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漳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漳水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十一卷目录

 漳水部汇考一
  考

山川典第二百十一卷

漳水部汇考一

《禹贡》冀州之漳水
漳水,有清、浊二源,俱出自山西,而会于河南,滥于直隶,而归于山东。浊漳水源出今潞安府长子县发鸠山,流径本县城南,又东北径府城西南,又径屯留县至潞城县,与绛水合流,又至襄垣县西南,合沁州所出之水,亦名漳水。流至县东北,又合武乡所出之水,亦名漳水。西流过黎城县东南,流入河南彰德府林县,与清漳水合。清漳水源出今太原府乐平县少山大黾谷,流至和顺县,合石猴岭水及八赋岭水,又至榆社、武乡二县境合黄花岭水,东流过辽州,又径黎城县入河南彰德府涉县,又东南至林县与浊漳水合,由是统名漳河。东流径安阳县丰乐镇北,又东过直隶广平府之成安、肥乡、曲周、鸡泽、广平数县地。时或南溢,则至大名府之魏县。北溢,则漫衍于顺德府之平乡、南和及真定府之武强诸县。冲决无时,迁徙不常,惟此地为甚。过此则分为二支,一北流入滹沱河以达于海;一东流至山东馆陶县入卫河,又与会通河合流,以达于海。


