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养龙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六卷目录

 金沙江部汇考
  考
 金沙江部艺文一
  金沙江赋        明张启贤
 金沙江部艺文二〈诗〉
  过金沙江         元李京
  宿金沙江         明杨慎
  渡金沙江          向曜
 金沙江部纪事
 金沙江部杂录
 金沙江部外编
 养龙坑部汇考
  考
 黑水部汇考
  考
 黑水部总论
  程大昌禹贡论〈黑水论一 黑水论二 黑水论三〉
  禹贡山川地理图〈郦道元张掖黑水图叙说 樊绰黑水图叙说 今定黑 水图叙说〉
 黑水部艺文
  黑水辩         明李元阳
  冈脊黑水辩        史秉信
 黑水部纪事
 黑水部杂录

山川典第三百六卷

金沙江部汇考

云南金沙江

金沙江,源出吐蕃界,共陇川犁牛石下,谓之犁牛河,又名犁牛水。流入云南丽江府,讹犁为丽,因名丽江,又名丽水;以出金沙,又名金沙江;过姚州大姚县界,又经巨津、宝山二州界,过鹤庆府城,东入武定府界,过和曲州城北,经元谋县,又经禄劝州,入四川之东川军民府,土人呼为纳彝江,又名黑水;下流入乌蒙军民府,至四川行都司,又至马湖府,入于江。


