,若天日晴明,南岸诸山皆历历可指。自金山东过胜山为南洋,又东至洋山,又东南为南大洋,北至高家嘴为苏州洋,又东为东大洋,自南大洋又南历闽广、通南海,自东大洋北历山东、通辽海、上海。《县志》云:海在县东七十里,北起嘉定,南抵华亭,东接诸番而日本最近。宋元间入贡皆由青龙市舶司,后渐徙于四明,贡者不复取道沿海,皆浅滩不逮,闽浙百一俗,号穷海,独盐利为饶,自清水湾以南、较川沙以北,水咸宜盐,近有沙堤壅隔其外,水味浸淡而煮,海之利亦微明。陆深曰:闻诸乡父老言,潮起于南汇嘴,始若涌突旋分两派,南派南涨入钱塘江,北派北涨入扬子江,南汇嘴者海之一曲也,在邑东南百里。而《海盐志》云:海潮东北自金山而来,西南至浙江名上潭,自浙江回历海宁、茶湾,至澉浦为下潭,金山在海中,属华亭在南汇之东北。又曰:葫芦山在澉浦镇东南六里海上,出没潮中如葫芦云。澉浦在金山西南,疑潮源也。
凡内水出海,其水力所及或至千里或至几百里,犹淡水也。潮至还吸以入,故咸水不至内地。若海塘损坏,则咸水漫入,不惟有漂溺之患,且害禾稼矣。至于海潮往来如人呼吸然,昼夜相应,此一气自然之候也,谓潮有源者,似未可信。
金山,在府东南海水中,《旧志》云:去府九十里。周康王尝于此筑城,其北即古之海盐县,后沦于水。今山去海一潮之涉。
小金山,亦在海中。杨维桢云:予尝北渡扬子江,访金山之胜,而不知淞之南又有所谓大金,小金出没于云海之中,如壶峤之在弱水外也。
《淮安府志》:盐城县大海,在治东,自海浦东北出海洋五十里,古漕运自此出洋,达直沽。
小海,在治西两滩蒲苇中流,行舟源出通泰,夏泛冬落,西北入东塘河,达射阳湖入海。
范公堤,即捍海堤。《安东志》名古淮堤,云堤在盐城东二里,自东北直抵通泰海门。唐大历中黜陟使李承为淮南节度判官,谓海潮漫为咸卤,虽良田必废,请自楚州盐城南抵海陵,修筑捍海堤,绵亘两州,潮汐不得侵淫。宋天圣中张纶剌泰州专图修复,时范仲淹监西溪盐仓,悉力赞之,谓当移堤势而西稍避其冲,仍叠石以固其外,纡斜迤逦如波形不与水争。天圣五年,功成,因名范公堤。
安东县张网海口,在县治东北一百二十里,南接淮,北入海,即淮之义港也。
赣榆县东海,在县治东十五里,即大海,海在县境南北,凡一百四十里,西通于河,凡九口,东不可纪极。先朝鱼盐之利岁以数万,舟楫沿岸,而南则新坝等处,北则安东卫等处,东则朝鲜、日本,皆一望无际。秦山在海中,去岸四十里。
小鬲山,在县治东北四十里海中,孤峰独秀,汉定天下,田横与其徒五百人入海垒石,为城于此。
海州西岛,在海西崖。
《扬州府志》:大海在郡东,北自盐城而南经兴化、泰州、如皋,折而东,通州、海门诸盐场皆其滨也。至吕四场、东南廖角嘴始与江合。唐大历中,黜陟使李承式刱筑捍海堰。宋开宝间,知泰州王文祐加葺。天圣初,范仲淹监西溪盐仓,力请发运使张纶叠石重筑,长一百四十三里,阔三丈,高一丈五尺,始无海患。至今赖之近堰为风潮少损,每咸水泛溢,田为斥卤,比年屡受其害,必时加修治方可永利,为民牧者所当留意也。
兴化县捍海堰,在县东一百二十里,一名范公堤,宋张纶、范仲淹筑,民蒙其利,立张范祠以祀之,邑宰詹士龙重修。
海门县捍海堤,在县北四十里濒海,宋县令沈起筑,袤七十里,王安石有记。
《浙江通志》:杭州府海宁县海,在县治南十里,西接浙江,潮汐往来,崩涨不一。
