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巨洋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山川典

 第二百九卷目录

 沭水部汇考
  考
 巨洋水部汇考
  考
 巨洋水部纪事
 胶水部汇考
  考
 胶水部纪事

山川典第二百九卷

沭水部汇考

《周礼》青州之沭水
沭水,源出今山东青州府之沂山东南,流径邳乡南,左合岘山水,南至老牛岭,折而东径𡸷山,与𡸷水合,又南至洛山,与洛水合,又南至莒州境,合蒙阴诸水,入沂水县界,东北流,又折而西南流,入兖州府境,会诸涧水,南径马陵山,入郯城县界,又东南流七十里,入于海。


《周礼·夏官·职方氏》:正东曰青州,其浸沂沭。《订义》易氏曰:《汉志》:琅琊郡东莞县沭水,南至下邳,入泗。按《唐志》:沂州沂水县,本汉东莞县也,沭水所出,东南至泗州下邳县,又东北流至泗州涟水县,今为涟水军。至此与泗合,而入淮。郑司农曰:沭或为洙。
《汉书·地理志》:琅琊郡东莞〈注〉术水,南至下邳,入泗。师古曰:莞音官,术水即沭水也。
《水经》:沭水出琅琊东莞县西北山,〈潢《地理志》:术水出琅琊郡东莞县,南至下邳,入泗。过郡三,行七百一十里。清州浸  注〉大弁山与小太山连麓而异名也,引控众流积以成川。东南流径邳乡南,南去县八十许里城有三面而不周于南,故俗谓之半城。沭水又东南流左右岘水,水北出大岘山,东南流径邳乡东,东南流注于沭水也。
东南过其县东,〈注〉沭水左与箕山之水合,水出东诸县西,箕山刘澄之以为许由之所隐也,更为巨谬矣。其水西南流注于沭水也。
又东南过莒县东。〈注〉《地理志》曰:莒子之国,盈姓也,少昊后。《列女传》曰:齐人杞梁殖,袭莒,战死,其妻将赴之,道逢齐庄公,公将吊之。杞梁妻曰:如殖有罪,君何辱命焉。如殖无罪,有先人之敝庐在下,妾不敢与郊吊。公旋车吊诸室,妻乃哭于城下七日,而城崩。故琴操云:殖死妻援琴。作歌曰: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哀感皇天,城为之坠。即是城也。其城三重,并悉崇峻。唯南开一门,内城方十二里,郭周四十许里。《尸子》曰:莒君好鬼巫,而国亡。无知之难,小白奔焉。乐毅攻齐,守崄全国,秦始皇县之。汉兴,以为城阳国,封朱虚侯章治莒。王莽之莒陵也,光武合城阳国为琅琊国,以封皇子京。雅好宫室,穷极伎巧,璧带饰以金银。明帝时,京不安莒,移治闾阳矣。《后汉书》作章帝时,又云移治开阳〉沭水又南袁公,水东出清山,寻坤维而注沭,沭水又南浔水注之。水出于巨公之山,西南流旧堨以溉渚田,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浔水又西南流入沭。沭水又南与葛陂水会,水发三注山西南流径辟城城南,世谓之辟阳城。《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曰:汉武帝元朔二年,封城阳共王子刘侯、刘壮为侯国也。其水于邑,积以为陂,谓之辟阳湖。西南流注于沭水也。