《书经·夏书·禹贡》:覃怀底绩至于衡漳,《孔传》漳水横流入河。〈疏〉《地理志》:河内郡有怀县,在河之北,覃怀共为一地,衡,古横字,漳水横流入河,故云横漳。漳在怀北五百馀里,从覃怀、致功而北至横漳也。《地理志》云:清漳水出上党沾县大黾谷,东北至渤海阜城县,入河。过郡五,行千六百八十里,此沾县因水为名。《志》又云:沾水出壶关。《志》又云:浊漳水出长子县,东至邺县入清漳。王肃云:衡、漳二水名《蔡传》衡,古横字。《地志》:漳水二:一出上党沾县大黾谷,今平定军乐平县少山也,名为清漳,一出上党长子县鹿谷山,今潞州长子县发鸠山也,名为浊漳。郦道元谓之衡水,又谓之横水。东至邺合清漳,东北至阜城入北河,邺今潞州涉县也,阜城今定远军东光县也。又按:桑钦云:二漳异源而下流相合同归于海,唐人亦言漳水能独达于海,请以为渎,而不云入河者,盖禹之导河自洚水大陆至碣石入于海,本随西山下东北去。周定王五年,河徙砱砾则渐迁,而东汉初漳犹入河,其后河徙日东而去,漳水益远,至钦时河自大伾而下,已非故道,而漳自入海矣。故钦与唐人所言者如此。《大全》曾氏曰:河自大伾北流,漳水东流而注之,地形东西为横,南北为从,河北流而漳东注,则河从而漳横矣。
《周礼·夏官·职方氏》:河内曰冀州,其川漳。《订义》王昭禹曰:其川漳、《禹贡》冀州所谓覃怀、底绩至于衡、漳是也。易氏曰:《汉志》:上党郡长子县鹿谷山浊漳水所出,东至邺入清漳,又沾县大黾谷清漳水所出,东北至邑成入大河,是二漳皆出于上党也。《唐志》:浊漳水出潞州长子县本汉县,有发鸠山浊漳水所出,东北流至本州所理之上党县,又东北流至本州之潞城县。漳水一名潞水,又东北经本州之垣县黎城县,又东流至相州之邺县,又东北流至磁州澄阳县,又东北流经潞州之洛水县,有衡漳故渎俗名阿难渠,则知合清漳而谓之衡漳。清漳出太原府之乐平县,本汉沾县少山,在县西南。清漳所出,东南流,至仪州之和顺县,又东南流,至潞州黎城县之东北,又东北流,至洛州之洛水县,又东北与浊漳合,而至贝州之寰城县,又东北流至德州之长河县,乃漳之南岸,其北岸即瀛州之平舒县,自此东北入于海。
其浸汾潞《订义》康成曰:潞出归德县,今庆州华池县无潞水。杜佑曰:潞出密云郡密云县。密云,今檀州,水经鲍丘,水从塞外来,经密云戍,过幽州潞县西。郦道元曰:鲍丘水入潞通得潞称俗曰东潞,此殆杜佑所谓密云之潞也。是在幽界,非冀浸矣。按阚骃《十三州记》曰:上党潞县有潞水,为冀浸,即漳水也。王猛与慕容评:相遇于潞川障固山泉,军人匹绢鬻水二石。郦道元曰:他大川无可为浸者,巨浪长湍,惟漳水耳。又按今潞城县,《春秋》赤翟潞子婴儿之国,是则潞之得名已久。漳水至潞为川,可以灌溉,或当是也。易氏曰:唐潞州潞城县,本汉潞县,属上党郡。漳水,一名潞水。在县北。阚骃曰:潞水在县北,为冀州浸,即漳水也。盖周以浊漳为潞,清漳为漳。
《山海经·北山经》:发鸠之山,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注〉出长子县鹿谷山,而东至邺入清漳。
少山,清漳之水出焉。东流于浊漳之水。〈注〉清漳,出少山大黾谷,至武安县南,入于浊漳。
《海内东经》:漳水,出山阳东,东注渤海,入章武南。按《战国策》:秦赵战于河漳之上。〈注〉史不书,《说文》:浊漳出上党长子鹿谷山,东入清漳。清漳出沾山大黾谷,入河南。
《汉书·地理志》:上党郡长子〈注〉周史,辛甲所封鹿谷山浊漳水所出,东至邺,入清漳。
〈注〉大黾谷,清漳水所出,东北至邑成,入大河。清河郡信成〈注〉:张甲河首受屯氏别河东北至蓨,入漳水。
广平国斥章〈注〉漳水出治北,其国斥卤故,曰斥章。按《淮南子·地形训》:清漳出揭戾,浊漳出发包。
《后汉书·郡国志》:上党郡长子〈注〉《山海经》曰:有发鸠之山,漳水出焉。
屯留绛水出〈注〉《上党记》曰:有鹿谷山,浊漳所出。潞本国〈注〉杜预曰:潞县东有壶口关。《上党记》曰潞浊漳也。
《水经》:浊漳水,出上党长子县西,发鸠山之漳水焉。〈注〉出鹿谷,与发鸠连麓,而在南。《淮南子》谓之发苞山,故异名互见也。左则阳泉水注之,右则散盖水入焉。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为别耳。
东过其县南,〈注〉又东尧水自西山东,北流径尧庙北又东径长子县,故城南周史辛甲所封邑也。〈刘向《别录》云辛甲事纣七十五谏而不听,去之,周文王以为公卿,封之长子。《汉志》注云,长读作长短之长〉《春秋》襄公十八年,晋人执卫行人石买于长子,即是县也。秦置上党郡,治此也。其水东北流入漳水,漳水东会于梁水,梁水出南梁山,北流至长子县故城南。《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十二年,郑取屯留尚子沮〈疑作则〉尚子即长子之异名也。梁水又北入漳水。
屈从县东北流注,〈注〉陶水南出南陶,北流至长子城东,西转径其城北,东注于漳水。
又东过壶关县北,〈注〉漳水东径屯留县南,又屈径其城东,东北流有绛水注之,绛水西出谷远县,东发鸠之谷,谓之绛水。西出谷远县为滥水屯,〈宋本作也〉东径屯留县故城南,故留子国也。潞氏之属。《春秋》:襄公十八年,晋人执孙蒯于纯,《左传注》:纯,音屯〉留是也。其水东北流入于漳,故桑钦云:绛水径屯留西南,东入漳,漳水又东陈水注之水出西发鸠山,东径余吾县,故城南。汉光武建武六年,封景丹尚子为侯国。陈水又东径屯留县,故城北。《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元年,韩共侯、赵成侯迁晋桓公于屯留。《史记》:赵肃侯夺晋君端氏而徙居之此矣。其水又东流注于漳,故许慎曰:水出发鸠山入关,从水,章声也。漳水径壶关县故城西,又屈径其城北,故黎国也。有黎亭县,有壶口关,故曰壶关矣。吕后元年立孝惠,后宫子武为侯国,汉有壶关三老,公乘兴上书,讼卫太子,即邑人也。县在屯留东,不得先壶关而后屯留也。漳水历鹿台山与鞮水,合水出铜鞮县西北石磴山;东流与专池水,合出八持山;〈当作八特,潘尼西道赋云:羊羹八特,成皋黄马。是也〉东北流入铜鞮水,铜鞮水又东南径女谏水西北好松山;东南流北则苇池水与公主水,合而右注之,南则榆交水与皇后水,合而左入焉。乱流东南注于铜鞮,铜鞮水东径李憙墓,前有碑,碑石破碎,故李氏以太和元年立之。其水又东径故城北,城在山阜之上,下临岫壑,东西北三面岨袤二里,世谓之断梁城,即故县之上虒亭也。铜鞮水又东径铜鞮县故城北。城在水南山中,晋大夫羊舌赤铜鞮,伯华之邑也。汉高祖破韩王信于此县也。铜鞮水又东南流径顷〈一作项〉城西,即县之下虒聚也。《地理志》曰:县有上虒亭、下虒聚者也。《后魏·地形志》:长子有应城、倾城、幸城,而《前汉地志》:铜鞮县有上虒、下虒聚,则后魏之倾城,即汉之铜鞮也〉铜鞮又南径胡邑西,又东屈径其城南,又东径襄垣县入于漳,漳水又东北流径襄垣县,故城南,王莽之上党亭。
又东北过屯留县潞县北。〈宋本无屯留县三字,按屯留县与潞县俱属上党郡注〉县故赤翟潞子国也,其相丰舒有俊才而不以。茂德晋伯宗数其五罪,使荀林父灭之。阚骃曰:有潞水为冀州浸,即漳水也。余按《燕书》:王猛与慕容评相遇于潞川也。鄣固山泉鬻水与军入绢,匹水二石,佗大川可以为浸所,有巨浪长湍唯漳水耳,故世人亦谓浊漳为潞水矣。县北对故壁台,漳水径其南,本潞子所立也,世名之为台壁也。慕容垂伐慕容永于长子,军次潞川,永率精兵拒战,阻河自固,垂阵壁台,一战破之,即此处也漳水。于是左右黄须水口,水出壁台西张讳岩下,世传岩赤则土离〈宋本作罹〉兵害。故恶其变化无常,恒以石粉污之令白,是以俗目之,为张讳岩。其水南流径台壁西,又南入于漳,漳水又东北历望夫山,山之南有石人伫于山上,状有怀于云表因,以名焉。有洹水西出覆甑山,而东流与西汤,溪水合出涅县西山,汤谷五泉俱会,谓之五会之泉。交东南流谓之西汤水,又东南流注涅水,又东径涅氏县故城南县氏涅水也。东与白鸡水出县之西山,东径其县北,东南流入涅水,涅水又东南与武乡水会焉。水源出武山西南,径武乡县故城西而南出,得清谷口。水源出东北长山清谷西南,与鞸鞈白壁二水合,南入武乡水,又南得黄水口,黄水三源同注一壑,东南流与隐室水合,水流西北,出隐室山东南,注潢水。〈李云:疑作涅水〉又东入武乡水,武乡水又东南注于涅水,涅水又东南流注于漳水,漳水又东径磻阳城北仓石水入焉。水出林虑县之仓石溪东北,径鲁班门西阙昂藏石壁霞举左右,结石修防崇基仍存。北径偏桥东即林虑之峤岭抱犊固也。石磴西陛陟踵修上五里馀,崿路中断,四五丈中以木为偏桥,劣得道〈宋本作通〉行,亦言:故有偏桥之名矣。自上犹须攀萝扪葛,方乃自津山顶,即庚眩坠处也。〈庚眩未详,或当是猿眩之讹。《地志》所谓猿眩之岸也〉仓石溪水又北合白水溪,溪水出壶关县东,白木川东径百亩城北,盖同仇池百顷之称矣。《后汉书》云:白马氐,勇戆,抵冒贪货,死利。居于河池,一名仇池,方百顷,四面斗绝。《仇池记》云:仇池,百顷,周回九千四十步,天形四方,壁立千仞。凡二十一道,可攀缘而上〉又东径林虑县之石门谷,又注于苍溪水,苍溪水又北径磻阳城东,而北流注于漳水,漳水又东径葛公亭北,而东去矣。
