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漆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目录

 沣水部汇考
  考
 沣水部艺文〈诗〉
  沣水送郑丰鄠县读书   唐皇甫冉
 沣水部纪事
 沣水部杂录
 汭水部汇考
  考
 汭水部艺文
  穷汭记          明王宁
  芮谷诸胜         武全文
  登临总目          前人
  隆冬三胜          前人
  芮谷游           前人
 汭水部纪事
 漆水部汇考
  考
 漆水部纪事
 沮水部汇考
  考

山川典第二百五十七卷

沣水部汇考

禹贡雍州之沣水

沣水,源出今陕西西安府鄠县终南山之沣谷,东北流绕郡城东,与交水会,又合太平高观谷水,东过咸阳县界,北流入于渭。


《书经·夏书·禹贡》:雍州沣水攸同。〈疏〉《地理志》:沣水出扶风鄠县东南,北过上林苑,入渭。《蔡传》沣水,《地志》作酆,出扶风鄠县终南山,今永兴军鄠县山也,东至咸阳县入渭,同者同于渭也。
《金史·地理志》:京兆府长安,〈注〉有沣水。
《续文献通考》:陜西西安府沣水出终南山,合太平高观谷水,东至咸阳县入渭。
《陕西通志》:西安府沣水,在府城西南四十里,出沣谷,北流入渭。
交水,在府城南三十里,一名湢水,上承樊川,西至石碣,遂分为二;一注沣河,一入昆明池。
《鄠县志》:沣水,在县东入长安界。
《咸阳县志》:沣水,在县东南三里。
《山阳县志》:沣水,在县南。

沣水部艺文〈诗〉

沣水送郑丰鄠县读书   唐皇甫冉


麦秋中夏凉风起,送君西郊及沣水。孤烟远树动离心,隔岸江流若千里。早年江海谢浮名,此路云山惬尔情。上古全经皆在口,秦人如见济南生。

沣水部纪事

《唐书·武后本纪》:武后景龙三年七月庚辰,沣水溢。《肃宗本纪》:至德二载九月壬寅,广平郡王俶及庆绪战于沣水,败之。
《潼川州志》:严砺,唐贞元十五年,以兴利刺史兼御史大夫,后为山西道节度使。宽明俭惠,尝疏嘉陵江,通沣水以溉民田,州民德之。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元年秋九月癸丑,奉元路长安县大雨,沣水溢。

沣水部杂录

《淮南子》:沣水之深千仞,而不受尘垢,投金铁针焉,则形见于外,非不深且清也。鱼鳖龙蛇,莫之肯归也。

汭水部汇考

《禹贡》雍州之汭水
汭水,源出今陕西平凉府华亭县之西山,即朱子所谓吴山之西北,蔡子所谓陇州汧源县之弦蒲薮也。南北两泉,下合为一。东流至崇信峡,又合左峪湫峪殿子坡峪、散化峪、五马峪、通汭峪、红土峪、西寺峪、城东峪诸水,过崇信县城,至泾州,入于泾河。


