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瀍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四十六卷目录

 瀍水部汇考
  考
 瀍水部艺文
  修瀍水和平桥记略     明刘健
 瀍水部纪事
 瀍水部杂录
 颍水部汇考
  考
 颍水部艺文〈诗〉
  颍水玩月        宋欧阳修
  泛颍            苏轼
  渡颍水         明盛世鸣
 颍水部选句
 颍水部纪事
 颍水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四十六卷

瀍水部汇考

《禹贡》豫州之瀍水
瀍水,源出今河南省河南府城西北谷城山,东流,合九眼泉水,至偃师县,入于洛。


《书经·夏书·禹贡》:荆河,惟豫州伊洛瀍涧,既入于河。〈传〉瀍出河南北山。〈疏〉《地理志》云:瀍水,出河南谷城县潜亭北,东南入洛。《蔡传》瀍水,《地志》云:出河南郡谷城县潜亭北。今河南府河南县西北,有古谷城县,其北山,实瀍水所出,至偃师县,入洛,今河南府偃师县也。按《汉书·地理志》:河南郡谷城。〈注〉《禹贡》:瀍水出潜亭北,东南入雒。
《后汉书·郡国志》:河南尹谷城,瀍水所出。
《博雅·释水》:瀍,理也。
《隋书·地理志》:河南郡河南,〈注〉有关官,有郏山,有瀍水。
《唐书·地理志》:河南府河南郡河南,〈注〉有伊水石堰。天宝十载,尹裴迥置。有瀍水,避武宗讳,名曰吉水。按《金史·地理志》:河南府洛阳〈注〉有伊洛、瀍涧、金水、铜驼街、金粟山、金谷。
《明一统志》:河南河南府城西北五十里,有谷城山,连孟津县界,瀍水出此。
《河南通志》:河南府瀍河,源出洛阳县谷城山,东流入于洛。
《河南府志》:洛阳县瀍水,源出谷城山,自高庙沟起,与九眼泉合,东南流,经孟津县二十里,始入本县界,由邙山西北注向东南,至县后,复转折而东行,始逶迤而入于洛。
瀍桥,旧名和平桥,在府城东门外。

瀍水部艺文

修瀍水和平桥记略     明刘健


河南府城东门外,瀍水所经,岁久成巨沟焉。虽有桥以通往来,成坏不知其几。盖瀍水之流,褰裳可涉。而府城地势,北高南下。每当夏秋,雨积则潦水大至。及桂林刘公本来知府事,始易以石,积数年乃成,然病其为空太密,不能当潦水之怒。曾未踰年,而复坏,则其费不赀矣。令新昌何公鉴继之,乃会僚佐与谋曰:桥成而易坏,第作之者未得其道耳。其试以某意作之。遂令匠氏石其两岸,及底于其中,以大木作一空属之,以铁鳞比,然广视其沟而深过之。其上锢砖三重,然后平之以土石。自成化乙巳冬,至明年夏,仅三时而成,视前费,不及十之一,而深广坚朴,足垂永久。民始疑其疏,而终服其巧,无不颂其便焉。

瀍水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曰:自宗周瀍水以西,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
《唐书·五行志》:元宗开元五年六月甲申,瀍水溢,溺死者千馀人。
《元宗本纪》:开元六年六月甲申,瀍水溢。
八年六月庚寅,洛瀍谷水溢。
十四年七月癸未,瀍水溢。十八年六月瀍水溢。
《五行志》:十八年六月壬午,东都瀍水溺,扬楚等州租船。
《元宗本纪》:天宝十三载秋,瀍洛水溢。
《五行志》:天宝十三载九月,东都瀍洛溢,坏十九坊。《文献通考》:后晋高祖天福四年七月,西京大水伊洛,瀍涧皆溢,坏天津桥。
《宋史·太宗本纪》: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六月,谷洛瀍涧溢,坏官民舍万馀,区溺死者以万计,巩县坏殆尽。《五行志》:谷、洛、伊、瀍四水暴涨,坏京城官署、军营、寺观、祠庙、民舍万馀区,溺死者以万计。又坏河清县丰饶务仓库、军营、民舍百馀区。
至道二年六月,河南瀍涧洛三水涨,坏镇国桥。《元史·五行志》:顺帝至正二十六年六月,河南府大霖雨,瀍水溢,深四丈许,漂东关居民数百家。
《河南通志》:孟大智,洛阳人,庠生。母卒,庐墓三年。嘉靖间,有诏毁先圣肖像,祀木主。洛人奉诏,移肖像于瀍滨,将沉之水。大智衰绖诣府,哭留之,卒得全。祀东关瀍水之左。
《开封府志》:神宗万历十五年,夏秋淫雨。瀍洛沁水泛涨,决刘兽医口,铜瓦厢荆隆口,淮黄合流,上以河臣权分,乃使工谏常居敬视事,疏塞之。

