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涢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六卷目录

 庐江水部汇考
  考
 庐江水部艺文
  庐江四辩         唐卢藩
 庐江水部纪事
 庐江水部杂录
 赣水部汇考
  考
 赣水部艺文〈诗〉
  赣水           宋余靖
 赣水部纪事
 赣水部杂录
 章水部汇考
  考
 章水部艺文〈诗〉
  南昌晚眺         唐韦庄
  豫章江楼望西山有怀     陈陶
  春日同诸宗侯游章江寺   明熊洪
 章水部纪事
 涢水部汇考
  考
 涢水部艺文〈诗〉
  涢口          明潘之恒
  涢水晴波         高联捷
 涢水部选句
 涢水部纪事
 沮水部汇考
  考
 沮水部纪事
 沮水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六卷

庐江水部汇考

山海经之庐江

庐江水,源出今江西吉安府安福县萧庐山。合上庐、中庐之水,西流为庐源,又合王江水,会于鄱阳湖,西北流入于江。


《山海经·海内东经》:庐江出三天子都,入江。彭泽西,一曰天子鄣。
《汉书·地理志》:庐江郡,〈注〉故淮南。文帝十六年,别为国金兰。西北有东陵乡,淮水出,属扬州庐江,出陵阳东南,北入江。
《水经》:庐江水,出三天子都,北过彭泽县,西北入于江。〈注〉庐山之北,有石门水。水出岭端,有双石高竦,其状若门,因有石门之目焉。水导双石之中,悬流飞瀑,近三百步许,下散漫千数步,上望之连天,若曳飞练于宵中矣。下有磐石,可坐数十人。冠军将军刘敬宣,每登陟焉。其水历涧,径龙泉、精舍南、太元中,沙门释慧远所建也。其水下入江南岭,即彭蠡泽西,天子鄣也。又有二泉,常悬注,若白云带山。《庐山记》曰:白水在黄龙南,即瀑布也。水出山腹,挂流三四百丈。飞湍林表,望若悬素。注处悉巨井,其深不测,其水下入江。按《明一统志》:江西吉安府萧庐山,在安福县西二百二十里。相传,有道士姓萧者,结庐山下,因名。庐水出焉。
寅陂,在安福县西四十里,横截庐水,下流达县前。按《续文献通考》:江西吉安府庐江,在吉水县南。源发永丰县界,合上庐中庐之水,西流为庐源,又西北流为庐陂,灌田数万顷,又西流入义昌水。
《江西通志》:吉安府庐水,在安福县城北。自庐山发源,距县一百八十里,合二小江,东流,绕县北,与王江合,又东会永新县水,出神冈山下,入聚赣江郭璞地。钤书云庐水接沙田安福出魁元
《吉安府志》:安福县庐水,源出永丰县界。下流与庐陵清溪合,故名庐水。
《安福县志》:县西有泸潇山,山顶二水,泸水东流,汇于彭蠡。潇水南流,汇于洞庭。〈按泸江即庐江〉

庐江水部艺文

庐江四辩         唐卢藩


凡作事必法古,名地者必求于古。秦一天下,破国为郡。名地者,惟求于《禹贡》《山海经》。故始皇二十六年,以扬州之地,为九江鄣郡。会稽、九江,会稽出禹贡,鄣出山海经。按《海内南经》云:三天子鄣山,在闽西。注云:在歙县东,浙江出焉。《海内东经》云:庐江出三天子都,入江彭泽西。注云:即彭蠡也。今彭泽西是也。经又曰:一名天子鄣,江南之鄣,由此名也。庐山在彭蠡西涯,因庐江以立名。项羽封英布为九江王,尽有扬州之地。汉高改九江为淮南,即封英布为淮南王。十一年,布诛,立皇子长为淮南王。孝文八年,长死,徙封长子安为淮南王,赐为庐江王。勃为衡山王,《汉书·诸侯王年表》:北界淮濒,略庐衡为淮南。衡即今霍山。《东汉地理志》,建武十年,省六安国,以县属庐江郡。郡十四城,有舒浔阳襄安。郡南有九江,东合为大江。大江之南,与彭泽相接。既得有浔阳,浔阳有庐山,庐山因庐江而名。古矣庐江之地,包江南北而有之。周景式《庐山记》云:匡俗周威王,时人生,而神灵居于山上。世称庐君,则是俗因山为号,不因俗,为庐而名山。慧远作《庐山记》,不知所始。乃曰:匡俗出殷周之际,结庐山上。因名山曰庐。其谬甚矣。《豫章旧志》言:俗父与鄱阳令吴芮,佐汉定天下,而亡汉封俗于浔阳。武帝南巡,封为大明公。是山不因俗,而名愈明矣。余故曰:事必法古,名地者必求于古。庐山,自《山海经》所谓出三天子都者是也。今山在彭泽之上,亡其所谓庐江者。时移事,古名与地改故也。今浔阳在大江之南,古浔阳在大江之北。名地为国者,岂限江之南北哉。求于古而已矣。

庐江水部纪事

《宋史·五行志》:开宝四年六月,蔡州淮及白露、舒、汝、庐、颍五水并涨,坏庐舍民田。

庐江水部杂录

《水经注》:按《山海经》《创志》:大禹记录远矣,故《海内东经》曰:庐江出三天子都,入江彭泽西,是曰庐江之名。山水相依,互举殊称明,不因匡俗始。正是好事君子,强引此类,用成章句耳。

赣水部汇考

《山海经》之赣水
赣水者,就章水、贡水合流,而名之也。二水俱会于江西赣州府。一为东江,一为西江。东江即贡水,西江即章水也。东江,发源于福建汀州府长汀县西北之展旗山,西北流过赣州府之瑞金县,与绵江水合,流经会昌雩都二县,至赣州府与章水合。西江发源于江西南安府大庾县之聂都山,东流至赣州府,与贡水合。二水俱北流三百馀里,至万安县,其间有滩十八,怪石多险。折而东,经吉安临江,达南昌,而汇于彭蠡湖。


