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鄱阳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目录

 鄱阳湖部汇考
  考
 鄱阳湖部艺文一
  汎彭蠡赋〈有序〉    明李梦阳
  郡湖统辨         薛所习
 鄱阳湖部艺文二〈诗〉
  帆入南湖        晋湛方生
  还都帆           前人
  入彭蠡湖口       宋谢灵运
  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   前人
  寻东溪还湖中作     唐刘慎虚
  登庐山东峰观九江合彭蠡湖  吴筠
  彭蠡湖          张九龄
  自彭蠡湖初入江       前人
  彭蠡湖中望庐山      孟浩然
  入彭蠡经松门观石镜缅怀谢康乐题诗书游览之志           李白
  下浔阳城汎彭蠡寄黄判官   前人
  过彭蠡湖          牟融
  泛鄱阳湖          韦庄
  鄱阳湖         宋王安石
  前题二首          陈策
  前题            刘懋
  前题            赵抃
  前题            李纲
  七月三日至鄱阳      王十朋
  送莫志归鄱阳        前人
  彭蠡湖          明曾棨
  鄱阳            苏祐
  鄱阳湖          吴国伦
  彭蠡           徐祯卿
  鄱阳湖          黄家遴
  彭蠡湖          李时勉
  彭蠡渔歌         黄友正
  登五老峰望彭蠡歌      石沆
  彭蠡夜渡         邓以赞
  渡彭蠡          袁懋谦
  彭蠡湖          罗汝敬
  晓渡彭蠡          徐𤊹
  过鄱阳湖         李梦阳
 鄱阳湖部纪事
 鄱阳湖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九十五卷

鄱阳湖部汇考

《禹贡》之彭蠡
鄱阳湖,古名彭蠡湖,一名宫亭湖,又名扬澜湖。其源脉所自不一,而汇于今江西南昌、饶州、南康、九江四府之界,其水东西阔四十馀里,南北长三百馀里,北流入于江。