瀍水部杂录

《梁书·世祖元帝本纪》:梁兴五十馀载,平一宇内,德惠悠长,左伊右瀍,咸皆仰化。
《大业杂记》:东都大城,周回七十三里一百五十步,西拒王城,东越瀍涧,南跨洛川,北踰谷水。

颍水部汇考

《周礼》之颍水
颍水,原出今河南省河南府登封县之颍谷,东流经禹州、郑州至襄城县,为褚河。又东经临颍县,西合沙河,入于淮。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南曰荆州,其浸颍湛。《言义》黄氏曰:按今颍水,出河南登封阳乾山,东南流至颍州颍上县入淮。郑言宜属豫者,据《禹贡》也。然周人画地,当有所更革矣。易氏曰:《左氏传》:昭公元年,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杜氏谓:颍水出阳城县。按《汉志》:县属颍川郡,即今河南府颍阳县。
《尔雅·释水》:颍为沙。
《山海经·海内东经》:颍水,出少室山在雍氏,南入淮西鄢北。一曰缑氏。〈注〉今颍水出河南阳城县乾山,东南经颍川汝阴至淮,南下蔡入淮鄢。
《汉书·地理志》:河南郡荥阳〈注〉卞水冯池,皆在西南。有狼荡渠,首受泲东,南至陈入颍。
〈注〉故国有大騩山,潩水所出南,至临颍入颍。颍川郡颍阳。〈注〉应劭曰:颍水出阳城。
阳城,〈注〉阳城山,洧水所出。东南至长平入颍,过郡三行五百里。阳乾山,颍水所出,东至下蔡入淮。
《淮南子·说山训》:颍出少室。
《后汉书·郡国志》:颍川郡,洧水颍水出。〈注〉《晋地道记》曰:颍水出阳乾山。
《水经》:颍水,出颍川阳城县西北少室山。〈注〉秦始皇十七年,灭韩以其地为颍川。郡盖因水以著称者也。汉高帝二年,以为韩国,王莽之左队也。《山海经》曰:颍水出少室山。《地理志》曰:出阳城县阳乾山,今颍水有三源奇发,右水出阳乾山之颍谷。《春秋》:颍考叔为其封人,其水东北流。中水导源少室通阜东,南流径负黍亭东。《春秋》:定公六年,郑伐冯滑负黍者也。冯敬通《显志赋》曰:求善卷之所在,遇许由于负黍。京相璠曰:负黍,在颍川阳城县西南二十七里,世谓之黄城也。亦或谓是水为㶏水。东与右水合。左水出少室南溪,东合颍水,故作者乃〈宋本作于〉举二三言水所发也。《吕氏春秋》曰:卞随耻受汤让,自投此水而死。张显《逸民传》、嵇叔夜《高士传》并言投泂水而死,未知其孰是也〈颍泂古字通用〉
又东南过其县南,〈注〉颍水又东,五渡水注之其水。导源崇〈一作嵩〉高县东北太室东溪县。汉武帝置以奉太室山,俗谓之崧阳城。及春夏雨泛水,自山顶而迭相灌,澍崿流相承,为二十八浦也。阳旱辍津而石潭不耗道路,游憩者惟得餐饮而已。无敢澡盥其中,苟不如法,必数日不豫,是以行者惮之。山下大泽周数里,而清深肃洁。水中有立石,高十馀丈,广二十许步,上甚平整,缁素之士多泛舟升陟,取畅山〈当作幽〉情。其水东流。南阳城西石溜萦委溯者五涉,故亦谓之五渡水。东南流入颍水,颍水径其县故城南,昔舜禅禹。禹避商均,伯益避启,并于此也,亦周公以土圭测日景处。汉成帝永始元年,封赵临为侯国也。县南对箕山,山上有许由冢,尧所封也。故太史公曰:余登箕山之上,有许由墓焉。山下有牵牛墟侧,颍水有犊泉,是巢父〈一作樊父〉还牛处也。石山犊迹存焉。又有许由庙,碑阙尚存,是汉颍川太守朱宠所立。颍水径其北,东与龙渊水合,其水导源龙渊,东南流径阳城北,又东南入于颍。颍水又东,平洛溪水注之,水发玉女台下平洛涧,世谓之平洛水。吕忱所谓勺水出阳城山,盖斯水也,又东南流注于颍。颍水又东出阳城关,历康城南。魏明帝封尚书右仆射卫臻为康乡侯,此即臻封邑也。
