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洞庭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八卷目录

 洞庭湖部汇考
  考
 洞庭湖部艺文一
  洞庭赋        宋夏侯嘉正
  游岳阳洞庭记       明高崶
  洞庭赋〈有序〉      廖道南
 洞庭湖部艺文二〈诗词〉
  洞庭湖         唐宋之问
  游洞庭湖二首        张说
  泛洞庭           前人
  送梁六自洞庭山作      前人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孟浩然
  洞庭寄阎九         前人
  洞庭湖           李白
  九日登巴陵望洞庭      前人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湖五首           前人
  秋登巴陵望洞庭       前人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前人
  初至襄阳巴陵与李十二白裴九同泛洞庭湖三首            贾至
  洞庭送李十二赴零陵     前人
  巴陵早春          前人
  过洞庭湖          杜甫
  过南岳入洞庭湖       前人
  登岳阳楼          前人
  陪裴使君登岳阳楼      前人
  洞庭秋月行        刘禹锡
  初至洞庭怀灞陵别业    刘长卿
  岳阳馆中望洞庭湖      前人
  杪秋洞庭中怀亡道士谢太虚   前人
  洞庭湖           韩愈
  送李础判官归湖南      前人
  登岳阳楼          前人
  洞庭湖           曹松
  洞庭冬夜闻笛       李义壮
  洞庭玩月          韩偓
  秋晚过洞庭         张泌
  洞庭风雨         李群玉
  洞庭            前人
  洞庭            许棠
  过洞庭           前人
  秋宿洞庭          周贺
  洞庭言怀         谭用之
  过洞庭           李屿
  岳阳晚望          崔珏
  题岳阳楼         白居易
  和友人忆洞庭旧居      刘沧
  登岳阳楼         麻温其
  送刘山人归洞庭       李频
  过洞庭湖          张乔
  洞庭南馆          张祜
  过洞庭          朱庆馀
  春晚岳阳楼言怀二首     崔鲁
  夜过洞庭         殷尧藩
  洞庭            胡曾
  秋日登岳阳楼晴望      张碧
  洞庭野望        宋陈与义
  连日风作洞庭不可渡出赤沙湖
               范成大
  洞庭湖          刘子澄
  洞庭秋望         元吴荃
  送郑同夫归豫章分题得洞庭湖 顾瑛
  洞庭秋月         揭傒斯
  前题            陈旅
  过洞庭           唐珙
  洞庭春兴         明杨慎
  洞庭秋月         夏元吉
  前题            唐寅
  过洞庭湖         冯世雍
  送客游洞庭湖        谢榛
  洞庭湖中作        李东阳
  洞庭秋月          黎扩
  雨中过洞庭         王称
  过洞庭赋得湖南清绝地   谭元春
  登岳阳楼          汪濊
  洞庭阻风         许梦熊
  洞庭秋月〈以上诗〉    无名氏
  浪淘沙〈洞庭秋月以上词〉 明钟世贤 洞庭湖部选句
 洞庭湖部纪事
 洞庭湖部杂录
 洞庭湖部外编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八卷

洞庭湖部汇考

巴陵之洞庭湖

洞庭湖,在今湖广境内,东北属岳州府,西南属常德府。吞赤沙,连青草,横亘七八百里,合沅、渐、元、辰、叙、酉、澧、资、湘九水,俱汇于此。日月若出没于其中,浩浩荡荡,真宇内大观也。