嘉兴府海盐县海,在县东二里,平湖治东南三十里皆滨海。海有九涂、十八滩、三十六沙洲,海潮东北自金山、西南至浙江为上潭,自浙江回历海宁、黄湾至澉浦、海盐为下潭,海岸与明越二州相对。深夜籁寂,鸡犬声相闻。天日晴明,东岸山历历可数。
平湖县海,在县治东南三十里。
宁波府大海,环府境,海潮自定海入鄞江六十里,至府东北分为二江,西北通慈溪,东南通奉化。
绍兴府海,在府境北,边海所属五县,萧山、山阴、会稽、上虞、馀姚也。王粲《海赋》云:翼惊风而长驱,集会稽而一睨。是也。北流薄于海盐,东极定海之蛟门,西历龛赭入鳖子门,抵钱塘而江湖之水宗焉。
台州府临海县大海,在县城东一百八十里,潮汐自海门直至县西,三江与天台仙居二水相接。
温州府永嘉县瓯海,在府城东,一名蜃海城,北瓯江即海之支江也,江流东至磐石、宁村,会于海洋,茫无际涯,是谓瓯海而海山之际。尝有蜃气凝结,忽为楼台城橹,忽为旗帜甲马锦幔。
《杭州府志》:海宁县海,在县治南十里,西接浙江,潮汐往来,崩涨不一,捍筑之功,陈善所考最详。其《海塘考》云:海宁县治南濒海,海之上即塘,塘之距城百武而近东抵海盐,西抵浙江,相距延袤百里,塘西南数十里有赭山,其南有龛山相对峙,夹为海门潮,自海趋江从兹入焉。始由广衍进入隘口,横流至此束不得肆,辄怒而东返,东五十里,有山名墩与赭山,相望而峙若两拳然。潮东返为此山所障,复鼓怒而西,东西荡击数十里,间有舟往来,狂澜驾风若万里驰骤,即金石为塘,不能保其终,古不敝矧木石芦灰,安所恃以能久耶。旧志塘外有沙场二十馀里,沙场内有稑地、草荡、桑柘、枣园一百六十七顷,有奇夫塘,外有护则海潮不至,冲齧石堤内固可以经久。今沙场草荡悉沦入海,直以数尺之塘力拒巨浸之瀰,天脱更内蚀宁不危哉。宋元以前,海塘废兴,远莫能纪逮。洪武以至万历,海凡五变,塘五修。永乐九年,海决民流,移田湮没,朝廷遣保定侯孟瑛等尽役苏湖九郡之夫赀累巨万,积十三年堤成,其患始息嗣。后成化、甲午、弘治、壬子、嘉靖、戊子,迄今万历、乙亥,海或溢或决,塘随筑随圮,虽劳费不至如永乐之甚,然公私困于兹役亦屡矣。夫塘决海昌患在一邑耳,往时雇役及外郡者何哉。亦以地脉相因,其利害之所关大也。盖海宁于吴为陲,于越为首,地形最高,故境内麻泾、洛塘、长水塘,诸水皆北流,一从东北流由淞泖趋沪渎入海,一从正北过吴江趋白茅入江,俗因指吴江塔巅与长安坝址相并,则海宁之地高于他郡邑明甚,故海宁之每处决,注彼诸处,如建瓴然,则障海昌者亦所以障列郡也。塘之修废,其有关于东南利害甚切,而当事者往往失于后时。及工役既兴,则又计工惜财,苟且完事,是以此塘未成而彼堤又决。万历五年春,巡抚徐公拭顾瞻海塘倾圮废缺,大骇曰失今不修,他日尽坏,将听民之为鱼乎。因与巡视水利,陈公诏翕谋修筑,而以其役委县尹薛瑚,五阅月而塘成,波涛汨没之区今已起,昏垫登衽席矣。顾余观海宁之塘,与海盐异。盐塘有大患,亦有大利,宁塘似无显患而实有隐忧,盖盐塘陂池相属,有内河可开,故潮势至此既为分杀而引其流,更能使草荡悉为膏腴,是大患弭而大利兴也。若宁塘逼近城郭,无内河可开,幸潮水缓于盐耳。设一旦海啸直荡邑治,其为隐忧可胜道乎。闻宁邑额设捍海塘夫二百名,每岁编派役银四百两,为令长者诚能加意海防,每遇潮汐之月遣官就塘察视,一有崩圮,审取良民、佐以能吏即时领银修治,毋令后时,此亦未雨彻桑之计也。万一天祐宁民塘十年无患,则银之积益富,即兴大役亦不必派及乎民矣。至于筑塘之法,余窃有取于海盐,乙亥之决海盐为甚,其修筑也虑湍激为害,有荡浪木桩以砥之,虑直荡堤岸有斜阶,以顺之其累石下,则五纵五横,上则一纵二横,石齿钩连若縆贯然,即百计撼之不摇也。修宁塘者,诚一准海盐新塘之式,则是一劳永逸之计耳,安得实心任事之人而与之计海塘哉。