《山海经·海内东经》:赣水出聂都东山东北,注于江,入彭泽西。〈注〉今赣水出南康南野县西北,赣音感。按《水经》:赣水出豫章南野县西北,过赣县东。〈注〉《山海经》曰:赣水出聂都山东北,流注于江,入彭泽西。班固称南野县彭水所发,东入湖。汉水庾仲初谓:大庾峤水,北入豫章,注于江者也。《地理志》曰:豫章水出赣县西南,而北入江。盖控引众流,总成一川。虽称谓有殊,言归一水矣。故《后汉·郡国志》曰:赣有豫章水,雷次宗云,似因此水为其地名。虽十川均流,而此源最远,故独受名焉。〈十川者,赣、庐、牵、淦、盱、浊、馀、鄱、僚、循,是为十,此源谓赣水也。九水俱入于赣水,诸本作北源,误〉刘澄之曰:县东南有章水,西有贡水,西是为谬也。县治二水之间,二水合赣字,因以名县焉。刘氏专以字说水,而不知远失其水实矣。豫章水导源,东北流径南野县北。赣川石岨,水急行难倾,波委注六十馀里,径赣县东县,即南康郡治。晋太康五年,分庐江,立豫章水右,会湖汉水。水出雩都县,导源西北,流径金鸡石。其石孤竦临水,耆老云:时见金鸡出于石上,故石取名焉。湖汉水又西北,径赣县东,西入豫章水也。
又西北,过庐陵县西。〈注〉庐陵县,即王莽之桓亭也。《十三州志》曰:称庐水,西出长沙安复县。〈安复当作安成〉武帝元光六年,封长沙定王子刘苍为侯,国即王莽之用成也。吴宝鼎中,立以为安城郡,东至庐陵,入湖汉水也。又东北,过石阳县西。〈注〉汉和帝永平九年,分庐陵立,汉献帝初平〈一作兴平〉二年,吴长沙桓王立庐陵郡,治此豫章水。又径其郡南城,中有井,其水色半清半黄。黄者如灰汁,取作饮粥,悉皆金色,而甚芬香。《异物志》云:庐陵城中,有一井,中有二色水,半青半黄,黄者灰汁取作縻粥,皆作金色,土人名灰汁为金,因名为金井〉又东北,过汉平县南。又东北,过新淦县西。〈注〉牵水西。径〈宋本作出〉宜春县。汉武帝元光六年,封长沙定王子刘成为侯,国王莽之循晓也。牵水又东径吴平县,旧汉平也。晋太康元年,改为吴平矣。牵水又东径新淦县,即王莽之偶亭也。而注于豫章水,湖汉,及赣并通称也。又淦水出其县,下注于赣水。
又北过南昌县西,〈注〉旰水出南宫县西北,流径南昌县南,西注赣水。又有浊水注之。〈南宫当作南城。按《汉志》:南城县注旰水,西北至南昌入湖汉,入建成县。注云:蜀水东至南昌,入湖汉〉水出康乐县,故阳乐也。浊水又东径望蔡县,县因汝南上蔡民,萍居此土。晋太康元年,改为望蔡县。浊水又东径建成县。汉武帝元光四年,封长沙定王子刘拾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多聚也。县出然石。《异物志》曰:石色黄白,而理疏,以水灌之,便热。以鼎著其上炊,足以熟。置之则冷,灌之则热,如此无穷。元康中,雷孔章入洛赍石,以示张公。张公曰:此谓然石。于是乃知其名。浊水又东至南昌县,东流入于赣水。赣水又历白社西,有徐孺子墓。吴嘉禾中,太守长沙徐熙于墓隧种松,太守南阳谢景于墓侧立碑。永安中,太守梁郡夏侯嵩于碑傍立思贤亭。松大合抱,亭世修治,至今谓之聘君亭也。赣水又北,历南塘。塘之东,有孺子宅际,湖南小洲上。孺子名稚,南昌人。高尚不仕。太尉黄琼辟,不就。桓帝问尚书令陈蕃:徐稚,袁闳谁为先后。藩答:称袁生公族不镂自雕,至于徐稚,杰出薄域,故宜为先。桓帝备礼徵之,不至。太原郭林宗有母忧,稚往吊之,置生刍于庐前,而去。众不知其故。林宗曰:必孺子也。诗云:生刍一束,其人如玉。吾无德以堪之。年七十二而卒。赣水又径谷鹿州,旧作大艑处。赣水又北径南昌县城西,于春秋属楚,即令尹子荡师于豫章者也。秦以为庐江南部。汉高祖六年,始命灌婴以为豫章郡治,此即灌婴所筑也。王莽更名县曰宜善郡,曰九江焉。刘歆云:湖汉等九水,入彭蠡,故言九江矣。陈蕃为太守,署徐稚为功曹。蕃在郡不接宾客,唯稚来,特设一榻。去则悬之,此即悬榻处也。建安中,更名西安。晋又名为豫章。城之南门,曰松阳门。门内有樟树,高七丈五尺,大二十五围。枝叶扶疏,垂荫数亩。应劭汉官仪曰:豫章郡,树生庭中,故以名郡矣。此树常中枯,逮晋永嘉中一旦,更茂丰,蔚如初。咸以为中宗之祥也。礼斗威仪,曰:君政讼平豫章,常为生太兴。中元皇果兴大业于南。故郭景纯《南郊赋》云:弊樟擢秀于祖邑,是也。以宣王祖,为豫章故也。赣水,北出际西北,历度支步。是晋度支校尉立府处,步即水渚也。赣水又径郡北,为津步。步有故守贾萌庙,萌与安侯张普争地,为普所杀。即日,灵见津渚。故民为立庙焉。水之西岸,有磐石。谓之石头津,步之处也。西行二十里,曰散原山,〈当作厌原〉叠嶂四周,杳邃有趣。晋隆安末,沙门竺昙显建精舍于山南,僧徒自远而至者相继焉。西北五六里,有洪井飞流悬注,其深无底。旧说洪崖先生之井也。北五六里,有风雨池,言山高濑激,激著树木。树木霏散,远洒若雨。西有鸾冈,洪崖先生乘鸾所憩泊也。冈西有鹄岭,云王子乔,控鹤所径过也。有二崖,〈似当作峰〉号曰大萧、小萧。言萧史所游萃处也。雷次宗云:此乃系风捕影之论,据实本所未辩,聊记奇闻,以广井鱼之听矣。又按谢庄诗:庄常游豫章,观井赋诗,言鸾冈四周有水,谓之鸾陂,似非虚论矣。东太湖十里二百二十六步,北与城齐。南缘回折至南塘,水通大江,增减与江水同。汉永元中太守张躬,筑塘以通南路,兼遏此水。冬夏不增减,水至清深,鱼甚肥美。每于夏月,江水溢塘,而过民居,多被水害。至宋景平元年,太守蔡君西起堤,开塘为水门。