《书经·夏书·禹贡》: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泾属渭汭〈孔传〉水北曰汭。《正义》《毛诗传》云:汭水涯也。郑云:汭之言内也,盖以人皆南面望水,则北为汭也。且泾水南入渭而名为渭,汭知水北曰汭,《蔡传》汭水,《地志》作芮,扶风汧县弦蒲薮,芮水出其西北,东入泾。今陇州汧源县弦蒲薮有汭水,周职方雍州其川泾汭。《诗》曰汭鞫之即,皆谓是也,属连属也,泾水连属渭汭二水也。按《诗经·大雅》:止旅乃密芮鞫之即,〈朱注〉芮水名出吴山,西北东入泾。《周礼·职方》作汭,《大全》朱子曰:《职方氏》曰:雍州其川泾汭,注云:在邠地即此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西曰雍州,其川泾汭。《订义》易氏曰:汭水者,非《禹贡》所谓汭也。《禹贡》言汭皆水北之汭,此所谓汭者,雍州之川名。《汉志》:右扶风汧县,汭水出,西北东入泾,此正公刘居豳之地,《诗》所谓芮鞫之即。徐广曰:新平漆县东北有豳亭,其国城在邠州东北二十九里,三水县界,古豳城是也,正与公刘诗合。又《唐志》:泾州临泾县有汭水,西自陇州华亭县流入,一名宜禄川,然泾、陇二州,在邠州之西,则非邠州之汭,要皆雍州之川也。黄氏曰:汭水出汧源县小陇山,至邠州宜禄县,为宜禄水,入泾、渭,水出熙州狄道县,鸟鼠同穴,山东南至华州华阴县入河。
《汉书·地理志》:右扶风汧,〈注〉芮水出西北东入泾。按《隋书·地理志》:安定郡华亭,〈注〉大业初,置有陇水芮水。
《郡国志》:南流者曰妫,北流者曰汭,异源,同归浑流西注而入于河。
《金史·地理志》:河中府河东〈注〉有妫水汭水。
邠州宜禄〈注〉有汭水。
《续文献通考》:陕西西安府汭水,出陇州汧源县弦蒲薮,东入泾水。
凤翔府,汭水在陇州城西北源出弦蒲薮。
平凉府,汭水自陇州流经本府,崇信华亭两县境至泾州。
《陕西通志》:平凉府,华亭县汭水在县东三里许流入泾水。
凤翔府,陇州汭水在州城西北,源出弦蒲薮西北,《周·职方》:雍州,其川泾汭,即此。
西安府,邠州汭水在城西东入干泾,诗谓芮鞫之,即者此也。
崇信县汭水,在县北一里,唐李元谅疏渠以引汭水,畜鱼莳荷作阁焉,兵燹残废其渠,尚存邑,人爱之。新柳滩,在县西北一里,汭水之滨。
殿子坡,在县北五里,下聚贯珠浓露诸泉之水,由汇口,而南流入汭。
泾州汭水,在州西,自崇信界来,东入泾水。
汭水桥,在州北二里。
《崇信县志》:汭水源在华亭。一出马峡口,诸泉为北源。一出仙姑山,诸泉为南源。汇而东流,经峡口四十里,过县城北又东七十里至泾州,回中山属于泾,《禹贡》泾属渭汭是也。石滩武公《汭源辨》曰:后世称汭水者以误沿误,千载滋疑,止缘朱子注《诗》汭水出吴山西北。蔡氏注:《禹贡》出弦蒲薮之西北,遂不复详察其地,而以陇州汧源县南为汭水之源。今考陇州诸水,皆由汧入渭,不与泾通,则与汭似无涉矣。然吴山弦蒲薮二说,先儒抑岂无据而妄称之。考古志:华亭有陇山,有汭水,纪载甚确。则汭水出华亭,固无疑矣。吴山即陇山华亭,与陇州山连壤接,境内诸山皆属陇。又曰小陇山,且唐宋之际,县旧属陇,尚未入平凉也。则朱子所称吴山西北,安知不在华亭境内,而必执此以问汭耶。载考弦蒲薮,在今陇州蒲峪是汧陇之五薮也。而其西北即为华亭。西山是蔡氏之说,亦非大谬。后人不深考西北之义,误以汭水为汧,则泥古所致。不审于禹贡泾属渭汭。及公刘芮鞫之什果,何所解也,是不可不辨。《尔雅》:水北曰汭,又小水入大水之名,盖两水合流之内也。故从水从内禹贡称汭亦无定名。曰会于渭汭,东过洛汭是也。独泾属渭汭汭有定名考。汭源起自华亭南北,两泉下合为一。东行五十里至崇信峡,峡断万山峙,其北乌龙山五马山峙,其南水自北注者,曰左峪、湫峪、殿子坡峪、散化峪,自南注者,曰五马峪、通汭峪、红土峪、西寺峪、城东峪,合三山九峪之水,汭流孔大其势,澄泓越四十里。过崇信城又七十里抵泾州回中山,遂属于泾。计汭原于华亭,盛于崇信,统于泾水,合众水以成名揆诸。《尔雅》水北之文,虽曰不合实,则与从水从内之义,文异义同。观汭者曰美哉汭,吾莫名其德,凡水之名也。以己汭之名也,独以众汭与泾大相当也。曾不二百里而东合于泾,不与泾争泾至浊汭至清,清与浊也。不相入而其属于泾也。匿垢藏洁,而如有容美哉,汭吾莫名其德。
芮谷在汭水之北,峰回溪绕流与汭通,土人先是祈佛祷雨于斯呼。曰殿子坡,或曰龙泉寺,今为芟荆开道。上陟层岩,下浚深壑,大与远不及里而胜迹错出,幽奇万状。临斯谷者,溯洄登眺,可与静憩,可与同人,更可与吏而隐为其窈窕而盘旋也。故以谷名之为其搴,芳萃秀夐出于众流之上也。故特以芮谷名之。

