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湛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四十二卷目录

 百泉部汇考
  考
 百泉部艺文一
  百泉记          明李濂
  卫源游览记        董廷圭
  游苏门山百泉记      袁宏道
  百泉种树记        翁大立
 百泉部艺文二〈诗〉
  百门泉二首        元王磐
  前题            王恽
  前题           周伯禄
  百门泉          吴安持
  泉上独酌二首      明李梦阳
  酬秦子百泉之招五首     前人
  卜居泉上有感       赵彦复
  初至泉上          前人
  重游百泉二首       杨彤庭
  秦圣俞招饮百泉       前人
  春日游百泉王信卿明府留酌赋别
                杨鹤
  泉上           秦卫周
  百泉           理鬯和
  题百泉           吴绡
  春游百泉          前人
  百泉桃花次李慎庵韵     前人
  百泉寒眺次韵        前人
  百门泉           王韦
 百泉部纪事
 百泉部杂录
 清水部汇考
  考
 清水部纪事
 湛水部汇考
  考

山川典第二百四十二卷

百泉部汇考

《邶风》之泉水 《卫风》之泉源 今卫河之源
百泉,一名百门泉,一名搠刀泉,源出今河南卫辉府辉县城西北苏门山。泉通百道,澄泓渊澈,下流为卫河。南经新乡县,合小丹河,东过府城北,又北会淇水,又东北径直隶大名府浚县城西门外,又北径滑县界,又北过内黄、大名二县地,合汤水、漳水入山。东径馆陶县,至临清州,与漕河合流,东北至直沽,达于海。


《诗经·邶风·泉水章》: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注〉毖泉始出之,貌泉水,即今卫州共城之百泉也。淇水出相州林虑县,东流;泉水自西北而东南来注之。
《卫风·竹竿章》:泉源在左,淇水在右。〈注〉泉源即百泉也。在卫之西北而东南流入淇,故曰在左。淇在卫之西南而东流与泉源合,故曰在右。
《河南通志》:百门泉,源出卫辉府辉县苏门山,泉通百道,故名。卫风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即此泉。上有威惠王祠,祷雨有应,殿名清辉。金宣宗因改州曰辉。卫河在府城北一里,源出苏门山,东入大名府浚县界。
《辉县志》:县西北七里有苏门山,一名苏岭,一名百门山,即太行之支山也。山下即百泉,为中州胜。概金明昌时,因山名县曰苏门。晋孙登隐此,号苏门先生,山麓有卫源神祠、百泉书院在焉。
百门泉,源出苏门,山下泉通百道,故名。一名卫源,以卫之河发源于此也。其源虽以百门名,然实踰千万,不可胜数。自山麓遍涌石窦中及平地,仰出累累若珠,树汇为巨陂,方广数顷,渊涵澄澈,净无滓淀,细鱼虾蟹历历可数。藻荇交横,鸥鹭翔泳,朝晖晚霞,水光掩映,景尤殊绝。观者竟日,每不知疲,实为中土之奇观。泉上有威惠王祠,祷雨有应,殿名清辉。金宣宗因改州曰辉。有灵源、涌金、喷玉、秾翠、洗心诸亭,亭有古今名贤题咏石刻。
卫河在县西,即百泉水会。流南经新乡东,绕府城北会淇水,流入于堤口,经大名府浚县山东、馆陶、临清入漕河,以达于海。
三渡河在县西四里,百泉之支流也。
《新乡县志》:卫河发源苏门山,至合河镇入界,合小丹河,东流绕县北城下,流入卫,一名御河。
《畿辅通志》:卫河自卫辉,达浚县、内黄,与淇、漳、滹沱诸水合流,至直沽入海。
《浚县志》:卫河,源出辉县之百泉。自淇门入界,受淇水至县界,径新镇,又径李家道口,又经县城西,又北径楚王镇,又东北受洹、漳二水,至直沽入海。按《滑县志》:卫河,自浚县流至县北七十里草坡,北入内黄县界。
《内黄县志》:卫河在县西,自浚县来,至五龙坞,绕而过城,东北入大名县界。
《大名县志》:卫河,在县治南三里许,自淇门入浚县界,受淇汤诸水,经内黄,与漳水合,东北至县境鞭马集北。又东北注龙王庙,达临清至直沽入海,同济漕运,故一名御河。
《山东通志》:卫河,源出河南卫辉府辉县搠刀泉,即百泉,经卫辉府新乡等处,合淇、漳二水,逾馆陶,至临清州入漕,即漕、卫交会处。
《馆陶县志》:卫河,在县西二里,自大名府境,流径县境,至临清,与汶水合,为今漕渠。北入海,隋疏为永济渠,其征高丽,因御楼船过此,又名御河。
《临清州志》:卫水为永济渠始。隋炀帝导卫辉苏门山,百门泉,东北引淇、滏、漳、洹之水,为大河,又以巡幸赐名御河。或曰:汉屯氏河,即此。流八百里为元城,又百五十里入临清。
卫河,源出卫辉府东北,流九百五十里,达州境。汶河发源泰安莱芜,至冈城挟沂泗南入漕,北流四百五十里,达州境州,受两河之水,合流北放千一百七十里,抵大通河,距京师百六十里。