水盛则闭之,内多则泄之。自是居民少患矣。赣水又东北,径王步,步侧有城,云是孙奋为齐王,镇此城之渚。今谓之王步,盖齐王之渚步也。郡东南二十馀里,又有一城,号曰齐王城。筑道相通,盖其离宫也。赣水又北径南昌左尉廨。西汉成帝时,九江梅福为南昌尉,居此。后福一旦,舍妻子去。《九江传》云得仙。赣水又北径龙沙、西沙,甚洁白,高峻而陁,有龙形,连亘五里。中旧俗九月九日,升高处也。昔有人于此沙,得故冢刻塼,题云:西去江七里半,筮言其吉,卜言其凶。而今此冢垂没于水,所谓筮短龟长也。赣水又径椒丘城下。建安四年,孙策所筑也。赣水又历钓圻邸阁下,度支校尉治,太尉陶侃移置此也。旧夏月邸阁,前洲没去浦远。景平元年,校尉豫章因运出之力于渚,次聚石为洲,长六十馀丈,洲里可容数十舫。赣水又北径鄡阳县,王莽之豫章县也。馀水注之。水东出馀汗县,王莽名之曰治干也。馀水北至鄡阳县,注赣水。赣水又与鄱水合,水出鄱阳县东,西径其县南武阳乡也。地有黄金,可采。王莽改曰乡亭。孙权以建安十五年,分为鄱阳郡。水又西流,注于赣。又有僚水入焉。其水导源建昌县。汉元帝永光二年,分海昏立僚水,东径新吴县。汉中平中,立僚水,又径海昏县。王莽更名宜生,谓之上僚水,又谓之海昏江。分为二水,县东津上有亭,为济渡之要。其水东北径昌邑,而东出豫章大江,谓之慨口。昔汉昌邑王之封海昏也。每乘流东望,辄愤慨而还,世因名焉。其一水枝,分别注入于循水也。
又北过彭泽县西。〈注〉循水出艾县,而东北径豫章宁县,故西安也。《汉地理志》:豫章艾县有修水,东北入湖,此注作循,误也〉晋太康元年更从今名。循水又东北径永循县,汉灵帝中平二年,立循水,又东北注赣水。其水总纳十川,同凑一渎,俱注于彭蠡也。
北入于江,〈注〉大江南赣水,总纳洪流,东西四十里,而清潭远涨,绿波凝净,而会注于江川。
《隋书·地理志》:南康郡赣,〈注〉旧曰南康。置南康郡、平陈郡,废大业初县,改名焉寻置郡。有储山,有赣水。按《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赣水,《山海经》云:出聂都东山。东北注江,入彭泽西。《汉地理志》云:赣县豫章水,出西南,北入大江。《通典》云:虔州赣县,有章水、贡水合流,故曰赣。〈注〉郭璞云:赣水出南野县西北南野,今南安军大庾县聂都山,在县西南。虔州,今改为赣东,江发源于汀州新乐山,经雩都,会于章水。西江导源,于大庾县之聂都山,与贡水合。
《方舆胜览》:江西路赣州赣水、东江,发源于汀州界之新乐山。经雩都,会于章水西。江导源于南安大庾县之聂都山,与贡水合,会于赣水。二水合而为赣,在州治后,北流一百八十里,至万安县界。由万安而上,为滩十有八,怪石如精铁,突兀廉隅,错峙波面。自赣水而上,信丰、宁都俱有。石碛险阻,视十八滩,故俚俗以为,上下三百里赣石也。
《汀州府志》:长汀县城西七里,有展旗山,峦岫逶迤,达瑞金界。有牛岭,又有白头岭,又有新路岭。上有隘,亦名隘岭,赣水出焉。
《瑞金县志》:贡水出汀州新乐山白头岭,下流五十里,抵县前,与绵水合流。经会昌雩都,会章水。
《南安府志》:大庾县治,西南一百二十里,有聂都山,高一百六十仞,连亘四十里,赣水出此,东流注江,入彭泽。
章江水,自县西来,横郡治南门之外过,东折往巽,方复折西北,经南野县、赣县至干豫章,故名。又入于彭蠡,又谓之彭水。昔郡皆谓南野,此水发源者也。又谓之赣水,以其经于赣也。聂都之山,赣水所出。今赣郡水,谓之贡水合章水,乃名为赣。此水出聂都沙溪洞,如星宿海然。
《南康县志》:南野水,在县治西,一名南野湾。源出豫水,历南坑口,与莲塘会赣水。
《赣州府志》:贡水在府城。《东汉志》名湖汉水。源出汀州府新乐山西,经瑞金南,过会昌北,会宁都、石城、安远、雩都,兴国信,丰龙南之水,流至府东,环城而北,与章水合流。
章水,在府城。《西汉志》名彭水,源出南安聂都山,自大庾东折而北,经南康,会上犹水,至府西,环城而北,合贡水。是为豫章水。
赣水在府城北。章贡二水,合而为一,故名。北流三百里,至万安县,其间有滩十八,怪石多险。折而东经吉安、临江,达南昌,而汇于彭蠡湖。按桑钦《水经》云:赣水出豫章南野县西北,过赣县东,又西北过庐陵县西,又东北过石阳县西,又东北过新淦县西,又北流入于大江。水经注豫章水,导源东北,流径南野县,北径赣县东,会湖汉水。水出雩都县,导源西北,流径金鸡石西北,径赣县东,西入豫章水。《山海经》曰:赣水出聂都山东北,流注于江,入彭泽西。班固称南野县,彭水所发,东入湖汉水。庾仲初谓大庾峤水,北入豫章,注于江。《前汉·地理志》曰:豫章水出赣县西南,北入大江。雩都湖汉水,东至彭泽,入江。行千九百八十里。《后汉·郡国志》曰:赣有豫章水。刘歆曰:湖汉等九水,入彭蠡,故言九江。注又曰:豫章湖汉及赣,并通称也。盖控引众流,总成一川。虽称谓有殊,言归一水矣。雷次宗《豫章记》云:赣县豫章水,出郡西南,故以名郡。虽十川均流,而北源最远,故受名焉。应劭汉官仪,谓城南松阳门,有樟树,垂荫数亩,郡以此得名,又一说也。独刘澄之云:县东南有章水,西有贡水,二水合赣字,因以名县。郦道元以为谬。谓刘氏专以字说水,而不知远失其水之实。盖缘经志,止有豫章、湖汉、赣水。赣一作赣,亦作赣,而无贡水名,岂赣贡二字同音。而刘之谬误,或在是。故道元从而驳之。与然章贡水合为赣,诸载籍亦有之,若豫章郡以赣水得名。次宗,南昌人。所记当不妄。今并存之,以备考。