又东过武安县,〈注〉漳水径于县东,清水自涉县东南来流注之。世谓决入之,所谓交漳口也。
又东出山,过邺县西〈注〉漳水又东径三户峡,为三户津。张晏曰:三户,地名也。在梁期西南。孟康曰:津峡名也。在邺西四十里。又东汗〈宋本作溯〉水注之。水出武安县山东南流径于城北。昔项羽与蒲将军英布济自三户,破章邯于是水。汗水东注于漳水,漳水又东径武城南,世谓之梁期城。梁期在邺北,俗亦谓之两期城,皆为非也。司马彪《郡国志》曰:邺县有武城,武城即期城矣。漳水又东北径西门豹祠前,祠东侧有碑,隐起为字,祠堂东头石柱勒铭曰:赵建武中所修也。魏文帝述征赋曰:羡西门之嘉迹,忽遥睇其灵宇。漳水右与枝水合,其水上承漳水于邯,会西而东,别与邯水合。水发源邯山东,北径邯会县故城西北注漳水。故曰邯会也。张晏曰:漳水之别自城西南,与邯山之水会今城旁,犹有沟渠存焉。汉武帝元朔二年封赵敬肃王子刘仁为侯国,其水又东北入于漳,昔魏文侯以西门豹为邺令也,引漳以溉邺,民赖其用。其后至魏襄王,以史起为邺令,又堰漳水以灌邺田,咸成沃壤。百姓歌之。魏武王又堨漳水回流东注,号天井堰里中作十二墱。墱相去三百步,令互相灌注一源,分为十二流,皆悬水门。陆氏《邺中记》云:水所溉之处,名曰晏陂泽,故左思之赋魏都也。谓墱流十二,同源异口者也。魏武之攻邺也,引漳水以围之。《献帝春秋》曰:司空邺城围周四十里,初浅而狭,如或可越。审配不出争利,望而笑之。司空一夜增修,广深二丈,引漳水以注之,遂拔。邺,本齐桓公所置也。故管子曰:筑五鹿中牟邺以卫诸夏也。后属晋。魏文侯七年,始封〈宋本作始封此地〉故曰魏也。汉高帝十二年,置魏郡治邺县,王莽更名魏城,后分魏郡置东西部,都尉故曰三魏。魏武又以郡国之旧,引漳流自城西东入,径铜雀台下,伏流入城东。注谓之长明沟也。渠水又南径止车门下,魏武封于邺,为北宫。宫有文昌殿,沟水南北夹道,枝流引灌所在。通溉东出石窦下,注之湟水,故魏武登台赋曰:引长明灌街里。谓此渠也,石氏于文昌故殿处造东西太武二殿于济北殿。〈当作榖〉城之山采文石为基,一基下五百,武直宿卫,屈柱趺瓦,悉铸铜为之,金漆图饰焉。又徙长安洛阳铜人置诸宫前,以华国也。城之西北,有三台,皆因城之为基。〈当作城为之基〉巍然崇举其高若山。建安十五年,魏武所起,平坦略尽,春秋古地云葵丘地名,今邺西台是也。谓台已平,或更有见意,所未详。其中曰:铜雀台高十丈,有屋百馀间。台成,命诸子登之,并使为赋。陈思王下笔成章,美捷当时。亦魏武望奉常王叔治之处也。昔严才与其属攻掖门,修闻变,车马未至,便将官属步至宫门,太祖在铜雀台望见之曰:彼来者必王叔治也。相国钟繇曰:旧京城有变,九卿各居其府,卿何来也。修曰:食其禄焉。步避其难,居府虽旧,非赴难之义。时人以为美谈矣。石虎更增二丈,立一屋,连栋接檐〈宋本作榱〉弥覆其上,盘回隔之,名曰命子窟。又于屋上起五层楼,高十五丈,去地二十七丈。又作铜雀于楼巅,舒翼若飞。南则金雀台,高八丈,有屋一百九间。北曰冰井台,亦高八丈,有屋一百四十间。上有冰室,室有数井,井深十五丈,藏冰及石墨焉。石墨可书,又然之难尽,亦谓之石炭。又有粟窖及监,〈疑作盐〉以备不虞。今窖上犹有石铭存焉。左思魏都赋曰三台列峙而峥嵘者也。城有七门,南曰凤阳门,中曰中阳门,次曰广阳门,东曰达春〈一作建春〉门,北曰广德门,次曰厩门,西曰金明门,一曰白门、凤阳门。三台洞开,高三十五丈。石氏作层观架,其上置铜凤,头高一丈六尺。东城上,石氏立东明观,观上加金博山,谓之锵天。北城上有齐午〈宋本作斗〉楼,超出群榭,孤高特立。其城东西七里,南北五里,饰表以塼,百步一楼。凡诸宫殿门台隅雉,皆加观榭层甍及宇飞檐,拂云图以丹青,色以轻素。当其全盛之时,去邺六七十里,远望苕亭,巍若仙居。魏因汉祚,复都洛阳,以谯为先人,本国许昌为汉之所居,长安为西京之遗迹,邺为王业之本基,故号五都也。今相州刺史及魏郡治漳水,自西门豹祠北,径赵阅马台西,基高五丈,列观其上。石虎每讲武于其下,升观以望之。虎自于台上放鸣镝之矢,以为军骑出入之节矣。漳水又北径祭陌西,战国之世俗,巫为河伯,取妇祭于此陌。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约诸三老,曰为河伯娶妇。卒来告知,吾欲送女。皆曰诺。至时,三老、廷掾,赋敛百姓,取钱百万。巫觋行里中,有好女者,咒当为河伯妇〈咒《史记》作是〉以钱三万聘女,沐浴脂粉如嫁状。豹往会之,三老、巫掾与民咸集赴观。巫妪年七十,从十女弟子。豹呼妇视之,以为非妙,令巫妪入报河伯,投巫于河中。有顷,曰:何久也。又令三弟子及三老入白,并投于河。豹声〈当作磬〉折,曰:三老不来,奈何。复欲使廷掾、豪长趣之,皆叩头流血,乞不为河伯娶妇。淫祀虽断,地留祭陌之称焉。又慕容俊投石虎尸处也。田融以为紫陌也。赵建武十一年,造紫陌浮桥于水上,为佛图澄先造生墓于紫陌。建武十五年卒,十二月葬焉。即此处也。漳水又对赵氏临漳宫,宫在桑梓,苑多桑木。故苑有其名。三月三日,及始蚕之月,虎帅皇后及夫人采桑于此。今地有遗桑,墉无尺雉矣。漳水又北溢水入焉。漳水又东径梁期城南,《地理风俗记》曰:邺北五十里,有梁期城,故县也。汉武帝元鼎五年,封任破胡为侯国。晋惠帝永兴元年,骠骑王浚遣乌丸渴末径至梁,期候骑到邺。成都王颖遣将军石超讨末,为末所败于此。又径平阳城北,《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元年,邺师邯郸师于平阳者也。司马彪《郡国志》曰:邺有平阳城。即此地也。
又东过列人县南〈注〉,漳水又东右径斥丘县北,即裴县故城南,王莽更名之曰即是也。《地理风俗记》曰:列人县西南六十里,有即裴城,故县也。漳水又东北径列人县故城南,王莽更名之为列治也。《竹书纪年》曰:梁惠成王八年,惠成王伐邯郸,取列人者也。于县右合白渠,故渎白渠水。水出魏郡武安县钦口山东南,流径邯郸县南,又东与拘润水合。水导源武始东山白渠北,俗犹谓是水为拘河也。白渠水又东又有牛首水入焉。水出邯郸县西,堵山东流分为二水,洪湍双逝,澄映两川。汉景帝时,六国悖逆,命曲周侯郦寄攻赵,围邯郸,相捍七日,引牛首拘水灌城,城坏,王自杀。其水东入邯郸城,径温明尉,〈宋本作殿〉南汉世祖擒王郎,幸邯郸,昼卧处也。其水又东径丛台南,六国时赵王之台也。《郡国志》曰:邯郸有丛台,故刘劭《赵都赋》曰:结云阁于南宇,立丛台于少阳者也,今遗基旧墉尚在。其水又东历邯郸阜,张晏所谓邯山在东城下者也,曰单尽也。城郭从邑故加邑邯郸之名,盖指此以立称矣。故赵郡治也。《长沙耆旧传》,称桓楷为赵郡太守,尝有遗囊粟于路者,行人挂囊粟于树,莫敢取之。即于是处也其水,又东流出城,又合成一川也。又东澄而为渚沁水,东南涓〈宋本作流〉注拘润水又东入白渠,又东,故渎出焉一水。东为泽渚曲,梁县之鸡泽也国语所谓,鸡丘矣东北通,登〈宋本作澄〉湖白,渠故渎南出所。在枝分右,出即邯沟也历邯沟县故城东,盖因沟以名〈宋本作氏〉县也。《地理风俗记》曰:即裴城西北,二十里有邯沟城,故县也。又东径肥乡县故城北,《竹书纪年》曰:梁惠王,〈宋本作梁惠成王〉八年伐邯郸取肥者也。《晋书·地道记》曰:太康中,立以隶广平也。渠道交径,互相缠糜,与白渠同归,径列人右,会漳津,今无水。《地理志》曰:白渠东至列人入漳,是也。
又东北过斥漳县南〈注〉应劭曰:其国斥卤,故曰斥漳。汉献帝建安十八年,魏太祖凿渠,引漳水东入清洹,以通河漕。名曰利漕渠。漳津故渎水,旧断,溪东北出涓流注而已。《尚书》所谓覃怀底绩,至于衡漳者也。孔安国曰:衡横也,言覃漳水横流也。又东北径平恩县故城西。应劭曰县,故馆陶之别乡。汉元帝元康三年置,以封后父许伯为侯国,王莽更曰延年也。又东北过曲周县东,又东北过钜鹿县东,〈注〉衡漳故渎东北径,南曲县故城西。《地理志》:广平有曲周县。应劭曰平恩县。北四十里有南曲亭,故县也。又径曲周县故城东,《地理志》曰:汉武帝建元四年,置王莽更名直周。余按《史记》:大将军郦商,以高祖六年封曲周县,为侯国。又考《史记》《史记》二字疑误〉同是知曲周旧县,非始孝武,盖商冀州人,在县市补履数年,人奇其不老,求其术而不能得也。衡漳又北径巨桥祇阁西,旧有大梁横水,故有巨桥之称。昔武王伐纣,发巨桥之粟,以赈殷之饥民。服虔曰:巨桥,仓名。钜鹿水之大桥也。今临侧水湄左右,方一二里中,状若丘墟。盖遗囤故窖处也。衡水又北径钜鹿县故城东,应劭曰:鹿者,林之大者也。《尚书》曰:尧将禅,舜纳之大麓之野,烈风雷雨不迷,致之以昭华之玉,而县取目焉。路温舒,县之东里人,父为里监门使。温舒牧羊泽中,取蒲牒用写书,即此泽也。钜鹿郡治,秦始皇二十五年灭赵,以为钜鹿郡。汉景帝中元元年,为广平郡。武帝征和三年,以封赵敬肃王子为广平侯国。世祖中兴,更为钜鹿也。郑元《注尚书》《地说》云:大河东北流过绛水千里,至大陆为地腹。如志之言大陆在钜鹿,《地理志》曰水在安平信都,钜鹿与信都相去,不容此数也。水土之名变易,世失其处,见降水则以为绛水,故依而废读或作绛字,非也。