又东南过阳翟县北,〈注〉颍水东南流径阳关,聚聚夹水相对,俗谓之东西二土城也。颍水又径上棘城西,又屈径其城南。《春秋左传》:襄公十八年,楚师伐郑,城上棘,以涉颍者也。县西有故堰,堰石崩,褫颓基尚存,旧遏颍水枝流所出也。其故渎东南径三封山北,今无水渠中,又有泉流出焉,时人谓之嵎水。东径三封山东,东南历大陵西连山,亦曰启筮亭。启享神于大陵之上,即钧台也。《春秋左传》曰:夏启有钓台之飨是也。杜预曰:河南阳翟县南有钧台,其水又东南流,水积为陂,陂方十里,俗谓之台陂。盖陂指钧台取名也。又西南流径夏亭城西,又屈而东南为郏之靡陂。颍水自堨东径阳翟故城北,夏禹始封于此,为夏国。故武王至周曰:吾其有夏之居乎,遂营洛邑。徐广曰:河南阳城阳翟则夏地也。《春秋经书》:秋郑伯突入于栎。《左传》曰:桓公十五年,突杀檀伯而居之。服虔曰:檀伯郑守栎大,夫栎郑之大都。宋忠曰:今阳翟也。周末韩景侯自新郑徙都之。王隐曰:翟本栎也,故颍川郡治也。城西有郭,奉孝碑水侧,有九山祠碑,丛柏犹茂,北枕川流也。
又东南过颍阳县西,又东南过颍阴县西南。〈注〉应劭曰:县在颍水之阳,故邑氏之。按《东观汉记》:汉封车骑将军马防为侯国,防城门校尉,位在九卿上,绝席。〈后汉马援次子马防,贵宠最盛,与九卿绝席,封颍阳侯〉颍水又南径颍乡城西,颍阴县故城在东北,旧许昌典农都尉治也,后改为县。魏明帝封侍中辛毗为侯国也。颍水又东南径柏祠曲,东历罡台北陂,陂水南流积为江,陂南径慎城西侧,城南流入于颍。颍水又径慎县故城南县。故楚邑白公所居以拒吴。《春秋左传》:哀公十六年,吴人伐慎,白公败之,王莽之慎治也。世祖建武中,封刘赐为侯国。颍水又东南径蜩蟟郭东,俗谓之郑城矣。又东南入于淮。《春秋》:昭公十二年,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颍尾,盖颍水之会淮也〈自台北陂以下,原错,在东南临颍县注后。今据宋本改正〉。又东南至慎县,东南入于淮。〈注〉颍水东南流,左合上吴百尺二水,俱承次塘细陂南流注于颍。颍水又东南流,陂水注之,水受大崇丘城南,故汾丘城也。《春秋左传》:襄公十八年,楚子庚治兵于汾。司马彪曰:襄城县有汾丘。杜预曰:在襄城县之东北也。径繁昌故县北,曲蠡之繁阳亭也。《魏书国志》曰:文帝以汉献帝延康元年行至曲蠡,登禅于是地,改元黄初。其年以颍阴之繁阳亭为繁。昌县城内有三台,时人谓之繁昌台。坛前有二碑,昔魏文帝禅于此。自坛而降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故其石铭曰:遂于繁昌筑灵台也。于后其碑六字生金,论者以为司马金行,故曹氏六世迁魏而事晋也。颍水又东南流径青陵亭城北,北对青陵陂,陂纵广二十里。颍水径其北,枝入为陂,陂西则漷水注之。水出褒城县之邑,城下东流注于陂。陂水又东入临颍县之狼陂,颍水又东南流,而历临颍县也。