又南过阳都县,东入于沂。〈注〉沭水自阳都县,又南会武阳沟水。水东出仓山,山上有故城世谓之监官城,非也,即古有利城矣。汉武帝元朔四年,封城阳共王子刘钉为侯国也。其城因山为基,水导山下西北流谓之武阳沟,又西至即丘县注于沭。沭水又南径东海郡,即丘县,故春秋之祝丘也。桓公五年《经书》:齐侯郑伯如纪城祝丘。《左传》曰:齐郑朝纪欲袭之。汉立为县,王莽更之曰就信也。《郡国志》曰:自东海分属琅邪。阚骃曰:郎祝鲁之音,盖字承读变矣。沭水又南径东海厚丘县,王莽更之祝其亭也,分为二渎。西南出今无水世谓之枯。沭一渎南径建陵县故城。东汉景帝八年,封石绾为侯国。《史记年表》作六年作卫绾〉王莽更之曰付亭也。沭水又南径陵山西,魏正元中齐王之镇徐州也,立大堨遏水西流两渎之会置城,防之曰曲沭戍自流三十里西注沭水,旧渎谓之新渠。自厚丘西南出左会新渠,南入淮阳宿预县注泗水。《地理志》所谓至下邳注泗者也。经言于阳都入沂,非矣。沭水左渎自大堰水断故渎,东南出,桑堰水注之,水出襄贲县泉流东注沭渎。又南左合横沟水。水发渎右东入沭之故渎,又南暨于堰,其水西南流,径司吾山东,又径司吾县故城西,《春秋左传》:楚执钟吾子以为司吾县王莽更之息吾也。又西南至宿预注泗水也,沭水故渎自下堰东南径司吾城东,又东南历柤口城中,柤水出于楚之柤地。《春秋襄公十年经书》:公与晋及诸侯会吴于柤,京相璠曰:宋地今彭城偪阳县,西北有柤水沟,去偪阳八十里,东南流径偪阳县故城东北,《地理志》曰:故偪阳国也。《春秋左传》:襄公十年夏四月戊午,会于柤,晋荀偃士丐请伐偪阳,而封宋向戍焉。荀罃曰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胜为笑,固请丙寅围之弗克。孟氏之臣秦堇,父辇重如役,偪阳人,启门,诸侯之士门焉。县门发,鄹《左传》作鄹〉人纥抉之以出门者,狄虒弥建大车之轮,而蒙之以甲,以为橹,左执之,右拔戟,以成一队。孟献子曰:《诗》所谓有力如虎者也。主人县布菫父,登之,及堞而绝之,坠则又县之。苏而复上者三。主人辞焉,乃退。带其断以徇于军三日,诸侯之师,久于偪阳,请归。智伯怒曰:七日不克尔乎,取之以谢罪也。荀偃士丐攻之,亲受矢石,遂灭之,以偪阳子归献于武宫,谓之夷俘。偪阳,妘姓也。汉以为县。汉武帝元朔三年,封齐孝王子刘就为侯国,王莽更之辅阳也。《郡国志》曰:偪阳有柤水,柤水而南,乱于沂,而注于沭,谓之柤口,城得其名矣。东南至胊县入游注海也。按山东通志青州府沭水源出沂山流经沂水县,东北达莒州界入沂州。《周礼·职方氏》:青州其浸沂沭,即此。按《水经》:出琅邪东莞县西北山,东南过箕县东,又东南过莒州东,又南过阳都县东入于沂。郦道元注谓:山为大弁山,与小泰山连麓而异名也。引控众流,积以成川。经言于阳都入沂,非矣。