《广舆记》:云南丽江、军民府金沙江,在巨津州,古名丽水。源出吐蕃界,产沙金。
北胜州金沙江,源自丽江府,由西而东环州治,一名丽江,即古丽水也。
姚安军民府金沙江,在府城东北。
武定军民府金沙江,在府城北。蒙氏封为四渎之一。缅甸军民宣慰使司金沙江,缅人恃以为险。
芒市长官司金沙江产金。
按明张机《金沙江源流考》:金沙江源出吐蕃,共陇川犁牛石下,谓之犁牛河,亦曰犁水。讹犁为丽,又名丽江,即古丽水。以其江产黄金,故为金沙。元宪宗取大理,用革囊以济者,即此也。其流经吐蕃铁城桥东,经丽江府巨津、宝山二州,又东经鹤庆府北胜州、姚安府,又自武定府北界,经黎溪州。蒙氏僭封为四渎之一,亦即此江也。又自武定下流入济虑部。夷人凿桐槽船,以通往来行旅,遂名金沙渡。又西过四川东川府,一名黑水,一名纳彝。然皆金沙江别名。又经四川行都司、会川、建昌、德昌、打冲等卫所。又经乌蒙府,又经马湖府。蛮夷长官司,与马湖江相合。下流至叙州,入岷江矣。今自其支流者,言之大理宾川。大江北入金沙江,鹤庆漾共江,东南至龙珠山,入石穴伏流,复出金沙江三庄河,与漾共江会流,入金沙江北胜州桑园河。经州西南桑园村,下流入金沙江龙潭,泉有九眼。下流入金沙江程湖,南入金沙江姚安府蜻蛉河西,经大姚县,东入金沙江、龙蛟江、一名苴泡江,合姚州连场、香水二河,入金沙江安宁州螳螂川,即滇池所泄。下流潆洄州治,上过昆阳州,下经富民县,入金沙江楚雄府龙川江,西合诸水为峨渌川,又东合诸水,经定远县黑盐井,下流入金沙江。考安宁、楚雄二水虽小,可通舟楫。武定府西溪河,经楚雄府,至元谋县,西入金沙江。又勒夷水、普渡河俱入金沙江,以上皆云南之水,朝宗于东海,顺流于中国者。四川东川府牛栏江,源出寻甸府,入金沙江。辟谷川,源出寻甸府白津河,西入金沙江。越巂卫大渡河,源出吐蕃,下流合马湖江、四川行都司宁远河,西南合泸水,入金沙江。怀远河南合泸水,入金沙江盐井卫,越溪河,东合打冲河,入金沙江。双桥河流经打冲河,入金沙江。会川卫,泸古河,河出小相公岭,入金沙江。打冲河千户所,打冲河蛮名黑惠江,又名纳夷江,源出吐蕃,下流入金沙江。冕桥千户所东河,源出小相公岭,会泸古河,入金沙江。四川行都司南泸水,源出吐蕃,南入金沙江。《元史》云:水源广而多瘴,鲜有行者。春夏常热,可燖鸡豚。诸葛武侯五月渡泸,即此水也。元李景山云:《益州记》《水经》俱以泸水在永昌不韦县。《寰宇记》以为在巂州会川县。景因出使越巂,考泸水源,盖建昌泸川驿有孟获城,又有泸古州。孔明渡泸,繇巂州入益,即滇池。此名渡泸,为有验。今水出吐蕃,过建昌、会川,合金沙江,夹岸多高崖、丛苇,故下渡如经甑釜,炎蒸壅郁,多感瘴疠,至今犹然。或以金沙江即泸水,误矣。云南之水,迤东可通中国者,如云南府大城江,自阳宗明湖经宜良,入盘江。临安之泸江,曲江、婆兮江入盘江,澄江府之盘江,铁赤河入盘江,广西府之八甸溪入盘江,盘江至府境为至大。曲靖府之潇湘江,白石江,合盘江,经交水,至弥勒,入平伐横山寨下,经广西静江,入于海。广南府西洋江,入广西田州府右江,南汪溪亦入右江,寻甸府阿交合溪,入沾益州界北,在经理广西田州水陆者,安可忽之哉。如大理府西洱河,下与漾濞江合流,入澜沧江。漾濞亦名神庄江。澜沧江源出吐蕃,自西而南,至于丽江。兰州云龙过永昌、楚雄、临安、车里、大甸、七十城门,至交阯,入海。赵州白岩𧸘江,一名赤水江,下流至定边,名礼社江澜沧江。临安府西有礼社江,入纳楼茶甸界,为禄丰江。经合蒙自为梨花江,注于交阯清水江。楚雄府马龙江,源自蒙化境,由定边𥔲嘉,合白岩𧸘江,南入元江。景东澜沧江大河,源出定边,入马龙江。景东府杉木江、马涌江,合南浪江入威远州界。永宁府罗易江,北过府境勒汲河,入四川盐井卫界,顺宁府备溪江、西洱、漾濞二水合流,至本府铁场山下,入澜沧江,故名元江府。礼社江,一名元江,源出白岩𧸘江,合澜沧江诸水,入交阯。新化州摩勒江,即礼社江,下流至元江入交阯者。乐甸长官景东河,源出景东,经本甸下,入马龙江。北胜州罗易江,入永宁府白角河,入西番界永昌府澜沧江。银龙江入澜沧江,胜备河入备溪江。潞江,一名怒江。经芒市,木邦八百,下流为喳哩河。经摆古入南海槟榔江,出吐番,绕金齿百夷,经干崖阿,昔下合大车江,至江头城腾越。大盈江,一名大车。入南甸为小梁河,至干崖为安乐河,西流为槟榔江。龙川江下流,至缅甸太公城,合大盈江、云南府安宁河,出安宁,经富民、罗次,为沙摩溪,至禄丰为大溪,至易门为九渡河,入元河。又星宿河,出武定,经禄丰,过易门,入元江。蒙化府阳江,出郡西北甸头花判溪,南至甸尾,过定边,与迷川礼社江相合,过元江,入海。澜沧江与漾濞江,蒙人谓之大小二江。至顺蒙交界处,土人谓之罗擦聚。二水相交,日出,水光荡射,可观。不二十馀日,至锦龙江,一名九龙,船行会海客于此。渐至南海。愚谓云南通缅甸,诸夷水路,旧惟知有金沙江可通大舟,不知潞江喳哩一派,可通摆古澜沧,银龙一派可通八百交阯,皆可舟可航之。水经理缅甸者,诚不可不讲求也。故附及之。
《明一统志》:云南武定军民府金沙江,源出吐番共龙川犁牛石下,流经丽江、鹤庆二府,至本府北界,又东入犁溪。州蒙氏封为四渎之一。
北胜州金沙江,源自丽江府,由西而东环州治,一名丽江,即古丽水也。
缅甸军民宣慰使司金沙江,《郡志》:地势广衍,有金沙大江,阔五里馀,水势甚盛,缅人恃以为险。
干崖宣抚司安乐河,源出腾冲,经南甸,迤逦至云笼山之麓,亦名云笼河。沿至司治北,折流而西一百五十里,为槟榔江。至北苏蛮界,注金沙江。
芒市长官司金沙江,源出青石山,流入大盈江。四川行都指挥使司热水池,在都司北七十里。四时常热,流入溪河,合泸水,接金沙江。
《云南通志》:金沙江,源出吐番,共龙川,流经丽江、鹤庆二府,过武定府,流入四川界。
《丽江府志》:金沙江,即丽水也。源出吐番,共龙川犁牛石下,谓之犁牛河,又名犁牛水,因讹犁为丽。江出金沙,又名金江。经巨津,过雪山,至宝山,三面环府界。元世祖破大理,用革囊从此济师。蒙氏僭封为四渎之一。
温泉,泉有四:一在府西,一百六十里北,沧浪之北,金沙江滨。
雪山,在府西北二十里,一名玉龙山,众峰插云,两崖壁立,金沙江过其中。
老君山,即罗均山,在府西南二百五十里,金沙江环其左,澜沧江绕其右,袤四百馀里。
铁桥,在巨津州北一百三十馀里,跨金沙江。
《鹤庆府志》:金沙江,在城东一百二十里。
漾共江,在城东五里,一名鹤川。源出丽江界,盘折五十馀里,溪流众水趋赴于此,东流入金沙江。
三庄河,同入于腰江河,在府治南三十五里,源出垂珠洞,经逄木和村垂珠,洞中乳石如垂珠,清寒奇秀,可爱。二水相合,东流纡折而入金沙江。
《北胜州志》:金沙江,自西来环州治而东。
程湖,在州南五十里,下流入金沙江。九龙潭,在州西十五里,下流入金沙江。
桑园河,在州西南一百五十里,流入金沙江。
《宾川州志》:金沙江在州东北,即若水也。
孙水,在州东北,金沙江之别流。《水经注》曰:白沙江司马相如梁孙原,即此。南至会无,入若水,按若水经金沙江巡检司地,与绳水、孙水、淹水、泸水、大渡水会为一津。东流注马湖江。武侯南征渡此。
大河,出梁王山,合竹泉。横溪,经州北,入金沙江。按《永宁府志》:金沙江,在瓦鲁之长官司西。
《姚安府志》:姚州金沙江,源出吐番,为府大川。香水河,在城北,源出黎武村观音塘,与白井提举司观音山、箐水合流,入金沙江。
连水,在城西二十里,出镇南木盘山,经府之连场,入大姚河,趋金沙江。
羊蹄江,在城西,发源在摩㱔村,东入金沙江。龙蛟江,在城北一百二十里,今名苴泡江,源出铁索箐,合姚州之连场、香水二河入金沙江。
《大姚县志》:金沙江,在县治北二百四十里,源出丽江、腆甸由金腾绕澜沧。过县界,水势湍急,舟楫易覆,至虎跳石,入洞三十里始出。
青蛉河,源出龙山,自北而南流绕县,前合大姚河,去入苴跛江,同入金沙江。
土桥河,在城南,源自白井香水河分派,东流入金沙江。
大姚河,流出书案山下,至县前转北,合苴跛江,流入金沙江。
苴跛江,在县治北一百二十里,亦名苴泡江。源出铁锁箐,合姚州连场、香水二河流入金沙江。
《武定府志》:和曲州金沙江,在城北三百八十里,沿江多瘴,虽属深冬,行人挥汗渡者,多以夜或雨中焉。勒洟水,在州城,北流入金沙江。
普渡河,在州废石旧县东南,流入金沙江。
《元谋县志》:金沙江在县境。
西溪河,在县西南,自镇南楚雄流至法纳禾。入苴宁,达金沙江。
《禄劝州志》:金沙江在州北二百馀里。
普渡河,在州东一百里,东北流入金沙江。
乌蒙山,在州北二百里,与东川为界,山北临金沙江,诸山之冠。
《楚雄府志》:定远县龙川江,一源出邑西二十里,为斗箐。一源出邑北五十里,老虎箐二派合流会大河,入金沙江。
《大理府志》:云南县一泡江,源出梁王山,流绕县城,入青龙海,经铁索营,归金沙江。
《云南府志》:昆明县海口,在城西南八十里,泄滇池之水,由安宁、富民,汇广翅塘,入金沙江。
《安宁州志》:螳螂川,在州北,源自滇池,经富民武定,入金沙江。
《曲靖府志》:沾益州车翁江,源出杨林海子,过州境,北流入金沙江。
《寻甸州志》:清水海,在州西北,入金沙江。
《宾川州志》:若水,在州东北,即金沙江也。《山海经》曰:南海之内,黑水之间,有木名曰若木。若水出焉。《水经注》曰:若水南经云南之遂久县,即今金沙江巡检司地也。
纳六溪,一名大河,以其能纳诸溪之水,故名纳六源。出云南县乔甸之分山峡,入州北行九十里,又合竹泉潢溪,入于金沙江。
七溪:曰钟良溪、曰银溪、曰石宝溪、曰通洱溪、曰赤龙溪、曰寒玉溪、曰丰乐溪,南流经炼洞川,又东流经金牛川,总入纳六溪,东北注于金沙江。
《四川总志》:东川军民府金沙江,在治西一百五十里,一名纳彝,又名黑水,源出云南武定府下,流入齐虑郡。
牛栏江,在治东南一百二十里,源出寻甸军民府,下流合金沙江。
壁谷川,在治西南一百三十里,源出寻甸白泽河,西入金沙江。
喟齿化溪,在治东南一百里,源出云弄山,下流入金沙江。
金沙渡,在治西一百五十里,金沙江夷人凿木槽以通往来。
乌龙山,在治西南二百里,高峻百里有十二峰,下临金沙江。
四川行都司金沙江,在会川治西南二百五十里,源出吐番,东流合泸水,至黎溪接马湖。其江有岚瘴,隆冬人过,虽袒裼皆流汗。惟雨中,及夜渡无害。夹岸皆石,汇中沙土黄色,因名。
怀远河,在都司大通门外,源出东北山麓,经城南合泸水入金沙江。
宁远河,在都司宁远门外,源自青山麓,流出西南,合泸水,入金沙江。
长河,在宁番治东,源出吐番界,南流会泸水,经昌城,西入金沙江。
越溪河,在盐井治东二百里,源出凉山,合打冲河,入金沙江。
双桥河,在盐井治西五里,源出凉山,流经打冲河,入金沙江。
泸沽河,在会川卫治东南八十里,源出小相公岭,流入金沙江。
打冲河,在打冲河千户所治西蛮,名黑水江,又名纳彝江,源出吐番。下流合金沙江。
东河,在冕山桥千户所治东三里,源自小相公岭,流会泸沽河,下注金沙江。
泸水,在都司治南一十里,源出吐番,南入金沙江。乌蒙军民府金沙江,在府治西南二百六十里,源出吐番,过乌蒙,与马湖江合流。