又东南过临颍县南,又东南过汝南㶏强县北,洧水从河南密县东流注之。〈注〉临颍旧县也。颍水自县西小㶏水出。《尔雅》曰:颍别为沙。郭景纯曰:皆大水溢出,别为小水之名也。亦犹江别为沱也。颍水又东南径泽城北,即古城皋亭矣。《春秋经书》:公及诸侯盟于皋鼬者也。皋泽字相似,名与字乖耳。颍水又东径㶏阳城南。竹书纪年曰:孙何取㶏阳㶏强,城在东北,颍水不得径其北也。颍水又东南,潩水入焉,非洧水也。又东过西华县北,〈注〉王莽更名之曰华望县也。有东故言西也。世祖光武皇帝建武中,封邓晨为侯国。汉济北戴,封字平仲为西华令。遇天旱,慨治功无感,乃积柴坐其上,以自焚。火起而大雨暴至,远近叹服。永元十三年徵太常也。县北有习阳城,颍水径其南也。经所谓洧水流注之也。
又南过汝阳县北,〈注〉县故城南有汝水枝流,故县得厥称矣。阚骃曰:本汝水别流,其后枯竭,号曰死汝水,故其字无水。余按汝女乃方俗之音,故字随读改,未必一如阚氏之说,以穷通损字也。颍水又东,大㶏水注之。又东南径博阳县城东,城在南顿县北四十里。汉宣帝封邴吉为侯国,王莽更名乐嘉。
又东南过南顿县北,㶏水从西来流注之。〈注〉㶏水于乐嘉县入颍,不至于顿。顿,故顿子国也,周之同姓。《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楚伐陈纳顿子于顿是也,俗谓之颍阴城,非也。颍水又东南径陈县南,又东南左会交口者也。
又东南至新阳县北,蒗荡渠水从西北来注之。〈注〉《经》云:蒗荡渠者,百尺沟之别名也。南合交口,新沟自是东出颍上,有堰谓之新阳堰,俗谓之山阳堨,非也。新沟自颍北东,出县在水北,故应劭曰县在新水之阳。今县故城在东,明颍水不出其北,盖经误耳。颍水自东堰南流,径项县故城北。《春秋》:僖公十七年,鲁灭项是矣。颍水又东,右合谷水,水上承平,乡诸陂东,北径南顿县故城南侧,城东注。《春秋左传》所谓顿迫于陈而奔楚,自顿徙南,故曰南顿也。今其城在顿南三十馀里,又东径项城中。楚襄王所郭以为别都,都内西南小城,项县故城也,旧颍州治。谷水径小城北,又东径刺史贾逵祠北。王隐言祠在城北,非也。庙在小城东。昔王凌为宣王司马懿所执,届庙而叹曰:贾梁道,王凌,魏之忠臣。唯汝有灵知之。遂仰鸩而死〈干宝《晋纪》曰:夌到项,见贾逵祠,呼曰:贾梁道,王凌,固忠于魏之社稷者。唯汝有神知。以其年八月宣王有疾,梦凌逵为疠,遂薨〉。庙前有碑,碑石金生。干宝曰:黄金,可采,为晋中兴之瑞。谷水又东流出城东注颍。颍水东侧,颍有公路城,袁术所筑也,故世因以术字名城矣。颍水又南径临颍城北,城临水阙南面,又东径云阳二城。间南北翼水,并非所具。又东径丘头丘头枕水。《魏书·郡国志》曰:宣王军次丘头,王凌面缚水次,故号武丘矣。颍水又东南于故城北,细水注之。水上承阳都阪,陂水枝分东南出为细水。东径新阳县故城北,又东南径宋公县故城北县郪丘者也。秦伐魏取郪丘,谓是邑矣。汉成帝绥和元年,诏封殷后于沛,以存三统。平帝元始四年改曰宋公章帝。建初四年徙邑于此,故号新郪为宋公国也,王莽之新延矣。细水又南径细阳县,新沟注之。新沟首受交口,东北径新阳县故城南。