兖州府沭河,在沂州东五十里,源出沂山,自莒州西南流入州境会诸涧水,南经马陵山,入郯城县,注于泗。《周礼·职方氏》:其浸沂沭,即此。
《青州府志》:沂水县沭水,在县北五十里。《水经》:沭水出东莞县西北山,注曰:大弁山与小泰山连麓,引控众流,积以成川。东南流经邳乡南,沭水又左合岘山水,水北出大岘山东南,流径邳乡东,而注于沭。《齐乘》曰:沭水,《汉志》谓之术水。《元和志》云:俗名涟水,出沂山东麓,经大岘山,岘水入焉。又过穆陵关南,又南至老牛岭,岭长二十五里,折而东径𡸷山,𡸷水入焉。又南过洛山,洛水西来入焉。又南入莒州境,于钦曰:沭水过羽山,行山峡之间,有山口池者,俗云禹凿沂水,由三十穴湖,穿此峡口,与沭相通,意沂沭或有合流之时,第无阳都入沂之事也。
莒州沭河,在州治东三里,其水发源自沂山,经沂水县界,至州南流,转西南,入沂州境。
吕清水,在州治西八里,发源于洛山五横桥,过西湖会黄华水,回流东南,合沭水。
袁公水,在州治东北五十里,发源青山,流于西南,入沭水。
浔水,在州治东南六十里,发源马鬐山,流于西南,入沭水。
黄华水,在州西五里,源出檀特山,转流东南,入沭水。左右岘水,出大岘山,东南流经印乡,东南流注于沭水。
浔水,在沭水之北,《旧志》云:出马鬐山。《水经注》云:出巨公山西南,流旧堨以溉渚田,东西二十里,南北十五里,又西南入于沭。
葛陂水,在沭水之北,出三注,由西南流经辟阳城南,其水于邑积以为陂谓之辟阳湖,西南流注于沭。武阳沟水源出仓山西,亦注于沭。
《沂水县志》:沭河自莒州来,合蒙阴诸水,入县界东北流,又折而南至鱼梁入于沂。
《兖州府志》:沂州沭河,在州东五十里,源出莒州西北马耳山,南流入州境汤河。从西北来,注之南流,会鱼梁沟水,东流三十里,过马陵山,下入郯城境。郯城县沭水,自沂州南流十馀里,会鱼梁沟水,又东过马陵山,下径郯城之东,南流七十里入于海。按《江南通志》:淮安府沭河,在沭阳县东南,源自青州西北马脊崓,诸山涧会流而下,东入桑墟湖。《周礼·职方》:青州,其浸沂沭。即此。
《淮安府志》:沭阳县沭河,源自青州琅琊东莞,由马脊崓诸山,合流而下,经县,入大湖,分派入海。《职方氏》谓其浸沂沭,是也。盖浸为水受归之处,沭故青之浸也。县在沭之北,水北曰阳,故名沭阳县。
后河,
前河,以上系沭水正流。
新挑河,
蔡家庄河,以上分沭水之上流。
上寺镇河,十字河,
蒲沟河,以上分沭水之下流。
宿迁县龙泉沟,出峒峿山下,东西二处,东入沭河,西入皂河。

