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湘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湘水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三卷目录

 湘水部汇考
  考

山川典第三百三卷

湘水部汇考

《山海经》之湘水
湘水,源出今广西桂林府兴安县南九十里之海阳山,北流百馀里,合广西大小诸水,至分水荡,分为二支,其南支为漓水,其北支即湘水也。又行百馀里,至全州,复合灌阳县之灌水,及万乡县之罗水,又会湖南诸水,至湖广之永州府城北湘口,与潇水合,至祁阳县,与桂阳诸水合,过衡山之回雁峰下,至衡州府城北石鼓嘴,与蒸水合,又至沅州,与沅水合,复会众流,归于洞庭湖。由湖出会荆江,入于海。


《山海经·海内东经》: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一曰东南西泽〈注〉环绕也。今湘水出零陵营道县。
《汉书·地理志》:桂阳郡郴〈注〉耒山,耒水所出,西至湘桂阳。〈注〉应劭曰:桂水所出东北入湘。
武陵郡酉阳〈注〉应劭曰:酉水所出东入湘。
零阳〈注〉应劭曰:零水所出东南,入湘。
零陵郡,零陵〈注〉阳海山、湘水所出,北至酃入江。长沙国临湘〈注〉莽曰:抚睦应劭曰:湘水出零山。承阳〈注〉应劭曰:承水之阳。师古曰:承水源出零陵永昌县界,东流注湘也。
茶陵〈注〉泥水西入湘。
《后汉书·郡国志》:零陵郡、零陵阳朔山,湘水出。〈注〉罗含《湘中记》曰:有营水,有洮水,有雍水,有祁水,有宜水,有春水,有烝水,有表水,有来水,有渌水,有连水,有倒水,有伪水,有泊水,有资水,皆注湘。
《水经》:湘水出零陵始安县阳海山,〈注〉即阳朔山也。应劭曰:湘出零陵山、盖山之殊名也。山在始安县北县。故零陵之南部也。魏咸熙二年,孙皓之甘露元年,立始安郡,湘、漓同源,分为二水:南为漓水,北则湘川。东北流。罗君章《湘中记》曰: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至洞庭日月若出入于其中也。
东北过零陵县东〈注〉越城峤水南出越城之峤。峤,即五岭之西岭也。秦置五岭之戍是其一焉。北至零陵县下注湘水,湘水又径零陵县南,又东北径观阳县与观水合。水出临贺郡之谢沐县界,西北径观阳县西县。盖即水为名也。又西北流注于湘川,谓之观口也。
又东北过洮阳县东〈注〉洮水出县西南大山,东北径其县南,即洮水,以立称矣。汉武元朔五年封长沙定王子靖侯狗彘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洮治也。其水东流注于湘水。
又东北过泉陵县西。〈注〉营水,出营阳泠道县南流山,西流径九疑山,下磐棋〈当作蟠基〉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举,各导一溪,岫壑负岨,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疑山。大舜窆其阳,商均葬其阴。山南有舜庙,前有石碑,文字缺落不可复识。自庙仰山极高,直上可百馀里,古老相传言,未有登其峰者。山之东北泠道县界,又有舜庙县南,有舜碑,碑是零陵太守徐俭立。营水又西径营道县,冯水注之。水出临贺郡冯乘县东北冯冈,其水导源西北流,县冯溪以托名焉。冯水带约众流浑成一川,谓之北渚。历县北西至关下,关下地名也。是商舟改装之。始冯水又左合萌渚之水。水南出于萌渚之峤,五岭之第四岭也。其山多锡,亦谓之锡方矣。渚水北径冯乘县西而北注冯水。冯水又径营道县而右会营水,营水又西北屈而径营道县西,王莽之九疑亭也。营水又东北径营浦县南,营阳郡治也。魏咸熙二年,吴孙皓分零陵置在营水之阳,故以名郡矣。营水又北都溪水注之,水出舂陵县北二十里,仰山南径其县西,县本泠道县之舂陵乡,盖因舂溪为名矣。汉长沙定王,分以为县。武帝元朔五年,封王中子买为舂陵节侯县,故城东又有一城,东西相对。各方百步,古老相传言汉家旧城。汉称犹存,知是节侯故邑也。城东角有一碑,文字缺落不可复识。东南三十里尚有节侯庙,都溪水又南径新县东县。东傍都溪。溪水又西径县南,左与五溪俱会。县有五山,山有一溪,五水会于溪门。《初学记》引此注,作会于县门〉故曰都溪也。都溪水,自县又西北流径泠道县北与泠水合。水南出九疑山,北流径其县西南,县指泠溪以即名,王莽之泠陵县也。泠水又北流注于都溪。水又西北入于营水,溪水又北流注于营阳峡。又北至观阳县,而出于峡矣。大小二峡之间为沿溯之极艰矣。营水又西北径泉陵县西。汉武元朔五年,以封长沙定王子节侯贤之邑也。王莽名之曰溥润,零陵郡治,故楚矣。汉武帝元鼎六年,分桂阳置。太史公曰:舜葬九疑,实惟零陵。或作零郡,郡取名焉。王莽之九疑郡也。下邳陈球为零陵太守,桂阳贼胡兰攻零陵郡,激流灌城球辄于内,因地势反决水淹贼。相拒不能下。县有白土乡,《零陵先贤传》曰:郑产,字景载,泉陵人也。为白土啬。夫汉末多事,国用不足,产子一岁辄出口钱,民多不举。子产乃敕民勿得杀子。口钱当自代出产,言其郡县为表,上言钱得除更名白土,为更生乡也。《晋书·地道志》曰:县有香茅,气甚芬香,言贡之以缩酒也。营水又北流注于湘水。湘水又东北与应水合,水出邵陵县,历山崖嶝崄岨峻崿,万寻澄渊湛于下,应水涌于上。东南流径应阳县,南晋分观阳县立。盖即应水为名也。应水又东南流径有鼻墟,南王隐曰:应阳县本泉阳之北。步东五里,有鼻墟。言象所封也。山下有象庙,言甚有灵,能兴云雨,余所闻也。圣人之神曰灵,贤人之精气为鬼,象生不惠,死灵何寄乎。应水又东南流而注于湘水。湘水又东北得口水,出永昌县北罗山东,南流径石燕山东。其山有石绀而状燕,因以名山。其石或大或小,若母子焉。及其雷风相薄,则石燕群飞颉颃如真燕矣。罗君章云:今燕不必复飞也。其水又东南径永昌县南,又东流注于湘水,又东北径祁阳县南。又有馀溪水注之。水出西北邵陵郡,邵陵县东南流注于湘,其水浊扬清。汎浊水色两分湘水,又北与宜溪水合。水出湘东郡之新宁县西南新平,故县东新宁故新平也。众川泻浪共成一津。西北流东岸山,下有龙穴宜水径其下,天旱则拥水注之。便有雨降。宜水又西北注于湘。湘水又西北得舂水口,水上承营阳春陵县西北潭山,又北径新宁县东,又西北流注于湘水也。
又东北过重安县东,又东北过酃县西承水从东南来注之。〈注〉承水出衡阳重安县西邵陵县界邪。姜山东北流至重安县,径舜庙,下庙在承水之阴。又东合略塘。相传云:此塘中有铜神,今犹时闻铜声于水,水辄变渌作铜腥,鱼为之死。承水又东北径重安县,南汉长沙顷王子虔邑也。〈王子虔,《汉表》作钟武节侯度〉故零陵之钟,武县王莽更名曰钟桓也。武水入焉。水出钟武县西南表山,东流至钟武县,故城南而东。北流至重安县,注于承水。至湘东陵承县北东注于湘,谓之承口。临承即故酃县也。县即湘东郡治也。郡旧治在湘水东,故以名郡。魏正元二年,吴主孙亮分长沙东部立县,有石鼓高六尺,湘水所径鼓鸣,则土有兵革之事。罗君章云:扣之声闻数十里,此鼓今无复声。观阳县东有裴岩,其下有石鼓形如覆船。扣之,清响远彻其类也。湘水北又历印石,石在衡水县南。江水又有盘石,或大或小临水而石悉有迹。其方如印,累然行列无文字。如此可二里许,因名为印石也。湘水又北径衡山县东山,在西南有三峰:一名紫盖,一名容峰,容峰最为竦杰。自远望之,苍苍隐天,故罗含云望若阵云,非清霁素朝,不见其峰,丹水涌其左,澧泉流其右。《山经》谓之岣嵝山,为南岳也。山下有舜庙,南有祝融冢。灵王之世,山崩毁,其坟得营丘九头图治,洪水血马祭山,得金简玉字之书。容峰之东有仙人、石室。学者经过,往往闻讽诵之音矣。衡山东南二面临映湘川,自长沙至此江湘七百里,中有九背,故渔者歌曰:帆随湘转望衡九面,山上有飞泉下注。下映青林直注山下,望之若幅练在山矣。湘水又东北径湘南县东,又历湘西县,南分湘南置也,衡阳郡治。魏正元二年,吴孙亮分长沙西部立治。湘南太守何承天徙郡湘西矣。《十三州志》曰:日华水,出桂阳郴县华山西,至湘南县入湘。《地理志》曰:郴县有来水,出来山,西至湘南西入湘。《汉地理志》:郴县耒山,耒水所出。西至湘南入湖。〉湘水又北径麓山东其山东临湘川,西傍原隰,息心之士多所萃焉。又东北过阴山县,西洣水从东南来注之,又北过澧陵县西,漉水从东注之。〈注〉《续汉书·五行志》曰:建安八年,长沙醴陵县有大山常鸣如牛吼,声积数年后,豫章贼攻没县亭,杀掠吏民,因以为候湘水。又北径建宁县而傍湘水,县北有空泠峡惊浪雷奔浚,同三峡湘水又北径建宁县,故城下晋太始中立。
又北过临湘县,西浏水从县西北流注之。〈注〉县南有石潭山,湘水径其西,山有石室、石床临对清流水,又北径昭山西山。下有旋泉深不可测。故言昭潭无底也。亦谓之曰:湘州潭湘水,又北径南津城西,西对橘洲或作吉字,为南津洲尾。水西有橘洲,子戍〈疑作橘子洲戍〉故郭尚存湘水。又北左会瓦官水口湘浦也。又径船官西湘州,商舟之所次也。北对长沙郡,郡在水东州,城南旧治在城中,后乃移此。湘水左径麓山东,上有故城山,北有白露水,口湘浦也。又右径临湘县故城西县,治湘水滨,临川侧故即名焉。王莽改号抚陆,故南境之地也。秦灭楚立长沙郡,即青阳之地也。秦始皇二十六年,荆王献青阳以西,《汉书·邹阳传》曰:越水长沙还舟青阳注。张晏曰:青阳,地名也。苏林曰:青阳,长沙县也。汉高祖五年,以封吴芮为长沙王,是城即芮筑也。汉景帝二年,封唐姬子,发为王都。此王莽之镇蛮郡也。于《禹贡》则荆州之域。晋怀帝以永嘉元年,分荆州湘中诸郡,立湘州,治此城之内郡。廨西陶侃庙,云旧是贾谊宅地,中有一井,是谊所凿,极小而深,上敛下大,其状似壶,傍有一脚石床,才容一人坐,形流俗相承云:谊宿所坐床。又有大柑树,亦云谊所植也。城之西北有故市,北对临湘县之新治县治西北,有北津城县,北有吴芮冢,广踰六十八丈,登临写目为廛郭之佳憩也。郭颁世语云魏黄初末吴人发芮冢,取木于县,立孙坚庙,见芮尸,容貌衣服并如故,吴平后,预发冢人于寿春,见南蛮校尉吴纲,曰:君形貌何类长沙王吴芮乎,但君微短耳。纲瞿然曰:是先祖也。自芮卒,至冢发,四百年,至见纲,又四十馀年矣。湘水左合誓口,又北得石椁口并湘浦也。右合麻溪水口湘浦也,湘水又北径三石山东、山枕侧湘川北,即三石水口也。湘浦水北有三石戍。戍城为二水之会也。湖水又径浏口戍西北对浏水。