螺湖,绕府城西北,而东流,注于赣江。
长步水,在府城西北四十里,源出黄家山。四十里,流入赣水。
龙溪水,在府城北一百里。源出黄竹岭,流入赣水。梁水,在府城北一百六十里,源出龙头岭,西流入赣水。
皂水,在府城北二百馀里,自东流出皂口,会赣水。按《吉安府志》:赣江在府城南,原本章、贡二水,北流至赣县,始合,故谓之赣。三百里至万安县,其间十八滩,水性湍险,惟黄公滩为甚。东坡南迁,讹为惶恐舟过此,其险始平。赵抃守虔州时,未置万安县地,尚隶虔,尝疏凿惶恐,以上八滩。按《陈史》:赣水旧有二十四滩,多巨石。陈高祖发虔州,水暴涨高数丈,三百里间巨石皆没。今止有十八滩云。折而东六十里,逾泰和东北,流八十里,经邑界以达郡城。又东北四十五里,经墨潭,而下吉水,过临江至南昌,而汇于彭蠡。
王江,在庐陵县东南五十里,源自富田之上,而来至此,合明德水,入赣江。
云亭江,在泰和县南,一名僧水,源发兴国县界西北,流至珠林,入赣江。
禾水在泰和县西五十里,合永新江,又合安福江,至庐陵神冈山下,入赣江。
牛吼江,在泰和县,源发自龙泉拔铁山,其间有清江。蜀水,禾溪、横江诸水,皆经此入于赣江。
仙槎江,在泰和县东,源发兴国县界小窑岭西北,流其间,有大蓬江水、仁善江水,皆经此入赣江。
横石江水,在泰和县西北与吉水县界。一自儒行乡大湾,有泉从石中出。一自吉水中鹄乡,来其间,有清湖水、三江桥水,皆经此入赣江。
牛吼石,在泰和县西一十里,赣江自黄公滩来,皆平澹。经此则险悍,声如群牛之吼,故名。
习溪,在泰和县南,源出吉塘渡,流入赣江。
白鹭洲,在泰和县东,赣江中,长数里。
恩江,在永丰县治东南,源发自抚州乐安,赣州、宁都、兴国三县界,合麻江诸小水,流出吉水,入赣江。上横江水,在永丰县西北六十里,其源自龙泉潭,流经泰和牛吼江,入于赣江。
清水,在永丰县城东十五里,其源发自龙头山,经元桥,入于赣江。
皂口江,在万安县南六十里,其源出赣县三龙,经上造下造,而流入赣江。
射洲江,在万安县西北六十里,发源自龙泉,流经泰和牛吼江,入于赣江。
梁口江,在万安县南八十里,发源自西平江,径黄塘南,流入赣江。
城江,在万安县北六十里,发源自蕉源,流经南州观,合庐溪,经两江口,流入赣江。
韶江,在万安县西北三十里,其源来自西韶,会黄鹄水,东入赣江。
永丰水,在吉水县城南,发源自抚州乐安,赣州、宁都、兴国三县界。其间有麻江、黄竹渡、摇步、永宁、龙门、永丰、白水、阳丰、庐陵峡、乌江诸水,皆会于此入赣江。吉水,在吉水县南,赣江下流,与永丰江合。
南溪水,在吉水县西北五十里,源自中鹄乡,东流二十里,为罗陂。经柘溪,又五里出柘口,入于赣江。同江水,在吉水县西北六十里,源出分宜、安福、庐陵之境,其间有枫子江、柿陂、何湖诸水,皆经此入赣江。庐水,在安福县城北,自庐山发源,距县一百八十里。合二小江东流,绕县北,与王江合,又东会永新县水,出神冈山下,入赣江。
舟湖,在安福县南四十里。漕粮水,次公署在焉。临江小溪,怪石错立,峡束浪激,如霏雪纷雨,挟风作势。东五里,历复真书院,又十五里,过书冈,合修水,会王江水,达于赣江。
遂水,在龙泉县南。其源有左右二溪,左溪一出自郴之桂阳堀渡,一出自南安上犹之大林。至南江口,始与右溪水合。右溪之源,出自衡之茶陵沴阳。经双溪坑,至西溪口,由渡口而东,历八十四滩,乃入赣江。五云洲,在万安县北,赣江滨。
《临江府志》:赣江自南来,至郡境,又有袁江,自西来,至郡境。二水合流,南经郡城北,入于江,而郡治适临焉。此临江所由名也。自明成化末,赣水北冲蛇溪,不复西折。止有横河一线,通其吐纳之势,于是郡城止临袁江,不临赣江。直至城北二十里外,二水复合,水势益涨,时有冲决之患矣。
中洲,在袁赣二江之中,长二十里,广半之。
清江,在府城南五里,袁赣合流,为清江。
太平江,在府城西三十五里,出蒙山之阳,经华阳江,会袁江,入赣江。
淦水,源出茂村乡离岭,经紫淦山,至清江镇,会蛇溪水,入赣江。
小皋水,在府城西南十里,合袁水,入于赣江。
湄湘水,在新淦县南一里,自东三十里高岭发源,经会政桥,入赣江。
金水,在新淦县北六十里,小庐山西。经庐陂西,流出石口,入于赣江。
喻水,在新喻县。一名秀水,其源出袁州萍乡之卢溪,经新喻,达于赣江。
界头水,在新喻县南四十里,自渝水,达于新淦,至于乌口,入于赣江。
蒙山水,出蒙山之源,入十四源,合于颍江,经清江县黄埇桥,至华阳江口,入渝水,汇于赣江。
《瑞州府志》:曲水,在府城南六十里,发源蒙山,流入潦许口,东入赣江。
隐泉水,在府城南三十里,均山之东北。泉沸涌,出于平田。自三十六陂流出,曲水桥,入清江界,合于赣水。按《抚州府志》:鳌溪水,在乐安县治南,源出芙蓉山,东流至县,又西流,与赣水合。
《南昌郡乘》:章江,在府城西,一名赣江,上从丰城县界,流至南浦,折而北流,下入鄱阳湖。
蓼洲,在南塘湾上。内外二洲相并,水自中流,入章江。有民居数百家,一名谷鹿洲。郦道元云:赣水又经谷鹿洲。即此地也。
云韶水,在丰城县东一百十三里,源出抚州横㲼河,东北入县界,合赣江。
富水,在丰城县东南一百五十里,源出罗山西北,流合丰水,东入赣江。
丰水,在丰城县南一百八十里,出自杯山,绕丰城剑池,入赣江。

