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三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七十九卷目录

 三泖部汇考
  考
 三泖部艺文一
  三泖秋涛赋        明阙名
  前题            阙名
 三泖部艺文二〈诗〉
  三泖           宋宋庠
  前题           林景熙
  前题          元杨维桢
  过泖湖           张昱
  三泖           僧明本
  前题          明钱惟善
  登泖塔          申时行
  泛泖           冯行可
  前题           林景旸
  前题           莫云卿
  前题           董其昌
  前题           陆彦章
  前题〈有序〉       骆骎曾
  泖上           沈明臣
  泖上嘲吴凝父        范汭
  泛泖           邹斯盛
  三泖           王世贞
  泛泖           莫如忠
  八月大风雨游泖塔     陈子龙
  三泖二首         邵亨贞
  晚过三泖          王祎
  三泖            顾清
 三泖部纪事
 三泖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七十九卷

三泖部汇考

华亭之三泖

泖之,为言茂也。三泖者,上、中、下三泖也。或曰圆泖、大泖、长泖也。周回数百里,合淀山湖、顾会盘龙二浦。及诸塘、诸港水而汇于。江南浙江之界,自泖而分出者,则为秀。州塘、古浦塘、斜塘、石湖塘、宋泾、黄浦、嘉善塘、石牌泾诸水,其东北接江南松江府华亭县界,其西南接浙江嘉兴府平湖县界。