又北沩水从西南来注之。〈注〉沩水出益阳县马头山,东径新阳县。南晋太康元年改曰新康矣。沩水又东入临湘县,历沩口,戍东南,注湘水。湘水又北合断口,又北则下营口湘浦也。湘水又〈宋本作之〉左岸有高口水出益阳县,西北径高口戍南,又西北上鼻水,自鼻洲上口受湘西入焉。谓之上鼻浦。高水南北与下鼻浦合。水自鼻洲下口首受湘川西通高水,谓之下鼻口。高水又西北右屈为陵子潭,东北流注湘为陵子口。湘水自高口戍东,又北右会鼻洲左合上鼻口,又北右对下鼻口,又北得陵子口。湘水右岸铜官浦出焉。湘水又北径铜官山,西临湘水,山土紫色,内含云母,故亦谓之云母山也。
又北过罗县西,水从东来流注之。〈注〉湘水又北径锡口戍东又北左派,谓之锡水。西北流径锡口戍北,又西北流屈而东北注玉水焉。水出西北玉池东南,流注于锡浦谓之玉池,口锡水又东北,东湖水注之。水上承玉池之东湖也。南流于锡谓之三阳。径水南有三戍,又东北注于湘,湘水自锡口北出,又得望屯浦,湘浦也。湘水又北枝津北谓之门径也。湘水纡流西北东北合门水谓之门径口。又北得三溪水口水东承太湖西通湘浦三水之会故得三溪之目耳。又北东会大对水口。西接三津,径湘水又北径黄陵亭。西又合黄陵水口,其水上承太湖,湖水西流径二妃庙南,世谓之黄陵庙也。言大舜之陟方也。二妃从征,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潇者。水清深也,《湘中记》曰:湘川清照五六丈,下见底石如樗蒲矣。五色鲜明,白沙如霜雪,赤崖若朝霞,是纳潇湘之名矣。故民为立祠于水侧焉。荆州牧刘表,刊石立碑树之于庙,以旌不朽之传矣。黄水又西流入于湘谓之黄陵口。昔王子山有异才,年二十而得恶梦,作梦赋二十一,溺死于湘浦即斯川矣。湘水又北径白沙。戍西又北右会东町口,水也。湘水又左合决湖口,水出西陂,东通湘渚湘水,又北汨水注之。水东出豫章艾县桓山西南,径吴昌县北,与纯水合。水源出其县东南纯山西北流,又东径其县南,又北径其县。故城下县是吴主孙权立。纯水又右会汨水,汨水又西径罗县北,本罗子国也。故在襄阳宜城县西,楚文王移之于此。秦长沙立郡,因以为郡。〈疑作县〉谓之罗水、汨水。又西径玉笥山,罗含《湘中记》云:屈潭之左有玉笥山,道士遗言:此福地也。一曰,地脚山汨水又西为屈潭,即罗渊也。屈原怀沙自沈于此。故渊潭以屈为名。昔贾谊、史迁皆尝径此。弭楫江波投吊于渊。渊北有屈原庙,庙前有碑,又有汉南太守程坚碑寄在原庙。汨水又西径汨罗,戍南西流注于湘,春秋之罗汭矣。世谓,汨罗口湘水又北枝分北出,径汨罗戍西,又北径垒石山东,又北径垒石戍西,谓之苟导径矣。而北合湘水,自汨口西北径垒石山西,而北对青草湖,亦或谓之为青草山也。西对悬城口湘水又北得九口并湘浦也。湘水又东北为青草湖口右合。〈宋本作会〉苟径北口与劳口合,又北得同拌口,皆湘浦右迤者也。又北过下隽县西,微水从东来,流注之。〈注〉湘水左会水,青口资水也。世谓之益阳江湘水。左径鹿角山东,右径谨亭戍西,又北合查浦,又北得万浦,咸湘浦也。侧湘浦北有万石戍湘水左,则沅水注之,谓之横房口。东对微湖,世或谓之麋湖口也。右属微水即经所谓微水经下隽者也。西流注于江,谓之麋湖口也。水又北径金浦戍北带,金浦水湖溠也。湘水左则澧水注之。世谓之武陵江。凡此四水同注洞庭北,北会大江名之五渚。《战国策》曰:秦与荆战,大破之,取洞庭五渚也。湖水广圆五百馀里,日月若出没于其中。《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焉。沅澧之风,交湘之浦,出入多飘风暴雨。湖中有君山、编山、君山,有石穴潜通吴之包山,郭景纯所谓巴陵地道者也。是山湘君之所游处,故曰君山矣。昔秦始皇遭风于此,而问其故。博士曰:湘君出入,则多风。秦皇乃赭其山。汉武帝亦登之射蛟。于是山东北对编山,山多篪竹,两山相次去数十里。回峙相望,孤影若浮湖之右岸。有山世谓之笛乌头石。石北右会翁湖口水,上承翁湖左合洞浦,所谓三苗之国,左洞庭者也。
又北至巴丘山,入于江。〈注〉山在湘水右岸,山有巴陵故城,本吴之巴丘邸阁城也。晋太康元年,立巴陵县于此。后置建昌郡。宋元嘉十六年,立巴陵郡城跨冈岭滨岨三江。巴陵西对长洲,其洲南湘浦,北对大江,故曰三江也。三水所会,亦或谓之三江口矣。夹山列关,谓之射猎。又北对养口,咸湘浦也。水色青异,东北入于大江有清浊之别,谓之江会也。
《湘中记》:湘水至清,虽深五六丈见底,了了然其石子如樗蒲大,五色鲜明,白沙如霜雪,赤岸若朝霞。营水、水、灌水、祁水、舂水、永水、来水、渌水、连水、倒水、沩水、伯水、资水皆注湘。
益阳有昭潭,其下无底,湘水最深处也。或谓周昭王南征不复没于此,潭因以为名。
《述异记》:湘水去岸三十里许,有相思宫、望帝台。昔舜南巡而葬于苍梧之野,尧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及。相与协哭,泪下沾竹。竹文为之斑。
《岳阳风土记》《昭潭湘州记》云:岳州有昭潭,其下无底,湘水最深处。今岳州无昭潭,昭潭自属潭州。按《隋书·地理志》:零陵郡湘源。〈注〉有黄华山,有观水、湘水、洮水。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湘水,出全州清湘县阳朔山,东入洞庭,北至衡州衡阳县入江。
《明一统志》:湘江,在永州府城北一十里,源出广西兴安县海阳山,流经郡界,至湘口与潇水合。水至清,虽十丈见底,《舆地纪胜》云:湘水中有穴,名大濩,不知通何许。每春夏江涨,数百步外,皆奔入穴中有声如雷。宋开宝中有昆崙沉水,视之,但见历年所沉板木纵横其间,大如车轮。
《林水录》、罗君章《湘中记》曰: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至洞庭,日月若出入于其中也。
《续文献通考》:广西桂林府湘、漓二江,源出海阳山,流五里分为二:南为漓水,又名桂江。行二百里,合癸水至府城下,合相思江入梧州界;北为湘水,合越城峤水,至全州,又名洮、灌二水,入永州界。
长沙府湘江,在府城西,环城而下,源出广西兴安县海阳山,西北流至分水岭,分为二派:曰漓水,在南。曰湘水,在北。会灌水,至永州,与潇水合,曰潇湘。至衡阳与蒸水合,曰蒸湘。至沅州,与沅水合,曰沅湘。会众流以达洞庭。
岳州府三江口,在府城下岷,为北江澧,为中江湘为南江,皆会于此。
《广西通志》:桂林府兴安县城南九十里灵川界,上有海阳山,湘漓二水所自出也。
中江,湘、漓二水之中,即海阳之旧江铧觜,虽分其派,馀波流而成江,至学前,北折合于湘水。
渼潭,在铧觜之上。盖海阳江与众汇而为潭。漓湘之分始此。
《灵川县志》:海阳江,在县东北一里,山下有岩,岩中有泉,流至兴安县,为湘、漓二水。
《全州志》:湘水,源出兴安海阳山,北流至灵渠,分为湘、漓二水。合罗灌三江,经此下洞庭,会荆江,入于海。洮水在州北五十里,源出文山,下流入湘。
合江在完山下,湘水、灌水、罗水三江至此汇流。经洞庭,会荆江入海。
灌水,源出灌阳县,北流抵城东,会于湘水。
宜水,在州北九十里,东流入湘江。
钟乐水,在州城西一百里,源出钟石,东流入湘水。建安水,在州城西南九十里,源出倚石山西,北流入湘水。
《湖广通志》:湘水,源出广西阳朔东,北流过零陵,达于衡阳,蒸水入焉。会流入于石鼓下,湖岭之间,湘水贯之。凡水皆会而与湘水合,则曰潇湘。与蒸水合,则曰蒸湘。与沅水合,则曰沅湘。故谓之三湘。
《永州府志》:湘水,在府城北十里,源出兴安县海阳山,过零陵县北,合潇水,出衡阳者,曰蒸湘。出武陵者,曰沅湘。《水经注》云:湘水清照五六丈,下见石底如樗蒱。今按钱邦芑《湘水考》:湘水,源出广西桂林府兴安县海阳山,此山居灵川、兴安之界,上多奇峰、绝壑,泉源之始出也。其流仅可滥觞。自此北注而西折,百有馀里,汇粤西大小诸水,至分水荡,其流乃汪洋横溢,势趋西北。秦时,于西岸叠石为堤,高一丈四尺,长数百尺,大石龈嵌鍜铁作钮,犬牙相制,以为固。至今千七百年无分毫破损。相传:始皇遣史禄驱众力以成之,故坚壮难毁。盖因水势西趋,特作此堤横当。其冲斜分其水半,向于南环,绕马头山,历三十六陡,出大榕江,而达桂林,是为漓水。汉戈船、将军及马伏波用兵两粤,皆取道此水矣。自分水荡北流为湘水,行百馀里灌水自灌阳来,罗水自万乡来,会于全州。《水经注》又云:湘水出自阳朔,流经全州,想郦道元时,海阳故属阳朔也。自全州而下,汇楚南诸水,至永州府城北湘口,与潇水合流,故云潇湘。迨历祁阳,合桂阳诸水,过回雁峰,下至衡州城北石鼓嘴,与蒸水合,是为蒸湘矣。其出武陵,会长沙诸水,经湘阴,入洞庭者,又曰沅湘。此所谓三湘也。今人乃以湘乡为上湘,湘潭为中湘,湘阴为下湘,是三湘之名从邑而不从水,失其旨矣。
白蘋洲,在府城西潇水中,潇水至此入湘。
浮洲,蒋本厚云:潇湘合潴处,一洲障之大,不过一弓地。翠竹嘉卉浮于水上,春流浩淼,二水争发,未尝浸没,故名浮洲。
潇水,在府城外一里,源出九疑山,三分石,过零陵北,合湘水。
朝阳岭,在府城西,潇湘之浒。
《祁阳县志》:潇湘水,自郡中南来,绕县城而北,直达蒸湘,接洞庭。
祁山,在县北十五里,数峰拔起平畴之间。首瞰湘流,尾蟠遐澨,环祁诸山,四望如一。
马鞍山,即马鞍岭在县东四十里,邵陵之山连入祁境亘数百里,至湘江而止,状如鞯,具故名。白水山,在县东六十里,九疑之麓出三支水,至白水市合流入湘江。
祁江水,在县城北八里,源出宝庆界馀溪东北,流九十里出本县。北飞虹桥,南会潇湘。
白河江水,源出马江埠,黄龙町大泉波,至县之归阳市两江口,合清江水入湘。
龟潭在县东二里,湘江北岸。