百泉部艺文一

百泉记          明李濂


《诗》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又曰:源泉在左,斯盖谓共城之百泉,实卫源云共。城西北七里有苏门山,一曰百门山,乃百泉始出之山。其地岩谷幽邃,林樾茂密,古名士多卜居焉。今岁暮春,膏车西迈逾二日止百泉书院。肃谒先师像,遂登苏门。徘徊啸台慨焉。怀孙登之为人,史称登居。苏门土窟中好读易,常抚一弦琴。阮籍往候之,与言终不答。退至山半,闻山巅有声若鸾凤,乃登啸也。嵇康从之三年不言,临别康强之言。登曰:火生而有光,而不用其光,人生而有才,而不用其才,故用光在乎得薪所以保其耀,用才在乎识真所以全其年,味斯言也。其善体易者仙人岩在苏门。有仙人足迹,岩石上刻曰:仙人迹下,啸台迤逦。西转约里半许,至康节安乐窝,拜其遗像。康节,范阳人,幼从父古,徙共城,遂筑室百泉之上,名其所居曰安乐窝。布裘蔬食,躬爨以养父。而李之才适摄共城,令遂授以数学后人于此,建祠专祀。云出窝东行南下,入三仙洞内,塑丘刘谭三真人像,乃其修真处也。或以是为登旧居之土窟误矣。降洞游集仙资福宫,实书院之左邻,乃蔡氏园址也。而院西墙下,有古白杨树十四株,大可蔽牛,盖数百年物也。过院为思亲亭,在苏门之麓,许师可为卫辉路。总管以其父鲁斋尝寓共城,思之为立亭,过亭为卫源庙,庙世称灵源公殿,曰清辉。郡邑之得名曰辉以此,宋元皆封王。至洪武初,釐正祀典改称卫源之神,祷雨辄应,庙中碑刻,具载唐宋以来褒封之典。近庙有涌金亭泉仰出,缕缕千万窠,汇为巨池。池方广一顷馀,水泠泠澄白,日照之如金,故名。中有菰蒲荇藻鱼蟹之饶,亭正壁有苏东坡书。苏门山涌金门六大字,且多宋元来名士题咏埒。涌金翼然而相对者,喷玉亭也。亭中有石碣,上刻灵源二大字,即俗所谓圣井者,而看花楼乃在涌金亭南,池水中盛夏莲荷,芬郁翠色,上浮扶疏葱茜,今改为秾翠亭。亭左曰洗心亭,右曰云桥,实为中流胜概。薄暮移酌秾翠亭,坐闻棹歌渔唱,于蒹葭洲渚之间,而泉流触石怒响,作噌吰镗鎝之声,昼夜不绝。余倚栏四顾,波光接天,沙鸥水鸟飞鸣下上者殆不可数。时春雨初晴,岸花杂吐,酒酣起舞,逸兴浩发,于是援笔赋诗书诸亭上,而又为记,以纪一时胜游云。

卫源游览记        董廷圭

天顺庚辰秋九月,自汴之卫,抵辉邑。山水明媚,元元丰乐。闻有卫源庙者肇于隋宋庆历间,撤新之庙之神。世以王爵主水利,岁时致祭,又山曰苏门,水曰百泉,亦奇观也。乃赍瓣香从数骑,出西门五里,所造其庙果宋旧贯规,画不类常,庙前闻人之经游者,代有石刻。东有老子石洞,西有邵康节安乐窝,诚古迹也。然其胜状,则在百泉之一水焉。诗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百泉是已,泉分道出庙前之石隙中潴而为池。池中有亭曰百泉,曰涌金。苏文忠公亲为题扁。跨石梁通之,盖览胜之所,典仪者导吾登眺其上,从者皆儒流,时霁景开明,商飙不作,秋水长天一碧,万顷心甚乐之。因凭栏纵观泉珠之跃,方其汹涌水底累累然,穿层碧而起,类若万斛之珠喷诸渊海。及夫跳跃,波为日光所射,又如百鍊之金沸诸炉冶。若此者,满池皆然。溶漾可爱,水镜澄空,细分妍丑芹萍,中涵苍翠可掬,沙鸥锦鳞,往来不惊,而画舫清樽,惟意所欲。览者如出尘境而立冰壶耶。已而信步亭中,阅东坡笔迹。鸾翔凤翥,独步今古。亭之四壁,皆所刻古今名贤游览题咏。喜而遍诵之,金石交作,又天然雅奏也。已而夕阳衔山,林影堕地,乃赋律诗二章,以酬清玩识诸亭而归。