《书经·夏书·禹贡》:荆及衡阳,惟荆州江汉,朝宗于海,九江孔殷,沱潜既道。《孔传》江于此州界,分为九道,甚得地势之中。《浔阳地记》云:一曰乌白江,二曰蚌江,三曰乌江,四曰嘉靡江,五曰畎江,六曰源江,七曰廪江,八曰提江,九曰箘江。张须元缘江图云:一曰三里江,二曰五州江,三曰嘉靡江,四曰乌土江,五曰白蚌江,六曰白乌江,七曰箘江,八曰沙提江,九曰廪江。参差随水长短,或百里、或五十里,始于鄂陵,终于江口。会于桑落洲。《太康地记》曰:九江刘歆以为湖汉,九水入彭蠡泽也。〈疏〉传以江是此水,大名九江。谓大江分而为九犹,大河分为九河,故言江于此州之界,分为九道。训孔为甚殷为,中言甚得地势之中,也郑云殷犹多也。九江从山溪所出,其孔众多、言治之难也。《地理志》:九江在今庐江浔阳县南,皆东合为大江,如郑此意。九江各自别源,非大江也。下流合于大江耳,然则江以南水无大小,俗人皆呼为江、或从江分出、或从外合来,故孔郑各为别解。《蔡传》九江即今之洞庭也,《水经》言:九江在长沙,下隽西北。《楚地记》曰:巴陵潇湘之渊,在九江之间。今岳州巴陵县即楚之巴陵,汉之下隽也。洞庭正在其西北,则洞庭之为九江审矣。今沅水、渐水、元水、辰水、叙水、酉水、澧水、资水、湘水,皆合于洞庭,意以是名九江也。孔甚殷正也。九江水道甚得其正也。按《汉志》:九江在庐江郡之浔阳县。《浔阳记》:九江之名,一曰乌江,二曰蚌江,三曰乌白江,四曰嘉靡江,五曰畎江,六曰源江,七曰廪江,八曰提江,九曰箘江。今详汉九江郡之浔阳,乃禹贡扬州之境,而唐孔氏又以为九江之名起于近代未,足为据且九江派别取之邪。亦必首尾长短、大略均布然,后可目之为九。然其一水之间,当有一洲,九江之间,沙水相间,乃为十有七道。而今浔阳之地,将无所容,况沙洲出没其势不常果,可以为地理之定名乎。设使派别为九,则当日九江既道,不应曰孔殷于导江,当曰播九江,不应曰:过九江反覆参考,则九江非浔阳,明甚本朝胡氏以洞庭为九江者得之,曾氏亦谓导江曰过九江,至于东陵,东陵今之巴陵,今巴陵之上即洞庭也。因九水所合,遂名九江,故下文导水曰:过九江,经之例大水,合小水,谓之过,则洞庭之为九江,益以明矣。《大全》新安陈氏曰:江汉朝宗于海,即继曰九江,孔殷导江不曰播九江,而曰过九江,则大江自大江,九江自九江。可见孔氏所谓江于此分为九道者,其非明矣。證以导江,东至于澧,过九江,至于东陵,则九江当在澧州之下,巴陵之上,而不在浔阳,与今之江州尤明矣。朱蔡以洞庭湖当之辨证,详明从之,可也。谓江南凡水皆呼为江,禹时澧州之下、巴陵之上,自有九水。今年代久远,陵谷变迁,不可以今水证古水,而阙之,亦可也。
《山海经·海内东经》: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一曰东南西泽,〈注〉洞庭在长沙巴陵,今吴县南山,下有洞庭、穴道潜行,水底云无所不通,号为地脉。
沅水出象郡镡城,西入下隽,西合洞庭中,
《水经·湘水注》:湘水左径鹿角,山东右径谨亭,戍西又北合查浦,又北得万浦,咸湘浦也。侧湘浦,北有万石,戍湘水左,则沅水注之,谓之横房口,东对微湖,世或谓之麋湖口也。右属微水,即经所谓微水,经下隽者也。西流注于江,谓之麋湖口也。水又北径金浦,戍北带金浦水湖溠也,湘水左则澧水,注之世谓之武陵江,凡此四水同注洞庭北,北会大江名之五渚,《战国策》曰:秦与荆战,大破之,取洞庭五渚也。湖水广圆五百馀里,日月若出没于其中,《山海经》云: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焉,沅澧之风交湘之浦,出入多飘风暴雨,湖中有君山、编山,君山有石穴,潜通吴之包山,郭景纯所谓巴陵地道者也,是山湘君之所游处,故曰君山矣。昔秦始皇遭风于此,而问其故,博士曰:湘君出入则多风,秦王乃赭其山。汉武帝亦登之,射蛟于是山,东北对编山,山多篪竹,两山相次,去数十里回峙相望,孤影若浮。湖之右岸有山,世谓之笛乌头石,石北右会翁湖口,水上承翁,湖左合洞浦,所谓三苗之国,左洞庭者也。
《长沙志》:洞庭之水,潴七百里,在岳州城西。
《南迁录》:岳州洞庭西岸有沙洲,堆阜隆处即青草庙,庙下一湖之内,中有此洲,南名青草,北名洞庭,所谓重湖也。
《岳阳风土记》:乐史言,大江在巴陵,东北流入洞庭,今洞庭水会于江,非江流入洞庭也。荆江出巴蜀,自高注下,浊流汹涌,夏秋暴涨,则逆泛洞庭,潇湘清流顿皆混浊。岳人谓之翻流水,南至青草湖,或三五日,乃还俗,云水神朝君山。
《述异记》:洞庭湖中有钓洲,昔范蠡乘扁舟至此,遇风止,钓于洲上,刻石记焉。有一陂,陂中有范蠡鱼,昔范蠡得大鱼烹食之,小者放于陂中,陂边有范蠡石,床石砚钴䥈,范蠡宅在湖中。按《唐书·地理志》:岳州巴陵郡巴陵,〈注〉有洞庭山在洞庭湖中。
《北梦琐言》:湘江北流至岳阳,达蜀江,夏潦后蜀,涨势高遏住,湘波让而退溢为。洞庭湖凡阔数百里,而君山宛在水中,秋水归壑此,山复居于陆,唯一条湘川而已,海为桑田于斯验也。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洞庭湖,在岳州巴陵,县西南一里五十步,与青草湖相连,青草在南洞庭,在北洞庭大湖也。广圆五百馀里,日月若出没于其中,中有君山,在县西三十里,青草湖中庄子、黄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楚辞邅,吾道兮洞庭。〈注〉资水、沅水、澧水、湘水,同注洞庭,北会大江,名五渚。《战国策》:秦与荆战,大破之,取洞庭五渚,谓此也。薛氏曰,洞庭即巴丘也,合沅湘诸水至岳州巴陵县入江。
《方舆胜览》:湖北路岳州洞庭湖,在巴陵县西,西吞赤沙,南连青草,横亘七八百里,日月若出没于其中,《风土记》:鼎澧沅湘,合诸蛮黔南之水,汇于洞庭,至巴陵,与荆江合。
《岳州府志》:洞庭湖在郡城西南,《禹贡》:九江孔殷。谓沅、渐、元、辰、叙、酉、澧、资、湘九水会合于此,故名九江,中沅、澧、湘最大,沅发自牂牁,经辰溪,合麻阳诸溪,洞水过常武,出湖之北。湘发自广西兴安海阳山,至永州,合潇水汨罗,过长沙,出湖之南。澧发自武陵古充县,东流过武水口,合焦溪、茹溪,诸水经慈石。澧出湖之西,每夏岷峨,雪消荆江,暴涨三江,水壅汇为。洞庭连亘七八百里,秋水归壑,则洲渚毕见洞庭,又名五潴。《水经》云:湖水右会小青口,资水即今益阳江右,则沅水注之。今横房口东则微湖,今麋湖,西流注为江麋湖口,左则澧水,今武陵江,此五水注洞庭、会大江,故曰五潴。青草湖一名巴丘湖,一名重湖,在洞庭之西,与华容接壤,《旧志》谓:在洞庭南者非也。《风土记》云:夏秋水泛,与洞庭为一,水涸则此湖先乾青草生焉。杜甫诗:洞庭犹在目,青草续为名。赤沙湖在西,又有云梦湖。皆与洞庭为一。
《巴陵县志》:君山,在县西十五里洞庭湖中。
响山在君山上,一曰鸣山。《荆州记》云:君山上有穴,潜通吴之包山。
艑山,在县南五里甑筚山西,下瞰洞庭,与君山对峙,孤影若浮,湘人以吴舟为艑山形似焉,故名。上有神人迹,下有龙窟,旧有洞庭君祠。
甑筚山在县西南七里滨洞庭,以形似名
鹿角山,在县南六十里洞庭湖滨。
大江从荆州石首,北流至县西北城陵矶,合洞庭诸水。
阁子湖在县东南二十里,即角子湖也。以在洞庭之角故名。
新墙湖在县南六十里,发源相思山,至灌口注洞庭。南津港在县南二里,通洞庭为泊舟处。
秦皇井《风土记》云,洞庭之岸有二石井,相去数百步,俗号秦皇井。
金沙洲在洞庭湖中。
平江县汨水,一曰水,一曰吴昌水,即今县南江也。《水经》云:汨水出豫章艾县,桓山西南经吴昌县,又西经汨罗戍西南,与罗水合,经磊石入洞庭。
华容县紫港湖,在章华台侧,上通青湖,下接县港,逶迤于洞庭,宋谓之私港。
沅水会赤沙注,洞庭之水谓之澧口,沅水注于洞庭谓之鼎江口。
澧州澧水,在州南三里,源出武陵充县,西历山东,流至石门县,今渫水,合流达澧城下,会涔澹二水,入洞庭。
涔水,在州北七十里,源出龙潭洞,会澧水入洞庭。安乡县,鼎江渡在县东北四十里。《岳阳风土记》:澧水会沅然后入湖,今澧沅虽相通,然澧水注于洞庭谓澧口,沅水注于洞庭谓鼎江口,岁月既久,误呼景港云尔。
《常德府志》:龙阳县洞庭湖,在县东一百六十里,跨沅江界。《山海经》曰:洞庭乃沅澧之交、潇湘之源、九江之口,《禹贡》九江。《孔殷注》云:即今之洞庭也,沅渐元辰叙酉澧资湘九水,皆合于此,而沅资湘三水为最大,皆自南而入于湖。岳州则荆江,自北而过,每岁夏秋之交,湖水泛溢,方八九百里,龙阳沅江则西南之一隅耳。一名青草湖,其相连诸湖,唯此独大,则洞庭亦其总名也。
洞庭夹,在县东一百二十里,洞庭湖滨,往来舟楫候风之所。
天心湖,在县东南六十里,有上下天心,东连洞庭太白湖,在县东八十里,东北入洞庭湖,西南会天心湖,达安乐湖,入大江。
团山,在县东北六十里,洞庭湖之中。
大围堤,在县北周回三万五千八百馀丈,一百二十里,上接沅辰诸溪洞水,下滨洞庭大湖。
沅江县洞庭湖,在县东北百里,其湖跨澧岳湘阴界。《山海经》云:洞庭乃沅澧之交、潇湘之渊,去县七十里为洞庭矣。
赤山,在县东北五十里,为洞庭右翼高耸云霄,绵亘数十里。
芷江,在县西南潇湘,分派逆行数十里,北会鼎水,入于洞庭。
《荆州府志》:石首县西湖口在县西六十里,抵安乡,界西通洞庭,故名。
焦山港。在县东六十里通洞庭,以山得名。
彭田港,在列货山,水泛通洞庭。
监利县白螺山,在县东一百四十里,细石磷磷,突起平地,上接洞庭,下俯小沙洪湖。
《长沙府志》:湘阴县三十六湾水在县南,本湘江北流至县门,径江口乃分,一派东流为三十六折,一派北流由陵子口,出合洞庭。
宁乡县平江,在县南五十里,出金盘山,流二十里跂石江,又二十五里会于潭,流入洞庭。
《江西通志》:九江府浔阳江,在府城西北,源自岷山,带洞庭九水,合流至此。绕郡城而下四十里,合彭蠡湖,水东流入海。