葛岙山,在县西南四十三里,其东一里为盘山,其南八里为赭山,赭山之西数里为禅机山,又有文堂山在赭山之东仅半里许,此诸山皆濒大海,惟赭山与龛山对峙,横江截海,今所为海门者也。
尖山,在县东六十四里,南临大海,上建烽堠楼台。按《嘉兴府志》:海塘去郡城百里而远亘海盐、平湖二县之境东,自金山西至海宁,延袤百七十里,南与会稽、四明相望。《宋志·海盐》东南五十里有贮水陂,南三里有蓝田浦,东三里有横浦,东通顾邑,南入海,又有三十六沙、九涂、十八冈及黄盘七峰布列海壖。今县治去海仅半里,潮汐自龛赭上潬洄流激射,海宁黄湾境至秦驻白塔间,势复涌撼,游涛乘风,坏民庐伤禾稼,为全吴忧,堤议始亟矣。
葫芦山,在县西南三十五里海中,潮汐消长,此山如葫芦出没之状故名。
白洋湖,在县东沿海塘下。
平湖县苦竹山,在县东南三十里大海中。
蒲山,在县东南三十里,与莱荠山俱濒于海。
斗牛山,在乍浦海中,与独山相对。
黄盘山,在乍浦海中,与独山相对,旧与海岸相连,后沦于海。
《宁波府志》:大海环府境东际、鄞之崎壶头,蔡家墩东北际、定海之招宝山后,海塘西北际、慈溪之观,海龙山东南际、象山之爵溪,东门、奉化之鲒埼里港,海潮自定海入鄞江六十里至府城东北分为二江,西北通慈溪,东南通奉化,潮汐往来各有其候。在鄞初一、十六日,子末、午末平;初二、十七日,丑初、未初平;初三、十八日,丑正、未正平;初四、十九日,丑末、未末平;初五、二十日,寅初、申初平;初六、二十一日,寅正、申正平;初七、二十二日,卯初、酉初平;初八、二十三日,卯正、酉正平;初九、二十四日,卯末、酉末平;初十、二十五日,辰初、戌初平;十一、二十六日,辰正、戌正平;十二、二十七日,辰末、戌末平;十三、二十八日,巳初、亥初平;十四、二十九日,巳正、亥正平;十五、三十日,巳末、亥末平。定象以次,而早慈奉以次而迟,濒海多飓风。《南越志》云:飓风者,具四方之风也。常以五六月发,未至时鸡犬为之不鸣。《岭表录》云:秋夏间有晕如虹者,谓之飓母,必有飘风。小坡苏《过叔党赋》云:断霓饮海,而北指赤云夹日,而南翔,此飓之渐也。发则排户破牖,损瓦擗屋,礧击巨石,揉拔乔木,势翻浡澥,响振坤轴,鼓千尺之清澜,翻百仞之陵谷,济之以雨,尤为可畏。禾已华实而值之则阖境绝穗,俗之所当备也。其海之大,洋中有乌石塘三:一在马秦岙,一在下塘头千步砂,一在桃花岙,百年之间,或捲沙以为堤,或推石以为塘,中成膏腴不以人力,然则海变桑田,非虚言也。又去马秦岙东,名查浦,夏侯曾《先地志》云吴伐越,次查浦,深入至此宜勾践之不能忘也。其在翁浦中,又有鼓吹山,其阴曰战,洋曰马岙,其对即偃王祠也。世传孙恩之窜亦在此,按恩自其叔泰以罪诛,即窜海岛。史虽不指岛名,以地考之,隆安四年夏四月,寇浃口入馀姚,五年二月丙子,又自浃口攻勾章及沪渎,海盐之败自浃口复窜于海浃口,盖今定海昌国之间、虎蹲蛟门之侧也,迹其出没,皆由于是,则其窠穴容有在此者,今之遗址为偃王,为恩,未可知也。宋天圣间,刺史燕肃著《海潮论》,其略曰:或问:四海潮,平来皆有渐,唯浙江涛至,则亘如山岳,奋如雷电,冰岸横飞,雪崖傍射,澎腾奔激吁可畏也。其奋怒之理,可得闻乎。曰:或云夹岸有山,南曰龛,北曰赭,二山相对,谓之海门。岸狭势逼,涌而为涛耳。若言狭逼,则东溟自定海吞馀姚、奉化,二江侔之浙江甚狭,逼潮来不闻涛有声也。今观浙江之口,起自纂风亭,北望嘉兴大山,水阔二百馀里,然以下有沙潬,南北横亘,隔碍洪波,故潮来已半,浊浪壅滞,后水益来,溢于沙潬,怒涌势激起而为涛,非江山浅逼使之然也。