巨洋水部汇考

青州府之巨洋水

巨洋水,一名瀰水,一名具水。或以为巨昧,或以为巨蔑,或以为胊瀰,或以为沬水,其实一水也。源发于山东青州府临胊县西沂山之西麓,即《水经》所谓出朱虚县泰山北,过其县西者也。其流合本县之石沟水,熏冶泉水,又合益阳县之南阳水,会于寿光县之黑冢泊,由泊以达于海。


《水经》:巨洋水出朱虚县泰山北,过其县西。〈注〉泰山,即东小泰山也。巨洋水,即《国语》所谓具水矣。袁宏谓之巨昧,王韶之以为巨蔑,亦或曰胊瀰,皆一水也。而广其目焉。其水北流,径朱虚县故城西。汉惠帝二年,封齐悼惠王子刘章为侯国。《地理风俗记》曰:丹山在西南,丹水所出,东入海。丹水由朱虚丘阜矣。故言朱虚城西,有长坂远峻,名为破车岘。城东北二十里,有丹山,世谓之凡山,县在西南,非山也。丹凡字相类,音从字变也。山导丹水,有二源,各导一山,世谓之东丹、西丹水也。西丹自穴山北流,径剧县故城东。东丹水注之出方山。山有三水:一水即东丹水也。北径县合西丹水而乱流,又东北出径漪薄涧,北漪水亦出方山,流入平寿县,积而为渚。水盛则北注东南流,屈而东北流径平寿县故城西,而北入丹水,谓之鱼合口。丹水又东北径望台东,东北注海,盖亦县所氏者也。又北过临胊县东〈注〉巨洋水自朱虚北,入临胊县,熏冶泉水注之,水出西溪飞泉侧,濑于穷坎之下,泉溪之上源,麓之侧,有一祀,目之为冶泉祀。按《广雅》:金神谓之清明,斯地盖古冶官所在,故水取称焉。水色澄明而清冷特异,渊无潜石,浅镂沙文,中有古坛,参差相对,后人微加功饰,以为嬉游之处。南北邃岸淩空,疏木交合,先公以太和中作镇海岱,余总角之年,持节东州,至若炎夏火流,闲居倦想,提琴命友,嬉娱永日,桂笋寻汳,〈当作桂欋寻波〉轻林委浪,琴歌既洽,欢情亦畅,是焉栖寄,实可凭衿。小东有一湖,佳饶,鲜笋匪直,芳齐芍药,实亦洁并飞鳞。其水东北流入巨洋,谓之熏冶泉。又径临胊县故城东,城古伯氏骈邑也。汉武帝元朔二年,封菑川懿王子刘奴为侯国。应劭曰临胊山名也,故县氏之胊亦水名,其城侧川临胊是以王莽用表厥称焉,其城上下沿水,悉是刘武皇北伐广固营垒所在矣。巨洋又东北径委粟山东,孤阜委立,形若委粟,又东北洋水注之。水西出石膏山西北石涧口,东南径逢山下祠西洋水,又南东历逢山下即石膏山也。麓三成壁立直上,山上有石鼓鸣,则年凶。郭缘生《续述征记》曰:逢山,在广固南三十里,有祠并石鼓。齐地将乱,石人辄打石鼓,闻数十里。洋水历其阴而东北流,世谓之石沟水。东北流出于委粟山北,而东注于巨洋,谓之石沟口。然是水下流,亦有时通塞。及其春夏水泛川澜无辍,亦或谓之为龙泉水。《地理志》:石膏山洋水是出也。今于此县唯是渎当之,似符群證矣。巨洋又东北得邳泉口泉源,西出平地,东流注于巨洋。巨洋又北会建德水,水西发逢山阜,而东流入巨洋水也。
又北过剧县西。〈注〉巨洋水又东北合康浪水,水发县西南𡸷山,无事树木而员峭孤峙,㠝岏分立。左思《齐都赋》曰:𡸷岭其左,是也。康浪水北流注于巨洋,巨洋又东北径剧县故城西,古纪国也。《春秋·庄公四年》纪侯不能下齐,以与弟季大去其国,违齐难也。后改曰剧故。鲁连子曰:胊剧之人,辩者也。汉文帝十八年,别为菑川国,后并北海。汉武帝元朔二年,封菑川懿王子刘错为侯国,王莽更之愈县也。城之北侧,有故台,台西有方地。晏谟曰:西去齐城九十七里,耿弇破张步于临淄,追至巨洋水上,〈旧本作巨昧〉僵尸相属,即是水也。巨洋又东北,径晋龙骧将军、幽州刺史辟闾浑墓东,而东北流。浑侧有一坟,甚高大,时人咸谓之为焉陵,〈一作马陵〉而不知谁之丘垄也。巨洋水又东北径益县故城东,王莽更之涤荡也。晏谟曰:南去齐城五十里,司马宣王伐公孙渊,北徙丰人住于此城,遂改名为南丰城也。