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云梦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七卷目录

 蕲水部汇考
  考
 云梦泽部汇考
  考
 云梦泽部艺文一
  云梦赋         元何克明
  前题            丘堂
  前题           陈谊高
 云梦泽部艺文二
  云梦          明李梦阳
  赋得气蒸云梦泽      邹观光
  赋得天寒梦泽深       前人
 云梦泽部选句
 云梦泽部纪事
 云梦泽部杂录
 云梦泽部外编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七卷

蕲水部汇考

水经之蕲水

蕲水,源出今湖广黄州府蕲州城北四流山,西南流合钴鉧,水至蕲州,入于大江。


《水经》:蕲水出江夏,蕲春县北山。〈注〉山,即近柳也。〈近宋本作蕲〉水首受希水枝,津西南流,历蕲山出蛮中,故以此蛮为五水。蛮水,即谓巴水也,又赤亭水。西归水蛮,左冯居岨,藉山川世为抄𣊻。宋世沈庆之于西阳上下,诛伐蛮夷,即五水蛮也。
南过其县西,〈注〉晋改为蕲阳县。县从江州置大阳,戍后齐安郡,移治于此也。
又南至蕲口,南入于江,〈注〉蕲水南对蕲阳州。入于大江。谓蕲口洲,上有蕲阳县徙。
《续文献通考》:湖广黄州府蕲河,在蕲州北。发源大浮山,西流入赤东湖。
高溪,在蕲州东北,源出白岩山,南入蕲河。
《湖广通志》:黄州府四流山,在蕲州境内,山巅迤逦,有水南流入蕲水,西流亦入蕲水,北流至寿州,东流入安庆府太湖。
钴鉧水,在蕲州治南,源出栌梨山,入蕲湖。
《黄州府志》:蕲州蕲河在州城北,南流过州城西,又南至蕲口,入于江。

云梦泽部汇考

《禹贡》荆州之云梦
云梦泽,在今湖广荆州府云梦县城南,跨江南北方八、九百里,连延华容、枝江、江夏、安陆之地,自古所称大泽,惟此为最。分言之,则为二;合言之,则惟一也。