湮江水,在县北八十里,发源梅塘,泉出如鲛,珠黑如泼靛,自湮江桥至双江口会。而东流由沙滩至县东新桥,入湘。
三江水,在白水巡司上五里,有三小江:一出宁远觕石梨树下紫巢,源至九牛坝;一出宁远大竹,源钗江至黄家渡;二水会为两江口,一出零陵黄溪雒川里,至大忠桥,会二水为三江。合流入湘江。
白沙洲,在县东二里,湘江之旁。
落蘋洲,在县东一百三十里,湘水中。
麻洲,在县东一百三十里湘水中,按祁洲之在湘水中者,惟落蘋麻洲为然,然无居人。但白茅蒙茸而已。梅溪,在县东北六十里,源出竹岭,岩洞、石泉竞流,行折二十馀里,至建新入湘江。
梅塘,在县北七十馀里,其水冬夏一气,寒冷偪人,会湘江而东注。
寒泉,在县西南湘江西岸,有水出石穴当暑,大寒。按《东安县志》:湘水,在县东二十里,由全州柳浦流入县境。
显圣岩,在县东二十里,地本坦平,顿起高崖,中通而闳下,复有二窍五峰、星拱、湘水环绕,奇观也。
白鹤岭,在县东三十里,湘江之口。
清溪江,源出舜峰万山间,奔流东注合众水,如枝依干,经县城南绕东北四十馀里,入于湘江。
白牙江,在县东二十里,源出龙溪,沿流而下百步许,附清溪入湘水。
石期江,在县东四十里,源出零陵开善乡,东流入湘。按《道州志》:营水源出营山六十里,至州西,与沱水合,经宜阳乡,与舜源潇水合,至郡城汇湘江。
《新田县志》:东河,自东冈白水而来,经蛮子岭,过千马坪至上流。源满田廊下,曲折以至城下,由东而南与西河会入潇湘。
西河,从乌江发源,至金鸡山肥源,夫人山会骥村龙王庙下,潭水出百家洞,逶迤至城西,复折而南与东河会。出麻窝窑至十八滩,会松柏驿河而注于湘江。按《衡州府志》:湘水在府城东,源出广西兴安县之阳朔。湘、漓同源,分为二水:南为漓水,北则湘川。东北流过零陵五里,与营水合,达于衡阳。蒸水入焉。会流于石鼓之下。罗含《湘中记》:湘水之出于阳朔,则觞为之。舟至洞庭,日月若出入于其中也。今通谓之《潇湘》云。然罗含所记十五水,无潇,独柳宗元《湘口馆诗》序云:潇、湘二水所会。《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湘澧沅之间,或潇湘之渊。而郭璞引《淮南子》云:弋钓潇湘。今所在未详也。郦道元《注水经》云:潇湘者,水清深也。湘水清照五六丈,下见江底,了了石子如樗蒱,白沙如霜雪,赤岸如朝霞。湖岭之间湘水贯之,凡水皆会焉。按《衡阳县志》:湘水龙溪渡,在县东五十里。
湘水水口渡,在县东六十里。
湘水沩头渡,在县南七十里。
湘水柏坊渡,在县南八十里。
湘水北津渡,在县北十二里。
湘水七里津,在县北四十五里。
梅浦水,在县东三十里,源出龙冈,南流十里会耒水。又西北流二十里至耒口,会湘水。
斜陂水,在县东一百二十里,源出石窟山,北流入于湘。
蒸水,在县西。《水经》云:出重安县西邵陵界耶。姜山东北流至重安县,又东合略塘。又东北径重安县南,故零陵之钟武县,武水入焉。至湘东临蒸县,北注于湘。耒水,在县北出郴州,桂阳之耒山西北流过耒阳之东,南又北流,入于湘,谓之耒口。
上潢水,在县北三十里,出岣嵝峰,屈曲流六十里入于湘,又有下潢水、白露江皆入于湘。
东洲在县南湘水中,春涨远视,色似桃花,为郡中八景之一。
石鼓山在县北二里,蒸湘合流其下,前有潭深不可测。《水经注》云:临湘有石鼓高六尺,湘水所经鼓鸣则有兵革。
《衡山县志》:湘水在县城东。
祝融峰,在县西北三十里,高九千七百八十丈,为诸峰之最高位,值离宫以配火德,乃祝融君游息之所,《道书》二十四福地也。峰在诸峰之北,群峰攒簇,即芙蓉天柱亦在履舄间,湘水环带山下,五折乃北去,依稀见洞庭焉。
茶陵江,在县南,源出芝水经吴集市,出雷家市,入湘,兴乐江,在县三都,受诸小溪之水,入湘。
西溪,出巾紫峰,东入于湘。
观湘洲,在城东湘水中。
深矶水,出高奇峰,东流入于湘。
乌石港,在县西南十里,出岳山下,东入于湘。
龙隐港,在县西南二十五里,出岳山下,东入于湘。荆陂港,在县东北三十里,出云密峰下,入于湘。按《常宁县志》:搭山在县南东,跨大小猛峒,西连觕石洞,南拱泗洲寨,北抱湘江。
上白水,在县南,西流入于湘。
樟水,源出本县,合宜水入于湘。
石水,会宜水西北,流注于湘。东江,源出天仓岩下,入于湘。
西江,出杨泉塔山等峒,径县西入于湘。
《安仁县志》:小江水在县南,源出郴州,北流经县界,至衡阳乡,与茶陵洣水合,西入于湘。酃县云秋水,在县西北四十里,经云秋山下,东北流径县治东,复折西北合洣水,入于湘。桃溪,在县南五十里,源出云阳五洞,北流至此,合云秋水至茶陵,合洣水入于湘。洣泉,在县东,即洣水之源。合云秋水,北流径茶陵州之南,西北过攸与溶水、洋湖水会。入于湘。
《桂阳州志》:舂水在州治北三十里,一名衡塘水,又名钟水。源出宁远县界舂溪,开元廊下,北流百馀里合蓝水岿水,循州境之西下十八滩,至焦源河,入于湘。
《临武县志》:华阴水,源出华阴山下,分二派:一东北流与武水合;一西流出蓝山合舜水,入于湘。
长江水,源出东山,北流过桂阳州境,出水尾,合桂水,入于湘。
《蓝山县志》:舜水发源舜岩,灌于白田,经于县治,合岿蒙英溪诸水,汇于三峰下,为小十八滩。历桂阳常宁界,合于潇湘。
岿水,在县南三里,源出九疑杞林,东流至古城东北,经桂阳,合舂水入于湘。
《常德府志》:沅江县芷江在县西南潇湘分派,逆行数十里,北会鼎水,入于洞庭。
《长沙府志》:善化县湘江,在县城西环城而下,源出广西兴安海阳山,至分水岭分为二:北流曰湘,谓由灵渠,与永州潇水相会合也,曰潇湘。至衡合蒸水曰蒸湘,至沅合沅水曰沅湘,记云:湘水至清,虽深五六丈,见底了了石子如樗蒱,五色鲜明,白沙如霜雪,赤岸似朝霞。
新康河,在县西北五十里,源自宁乡沩水,由玉潭江,历善化,注于湘。
靳江,在县西二十里,一名瓦官水口,从湘乡万载塘来,经宁乡麻山,过楚大夫靳尚墓前,出湘江。《水经》曰:湘水又北左会瓦官水口,湘浦也。又径瓦官西湘洲,啇舟之所次也。东对长沙郡。梁栈河,在县西七十里,源自湘乡宁乡,来水泛可通竹木、米谷,小舟由新康入于湘。
锡山潭,在县南三里,俗名老龙潭水,溢则通湘江。浦石,旧名黑石。在湘江东南岸。
铺石,在湘江西近岸。
黑石潭,在湘江东岸。
橘洲,在县西湘江中。
中洲上洲,即直洲,誓洲、白小洲,俱在湘江中。
《茶陵州志》:洣江出酃县米泉,合云沔二水,北流入茶陵,水经洣泉,出茶陵上乡,过县西,又西北过攸南,又西北过阴山,南经西北,入湘汉。《地理志》:泥水行七百里入湘。
青溪出公,一山西流三十里,达于洣水以上,诸水同北过攸县,至于衡山下,浮于湘水,汇于洞庭,入于汉水。
湘潭县涢水,在县城西南十五里,俗呼曰易俗河。源自南岳山,北合涟溪水,流至本县龙口,又东流入湘江。
《湘乡县志》:涟水源自龙山,东流一百三十里,入珍涟山下,又南流九十里,会侧水,又会衡岳山水,流径芭蕉岭,合泉心溪水。又西流十五里,绕岐石东,过石潭百里,入湘江。
捲帘水、涟水,出龙山,在邵阳界,别为一源潆洄九十馀里,至定胜江东侧水市珠津渡,绕岐石,转至学前汇,而为泽,无风而纹自成涟。浮动若捲帘状,前挹县治,东历拓陂石潭市百馀里,入湘江。
鸣水洞,在白鹤山下,水自山顶下潭,振声如雷,十五里入湘江。
芳洲,在县东,涟水流径学前,下有沙洲镇水口,绕于县治镇湘门。
《湘阴县志》:白鹤山在县东五十里,晋陶澹学仙于此。时有二鹤来侣,故名山下有鸿水,洞自山顶下,入于潭,又数十里入湘江。
汨罗江,在县北七十里,源出豫章,流经湘阴县,分为二:一南流曰汨;一经古罗城曰罗。至屈潭复合,故曰汨罗。西流入湘。
黄水,在县北四十里,上承大湖,湖水西流,径二妃庙,南入于湘江。
黄陵口黄水,又西流入于湘,谓之黄陵口。昔正子山有异才,年二十,而得恶梦,作梦赋二十一。溺死于湘浦,即此川矣。
三十六湾水,在县南本湘江,北流至县门,径江口乃分:一派东流为三十六折;一派北流由陵子口出。合洞庭。
汶泾江在县南三十里,江口有老龙潭,其深无际,《水经》有云:湘水又北枝津北,谓之门径也。湘水纡流西北、东北合。门水,谓之门径口。按此,或即汶泾江口也。土俗声相讹耳。锡水,《水经注》曰:湘水又北径锡口,戍东又北左派,谓之锡水。
宁乡县乾江,在县西一百八十里,分两支,春秋入宁而溢,冬夏入湘而乾。
《益阳县志》:澬江,在县西南,源二:一出溆浦,一出新宁。至武冈合流。东下径宝庆府境,五百里至益阳,过沅江,入洞庭,《水经注》曰:湘水,左会小青口,即澬水也。又谓之益阳江。
《安化县志》:温江在县治南十五里,源出常安,有二窟,一清一浊,冬温夏冷,或名为东温西温,厥流不远,会为一溪,合湑江,雷鸣洞水,入湘江。
明镜泉,在县南一百二十里,水清如镜,分流众溪,四岩平坦,广五六丈,深不可测,常满不涸,由湘乡黄连塘入湘江。
《浏阳县志》:渭水出大围山,有二派名大溪,小溪。至二十都合流,经县前入湘。
清渭水,在县南乡二十七都,至县南浦子港,入湘江。按《醴陵县志》:渌江水出安城乡安陵山,西北流至漉浦,入于湘。
《攸县志》:攸水在县城东十五里,源出安福封侯山。西流经茶陵上乡,合文清、文浦。至草市,接安仁江,合洣水,出雷家埠,入于湘水。明月水,在县北九十里,自萍乡发源,由渌口入于湘水。
严仙水,在县城北八十里,严仙山发源,出渌口,入于湘水。
金水在县北八十里,牌子山发源,出渌口,入于湘水。按《宁乡县志》:玉潭江在县东一里,三水合流,环县而东至新康口,汇入湘江。
三亭泉,在县东北八十里,流经八十里,入湘江。按《岳州府志》:临湘县三湘浦,在县南四十五里,城陵矶下。《水经》:城陵山有侯景港,梁天监中,僧宝志为符。书云:起自洳蔡,迄于三湘,后侯景起于洳水之南,而败于三湘之浦。一名侯景浦,以其与潇水合曰潇湘,与蒸水合曰蒸湘,与沅水合曰沅湘,三湘之得名以此。城陵矶,在县北十五里,湘水南来,岷江北注为一郡水口。
《巴陵县志》:洞庭湖,在郡城西南,沅、渐、元、辰、叙、酉、澧、澬、湘九水,会合于此,汇为洞庭。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三百四卷目录