《吴郡志》:泖在华亭境,有上、中、下三名,狭者且八十丈。
《三才图会·三泖图考》:三泖,在府城西南三十六里。太史公云:泖之为言茂也。晋陆机对武帝云:三泖冬温夏凉。《图经》云:泖有上、中、下之名,而旧县图又以近山泾圆者曰圆泖,近泖桥阔者曰大泖,自泖而上萦绕百馀里者曰长泖。北有谷水,一名谷泖,或以为泖之异名。自圆泖分流,东绝沈泾塘,为横浦,入于顾会浦。沈泾又自北入大盈浦、黄桥门斜塘、石湖塘,自大泖分流,古浦塘亦自圆泖分流,俱合秀州塘。今黄桥门塞水,并入斜塘,势湍悍。东入潢潦泾,遂为黄浦。按《潜确类书·区宇部》:三泖,在松江府治西。
《江南通志》:松江府三泖,在府城西南一十八里。按《松江府志》:三泖,在府西广韵注,泖华亭水也。太史公云泖之为言茂也。《祥符图经》:谷泖在县西三十五里,周一顷三十九亩;古泖在县西四十里,周四顷三十九亩;今泖之界,西北抵于山泾,南自泖桥出,东南至广陈,又东至当湖,又东至捍海塘而止。俗传,近山泾者,为上泖。近泖桥者,为下泖。《县图》以近山泾泖益圆,曰团泖;近泖桥泖益阔,曰大泖;自泖桥而上萦绕百馀里曰长泖。此三泖之异也。或并胥顾谢家二泖为三泖,按二泖在县东南一陂泽耳,与三泖相望七十里,其说非也。陆机对晋武帝云:三泖冬温夏凉。谷水在其北,金泽、章练、小蒸、大蒸、白牛诸塘,在其西,葑澳、走马诸塘在其东。泖桥之外,横绝而东者,秀州塘也。
谷水,一名谷泖,一名华亭谷水,极清冷。《吴地记》云:海盐县东北二百里有长谷,陆逊陆凯居此。水东二里有昆山,其父祖葬焉。陆机诗:髣髴谷水,阳婉娈昆山阴。则此水在昆山之北。《寰宇记》云:华亭谷水,下通松江。郦善长《水经注》云:松江东南行七十里,入小湖,自湖东南出,谓之谷水,南接三泖。士衡诗所云谷水即此水也。《方舆胜览》云:谷水出吴小,湖经由拳。故城下《神异传》云:由拳秦长水,县后陷为谷水云。余按旧志、或以县南旧西湖为谷水,或以海盐之芦泺浦,南入于浙江者,为谷水之故道。《新志》则以华亭谷水为长泖之异名。即其所称引,如《水经》《胜览》,则谷水与三泖接。如《吴地记》,则泖即谷水。如《寰宇记》,则谷水即华亭谷,而《图经》亦有谷泖之名。以数说参之:则谷水原自有二:县南之谷水,乃西湖之异名;昆山西之谷水,则《新志》所谓长泖之异名。而华亭谷盖因陆氏封邑,而言又谷水之异名也。旧以两谷水混而为一,又析华亭谷与谷水为二,故多异同。《通志》又以经由拳故城者,为谷泖;道昆山西者,为华亭谷;丽西湖上有谷水道院者,为谷水。其说复殊,今并存之,以俟考。又俗传,泖中每风息云开,衢甃井栏毕现,盖由拳故城也。《神异传》由拳陷为谷水而城之。故迹乃在泖中《嘉禾志》。当湖北有华亭,河东北行三百里,入松江,与《吴地记》合,但以谷为河小异耳。验之地理,皆三泖疆界也。薛淀湖,一名淀山湖,以中有淀山也。在府西北七十二里,其源自长洲,白蚬江经,急水港而来,周围几二百里实古来钟水之地,北由赵屯浦,东由大盈浦,泻于松江东南,由烂路港,以入三泖。
通江诸浦,旧《图经》以赵屯、大盈、顾会、崧子、盘龙为五大浦。五浦之中,顾会、盘龙从府城来,绝横塘入泖,烂路港,在淀山湖东南,引湖水南行入于泖。
金泽塘,在淀山湖西南,东南流入泖。
章练塘,在金泽南,其源出陈湖,东流入泖。其入处与泖塔对。其一支东南流入泖者,曰曹坟港。
濮阳塘,在章练南,其东北由大蒸入泖。
小蒸塘、大蒸塘并在濮阳南,其西通白牛塘,东入于泖。
秀州塘,一支源从圆泖来。由古浦塘东行至问俗亭,南折合石湖塘水,过李塔汇。
黄桥门水,自大泖来,入秀州塘,旧于此。植木为水,窦七十馀,以泄泖水。
古浦塘水,自圆泖来。历东、西山泾出,跨塘桥与秀州塘合。
斜塘水,自大泖来。与黄桥门水皆湍悍,东入横潦泾,自黄桥门,塞其流,益悍。
石湖塘水,亦出自泖,合秀州塘北流。
朱泾,在郡西南二十七里,承嘉善、平湖、长泖诸水贯市桥东流,水势湍悍。
黄浦为南境,巨川源自黄桥、斜塘来。黄桥、斜塘自三泖来。
《浙江通志》:嘉兴府平湖县泖,在县治东北三十里。《祥符图经》云:谷泖南出泖桥,东南至广陈,由广陈西至当湖,由当湖东南至捍海塘,此故道也。谷泖分之为长泖、东泖犹一泖耳。由泖港蜿蜒至横泖,是为东泖,出东泖为泖桥。三泖则在华亭界。
《嘉兴府志》:东泖在县东北,西南纳当湖诸水,东北入华亭县境,归黄浦。
平川,一名西塘,在嘉善县北,西承澜溪诸水,东北流至淀湖,三泖入青浦、华亭二县界。
嘉善塘,合嘉兴、秀水、桐乡三县诸水,溯白莲寺而东三十五里,至嘉善县入秀州塘,至是水疾流迅,繇风泾北入三泖。
石牌泾,在县西北三十里,承平湖东,下之水由面杖等港入于长泖。