汉高帝六年封吕清为侯国,王莽更名曰新明也。故应劭曰:县在新水之阳,今无水故渠旧道而已。东入泽渚而散流入细。细水又东南径细阳故城南,王莽更之曰乐庆也。世祖建武中封岑彭子遵为侯国,细水之〈宋本作又〉东南积而为陂,谓之次塘。公私列〈宋本作弘〉裂以供田溉,又东南流屈而西南入颍。《地理志》曰:细水出细阳县东,南入颍。颍水又东南流径胡城东,故胡子国也。《春秋》:定公十五年,楚灭胡,以胡子豹归是也。杜预《释地》曰:汝阴县西地有胡城也。颍水又东南,汝水枝津注之。水上承汝水,别渎于奇雒城东三十里,世谓之大㶏水也。东南径召陵县故城南。春秋左传僖公四年,齐桓公师于召陵,责楚贡不入,即此处也。城内有大井径数丈,水至清深。阚骃曰:召者高也。其地丘墟井深数丈,故以名焉。又东南径征羌县,故邵陵县之安陵乡安陵亭也。世祖建武十一年,以封中郎将来歙歙以,征定西羌功故,更名征羌也。阚骃引《战国策》以为,秦昭王欲易地,谓此也。汝水别渎又东径公路〈此下原本错写入东南过颍阳县注中,今据宋本改正〉台,临水方百步,袁术所筑也。汝水别沟,又东径西门城,即南利也。《汉书》:宣帝封广陵王厉子刘昌为侯也〈谢云昌下一有宝字一作窦按《汉书·王子侯表》云:宣帝本始元年七月,封广陵厉王子昌为南利侯。克家云:当作为侯国也〉。县北三十里有孰城,号曰北利,故渎出于二利之间关,女阳之县,出名之死。汝县取水名,故曰汝阳也。又东径南顿县故城〈疑脱一字〉,又东南径鲖阳城北,又东径邸乡城北,又东径固始县故城北。《地理志》:县故寖曰寖丘,在南,故藉丘名县矣。王莽更名之曰治。孙叔敖以上浸薄取而为封,故能绵嗣,城北犹有叔敖碑。建武二年,司空李通又慕叔敖受邑,故光武以嘉之,更名固始别汝。又东径蔡冈北,冈上有平阳侯相蔡昭冢,昭字叔明,周后稷之胄。冢有石阙,阙前有二碑,碑字沦碎,不可复识。羊虎倾低,殆存而已。枝汝又东北流径胡城南,而东历汝阴县故城西北,东入颍水。颍水又东径汝阴县故城北。《史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曰:高祖六年,封夏侯婴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汝濆也。县在汝水之阴,故以汝水纳称。城西有一城,故陶丘县也。汝阴郡汝城外东北隅有旧台翼城若丘,俗谓之女郎台。虽经颓毁,犹自广崇。上有一井,疑故陶丘,乡所未详。
《隋书·地理志》:河南郡嵩阳〈注〉有颍水。
《唐书·地理志》:陈州淮阳郡西华〈注〉有邓门废陂,神龙中令张馀庆复开,引颍水溉田。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颍出河南府阳城县阳乾山,东至寿春府下蔡入淮,〈注〉皆古豫州地。职方以为荆州,浸未详。
《金史·地理志》:寿州下蔡〈注〉有颍水。许州长社〈注〉有颍水。
钧州阳翟〈注〉有颍水。
陈州宛丘〈注〉有颍水。
项城〈注〉有颍水百尺堰。
商水,〈注〉本激水,宋避宣祖讳,改有颍水。
西华〈注〉有颍水。
颍州汝阴〈注〉有颍水。
颍上〈注〉元光二年十一月改隶寿州,有颍水。
泰和〈注〉有颍水。