 湘水部艺文一
  湘君           周屈平
  湘夫人           前人
  湘水记          宋吴曾
  湘漓二水说         柳开
  潇湘八景记       明史九韶
 湘水部艺文二〈诗词〉
  将游湘水寻句溪      齐谢脁
  湘夫人          梁沈约
  前题           王僧孺
  湘中早春        唐杜审言
  初入湘江有喜       张九龄
  湘江水中作         前人
  自湘水南行         前人
  使还湘江水上        前人
  南还湘水言怀        前人
  晚泊湘江         宋之问
  自湘源至衡山        前人
  潇湘神          刘禹锡
  夜渡湘水         孟浩然
  款乃曲二首         元结
  宿湘江           戎昱
  湘妃庙          刘长卿
  浮石濑           前人
  入桂渚次砂牛石穴      前人
  长沙早春雪后临湘水呈同游诸子
                前人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柳宗元
  再上湘江          前人
  竹枝词           顾况
  湘南即事         戴叔伦
  湘中            韩愈
  湘中酬张十一功曹      前人
  湘中古愁         李群玉
  湘中寄友人         李频
  夜泊湘江         于武陵
  秋宿湘江遇雨       谭用之
  湘川            胡曾
  登二妃庙          吴筠
  湘妃庙          郎士元
  题三湘图          前人
  夜泊湘江          前人
  夜下湘中          马戴
  瑶瑟怨          温庭筠
  湘宫人歌          前人
  冬末同友人泛潇湘     杜荀鹤
  湘江亭           郑谷
  湘中送友人         顾况
  湘岸移木芙蓉植龙兴精舍  柳宗元
  湘中有怀          张谓
  和于武陵夜泊湘江      朱超
  湘州怀古         释清江
  晚泊湘源          张泌
  湘妃怨           孟郊
  道林湘西两寺        韩愈
  湘江泛舟          杨凭
  湘江            黄文
  湘灵鼓瑟          钱起
  湘妃怨           陈羽
  湘中谣二首         崔涂
  题湘上草堂        僧皎然
  渡湘江          宋宋祁
  湘竹           梅尧臣
  湘水            徐玑
  湘上           孔武仲
  湘江宿别         文天祥
  渡湘江           前人
  湘江月夜        湘江渔父
  潇湘夜雨        元揭傒斯
  题清湘秋景         舒頔
  湘江漫兴         高承埏
  潇湘           明太祖
  湘江怀古         罗洪先
  湘江秋水歌        张维霖
  潇湘夜雨         夏元吉
  前题            唐寅
  怀湘曲          李梦阳
  湘妃怨           前人
  湘江吟           前人
  湘江道中思常宗       杨基
  荆湘道中          梁兰
  渡湘江有感        高应冕
  湘江道中         高道素
  湘江旅怀          前人
  夜渡湘水          童佩
  湘江杂兴          胡安
  送客湘中         汤显祖
  旅次湘潭         许梦熊
  送徐圣晖游湘水      赵师秀
  潇湘春水          张柄
  湘江舟中望南岳      邓云霄
  湘江夜泊          史谨
  潇湘雨意图         熊直
  湘中杂兴〈以上诗〉    朱应登
  浪淘沙〈潇湘八景以上词〉明钟世贤
 湘水部选句
 湘水部纪事