游苏门山百泉记      袁宏道

举世皆以为无益,而吾惑之。至捐性命以殉,是之谓溺溺者。通人所戒然,亦通人所蔽也。溺于酒者,至于荷锸,溺于书者,至于伐冢,溺于禅者,至于断臂,溺山水者,亦然。苏门之登,至于废起居。言笑以常情律之,则为至怪。以通人观之,则亦人情也。夫此以无妻子为怪,彼亦以远山水为怪,各据其有则。递为富,彼此易位,抑更相苦矣。嗣宗语意微涉牵率,栖神导气在山水间,为俗谈置之,勿答是已。及划然长啸,林谷传响,真意所到,先生曷尝废酬应哉。唯世无发其籁者,故不鸣也。曰子何以知其溺,曰以百泉知之。百泉盖水之尤物也。吾照其幽绿目夺焉。日晃晃而烁也。雨霏霏而细也,草摇摇而碧也,吾神酣焉。吾于声色非能忘情者。当其与泉相值吾嗜好,忽尽人间妖韶不能易,吾一盼也。嗜酒者不可与见桑落也,嗜色者不可与见嫱施也,嗜山水者不可与见神区奥宅也。宋之至今,盖异世而同感者,虽风规稍异,其于弃人间事,以山水为殉一也。或曰投之水不怒出,而更笑毋乃非情。夫有大溺者,必有大忍。今之溺富贵者,汨没尘沙,受人之摧折有甚于水者也。抑之而更拜唾之。而更谀其逆情反性有甚于笑者也。故曰:忍者所以全其溺也,曰子之于山水也,何以不溺曰余所谓知之而不能嗜。嗜之而不能极者也,余庸人也。

百泉种树记        翁大立

嘉靖己酉初夏,予校士至百泉,环泉皆古木也。少倦即憩息焉,予性喜种莳,而视土又宜木,乃思为郭橐驼事矣。或言夏月恐非宜予,曰天时不如地利,此地泉甘土肥无害也,于是命候吏移梧桐二十馀本,竹数本植之书院前。桧柏椿杨榆楝桃杏榴枣诸木视隙地即植之,旬日而去,踰年十一月予复来校士顾前所植竹木,蔚然茂矣。乃召诸生语之曰:昔阳货问树人于孔子,孔子曰:树桃李者夏得其荫树,蒺藜者秋得其棘。孟子曰:舍其梧槚,养其樲棘,则为贱场师焉,诸生予所树也,将为桃李耶,梧槚耶。予何树木易,树人难也,因书以示警云。

百泉部艺文二〈诗〉

百门泉二首        元王磐


济南七十二名泉,散出坡陁百里川。未似共城祠下水千窝,并出画栏前。
其二

半空风雨山头树,十顷玻璃水底天。孤客南来无著处,相宜只有百门泉。

《前题》王恽

去时兰佩惹春烟,归日羸骡跨败鞭。赖有百门山下水,疗饥犹可度终年。

《前题》周伯禄

光摇晴日动珠盘,汎汎轻风漾碧澜。俯槛恍然惊醉眼,云天却向镜中看。

百门泉          吴安持

地本居幽僻,天教慰寂寥。池无千顷广,泉有万珠跳。坐觉清心骨,行思厌市朝。从今频往返,归路不辞遥。

泉上独酌二首      明李梦阳

涌金亭畔路,细雨不思回。独酌看流水,山花映酒杯。
其二

白石谁家濑,轻鸥二月湍。踏歌逢卫女,风景似长干。

酬秦子百泉之招五首     前人

暑阻虑难周,弦促调不缓。风雩徒咏叹,濯热为谁纂。昨枉泉上期,结念在晨晚。折花信延伫,欲往心莫展。
其二

心展会有时,迹乖难重期。自我别林岑,倏焉周二期。物灵赏不延,神往情讵移。想像北池游,回桡鹜南漪。
其三

南漪乱渚烟,北池弄清涟。芙蓉发锦苞,白石响涧泉。卢橙美莫致,景入情更牵。攀英迟来迹,倚壑怅周旋。
其四

周旋欢莫同,回策入云峰。阳崖亘积雪,六月如严冬。若人竟何乘,孤游邈难从。倘遇仙潭鲤,露我蹑云踪。
其五

蹑踪诚靡寻,伫瞻劳我心。高高望云霓,横绝天中岑。游泉叹昔女,隔阻匪惟今。投桃遣来使,倘惠琼华音。

卜居泉上有感       赵彦复

渚阴石浪静春芜,一苇横塘兴不孤。开径但饶修竹好,为溪得似浣花无。阁云远纳层层岫,苑柳平分面面湖。几载选山与击水,那堪肠断夕阳乌。

初至泉上          前人

泉响割残梦,月华澹韭岑。碧筒入市远,苍藓闭门深。山水从僧订,图经按迹寻。盘餐那复具,取意惬幽襟。

重游百泉二首       杨彤庭

草绿平芜漠漠烟,柳丝榆荚荇田田。一春好景惟三月,千古长流此百泉。山麓晴开松涧外,人家居近杏花前。兴馀更欲搜奇僻,载酒携歌上钓船。
其二

净慈游罢又名圃,衲子园丁亦识吾。花若有情开作谱,山从无意布为图。潭空鱼藻生云细,棹转松林放月孤。几处笙歌听鸟弄,不须檀板唱吴歈。

秦圣俞招饮百泉       前人

十亩筼筜渍水居,客来日日坐清虚。茗泉汲井和烟煮,蒲蕨生盘带露锄。野性蘼芜堪友鹿,息机濠濮爱观鱼。乘閒且醉楼头月,海上新传露布书。
春日游百泉王信卿明府留酌赋别杨鹤