三泖部艺文一

三泖秋涛赋        明阙名


朝饮马于珠渊,夕仰秣于芝田。穷遐荒之区,奥极方域之胜。观粤秀州之建壤,仅蕞尔于海偏。九峰渺其崒嵂,三泖乐其洄沿。愬智者之微,尚情每寄于逝川,其为地也。下控三江,上导五湖。天马峙而凝翠,白牛绕而成图。青龙倒影而欲断,舞凤入望而疑无祇。一水之渟泓,乃广狭之异状,既杳折而迢遥,亦辽阔而沆瀁。入明镜而回旋,激微云而摩荡。于时金风乍肃,玉露初瀼,汀葭绕碧,社橘飘黄。征鸿啼雨而欲度,别鹤唳月而辞行。孤吹牧笛,杂响鸣榔。霜零曲渚,水落寒塘。环天一色,拂岸微茫,触轻飔而如縠,泻澹霭而生凉。惊飙迅发,横波生怒。乱塔影于中流,齧山根于古渡。雀舫停桡,虹梁失步。白鹭张云素,蜺翔雾滂渤。心怦涌裔,目瞀渔舟。一叶雪浪千条烟,喷薄而若翳势,冲激而偏骄听。棹讴之容与,截横流而飘飖。于是上国羁人,菰芦逸士。两桨寒汀,一帆萧寺。鸭栏朝泛鱼村,暮市伴南浦。之鸥群,忆西风。之鲈脍,采千斛。之莼丝,和江东。之盐豉跂张顾,之遐踪亦难。望于末季,乃有水滨,系艇泽畔,行吟。三秋佳日,属目登临,樵风脱叶,斜阳半沉,张峰列象激石变音,翠纶垂露,赤鲤听琴,珠宫和梵,梧院停砧。濠上逍遥之想,江潭摇落之心。感踯躅而成赋,每慷慨而不禁所为俗。士闻而返,驾而寄高,蹈于幽寻者乎。

《前题》阙名

惟云间之分土,当星纪而为都。亶东南之沃壤,汇万派而同趋,东际沧海,西厮具区。枝分绮错,包蓄盘盂。九峰骈罗以岝崿,三泖漭沆以萦纡。山含秀而非高,水抱势而独远。薛淀右注,以澹泞;申浦左输,而委婉斜界。吴阊之境,遥连欈李之阪,浩浩焉,浑浑焉。际长空而同明,放扁舟而忘返。夫其演漾濆瀑,潾渊泫。长波沓,以灏溔洪流湠漫而迤涎。气蓊蔚,以郁律飏,缥缈而如烟。荡云沃日,隘地浮天。信泽国之钟美,足登眺而穷年。惟高秋之渐爽,尤靡倦而留连于时少。皞执矩蓐收,持辔潦水归壑。金风凄厉,拂万树而飕飗,鼓洪涛而涌裔,其始作也。溶溶淫淫,如轻车骏马,争逐而骎骎,其少进也。訇訇磕磕,如连冈复岭,绵连而相待,其汹涌而呀呷也。纷扰胶轕,如百万之众,腾装而赴辙,其回转而磅礡也。漩澴荥瀯,如风雷暴怒而重云霮䨴乎。太清椐椐莘莘,瀜瀜漭漭,乍伏乍兴,忽来忽往,或奔腾以赴势,或击触而厉响尔。乃悬轻綄,立危樯,桂棹不动。片帆初扬,曾瞬息之几,何已。纚维于谷阳至,若自东徂西,舣舟以俟。惧阳侯之逞威,抱长技而未试长年,钓叟小艇,渔蓑习。巨浪狎烟波施罟,鼓枻晨唱晚歌。伊一水之渺茫,足骚人之玩赏,历长水之回廊,登浮屠之高厂,恍置身于蓬壶眄,云霄而遐想何尘虑之足。蒙欲御风而孤上,噫吁嚱缅维,兹境实号。由拳峨峨城郭,翼翼郊廛,楼台隐映,士女骈阗,香尘隐地,歌声沸天。或铜陵而金穴,或珥貂而附蝉,岂期衰盛。忽殊高深顿易,鱼鳖据而为宫,鼋鼍凭以为宅。异酸枣之决河,类历阳之沦迹。徒感慨,以长谣听秋风之策策,吾将期汗漫于九垓,混沧桑于一息。