今河内北共山,淇水共水出焉。东至魏郡黎阳入河,近所谓降水也。降读当如城降于齐师之降,盖周时国于地者,恶言降,故改之共耳。又今河所从去大陆远矣,馆陶北屯氏河,其故道与。余按郑元据《尚书》,有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推次言之,故以淇水为降水,共城为降城,所未详也。稽之群书,共县故本共和之故国,是有共名,不恶降而更称。禹著《山经》:淇出沮洳淇澳,《卫诗》列目又远,当非改绛,革为今号。但是水导源共出〈宋本作山〉北。元欲因成降议,故以淇水为降水耳。即如元引《地说》,黎阳钜鹿,非千里之径,直信都于大陆者也。唯屯氏北出馆陶,事近之矣。按《地理志》云,绛水发源屯留,下乱章津是乃与章俱得通称,故水流间关,所在著目,信都复见绛名,而东入于海,寻其川脉,无他殊渎,而衡漳旧道,与屯相乱,乃书有过降之地,说与千里之志,即之途致,与书相邻河之过降,当应此矣。下至大陆,不异经说,自宁迄于钜鹿出于东北,皆为大陆,语之缠络厥势眇矣。九河既播,八牧代绝,遗迹故称,往往时存。故鬲般列,于东北徒骇渎联,漳绛同逆之状,粗分陂障之会,犹在按经考渎,自安故目矣。漳水又历经县故城西,水有故津,谓之薄落津。昔袁本初还自易京上巳届此,率其宾从,禊饮于斯津矣。衡漳又径沙丘台东,纣所成也。在钜鹿故城东北七十里,赵武灵王与秦始皇并死于此矣。又径铜马祠东汉光武庙,更始三年秋,光武追铜马于馆陶,大破之,遂降之。贼不自安,世祖令其归营,乃轻骑行其垒。贼乃相谓曰:萧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遂将降人分配诸将众数十万人。故关西号世祖曰铜马帝也。祠取名焉,庙侧有碑述。河内修武县张导,字景明,以建和三年,为钜鹿太守。漳津汎滥,土不稼穑。导披按地图,与丞彭参掾马道嵩等,原其逆顺,揆其表里,修防排通,以正水路。功绩有成,民用嘉赖,题云漳河神坛碑,而俗老耆儒,犹谓斯庙为铜马刘神寺,是碑顷因震裂,馀半不可复识矣。又径南宫县故城西,汉惠帝元年,以封张越人子买为侯国。王莽之序中也。其水与隅醴通为衡津,又有长芦淫水之名,绛水之称矣。今漳水既断,绛水非复缠络矣。又北绛渎出焉。今无水,故渎东南径九门城南,又东南径南宫城北,又东南径缭城县故城北,《十三州志》曰:经县东五十里,有缭城故县也。左径安城南,故信都之安城乡也。更始二年,和城太守邳彤与上会信都南安城乡,上大悦,即此处也。故渎又东北,径辟阳亭。汉高帝六年,封审食其为侯国。王莽之乐信也。《地理风俗记》曰:广川西南六十里,有辟阳亭,故县也。绛渎又北径信都城东,散入泽渚西,至于信都城东,连于广川县之张甲故渎,同归于海。故《地理志》曰:《禹贡》:洚水在信都,东入于海也。
又北过堂阳县西,〈注〉衡水自堰,分为二水,其一水北出径县故城西,世祖自信都,以四千人先攻堂阳降水者也。水上有梁,谓之旅津渡,商旅所济故也。其右水东北注出石门,门石崩褫,馀基殆在,谓之长芦水。盖变引葭之名也。长芦水东径堂阳县故城南,应劭曰县在堂水之阳,《谷梁传》曰:水北为阳也。今于故县城南,更无别水,唯是水东出,可以当之斯水。盖包堂水之兼称矣。长芦水又东径九门波,〈宋木作坡一作城〉故县也。又东径扶都县故城南,世祖建武三十年,封寇恂子楫为侯国。又东屈北径信都县故城西,信都郡治也。汉高帝六年置,景帝二年为广川惠王越国。王莽更为新博〈旧本作传下同〉县,曰新博亭。光武自蓟至信都是也。明帝永平十五年,更名乐成。安帝延光中,改曰安平城。内有汉冀州从事安平赵徵碑,又有魏冀州刺史陈留丁绍碑,青龙三年立。城南有献帝南巡碑,其水侧城北注,又北径安阳城东,又北径武阳城东,《十三州志》曰:扶柳县东北,有武阳城故县也。又北为博广池,池多名蟹佳虾,岁贡王朝,以充膳府。又北径下博县故城东,而北流注于衡水也。
又东北过扶柳县北,又东北过信都县西。〈注〉扶柳县故城在信都城西,衡水径其西,县有扶泽,泽中多柳,故曰扶柳也。衡水又北径昌成县故城西,《地理志》曰:信都有昌城县。汉武帝以封城阳顷王子刘差为侯国。阚骃曰:昌城,本名阜成矣。应劭曰:堂阳县北三十里,有昌城故县也。世祖之下堂阳昌城人刘植率宗亲子弟,据邑以奉世祖是也。又径西梁县故城东,《地理风俗记》曰:扶柳县西北五十里,有梁城故县也。世以为五梁城,盖字状致谬耳。衡漳又东北径桃县故城北,汉高祖十二年,封刘襄为侯国,王莽改之,曰桓分也。合斯洨,故渎斯洨水,首受大白渠,大白渠首受绵蔓水,绵蔓水上承桃水,水出乐平郡之上艾县东流,世谓之曰:桃水东径靖阳亭南,故关城也。及北流至〈宋本作径〉井陉关下,注泽发水乱流,东北径常山蒲吾县西而桃水出焉。南径蒲吾县故城西,又东南流径桑中县故城北,世谓之石勒城。盖赵氏增成之故擅其目,又谓之高功城也。《地理志》曰:侯国也。桃水又东南流,径绵蔓县故城北,王莽之绵延也。世祖建武二年,封郭况为侯国。自下通谓之绵蔓水。绵蔓水又东流径乐阳县故城西,右合井陉山水,水出井陉山。世谓之鹿泉水也。东北流屈径陈馀垒,而俗谓之故壁城,昔在楚汉,韩信东入,馀拒之于此,不纳左车之计,悉众西战,信遣奇兵自间道出,立帜于其垒,师奔失据,遂死泜上。其水又屈径其垒南,又南径城西东,注绵蔓水,绵蔓水又屈从城南,俗名曰临清城,非也。《地理志》曰侯国矣。王莽更之曰申苗者也。《东观汉书》曰:光武使邓禹,发房子兵二千人,以铫期为偏将军,别攻真定宋子馀,贼援乐阳禀肥垒者也。〈按《汉书》:光武自蓟至信都,使禹发奔命,得数千人,令自将之,别攻拔乐阳。则援字亦误当作拔〉绵蔓水又东径乌子堰枝津出焉。又东谓之大白渠,《地理志》所谓首受绵蔓水者也。白渠水又东南,径开县故城北,《地理志》曰:常山之属县也。又东为成郎河水,上有大梁,谓之成郎桥。又东径耿乡南,世祖封前将军耿纯为侯国。世谓之宜安城。又东径宋子县故城北,又谓之宋子河。汉高帝八年,封许瘈为侯国,王莽更名宜子。昔渐离击筑传工,自此入秦《史记》:高渐离击筑而歌,宋子传客之,闻于秦始皇帝〉又东径敬武县故城北,按《地理志》曰:钜鹿之属县也。汉元帝,封女敬武公主为汤沐邑。阚骃《十三州记》曰:杨氏县北四十里,有武亭,故县也。今其城实中小邑耳。故俗名之曰敬武垒即古邑也。白渠又东,谓之斯洨水,《地理志》曰:大白渠东至曲阳,入洨河者也。东分为二水枝,津右出焉。东南流谓之百尺沟,又东南径和城北,世谓之初丘城,非也。汉高帝十一年,封郎中公孙耳为侯国。又东南径育城西,汉高帝六年,封吕博为侯国。〈按《史记·年表》,有贳侯吕汉表,贳侯合传功封同此,云吕博,互异,未详,《地志》钜鹿有贳县,无育县〉百尺沟东南散流径历乡东,而南入泜湖东,注衡水也。斯洨水自枝津东径育城北,又东积而为陂谓之阳縻渊,渊水左纳白渠枝水,俗谓之祗水。〈疑作泜水〉水承白渠于槁县之乌子堰,又东径肥累县之故城南,又东径陈台南,台甚宽广,今上阳台屯居之。又东径新丰城北。按《地理志》云:钜鹿有新市县,侯国也。王莽更之曰乐市,而无新丰之目,所未详矣。其水又东径昔阳城南,世谓之曰直阳城,非也。本鼓聚矣。《春秋左传》昭公十五年,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围鼓三月,鼓人请降,穆子曰:犹有食色。不许。军吏曰:获城而弗取,勤民而顿兵,何以事君。穆子曰:获一邑而教民怠,将焉用邑。邑以贾怠,不如完旧。贾怠无卒,弃旧不祥。鼓人能事其君,我亦能事吾君。率义不爽,好恶不愆。城可获而民知义所,有死义而无二心,不亦可乎。鼓人告,食竭力尽,而后取之,克鼓而返,不戮一人。以鼓子鸢鞮归。既献而返之。鼓子又叛,荀吴略东阳使师伪籴负甲,息于门,袭而灭之。以鼓子鸢鞮归,使涉佗守之者也。《十三州志》曰:今其城昔阳亭是矣。京相璠曰:白狄之别也。下曲阳有鼓聚,故鼓子国也。白渠泜水又东径曲阳城北。又径安乡县故城南,《地理志》曰:侯国也。又东径育县,入斯洨水,斯洨水又东径西梁城南,又东北径乐信县故城南,《地理志》曰:钜鹿属县,侯国也。又东入衡水,衡水又北为袁谭渡,盖谭自邺往还所由,故济得厥名。
又东北过下博县之西,〈注〉衡水又北径邬县故城东,《竹书纪年》:梁惠成王三十年,秦封卫鞅于邬,改名曰商,即此是也。故王莽改曰秦聚也。《地理风俗记》曰:县北有邬阜,盖县氏之,又右径下博县故城西,王莽改曰闰〈旧本作润〉博,应劭曰:太山有博,故此加下。汉光武自呼沲〈一作滹沱〉南出,至此失道,不知所以。遇白衣老父,曰:信都为长安守,去此八十里。世祖赴之,任光开门纳焉。汉氏中兴,始基之矣。寻求父老不得,议者以为神。衡漳又东北历下博城西,逶迤东北,注谓之九争西,径乐乡县故城南,王莽更之曰乐丘也。又东列葭水注也。