山川典第三百四卷

湘水部艺文一

湘君           楚屈平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薜荔拍兮蕙绸,荪桡兮兰旌,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桂棹兮兰枻,斲冰兮积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閒,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澧浦,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湘夫人           前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登白蘋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何萃兮蘋中,罾何为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麋何为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蘅,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九疑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澧浦,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湘水记          宋吴曾

《采蘋》曰:于以湘之,维锜及釜。《说音》曰:湘,烹也。韩退之《盘谷歌》曰:盘之泉,可濯可湘,盖泉之清洁,可涤可烹者也。按郦道元《水经》:湘水出零陵始安县海阳山。注:海阳,阳朔也。应劭曰:湘水在零陵县北故县零陵之南部。孙皓之甘露元年,立始安郡,湘、漓同源,分为南北二水,南则漓水,北则湘川,而东北流焉。罗含《湘中记》曰:湘水之出于阳朔,下流至于洞庭,日月若出入其中。自今观之静江之水,北自阳朔,以抵全州,其源流大小,可以考见不诬。而李宗谔所修《图经》,以湘水源自桂州兴安县伏波渠口,分流东流,至州一百六十里,误矣。故凡称湘之山水,今皆不在境内。水自阳朔山过县北耳。零陵郡,自汉武帝始而县名洮阳。隋名湘源。至晋天福四年,马氏改为清湘。杜子美诗:崷崒清湘石,疑其所自云。唐戴叔伦诗:潇水连湘水,千波万浪中。知君未得去,惭愧石尤风。

湘漓二水说         柳开

湘、漓二水,始一水也。出于海阳山,山在桂州兴安县东南九十里,西北至县东五里岭上,始分南北为二水。北为湘水,南为漓水。求其二水之名于书记,皆无所说。淳化元年,开自全州移知桂州,乘船溯湘水而抵岭下,沿漓水,逮于桂州,问其岭之名,即分水岭也。分水是湘、漓水二水异流也。谓其同出海阳,至此岭分南北而相离也。二水之名,疑昔人因其水分相离,而乃命之曰湘水也、漓水也。其北水所谓湘,南水所谓漓,将有以上下先后而名之也。水因属北方,北方为水之主也,以其北流者归主也,乃尊之以湘字,加其名为上焉。又疑为以北者,入于华南者,入于夷,华贵于夷也,故以湘字为先焉。既二水以二字分名之,即北者为先名湘也,即漓者必其南流者也。所以漓江是分水之南名也,因其水之分名为湘漓也。乃字傍从水,为湘为漓也。凡为字,皆命名者也。名者,强称物也。古之以万物错杂,惧难别识也,乃以名各记之矣。即物之名,有类有假,有义有因焉。斯二水之名,以其水分相离为名,是取类也,是所假也,是从义也,是有因也。今书漓江为离字,疑其不当为此离字也。当以字傍加水,作此漓字也。又字书古无此漓字,酌其理,增而合水为字焉。亦犹古之他字,皆以义以理撰物者以成事也。非与天地同生于自然耳,亦皆由于人者也。于今悉为世所用矣。以斯而言之,即古之所为者,未必即为是。今之所作者,未必即为不是。即凡事亦无古无今,惟其为当者是也。则湘、漓二江之名,孰曰非乎。若以南方为离,流南方为离江也,即所说之义,其疏矣。