金沙江部艺文一

金沙江赋        明张启贤


天竺之池,大如许殑伽。东归流不已,独兹信度入南溟,经绕吐蕃,称丽水。丽水从西来,金沙滚滚触层岩。周回盘结几万里,环如长带束玉台。漏泄阿耨,嘘吸百川。控清引浊,波涛澜汗。切拔群岳,渴涸澶渊。舂空漱石,横荡曲沿。方其驰骋西域,决阜冒阡。玉篆洪坂,金画陵弦。郁拂绵茫而抱日,倾涌腾驾而滔天。天网浡潏而崩淼,龙印激圈而翻涟。及其脱浪漭以破雪山也,从天直下,砰磕瀑。白波斸底,长风震怒。翼惊涛以漂翻,嚼冰霜以吐雾。恣烟波之崩奔,竞喧豗以飞沸。银河直倒,拟折天柱。骇浪转石,万壑声雷。八空澎湃而壁裂,天倾雪堕而冰飞。劳西极之金龙,吐珠玉于山隈。厥怒渐喘,落峡潆洄。冲波逆折,洑㴒筛苔。鱼折溜而蛟䠠水,龙腾梭而鼎跃。肆蜿蜒于鹤拓,如金玦而玉环。漴澯潾,若静而止。濍,若砥其澜。总阳侯之拱应,抑灵胥之盘桓。它如嵾㠑崚嶒,屹岦岝𡸣嶛,峛崺嵽嵲。任天堑之或怀或襄,若疋练之圆折方折。至于沋泷潚潫,漎,其深也,汤沓淢,滮。其势也,浤浤淈淈,瀰滭潗。漭决溹沄,淄泽瀿。其声也,弄栋过而罗嫠奔,岷嶓会而海重润。昔若水闻生乎颛顼,今朝宗似忠乎尧舜。吁嗟乎。九州贡道,皆沿浮此水,舳舻锦江头,舍舟而陆。云何策梗塞,徒滋夜郎忧,古梁厥贡,惟璆铁谁。道双南丽,水生披沙,血指祇纤,忽赋重诛,求民命轻。惟愿圣明常慎,德投珠抵,璧并蠲金。

金沙江部艺文二〈诗〉

过金沙江         元李京


雨中夜过金沙江,五月渡泸即此地。两岩极峻若登天,下视此江如井里。三月头九月尾,烟瘴拍天如雾起。我行适当六月末,王事役人安敢避。来此滇池至越巂,畏途一千三百里。干戈浩荡豺虎穴,昼不荒宁夜无寐。忆昔先帝南征日,箪食壶浆竟臣妾。抚之以宽来以德,五十馀年为乐国。一朝贼臣肆胸臆,生事邀功作边隙。可怜三十七部民,鱼肉岂能分玉石。君不见南诏安危在,一人莫道今无赛典赤。

宿金沙江         明杨慎

往年曾向嘉陵宿,驿楼东畔阑杆曲。江声彻夜搅离愁,月色中天照幽独。岂意飘零瘴海头,嘉陵回首转悠悠。江声月色那堪说,肠断金沙万里楼。

渡金沙江          向曜

帝作雄川巴道通,简书式畏汎秋空。漭沧浴日平潮阔,崒嵂连云翠黛窿。雁杳猿多牵别恨,枫凋露冷怅孤篷。澄清自古男儿志,击楫还乘万里风。

金沙江部纪事

《元史·速不台传》:速不台子兀良合台,宪宗即位之明年,世祖以皇弟总兵,讨西南夷乌蛮、曰蛮、鬼蛮诸国,以兀良合台总督军事。其鬼蛮,即赤秃哥国也。癸丑秋,大军自旦当岭入云南境。摩㱔二部酋长唆火脱因、塔里马来迎降,遂至金沙江。兀良合台分兵入察罕章,盖白蛮也,所在寨栅,以次攻下之。

金沙江部杂录

《武定府志》:藤索渡禄劝所属普渡河金沙江,多有此渡,岩壑峻极,水势险恶。既不可施舟楫,乃以藤縆一大索缚于两岸,树上所谓渡索也。绳上缚一小木筒,所谓橦也。欲渡者,以小绳缚人于橦上,人自以手缘大藤而进。行达彼岸,复自解之。所谓寻橦也。

金沙江部外编

《云南通志》:边遁,正德间人,住狮子山上。妇凤氏,往谒,不为礼,且曰:汝不修,当为厕虫矣。凤怒,夜遣人刺之,至则为巨人所缚。鸡鸣,更使往视,亦被缚。恳请于遁,乃以法释之,因拂衣去。凤又使人邀之,业渡金沙江矣。遥顾使者曰:若主真当变虫。俄失所在。

养龙坑部汇考

明太祖得龙马之养龙坑。

养龙坑,在贵州省贵州宣慰司,所属养龙坑长官司两山之间,其水深,而远,灵物多藏于其下。明太祖洪武四年,南方来献良马,相传即得于此坑,盖亦龙种也。


《三才图会·养龙坑图考》:养龙坑,在养龙坑长官司,两山之间,泓渟𣽂深,灵物藏其下。当春初和畅,夷人立柳坑畔,择牝马之贞者,系之。已而云雾晦冥,类有物蜿蜒与马接,其产必龙驹也。洪武四年,为夏明升降献良马十,其一白者,乃得之于此,首高九尺,长丈馀,不可控驭。诏祀马祖,然后敕典牧者,囊沙四百斤压而乘之,行苑中。久渐驯习。后将行,夕月之礼于清凉山,乘之如蹑云。一尘弗惊,赐名飞越峰,且命绘形藏焉。翰林学士宋濂为之赞。
《广舆记》:贵州宣慰司养龙坑,在养龙司,两山夹立,水深而远,灵物多藏其下。

黑水部汇考

《禹贡》雍州梁州之黑水
黑水源委,古今议者纷纷,皆无可据。惟唐樊绰谓云南丽江即黑水,其言近是,而未详。今博考志书,参之经传,多有未合。大抵此水源出西番域中,南流稍东径陕西西界,即古雍州西界也。折而西南,过古三危地,又南流入四川界,绕岷山,而西南至云南西北界,即古梁州西界也。由此南流入于南海,至其所,过诸境,及所受诸水,名称不同,传闻易讹,则有不得而尽稽者。