又东北过阜城县北,又东北至昌亭,与雽池河会〈字池一作滹沱与后皆同与注〉经叙阜城,于下博之下昌亭之上,考地非比于事,为同勃海阜城,又在东昌之东,故知非也。漳水又东北径武邑郡南,魏所置也。又东径武强县北,又东北径武隧县故城南。按《史记》:秦破赵将扈辄于武隧,斩首十万,即于此处也。王莽更名桓隧矣。白马河注之水,上承雩池,东径乐乡县北,饶阳县南,又东南径武邑郡北,而东入衡水。谓之交津口。衡漳又东径武邑县故城北,王莽之顺桓也。晋武帝封子于县,以为王国,后分武邑武隧,观津为武邑郡治,此衡漳又东北,右合张平口故沟,上承武强渊,渊之西南之侧水,有武强县故治,故渊得其名焉。《东观汉记》曰:光武拜王梁为大司空,以为侯国。耆宿云,邑人有行于途者,见一小蛇,疑其有灵,持而养之,名曰担生。长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系狱。担生负而奔,邑沦为湖,县长及吏,咸为鱼矣。今县治东北半许〈宋本作半里许〉落水渊,水又东南结,而为湖,又谓之郎君渊。耆宿又言县沦之日,其子东奔,又陷于此,故渊得郎君之目矣。渊水北,通谓之石虎口,又东北为张平泽,泽水所泛,北决堤口,谓之张刀沟,北注衡河,谓之张平口,亦曰张平沟。水溢〈沟水溢三字,古本宋本俱无,今吴本增之〉则南注水耗,则辍流衡漳,又径东昌县故城北,经所谓昌亭也。王莽之田昌也。俗名之东相,盖相昌声韵合,故致兹误矣。西有昌城,故目是城为东昌矣。衡漳又东北左会雩池故渎,谓之合口。衡漳又东北分为二川,当其水泆〈谢云旧本作决,吴本作泆,水荡泆也〉处,名之曰李聪涣。又东北至乐城陵县,别出北〈注〉衡漳于县无别出之渎,县北者,乃雩池别水,分雩池,故渎之所缠络也。衡漳又东分为二,水左出为向氏口,沟水自始〈宋本作此〉决水也。衡漳又东径弓高县故城北,汉高帝封韩信兄子韩隤当为侯国,王莽之乐成亭也。衡漳又东北右合柏梁溠水,上承李聪涣东北,为柏梁溠,东径扶领县故城南,汉武帝元朔三年,封广川王子刘嘉为侯国,〈按《史记》:刘嘉封蒲领侯〉《地理风俗记》云:修县西北八十里,有蒲领乡,故县也。又东北会桑杜〈宋本作社〉枝津,又东北径弓高城北,又东注衡漳,谓之柏梁口。衡漳又东北右会桑杜沟,沟上承从陂,世称卢达,从薄亦谓之诃摩。河东南通清河西北,达衡水,春秋雨泛,漳泽津渚。今观津城,北方二十里,尽为泽薮,盖水所钟也。其渎径观津县故城北,乐毅自燕降赵,封之于此邑,号望诸君,王莽之朔定亭也。又南屈东径窦氏青山南侧,堤东出青山,即汉文帝窦后父少翁冢也。即是县人遭秦之乱,鱼钓隐身,坠渊而死,景帝立后,遣使者填以葬父,起大坟于观津城东南,故名。〈旧本作民〉号曰青山也。又东径董仲舒庙南。仲舒,广川人也。世犹谓之董府君祠,春秋祷祭不辍。旧沟又东径修市县故城北,汉宣帝本始四年,封清河纲王子刘寅为侯国,王莽更之曰居宁也。俗谓之温城,非也。《地理风俗记》曰:循县西北二十里,有修市城,故县也。又东会从陂,陂水南北十里,东西六十步,子午潭涨渊而不流,亦谓之桑。此渊从陂南出夹堤,东流径循县故城北,东合清漳,漳泛则北注,泽盛则南播,津流上下,互相径道。从陂北出,东北分为二川,北径弓高城西而北注柏梁溠。一川东径弓高城南,又东北阳津清〈宋本作沟〉水出焉。左渎北入衡漳,谓之阳决口,衡水东径阜城县故城北,乐成县故城南,河间郡治,《地理志》曰:故赵也。汉文帝别为国。应劭曰:在两河之间也。景帝九年,封子德为河间王,是为献王。王莽更名,郡曰朔定,县曰陆信。褚先生曰,汉宣帝地节三年,封大将军霍光兄子山为侯国也。汉宣帝封子开于此,汉桓帝追尊祖父孝王开为孝穆王,以其邑奉山陵,故加陵曰乐陵也。今城中有故池,方八十步,旧引衡水北入城注池。池北对层台,基隍荒芜,示存古意也。
又东北过成平县南,〈吴本增下三字〉合清河,〈注〉衡津又东径。建成县故城南。按《地理志》:故属渤海郡。褚先生曰:汉昭帝元凤三年,封丞相黄霸为侯国也。成平县故城在北。汉武帝元朔三年,封河间献王子刘礼为侯国。王莽之泽亭也。城南北相直,衡漳又东,右会杨津沟水,自泽水东径阜城南,《地理志》:渤海有阜城县。王莽更名吾城者,非经所谓阜城也。建武十五年,世祖更封大司马王梁为侯国。阳津沟水又东北,径建成县左入衡水,谓之阳津口。衡漳又东,左会雩池别河故渎,又东北入清河,谓之:合口。又径南皮县之北皮亭,而东北径浮阳县西东北,注之。
又东北过章武县西,又东北过平舒县南东入海。〈注〉清漳自章武县故城西,故濊邑也。枝渎出焉。谓之濊水,东北径参后亭,分为二渎。应劭曰:平舒县西南五十里,有参后亭,故县也。世谓之平虏城。枝水又东注,谓之蔡伏沟,又东积而为淀。一水径亭北,又径东平舒县故城南。代郡有平舒城,故加东。《地理志》曰:勃海之属县也。魏《土地记》曰:章武郡治。故世以为章武故城,非也。又东北分为二水,一水右出为淀,一水北注呼池。〈一作滹沱〉谓之:濊口。清漳乱流,而东注于海。清漳水出上党沾县,〈按《潞安府志·图考》:沾县,今辽州和愿乐平地〉西北少山大黾谷,南过县西,又从县南屈。〈注〉《淮南子》曰:清漳出揭,戾山高诱。云山在沾县,今清漳出沾县故城东北,俗谓之漳山。汉分沾县为乐平郡治,沾县水出乐平郡沾县界,故《晋·太康地记》曰:乐平县,旧名清漳县。汉之故矣。〈宋本作名〉其山亦曰鹿谷山,水出大要谷,南流径沾县故城东,不历其西也。又南径昔阳城,《左传》昭公十二年,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杜预曰:乐平沾县东,有昔阳城者,是也。其水又南得梁榆水口。水出梁榆城西大嵰山,水有二源,北水东南流径其城东南,注南水。南水亦出西山东,径文当城北,又东北径梁榆城南,即阏与故城也。秦伐韩阏与,惠文王使赵奢敌〈宋本作救或作攻〉之,奢纳许历之说,破秦于阏与,谓此也。司马彪、袁松《郡国志》并言:涅县有阏与,聚卢谌志艰赋曰:访梁榆之虚郭〈宋本作鄣〉吊阏与之旧平。桓亦云。〈按桓字误似是松字,谓袁松也〉阏与,今梁榆城是也。汉高帝八年封冯解散,〈宋本作敢〉为阏氏侯国。其水右合北水;北水又东南入于清漳;清漳又东南与轑水,相得轑水出轑河县西北轑山,南流径轑河县故城西南,东流至粟城,注于清漳也。
东南沙县西屈从县,南〈注〉《地理志》云:魏郡之属县也,漳水于此有涉之称,名因地变也。
东至武安县,南黍窖邑入于浊漳。〈此下疑脱注,宋本亦无〉《魏书·地形志》:魏尹邺,〈注〉二汉属,晋天平中,决漳水为万金渠。
上党郡屯留,〈注〉二汉晋属,有绛水,自寄氏界来,入浊漳。
长子〈注〉二汉晋属,慕容永所都有廉山,浊漳出焉。有长子城,应城,倾城,幸城。长湾水东流至梁川,北入浊漳。羊头山下神农泉北,有谷关,即神农得嘉榖处。有泉北流至陶,乡名陶水合羊头山。水北流入浊漳。寄氏〈注〉二汉为猗氏属,有盘秀岭,蓝水出其南,东流入浊漳。
乡郡铜鞮,〈注〉二汉晋属上党,有铜鞮城。石弟水东行,入漳。
浮阳郡浮阳〈注〉郡治,二汉晋属渤海,西接漳水、衡水入焉。
章武〈注〉二汉属渤海,晋属章武,后属治章武城,有汉武帝台,漳水入海。
《隋书·地理志》:上党郡长子。〈注〉有浊漳水,尧水。按《唐书·地理志》:相州邺郡尧城,〈注〉北四十五里,有万金渠,引漳水入故齐都领渠,以溉田。
冀州信都郡堂阳〈注〉西,有漳水堤。开元六年筑。衡水,〈注〉上南一里有羊令渠,载初中令羊元圭引漳水,北流贯城注隍。
《地理通释·十道山川考》:漳,职方冀州川也。浊漳水出潞州长子县,发鸠山,东至相州邺县入清漳。又清漳出太原府乐平县少山东北,流至德州长河县,瀛州平舒县,入于河。周定王五年,河徙而东,故漳水不入河而自达于海。
《七国形势考》:河漳在潞州东,至邺入清漳,〈注〉清漳水出沾县大黾谷,今平定军乐平县少山东北,入于大河。
苏秦曰:秦甲渡河,踰漳据番,吾则兵必战于邯郸之下矣。〈注〉《地志》:蒲吾,故城,在镇州房山县东二十里,言秦兵渡河,历南阳入羊肠,经泽潞度漳水,守蒲吾城则与赵战于都城下。又《史记·赵世家》云:惠文王二十一年徙漳水,武平西二十六年,徙漳水武平南。张仪曰:秦赵战于河漳之上,再战而赵再胜。〈注〉河一作清,洺州有清漳县。
《金史·地理志》:冀州武邑,〈注〉有漳河。
深州束鹿,〈注〉有衡漳。
武强〈注〉置河仓,有衡漳水。。
景州东光,〈注〉置河仓,有漳河。
阜城,〈注〉有漳水河。
〈注〉宋隶冀州,有漳河。
邢州钜鹿,〈注〉有漳河。
洺州永年,〈注〉有漳水。
鸡泽,〈注〉有漳水。
彰德府林虑,〈注〉有漳水。
临漳〈注〉有漳水。
磁州滏阳〈注〉有漳水。
邯郸〈注〉有漳水。
平定州乐平,〈注〉有清漳水。
潞州潞城〈注〉有漳水。
襄垣〈注〉有漳水。
《续文献通考》:顺德府浊漳河,在平乡县南十里,源出山西潞州发鸠山,流经平乡至南和,即《禹贡》之漳水也。俗又名柳河。王沿奏言:漳水一石,其泥数斗。古人以为利源,募民复。《魏史》:起十二渠以之灌溉,可使数郡瘠卤之田,变为膏腴。
真定府漳河,在冀州西北三十五里,源发山西界东南流经宁晋县,过州境及武邑县,达滹沱河。
潞安府浊漳水,在府城西南二十里,源出长子县,西发鸠山。辽州漳水,源二,合流入潞州黎城县界。
沁州漳河水,有二。一自伏牛山西谷发源,经州城西南流;一自古甲分水岭下发源,经武乡县东南,流入潞州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十二卷目录