《书经·夏书·禹贡》:云,土梦作乂。〈疏〉《地理志》:南郡华容县,南有云梦泽,杜预云南郡枝江县西有云梦城,江夏安陆县西亦有云梦。《蔡传》:云梦方八九百里,跨江南,北华容,枝江、江夏、安陆皆其地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南曰荆州,其泽薮曰云梦。《订义》《易氏》曰:汉志华容县,有云梦泽在南。然司马相如言云梦泽方八九百里,则云梦非止一泽,随所在而为之名。《左传》:定公四年,楚子涉睢济江入于云中,则知在江之北者,为云。又昭公三年,楚享郑伯田江南之梦,则知在江之南者,为梦。《禹贡》言:云土梦作乂。盖南北高下不等,故江北之云,方见土,而江南之梦已作,乂其势然也。郑锷曰:《舆地广记》云:今云梦泽,在安陆县。黄氏曰:云梦跨江南,北今荆南岳州界。
《尔雅·释地·十薮》:楚有云梦。〈注〉今南郡华容县,东南巴丘湖是也。〈疏〉《周礼》:荆州云其泽薮曰云梦。郑注云:云梦在华容。《禹贡》云:云土梦作乂。昭公三年《左传》:楚子与、郑伯田于江南之梦。又定公四年,楚子涉睢济江入于云中。杜预云:南郡枝江县西有云梦城,江夏安陆县东南,亦有云梦城,或曰:南郡华容县东南有巴丘湖,江南之梦也。云梦一泽,而每处有名者,司马相如《子虚赋》云:云梦者,方九百里,则此泽跨江南,北亦得单,称云单称梦也。
《史记·司马相如传》:楚有七泽,其小者,名曰云梦。云梦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其山则盘纡岪郁,隆崇嵂崒;岑岩参差,日月蔽亏;交错纠纷,上干青云;罢池陂陁,下属江河。其土则丹青赭垩,雌黄白,锡碧金银,众色炫耀,昭烂龙鳞。其石则赤玉玫瑰,琳珉琨珸,瑊元厉,石武夫。其东则有蕙圃衡兰,芷若射干,穹穷昌蒲,江离糜芜,诸蔗猼且。其南则有平原广泽,登降陁靡,案衍坛曼,缘以大江,限以巫山。其高燥则生葴苞荔,薛莎青薠。其卑湿则生藏莨蒹葭,东蔷雕胡,莲藕菰芦,庵䕡轩芋,众物居之,不可胜图。其西则有涌泉清池,激水推移,外发芙蓉菱华,内隐钜石白沙。其中则有神龟蛟鼍,玳瑁鳖鼋。其北则有阴林巨树,楩楠豫章,桂椒木兰,檗离朱杨,栌梨梬栗,橘柚芬芳。其上则有赤猿蠼蝚,鹓雏孔鸾,腾远射干。其下则有白虎元豹,蟃蜒貙豻,兕象野犀,穷奇獌狿。按《汉书·地理志》:南郡华容,〈注〉云梦泽在南荆州,薮夏水,首受江,东入沔。
《后汉书·郡国志》:南郡华容侯国,云梦泽在南。〈注〉杜预曰:州国在县东,枝江县有云梦城,江夏安陆县东南有云梦城,或曰华容县东南亦有云梦巴丘湖,江南之云梦也。《尔雅》:十薮楚有云梦。郭璞曰:巴丘湖是也。
《岳阳风土记》:云梦泽。《寰宇记》曰:半在江南,半在江北。其水中土丘半出杜预所谓云梦,薮巴丘湖是也。郦道元谓:自江陵东界为云梦。薮孟浩然诗:气蒸云梦泽。然则夹江南北,皆其地也。
《方舆胜览》:湖北路岳州云梦泽。《禹贡》曰:云土梦,作乂则是二泽也。按《左传》:桓公四年,载䢵夫人使弃诸梦中,言梦而不言云。定公四年,载楚子涉睢济江入于云中,言云而不言梦。正与《禹贡》合。杜预注,云梦跨江之南北。《汉阳图经》: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按《续文献通考》:湖广承天府云梦泽在沔阳州东,又在荆门州北,接连德安府云梦县界。
德安府云梦县,在安陆县南五十里,云梦二泽双举,故名。
《德安府志》:云梦泽在云梦县,旧志云去安陆南五十里,今县治去安陆六十里,盖安陆境山自鄳阨蔓延至此,乃尽而迤南数郡。大泽衍溢,实自此始。昔故以此名县云。按《禹贡》及诸家传记,云梦泽方八九百里,跨江南北,华容、枝江、江夏、安陆皆其地,合言之则为一,分言之则二泽也。
安陆县涢河绕城西,流入云梦泽。
《荆州府志》:云梦县南皆大泽,云梦泽自此始,故名之。《禹贡》:云土梦作,乂本二泽。然二泽合称,其来已久。传记所指合析不同,《周礼·职方》:薮曰云梦。司马相如传楚有七,泽其小者,名云梦,方八九百里,南有平原广泽,缘以大江而班生。《地志》云:华容、枝江,若江夏之安陆,皆有云梦。裴骃云:孙叔敖激沮水,作此泽。张楫云:楚薮也。在南郡华容县,郭璞云:江夏安陆有云梦,枝江亦有之,华容又有巴丘湖。俗云,即古云梦泽。张楫云:在华容者,指此春秋文耀钩云大别,以东至富春、九江、衡山皆云梦地。唐安审晖败,唐兵于云梦泽中。史炤曰:云梦泽名。祝穆曰:䢵夫人弃子文于梦中,言梦不言云,楚子避吴入于云中,言云不言梦。二事皆在安陆,一以为云,一以为梦。凡此皆合称也。惟胡三省《辨误禹贡》:云梦,孔安国云:在江南。《左传》:楚王以郑伯田江南之梦。《汉志》:云梦泽,在华容南。沈丘云:云即今玉沙、监利、景陵等县,梦即今公安、石首、建宁等县。《汉阳志》云: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此则析而称之。按杜预云:云梦跨江南北,而《蔡沉书传》云:云梦方八、九百里,跨江南北,华容、枝江、江夏、安陆皆其地,合而言之则一,别言则为二泽也。《禹贡》云:云土梦作,乂盖泽势有高卑,故水落有迟速,人工有早晚,尔此说得之。