《续文献通考》:河南开封府颍水,源出河南府登封县颍谷,东经郑州至襄城县,为渚河。又东经临颍县西,合沙河入淮。
《河南府志》:登封县东二十五里有阳乾山,颍水之源出此,俗呼颍山。
颍水,在登封县西四十里,其源出自阳乾山,流入禹州界。
少阳河,在登封县西南一十五里,源出少室山,流入颍水。
双溪河,在登封县北,其源出于嵩山之麓,南流合颍水。
五渡水,在登封县东南二十五里,源出嵩山东谷。自山顶下流,疏为二十八浦,山下大潭中有立石,高广平整。其水萦委溯者五涉,故名。东南流入颍水。按《开封府志》:颍河源出登封颍谷中,东流经禹州,又名褚河。汉书以阳翟,大贾褚姓所居,故名。东过临颍受潩水,又东至西华,受石梁河水,经县东南合汝水,又东南入商水境,合沙水径周家口,渐达于淮。枣祇河,在临颍北三十五里,颍河之支流也。
五里河,在临颍北五里,颍河支流。
勒河,一名土垆河,在郾城北二十里,下流入颍。灵泉有二,一在禹州北。灵泉里平地涌出,南流入颍水。一在荣阳县东北二十五里,流合颍水。
涌泉,在禹州玲珑山谷,东流入颍水。
虹河,在项城旧西,汉漕河旧阔十馀丈,历城内,下达颍水。
潩水,源出大隗山,一名鲁固河,一名清流河,东南经长葛县西,又东至临颍县,入颍水。
石梁河在许州西七里,源出密县山谷中,流出超化寺前,汇为黑白二龙潭,其深莫测。东流至禹州郭连里,径石固寨,南有石梁桥,为许州长葛分界,流入临颍。北境又名五汲河,东至西华界,入颍水。
清流河源出许州东秋湖,流经鄢陵西华二县界,入于颍。
《江南通志》:颍河在颍州城西,自西顿来至,赵家渡入州境,东过沈丘,绕北门外,过留陵至正阳镇,入于淮。
《凤阳府志》:颍川颍河在州西乡,自南顿东来,绕州北门外,至正阳入淮。明宣德五年,西北淤塞,俗呼为小河。上达古汴,下通淮泗。《山海经》云:颍水出少室山。《通志略》云:颍水出阳城县少室山,今阳城省入登封。东南至扬州洧水入焉。又东南过南顿㶏水入焉。又东南至下蔡入淮河南。《通志》云:颍水在登封县西四十里。按郡图,水出登封西南百呢山,有故颍阳县遗址。又有少阳河、李庄河,俱出少室山入颍,是颍水之所从来也。宋刘敞诗有世乱颍水浊,世治颍水清之句。明洪武二十五年,黄河决,改流经此河,入于淮,遂通汴梁。正统二年,复徙于鹿邑臼河入淮。
淮河,在州南一百二十里,自汝宁东北流入颍。小汝河,在州西一百三十里,至沈丘北入颍。河西三十里,河在州西,自蚕方北畎浍,诸水积成,河至村南入颍河。
延河,在州西,自新蔡东流入州境北,东过杨桥入颍河。
龙封沟,在州东三十五里,引张家湖水,南入颍河。沙河,在颍上县东门外,即颍水,东南流入淮。
官摆渡,在颍州城西十五里,颍河。
三里湾渡,在颍州城东二里,颍河与黄河合处。茨河渡,在颍州城西二十五里,颍河。
留陵渡,在颍州城东,颍河。
《颍州志》:颍河在州北,发源自乾阳山,至小窑西华县东汇泽南顿。洪武初,黄河自通许之西,支分陈州商水入南顿,混颍东流项城。赵家渡颍州境,澎湃乳香台,东过沈丘杨桥,绕西古城,折而东北为长济。又折而南,为私摆渡。经王庄铺,绕城北门外,依黄霸堆而东合旧黄河过留陵出港口。经甘城至阳入淮河。宣德五年,西北淤塞,俗为小河。上达古汴,下通淮泗,霜后甘洌,可烹茗酿酒。