汭水部艺文

穷汭记          明王宁


汭水纪于《禹贡》《广韵》:汭音儒。《说文》:汭从水从内。《训》曰:两水合流之谓也。又曰:小水入大水之名质其实。雍、豫二州,有专名之者,有通名之者。专名者以义也,通名者以类也。以类通名,如会于渭、汭,东过洛、汭是也。盖渭自鸟鼠而东逝,泾出笄头而北来,二水至高陵而汇于河。经龙门东注豫州洛由熊耳。东北入河,既皆小水入大水,且两流合为一,故不曰泾渭而曰渭汭,不曰河洛而曰洛汭。由是推之,则凡诸州之水类于是者,皆不拘于定名而得通称为汭也。以义专名者,泾属渭汭是也。汭在华亭城东三里,乃两水合流。而其北源西出小陇山之马峡,俗呼北河。南源西出陇山之仙姑峪,俗呼南河。北河环朝那山前,盖山有古朝那王庙。其西北有湫,东去县东三里而别称为雨山。南河环王母山,山巅有古王母宫,东去四里别称为仪山,俗呼为回头山。仪州实以是名也。仪雨两山南北对峙,豁开如门,故两水合而东流,名之曰汭也。又二水交流而下,亦专名为汭也。汭汇为深潭,潭名合水,水之北岸一台,高广平夷荆榛瓦砾,杂错相传,禹王庙也。北陟雨山之巅,遥见东南隐隐峰峦侵入太虚,陇州吴山也。沿汭峡峡石三十里,皆断崖摧壁,神禹疏凿之迹也。峡行十五里,南堧有女神之庙扁,曰抵汭元君土人呼。底茹娘娘汭读为茹,茹儒同音。庙东十五里至石堡,汭北受柴邸水,源出朝那湫山之阳而阴,即为泾水。又东五里至安口岘牛心山,南受武村水,汭至是益大。北有断万山,自马铺岭柴邸而来。南有五马山,自石匮寺武村而至。两壁削立,巉岩百仞束汭于中,雪浪湍激,经行五里为屯城。唐李元谅屯兵扼吐蕃者也。屯东为崇信川,汭水益大,深不可涉,湍不可乱,行旅皆袒而济。又东三十里,北过崇信县城。崇信人曰汭水。绕北又东七十里东,过泾州过回山乃属于泾。弘治戊午,督学宪副虎谷王公按泾州试,诸生竣乃涉水,登王母宫。宁从行,王公东眺曰:北流而浊者何水乎。宁对曰:泾也,南流而清者。何水乎,宁对曰:汭也。公曰:是禹贡雍州属泾之汭乎。周职方其川泾汭乎。昔公刘有汭鞫之,即吾过豳西行三十里,涉一大河北入泾是何名乎。宁曰灵台之达溪也。公曰:朱子注汭鞫之即曰豳地日广也,试且广求之斯地有百泉乎。宁曰:去华亭西北三十五里山,朝那湫阴有泉百馀,为泾源,乃百泉也。有溥原乎。宁曰:亭口灵台之西汧阳,陇州之北,华亭龙门之东,有广原唐尉迟敬德破突厥,郭子仪破吐蕃之西原也。李元谅开美田千顷,号曰良原,今为溥润原公。又曰此与吴山南北乎。宁曰:正相南北。公曰:必兹西去百里外,有两水合流者,始可谓之汭矣。若其穷之乎。宁计华亭至泾程一百三十五里,果符公言,还白之公曰:朱子注诗言汭水出吴山西北者,以名山而志名水穷源溯流也今遂谓出陇州东入于泾今陇水乃汧入渭,去泾远矣。且将置溥原于何地乎。按宁之论,汭谓小水入大水是矣。然达溪虽经流灵台,源出武村西南远门川,诸水合。良原灵台诸溪以入泾,皆汭也。