洞庭湖部艺文一

洞庭赋        宋夏侯嘉正


楚之南有水曰洞庭,环带五郡,淼不知其几百里。臣乙酉夏,使岳阳,抵湖上,思搆赋明日披襟而观之,则翼然动,促然跂慄,然骇愕,然眙恍若驾春云而轼霓浩若浮汗漫,而朝跻退。若据泰山之安进,若履千仞之危,懵若无识,炯若通微,跛若不倚,跄若将驰,耳不及掩,目不暇移,情悸心嬉。二三日而后神,始宅气、始正。若此,不敢以赋为事者。二年,然眷眷不已。一日,登崇丘,望大泽,有云崒兮、兴欻兮、止兴,止未霁。忽若有遇,由是渍阳辉,沐芳泽,睹一异人于岩之,际霞为、裾云为、袂冰肤雪肌,金环玉佩浮丘羡门,斯实其对因言曰:若非好辞者耶。臣曰:然、然、则若智有所不通,识有所不穷用,不通不穷而循乎。无端之纪。若得无殆乎。臣又曰:然、然、志极,则物应思精,则道通嘉若之勤,无哗谈吾为。若称云太极之生曰:地、曰天、中、含,五精,五精之用而水居一焉。水之疏迩,则为江兮,远则为河,积则为潴兮,总则为湖。若今所谓洞庭者,杰立而孤廓,然其无区,其大无徒含阳字阴元神之都暧暧昧昧、百川不敢逾,有若神者,有若宾者,有若仆者,有若子者,有若附庸者,有若娣姒者,若禹会涂山,武巡牧野,千同百会纷处麾下。每六合澄静中流,回睨莽莽苍苍,纤霭不翳,太阳望舒出没其间。万顷,咸沸彊而名之为巨泽、为长川、为水府、为大渊,纵之不踰局之,不卑乍若贤人以重自持,诱之,不前犯之,愈坚又若良将以谋守边,澎澎濞濞浩尔一致,又若太始未有名义,冲冲漠漠二气交错,又若混沌凝然未凿此,乃方舆之心,胸涢海之郛郭也。三代之前,其气濩落,浩浩滔天,与物回薄灭木襄,陵无际、无廓,上帝降鉴巨人斯作,乃命元夷授禹之机,隧山湮谷涤源畅微。然后若金在镕、若木在工、流精成器。夫何不通,是泽之设允执厥中。既巽其性,遂得其正,有升有降,有动有静,臣应之曰:升降、动静、可得闻乎。神曰:水之性,非圆非方,非柔非刚,非直非曲,非元非黄,划象为坎本乎。羲皇外婉而固,内健而彰,降以姤,始升以复。张其静处阴,其动随阳六府之甲,万化之纲式,观是,泽乃知天常,若乃四序之变,九夏攸处烘然,而炎沸然,而煮群物澒洞烁为。隆暑泽之作颀然,其容若去、若住、若茹、若吐、灵趋怪觐,杳不可睹,蒸之为、云散之为、雨倏忽万象,如还太古,真可嘉也。若乃秋之为,神素气清泚。肃肃翛翛、群籁四起、泽之动黝,然其姿,若挺、若倚、若行、若止、巽宫离离为之,腾风苍梧、崇崇为之,供云四顾一色,黯然氤氲其声瀰瀰,若商非商、若徵非徵、东凑海门,一浪五千里,又足畏也。言其状,则石然、而骨岸然、而革蒸然、而荣洚然、而脉有山、而心有洞、而腹有玉、而体有珠、而目穹、鼻孤、岛呀、口万谷,臂带三吴,足跬荆巫,或跂然,而望;或翼然而趋,彭蠡震泽、讵可云乎。臣又问曰:泽之态已闻,命矣。水之族将何如。居神曰:大道变易,或文、或质、沉潜自遂其类,非一或被甲而邅,或曳裾而,或秃而跋,或角而蜿,或吞而呀,或呿而牙,或心以之懈,或目以之暇,或修臂而立,或横骛而疾,或发于首,或髯于肘,或俨而庄,或毅而黝,彪彪玢玢、若太虚之含万汇,各循其生,而合乎群者也。臣又问曰:若神之资,其品何如也。神曰:清矣,静矣、丽矣、至矣、邈难知矣,肇于古,古有所未达形于今,今有所未察。非希非夷,合其心于自然,然后上天入地,把三根六况水居陆处,夫何不烛彼鞚鲤之贤辔龙之仙,乃吾之肩也。其馀海若天吴阳侯神胥,龊龊而游曾不我俦。臣又问曰:易称王公设险,是泽之险可以为固,而历代兴衰,其义安取。神曰:天道以顺不以逆,地道以谦不以盈,故治理之世,建仁为旌聚心为城而弧不假弦、矛不假锋,四海以之而大同,何必恃险阻,何必据要冲,若秦得百二,为帝齐得十二。为王其山、为金其水、为汤守之不义欻然,而亡水不在大恃之者,败水不在微怙之者,危若汉疲于昆明,桀困于酒池,亦其类也。故黄帝张乐而兴三苗,弃义而倾,则知洞庭之波以仁不以乱、以道不以贼,惟贤者观之,而后得也。于是盘桓徙倚凝精流、视罄以辞对,倏然而晦。

游岳阳洞庭记       明高崶

余家食时梦登方舟,正举帆长往,忽惊涛怒浪,停泊柳港,遥见江城层楼、丹崖翠壁、临大江之滨,少焉,风恬浪静,舟始安流觉来,莫知其端。嘉靖甲辰,余麾南阳守,丙午谪郑州判,戊申移巴陵令,舟由荆南顺流而下洞庭,长江风作,维缆矶石、岳阳楼、君山俱在望,宛然昔年梦中景,乃叹曰:余今日谪移,固前定矣。盖巴陵之胜,惟在洞庭一湖,按《禹贡》:九江孔殷,即此湖水,沅渐元辰叙酉澧资湘皆汇流洋溢,五潴周回八百馀里,浩浩汤汤、一碧万顷,月印之而著象,风遭之而成文,殆与芝城之彭蠡、姑苏之震泽、金斗之巢焦、武陵之西湖,同一汪澜也。夫洞庭固极三楚之胜岳阳楼,枕巴丘、瞰洞庭、延庚挹、辛缥缈峥嵘巍乎,大观不特君山咫尺,拥浮湖面南有祝融、北有内方、东有黄鹄、西有大龙,环列拱屹,皆在指顾间,殆与豫章之滕阁,宣城之叠嶂,武昌之黄鹤,黄冈之竹楼,同一壮丽也。夫岳阳固据洞庭之胜,建始莫详,唐开元间,张说谪守是邦,登临赋诗,自尔名重观,其谁念,三千里江潭,一老翁之句,则其怀抱可知矣。说子均李杜韩孟白贾诸名贤,皆有题咏楼与湖山,名益重于世。宋庆历间,滕子京亦谪于斯,作新厥楼属,范希文为记。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者,其寓意深矣。昔柳宗元谪柳永,凡所经之处,皆以词章品题为佳山水。文正公三代以上人物宗谅获此,嘉记华此杰楼更,伟观数重迥出湖山外,岂止一丘一壑、一水一石、云乎哉。当时以《滕楼》《范记》《苏书》《邵篆》为四绝,而永叔特寄诗谓:其逸思遒,文良有以也。日后莅斯者率多迁谪凡所歌咏类,皆悽惋此,固江湖之远,既有以感发羁旅情悃,而郁陶之衷亦藉乎风景而因言以宣也耶,余每登楼,感今慨古、举目萧然,自不能已乎,去国怀乡、忧谗畏讥之念也,按《山海经》:洞庭之山帝二女居之为湘君,因以名山。本静凡,欲登者若先形诸拟议辄,烈风雷雨多不果。是年中秋,余公暇乘舟,独往是日也。晴空不云、澄江不波,既泊岸,回瞻岳楼,恍若蓬莱隔弱水然,湖水浮山入山,则视之不见异哉。崇冈平阜、沃野极百里之远,茂林方竹藤萝绕诸刹之,上山之鸣铿然,有声闻馥郁之香,莫知其处,道书以此为十二福地,其形如艑、其状如十二螺髻,李太白诗: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刘禹锡诗:遥望洞庭山拥翠,白云盘里一青螺。是已。唐谏议韩注直忤贬岳适意,游君山,杜工部寄以濯足洞庭望八荒之诗,何其雄哉,及观湘中老人之歌,东坡谓必谪仙遁世者,所为似亦确论也。若夫山有台名轩辕,相传黄帝即此,铸鼎鼎成骑龙上升。秦始皇南游浮江阻风,问湘君:何神博士以尧,女舜妃对怒赭,其山二说似幻诞,匪经至于柳毅传泾阳,妇书与洞庭水,君宴碧云宫、尤涉荒唐,殊未足信,岳武穆伐君山、木造巨筏、塞港汊、擒洞庭寇杨么,厥功尚可纪哉,余遍历兹山之景,暮烟既凝,暮鸦既栖,可以咏归矣。登舟乃还月明如昼中流浩歌,仍向岳阳楼下泊焉。

洞庭赋〈有序〉      廖道南

夫灵飞之曲神,人所咏歌也。白云之谣,仙姥所赠遗也。宣元机于古调,泄天巧于元声,隽永优柔温醇啴缓是以黄鸟嘤嘤,伐木之义兴焉。白驹皎皎束刍之爱形焉,乃若洞庭,君戴切云之冠,翳承日之华穷深致远极,幽析微卑典午之三谢、陋建安之七子,脱其近习,超于太始庶斯文有托,吾道不孤也已。其辞曰:

善天地之浑噩兮,先五行而乘气机,列津潢于躔舍兮,腾霢霂而滋濡乃润下其浩涆兮,象左旋而东注莽渊,之泶灂兮。西大海乎天之宇,繄君子之体物兮,习重坎而需兑泽㴑,咸池之泱瀼而潏渤兮,浚濛泛之溷湱,羡五湖之浸具区兮,扬灵乎三江,而棹之震泽漭荡,其潆洄兮,洞庭瀖泋,以神倪望岝崿之建霞标兮,穹窿之空翠,峰缥缈而巑岏兮,渎扈练其涣萃泉白云之缭绕兮,洲明月乎。余将征狎鸥鸟于前汀兮,鸣朱雁而啸元鲸,驱河伯使负舟兮,叱阳侯使回楫江妃海童络绎于后先兮,万灵皛皛,其剞劂揽扶桑之翘英兮。蔼建木其如云吸阳精之沆瀣兮,璚膏玉蕊碌,而缤纷友偓佺于元圃兮,招马师皇于流洲,谒东方君于旸谷兮,驾应龙其蚴蟉尔,乃辞阊阖之贝阙兮,抗轩辕之瑶旃,曳芙蓉之霞裾兮,舞群鹄而游,钧天招太一于紫宫兮,卧都房以终日,寂阒寥㵳,其缅藐兮,吻不知予之所,极重曰造化莽眇,吾何求万形生灭,奚可留往者,传舍来缀旒俟。河之清祇增忧,东方煌煌三五收日中,见斗河汉流终风且霾啼,鸺鹠凤凰、窜伏阴岩、幽我歌洞庭阻,且修君子崇德,令名悠于胥乐兮,为好仇。

洞庭湖部艺文二〈诗词〉

洞庭湖         唐宋之问


地尽天水合,朝及洞庭湖。初日当中涌,莫辨东西隅。晶耀目何在,滢濙心欲无。灵光晏海若,游气耿天枢。张乐轩皇至,征苗夏禹徂。楚臣悲落叶,尧女泣苍梧。野积九江润,山通五岳图。风恬鱼自跃,云夕雁相呼。独此临汎漾,浩将人代殊。永言洗氛浊,卒岁为清娱。要使功成退,徒劳越大夫。

游洞庭湖          张说

平湖晓望分,仙峤气氤氲。鼓枻乘清渚,寻峰弄白云。江寒天一色,日静水重纹。树坐参猿啸,沙行入鹭群。缘源斑筱密,挂径绿萝纷。洞穴传虚应,枫林觉自薰。双童有灵药,愿取献明君。


缅邈洞庭岫,蓊蒙水雾色。宛在太湖中,可望不可即。剖竹守穷渚,开门对奇域。城池自笼密,缨绶为徽絷。靡日不思往,经时始愿克。飞棹越溟波,维舟恣攀陟。䆗窱入云步,崎岖倚松息。岩坛有鹤过,壁字无人识。滴石香乳溜,垂崖灵草植。玩幽轻雾阻,讨异忘曛逼。寒沙际水平,霜树笼烟直。空宫闻莫睹,地道窥难测。此处学金丹,何人生羽翼。谁传九光要,几拜三仙职。紫气徒想像,清谈长渺默。霓裳若有来,觏我云峰侧。

泛洞庭           前人

平湖一望水连天,林景千寻下洞泉。忽惊水上光华满,疑是乘舟到日边。

送梁六自洞庭山作      前人

巴陵一望洞庭秋,日见孤峰水上浮。闻道神仙不可接,心随湖水共悠悠。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洞庭寄阎九         前人

洞庭秋正阔,余欲泛归船。莫辨荆吴地,唯馀水共天。渺瀰江树没,合沓海潮连。迟尔为舟楫,相将济巨川。

洞庭湖           李白

日晚湘水绿,孤舟无端倪。明湖涨秋月,独泛巴陵西。遇憩裴逸人,岩居凌丹梯。抱琴出深竹,为我弹鶤鸡。曲尽酒亦倾,北窗醉如泥。人生且行乐,何必组与圭。

九日登巴陵望洞庭      前人

九日天气清,登高无秋云。造化辟川岳,了然楚汉分。长风鼓横波,合沓蹙龙文。忆昔传游豫,楼船壮横汾。今兹讨鲸鲵,旌旆何缤纷。白羽落酒樽,洞庭罗二军。黄花不掇手,战鼓遥相闻。剑舞转颓阳,当时日停曛。酣歌激壮士,可以摧妖氛。龌龊东篱下,渊明不足群。
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

五首            前人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
其二

南湖秋水夜无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其三

洛阳才子谪湘川,元礼同舟月下仙。记得长安还欲笑,不知何处是西天。
其四

洞庭湖西秋月辉,潇湘江北早鸿飞。醉客满船歌白苧,不知霜落入秋衣。
其五

帝子潇湘去不还,空馀青草洞庭间。淡扫明湖开玉镜,丹青画出是君山。

秋登巴陵望洞庭       前人

清晨登巴陵,周览无不极。明湖映天光,彻底见秋色。秋色何苍然,际海俱澄鲜。山青灭远树,水绿无寒烟。来帆出江中,去鸟向日边。风清长沙浦,霜空云梦田。瞻光惜颓发,阅水悲徂年。北渚既荡漾,东流自潺湲。郢人唱白雪,越女歌采莲。听此更肠断,凭崖泪如泉。

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三首   前人

今日竹林宴,我家贤侍郎。三杯容小阮,醉后发清狂。
其二

船上齐桡乐,湖心泛月归。白鸥闲不去,争拂酒筵飞。
其三

划却君山好,平浦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初至襄阳巴陵与李十二白裴九同泛洞庭湖三首            贾至


江上相逢皆旧游,湘山永望不堪愁。明月秋风洞庭水,孤鸿落叶一扁舟。
其二

枫岸纷纷落叶多,洞庭秋水晚来波。乘兴轻舟无近远,白云明月吊湘娥。
其三

江畔枫叶初带霜,渚边菊花亦已黄。轻舟落日兴不尽,三湘五湖意何长。

洞庭送李十二赴零陵     前人

今日相逢落叶前,洞庭秋水远连天。共说金华旧游处,回看北斗欲潸然。

巴陵早春          前人

谪君潇湘渚,再见洞庭秋。极目连江汉,西南浸斗牛。滔滔荡云梦,澹澹摇巴丘。旷如临渤澥,窅疑造瀛洲。君山丽中波,苍翠长夜浮。帝子去永久,楚词尚悲秋。我同长沙行,时事加百忧。登高望旧国,戎马满东周。宛叶遍蓬蒿,樊邓无良畴。独攀青枫树,泪洒沧江流。故人西掖寮,同扈岐阳蒐。差池尽三黜,蹭蹬各南州。相去虽地近,不得从之游。耿耿云阳台,迢迢王粲楼。跂予暮霞里,谁谓无轻舟。

过洞庭湖          杜甫

蛟室围青草,龙堆拥白沙。护堤盘古木,迎棹舞神鸦。破浪南风正,回樯畏日斜。湖光与天远,直欲汎仙槎。

过南岳入洞庭湖       前人

洪波忽争道,岸转异江湖。鄂渚分云树,衡山引舳舻。翠牙穿裛桨,碧节上寒蒲。病渴身何去,春生力更无。壤童犁雨雪,渔屋架泥涂。敧侧风帆满,微冥水驿孤。悠悠回赤壁,浩浩略苍梧。帝子留遗恨,曹公屈壮图。圣朝光御极,残孽驻艰虞。才淑随厮养,名贤隐锻炉。邵平元入汉,张翰后归吴。莫怪啼痕数,危樯逐夜乌。

登岳阳楼          前人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隔,凭高涕泗流。

陪裴使君登岳阳楼      前人

湖阔兼云雾,楼孤属晚晴。礼加徐孺子,诗接谢宣城。雪岸丛梅发,春泥百草生。敢违渔父问,从此更南征。

洞庭秋月行        刘禹锡

洞庭秋月生湖心,层波万顷如镕金。孤轮徐转光不定,游气濛濛隔寒镜。是时白露三秋中,湖平月上天地空。岳阳城头暮角绝,荡漾巳过君山东。城头苍苍夜寂寂,水月逶迤绕城白。荡桨巴童歌竹枝,连樯估客吹羌笛。势高夜久阴力全,爽气肃肃开清躔。浮云夜乌啼四裔,遥望星斗当中天。天鸡相呼曙霞出,歛影含光让朝日。日出喧喧人不閒,夜来清景非人间。