《书经·夏书·禹贡》:华阳黑水,惟梁州。《孔传》东据华山之南,西距黑水。
黑水西河,惟雍州。《孔传》西距黑水,东据河。
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孔传》黑水自北而南,经三危,过梁州,入南海。〈疏〉《地理志》:益州郡,计在蜀郡西南三千馀里,故滇王国也。武帝元封二年,始开为郡。郡内有滇池县,县有黑水祠。止言有其祠,不知水之所在。郑云:今中国无也。传之此言,顺经文耳。按郦元《水经》:黑水出张掖鸡山,南流至燉煌,过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然张掖、燉煌并在河北,所以黑水得越河入南海者,河自积石以西,皆多伏流。故黑水得越而南也。《蔡传》黑水,《地志》:出犍为郡,南广县汾关山。《水经》:出张掖鸡山,南至燉煌,过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唐樊绰云:西夷之水,南流入于南海者,凡四,曰区江,曰西珥河,曰丽水,曰瀰渃江,皆入于南海。其曰丽水者,即古之黑水也。三危山临峙其上,按梁、雍二州西边,皆以黑水为界,是黑水自雍之西北,而直出梁之西南也。中国山势冈脊,大抵皆自西北而来。积石西倾岷山冈脊,以东之水既入于河汉岷江,其冈脊以西之水即为黑水,而入于南海。《地志》《水经》、樊氏之说,虽未详的实,要是其地也。程氏曰:樊绰以丽水为黑水者,恐其狭小不足为界。其所称西珥河者,却与《汉志》叶榆泽相贯。广处可二十里,既足以界别二州,其流又正趋南海,又汉滇池即叶榆之地。武帝初开滇巂时,其地古有黑水旧祠。夷人不知载籍,必不能附会,而绰及道元,皆谓此泽以榆叶所积。得名则其水之黑似榆叶积渍所成,且其地乃在蜀之正西,又东北距宕昌不远,宕昌即三苗种裔,与三苗之叙于三危者,又为相应。其證验莫此之明也。
《山海经·南山经》:鸡山黑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西山经》:昆崙之丘,实惟帝之下都,黑水出焉。而西流于大杅。〈注〉黑水出山西北隅大杅山名
轩辕之丘,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
《海内西经》:海内昆崙之墟,在西北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
《大荒南经》:大荒之中,有不姜之山,黑水穷焉。〈注〉黑水出昆崙山。
《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山名曰幽都之山。黑水出焉。按《汉书·地理志》:犍为郡南广〈注〉汾关山符黑水所出,北至僰道入江。
《华阳国志·南中志》:自僰道至朱提有水,步道水道。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险难行。
《隋书·地理志》:同昌郡尚安〈注〉有黑水。按《唐书·地理志》:鄜州洛交郡三川〈注〉中华池水黑水洛水所会。
《方舆胜览》:利州东路,兴元府,黑水在城固县西北太白山,南流入汉。《禹贡》:华阳黑水,惟梁州。诸葛亮笺云:朝发南郑,宿暮黑水。
利州西路文州,黑水出羌中。
《续文献通考》:陜西巩昌府黑水,源出素岭山。陕西行都指挥使司黑河,在镇夷千户所城西四里。按《明一统志》:陕西行都指挥使司三危山,在沙州城东南二十里,其山三峰峭绝,因名。舜窜三苗于三危,《禹贡》:导黑水,至于三危,皆谓此。
白水,源出肃州卫城西南二十里,下流与红水黑水合。
红水,在萧州卫城东南三十里。源出卫南山谷中,下流与黑水白水合。
四川嘉定州符文水,出峨眉山。有二水,北则白水,南则黑水。
按明张机《大金沙江源流考》:大金沙江,发源昆崙山西北吐番地,即夏禹所导黑水也。虽与云南小金沙江及澜沧潞江,皆发源吐番。然大金沙江之源,较三江最荒远,且其源与三江源邈不相近。其下流亦十倍小金沙江,及沧潞二江之外。按《禹贡》:华阳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周文安《辩疑录》云:《甘肃志》:甘州之西十里有黑水,流入居延海,肃州之西北有黑水,东流遐远,莫穷所之是。其源入雍州之西,流入梁州之西南。其正西别流绕西极之外,而无所据见,地势西北最高,故能经西而西南也。《云南志》载:金沙江出西番,流至缅甸,其广五里,经趋南海,得非黑水源出张掖,流入南海者乎。河源在中州西南,直四川马湖蛮邦之正西三千馀里。云南丽江宣抚司之西北一千五百馀里。愚观黄河源近云南地,则大金沙江源自番雍之地,南入缅海,论雍、梁间水,惟此大耳。此水为黑水,无足辩矣。朱子云:天下有三大水:曰黄河,曰长江,曰鸭绿江。此语无怪也。宋初斧画云南南渡,又偏安一偶,朱子又从何知有此江之长广于河江哉。黄真元又云:考大金沙江、澜、潞三水,虽皆入南海,大小远近迥不同,澜仅潞四分之一,大金沙倍于澜、潞。澜、潞所出地名,在鹿石山,在雍望,俱可穷源,上流亦狭。大金沙江之源,则远出番域,上流已阔,澄若重溟,黝然深碧,夏秋涨溢,江色不变,若比于杨子、浪沧一小溪,即是语。大金沙江之长广,又可知矣。其注云:傍多松,有琥珀自孟养地来。孟养正在金沙江之滨。今澜沧不闻有琥珀。《大理志》指澜沧为黑水,亦不深考耳。相传大金沙江上源近大宛国,自里麻茶山至孟养极北,不闻有所往号赤发野人境。峭壁不可梯绳,弱水不任舟筏,土人惟远见川外隐隐有人马形似殆西羌之域也。今姑略其源,惟自其经流、支流入海可见者,言之水流至孟养陆阻地。有二大水自西北来:一名大居江,或云大车江;一名槟榔江。二水至此合流,又名大盈江,今腾越州人总甸内诸水亦曰大盈江。殆窃移其名也。江流至此,夷人方名其为金沙江。江中产绿玉、黄金、钿子、金精、石墨、玉水晶间出,白玉滨江山下出琥珀。旧志以琥珀、绿玉出在澜沧江者,谬矣。昔年王靖远蒋定,西追麓川叛贼思机发、思卜发弟兄造船飞渡,孟养及复与思禄盟誓,江乾石烂乃许其过江者,皆此江也。滇人相传,名大金沙江。若以别丽江北胜武定马湖之小金沙江耳,自此南流经宦猛,莫啖莫即至猛掌,有一江西来入,大金沙江又南下,昔朴怕鲊猛莫猛外经蛮,莫有一江源自腾越。大盈经镇彝南甸,干崖受展,西茶山古涌诸水伏流南牙山麓。出经蛮莫,入大金沙江,江又经蛮法鲁勒,孟拱遮鳌管屯大菖蒲山峡、小菖蒲山峡课马,孟养怕崩,山峡户董鬼哭山戛撒。昔年缅人攻孟养,以船运兵饷,到戛撒,为孟养所败者,此江也。正统中,蒋雄率兵追思机发,为缅人所压杀于江中,亦此江也。大约江自蛮莫以上,山耸水陡。正统中,郭登自贡章顺流,不十日至缅甸者,亦此江也。下流经温板,有一江,源自腾越龙川江,经界尾高黎共山陇川猛,乃猛密所部莫勒江。至太公城江头城,入于金沙江。下流又经猛吉准古温板,又名温板江,温板又名流沙河,皆金沙江也。猛戛马哒喇至江头城。江中有大山极秀,耸山有大寺,又有一江源自猛办洗毋戛南来入大金沙江,又经止即龙大马革底马撒跻马,入南海。其江至蛮,莫以下地,势平衍阔,可十五馀里。《旧志》云:五里者,非也。经南江益宽流益慢,缅人善舟,又善泅水操橹楫者,如涉平地。至是,江海之水潴为一色矣。《文选》《佛经》云:拔提河,一名金沙池脱履金沙云,云金沙江亦名拔提河矣。今再附考《蒙化府志》澜沧江与漾濞江蒙人谓之大小二江,合西洱河、胜蒲河,至顺蒙交界处。