芮谷诸胜         武全文

芮谷,距邑城二里,出城西郊,由新柳滩北渡汭水。桃柳夹岸,畦园成列,居民背山,倚谷者十馀家,曰芮谷庄。庄行百馀步,芮谷口直,其东回峰环抱,隐不见谷。中有溪水横塞,谷口卒不获入,蹊曰横蹊渡。溪前一带林树,迷离惝恍,四顾如武陵人舟行入桃源,曰迷溪。林渡溪而北,山麓灵湫涌出,深阔各数尺许,祷雨辄应,土人立碑祀之。湫畔老柳蓊翳,浓阴掩盖,望之翼然如亭。复有勺泉褊小深洌,在柳盖亭之西,逶迤北向,溯曲道以盘登,经丘绕谷数折,至叠石桥。桥中据山。谷之半西接山门,循扉而入。依山面势建圣母宫于东,构梵刹于西。昔人称殿子坡自此始。殿西北隅有沼渟泓,荇藻交浮,游鳞隐见。其际曰化鱼沼。沼傍筑室数楹,烧鼎煮茗,是曰丹室。室西崖次,垂石如幕,不厦屋而帡幪,是曰幕石。洞又西则,峭壁幽岩,夐峙邃处,攀高临壑最极者曰摩云顶。侧立数仞,款跨而下,覆者曰覆壁。淩空晴崖,霁日淋漓滴岩,平空作雨声者曰悬崖浮雨。若乃飞泉瀑坠散布如珠则曰瀑珠岩。晶莹窟聚,错落如星,则曰聚星窟。苍佶玲珑,可与探奇掘秘则曰石穴。藏书水滴,石受日久成穿则曰石穿处。巨石临隈,独坐兀如则曰兀坐石。水集渠成,回曲可以流觞则曰曲水渠。中产蟹,泥潜而族类繁衍则曰蟹渠。镂迹揽胜,美不胜书是曰芮谷。深处稍南则岩石,奇耸秀削天成,是为嶙峋石。石上古柏挺生,苍枝老𠏉,千百年如是,不闻消长荣衰。自柏而南突于崖半,苔石团结,中空外翠,圜亘盈尺有泉汔汔。由苔石出绳贯股分,森然直注至底曰贯珠泉。水石相搏,响音激越,目击耳聆,言莫能喻,芮谷诸泉,当推此为第一。泉上架梯凿石穿洞,吐纳烟霞,反而扳乎。北崖别为石洞者九,安神静息,万虑屏除,既下则由山门左侧出,观积冰岩。诸岩莫不凝冰,光怪离奇,斯为最盛,故有积冰之目。又北而东,陡壁绝立,水源潇洒,如栉比,如帘垂,又如浓露,零零络绎不绝。抵瀑珠岩,贯珠泉水势更殊,故曰浓露崖。崖下浚地为泉曰浓露泉。泉东林木丛杂,途穷境阻缘,木以济辟。山通道附藤萝而北上,曰攀藤径。随径西转,更上一层,曰更上坂。坂行见峪,石渠磨荡,独临峪口。下听浓露泉,其音淙淙然曰俯听峪。又西徐步,忽至一所,周回履坦势如平台。凭高远眺,物无遁形。游人眼界,至此旷然一辟,曰旷观台。台南东下,削壁孤傲曰寄傲岩。危石迭峙曰箕踞石。又南蹑柳陌,翱翔至纵游原,喘息俱定。游衍间适无邅迍局蹐之度。原前昂首淩风,屹立峰头,俯视汭水,波洄澜涌直达泾川,洋洋乎。又一大观曰观汭峰。由峰北还下践驼丘,丘势延袤,有类偃驼,既乃达横竖岭。岭小而峻,自成一岑益降。而北急流澎湃,磴折层翻曰叠浪坡。突兀无枝虬颜下垂曰覆渡。柳鞠躬跨渡,则东至古槐峰,槐历年永,根产连株,接峰使高柱日承天抚槐。憩止,虽迥临深谷,险不可即,而潜溪低树,莫不献技。峰前爰为施斤凿拓,鸟路蜿蜒,递降厥步盘跚曰盘跚坂。坂尽及壑林深濑,爽任意所如曰纵壑林。林北罗渡,布株聚荫,垂柯上蔽,晴空下息人影。时方盛夏,可辟暑而忘薰曰密林渡。逆流上,溯乱石绸沓嵬岩。波泻遥望,叠石桥门如云衢天阙,非复人间,恒觏曰灵槎门。顺流而南则贯珠泉之水,自纵壑林来,浓露泉之水,自密林渡来,皆交会于汇口。纡回旋绕东流为回溪,新蒲细柳,杂植其间,游人每低回久之不能去。溪背有石雄踞如冈,振衣登啸,不啻置身千仞之上,曰振衣冈。又东则碣石盘据,左夹溪水转而南流,行经石磴,湍折不可狎视,曰碣石峡。峡南溪坦其势,委蛇俄至半流,磐石中亘,水分为二。上开而下合,曰磐石。碛环石列坐,容客可什八九。飞觞泛月,或曰如临岛,或曰如登舟。去碛数武溪行,穷处层涧继之流并入,而力加勇。磅礡震撼,澜雪涛飞。心目俱为洞駴,曰戛石冲。此外则回峦屏其内,烟树弥其阙谷口,于是乎。在佳境既尽,能事复殚是曰观止。