初至洞庭怀灞陵别业    刘长卿

长安邈千里,月夕怀双阙。已是洞庭人,犹看灞陵月。谁堪去乡意,亲戚想天末。昨夜梦中归,烟波觉来阔。江皋见芳草,孤客心欲绝。岂讶青春来,但伤经时别。长天不可望,鸟与浮云没。

岳阳馆中望洞庭湖      前人

万古巴丘戍,平湖北望长。问人何淼淼,愁暮更苍苍。叠浪浮元气,中流没太阳。孤舟有归客,早晚达潇湘。

杪秋洞庭中怀亡道士谢太虚  前人

漂泊日复日,洞庭今更秋。风清亦何意,此夜催人愁。惆怅客中月,徘徊江上楼。心如楚天远,目送沧波流。羽客久已没,微言无处求。空馀白云在,容与随孤舟。千里沓难望,一身常独游。故园复何许,江海徒淹留。

洞庭湖           韩愈

十月阴气盛,北风无时休。苍茫洞庭岸,与子相继舟。雾雨晦争泄,波涛怒相投。鸡犬断四听,粮绝谁与谋。相去不容步,险如碍山丘。清谈可以饱,梦想接无由。男女喧左右,啼饥但啾啾。非怀北归兴,何用胜羁愁。云外有白日,寒光自悠悠。能令暂开霁,过是吾无求。

送李础判官归湖南      前人

长沙入楚深,洞庭值秋晚。人随鸿雁少,江共蒹葭远。历历余所经,悠悠子当返。孤游怀耿介,旅宿梦婉娩。风土稍殊音,鱼虾日异饭。亲交俱在此,谁与同息偃。

登岳阳楼          前人

洞庭九州间,厥大谁与让。南汇群崖水,北注何奔放。潴为七百里,吞纳各殊状。自古澄不清,环混无归向。炎风日搜搅,幽怪多冗长。轩然大波起,宇宙溢而畅。巍峨拔嵩华,腾跃较健壮。声音一何宏,轰磕车万两。犹疑帝轩辕,张乐就空旷。蛟螭露笋簴,缟练吹组帐。鬼神非人世,节奏颇跌荡。阳施见夸丽,阴闭咸悽怆。朝回宜春口,极地缺堤障。夜缆巴陵州,丛芮才可傍。星河尽涵泳,俯仰迷下上。馀澜怒不已,喧聒鸣瓮盎。明登岳阳楼,辉焕朝日亮。飞廉戢其威,清晏息纤纩。泓澄湛凝绿,物影巧相况。江豚时出戏,惊波忽荡瀁。

洞庭湖           曹松

东西南北各连空,波上唯留小朵峰。长与岳阳翻鼓角,不离云梦转鱼龙。吸回日月过千顷,铺尽星河剩一重。直到劫馀还作陆,是时应有羽人逢。

洞庭冬夜闻笛       李义壮

湖水茫茫冬月白,三年夜半孤舟客。一回见月一沾巾,湖上何人复吹笛。横笛能令孤客悲,况复天空岁晏时。羽音剽疾商音切,湖波潋滟湖云迟。凄断湘娥擘斑竹,严霜沥沥飞寒玉。巴童折柳更竛竮,无数飘花满洞庭。鱼龙寂寞鸿雁杳,惟馀一点君山青。明日别离向何许,渡口一声泪如雨。

洞庭玩月          韩偓

洞庭湖上清秋月,月皎湖宽万顷霜。玉碗深沉潭底白,金杯细碎浪头光。寒惊乌鹊离巢噪,冷射蛟螭换窟藏。更忆瑶台逢此夜,水晶宫殿挹琼浆。

秋晚过洞庭         张泌

征帆高挂酒初酣,暮景离情两不堪。千里晚霞云梦北,一洲霜橘洞庭南。溪风送雨过秋寺,涧石惊龙落夜潭。漫把羁魂吊湘魄,九嶷愁绝锁烟岚。

洞庭风雨         李群玉

巨浸吞湘澧,西风忽怒号。水将天共黑,云与浪争高。羽化思乘鲤,山漂欲拜鳌。阳乌犹曝翅,真恐湿蟠桃。

洞庭            前人

楚色笼秋草,秋风洗洞庭。久霏生水寺,初月落云汀。棹响来空阔,渔歌去杳冥。欲浮阑下艇,一到斗牛津。

洞庭            许棠

惊波常不定,半日鬓堪斑。四顾疑无地,中流忽有山。鸟高常畏坠,帆远却如闲。渔父前相引,时歌浩渺间。

过洞庭           前人

空江浩汗景萧然,尽日菰蒲泊钓船。青草浪高三月渡,绿杨花扑一溪烟。情多莫举伤春目,愁极缘无买酒钱。犹有渔人数家住,不成村落夕阳边。

秋宿洞庭          周贺

洞庭初下叶,旅客不胜愁。明月天涯夜,青山江上秋。一官成白首,万里寄沧洲。只被浮名系,宁无愧海鸥。

洞庭言怀         谭用之

江上阴云锁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千家薜荔村。乡思不堪悲橘柚,旅途谁肯念王孙。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过洞庭           李屿

浩渺注横流,千潭合万湫。半洪侵楚翼,一汊属吴头。动轴当新霁,漫空正仲秋。势翻荆口泊,声拥岳阳浮。远霢滋衡岳,微凉散橘洲。星辰连影动,岚翠逐隅收。渐落分行雁,旋添趁伴舟。升腾人莫测,安稳路何忧。气与尘中别,言堪象外搜。此身如粗了,来把一竿休。

岳阳晚望          崔珏

乾坤千里水云间,钓艇如萍去复还。楼上北风斜捲席,湖中西日倒衔山。怀沙有恨骚人往,鼓瑟无声帝子閒。何事黄昏尚凝睇,数行烟树接荆蛮。

题岳阳楼         白居易

岳阳楼下水漫漫,独上危楼凭曲栏。春岸绿时连梦泽,夕阳红处近长安。猿攀树立啼何苦。雁点湖飞渡亦难。此地唯堪画图障,华堂张与贵人看。

和友人忆洞庭旧居      刘沧

客舍经时益苦吟,洞庭犹忆在前林。青山残月有归梦,碧落片云生远心。溪路烟开江月出,草堂门掩海涛深。因君话旧起愁思,隔水数声何处砧。

登岳阳楼         麻温其

湖边景物属秋天,楼上风光似去年。仙侣缑生留福地,湘娥帝子寄哀弦。云门自绕轩台外,木叶偏飞楚客前。极目江山何处是,一帆万里信归船。

送刘山人归洞庭       李频

去意无人会,惟应道是从。半湖乘早月,中路入疏钟。秋尽户螽急,夜深山雨重。当时将隐者,分得几株松。

过洞庭湖          张乔

浪高风力大,挂席一言迟。及到堪忧处,争如未济时。鱼龙侵莫测,雷雨动须疑。此际情无赖,何因寄所思。

洞庭南馆          张祜

一径逗霜林,朱栏绕碧岑。地盘云梦角,山镇洞庭心。树白看烟起,沙红见日沉。还因此悲屈,惆怅又行吟。

过洞庭          朱庆馀

帆挂狂风起,茫茫既往时。波涛如未息,舟楫亦堪疑。远雁投孤岛,长天下四维。前程有平处,谁敢与心期。

春晚岳阳楼言怀二首     崔鲁

烟花零落过清明,异国光阴老客情。云梦夕阳愁里色,洞庭春浪坐来声。天涯一与旧山别,江上几看芳草生。独倚栏杆意难写,暮笳呜咽调孤城。
其二

翠烟如钿柳如环,时倚南楼独看山。江国草花三月暮,帝城尘梦一年闲。虚舟尚叹萦难解,飞鸟空惭倦未还。何似不羁詹父伴,卧烟歌月老潺潺。

夜过洞庭         殷尧藩

笙歌只解闹花天,谁是敲冰棹小船。为觅潇湘幽隐处,夜深载月听鸣泉。

洞庭            胡曾

五月扁舟过洞庭,鱼龙吹浪水云腥。轩辕黄帝今何在,回首巴陵芦叶青。

秋日登岳阳楼晴望      张碧

三秋倚练飞金盏,洞庭波定平如划。天高云卷绿罗低,一点君山碍人眼。漫漫万顷铺琉璃,烟波阔远无鸟飞。西南东北竞无际,直疑侵断青天涯。屈原回日牵愁吟,龙宫感激致应沈。贾生憔悴说不得,茫茫烟霭堆湖心。