云梦泽部艺文一

云梦赋         元何克明


驾洞庭之飞艎,览熊绎之故墟,伟云梦之钜,泽控天南之一隅,尔其雄跨大江,延袤千里。水㵿㵿其渐渍,山巃巃而迤靡,却五岭瘴烟而莫近,岂五丈秋风之可拟。草木郁其畅茂,禽兽乐其游憩。原田每每,人获耒耜之利;车马辚辚,岁阅蒐狝之备。其产,则橘柚菁茅,竹箭金锡。虎豹貔貅,可以应庭实军容之需。麋鹿鱼鳖,可以为乾豆宾庖之给。实荆州之府库,亦中原之羽翼。岳阳大别,擅名胜于古。今夏口江陵分形势于区域,当其烟横北渚。日暮苍湾,仙俦巨灵,神游其间。鼓瑟铿锵,写幽怨于湘女;钧天缥缈,奏广乐于轩辕。水天一色,落霞孤鹜,风月双清,归鹤啼猿,岸芷汀兰。香溢灵均之离骚,广谷大川,地壮召虎之于蕃身。历兹土心,驰往古奠我民居,实维神禹。当怀山襄陵之际,任手胼足𦙆之苦。及其云土而梦作乂,于是考图而贡可。数暨夫荆惩之诗,不歌而楚氛之恶。是怙于以田猎,于以耀武何凉。德之不长,终汉室之启。土矫,彼淮阴骄力跋扈。致乘舆之鸣銮,烹良犬于得兔,信乎。地不足以设险,德终然之可据。天眷吾皇,奄有寰区,虽兹泽之旷邈,果见侈。于舆图,嗟予忝于楚产,期观光于帝都。极铺张于云梦,猥徒侪于腐儒。吞八九于胸中,曾不芥蒂于相如。

云梦赋           丘堂

繄东南之奥区,维云梦之二泽。荡两仪兮同开,渺千里兮莫极。为上流之渊,薮跨大江之南北。吐雾雨兮吸烟云,浮乾坤兮浴日月。盖其形势汗漫,风景淼茫。连淮通蜀,亘荆控扬。并包汉沔,绵络沅湘。莽莽荻苇之岸,漠漠菰蒲之乡。澹烟林兮明灭,浩月渚兮汪洋。洲重渊兮掩映,浦隔汀兮相望。鸿雁凫鹭之所集,狐兔麋鹿之所藏。渔歌互答,猎唱同行。樵牧弥野,商贾连樯。货财之富闻于四方,至若羽毛、齿革、杶干、栝柏、菁茅、竹箭之由产。黄金丹砂之自出,虽僻处于遐陬。实有资于上国,是故楚子之所常猎。汉高之所伪游。宋玉远慕而特赴,太白来观而久留。少陵调洞庭之浒,杜牧吟泽南之州。凡骚人墨客之来往,必为之徘徊而赓酬。于时,有翰林主人者,曰:昔子虚诧齐以云梦之事,而见辱于乌。有先生今而赋之,岂欲为云梦解嘲也耶。主人于是凭高眺远,揽今抚昔,临风俯仰,喟然叹息曰:嗟夫。子以为今之云梦犹昔之云梦乎。非也。吾闻古往今来,否极必泰,世运既回,地气亦改。昔春秋之季世,如麋烂而波溃。彼区区之齐楚,各誇强而诧大,惟田猎之是务,惟原兽之是爱。想云梦于此时,为王灵所不届。方今圣王御极天下,为家八纮一网四极。一罝游畋之事,不动于念虑好生之德。周浃于迩遐,遂使羽毛鳞介自飞。自走而云梦之鱼,鸟如在文王之沼囿。勾茅萌柝,自生自育。而云梦之草木,如在陶虞之旸谷。加以菱芡,弥望麻黍,阴翳悉令蒐狝之场,化为耕食之地,是古之云梦,为民之病。今之云梦,万民之利也。惜相如以俊逸之才不遇,今太平之世,虽是楚王云梦之陋,而又逢武帝上林之意。况登高能赋,可为大夫。当宣雨露九天之泽,为洗云梦千古之污,于是诸生欣然。执翰操觚愿铺张。今日之所遇,起子虚乌有而告诸。