又东北积而为潭,枝津出焉,谓之百尺沟。西北流径北益都城也。汉武帝元朔三年,封菑川懿王子刘胡为侯国,又西北流而注于巨淀矣,〈当作巨洋〉又东北过寿光县西,〈注〉巨洋水自湖东北流径县故城西,王莽之翼平亭也,汉光武建武二年,封更始子鲤为侯国,城之西南水,东有孔子石室,故庙堂也。中有孔子像,弟子问经,既无碑志,未详所立。巨洋又东北流,尧水注之,水出剧县南,有崩山,即故义山也。俗人以其山角,因名为角崩山,亦名为角林山,皆世俗音讹也。水即蕤水矣。《地理志》曰:剧县有义山,蕤水所出也。北径𡸷山东,俗亦名之为青水矣。尧水又东北径东西寿光二城间。应劭曰:寿光县有灌亭。杜预曰:在县东南,斟灌国也。又言:斟亭在平寿县东南,平寿故城在白狼水西,今北海郡治水,上承营陵县,之下流东北,径城东西入别画湖,亦曰朕怀湖。湖东西二十里,南北三十里东北入海。斟亭在溉水东,水出桑犊亭东覆甑山亭故,高密郡治世谓之故郡城,山谓之塔山,水曰鹿孟水,亦曰戾孟水皆非也。《地理志》曰:桑犊故亭北海之属县矣,有覆甑山溉水所出,北径斟亭西北,今曰狼水。按《地理志》:北海有斟县。京相璠曰:故斟寻国禹后,西北去灌亭九十,〈九十当作九里,宋本作九十里,恐亦误耳〉溉水又北径寒亭西。《郡国志》曰:平寿在斟灌东。薛瓒《汉书集注》云:按汲郡古文,相居斟灌东郡,灌是也。明帝以封周,后改曰卫斟寻,在河南,非平寿也。又云: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尚书序》曰:太康失国,兄弟五人徯于河汭,此即太康之居为近洛也。余考瓒所据,今河南有寻也,卫国有观土,《国语》曰:启有五观,谓之奸子,五观,盖其名也。所处之邑,其名曰观。皇甫谧曰:卫也。又云:夏相徙南丘,依同姓之诸侯于斟灌,斟寻氏即《汲冢书》云相居斟灌也。既依斟寻,明斟寻非一居矣。穷后既仗善射篡相,韩浞亦因逄蒙弑羿,即其居以生浇,因其室而有豷。〈古寒韩字通用〉《春秋·襄公四年》,魏绛曰: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是以伍员言于吴子曰:过浇杀斟灌,以伐斟寻,是也。有夏之遗臣曰:靡事羿,羿之死也,逃于隔氏,今隔县也。收斟灌寻二国之馀,烬杀韩浞而立。少康灭之,有穷遂亡也。是盖寓其居而生,其称宅其业,而表其邑,纵遗文,沿褫亭,郭有传未可,以彼有灌目,谓专此为非,舍此寻名,而专彼为是。以上推传应氏之据,亦可按矣。尧水又东北注巨洋,伏琛、晏谟并言尧尝顿驾于此,故受名焉,非也。《地理志》曰:蕤水自剧东北至寿光入海,沿其逗〈疑作径〉趣即是水也。又东北入于海,〈注〉巨洋水东北,径望海台西,东北流。伏琛、晏谟并以为,平望亭在平寿县故城西北八十里古县,又或言秦始皇升以望海,因曰望海台。未详也。按《史记》:汉武帝元朔二年,封菑川懿王子刘赏为侯国,又东北注于海也。
《山东通志》:巨洋水,源出沂山西麓,即瀰水也。《国语》以为具水,袁宏以为巨昧,王韶之以为巨蔑,或曰胊瀰,或曰沬,实一水也。其流合石沟水,东北流至益都,入南阳水,又东北抵寿光,又东北会莱州掖河,北入于海。
《青州府志》:临胊县巨洋水,出沂山西麓九山社,经界首冶源诸社,入益都界,是沂山所出之北派也。乃若沂山南麓水母庙所出水,是名沭水。西南麓松仙岭所出水,是名沂水。是沂山所出之南派也。二水非临胊境内,而皆出沂山,故附载焉。
石沟水,出逢山东北石涧中,《水经》名北洋,盖因巨洋在南也。
熏冶泉,在临胊县西南孝慈乡,即古欧冶子铸剑之所。少东有一湖,东北流入巨洋,即今之瀰水也。益都县南阳水,径表海亭南,东注浊水,东流,合建德水,入巨洋。
黑冢泊,在寿光县东十里,巨洋水自泊入海。