洞庭野望        宋陈与义

洞庭微雨后,凉气入纶巾。水底归云乱,芦丛返照新。遥汀横薄暮,独鸟渡长津。兵甲无归日,江湖送老身。悠悠只倚杖,悄悄自伤神。天意苍茫里,村醪亦醉人。
连日风作洞庭不可渡出赤沙湖范成大

金沙堆前风未平,赤沙湖边波不惊。客行但逐安稳去,三十六湾涨痕生。沧洲寒食春亦到,荻芽深碧蒌芽青。汨罗水饱动荆渚,岳麓雨来昏洞庭。大荒无依飞鸟绝,天地惟有孤舟行。慷慨悲歌续楚些,髣髴幽瑟迎湘灵。黄昏惨淡舣极浦,虽有渔舍无人声。各湖落𤃩此暂住,春潦怒长随佣耕。吾生一叶寄万木,况复摇落浮沧溟。渔蛮尚自有常处,羁宦方汝尤飘零。

洞庭湖          刘子澄

天孙岁晚会湘灵,倒泻银河合洞庭。上下天光惟一白,中间山色不多青。荆潭万里收尘滓,宇宙连宵失晓暝。莫道人间少仙境,诗思酒魄一时醒。

洞庭秋望         元吴荃

洞庭遥在天之东,放歌濯足秋正中。君山倒蘸翠螺湿,湖水直与银河通。一点两点沙鸟白,千树万树霜叶红。美人娟娟隔秋水,目极万里双飞鸿。

送郑同夫归豫章分题得洞庭湖 顾瑛

五湖秋水洞庭烟,七十二峰秋插天。神禹书藏林屋里,仙人诗刻石屏前。温温玉气穿灵洞,白白银河泻瀑泉。鸿雁来时木叶下,送君晨发楚江船。

洞庭秋月         揭傒斯

浩气自澄穆,碧波还荡漾。应有凌风人,吹笛君山上。

《前题》陈旅

轩后不张乐,白月照野水。泠泠水影中,瑶瑟泣湘鬼。

过洞庭           唐珙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江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洞庭春兴         明杨慎

帝里朝辞供奉班,客程宵济洞庭湾。湘君鼓瑟清泠外,鲛女鸣机缥缈间。青草波光连梦泽,苍梧云物隔疑山。故园亦有岷江水,垂老生涯钓艇閒。

洞庭秋月         夏元吉

万籁无声玉宇清,君山推出一轮明。婵娟倒蘸寒波底,惊起鱼龙梦不成。

《前题》唐·寅

洞庭湖上岳阳楼,槛外波光接素秋。数点征帆天际落,不知谁是五湖舟。

过洞庭湖         冯世雍

楚客驱车过洞庭,天风飒飒吹湘灵。斜阳欲尽乱山碧,别浦远望飞烟青。南荒征旆倚明月,东郭草堂虚翠屏。浮槎万里泛牛斗,剑光白日秋空冥。

送客游洞庭湖        谢榛

相逢楚客问巴州,此去扬帆湖上游。日月平临洞庭水,烟霞半入岳阳楼。低空白雁投寒渚,隔浦丹枫照暮秋。莫向湘君听鼓瑟,黄陵月冷不胜愁。

洞庭湖中作        李东阳

湖南钜郡称岳阳,楼前大湖春水长。周回九江带七泽,颠倒万象随山光。洪涛巨浪拍山动,风雨却洒炎天凉。君山远在湖中央,苍梧不来断人肠。南寻汨罗不知处,屈子随地魂茫茫。谢公吊古心慷慨,予亦从之渡沅湘。平生壮游天地间,老大不觉鬓眉苍。商飙南来振南岳,孤棹未许还沧浪。画图髣髴今皆足,江海风期殊未忘。挥毫赋者谁最强,前有引魁后孔畼。二子之名满天下,豪气直欲隘八荒。嗟予有辞不敢吐,人今尽笑二子狂。眼中同调似公少,且复尽醉君山傍。

洞庭秋月          黎扩

湖上清秋夜,扁舟泛碧波。紫箫吹不断,无奈月明何。

雨中过洞庭         王称

昨夜南风起洞庭,晓来湖上雨溟溟。忽看天际惊涛白,失却君山一点青。

过洞庭赋得湖南清绝地   谭元春

岸青点点浮沮洳,直看天日菰蒲去。随波流山山不知,鸥与前帆落何处。轻舟二月桃源间,有此奇奔无此閒。云中湘娥不断魂,疏雨如秋凉万山。山水照耀晨复昏,南方自有湖岳尊。人来其间亦如此,孤怀落落千馀里。

登岳阳楼          汪濊

危栏高栋俯江赊,览胜难逢贯月槎。天际遥连湖水阔,山形时带彩云遐。吟看渔子歌中乐,坐对寒流石上沙。四顾烟岚直浩渺,征帆落日影横斜。

洞庭阻风         许梦熊

湘阴之渚何曲曲,宛转盘旋三十六。水性从来柔且刚,百折东之不回顾。北风吹浪洞庭野,千艘连云如屋瓦。惭余淹蹇待时来,就中岂无速归者。去年中秋月在家,一轮五色天开花。此夕归舟载明月,三五良宵惜离别。湘江主人赠我酒,江头问鱼鱼亦有。醉来只觉天地宽,枫林楚水通长安。人生利钝那可期,一息千里须有时。

洞庭秋月         无名氏

纤云不动金波浮,玉沙万里开清秋。青山一发渺无际,天影落镜星河流。中流无人万籁寂,夜深往往鱼龙出。何人长笛在扁舟,水远天长露华白。
浪淘沙〈洞庭秋月〉   明钟世贤
霜落洞庭秋,天阔云收。影摇孤月翠光流,何处仙人吹铁笛。黄鹤楼头。 不洗古今愁,只管清幽。琉璃盘里水晶毬,照彻君山千万丈。便是瀛洲。

洞庭湖部选句

陈阴铿《渡青草湖》诗:洞庭春溜满,平湖锦帆张。唐张说《巴丘春》诗:日出洞庭水,春山挂断霞。〈又〉岳州作朝游洞庭,上缅望京华绝。
李白《衡山》诗:回飙吹散五峰雪,往往飞花落洞庭。〈又〉临江王节士歌:洞庭白波木叶稀,燕鸿始入吴云飞。马戴《夜入湘中》诗:洞庭人夜到,孤棹入湘中。
寄韩谏议诗:濯足洞庭望八荒。
程贺君山诗云:是昆崙山顶石,海风飘落洞庭湖。郎士元《夜泊湘江》诗:湘山水落洞庭波。
贾岛《送惠雅法师归玉泉》诗:祇到潇湘地,洞庭湖未游。
张继《重经巴丘》诗,诗句:乱随青草落酒肠,俱逐洞庭宽。
顾况《嵇山道芬上人画山水》歌:渌汗平铺洞庭水。杨凝《初次巴陵》诗:西江浪接洞庭波,积水遥连天上河。
李群玉《寄短书》歌:翔雁横秋过洞庭,西风落日浪峥嵘。
温庭筠《赠少年》诗:江海相逢客恨多,秋风叶下洞庭波。
袁皓《过萍川题梵林寺》诗:泸水东奔彭蠡浪,萍川西注洞庭波。
顾在镕《题光福上方塔》诗:汀沼或栖彭泽雁,楼台深贮洞庭风。
徐铉《送杨郎中唐员外奉使湖南》诗:方舟齐泛洞庭春。元傅《若金汉江》诗:地雄缥缈连嶓冢,天险微茫带洞庭。
明钱允《治楚江秋晚》诗:扬帆指洞庭,忽捩君山柁。王彦泓太湖诗:包山湖达洞庭湖。
杨基《岳阳楼》诗:春色醉巴陵,阑干落洞庭。
边贡《鄂渚》诗:鄂渚维舟楫,登高览洞庭。
欧阳明《长沙别朱一》诗:江上孤舟对夕曛,洞庭漠漠起寒云。