潇湘八景记       明史九韶

客有持《潇湘八景图》示余,请记,问曰:子知潇湘之所自乎。余应之曰:吾闻潇水出道州,湘水出全州,而合流焉。自湖而南,皆二水所经,至湘阴,始与沅水、澬水会。又至洞庭,与巴江之水合。故湖之南,皆可以潇湘名之。若湖之北,则汉沔汤汤,不得谓之潇湘矣。曰:潇湘之景,可得闻乎。曰:洞庭南来,清江碧嶂。绵衍千里,际以天宇之虚碧,杂以烟霞之吞吐。风帆沙鸟,出没往来。水竹云林,映带左右。朝昏之气不同,四时之候不一。是潇湘之大观也。若夫依山为谷,列肆为居。鱼虾之会,菱芡之都。来者于于,往者徐徐。林端清气,若有若无。翠含山色,红射朝晖。敛不盈乎一掬,散则满乎太虚。此山市之晴岚也。清风漾波,落霞照水。有叶其舟,捷于飞羽。幸际洪涛,将以宁处。家人候门,欢笑容与。此远浦之归帆也。翼翼其庐,倚崖以居。泛泛其艇,依荷与蒲。有鱼可脍,有酒可需。收纶捲网,其乐何如。西山之辉,在我桑榆。此渔村之夕照也。暝入松门,阴生莲宇。杖锡之僧,将归林莽。蒲牢一声,猿惊鹤举。幽壑云藏,东山月吐。此烟寺之晚钟也。苦竹丛翳,鹧鸪哀鸣。江云黯黯,江水冥冥。翻河倒海,若注若倾。舞泣珠之鲛客,悲鼓瑟之湘灵。孤舟老叟,寐也无成。拥蓑独坐,百感填膺。此潇湘之夜雨也。霜清水落,芦苇苍苍。群鸣肃肃,有列其行。或饮或啄,或鸣或翔。匪上林之不美,惧矰缴之是将。云飞水宿,聊以随阳。此平沙之落雁也。君山南来,浩浩沧溟。飘风之不起,层浪之不生。夜气既清,静露斯零。素娥浴水,光荡金精。倒霓裳之清影,来广乐之天声。纤云不翳,上下虚明。此洞庭之秋月也。岁晏江空,风严冰结。凭夷剪水,乱洒飘屑。浩歌者谁,一篷载月。独酌寒潭,以寄清绝。此江天之暮雪也。凡此八景,各极其致,皆潇湘之所有也。善观者,合八景,斯足以尽其胜。不善观者,反是。客作而谢曰:悉哉,先生之言也。不问王良,不知六马之骋。不从师旷,不知五音之正。不闻先生之言,不知潇湘之胜。故书以为记。
湘水部艺文二〈诗〉将游湘水寻句溪      齐谢脁

既从陵阳钓,挂鳞骖赤螭。方寻桂水源,谒帝苍山垂。辰哉且未会,乘景弄清漪。瑟汨泻长淀,潺湲赴两岐。轻蘋上靡靡,杂石下离离。寒草分花映,戏鲔乘空栘。兴以暮秋月,清霜落素枝。鱼鸟余方玩,缨緌君自縻。及兹畅怀抱,山川长若斯。

湘夫人          梁沈约

潇湘风已息,沅澧复安流。扬蛾一含睇,㛹娟好且脩。捐玦置澧浦,解佩寄中洲。

《前题》王僧孺

桂栋承薜帷,眇眇川之湄。白蘋徒可望,绿芷竟空滋。日暮思公子,衔意嘿无辞。

湘中早春        唐杜审言

迟日园林悲昔游,今春花鸟作边愁。独怜京国人南窜,不似湘江水北流。

初入湘江有喜       张九龄

征鞍穷郢路,归棹入湘流。望鸟惟贪疾,闻猿亦罢愁。两边枫作岸,数处橘为洲。却计从来意,翻疑梦里愁。

湘江水中作         前人

湘流绕南岳,绝目转青青。怀禄未云已,赡途屡所经。烟屿宜春望,林猿莫夜听。永路日多绪,孤舟天复冥。浮波从此去,嗟嗟劳我形。

自湘水南行         前人

落日催行舫,逶迤洲渚间。谁云有物役,乘此更休閒。暝色生前浦,清晖发近山。中流澹容与,惟爱鸟飞还。

使还湘江水上        前人

归舟宛何处,正直楚江平。夕逗烟村宿,朝缘浦树行。于役已弥岁,言旋今惬情。乡郊尚千里,流目夏云生。

南还湘水言怀        前人

拙宦今何有,劳歌念不成。十年乖宿志,一别悔前行。归去田园老,倘来轩冕轻。江间稻正熟,林里桂初荣。鱼意思在藻,鹿心怀食苹。时哉苟不达,取乐遂吾情。

晚泊湘江         宋之问

五岭悽惶客,三湘憔悴颜。况逢秋雨霁,表里见衡山。路逐江南转,心依雁北还。惟馀望乡泪,更染竹成斑。

自湘源至衡山        前人

浮湘沿迅湍,逗浦凝远盼。渐见江势阔,行嗟水流漫。赤岩杂云霞,绿竹缘溪涧。向背群山转,应接良景晏。沓嶂连夜猿,平沙覆阳雁。纷吾望阙客,归桡速已惯。中道方溯洄,迟念自兹撰。赖忻衡阳美,持以蠲忧患。

潇湘神          刘禹锡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夜渡湘水         孟浩然

客行贪利涉,夜里渡湘川。露气闻芳杜,歌声识采莲。榜人投岸火,渔子宿潭烟。行旅时相问,涔阳何处边。

款乃曲二首         元结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千里枫林烟雨深,无朝无暮有猿吟。停桡静听曲中意,好是云山韶濩音。

宿湘江           戎昱

九月湘江水漫流,沙边唯览月华秋。金风浦上吹黄叶,一夜纷纷满客舟。

湘妃庙          刘长卿

荒祠古木暗,寂寂此江濆。未作湘南雨,知为何处云。苔痕断珠履,草色带罗裙。莫唱迎仙曲,羁臣不可闻。

浮石濑           前人

秋月照潇湘,月明闻荡桨。石横晚濑急,水落寒沙广。众岭猿啸重,空江人语响。清晖朝复暮,如待扁舟赏。

入桂渚次砂牛石穴      前人

扁舟傍归路日暮,潇湘深湘水清见底,楚云淡,无心片帆落,桂渚独夜依枫林。枫林月出猿声苦,桂渚天寒桂花吐。此中无处不堪愁,江客相看泪如雨。
长沙早春雪后临湘水呈同游诸子前人

汀洲暖渐绿,烟水淡相和。举目方如此,归心岂奈何。日华浮野雪,春色染湘波。北渚生芳草,东风变旧柯。江山古思远,猿鸟暮情多。君问渔人意,沧浪自有歌。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柳宗元

九嶷浚倾奔临源,委萦回会合属空。旷泓澄停风雷,高馆轩霞表危楼,临山隈兹辰始澄。霁纤云尽褰开天,秋日正中水碧无。尘埃窅窅渔父吟,叫叫羁鸿哀境胜。岂不豫虑分固难,裁升高欲自舒弥。使远念来归流,驶且广汎舟绝沿洄。

再上湘江          前人

好在湘江水,今朝又上来。不知从此去,更遣几年回。

竹枝词           顾况

帝子苍梧去不归,洞庭叶下楚云飞,巴人夜唱竹枝后,肠断晓猿声渐稀。

湘南即事         戴叔伦

芦橘花开枫叶衰,出门何处望京师。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

湘中            韩愈

猿愁鱼涌水翻波,自古流传是汨罗。蘋藻满盘无处奠,空闻渔父扣舷歌。

湘中酬张十一功曹      前人

休垂绝徼千行泪,共泛清湘一叶舟。今日岭猿兼越鸟,可怜同听不知愁。

湘中古愁         李群玉

南云哭重华,水死悲二女。天边九点黛,白骨迷处所。朦胧波上瑟,清夜降北渚。万古一双魂,飘飘在烟雨。

湘中寄友人         李频

中流欲暮见湘烟,苇岸无穷接楚天。去雁远冲云梦雪,离人独上洞庭船。风波尽日依山转,星汉通宵向水连。零落梅花过残腊,故园归去及新年。

夜泊湘江         于武陵

北风吹楚树,此地独先秋。何事屈原恨,不随湘水流。凉天生半月,竟夕伴孤舟。一作南行客,无成空白头。

秋宿湘江遇雨       谭用之

江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乡思不堪悲橘柚,旅游谁肯重王孙。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湘川            胡曾

虞帝南捐万乘君,灵妃挥泪竹成纹。不知精魄游何处,落日潇湘空白云。

登二妃庙          吴筠

朝云乱人日,帝女湘川宿。折菡巫山下,采荇洞庭腹。故以轻薄好,千里命舻舳。何事非相思,江上葳蕤竹。

湘妃庙          郎士元

峨眉对湘水,遥哭苍梧山。万乘既已没,孤舟谁忍还。至今楚竹上,犹有泪痕斑。

题三湘图          前人

昔日醉衡霍,尔来忆南州。今朝平津邸,兼得潇湘游。稍辨郢门树,依然芳杜洲。微明三巴峡,咫尺万里流。飞鸟不知倦,远帆生暮愁。涔阳指天末,北渚空悠悠。枕上见渔父,坐中常狎鸥。谁言魏阙下,自有东山幽。