慈溪县海塘,一在县西北六十里,与嘉兴海盐为界;一在县东六十里,贯定海境,亦滨于海。
泥横山在县西北一百里,俗名掘泥山,在大海中。瓜誓山、桑屿山、箬岙山、庙山,俱在县西北七十里大海中。
东向山、算岙山、黄牛山,俱在县北六十里大海中。奉化县三山在县南五十里,屹立里海中,如三台,然蜃楼门在县南六十里,名天门山。宋志作引头门濒海,里港两峰对峙若天门然。《汉·地理志》鄞东南有天门,水入海有越天门山。
珊墟岭,在县东南六十里。宋建炎间,立寨于此守戍,亦海道一要冲也。
寨岭,在县东四十五里,通东南边海。
定海县蛟门山,在县东海中约十五里,一名嘉门山,环锁海中,吐纳潮汐,有蛟龙穴处,时兴飓风怪浪,舟人避之。
虎蹲山,在县东五里,屹峙海中。
游山,在县东海中。
七里屿山,在县东海中七里。金塘山,在县东南海中,约半潮可到,周环二百馀里。兰山,在县东昌国东北海中。
秀山,在县东昌国东北海中。
岱山,在县东昌国东海中,约一潮可到。
石门山,在昌国东海中,两山壁立如门。
黄公山,在昌国东海中。
顺母山,在昌国东海中。
盘屿山,与竹屿山隔海对峙,山势盘旋故名。
西兰山、大若山、柽岸山、浡涂山、巉石山、滕岙山、窄峉山,俱在昌国南海中。
小竿山、大竿山、兰山、昆斗山、麻岙山、蛟山、登部山、马秦山、黄砂山、徐公山、双屿山、石珠山,俱在昌国东南海中。
东勾曲山、石马山、石牛山、岙山,俱在昌国东海中。浪港山、深水山、莆岙山、蛇山、竹山、洋山、东兰山、元霍山、西枯山、东晓山、东枯山、桑子山、石蜀山、东朐山、川石山、北壁山、大衢山、小衢山、三星山、冷屿山、西须山、须皓山、落华山、青山、马迹山、丁兴山、阳山、陈钱山,俱在昌国东北海中。
补陀洛迦山在县东,故昌国县东海中约一潮可到。桃花山在县东昌国东南海中。
东霍山在县东昌国东北海中。
大碛山、东郛山、东岱山、西朐山、大洋山、吊屿山,俱在昌国北海中。
回峰山、西良山、长涂山、三姑山、滩山、长白山、西岱山、正策山、吴农山、如岸山、横子山、册子山、西桑山、五屿山、宜山、龟鳖山,俱在昌国西北海中。
嘉门山、晓峰山、小茆山、大茆山、三山、砂罗山,俱在昌国西海中。
藿山、黄石山、鸡鸣山、东豸山、大板洋山、西豸山、黄马乳山、虎头山、白踏山、大桑山、青屯山、黄隆山、杨岸山、画拷门山、小碛山、黄罗门山、大小板山、绿狮山、大小镯山、庙址山,皆在海中,今莫详所在。
铁杵山在烈表之西南,童山铁色首尾大而腰细,横卧海中如杵然。
石衕门山,在青雷头山东南海中,数峰崛起,潮汐经流其中。
螺头山,在昌国东南,有岛突起海心,其状如螺。黄崎江,在县东南一百十里,自崎头海洋分派为支,江西北流约半潮至蛟门出大海。
梅山江,在县东南十里,自崎头海洋发,潮西北流入乌崎头山港,经大嵩通于海。
象山,在县东四十里大海中。
白石山,在县西北六十里海港中,为奉象之境。乌屿山,在县西北八十里孤县海中。