洞庭湖部纪事

《地理通释》:秦与荆人大战,大破荆袭郢,取洞庭五湖江南。
《后汉书·南蛮传》:吴起相悼王,南并蛮越,遂有洞庭苍梧。
《长沙府志》:洞庭老人,不知何许人。《夷坚志》云:卓彦恭尝过洞庭,月下有一小渔舟,过其傍,因呼问:有鱼否。应曰:无鱼,有诗。卓喜曰:愿闻一篇,可乎。老人鼓枻徐去,高吟曰:八十沧浪一老翁,芦花江上水连空。世间多少乘除事,良夜月明收钓筒。欲邀致之,不可及也。《北梦琐言》:天祐中,淮西围武昌杜洪,中令乞师于梁主。梁与荆方睦,乃讽中令,成汭帅兵救之,汭欲亲征。乃造巨舰一艘,三年而成。号曰和州载舰,上列厅宇洎司局,有司衙府之制,又有齐山截海之名,其馀华壮可知也。饰非拒谏,断自己意,幕僚俛仰,不措一词,惟孔目官杨原赞成之。舟次洞庭湖君山下,吴师焚之,汭竟溺死,兵士溃散。先成改名曰:汭即水内也。湖南及朗州军入,江陵俘载军,前睹掌伎巧,僧道各官并归长沙,成汭之名,和州之说,盖前定矣。
《五代史·楚世家》:唐庄宗灭梁,楚马殷遣其子希范修贡京师,上梁所授都统印。庄宗问洞庭广狭。希范对曰:车驾南巡,才堪饮马耳。庄宗嘉之。
《宋史·河渠志》:徽宗崇宁四年正月,以仓部员外郎沈延嗣提举开修青草、洞庭直河。
《岳州府志》:建炎四年五月,洞庭湖夜赤光,东北亘天如火明照湖心,上下一色,俄转东南此血徵也。后寇兵犯湘沔。
《宋史·五行志》:孝宗乾道七年十一月丁亥,洞庭湖巨鼋走沙拥舟,身广长皆丈馀,升舟,以首足压重舰没水。
《常德府志》:乾道七年十一月丁亥,洞庭湖中有蚌大如半席,深夜侧立一壳,乘风往来烟波间,中吐大珠与月相射。渔者百端取之终不可得。
《宋史·张浚传》:浚,字德远,汉州绵竹人,绍兴五年,除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务在塞倖门,抑近习。时巨寇杨么据洞庭,屡攻不克,浚以建康东南都会,而洞庭据上流,恐滋蔓为害,请因盛夏乘其怠讨之,具奏请行。至醴陵,释邑囚数百,皆杨么谍者,给以文书,俾招谕诸砦,囚驩呼而往。至潭,贼众二十馀万相继来降,湖寇尽平。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十二年三月辛卯,宋将高世杰会郢、复、岳三州及上流诸军战船数千艘,兵数万人,扼荆江口。壬辰,阿里海牙以军屯于东岸,世杰夜半遁去,黎明至洞庭湖口,兵船成列而阵。阿里海牙督诸翼万户及水军张荣实、解汝楫等,逐世杰于湖口之夹滩。
《岳州府志》:元杜云隐,黄陂人,洞庭湖庙祝也。能知水面风波,与人语:辄验江南湖北,肃政廉访。伯颜上其事于朝,至元十六年十月,内敕封普惠广化真人提调沿江诸庙事。
《东昌府志》:张继祖妻郭氏,棠邑人,继祖从平章阿里海牙征入桂,卒于洞庭怒涛中。郭絜子自长沙奔丧归葬时,年二十五,即毁容自誓抚子,震以至成立。《岳州府志》:顺帝至正十五年,群鼠数十万渡洞庭湖,去四川。
《四川总志》:青文胜,大宁人,洪武间,为《龙阳典史》邑赋,凡三万七千有奇滨于洞庭,每苦水,患民不能输胜疏减;凡三上不报,遂经于登闻鼓下事,闻矜其诚,切诏减赋二万四千馀石,民德之。
《岳州府志》:姚文灏,字秀夫,贵溪人,成化甲辰进士。为湖广提学佥事,过洞庭,舟几危,端坐不动,风止泊舟,登岳阳楼云:来时行李萧然,去时行李萧然,岳阳楼下经过,此心无愧苍天。
武宗正德八年,岳州大雨雪,洞庭冰合,人骑可行。《南昌郡乘》:姜仪,字君肃,南昌人,正德甲戌进士。历浙江右参议、湖广郴桂兵备副使。时洞庭寇盗充斥,仪令渔艇悉为保甲捕贼,而出己赎锾代为课输,贼起,听其舣舟而击之。寇之所有,尽以赏其劳,官司不问。湖商赖之。
《辰州府志》:田成龙,沅陵人,以恩选领应天庚午乡荐,娴于诗文,好访名胜,尝泛洞庭,涉彭蠡,探庐山,武夷之奇。《岳州府志》:嘉靖二十九年庚戌,洞庭湖中有五龙并见。
孙宜,字仲可,五岁知学,稍长游京师,名甚著,举乡贡,屡试礼部不售,年三十八,卜隐洞庭,自称渔人,辟园于居,左攀萝扪竹,临风放歌,为举子三十年,足不履公室。博奥靡弗通,著有《洞庭渔人集》五十卷行世。《常德府志》:姚学闵,字汝孝,武陵人,登隆庆辛未进士,为刑科给事中。历转三垣多所建白,时差役无定例,以至民多流亡。乃以户科都给事中,奏定一条编,永为良法,改辰常沅军饷,以辰常各卫,远阻洞庭,风浪叵测,永无漕运之役。
《湖广通志》:萧时逢,巴陵人,万历戊子春,洞庭风作,舟覆,积尸四十馀,时逢悉棺葬之。太守王潆题恩施不报四字旌其宅。
《潮州府志》:谢正蒙,字中吉,惠来人,中万历戊子乡试。与邹元标、何乔远诸公,讲求正学,筮仕安乡,知县县滨于洞庭湖,正蒙至湖,水不复为患,举卓异。
《江宁府志》:万历三十七年,有鼠从湖广涉洞庭至扬子江,昼伏夜行,尾尾相衔,渡水如履平土,至岸即入人家,在野则伤田禾。
《岳州府志》:熹宗天启元年辛酉,岳州大雪自正月至二月终不绝,平地积四五尺,人畜树木鱼鳖冻死无数,洞庭冻结可行。
《宁海县志》:胡献来,字子良,号觉非,太湖人,天启丁卯膺乡荐冠,本房戊辰捷南宫初授行人,晋兵郎典武,选湖广洞庭,风波甚恶,为寇盗薮。公迁岳州兵备,即疏请设兵船数十,遇风,连艘以镇之,遇盗;连艘以击之,而湖患乃克以息。
《长沙府志》:吴云龙,号少湘,湘阴人,磊落好义,赴人之急,惟恐不赡。曾贸易,过洞庭,见邻舟将覆,极力拯之,活数十人,尽所贸以给道里费,虽归囊萧然勿计也。《广东通志》:郭槃,字乐周,南海人,领辛酉乡荐第六,授岳州府同知,岳枕洞庭之墟,萑苻旷莽槃画防海十策,置兵舰严哨捕,上亟借箸,地方赖以无警。
《衡州府志》:庞蕴,字道元,襄阳人,随父官衡阳,因家焉少憎尘劳,志求真缔,尝侍父守衡日,于城南舍宅为能仁寺,以舟载家赀,宦橐尽沉诸洞庭,往来一叶,令所生男女鬻竹器以度饔飧。
《湖广通志》:毕应达,衡阳人,母汤氏,感心疾,殆甚,达尝粪,觉味苦,默祷,愿以身代。因割股煮糜,托言,人参饵进之。母疾顿起。后达舟过洞庭,风狂,几致覆溺,望樯上有光如烛,得抵岸免,人以为笃行之报。
邓孔符,桂阳州人,兄孔范疾剧符割臂疗之事,闻学使给以衣巾,后过洞庭,舟覆不溺至耆龄乃终。