夜泊湘江          前人

湘山木落洞庭波,湘水连云秋雁多。寂寞舟中人借问,月明只自听渔歌。

夜下湘中          马戴

洞庭人夜到,孤棹下湘中。露洗寒山遍,波摇楚月空。密林飞暗狖,广泽发鸣鸿。行值扬帆者,江分又不同。

瑶瑟怨          温庭筠

冰簟银床梦不成,碧天如水夜云轻。雁声远过潇湘去,十二楼中月自明。

湘宫人歌          前人

池塘芳草湿,夜半东风起。生绿画罗屏,金壶贮春水。黄粉楚宫人,芳心王刻麟。娟娟照台烛,不语两含嚬。

冬末同友人泛潇湘     杜荀鹤

残腊泛舟何处好,最多吟兴是潇湘。就船买得鱼偏美,踏雪沽来酒倍香。猿到夜深啼岳麓,雁知春近别衡阳。与君剩采江山景,裁取新诗入帝乡。

湘江亭           郑谷

湘水似伊水,湘人非故人。登临独无语,风柳自摇春。

湘中送友人         顾况

青草湖边日色低,黄茆嶂里鹧鸪啼。丈夫飘泊今如此,一曲长歌楚水西。

湘岸移木芙蓉植龙兴精舍  柳宗元

有美不自蔽,安能守孤根。盈盈湘西岸,秋至风露繁。丽影别寒水,秾芳委前轩。芰荷谅难杂,反此生高原。

湘中有怀          张谓

八月洞庭秋,潇湘水北流。还家万里梦,为客五更愁。不用开书帙,偏宜上酒楼。故人京洛满,何日复同游。

和于武陵夜泊湘江      朱超

楚人歌竹枝,游子泪沾衣。异国久为客,寒宵频梦归。一封书未达,千树叶皆飞。南渡洞庭水,更应消息稀。

湘州怀古         释清江

潇湘连汨罗,复对九疑河。浪势屈原冢,竹声渔父歌。地荒征骑少,天暖浴禽多。脉脉东流去,古今可奈何。

晚泊湘源          张泌

烟郭遥闻向晓鸡,水平舟静浪声齐。高林带雨杨梅熟,曲岸笼云谢豹啼。二女庙荒宫树老,九疑山碧楚天低。湘南自古多离怨,莫动哀吟易惨悽。

湘妃怨           孟郊

南巡竟不返,二妃怨愈积。万里丧娥眉,潇湘水空碧。冥冥荒山下,古庙收真魄。乔木深青青,寒光满瑶席。搴芳徒自荐,灵意殊脉脉。玉佩不可亲,徘徊烟波夕。

道林湘西两寺        韩愈

长沙千里平,胜地犹在险。尚当江阔处,斗起势匪渐。深林高玲珑,青山上琬琰。路穷台殿辟,佛事焕且俨。刳竹走源泉,开廊架岸广。

湘江泛舟          杨凭

湘川洛浦三千里,地角天涯南北遥。除却同倾百壶外,不愁谁奈两魂销。

湘江            黄文

潇湘江头三月春,柳条弄日摇黄金。鹧鸪一声在何处,黄陵庙前烟霭深。丹青欲画无好手,稳提玉勒沉吟久。马蹄不为行客留,心挂长林屡回首。

湘灵鼓瑟          钱起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冯夷空自舞,楚客不堪听。苦调悽金石,清音入杳冥。苍梧来怨慕,白芷动芳馨。流水传湘浦,悲风过洞庭。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湘妃怨           陈羽

二妃愁处云沉沉,二妃哭处湘江深。商人酒滴庙前草,萧索风生斑竹林。

湘中谣二首         崔涂

苍山遥遥水潾潾,路傍去尽没行人。王孙不见草空绿,惆怅渡头春复春。
其二

烟愁雨细云暝暝,桂兰香老三湘清。故山望断不知处,𪂿鴂隔花时一声。

题湘上草堂        僧皎然

山居不买剡中山,湖上千峰处处閒。芳草白云留我住,世人何事得相关。

渡湘江          宋宋祁

春过潇湘渡,真观八景图。云藏岳麓寺,江入洞庭湖。晴日花争发,丰年酒易沽。长沙十万户,游女似京都。

湘竹           梅尧臣

劈竹两分开,情知无合理。织作湘纹簟,依然泪花紫。泪花虽复合,疑岫几千里。欲识舜娥悲,无穷似湘水。

湘水            徐玑

湘水几千里,平流少激湍。数家分市井,别石起峰峦。岂是昔曾到,犹疑画上看。吟诗身渐老,向此作微官。

湘上           孔武仲

南归曾泛碧湘船,击汰临流似浩然。平野几枯残岁草,绿波犹浸旧时天。簿书倥偬嗟岩邑,樽酒欢娱忆少年。尺水片云今我有,亦当风月为留连。

湘江宿别         文天祥

潇湘一夜雨,江海十年云。相见皆成老,重逢便作分。啼鹃春浩荡,回雁晓慇勤。江海人方健,月明思对君。

渡湘江           前人

万顷澄澜碧玉宽,笑乘一叶自轻安。绿蓑从此关心事,待向烟林乞钓竿。

湘江月夜        湘江渔父

高枕形骸外,空江何限情。落叶不成调,半夜起秋声。

潇湘夜雨        元揭傒斯

涔涔暗江树,荒荒楚天路。稳系渡头船,莫放流下去。

题清湘秋景         舒頔

日暮九疑矗矗,清湘万竹修修。不管掀天风浪,孤鸾引凤船头。

湘江漫兴         高承埏

南浦多芳草,萋萋乱客愁。虚传帝子瑟,不见鄂君舟。白鸟迷沙市,青枫对驿楼。登临无限意,烟水共悠悠。

潇湘           明太祖

马渡沙头苜蓿香,片云片雨渡潇湘。东风吹醒英雄梦,不是咸阳是洛阳。

湘江怀古         罗洪先

秋风江上易生悲,寂寞寒流去欲迟。汉室几人忧贾傅,楚狂今日吊湘累。长沙地近家谁识,渔父歌残舟自移。总为天涯多往事,至今斑竹尚低垂。

湘江秋水歌        张维霖

百川水并一江深,横流逆折批岩岑。望洋鼓瑟夜沉沉,清风明月知我音。虬龙日卧烟波阴,烟波阴秋澹荡,翱翔鸿鹄摩旻天,往见伊人青云上。

潇湘夜雨         夏元吉

二女南来正断魂,那堪风雨又黄昏。潇潇无限相思泪,都作江边竹上痕。

潇湘夜雨          唐寅

鱼龙出没吼江涛,墨染烟云不断飘。乔口橘洲何处是,满江芦荻夜萧萧。

怀湘曲          李梦阳

湘筠寒翠满,白日起秋云。美人杳何处,江气长氤氲。手持紫玉管,遥望青霞君。蔼蔼波水暮,何由致慇勤。

湘妃怨           前人

采兰湘北址,搴木澧南浔。渌水含瑶彩,微风托玉音。云起苍梧夕,日落洞庭阴。不知篁竹苦,惟见泪斑深。

湘江吟           前人

对酒歌绿漪,岁晏怀佳人。山寒翠袖薄,微霰沾衣巾。空持紫鸾箫,欲致愁无因。日暮湘江曲,浩荡烟波春。

湘江道中思常宗       杨基

暮江散微雨,风定波自碧。一鹭立不飞,双鸿递相直。馀烟菱女唱,新月渔郎笛。此处忽怀人,相思杳何极。

荆湘道中          梁兰

江入潇湘近,山连楚塞高。两崖如积铁,一水不容舠。惯客宁辞远,藏身岂惮劳。同门多宦达,漂泊愧吾曹。

渡湘江有感        高应冕

扁舟复何去,五月下潇湘。遥望苍梧迥,还怜楚水长。暮潮下野渡,远树带残阳。渺渺云山外,苍茫隔故乡。

湘江道中         高道素

轻帆短楫溯烟波,叠渚回舟奈远何。一路客程诗里见,十分秋色病中过。江连汉水晴偏绿,云到衡山晚更多。何处思乡肠欲断,湘妃祠下听吴歌。

湘江旅怀          前人

北渚初凉夕,萧条两岸风。烟波连汉口,云树出湘中。碧草王孙路,黄陵帝子宫。此时愁欲绝,不待暮潮东。

夜渡湘水          童佩

若为乘夜渡,贪涉此山川。水自三湘合,云知七泽连。蛩声暗秋色,雁语杂寒烟。莫问黄陵庙,门前断客船。

湘江杂兴          胡安

百丈牵风浪作山,别情何必恨阳关。萧萧客坐依灯影,知是潇湘夜雨间。

送客湘中         汤显祖

拂槛菱歌饯远游,断蝉疏雨最宜秋。思君独夜梦何处,斑竹帘西湘水流。

旅次湘潭         许梦熊

去去来千里,两登双桂堂。搔首感时序,秋风薄罗裳。短檠不永夕,蛩声寖近床。鸡鸣促我起,把剑吐星芒。渡河呼舟子,鼓枻趋中央。我心虽缱绻,终日阻道傍。溟渤有乘雁,无能为只双。所思亦何如,休休在庙廊。