颍水部艺文〈诗〉

颍水玩月        宋欧阳修


天行积轻清,水德本虚静。云收风波止,始见天水性。澄光与翠容,上下相涵映,乃于其两间,皎皎挂寒镜。馀辉所照耀,万物皆鲜莹。矧夫人之灵,岂不省视听。而我于此时,翛然发孤咏,纷昏忻洗涤。俯仰恣涵泳。人心旷而閒,月色高逾迥,惟恐清夜阑,时时瞻斗柄。

泛颍            苏轼

我性喜临水,得颍意甚奇。到官十日来,九日河之湄。吏民笑相语,使君老而痴。使君实不痴,流水有令姿。绕郭十馀里,不驶亦不迟。上流直而清,下流曲而漪。画船俯明镜,笑问汝为谁。忽然生鳞甲,乱我须与眉,散为百东坡,顷刻复在兹。此其水薄相,与我相娱嬉。声色与臭味,颠倒眩小儿。等是儿戏物,水中少磷淄。赵陈两欧阳,同参天人师。观妙各有得,共赋泛颍诗。

渡颍水         明盛世鸣

立马观颍水,颍水浊若斯。须眉不可见,况当洗耳时。我欲溯上流,风波浩无涯。缅彼千载人,清风空尔为。

颍水部选句

唐李颀《缓歌行》:十年闭户颍水阳,业就功成见明主。刘长卿颍川留别司仓李万诗:颍水东流是别心。时平后送范伦归安州诗:洛阳举目今谁在,颍水无情应自流。
李白行路难诗:有耳莫洗颍川水。
题元丹丘颍阳山居诗:仙游渡颍水,访隐同元君。韩愈过襄城诗:郾城辞罢过襄城,颍水嵩山刮眼明。薛能重游德星亭感事诗:颍水川中枕水台,当时难别此重来。