天门山,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海中,两峰对峙,即《汉书》所载东门也。明初建卫于此,有昌国旧城接宁海之东境,亦海道之要冲也。
东西涛山,在县南海中一百二十里,四面风涛未尝少息,因名。
大佛头山高出海中,诸山数百丈,周一百馀里,日本入贡以此山为向导,内平旷膏腴,耕种甚利,《事林广记》有云:东仙源为海中福地即此。
海东曰钱塘,南曰大睦,西南曰东门,皆蕃船闽船之所经,自钱塘而北则定海,自东门而南则台温。按《绍兴府志》:海在府境北,边海所属五县,萧山去海二十里。
山阴去海四十里,会稽去海二十里,上虞去海六十里,馀姚去海四十里。《博物志》天地四方,皆海水相通。地在其中,盖无几四海之内皆复有海也。《初学记》:凡四海通谓之裨,海外复有大瀛,海环之。一曰百谷王,又曰朝夕池,曰天池。亦云大壑、巨壑,海中山,曰岛洲,曰屿,今绍兴北海及海之支港,犹非裨海也。王粲《海赋》云:翼惊风而长驱,集会稽而一睨。是也。北流薄于海盐,东极定海之蛟门,西历龛赭入鳖子门,抵钱塘而江湖之水宗焉。商贾苦内河劳费,或泛海取捷,谓之登潬,潬者海中沙也。遇风恬浪静,瞬息数百里。狂飙忽作亦时有覆没,或漂流不知所往。若暑薄凉微,天雨初霁,海中则有蜃气夹云而兴,倏忽变幻,千态万状,大为奇观。秋冬值风雨之候,又时有海氛弥望蓊郁云。海潮昼夜凡再至,朝曰潮,夕曰汐,卯酉之月特大于馀月,朔望之后特大于馀日,大即汹涌高十馀丈,其非时而大者,谓之海溢。宋朱中云适遇巨风,推之而来,后浪拥前,故忽大而且久不退。又夏则昼小而夜大,冬则夜小而昼大,俗谓潮畏热畏寒云,萧山潮候率迟于馀姚,昔人谓馀姚平来萧山者必登潬而后至,非也,地势高下然耳。
官海塘跨山会二县,在山阴者又谓之南塘,西自广陵斗门,东抵曹娥,亘一百六十里,即故镜湖塘也。东汉永和五年,太守马臻所筑以蓄水,水高于田,田高于海各丈馀,旱则泄湖之水以溉田,潦则泄田之水以入海。
山阴县后海塘,在府城北四十里,亘清风、安昌两乡,实濒大海。宋嘉定六年溃决,五千馀丈田庐漂没,转徙者二万馀户,斥卤渐坏者七万馀亩。守赵彦倓请于朝,颁降缗钱殆十万,米万六千馀石,又益以留州千馀万仓司被旨督办,复致助焉,重筑兼修补者共六千一百二十丈,砌以石者三之一,起汤湾迄王家浦,彦倓又请买诸暨民,杜思齐没入田五百七十八亩,山园水塘三百七十二亩,置庄古博岭委官掌之,备将来修筑费,复请行下吏部,今后差山阴尉职添带巡修海塘,刻碑郡庠,后汪纲复加修护。明万历二年,白洋口塘稍圮,知县徐贞明又修筑之。
乌风山,在府城西北五十里,滨于海。
浮山,在府城东北三十五里浮海口。
碧山仙洞,在府城西北四十八里,岩碧色,洞口如井,下视莫测,北通巨海,尝有持火深入,闻橹声隐隐而鸣。
会稽县海塘,在府城东北四十里,东自曹娥、上虞界,西抵宋家溇山阴界,延亘百馀里,以蓄水溉田。宋隆兴中给事中吴芾重加浚叠,李益谦记云:自李俊之皇甫政,李佐次皆修之,莫原所始。明弘治间,易以石,费巨万。正德七年七月,风涛坏之,复易以土。嘉靖十二年,居民复有以石请者,知县王教议曰塘临大海,下皆浮沙,每遇风,潮水齧沙崩石,岂能自住。每一修筑,则石费百倍于土,困诎曷支,莫如计算丁田,仍筑土塘,但令高阔坚致,遍植榆、柳、茭、芦以护之,专设圩长看守,督令水利官时往省视,即有坍溃,随缺随补,如此则财无妄费,而事可永遵矣。