 漳水部汇考二
  考
 漳水部总论
  广平府志〈河渠志〉
 漳水部艺文一
  襄垣县重挽漳流记    明王基洪
 漳水部艺文二〈诗〉
  漳河吊古四首      明张季彦
  同伯敬渡漳河       商家梅
  春日观漳源        刘宗岱
  漳水秋波         钟武瑞
  前题           侯维泰
  漳河           计南阳
 漳水部选句
 漳水部纪事
 漳水部杂录

山川典第二百十二卷

漳水部汇考二

《山西通志》:浊漳水源出发鸠山。《水经注》曰:左阳泉水注之右伞,盖水入焉,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为别耳。流经县南五里,东北经府城西南三十里,又经屯,留至潞城西一十五里,交漳村,与绛水合流,始名漳水。至襄垣西南十里甘村,合沁州所出漳河,又至县东北三十五里,合武乡所出漳河,西流经黎城西南二十馀里,入河南林县界内,与清漳水合。
清漳水出沾岭,大黾谷北流十八里,折而西南至和顺县,经辽州黎城县,入河南涉县,合浊漳水为漳河。《水经注》曰:出上党沾县北少山大黾谷。《淮南子》曰:出揭戾山。高诱云:山在沾县今清漳,出沾县故城东北,俗谓之漳山。
《潞安府志》:长子县西五十里,有发鸠山,漳水出其下。按《水经》:漳水有二,一出上党沾县大黾谷,为清漳;一出长子鹿谷,为浊漳。今清漳割属辽州,不在境内,浊漳自鹿谷发源东,流经县治南,又东入长治界,折而北,经屯留潞城界,入襄垣至长治东北隅,又折而东入黎城界,掠潞城之北,东入平顺界,出太行达河南彰德府界,始与清漳,合书称衡漳,指此虽名浊漳,而泉源实清。
五龙泉,在县南十六里,慕容永时以五龙山瑞应与之相望,因以名泉东流入浊漳水。
尧水,在县西南一十三里,尧庙东北,经故城南入浊漳。
蓝水,在县北二十五里,源出屯留县之磐石山,东流经县境三十里,入长治县与浊漳合。
伞盖水,在县西南五十里,伞盖山下东北流五十里,与浊漳水合。
梁水,在县东二十里,出梁山下,北流至长子县故城北,入浊漳水。
雍水,在县北三里,源山佛头山,东流十五里,入潞安,与浊漳水合。
灵湫泉,在县西五十里,即浊漳水源。
五龙泉,在县南十六里,《风土记》云:燕慕容永,据长子,南望有五云山,因以名泉流十五里,入浊漳。
《长治县志》:浊漳水自长子县,鹿谷发源东流,经县治南,又东入长治县界,折而北,又经屯留潞城界入襄垣,又至长治东北隅,折而东入黎城界,掠潞城之北,东入平顺界,出太行,达河南彰德府界,始与清漳合。
黎水,出黎侯岭,北流至城西,俗名黑水河,与石子河合西流入浊漳水。
淘水,出雄山下,北流与淘清河合,入浊漳水。
《屯留县志》:浊漳水自长治县,北流入县界,下由潞城,入襄垣。
绛水,在县西南九十里,出盘秀之阴,飞瀑如珠,流经县,治北东流三十里,入潞城交漳村与浊漳水,合流陈水,出发鸠山东,经屯留县故城北注浊漳。
《潞城县志》:交漳水,在县西三十五里,浊漳水与绛水交流,故名。
潞水,在县东一十五里微子城,发源西北,合浊漳。按《襄垣县志》:县有西漳水,俗名付璧河,发自沁州之滑山伏牛山二源,异出至州,合流南入虒亭,折而东,与浊漳水合,是则浊漳在境有三,其源有四。
浊漳水,一出长子县发鸠山,一出沁州漳源村,俱入县南一十里,环流东北,即八景中漳江春渡。
涅水,一名小漳水,在县西北六十里,源出沁州覆甑山,东流入县界,会小漳水与浊漳合。
临水,源出榆社县之八赋岭,经武乡入县界,东北流三十五里,与浊漳水合。甘罗水,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甘泉涌出,水声泠泠,东流入浊漳水,东北杨村有甘罗庙。
雍子水,在县南四十里雍子村,东流入浊漳水。下谷水,在县西十五里李谷村,东流入浊漳水。白水泉,在县东北三十里石崖中,数孔,水出喷涌,甚甘美清洌,流入浊漳水。
《黎城县志》:浊漳河发源于长子县西鹿谷山,从黎之西南以暨东南,几百里横经焉,漳善坏田,而渠又无定,近流者患之。
漳河渡口在县南二十里,官岁修船人不病涉。按《壶关县志》:壶水在县西北二里,发源自壶关山下,北流经府城北,西注浊漳,今涸。
《平顺县志》:浊漳河源出长子县发鸠山,经王曲、新安、石灰、耽车、石城、窦口等里,下流入河南林县,与清漳水合。
温泉,在县之新安里,大小二泉,水颇温隆,冬不冻,入浊漳河。
《乐平县志》:县城西南二十五里,有少山一,名何逄山,又名揭戾山,又名沾岭福地,记云山在乐平沾县,高八百丈,可避兵恒山之佐命也,清漳水出焉。大黾谷,在县西南五十里少山下,清漳水出焉。清漳水,源出少山之沾岭北,流十八里,复折而南入河南涉县界。
《和顺县志》:县城西北四十里,有石猴岭清漳水出焉,又西一百二十里,有八赋岭,两山对峙,如八字有南北二关,现置巡检司,亦有漳水出焉。
漳河有三,一出县西八赋岭,流径榆社县,为小漳水,合黄花岭水,至武乡县城西五里,合涅水至襄垣县城东北,合浊漳水,一出县北,一出县南,分流城下至县东合流。
梁馀水,源出县西石猴岭,流径县东,合清漳。
万泉水,在县东六十里,东流入清漳水。
石公泉,在县东六十里,源出合山之东,南流与清漳水合。
《榆社县志》:漳河有二,一在和顺县西一百二十里八赋岭,名小漳水,流径县境,合黄花岭水,至武乡县西五里,合涅水至襄垣县东北三十五里,合浊漳水。一出县西黄花岭,至县西南,合仪川河。
仪川河,在县东四十里,源有二,一在武乡岭,一在狼儿岭下,俱经县东北三景村,合流入漳水。
黄花岭,在县西五十里,漳水经其下西南,流入武乡界。
《武乡县志》:小漳水在县西五里,自榆社县来,流径县西合涅水,至襄垣县,东北与浊漳水合。
《辽州志》:漳河在州西一百里,源出八赋岭,经州城之南,东入于河南磁州。
《沁州志》:漳源,在州西北三十五里,按漳水有二,一自伏牛山西谷,发源经州西南流,一自分水岭下,发源经武乡县东,流此名漳源者,盖州之西北有泉汇,为巨浸,流绕州城之西,东南与卫水合,乃漳水之馀派也。
《河南通志》:漳河其源有二,一出山西潞州长子县发鸠山,名浊漳,自林县西北入境,一出山西平定州乐平县,少山名清漳自涉县入境,俱东至林县,合流经安阳磁州,临漳馆陶界入卫河。
《涉县志》:清漳水在县南一里,按《尚书通考》云源出上党,沾县大黾谷,乃山西平定州乐平县少山,即今辽州是也。其水东南流经涉县,又东南流至林县,合漳与浊漳,合入安阳界,过临漳,入卫河,以归于海。玉泉出县,东南夹漳河,北山下其源,微小不一,皆暴突宛如珠玉,以此得名,下注漳水。
暖泉,在虎头山东一里,许每上巳清和邑,士女游玩,祓禊流觞,如古兰亭焉,其水下注漳水又按漳水西界毛岭口五十馀里,始经县南其西北二十馀村,一遇亢旱,分灌者多,则漳流至县南,常竭幸赖玉暖,二泉合并,注漳成一巨浸,县东六十里,诸村之灌溉实资之则二,泉之利泽洪矣。
《林县志》:漳水在县北八十里,自潞城界东,经葛公城至磻阳。城北有沧溪水入焉。郦道元《水经注》其说与今同,即所谓浊漳也。会清漳,东入安阳县界。沧溪在县西北四十里,《水经注》云沧水北经鲁班门,西至偏桥东,又北合白溪水,过磻阳城西,北流注于漳水。
《临漳县志》:浊漳水清漳水至沧溪,合流曰合漳,东入邺城,东北由馆陶入海。沈存中谓凡二水,合流而有文皆名漳。郦道元以浊漳为衡水,衡与横通,以清漳东,南流而浊漳横入之也。唐时有请以漳水备四渎者,以其独达于海也。
百阳渠,在县西南,自天平渠引漳水十五里,南入安阳界,本为安阳渠,俗呼为今名。
金凤渠在县西南,自天平渠引漳水,东注经金凤台。侧故名。
《安阳县志》:浊漳清漳俱至林县,合流过府城北四十里丰乐镇之北,又东过临漳,又东北至馆陶县,入卫河,明正德庚辰,秋水汎溢,南决,自显王村南流折而东至崔家桥,又东过永和吕村,入卫延袤百馀里,水势盛时广,至四十里,其患甚钜。而近年临漳,犹屡被焉。
《畿辅通志》:清漳浊漳二水,下流至武安县,南黍窟谷,合流为交漳口,东过列人,南经斥丘北由斥漳曲周钜鹿诸县。入于滏迁徙无常,父老相传,南不过卫北不过滏。
《大名府旧志》:漳河在魏县有浊漳清漳二河,今清漳不见,或曰合流于浊漳,又有新漳旧漳二名。今新漳亦不见,或曰即清漳并入,卫河总之止一浊漳,迁徙无常,大为民患。
《大名府新志》:漳河渐徙而北,大名稍弛其患然。肥乡广平一带,阏壅地高迁,徙难料所在堤防,宜以未雨筑浚之。
《魏县志》:漳堤在县南其南岸起,自临漳延袤八十里,北岸自成安五十里,俱由魏县抵元城界。
《广平府志》:漳河自临漳,以下如建瓴然。水势瀰漫,迁徙无常,每石水则致五斗泥,所径阡陌淤填陵,谷互易屋基袤如峻,阜檐甍接地,俯身出入,如窦前汇渚沁汾潞。后合沙滏洺沱,抵天津,入于海,相传南不过卫,北不过滏,其入府境也。始于成安。
成安县漳河,距县东南一里许,明成化弘治中,岁汎溢城郭乡村,大为患。正德中,徙入魏。万历戊子,北徙入县境。乙未,复吕彪故道。庚子,决王林堤。壬寅,决窦公堤。至城南郭,分为支流二。癸丑,决连宋阳寺,浸城,十月,支流涸。崇祯壬午,秋水注城,学宫毁,今徙南鱼口,其流北渐于肥乡。
肥乡县漳河,距城东六里,明弘治乙丑,水注城正德壬申,水注城。嘉靖戊戌,徙入于卫,隆庆己已决鄢。米堤浸城,数年复南徙。万历戊戌,复徙县西天启壬戌水暴,涨衡堤决,城与雉堞平,屋上行舟,溺男妇七百馀口。丁卯漂没辛安镇,诸村害禾稼,今仍徙县东,下流至曲周,与滏水合流。
曲周县漳河,距城东一里许,二水既合,顺流而北,其势渐杀然。偪处城侧,每夏秋霖雨直薄楼橹四门淤填,伛偻而入。明嘉靖甲子七月,溃城西门,天启丙寅水至城下,深丈馀,禾稼尽没。崇祯庚午夏,决南堤,浸城,后岁以为常合流,而北径鸡泽。
鸡泽县漳河,距城东十里许,县地势洼下为众流,所汇田皆斥,卤漳滏过其境,而听其安流,不能施疏导灌溉之力。彼西门豹史起者,独何人哉。明嘉靖庚寅,河溢。癸亥,平地深丈馀,城东西门圮。隆庆辛未,溃堤。天启丙寅,河水大溢,堤闸俱溃,至城下,城之周有堤,高一丈,阔八尺,知县曹希曾建城东,有漳河堤,长二十五里,高七尺,阔七尺,专防漳也。漳之馀波所及,则永年、广平,皆邻壤。永年初,距漳稍远,后渐逼府南境邯郸县,有漳河故道其曰:鄢米口者,在县城东十里,为支流之所分,入一自临漳谷子里,北流径吴村漳里村,入口一自磁州,北流入滏,至阎家河溢,而东径刘村,左西等村入口,折而东,入肥乡曲周境。
广平县有漳,自花佛堂决,口汎而为四支,遂浸。县西南境,至柳林屯庞,儿庄南温油房等村。乃时有水患,旧堤四漳堤,在县南三里,古堤在南新镇,护城堤在城南,故堤在县西北新堤一知县。顾如华建,以护城。按《顺德府志》:平乡县浊漳河,在县西南十里,一名柳河古漳水也,发源山西潞州,发鸠山下流南和。按《真定府志》:武强县古河岔河,即清漳之分流。按《山东通志》:漳河,在馆陶县西南五十里,源有二,一出山西潞州长子县,曰浊漳。一出山西平定州乐平县,曰清漳,俱东经河南临漳县,合而复分,一北流入滹沱河,一东流至馆陶县,入卫河与会通河合。按《济南府志》:卫河即汉之屯氏,河隋大业中疏,为永济渠,亦名御河,其源自河南卫辉府辉县,合滏洹淇三水,东流至馆陶县界,与漳河合。

漳水部总论

《广平府志》

《河渠志》

明江夏陈盘,有《漳水议》。其略曰:漳河,至临漳而成大河,出广平、大名,达于临清。冬春则涸,夏秋则涨。其涸也,枵腹嗷嗷;其涨也,汎溢千里。一淤成城,一冲成河,固地势沃衍,平坦使然,亦由水势波涛汹涌致之也。汉唐以前其治,易以黄河故道,绕大名,出河间,达于海,则黄河深广,而漳水易泄,所以消息而不为害。宋元以后,其治难,以黄河绕徐州,出淮安,入于海,则黄河淤。浅而漳水难泄,所以散漫,而不可制,其在今日尤甚。宋元漳河南决,从大名而出自临漳,绕魏县过府城之南,由艾家口,入于卫河,其流久其河深,此其故道也。迩则向南之河,忽涌成淤北,决自临漳,过魏县,从元城以达于馆陶,此新河之一派也。议者徒曰:何如堤,何如塞,何如计工而赏罚,此不过补苴罅隙,奉漏瓮沃,焦釜之计也。不知治漳与治河异,黄河可资漕运,引注徐吕二,洪水性湍急,宜防而不宜泄,漳河可资灌溉,汎滥三省五县,水势平缓,宜泄而不宜防,司衡者果为庙社,生灵经,久不易之,策必也。相地势,画经界立丘,甸深沟洫,时蓄泄播,佳粒水一,汎滥则散于五县,沟渠而不为城郭宫室之害。水乾涸,取于万井,蓄积而可收千仓万箱之利,则砂砾变,为沃土板荡登于衽席矣。