《书经·夏书·禹贡》:彭蠡既猪。《孔传》泽名张勃。《吴录》云:今名洞庭湖。按今在九江郡界,〈疏〉彭蠡是江,汉合处下。云导漾水南入于江东,汇为彭蠡是也。《蔡传》《地志》:在豫章郡彭泽县,东合江西、江东诸水,跨豫章、饶州、南康军三州之地,所谓鄱阳湖者是也。
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过三澨。至于大别南入于江东,汇泽为彭蠡东,为北江入于海。〈蔡传〉汇回也,北江未详入海,在今通州静海县。今按《彭蠡古今记》载:皆谓今之鄱阳然。其泽在江之南,去汉水入江之处,已七百馀里,所蓄之水,则合饶信、徽抚、吉赣、南安、建昌、临江、袁筠、隆兴、南康数州之流,非自汉入而为汇者。又其入江之处,西则庐阜,东则湖口,皆石山峙立,水道狭甚,不应汉水。入江之后,七百馀里乃横截而南入于鄱阳,又横截而北流为北江,且鄱阳合数州之流,潴而为泽,泛溢壅遏,初无仰于江汉之汇,而后成也。不惟无所仰于江汉,而众流之积。日遏月高,势亦不复,容江汉之来入矣。今湖口横渡之处,其北则江汉之浊流,其南则鄱阳之清涨。不见所谓汉水汇泽而为彭蠡者。鄱阳之水,既出湖口,则依南岸与大江相持,以东又不见,所谓横截而为北江者。又以经文考之,则今之彭蠡既在大江之南,于经则宜曰:南汇彭蠡。不应曰东汇于导江,则宜曰南会于汇。不应曰北会于汇,汇既在南于,经则宜曰北为北江,不应曰东为北江。以今地里参校,绝为反戾。今庐江之北,有所谓巢湖者。湖大而源浅,每岁四、五月间,蜀岭雪消,大江泛溢之时,水淤入湖。至七、八月,大江水落,湖水方泄,随江以东为合。东汇、北汇之文。然鄱阳之湖,方五六百里,不应舍此而录彼。记其小而遗其大也。盖尝以事理情势考之,洪水之患,惟河为甚。意当时,龙门九河等处,事急民困,势重役烦禹,亲莅而身督之。若江淮,则地偏水急,不待疏凿,固已通行。或分遣官属往视亦可,况洞庭、彭蠡之间,乃三苗所居,水泽山林,深昧不测,彼方负其险阻。顽不即工,则官属之往者,亦未必遽敢深入。是以但知彭蠡之为泽,而不知其非汉水所汇;但意如巢湖江水之淤,而不知彭蠡之源为甚,众也。以此致误谓之为汇,谓之北江无足怪者。然则鄱阳之为彭蠡,信矣。《大全》朱子曰:本文自有谬处。自古解释者,纷纷终是。与他地上水不合,东汇泽为彭蠡,多此一句。
《后汉书·郡国志》:豫章郡,鄱阳有鄱水。
《浔阳记》:彭蠡湖,在南康府南,即今之鄱阳湖。宫亭湖,即彭蠡。其名宫亭也。或谓因庐山三宫得名也。然按《尔雅·大山》曰:宫不必尽,由三宫矣。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彭蠡在江州浔阳县。《括地志》:在县东南五十里。《六典注》:一名宫亭湖。在南康军星子县,南江州彭泽县,西吴起曰:三苗,左洞庭,右彭蠡。〈注〉宋武帝破卢循于左里,即彭蠡湖口。左里故城,在都昌县西南九十五里。彭泽故县城,在都昌县北四十五里,晋陶潜为令治此城。
《三才图会·彭蠡湖图考》:彭蠡湖,在南康府东南。一名宫亭,一名鄱阳。阔四十里,长三百里,巨浸瀰漫中,有雁泊小洲。西接南昌,东抵饶州,北流入于江。《禹贡》:东汇泽为彭蠡是也。又有大孤山在湖中,东南四面洪涛,屹然独耸,上有神祠,过者必致祭焉。