云梦赋          陈谊高

览东南之巨浸兮,渺乾坤其若浮。罔尽夫荆之为薮兮,蹇将溯其源之流。惟九州之有泽兮羌。荆州兮云梦。表二泽之亘衍兮,跨南北以相控。原夫泽之为量兮,水既潴而不溢。波众流之交汇兮,自遒遒以秩秩。若宇宙之再造兮,揭禹功于九年。俾五行之攸叙兮乃。迄今兮安其天。吾乘流而舣其侧兮,极空摩而润渊。洲莽莽而不尽兮,汀蔼蔼而含烟。乱风飙之往来兮,通巴峡于湘川。绾青山之一髻兮,结襄汉之袤。延当春波之汎汎兮,捐四际于一区。及寒涛之侵碧兮,势已杀于两湖。征鸿飞而没影兮,涵元气于冥。无舞鱼龙之夭矫兮,云垂垂而奔趋。映残霞之错落兮,祝融苍茫而欲晡。原桑麻之旆旆兮,隰禾黍之离离岸。兰芷之菲菲兮,芳渚缭其江蓠。缅怀楚子之游田兮,佩明月而冠云。排千乘之旌骑兮,纷驰骤于水濆。知走兽之是获兮,岂得非熊以致君。嗟汉高之伪游兮,未必临幸乎此中。笑齐封之虽大兮,终愧夫汨罗之孤忠。听钧天于洞野兮,居八九于心胸。洗往事之芥蒂兮,乃北望夫清。都眷云梦于万里兮,奠南服于一隅。其薮泽之所聚兮,皆材用之所。需决天下之疑兮,有大龟之纳锡。用天下之武兮,有弩楛之劲直。成天下之礼兮,况苞茅之生植。矧秉心以渊注兮,摅朝宗之万一。乃为之歌曰云蒸潴兮,流海浒士。楚产兮贡天府,秋风飒兮木叶下。洞庭波兮恍万,舞俯伏兮端门,奏箫韶兮帝所。

云梦泽部艺文二〈诗〉

云梦          明李梦阳


晚行云梦泽,云起失湖村。历历横江雨,冥冥远岫昏。鼋鼍当马吼,鸥鹭背人翻。欲拟浮湘作,吾生异楚魂。

赋得气蒸云梦泽      邹观光

洞庭渺渺郁葱葱,八百湖山一气中。莫怪胸吞曾不芥,一杯沧海漾鸿濛。

赋得天寒梦泽深       前人

湖天黯澹肃菰蒲,霜气凄严凫雁呼。渊底鱼潜坚不饵,羊裘归去钓台孤。

云梦泽部选句

唐孟浩然《临洞庭》诗: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李端《江上送客》诗:故人南去汉江阴,秋雨潇湘云梦深。

云梦泽部纪事

《战国策》:楚王游于云梦,结驷千乘,旌旗蔽天。
蒙谷负鸡次之典,以浮于江,逃于云梦之中。
《德安府志》:景差尝至云梦泽,后至蒲骚,见宋玉,曰:昨到云梦,喜见楚山之碧。眼力顿明。
《北梦琐言》:唐襄阳孟浩然与李太白交游,元宗徵李入翰林,孟以故人之分,与有弹冠之望。久无消息,乃入京谒之。一日,元宗召李入对,因从容说及孟浩然。李奏曰:臣故人也。见在臣私第上。令急召,赐对俾口,进佳句,孟浩然诵诗曰: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上意不悦,乃曰:未曾见浩然进书,朝廷退黜。何不云: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缘是不降恩泽,终于布衣而已。

云梦泽部杂录

《战国策》:苏秦说赵王,曰:大王诚能听臣,楚必致橘柚、云梦之地。
《汉书·司马相如传·子虚赋》:仆乐王之欲,夸仆以车骑之众,而仆对以云梦之事也。仆对曰:臣闻楚有七泽,尝见其一,未睹其馀也。臣之所见,盖特其小小者尔,名曰云梦。云梦者,方九百里,其中有山焉。
《抱朴子》:小人之赴也,若决积水于万仞之高堤,而放烈火乎云梦之枯草焉。

云梦泽部外编

《汉阳府志》:楚襄王游云梦,梦妇人,名瑶姬,曰:我,夏帝之季女,封于巫山之阳台。精魂为芝糈而食之,则与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