赣水部艺文〈诗〉

赣水           宋余靖


万堆顽碧耸嶕峣,壅遏江流气势骄。铁马阵横秋战苦,水犀群乱夜声嚣。吕梁谩托庄篇险,滟滪休誇蜀道遥。怒激波声犹可避,中伤荣路不相饶。

赣水部纪事

《吉安府志》:罗洪先,字达夫,吉水人。嘉靖八年,赐进士及第第一人。授翰林修撰,改左春坊赞善。罢后,家居,削迹城,市应酬礼文,辞受取与,一裁以义。时赣江水涨,宅舍漂没,假宿田家。抚院马公森,念其贫窭,馈以数千金,又檄县使,为构室,悉却之。
《广东通志》:黄宪,琼山人。嘉靖间,举于乡令。南康有叶楷者,赣湖巨寇,宪条陈捕治状,抚院江一麟允行之,檄乡民剿其巢穴,湖寇遂平。

赣水部杂录

《临江府志》:临郡昔有谶云:金凤洲连丞相出,乌龟石转状元生。金凤洲在郡东岸,袁赣二水,会于郡前。后赣水大涨,洲遂中断。故袁水绕郡,而赣江之水,自洲外泻入大江矣。

章水部汇考

南昌府之章江

章水,源出今江西南安府,大庾县之聂都山东北。流过县,经南康府城南,与豫水合,是为豫章水。又至赣州府城北,与贡水合,是为赣水。下流至南昌府城西,汇于鄱阳湖。


《方舆胜览》:江西路隆兴府章江,源出豫章。
《续文献通考》:江西南安府章江,源出大庾县之聂都山,经南康县东,流会贡水。
《明一统志》:江西南昌府,章江在府城西,一名赣江。上从丰城县界,流至南浦,折而北流,下入鄱阳湖。按《江西通志》:章江在南昌府城西南,江自南来,西历滕阁,北抱龙沙,注鄱湖。按章水出南安之聂都山东北,至大庾,经南康,而会豫水,是为豫章水。至赣州,又会贡水,是为赣水。《后汉志》云:赣有豫章水。郦道元云:赣水,北径南昌县城西,又北径龙沙西,是也。章水发源最远,控引众流至此,故江独以章名。按《南安府志》:章江水,自西来,横郡治南门之外过,东折往巽方,复折西北,径南野县、赣县,至于豫章,故名。又入于彭蠡,又谓之彭水,昔郡皆谓南野,此水发源者也。又谓之赣水,以其经于赣也。聂都之山,赣水所出。今赣郡水谓之贡水,合章水,乃名为赣。此水出聂都沙溪洞,如星宿海然。又各乡亦有诸流,西来又湖广之郴州桂阳,有孤山水,自西北来,入南安界。又大庾岭,谓之峤峤。水南来,会为江。大庾峤水北入豫章,注于江。豫章水,出赣县西南,北入于江。盖控引众流,总成一川。
平政水,在府城西南五十里,源出广东仁化县长岭。东流合凉热水,又七十里合聂都水,通章江。
南江,在府城南门外,源出聂都山,流经城南,迤逦入章水,一名横江,又名横浦。
大沙河,在府城南一十里,东流经东山麓,入章江。南源水,在府城西北七十馀里,源出南源山下,流入章江。
凉热水,在府城西北一百五十里,水源一温一冷,热水池围二丈馀,深尺馀,流四步,合凉水,东入章江。大里水,在府城东十五里,源出丫山,经大里桥,出合章江。
灵岩水,在府城北二十里,源出丫山,从双牌铺,流合章江。
和溪水,在府城东北三十里,源出巘山,经和溪村,合章江。
密水,在府城东三十里,源出云山南,流经小密桥,合章江。
慨江口,在府城北八十里,源发宁州,径建昌县,又东流至此,与章江合。
蜀水,在府城西南六十里,即筠河也。亦名锦江,源出高安县。东流合象牙、潭水,入章江。
湛口江,在府城东南四十里,源出留地坑,东流五十里,与章江合,水浅而清,故名。
池江水,在府城东六十里,源出云主山,流合章江。正泉,在府城西五里,山下平地,正出。俗名滚水井。泉清洌,馀以溉田,入章江。
巽水,一名西流水,有二源,一出大坳头,由合江会龙坑,经马岭。一出卢源坑,由三角庙,至东岳庙,二水合而西流,会于章水。
稍水,在上犹县治南十里。南坝源出石溪,由稍口八十里,至南康沙口,入章水。
料水,在上犹县治北三十里料村源,出赖塘坑,南流入章水。
犹水,在上犹县南,源出湖广、郴州、桂阳县,流经县东,又东至南康,入章水。
石门水,在上犹县治北一百里,源出百夹洞,东南入章水。
斗水,在上犹县治西四十里,源出益浆,流于东南,与县前水合,入章水。
礼信水,在上犹县治西北一百五十里,源出石溪,南至琴江口,经县前,入章水。
芙蓉江,在南康县南门外,源出大庾县聂都山,即章水委注也。故又名章江。
南野水,在南康县西,一名桃水,下流合莲塘,入章水。蕉溪,源发南康县西三十五里,流至浮石,入章水。河田水,在南康县西一百四十里,黄雀坳,源出至坪,里铅场派分为二,其一界茆坪桑坝,注龟湖,而出长龙。其一自新溪径长龙,合至坪江。又四百五十里,至太平里瑞阳江,合于章水。
封侯水,在南康县西南三十里,源出布尾,东流至小溪,西南入凉热水。盖经凉热水,入章江也。
西符水,在南康县北,源出镬山东,流二百里,至南野口,入章水。
禽水,在南康县西北,源出禽山崇文里,东流一百五十里,至南野口,入章水。
大田水,在南康县西北四十里,源出景泰阳山,东流三百里,入章水。
丰水,在丰城县南一百八十里,源出杯山西,北流绕剑池,会富水。至小港口,入章江。
崇义水,在崇义县西南八十里。源出崇义里,入章江。带围水,在崇义县北,源出大嶂山。自西绕城,而东会于东溪,合上犹江,入章江。
牛皮龙水,在崇义县六十里,源出湖南益桨,经牛皮山,东流入章水。
义安水,在崇义县西六十里,源出玉泉山,流经义安村,入章水。
麟潭水,在崇义县西一百里水竹坑口,源出益浆,有兽见潭上,如麟,因名。东北入章水。
西符水,在崇义县东南六十里,源出镬山。东流出南康南野口,入章水。
南源水,在治西南五十里,出南源山东,转流,合符江口,入章水。
《瑞州府志》:锦江,一名蜀江,一名锦水。自袁之万载发源,至上高,合新昌水,入江,经府城东,入于章水。凌江,在上高县南,发源袁州之万载八叠山,于龙河渡,东流分脉,经县城,与滕江合流,入于章水。
滕江,绕上高县治,会淩江,入于章水。
《袁州府志》:秀江,从上源稠江,流至府北,下经分宜县,入临江府,合章水。
《赣州府志》:章水,即彭水,源出南安府聂都山,流至府城西。环城而北,会于贡水。贡水源出汀州新乐山,西经瑞金,南入会昌,北会雩都、宁都、兴国、信丰之水,流至府城东,环城而北,与章水合,是为赣水。北流至万安,又北入鄱阳湖。
锦江水,源出陈石岩下,流五十里,扺瑞金县前。又合乌村智水,铜钵山灞水,罗田浮图水,流经会昌,雩都,绕府城,入章水。
《南昌郡乘》:章江,在府城南,来自丰城界,至南浦北流,入鄱阳湖。
筠湖,自瑞州高安县,流入境内,与章江合流。
曹溪水,在南昌县西南八十里,其脉分自三江,与西洛水合,流入章江。
蓼洲,在南塘湾上。内外二洲相并,水自中流,入章江。杨子洲,在城西北,章江中。
凤凰洲,在章江中。
章江堤,在府城西,章江门上下。成化间,巡视大理卿夏时正,因江水齧岸,迫于濠,捐官银修砌,未竟。成化十二年,知府祝续成其绩。