登临总目          前人

初逾横蹊渡,由灵湫溯曲道而入。憩梵刹至贯珠泉而止,继攀石洞,由浓露泉缘攀藤径而上憩旷观台,至观汭峰而止。终履驼丘,由古槐峰循盘跚坂而下。憩密林渡,至戛石冲而止,放之为胜,五十有五合之。则为条有三中条,昔所有上与下,皆今所创。辟上条人,不及知中条人,不尽知下条人。不能知志山,则遗水,志水则遗山。惟谷兼山与水以备,厥美而义境更幽,为蔽之以一言曰芮谷。

隆冬三胜          前人

宇内景物,莫不盛于三时而衰于冬。芮谷于隆冬独为甚胜。盈盈水涯丛生茂,对秀色堪餐曰苔痕衬绿胜也。一水渍泥,融凝寒绣壁,纵横成纹曰泥纹,萃绣胜也。二至夫朔风凛冽,冰棱奇峙,或为旒缀,或为莲房,或屹立如玉柱,或峻削如巉岩,或空明内映,玲珑外结。泠泠然水滴声,应如冰壶,曰寒冰疏异胜也。三诸胜世所同,三胜世所希。万物争荣,与时盛衰,兹独卓然履贞岁寒不彫,有如松柏于隆冬,见道焉。于山水得君子焉。别而为三,曰隆冬三胜。