《江西通志》:鄱阳湖,在南昌府城东北一百五十里、饶州府鄱阳县治西四十里、南康府治南一里、九江府城东南九十里。长三百里,号为巨浸。大孤山砥柱下流,最称雄胜。
《南昌郡乘》:鄱阳湖,在府城东北一百五十里,跨本府及饶州、南康三郡,合上流诸水入焉。周回数百里,西至荷陂里,为新建县,南至北山,为进贤县界。䢼亭湖,在府城北一百八十里,一名宫亭,与鄱阳湖相连。
剑水,源出章贡,径清江,绕丰城县,折而西北,又东流入鄱阳湖。
院泽水,在进贤县东南五里,源出槲山,汇于臧溪湾盘,旋九曲入鄱阳湖。
南湖,在府城东五十里,源出进贤县罗溪岭,东北流,合三阳水,出鄱阳湖。
修水,在宁州西六十里,源出黄龙山,纳众流,东北流六、七百里,入鄱阳湖。
三阳水,在南昌县北八十里,流入鄱阳湖。
李岐渔门,在县东北,水流经赵家围,东至渔门口,又分流入鄱阳湖。
罗溪岭,在进贤县西二十五里,其麓有溪,通鄱阳湖,多巨石。
章江,在府城西南,江自南来,西历滕王阁,北抱龙沙,注鄱阳湖。
三湖,曰北湖、西湖、东湖。城内三湖之,水俱出城下,水关桥置内外闸,湖强则直放。而西达于江,江湖俱强,则闭外闸,使章江不得侵入。乃闭内闸,引湖达濠,绕广润、章江、德胜、永和四门而过之,东归蚬子湖、艾溪。湖出牛尾闸,趋杨家滩,入鄱阳湖。
《饶州府志》:鄱阳湖,在府城西四十里,会江饶衢徽之流汇于大江,入于海。跨南昌、南康、饶州三郡,广袤数百里,东境属饶,春涨则与鄱江接连,水缩则黄茅、白苇,旷如平野。
乌坽湖,自西南出虬门,入鄱湖,达于江内六所。白汀港,在文北乡,东接馀干溪,流西入鄱阳湖,内二十所。
祝君坽,唐刺史祝钦明开浚,故名。万历十三年,筑改。饶关,在府城西南一里许,东通鄱江,西接缮尾,会于鄱阳湖,内八所。
洎水,在德兴县东南十八,都出洎山下。西流百馀里,至县治前二十里,至小港口,入乐安江,趋鄱阳湖。按《广信府志》:芗溪,在贵溪县东南五十步,洲出郁金香草,故名。其源由玉山之镇头,合铅山之分水,过弋阳,经县治,入安仁,之锦溪,汇于彭蠡湖。
《南康府志》:彭蠡湖,在府治南一里,一名宫亭,一名扬澜,一名鄱阳。阔四十里,长三百里,巨浸瀰漫中,有雁泊小洲。西接南昌,东抵饶州,北流入于江。《禹贡》:东汇泽为彭蠡是也。
又在都昌县东南上,跨南昌、饶、徽信、诸郡之水汇彭蠡而入湖口,春夏浩荡无涯,谓之东鄱阳湖。
《九江府志》:宫亭湖,在府城东南九十里,即彭蠡湖下流,又在湖口县南。
芳兰湖,在府城东二十里,发脉庐山涧水,东流入彭蠡湖。
浔阳江,在府城西北,源自岷山,带洞庭九水,合流至此。绕郡城而下四十里,又合彭蠡湖水,东流入海。皂湖,在湖口县东四十里,自刘家市桥来,入彭蠡湖。博阳川,在德安县南,东南入彭蠡湖。
女儿港,在府城东,发源庐山,北流二十五里入彭蠡。湖水涨,可容舟百馀。
白虎塘,在湖口县东南十里,水涨通舟楫,流入彭蠡湖。
《建昌府志》:黎滩水,在新城县西南,一名黎川。西北经硝石,至郡城下一百四十里,会旴水,流入彭蠡湖。按《吉安府志》:赣江,在府城南,原本章、贡二水。北流至赣县,始合三百里。至万安县,折而东六十里。逾泰和,东北流八十里。过郡城南,又东北四十五里。经墨潭而下,吉水过临江,至南昌而汇于彭蠡湖。
《瑞州府志》:锦江,一名蜀江,一名锦水。自袁之万载发源,至上高,合新昌水,入江经府城东,入章贡东,至南昌,入鄱阳湖。