碧涧千堆雪,苍烟九叠屏。山光垂倒幔,潭影落空青。云壑丘中赏,岩泉静者听。一泓秋瑟瑟,三峡水泠泠。喷味惊风雨,回波射日星。浪花穿地肺,海眼洞幽冥。石发摩尼色,溪毛翡翠翎。绿宜盛玉碗,白妤泻银瓶。香汎共城稻,清浮竹叶𨤍。禅心参水观,韵事补茶经。凫舄怜王子,乌衣旧典型。仓皇呼雀舫,造次出侯鲭。投辖肝肠见,悬河舌本灵。坐钦陪野服,歌管度吴伶。执手愁轻别,牵裾酒不停。骊驹归路暝,灯火照荧荧。

泉上           秦卫周

半生何处是便宜,直坐苏门绿水湄。欲识风光难到处,游人归尽独看时。

百泉           理鬯和

我欲家百泉,不欲营菟裘。搥碎诸台榭,放水自在流。

题百泉           吴绡

太行迢迢绕天足,叠岭连峰似波蹙。苏门突兀当卫源,秾翠接空青矗矗。十顷青光蘋藻香,涌金亭下铺寒玉。清济徒伏流,昆崙祇滥觞。古人卓刀处,颎颎秋铁光。水底圆珠吐细沫,沙中疑有蛟龙藏。天河清浅应似此,西走汾晋常汤汤。我来二月春未浓,薄日和风好光景。想见当年佩玉人,巧笑曾经照青冷。远山曳轻云,近岫堆青螺。桃花千脸红,嫩柳绿傞傞。一川烟色画不得,可无美酒如春波。此中遗迹堪凭吊,荒台古榭空陂陀。朝歌邑号亦自好,欲问回车意若何。

春游百泉          前人

仲月春始和,远郊阡陌静。数里闻水声,豁然入灵境。桃李犹含萼,森肃长楸劲。清涟映红玉,蘋藻明青镜。太行亘天末,遥瞻似云靓。愬流寻神源,圆折纷珠迸。唯唯见鱼乐,鳞鬣自适性。善病久无欢,暂使心目莹。至哉苏门人,今古谁与并。

百泉桃花次李慎庵韵     前人

东风催暖莺,声逼苔长香。阶屐痕涩百,泉游骑渐成。蹊骄骢赭汗,连钱湿插天。奇峰空翠明,晴霞一片桃。花色坐对灵,渊意自融隔。溪遥见酒旗,红杖头莫惜。须尽醉明日,桃花谁与同。种花仙人在,何处但愿东。皇常作主,莫教𪂿鸠促春归,坐使秾华委泥土。

百泉寒眺次韵        前人

怀珠寒溜爱幽潺,思托微波可待漩。云影冷侵孤鸟度,縠纹轻皱戏鱼还。碧连淇澳园边竹,声彻孙登啸处烟。曾卓宝刀龙气在,萧萧风色欲归燕。

百门泉           王韦

苏门灵源经几载,旭日毫光射冰海。曙星错落烂不收,或灭或明无定彩。瞥然跳出苍雨过,波面浮沤向空堕。山中网得羽衣人,嗽雪含葩散成唾。唾壶击翻如意柄,泠泠玉斗鸿门破。居人夜夜俯首看,宝镜照面毛骨寒。镜中珠玑首饰碎,一一刺目晶芒酸。藕丝荇蔓无能贯,须臾万斛随奔湍。昆崙善泅无所得,游鲂跃鲤空波澜。昔闻南客向予说,指天画地叹奇绝。云是苏门长啸馀,震撼击撞不可居。帝遣任公掣牛耳,朅来负以双鳌鱼。有时鼓鬣仰喷沫,裂石穿沙鸣活活。吸云敛雾归土囊,木难火齐纷如泼。我闻此言生恐惧,乍到山中不敢住。羽衣挟我坐啸台,怅望依稀太行树。正月不雨至五月,尘歊道暍思甘澍。偶然一掬归山瓢,却问醍醐得来处。手指涌金亭上去,满壁烟萝镌秀句。人云骊龙水底眠,蜥蜴吐雹皆浪传。因思南客双鳌语,使我岸帻心茫然。曾闻水有鲛人室,鲛人织绡夜夜泣。千载泛澜眼未枯,至今海上青绡湿。此中别有深窟宅,纵使阳侯不能入。阳侯阳侯安在哉,人间幻妄那能裁。共君濯足蹋双屐,划然长啸还登台。君不见,覃怀潘倅真落魄,曾将济渎㪺之涸。珍珠宝盖归龙宫,烹取神鱼送杯酌。