洞庭湖部杂录

《战国策》:吴起对王钟曰:昔者三苗之居,左有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
《淮南子》:江水之始出于岷山也,可褰裳而越也,及至乎下洞庭,骛石城,经丹徒,起波涛,舟航一日,不能济也。
《博物志》:吴左洞庭、右彭蠡,后滨长江。
《岳阳风土记》:洞庭湖岸有石井,二相去数百步,俗号秦皇井,其泉甚甘美。
舟中有朱砂,过洞庭多为风涛所苦,相传以为龙神所宝也。载人柩者亦然。近日扶柩过者,往往少惊恐。秋深,洞庭水落,皛皛皆陂泺,众鱼所聚。一夕风色便顺,则所得之鱼厌饫邻境,湖上渔人有善没者,云:洞庭湘湖,夏秋水涨深不过数十尺,而荆口水深一二百尺。穷冬,洞庭湖水已退尽,江湖寒洪,在徒涉处得鱼数百斤者,而荆江鱼重不过数十斤。
《北梦琐言》:前辈许棠《过洞庭诗》最为首出,尔后无继斯作诗。僧齐己驻锡,巴陵欲吟一首诗,竟未得意,有都押衙者蔡姓,而忘其名戏谓己公。曰:题洞庭者某诗绝矣,诸人幸勿措词,己公坚请,口劄押,衙朗吟曰:可怜洞庭湖,恰到三冬无髭须。以其不成湖也。诸僧大笑之。
宋范仲淹《岳阳楼记》: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若夫霪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元周志德《岳阳楼记》:夫岳阳楼,以洞庭倍声价,而洞庭即以岳阳楼为眉目。洞庭跨楚地几千里,汪洋浩淼,天朗气清之候。徙倚盼望,妍熊横生,及狂飙忽起,崩浪拍空,汹涌澎湃。观者惊心骇目,然不足为洞庭病,譬之金锡精纯,而寓锋锷也。譬之圭璧温润,而形棱隅也;譬之音乐清越,而能镗鞳也;譬之騄駬骅骝调良驯服而能追风逐电也。譬之蛟龙虎豹静,则隐跃于渊潜伏于窟。动则蟠翔于天,踞啸于山也。譬之名儒全才文,则吐凤生花,武则摧坚陷阵也;譬之王朝典制喜,则车马衮黼无吝施,怒则干戈矛刃无宿誓也;譬之大块运度春温,则宇内皆饱,其欣合煦妪,秋肃则寰中皆承其惨淡栗烈也。以正若彼,以奇若此湖之能事。莫非楼之胜概,则作楼者之功。岂浅鲜哉。

洞庭湖部外编

《湘川记》:君山有美酒,饮者不死。汉武帝遣栾,巴求得之,未进御。东方朔窃取,帝怒,欲杀之,对曰:使酒有验,杀臣亦不死;无验,安用酒为。帝笑而释之。
石柱冈在安乡永宁村,相传有仙人,一夜立石坊于其地,二柱将竖,鸡鸣未成。而去至今,二柱凿痕宛然。《独异志》:开元中,燉煌李鹬为邵州刺史,挈家之任,泛洞庭时,晴登岸,因鼻血衄,沙上为江龟所舐。俄与鹬一,其形体言语衣服不异鹬。本形为龟所系于水中,其妻子家人随龟就任,州人亦不能觉。为郡数年,因天下大旱,江西河沙道士叶静能自浮山赴水朝。过洞庭,忽见沙上一人面缚,问曰:君何为者。鹬以状对。静书一符帖巨石上,石即飞起,空中龟方拥案晨衙为巨石所击,乃复本形。时,张说为岳州刺史,具奏。以舟楫送鹬赴郡。今舟行相戒,不沥鼻血于波中,以此故也。
《博异志》:贾客吕筠卿,常于仲春夜泊舟君山,命酒吹笛数曲。忽见一老父拿舟来。于怀袖间出,笛三管,其一大如合拱;其次如常人所蓄;其一绝小如细笔管筠。卿请吹之,父老曰:其大者,诸天之乐不可发;其次对洞庭诸仙合乐而吹;其小者,是老身朋侪可乐者。试为子吹之不知可。终一曲,否言毕,抽笛吹三声,湖上风动,波涛滉瀁,鱼龟跳喷;五声,六声,君山鸟兽叫噪,月色昏昧,舟人大恐,父老遂止。乃歌曰:湘中老人读黄老,手援紫藟坐碧草。春至不知湘水生日,暮忘却巴陵道。遂棹舟去,隐隐渐没于波间。
《湘中志》:贞元中,湘潭尉郑德邻,家长沙,有亲表居江夏,岁往省,每涉洞庭,历湘中时,遇鹾贾韦生乘巨舟同离鄂渚,至洞庭之畔,又同宿,韦有女美而艳,适于水窗中垂钓。德邻见而悦之。遂以红绡一幅题诗曰:纤手垂钩对小窗,红蕖秋色艳长江。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双。强以红绡惹其钩女,以所得系臂自爱,惜之明日乘风发舟,风势渐紧。德邻舟小,不敢发。将暮,有渔人语德邻曰:向发巨舟已全家没于洞庭矣。德邻大骇,神思恍惚,悲惋久之,为吊江姝二首曰:湖面狂风且莫吹,浪花初绽月光微。沉潜暗想横波泪,得共鲛人相对垂。洞庭风软荻花秋,新没青蛾细浪愁。泪滴白蘋君不见,月明江上有沙鸥。诗成酹而投之,遂感水神,持诣,水府览之,谓同溺数辈曰:谁为郑生所爱。有主者,搜臂见红绡。语府君曰:德邻异日是吾邑明宰,不可不曲活尔。命召主者携韦氏送郑生。韦氏视府君乃一老叟也。随主者疾趋,道睹一大池,碧水汪然。遂为主者推坠其中,或沉或浮,夜三更德邻未寐,忽见有物触舟,遂秉烛惊而拯之。乃韦女也,系臂红绡尚在。德邻喜骇,良久女苏息,及晓方能言。乃说:府君感君而活我命。德邻曰:府君何人也。终不醒悟,遂纳为室,将归长沙,后三年,德邻当调迁,谋醴陵令。韦氏曰:不过作巴陵耳。德邻曰:子何以知。韦氏曰:昔水府君言君是吾邑明宰。德邻志之,选,果得巴陵令。
《仙传拾遗》:唐仪凤中,有儒生柳毅,吴邑人也。应举赴咸京,下第,归至泾阳。见一妇牧羊曰:妾洞庭君小女,嫁泾川次子。为婢所惑,得罪舅姑,毁黜至此。敢寄尺牍于洞庭之阴,有大橘树,君击树三,当有应者。毅如言,见千门万户曰:灵虚殿一人,取书进之。君泣曰:老夫之罪,使懦弱罹害。言未毕,有赤龙长万丈,霹天而去。俄而祥风庆云幢节玲珑红妆千百。中有一人即寄书者,乃宴毅于碧云宫。辞去后再娶。卢氏貌类龙女曰:余即洞庭君女,泾上之辱,君能救之,兹奉闺房永以为好,同归洞庭,莫知其终。后人皆以为水仙,为立祠焉。
《龙城录》:长安任中,宣家素蓄宝镜,谓之飞精。识者谓是三代物。后有八字仅可晓,然近籀篆云:水银阴精,百鍊成镜。询所得,云:商山樵者石下得之,后中宣南游洞庭,风涛汹涌,因泊舟,梦一道士赤衣乘龙指中。宣言:此镜乃水,府至宝出。世有期今,当归我矣。中宣因问姓氏,但笑而不答。持镜而去,梦回亟视箧中,已失所在。
《甘泽谣》:韦驺者,明五音,善长啸,自称逸群公子。举进士一不第,便已曰:男子四方之志,岂屈节于风尘哉。游岳阳,岳阳太守以亲知见辟,数月,谢病去,驺弟騋,舟行溺洞庭,驺乃水滨恸哭。移舟湖神祠下,欲焚其庙,曰:千金估舟,安稳获济,吾弟穷倅,乃罹此殃焉。用尔庙为忽于舟中,假寐梦神人,盛服来谒,谓驺曰:幽冥之途,无枉杀者。公先君昔为城守,方刚谠正。鬼神避之,撤淫祠,甚多不当废者,有一二神上诉。帝初不许,固请十馀年,乃许。与后嗣一人谢二废庙之主。故公弟当之,倘求丧不获,即我之过。当令水工送尸湖上。驺惊寤其事,遽止。遂命渔舟施钓缗。果获弟尸于岸。是夕又梦神谢曰:鬼神不畏忿怒而畏果,敢以其诚也。君今果敢如是。吾所以怀畏,昔洞庭张乐是吾所司。愿以至音酬君,厚德所冀。观咸池之节,奏释浮世之忧烦也。忽睹金石羽籥铿锵,驺甚叹,异曲终乃寤。
开宝中,贾知微遇曾城夫人及二妃于洞庭。歌曰:黄陵庙前青草春,黄陵女儿茜裙新。轻舟短棹唱歌好,水远山长愁杀人。歌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