芮谷游           前人

芮谷庄主人倚谷以居,载游载豫,无所厌苦。或问主人,尔何安乎。斯曰:吾以安吾谷,尔何乐乎。斯曰:吾以乐吾游,其游如何。曰人生患有咎,不患无誉。患志不洁行不清,不患富贵烜赫不加于其身。是谷栖霞宅幽,无风尘车马喧嚣繁聒之音。居恒无事,策杖轻裘,偕我友生子弟,或数日一至焉,或日一至焉,或时一至焉。吾仰登山,俯听泉,胸怀旷然而远近居人莫不饮流。息机乐志遂生各适,乃所问以功名宠辱,仕宦穷通,㗳然无以应。曰吾谷在吾,惟安吾谷。吾游在吾,惟乐吾游。乐且为歌,不次不伦。歌曰:汭水之滨,北山之麓,倚山谷兮,闲卜筑,驱蛇虎兮。友麋鹿,游泳为适兮。足已为福,惟谷有予,予有谷,两相得兮。无所逐嘻猗乎,彼如之人何碌碌。

汭水部纪事

《史记·周本纪》:武王曰:自洛汭延于伊汭,居易毋固其有夏之居,〈注〉《索隐》曰:言自洛汭及伊汭,其地平易无险,固是有夏之旧居。
《国语》:幽王三年,西周三川皆震。西周,镐京也。三川,泾、渭、汭也。地震,故三川亦动也。
《左传》:庄公四年,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随人惧行成莫敖,以王命入盟,随侯且请为会于汉汭,而还。
闵公二年,春,虢公败犬戎于渭、汭,舟之侨曰:无德而禄殃也,殃将至矣,遂奔晋。
昭公元年,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馆于洛汭。《后汉书·西羌传》:允姓戎,迁于渭汭。

漆水部汇考

《禹贡》雍州之漆水
漆水,源出今陕西西安府扶风县之岐山西北,流径铜官县,至耀州富平县,与沮水合流,东南入于渭河。


《书经·夏书·禹贡》:泾属渭汭漆沮既从。〈疏〉《诗》云:自土沮漆。《毛传》云:沮水,漆水也,则漆沮本为二水。《地理志》云:漆水出扶风漆县西。阚骃《十三州志》云:漆水出漆县西北岐山,东入渭。《蔡传》漆水,《寰宇记》曰:耀州同官县东北界,来经华原县合沮水。又按《地志》:谓漆水出扶风县。晁氏曰:此豳之漆水也。《水经》:漆水出扶风杜阳县。程氏曰:杜阳今岐山普润县之地,亦汉漆县之境。其水入渭,在沣水之上,与经序渭水节次不合,非禹贡之漆水也。
《诗经·大雅》:民之初生,自土沮漆。〈注〉沮、漆,二水名。按《山海经·西山经》: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按《汉书·地理志》:右扶风漆〈注〉水在县西,有铁官,莽曰漆治。
《后汉书·郡国志》:右扶风漆有漆水。〈注〉《山海经》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郭璞曰,漆水出岐山。《诗》云:自土沮漆。
《水经》:漆水,出扶风杜阳县俞山,东北入于渭。〈注〉《山海经》曰,羭次之山,漆水出焉,北流注于渭,盖自北而南矣。《尚书·禹贡》、太史公《禹本纪》云:导渭水,东北至泾,又东径漆沮,入于洛。孔安国曰:漆、沮,二水名,亦曰洛水也。出冯翊北,周太王去邠,渡漆,踰梁上,止岐下。故《诗》云: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又曰:率西水浒至于岐下。是符《禹贡》本纪之说。许慎《说文》称:漆水出右扶风杜阳县岐山,东入渭,从水桼声。又云:一曰漆城池也。潘岳《关中记》曰:关中有泾、渭、灞、浐、酆、鄗、漆、沮之水,酆、鄗、漆、沮四水在长安西,有柒县〈宋本作在长安西南鄠县〉皆注酆鄗水北注渭,《开山图》曰:丽山西北有温池,〈古本作地吴本改作池。然《三秦记》《汉武故事》并云:丽山汤泉,又称温泉,不言温池也〉温池西南八十里岐川,在杜陵埤。〈宋本作北〉长安西有渠,谓之柒〈当作漆下同〉渠。班固《地理志》云:漆水出漆县西。阚骃《十三州志》又云:漆水出漆县西北,岐山东入渭。今有水出杜阳县岐山北,柒溪谓之柒渠,西南流注岐水。但川土奇异,今说互出,考之经史,各有所㨿,识浅见浮,无以辨之矣。按《晋书·地理志》:新平郡漆,〈注〉漆水在西。
《魏书·地形志》:冯翊郡万年,〈注〉汉高帝至二汉、晋,属京兆后属有漆沮水。
《隋书·地理志》:扶风郡普润,〈注〉大业初,置有仁寿宫有漆水。
《金史·地理志》:耀州华原〈注〉有漆水,
凤翔府,普润〈注〉有漆水。
《续文献通考》:陕西西安府漆河源出扶风,古漆县西北,经同官县,至耀州,南合于沮水。
《陕西通志》:漆水在凤翔府扶风县治,东源出普润废县东南合漆溪,东入于渭。
《凤翔府志》:扶风县漆水在县东门外,又名时沟南流与渭水合。
《麟游县志》:岐水源出县西旧普润县之水东流入漆水。
《同官县志》:漆水在县北境,来原树多漆木,故名受同官,川水入沮。
《西安府志》:耀州漆水在州东门外自同官界来入沮水。
《耀州志》:漆渠在州东南。
退滩渠,在州东南,以上二渠,明成化时,知州邓真开,俱引漆水,灌州城东南附郭田。
《富平县志》:漆水在县城南。
沮河西北来自延安府宜君县,过耀州至县境合漆河。
北白渠来自三原县界,溉脾肠大泽丰润三乡,田四十里有斗门一十五所,其水东入漆沮河。