送徐圣晖游湘水      赵师秀

春尽雨霏霏,轻寒犹在衣。人寻香草去,厓伴远峰归。汉水添湘阔,唐碑入宋稀。应知名与姓,题写过岩扉。

潇湘春水          张柄

滇阳春暖雪初消,惊见潇湘水涨涛。翠柳依依牵野缆,碧桃点点映江皋。鱼龙得意应神化,鸥鸟多情忆故交。愧我宦游淹万里,一丝谁似子陵高。

湘江舟中望南岳      邓云霄

仙峰七十二,紫盖气偏骄。缥缈如飞去,昂藏独不朝。听残湘女瑟,肠断翠鸾箫。何日凭云宿,金丹浴月飘。

湘江夜泊          史谨

扁舟载月下三湘,露渚风来杜若香。一片秋声无处著,和愁散入水云乡。

潇湘雨意图         熊直

万竹丛深日未晡,寒江烟雨翠模糊。东风无限潇湘意,却倚蓬窗听鹧鸪。

湘中杂兴         朱应登

湘渚草深鹎鵊鸣,湘江水清多芷蘅。月明伊轧中流桨,疑是湘娥鼓瑟声。
浪淘沙〈潇湘八景〉   明钟世贤

潇湘夜雨


日暮大江横,水阔云平。谁知云水总无情,蓦地酿成秋夜雨,滴尽残更。点点打窗声,纸帐寒生。芭蕉叶上最凄清,多少离人眠不得,坐到天明。
洞庭秋月

霜落洞庭秋,天阔云收。影摇孤月翠光流,何处仙人吹铁笛,黄鹤楼头。不洗古今愁,只管清幽。琉璃盘里水晶毬,照彻君山千万丈,便是瀛洲。
远浦归帆

远水接天浮,渺渺扁舟。去时花雨送春愁,今日归来黄叶闹,又是深秋。聚散两悠悠,白了人头。片帆孤影下中流,载得古今多少恨,付与沙鸥。
平沙落雁

无处著烟霞,漠漠平沙。几行雁阵晚风斜,写破一天秋意思,飞过渔家。切莫近蒹葭,莫宿芦花。好来此地落生涯,只恐夜深边塞上,惊起胡笳。
烟寺晚钟

烟锁梵王宫,隐隐疏钟。一声遥在月明中,恼恨归鸿留不住,付与西风。过耳总成空,何事匆匆。少年催作白头翁。今古相催敲不尽,此恨无穷。
渔村夕照

日暮大江寒,流水潺潺。渔翁家住蓼花湾,到老不知城市路,无事相关。日落半衔山,倦鸟知还。半轮斜影画图间,收拾纶竿沽一醉,真个清闲。
山市晴岚

山市近山城,微雨初晴。晓来岚气扑天青,道是似烟烟又重,似雾还轻。莫怪不分明,望眼花生。碧纱笼里有人行,说与王维能著笔,空寂无声。
江天暮雪

云暗楚天遥,万木萧萧。朔风剪就六花飘,画角数声吹不散,一片琼瑶。压损腊梅梢,冻倒渔樵。月明无影玉生苗,只恐飞来双鬓上,白了难消。

湘水部选句

隋炀帝《春江花月夜》诗: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两妃。唐刘长卿《岳阳馆中望洞庭湖》诗:孤舟有归客,早晚达潇湘。
酬郭《夏人日长沙感怀见赠》诗:岁去随湘水,春生近桂林。
《送刘萱之道州谒崔大夫》诗:沅水悠悠湘水春,临岐南望一沾巾。
《送侯中丞流康州》诗:独看湘水泪沾襟。
韩翃《寄赠衡州杨使君》诗:湘竹斑斑湘水春,衡阳太守虎符新。
戴叔伦《湘川野望》诗:楚云湘水各悠悠。
代书寄京洛旧游诗:今年十月温风起,湘水悠悠生白蘋。
《过玉沙三闾庙》诗: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
岑参《春梦》诗:洞房昨夜春风起,故人尚隔湘江水。刘禹锡《听琴》诗:云去苍梧湘水深。
李端《江上送客》诗:故人南去汉江阴,秋雨潇湘梦泽深。
柳宗元《四祖山》诗: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
贾岛《汉江》诗:汉主庙前湘水碧,一声风角夕阳低。《送惠雅法师归玉泉》诗:祇到潇湘地,洞庭湖未游。宋张舜民《赠李杰帅湖南》诗:清湘今晚探楼上,明月池开昼锦游。
明吴希舜《登南岳》诗:沅湘秋水深,此意竟何有。杨一清《题攸水》诗:买舟若过三湘日,应把清波弄白云。

湘水部纪事

皇甫谧《列女传》:有虞二妃,帝尧之二女也。长曰娥皇,次曰女英。尧举舜为相,摄行王政。舜每事常谋于二女。舜既受禅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事瞽瞍犹若初焉。天子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苍梧,二妃死于湘江之间,故谓之湘君。
《战国策》:蔡灵侯南游乎高陂,北陵乎巫山,饮汝溪之流,食湘波之鱼。
《广西通志》:史禄,秦始皇时,以史监郡。始皇伐百粤,史禄转饷凿渠,通粮道,自海阳山,导水源,以湘水北入于楚。瀜江,为牂牁下流,南入于海,远不相谋,为矶以激水于沙磕中,垒石作铧,派湘之流而注之瀜。激行六十里,置陡门三十六,使水积渐进,故能循崖而上,建瓴而下。既通舟楫,又利灌溉,号为灵渠。
《汉书·贾谊传》:天子以谊为长沙王太傅。谊既以谪去,意不自得,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
《风俗通义》:贾谊与邓通,俱侍中,同位。谊又恶通为人,数廷讥之。由是疏远,迁为长沙太傅。既之官,内不自得,及渡湘水投吊书曰:阘茸尊显,佞谀得意。以哀屈原罹谗邪之咎,亦因自伤为邓通等所愬也。
《常德府志》:司马迁,龙门人,为汉太史令,足迹遍天下。过衡岳浮沅湘。
《后汉书·梁竦传》:竦弱冠能教授。后坐兄松事,与弟恭俱徙九真。既徂南土,历江、湖,济沅、湘,感悼子胥、屈原以非辜沉身,作悼骚赋,系元石而沈之。
《衡州府志》:汉惠车子,与严君平友善,数游三湘,久栖南岳。
《搜神记》:王业,字子香,汉和帝时,为荆州刺史。每出行部,沐浴斋素,以祈于天地,当启佐愚心,无使有枉百姓。在州七年,惠风大行,苛慝不作,山无豺狼。卒于湘江。有二白虎,低头曳尾,宿卫其侧。及丧去,虎踰州境,忽然不见。民共为立碑,号曰湘江白虎墓。
《吴志·鲁肃传》:肃,字子敬,临淮东城人也。拜汉昌太守偏将军,转横江将军。刘备既定益州,权求长沙、零、桂。备不承旨。权遣吕蒙率众进取。备闻,自还公安,遣羽争三郡。肃住益阳,与羽相拒。肃邀羽相见,各驻兵马百步上,但诸将军单刀俱会。肃因责数羽。备遂割湘水为界,于是罢军。
《晋书·杜预传》:预,字元凯,京兆杜陵人也。以功进爵当阳县侯。旧水道惟沔汉达江陵,千数百里,北无通路。又巴丘湖,沅湘之会,表里山川,实为险固,荆蛮之所恃也。预乃开杨口,起夏水达巴陵千馀里,内泻长江之险,外通零桂之漕。南土歌之曰:后世无叛由杜翁,孰识智名与勇功。
《甘泽谣》:陶岘者,彭泽之子孙也。曾有亲戚,为南海守。因访韶友,遂往省焉。郡守喜其远来,赠钱百万,遗古剑,长二尺许;玉环,径四寸;海舶昆崙奴,名摩诃,善泅水而勇捷。遂悉以所得归。曰:吾家之三宝也。及回棹,下白芒,入湘江,每遇水色可爱,则遗环剑,令摩诃下取,以为戏笑也。
《长沙府志》:湘中老人,逸其姓氏,洞庭客吕云卿,遇湘中老人于君山,索酒数行。老人歌曰:湘中老人谭黄老,手按紫晶生碧草。春来不知湘水深,日暮忘却巴陵道。东坡云:唐末有人诵此诗,真能遁世,如谪仙者流也。
《永州府志》:唐元结,字次山,汝州人。天宝十一年,举进士,授道州刺史。上元元年,撰大唐中兴颂,爱祁之湘江,西岸石壁。大历六年,属颜真卿,大书其颂,刻之溪水北,汇于湘结,以为胜异。遂家溪畔。
《宝庆府志》:李振珽,字缜,持靳县人。崇祯十五年,知宝庆。明年秋八月,献贼破湖南,贼至,犹坐署阅兵。城陷,民急负珽出,遂为贼执。赴衡阳,在道,闭目不食,见贼不屈,过湘江,赴水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