颍水部纪事

皇甫谧《高士传》:许由,字武仲,尧闻致天下而让焉。乃退而遁于中岳,颍水之阳,箕山之下隐焉。尧又召为九州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时有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誉,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
《吕氏春秋》:汤将伐桀,因卞随而谋。卞随辞曰:非我事也。汤曰:孰可。卞随曰:吾不知也。汤又因务光而谋。务光曰:非吾事也。汤曰:孰可。务光曰:吾不知也。汤曰:伊尹何如。务光曰:彊力忍诟,吾不知其他也。汤遂与伊尹谋伐夏桀,克之。以让卞随。卞随辞曰:后之伐桀也,谋乎我,必以我为贼也。胜桀而让我,必以我为贪也。吾生乎乱世,而无道之人,再求诟我,吾不忍数闻也。乃自投于颍水而死。
《左传》:昭公元年,天王使刘定公劳赵孟于颍,馆于雒汭。
《史记·灌夫传》:灌夫为人刚直使酒,不好面谀。贵戚诸有埶在己之右,不欲加礼,必陵之;诸士在己之左,愈贫贱,尤益敬,与钧。稠人广众,荐宠下辈。士亦以此多之。夫不喜文学,好任侠,重然诺。诸所与交通,无非豪杰大猾。家累数千万,食客日数十百人。陂池田园,宗族宾客为权利,横于颍川。颍川儿乃歌之曰: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
《后汉书·献帝本纪》:建安十七年秋七月,颍水溢。《晋书·宣帝本纪》:魏正始四年秋九月,帝督诸军击诸葛恪,车驾送出津阳门。军次于舒,恪焚烧积聚,弃城而遁。帝以灭贼之要,在于积榖,乃大兴屯守,广开淮阳、百尺二渠,又修诸陂于颍之南北,万馀顷。自是淮北仓庾相望,寿阳至于京师,农官屯兵连属焉。《食货志》:正始四年,宣帝督诸军伐吴将。诸葛恪焚其积聚,弃城遁走。帝使邓艾行阵,项以东至寿春地。艾以为田良水少,不足以尽地利,宜开河渠,可以大积军粮。又通漕运之道,乃著济河论以喻其指。又以为昔破黄巾,因为屯田积谷,徐都以制四方,今三隅已定。事在淮南,每大军征举,运兵过半,功费巨亿,以为大役。陈蔡之间,土下田良,可省许昌左右诸稻田并水东。下令淮北二万人,淮南三万人,分休且佃且守水。丰常收三倍于西,计除众费,岁完五百万斛以为军资。六七年间,可积三千馀万斛于淮北,此则十万之众,五年食也。以此乘敌,无不剋矣。宣帝善之,皆如艾计施行。遂北临淮水自钟离,而南横石以西尽泚水四百馀里。五里置一营,营六十人,且佃且守,兼修广淮阳。百尺二渠,上引河流,下通淮颍,大治诸陂。于颍南颍北穿渠三百馀里,溉田二万顷。淮南淮北皆相连接,自寿春到京师,农官兵田,鸡犬之声,阡陌相属,每东南有事,大军出征,汎舟而下,达于江淮,资食有储而无水害,艾所建也。
《唐书·王勃传》:勃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皆以文章齐名,照邻,字升之,范阳人。十岁从曹宪、王义方授《苍》《雅》。调新都尉,病废,乃去具茨山下,买园数十亩,疏颍水周舍,复豫为墓,偃卧其中。著《五悲文》以自明。病既久,与亲属诀,自沈颍水。
《册府元龟》:宪宗元和八年十二月,盐铁使王播进供陈许琵琶,沟年三运图先是。中官李重秀奉命视之,还言可以通漕至堰城下,北颍口水运千里而近。及帝览图,诏韩弘发卒以通汴河,于是船胜三百石者,皆得入颍。
后唐明宗天成三年正月,陈州奏开颍河。
《宋史·太祖本纪》:建隆二年正月,导蔡水入颍。
《河渠志》:建隆二年四月,命中使浚蔡河,设斗门节水。自京距通许镇三年,诏发畿甸陈许丁夫数万,浚蔡水,南入颍川。
《五行志》:开宝四年六月,蔡州淮及白露舒汝庐颍五水并涨,坏庐舍民田。
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六月,颍州颍水涨,坏城门军营民舍。
五年五月,颍州颍水溢,坏堤及民舍。
《合肥县志》:刘虎,字伯林,庐州梁县人,擢镇江副都统,仍总辖淮阴水陆军马。时察罕拥兵攻濠,别遣阿朮鲁由涡颍入淮水陆并进。虎师于五河率勇士奋前拒战乘,风纵火枪、火炮、火箭、火蒺藜焚之。察罕败。《河南通志》:何选,嘉定人,万历十二年由进士任临颍。时颍水冲决,民被其害,为筑堤护之,民不扰而功立,就期年调治南昌。
《凤阳府志》:颍水烈妇,不知姓氏,住颍河北,夫为人佣工病笃。妇泣曰:事急矣。殓葬无所需,请鬻妾以备。遂自售于贾船,得资,为夫置衣棺,市以酒肉,炊糜食夫,馀金付夫枕下,挥泪别。时隆庆三年,大水,两岸不能辨牛马。妇回首呼夫,投颍水而死。

颍水部杂录

《淮南子》:昔者楚人,地南卷,沅湘北,绕颍泗,〈又〉颍汝以为洫。
《后汉书·西羌传》:平王之末,周遂陵迟。戎逼诸夏,颍首以西,有蛮氏之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