三泖部艺文二〈诗〉

三泖           宋宋庠


绿鸭东陂已可怜,更因云窦注西田。凿开鱼鸟忘情地,展尽江湖极目天。向夕旧滩多浸月,过寒新树便藏烟。使君直欲称渔叟,愿赐樵青不计年。

《前题》林景熙

泖口乘寒浪,湖心散积愁。菰蒲疑海接,凫雁与天浮。泽国无三伏,风帆又一州。平生漫为客,奇绝在兹游。

《前题》元·杨维桢

天环泖东水如雪,十里竹西歌吹回。莲叶筒深香雾捲,桃花扇小彩云开。九朵芙蓉当面起,一双鸂𪆟近人来。老夫于此兴不浅,玉笛横吹鴳浪堆。

过泖湖           张昱

泖湖有路接天津,万顷银花小浪匀。安得满船都是酒,船中更载浣纱人。

三泖           僧明本

年晚那能与世期,水云深处分相宜。茭蒲绕屋供晨爨,菱藕堆盘代午炊。老岸欲隳添野葑,废塘将种补新泥。无心道者何多事,也要消閒十二时。
《前题》钱惟善
西望沧茫浴远天,芙蓉九点秀娟娟。势翻震泽蛟龙窟,气浸高寒牛斗躔。支遁每招过野寺,龟蒙曾约种湖田。倚栏不尽登临兴,更驾长风万里船。
登泖塔         明申时行
澄波万顷一峰孤,云树烟岚总画图。八月浮槎淩汗漫,四天开阁浸虚无。禅灯影动鱼龙出,梵铎声高鹳鹤呼。把酒凭阑看不厌,好将身世寄菰芦。

泛泖           冯行可

浮屠十丈枕平川,浪涌珠光日倒悬。客泛星槎疑入汉,僧耽水观不知年。晓霜枫叶明村市,暮雨芦花失钓船。浣尽尘缨心境寂,钟声忽逗半江烟。

《前题》林景旸

澄湖浩淼接长天,迟日微风泛画船。浴景波涛云外起,涵空楼阁镜中悬。数行鸥鹭依晴渚,九点芙蓉隔暮烟。词客相逢访古处,秦城吴塞已茫然。

《前题》莫云卿

夜来湖上月色清,四空惟闻松水声。使君揽衣起索客,呼酒长啸天风生。高楼推窗烛光冷,楼头人语波心影。沙碛烟荒鸟乱啼,阴廊古壁僧初定。吾生茫茫都欲浮,何年劈波分此丘。九龙峰前一珠耀,精芒直撼蛟宫幽。登临胜迹宛然在,姓字即今何瞹瞹。却待风流屠使君,千古江山起光怪。

《前题》董其昌

九点芙蓉堕淼茫,平川如掌揽秋光。人从隐后称湖长,水在封中表谷王。日落鱼龙回夜壑,霜清钟磬隔寒塘。浮生已阅风波险,欲问蒹葭此一方。

《前题》陆彦章

泽畔枫林一叶催,霜天云物对传杯。中宵急艇冲寒宿,数里惊涛带月来。极浦苍山迟半景,孤烟白鸟辨层台。棹歌到处横江发,风壑秋清奏响哀。

《前题》〈有序〉       骆骎曾

序曰:往余卧痾。淮扬舟中,梦一小艇,凌波万顷,浩渺无际。耳畔闻海涛声,舟人语余,此泖湖也。俄见一舴艋迸决而下,势殊可畏,既又抵一小洲憩焉。
恍惚若有天竺大士阁,余为抠衣顶礼,延伫者久之,遂醒。盖甲辰春三月间事也。风尘十馀年,曾不自意,视学兹郡,追维梦游,遂数问泖湖何许,又不意泖湖之中,乃有大士潮音阁。依然一梦境也。聊成短什。

十年清梦可追寻,江上浮槎试一临。水月倒悬祇树影,天风长送海潮音。杯浮野渡占僧定,阁映空明沁客心。饮啄人生原有定,君平何必问升沉。

泖上           沈明臣

秋深泖上一经过,蟹舍鱼罾处处多。野屋无烟空绿树,夜风天半响寒波。

泖上嘲吴凝父        范汭

林皋叶脱风凄凄,远峰森立寒云齐。满船离思半江月,未到五更鸡乱啼。

泛泖           邹斯盛

偶然乘兴往,不待棹歌催。一塔抱云出,孤花背岸开。石痕潮落远,烟际月飞来。万顷茫茫碧,渔灯相照回。

三泖           王世贞

莫言初地小,但觉四天宽。面面芙蓉镜,层层薜荔冠。一泓鹙眼碧,九点鹫头丹。呗响波声合,渔歌夜色残。经归龙藏易,僧结蜃楼难。我醉声闻酒,谁施法喜餐。倦分禅榻卧,閒借佛书看。犹有馀根在,羞人识宰官。