鄱阳湖部艺文一

汎彭蠡赋〈有序〉    明李梦阳

正德六年夏五月,李子赴官江西,南过彭蠡之湖。作赋曰

仲夏滔滔兮,湖水汹涌。戒舲舟而逆进兮,志定意恐。朝发湖口兮,巉石缆牵。樯帆午张兮,陵急洋而纵船。洪涝吞吐兮,杳莫界。际湠漫瀇洸神精摇兮,浪起伏而来曳曩。余诵夏记与郦经兮,识彭蠡而心慕。繄厥水集流夥兮,挟十州川而北注合岷江。东之为东江兮,胁阳吴而腾海。包敷浅而潴之兮,撼匡庐而使改。惟据巨者附斯众兮,满之者骤必溢。彼何怪弗之潜兮,抑何摧而靡殛。射者万鼓之千兮,丛溪壑之凑。趋澎霆崩以箭疾兮,势岳颓而电舒。汇莫究始兮,散孰察其终。龙蛇逐之何载兮,至今窟而以宫。祈之锡嘏兮,侮之掇眚怒之风雷。愉之霁兮,亦厥灵之攸逞潮。岝峉以豗鬨兮,倏当昼而忽阴。上下既颠置兮,孰又辨昕昏与北南。睇众山之剑攒兮,争负高而竟降。鬨膏麓之淤淀兮,奄焉垫而为江。缘木末而巢室兮,民浮居而舳舻。悼只雏之寒啸兮,寂氓滨而守罛。乱左蠡之沸沸兮,壮康郎之浩汗。涛沃日而明暗兮,峦岛涾而涣散。澜已俛而复昂兮,涡湓濞而接连泷。无风以横飞兮,潭澄渟以布涟龙。夭矫以戏赣兮,甹蘖汎而吹沫艽草沕之昧昧兮鱼贯而鱍鱍具区洞庭方。余不暇兮,惧九围混而黝冥。苟清浊轧其澒澒兮,圣愚一而泯灵。胡弱草丹而华兮,反泓栖而矜彩凫茈龙须苧芦蕸菰繁其被汀兮纷振翰而云骇彼阳鸟。既逝兮,鹘鸨嘻而专已。骉水马以闯犀兮,蛤又濡珠而曝壳。诡殊错以跳踉兮,有曲牙而鹿其角。既逆鳞而返舌兮,复猪首而象鼻。针尾而戟髵兮,族氄氄乎谁非含生。而愿遂观彊柔之𨷍哜兮,唾阳侯之懦怠。纵鳄鼍之恣肆兮,甘失职而蔓灾。虞坤漏而陆沉兮,倏一叹而三泣。蝛吸飙而排沙兮,时负渚而人立。溅雨迸而冠岫兮,岸冲枞而齑落。诧妖诡之多态兮,魄摵促而心愕。瞬兮异觏,恍兮变索。究之谅奚以兮,聊戢楫而游。净夕景掣以波下兮,石钟霹礰而窍吟。追三苗之即叙兮,亶文命之讫。敷彼九江未之殷兮,余诚忧鬼类之聒。呼乃桡人之罔谙兮,祠九首而丏邪。愚者吾靡疵兮,鄙明贤之用颇。景神奸之勒鼎兮,数历谁弗竟危。魍魉支祁倔强伺间兮,思临湖而啸悲。

郡湖统辨         薛所习

南康面湖曰彭蠡,曰鄱阳,曰宫亭。而又有左蠡扬澜潴溪,落星之别,一统志云。彭蠡湖,在府东南广四十里,长三百里,巨浸瀰漫中,有雁泊小湖。西接南昌,东抵饶州,北流入于江。《禹贡》东汇泽,为彭蠡是也。《郡志》云:左蠡湖,一曰宫亭湖。即《禹贡》彭蠡湖也。在城东南五里,与扬澜相对。案《禹贡》,彭蠡既猪。《蔡氏传》曰:《舆地志》:彭蠡湖在豫章郡。彭泽县东合江东、江西诸水,跨豫章郡、饶州、南康军三州之地,今所谓鄱阳湖者是也。然则以一湖而萃诸,名不几金根伏猎之误乎。余请综其概而论之,三苗之国。左洞庭而右彭蠡,夏迹未西,南康则荒服也。蠡既潴焉,始入扬州职方矣。然曰东汇泽,为彭蠡汇东,即今都昌县。故《一统志》皆注东南明乎。近于彼耳,顾必定曰:去府五里,既巨浸瀰漫畴,从而寻尺之。而四十三里之数,又畴从而管黍之故。愚以湖口以上,岐于江者,统名彭蠡。左蠡者,蠡之左也。潴溪者,蠡流之所际也。扬澜者,蠡波至此回腾浩荡也。则文选扬澜,左蠡为二滩,并纲目蠡作里者,非也。至于鄱阳控芝汇之间,与彭蠡合本,以长沙王芮曾,令其地号曰:鄱君,因而名湖。若夫宫亭之字,以庙落星之颜,以石各录所治,名辄更焉。此固彰明较著者矣。乃蔡注曰彭蠡在彭泽县东何也。详考彭泽之名,犹曰彭蠡之泽云尔。但今之彭泽,与古不同,是以都昌尚延,故城。而《湖口志》载:九曲池,为陶靖节凿,以流觞之处。《归去来兮序》云:彭泽去家百里,以今彭泽计之,约殊一百八十里,其非古之彭泽。明矣。然则鄱湖之界,唐狄司空貌祀之所。所谓彭泽旧县者,庶乎近之。姑列质之,茂先武库。