巨洋水部纪事

《宋书·高祖本纪》:慕容超屡为边患,公抗表北讨。既入岘,慕容超遣公孙五楼,及广宁王贺赖卢,先据临胊城。既闻大军至,留羸老守广固,乃悉出临胊,有巨蔑水,去城四十里,超告五楼曰:急往据之,晋军得水,则难击也。五楼驰进,龙骧将军孟龙符领骑居前,奔往争之,五楼乃退。

胶水部汇考

莱州府之胶水

胶水,发源山东莱州府胶州城西南之铁橛山,北经高密县界,注潴泽,合张鲁河,北入新河,又北合平度州之现河,过昌邑县界,入于海。


《汉书·地理志》:琅邪郡邞〈注〉胶水,东至平度入海。按《水经》:胶水出黔陬县胶山,北过其县西。〈注〉《齐记》曰:胶水出五弩山,盖胶山之殊名也。北径祝兹县故城。东汉武帝元鼎中,封胶东康王子延为侯国,又径扶县故城西。《地理志》:琅邪之属县也。汉文帝元年,封吕平为侯国,胶水又北径黔陬故城西,袁崧《郡国志》曰:县有介亭。《地理志》曰:故介国也。《春秋·僖公九年》,介葛卢来朝,闻牛鸣,曰:是生三牺皆用之。问之,果然。晏谟、伏琛并云:县有东西二城,相去四十里,有胶水,非也。斯乃拒艾水也。水出县西南,拒艾山,即《齐记》所谓黔艾山也。东北流径拒县故城西,王莽之秩国也。世谓之王城,又谓是水为洋洋水矣。又东北径晏伏所谓黔陬城,西四十里有胶水者也。又东入海。《地理志》曰:琅邪有推县,拒艾水出焉,〈宋本作椎县,按《前汉书·地理志》云:琅邪有桓县,注云根艾水东入海,如淳云柜音巨〉东入海,即斯水也。今胶水北径晏伏所谓西黔陬城东,高密郡侧,有黔陬县。《地理志》曰:胶水出邾〈今《地志》作邞,音夫,又音扶〉县,王莽更之纯德矣。疑即是县,所未详也。
又北过夷安县东,〈注〉县王莽更名之曰原亭也。应劭曰:故莱夷邑也。太史公曰:晏平仲莱之,夷维之人也。汉明帝永平中,封邓珍为侯国,〈珍,邓禹子〉西去潍水四十里,胶水又北径胶阳东,晏伏并谓之东亭。自亭结路南通夷安。《地理风俗记》曰:淳于县东南五十里,有胶阳亭,故县也,又东北径左会一水,世谓之张奴水。水发夷安县东南阜下,西北流历胶阳县注于胶水之左,东北为泽水,渚百许里谓之夷安潭,潭之泽周四十里亦潍水枝津之所注也,胶水又东北径下密县故城东,又东北径胶东县故城西。汉高帝元年,别为国景帝封子寄为王国,王莽更之郁袟也,今长广郡治,伏琛、晏谟言:胶水东北回达于胶东城北,百里流注于海。
又北过当利县西北,入于海〈注〉县故,王莽更之东莱亭也,又北径平度县。汉武帝元朔二年,封菑川懿王子刘衍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利卢也。县有土山。胶水北历土山,注于海。海南土山,以北悉盐,坈《玉篇》作䴚(左边部分看不清,推测应无误)音亢云盐泽也〉相承,修煮不辍,北眺巨海杳冥无极,天际两分白黑方别,所谓之溟海者也,故《地理志》曰:胶水北至平度入海者也。
《魏书·地形志》:东武郡梁乡〈注〉永安中置,有梁乡城五弩山胶水出焉。