百泉部纪事

《辉县志》:曹怀节,唐初任共城令。辛怡谏撰《百泉陂铭》,称其为恺悌君子,民之父母。
元姚枢,字公茂,自幼力学,志期甚高,太宗甚重之。岁辛丑,赐锦衣金符,以郎中牙鲁瓦赤行台于燕。时以台长惟是货赂,遂弃官,携家,来辉,垦荒云门,粪田数百亩。修二水轮,诛茅为堂,城中作私庙,奉祀四世堂龛,宣圣容,傍垂周、两程、张、邵、司马六君子像,读书其间。衣冠庄肃,以道学自鸣。佳时则鸣琴百泉之上,遁世而乐天,若将终身。

百泉部杂录

《辉县志》:百泉,涌金,苏门山下,平地上涌,百道飞发,升沉烁,其色映日如金,泉上有亭,曰涌金,又曰喷玉。

清水部汇考

《山海经》之清水
清水,源出今河南卫辉府辉县西南七十里山阳镇东南,径护嘉县界,又东北入淇县界,与淇水合,流入卫河,东北过直隶,径山东,至直沽,达于海。


《山海经·西山经》:大时之山,清水出焉。南流注于汉水。
《中山经》:翼望之山,湍水出焉。东流注于济,〈注〉今湍水径南阳穰县而入清水。
《汉书·地理志》:丹阳郡宛陵〈注〉彭泽聚在西南清水,西北至芜湖入江。
《后汉书·郡国志》:河内郡修武,故南阳秦始皇更名有南阳城。〈注〉《山海经》曰:太行之山,清水出焉。郭璞曰:修武县北黑山亦,出清水。
弘农郡卢氏有熊耳山,伊水、清水出焉。
《水经》:清水出河内修武县之北黑山,〈注〉黑山在县地〈宋本地作北一作境〉白鹿山东,清水所出也。上承诸陂,散泉积以成川,南流西南屈〈御览引此作南流屈曲〉瀑布乘岩悬河注壑二十馀丈,雷扑之声震动山谷,左右〈疑脱一石字〉壁层深,兽迹不交,隍中散水雾,合视不见底,南峰北岭多结禅,栖之士东,岩西谷又是刹灵之图,竹柏之怀,与神心妙达,仁智之性共山水效深,更为胜处也。其水历涧流飞清洞观,《御览》引此作清泠洞观〉谓之清水矣。溪曰瑶溪,又曰瑶涧水。又南与小瑶水合,水近出西溪,北穷溪东南流注之清水,清水又东南流吴泽陂水注之。水上承吴陂于修武县,故城西北修武故宁也亦曰朝阳矣。马季长曰:晋地,自朝歌以北至中山为东阳,朝歌以南至轵为南阳。故应劭《地理风俗记》云:河内殷国也。周名之为南阳,又曰晋始启南阳,今南阳城是也。秦始皇改曰修武,徐广、王隐并言:始皇改瓒。《注汉书》云:案《韩非书》,秦昭王越长平,西伐修武时,秦未兼天下修武之名久矣。余按《韩诗外传》言,武王伐纣,勒兵于宁,更名宁,曰修武矣。魏献子田大陆还卒于宁是也。汉高帝八年,封都尉魏遫为侯国,亦曰大修武有小故称大小修武。在东汉祖与,滕公济自玉门津而宿,小修武者也,大陆即吴泽矣。《魏土地记》曰:修武城西北二十里有吴沟水,陂南北二十许里,东则三十里,西则蔡沟入焉,水有二源。北水上承河内野王县东北界,沟为长明,沟分枝津,东径雍城南,寒泉水注之,水出雍城西北,泉流南注径雍城西。《春秋》:僖公二十四年,王将以狄伐郑,富辰谏曰,雍文之昭也。京相璠曰,今河内出山阳,西有故雍城,又东南注长明沟,沟水又东径射犬城,北汉大司马张阳为将。杨丑所害睢,固杀丑屯此,《魏志》作张扬眭圃〉欲北合袁绍。《典略》曰:睢固,字白菟。或戒固曰:将军字菟,而此邑名犬,菟见犬,其势必惊,宜急去。菟不从。汉兴平四年,魏太祖斩之于此,以魏种为河内太守守之。兖州叛,太祖曰:唯种不弃孤。及走,太祖怒曰:种不南走,越北走,胡不置汝也。〈一作不汝置也〉射犬平禽之,公曰:难其才也。释而用之。〈难,《魏志》作唯〉故长明沟水东入石涧,东流蔡沟水入焉,水上承州县北,《汉志》:河内郡有州县〉白马沟东分为之蔡沟。东会长明沟水又东径修武县之具亭。