章水部艺文〈诗〉

南昌晚眺         唐韦庄


南昌城郭枕江烟,章水悠悠浪拍天。芳草绿遮仙尉宅,落霞红衬贾人船。霏霏阁上千山雨,嘒嘒云中万树蝉。怪得地多章句客,庾家楼在斗牛边。

豫章江楼望西山有怀     陈陶

水护星坛列太虚,烟霓十八上仙居。时人未识辽东隺,吾祖曾传宝鼎书。终日章江催白鬓,何年丹灶见红蕖。桃花谷口春深浅,欲访先生赤鲤鱼。

春日同诸宗侯游章江寺   明熊洪

苍茫远树接天齐,矫首扶筇溪复溪。寺峙江滨舟似屋,春归沙岸絮如泥。松风恰响幽人梦,花雨宁邀俗士题。谁念王孙芳草绿,等閒游过画桥西。

章水部纪事

《南昌郡乘》:汉章文,豫章人。高祖遣灌婴讨定南方,文献地于婴,筑豫章城。郡人怀之,祀于章江之滨。

涢水部汇考

水经之涢水

涢水,源出今湖广德安府随州大洪山黑龙池。东流过府城西北隅,又东流,与漳水合,入云梦泽。又合泽水,至安河,会襄水、沔水,又东至汉阳府汉口,入于江。


《水经》:涢水出蔡阳县。〈注〉涢水出县东南大洪山。山在隋郡之西南,竟陵之东北,槃基所跨,广圆一百馀里。峰曰县钩,处平县众阜之中,为诸岭之秀。山下有石门,夹鄣层峻岩高,皆数百许仞。入石门,又得钟乳穴,穴上素崖壁立,非人迹所及。穴中多钟乳,凝膏下垂,望齐冰雪,微津细液,滴沥不断。幽穴潜远行者,不极穷深。而穴内常有风势,〈旧本作风势,吴本改作风热〉火无能,以经久故也。涢水出于其阴,初流浅狭,远乃广厚,可以浮舟筏巨川矣。时人以涢水所导,故亦谓之为涢山矣。涢水东北,流合石水。石水出大洪山东北,流注于涢,谓之小涢水。而乱流东北,径上唐县故城南,本蔡阳之上唐乡,旧唐侯国。春秋定公三年,唐成公如楚,有两肃霜马,子常欲之,弗与止之。三年,唐人窃马而献之。子,常归唐侯是也。涢水,又东均水注之,水出洪山东北,流径土山、北山上〈山上二字疑脱误〉土山,又东北流,入于涢水。涢水又屈而东南流。
东南径隋县西〈注〉县,故隋国矣。《春秋左传》所谓汉东之国,隋《左传》作随〉为大者也。楚灭之,以为县。晋武太康中,立为郡。有溠水出县西北黄山南,径㵐西县西,又东南㵐水入焉。㵐水出桐柏山之阳,吕忱曰:水在义阳,㵐水,东南径㵐西县西,又东南流于溠溠水。又东南径隋县故城西。《春秋》:鲁庄公四年,楚武王伐隋,令《左传》作令尹〉斗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军临于隋,谓此水也。水侧有断蛇丘,隋侯出,而见大蛇中断。因举而药之,故谓之断蛇丘。后蛇衔明珠报德,世谓之隋侯珠。亦曰灵蛇珠。丘南有隋季良《左传》作梁〉大夫池,其水又南,与义井水合。水出隋城东南,井泉尝涌溢而津注。冬夏不异相承,谓之义井。下流合溠溠水,又南流注于涢。涢水又会于支水,水源亦出大洪山,而东流注于涢。涢水又径隋县南,隋城山北,而东南注。
又南过江夏安陆县西〈注〉辽水,〈当作随水〉出隋郡永阳县东石龙山西北,流南回,径永阳县西,历横尾山,即禹贡之陪尾山也。辽水又西南,至安陆县故城西,故郧城也。因冈为墉,峻不假筑。涢水又南径石岩山北,昔张昌作乱于其下,笼彩凤以惑众。晋太安二年,镇南将军刘弘,遣牙门皮,初与张昌战于清水。昌败,追斩于江夏。〈旧本作斩于江矣,吴本改作斩于江夏。按《晋书·刘弘传》云:追斩张昌于下隽山〉《春秋左传》定公四年,吴败楚,干柏举从之,及于清发。盖涢水又东南流,而右会富水,出竟陵郡新市县东北大阳山,水有二源也。大富水,出山之阳,南流而左,合小富水。水出山之东,而南径三王城东。前汉末,王匡、王凤、王常所屯,故谓之三王城。城中有故碑,文字阙落,不可复识。其水屈而西南流右,合大富水,俗谓之大泌水也。又西南流径杜城南〈按《汉志》:江夏郡有云杜县,杜城疑误〉新市县治也。