土人谓之罗擦聚。日出水光荡射可观不二十馀日,至锦龙江,即水下流,海客船多会易于此。渐渐至南海。《永昌府志》:潞江,一名怒江。《水经注》云漏江。杨慎云漏江。今讹为潞江。源出吐番,流经芒市,至木邦地,名喳哩江,又流经八百车里地,至摆古东入南海,自木邦以下即可通舟楫。昔年陇川多士,宁潜往摆古,见莽瑞体皆由此江顺流而下也。旧传:潞江流至洪门车里,沙碛浸散,与近腾越。《志》以为入大金沙江,皆非是。愚尝谓三江皆可舟可航。夷人欲据险,隐塞不使通行。岂知天地设此三江,正为朝廷制驭西南缅甸诸夷,设当事者,诚不可忽,而不讲求也。异日圣天子问缅甸诸夷久不朝贡之罪,则此三江者,固汉家楼船下番禺,出奇制粤之牂牁江也。按阚祯兆《黑水考》:天下之大水有三:曰黄河,曰长江,曰黑水。其源出于西南汇,而入于东海。分而入于北海者,江与河是也。其源出于西北逆,而入于南海者,黑水是也。从前论黑水,穿凿附会诸家臆说,皆未尝断之经矣。《禹贡》大书曰:华阳黑水惟梁州。梁州即今全蜀及滇地,东距华山之阳,西据黑水。又特书曰:黑水西河,惟雍州。雍州秦地接于蜀,西据黑水。雍、梁二州,皆以黑水为界。按云南,梁州域也。商周之世,产里有贡越裳,有贡武渡、孟津濮人会焉。当是时,滇为百濮国,即南之车里、八百缅甸,又何尝不在禹甸内乎。经所谓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是黑水自雍之西北,而直出梁之西南明矣。九州舆图黑水出雍州汾关山汾关,在昆崙北。周文安《辩疑录》云:肃州之西北有黑水,东流荒远,莫穷所之,此与水经黑水出张掖鸡山南,至燉煌,过三危山,流入南海。其说有合叶榆。李中溪乃以澜沧江当黑水谓澜沧之水,由吐番西北来迤逦向东徘徊,云南郡县之界至交趾入海。新都杨升庵亦主此说。又有指潞江为黑水者,纷纷无据不知澜潞所出地,名在鹿山又在雍望俱可穷源。上流亦狭若黑水远出汾关,上流已阔澄若重冥黝然深碧,夏秋涨溢,江色不变。自雍经梁独来独往澜仅潞四分之一此水。三倍于澜潞李氏,以澜沧为黑水,吾未闻澜沧尽界,梁州之域。况远溯雍州耶。《云南志》载:金沙江出西蕃,流至缅甸,径趋南海,非谓丽江入马湖之金沙江,盖名为大金沙江者,意即界雍梁二州。入于南海之黑水也。曩讹三危山在丽江,《后汉·西羌传》注:三危山在金沙州燉煌县东南山,有三峰,故曰三危。然经云至于三危,三危在南裔之地,临峙黑水,其云至者,或在黑水将入南海处,方缅甸江头城望见江中有大山。三峰四塔极其秀耸,得非所谓三危乎。今自其雍梁之水流入南海,可见者言之澜沧江,受西洱河胜沟河,至顺蒙交界处,土人谓之罗擦。聚不二十馀日,至锦龙江即水下流,海客船多会易于此。潞江,一名怒江。《水经注》云漏江。流出永昌界,经芒市,至木邦,地名喳哩江。木邦以下,即可通舟楫矣。黑水南流经蛮莫,受腾越界外大盈江,土人名为大金沙江。自此处始江至蛮莫以下,地势平衍,阔可十五里。正统中,郭登自贡章顺流,不十日至缅甸者,即此江也。江中产绿玉、黄金、钿子、精金石、黑玉、水晶,间出白玉。滨江山下,出琥珀,江畔有宝井。《旧志》以琥珀、绿玉出澜沧江,何其谬耶。总而论之,黑水出西北,界雍、梁,入南海,其源甚远,故其流独大。南至宣慰之铁壁关,江势平阔、金宝丛生,则大金沙江之名所从来也。潞江流出永昌,至木邦为喳哩江,在大金沙江之东,澜沧江流出蒙顺界,至姚关,为锦龙江,又在潞江之东。夫澜潞之水源虽出于吐番,距滇不过十馀日。其萦回大理蒙化顺宁永昌,而入南海仅界梁州之西。南不能远界雍州也。明甚说者,以澜潞当黑水,谓澜潞为梁州西南境内。入南海之水则可谓禹贡雍梁之黑水,则不可。故论黑水者,莫若以经为断经之黑水一也。惟雍惟梁同此水也。区区执滇以求黑水,岂非狭视宇宙之山川,而不知广。所见闻哉,试以山验之中国山势冈脊,大抵皆自西北来,积石西倾。岷山冈脊以东之水既入于河汉,其冈脊以西之水即为黑水,而入于南海。大经大纬,灿若日星。张机《南金沙江源流考》谓:潞江、澜沧江、大金沙江,至宣慰地面,皆可舟可航。异日问交缅不贡之罪,则此三江者,故汉家楼船下番禺,出奇制粤之牂牁江也。伟哉。斯论吾得取而并识焉。
《陕西通志》:榆林卫黑山,在卫南十里,水甘,草茂,明巡抚余子俊,筑寨堡,植柳万株,其下黑水出焉。宁夏卫黑水,在卫东,一名哈剌兀速水。西流注于黄河。
陕西行都司肃州卫黑水,在卫北十五里。《地志》云:黑水出张掖县鸡山。
讨来水,在卫西一百里,源出祁连山,清水、沙水注之。流三百里入黑水。
高台所黑水渡,在所西北三十里。
镇夷所黑水,在所西四里,即古张掖水,其水经城西南出石硖口,流入居延海。陜西行都司甘州卫官渠,在卫西南一十四里,引黑水分闸一十有七。灌田二百二十八顷六十二亩。沙子渠,在卫西一十九里,引黑水分闸三十有六,灌田五百八十二顷二十八亩。
卓家渠,在卫南一十六里,引黑水分闸有九,灌田一百五顷、七十五亩二分。
阿薛古渠,在卫北五里,引黑水分闸有六,灌田一百四十九顷、二十七亩。
小沙渠,在卫西一十里,引黑水分闸有八,灌田七十七顷、一十三亩五分。
古浪渠,在卫南二十里,引黑水分闸有八,灌田三百九十二顷四十一亩。
小满渠,在卫南三十里,引黑水分闸一十有七,灌田三百五十一顷五十三亩。
大满渠,在卫西南四十五里,引黑水分闸三十有二,灌田八百四十顷七十一亩。
龙首渠,在卫西七十里,引黑水灌田四百馀顷。庆阳府太白山,在府城北一百五十里,黑水河发源于此。
黑水,在府城西一百二十里,源出太白山,南流入宁州界。
环县黑水,在县南一百里,源出牛家山,流入环水。巩昌府文县黑水,在县境,源出羌中,入白水江。平凉府崇信县白石川,在县南八十里,即黑水东,至豳之停日,入于泾。
固原州黑水,有二:一在州北五十里,为大黑水;一在州北百二十里,为小黑水,合流入黄河。
灵台县达溪川,即县之西川,源发陇之五马山至邠之梁山,入泾邠。志云:梁山黑水即此。
《延安府志》:安定县黑水,在河北八十里,历清涧界,入怀宁河。
《巩昌府志》:文县素岭山,在西北百里,高峻积雪,冬夏不消。黑水出于此,今名露骨。
黑水去县六十里,出羌中,经西南,入白水江。
《西安府志》:盭厔县黑水,在县东十五里。
《汉中府志》:城固县黑水,在县北五里,源自太白山。南流入汉江,禹贡、华阳、黑水即此。
《四川总志》:成都府安县黑水,在县治南七十里,流入罗江。
叙州府黑水,在府城东南一十五里,即南广溪舆。《地志》谓:此水即《禹贡》之黑水。按禹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今此水则自西南夷界,流至南广洞,入于江云。
叠溪守禦千户所汶江,在治西三里,源自松潘,流经本所西南,合黑水,入茂州。
翼水,在治南五十里,一出松潘,一出黑水。
《云南通志》:大理府云龙州兰沧江,在州东二里,传即黑水,源出吐番鹿石山,本名鹿沧。流入滇境,首过兰州,故称兰沧。
蒙化府浪沧江,在郡西南百八十里,水色甚黑,其源出吐番嵯和歌甸鹿石山下,名鹿沧江。因经流兰州,故又名兰沧江。汉武帝由博南渡兰津此水也。由永昌之东南流顺宁,入蒙之密马浪地,受漾濞江水,合流处有物状若铁桩,水泛亦不能没,日出水光荡射可爱。南过昆崙,为浪沧江侧转,而东为神舟渡,皆崇山峻岭,水势湍急,声吼若雷,莫测其深,浅下至景东,经车里为锦龙江,以入南海蒙氏,僭封为四渎之一。按《禹贡》:导黑水入于南海,今滇中水之大,而入南海者,惟浪沧,其为黑水无疑。