鄱阳湖部艺文二〈诗〉

帆入南湖        晋湛方生


彭蠡纪三江,庐岳主众阜。白沙净川路,青松蔚岩首。此水何时流,此山何时有。人运互推迁,兹器独长久。悠悠宇宙中,古今迭先后。

还都帆           前人

高岳万丈峻,长湖千里清。白沙穷年洁,林松冬夏青。水无暂停流,木有千载贞。寤言赋新诗,忽忘羁客情。

入彭蠡湖口       宋谢灵运

客游倦水宿,风潮难具论。洲岛骤回合,圻岸屡崩奔。乘月听哀狖,浥露馥芳荪。春满绿野秀,岩高白云屯。千念集日夜,万感盈朝昏。攀崖照石镜,牵叶入松门。三江事多往,九派理空存。灵物𠫤珍怪,异人秘精魂。金膏灭明光,水碧缀流温。徒作千里曲,弦绝念弥敦。

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   前人

朝旦发阳崖,景落憩阴峰。舍舟眺回渚,停策依茂松。侧径既窈窕,环洲亦玲珑。俯视乔木杪,仰聆大壑淙。石横水分流,林密蹊绝踪。解作竟何感,升长皆丰容。初篁苞绿箨,新蒲含紫茸。海鸥戏春岸,天鸡弄和风。抚化心无厌,览物眷弥重。不惜去人远,但恨莫与同。孤游非情叹,赏废理谁通。

寻东溪还湖中作     唐刘慎虚

出山更回首,日暮清溪深。东岭新别处,数猿叫空林。昔游有初迹,此路还独寻。幽兴方在往,归怀复为吟。云峰劳前意,湖水成远心。望望已超越,坐鸣舟中琴。

登庐山东峰观九江合彭蠡湖  吴筠

百川灌彭蠡,秋水方浩浩。九派混东流,朝宗合天沼。写心陟云峰,纵目还缥缈。宛辅众浦分,差池群山绕。江妃弄明霞,彷佛呈窈窕。而我临长风,飘然欲腾矫。昔怀沧洲兴,斯志果已绍。焉得忘机人,相从洽鱼鸟。

彭蠡湖          张九龄

沿涉经大湖,湖流多行泆。决晨趋北渚,逗浦已西日。所适虽淹旷,中流且閒逸。瑰诡良复多,感见乃非一。庐山直阳浒,孤石当阴术。一水云际飞,数峰湖心出。象类何交纠,形言岂深悉。且知皆自然,高下无相恤。

自彭蠡湖初入江       前人

江岫殊空阔,云烟处处浮。上来群噪鸟,中去独行舟。牢落谁相顾,逶迤日自愁。更将心问影,于役复何求。

彭蠡湖中望庐山      孟浩然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黤容霁色,峥嵘当晓空。香炉初上日,瀑布喷成虹。久欲追尚子,况兹怀远公。我来限于役,未暇息微躬。淮海途将半,星霜岁欲穷。寄言岩栖者,毕趣当来同。

入彭蠡经松门观石镜缅怀谢康乐题诗书游览之志           李白


谢公之彭蠡,因此游松门。余方窥石镜,兼得穷江源。欲将继风雅,岂徒清心魂。前赏逾所见,后来道空存。况属临汎美,而无洲渚喧。漾水向东去,漳流直南奔。空濛山川夕,回合千里昏。青桂隐遥月,绿枫鸣愁猿。水碧或可采,金精秘莫论。吾将学仙去,冀与琴高言。

下浔阳城汎彭蠡寄黄判官   前人

浪动灌婴井,浔阳江上风。开帆入天镜,直向彭湖东。落景转疏雨,晴云散远空。名山发佳兴,清赏亦何穷。石镜挂遥月,香炉灭彩虹。相思俱对此,举目与君同。
过蠡湖           牟融
东湖烟水浩漫漫,湘浦秋声入夜寒。风外暗香飘落粉,月中清影舞离鸾。多情袁尹频移席,有道乔仙独倚阑。几度篝帘相对处,无边诗思到吟坛。