漆水部纪事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七年春,正月戊申次,漆水谒,景宗皇帝庙。

沮水部汇考

《禹贡》雍州之沮水
沮水,源出今陕西延安府宜君县南子午岭,东南合数水,流至中部县,又至西安府耀州富平县,合漆水东流,至同州朝邑县,东南入于渭。


《书经·夏书·禹贡》:雍州泾,属渭、汭、漆、沮既从。《蔡传》《地志》:沮水出北地郡直路县东,今坊州宜君县西北境也。《寰宇记》:沮水自坊州升平县北子午岭出,俗号子午水。下合榆谷慈马等川,遂为沮水。至耀州华原县,合漆水至同州朝邑县,东南入渭。二水相敌,故并言之,既从者,从于渭也。
《汉书·地理志》:北地郡直路,〈注〉沮水出东,西入洛。按《水经》:沮水出北地直路县东,过冯翊祋祤县北,东入于洛。〈注〉《地理志》曰:沮出畿县西,东入洛,今水自直路县东,南径燋石山,东南流,历檀台川,俗谓之檀台水。屈而夹山西流,又西南径宜君川,世又谓之宜君水。又得黄嵚水口,水西北出云阳县石门山黄嵚谷,东南流注宜君水,又东南流径祋祤县故城西,县以溪名。汉景帝二年置。其水南合铜官水,水出东北而西南径铜官川,谓之铜官水。又西南流径祋祤县东,西南流径其城南原下,而西南注宜君水。宜君水又南出土门山西,又谓之沮。水又东南历土门南原下,东径怀德城南,城在北原上。又东径汉太上皇陵北陵,在南原上。沮水东注郑渠。昔韩欲令秦无东伐,使水工郑国间秦凿泾引水,谓之郑渠。渠首上承泾水,于中山西瓠口,所谓瓠中也。《尔雅》以为周焦,误〈宋本作穫〉矣。渠并北山,东注洛三百馀里,欲以溉田。中作觉,欲杀。郑国曰:《史记》作中以溉田中作而觉,秦欲杀郑国,郑国曰〉始臣为间,然渠成亦秦之利卒。使就渠,渠成而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四万馀顷,〈史有收字〉皆亩一钟。关中沃野,无复凶年,秦以富彊。卒并诸侯命曰郑渠。渠渎东径宜秋城北,又东径中山南河渠。书曰:凿泾水自中山而封禅书。汉武帝获宝鼎于汾阴,将荐之甘泉鼎。至中山,氤氲有黄云盖焉。徐广《史记音义》曰:关中有中山,非冀州者也。指證此山,俗谓之仲山,非也。郑渠又东径舍车宫,南绝治谷。水郑渠故渎又东径巀嶭山南池阳县故城北,又东绝清水,又东径北原下,浊水注焉。自浊水以上无浊水,上承云阳县东大黑泉东南流,谓之浊谷水。又东南出原注郑渠,又东历原径曲梁城北,又东径太上陵南原下,北屈径原东与沮水合分为二水。