黑水部总论

程大昌《禹贡论》

黑水论一

梁、雍二州皆指黑水,以为之境大,略横带天地,西南之半,则是水也。纵不得与江河比大,亦决不小于淮汉济矣。而历代地书定著其地,既与经文不合,又皆枝脉小流,决不足以辨别二大州疆境也。《经》曰: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则知是水特出南流,以入南海,不与四渎皆东苟即。夫水之南流而介乎雍梁者,以求之,庶乎其有归也。古今之言黑水者多矣。舍其不近雍梁者不论,或虽近之,而末流不入南海,则亦不足并经而言也。《隋志》扶州黑水贾耽,以为三黑水之一,然究其终极,乃遂合白水而注诸嘉陵之江,则源流既入岷江,与经全异,不足考矣。孔颖达援郦道元所释《水经》曰:黑水出张掖鸡山,南流至燉煌,过三危山,南流入于南海,其说虽出许叔重,而增益以入南海者,道元也。贾耽、杜佑最精地理,悉不易其说,而佑之言特加缘饰曰:经三危山,过今南溪,而入南海。又于南溪别立一目曰黑水,自北南流经此,以其言而观其源流,似甚确实。然臣以地理考之,悉知其误也。盖南海者,今交趾二广之海也。汉张掖者,唐之甘州而燉煌者,沙州也。甘沙之水皆入积石河,河流竟东,则其水已非南乡,况积石河既在其南,亦自无缘可以截河南过。孔颖达亦知《水经》之误矣。然史传别无水派可以应释此经。于是傅会其说曰:河自积石以西,多伏流,故得越河入于南海,其说巧矣。然臣知其误也。河之上流即于阗之南山,其下流与甘沙岸河而对立者,即秦河南唐吐番也。大积石河源实出于阗南山之北,是山也,其冈麓连延东行包河,南接秦陇,直达长安之南,亦名南山。若自上流有伏流可入南海,不知此之南山横截其南几近万里,纵能越之以度,何理可以越之,而入南海。则谓积石以西多伏流者,既不可达矣。至其下流与甘沙对者,即正秦河南地也。河南并河其大川为洮,洮既会众流以北入于河,纵有伏流可以越之,而南其不能逆行,南上越数千里以入南海,亦显然可见者也。夫惟张掖之水既于南海隔绝如此,则其不能自通南海也。固矣。杜佑于燉煌三危之下又曲为之说,谓:自三危经南溪而南流以入南海,夫南溪郡者,于唐为戎州于汉为犍为也。《地理志》僰道南广皆犍为属县班固之言。曰:符黑水出南广,北至僰道入江,此之符黑水即佑之谓。黑水者,其大源既不南乡而又以江为归是,安有自北而南之迹。其于不能终,入南海大自可验而佑之,三危又在燉煌中,隔东流之积石河,又隔北流之洮水。设同源委如何可接。臣故得而议之。

黑水论二

雍、梁外徼,久沦戎夷,载籍既无可考,似难證定矣。然臣尝以为天地四方有定位,雍、梁之与南海有定方,《禹贡》所书有定向,若据经辨方,揆之以理,而命其处,亦犹有可言者。今川陜徼外,古雍、梁交会之地也。此地之水苟其源委,洪长且南乡,以入交趾之海,自可理推意定而况古记班。班有可依据,而言之者乎。臣于是即此理,而得二书以为之證焉。《汉志》:叶榆贪仆自滇巂故地南行,接会劳水,终入南海,会其源派近三四千里,又滇池有黑水祠在焉。可以为證者,一也。唐咸通中,樊绰宣慰安南亲行西南诸夷,而著为蛮书,以载其所见山川。曰:蛮水之南流入于南海者,凡四:区江、西珥河、丽水、瀰诺江,皆罗络西南诸夷,而南入大海。其间有丽水者,古黑水也。三危山,实临峙其上,故臣又采之以为一證也。臣之援此二㨿者,虽未能必其孰为黑水,而黑水决不出乎此,为其介梁、雍,乡南海,正与经文相当故也。樊绰直以丽水为三危之黑水,其语必得之夷俗所传。然臣疑其源流狭小,不足以合二大州疆境,又三危既宅载之雍州,则三危当在雍,不当在梁,今以唐史考之,骠在蛮为南,在蜀为西南,于海亦为西南一角,而丽水西行入骠始得南海,则恐雍境决不斜入梁徼如此之多也。至其所称西珥河,即与《汉志》叶榆泽相贯,其广处可二十里,既足以界别两州。绰及郦道元皆谓此泽以榆叶所钟得名,则其水之黑似榆叶积渍所成。凡其名实悉皆可證矣。而古黑水祠又正在益州,即其地也。班固著诸地志本不为黑水立文,而其名自与地应,又其水流正南以趋南海,此为无意傅会而事实自契。其可㨿信莫此之明也。不独此耳。滇叶榆既在蜀之正西,又东北距宕昌不甚远,宕昌戎即三苗种裔与三危之叙,三苗又为相应故,虽不敢遽指叶榆为黑水,而其面势迹状皆与经文协应,不至如甘沙所记。邈不相及。也且又有可證者,禹即四海之大别为九州,州兼后世数十郡地,其疆境所画可谓阔大矣。如用诸家之说,以黑水果在张掖,则张掖者,南距大河,无数百里,禹而画为梁、雍之境,不以大河为限,顾越河而北割数百里以为梁境,何其琐细,不与他州伦也。此又可以见,黑水之决不在张掖、燉煌间,明也。

黑水论三

自隋以来,世固有并疑甘沙、弱水、黑水之非真矣。故《隋史》既著黑水于扶州,而弱水亦在属县,其意亦疑。雍梁交境不应如许远在西北,故又采合扶州弱水以著之。志示与雍梁比近,焉尔唐史因之,遂即西南夷而著弱水故东女城下,南流之川小,勃律国中,娑夷之河皆明以弱水名之。董辟和附此水为国,遂名其国为弱水,其种族居此水之西,则又名弱水西。悉董王,凡此数者,虽皆以娑夷河及康延川正为弱水,然康延川之水,《唐史》明著其向以为南流,固与弱水既西之语大戾。又东女为国近吐番,党项且与茂雅州接,而小勃律自言,其国为蜀西门,则于蜀皆为正西也。夫其地既在蜀西,而金城南山又扼其北,则其谓向南而流者,不独康延川一水也。虽娑夷河亦无缘能西北以行臣。于是,背南山而命其所向,主南海而要其所归,既皆审其南而不西。于是宁违弱水,旧传而主东女之水,附著叶榆以为黑水,益有见也。其方乡委曲之与黑水相应,而中不当为弱水者,则具本图及叙。