《郡国志》以为南新市也。中山有新市,故此加南分安陆,立县。又王匡中兴初,举兵于县,号曰新市兵者也。富水又东南流于安陆界,左合土山水,世谓之章水。水出土山南,径随郡平林县故城西。俗谓之将陂城,与新市接界。故中兴之始兵,有新市、平林之号。又南流,右入富水。富水又东入于涢,涢水又径新城南。永和五年,晋大司马桓温筑涢水,又会温水。温水出竟陵之新阳县东,泽中口径二丈五尺,垠岸重沙,端静可爱。静以察之,则渊泉如镜。闻人声,则扬汤奋发,无所复见矣。其热可以燖鸡,洪浏百馀步,冷若寒泉。东南流,注于涢水。又右得潼水,潼水出江夏郡之曲陵县西北,潼山东南,流径其县南,县治石潼故城。城圆而不方,东入安陆,注于涢水。
又东南,入于夏。〈注〉涢水又南,分为二水:东通滠水,西入于沔,谓之涢口也。
《方舆胜览》:湖北路德安府涢水,在安陆西北,绕城西隅,入云梦。
《续文献通考》:湖广德安府涢水,在府城西北,源出陪尾山石岩下,绕城西隅,东流入汉。
《汉阳府志》:涢水在汉川县东四十五里,自随州东南,流经云梦,入本县界。至涢口,与汉水合。
《湖广通志》:涢水源出随州大洪山,东流径德安府城外,又东流合漳水,入云梦泽。又合泽水,至安河。会襄水、沔水,东流至汉口,入江。
《德安府志》:涢水在府治外一里,出大洪山黑龙池。绕城西北隅,东流至黄港,与漳水合,入云梦泽。至安河,会襄水、沔水,又东流至汉口,入江。俗称府河渡,亦名石潼。
漻水,在府治西北五十里,源出应山,会于涢。
漳水,在府治西南五十里,源出大洪山,东流,会于涢。青龙潭,在府治西三十里,涢水所经。
滚钟潭,在府城外东北隅。相传有滚钟于此,遂成潭。水自此绕城而西,会至东三板桥水,入涢。
石牛潭,在府治西北二十五里,俗名斗牛石。舟人畏之,《舆地纪胜》云:水中有石如牛,涢水所经。
随州涢水,源出大洪山黄仙洞,绕州前,南流下,入汉江。
黑龙池,在大洪山北,即涢水源也,泉穴极深。
溠水,在栲栳山汪家店东南,与鲁城河,会于唐县。镇至治西安贵,会㵐水入于涢。浪水,在州南四十里,出于大猿东南,流至于光化,入于涢。
㵐水,出太山南,至随州西名扶恭河,又名浮缨河,入于涢。
暖水,在大洪山下,入于涢。
安陆县涢河,绕城西,流入云梦泽。会汉水,入江。山水穾发,害田稼旱,则可引溉田。
云梦县县河,在县南里许,涢水之支流也。
史河,在县西北三十里,安陆境涢水故道。
石羊湖,在县东南三十里,经刘家隔,会流入涢口。西河,在县西二里,即涢水。
孝感县沦河,即涢水支流。径云梦,八埠口。其东为瀹河湖。
瀖河,源出白兆山,达云梦入涢。
应山县白泉河,在县东三十里,入涢水。
应城县汤池港,在县西南六十五里,源出玉女泉,入景陵境。注于汉水,至涢口。
温泉,在县北六十里京山上。渊静如鉴,闻人声则汤辄奋发。其热可以燖鸡。东南流,注于涢。
《汉阳府志》:汉阳县涢水,在县治西北一百里。《旧志》曰:其源出陪尾,经德安、孝感,至此名涢口者,专流入汉也。晋陶侃为杜曾所败,将奔涢口,即此。《通典》:安陆县有涢水,亦名涢口。境内临漳山,晋安陆县治在焉。唐人有诗云:暮雨不知涢口处,春风直到穆陵西。《水经注》:涢水,又南分为二水,东通滠水,西入于沔,谓之涢口也。
破冈,在县治东八十里,涢水经流其下。
汉川县涢水,在县治东北三十里,自随州来,经云梦,入本县界,至涢口,与汉水合。
大松湖,在县治北一十八里,上达景沔,下通涢汉。扬子港,在县治北二十里,即襄汉支流,至柘树口,仍与涢水合。
府河口,在刘家,隔西边,通涢水。
算河,在县治北三十里,源出随州,经孝感县,出柘树口,与涢水合。
安河,在县治东北三十里。源出随州,经孝感县,合于涢水。
涢口,在府治东北三十里,其源自随州,经云梦县,至涢口。