漳水部艺文一

襄垣县重挽漳流记    明王基洪


漳河之水发源沁州之北,合鸠山之水,而入襄邑,即《夏书》所称衡漳云。其水势,自西北而南,由南而东,又由东而北,复转而西,溁洄百折,始就东流盖环邑,如带,居然一伟观也。夫源于西,则委于东,建瓴就下水性,固然乃周环邑,境若眷焉。不忍舍者,堪舆家所称。源水有情斯,亦奇矣。以故乡多先达孕,钟灵秀文章,功业烂然。竹帛考之邑,乘可知也。邑故称地瘠,赋繁而万石家时,或有之水,何负于邑哉。今上御极之五年,有滨河,居者虑浸塌之患。复冀沃滩之利,用是驾为水,势浸城之说,凿东北冈,今水径从此,而东不复向之,回环矣。嗣后科第寥寥,十室九空,甚至汲泉无水,邑人且疑,而莫烛其故。时万历丙申,关中天虞刘公来守上党,登襄城而望曰:美哉。山河之秀,在此一折,奈何泄之使去也。捐俸三百馀,金严饬当事者,劈画鞅掌,开渠为引筑堤,为障三月而水,复故道不佞,已数困公车,刘公睹成事,则辄喜,谓不佞曰:辛丑联璧,此其兆乎。已而霖宇王君,果联第,而不佞幸附骥程,盖不翅左券矣。邑士民忻忻捧额,谓气运兴衰之数,适当河水去住之,期即以达人之,观解众庶之,口谁其信之矧北,城之隍西,有小河旁溢于漳,秋霖涨水,淜湃颇恶漳水,西环而流缓则此河,入漳之势,亦缓漳水,经北而流急,则此河入漳之势亦急,急冲圮城,此一堤也。讵独关一方,风气金汤所系,良亦重矣。幸丑之秋,河伯不仁,堤溃决,向之所为,殚千金以日夜计者,一旦付之流水,惜哉。邑侯武公,乘饥馑之后甫至襄,即以民间疾苦为事,襄民幸免道殣。目击时事,俯顺人情,几欲砥柱,狂澜如民力,弗赡何亟请于郡丞童公。童公盖昔共天虞公睹成绩者,深悼其废之速也。即躬履其址殚力,以筹请于分守冀南,项公议得储谷千石,赈金五百,此请给于公者也。项公则给赎谷六十,童公捐俸金三百,武公捐俸金七十,士大夫捐金三十,共费一千五百有奇,其河渠长二百二十五丈,广五尺,深半之堤,长四十丈,广六尺,有奇堤,帮石基,上筑以土,高三丈,其受役之,夫半系召,募半系饥民,盖以工兼赈泽,至渥矣。工始于是年春二月,讫于是年夏四月,岂不亦遄速哉。邑侯乐成事,而请于余,谓宜有言,以志不朽。余方滥竽,秘选深愧,无文顾惟司马氏之志,河渠也。极言水之为利害甚钜,而成功甚不易,则有叹于今日。曰:夫兴利除害,当事者之责也。然议工于再废,则人情易厌,劳民动众长民者之所忌也。矧议工于俭岁,则怨诟易生之役也。财发之公帑,夫起于召募,既无勌勤之心,复多众善之。集盖一举而五美具焉,风气涣而复萃人文,閟而复彰前之,殚千金而若逝者,悉还故址一美也。城之与堤,实相表里堤固,则城坚城坚,则邑固二美也。屡岁不登,枵腹嗷嗷兹,日役千人,则千人得饷,且得饷之,馀以饲,其家以役,寓赈功岂细哉。三美也,且河工剩费悉置义仓。令二青衿之年长者,掌其事,永为缉堤防患,计使后无劳意,深远矣,四美也。守土者难于兴事,亦不旋踵而告成功,令后人有所歆慕,不惮缮役为邑覆庇,五美也。五美之具,仅仅属以一堤,一堤之外,何可更仆,数余不佞为邑,士民称幸,而重以诸父老之请,漫为记其颠末如此。

漳水部艺文二〈诗〉

漳河吊古四首      明张季彦


漳之隈,台崔嵬,洞门启,平旦开,人流水,车奔雷,选茂异,登玮瑰。厕由涓,走邹枚。百发技,七步才。驰玉辇,登金罍。我来斯,土一堆,黄沙沸,白日埋,鼪鼯窟,鸟雀哀。漳之隈,安在哉。
其二

漳之浔快,登临昕,吹玉莫馔金,启皓齿,漱清音,流纤指,拨素琴,态娥娥,声淫淫,大乔裾,小乔襟,云纫佩,霞为衾。指明月,结同心,今我来,大陆阴,水何浅,沙何深,漳之浔,何处寻。
其三

漳之傍,望许昌,金为栋,玳为梁,缀火齐,悬夜光,走诸侯,探殊方,千斯仓,万斯箱,帝无衮,后无裳,富周公,乐未央,隋洛口,秦敖仓,德则王,暴则亡。分香履,曷相将,漳之傍,亦何常。
其四

漳之治,窃神器,王不王,帝不帝,我谁欺,天命俟。百年身,千年计,作疑冢,七十二,生无天,死无地,亮也龙,瞒也魅,大丈夫,生死寄,青天心,白日事,枉西风,挥洒涕,漳之治,几兴废。