《禹贡山川地理图》郦道元张掖黑水图叙说

黑水、弱水,在经以比四渎,诸家聚而求之,甘沙两州,则既不伦而其理之尤短者,即积石河北而求入南海之大川也。甘沙南望南海中,隔积石河自无缘可以越河南度,而诸家不以为非也。郦道元曰:黑水自张掖南流至燉煌,过三危山,以南入海,谓越河可入南海。既已不思而甘在东沙,在西亦自无缘可以倒上孔颖达饰。为之说曰:河有伏流可度,故入南海无碍也。杜佑又增其说曰:自南溪郡南流而入南海,此三说者皆不考地理也甘沙之距南海不独隔积石河而已也。中有南山者,自于阗发迹而东冈阜相接,直至汉之长安,皆在河南,皆名南山,至金城则为金城南山,至长安则为长安南山,汉之史甚明且以对河言之其在南山之北,而为水之大者莫大于洮,洮亦限南山而北流以入于河,则是凡水在南山之北者,无有不入积石河而归东海。今甘沙二州之水设使可以伏流度河,既度之后,其望南海悉碍南山,何缘可以踰南山逆流而入南海。此其理之甚明者。臣顷因进讲黑水圣,问尝审订南流曲折,臣是敢再以详言。

樊绰黑水图叙说

唐樊绰咸通中,从辟安南亲行交趾,得其水道曲折,载之蛮,书其大川南流而入南海者,四西洱河与澜沧江合,一也。丽水与弥诺江合,二也。新丰川合勃弄诸水,三也。唐蒙所见盘江四也。勃弄诸水既小不足言盘江。《水经》又自并入叶榆水中,亦不足论其谓丽水者,绰指其水正为黑水,而逻此城北有山即三危山也。臣案此之丽水下流,经骠入海,而骠与东天竺接其南,皆际南海,即在南海一角。其去雍梁分境之地,实为太远,故臣不敢主执其语也。惟滇池黑水绰书所载,既可以与《水经》相发明,又可以證知唐史小勃律娑夷河之不为弱水。故凡载籍不厌其博,皆有补也。后世西洱河,即古滇池之黑水也。滇池当在叶榆西绰分以为二,又曰上流相灌,则绰亦自疑矣。今当以《水经》中叶榆滇池为一流者,为正也。至其澜沧江西派之合西洱入海者,其源之所,始曰出吐番中,大雪山下娑川者,即臣前于唐弱水图中所辨,小勃律水之当为南流者,是也。雪山在北天竺即吐番西境而莎川者,即娑夷河之称呼不的者也。酌其地里正在叶榆斜西。是水也,虽揆之梁州,西入太远不得援为黑水,而可以證知唐世小勃律弱水之误,故臣附见而详论之。
今定黑水图叙说
诸家之言黑水者,臣皆列具其说,而案方稽古辨其不然,非臣敢于枉摭前载也。既有其传世世习,熟若不与之别正。则臣之说反似不与经应也。此水援辨已多。今撮其要,惟是即雍梁两境而求大川之南,何以入交趾、大海者,乃可以名为黑水。而惟叶榆水西洱河足以当之。且有益州黑水古祠旧说,未尝以證黑水,而此水方乡地著悉与经应。其为可据,无如此之的者也。又《唐史》东女弱水明言南流,其方乡已与黑水契合,又其国东南,与蜀之茂雅二州接境,以汉西南夷地言概之滇池在黎雅之南,而黑水祠之在西洱河者,正在滇池则东女康延川之南流者,其为滇池黑水上流无疑也。况革船浮水,自是叶榆一派中事,而三苗遗种又在宕昌绝与此地不远,则东女之水当为黑水上流,而三危亦当在其近地,而雍梁二州分境于是。正相应附悉有明据,不至如历世所指河北甘沙之辽绝矣。

黑水部艺文

黑水辩         明李元阳


《书·禹贡》:黑水西河惟雍州,华阳黑水惟梁州。又曰:禹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传论纷纷,或谓其源出某山,流径某地,或谓其跨河而南流,或疑其世远而湮涸,或谓三危在今丽江,或谓窜三苗不应复在南夷之地,此皆出于臆度,不足为据。愚之所据,知有经文而已。夫黑水之源固不可穷,而入南海之水则可数也。夫陇蜀无入南海之水,惟今滇之澜沧江潞江二水皆由吐番西北来。盖与雍州相连,但不知果出张掖地否。水势并汹涌,皆入南海。是岂所谓黑水者乎。然潞江西南趋蜿蜒缅中内外,皆夷其于梁州之境,若不相属,惟澜沧由西北迤逦向东,南徘徊云南郡县之界,至交趾入海,今水内皆为汉人水外即为夷缅。则禹之所导于分别梁州界者,惟澜沧足以当之,孟津之会曰髳人。濮人以今考之,皆在澜沧江内,则澜沧江之为黑水,无疑矣。《地理志》谓:南中山曰昆弥,水曰洛,《山海经》曰:洱水西流入于洛,故澜沧江又名洛水,言脉络分明也。《元史》:至元二年,大理劝农官张立道使交趾,并黑水,跨云南以至其国,观此则澜沧江之为黑水益彰,彰明矣。若三危山即不在丽江,亦当不远古今山川之名因革,不可纪极夫不可移者,山川之迹也。随时异称者,山川之名也。不据不可移之迹,而据易变之名,亦末矣。大都为传论者,未尝知三省地形,但谓陇在蜀之北,蜀在滇之东,而禹贡言黑水为雍梁二州之界,又南入海,故不得不疑其跨河。知跨河非理,又不得不疑其湮涸曾。不知陇蜀滇三省鼎足而立。陇则西南斜长入蜀,滇则西北斜长近陇,蜀则尖长入滇。陇之间,正如三足幡然。黑水之源正在幡头,故雍以黑水为西界,对西河而言也。梁以黑水为南界,对华阳而言也。盖各举两端,若曰西河在雍东,黑水在雍西,华山在梁北,黑水在梁南云尔,故曰梁州可移,而华阳黑水之梁不可移也。梁雍之间其名黑水者,非一。然皆枝水而流,又不入南海,如诸葛亮《笺》所谓,朝发南郑,暮宿黑水之类,皆非《禹贡》之黑水也。元遣都实因水之流以穷河源,遂得其实事,固有晦于前而明于后者,今能因澜沧江入南海之流,而穷其源,则所谓黑水者,可知也。