泛泖           莫如忠

首夏初晴畅惠风,壶觞沿渚出花宫。行扳绿树阴成幄,兴渺沧波望若空。塔影空悬天镜里,梵音翻出棹歌中。鉴湖尚许知章乞,便可投簪狎钓翁。

八月大风雨游泖塔     陈子龙

层湖黯淡路漫漫,孤屿登临怯羽翰。晓雾东连沧海白,霜枫西接洞庭丹。梦随风雨银河近,人在烟波玉佩寒。欲拟招魂秋草外,夜深犹自倚栏干。

三泖二首         邵亨贞

宿雾随云敛,寒星著水。明客舟移远,岸戍析报初更。老觉驰驱苦,愁思丧乱。平故人鸡黍,约岁晚更多情。
其二

横泖清晨望,人烟树几。重三江归禹,贡众水会吴封。云倚孤村塔,潮生半夜。钟田翁谈古,迹隔水是青龙。
晚过三泖          王袆
入夜初过泖,苍茫兴杳。然大星悬树,杪新月出帆前。野酒聊供醉,渔歌屡恼。眠归欤绣川,上欲办钓鱼船。

三泖            顾清

扁舟下三泖,试拂旧纶。竿鲈鱼三尺,雪飞上水晶寒。

三泖部纪事

《苏州府志》:周敬王二十五年,吴行人伍员,凿河,自长泖接界泾,而东尽纳惠高彭巷、处士沥渎诸水,后人名曰胥浦。
《吴元泽记》:元符年,老僧如海,筑基中泖,作井亭,施汤茗,建塔标灯,为往来之望。塔凡五层,基广一二亩,遇涨不没。
《宋史·河渠志》:孝宗淳熙十年,以浙西提举司言,命秀州发卒浚治华亭、乡鱼、祈塘,使接松江、太湖之水。遇旱即开,西闸堰,放水入泖湖,为一县之利。
《松江府志》:倪瓒,字元镇,号云林,无锡人。清姿玉立,高韵绝世家。故饶一日,弃田宅去曰:天下多事矣。吾将遨游以玩世。自是往来五湖,寓居松之泖上。
至正二十四年六月乙卯,漏下四鼓,泖水涌起三尺馀。
孝宗弘治十一年夏六月,泖湖水溢。
弘治十四年冬十一月,大寒,泖湖冰,经月始解。《江南通志》:嘉靖二年,工部郎中林文沛,督率华亭县开南桥塘、金汇塘、官路港、站船浜、北蟠龙塘、南嵩塘、官庄泾、青村港、黄泥漕、尹山泾、米市塘,上海县开旧江、走马塘、周浦塘、站船浜、盐海塘六磊塘,以泄当湖。三泖山湖诸水,使各通黄浦、吴淞江以入海。
《松江府志》:嘉靖二十六年,泖中有古木为蜃,出没巨浪中,风雨狂骤,咫尺莫辨。

三泖部杂录

《松江府志》:谷水,即三泖。《旧志》曰:一水二名,又谷水,一名谷泖,则合二名而称之也。其西南受浙西诸水,西北受淀湖诸水,由华亭界入,于黄浦皆东江故道,然则泖浦皆系江身郡,以江名其兼指东江乎。
明沈恺曰:尝泛泖,而西出八九里外,遥望烟树模糊,水光梵宇相掩映,而一塔玲珑秀出云表,若小蓬壶。莫如忠曰:入长水院,历庭庑,沿新堤观,放生台,还叩精庐。四壁深静,阒若无人。少閒风涛怒号震薄之状,身如御虚楼阁,飞动别一境界少焉。月初上,推户视之,则四顾寥寥,天无纤翳,冰轮飏水,金碧映发,光芒射人,几尽游之变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