同伯敬渡漳河       商家梅

不觉朝从邺下过,更于薄暮渡漳河。频询故迹情难减,为记遗文事转多。枯柳覆村疏有路,寒云隔水去无波。溅溅俱是千秋恨,铜雀风流可奈何。

春日观漳源        刘宗岱

春晴五马踏郊墟,为爱名泉顾草庐。白露漫溁山径滑,和风轻入柳条舒。一泓伏地来星汉,几派分流到尾闾。忽忆大明湖水曲,故园松竹近何如。

漳水秋波         钟武瑞

千溪万涧鼓石砰,水净沙明转夹城。兔影西从双岭合,龙湫东注两溪平。玉壶贮月深斟酌,素练随风奔纵横。先庙祇令撑砥柱,寒潭孤屿不胜情。

《前题》侯维泰

清溪一派带城过,飒飒萧风响碧涡。入夜渐惊秋气肃,观澜始觉月明多。望中澄练开霞镜,空外寒声起暮波。欲溯流光赋宛在,独怜此地无轻舸。

漳河           计南阳

晓骑冲寒发,漳河入望来。晨光开浩渺,微月隐楼台。水落鵁鳷近,秋深木叶催。绮罗如在目,回首不胜哀。

漳水部选句

唐刘廷琦铜雀台诗:魏主园林漳水滨,
岑参临河客舍诗:漳水还如旧日流,
张鼎邺城引:流年不驻漳河水。

漳水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北征,乃绝漳水。〈注〉绝犹截也,漳水今在邺县。
《战国策》:叶阳君约魏,魏王将封其子,谓魏王曰:王尝身济漳,朝邯郸,抱葛孽阴,成以为赵养邑,而赵无为王有也。
《广平府志》:赵惠文王十八年,大潦,漳水溢。
《册府元龟》:赵惠文王二十四年,赵徙漳水武平西。《史记·滑稽传》:西门豹为邺令,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按此河即漳水〉灌民田,田皆溉。当其时,民治渠,少烦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十二渠经绝驰道,到汉之立,而长吏以为十二渠桥绝驰道,相比近,不可。欲合渠水,且至驰道合三渠为一桥。邺民人父老不肯听长吏,以为西门君所为也,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长吏终听,置之。
《汉书·沟洫志》: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有令名。至文侯曾孙襄王时,与群臣饮酒,王为群臣祝曰:令吾臣皆如西门豹之为人臣也。史起进曰:魏氏之行田也以百亩,邺独二百亩,是田恶也。漳水在其旁,西门豹不知用,是不智也。知而不兴,是不仁也。仁、智,豹未之尽,何足法也。于是以史起为邺令,遂引漳水溉邺,以富魏之河内。民歌之曰:邺有贤令兮为史公,决漳水兮灌邺旁,终古舄卤兮生稻粱。
《邺中记》:赵王虎建武六年,造梁马台,在城西漳水之南,约次为台,虎常于此台,简练骑卒,虎牙宿卫,蛇云腾,黑槊骑五千人,每月朔晦,阅马于此台,乃于漳水之南,张帜鸣鼓,列骑星罗,虎乃登台,射𩩉笥。一发,五千骑,一时奔走,从漳水之南,齐走至于台下,队督已,皆班赉。虎又射一箭,骑五千,又齐走于漳水之北,其五千,流散攒促,若数万人,皆骑以漆槊。从事故以黑槊为号。
《后汉书·安帝本纪》:元初二年春正月,诏修理西门豹所分漳水为支渠,以溉民田。〈注〉《史记》曰西门豹为邺,令发人凿十二渠,引水灌田,所凿之渠在今相州邺县西也。
《册府元龟》:献帝建安十八年九月,凿渠,引漳水入白沟,以通河。
《三国·魏志·武帝本纪》:建安十八年九月,作金虎台凿渠引漳水,入白沟以通河。
《广平府志》:管辂族兄孝国,居斥丘,辂往从之,与二客会,占其必死。后二人饮酒醉,牛惊堕车,溺死漳河。《晋书·石季龙载记》:石宣淫虐日甚,而莫敢以告。领军王朗言之于季龙曰:今隆冬雪寒,而皇太子使人斫伐宫材,引于漳水,工役数万,士众吁嗟。陛下宜因游观而罢之也。季龙如其言。既而宣知朗所为,欲杀之而无因。会荧惑守房,赵揽承宣旨,言于季龙曰:昴者,赵之分也,荧惑所在,其主恶之。房为天子,此殃不小。宜贵臣姓王者当之。季龙曰:谁可当者。揽久而对曰:无复贵于王领军也。季龙既惜朗,且猜之,曰:更言其次。揽曰:其次唯中书监王波耳。季龙乃下书追波前议,遣李宏及答楛矢之愆,腰斩之,及其四子投于漳水,以厌荧惑之变。寻悯波之无罪,追赠司空,封其孙为侯。
《梁书·世祖元帝本纪》:貂珥雍容,寻盟漳水。
《魏书·高祖孝文帝本纪》:太和十有七年冬十月,诏安定王休,率从官,迎家于代京,车驾送于漳水之上。二十有三年春正月,幸西门豹祠,遂历漳水而还。《孝静帝本纪》:兴和三年冬十月己巳,发夫五万人,筑漳滨堰三十五日罢。
《北齐书·高祖神武帝本纪》:神武自晋阳出滏口。路逢尔朱荣妻北乡长公主,自洛阳来,马三百匹,尽夺易之。尔朱兆闻,乃自追神武。至襄垣,会漳水暴涨,桥坏。神武隔水拜曰:所以借公主马,非有他故,备山东盗耳。
《周书·高祖武帝本纪》:诏曰:高氏因时放命,据有汾漳。《广平府志》:隋释慧可,姓姬氏,武牢人。初,辞家扺香山,依宝静禅师。寻南游少林,谒达摩,端坐六载,无倦色。达摩欲返西域,始付衣偈。可乃诣邺说法,继往成安县匡教寺山门,谈无上道,听者林集。时有辨和者,于寺中讲涅槃经学。徒闻可阐法,稍稍引去。辨和忿怒,遂兴谤于邑宰翟仲侃,加以非法。可死,投之漳水。可忽于水面,趺坐瞑目,溯流十八里,至卢村止。时年一百七岁。
《山西通志》:中宗景龙三年三月,明皇渡漳河,赤鳞腾跃。
《畿辅通志》:羊元圭任衡水令,留心民瘼,引漳水北流,贯城注隍,民受其惠。去后,思之,名为羊令渠。
《宋史·五行志》:太宗端拱元年七月,磁州之漳滏二水涨。
《广平府志》:刘从,广美之子,以外戚,少出入禁中,侍仁宗左右。请补外自效,以知洺州。漳水溢,穿隋故渠以杀水势,洺人便之。
《宋史·王沿传》:沿为太常博士。上书论:汉、唐之初,兵革才定,未暇治边圉,则屈意以讲和。承平之后,武力有馀,而外侮不已,则以兵治之。孝武之于匈奴,太宗之于突厥颉利是也。宋兴七十年,而契丹数侵深、赵、贝、魏之间,先朝患征调之不已也,故屈己与之盟。然彼以戈矛为耒耜,以剽虏为商贾;而我垒不坚,兵不练,而规规于盟歃之间,岂久安之策哉。夫善禦敌者,必思所以务农实边之计。河北为天下根本,其民俭啬勤苦,地方数千里,古号丰实。今其地,十三为契丹所有,馀出征赋者,七分而已。魏史起凿十一渠,引漳水溉斥卤之田,而河内饶足。唐至德后,渠废,而相、魏、磁、洺之地并漳水者,累遭决溢,今皆斥卤不可耕。故沿边郡县,数蠲租税,而又牧监刍地,占民田数百千顷,是河北之地,虽十有其七,而得赋之实者,四分而已。以四分之力,给十万防秋之师,生民不得不困也。且牧监养马数万,徒耗刍豢,未尝获其用。请择壮者配军,衰者徙之河南,孳息者养之民间。罢诸坰牧,以其地为屯田,发役卒、刑徒田之,岁可用获榖数十万斛。夫漳水一石,其泥数斗,古人以为利,今人以为害,系乎用与不用者尔。愿募民复十二渠,渠复则水分,水分则无奔决之患。以之灌溉,可使数郡瘠卤之田,变为膏腴,如是,则民富十倍,而帑廪有馀矣。以此禦敌,何求不可。诏河北转运使规度,而通判洺州王轸言:漳河岸高水下,未易疏导;又其流浊,不可溉田。沿方迁监察御史,即上书驳轸说,帝虽嘉之而不即行。《河渠志》:漳河源于西山,由磁、洺州南入冀州新河镇,与胡卢河合流,其后变徙,入于大河。神宗熙宁三年,诏程昉同河北提点刑狱王广廉相视。四年,开修,役兵万人,袤一百六十里。帝因与大臣论财用,文彦博曰:足财用在乎安百姓,安百姓在乎省力役。且河久不开,不出于东,则出于西,利害一也。今发夫开治,徙东从西,何利之有。王安石曰:使漳河不由地中行,则或东或西,为害一也。治之使行地中,则有利而无害。劳民,先王所谨,然以佚道使民,虽劳不可不勉。会京东、河北大风,三月,诏曰:风变异常,当安静以应天灾。漳河之役妨农,来岁为之未晚。中书格诏不下。寻有旨权令罢役,程昉愤恚,遂请休退。朝廷令以都水丞领淤田事于河上。五月,御史刘挚言:昉等开修漳河,凡用九万夫。物料本不预备,官私应急,劳费百倍。逼人夫夜役,践蹂田苗,发掘坟墓,残坏桑柘,不知其数。愁怨之声,流播道路,而昉等妄奏民间乐于工役。河北厢军,划刷都尽,而昉等仍乞于洺州调急夫,又欲令役兵不分番次,其急切扰攘,至于如此。乞重行贬窜,以谢疲民。中丞杨绘亦以为言。王安石为昉辨说甚力,后卒开之。五年,工毕,昉与大理寺丞李宜之、知洺州黄秉推恩有差。七年六月,知冀州王庆民言:州有小漳河,向为黄河北流所壅,今河已东,乞开浚。诏外都水监相度而已。
《五行志》:熙宁十年七月,洺州漳河决。
元丰七年,相州漳河决,溺临漳县居民。夏秋,漳滏河水泛溢,临漳县斛律口决,坏官私庐舍,伤田稼,损居民。
《哲宗本纪》:绍圣元年十二月己丑,漳河决溢,浸洺磁等州,令计置堙塞。
《金史·河渠志》:漳河,大定二十年春正月,诏有司修护漳河闸,所须工物一切,并从官给,毋令扰民。
明昌二年六月,漳河及卢沟河堤决,诏命速塞之。四年春正月癸未,有司言修漳河堤埽,计三十八万馀工,诏依卢沟河例,招被水阙食人充夫,官支钱米,不足则调碍水人户依上支给。
《元史·世祖本纪》:中统三年八月己丑,广济河渠司王允中,请开邢、洺等处漳、滏、澧河,达泉,以溉民田。上从之。
至元元年夏四月戊申,以彰德洺磁路,引漳滏洹水灌田,致御河浅涩,盐运不通,塞分渠,以复水势。《成宗本纪》:大德元年五月丁丑,漳河溢损民禾稼。《五行志》:仁宗延祐六年六月,河间路漳河水溢,坏民田二千七百馀顷。
英宗至治元年七月,彰德临漳县漳水溢。
《广平府志》:泰定帝泰定十八年,广平县大水,漳河注肥乡城。
《元史·文宗本纪》:至顺二年六月,彰德路临漳县,漳水决。
《顺帝本纪》:至元三年秋七月己亥,漳河泛溢,至广平城下。
《五行志》:至正十七年六月,暑雨漳河溢。
《青州府志》:杨辛,高苑人,明洪武中,以岁贡知临漳县事。适漳水泛溢,城郭淤陷,民被其害,辛为巨筏数百,渡民于高阜,全活甚众。水患既息,民相率诣县拜曰:吾民活者,公之力也。辛曰:禦民之患,吾分内事,何以谢为。
《东昌府志》:虞镐,馀姚人,正统四年,知丘县,先是漳河东泛漂没田,庐镐筑堤捍禦,水不为害。
《畿辅通志》:李瓒,临汾人也。成化间,知大名府。漳、卫二水溁行郡邑,瓒力建浮艘,一在府南门外,一在李家道口,二在小滩民,乃不病涉。
《彰德府志》:纪杰,字士英,成化乙未进士。授广平知县。漳河泛溢,水入城门,杰祷于神,俄而门崩,塞水道城中,遂免水患。
《真定府志》:刘镒,河南罗山人,成化十四年,知南宫。性刚果,敷政公平。时畿内大水,清浊二漳为南宫害,虽护旧堤,而有司不戒,民亦慢视之,由是水由南门直抵北城下,县中民居神祠学校一洗,而空公至不胜悲悯,乃循行四周以仿旧规出新意,凡民之欲占居新城者,酌其远近喧寂,长短宽隘,俾出价各有差。用是取材于山鸠,工于邑瓦石丹垩,米盐麻枲,以类而聚。由是庙学坛壝公署,仓庾关阓城池举之无遗,而民不知其劳。
《东昌府志》:孝宗弘治十五年,漳水决,魏县北注馆陶。《广平府志》:李干,阳城人,弘治中,令肥乡。连遭漳水,民办纳国课,甚苦,抚字催科,曲尽其道。
武宗正德七年,漳水注肥乡城。
吕应祥,字伯徵,雄县人,举人嘉靖乙丑,知恩县,为政知大体。漳水横溢,漂坏田庐。应祥百方营救,民始获宁。捕鱼拾蛤自给,终无转徙者。《济南府志》:谷中虚,海丰人,嘉靖甲辰进士,历官潞安道副使。陶真人,恃上宠,建石桥于漳河上。工部置簿,令真人门下道士募缘,所在为害。中虚拘道士于桥所,选官督理。桥成,民不知扰。
《山西通志》:世宗嘉靖二十五年,襄垣黎城漳河清,凡三日。
《广平府志》:穆宗隆庆元年,肥乡漳水溢,溃堤浸城。《东昌府志》:徐鸣阳,浙江建德人,举人,万历六年,知丘县。初至,虞公堤坏,率众修筑,漳河不为害。
《广平府志》:万历七年,广平县漳水溢。
《江南通志》:宗名世,字良弼,江都人,万历己丑进士,知肥乡县。田多荒芜,名世按形势,开渠治堤,引漳河水灌溉,遂成腴产,民德之。
《广平府志》:万历二十年,漳水复故道。
三十年,成安漳水溃堤。
三十一年秋,漳水溃堤。
四十一年,成安漳河水浸城。
《彰德府志》:赵启宋,万历中漳水坏稼,岁大祲。启宋输粟一千二百石以赈,两院题请建坊旌表。
《广平府志》:天启二年秋,漳水注肥乡城。
三年,肥乡漳水溃堤。
《山西通志》:崇祯十三年,汾漳水竭。
《广平府志》:崇祯十四年,漳水注,成安城毁学宫。《彰德府志》:景芳,定陶举人,知府事。时漳水泛涨,坏民田宅,申请发粟,赈济不足。又出己资二千馀两,借给,民赖全活。死无所归者,买棺以殓。屋被冲没者,设法以居。
《广平府志》:陈氏,肥乡庠生李登云妻,夫死,无子,殡于书室。及漳水浸室,则悬柩梁上,朝夕供祭。年七十八,卒。

漳水部杂录

《梦溪笔谈》:水以漳名洛名者,最多。今略举数处:赵晋之间,有清漳、浊漳,当阳有漳水,赣上有漳水,鄣郡有漳江,漳州有漳浦,亳州有漳水,安州有漳水,洛中有洛水,北地郡有洛水,沙县有洛水,此概举一二耳。其详不能具载,予考其义,乃清浊相蹂者,为漳章者,文也,别也。漳谓两物相合,有文章且可别也。清漳浊漳合于上党当阳,即沮漳合流赣上,即漳𣹟,合流漳州。予未曾目见,鄣郡即西江合流,亳漳则漳涡合流,云梦则漳郧合流,此数处皆清浊合流,色理如䗖蝀数十里,方混如璋,亦从章。璋王之左右之臣所执,诗云:济济辟王,左右趣之,济济辟王,左右奉璋。璋圭之半,体也。合之则成圭王,左右之臣合体一心,趣乎王者也。又诸侯以聘女,取其判合也。有事于山川,以其杀宗庙礼之半也。又牙璋以起军旅,先儒谓有锄牙之饰于剡侧,不然也。牙璋判合之器也。当于合处,为牙如今之合,契牙璋牡契也。以起军旅则其牝宜,在军中即虎符之法也。洛与落同义,谓水自上而下,有投流处,今淝水沱水,天下亦多,先儒皆自有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