《隋书·地理志》:高密郡琅琊〈注〉开皇十六年置,曰丰泉。大业初改焉。有徐山、卢山、鄣日山、胶水。
《金史·地理志》:密州高密〈注〉有砺阜山密水胶水。按《图书编·胶河考》《水经》云:出黔陬胶山,今胶州胶西县西南铁橛山也。北经密州东北卤山,古名五弩山,卤水入焉。〈注〉《寰宇记》:胶水出密诸城县东蜷山,或亦曰胶水出卤山,皆非是。
又北经高密县东北,入都泺,都泺者,《水经》谓之夷安潭,《秦地图》谓之剧清池,即古貕养泽也。张奴水出高密东阜下,亦注此泽,自泽北出注新河,〈注〉张奴水一名墨水,水侧有张奴店。
由河北入于海,其东北入海者,胶水之故道,差浅而新河为经流。新河者,至元初,莱人姚演建言:首起胶西县东陈村海口,自东南趋西北,凿陆地数百里,欲通漕,直估海口。数年而罢。予尝乘传过之,询土人,云此河为海沙所壅,又水潦积淤,终不能通,徒残人耳。演,真国之罪人也。
山东平度州东南境,有南北新河,元时所开,以避海运放洋之险。其水源发高密,至胶州,分流为南北新河,自胶州入新河二百四十里,至莱州之海仓口,入海。自是迤北新河店,置闸,以达安东,止八十里,可通海。岁久尽塞,近王副使献方、御史远宜,力主开复,并于马家濠凿山麓通海,近该巡按山东御史商惟正题,会同都御史李时达勘议,欲从元人故河,引泉潴水,通漕间道。但南由海口至店口,三十馀里,多沙,自麻湾以上,系估流沙,与沙寺互壅,麻湾以下,则金海中随潮涌进淖沙,势俱难取。欲由把郎庙地名路沟,另开二渠,至鸭绿港,才避麻湾十三里之沙。由鸭绿港迤南,尚有沙洲见露水中,即空舟尚不能行,况古路沟未挑通,地脉相似,安知下无沙,安保他日海沙之不涌入。北海海仓口龙王庙前,沙数十里许,用徒夫及昌邑夫三千馀人,捞二十馀日,给过工食二千三百两,去沙仅二尺,路只二里。沙堆积岸上,大潮一至,沙壅如故。且议筑堤约水障沙,不知海口之堤,用土则势不能固,用石则费不可计。分水岭,自嘉靖十七年、十八年、二十二年、三十二年、隆庆五年,节次勘测,皆高海面五丈以上,接白河流沙。先年胡给事中谓流来之沙,旅挑旋壅,况沙中又有石,沙见水则可搏,湿泥带水即成稀滋软土。故役人言地底有泉,泉内有沙,工力难施。夫海口之沙,既欲避而不可得,两海之潮,又势远而不可通。纵欲引附近张鲁河、白河、胶河都泊诸水以益之,而春夏旱乾,俱各微细,既不足恃,秋涨沙壅,辄复为患,徒费挑浚。奏闻,报罢。
《山东通志》:铁橛山,在胶州城西南一百二十里,胶水发源于此。
《莱州府志》:新河,由胶州东北三十里高密县东北四十里,与胶水下流合,经平度州西北八十里,由海仓入海。
现河,在平度州东三里,源出两髻山,西南入胶水。定都渠,在平度州南七十里,流入胶水。
吴儿沟,在昌邑县东二十里,夏秋雨水大涨,浸没田禾。永乐五年,开渠二十馀里,入胶水。
媒河,在昌邑县东四十里,东通胶水,西通潍水。俗传胶翁潍母,此河交连二水,故名。

胶水部纪事

《莱州府志》:元世祖至元十七年,从莱人姚演言,命演自胶西陈村等处,开胶河海运。