〈宋本作吴亭〉北东入吴陂又次,北有苟泉水入焉,水出山阳县,故修武城西南同源分派裂为二水,南为苟泉,北则吴渎,二渎双导俱东入陂山阳县,东北二十五里有陆真阜,南有皇母马鸣二泉,东南合注于吴陂也,次陆真阜之东北得覆釜堆,堆南有三泉,相去四五里,参差合次,南注于陂泉,在浊鹿城西建安二十五年,魏封汉献帝为山阳公,浊鹿城即是公所居也。陂水之北陂泽侧,有隤地〈疑作城〉也。《春秋》:隐公十一年,王以攒茅隤十二邑,与司寇苏忿生者也。京相璠曰:河内修武县北,有故隤城实中,今世俗谓之皮垲。〈宋本作垣〉方四百步,实中高八丈际。陂北隔水一十五里,俗所谓兰丘也,方二百步。西一十里,又有一丘际陂,〈陂旧本作三,宋本作山,或疑作之〉世谓之敕丘,方五百步,形状相类。疑即古攒茅也。杜预曰:二邑在修武县北,所未详也。又东长泉水注之,源出白鹿山东南。伏流径一十三里重源。浚发于邓城西北,东南伏流,世亦谓之重泉水也。又径七贤祠东,左右筠篁列植,冬夏不变贞萋。魏步兵校尉陈留阮籍。中散大夫谯国、嵇康、晋司徒河内山涛、司徒琅邪王戎、黄门郎河内向秀、建威参军沛国刘伶、始平太守阮咸等同居山阳,结自得之游,时人号之为竹林七贤也。向子期所谓山阳旧居也。后人立庙于其处。庙南又有一泉东南流,注于长泉水。郭缘生《述征记》所云:白鹿山东南二十五里有嵇公故居,以居时有遗竹焉,盖谓此也。其水又南径邓城东,名之为邓渎,又谓之为白屋水也。昔司马懿征公孙渊还达白屋,即于此也。其水又东南流径隤城北,又东南历泽注于陂泉,水东流谓之八光沟,而东流注于清水,谓之长清河,而东周永丰城有丁公泉,发于焦泉之右。次东又得焦泉,泉发于天门之左。天井固石天门,山石自空,状若门焉。广三丈,高两匹,深丈馀,更无所出,世谓之天门也。东五百馀步,中有石穴,西向裁得容人平得。〈二字疑误孙云或作平行〉东南入径至天井,直上三匹有馀,扳蹑而升至上东平。〈一作平东〉西二百步,南北七百步,四面崄绝,无由升陟矣。上有比丘释僧训精舍寺,十有馀。僧给养难周,多出下平,有志者居之。寺左右杂树疏挺,有一石泉,方丈馀,清水湛然,常无增减。山居者资以给饮。北有石室二间,〈古本作二口吴改作二间〉旧是隐者念一之所,今无人矣。泉发于北阜,南流成溪,世谓焦泉也。次东得鱼鲍泉,次东得张波泉,次东得三渊泉,梗柯参连,女宿相属。〈古本作梗河参连,女宿相属。吴改作柯。按《隋天文志》:梗河三星,在大角北。李云:女宿,即须女四星。此盖谓鱼鲍张波三渊之三泉,如梗河之参连,并焦泉为四,似女宿之相属也〉是四川在重门城西,并单川南注也。重门城,昔齐王芳为司马,废之,宫于此,即《魏志》所谓送齐王于河内重门者也。城在共县故城西北二十里,城南有安阳陂,次东又得卓水陂。穴东有北门陂,陂方五百步,在共县故城西。汉高帝八年,封旅罢师为共严侯国,〈按《史记·年表》云:八年,封卢罢师为共侯,谥曰庄。此旅字,即卢字,古通用,严避明帝讳〉即共和之故国也。共伯既归,帝政逍遥于共山之上,山在国北,所谓共北山也。《庄子》云:共伯得乎共首。司马彪注云:厉王之难,共伯即于王位。十四年,大旱,屋焚,召公卜之。曰:厉王为祟。乃立宣王,共伯复归于宗,逍遥得意共山之首〉仙者孙登之所处。袁彦伯《竹林七贤传》:嵇叔夜尝采药山泽,遇之于山。冬以被发自覆,夏则编草为裳,弹一弦琴而五声和。其水三川南合谓之清川,又南径凡城东。司马彪、袁崧《郡国志》曰:共县有汎亭周凡伯国。春秋隐公七年经书:王使凡伯来聘是也。杜预曰:汲郡共县东南有凡城,今在西南。其水又西南与前四水总为一渎,又谓之陶水。南流注于清水,清水又东周新丰坞,又东注也。
东北过获嘉县北,〈注〉《汉书》称:越相吕嘉反,武帝元鼎六年,巡行于汲郡中乡,得吕嘉首,因以为获嘉县。后汉封侍中冯石为侯国。县故城西有汉桂阳太守赵越墓冢,北有碑,越字彦,善县人也,累迁桂阳郡五官将尚书仆射,遭忧服阕守河南尹,建宁中卒。碑东又有一碑,碑北有石柱,石牛羊虎俱碎,沦毁莫记。清水又东周新乐城,城在获嘉县故城东北,即汲水新中乡也。〈汲水当作汲郡〉