泛鄱阳湖          韦庄

四顾无边鸟不飞,大波惊隔楚山微。纷纷雨外灵均过,瑟瑟云中帝子归。迸鲤似梭投远浪,小舟如叶傍斜晖。鸱夷去后何人到,爱者虽多见者稀。

鄱阳湖         宋王安石

茫茫彭蠡春无地,白浪春风湿天际。东西捩舵万舟回,千载老蛟时出戏。少年轻事正南来,水怒如山帆恰开。中流蜿蜒见脊尾,观者胆落予何哀。衣冠今日龙山路,庙下沽酒山前住。老矣安能学佽飞,买田欲弃江湖去。

《前题》二首          陈策

雪消春水涨,风急浪花飞。洲渚分鱼艇,收拾趁晚归。
其二
湖水茫无际,山云暝不收。鱼龙轻出戏,何处可停舟。《前题》刘懋
三江汹汹开天地,楚尾雄湖流至今。十月波涛孤雁渺,五更风雨独龙吟。蠙洲门对维舟夕,庐岳风高堕影深。欲典鹔鹴浇磈磊,把杯翻动济川心。

《前题》赵抃

舍陆事川程,霜天晓色明。长波万顷阔,大舸一帆轻。静唱溪渔乐,斜飞渚雁惊。云披见楼阁,隐隐是芝城。

《前题》李纲

神禹治水江为最,迤逦逶蛇钟作汇。澄泓不独阳鸟居,浩荡端使群川会。群川已会江不湍,朝宗到海东南安。烟收云敛望不尽,眼界始知天宇宽。世传扬澜并左蠡,无风白浪如山起。我今谪宦此中行,何事恬然风浪止。阳侯也是可怜人,不学世人皆世情。好风已借一帆便,霁色更增双眼明。晚来画舸鸣六橹,超忽千山如脱兔。波心突兀见星宫,云际峥嵘望庐阜。世间此景良不多,洞庭山峡真么么。共浮大白期一醉,对此不饮当如何。

七月三日至鄱阳      王十朋

我来鄱君山水州,山水入眼常迟留。绝境遥通云锦洞,清音下瞰琵琶洲。于越亭前晚风起,湖入鄱阳三百里。晓来一雨洗新秋,身在江东画图里。

送莫志归鄱阳        前人

鄱湖秋水落,白下买舟还。远梦惊新燕,归帆识旧湾。打碑过荐福,携酒看芝山。却忆曾游处,清溪万柳间。

彭蠡湖          明曾棨

西江众流汇彭蠡,一色瀰漫天接水。云消极浦镜光平,风捲云涛雪山峙。春流拍空浩渺茫,气吞七泽含三湘。晴影遥连洞庭阔,黛光倒浸庐山长。我昔扬帆泛烟浪,贝阙鲛宫俨相向。拾得骊龙颔下珠,夜夜清光满湖上。
鄱湖            苏祐
气薄衡庐润,波含翼轸摇。三江同贡赋,九派异风潮。似接秦皇岛,应连汉武桥。石华如可拾,乘月坐吹箫。