冈脊黑水辩        史秉信

《禹贡》:华阳黑水惟梁州,黑水西河惟雍州,导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凡三见滇古梁州域也。昔辩黑水者,有如聚讼,或问余曰:黑水,《地志》出犍为谬矣。《水经》出张掖至燉煌,过三危,入南海燉煌瓜州也。实未尝有此水跨越诸山,入南海武夷熊氏之说,详矣。唐樊绰又指丽水为黑水,丽水,金沙江也。金沙果黑水乎。余曰:金沙出吐番,经丽江鹤庆姚安武定,入马湖,会岷江入东海,此为黑水。所谓入于南海何居,或又曰程氏以丽水狭不足界二州。西洱河与汉叶榆泽相贯广可二十里,其流正趋南海西洱,今大理海也。西洱果黑水乎。余曰:西洱源,一发于鹤分水岭,一发于浪穹罢谷,此为黑水所谓惟雍州者何居。或又曰:西远夷方有大金沙江发源昆崙西北吐番地,广五里,产黄金、绿玉、琥珀、水晶。其流正趋南海,西南惟此水为大张机,曾有考,然则大金沙江为黑水乎。余曰:洱水之西为澜沧,再西为潞江,又再西为大金沙。大金沙者,长广三倍于澜潞,远出番域,上流已阔,澄若重溟黝然深碧,夏秋涨溢,江色不变,金齿黄。贞元言之甚。悉第此水去梁荒远,此为黑水,所谓华阳者,何居所谓至于三危者,又何居榆李仁甫黑水辩,以澜沧江为黑水云:陇蜀滇三省鼎立,陇西南斜长入蜀,滇西北斜长近陇,蜀则尖长入滇陇之间,如三足幡。然黑水源正在幡头,故雍以黑水为西界,以山论丽雪山与蜀松州诸山相接,松去雍不远。计澜沧之源,当在雍之西元张道立使交趾,由黑水入三崇山澜沧,经其麓地,有黑水祠仁甫考究,不无据。又《大理志》云龙州有三崇山,顶列三峰,高万仞,下环澜沧即古三危,樊绰云:三危临峙,其上玩禹贡、至于二字,皆水行而经历之词。邹氏指三危为燉煌程氏,指为宕昌,去水经行之道远,则三崇为三危之说。亦或可信,如历山有二崆峒,有三,岂三危必三苗之叙者耶。诸说难尽非之。但余鹤居滇上游,金沙出左澜沧,居右西洱,汇前生斯长斯日游于斯,而不察可怪也。《考蔡注》云:梁雍二州,皆以黑水为界,黑水自雍西北直出梁西南,中国山势冈脊皆自西北来,积石西倾岷山冈脊,以东之水既入于河。汉岷山冈脊以西之水入于南海,即为黑水。此说广而有据,何也。鹤之山皆自西北来,凡脊以东之,水皆归东海,金沙江是也。脊以西之水皆归南海,澜沧江是也。则此中为冈脊畴能易之由鹤走榆,经山神哨,旧名分水岭,草间湍出尽乱流耳。北流者入漾工会金沙,归东海。南流者,合浪穹水汇为西洱,归南海。夫咫尺间分水东南海之异于冈脊之说,诚有吻合者,人自不察耳。如鹤距剑一脊耳。脊西之水如清水江入剑湖,由点苍皆合洱水澜沧归南海,清水江脊以东之水,或流山谷为涧,或潴山麓为潭,或入漾工合金沙归东海。由剑而愬之,老君山水流之丽,则归金沙入东海,流之兰则入澜沧,归南海,无不然者。又自洱西达滇。孔道遥从南北指点之赵州,礼社江定西岭赤水江,云南县溪沟诸水皆合澜沧,归南海也。宾川大河姚安蜻蛉河阳瓜大姚河,合金沙归东海者也。镇南水南入元江者,为马龙江北入金沙者,沙桥之水发源为楚雄龙川江广通之罗绳河。则流黑井入金沙,舍资河则出南安,达元江,迤西至武定之水,发源为舍资河,入元江。元谋应元溪禄劝普渡河,又北入金沙矣。罗次禄丰安宁易门三泊皆犄角于会城西南,罗次之星宿河由禄丰而南出。元江安宁之水乃滇池末流,北出富民,入金沙,三泊资利河北注滇池。又有丁癸江南流矣。易门之九渡河亦南入元江,由此而昆阳晋宁归化呈贡。宜良及澄江府州县,皆环会城而居南居东者。昆阳渠滥,川晋宁大堡河归化之交七浦,呈贡之洛龙河,皆注滇池,如澄江新兴大溪河江川星云湖澄江抚仙湖路,南兴宁溪阳宗明湖大冲河皆南入盘河,与滇池了无涉矣。至新兴西北七十里,习蒙山顶分晋宁界,晋宁之大堡河,实发源于新兴江川北叠翠山,山半泉涌三派,西流入滇池,东南入抚仙,星云二湖与鹤分水岭。咫尺分东南海者,无以异此间,顾非冈脊而何谓大水,既分小水亦必从之,其间俱有如山神哨叠翠山者,第龙有起伏,经折居其间者,当自得之。由澄江而北宜良之,盘江大城江马龙水,发源为曲靖之潇湘江,平夷之十里河,皆入南海者也。寻甸水发源为东川府之牛栏江,又水之入东海者也。又沾益南为交河,入盘江,沾益西东翁江入金沙,又有南盘北盘二水分流各千馀里,诸水分东南海者,皆由源以穷之。非溯流漫不知其源者也。由是观之,所谓冈脊者,西倾积石岷山脊之巅也。鹤西岭以及姚安楚雄武定昆明澄江曲靖,寻甸之间,脊之腰络也。由此而出,黔蜀如《地理》书所称,南干龙或发节生枝,水之分咸有若是焉者乎。故云冈脊之说,有吻合者,或曰信,斯言脊以西之水,皆黑水澜沧也。西洱也。大金沙也,皆黑水矣。郦道元谓西洱叶榆积渍所成谓之黑水,岂冈脊以西皆榆乎。余曰:脊以西,虽不必皆榆,然西南之山干霄翳地随刊未施时山木积渍成渠,何必榆始黑也,朱子云:黑水从雍梁西界入南海不经中国知言哉。《山海西山经》云:昆崙之丘西流入于大杆轩辕之丘,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所指皆西南是黑水实不入中国也。或又曰:顾野王舆地志黑水由僰道入江。余曰:僰道乌蒙地也。入南海者曰:入江可为喷饭,若夫辽东黑河趋东海萧州有黑水无跨河越脊理,若水名黑水即北金沙入东海,皆非禹贡之黑水,不足辨矣。沿革有时更山川千古不易山脊水源,具在使宋诸贤复生履滇鹤之域,而指顾之必不易吾言也。夫迩诸葛元声滇史亦举冈脊一说,惜不得于李仁甫草黑水辩张机作大金沙江考,时以大全冈脊之说一,诘之。

黑水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北征东还,甲申,至于黑水,西膜之所谓鸿鹭,于是降雨七日,天子留骨六师之属,天子乃封长肱于黑水之西河,是惟鸿鹭之上,以为周室主。是曰留骨之邦。辛卯,天子北征东还,乃循黑水。癸巳,至于群玉之山。
天子升于长湠,乃遂东征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阿,五日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子使重之民铸以成器,于黑水之上。《魏书·太武帝本纪》:始光四年五月,车驾西讨赫连昌。辛巳次拔邻山,筑城舍辎重,以轻骑三万先行,戊戌至于黑水。帝亲祈天告祖宗之灵,而誓众焉。
《隋书·五行志》:陈祯明二年,郢州南浦水黑如墨,黑水在关中,而今淮南水黑荆扬州之地,陷于关中之应。《唐书·德宗本纪》:贞元八年十一月,山南西道节度使严震及吐蕃战于黑水堡,败之。
《宋史·神宗本纪》:元丰四年十月庚午,种谔遣曲珍等领兵通黑水安定堡路,遇夏人,与战,破之。十一月丁亥,种谔败夏人于黑水。
《辽史·兴宗本纪》:重熙二十年三月壬子朔,幸黑水。《道宗本纪》:咸雍七年三月,幸黑水。
《元史本纪》:泰定帝泰定元年六月己卯,大同浑源河真定滹沱河,陜西渭水、黑水、渠州江水、皆溢,并漂民庐舍。
《续文献通考》:泰定四年七月,上都云州大雨,北山黑水河溢。

黑水部杂录

《梦溪笔谈》:昔人文章用北塞事,多言黑山,黑山在大漠之北,今谓之姚家族。有城在其西南,谓之庆州。余奉使尝帐宿其下。山长数十里,土石皆紫黑,似今之磁石。有水出其下,所谓黑水也。北人言黑水源下委高水,曾逆流。余临视之,无此理,亦常流耳。山在水之东,大抵北方水多黑色,故有卢龙郡,北人谓水为龙,卢龙即黑水也。黑水之西有连山,谓之夜来山,极高峻。契丹坟墓,皆在山之东南麓,近西有远祖射龙庙,在山之上,有龙舌藏于庙中。其形如剑,山西别是一族,尤为劲悍,惟啖生肉血,不火食北人,谓之山西族。南与鞑靼接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