后海塘,在府城东北八十里,周延德乡纂风镇凡三千七百一十一丈,旧时发该县丁夫修筑,近年以来,止令本乡居民照丁派修,以抵一应差役。
萧山县鳖子山,在县东北三十五里大海中。
许家闸,在县东三十五里,捍北海之水南溢于里仁乡。
馀姚县海塘,在县北四十里,县之北壤,东起上林,西尽兰风,七乡十八都之地悉濒于海,作堤禦海所从来久远,文字缺蔑莫可考。宋庆历七年,县令谢景初自云柯,达于上林,为堤二万八千尺。其后有牛秘丞者又尝为石堤,已乃溃决,于是岁起六千夫,夫役二十日,费缗钱万有五千修之,民疲而害日盛。庆元二年,县令施宿乃自上林而兰风,又为堤四万二千尺,其中石堤五千七百尺,岁令令丞簿尉分李临视之,庙山三山寨官,月各遣十兵与乡豪逻察,有缺败辄治,仍请于朝建海堤仓,岁刮上林、沙田及汝仇、桐木等湖废地,总二千亩课,其入备修堤费。至宝庆及元大德以来,复溃决,海壖内移,八乡之地,悉渐于海。至正元年,州判叶恒乃作石堤二万一千二百十一尺,下广九十尺,上半之高十有五尺,故土堤及石堤缺败者尽易以石,盖沿海壖之南,自慈溪西抵上虞,袤一百四十里,初名莲花塘,今俗呼为后海塘云,宋时分东西部,自云柯以东者号东部塘,始筑于景初,其云柯以西者号西部塘,西部之内曰谢家塘、王家塘、和尚塘,皆前人观水势抵止便宜分部筑之,长短高下异焉。至叶恒所筑,则包山限海,绵亘为一,无复部分矣。自明初百馀年以来,海无大害者,多恒之功德,然民皆习安利,排海壖居之,堤日削不完。成化七年,海溢民多溺死。正德七年,海又大溢,溺死者至无算,于是始兴人徒筑之。成化时,知县刘规、主簿张勋董役。正德时,巡抚都御史陶琰檄、县丞杨昌廷及崇德县典史李滋董役,堤仅完久之,堤又多毁缺,每三秋值大汛潮,天常连雨,东北风张甚,海鸥咻咻夜鸣,濒海而居多忧海溢。考之史传海溢或由天地之变,又非尽以巨风而溢。农书有之冬至后七日逢壬主海翻腾,其言颇验。有司重民命,岁治堤防,则可继前人之绩,生生民矣。先是海塘未完,筑土堤于内地以防潮汐溢决,其制随地形上下散漫不一,曰散塘今皆不治。及海塘渐固,潮寖却,沙壖日坟起可艺。永乐初,始于旧海塘之北筑塘,以遮斥地,曰新塘,以别于旧塘云。已而沙壖益起,海水北却十许里,其中俱可耕牧。成化间,风张潮汹,稍荡决壖,际水利佥事胡某复于海口筑塘以禦潮,曰新禦潮塘,自是斥地之利,岁登而国家重盐法,亭民苦煮海。天顺间,宁绍分司胡琳请以新塘至海口之地尽给灶户永,为盐课根业,毋令军民侵渔之,诏可。乃豪强冈利者,告讦无已。弘治初,诏侍郎彭诏整理盐法,议非灶户敢有侵地者,每亩岁科银八分,谓之荡价。给灶补课,而豪强愈益争不解,群灶苦之。其明年,绍兴府推官周进隆,察民灶之情,相地浅深,于新塘之下,筑塘界之,塘以南与军民共利,其北惟灶户是业。争缘是得息,以其周姓因称周塘云。馀姚县眉山,在县城北三十五里大海中,望之如脩眉然。
大寒峰、小寒峰,在县城北三十里。大峰峨峨卓立,前淼五湖,万顷沉碧,北临大海,惊潮突来,登之毛骨竦然。小峰相连,在西北形稍偻然俯。