一水东南出,即浊水也。至白渠与泽泉合,俗谓之柒水,又谓之为柒沮水。绝白渠东径万年县故城北,为栎阳渠城,即栎阳宫也。汉高帝葬皇考,于是县起坟陵,署邑号改曰万年也。《地理志》曰:冯翊万年县,高帝置。王莽曰:异赤也。故徐广《史记音义》曰:栎阳,今万年矣。阚骃曰:县西有泾渭,北有小河渭,此〈一作此渭〉水也。其水又南屈,更名石川水。又西南径郭𦵧城,西与白渠枝渠合,又南入于渭水也。其一水东出,即沮水也。东与泽泉合,水出沮东泽中,与沮水隔原相去十五里,俗谓是水为渠水也。东流径薄昭墓南,冢在北原上。又径怀德城北,东南注郑渠,合沮水,又自沮直绝注浊水至白渠合焉。故浊水得柒沮之名也。沮循郑渠东径当道城南。城在频阳县故城南,频阳宫也。秦厉公置城。北有频山,山有汉武帝殿,以石架之。县在山南,故曰频阳也。应劭曰:县在频水之阳,今县之左右无水以应之所,可当者惟郑渠与沮水。又东径莲芍县故城北。《十三州志》曰:县以草受名也。沮水又东径汉光武故城北,又东径粟邑县故城北,王莽更名粟城也。后汉封骑都尉耿夔为侯国,其水又东北流注于洛水矣。
《魏书·地形志》:冯翊郡万年,〈注〉汉高帝置,二汉、晋,属京兆,后属有漆沮水。
《隋书·地理志》:京兆郡华原〈注〉有沮水。
《金史·地理志》:耀州华原〈注〉有沮水。
《续文献通考》:沮河西北来自延安府宜君县,至耀州富平县,合漆河至同州朝邑县东南入渭。按《明一统志》:陕西巩昌府沮水,在阶州境,西有角弩谷,即蜀汉将姜维剿五部氐羌之所。
《宜君县志》:沮水源出子午岭下,流入中部县界。按《中部县志》:沮水在县南自子午岭来二百里,东南流入洛水。
子午水,在县城西北七里,源出子午岭,流入沮水。浅石川出翟道山,与泥谷水及南北二乡水合,流入沮。
桥山在县城东北二里,旧传沮水从山底径过,如桥故名。
《耀州志》:沮水在州西门外,自宜君界,来受诸水至州南三里会漆入石川水。乔世宁曰:关中言漆沮者,多异,惟耀州之漆沮,在沣泾之下,正与《禹贡》合。漆水,在州东门外,自同官界来入沮水。
衙岭,在州城南二里,按《壁经》所载:沮水经衙岭,即此也。
淤泥河,在州城北二十五里,发源隋后岭下,东流至龙首川,与沮水合。
烟雾渠,在州城西北。
甘家渠,在州城西北。
通城渠,在州城西北三十里。
小磨渠,在州城西北。
越城渠,在州城西北,灌城西南附郭田。以上五渠,俱沮水见资灌溉。
《朝邑县志》:沮水在县城北,可资灌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