又东过汲县北,〈注〉县故汲郡治。晋太康中,立城西北,有石夹水,飞湍浚急也,人亦谓之磻溪,言太公常钓于此也。城东门北侧有太公庙,庙前有碑,碑云太公望君,〈宋本作者〉河内汲人也。县民故会稽太守杜宣白令崔瑗曰:太公甫生于汲,旧居犹存。君与高国同宗,太公载在经传,今临此国,宜正其位以明尊祖之义,于是国老王喜。廷掾郑笃功曹邵〈旧本作邠〉勤等咸曰宜之,遂立坛祀为之位主。城北三十里有太公泉,泉上又有太公庙,庙侧高林秀木,翘楚竞茂。相传云太公之故居也。晋太康中,范阳卢无忌为汲令,立碑于其上。太公避纣之乱屠,隐市朝遁钓鱼,水何必渭滨,然后磻溪。苟惬神心曲渚,则可磻溪之名,斯无嫌矣。清水又东径故石梁下,梁跨水上桥石崩,褫馀基尚存。清水又东与仓水合,水出西北方上山西仓谷。谷有仓玉珉石,故名焉。其水东南流潜行地下,又东南复出,俗谓之雹水。东南历牧野,自朝歌以南,南暨清水土地平衍据皋,跨泽悉牧野矣。《郡国志》曰:朝歌县南有牧野。《竹书纪年》曰:周武王率西夷诸侯伐殷,败之于牧野。《诗》所谓牧野洋洋,檀车煌煌者也。有殷大夫比干冢,前有石铭,题隶云:殷大夫比干之墓,所记唯此。今已中折,不知谁所志也。太和中,高祖孝文皇帝南巡,亲幸其坟,而加吊焉,刊石树碑,列于墓隧矣。雹水又东南入于清水,又东南径合城南故三会亭也。以淇清合河,故受名焉。清水又屈而南,径属皇台东北,南注之也。
又东入于河,〈注〉谓之清河,即淇河口也,盖互受其名耳。《地理志》曰:清河水出内黄县,南无清水可来所有者,唯钟是水耳。盖河徙南注清水渎移唯流径绝馀目,故东川有清河之称,相嗣不断,目尚存,故东川曹公开白沟,遏水北注,方复故渎矣。
《魏书·地形志》:辽西郡海阳〈注〉二汉,晋属有横山、新妇山清水。
南阳郡宛〈注〉二汉,晋属有清水、梅溪水。
《隋书·地理志》:京兆郡宜君,〈注〉旧置宜郡,开皇初郡废有清水。
延安郡,金明〈注〉有冶官,有清水。
清化郡,清化〈注〉有伏疆山清水。
汲郡卫〈注〉旧曰,朝歌大业初,置汲郡,改朝歌县曰卫废,清淇入焉。
《金史·地理志》:济南府长清〈注〉有劘笄山,隔马山、黄河清水。
绛州垣曲〈注〉有王屋山、清廉山、黄河清水。
延安府,肤施〈注〉有洛水、清水、濯巾水。
《续文献通考》:河南卫辉府清水源出辉县西南,东南流经获嘉县,又东北入淇县界。
《河南通志》:清水,源出辉县西南七十里山阳镇,东南流经获嘉县界,又东北入淇县界,合于淇水。小清河,在获嘉县北十五里,源出太行山麓,东流入卫河。
《卫辉府志》:清水河,在获嘉县北十五里,源出辉县西南七十里山阳镇,东南流经本县北境,分为二派:一东流入辉县河,合村与卫河合流。一西入三桥陂接太白陂,复逆流,东入清水名泥河。
《辉县志》:清水,在县西南七十里,山阳镇东南流径获嘉县界入卫河。
《获嘉县志》:清水河,在县北十五里,源出辉县西南七十里山阳镇,东南流经本县城北。
小清河,在县北十五里,源出太行山麓,东流入卫河。太白陂一名吴泽陂,即今三桥陂,在县西北十五里,自修武县入境下流入清水河。
《淇县志》:清水,在县西北三十里,自获嘉县来至此入淇水。
淇水,源出彰德府林县西大号山,流经淇县西北三十里,合清水入卫河。
苍水,自彰德府林县界流入苍峪口,东南流,至道元村入清水。
卫河,源发辉县苏门山,由新乡卫辉流经淇县南二十里西岩村,至薛村与淇水合,流入浚县境东径山东至直沽达于海。
《新乡县志》:清河,源发辉县西南山阳镇,至合河镇西与卫水合。今自获嘉即入小丹河,此河止存故道,每逢雨集卫水,辄溢,民受其害。