上虞县海,在县城西北宁远、新兴二乡,东至馀姚、兰风乡,西抵会稽、延德乡。元大德间,风涛大作,漂没宁远乡田庐,县役阖境之民植揵畚土以捍之,费钱数千缗,完而复坏。后至元六年六月,潮复作,遂成海口陷,毁官民田三千馀亩。馀姚州判叶恒相视言海高于田,非石不能捍禦。府委恒督治,适满代去县尹于词宗募民出粟筑之。至正七年六月,复溃,府檄吏王永筑之永劝民田出粟一斗以相其役,伐石于夏盖山,其法:塘一丈,用松木径尺长八尺者三十二,列为四行,参差排定,深入土内,然后以石长五尺阔半之者,平置木上,复以四石纵横错置于平石上者,五重犬牙相衔,使不动摇。外沙窊窞者,叠置八重,其高逾丈,上复以侧石钤压之。内则填以碎石,厚过一尺,壅土为塘附之,趾广二丈,上杀四之一高,视石复加三尺,令潮不得渗漉入塘内,塘成凡一千九百四十四丈。二十二年秋,飓风大作,土塘冲齧殆尽,府檄断事官王芳以督制兼县尹治之,乃度夏盖所灌之田亩,出米一升于西偏鹊子村,作石塘二百三十二丈。明洪武四年秋,土塘溃,太守唐铎与知县赵允文筑之以石。三十三年,其西又溃,临山把总以闻于朝府,檄县主簿李彬典史陈仕再修筑之。
夏盖山,在县北六十里,山形如盖,世传夏禹尝驻盖焉,南距夏盖湖,北障海,海北即海盐县。
嵊县锦山,在县东七十里,状如锦屏,有石井,相传以为龙窟,昔人以物投井者,后自海畔,人家见之,因谓与海通,称为海眼云。
《台州府志》:赤城六邑,负山而东界于海,海势下而水性善下,故修水利者视他郡为稍易焉。
临海县海,在县东一百八十里。
龙符山,在县东一百七十一里海中,本名覆釜,《寰宇记》云:东海有山,形似覆釜即此。
临海山,在县东北二百四十里,接海。
秀丽山,在县东二百里海中,旧名芙蓉,《临海记》云州东北七十里海中有芙蓉山。僧智顗传云出海望芙蓉山,竦若红莲之始开,盖指此也。
海门山,在县东南百里,濒海。
古塘门山,在县南二十里,两峰对峙,中空十馀丈,旧传海门在焉。
石新妇山,在县东南七十里,东濒海。
唐相山,在县东北一百三十五里,一穴无际,与海通。高丽头山,在县东南二百八十里海中,自此山下分路入高丽国,其峰突立,宛如人首,故名。
崛门山,在县东一百五十里海中。
大雄山,在县东二百一十一里海中。
头扣山,在县东北二百一十一里海中。
鹅鼻山,在县东一百五十里海中。
石佛山,在县东南一百七十里海中。
峻巉山,在县东南一百八十里海中。
苍郭山,在县东北二百一十一里海中。
小门山、大门山,俱在县东南一百里海中。
寿昌山,在县东一百五十里海中。
莆门山,在县东南一百五十七里海中。
东麂山,在县东一百五十七里海中。
西麂山,在县东一百六十里海中。
主山,在县东南一百七十里海中。
麂头山,在县东南一百八十里海中。
虎头山,在县东北二百六里海中。
泽青山,在县南二百二十里海中。
柽澳山,在县东北二百八十里海中。
伯达山,在县东北二百八十里海中。
屿山,在县东北二百八十里海中。
泽山,在县东北二百八十里海中。
竹屿,在县东一百四十六里海中。
尾闾,在东海中,与海门、马筋相值,其水湍急,陷为大涡者十馀,舟楫不敢近。世传东海泄水处,宋洪忠宣为主簿,常以公事至海门,登山纵观大海,亲见其势,子迈载之夷坚志。
淡水潭,在县东南一百三十里海中。
桃枝潭,在县东南一百四十里海中。
杜渎,在县东一百五十里承恩乡,海水涨入沟浍,遂成渎。
太平县松门山,在县东南五十里海中,王羲之《西郡记》云:永宁县界海中有松门岛屿,上皆生松故名。阻浪山,在县东北三十五里,其阴临海,浪入时,藉以为阻故名。
前屿,在莞山海上。白玉坡,在莞山海上。
盘马山,在县东北三十八里海上。
石塘山,在县东南六十里海岛中。