涢水部艺文〈诗〉

涢口          明潘之恒


汉口至涢口,晨昏两见星。开篷荒雾白,系缆断烟青。蛾月闺情引,渔歌旅梦醒。朱弦弹不尽,容易感湘灵。

涢水晴波         高联捷

汎汎城西水,泱泱日夜流。波清时见底,风正促行舟。野旷天容瘦,云空月色遒。朝光生潋滟,相对一閒鸥。

涢水部选句

唐刘长卿,闻虞沔州有替,将归上都,登汉东城,寄赠诗:淮南摇落客心悲,涢水悠悠怨别离。
李涉经涢川馆,寄使府群公诗:涢川水竹十家馀,渔艇蓬门对岸居。

涢水部纪事

《宋史·五行志》:太宗太平兴国七年六月,均州涢水、汉江并涨,坏民舍,人畜死者甚众。

沮水部汇考

湖广之沮水

沮水,源出今湖广郧阳府房县之房山东南。流至荆州府远安县东,与漳水合流,又南过安陆府当阳县,南与沱江合流,又东至枝江县界,入于江。


《汉书·地理志》:南郡临沮,〈注〉应劭曰:沮水出汉中房陵东,入江。师古曰:沮水,即左传所云江汉沮漳,楚之望也。
汉中郡房陵〈注〉东山,沮水所出。东至郢,入江。
武都郡河地〈注〉泉、街水,南至沮,入汉。
〈注〉沮水出东狼谷。南至沙羡,南入江。
《水经》:沮水出汉中房陵县。淮水东南过临沮县界。〈注〉沮水出东汶阳郡沮阳县西北景山,即荆山首也。高峰霞举,峻竦层云。《山海经》云:金玉是出,亦沮水之所导,故《淮南子》曰:沮出荆山,高诱云荆。山在左冯翊怀德县,盖以洛水有漆,沮之,名故也。斯谬證耳。杜预云:水出新城郡之西南,发阿山。盖山异名也。沮水东南流径沮阳县东南,县有潼水,东径其县南下,入沮水。水又东南,径汶阳郡北,即高安县界。郡治锡城县,居郡下城,故新城之下邑。义熙初,分新城,立西表,悉重山也。沮水南径临沮县西,青溪水注之。水出县西青山,山之东有滥泉,即青溪之源也。口径数丈,其深不测,其泉甚灵洁。至于炎阳有亢,阴雨无时,以秽物投之,辄能暴雨。其水导源,东流以源出青山,故以青溪为名。寻源浮溪奇,为深峭盛弘之云。稠木傍生,凌空交合,危楼倾岳,恒有落势。风泉传响于青林之下,岩猿流声于白云之上。游者常苦,目不周玩,情不给赏。是以林徒栖,托云客宅。心泉侧多,结道士精庐焉。青溪又东流,入于沮水。沮水又屈,径其县南。晋咸和中,为沮阳郡治也。沮水又东南,径当阳县北。县城因冈为阻,北抗沮川,其故城在东一百四十里,谓之东城。在绿林长坂南,长坂,即张翼德横矛处也。沮水又东南径驴城西,磨城东,又南径麦城西,昔关云长诈降处,自此遂叛。《传》云:子胥造驴磨二城,以攻麦邑。沮水又南径楚昭王墓,东对麦城。故王仲宣之赋《登楼》云:西接昭丘是也。沮水又南,与漳水合焉。
又东南,过枝江县东南,入于江。〈注〉沮水又东南,径长城东,又东南,流注于江,谓之沮口也。
《隋书·地理志》:房陵郡永清,〈注〉旧曰大洪。后周改焉,有沮水。
《明一统志》:湖广郧阳府,沮水在房县西南,源出景山,东流入汉江。《左传》:江汉沮漳,楚之望也。
《湖广通志》:安陆府,沮水在当阳县城北一里,源出房陵县,流过临沮县,与漳水合。流通沱江,至枝江县界,入大江。
郧阳府,沮水在房县南五里。
《荆州府志》:远安县,沮水出汉中房陵县,淮水东南过临沮县界。出东汶阳郡,沮阳县西北景山,即荆山。远安,古临沮也。沮水出县西,纳漳水,又青溪水注之。青溪水,出县西青山,山之东,有滥泉,即青溪之源也。口径数丈,其深不测。导源东流,以源出青山,故以青溪为名。青溪又东入于沮水,沮水又东南经当阳县北,又南径楚昭王墓,又南与漳水合焉。
灵水溪,在旧城西北十里,源出洞中,有深潭,以石投之,似锣鼓声。东与沮水合。
枧水口,在县北八十里,源出鸡头山石穴中。土人作枧,引水灌田,南流入于沮。石洋河,源出甘霖洞,东经新城西,又经城北。环城曲折二里许,东入于沮。
《安陆府志》:汉西县,沮水源出房陵县,过远安县,与漳水合流,俗名河溶。通沱水,至枝江县,入于江。玉泉,在覆舟山,径寺东,又径当阳治,前入于沮。远安县鬼谷洞山,与当阳接壤。相传,鬼谷子尝游此山之阴,沮水径焉。

沮水部纪事

《宋史·孟珙传》:珙,字璞玉,随州枣阳人。拜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淳祐四年,兼知江陵府。珙至江陵,登城叹曰:江陵所恃三海,不知沮洳有变为桑田者,敌一鸣鞭,即至城外。盖自城以东,古岭先锋直至三汊,无所限隔。乃修复内隘十有一,别作十隘于外,有距城数十里者。沮、漳之水,旧自城西入水,因障而东之,俾绕城北入于汉,而三海遂通为一。随其高下,为匮蓄泄,三百里间,渺然巨浸。土木之工百七十万,民不知役,绘图上之。

沮水部杂录

《左传》:江汉沮漳,楚之望也。
《华阳国志》:泉街县,水入沮,合汉也。
《述异记》:沮、涣二水,波文皆若五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