清水部纪事

《陈书·吴明彻传》:太建九年,诏明彻进军北伐周,徐州总管梁士彦率众拒战,明彻频破之,因退兵守城,不复敢出。明彻仍迮清水,以灌其城,环列舟舰于城下,攻之甚急。周遣上大将军王轨将兵救之,轨轻行,自清水入淮口,横流竖木,以铁索贯车轮,遏断船路。《魏书·太武帝本纪》:神麚三年八月,清河群盗,杀太守,刘义隆将到,彦之自清水入河,溯流西行,帝以河南兵少,诏摄四镇乃治兵将西讨。
四年春,正月,刘义隆将檀道,济王仲德从清水救滑台,丹阳王叔孙建、汝阴公长孙道生拒之。
《唐书·德宗本纪》:建中四年正月丁亥,凤翔节度使张鉴,及吐蕃尚结赞盟于清水。
《宋史·五行志》:太祖乾德四年八月,淄州清河水溢,坏高苑县城,溺数百家及邹平县田舍。
开宝四年六月,郓州河及汶清河皆溢,注东阿县及陈空镇,坏仓库民舍。
太宗太平兴国四年九月,郓州清汶二水涨,坏东阳县民田。
八年八月,徐州清河涨丈七尺,溢出塞州,三面门以禦之。
《神宗本纪》:元丰二年六月甲寅,清汴成。
《元史·五行志》:世祖至元二十年六月,卫辉路清河溢,损稼。
《河南通志》:王昌龄,字显之,沧州人,世祖时守卫辉路。卫自兵燹以来,民之耕植者多居郡东,而泉水自鄘城而下,东流汇于淇水,每岁值秋,潦辄溢至金堤,田禾为之一空。昌龄乃筑堤黑荡陂以禦之,其患遂息。又清水出辉县山阳镇,以入卫河。昌龄因度原隰,创浚沟浍,溉田数百馀顷。卫人德之,如戴父母。
《元史·五行志》:成宗元贞元年六月,历城县大清河水溢,坏民居。
泰定帝泰定元年七月,大都路固安州清河溢。二年三月,咸平府清滱二河合流,失故道隳堤堰。

湛水部汇考

《周礼》荆州之湛水
湛水有二,一出今河南汝州马跑泉,东南流径叶县城北入于汝水,即《周礼》荆州浸之湛水也。一出山西平阳府垣曲县,东径河南怀庆府城东,南流至旧平阴县东北,入于河。即《水经》出河内轵县之湛水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南曰荆州,其浸颍湛。《订义》郦道元《注水经》:湛水出犨县北,鱼齿山西北,东南流历鱼齿山下,为湛浦。《春秋》:楚公子格与晋战于湛阪是也。湛水东入汝,周礼荆浸颍湛。康成云:未闻,偶不照此郦氏之所考据也。案今汝州鲁山县,汉犨县,鱼齿山在龙兴县,连接梁县界,是则周荆州界,自随包唐邓东北,至汝颍,与豫分界,而荆牧治宛宣王封申伯易氏曰:襄十六年,楚公子格帅师及晋师战于湛阪。杜氏谓:襄城昆阳县北有湛水,东入汝。案《地志》:襄城,即今汝州之襄城县。昆阳故城,今在汝州之莱县。已上二者,皆古豫州之地。《经》以为荆州之浸,必有脱误处也。
《后汉书·郡国志》:颍川郡昆阳,有湛水。〈注〉《左传》:襄公十六年,楚公子格与晋战于湛陂。
《水经》:湛水出河内轵县西北山,〈注〉湛水出轵县南,源湛溪,俗谓之湛水也,是盖声尽邻,故字读俱变同于三豕之误耳,其水自溪之南流。
东过其县北又东过皮县之北,〈注〉湛水南径向城东而南注。
又东过母辟邑南〈注〉源,经所注斯,乃汨〈旧本作泪〉川之所由,非湛水之间关也,是经之误證耳,湛水自向城东南径湛城东,时人谓之湛城亦或谓之隰城矣。溪曰,隰涧隰城在东,言此非矣,《后汉·郡国志》曰:河阳县有湛城是也。
又东南当平阴县之东北,南入于河,〈注〉湛水又东南径邓南流注于河。故河济有邓津之名矣。
《河南通志》:湛水源出汝州马跑泉东南,流经叶县合汝水。《左传》:楚公子格与晋战于湛阪即此。
《南阳府志》:叶县湛河在县北三十里,源出犨县北鱼齿山,东南径蒲城北。京相璠曰,昆阳北有蒲城,蒲城北有湛水是也。
《山西通志》:平阳府,垣曲县沇水河在县东半里许,为济河支流,其性见伏不常,南流入黄河,一名湛水。《通志》云:湛水出河内轵县,旧名舜清河,董知县凿石开渠引入灌田。
城东渠,在县东里许,即湛水出河内轵县,旧名舜清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