积谷山、赏头山、悟空山、三女山、丕山、赤嶕山、大陈山,皆在东南海岛中。
大小乌山,在山门乡南海中,水通花坞。
童嶕,在东南海上。
温岭江,在温岭南,俗称江下,南出山门港、楚门港,入海。凡海舰西去温州、乐清,北至府城、黄岩,率于此舣舟云。
楚门港,在楚门城外,通山门港,此外海洋无际,海舰于此出入,故曰门。
松门港,在甘岙海口。
大闾港,在长沙海口。
周洋闸,在十一都,大德中重建,闸之上下又筑埭以分,限山水海潮而后闸之,功可施,如此则不惟农人获灌溉之利,而盐场亦藉之以通运矣。
永通闸,在海口,以捍潮淤,使不得入。
长沙塘,在长沙、太平二塘,乃筑堤以捍海者。
宁海县石孔山,在县北六十里海中,峙立形状,似印有二山相对。
蜃楼门山,在县北六十五里海洋。
挂罳山,在县东一百里,形如围屏,亦名五幅山,左狮子岩、右香花山,长亭场坐其下,民居荟蔚,大海绕之。莆田山,在县东海中二百里。
三门山,在县东二百五十里海中,三峰鼎立故名,海舟出入必经此。
南田山,在县东海中。
石佛山,在县东海中,以形似名。
青珠山,在县东海中。
蛇盘山,在县东南海中。
战坑岭,在县南一百里,危峻难登,俯视大海。
瀛岩,在县东二十五里,崖崿险绝,下蘸海中。
《温州府志》:瓯海在府城东九十里。
青岙山,在府城东北二百里,海中山也,两山如门,宋颜延之于此立亭观海。
中界山,在海中,去郡城三百里,有湖田庐舍,旧设巡检司,今废。
鹿西山,在海中,沧溟四环,据海道之冲。
灵昆山,在海中,有大小二山,山下多旷野。明隆庆间,邑令林应翔令民恳田数千亩,今废。
黄大岙,在海中,内多田地可耕。
霓岙山,有龙潭。
白岸山、东洛山、松山、石塘山、石磊山、凤凰山、大渠山、小渠山,俱在海中。
乐清县白沙海,在县东南,横亘三百馀里,居县之东为白沙、赤水、蒲岐、铧锹、清江、白溪、北港、温岭,转至玉环而止,南望海之外则有青屿、倪岙、灵昆诸山,东望海之外则有玉环、鸡笼、洋青、鹿西诸山横列海旁,历历可数。海居县东至岐头,折而南,波涛汹涌,凡海舰入郡城,至此必舣舟,谓之转岐云。
蒲岐海塘,在县东三十五里,起十四都下堡,至十五都二里,凡七百八十二丈。
海口塘,在县东五十六里,起十七都海口殿前,至官路边,凡一百五丈。
卢屿埭,长二十丈。
新河埭,长三十丈,二埭俱在海边。
楚门山,在县东南一百九十里海中,其峡如门,广二十步,海船皆由此出入。
西际山,在县西五里,西南北三面苍崖峭立,东面轩豁如门,大海在前,朝望日出,其观甚伟。
盘屿山,在县西五十里海滨。
佛岭、车岭、黄屿山、蛎岙山、横山、青屿山、大闾山、小闾山、大乌山、小乌山、苔山、大竹冈山、小竹冈山、九屿山、黄门山、大鹿山、小鹿山、沙岙山、应公屿,俱在海中。瑞安县丁山,在江口海中。
平阳县东海,在县东二十五里,北自瑞安县界、榆水浦起,南抵福宁县烽火寨,止横亘三百馀里。
外塘,自江口丘家埠南岸,沿海而东,至斜溪近海,潮水泛涨,屡筑屡坏。元至正末,周嗣德重筑。
仙口山,在城东南二十五里,枕海。
林亭山,在城南十里,瞰海。
麦城山,在城南十里,枕海。
伞盖山,在县南一百六十里,枕海。
阳屿山、石帆山、麂山、大屿山、小屿山、洋礁山、赤礁山、竹屿山、雷公头璞礁、马鞍山、矮屿山、绿鹰山、于山、燕支岐、蒲岐、茄头岛,俱在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