鄱阳湖          吴国伦

欲向匡庐卧白云,宫亭水色尽氤氲。千山日射鱼龙窟,万里霜寒雁鹜群。浪涌帆樯天际乱,星蟠吴楚镜中分。东南岁暮仍鼙鼓,莫遣孤舟逐客闻。

彭蠡           徐祯卿

茫茫彭蠡口,隐隐鄱阳岑。地涌三辰动,江连九派深。扬舲武昌客,兴发豫章吟。不见垂纶叟,烟波空我心。

鄱阳湖          黄家遴

泽国东南大,星躔吴楚分。涌波寒抱日,掀浪湿侵云。蜿蜒蛟龙舞,联翩雁鹜群。康郎遗庙在,谁与吊殊勋。

彭蠡湖          李时勉

一水遥涵万古秋,微茫何处觅芳洲。西连吴楚三江汇,东到沧溟万里流。仙岛凌空沙上出,晴霞分彩日边浮。知君独得乘槎路,不向烟波倚棹讴。

彭蠡渔歌         黄友正

落霞孤鹜飞,江枫上秋色。一曲沧浪声,月冷芦花白。

登五老峰望彭蠡歌      石沆

适渡含鄱口,来登五老峰。千盘万剥无人迹,雨过泥腥见虎踪。一径孤悬五峰背,烟岚五点浓如黛。壁面起兮矗相向,石颜叠兮诡万状。履触云生处,身齐飞鸟上。霞缀屏兮成锦,雾瀰谷兮如涨。峰头雾雨峰下晴,一边湖树夕阳明。波声直撼鄱阳县,江色遥分湖口城。忆昔扬帆彭蠡左,湖心迥厌看将堕。今来顶上看湖光,湖光射眼白如霜。不知浮荡苍翠表,只觉微茫众山小。林交荫兮青兕啼,草芊茸兮故步迷。游人今夜何峰宿,遥逐钟声渡水西。

彭蠡夜渡         邓以赞

茫茫大浸碧天浮,鼓枻中流暮色稠。八月思归新涨远,九江夜渡故乡秋。怀君道貌频回首,谢客辞烦亦唤愁。西望匡庐横万丈,拟寻半亩学真休。

渡彭蠡          袁懋谦

鄱湖百丈锁蛟宫,向夕飘飞广莫风。云里匡庐看出没,天边日月挂西东。三江水涨银河接,万里湖回铁瓮通。此地一经龙战后,千年人识帝图雄。

彭蠡湖          罗汝敬

庐山之阳彭蠡湖,鼋鼍窟宅蛟龙居。三湘七泽相簸荡,蛰纳江汉沧溟俱。湖中风景殊朝暮,黛色波光互吞吐。雨边帆影九江城,云际钟声落星渚。我生癖爱山水幽,梦著只在匡南游。无因得似随阳鸟,年年归看湖上秋。

晓渡彭蠡          徐𤊹

彭蠡秋高水接天,征帆一片去茫然。芦飞楚岸千重雪,树拥康山几点烟。报曙野鸡残月后,知群寒雁晓霜前。客行不耐风波恶,魂断渔歌到枕边。

过鄱阳湖         李梦阳

巨浸渺天涯,轻帆破浪花。雁声听去远,山色望中赊。映水看新月,占晴见晚霞。水村渔唱杳,客思绕鸥沙。

鄱阳湖部纪事

《南康府志》:后汉建安十四年己丑,孙权既破黄祖,乃令甘宁守夏口,孙静守吴会,自领大军守柴桑郡。命周瑜向鄱阳湖,教习水军。
《江西通志》:吴黄武元年,鄱阳湖白龙见。
《南康府志》:隋炀帝大业十二年冬十月,鄱阳贼帅操师乞。自称元兴王。建元始兴,攻陷豫章郡,以其乡人林士弘为大将军。诏治书侍御史刘子翊将军讨之。师乞中流矢死。士弘代统其众,与子翊战于彭蠡湖。子翊败死,士弘兵大振,至十馀万人。
《抚州府志》:宋孙实,字若虚。崇宁三年知崇仁。其为政不可干,以私官满舟。次鄱阳湖,风波大作,有螭仰首,横当舟前。实祝曰:汝虽物,谅有知。使吾所载,秋毫出俸外。尽室沉没无憾。言讫,螭去,浪平。
《饶州府志》:元至正二十三年,明太祖次康山,吴宏以兵归之。仍以宏守饶州,与陈友谅大战鄱湖。水尽赤,御黄龙舟幸鄱阳,江城楼亲书,城隍神祀之。
《处州府志》:陈友谅据湖广,张士诚据苏湖,议者欲先士诚。刘基曰:不然。士诚自守虏耳。陈友谅㨿上流,且僭名号,宜急击之。友谅擒,则士诚坐破矣。帝遂决计伐友谅,大战于鄱阳湖。基忽跃起,大呼曰:难星过,可更舟。帝急更舟。未半饷,前舟已炮碎矣。
《安庆府志》:毕银元末,时集众数万,为一方保障。辛丑,率众归附明太祖,鄱阳之战,尝手书,资其军粮银,浚河输运,以应之。
《六安州志》:朱亮祖以功升元帅。至判院,陈友谅屯兵千人港,亮祖率兵击下之,大战于鄱阳湖,友谅败死。徐光辅以军功,从太祖,征友谅。克九江,下南昌江,西诸郡。大战鄱阳湖,光辅奋勇当先,力战而死,上深悼之。
《饶州府志》:明洪武初,江西例岁纳秆草,阻于鄱阳湖,经年不得到。又厄于风涛,不到者十之七、八民甚苦。之乐平,李学文任户部主事,备情奏闻,诏江南皆免之。
刘彦清,名曾,以字行,鄱阳人。以医世。其家母魏氏,疾药石不效,露香告天,刲股和粥以饲,疾遂愈。会征广以医选,从行中途渡江,堕水。适有牛渡,攀其尾,得济。既归,过彭蠡,风浪覆舟,人尽溺,独赖舟板以全。两免大难,人以为孝感。
《广信府志》:明天顺间,信守金铣廉,干有异政。常视空中,作迎仙语,人怪其诞。视公夷犹自如也。会旱则制金盘一具,步至三清八漈龙潭,故事祈者。持物往祷于潭中,获鳅、蟹、虫、鱼之属,即归致雨。以为常公谨谢曰:吾不尔捧盘默祝,此来必求现真龙身。然后返。少选,波涌丈馀,水浸公身之半,公不惧。倏忽有物爪取其金盘去,公谢起行。果大雨。是岁有秋踰年公,以觐渡鄱阳湖,众见湖中,附舟有物如捧持者,取视之,即前金盘也。舟人震慑,公朝服。谒谢如常,度或曰:大禹视龙犹蝘蜒,此敬胜也。或曰:公仙吏,盖曼倩、子乔一流云。
《湖广通志》:潘廷桂,字贞庵。江夏诸生幼而孝,成化年,以岁荐,授南昌经历。父卒署中,奉柩归鄱阳湖。遇风,桂以索系棺于身。舟覆,与波上下。忽飘至一洲,遂获全归,比葬,庐墓三年。
《苏州府志》:杜伟,字道升,吴江人。嘉靖壬子举于乡,笃志圣贤之学。尝过鄱阳湖,巨盗劫之,端坐不慑。盗异之,发箧,得其名,皆曰:此江南小圣人。罗拜而去。《杭州府志》:严大纪,字汝肃,馀杭人。嘉靖戊午,举顺天乡试,己未成进士,授行人,擢江西佥事。备兵湖西武宁洞,鄱阳湖为巨盗渊薮纪。密遣卒为商贾状,侦其山溪道路。然后调兵,内伏外攻,捣其巢,设总备官,置船械巡缉。遇失事,则分地防汛者,必以法,江湖肃清。

鄱阳湖部杂录

《晋书·郭璞传》:蠡湖有物,大如水牛。到宣城下,璞卜曰:是庐山君鼠也。
《庐山通志》:彭蠡湖滨,有贾处士系舟台山疏云:贾处士住庐山,每置一小舟,泛湖自适。许棠寄以诗云:时泰亦安眠,人闻不喟然。穷经休望辟,饵朮只期仙。彭蠡波涌月,炉峰雪照天。长闻风雨夜,彻晓在渔船。其台近水仙矶。
《春明梦馀录》:鄱湖口殊旷。赣、瑞、闽、广之盗所出没,如登陆。则池之建德徽之祁门,可以四达两邑,宜于此设戍。今沿湖建巡司十有四,虽足稽捕,而寇每时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